浅浅回忆小说、浅浅回忆小说在线阅读

余香 总裁豪门 2022-05-19 17:11:53 0 0

浅浅回忆

浅浅回忆小说、浅浅回忆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09 19:02

字数: 305,655

状态: 已完结 199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浅浅回忆小说简介:那一天,在继妹的设计中,她死在熊熊烈火下……地狱重生归来,她摇身一变,看着眼前的男人:这次,你会好好保护我吗?

浅浅回忆小说预览

第一章“主子已经五天没怎么睡了。”他无声的喃呢着。

赫连浅浅点头,即便肩膀已经很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龙景烨依然没有醒来的痕迹。

前排的赵鑫和司机着急了,二人早就过了下班的点儿了,重点是二人都着急上厕所,一时间,憋愤的神情让二人的神情看起来那么的难堪。

突然间,赵鑫的手机响了,他从不觉得自己的手机铃声那么的刺耳,心头一慌,拿着手机就想赶紧挂掉,但越是慌乱,险些把手机扔出去,他急忙关机,但已经来不及了。

龙景烨微微动了身子,紧紧的皱着的眉头宣示了他的怒气。

完了完了,赵鑫仿佛已经想到了自己一万种的死法,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赫连浅浅已经感受到了他浑身的暴戾的气息渐渐散发出来了,仿佛一头猛兽已经擦拭了爪子即将重出牢笼。

“龙景烨,咱们回家吧,我想上厕所。”赫连浅浅柔柔的话音,瞬间安抚了他的怒气。

睡眼惺忪的龙景烨忽的抬头看看她撅着嘴有些委屈的模样,心头的怒火瞬间消除,只是余光狠狠的瞥了前排的赵鑫一眼,转身下了车。

赫连浅浅紧随着他下车,却因为让他依靠的时间太久而导致半块身子发麻,所以下车的时候险些一个趔趄摔倒。

龙景烨看一眼,缄默着,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向着别墅内走去,“下次叫醒我就是了。”

她点点头,任凭他抱着向内走去,回头看赵鑫,只见他拱手向自己作揖表示感谢。

回去屋内,龙景烨直接抱着她上了楼放到了卫生间,然后身体僵直的站在那里盯着她。

饶是赫连浅浅和害了羞,她伸出洁白无瑕的手对着龙景烨的厚重的肩膀推了推,低声说道:“你出去啊,不然我怎么好意思上厕所。”

“你是我的,什么都是我的,没什么看不得。”龙景烨一本正经的说道,这话瞬间惹笑了她。

“你快出去就是了,我不习惯上厕所的时候有人看着。”她娇羞着将他推出了门外,然后一把将龙景烨推了出去。

赫连浅浅解决了个人问题,推门出去的时候发现卧室之中空空如也。

在接下来的三天内,她不曾再见过龙景烨。

有的时候,她想要跟别墅内的佣人们交谈些什么,都被草草敷衍结束。

赫连浅浅心知肚明,曾经,自己为了惹怒龙景烨,几乎做了所有的不堪入目的事情。

比如毁掉后花园,做出些恶作剧捉弄佣人,一把火把龙景烨细心呵护的林子烧光,曾经她想尽了办法要惹怒龙景烨,好让他对自己厌烦,但这么久了,他都不曾放开自己,即便是那身非主流的造型,他一样觉得很开心。

正座别墅很华丽,而赫连浅浅一度觉得自己就像是豪华的笼子里面的金丝雀一般,被囚禁在这里。

她换上家居服,戴着耳麦在院子里面跑步。

赫连浅浅走到别墅的后花园,见田地里面种着的都是一些珍贵的草药,那简直是天价的草药。

她这才想起,前世,自己拿着龙景烨的黑卡无线消费,购买了许多天价一般的药材,移植到后花园中。

望着地上这些绿油油的草药,她撸起袖子一颗颗的摘取然后存放起来,然后取过一旁的油菜籽认真的种下去。

日光挂在半空中,赫连浅浅白皙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水,就连背后站了人也浑然不知。

“姐姐……”赫连莎莎软的发腻的嗓音传来。

赫连浅浅未曾停下手中的动作。

“姐姐,你是惹龙少爷生气了吗?你怎么来做这些粗重的活呢?龙少爷呢?”她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赫连浅浅。

“不知道。”她模棱两可的答案令赫连莎莎懵逼。

她走上前,佯装心疼的说道:“姐姐,我知道那场求婚的仪式一定是龙少爷逼你的对不对?你不知道,你们走了以后,学长好伤心呢,还来问我你的消息,你的状况。”她微微合上的眼睑掩饰了她眸角的偷笑。

赫连浅浅继续着种植。

“我刚才在别墅里面转过了,确认了龙少爷不在,我帮你把学长叫来,你们好好的谈一谈,好吗?”赫连莎莎自顾自的说着。

赫连浅浅不曾拒绝,心中却早已有了想法。

前世,便是此刻,赫连莎莎趁着龙景烨不在别墅中叫来了马家庆,那时的自己一心贴在了他的身上,怎么会在意龙景烨的看法,而后二人温存的场景被龙景烨逮个正着。 第二章在之后的七天内,赫连浅浅不曾下了床,龙景烨将所有的怒气统统宣泄在了她的身上。

赫连莎莎离开了,马家庆出现了。

“浅浅……”他佯装温柔。

但经历了前世的种种痛楚,此刻的她深知马家庆的虚伪和做作。

“莎莎已经跟我说过了,那天的求婚都是你逼不得已的,我已经原谅你了,你跟我走吧,咱们去过幸福的生活,远离龙景烨,远离这些是非。”马家庆见不到赫连浅浅的神情,只当他是感动,继续说着。

马家庆见她一直忙着挖坑种植,一个不耐烦便弯腰将她拉起来,她那张清纯的脸映入他的面孔,他内心越发的不想要放开她了。

“你想做什么?”赫连浅浅质问道,神情冰冷,她抬手想要挣脱马家庆的束缚,但无奈力量不够无法挣脱。

马家庆见状,心头一抹不耐烦闪过,说道:“赫连浅浅,你不是最喜欢我的吗?如今我给你机会了,你别不知道珍惜。”

陡然间,赫连浅浅察觉到自己后背脊椎一凉,毛骨悚然的恐惧感再次扬起,心头一凉,她知道,龙景烨来了。

这么好的“抓奸”的机会,赫连莎莎又怎么会放过呢。

赫连浅浅不动声色,抬头看向马家庆,神情冰冷,眸色淡漠疏离,再没有往日的殷切,红唇抿了抿说道:“请你放手。”她故意提高了音量。

马家庆一时间看不透她的神色。

她不耐烦,转头朝着别墅中大喊:“来人哪。”

很快,龙景烨藏在暗处的保镖巡逻出现钳制住了马家庆。

保镖的头目向赫连浅浅问好道:“夫人。”

赫连浅浅淡淡的说道:“回头跟龙景烨说一下,抓紧时间把别墅的锁换掉,然后加大巡逻,别总是把一些什么猫猫狗狗随便的放进来。”她揉着自己被攥痛了的手腕,埋怨道。

保镖队长听闻,额头冒出三根黑线,错愕的反应了两分钟,这才指挥着手底下的人说道:“带走。”

保镖无情带走了马家庆,赫连浅浅转身蹲下继续自己的种植大业,但余光一直在关注在站在暗处默默观察的龙景烨身上。

马家庆收到了她的侮辱,心头怒火升起,恶狠狠的说道:“赫连浅浅,你今天说的话,希望你以后别后悔,给脸不要脸的贱货。”他骂骂咧咧的,被扔出了别墅。

直到他的声音渐行渐远,赫连浅浅才察觉到自己背后的那道凌厉的目光消失了,倏地,她暗暗松了一口气,若是自己再将龙景烨惹怒了,怕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内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佣人走上前,对赫连浅浅恭敬的说道:“夫人,龙爷回来了,请您去客厅。”

她这才点点头,起身回去了大厅之中。

进门便瞧见龙景烨端正威严的坐在客厅正座的沙发上,闭眼小憩着,他紧闭着的双眼,让赫连浅浅摸不透他的情绪,她抬头看一眼站在龙景烨的身后的赵鑫,也看不出些什么端倪来。

默默地走过去,赫连浅浅开口道:“龙景烨……”

“啊……”她一声惊呼,身子被他扯到了怀里面,随后他欺身而上,低头便吻住了自己的唇。

猝不及防的吻,令赫连浅浅瞪大了双眼。

赵鑫急忙转过身,额头低落三根黑线,自家主子的脾气秉性当真是难以捉摸啊。

赫连浅浅并未推开他,只是任由他吻着,连她都不记得过了多久,龙景烨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脖颈之处,她心头一凛,诧异道:“睡着了?”

她费劲的抬起头这才发现,龙景烨抱着自己睡着了,左手摸到沙发上的一个按钮,将沙发隐藏的部分弹出,然后微微推动了龙景烨让他躺在沙发上。

赫连浅浅的目光看向赵欣,红唇喃呢着问道:“又是三天没睡?”

赵鑫无奈的耸耸肩,点了头。

赫连浅浅感受到龙景烨抱着自己的力度越发的紧,也感受到了浓浓袭来的困意,她闭上了双眼也睡了去。

睡梦中,她梦到了马家庆,马家庆对着她狠狠的指责:“赫连浅浅你就这么作践自己,当真是贱货,谁也救不了你。”

直到她梦到赫连莎莎端着硫酸向自己泼过来的时候,猛地惊醒,坐起身来,察觉到周围熟悉的环境,这才微微放了心。

身边还有着龙景烨的余温,但他人不在,赫连浅浅扫视四周,发现一圈人正坐在餐桌旁吃着东西,只是屋内寂静的就连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第三章察觉到赫连浅浅惊醒,龙景烨大步流星的走过来,目光中的担忧几乎溢出眼眶外,微微粗粝的手扯过柔软的纸巾为她将额头上的细汗擦去。

动作虽然轻柔,但僵硬至极。

赫连浅浅扯出一抹笑容,说道:“谢谢。”她抬头看他,察觉到他的脸色好了很多,双眸之下的黑眼圈也淡了很多,想来是睡得很好。

“饿吗?”龙景烨薄凉的唇瓣轻启,虽然是问句,但霸道的口吻不容的她拒绝,一双大手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放到餐椅上。

佣人急忙取来了餐具,为她放好。

赫连浅浅红着一张脸,低声的埋怨龙景烨道:“你就不能让我自己走吗?这么多人看着。”

“你不喜欢,赶走就是了。”龙景烨护妻心切,霸道至极,想要直接将其他人赶走。

在座的赵鑫和龙景烨的私人医生张令和听闻险些将口中的饭菜吐出来,太雷人了吧。

二人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赫连浅浅,纷纷弥漫着哀求的神色。

赫连浅浅会意,这才拿起筷子说道:“不妨事,一起吃吧。”

话音未落,就听闻张令和说道:“赵鑫,我怎么感觉……这个声音这么熟悉?”

赵鑫点头,说道:“这就是龙爷霸占了几年的赫连浅浅。”他低声说道,唯恐让龙景烨听了去。

“卧槽……”张令和低咒一声,硬生生的憋住了自己即将爆出的粗口。

卧槽二字成功惹来了龙景烨一记凌厉的目光,吓得张令和挤满低头猛吃饭菜。

“你的吃相太丑了。”龙景烨冷着一张脸,十分嫌弃他。

“龙爷,原来你有火眼金睛啊,原来夫人的打扮那样另类,你都能透过厚重的粉底看到她的真实面容,高,实在是高。”他急忙恭维着。

龙景烨听闻,神色暖和了些。

张令和暗暗窃喜,果然,他对这套很是受用的。

“你说错了,即便是很另类的打扮,龙景烨也很喜欢的。”她说着,将头转向龙景烨,柔声问道:“你说我说的对吗?”

龙景烨破天荒的点了头,着实把赵鑫和张令和二人吓了一跳。

“嘿嘿,这可是重大新闻啊。”张令和暗自窃喜着,脑海中早已构思了千万个爆炸性的新闻。

饭后,赫连浅浅去往了浴室洗漱,洗漱之后,她坐在床上,凝思冥想,决心回去医院夺回自己原本拥有的一切。

前世,自己虽说是打扮另类,处事反常,但不可否认的是自己在医学上有着惊人的天赋,而之前的那些殊荣和想法都被赫连莎莎窃取了去,自己怎能甘心。

但若想回去实习的医院,必须得让龙景烨同意,百转千思,她还是鼓起勇气走向了龙景烨的书房。

咚咚咚……

“进来。”低沉冰冷的嗓音吓得赫连浅浅周身一个冷颤。

“龙景烨,你在忙吗?”赫连浅浅将手中的热茶端到了他的面前,谄媚的献着殷勤。

龙景烨抬头瞥她一眼,嗯了一声。

她的视线打量了四周一番,发现他的书房中满满的都是黑色的装饰,看起来十分压抑,紧紧拉着的窗帘完全将他与全世界隔离了。

心中对龙景烨的心态明了,心头蓦地多了几分心疼,她迈着步伐走过去径直坐在了他的大腿上,然后伸出双手圈住了他的脖子,些许汗水的味道夹杂着他身上的雄性气息,形成了他独特的味道。

龙景烨感受到自己怀里的柔软,身体一僵,正在签字的动作骤然一抖,视线打量着她。

空气中都是安静。

“龙景烨,以后,你要对我多一点相信,对我们之间的感情多一点信任,凡事一定要问过我,莫听了旁人的闲言碎语打扰了我们的感情,好吗?”赫连浅浅低声柔柔的说道。

龙景烨的大手这才放到了她的后背上,贪恋的嗅着她发丝间的清香和刚刚沐浴过后身上淡淡的香味,这是令自己心安的味道。

“嗯。”他吐出一个单音节词,算是默认了。

赫连浅浅这才抬起头,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

“想回医院上班?”聪明如龙景烨怎会不知她的想法。

赫连浅浅被说中了心思,身体一颤,泄露了她的心虚,但她还是笑着问道:“可以吗?”

许久,龙景烨缄默着。

赫连浅浅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期待着。

终于,龙景烨点了头。

赫连浅浅这才放松的呼出一口气,开心的绽放了笑容,搂着他的脖子凑上去狠狠的亲了龙景烨一口,随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他的怀抱。 第四章看着蹦蹦跳跳离开的身影,龙景烨仿佛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圆满了一般,粗粝的大手抬头摩挲着自己的唇瓣,那里仿佛有着世界上最大的美好。

赫连浅浅回到卧室,收拾着自己的随身用品,这才发现竟然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正发呆,听闻手机铃声响了,她拿起手机一看,是赫连莎莎。

她坐在床边接听了电话:“喂,有事吗?”

赫连莎莎焦急的话音传来:“姐姐,你还好吗?”

“很好啊。”

“龙总没对你怎么样吗?今天我听学长说,他要带着你远走高飞,你竟然羞辱了他,还让保镖把他赶出去了。”赫连莎莎责备着她。

赫连浅浅自顾自的收拾着东西。

“姐姐啊,你怎么能这样对学长呢?你都不知道,学长多伤心,一个人跑到酒吧去喝酒了呢,喝的酩酊大醉。”她说着。

“是吗?那你怎么知道他一个人跑到酒吧去喝酒了?还喝的大醉?”赫连浅浅抓住关键的字眼质问着。

赫连莎莎听闻,几乎语塞。

赫连浅浅还想说什么,耳边传来了龙景烨的脚步声,她猛地抬头,见他已经洗完澡了,乌黑的头发贴在侧脸,凌乱美形成了满满的画面感。

“龙景烨,你怎么来了?”她诧异的问道。

“有事找你。”他说着大步流星的走过来,颀长的双腿迈出,走过来一把将赫连浅浅抱起,轻柔的放在床上,随后欺身压了上去。

“唔……”赫连浅浅被他的粗鲁弄得有些疼,不由得低呼出声。

龙景烨这才下意识的放轻了自己的动作,轻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鼻尖,红唇,脖颈以及胸前的柔软之上,炙热的气息惹得她阵阵呻吟。

未挂断的电话,被赫连莎莎听去了二人温存的声音,她气愤的挂掉了电话,怒气中生,拿起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

而赫连浅浅与龙景烨缠绵一宿,直至东方的天空透出了鱼肚白。

一室旖旎,春光无限。

龙景烨抱着她睡到自然醒,心情大好,他支撑着侧脸,欣赏着赫连浅浅的睡颜。

许久,赫连浅浅也醒来,映入眼帘的是龙景烨那张被放大的俊脸,她猛然想起昨晚的事情,陡然间,她害了羞,一头扎进去了龙景烨的怀抱里面。

而龙景烨自然享受这温存的瞬间。

“已经八点半了,医院九点上班。”龙景烨善意的提醒道。

赫连浅浅猛然想起,自己已经好多天不去医院实习了,若是再不去怕是……

她猛地抬起头,猝不及防的碰到了龙景烨的下巴,但是她已然顾不及那么多了,匆忙的洗漱收拾着自己。

等她收拾完毕,龙景烨已经坐在楼下餐厅用餐了,他的动作优雅高贵至极,浑然欧洲的贵族,举手投足间尽是金钱的气息。

“过来吃饭。”他开口,依旧是一张俊冷的脸。

赫连浅浅顾不得许多,走上前,哭丧着一张脸说道:“龙景烨,我可以不吃吗?我快要迟到了。”她急的都跺脚了。

龙景烨无情的摇摇头,伸手拉着她坐到椅子上。

她内心焦急,却不敢违背他。

“一会我亲自去送你。”正吃着饭的龙景烨忽然开口,惊呆了餐桌上的众人,除了赫连浅浅,仿佛她就料定了他会送自己一般。

确认自己不会迟到,这才放心的吃起早餐来,还娇嗔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说道:“哎吆,你早说嘛,害的我吃的那么匆忙,差点噎到。”

她笑呵呵的跟龙景烨开着玩笑,而龙景烨竟然破天荒的没有拒绝她,没有立马捏死她,而是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

就像是一头猛兽被捋顺了炸起的毛一般。

赫连浅浅这才注意到对面坐了三个男人,除去了常见的赵鑫和张令和,最中间还有一个妖孽一样的男人。

当瞧见他那张脸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熟悉感涌来,却唯独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怎么,小浅浅觉得我很帅?”他正是炙手可热的大明星齐焕河。

话音未落,赫连浅浅就察觉道背后一凉,心知肚明那肯定是龙景烨的视线,她急忙摇摇头,说道:“你是很妖孽,但没我家龙爷帅。”

她说完,才察觉到背后的视线温和了些。

齐焕河笑笑,露出了妖孽一般的笑容。

“赵鑫,把齐焕河最近的工作停一停,让他去非洲看看狮子。”龙景烨忽的开口,一张冰冷的脸无情的下了命令。

赵鑫不得违抗,只得点点头服从了,但一张脸却在偷笑着,他太清楚赫连浅浅在龙景烨心头的地位了,关键时刻也是她救了自己呢。

浅浅回忆小说预览

“主子已经五天没怎么睡了。”他无声的喃呢着。

赫连浅浅点头,即便肩膀已经很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龙景烨依然没有醒来的痕迹。

前排的赵鑫和司机着急了,二人早就过了下班的点儿了,重点是二人都着急上厕所,一时间,憋愤的神情让二人的神情看起来那么的难堪。

突然间,赵鑫的手机响了,他从不觉得自己的手机铃声那么的刺耳,心头一慌,拿着手机就想赶紧挂掉,但越是慌乱,险些把手机扔出去,他急忙关机,但已经来不及了。

龙景烨微微动了身子,紧紧的皱着的眉头宣示了他的怒气。

完了完了,赵鑫仿佛已经想到了自己一万种的死法,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赫连浅浅已经感受到了他浑身的暴戾的气息渐渐散发出来了,仿佛一头猛兽已经擦拭了爪子即将重出牢笼。

“龙景烨,咱们回家吧,我想上厕所。”赫连浅浅柔柔的话音,瞬间安抚了他的怒气。

睡眼惺忪的龙景烨忽的抬头看看她撅着嘴有些委屈的模样,心头的怒火瞬间消除,只是余光狠狠的瞥了前排的赵鑫一眼,转身下了车。

赫连浅浅紧随着他下车,却因为让他依靠的时间太久而导致半块身子发麻,所以下车的时候险些一个趔趄摔倒。

龙景烨看一眼,缄默着,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向着别墅内走去,“下次叫醒我就是了。”

她点点头,任凭他抱着向内走去,回头看赵鑫,只见他拱手向自己作揖表示感谢。

回去屋内,龙景烨直接抱着她上了楼放到了卫生间,然后身体僵直的站在那里盯着她。

饶是赫连浅浅和害了羞,她伸出洁白无瑕的手对着龙景烨的厚重的肩膀推了推,低声说道:“你出去啊,不然我怎么好意思上厕所。”

“你是我的,什么都是我的,没什么看不得。”龙景烨一本正经的说道,这话瞬间惹笑了她。

“你快出去就是了,我不习惯上厕所的时候有人看着。”她娇羞着将他推出了门外,然后一把将龙景烨推了出去。

赫连浅浅解决了个人问题,推门出去的时候发现卧室之中空空如也。

在接下来的三天内,她不曾再见过龙景烨。

有的时候,她想要跟别墅内的佣人们交谈些什么,都被草草敷衍结束。

赫连浅浅心知肚明,曾经,自己为了惹怒龙景烨,几乎做了所有的不堪入目的事情。

比如毁掉后花园,做出些恶作剧捉弄佣人,一把火把龙景烨细心呵护的林子烧光,曾经她想尽了办法要惹怒龙景烨,好让他对自己厌烦,但这么久了,他都不曾放开自己,即便是那身非主流的造型,他一样觉得很开心。

正座别墅很华丽,而赫连浅浅一度觉得自己就像是豪华的笼子里面的金丝雀一般,被囚禁在这里。

她换上家居服,戴着耳麦在院子里面跑步。

赫连浅浅走到别墅的后花园,见田地里面种着的都是一些珍贵的草药,那简直是天价的草药。

她这才想起,前世,自己拿着龙景烨的黑卡无线消费,购买了许多天价一般的药材,移植到后花园中。

望着地上这些绿油油的草药,她撸起袖子一颗颗的摘取然后存放起来,然后取过一旁的油菜籽认真的种下去。

日光挂在半空中,赫连浅浅白皙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水,就连背后站了人也浑然不知。

“姐姐……”赫连莎莎软的发腻的嗓音传来。

赫连浅浅未曾停下手中的动作。

“姐姐,你是惹龙少爷生气了吗?你怎么来做这些粗重的活呢?龙少爷呢?”她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赫连浅浅。

“不知道。”她模棱两可的答案令赫连莎莎懵逼。

她走上前,佯装心疼的说道:“姐姐,我知道那场求婚的仪式一定是龙少爷逼你的对不对?你不知道,你们走了以后,学长好伤心呢,还来问我你的消息,你的状况。”她微微合上的眼睑掩饰了她眸角的偷笑。

赫连浅浅继续着种植。

“我刚才在别墅里面转过了,确认了龙少爷不在,我帮你把学长叫来,你们好好的谈一谈,好吗?”赫连莎莎自顾自的说着。

赫连浅浅不曾拒绝,心中却早已有了想法。

前世,便是此刻,赫连莎莎趁着龙景烨不在别墅中叫来了马家庆,那时的自己一心贴在了他的身上,怎么会在意龙景烨的看法,而后二人温存的场景被龙景烨逮个正着。 在之后的七天内,赫连浅浅不曾下了床,龙景烨将所有的怒气统统宣泄在了她的身上。

赫连莎莎离开了,马家庆出现了。

“浅浅……”他佯装温柔。

但经历了前世的种种痛楚,此刻的她深知马家庆的虚伪和做作。

“莎莎已经跟我说过了,那天的求婚都是你逼不得已的,我已经原谅你了,你跟我走吧,咱们去过幸福的生活,远离龙景烨,远离这些是非。”马家庆见不到赫连浅浅的神情,只当他是感动,继续说着。

马家庆见她一直忙着挖坑种植,一个不耐烦便弯腰将她拉起来,她那张清纯的脸映入他的面孔,他内心越发的不想要放开她了。

“你想做什么?”赫连浅浅质问道,神情冰冷,她抬手想要挣脱马家庆的束缚,但无奈力量不够无法挣脱。

马家庆见状,心头一抹不耐烦闪过,说道:“赫连浅浅,你不是最喜欢我的吗?如今我给你机会了,你别不知道珍惜。”

陡然间,赫连浅浅察觉到自己后背脊椎一凉,毛骨悚然的恐惧感再次扬起,心头一凉,她知道,龙景烨来了。

这么好的“抓奸”的机会,赫连莎莎又怎么会放过呢。

赫连浅浅不动声色,抬头看向马家庆,神情冰冷,眸色淡漠疏离,再没有往日的殷切,红唇抿了抿说道:“请你放手。”她故意提高了音量。

马家庆一时间看不透她的神色。

她不耐烦,转头朝着别墅中大喊:“来人哪。”

很快,龙景烨藏在暗处的保镖巡逻出现钳制住了马家庆。

保镖的头目向赫连浅浅问好道:“夫人。”

赫连浅浅淡淡的说道:“回头跟龙景烨说一下,抓紧时间把别墅的锁换掉,然后加大巡逻,别总是把一些什么猫猫狗狗随便的放进来。”她揉着自己被攥痛了的手腕,埋怨道。

保镖队长听闻,额头冒出三根黑线,错愕的反应了两分钟,这才指挥着手底下的人说道:“带走。”

保镖无情带走了马家庆,赫连浅浅转身蹲下继续自己的种植大业,但余光一直在关注在站在暗处默默观察的龙景烨身上。

马家庆收到了她的侮辱,心头怒火升起,恶狠狠的说道:“赫连浅浅,你今天说的话,希望你以后别后悔,给脸不要脸的贱货。”他骂骂咧咧的,被扔出了别墅。

直到他的声音渐行渐远,赫连浅浅才察觉到自己背后的那道凌厉的目光消失了,倏地,她暗暗松了一口气,若是自己再将龙景烨惹怒了,怕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内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佣人走上前,对赫连浅浅恭敬的说道:“夫人,龙爷回来了,请您去客厅。”

她这才点点头,起身回去了大厅之中。

进门便瞧见龙景烨端正威严的坐在客厅正座的沙发上,闭眼小憩着,他紧闭着的双眼,让赫连浅浅摸不透他的情绪,她抬头看一眼站在龙景烨的身后的赵鑫,也看不出些什么端倪来。

默默地走过去,赫连浅浅开口道:“龙景烨……”

“啊……”她一声惊呼,身子被他扯到了怀里面,随后他欺身而上,低头便吻住了自己的唇。

猝不及防的吻,令赫连浅浅瞪大了双眼。

赵鑫急忙转过身,额头低落三根黑线,自家主子的脾气秉性当真是难以捉摸啊。

赫连浅浅并未推开他,只是任由他吻着,连她都不记得过了多久,龙景烨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脖颈之处,她心头一凛,诧异道:“睡着了?”

她费劲的抬起头这才发现,龙景烨抱着自己睡着了,左手摸到沙发上的一个按钮,将沙发隐藏的部分弹出,然后微微推动了龙景烨让他躺在沙发上。

赫连浅浅的目光看向赵欣,红唇喃呢着问道:“又是三天没睡?”

赵鑫无奈的耸耸肩,点了头。

赫连浅浅感受到龙景烨抱着自己的力度越发的紧,也感受到了浓浓袭来的困意,她闭上了双眼也睡了去。

睡梦中,她梦到了马家庆,马家庆对着她狠狠的指责:“赫连浅浅你就这么作践自己,当真是贱货,谁也救不了你。”

直到她梦到赫连莎莎端着硫酸向自己泼过来的时候,猛地惊醒,坐起身来,察觉到周围熟悉的环境,这才微微放了心。

身边还有着龙景烨的余温,但他人不在,赫连浅浅扫视四周,发现一圈人正坐在餐桌旁吃着东西,只是屋内寂静的就连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浅浅回忆

浅浅回忆

浅浅回忆

浅浅回忆

浅浅回忆

浅浅回忆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浅浅回忆小说、浅浅回忆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