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名门贵妇小说、重生之名门贵妇小说无广告

念清风 总裁豪门 2022-01-21 11:01:10 0 0

重生之名门贵妇

重生之名门贵妇小说、重生之名门贵妇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21 17:56

字数: 598,431

状态: 已完结 29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重生之名门贵妇小说简介:前世,她落得个名声尽毁,失去双腿的下场,就连疼爱她的哥哥都惨死,就连她的心脏都被算计。

重生醒来,所有害她的人,欠她的人,她都会一一讨回!她阴差阳错救下本该死于非命的雷泽,二人成为假未婚夫妇,不料她竟然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心……

重生之名门贵妇小说预览

第一章另一侧,萧暮云淡笑着看着眼前的人,原本在房间内的护士和医生都出去了,整个屋子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屋子里很安静,只有吊瓶滴落的声音,她微微转动僵硬的脖颈。

不知道过了多久,插着针管的手微微动了动,睫毛轻颤,萧暮伊缓缓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脑袋还是一片空白,她有些茫然顺着自己平放的视角愣愣的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直到萧暮云轻柔的声音传来。

“姐姐,你醒啦。”

萧暮伊愣愣的顺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过去,看见好端端站在原地对着她微笑的萧暮云,瞳孔紧缩,插着吊瓶的手猛的握紧,瞬间,吊针就开始往里回血。

萧暮云看着眼前的一幕,轻笑着走了过来,轻喃道:“姐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抓住眼前人的手腕看似很轻柔的抚摸着自己握着的手腕开口,“你这样爸爸会心疼的,姐姐,你应该重新扎一针了。”

萧暮云看似关切的话语一说出口,萧暮伊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说话的人却好似一点都不在意她突然紧绷起来的神色,自顾自地开口:“姐姐,我给你叫医生来吧。”

“你离我远一点。”

萧暮伊反应极大的用力推开了萧暮云,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轻斥道:“你到底还想干什么,这里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

“姐姐,你这样的态度,真是让我难过啊……”萧暮云委屈的瘪了瘪嘴巴,看似很伤心的样子,可是眼睛里却闪烁着莫名的笑意,她歪了歪脑袋,轻声道:“你是为了救我才会掉下去的,我怎么能不好好照顾你呢?”

“别开玩笑了,”萧暮伊想起她拉自己入水前说的话,一时被他气到,恶狠狠的开口,“你根本就没有救你!你是故意把我下水的!你……咳咳咳……”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捂住自己的胸口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萧暮云收回自己的手,无比担忧的开口:“姐姐,要是父亲看见你这样的表情,这样就不太好了吧,毕竟,你在他心里是那么温柔的存在呢。”说着,她转过身,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拿起不远处的苹果和刀就开始慢慢的削起来,“我真是为姐姐担心呢,有心脏病的人是不是算得上是一个异类呢,不然姐姐为什么要隐瞒呢,这样的你,真的可以正常的结婚生子么,不是受不了一点刺激吗?阿拉,这样的话,”她放下自己手中的刀,直愣愣的看了过去,嘴角弯出一个略显诡异的弧度,“姐姐可要小心了呢,毕竟,这个世界上可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刺激的。”

“你!你给我滚!”

萧暮云无所谓的摆了摆头,把自己受伤削好的苹果放在离萧暮伊不远的桌子上,无辜的笑着开口:“姐姐,在这种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我还真的想好好的和你继续聊一聊呢,不过貌似你不是很想看见我的样子。不过,我还是很感谢姐姐你下水救我的,这样的话,父亲也会觉得姐姐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子。这么说来,这一次,我还帮了你呢。”

萧暮伊愣住,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女人,这才明白在她醒过来之前,眼前这个人就已经说出了那所谓的“事实”,明明是被强制拉下水的她,却变成了救人?

一向是心思缜密的自己没想到会被眼前这个黄毛丫头给算计了一把,萧暮伊捂住自己的胸口,呼吸不自觉的加重,心脏跳的极快,传来剧烈的疼痛,就这么短短一瞬间,就让她的额头满是冷汗。

萧暮云轻笑着再次开口:“姐姐,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可是我们今天可是第一次见面哦,我又有什么动机要害你呢?如果你自己也说不清楚的话,该被怀疑的那就不是我了。”

她拿手指轻点自己的嘴唇,甜甜的笑道,“姐姐,你就带着你那破烂的心脏,下地狱去吧!”说完,她慢慢直起身子,眼神变得格外的锐利而冰冷。

那样的目光让萧暮伊浑身发凉,一瞬间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姐姐,接下来,你可要继续好好享受下去。”

被那样的眼神给盯住,萧暮伊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毒蛇盯住的猎物一般,就好像是如果自己不反抗就会真的被她给杀了一样。

萧暮伊反射性的瞪大眼睛,抓住不远处的水果刀就朝萧暮云扔了过去。

然而,萧暮云并没有选择躲避,而是露出一个饶有趣味的笑容,等着什么一般。

“小心!”

听见身后熟悉的声音,萧暮云当着萧暮伊的面露出一个笑容,身后有人用力的拉了她一把,匕首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要干什么!”萧暮渊恶狠狠的瞪着半躺在床上愣在原地的女人,“你以为这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么!”

萧暮伊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看着那对面两兄妹的神色,却突然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知道眼前的人是故意的,原本萧桓还和她说过这两兄妹的关系是多么的好,如果真的是这样,她真的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连自己的哥哥也会利用。

如果那一刀真的刺中了萧暮渊,就算是萧桓再怎么疼爱自己都不会容忍伤害自己继承人的女人还留在家中。

她低着头,眯着眼睛看着细碎的阳光落在身上盖着的薄被上,听着不远处他们离开的脚步声,这才慢慢的抬起头来,冷笑着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再一次握紧拳头,扎针的手传来的疼痛让她更加清醒,开口:“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她才不会输。 第二章萧暮渊拉着萧暮云走了出去,突然想起来她的脚刚刚可以好,蹲下来抱起自己的妹妹,冷着一张脸什么都没有说。

之前的她一向是不擅长阴谋诡计的,一直都是哥哥心中任性美好的形象。

看着他的举动,又想着自己刚刚对他的算计,握紧拳头,尖锐的指甲划破脆弱的表皮,她却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

两兄妹一路无言回到了萧暮云的房间内,看着哥哥轻柔的把自己放在床上,那和往常一样的举动,又想起上辈子他的下场,就在萧暮渊要抽手离去的时刻,她狠狠的拉住他的手:“哥哥。”

那声音带着无比的惊慌,让萧暮渊的心瞬间软了下来,他揉了揉她的脑袋开口:“你最近变了很多,能告诉我为什么么?是因为那个梦么?”

萧暮云仰起头,嘴角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摇了摇头。

见她什么都不说,他叹了口气,双手撑在她肩膀上开口:“没事的,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哥哥都会在你的身边。”

萧暮云低着头,半天才开口:“如果,我利用你呢?”

“恩,哥哥会努力做好你的棋子的,你要记得,你下棋可从来没有赢过我。”

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开口:“那如果,我会伤害你呢?”

“恩,如果能保护好你就够了。”

这句话一说出,她的情绪再也压不住了,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细碎压抑的声音慢慢传来:“哥……你,你……先出去。”

听着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他最终还是开门出去了。

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她终于不用在压抑自己的情绪,把自己裹紧被窝里小声的哭了起来。

也许是太过于疲倦了,也许是哭累了,毕竟不管什么原因,她也是个落水的病人。

几日后。

“恩?”扶着花瓶的萧暮云歪了歪脑袋看着身侧的哥哥,“聚会?”

“嗯,”萧暮渊撑着脑袋迎着阳光看向一侧的妹妹,轻笑着开口,“你明天就可以回学校上课了,今天正好给你介绍介绍你的学长学姐们,如果在学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他们一定都会帮你的。”

“这样啊,”她露出一个笑容,耸了耸肩膀开口,“那姐姐……”

“暮云,这是欢迎你的聚会,和她没关系。”想到这几日父亲对那个私生女的态度,萧暮渊的神色冷了下来,瞳色加深,“这是属于你的。”

他不知道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是想把那个私生女给捧上位么!

相比萧暮渊的态度,作为被父亲无视的当事人,她倒是显得更不在意,毕竟那些事情她已经是经历过一次了,对于父亲,已经完全不抱有期待了。

萧暮云看了看外面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又看了看不远处挽着萧桓的手走进来的萧暮伊,眼神暗了下来,弯了弯嘴角:“好啊,哥哥,我们差不多要走了吧?”

萧暮渊顺着她的眼神看了过去,皱起眉头,立马握住她的手,就这么朝外面走了过去。

在他的背后,萧暮云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她还得谢谢姐姐了,是萧暮伊教会了她,柔弱是女生最大的利器,不过,她也得好好教会自己的姐姐,这利器还是要看人用的。

而她最大的优点,就是能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哪位看似柔弱实质比谁都要骄傲的姐姐,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忽视了。

果然,看见萧暮渊拉着萧暮云匆匆往外面走去,萧暮伊甜甜的对身侧的萧桓说了声什么,萧桓皱着眉头开口叫住那两兄妹:“你们要去哪里?”

“想给暮云介绍下学校的学长。”

萧桓仔细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是应该,既然是介绍学长,你把伊伊也带去吧,她明天和暮云一起转入医大。”

萧暮云感觉得到哥哥握住自己的手越来越紧了,好像是在为自己打抱不平一样,她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手,笑着走上去开口:“父亲,今天的聚会哥哥都和同学说好了是带妹妹一起去,要是带伊伊姐姐一起去,这不太好吧。就算她住在我们家,可终究不是我们萧家的人,要是带去了,别人误会了什么就不好了吧,比如……”

她笑着捂住自己的嘴巴,用他们两人能够听见的声音低声说道,“私生女什么的。”

“萧暮云!你!”

见萧桓好像生气了,萧暮云立马有些慌张的拉住身侧哥哥的衣袖开口:“父亲,我不是故意说姐姐是私生女的,不过你要知道,哥哥的聚会黄少泽应该也会来,”

她慢慢冷静下来,瞳孔宛如无基质的玻璃球看向对面的人,“要是,黄叔叔误会了什么的话,那么……”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萧桓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见对面的人没有再说什么了,萧暮云撇了撇嘴,拉着哥哥走上了车。

萧家正在和黄家争夺一家公司的合作方案,要是这个时候萧家出了什么事被黄叔叔知道了,就算是假的,他都能让他变成真的做一个大新闻,更何况……那原本就是真的呢。

“暮云,你……”

看着身侧的哥哥,她低眉浅笑道:“怎么了么?”

“没……没什么,只是你一直不关心……不,你最近的确是变了很多。”

“哥哥,没有谁会是一成不变的,尤其是……在我们家的这个情况下。”

听了萧暮云的话,他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一路无言。

她侧着头,靠在透明的玻璃上,呼出的气让玻璃瞬间变得朦胧了,从外面都看不出她的容貌。

以萧暮伊的性格,她还是会过来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可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一见钟情的场景。

还没一会儿,车子就停了,萧暮渊打开门递给她一把钥匙,看着钥匙上的标志。

她接过那把钥匙,在手指上转了转,歪着脑袋开口:“生日礼物?我还没有驾照呢。”

“嗯,驾照到时候再去考吧。”说完,他扯过萧暮云的手就朝不远处的店走了过去。

刚一进门,就听见四周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她都听不清身边人说话了,只能跟着身侧的人往包厢走去。

刚刚走进包厢内,萧暮云低眉浅笑扫视了一圈,大部分的人都和上辈子她见过的一样,没有什么出入。

“哟,这就是我们萧大少爷宝贝已久的妹妹啊。”

听见熟悉的声音,她侧身看了看身边人,和她们兄妹一起长大的黄少泽。看着外面明显稚嫩许多的他,萧暮云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自己上辈子的事情仿佛就在昨天,可对于这个人她却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愤怒,而且……

黄少泽这个人,如果能利用得上,那么也会是一把利刃。毕竟,他之前可是对没有残废的萧暮云情有独钟。 第三章“真的好久不见了,不知道黄叔叔的身体最近怎么样了?”

黄少泽听见她说话的声音,眉目都变得柔和了一些开口:“这么久没见你了,你哥哥倒是宝贵着你呢。”

她没有继续接话,萧暮渊立马顺势给她介绍其他的同学,一一和同学打过招呼后,她就安静的坐在了一旁,看着自己哥哥。

她熟悉的人一个都没有看见,还没有来么?

萧暮云握着一杯颜色艳丽的饮品,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马上就要见到那个人了,她内心满满的不甘都好像快要溢出来一般。

“暮云,暮云?”

什么轻微的声音从隐隐约约变得格外清晰,萧暮云迷茫的抬起头,歪了歪脑袋看着身边的人。

“暮云?你怎么了?”萧暮渊皱着眉头开口,“欧彻来了。”

萧暮云脸上的笑容僵在了原地,但是她马上恢复了原样,笑着看了过去,一手抱住萧暮渊的手,神色有些迷蒙的开口:“来了就来了呗,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我有哥哥就够了。”

“什么和什么啊?”被她抱住的男人无奈的笑着,“难不成是酒喝多了?”话音刚落,他语气变了变,看向一旁自己看热闹的同学,厉声道,“你们到底给暮云喝了什么?”

“老大,我作证,就半杯果酒啊,真的没灌什么。”

“那怎么?”

萧暮云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喃喃道:“我有点昏。”

萧暮渊皱着眉头摸了摸萧暮云的脑袋,看了看她手上握着的酒杯:“以后不要随便乱喝东西。”

她愣愣的点了点头,样子显得格外的呆。

欧彻冷着一张脸看了过来,她也没发现,就坐在原地,好像真的是喝醉了一般。

忽然,有个人坐在了她的身边,清冷的声音响起:“你不舒服就回去,不要弄得你哥哥都不能专心的玩。”

萧暮云愣愣的抬起头,看着说话的人那张熟悉的脸,看着身边人,眼睛如同柳叶一般弯起:“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方静彤!

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对付眼前的这个人呢,没想到这个家伙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比起上辈子把自己抛弃的欧彻,她更恨的还是眼前的这个人,如果不是因为方静彤,哥哥上辈子又怎么会落到那样的下场。

她自己的下场可以是她蠢,识人不清。可是她的哥哥,本不应该如此。

越这么想,她的脑子越来越清醒,她低着头死死握着酒杯,握的指骨都有些发白了,目光冷凝的看着那人的膝盖,想着自己上辈子的经历出了神。

“暮云,暮云?”

被萧暮渊的声音叫回了神,萧暮云笑着摇了摇头说:“哥哥,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家了,你们去玩吧。”

“可是……”

“好了,老大,女孩子有自己的世界,你这个做哥哥的就别一次缠着别人了。”

“……好吧,那你小心,暮云,要我叫李叔来接你么?”

“不必啦,这里离家里挺近的。”说完,萧暮云有些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挥了挥手就准备离开了。

她离开那个包厢,环看了下四周,她记忆里对这个场景还是有些印象的,她还深刻的记得,那天晚上,这家酒吧里发生了一起斗殴杀人事件,凶手一直都没有找到。

没有在多思考,她捂住自己的双腿睁大眼睛就这么蹲在了地上,她现在走路还有些不稳,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因为看见了那个人导致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

毕竟,如果不是方静彤,她不会残疾,哥哥也不会死。

思绪慢慢清晰,萧暮云轻声的笑了起来,站了起来,也许是站起来站的太快了,她昏了一下,身后有人抓住她的肩膀带入自己的怀中,低沉磁性的男声从她身后传了过来:“你没事吧?”

她看了看身后的人,愣了愣低声说道:“谢谢。”

他的个头少说也在一米八以上,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最重要的是,在昏暗的灯光照耀下,眼前的这个人看上去莫名的有些眼熟。

此时此刻他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怀里的萧暮云开口:“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不安全。”

萧暮云应了一声,她敏感的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有几分熟悉,但是在她记忆却找不到有这样的一个男人的。

正当她张开嘴巴想要询问自己是不是认得这个男人的时候,异变突起,一大推人马冲进了酒吧,进来第一件事情就对着上方开了几枪示警,听见那个声音大家顿时开始慌乱起来了,暗红色的灯光让有些人路都有点看不清,场面开始失控了。

她知道自己记忆里的那场事件就要发生了,虽然那场事件萧暮渊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可是萧暮云还是有些慌张想要挣脱这个男人的手,想要去找自己的哥哥。

突如其来之下,那个男人暗骂一声,抓住萧暮云就躲在了一旁的酒柜下。

那群人马没有管失控的人群,开了几枪后就开始在人群中大喊:“雷泽,你给我死出来,这一次我一定要你偿命。”

听见这句话,萧暮云愣住了,反射性的看向自己身边的男人。 第四章雷泽,自己莫名的熟悉感。

她记起来了,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是这场斗殴杀人事件唯一的伤亡者。

听清自己名字的男人,身上散发出锋利如刀的气息,松开萧暮云的手轻声说:“从后门走。”

萧暮云反射性的抓住那个男人的衣袖,被人称作雷泽的男人冷冷的看了过来开口:“他们的目标是我,只要你离开我身边就够了。”

听着他说的话,感受着雷泽的善意,萧暮云摇了摇头,清澈的双瞳中倒映出雷泽如刀刻出一般俊秀的五官:“他们有枪,你不要去。”

“你!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萧暮云没有理会雷泽的话,继续开口:“他们能查到你在这里,一定是有你信任的人背叛了你,所以你不能就这么走。”

雷泽似乎没有想到这个一脸稚气的少女会讲出这样的话,但是萧暮云看着他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猜对了,雷泽一定是知道背叛了自己的人是谁,不然凭着这番气势,上辈子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而且一个人都没有拖下马。

自己眼前的这个人,虽然看上去很冷冽的样子,但是,他的心很软,可以说,这一点她可以利用。

她指着不远处的酒柜轻声说道:“哪里有一个暗门,我带你走。”

“你怎么……”

“我经常来这里,不要废话了,和我走。”

看来策划这次事件的人,对这个酒吧也特别的了解,在接近暗门的地方就已经几个人守住了,还好人还不算多。

雷泽冷着一张脸开口:“你走吧,这么多人,我们是离开不了的。”

萧暮云挑了挑眉毛,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没有做过的事情,你怎么知道不可能。”

“你要怎么做?”

她没有理会雷泽,把自己之前直接扎起来的头发披了下来,从一旁的桌子上随手拿了一瓶酒就从自己的头上淋了下去。

“你干什么啊!”

“闭嘴!”

一瓶酒见底了,萧暮云也一身的酒味头发还湿漉漉的,她站了起来,有些歪歪扭扭的朝那个酒柜走了过去,所幸这个酒吧的酒柜离厕所还不算太远。

“喂!你干什么?”

“干什么啊?”萧暮云最近带着一抹令人惊艳的弧度,眼神迷蒙的看着说话的人,“你是谁啊?啊,对,你是那个谁吧,我认识你。”

“靠,一个喝醉的酒鬼。”

“你才酒鬼呢!老娘没喝醉!”

“大哥,这女人长的还挺漂亮的啊。反正都喝醉了,呵呵。”

“闭嘴,你别坏了东哥的大事。不过这女人,是挺漂亮的。”这么说着,那个汉子用手挑开了萧暮云的头发,色眯眯的看着她的脸。

“你是谁啊?”萧暮云尽职的扮演一个耍酒疯的女人,“你长的好奇怪啊,怎么有两个鼻子啊哈哈哈。”

“宝贝,你说我是谁啊。”那个男人用双臂把她困住,膝盖抵住她。

“大哥,你这样……”

“滚滚滚,你们给我滚远点。”

“哈哈哈,放心,我这就走。”

“谁知道你是谁啊。”她手脚无力的趴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一只手搭在那个男人肩膀上,一只手就垂在自己腰间,她的呼吸声靠近那个男人的耳朵,让他的心都有一种瘙痒的感觉,

“宝贝。”看着那个男人迷醉的眼神,萧暮云利索的用膝盖用力撞击他的小腹,也怪他自己,那个姿势根本就不可能防御的到,她顺手牵着那个男人放在腰间的手枪,用枪抵住那个男人刚刚收到撞击的重要位置,捂住他的嘴巴笑着说:“你发出一点声音,那个玩意就再也没有了哦。”

“唔唔唔。”那个男人慌乱的用力点头,萧暮云用眼神示意雷泽先走,收到示意的雷泽犹豫了一会儿从暗门出去了。

萧暮云微笑着说:“刚刚好不好玩呀?”

这一刻,对这个男人而言,她的笑容就和魔鬼的微笑一样。

他慌张的拼命摇头。

她微笑着,用力捂住他的嘴巴朝他的下半身开了枪,这是她第一次开枪,手腕被手枪的后座力震的发疼,但是她还是死死的抓住那把枪,转身从暗门走出去。

“什么声音!”

“枪声?”

“在那边,快去!”

走到门口,她发现,刚刚出去了的人竟然在门口等她。

萧暮云歪了歪脑袋,把自己拿着的枪丢入雷泽的怀中,露出一个格外纯真的笑容:“你不走么?”

雷泽一脸复杂的收下了那把枪,想着之前自己看到的一幕。

之前在医院看见她的时候,她莫名的让自己有些兴趣。

而今天第一眼看见她,她一身稚气的样子,就像是突然闯入这个地方一样,所以才让他有些放不下,可是她之后的举动,却与他之前的想法大相径庭。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萧暮云的身上,声音发干的开口:“你,你开枪了?”

萧暮云一脸天真的歪了歪脑袋开口:“这还是我第一次开枪,手还有点疼,我们走吧。”

“走?”

“走?”雷泽冷冷的开口,“你开枪了,枪声会让我们的位置暴露,走不了了。”

萧暮云昂起头,拉住他的手拖到了一辆车的旁边。

雷泽看着暗红色的车子,玛莎拉蒂的标志显得格外的明显,他有些不解的想要问什么,还没问出口,萧暮云就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挑眉看着雷泽说:“上车。”

上车后,雷泽看着萧暮云那张格外稚嫩的脸开口:“你成年了么,有驾照么?”

这种问题,由着他那种磁性的完全可以和主播的声音相媲美。

萧暮云歪了歪脑袋开口:“怎么,想换你来开车?”

雷泽眼看着身后就要有人追上来了,来不及多说什么,立马把萧暮云推进了副驾驶,自己坐上主驾驶的位置,瞬间发动车子。

重生之名门贵妇小说预览

另一侧,萧暮云淡笑着看着眼前的人,原本在房间内的护士和医生都出去了,整个屋子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屋子里很安静,只有吊瓶滴落的声音,她微微转动僵硬的脖颈。

不知道过了多久,插着针管的手微微动了动,睫毛轻颤,萧暮伊缓缓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脑袋还是一片空白,她有些茫然顺着自己平放的视角愣愣的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直到萧暮云轻柔的声音传来。

“姐姐,你醒啦。”

萧暮伊愣愣的顺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过去,看见好端端站在原地对着她微笑的萧暮云,瞳孔紧缩,插着吊瓶的手猛的握紧,瞬间,吊针就开始往里回血。

萧暮云看着眼前的一幕,轻笑着走了过来,轻喃道:“姐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抓住眼前人的手腕看似很轻柔的抚摸着自己握着的手腕开口,“你这样爸爸会心疼的,姐姐,你应该重新扎一针了。”

萧暮云看似关切的话语一说出口,萧暮伊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说话的人却好似一点都不在意她突然紧绷起来的神色,自顾自地开口:“姐姐,我给你叫医生来吧。”

“你离我远一点。”

萧暮伊反应极大的用力推开了萧暮云,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轻斥道:“你到底还想干什么,这里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

“姐姐,你这样的态度,真是让我难过啊……”萧暮云委屈的瘪了瘪嘴巴,看似很伤心的样子,可是眼睛里却闪烁着莫名的笑意,她歪了歪脑袋,轻声道:“你是为了救我才会掉下去的,我怎么能不好好照顾你呢?”

“别开玩笑了,”萧暮伊想起她拉自己入水前说的话,一时被他气到,恶狠狠的开口,“你根本就没有救你!你是故意把我下水的!你……咳咳咳……”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捂住自己的胸口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萧暮云收回自己的手,无比担忧的开口:“姐姐,要是父亲看见你这样的表情,这样就不太好了吧,毕竟,你在他心里是那么温柔的存在呢。”说着,她转过身,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拿起不远处的苹果和刀就开始慢慢的削起来,“我真是为姐姐担心呢,有心脏病的人是不是算得上是一个异类呢,不然姐姐为什么要隐瞒呢,这样的你,真的可以正常的结婚生子么,不是受不了一点刺激吗?阿拉,这样的话,”她放下自己手中的刀,直愣愣的看了过去,嘴角弯出一个略显诡异的弧度,“姐姐可要小心了呢,毕竟,这个世界上可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刺激的。”

“你!你给我滚!”

萧暮云无所谓的摆了摆头,把自己受伤削好的苹果放在离萧暮伊不远的桌子上,无辜的笑着开口:“姐姐,在这种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我还真的想好好的和你继续聊一聊呢,不过貌似你不是很想看见我的样子。不过,我还是很感谢姐姐你下水救我的,这样的话,父亲也会觉得姐姐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子。这么说来,这一次,我还帮了你呢。”

萧暮伊愣住,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女人,这才明白在她醒过来之前,眼前这个人就已经说出了那所谓的“事实”,明明是被强制拉下水的她,却变成了救人?

一向是心思缜密的自己没想到会被眼前这个黄毛丫头给算计了一把,萧暮伊捂住自己的胸口,呼吸不自觉的加重,心脏跳的极快,传来剧烈的疼痛,就这么短短一瞬间,就让她的额头满是冷汗。

萧暮云轻笑着再次开口:“姐姐,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可是我们今天可是第一次见面哦,我又有什么动机要害你呢?如果你自己也说不清楚的话,该被怀疑的那就不是我了。”

她拿手指轻点自己的嘴唇,甜甜的笑道,“姐姐,你就带着你那破烂的心脏,下地狱去吧!”说完,她慢慢直起身子,眼神变得格外的锐利而冰冷。

那样的目光让萧暮伊浑身发凉,一瞬间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姐姐,接下来,你可要继续好好享受下去。”

被那样的眼神给盯住,萧暮伊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毒蛇盯住的猎物一般,就好像是如果自己不反抗就会真的被她给杀了一样。

萧暮伊反射性的瞪大眼睛,抓住不远处的水果刀就朝萧暮云扔了过去。

然而,萧暮云并没有选择躲避,而是露出一个饶有趣味的笑容,等着什么一般。

“小心!”

听见身后熟悉的声音,萧暮云当着萧暮伊的面露出一个笑容,身后有人用力的拉了她一把,匕首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要干什么!”萧暮渊恶狠狠的瞪着半躺在床上愣在原地的女人,“你以为这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么!”

萧暮伊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看着那对面两兄妹的神色,却突然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知道眼前的人是故意的,原本萧桓还和她说过这两兄妹的关系是多么的好,如果真的是这样,她真的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连自己的哥哥也会利用。

如果那一刀真的刺中了萧暮渊,就算是萧桓再怎么疼爱自己都不会容忍伤害自己继承人的女人还留在家中。

她低着头,眯着眼睛看着细碎的阳光落在身上盖着的薄被上,听着不远处他们离开的脚步声,这才慢慢的抬起头来,冷笑着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再一次握紧拳头,扎针的手传来的疼痛让她更加清醒,开口:“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她才不会输。 萧暮渊拉着萧暮云走了出去,突然想起来她的脚刚刚可以好,蹲下来抱起自己的妹妹,冷着一张脸什么都没有说。

之前的她一向是不擅长阴谋诡计的,一直都是哥哥心中任性美好的形象。

看着他的举动,又想着自己刚刚对他的算计,握紧拳头,尖锐的指甲划破脆弱的表皮,她却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

两兄妹一路无言回到了萧暮云的房间内,看着哥哥轻柔的把自己放在床上,那和往常一样的举动,又想起上辈子他的下场,就在萧暮渊要抽手离去的时刻,她狠狠的拉住他的手:“哥哥。”

那声音带着无比的惊慌,让萧暮渊的心瞬间软了下来,他揉了揉她的脑袋开口:“你最近变了很多,能告诉我为什么么?是因为那个梦么?”

萧暮云仰起头,嘴角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摇了摇头。

见她什么都不说,他叹了口气,双手撑在她肩膀上开口:“没事的,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哥哥都会在你的身边。”

萧暮云低着头,半天才开口:“如果,我利用你呢?”

“恩,哥哥会努力做好你的棋子的,你要记得,你下棋可从来没有赢过我。”

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开口:“那如果,我会伤害你呢?”

“恩,如果能保护好你就够了。”

这句话一说出,她的情绪再也压不住了,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细碎压抑的声音慢慢传来:“哥……你,你……先出去。”

听着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他最终还是开门出去了。

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她终于不用在压抑自己的情绪,把自己裹紧被窝里小声的哭了起来。

也许是太过于疲倦了,也许是哭累了,毕竟不管什么原因,她也是个落水的病人。

几日后。

“恩?”扶着花瓶的萧暮云歪了歪脑袋看着身侧的哥哥,“聚会?”

“嗯,”萧暮渊撑着脑袋迎着阳光看向一侧的妹妹,轻笑着开口,“你明天就可以回学校上课了,今天正好给你介绍介绍你的学长学姐们,如果在学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他们一定都会帮你的。”

“这样啊,”她露出一个笑容,耸了耸肩膀开口,“那姐姐……”

“暮云,这是欢迎你的聚会,和她没关系。”想到这几日父亲对那个私生女的态度,萧暮渊的神色冷了下来,瞳色加深,“这是属于你的。”

他不知道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是想把那个私生女给捧上位么!

相比萧暮渊的态度,作为被父亲无视的当事人,她倒是显得更不在意,毕竟那些事情她已经是经历过一次了,对于父亲,已经完全不抱有期待了。

萧暮云看了看外面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又看了看不远处挽着萧桓的手走进来的萧暮伊,眼神暗了下来,弯了弯嘴角:“好啊,哥哥,我们差不多要走了吧?”

萧暮渊顺着她的眼神看了过去,皱起眉头,立马握住她的手,就这么朝外面走了过去。

在他的背后,萧暮云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她还得谢谢姐姐了,是萧暮伊教会了她,柔弱是女生最大的利器,不过,她也得好好教会自己的姐姐,这利器还是要看人用的。

而她最大的优点,就是能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哪位看似柔弱实质比谁都要骄傲的姐姐,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忽视了。

果然,看见萧暮渊拉着萧暮云匆匆往外面走去,萧暮伊甜甜的对身侧的萧桓说了声什么,萧桓皱着眉头开口叫住那两兄妹:“你们要去哪里?”

“想给暮云介绍下学校的学长。”

萧桓仔细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是应该,既然是介绍学长,你把伊伊也带去吧,她明天和暮云一起转入医大。”

萧暮云感觉得到哥哥握住自己的手越来越紧了,好像是在为自己打抱不平一样,她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手,笑着走上去开口:“父亲,今天的聚会哥哥都和同学说好了是带妹妹一起去,要是带伊伊姐姐一起去,这不太好吧。就算她住在我们家,可终究不是我们萧家的人,要是带去了,别人误会了什么就不好了吧,比如……”

她笑着捂住自己的嘴巴,用他们两人能够听见的声音低声说道,“私生女什么的。”

“萧暮云!你!”

见萧桓好像生气了,萧暮云立马有些慌张的拉住身侧哥哥的衣袖开口:“父亲,我不是故意说姐姐是私生女的,不过你要知道,哥哥的聚会黄少泽应该也会来,”

她慢慢冷静下来,瞳孔宛如无基质的玻璃球看向对面的人,“要是,黄叔叔误会了什么的话,那么……”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萧桓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见对面的人没有再说什么了,萧暮云撇了撇嘴,拉着哥哥走上了车。

萧家正在和黄家争夺一家公司的合作方案,要是这个时候萧家出了什么事被黄叔叔知道了,就算是假的,他都能让他变成真的做一个大新闻,更何况……那原本就是真的呢。

“暮云,你……”

看着身侧的哥哥,她低眉浅笑道:“怎么了么?”

“没……没什么,只是你一直不关心……不,你最近的确是变了很多。”

“哥哥,没有谁会是一成不变的,尤其是……在我们家的这个情况下。”

听了萧暮云的话,他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一路无言。

她侧着头,靠在透明的玻璃上,呼出的气让玻璃瞬间变得朦胧了,从外面都看不出她的容貌。

以萧暮伊的性格,她还是会过来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可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一见钟情的场景。

还没一会儿,车子就停了,萧暮渊打开门递给她一把钥匙,看着钥匙上的标志。

她接过那把钥匙,在手指上转了转,歪着脑袋开口:“生日礼物?我还没有驾照呢。”

“嗯,驾照到时候再去考吧。”说完,他扯过萧暮云的手就朝不远处的店走了过去。

刚一进门,就听见四周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她都听不清身边人说话了,只能跟着身侧的人往包厢走去。

刚刚走进包厢内,萧暮云低眉浅笑扫视了一圈,大部分的人都和上辈子她见过的一样,没有什么出入。

“哟,这就是我们萧大少爷宝贝已久的妹妹啊。”

听见熟悉的声音,她侧身看了看身边人,和她们兄妹一起长大的黄少泽。看着外面明显稚嫩许多的他,萧暮云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自己上辈子的事情仿佛就在昨天,可对于这个人她却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愤怒,而且……

黄少泽这个人,如果能利用得上,那么也会是一把利刃。毕竟,他之前可是对没有残废的萧暮云情有独钟。 重生之名门贵妇

重生之名门贵妇

重生之名门贵妇

重生之名门贵妇

重生之名门贵妇

重生之名门贵妇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重生之名门贵妇小说、重生之名门贵妇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