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小说、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小说在线阅读

犬马 总裁豪门 2022-01-19 17:04:56 0 0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小说、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7-02 17:16

字数: 409,795

状态: 已完结 13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小说简介:传言不是说陆大总裁喜龙阳不喜美色吗?!林西西扶着酸痛不已的腰懊恼不已。

林西西不小心有了把柄在陆枭手上,从此被迫打工还债,鸡飞狗跳的冤家生活就此展开。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小说预览

第一章翌日。

早上八点。

林西西换下昨晚那身戾气浓烈的黑色劲装,改换成一条洗的有些泛白的牛仔裤,外搭一件白色T恤,如墨般的长发被清爽的扎起了马尾,整个人看起来青春飞扬的好似还未出校门的大学生般,只是当她将视线从手上那张人事部职员名片收回之际,不禁令周遭一众面试者为之侧目。

明明一套再普通不过的衣服,竟然被她穿出了一抹冶艳风情,要人体会到魅.惑,原来只要用一条贴身牛仔裤就够了,可该死的,那张抬起头来就能感受到清秀灵动的小脸,就这么云淡风轻不着痕迹的将妖娆跟清纯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姿态给完美融合展露在人前。

而这位不知道自己的到来竟会引起一阵不小骚动的林西西,淡然瞥一眼排在她前面的面试队伍,迅速将自己隐入人群,等着轮到自己面试。

半小时后。

终于轮到林西西面试,只见她不卑不亢的朝几位面试官鞠了鞠躬:“各位好,我叫林西西,今天过来应征陆氏公司旗下S.L保全公司的保全一职。”

待到在场一字排开襟威正坐在办公桌后的面试官们听清林西西所要面试的子公司职位后,全部不敢置信的望着她,甚至好两个面试官都来不及掩去对昨天发生在S.L保全公司那桩血案的惊恐神情。

几个面试官面面相觑,仿佛同时失声了一般,任由空气也迅速静谧下来。

“请各位给我一次机会,我相信自己能很好的胜任S.L保全公司旗下保全一职。”林西西轻咳一声,打断当下愈发低迷的气压。

直接被林西西这个面试新人打断惊恐神态的六位面试官,这时立马回过神来,眼角眉梢全部夹杂起深浅不一的不悦,其中一名主面试官脸色陡然一沉:“林西西小姐,从你的履历表上我可看不出你有哪一点能胜任我能陆氏旗下子公司S.L保全公司的保全一……”

可惜,这位主面试官的‘职’字还没出口,就感到脖子上一凉,一道好似桃花般轻抚过的浅粉口红印记跃然于眼底。

“怎么样,我应征S.L保全公司的保全够格了吗?”

如果林西西刚才手上拿的是刀的话,那他此刻还有命在这边瞎BB面试他人?天哪,这个女人看起来一副刚出社会的青春女大学生模样,没曾想会有这么惊人的身手?刚刚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看清她是怎么靠过来的,眨眼功夫,脖子上居然被她画上一道口红痕迹。

主面试官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早已吓得不轻,努力咽了咽口水,悄然抬手捂住脖子,深怕林西西会再次出手证明自己,到时他这个主面试官岂不是要在属下面前颜面尽失。

“够格,只是……只是我们总公司人事部的面试只是初试,因为S.L保全公司的总经理近期不在国内,原先的保全组长也在昨天辞职,所以……得等到新的保全组长上任后亲自对你面试后才能任职。”

都怪昨天那个变态杀手,害的总裁亲自下令裁撤了当天所有在职的S.L保全公司保全们,甚至下令某个常年驻守海外分公司的厉害角色回国接掌S.L保全这间分公司,要不是那位厉害角色还没有到任,今天也就不用他们这些陆氏财团总公司人事部门来面试S.L保全公司的保全招聘后的面试工作了。

“谢谢。”林西西接过敲上通过红色印章的履历表,诚恳道了声谢,径直走出这间办公室。

S.L保全公司旗下的保全组长在昨天刚发生惨烈血案后辞职?引咎辞职,还是其他原因,看来得等她亲自任职S.L保全公司才能知晓了。

说真的,她从来没想过要在这座城市久留,先前为了追踪那个变态杀人狂才伏回国一年之久,昨晚好不容易借了师姐的手了结了那名变态杀人狂,本想着这几日就能返回M国交任务,然后休息一段时间后再接新任务,谁知道昨晚阴沟里翻船,遇见陆枭那位危险且不要脸的男人。

因为顺手救了她一命,就敢漫天要价,不仅不管她是不是身处医院病床上就直接求婚,竟然还不知道耍了什么手段透过暗中渠道查到她接任务的邮箱,示意她要勿忘报恩,一副豪门贵少高高在上的姿态逼她做出最佳选择。

一,为了报答她出手替S.L保全公司旗下那名惨死女保全报了仇,陆枭娶她。

二,为了报答他及时出手将她送往606医院救她一命,她嫁陆枭。

两个选项,她一个都不想选。

既然无法选择陆枭给出的选项,自己又不想欠对方钱财人情。

为此想出了替S.L保全公司免费工作一个月来抵债的决定。

要知道S.L保全公司经过昨天一役,首当其冲就是人心不稳,其次是人才迅速流失。

因为没有几个正常人能在亲眼目睹女同事被杀后还要塞入死猫细心缝合上的血腥场面后还能镇定自若。

即便碰到一两个心理素质非常不错,接下去还想留在S.L保全公司任职的,想必过不了那位以凌厉狠辣手腕把陆氏财团带到商界金字塔最顶端的陆枭那关。

他能眼睁睁看着旗下子公司出现这么大纰漏还不加以补救?

看来先前主面试官无意中透露出的S.L保全公司原先保全组长于昨天辞职的信息,百分之百就是陆枭的手笔,毕竟一个连她这么个女人都打不过的保全队长,要来又有何用?

林西西想到只要短短一个月,就能彻底远离陆枭这个危险男人,再也不用见面,她就莫名觉得轻快起来,迅速拿出手机,给陆枭回了封电子邮件:‘已通过S.L保全公司旗下保全初试,静候佳音,一个月为期,彼此两清。’

……

与此同时,陆氏财团总公司摩天大楼顶层会议室主持会议的陆枭,耳中听到‘叮’一声细微的电子邮件提示音后,唇角居然诡异上扬,噙着一抹要在场几十名高级主管们吓到魂飞魄散的笑意,迅速打开当前这封电子邮件来…… 第二章林西西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竟然以替S.L保全公司保全工作一月为期,还清他昨天救她性命的报酬?

这么急着跟他这位‘救命恩人’撇清关系,呵!

等到陆枭看完林西西发来的邮件后,目光变得愈发深沉起来,敛起唇畔笑意,整个人犹如一只危险无比的猎豹,即将上前撕咬某个猎物。

“总裁,上个季度公司的税后盈利,比上上个季度高出个六点七个百分点,如果依照现下的运营状况来看,相信只要一到两年时间,就能取代R国三浦株式会社成为亚洲商界霸主,到那时咱们陆氏财团的声誉也会提升到又一个全新高度。”

恭敬端坐于巨大椭圆形会议桌左边第三位的财务部总经理——沈浪,面对此刻仿佛因为一封电子邮件就神游太虚的总裁不敢有任何侥幸心理,将手上那份这一季度的财务报表内容如实向他汇报,跟他来之前料想的一样,在座的几十名各部门主管们在听完他的税后盈利增长百分比后,都不自觉的面露喜色。

其中只有陆枭一个人听完沈浪的汇报后沉声问道:“比前一个季度高出六点七个百分点,那么整合五年里所有这个季度的税后盈利走势,沈经理你觉得这样的财务报表能带给公司多大的惊喜?至于还需一到两年才能攀升为亚洲金融霸主的时间周期,实在太长。自从我接任公司的第一天开始就说过,我不要依循老一辈人遗留下来的方式方法缓慢前进攀升,只要不触犯法律,任何有利于公司利益最大化的人或事都可以得到最大权限跟重用,还有不到半年时间,我希望看到陆氏财团屹立于亚洲金融最高点!”

没想到陆枭看似一副漫不经心查看电子邮件的模样,实际上早就将在座各部门主管们汇报的各项事宜给听了进去,随后立马做出最佳决策。

这样的年轻总裁带领下的陆氏财团,俨然是一派新气象,其中以财务部总经理沈浪为首的一批青年才俊听完陆枭说出的这番话后,一个个年轻朝气的脸上都展露出结合压力与雀跃的振奋神情。

“是,总裁,我记住了,下个季度税后盈利百分比一定超过这个季度十二个百分点。”财务部总经理沈浪为了回应陆枭的破格录用跟进入公司崭露头角后的最大放权,当场就给自己立下了军令状。

陆枭听完财务部总经理沈浪当即立下的十二个百分点的税后营收军令状后,总算嘉许的朝他点点头:“好!”

巨大椭圆形会议桌末端位置上端坐的投资部门总经理陆凯,在经历过沈浪先前雄心壮志立下军令状后,面对手上那份攸关他国内投资部门所有下属们去留大权的这一季度投资报表,额上冷汗直冒,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仓皇与惊惧,深呼吸许多次,这才敢开口向陆枭这位总裁堂哥汇报。

“总裁,目前对于腾飞财团的收购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尾阶段,谁知腾飞财团的人不知道怎么又跟M国的詹姆斯家族接触上了,据说詹姆斯家族好像对腾飞财团手中握着的几块未开发土地很感兴趣,有意想截胡咱们的收购计划……”

又是陆凯这个亲叔叔硬塞给他好好栽培的‘优秀苗子’堂弟。

还真是优秀,这次都是这个月内第几次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面色无波的陆枭冷冽视线扫过陆凯:“詹姆斯家族从来不会盲目收购,他们等到我陆氏收购腾飞财团接近尾声才跳出来阻拦,看来是对腾飞集团手上所持有的那几块地势在必得了,他们暗中加持了腾飞财团多少股票?又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多少收购金额?”

“他们……他们……”陆凯回答不上来,因为他此刻手上持有的那份收购报表并没有写明堂哥所提问题的答案。

“那么陆总经理你手上有任何能摸清腾飞财团借詹姆斯家族跟我陆氏最后一搏的任何一张底牌跟筹码?”

静谧片刻,陆枭没等堂弟找到说辞来解释他自己的无能,直接将腾飞集团收购案交给身侧认真做着会议记录的贴身特助张昊:“给你一天时间,明天将詹姆斯家族手上所持有的一切底牌筹码调查报告放在我办公桌上!”

“好的,总裁,属下马上去办。”说完,张昊朝陆枭恭敬颔一颔首,擅先退出会议室。

“陆总经理,我陆氏从来不养闲人,请你会议结束后交出你的辞职报告!”

没错,虽然陆氏已经成立三十余年,是国内还算有名的家族企业,但是因为企业管理的僵化,制造业产品的缺乏创新与单一,以及陆家内部内斗所产生的无形消耗,使得陆氏的发展越来越慢,甚至在五年前出现了倒退、营收呈现负增长的现象。

当时的陆氏老总裁——陆百川,看到自己耗费大半生心血一手建立起来的公司一步步被其他公司企业赶超或者抢走大宗生意合约,又急切又气愤,自此一病不起。

没想到临时替父上阵接任陆氏总裁位置的陆枭,仅仅用了五年时间,大刀阔斧,手法凌厉,硬生生将运营困难的陆氏迅速发展成国内外首屈一指的顶级财团,至此将陆氏财团这四个字真正在金融界发扬光大。

所以,他不容许任何人毁了五年来的心血,陆凯这个陆氏本家堂弟就更不行!

“陆枭,你混蛋,我是陆家人,我是陆家人……”陆凯刚准备更加歇斯底里的朝陆枭这个堂哥总裁怒吼,不多时,就被神情森然冷厉依旧的陆枭沉声打断,吓得他再不敢多言一句,重重将手上那份害他留了金饭碗的采购报表给砸向大理石办公桌桌面,双眼死死瞪着对方几秒后,这才离开会议室。

“沈经理,记得统计好公司所有同仁们的工资跟奖金,老规矩,拿出每个季度税后营收的百分之一充作当季陆氏旗下有功员工们的额外奖励!”

“好,总裁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散会!” 第三章散会之后,陆枭回到专属于他的总裁办公室,一直忙到华灯初上才想起饥肠辘辘的自己,今天从早上以来,仅是喝了无数杯黑咖啡来提神跟充饥,抬起大掌轻按下发出隐痛抗议的胃,拨通贴身特助电话:“将林西西目前居住的地址发我!”

不知道这么回事,当下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林西西!

她一个人有好好吃晚餐吗?

还是自己受够了无休无止高强度工作后随意解决的晚餐?

反正陆枭此时此刻莫名想跟林西西这个有趣的女人共进晚餐。

迅速拿起办公桌抽屉里的汽车钥匙,拎起衣帽架上的那件裁剪合度的黑色西装外套,直接搭乘电梯往底下停车场走去!

吼……总裁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问他要林西西的确切地址了,这两天的世界奇观估摸着又多了一项,正在信息部收集M国詹姆斯家族最新动向汇报的张昊,努力咽了咽口水,将满腔的好奇心压下,迅速把林西西的地址坐标发到陆枭私人手机上。

……

S市老城区的沙漠绿洲单身公寓。

林西西将炒的最后一个家常小菜麻婆豆腐起锅,就着这套单身公寓略显浪漫气氛的柔和灯光,准备享用结束猎杀任务后的第一顿安心晚餐,没曾想刚坐下,门扉处就响起了低沉内敛的敲门声。

叩,叩叩。

是谁?这么晚前来找她,师姐?还是以往的仇家?

林西西迅速拿起那柄特殊材质的麻醉枪,蹑手蹑脚来到门口,透过猫眼向外张望……

只一眼,就见到将衬衫袖子慵懒上卷,邪肆背靠着对门大门,那双无论何时都迸射出精光的眸子,此刻正好整以暇回望起她家门上的猫眼,仿佛能透过猫眼与她对视。

陆枭这么晚来她家做什么?

怎么想怎么诡异。

算了,要不当做家里没人,晾他一会,应该就会走了吧。

门外的陆枭好像有心灵感应似的,在林西西刚从门上猫眼处收回视线之际,立马沉声开口:“别想装没人,否则我不介意让整栋楼的邻居们都能认识你林西西小姐!”

威胁,该死的混蛋居然威胁她?难道他不知道她好歹也是位令国际各大犯罪组织闻风丧胆的赏金猎人。

无耻。

居然拿她现如今这种平静到犹如隐形般的暂居环境威胁她。

虽然仅见过陆枭这位豪门贵少才区区两面,但是莫名的知道他不是个能随意打发走的男人,皱了皱眉,临了只得不情不愿打开大门,探出一个脑袋:“陆先生,这么晚前来,有事吗?”

“探病!”陆枭微抿的性感薄唇直勾勾突出这么两个字!

林西西听到他的回答后,错愕片刻,这才想起自己脖子上那道昨晚被师姐割破的伤口。

昨晚经过606医院医生精心的消毒、止血、包扎后,今天已经能只用一张创可贴就能出门的状态了好么?

哪里用得着陆枭前来探病?

脑子是个好东西,陆枭确定带它出门了?

“给你!”话毕,陆枭将原先放置在门口的那盒蛋糕一股脑塞进林西西怀中,要她收下。

什么鬼,又想耍什么花样?

“这位陆先生……”话没说完,林西西整个人就被陆枭给连带着推回屋内,耳中传来‘砰’一声关门声响,这才明白当下装傻充愣是赶不走陆枭的,索性落落大方招呼起他来。

“陆先生,请坐。但是有些话我得跟你说清楚,我林西西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骗我,所以我想知道陆先生你今晚前来的真正目的。”

林西西边说边脱下那条有些贤妻良母气息的淡粉色围裙,轻咳一声,正色询问起陆枭来。

陆枭也不跟她客气,直接将堪比国际名模的颖长身躯落座在餐桌椅凳间,坚定回答刚才的问题:“饿了,今晚想跟你共进晚餐!”

说真话就这么难?

不过瞧他一脸坚定无比的神情,怎么看怎么不像撒谎的样子是想闹哪样。

他这么大财团的总裁,会看上她做的三菜一汤家常便饭。

“西西,你也坐吧!”陆枭径自打破现下愈发静谧至诡异的局面,跟个这间单身公寓真正主人一样,亲昵唤着西西,邀请她也落座。

西西……

等等,不好意思,桌上的三菜一汤好像是她亲手做的家常菜耶。

怎么弄到最后好像都沦为他的陪衬一般……

“远、来、是、客。既然陆先生这么赏脸,我这就替你添副碗筷。”

四个字,提醒陆枭他这位客人的身份。

“嗯!”

陆枭望着餐桌上那再简单不过的三菜一汤家常菜,极其捧场的每道菜都吃了许多,等到他吃完林西西为他盛的一碗饭后,这才轻轻放下手上的碗筷,闲话家常般随意问道:“你真的要进入S.L保全公司?”

一个月期限,那到时就看他这位总裁答不答应放她走才行!

毕竟有句古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一时间没想到陆枭会问她这个问题的林西西,乍一听他这么说竟有些错愕,恍然间有种新婚夫妻亲昵聊天的错觉,怔愣许久后才回过神来回答:“是的,我已经决定进入S.L保全公司免费替你工作一个月,然后咱们之间,两清。”

“恭喜你,正式成为我陆氏大家庭的一员!”至于工资,他会吩咐下去,给她工作绩效相对应的数额。

林西西望着陆枭快速取出那盒由他带来的蛋糕,满面真挚切下一小块蛋糕,递到她跟前。

“那个……我今天只不过过了初试,正式入职还得等到S.L保全公司新主管前来……”

好吧,这次轮到她脑袋进水了,以前端坐的总裁大人已经亲自通过了她的最终面试,她还有什么好多说的,既然省去了她的一道面试工序,她何不欣然接受。

只是没想到,今晚会由他这位面试官来替她庆祝。

“谢谢,往后一个月,请多指教。”

陆枭看着林西西朝他展露出的这抹真诚无比的笑容,眸色不自觉有些深了……

“作为你今天正式入职S.L保全公司的第一份工作,由我来亲自下达出动指令,三天后,陆家老宅举办晚宴,届时我就把陆百川夫妇的安保问题,交给你全权负责!” 第四章‘咻……’

一道夹杂着劲风的森冷银芒,破开窗户玻璃,直直朝林西西所在位置袭来。

“不好,趴下。”

窗外有人偷袭。

是谁?

该死,目前居住的这套公寓是刚换没多久的地方,怎会被人侦查得知?难道又是阴魂不散的师姐?还是另有他人?

如果是师姐,只怕今晚主动送上门的陆枭也会难逃毒手。

搞不好先前这顿晚餐,就是他们临死前吃的最后一顿。

如果是先前的仇家,不知道奋力反击,有没有一线生机。

下意识抬手按住陆枭陡然冷凝下来的俊颜,试图将他整个人塞到餐桌底下去,谁知道使劲将他按压了几次都没成功,对方好似一尊石像,依然岿然不动的威严端坐在餐桌左侧座位。

死到临头还要摆出一副陆氏财团总裁威严架势的陆枭,看在林西西眼里,差点把她给气死。

“猪啊,赶紧趴下。”

话毕,不给陆枭拒绝的机会,迅速用她夹带着丝丝饭菜香味的玲珑娇躯给覆盖住那道颖长身影,抬手捂住对方略显凉意的性感薄唇,结合清纯灵动与妖娆魅.惑的小脸立马凑到他脸颊处,以仅容彼此听到的嗓音说着:“你想死别拉上我,警告你,千万别动,一切交给我。”

好,他听话,不动,一切交给她!

陆枭鼻息间嗅到她身上那抹夹杂着饭菜香味与淡雅体香的专属味道,越发专注的直视起她来,眸光深邃如幽潭般,好似想将她悉数包裹住,唇角则顺着她掌心的纹路,悄然上扬!

嗯!

不错,就喜欢她周身这抹杀气凛然却分外冶艳的风情!

身上的这个女人,莫名对他的胃口!

“闭眼。”再瞎看瞎看的,小心废了他这对招子,林西西满心戒备的迅速瞥过窗外,仔细查看许久,发现窗外之人好像已经尽速撤退,这才重重呼出一大口热息低头回视起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陆枭,谁知视线刚与他接触,就差点被他眸间的炙热给焚烧殆尽。

咳咳……

他现下一副任凭她想对他为所欲为都可以的贱样是想干嘛?

等等,刚刚自己主动好像说了一句令他想入非非的话?

“警告你,别胡思乱想,小心我宰了你。”

呵!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一个女人,会在同一天内连续警告他两次!

陆枭并未听进去林西西的警告,依然睁着那双此刻染满笑意的冷眸,大有一副将她整个人看穿的态势!

就这么维持热情相拥姿势五分钟之久的林西西,再次将视线从窗外无尽的暗夜收回,低头狠瞪趁火打劫的陆枭一眼,迅速起身,准备将娇躯自某个笑的越发炽热的男人身上撤离。

可双腿膝盖刚跪地借力而起之际,两条蕴含男性力道的双臂,悄然环住她腰身,将她重新带回那个刚毅胸膛,要她趴伏在他怀中,聆听专属于他的那道稳健心跳。

“喂……你干嘛?”窗外埋伏偷袭之人已经撤离,做什么还要抱着她不放?对,这样暧昧的画面已经超出她能忍受的范围,因此全身发力挣脱开去。

“危险,需要你保护!”陆枭边说边理直气壮的再次把林西西馨香娇躯往自己怀中拥的更紧!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看着林西西这个女人竟然好像一只蛰伏待机的母豹,时刻准备飞身上前扑杀撕咬猎物。

虽然充满霸气飞扬的美丽,但是却给他一种过惯了刀口舔血日子后、周遭只剩无比寂寥的感觉,就像个没有灵魂的瓷娃娃,早已将心底最真实的情绪掩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窥探。

花样的年华,仅有的也只是接不完的猎杀任务,然后随着所接任务跟条游魂似的辗转到世界各个国家,居无定所,漂泊无依。

要不是先前面对他时,因为气恼他主动送上门一心只想懒着对方的厚脸皮行径,气恼到忘了将整个人掩藏到无尽黑暗中,而稍稍流露出一丝专属于人的真性情……

陆枭真怕眼前这个令自己倍感有趣的女人,先前与她的相遇不过是自己做的黄粱美梦罢了!

他决定了,不要再看到她冷情的美丽瓷娃娃模样,至少面对他陆枭的时候,绝不能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

所以哪怕是激怒她,哪怕无耻的用男色诱惑她都没关系,他想将她留在国内,留在这座有他的城市,留在他身边永远不会离开。

更要她面对自己时,放下满身戒备,做个真性情流露有血有肉的林西西!

“不放是吧?咬死你。”林西西察觉缠绕在腰身上的两条手臂,现下犹如两条钢筋一般,死死将她整个人紧锁在他怀中,不能挣脱分毫。

陆枭这个厚脸皮男人,这是想更深入的趁火打劫吗?

这张餐桌外面早已鸦雀无声,整间单身公寓内也早已风平浪静,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危险的。

至于他这么个大男人,此刻正毫发无伤的被她整个人压在身下,但凡有任何危险袭来,都是她这个人肉靶子首当其冲,还需要她怎么保护?

现在最危险的地方,只怕是他的胸膛,最危险的人,就是一副恨不得立马将她吃干抹净的他。

说真的,以他所拥有的财力跟颜值,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浪费心思在她身上?林西西面对陆枭这么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厚颜无耻男人,反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最后只能停下一切挣扎动作,将有些无意识发烫的小脸埋进他怀中,切实听着传入耳中的沉稳心跳声:“为什么是我?先前在S.L保全公司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轻车熟路的举动,你可不必放在心上,更不应该成为你选择终身伴侣的额外加分条件。”

“这么急欲跟我撇清关系,看来你很怕我?”陆枭没回答林西西所提出的问题,径直慵懒开口问道。

“……”

废话,随便拉个女人问问,被他陆枭这么个陆氏财团的总裁,外加绝世高颜值的俊伟男人抱住试试,不怕才怪。

怕就怕自己会真的掩藏不住那颗早已被某人伤的千疮百孔的心,有朝一日真会沦陷在他亦步亦趋的炽热眸光中……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小说预览

翌日。

早上八点。

林西西换下昨晚那身戾气浓烈的黑色劲装,改换成一条洗的有些泛白的牛仔裤,外搭一件白色T恤,如墨般的长发被清爽的扎起了马尾,整个人看起来青春飞扬的好似还未出校门的大学生般,只是当她将视线从手上那张人事部职员名片收回之际,不禁令周遭一众面试者为之侧目。

明明一套再普通不过的衣服,竟然被她穿出了一抹冶艳风情,要人体会到魅.惑,原来只要用一条贴身牛仔裤就够了,可该死的,那张抬起头来就能感受到清秀灵动的小脸,就这么云淡风轻不着痕迹的将妖娆跟清纯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姿态给完美融合展露在人前。

而这位不知道自己的到来竟会引起一阵不小骚动的林西西,淡然瞥一眼排在她前面的面试队伍,迅速将自己隐入人群,等着轮到自己面试。

半小时后。

终于轮到林西西面试,只见她不卑不亢的朝几位面试官鞠了鞠躬:“各位好,我叫林西西,今天过来应征陆氏公司旗下S.L保全公司的保全一职。”

待到在场一字排开襟威正坐在办公桌后的面试官们听清林西西所要面试的子公司职位后,全部不敢置信的望着她,甚至好两个面试官都来不及掩去对昨天发生在S.L保全公司那桩血案的惊恐神情。

几个面试官面面相觑,仿佛同时失声了一般,任由空气也迅速静谧下来。

“请各位给我一次机会,我相信自己能很好的胜任S.L保全公司旗下保全一职。”林西西轻咳一声,打断当下愈发低迷的气压。

直接被林西西这个面试新人打断惊恐神态的六位面试官,这时立马回过神来,眼角眉梢全部夹杂起深浅不一的不悦,其中一名主面试官脸色陡然一沉:“林西西小姐,从你的履历表上我可看不出你有哪一点能胜任我能陆氏旗下子公司S.L保全公司的保全一……”

可惜,这位主面试官的‘职’字还没出口,就感到脖子上一凉,一道好似桃花般轻抚过的浅粉口红印记跃然于眼底。

“怎么样,我应征S.L保全公司的保全够格了吗?”

如果林西西刚才手上拿的是刀的话,那他此刻还有命在这边瞎BB面试他人?天哪,这个女人看起来一副刚出社会的青春女大学生模样,没曾想会有这么惊人的身手?刚刚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看清她是怎么靠过来的,眨眼功夫,脖子上居然被她画上一道口红痕迹。

主面试官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早已吓得不轻,努力咽了咽口水,悄然抬手捂住脖子,深怕林西西会再次出手证明自己,到时他这个主面试官岂不是要在属下面前颜面尽失。

“够格,只是……只是我们总公司人事部的面试只是初试,因为S.L保全公司的总经理近期不在国内,原先的保全组长也在昨天辞职,所以……得等到新的保全组长上任后亲自对你面试后才能任职。”

都怪昨天那个变态杀手,害的总裁亲自下令裁撤了当天所有在职的S.L保全公司保全们,甚至下令某个常年驻守海外分公司的厉害角色回国接掌S.L保全这间分公司,要不是那位厉害角色还没有到任,今天也就不用他们这些陆氏财团总公司人事部门来面试S.L保全公司的保全招聘后的面试工作了。

“谢谢。”林西西接过敲上通过红色印章的履历表,诚恳道了声谢,径直走出这间办公室。

S.L保全公司旗下的保全组长在昨天刚发生惨烈血案后辞职?引咎辞职,还是其他原因,看来得等她亲自任职S.L保全公司才能知晓了。

说真的,她从来没想过要在这座城市久留,先前为了追踪那个变态杀人狂才伏回国一年之久,昨晚好不容易借了师姐的手了结了那名变态杀人狂,本想着这几日就能返回M国交任务,然后休息一段时间后再接新任务,谁知道昨晚阴沟里翻船,遇见陆枭那位危险且不要脸的男人。

因为顺手救了她一命,就敢漫天要价,不仅不管她是不是身处医院病床上就直接求婚,竟然还不知道耍了什么手段透过暗中渠道查到她接任务的邮箱,示意她要勿忘报恩,一副豪门贵少高高在上的姿态逼她做出最佳选择。

一,为了报答她出手替S.L保全公司旗下那名惨死女保全报了仇,陆枭娶她。

二,为了报答他及时出手将她送往606医院救她一命,她嫁陆枭。

两个选项,她一个都不想选。

既然无法选择陆枭给出的选项,自己又不想欠对方钱财人情。

为此想出了替S.L保全公司免费工作一个月来抵债的决定。

要知道S.L保全公司经过昨天一役,首当其冲就是人心不稳,其次是人才迅速流失。

因为没有几个正常人能在亲眼目睹女同事被杀后还要塞入死猫细心缝合上的血腥场面后还能镇定自若。

即便碰到一两个心理素质非常不错,接下去还想留在S.L保全公司任职的,想必过不了那位以凌厉狠辣手腕把陆氏财团带到商界金字塔最顶端的陆枭那关。

他能眼睁睁看着旗下子公司出现这么大纰漏还不加以补救?

看来先前主面试官无意中透露出的S.L保全公司原先保全组长于昨天辞职的信息,百分之百就是陆枭的手笔,毕竟一个连她这么个女人都打不过的保全队长,要来又有何用?

林西西想到只要短短一个月,就能彻底远离陆枭这个危险男人,再也不用见面,她就莫名觉得轻快起来,迅速拿出手机,给陆枭回了封电子邮件:‘已通过S.L保全公司旗下保全初试,静候佳音,一个月为期,彼此两清。’

……

与此同时,陆氏财团总公司摩天大楼顶层会议室主持会议的陆枭,耳中听到‘叮’一声细微的电子邮件提示音后,唇角居然诡异上扬,噙着一抹要在场几十名高级主管们吓到魂飞魄散的笑意,迅速打开当前这封电子邮件来…… 林西西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竟然以替S.L保全公司保全工作一月为期,还清他昨天救她性命的报酬?

这么急着跟他这位‘救命恩人’撇清关系,呵!

等到陆枭看完林西西发来的邮件后,目光变得愈发深沉起来,敛起唇畔笑意,整个人犹如一只危险无比的猎豹,即将上前撕咬某个猎物。

“总裁,上个季度公司的税后盈利,比上上个季度高出个六点七个百分点,如果依照现下的运营状况来看,相信只要一到两年时间,就能取代R国三浦株式会社成为亚洲商界霸主,到那时咱们陆氏财团的声誉也会提升到又一个全新高度。”

恭敬端坐于巨大椭圆形会议桌左边第三位的财务部总经理——沈浪,面对此刻仿佛因为一封电子邮件就神游太虚的总裁不敢有任何侥幸心理,将手上那份这一季度的财务报表内容如实向他汇报,跟他来之前料想的一样,在座的几十名各部门主管们在听完他的税后盈利增长百分比后,都不自觉的面露喜色。

其中只有陆枭一个人听完沈浪的汇报后沉声问道:“比前一个季度高出六点七个百分点,那么整合五年里所有这个季度的税后盈利走势,沈经理你觉得这样的财务报表能带给公司多大的惊喜?至于还需一到两年才能攀升为亚洲金融霸主的时间周期,实在太长。自从我接任公司的第一天开始就说过,我不要依循老一辈人遗留下来的方式方法缓慢前进攀升,只要不触犯法律,任何有利于公司利益最大化的人或事都可以得到最大权限跟重用,还有不到半年时间,我希望看到陆氏财团屹立于亚洲金融最高点!”

没想到陆枭看似一副漫不经心查看电子邮件的模样,实际上早就将在座各部门主管们汇报的各项事宜给听了进去,随后立马做出最佳决策。

这样的年轻总裁带领下的陆氏财团,俨然是一派新气象,其中以财务部总经理沈浪为首的一批青年才俊听完陆枭说出的这番话后,一个个年轻朝气的脸上都展露出结合压力与雀跃的振奋神情。

“是,总裁,我记住了,下个季度税后盈利百分比一定超过这个季度十二个百分点。”财务部总经理沈浪为了回应陆枭的破格录用跟进入公司崭露头角后的最大放权,当场就给自己立下了军令状。

陆枭听完财务部总经理沈浪当即立下的十二个百分点的税后营收军令状后,总算嘉许的朝他点点头:“好!”

巨大椭圆形会议桌末端位置上端坐的投资部门总经理陆凯,在经历过沈浪先前雄心壮志立下军令状后,面对手上那份攸关他国内投资部门所有下属们去留大权的这一季度投资报表,额上冷汗直冒,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仓皇与惊惧,深呼吸许多次,这才敢开口向陆枭这位总裁堂哥汇报。

“总裁,目前对于腾飞财团的收购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尾阶段,谁知腾飞财团的人不知道怎么又跟M国的詹姆斯家族接触上了,据说詹姆斯家族好像对腾飞财团手中握着的几块未开发土地很感兴趣,有意想截胡咱们的收购计划……”

又是陆凯这个亲叔叔硬塞给他好好栽培的‘优秀苗子’堂弟。

还真是优秀,这次都是这个月内第几次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面色无波的陆枭冷冽视线扫过陆凯:“詹姆斯家族从来不会盲目收购,他们等到我陆氏收购腾飞财团接近尾声才跳出来阻拦,看来是对腾飞集团手上所持有的那几块地势在必得了,他们暗中加持了腾飞财团多少股票?又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多少收购金额?”

“他们……他们……”陆凯回答不上来,因为他此刻手上持有的那份收购报表并没有写明堂哥所提问题的答案。

“那么陆总经理你手上有任何能摸清腾飞财团借詹姆斯家族跟我陆氏最后一搏的任何一张底牌跟筹码?”

静谧片刻,陆枭没等堂弟找到说辞来解释他自己的无能,直接将腾飞集团收购案交给身侧认真做着会议记录的贴身特助张昊:“给你一天时间,明天将詹姆斯家族手上所持有的一切底牌筹码调查报告放在我办公桌上!”

“好的,总裁,属下马上去办。”说完,张昊朝陆枭恭敬颔一颔首,擅先退出会议室。

“陆总经理,我陆氏从来不养闲人,请你会议结束后交出你的辞职报告!”

没错,虽然陆氏已经成立三十余年,是国内还算有名的家族企业,但是因为企业管理的僵化,制造业产品的缺乏创新与单一,以及陆家内部内斗所产生的无形消耗,使得陆氏的发展越来越慢,甚至在五年前出现了倒退、营收呈现负增长的现象。

当时的陆氏老总裁——陆百川,看到自己耗费大半生心血一手建立起来的公司一步步被其他公司企业赶超或者抢走大宗生意合约,又急切又气愤,自此一病不起。

没想到临时替父上阵接任陆氏总裁位置的陆枭,仅仅用了五年时间,大刀阔斧,手法凌厉,硬生生将运营困难的陆氏迅速发展成国内外首屈一指的顶级财团,至此将陆氏财团这四个字真正在金融界发扬光大。

所以,他不容许任何人毁了五年来的心血,陆凯这个陆氏本家堂弟就更不行!

“陆枭,你混蛋,我是陆家人,我是陆家人……”陆凯刚准备更加歇斯底里的朝陆枭这个堂哥总裁怒吼,不多时,就被神情森然冷厉依旧的陆枭沉声打断,吓得他再不敢多言一句,重重将手上那份害他留了金饭碗的采购报表给砸向大理石办公桌桌面,双眼死死瞪着对方几秒后,这才离开会议室。

“沈经理,记得统计好公司所有同仁们的工资跟奖金,老规矩,拿出每个季度税后营收的百分之一充作当季陆氏旗下有功员工们的额外奖励!”

“好,总裁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散会!”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

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小说、霸宠娇妻:总裁大人好坏坏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