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小说、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小说无广告

山猫 总裁豪门 2022-01-19 11:14:11 0 0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小说、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15 16:39

字数: 451,872

状态: 已完结 20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小说简介:  她跟他之间,只欢不爱。

在这场爱情的追逐战中,她早已卑微到失去自我。

最后的最后,她执意离开,他惊慌失措。她说:“季辰希,我连我孩子都可以不要,何况是你?”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小说预览

第一章听到此话,黎兮渃心里一痛,可是转眼又看了一眼季辰希身后的女人,低下头重新收拾了一番情绪。

再抬起头时,黎兮渃的脸上挂着妩媚的笑,踮起脚,搂住季辰希的脖子,贴近他的脸庞,在耳边轻吐气息:“让她走,我陪你。”

季辰希嫌恶地一把将黎兮渃的手给甩开,后退一步,讥诮:“你有什么资格让她离开?就你?你也配?”

季辰希的每一个字都像针一样狠狠地尖尖利利地刺在黎兮渃的心上,他说完,黎兮渃的脸已经变得惨白一片。

她黯淡的将手里的避。孕。套递给了季辰希,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那间房间。

刚踏出房门,背后就响起了一声剧响的关门声。

黎兮渃顿了顿,抬脚离开。

回到自己房间的黎兮渃爬上床,痛苦地蜷缩在床的一角。

她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浴巾之下修长的腿和季辰希冷酷淡漠的眼神,久久消散不去。

过了一会儿,恍惚间,小腹突然一阵绞痛,黎兮渃疼痛难耐,狠狠喘了一口气,她将被子抱在怀里,放在小腹上,可是根本缓解不了任何的疼痛。

就这样,一整夜黎兮渃都在床上翻来覆去,被疼痛折磨,无人问津。

“亲爱的,碍眼的人走了,我们是不是……”

女人随手一拨将身上的浴巾拉下,一脸娇笑的迎上季辰希,将身子紧紧贴上去。

“滚。”

女人一脸不可置信,看着季辰希阴沉的脸,不敢再说什么,出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黎兮渃看着窗外的天色微亮,擦了擦额间上的冷汗,摸索着自己勉强站起身,随便套上件衣服,去了医院。

医院里,做完了各项检查拿着化验单坐在走廊椅子上等待的黎兮渃一脸恍惚。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若是这次出什么问题,没有办法给颜凌供血的话,她就失去价值了吧。

“8号,黎兮渃。”护士站在走廊上高喊名字。

“在这。”

黎兮渃整理好自己的思绪,拿着化验单进去了医生办公室。

“黎小姐,你怀孕了。”

医生看了看黎兮渃递过去的单子之后,恭喜的看着黎兮渃。

听到此话的黎兮渃一愣,喜悦涌上心头,她……有宝宝了,和季辰希的宝宝。

黎兮渃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慢慢地将手附上去,心情变得有些复杂,她和季辰希亲密接触的机会少之又少,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孩子降临,是她的幸运吧。

医生感受到了黎兮渃的喜悦,叹了一口气,“黎小姐,你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长时间贫血,会导致供血不足,这个孩子存活率很小。”

黎兮渃猛的抬起头,嘴角的笑意淡了下来。

“医生,你说什么?”

“黎小姐,你的孩子没有办法生下来。”

黎兮渃想到了之前季辰希强行拉她到医院堕胎的画面,脸色苍白了几分,她的孩子是无辜的,不应该遭受这种事情,孩子是她和季辰希之间唯一的牵绊了吧……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求你了……”黎兮渃手紧抓着衣角,语气恳求,眸子中还带着一抹亮光。

医生无奈的看着黎兮渃,这女娃子身体这么病弱,能保住自己都不错了,还想保住孩子,摇了摇头开口,“这孩子能不能保住还要看黎小姐您啊,只要您把身体养好,孩子还是有可能保住的。”

“谢谢医生。”

黎兮渃听闻此话,倒是稍微放了点心,她拿着化验单站起身,轻柔的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步伐都轻快了些。

到了家之后,却没想到在客厅里面见到了季辰希,黎兮渃吓一跳,眼神有些闪躲,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包,强装镇定:“我上楼换身衣服就去做饭我回来了。”

季辰希眉宇不悦的看向她,好似打扰了他的清净。

黎兮渃没有再看季辰希,快速的离开回了卧室。

她将化验单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自己房间的床头柜里面,临放进去之前,她还舍不得地又看了一遍,最后才放了进去。

说她痴心妄想也罢,痴人说梦也罢,只要有一分的机会,她都要尝试去把孩子留下。

黎兮渃接着去了厨房,给季辰希做饭,还给自己做一份补身体的营养餐。

黎兮渃把晚餐端了出来,看着身姿欣长的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笑眯眯的开口:“辰希,吃饭了。”

以往直接忽略黎兮渃直接出门的季辰希停下脚步,看着她,修长的腿迈了过来,眸子冷漠的看着她。

“你出门去干什么去了?”

“我朋友约我出去喝个下午茶,在家无事,便出去了。”黎兮渃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

“是吗?”男人的眸子都没有抬一下。

“是……是的啊。”说着,黎兮渃就将手上正在处理的食物一不小心给掉在了地上,她抬眼飞快撇了一眼季辰希之后,慌忙蹲下去捡起来。

季辰希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由得微扯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黎兮渃很快收拾好了几道营养丰富的佳肴,一一摆放在餐桌上,褪下围裙,将碗筷也摆好,“辰希,可以吃饭了。”

季辰希没有动静,半响才开口,“我倒是没想到,这一晚上不见,你都会撒谎了?”

听到此话,黎兮渃手上动作一顿,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碗也要给摔了。

黎兮渃淡淡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季辰希一步步走近黎兮渃,黎兮渃一步步往后退,退到墙边无路可退。

她一边手里拿着勺子,一边手里还拿着给季辰希盛的饭,可是眼前的男人却牢牢地锁住她,她能清楚地看到,季辰希眼中暗潮汹涌的汹汹怒气。

黎兮渃有些惊慌,季辰希突然掐住她的脖子,黎兮渃手里的物件掉落,面前季辰希咬牙切齿:“黎兮渃,你不要有什么坏心思。”

看着黎兮渃被他掐住脖子,脸被憋的通红。

季辰希慢慢勾起嘴角,勾出一个邪肆的笑意,贴近黎兮渃的脸庞:“难道是说,昨日我要了那个女人,没有要你,你这是故意做出点动作想让我跟你怎样,是吗?”

说着,他慢慢放下了自己的手,伸向了黎兮渃的胸前。

黎兮渃还真害怕他做出什么事情来,身子往旁边一挪,躲开了季辰希的手。

这一下,更加惹恼了季辰希,他将黎兮渃禁锢在自己的怀里,恼怒的看着她:“之前不是挺喜欢我上你的,现在在这儿装什么清高。”说完不顾黎兮渃眼中的慌乱和苦求,撕碎了她的衣服。

“辰希,求你了,停下来,不要这样……”黎兮渃慌忙的推着季辰希,却没想到得来男人更残暴的对待。

黎兮渃小腹剧痛,感觉到有血从自己的身下流出,眼角一滴泪滑落,绝望的闭上眼睛,她的孩子……没了。 第二章待一切结束,季辰希整理了下衣服,厌恶的看着地上眼神麻木的黎兮渃,“离开这,别在这儿碍眼。”

黎兮渃站起身,慢慢地扶着墙壁步履艰难的往房间走,仿佛每一步都踩在了刀刃上,刺的她身心俱痛。

去浴室清洗身下的血迹,想把自己收拾妥帖,却感觉怎么都收拾不干净,黎兮渃额头浸出冷汗,草草的收拾了两下,便回床上躺着了。

她真没用,连保护她的孩子都做不到。

黎兮渃闭上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

次日早上,福嫂醒来好久也不见黎兮渃出房间,按照往日黎兮渃的习惯,她早已起来去厨房做各种各样的佳肴了。

福嫂有些担心,她走到黎兮渃的房间门口,谨慎地敲了敲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又加重了力度继续“砰砰砰”敲起来。

“夫人,夫人,您在里面吗?”

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福嫂急了,她握着门把直接打开了门,往前一看,倒是把她吓了一大跳。

只见前面本来洁白的床单居然血红一片,床上躺着的黎兮渃眉头紧皱,紧闭双眼,惨白着一张脸,却诡异地有两抹红晕在脸颊旁,形成鲜明反差,黎兮渃双手搭在自己的腹部,好似还在抓着什么东西。

福嫂连忙走上前,惊慌失措:“夫人,夫人你这是怎么了啊夫人?”

可是无论她如何叫,床上的人根本不给她任何回应,福嫂试探性地将手放在黎兮渃的额头,没想到极是滚烫灼热。

她没有想到这一晚上过去,黎兮渃怎么就高烧昏迷不醒,下身还一直不断渗出血。

焦急担心的福嫂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客厅里的电话旁边,拨通了季辰希的号码。

“喂?是季总吗?夫人……夫人她现在高烧昏迷怎么叫也叫不醒,而且下面还一直流血,可能是血崩了!”

福嫂几乎是含着哭腔说完了这些话。

“关我什么事?既然叫不醒,就让她一直躺着好了。”季辰希冷声嗤道。

“季总,夫人的状况很糟糕,您还是……”

还没等福嫂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福嫂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叹了一口气。

季辰希挂断电话,眸子里翻涌着黑色的雾气,翻开文件的手一顿,又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挂断电话之后,季辰希站起身,踱到落地窗前,从几十层楼高的地方眺望远方,似乎能看到他买的那一处宅子。

大门铃声响起,一直沮丧着脸守着床上的黎兮渃的福嫂听到声音,想着可能是季辰希又担心回来了,便慌忙站起去开门。

一打开门,看见面前女人,怔住了。

“我是来给黎兮渃小姐看病的医生,我姓李。”

“啊,请进请进。”福嫂连忙欠身让李医生进来。

福嫂站在李医生身后看着她熟练地给黎兮渃检查身体,直到她收起仪器站起身,福嫂才连忙关切说道:“李医生,我们夫人没事吧?”

“夫人身体弱,这次又意外流产,才引起血崩,还有着并发症高烧昏迷的,我开些药,会好的。”

“流产?”福嫂楞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好的,真是谢谢医生了。”

“不必。”

眼睛酸涩生疼,勉强睁开,也是模糊一片。

黎兮渃睁开眼,张了张自己干哑的喉咙,待眼前的模糊逐渐清明,才看清上方的天花板。

她费力坐起身,觉得喉咙麻痒难耐,想下床去接水喝,却疼痛到无法动弹,缓了好一会儿,才一步一步慢腾腾去旁边给自己倒里一杯水润了润嗓子。

福嫂过来看到正在喝水的黎兮渃惊了,转而变成喜,快走几步上前。

“夫人,你醒了?你这些天可是吓死我了,幸好……幸好,终于醒了。”

“福嫂,瞧把你给夸张的,我这不就是睡了一觉吗?”黎兮渃嘴角露出了一抹笑。

“夫人,您都昏迷三天三夜了啊!”

三天三夜……

黎兮渃想起了昏迷前发生的事情,那一幕幕让人心痛绝望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她脑海中一帧帧出现,黎兮渃无意识地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

福嫂看到这个,顿时觉得心酸,夫人的孩子来之不易,一定很难过。

“我昏迷的这三天里,辰希……他可有来看过我?”

黎兮渃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期待,可是仍旧暗藏着希冀,小心问出。

福嫂还在犹豫着怎么开口,电视上播着的电视剧结束,转到了一条八卦娱乐新闻,季氏集团总裁和著名女明星一起出入酒店,疑似爆发新恋情。

黎兮渃自嘲的笑了笑:“好了,福嫂,你不用告诉我了,我都知道了。”

“夫人,季总根本就不关心您,您既然过得这么不开心,还不如早点跟季总离婚算了,夫您为了季总,受的苦已经够多的了。”

福嫂虽然是这季家请来的仆人,可却是请来照顾黎兮渃的,她一路看着季辰希和黎兮渃的点点滴滴,知道黎兮渃这些年到底受了多大的苦。

可是,黎兮渃听完福嫂的话,却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我不会跟辰希离婚的。这种话,福嫂你以后还是别说了。”

“哎。”福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身下去了。

当天下午,季辰希居然回来了。

黎兮渃看到季辰希,眼睛一亮,连忙走上前来,伸出手准备接过季辰希的衣服。

但是,季辰希错身避开了黎兮渃的手,自己将衣服挂上去了。

黎兮渃也不觉得尴尬,笑着收回了手,走在季辰希的身后,欣喜说道:“辰希,这个时候你怎么回来了?”

季辰希慵懒地坐在了沙发上清了清嗓子,看了一眼黎兮渃,然后才漫不经心回答黎兮渃的问题:“明日你和我回老宅一趟,吃个饭。”

听到此话的黎兮渃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眼里的失望给收下去,努力让语气自然一些:“知道了。”

“我明日来接你。”说着,季辰希就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西裤褶皱,绕开黎兮渃,往外走。

“辰希,你今日不回来了啊?”

“嗯。”说完,也走到了门口,拿起衣服,穿上鞋,推开门便离开了。

黎兮渃看着小心谨慎端着茶水过来的福嫂,眼里终于开始弥漫起透骨的凄凉,“福嫂,我想拜托你一件事,不要把我小产的事情,告诉辰希……” 第三章第二天下午,季辰希出现,来接她一同去老宅。

到了车上,黎兮渃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季辰希,忐忑问道:“这次,我们回老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没事情让你去?”

季辰希懒散地掀了掀眼皮,瞥了黎兮渃一眼,微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

“走的匆忙,也没给妈带什么东西,要不要……”黎兮渃并不在意季辰希对她的暗暗讽刺,佯装无事问道。

“闭嘴。”季辰希十分不耐烦,双眉紧皱,闭上了眼睛,一副不准备再理会黎兮渃的样子。

黎兮渃无法,只能闭上嘴,在旁边待着。

到了老宅,季辰希领着黎兮渃进去,老宅里面已经坐满了季家的长辈。

季二叔是第一个看到季辰希和黎兮渃进来的人。

“哎呀,这不我那好侄儿到了吗?”

虽然如此说,可是季二叔那一双眼睛都在黎兮渃的身上,从上到下,细细地将黎兮渃观赏里一遍。

黎兮渃察觉到季二叔仿佛要吞了她的目光,不由得害怕地紧了紧握着季辰希胳膊。

季辰希低头看了一眼,恍若未觉,跟季二叔打招呼:“二叔好。”

这时候,季父季母自然也看到了季辰希和黎兮渃。

“这家里的长辈都已经全到齐了,你们才到,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季母眼睛盯着黎兮渃,阴阳怪气。

这黎兮渃她是越看越不喜欢,以前想要和黎家联姻,那也是因为黎家家大业大可以帮助他们季家事业更上一层楼。

而这黎家大小姐也算是第一名媛,家世学识样貌性情那都是数一数二的,比那个不知道什么地方出来的女明星好多了,可是现在,这黎兮渃却是越来越不讨喜了。

不说黎家败了,跟季辰希结婚这么多年,至今未有一子一女,哪里配得上当他们季家的少奶奶。

黎兮渃安静的低着头,不说话。

倒是一旁的季二叔看到如此场面,开口了:“大嫂,你这是说什么呢?这孩子来了不就好了嘛,还管那么多别的干什么?大哥,你说是不是?”

季父倒是点了点头,威严声音响起:“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就开饭吧。”

席间,季母林曼倒是不时和黎兮渃说话。

“兮渃啊,你最近还都是一直窝在家里不出去不交际也不工作吗?”

这个问题答案显而易见,林曼不过是想找个由头收拾黎兮渃罢了。

黎兮渃愣了一下,转过头看向坐在她身边的季辰希。

季辰希倒是感受到了黎兮渃求救的眼神,他冷漠地转头瞥了一眼黎兮渃,眼含讥讽,不发一语。

黎兮渃心里一痛,开口:“现在是在家做全职太太,伺候辰希。”

她因为刚小产过,身体很虚弱,小腹还会时不时的刺痛,面上不显,但额际会时不时的出一些虚汗。

终于,趁着其他几人聊起了家族企业,再顾不上林曼的问话,匆忙说了一声“失陪一下”去洗手间去了。

季母厌恶的看了一眼黎兮渃的背影,暗暗说了一句:“晦气。”

在洗手间的黎兮渃双手撑在琉璃台上,看着镜中的自己。

施了粉也遮不住难看的气色,苍白的脸色打上了底妆和腮红,唇上上了点颜色,看着气色还好一些。

黎兮渃把化妆品都收拾进自己的包里,拉上拉链,正准备走的时候,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她抬头往门口看去,却看到了季二叔。

“哎,侄媳,你怎么在这?”季二叔一脸别有深意的笑意。

“二叔,你走错洗手间了,这是女洗手间,旁边那间才是男洗手间。”黎兮渃蹙眉,说完之后侧身想要离开。

“是吗?无所谓,哪不都可以吗?这都是自家人,那计较那么多干嘛啊?是不是?”说着,季二叔就将女洗手间的门给关上了。

接着,向黎兮渃走来。

黎兮渃往后退了几步,看着渐渐逼近的季二叔,脸色有些苍白,她现在动一下小腹都疼的厉害,更别说跑了。

季二叔将黎兮渃抵在墙上,他将自己的两手撑在黎兮渃的身旁,以防她逃走。

他觊觎黎兮渃已经很久了,要不是有季辰希先捷足先登,他倒是想娶了她,这第一名媛的滋味大约是极好的。

“二叔,你这样不好吧,我是辰希的妻子。”黎兮渃强装镇定的看着他。

“我可没觉得他把你当做妻子看待呢,你觉得以你现在在季家的地位,他们是会相信我是你勾引的我还是相信你我强要你?”季二叔有恃无恐,看着黎兮渃笑了。

“而且,看大嫂那样子,大概是早就想给季辰希换个门当户对的媳妇了吧,要是知道你名节不保,你这离婚那该是板上钉钉的吧?”

黎兮渃眸子紧紧的盯着季二叔,薄唇轻启:“离不离婚,是辰希说了算,我就算自尽,也不会让你碰我一下。”

季二叔看着黎兮渃的表情不像在作假,有些犹豫,他只是贪图美色,可没真的想闹出人命。

正在黎兮渃内心紧张的时候,身后的门突然“砰”一声开了。

黎兮渃抬眼,便看到了如神祇般及时降临的季辰希,一瞬间,居然有些热泪盈眶。

“辰希……”

季辰希看到几乎压在黎兮渃身上的季二叔,瞬间眼里漆黑一片,里面似有狂风骤雨在肆虐。

他快步走到季二叔身后,一把将他拉开,挡在了黎兮渃的面前,盯着季二叔。

“二叔,你不是去方便了吗?怎么?喝醉酒来错了地方了是吗?”季辰希冷着声说道。

季二叔一看到季辰希,立刻就怂了,这季辰希虽然是他的侄子,可却不是他能惹的,既然现在他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那他自然是要下去的,季辰希的手段不是他能够领教的。

“是,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面了,原来是走错了,我走,我走。”说着,腆着脸离开了。

待季二叔离开之后,季辰希转身看向黎兮渃,眼里的漆黑才慢慢散去。

黎兮渃扑到了季辰希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季辰希的腰,将自己的脸深深埋在了他的怀里,似乎要把刚刚自己的害怕和紧张都发泄出来。

但是,季辰希却将她直接推开了。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来了季家还不老实,就这么一点机会都要勾引我二叔。”季辰希厌恶的看着她,眸子冷漠。

“我没有!”黎兮渃眼神黯淡了下来,她是不管说什么,他都不会信她的吧。

看到黎兮渃这个样子,季辰希冷笑连连。

“要不是你勾引他,二叔能看得上你这样的货色,别让我撞见了你的好事就在这里装委屈,收起你那假惺惺的一套,对我没有用。”

“辰希,你在说什么?”黎兮渃不敢置信的看着季辰希,他怎么能这么说她,小腹又传来阵痛,黎兮渃忍着痛慢慢的坐在地上。

“别浪费我时间,要装可怜去其他人那里装。” 第四章黎兮渃苍白着脸,扶着墙慢慢的站起来。

“好了,收起你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季辰希说着,率先离开了洗手间。

黎兮渃看到季辰希走了,实在不想继续待在这个地方,忍着身上的剧痛,跟着出去了。

季辰希淡漠地无视黎兮渃在后面跟着,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被黎兮渃抓皱的西服,再抬起头时,眼里一片平静。

前桌,季母林曼抬头,便看到一脸悻悻回来的季二叔。

待季轩坐下之后,季辰希和黎兮渃也相继出来了。

“哎呀,辰希,你回来了,你们这是这么了?”

林曼不明所以地看着黎兮渃和一脸冰冷逼人的季辰希。

季辰希并没有回答林曼的话,而是向左右冷冷地扫了一眼:“你们都下去。”

“是。”

下人们鱼贯而出,并不敢久留。

季辰希直接走到季二叔的身后,拎着他的领子将他拽到了地上,一脚踩在季二叔的右手上,狠狠捻着。

“季辰希,你这是在干什么?”季父威严蕴含着怒意的声音响起。

季母也一脸惊慌地来到季辰希和季二叔的身边,小心上前拉住季辰希的胳膊。

“辰希,你这是干什么?他可是你二叔啊。”

“呵,二叔?”

季辰希脚下更加用力,重重碾压。

黎兮渃在背后抬起头,看着转瞬间发生的事情,不明白刚刚还在说着她勾引季轩的人现在怎么就动起手来了。

可是她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闹大,于是慌忙上前阻止。

她才刚刚碰上季辰希的手臂,就被季辰希拨开:“滚开。”

一脸痛苦的季二叔用另外一只手抱住季辰希碾压在他的右手上的腿,想要将它移开,可是并没有用。

季二叔的额头冷汗慢慢渗出,甚至滴落在了地上,他害怕地拼命转头看向自己被季辰希惊得站起身来的大哥,哀救道:“大……哥,大哥,救救我,快救救我。”

“季辰希,快放了你二叔,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季父看到季二叔如此模样,立刻呵斥季辰希。

成何体统,这样像个什么样子。

在场的人看季辰希这个样子,都知道他这是要废了季二叔的一只手啊!

“是啊,辰希,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先松开吧。”

林曼现在已经能够确定,这件事肯定和之前季二叔和黎兮渃久久在洗手间不出来有关,这心里不由地更加怨恨起了黎兮渃。

黎兮渃苍白着脸,季辰希这是在告诉她,不要虽然惹怒他?

看着这样可怖的场面,黎兮渃有些反胃,最后终于忍受不住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林曼他们也没心思管黎兮渃,让她走了。

季辰希再没说什么,突然发力,只听到一声“喀嚓”的脆响,伴随着这声脆响,是季二叔杀猪般的嚎叫。

“啊啊啊……”

季辰希拿开了自己的脚,不理会出去的黎兮渃,也再不看季轩一眼,转身离开。

黎兮渃跌跌撞撞跑出了季家宅院,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往哪个方向跑了,她只知道要一直跑,一直跑,离开那个让人心冷身冷的地方。

“砰!”

伴随着这声巨响,黎兮渃狼狈地栽倒在地,她跌倒在地上,一时间,感觉全身都没什么气力,小腹也在时不时的阵痛。

刚刚她差点被季轩轻薄,季辰希依旧不曾对她有半点心疼,她到现在似乎还能感受到季辰希用力推开的力道,那力道,里面没有半分心疼。

是啊,他怎么会心疼她?他当然不会心疼她!他心疼的那个人一直在医院病房里躺着,至今还在躺着。

黎兮渃双手颤抖,艰难地从地上支起自己的身体,慢慢站起身,这时身边恰巧经过一辆车,车子滑过黎兮渃身边,她突然眼前一晃,倒了下去。

车上的顾绍清大概也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看到黎兮渃晕倒,慌忙停下车,跑过来,扶起她。

这一看,倒是大吃一惊。

兮渃?

顾绍清轻轻拍了拍黎兮渃的脸颊,轻唤:“兮渃?兮渃?醒醒。”

但已然昏迷的黎兮渃没有半点反应,最后只能温柔抱起黎兮渃,小心翼翼放到后车座,开向了医院。

经过一系列检查之后,顾绍清心疼地坐在黎兮渃的病床边,双手紧紧握着黎兮渃的左手,目光缱绻,似有无限深情,渐渐的,却变得复杂。

他是医生,刚刚也一直在跟着黎兮渃的检查流程,现在自然知道黎兮渃的病情如何。

他没有想到她的身体已经差到了这种地步,不仅寿命只有一年,而且身上还遍布着细细密密的黑青色针孔,而且还刚刚流过产,身体极为虚弱,就在刚刚,大概是栽倒在地了,膝盖肘部手掌都是擦伤,连额头一侧也有一个大包。

这样的黎兮渃和当初学生时代朝气蓬勃阳光灿烂的黎兮渃简直判若两人,她苍白的脸色让他怎么也无法将之联系在一起。

可是,即便如此,顾绍清能做的也只有照顾她,心疼被深深压在心里面。

次日清晨,一直在床上沉睡的黎兮渃嘤咛一声,迷糊醒来。

她有些迷茫地看着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头脑昏沉,还不明白自己现在到底在哪。

而牢牢握着黎兮渃的手的顾绍清察觉到了黎兮渃的微动,被惊醒,睁开眼,便看到了已经醒过来的黎兮渃。

“兮渃,你醒了?”

黎兮渃被这一道惊喜万分的声音唤醒,转头看向声源处,却看到了顾绍清。

“绍清……学长?”黎兮渃疑惑地看去。

她的嗓子不知道为什么,哑的好像说不出话一样。

“是,我是,我在这。”

顾绍清这句话,这三个词组,讲得惊喜,怀念,到最后的坚定。

他对黎兮渃的感情慢慢地都沉淀在了最后说的三个字之上,缱绻悠长。

“学长,我怎么会在医院?你怎么也在这?”

黎兮渃的记忆只留在了她跑出季家。

“啊,你晕倒在路旁,正好我有事经过那里,把你送到了医院。”

“那谢谢学长了。”黎兮渃勉强勾起嘴角,微微显出一点弧度。

顾绍清看到黎兮渃这样,却满心满眼心疼。

“兮渃,不想笑的时候,可以不用笑的。”顾绍清温和地看着黎兮渃。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小说预览

听到此话,黎兮渃心里一痛,可是转眼又看了一眼季辰希身后的女人,低下头重新收拾了一番情绪。

再抬起头时,黎兮渃的脸上挂着妩媚的笑,踮起脚,搂住季辰希的脖子,贴近他的脸庞,在耳边轻吐气息:“让她走,我陪你。”

季辰希嫌恶地一把将黎兮渃的手给甩开,后退一步,讥诮:“你有什么资格让她离开?就你?你也配?”

季辰希的每一个字都像针一样狠狠地尖尖利利地刺在黎兮渃的心上,他说完,黎兮渃的脸已经变得惨白一片。

她黯淡的将手里的避。孕。套递给了季辰希,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那间房间。

刚踏出房门,背后就响起了一声剧响的关门声。

黎兮渃顿了顿,抬脚离开。

回到自己房间的黎兮渃爬上床,痛苦地蜷缩在床的一角。

她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浴巾之下修长的腿和季辰希冷酷淡漠的眼神,久久消散不去。

过了一会儿,恍惚间,小腹突然一阵绞痛,黎兮渃疼痛难耐,狠狠喘了一口气,她将被子抱在怀里,放在小腹上,可是根本缓解不了任何的疼痛。

就这样,一整夜黎兮渃都在床上翻来覆去,被疼痛折磨,无人问津。

“亲爱的,碍眼的人走了,我们是不是……”

女人随手一拨将身上的浴巾拉下,一脸娇笑的迎上季辰希,将身子紧紧贴上去。

“滚。”

女人一脸不可置信,看着季辰希阴沉的脸,不敢再说什么,出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黎兮渃看着窗外的天色微亮,擦了擦额间上的冷汗,摸索着自己勉强站起身,随便套上件衣服,去了医院。

医院里,做完了各项检查拿着化验单坐在走廊椅子上等待的黎兮渃一脸恍惚。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若是这次出什么问题,没有办法给颜凌供血的话,她就失去价值了吧。

“8号,黎兮渃。”护士站在走廊上高喊名字。

“在这。”

黎兮渃整理好自己的思绪,拿着化验单进去了医生办公室。

“黎小姐,你怀孕了。”

医生看了看黎兮渃递过去的单子之后,恭喜的看着黎兮渃。

听到此话的黎兮渃一愣,喜悦涌上心头,她……有宝宝了,和季辰希的宝宝。

黎兮渃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慢慢地将手附上去,心情变得有些复杂,她和季辰希亲密接触的机会少之又少,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孩子降临,是她的幸运吧。

医生感受到了黎兮渃的喜悦,叹了一口气,“黎小姐,你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长时间贫血,会导致供血不足,这个孩子存活率很小。”

黎兮渃猛的抬起头,嘴角的笑意淡了下来。

“医生,你说什么?”

“黎小姐,你的孩子没有办法生下来。”

黎兮渃想到了之前季辰希强行拉她到医院堕胎的画面,脸色苍白了几分,她的孩子是无辜的,不应该遭受这种事情,孩子是她和季辰希之间唯一的牵绊了吧……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求你了……”黎兮渃手紧抓着衣角,语气恳求,眸子中还带着一抹亮光。

医生无奈的看着黎兮渃,这女娃子身体这么病弱,能保住自己都不错了,还想保住孩子,摇了摇头开口,“这孩子能不能保住还要看黎小姐您啊,只要您把身体养好,孩子还是有可能保住的。”

“谢谢医生。”

黎兮渃听闻此话,倒是稍微放了点心,她拿着化验单站起身,轻柔的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步伐都轻快了些。

到了家之后,却没想到在客厅里面见到了季辰希,黎兮渃吓一跳,眼神有些闪躲,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包,强装镇定:“我上楼换身衣服就去做饭我回来了。”

季辰希眉宇不悦的看向她,好似打扰了他的清净。

黎兮渃没有再看季辰希,快速的离开回了卧室。

她将化验单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自己房间的床头柜里面,临放进去之前,她还舍不得地又看了一遍,最后才放了进去。

说她痴心妄想也罢,痴人说梦也罢,只要有一分的机会,她都要尝试去把孩子留下。

黎兮渃接着去了厨房,给季辰希做饭,还给自己做一份补身体的营养餐。

黎兮渃把晚餐端了出来,看着身姿欣长的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笑眯眯的开口:“辰希,吃饭了。”

以往直接忽略黎兮渃直接出门的季辰希停下脚步,看着她,修长的腿迈了过来,眸子冷漠的看着她。

“你出门去干什么去了?”

“我朋友约我出去喝个下午茶,在家无事,便出去了。”黎兮渃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

“是吗?”男人的眸子都没有抬一下。

“是……是的啊。”说着,黎兮渃就将手上正在处理的食物一不小心给掉在了地上,她抬眼飞快撇了一眼季辰希之后,慌忙蹲下去捡起来。

季辰希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由得微扯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黎兮渃很快收拾好了几道营养丰富的佳肴,一一摆放在餐桌上,褪下围裙,将碗筷也摆好,“辰希,可以吃饭了。”

季辰希没有动静,半响才开口,“我倒是没想到,这一晚上不见,你都会撒谎了?”

听到此话,黎兮渃手上动作一顿,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碗也要给摔了。

黎兮渃淡淡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季辰希一步步走近黎兮渃,黎兮渃一步步往后退,退到墙边无路可退。

她一边手里拿着勺子,一边手里还拿着给季辰希盛的饭,可是眼前的男人却牢牢地锁住她,她能清楚地看到,季辰希眼中暗潮汹涌的汹汹怒气。

黎兮渃有些惊慌,季辰希突然掐住她的脖子,黎兮渃手里的物件掉落,面前季辰希咬牙切齿:“黎兮渃,你不要有什么坏心思。”

看着黎兮渃被他掐住脖子,脸被憋的通红。

季辰希慢慢勾起嘴角,勾出一个邪肆的笑意,贴近黎兮渃的脸庞:“难道是说,昨日我要了那个女人,没有要你,你这是故意做出点动作想让我跟你怎样,是吗?”

说着,他慢慢放下了自己的手,伸向了黎兮渃的胸前。

黎兮渃还真害怕他做出什么事情来,身子往旁边一挪,躲开了季辰希的手。

这一下,更加惹恼了季辰希,他将黎兮渃禁锢在自己的怀里,恼怒的看着她:“之前不是挺喜欢我上你的,现在在这儿装什么清高。”说完不顾黎兮渃眼中的慌乱和苦求,撕碎了她的衣服。

“辰希,求你了,停下来,不要这样……”黎兮渃慌忙的推着季辰希,却没想到得来男人更残暴的对待。

黎兮渃小腹剧痛,感觉到有血从自己的身下流出,眼角一滴泪滑落,绝望的闭上眼睛,她的孩子……没了。 待一切结束,季辰希整理了下衣服,厌恶的看着地上眼神麻木的黎兮渃,“离开这,别在这儿碍眼。”

黎兮渃站起身,慢慢地扶着墙壁步履艰难的往房间走,仿佛每一步都踩在了刀刃上,刺的她身心俱痛。

去浴室清洗身下的血迹,想把自己收拾妥帖,却感觉怎么都收拾不干净,黎兮渃额头浸出冷汗,草草的收拾了两下,便回床上躺着了。

她真没用,连保护她的孩子都做不到。

黎兮渃闭上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

次日早上,福嫂醒来好久也不见黎兮渃出房间,按照往日黎兮渃的习惯,她早已起来去厨房做各种各样的佳肴了。

福嫂有些担心,她走到黎兮渃的房间门口,谨慎地敲了敲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又加重了力度继续“砰砰砰”敲起来。

“夫人,夫人,您在里面吗?”

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福嫂急了,她握着门把直接打开了门,往前一看,倒是把她吓了一大跳。

只见前面本来洁白的床单居然血红一片,床上躺着的黎兮渃眉头紧皱,紧闭双眼,惨白着一张脸,却诡异地有两抹红晕在脸颊旁,形成鲜明反差,黎兮渃双手搭在自己的腹部,好似还在抓着什么东西。

福嫂连忙走上前,惊慌失措:“夫人,夫人你这是怎么了啊夫人?”

可是无论她如何叫,床上的人根本不给她任何回应,福嫂试探性地将手放在黎兮渃的额头,没想到极是滚烫灼热。

她没有想到这一晚上过去,黎兮渃怎么就高烧昏迷不醒,下身还一直不断渗出血。

焦急担心的福嫂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客厅里的电话旁边,拨通了季辰希的号码。

“喂?是季总吗?夫人……夫人她现在高烧昏迷怎么叫也叫不醒,而且下面还一直流血,可能是血崩了!”

福嫂几乎是含着哭腔说完了这些话。

“关我什么事?既然叫不醒,就让她一直躺着好了。”季辰希冷声嗤道。

“季总,夫人的状况很糟糕,您还是……”

还没等福嫂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福嫂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叹了一口气。

季辰希挂断电话,眸子里翻涌着黑色的雾气,翻开文件的手一顿,又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挂断电话之后,季辰希站起身,踱到落地窗前,从几十层楼高的地方眺望远方,似乎能看到他买的那一处宅子。

大门铃声响起,一直沮丧着脸守着床上的黎兮渃的福嫂听到声音,想着可能是季辰希又担心回来了,便慌忙站起去开门。

一打开门,看见面前女人,怔住了。

“我是来给黎兮渃小姐看病的医生,我姓李。”

“啊,请进请进。”福嫂连忙欠身让李医生进来。

福嫂站在李医生身后看着她熟练地给黎兮渃检查身体,直到她收起仪器站起身,福嫂才连忙关切说道:“李医生,我们夫人没事吧?”

“夫人身体弱,这次又意外流产,才引起血崩,还有着并发症高烧昏迷的,我开些药,会好的。”

“流产?”福嫂楞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好的,真是谢谢医生了。”

“不必。”

眼睛酸涩生疼,勉强睁开,也是模糊一片。

黎兮渃睁开眼,张了张自己干哑的喉咙,待眼前的模糊逐渐清明,才看清上方的天花板。

她费力坐起身,觉得喉咙麻痒难耐,想下床去接水喝,却疼痛到无法动弹,缓了好一会儿,才一步一步慢腾腾去旁边给自己倒里一杯水润了润嗓子。

福嫂过来看到正在喝水的黎兮渃惊了,转而变成喜,快走几步上前。

“夫人,你醒了?你这些天可是吓死我了,幸好……幸好,终于醒了。”

“福嫂,瞧把你给夸张的,我这不就是睡了一觉吗?”黎兮渃嘴角露出了一抹笑。

“夫人,您都昏迷三天三夜了啊!”

三天三夜……

黎兮渃想起了昏迷前发生的事情,那一幕幕让人心痛绝望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她脑海中一帧帧出现,黎兮渃无意识地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

福嫂看到这个,顿时觉得心酸,夫人的孩子来之不易,一定很难过。

“我昏迷的这三天里,辰希……他可有来看过我?”

黎兮渃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期待,可是仍旧暗藏着希冀,小心问出。

福嫂还在犹豫着怎么开口,电视上播着的电视剧结束,转到了一条八卦娱乐新闻,季氏集团总裁和著名女明星一起出入酒店,疑似爆发新恋情。

黎兮渃自嘲的笑了笑:“好了,福嫂,你不用告诉我了,我都知道了。”

“夫人,季总根本就不关心您,您既然过得这么不开心,还不如早点跟季总离婚算了,夫您为了季总,受的苦已经够多的了。”

福嫂虽然是这季家请来的仆人,可却是请来照顾黎兮渃的,她一路看着季辰希和黎兮渃的点点滴滴,知道黎兮渃这些年到底受了多大的苦。

可是,黎兮渃听完福嫂的话,却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我不会跟辰希离婚的。这种话,福嫂你以后还是别说了。”

“哎。”福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身下去了。

当天下午,季辰希居然回来了。

黎兮渃看到季辰希,眼睛一亮,连忙走上前来,伸出手准备接过季辰希的衣服。

但是,季辰希错身避开了黎兮渃的手,自己将衣服挂上去了。

黎兮渃也不觉得尴尬,笑着收回了手,走在季辰希的身后,欣喜说道:“辰希,这个时候你怎么回来了?”

季辰希慵懒地坐在了沙发上清了清嗓子,看了一眼黎兮渃,然后才漫不经心回答黎兮渃的问题:“明日你和我回老宅一趟,吃个饭。”

听到此话的黎兮渃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眼里的失望给收下去,努力让语气自然一些:“知道了。”

“我明日来接你。”说着,季辰希就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西裤褶皱,绕开黎兮渃,往外走。

“辰希,你今日不回来了啊?”

“嗯。”说完,也走到了门口,拿起衣服,穿上鞋,推开门便离开了。

黎兮渃看着小心谨慎端着茶水过来的福嫂,眼里终于开始弥漫起透骨的凄凉,“福嫂,我想拜托你一件事,不要把我小产的事情,告诉辰希……”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

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小说、秘密情人,总裁一追到底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