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微风去想你小说、变成微风去想你小说在线阅读

恋梦红尘 总裁豪门 2020-11-20 18:36:22 0 0

变成微风去想你

变成微风去想你小说、变成微风去想你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0-08 17:19

字数: 2,512,124

状态: 已完结 120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变成微风去想你小说简介: 一句承诺,将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联结在一起,她的生活从此天翻地覆。

“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住你的心。”

撒旦的爱情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她心灰意冷,他却霸道地拽住她,“夺了我的心还想跑?”

变成微风去想你小说预览

第一章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斯寒抽身起床,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用凌厉的眸子冷冷地盯着她。

“爱慕虚荣的肮脏女人,今天晚上你就独守空房吧。”

傅斯寒扔下这么一句话,然后转身无情地离开。

顾清歌缩在被子里头,饱受摧残的她现在就像一朵在风雨中被暴风雨浇盖的花朵,躲在被子里头瑟瑟发抖。

那个凶狠的男人走了,可顾清歌的心却疼得喘不过气来。

她万万想不到他会回来,而且回来以后还要了她,可她的清白早在来之前就被一个陌生男人夺走了,包括那一条铂金项链。

而她现在连那个男人叫什么,她都不知道……

她好绝望,接下来的日子她要怎么办?

泪湿了枕头,顾清歌闭上眸子。

母亲,你要我嫁给那个人,我已经替你实现了,可我的愿望……又有谁来替我实现呢?

*

第二日

舒姨来敲门让她去吃早餐。

顾清歌下床的时候差点摔下去,因为经过了昨天晚上傅斯寒的摧残之后,她现在的身体好像被火车碾过一样疼痛难忍。

她忍着双腿的疼痛洗漱完下了楼,傅夫人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怪,“昨晚斯寒回来过吗?”

听言,顾清歌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于是傅夫人便明白她为什么走路会一小拐一小拐的了,她伸手将脸颊旁边的发丝拨到了脑后。

“很好,往后的日子你要多努力些,斯寒奶奶的意思是,可以早点抱上曾孙,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顾清歌怔了一下,随后才抿唇点了点头,“我明白。”

“明白就好。”说话间傅夫人突然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她面前:“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傅家的人了,晚点去买几套体面点的衣服吧,别穿得寒碜出去丢人了。”

顾清歌望着那张卡没有动,“谢谢母亲,不过我自己有钱。”

“给你的,你就拿着。”傅夫人将勺子放下,瓷器相碰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少奶奶,您还是收着吧。”舒姨在一旁也赶紧劝了一句,顾清歌无奈,这才伸手将银行卡收了起来。

傅夫人端起旁边的美容果汁轻抿了一口:“吃饭吧,吃过早餐让舒姨带你去。”

“嗯。”

在傅家她根本没有任何地位,因为顾清歌深深知道,与其说自己是嫁过来,倒不如说是傅家花了一千万把她买回来的。

一千万……

没想到有生之年,她居然还能值这个价,她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觉得荣幸。

吃过早餐,顾清歌收拾妥当准备跟舒姨司机们一块出门的时候,却碰上了下楼的傅斯寒。

白色的衬衫没有一丝褶皱,长裤下是一双几近发亮的皮鞋,他从楼上走下来,浑身带着孑然天地的强傲气势。

“过来。”

他的声音冰冷又无情,不知在呼唤着谁。

顾清歌自然是没有自作多情到认为他是在叫自己,所以自然也没有理他,直接舒姨推了她一把,小声地在道:“少奶奶,少爷叫您呢。”

听言,顾清歌这才反应过来,傅斯寒他是在叫自己?

顾清歌朝他看过去,对上他那双如鹰隼般的眸子时,便想到了昨个晚上他的凌厉以及强势,白净的小脸染上一抹粉色。

“是耳背还是不会走路?”他突然冷声斥了一句,当着所有佣人的面。

顾清歌咬住下唇,小手紧握成拳头朝他走过去。

“有,事吗?”

走到了他面前,顾清歌才问道。

傅斯寒大手一探,直接将她抓到了自己的怀里,顾清歌吓得伸手挡在自己的跟前,面色惶恐地看着他。

虽说眼前这个男人跟她领了结婚证的,可却比撒旦恶魔还要可怕几分。

“昨天晚上……”傅斯寒冷声开口。

顾清歌面色一变,傅斯寒眯起眸子靠近,温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吓得她闭起眼睛,用力地推着他。

“女人,你在想什么?”

听言,顾清歌倏地睁开眸子,看到傅斯寒的俊脸近在咫尺,他吐出来的气息是温热的,可身上的气场却是冰冷的。

这么近的距离,傅斯寒清楚地看到了她睁着一双纯净无比的眸子,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

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一双这么干净的眼睛?

他忽然掐住她的下巴,咬牙道:“你就是凭借着这一双眼睛勾引了不少男人吧?”

什么?

顾清歌秀眉皱起,推着他:“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呵,那你听好了,记得一会出去药房买房,听到了吗?”

“什么药?”顾清歌以为他是要托自己替他买什么药物,所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可谁知道他的笑容狠戾又嗜血,笑得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

“像你这种水性杨花,不知自爱的女人,根本不配怀上我的孩子。”

说完,他猛地松开手,顾清歌娇小的身子便退了退,才稳住了步子。

她也是彻底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他不是托自己买药,而是让她自己去买药,而且还是那种事后药,不能怀孕的那种。

顾清歌的脸色一片惨白。

早前吃早餐的时候,傅夫人还跟她说,让她多努力,好让他的奶奶抱上曾孙,可这会儿这个男人却绝望地告诉自己。

你没有不配怀上我的孩子。

多么残忍。

见她脸色刹白,纯净的眸子里流露出绝望的表情时,傅斯寒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哪根弦被触动了一样。

可一想到昨天晚上那畅通无阻的感觉,以及她第一天就爬了自己的床的事情,他就狠下心来,冷声道:“记得乖乖去买药,晚上我回来检查。”

傅斯寒不知道走了多久,顾清歌还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舒姨走到她身边询问了一句,她才缓过神来。

“少奶奶,少爷跟您说什么了?”

回过头,顾清歌发现舒姨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她这才摇头:“没,没什么。”

“那我们走吧?”

“嗯。”

跟着出去买了几件衣服,舒姨带她去的都是高档的服装商城,顾清歌原本收下卡片就没有想过要用,可是当她看到那衣服上吊牌的价格以后,她才发现自己所有的积蓄加起来都不够眼前这条裙子的价格。

她万万想不到……舒姨居然会带她来这么贵的地方。

顾清歌将吊牌塞回去,一旁的服务员笑得灿烂:“喜欢吗傅少奶奶,要不要给您包起来。”

虽然她是笑容满面,可眼底却还是掩不住有几分嫌弃之意,傅家在是城是很有名气跟地位的,可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女人?

而且不声不响的,就连婚宴也没有,就娶进门了?

若不是这舒姨在这旁边,她还真要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冒充的了。

“不,不用了吧?”顾清歌将裙子还了回去,服务员接过以后有些发愣,“怎么了?您不喜欢这件裙子?”

舒姨凑过来,一脸谦卑地问:“少奶奶,是不喜欢这家店的衣服吗?咱们可以再换一家店看看。”

再换一家店?

顾清歌可不想再去这些名牌店里逛了,可不买两件回去交替估计傅夫人会不高兴的,只能转回头。

“不用了,就这两件吧。”

她随手挑了两件浅色的裙子,舒姨在一旁满意地点头:“少奶奶,不需要再挑别的了吗?”

“暂时不用了。”顾清歌摇头。

一条裙子就将近十万块,两条就要二三十万了,她这是……把她卖了都赔不起了。

回去的路上经过药店,顾清歌想起傅斯寒早晨跟她说的话,她便叫停了司机。

“少奶奶可是有什么要买的吗?”

“我,我要买点东西,你们不用跟着我。”

说完,她推开车门慌张地下了车,去了药店之后,顾清歌找店员买了避孕药,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总觉得店员和顾客看她的眼神都带满了鄙夷。

结完账以后,顾清歌直接将药瓶子装进了口袋里,然后匆匆出了药店。

这旁的舒姨看她匆匆进来,又匆匆出来,心里不由觉得奇怪。

“少奶奶,您买什么呢?需要我帮忙吗?”

听言,顾清歌的眼神有些闪躲,摇头,“不用舒姨,我已经买好了。”

“少奶奶买了什么?”舒姨见她两手空空,不由生出疑惑。

顾清歌随便编了个理由:“没,我只是想买点维生素,可它这家店里没有我要的那个牌子。”

“哦,是这样?少奶奶要买哪个牌子的,交待舒姨一声,舒姨让人替你去买。”

顾清歌一时之间无言了,只好随手说了一个维生素的牌子,舒姨一边笑着上前扶她:“一会回去就让人去买,我们先回去吧。”

“好。”

……

晚上的时候,顾清歌忐忑不安地坐在床边,心中焦急万分。

早上傅斯寒说的话她没忘记,可是她听说那种药对女人的身体伤害很大,况且母亲又说要她努力有个孩子。

可傅斯寒又说她不配有孩子。

所以这药她是吃还是不吃?

就在顾清歌纠结的时候,门把那里传来了响声,如坐针毡的顾清歌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然后一颗心就狂乱地跳动起来,现在傅斯寒对她来说就像个恶魔一样的存在。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他今天晚上会不会继续昨天晚上的恶行,以及白天他说过的话。 第二章咔嚓——

门声响了,顾清歌有一种想要挖一条地缝钻进去的冲动,最终只能起身在床上收拾着。

她准备今天晚上去沙发上睡。

傅斯寒进门以后根本不理她,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直接就进了浴室去洗澡。

顾清歌听着浴室传来的哗啦啦水声,说不清心里是何等滋味。

把自己当成透明的更好,这样她今天晚上就可以安全地度过一晚了,顾清歌将被子盖好,然后靠在沙发上闭起眼睛。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在的缘故还是沙发不够舒服,顾清歌虽然闭着眼睛,可却一点都睡不着。

在这里过的每一分每一秒于她而言几乎都是煎熬。

浴室的水声停止了,傅斯寒打开门走出来,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打开灯往屋内走,当看到那个缩在沙发的娇小身影时,他的步子猛地一顿。

半晌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今天自己跑到沙发上去睡了么?她这是在跟自己赌气?

赌气?

傅斯寒微眯起眸子,不过是一个耍心机,又贪慕虚荣的女人而已,有什么气好赌的?

不过她知道自己收拾被子去沙发上睡,倒是还有几分自知之明。

只不过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找她。

傅斯寒走过去,猛地将内室头顶上的水晶吊灯给打开,刺目光芒让顾清歌再也无法紧闭双眼。

她掀开被子坐起身来,一双清澈的眸子不解地看着傅斯寒。

傅斯寒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冷冽如冰的眸子忽然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

“让你吃的东西吃了吗?”

果然!

顾清歌心中一阵咯噔,他果然还记着这事呢,耀眼的灯光下,顾清歌本就白皙的小脸又苍白了几分,她轻抿了一下唇角,“我……”

她不是个擅于撒谎的人,可这会儿却只能期期艾艾地道:“吃了。”

说完她立即低下头,因为很心虚。

傅斯寒擦着头发的动作猛然一顿,修长的腿迈开朝她逼近,手直接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将头抬起来。

“女人,你知道欺骗我会有什么下场吗?”

顾清歌心中一片惊愕,回避他那冷傲的眼神,“我没有骗你。”

“是吗?”傅斯寒冷笑一声:“药呢?当着我的面再吃一次。”

听言,顾清歌瞪大眸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拿来。”

傅斯寒面色阴沉地看着他,俊美的脸庞此时像极了一只凶兽,顾清歌没有办法,只能伸手从睡衣口袋里将药瓶子拿了出来。

“我真的有吃过了,我……”

避孕药突然被他夺了过去,然后他当着顾清歌的面倒了一颗出来递给她。

“吞下去。”

顾清歌看着面前这颗药物不断地摇头:“我真的已经吃过了,你为什么不信我?你不能这样!”

傅斯寒眸色一冽,突然掐住她的下巴,脸色阴郁,像是无情冷血的帝王。

“不是什么人都配怀上我傅斯寒的孩子!”

“啊——唔。”

傅斯寒强迫她张开嘴巴,然后将药片塞进了她嘴里,双眸如电。“咽下去。”

“唔。”顾清歌在他的钳制下用力地挣扎着,忽然转过头直接对着他的手指头咬了下去。

傅斯寒痛得闷哼出声,甩手退了几步,同时顾清歌也被他甩了出去,娇小的身子无力地跌倒在地沙发上。

可是她很快又爬起来,将自己嘴里的药片给吐掉,因为挣扎,所以眼泪从眼眶里溢出。

这一幕让傅斯寒蹙起了眉。

那双纯净的眼睛……

“你用不着担心我会怀上你的孩子,然后用孩子来威胁你,因为我对你也没有好感。我们可以各过各的,如果你实在忍受不了,那么我可以从这个房间里搬出去,或者我们离婚。”

“离婚?”傅斯寒冷笑出声,“你说离就离?”

顾清歌咬住下唇,抬起头倔强地同他对视,那双眸子清澈如洗。

“对我没好感?”傅斯寒扯唇冷笑:“你是对我们傅家的钱和地位有好感吗?”

“……”

望着他嘴角恶劣的笑意,顾清歌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招惹了一头恶魔,下唇几乎要被她咬出血来,她愤愤地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你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我也不稀罕怀上你的孩子,对你们傅家的财产更是不感兴趣!”

“是吗?那是最好不过了,记住你的身份。如果不是因为我奶奶的病情,我根本不会和你这种女人结婚。”

顾清歌垂下眸子,睫毛上还夹着泪珠,她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是自愿嫁过来的,如果你想离婚,我也可以答应你。”

“呵,现在谈离婚尚早,不过……”

傅斯寒突然折出去,过了一会就回来了,将一个牛皮纸袋扔在她面前。

顾清歌咬着下唇坐起身,“这是什么?”

傅斯寒冷着脸没有回答她的话,她只好自己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等我奶奶病情稳定,这份离婚协议书就奏效,到时候你自己离开傅家。女人,敢不敢签?”

顾清歌抬起头,睁着那双纯净的眸子同他对视。

傅斯寒原来是不屑的,可一看到她那双清澈如洗的眸子,又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充满了罪恶感。

他蹙起了眉,别开眸子避开了她的视线。

该死的,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可罪恶的?

他傅斯寒的女人一定要是那种乖巧聪明,安静温婉的单纯女子,绝对不可能是眼前这种心机女!

他的话,顾清歌记在心底。

而傅斯寒也不会知道自己今日的所作所为会给他日后带来多大的痛苦和悔意。

顾清歌抬眸看了他一眼,最终咬下唇拿起笔,翻到签名字签下自己的名字,没有一丝停顿和犹豫。

傅斯寒忍不住蹙起眉,“不把合同看一遍?”

顾清歌将笔搁下,面色淡淡的。

“不管我看还是不看,结果都是要签。”

“哼。”傅斯寒冷哼一声:“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他伸手将合同拿起来,扫了一眼签名处。

顾清歌三个字秀气灵动跃于纸上,傅斯寒眸色深了几分。

哼,字倒是写得挺好看的、只可惜,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傅斯寒扫了她一眼,突然加了一句:“离婚以后你是净身出户,什么也得不到,这样也不后悔?”

顾清歌坐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这让傅斯寒忍不住诧异,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听到净身出户难道不应该有所反应?她居然还呆坐在那里。

一时之间,傅斯寒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个女人了。

顾清歌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抬了一下眼皮,然后朝傅斯寒看来。

“我有个条件。”

听言,傅斯寒眼神冷了几分,“说。”

果然是爱慕虚荣的女人。

“在我们没有离婚之前,你不许再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顾清歌绞着手指硬着头皮说了这句话。

傅斯寒以为自己听错了,原以为她提的会是关于钱的要求,没想到她提的居然是……

“不管任何事情,只要我不愿意,你都不能强迫我。”

顾清歌望着他,再重复了一遍,而且加重了语气。

傅斯寒同她对望半晌,忽而冷笑一声:“怎么?难不成你以为像昨天晚上那种事情还会继续发生?”

他这语气明显就是赤裸裸的羞辱,顾清歌白净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

“不干净的女人,我不会碰第二次,明白么?”

听到这个词,顾清歌觉得心里憋屈得很,明明她之前就一直很好地保留着自己的处\/子之身,可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她忽然人夺去了清白。

现在又因为这事而被傅家的人瞧不起。

不过顾清歌抿着唇挺直自己的腰杆:“好,这是你自己说过的。”

“我说过。”

“那你就是答应以后不再强迫我了。”

“嗤。”傅斯寒冷笑一声,然后拿着合同扬长而去。

顾清歌见状,急急忙忙地从沙发上跳下来跟上去:“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你……”

砰! 第三章傅斯寒的步子忽地顿住,顾清歌收不及便直直地撞了上去,他的后背很硬,顾清歌鼻子都撞红了。

“记住,人前你是我的妻子,人后你什么都不是,明天要去医院,不许你把合同的事情泄露出去。”

顾清歌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可是你还没有答应我刚才提的条件。”

听言,傅斯寒蹙起眉,额前的青筋微微跳动,这个该死的女人……还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他忽地转过身,扣住娇小的她,将她压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啊——”

顾清歌惊呼一声,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傅斯寒那张俊脸猛地朝自己凑近,她惊得闭上眼睛,伸手去推搡着他。

傅斯寒眯起眸子,盯着这个被自己压在墙上一脸惊慌失措的小女人,她脸上的表情以及眼底的惶恐倒真不是演出来的,很真实。

难道……她是真的不想让自己碰他?

“呵~”傅斯寒突然冷笑一声,粗粝的手指钳制住她的小脸:“用不着欲擒故纵作戏给我看,因为无论如何,以后我都不会再碰你,明白?”

顾清歌仓皇之间抬起头,一双纯净如洗的眸子赫然跟他冰冷无情的眸子对上。

跟一个男人斗,她的力气终归是斗不赢他的,顾清歌只能当着他的面咬住自己的下唇,声音压低了几分。

“我知道了……”

样子可怜兮兮的,眼眶因为刚才跟他争执的时候而有些泛红,像一只受了欺负的小兔子,惹人怜惜。

怜惜?

傅斯寒愣住,同时也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真是可笑至极,他为什么要对这样一个女人产生怜惜的情绪?

傅斯寒退开几步,眼神冷冽地扫了她一眼,便抿着唇离开了。

顾清歌靠着墙站了一会儿,娇小的身子突然蹲下去缓了一会儿,才踱着步子回到属于她的沙发上。

躺下去以后,外头已经没了声响,顾清歌背对着大床,盖着被子却忍不住想掉眼泪。

明明之前她的天空是蓝色的,所有一切都是美好的,可是自从她答应了这门亲事开始,命运的齿轮好像就彻底转变了。

属于她顾清歌的纯净蓝色天空也不复存在了,她原有的世界也倾数崩塌,现在的她……似乎……真的是……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

顾清歌记不住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的,只知道第二天她是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给吵醒的。

她睁着惺忪的眸子,扭过头便看到了傅斯寒居然站在床边换衣服,他露出了健美的上身,然后顾清歌便注意到他有腹肌,然后便悄悄地数了数,发现居然是八块腹肌。

“看够了么?”冷得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传来。

顾清歌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傅斯寒已经发现她醒了,目光冷冷地望着自己。

她愣了大概两秒钟的时间,然后迅速地别开视线,转过身背对着他。

“我又不是故意看你的,谁让你在这里换衣服的?”

听言,傅斯寒冷笑了一声。

“这里,是我的房间。”

顾清歌顿时无语凝噎。

是啊,这是他的房间,他想在这里做什么便做什么,为什么还去顾及她是怎么想的?

可是,既然他不顾及自己的想法,那他又为什么不让自己看?

想到这里,顾清歌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底气,直接掀了被子坐起身,直勾勾地看向他道:“那你就不要怪我看了你。”

傅斯寒动作像是卡住了一样,然后朝她看来。

面对他吃人般的冷冽眼神,顾清歌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压低了好几分,她赶紧起身直接去了浴室洗漱。

正刷着牙的时候,傅斯寒却突然推开浴室的门,把顾清歌吓了一跳,差点把嘴里的牙膏泡泡吞下去。

“一会去医院。”

他冷声道。

顾清歌用清水漱掉嘴里的泡沫,“去医院?”

傅斯寒打量了她身上那身土气的衣服,抿唇冷冷地道:“记得换掉你这身衣服。”

顾清歌愣在原地,低头看了自己的衣服一眼。

因为跟他住在一起的关系,所以她没敢换睡衣,只能翻了一件小熊款的卫衣加打底裤穿上,可现在他却一脸嫌弃的样子。

反正是要去见长辈,穿成这样得罪他了么?

不过最后顾清歌还是去换了身衣服,白色的衬衫加牛仔裤,虽然简单,可却落落大方。

可傅斯寒看到她这身打扮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蹙起眉看了她半晌,感觉到他的目光逐渐不悦,顾清歌低下头小声地道:“如果是见老人有的话,那我这样穿会体面些。”

听言,傅斯寒这才将目光落到她的脸上,冷哼一声:“你也知道你平时穿得不体面。”

顾清歌有点生气。

她哪里是穿得不体面,只是他们有钱人跟她们穷人的世界不同罢了!

她没有那么多钱,不可能拿自己辛苦攒了那么久的钱去只买一件衣服而不顾其他。

她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跟在他的身后走,心中思绪万分。

猛地,傅斯寒的步子停了下来,顾清歌猝不及防地撞了上去,她捂着额头退了几步,抬头就看到傅斯寒眸子不悦地盯着她。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傅斯寒收回目光,气息冷冽地上了车,顾清歌这才跟着坐了进去。

后车座只有他们两个人,进去以后,傅斯寒便闭起了眼睛,声音清冷:“开车。”

车子开动,顾清歌坐在车里却如坐针毡,因为坐在左侧的傅斯寒气息很冷,而且冷中带着强势,再加上他闭着眼睛似乎在休息,让她几乎都不敢动弹半分。

生怕弄出一点声音吵着他,然后他又要用那双冷冰冰的眸子来扫着自己。

大概是太紧张了,顾清歌觉得后背居然有点痒,她动了下身子,挠了一下后背。

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细小的动作,傅斯寒居然就睁开了眼睛,然后朝她看了过来。

顾清歌的动作一顿,然后僵住。

她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眼神冷冷的,像冰渣子一样。

她将手收了回来,不敢动弹。

于是傅斯寒很快又闭上了眸子,可是不到一会儿,顾清歌又觉得后背不舒服了。

她有些窘迫,为什么今天后背总是频频觉得不舒服,难道是有头发落进去了?

顾清歌的皮肤很敏感,一根头发就能让她不舒服半天。 第四章但一想到刚才傅斯寒那将近杀人的眼神,她只好忍住了伸手去挠后背的冲动,双手平稳地放在膝盖上,咬着下唇一直忍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就在顾清歌觉得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这段手机铃声在狭隘的空间里显得很突兀,顾清歌身子一僵,这好像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冷不防的,傅斯寒的眸子睁开,顾清歌登时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些许。

他醒了……

顾清歌僵在原地不敢动,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半晌,傅斯寒扭过头看向她。

“接电话!”

听言,顾清歌这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然后赶紧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她的眸色深了几分,没有接电话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随后又将手机给静音了、

这些动作落到傅斯寒的眼里,却让他嘲讽地勾起了唇角,“不接?”

顾清歌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点头:“嗯,你不是要睡觉吗?我怕吵到你。”

“嗤。”傅斯寒却不屑地冷笑一声,“是怕吵到我,还是心虚?”

听言,顾清歌觉得他这句话实在太过莫名其妙,“心虚什么?”

她不明白!

傅斯寒眸中掠过一抹嘲讽,“不敢当着我的面接电话,是情夫打来的么?”

他记得,她并不是一个清白的女人。

顾清歌脸色一变,总算是明白过来他说自己心虚是为什么了,好看的秀眉皱了起来,她无语地看着他。

“我不过是看你在睡觉听不得一点声音,所以才没有接电话而已。”

说完,顾清歌见他仍旧是以侧脸对着自己,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她气得咬唇嘟嚷了一句。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倏地,傅斯寒紧闭的冷眸忽地睁开,射出一道寒光朝她而来,“有胆子,就再说一遍。”

他说得不缓不慢,声音也不大,可已经无端生出一股凌厉之气来,这道气势势破竹,惊得顾清歌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顾清歌抿了一下唇角,心下觉得自己好懦弱,可是面对他如此张扬霸道的气势,让她再说一句,她又没这个胆子。

气死她了!

真希望傅家的奶奶病情赶紧好起来,这样她就可以跟这个恶劣的男人一拍两散了,省得相看两厌。

手机关了静音以后,顾清歌也不知道手机有没有再响过,两人一路无言到了医院。

下了车以后,顾清歌刚准备跑远一点去拿手机来回电话,可刚走了两步后面的衣领却被人给揪住了。

“回来。”

“放开我。”顾清歌挣扎着:“我要去打个电话。”

“打电话去哪儿不行?还是真心虚?给情夫打电话?”

傅斯寒眸色一冷,猛地从她手中夺过了手机,顾清歌脸色一变,旋身想去抢。

“还给我。”

顾清歌只有165公分,而傅斯寒有183公分左右,他这一抬手,顾清歌跳起来都触碰不到那部手机。

“你还给我!”

顾清歌拿不到手机,只能一直在他面前蹦哒着,可每一次都抢不到。

像一只可怜的小丑。

傅斯寒抬头看了手机一眼,很老式的手机牌子,手机边沿都被摩擦得有点泛白了。

傅斯寒蹙起眉。

“快点把手机还给我!”顾清歌还在他前面锲而不舍地蹦哒着,他低下头,看到急得眼眶都快红了,纯净的眸子里似乎隐隐泛起雾意来。

靠!

这就要哭了?

傅斯寒冷着脸将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在离开医院以前,手机由我保管。”

听言,顾清歌脸色一变:“凭什么?”

“凭什么?呵,看来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我怎么没有搞清楚状况了,手机是我的。”

傅斯寒冷着脸,沉默不语地朝医院内走去,顾清歌见状,只好赶紧跟着他的脚步追上前,边走边问:“你到底拿我的手机做什么?我只是想给我妹妹回个电话而已。”

然而傅斯寒根本就不理她,他修长的腿迈的步子很大,顾清歌小跑着追他都有些吃力。

猛地,傅斯寒停住脚步。

顾清歌紧急地刹住脚步,差点就撞上他的后背了。

“一会进去病房以后,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听言,顾清歌愕然地抬起头:“什么?”

傅斯寒低头扫了她一眼,突然伸出一只胳膊来。

顾清歌露出不解的神色,望着那只横在自己面前的胳膊:“怎么了?”

“你脑袋是拿来当摆设的吗?”傅斯寒突然没好气地质问了一句,“在人前我们是夫妻,懂?”

“我知道啊。”顾清歌点头,她当然知道自己跟他是夫妻了,结婚证都领了,睡也睡过了,用不着他来费心提醒。

“夫妻应该怎么做?”傅斯寒真想敲开她的脑袋,看看她整天在想着什么,明明表面上看起来挺机灵的,可为什么这么迟钝?

夫妻应该怎么做?

这个问题难倒了顾清歌,她以前又没有结过婚,她怎么知道?

看她站在那里不动,傅斯寒冷笑:“都已经不是处\/女了,还不知道男女之间的相处方式?”

这句话充满了嘲讽,顾清歌拧起秀眉,刚想反驳他,傅斯寒却直接不耐烦地将胳膊架到了她的肩膀上,然后冷声吩咐:“没时间跟你啰嗦,病房就在前面,一会见到我奶奶,你要跟我假扮成很恩爱的夫妻,懂么?”

听到这里,顾清歌总算是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她点头:“我知道了,你不早说。”

“谁知道你这女人是不是在欲擒故纵,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别人说?你有没有脑子?”

你才没有脑子!

顾清歌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快点!”傅斯寒催促了一句,顾清歌这才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然后感觉到傅斯寒的身体一僵,抬起头就看到他拧起了秀眉。

顾清歌立即想到了舒姨跟自己说的事情。

他们家少爷有洁癖,也就是强迫症,她现在这样碰他,他岂不是要发脾气了?

想到这里,顾清歌试图收回自己的手,然后一边问道:“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碰你吗?”

听言,傅斯寒的步子一顿,是啊,他不喜欢别人碰她。

可是这眼下这女人……

他刚才居然没有想到这一方面,最关键的是,他居然对她没有抵触?

想到这里,傅斯寒蹙起眉。

于他而言,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想到这里,他冷笑出声:“是,特别是你这种爱慕虚荣且有心机的女人。”

听言,顾清歌脸色一变,直接将手收了回来。

“既然如此,那就各走各的吧。”

“你敢!”傅斯寒冷斥了一句。

“你不是不喜欢我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碰你么?”顾清歌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她发现自己在他面前似乎胆子在逐渐放大,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现在敢偶尔顶句嘴了。

“是,知不知道你碰了我以后,今天这件西装回去以后就得扔了?不过那不代表你就不需要做戏了,在我奶奶面前,你敢露出丁点马脚试试?”

“……”原来是为了他奶奶,看来他是因为他奶奶才妥协的吧?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顾清歌在心里犯嘀咕,没想到他看起来冷冰冰的,倒是挺孝顺的。

大概自己跟他的婚事,也是他奶奶一手促成的吧?要不然他肯定会发火。

想到这里,顾清歌才不情不愿地挽住了他的手,跟着他一块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请了好几个专人看护着,进去的时候,专人在替老奶奶削着水果。

“奶奶。”

傅斯寒一进门便低声唤了一声,声音低沉好听,而且冷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暖暖的亲情之意。

顾清歌有些意外,没想到冷如冰石的男人跟他奶奶说起话来,居然这么温柔……

“小寒来了?”傅奶奶看到他们,苍老的脸上立即绽放出笑意,当目光触及到傅斯寒身边的顾清歌时,老奶奶的目光更加柔和了几分。

“清歌也来了,快,到奶奶身边来坐。”

听言,顾清歌看了傅斯寒一眼,本来只是下意识地看向他,却没想到意外居然对上一双深情温柔的眸子,“奶奶叫你过去呢,去吧。”

“……好。”

如此大的转变,顾清歌还真是有些不适应,点头抽回自己的手,然后朝傅奶奶走地这去。

傅奶奶看到他们双手是搂在一起的,眸里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这个孙媳妇乖巧伶俐,气质也很干净,很得她的喜欢。

“奶奶。”顾清歌在床沿边坐下来,傅奶奶立即拉住她的双手,仔细地盯着她瞧。

“乖,你这孩子真的是越看越喜欢,云笑就是厉害,不仅自己生得好,生的女儿也这么好看,奶奶啊,真的是越看越喜欢。”

“谢谢奶奶。”顾清歌露出恬静的笑容,垂下眉眼,一副很安静乖巧的模样。

傅奶奶想到了什么,拉着她的手亲切地问道:“刚才看你跟小寒是一块进来的,你们……”

小寒?

是了,傅奶奶应该是在叫傅斯寒的名字,不过小寒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明明那么高大俊美的一个男人,居然有个小字,听着就觉得极有违合感。

还没有回答,顾清歌就感觉如芒在背,不用回头,她大概就知道是谁在看她了。

他是在用眼神警告自己。

思及此,顾清歌露出娇羞的笑容,垂着脑袋道:“奶奶,我们已经结婚了。”

变成微风去想你小说预览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斯寒抽身起床,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用凌厉的眸子冷冷地盯着她。

“爱慕虚荣的肮脏女人,今天晚上你就独守空房吧。”

傅斯寒扔下这么一句话,然后转身无情地离开。

顾清歌缩在被子里头,饱受摧残的她现在就像一朵在风雨中被暴风雨浇盖的花朵,躲在被子里头瑟瑟发抖。

那个凶狠的男人走了,可顾清歌的心却疼得喘不过气来。

她万万想不到他会回来,而且回来以后还要了她,可她的清白早在来之前就被一个陌生男人夺走了,包括那一条铂金项链。

而她现在连那个男人叫什么,她都不知道……

她好绝望,接下来的日子她要怎么办?

泪湿了枕头,顾清歌闭上眸子。

母亲,你要我嫁给那个人,我已经替你实现了,可我的愿望……又有谁来替我实现呢?

*

第二日

舒姨来敲门让她去吃早餐。

顾清歌下床的时候差点摔下去,因为经过了昨天晚上傅斯寒的摧残之后,她现在的身体好像被火车碾过一样疼痛难忍。

她忍着双腿的疼痛洗漱完下了楼,傅夫人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怪,“昨晚斯寒回来过吗?”

听言,顾清歌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于是傅夫人便明白她为什么走路会一小拐一小拐的了,她伸手将脸颊旁边的发丝拨到了脑后。

“很好,往后的日子你要多努力些,斯寒奶奶的意思是,可以早点抱上曾孙,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顾清歌怔了一下,随后才抿唇点了点头,“我明白。”

“明白就好。”说话间傅夫人突然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她面前:“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傅家的人了,晚点去买几套体面点的衣服吧,别穿得寒碜出去丢人了。”

顾清歌望着那张卡没有动,“谢谢母亲,不过我自己有钱。”

“给你的,你就拿着。”傅夫人将勺子放下,瓷器相碰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少奶奶,您还是收着吧。”舒姨在一旁也赶紧劝了一句,顾清歌无奈,这才伸手将银行卡收了起来。

傅夫人端起旁边的美容果汁轻抿了一口:“吃饭吧,吃过早餐让舒姨带你去。”

“嗯。”

在傅家她根本没有任何地位,因为顾清歌深深知道,与其说自己是嫁过来,倒不如说是傅家花了一千万把她买回来的。

一千万……

没想到有生之年,她居然还能值这个价,她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觉得荣幸。

吃过早餐,顾清歌收拾妥当准备跟舒姨司机们一块出门的时候,却碰上了下楼的傅斯寒。

白色的衬衫没有一丝褶皱,长裤下是一双几近发亮的皮鞋,他从楼上走下来,浑身带着孑然天地的强傲气势。

“过来。”

他的声音冰冷又无情,不知在呼唤着谁。

顾清歌自然是没有自作多情到认为他是在叫自己,所以自然也没有理他,直接舒姨推了她一把,小声地在道:“少奶奶,少爷叫您呢。”

听言,顾清歌这才反应过来,傅斯寒他是在叫自己?

顾清歌朝他看过去,对上他那双如鹰隼般的眸子时,便想到了昨个晚上他的凌厉以及强势,白净的小脸染上一抹粉色。

“是耳背还是不会走路?”他突然冷声斥了一句,当着所有佣人的面。

顾清歌咬住下唇,小手紧握成拳头朝他走过去。

“有,事吗?”

走到了他面前,顾清歌才问道。

傅斯寒大手一探,直接将她抓到了自己的怀里,顾清歌吓得伸手挡在自己的跟前,面色惶恐地看着他。

虽说眼前这个男人跟她领了结婚证的,可却比撒旦恶魔还要可怕几分。

“昨天晚上……”傅斯寒冷声开口。

顾清歌面色一变,傅斯寒眯起眸子靠近,温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吓得她闭起眼睛,用力地推着他。

“女人,你在想什么?”

听言,顾清歌倏地睁开眸子,看到傅斯寒的俊脸近在咫尺,他吐出来的气息是温热的,可身上的气场却是冰冷的。

这么近的距离,傅斯寒清楚地看到了她睁着一双纯净无比的眸子,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

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一双这么干净的眼睛?

他忽然掐住她的下巴,咬牙道:“你就是凭借着这一双眼睛勾引了不少男人吧?”

什么?

顾清歌秀眉皱起,推着他:“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呵,那你听好了,记得一会出去药房买房,听到了吗?”

“什么药?”顾清歌以为他是要托自己替他买什么药物,所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可谁知道他的笑容狠戾又嗜血,笑得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

“像你这种水性杨花,不知自爱的女人,根本不配怀上我的孩子。”

说完,他猛地松开手,顾清歌娇小的身子便退了退,才稳住了步子。

她也是彻底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他不是托自己买药,而是让她自己去买药,而且还是那种事后药,不能怀孕的那种。

顾清歌的脸色一片惨白。

早前吃早餐的时候,傅夫人还跟她说,让她多努力,好让他的奶奶抱上曾孙,可这会儿这个男人却绝望地告诉自己。

你没有不配怀上我的孩子。

多么残忍。

见她脸色刹白,纯净的眸子里流露出绝望的表情时,傅斯寒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哪根弦被触动了一样。

可一想到昨天晚上那畅通无阻的感觉,以及她第一天就爬了自己的床的事情,他就狠下心来,冷声道:“记得乖乖去买药,晚上我回来检查。”

傅斯寒不知道走了多久,顾清歌还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舒姨走到她身边询问了一句,她才缓过神来。

“少奶奶,少爷跟您说什么了?”

回过头,顾清歌发现舒姨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她这才摇头:“没,没什么。”

“那我们走吧?”

“嗯。”

跟着出去买了几件衣服,舒姨带她去的都是高档的服装商城,顾清歌原本收下卡片就没有想过要用,可是当她看到那衣服上吊牌的价格以后,她才发现自己所有的积蓄加起来都不够眼前这条裙子的价格。

她万万想不到……舒姨居然会带她来这么贵的地方。

顾清歌将吊牌塞回去,一旁的服务员笑得灿烂:“喜欢吗傅少奶奶,要不要给您包起来。”

虽然她是笑容满面,可眼底却还是掩不住有几分嫌弃之意,傅家在是城是很有名气跟地位的,可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女人?

而且不声不响的,就连婚宴也没有,就娶进门了?

若不是这舒姨在这旁边,她还真要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冒充的了。

“不,不用了吧?”顾清歌将裙子还了回去,服务员接过以后有些发愣,“怎么了?您不喜欢这件裙子?”

舒姨凑过来,一脸谦卑地问:“少奶奶,是不喜欢这家店的衣服吗?咱们可以再换一家店看看。”

再换一家店?

顾清歌可不想再去这些名牌店里逛了,可不买两件回去交替估计傅夫人会不高兴的,只能转回头。

“不用了,就这两件吧。”

她随手挑了两件浅色的裙子,舒姨在一旁满意地点头:“少奶奶,不需要再挑别的了吗?”

“暂时不用了。”顾清歌摇头。

一条裙子就将近十万块,两条就要二三十万了,她这是……把她卖了都赔不起了。

回去的路上经过药店,顾清歌想起傅斯寒早晨跟她说的话,她便叫停了司机。

“少奶奶可是有什么要买的吗?”

“我,我要买点东西,你们不用跟着我。”

说完,她推开车门慌张地下了车,去了药店之后,顾清歌找店员买了避孕药,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总觉得店员和顾客看她的眼神都带满了鄙夷。

结完账以后,顾清歌直接将药瓶子装进了口袋里,然后匆匆出了药店。

这旁的舒姨看她匆匆进来,又匆匆出来,心里不由觉得奇怪。

“少奶奶,您买什么呢?需要我帮忙吗?”

听言,顾清歌的眼神有些闪躲,摇头,“不用舒姨,我已经买好了。”

“少奶奶买了什么?”舒姨见她两手空空,不由生出疑惑。

顾清歌随便编了个理由:“没,我只是想买点维生素,可它这家店里没有我要的那个牌子。”

“哦,是这样?少奶奶要买哪个牌子的,交待舒姨一声,舒姨让人替你去买。”

顾清歌一时之间无言了,只好随手说了一个维生素的牌子,舒姨一边笑着上前扶她:“一会回去就让人去买,我们先回去吧。”

“好。”

……

晚上的时候,顾清歌忐忑不安地坐在床边,心中焦急万分。

早上傅斯寒说的话她没忘记,可是她听说那种药对女人的身体伤害很大,况且母亲又说要她努力有个孩子。

可傅斯寒又说她不配有孩子。

所以这药她是吃还是不吃?

就在顾清歌纠结的时候,门把那里传来了响声,如坐针毡的顾清歌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然后一颗心就狂乱地跳动起来,现在傅斯寒对她来说就像个恶魔一样的存在。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他今天晚上会不会继续昨天晚上的恶行,以及白天他说过的话。 咔嚓——

门声响了,顾清歌有一种想要挖一条地缝钻进去的冲动,最终只能起身在床上收拾着。

她准备今天晚上去沙发上睡。

傅斯寒进门以后根本不理她,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直接就进了浴室去洗澡。

顾清歌听着浴室传来的哗啦啦水声,说不清心里是何等滋味。

把自己当成透明的更好,这样她今天晚上就可以安全地度过一晚了,顾清歌将被子盖好,然后靠在沙发上闭起眼睛。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在的缘故还是沙发不够舒服,顾清歌虽然闭着眼睛,可却一点都睡不着。

在这里过的每一分每一秒于她而言几乎都是煎熬。

浴室的水声停止了,傅斯寒打开门走出来,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打开灯往屋内走,当看到那个缩在沙发的娇小身影时,他的步子猛地一顿。

半晌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今天自己跑到沙发上去睡了么?她这是在跟自己赌气?

赌气?

傅斯寒微眯起眸子,不过是一个耍心机,又贪慕虚荣的女人而已,有什么气好赌的?

不过她知道自己收拾被子去沙发上睡,倒是还有几分自知之明。

只不过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找她。

傅斯寒走过去,猛地将内室头顶上的水晶吊灯给打开,刺目光芒让顾清歌再也无法紧闭双眼。

她掀开被子坐起身来,一双清澈的眸子不解地看着傅斯寒。

傅斯寒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冷冽如冰的眸子忽然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

“让你吃的东西吃了吗?”

果然!

顾清歌心中一阵咯噔,他果然还记着这事呢,耀眼的灯光下,顾清歌本就白皙的小脸又苍白了几分,她轻抿了一下唇角,“我……”

她不是个擅于撒谎的人,可这会儿却只能期期艾艾地道:“吃了。”

说完她立即低下头,因为很心虚。

傅斯寒擦着头发的动作猛然一顿,修长的腿迈开朝她逼近,手直接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将头抬起来。

“女人,你知道欺骗我会有什么下场吗?”

顾清歌心中一片惊愕,回避他那冷傲的眼神,“我没有骗你。”

“是吗?”傅斯寒冷笑一声:“药呢?当着我的面再吃一次。”

听言,顾清歌瞪大眸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拿来。”

傅斯寒面色阴沉地看着他,俊美的脸庞此时像极了一只凶兽,顾清歌没有办法,只能伸手从睡衣口袋里将药瓶子拿了出来。

“我真的有吃过了,我……”

避孕药突然被他夺了过去,然后他当着顾清歌的面倒了一颗出来递给她。

“吞下去。”

顾清歌看着面前这颗药物不断地摇头:“我真的已经吃过了,你为什么不信我?你不能这样!”

傅斯寒眸色一冽,突然掐住她的下巴,脸色阴郁,像是无情冷血的帝王。

“不是什么人都配怀上我傅斯寒的孩子!”

“啊——唔。”

傅斯寒强迫她张开嘴巴,然后将药片塞进了她嘴里,双眸如电。“咽下去。”

“唔。”顾清歌在他的钳制下用力地挣扎着,忽然转过头直接对着他的手指头咬了下去。

傅斯寒痛得闷哼出声,甩手退了几步,同时顾清歌也被他甩了出去,娇小的身子无力地跌倒在地沙发上。

可是她很快又爬起来,将自己嘴里的药片给吐掉,因为挣扎,所以眼泪从眼眶里溢出。

这一幕让傅斯寒蹙起了眉。

那双纯净的眼睛……

“你用不着担心我会怀上你的孩子,然后用孩子来威胁你,因为我对你也没有好感。我们可以各过各的,如果你实在忍受不了,那么我可以从这个房间里搬出去,或者我们离婚。”

“离婚?”傅斯寒冷笑出声,“你说离就离?”

顾清歌咬住下唇,抬起头倔强地同他对视,那双眸子清澈如洗。

“对我没好感?”傅斯寒扯唇冷笑:“你是对我们傅家的钱和地位有好感吗?”

“……”

望着他嘴角恶劣的笑意,顾清歌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招惹了一头恶魔,下唇几乎要被她咬出血来,她愤愤地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你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我也不稀罕怀上你的孩子,对你们傅家的财产更是不感兴趣!”

“是吗?那是最好不过了,记住你的身份。如果不是因为我奶奶的病情,我根本不会和你这种女人结婚。”

顾清歌垂下眸子,睫毛上还夹着泪珠,她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是自愿嫁过来的,如果你想离婚,我也可以答应你。”

“呵,现在谈离婚尚早,不过……”

傅斯寒突然折出去,过了一会就回来了,将一个牛皮纸袋扔在她面前。

顾清歌咬着下唇坐起身,“这是什么?”

傅斯寒冷着脸没有回答她的话,她只好自己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等我奶奶病情稳定,这份离婚协议书就奏效,到时候你自己离开傅家。女人,敢不敢签?”

顾清歌抬起头,睁着那双纯净的眸子同他对视。

傅斯寒原来是不屑的,可一看到她那双清澈如洗的眸子,又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充满了罪恶感。

他蹙起了眉,别开眸子避开了她的视线。

该死的,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可罪恶的?

他傅斯寒的女人一定要是那种乖巧聪明,安静温婉的单纯女子,绝对不可能是眼前这种心机女!

他的话,顾清歌记在心底。

而傅斯寒也不会知道自己今日的所作所为会给他日后带来多大的痛苦和悔意。

顾清歌抬眸看了他一眼,最终咬下唇拿起笔,翻到签名字签下自己的名字,没有一丝停顿和犹豫。

傅斯寒忍不住蹙起眉,“不把合同看一遍?”

顾清歌将笔搁下,面色淡淡的。

“不管我看还是不看,结果都是要签。”

“哼。”傅斯寒冷哼一声:“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他伸手将合同拿起来,扫了一眼签名处。

顾清歌三个字秀气灵动跃于纸上,傅斯寒眸色深了几分。

哼,字倒是写得挺好看的、只可惜,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傅斯寒扫了她一眼,突然加了一句:“离婚以后你是净身出户,什么也得不到,这样也不后悔?”

顾清歌坐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这让傅斯寒忍不住诧异,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听到净身出户难道不应该有所反应?她居然还呆坐在那里。

一时之间,傅斯寒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个女人了。

顾清歌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抬了一下眼皮,然后朝傅斯寒看来。

“我有个条件。”

听言,傅斯寒眼神冷了几分,“说。”

果然是爱慕虚荣的女人。

“在我们没有离婚之前,你不许再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顾清歌绞着手指硬着头皮说了这句话。

傅斯寒以为自己听错了,原以为她提的会是关于钱的要求,没想到她提的居然是……

“不管任何事情,只要我不愿意,你都不能强迫我。”

顾清歌望着他,再重复了一遍,而且加重了语气。

傅斯寒同她对望半晌,忽而冷笑一声:“怎么?难不成你以为像昨天晚上那种事情还会继续发生?”

他这语气明显就是赤裸裸的羞辱,顾清歌白净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

“不干净的女人,我不会碰第二次,明白么?”

听到这个词,顾清歌觉得心里憋屈得很,明明她之前就一直很好地保留着自己的处\/子之身,可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她忽然人夺去了清白。

现在又因为这事而被傅家的人瞧不起。

不过顾清歌抿着唇挺直自己的腰杆:“好,这是你自己说过的。”

“我说过。”

“那你就是答应以后不再强迫我了。”

“嗤。”傅斯寒冷笑一声,然后拿着合同扬长而去。

顾清歌见状,急急忙忙地从沙发上跳下来跟上去:“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你……”

砰! 变成微风去想你

变成微风去想你

变成微风去想你

变成微风去想你

变成微风去想你

变成微风去想你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变成微风去想你小说、变成微风去想你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