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寒不知春小说、傲寒不知春小说在线阅读

酒客 总裁豪门 2020-11-20 18:35:40 0 0

傲寒不知春

傲寒不知春小说、傲寒不知春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0-09 13:14

字数: 1,450,110

状态: 连载中 142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傲寒不知春小说简介:整个丰城都在看叶栗的笑话,看着她从名媛变成贫民,但所有人都没想到,叶栗转身一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陆太太。整个丰城都知道陆柏庭恨叶家,但没人知道,叶栗却让陆柏庭爱了一辈子。

傲寒不知春小说预览

第一章这是陆柏庭震怒时候的模样。

“不敢。”叶栗的声音很淡,倒也配合的站了起来。

她真的没想到陆柏庭会出现在这里,硬生生的坏了自己的计划。

她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举一动却仍然是在陆柏庭的监视之中。

叶栗眼角的余光看向了跪在地上不断求情的徐子豪,而一屋子的豪门富二代门,却大气不敢喘。

谁都清楚,这是陆柏庭的警告,徐子豪的所作所为毁掉的就是一整个徐家。

叶栗很清楚的知道,今天从这里出去,她就可以彻彻底底的断了想在丰城找到钱的念头。

叶栗始终低敛着眉眼,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她紧紧的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低着头,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跟着陆柏庭走了出去。

大气不敢喘。

……

——

痛!

这是叶栗唯一的感觉。

她的手腕要被陆柏庭拽断了,直接硬生生的被甩到了副驾驶座上,后挫力让她震了震,差点反弹的摔出去。

但陆柏庭只是很冷淡的看了一眼叶栗,就摔上了副驾驶座的门,快速的驱车离开。

一路上,叶栗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看这人。

这人的腮帮子绷的很紧,抓握着方向盘的大手用了力,手背上的青筋明显的爆起,眼神一点都没分给自己,清冷至极。

叶栗低下了头,有些委屈。

她就这么盯着自己的鞋尖,脚趾头明显的跟着蜷缩了一下,然后一动不动的窝在椅子上。

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小腹,就好似在安抚一样。

她都已经不再找这人了,这人不也摆明了自己的死活和他没关系,现在干嘛又一张妒夫的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想着,有些不情愿似的,叶栗用脚尖超前踢了踢。

一个轻微的动作,却让陆柏庭看了过来,叶栗马上怂了,立刻规规矩矩的坐好。

车子一路朝着别墅的方向开去。

……

——

沉南山别墅。

车子停好后,叶栗没等陆柏庭给自己开门,她也有自知之明,没这么矫情,就主动下了车。

再看着这栋别墅,叶栗一句话都没说。

这是叶栗和陆柏庭在一起一年后,陆柏庭就自己买了这栋别墅,就连叶建明都不知道这栋别墅的存在。

只要适合陆柏庭缠绵在一起的时间,他们都在这栋别墅里。

蓦然的,叶栗的脸就这么滚烫的烧了起来。

就连脚尖踩在实木的地板上,都有些不知所措。

这别墅里的每一处,都有他们欢爱的痕迹,是极致的也是愉悦的。

那时候的叶栗,爱死了陆柏庭在逼到极限以后发出的低吼,那样的声音,总让叶栗觉得性感到不行。

而如今,物是人非。

“叶栗。”陆柏庭阴沉着声音叫着叶栗。

叶栗从这样的回忆里回过神,一下子又跟着紧绷了起来,看着陆柏庭,声音却淡了下来:“陆总,有事吗?”

陆柏庭还没来得及开口,叶栗像是不想在这人面前示弱,抢先开了口。

“陆总这是意犹未尽吗?在车内睡我觉得不刺激,还要回别墅睡吗?要睡的话,价格讲好,没有五百万,我情愿陪任何一个男人睡,也不会陪你陆总。” 第二章叶栗的声音很好听,但却一点感情都没有。

他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叶栗,手心已经攥成了拳头。

有片刻,叶栗觉得这人能一巴掌毫不犹豫的朝自己甩过来。

“为了钱,你可以这么贱?贱到只要给你钱,就能上你?”陆柏庭绷着腮帮子,食指指着叶栗,一字一句的问道。

“是。”叶栗坦荡荡的,“所以陆总没事的话,不要妨碍我做生意。”

她说完,低着头就要走出去。

结果,陆柏庭的速度更快,直接扣住了叶栗的手,用力拽到沙发边。

高大的身形就这么沉沉的压了下来。

绵软的沙发,堪堪的包裹住两人,把叶栗彻底的埋在了沙发里,动弹不得。

“要做吗?五百万。”叶栗冷静的问道。

陆柏庭是真的被叶栗逼的扬起了手,叶栗闭上了眼,当着巴掌打下来。

但偏偏陆柏庭没这么做,快速的从叶栗的身上抽离,叶栗立刻把自己蜷缩在了沙发上,一脸警惕的看着这人。

陆柏庭很沉的看了一眼叶栗,直接把检测报告摔在了叶栗的身上。

叶栗楞了一下,再看见检测报告的结果时,瞬间脸色都跟着白了起来。

“叶栗,没什么给我解释的吗?”陆柏庭阴着脸,一字一句的问道。

叶栗没回答陆柏庭的问题,纤细的手指就这么捏着薄薄的报告单,低着头,眼眶忽然红了起来,但也就只是一瞬间的事。

再抬头的时候,叶栗笑了,笑的很淡,也没一丝的感情。

陆柏庭微眯起眼神,就这么看着叶栗,仿佛像看穿她内心的想法。

“陆总你在意这个?”她似笑非笑的,听起来有些戏谑,“讲真的,我看见这个报告的时候,比你都惊讶,就好像吃了屎一样的感觉。”

陆柏庭:“……”

“呵呵——”叶栗笑的更淡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竟然怀孕了,还怀了你的孩子!”

说着,叶栗的声音开始变得尖锐:“陆总,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生下这个孩子,来和你抢金山银山,因为你的钱太脏,上面沾染着叶家的血!”

“叶栗。”陆柏庭阴沉的叫着叶栗的名字。

叶栗已经站了起来,脊梁骨挺的很直:“如果陆总是担为了这个事,专门来找我的话,那不用了。”

“你放心,我已经约了医生,很快就会处理掉这个孩子。”这些话,她说的一字一句,毫不留情,“如果陆总不放心的话,可以亲自到医院,盯着医生,亲自完成手术。”

叶栗的每一句话,都一点余地不留,甚至不给陆柏庭任何开口的机会,绝然而无情。

陆柏庭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浓浓的阴鸷已经笼罩了周遭所有的空气。

但叶栗却丝毫不惧怕,就这么从陆柏庭的面前走了过去。

在经过陆柏庭的身边时,叶栗的心跳加速,差点就要蹦出喉咙口。

擦肩而过,来及喘息的时候,陆柏庭迥劲的大手已经扣住了叶栗的手腕。

“陆总,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叶栗仍然在先发制人。

那是心虚的表现。 第三章甚至,叶栗不知道自己在陆柏庭阴鸷的眼神里,还能坚持多久,这样的陆柏庭,让叶栗从心里害怕。

“叶栗,不要让我知道你存了什么心思。”陆柏庭警告着叶栗,“你没资格生下我的孩子,你太脏。”

“我这么脏的人,陆总也睡了五年,那陆总是不是也挺脏的?”叶栗冷淡的应了句。

陆柏庭:“……”

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小姑娘,竟然也伸出了爪子,毫不犹豫狠狠的在自己的心口抓了一道。

就这么闪神的机会,叶栗已经飞快的走出了别墅,直接拦了一辆车,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陆柏庭回过神,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没看见叶栗的身影。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眸光跟着越来越沉。

一直到车子不见了踪影,他才转身回了别墅。

一回别墅,陆柏庭的手机就想了起来,他看了眼,是傅骁的电话:“有事?”

“你没看新闻?”傅骁挑眉,倒是惊讶了下,“最近很高调。”

“嗯。”陆柏庭应的有些漫不经心的。

他双手抄袋,就这么站在落地窗边,眼神有些讳莫如深,但是那视线却始终看着叶栗离开的方向。

“你和叶栗不是分了?怎么没联系南心,南心不管怎么样,这五年其实也是在等着你的,不然早就结婚了,不是吗?”

傅骁倒是有些苦口婆心。

南心是陆柏庭的前女友,也是他最爱的人,偏偏当时的叶家大小姐耍了点手段,毫不客气的就把人给弄走了。

然后自己成功上位。

偏偏在那时候,陆柏庭也不曾阻拦着南心,明明相爱却一隔五年的时间。

“就这事?”陆柏庭的口气很淡。

傅骁一愣,笑出声:“柏庭,叶家大小姐估计真的是你心里的鱼刺,怎么都拔不掉的那种。”

陆柏庭懒得理傅骁的调侃,直接挂了电话。

而后,他打开电视,随便换了几个台,就找到了南心的消息。

南心挽着一个看起来俊朗的外国男人,巧笑嫣然,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候,没否认也没肯定。

一手暧昧牌打的极好。

陆柏庭是气笑了,他知道南心在等着自己求她回来,但偏偏这样的事情,是陆柏庭根本不会做的。

转手,他关了电视。

下一瞬,陆柏庭拿起车钥匙就直接离开了别墅。

……

——

叶栗一直到下了车,还心跳如雷的,匆匆的付了车资以后,她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身无分无了。

在陆柏庭的别墅,叶栗几度以为自己会被这人压着直接去做流产手术。

结果,陆柏庭就这么放自己走了。

叶栗说不上来是松了口气,还是神经更紧绷了。

甚至,这样还来不及喘息,叶建明的主治医生再一次找到了叶栗,就连李叔都站在一旁,脸色跟着惨白了起来。

“叶小姐,这是病人这两天的情况,已经连续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了。”主治医生的口气很冰冷,“恐怕先等到下周五手术都没可能了。”

叶栗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怎么会这样……” 第四章医生没回答叶栗的问题,径自说道:“手术越快越好,在这两天内。如果不行的话,你就签个放弃同意书,下一次的抢救就不需要浪费时间和精力了。”

说着,医生的态度有些不屑:“如果没有钱的话,就不用在医院浪费医疗资源了,瑞金不是慈善机构,没义务免费救治的。”

每一句话,都和针一样扎在叶栗的心上,一滴滴的在滴血。

忽然,办公室的门就这么被人打开,陆柏庭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内。

主治医生楞了一下,立刻站起身打招呼:“陆总,您怎么来了?”

陆柏庭很淡的看了一眼主治医生,顺口询问了下叶建明的情况,主治医生不敢怠慢,照实说了。

陆柏庭沉了沉,挥挥手,示意主治医生出去。

主治医生一步都不敢留。

李叔回过神,就和疯了一样的扑向了陆柏庭:“陆柏庭,不管陆家和叶家什么关系,起码叶老这十年对你不薄。你就算不救叶老,我也认了,你凭什么还在这里雪上加霜!”

“李叔……”叶栗惊了一下,急忙的拉住了李叔。

她生怕陆柏庭翻脸了,连李叔也一起不放过,她不能再拖累李叔一家了。

李叔却有些不管不顾的,叶栗差点拉不住。

陆柏庭只是很冷淡的看了一眼李叔,眸光就落在了叶栗身上:“你出来。”

“好。”叶栗很温顺的应着,不敢怠慢。

李叔直接吼了过来:“小姐,你不准去,这样的男人一看就没安好心!”

“李叔,去照顾爸爸,我会很好的,没事。”叶栗安抚了下。

然后她冲着李叔摇摇头,李叔几乎是压抑着情绪,看着叶栗跟着陆柏庭走了出去。

他无可奈何。

现在的生死大权,完完全全的掌握在了陆柏庭的手里,而不是在他们的手里。

……

——

叶栗一路跟着陆柏庭到了楼道的拐角处。

她低着头,陆柏庭停下来的时候,叶栗都没感觉到,就这么硬生生的撞了上去,鼻梁骨被撞的生疼。

陆柏庭倒是反应的很快,已经把叶栗拉开:“你走路不看路的?以为那里都是叶家的地盘?”

叶栗忍不住顶了一句:“大概吧,毕竟从小就刁蛮习惯了。”

陆柏庭:“你……”

“陆总,你找我有事吗?”叶栗自动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然后想了想,“是要盯着医生做手术了,你也听见了,我爸爸这两天的情况,恐怕我没时间。”

说着,她笑的很自嘲:“我要倒下了,我爸爸真的死了,连个处理后事的人都没有,要真这样,我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陆柏庭就这么站着,看着叶栗云淡风轻的说着,双手抄在裤袋里。

“放心,我不会留着这个孩子妨碍你的,我在丰城,陆总随时都能监视的到,我做没做,陆总心里最清楚了。”

说着,叶栗已经后退了一步,“如果没事的话,陆总请回吧。”

而后,她就快速的朝着楼梯口走去。

傲寒不知春小说预览

这是陆柏庭震怒时候的模样。

“不敢。”叶栗的声音很淡,倒也配合的站了起来。

她真的没想到陆柏庭会出现在这里,硬生生的坏了自己的计划。

她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举一动却仍然是在陆柏庭的监视之中。

叶栗眼角的余光看向了跪在地上不断求情的徐子豪,而一屋子的豪门富二代门,却大气不敢喘。

谁都清楚,这是陆柏庭的警告,徐子豪的所作所为毁掉的就是一整个徐家。

叶栗很清楚的知道,今天从这里出去,她就可以彻彻底底的断了想在丰城找到钱的念头。

叶栗始终低敛着眉眼,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她紧紧的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低着头,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跟着陆柏庭走了出去。

大气不敢喘。

……

——

痛!

这是叶栗唯一的感觉。

她的手腕要被陆柏庭拽断了,直接硬生生的被甩到了副驾驶座上,后挫力让她震了震,差点反弹的摔出去。

但陆柏庭只是很冷淡的看了一眼叶栗,就摔上了副驾驶座的门,快速的驱车离开。

一路上,叶栗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看这人。

这人的腮帮子绷的很紧,抓握着方向盘的大手用了力,手背上的青筋明显的爆起,眼神一点都没分给自己,清冷至极。

叶栗低下了头,有些委屈。

她就这么盯着自己的鞋尖,脚趾头明显的跟着蜷缩了一下,然后一动不动的窝在椅子上。

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小腹,就好似在安抚一样。

她都已经不再找这人了,这人不也摆明了自己的死活和他没关系,现在干嘛又一张妒夫的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想着,有些不情愿似的,叶栗用脚尖超前踢了踢。

一个轻微的动作,却让陆柏庭看了过来,叶栗马上怂了,立刻规规矩矩的坐好。

车子一路朝着别墅的方向开去。

……

——

沉南山别墅。

车子停好后,叶栗没等陆柏庭给自己开门,她也有自知之明,没这么矫情,就主动下了车。

再看着这栋别墅,叶栗一句话都没说。

这是叶栗和陆柏庭在一起一年后,陆柏庭就自己买了这栋别墅,就连叶建明都不知道这栋别墅的存在。

只要适合陆柏庭缠绵在一起的时间,他们都在这栋别墅里。

蓦然的,叶栗的脸就这么滚烫的烧了起来。

就连脚尖踩在实木的地板上,都有些不知所措。

这别墅里的每一处,都有他们欢爱的痕迹,是极致的也是愉悦的。

那时候的叶栗,爱死了陆柏庭在逼到极限以后发出的低吼,那样的声音,总让叶栗觉得性感到不行。

而如今,物是人非。

“叶栗。”陆柏庭阴沉着声音叫着叶栗。

叶栗从这样的回忆里回过神,一下子又跟着紧绷了起来,看着陆柏庭,声音却淡了下来:“陆总,有事吗?”

陆柏庭还没来得及开口,叶栗像是不想在这人面前示弱,抢先开了口。

“陆总这是意犹未尽吗?在车内睡我觉得不刺激,还要回别墅睡吗?要睡的话,价格讲好,没有五百万,我情愿陪任何一个男人睡,也不会陪你陆总。” 叶栗的声音很好听,但却一点感情都没有。

他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叶栗,手心已经攥成了拳头。

有片刻,叶栗觉得这人能一巴掌毫不犹豫的朝自己甩过来。

“为了钱,你可以这么贱?贱到只要给你钱,就能上你?”陆柏庭绷着腮帮子,食指指着叶栗,一字一句的问道。

“是。”叶栗坦荡荡的,“所以陆总没事的话,不要妨碍我做生意。”

她说完,低着头就要走出去。

结果,陆柏庭的速度更快,直接扣住了叶栗的手,用力拽到沙发边。

高大的身形就这么沉沉的压了下来。

绵软的沙发,堪堪的包裹住两人,把叶栗彻底的埋在了沙发里,动弹不得。

“要做吗?五百万。”叶栗冷静的问道。

陆柏庭是真的被叶栗逼的扬起了手,叶栗闭上了眼,当着巴掌打下来。

但偏偏陆柏庭没这么做,快速的从叶栗的身上抽离,叶栗立刻把自己蜷缩在了沙发上,一脸警惕的看着这人。

陆柏庭很沉的看了一眼叶栗,直接把检测报告摔在了叶栗的身上。

叶栗楞了一下,再看见检测报告的结果时,瞬间脸色都跟着白了起来。

“叶栗,没什么给我解释的吗?”陆柏庭阴着脸,一字一句的问道。

叶栗没回答陆柏庭的问题,纤细的手指就这么捏着薄薄的报告单,低着头,眼眶忽然红了起来,但也就只是一瞬间的事。

再抬头的时候,叶栗笑了,笑的很淡,也没一丝的感情。

陆柏庭微眯起眼神,就这么看着叶栗,仿佛像看穿她内心的想法。

“陆总你在意这个?”她似笑非笑的,听起来有些戏谑,“讲真的,我看见这个报告的时候,比你都惊讶,就好像吃了屎一样的感觉。”

陆柏庭:“……”

“呵呵——”叶栗笑的更淡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竟然怀孕了,还怀了你的孩子!”

说着,叶栗的声音开始变得尖锐:“陆总,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生下这个孩子,来和你抢金山银山,因为你的钱太脏,上面沾染着叶家的血!”

“叶栗。”陆柏庭阴沉的叫着叶栗的名字。

叶栗已经站了起来,脊梁骨挺的很直:“如果陆总是担为了这个事,专门来找我的话,那不用了。”

“你放心,我已经约了医生,很快就会处理掉这个孩子。”这些话,她说的一字一句,毫不留情,“如果陆总不放心的话,可以亲自到医院,盯着医生,亲自完成手术。”

叶栗的每一句话,都一点余地不留,甚至不给陆柏庭任何开口的机会,绝然而无情。

陆柏庭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浓浓的阴鸷已经笼罩了周遭所有的空气。

但叶栗却丝毫不惧怕,就这么从陆柏庭的面前走了过去。

在经过陆柏庭的身边时,叶栗的心跳加速,差点就要蹦出喉咙口。

擦肩而过,来及喘息的时候,陆柏庭迥劲的大手已经扣住了叶栗的手腕。

“陆总,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叶栗仍然在先发制人。

那是心虚的表现。 傲寒不知春

傲寒不知春

傲寒不知春

傲寒不知春

傲寒不知春

傲寒不知春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傲寒不知春小说、傲寒不知春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