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狐狸精小说、我的老婆是狐狸精小说在线阅读

浅笑 总裁豪门 2020-10-23 17:05:38 0 0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小说、我的老婆是狐狸精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25 18:24

字数: 999,762

状态: 已完结 332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小说简介:突然知道新婚的老婆出轨,没想到居然是只狐狸精偷偷给我通风报信……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小说预览

第一章我的心里面正一团怒火无处发泄呢,怎么会束手就擒呢,手腕一翻,就化解了他这一招,然后借力打力,揪住他的肩膀一拽,同时脚下一勾,那个保安别看个子大,但是下盘并不稳,当场来了一个狗吃屎。

这个时候了,我也不怕他叫人过来。

账多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人,我马上就要和大名鼎鼎的柴志军正面硬刚了,区区几个保安又算得了什么呢。

让我意外的是,那家伙并没有用对讲机叫人,而是坐在地上冲着我伸出了大拇指:“兄弟,你真有两下子,能一招放倒我大牛的人并不多,俺服了哟!”

我冷冷哼了一声,把他拽起来:“大牛哥,有警惕心是好的,但是看谁都像坏人就不对了。你仔细想想,我如果想做坏事,早就把你给撂倒了。”

大牛爬起来嘿嘿直乐,掏出一支烟给我点上了:“兄弟,你这话有理。说吧,有什么事哥哥能帮你的,一定尽力而为!”

看样子大牛也是从农村来的,憨厚劲儿还保持着。作为从农村出来的孩子,我知道这种人能靠得住。但是我是要和柴志军为敌的,就算是大牛站在了我这一边,又能怎么样呢?

他拿我当兄弟,我可不能连累人家呀。

我使劲吸了一口烟,烟雾缭绕之中,仿佛出现了胡静甜美的笑容,是那样的刻骨铭心。要不是当着大牛的面,我都要落泪了。记得我和胡静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用力,当时把她给逗乐了。

不过那时候她带着不可描述的娇羞,而现在呢?

我找了个理由把大牛打发走了。他听说我是柴志军手下的员工,现在是找柴总汇报工作的,就信以为真了。

等我一个人站在柴志军的大门前,望着门口那两头凶恶的豺狗,怒气值已经达到了顶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弱小的武大郎,为什么敢去捉西门庆和潘金莲,因为这关系着一个男人的尊严。

我本来想破门而入的,可是看了看坚固的防盗门,明白现在踹门,等于是打草惊蛇,万一柴志军和胡静死赖在屋里不出来,我还真没辙,必须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我左右看了看,发现转角处的墙上挂着一个配电盘,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上去就把电闸给拉了。

我靠着墙等了一会儿,后来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就把烟头一扔,过去开始敲门。

呵呵,这里用敲有些不合适,其实我是用拳头在砸。

时候不大,屋里传来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声音:“谁呀,天这么晚了?”

这个人的声音我有些熟悉,很可能是柴志军的司机兼保镖柴勇。我听说他是个高手,三五个人近身不得。

如果面对面单挑的话,我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看来他真是柴志军的心腹,和女人幽会也带着他。

怎么办呢?

柴勇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并没有直接把门打开,而是先打开了一个小门,用手电筒往外面照。

我急中生智:“勇哥,我是李明啊。前两天才被柴总安排到河洛市那边做水电主管。”

一个水电主管当然也不会被柴勇放在眼里,但起码要比一个无名小卒有价值。

柴勇蹬着一双大眼:“李主管,我听说过你。不过据我所知,你现在应该在河洛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是这样的。”我压低了声音:“勇哥,我在河洛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是有人要对柴总不利。所以就连夜赶回来了。”

“是吗?”柴勇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

我当然明白,仅仅凭借着一句话要让柴勇相信并不容易,因为柴志军手腕很硬,酒店上下几乎人人唯命是从。

我看了看黑乎乎的别墅楼,就开始借题发挥了:“勇哥,本来我也不相信的,所以就悄悄守在外面,如果柴总这边一切都好的话,我自然就不会露面了。可是刚刚我发现一个人破坏了别墅的线路。就琢磨着是不是对手要下手了,所以就冒昧的前来敲门了。”

我这番话有真有假的,柴勇也慢慢有些相信了。

毕竟虽然悦来酒店内部是铁板一块,但是柴志军在外面还是有几个对头的。

柴勇想了想说道:“李主管,你稍等一下,我去给柴总说一下,看看他的意思再说。”

如果这件事让柴志军知道,那就糟了。

毕竟如今胡静就在他枕头边,他就是用脚趾头想一想,就知道我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我急忙说道:“勇哥,你是柴总最信任的人,这点小事犯不着去惊动他。你知道的,我们男人,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有人打断那连绵不断的攻势。”

柴勇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也是,对手还没现身,也是只是一个虚张声势的小毛贼呢?我就这样一惊一乍,还不让柴总笑话。”

我趁热打铁地说:“勇哥,不如这样,你开门让我进去。我们两个守在这里,也好有个照应。”

柴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从牙缝里蹦出了一个字:“成!”

也难怪他心动,这么大的别墅,黑灯瞎火的,多一个人守着,就多一份安全。

听到柴勇开门,我从路边的花池里,拎了半截青砖,背在身后。

柴勇对我没有一点的防备,直接把门打开了:“李主管,赶紧进来吧。”

“好!”话音声中,我一膝盖顶在了他的小肚子上。

柴勇淬不及防,身体像虾米一样弯下了腰,被我接下来一转头拍倒在地上。

我把这家伙拉进门里,把大铁门锁好了,然后捡起来柴勇的手电筒,往二楼走去。

这座别墅有三层楼,我听菲菲说过,柴志军喜欢住在二楼最里面,所以就直捣黄龙了。

我很快到了门口,听着里面好像没什么动静。难道这是他们两个人大战之后的宁静,奇怪的没有鼾声呀。

突然,我闻到了一种陌生的香水味。

在我的印象里,胡静是从来不擦香水的,因为从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我就说过最喜欢的是她身上的体香。

可是今天,她却擦香水了,女为悦己者香,这其中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突然,我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连忙蹲了下来。门上有猫眼,如果屋内人刚好在看猫眼的话,他就暴露了。

我蹲下后仔细闻了一下香味的浓度,又感受了一下气流,看来香水味是胡静经过门口时留下的气味。

这个时间段不会超过十分钟。毕竟像门口这种香味,时间一久,就会散去的。

以柴志军的身份,肯定请有专职保洁,这个房间里也不会有什么垃圾,所以我排除了胡静在凌晨三点多钟出去扔垃圾的可能。

当然,还有另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胡静和某个气味很淡的人共同在门口逗留了一会儿,可能是在聊天,可能是送客时的客套,也可能是相见恨晚时的缠绵。

绝对是缠绵!柴志军既然选择和胡静在这里幽会,那就不可能在这里会客!

这个可怕的念头一产生,我就觉得一颗心已经是千疮百孔。我不敢去触碰这个念头,甚至更不愿意去想。

我已经确定胡静在屋里了,既然胡静在,那么柴志军绝对也在。

都说男人提起裤子不认账,但是大多数男人在欢愉之后,还是喜欢继续待在女人身边的。也许就是搂着说说情话,还有的是为了重整旗鼓而养精蓄锐。

既然他们两个都在屋里,那就不可能不发出动静。

然而,我等了十来分钟,屋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寂静,没有说话声,没有呼吸声,没有脚步声,没有物体碰撞的声音,就好像门另一边空无一人。

如果不是知道胡静就在里面,我甚至会产生这是个空房子的错觉。

我想了想,又拿出了手机,这一次不是看时间,而是打电话。

既然胡静关机了,那就打柴志军的。

作为一家连锁酒店的话事人,柴志军应该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柴志军的声音非常温和:“我的李大主管,河洛的风景还不错吧,尤其是美女众多,你是不是看花了眼呢?”

我竟然异常的平静:“还行。”

柴志军哈哈一笑:“怎么啦,李大主管,这么晚打电话来?是不是孤枕难眠?不如你征求一下你老婆的意见,让她连夜赶过去也行。”

装!真能装!

俗话说得好,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就算是柴志军也不例外。要不他会对我这么热情,这么客气。

我冷声道:“好呀,我还真的想静静,现在就想见她,你派人把他送过来吧。”

“真的假的?”柴志军本来就是开玩笑,没想到我真的拿根棒槌当针了。

我一字一句地说:“当然是真的!我不但要在十秒钟之内见到胡静,还要见到你柴总!”

柴志军还在乐:“十秒钟!你以为我是神仙吶!”

“你不是,我是!”

我有节奏地开始敲门:“柴总,我已经来了,你不会让我吃闭门羹吧!” 第二章我已经拿定了主意,只要柴志军胆敢开门,那我就像对付柴勇一样对付他。不和他说什么废话,讲什么道理,先撂倒了再说。

他既然觉得我好欺负,敢给我戴绿帽子,就得承担这样的后果。

柴志军依然在笑:“李明,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和阿勇联合起来逗我玩呀?大半夜的,有意思吗?”

他的语气相当平静,根本听不出来他内心的波动。

我不得不佩服,这厮真的很能沉得住气,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但不管他是什么人,无论多么优秀,只要触及了我的底线,那就要接受我暴风骤雨一般的报复。

就算你是坚硬的石头,我是脆弱的鸡蛋,那我拼着粉身碎骨,也要糊你一身蛋清。

于是,我又敲了十下门,九浅一深,不不不,应该是九重一轻,错落有致。然后在电话里说:“柴总,你仔细想想,就算是我买通了柴勇,但现在我有时间和他串通吗?”

“哦,越来越有意思了。”

柴志军仍然没有惊慌失措:“李明,看来以前我还是低估你了。说吧,这么晚急匆匆地从河洛赶回来见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明知故问!

这厮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反正是豁出去了,没什么不敢做的,也没什么不敢说的:“柴志军,别装模作样了好吗?你如果是男人身上骨头够硬的话,就把门打开。我们两个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柴志军哈哈大笑起来:“李明,就凭你,也配和我决斗?”

我什么情况都考虑到了,但就是没考虑到堂堂的柴总,会做一个缩头乌龟。

他的门价值不菲,就算是我找一把消防斧来,天亮之前也别想破门而入。

而这么长的时间,无论是搬救兵还是报警,柴志军能够想出一万种方法,轻轻松松地碾死我。

柴志军在电话那边吧唧了一下嘴:“我刚才低头往裤裆里看了看,那里的确有一个庞然大物,但是很可惜,并没有一点点骨头,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话音刚落,这厮就把电话挂了。

我气冲冲而来,本以为能和柴志军之间来一场酣畅淋漓的PK,但没想到却被人家一招闭门不出,就无计可施了。

怎么办?走吧,我实在是不甘心。更何况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是我离开了悦来大酒店,那柴志军也能想出别的办法来消遣我。

不走吧,守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就算是柴志军担心名誉的问题,不想闹得满城风雨,不报警,不找帮手。可是柴勇的体质和抗击打能力是出了名的好,等会他醒过来之后,肯定会把我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我琢磨着,是不是先把鞋带解下来,然后把柴勇捆起来再说。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谁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

难道是为柴志军做说客来的。别的事都好说,但是这件事不行!说到天边都没得商量的余地!

我一看来电显示,不由得惊呆了,我想到了所有人,就是没有想到她。与我相爱数年,才领证没多久的胡静。

呵呵,真是个笑话。她如今与我仅仅一门之隔,却不敢出来和我相见,反而要打什么电话。我想都没,就把电话给压了。

没想到她一点都不识趣,再一次打过来了。

这个恬不知耻的女人,还有脸接二连三地给我打电话。她想干什么,不言而喻。肯定是受了柴志军的指示,想劝我离开的。

可能吗?我如今已经兵临城下,岂能就这么草草了事,那样的话,就连我都会看不起自己的。

我刚要压电话,忽然又想,先听听这个女人想说些什么,再做道理。

于是我把电话接通了,果然是我非常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以前听起来异常的悦耳,就像是黄莺鸣叫,泉水叮咚,但是如今听在耳朵里,却让我感到了一阵恶寒。

我非常好奇,胡静的声音很平静:“老公,我想你了呗,想你想的睡不着。”

这样肉麻的情话,我们相爱这几年来,不知道已经说了多少,可是这一次她绝对不是发自肺腑,而是在逢场作戏。

我们两个一起去民政局领证的时候,是何等的甜蜜,当时也想不到,我和她这对模范夫妻,也会也有这么言不由衷的时候。

胡静笑了,我听的很清楚,她的确笑了。

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不得不说,自己的老婆,心理素质异常强大。

胡静笑着说:“老公,你明天还要上班呢,早点儿休息吧。如果真想我的话,明天就请假回来,我洗干净了等你!”

又是洗干净了等着的戏码,不过这和以前不同,这一次,我和胡静之间掉了个个儿。

如果我还像以前那样被蒙在鼓里,那么肯定会为胡静的话感动的,可是如今,我能够感觉到的只有讽刺。

她虽然没把话挑明了,但是明里暗里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我赶紧回去洗洗睡了,那么今后还能够做夫妻,还能够和她一亲芳泽。

潜台词就是,如果我不听话,那么我们今后就没有未来了。

真是笑话!胡静,自从你和柴志军黏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没有未来了。难道你还幻想着,我头顶着绿油油的帽子,然后再和你像以前一样过日子,真的是异想天开。

“老公,早点睡!”胡静在我义愤填膺之际,挂了电话。

我再仔细回想着她的所有话语,真的是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把电话揣进兜里,开始继续和柴志军叫板:“柴总,你别想着蒙混过关。你今晚上不开门的话,我就不走了!”

屋里死一般的寂静,柴志军根本就不搭理我。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忽然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叹息声,有些熟悉,但并不是胡静的声音。

怎么回事?是柴志军在玩左环右抱一箭双雕?还是说屋里的女人根本就不是胡静?或者是说,胡静在故意装出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旨在麻痹我的神经?

我想了又想,三个可能性都有。但是我更倾向于后者。

我就像是那个守株待兔里的农夫,在等待着兔子前来撞树,等待着胡静的再次发声。

等待比我想象中还要漫长,等待的过程也比我想象里痛苦,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就在我不停地纠结之时,屋里终于有了动静,好像是有人起床的声音。

听脚步声是个女人,她好像到了客厅,拿起墙角的暖瓶,倒了一杯开水。

胡静有凌晨喝水的习惯,看来确实是她。

但是接下来她问了一句话:“亲,你要不要也来一杯?”

这个声音与胡静很像,肯定是她,绝对错不了。

久久不吭声的柴志军笑了:“我不想喝水,我只想再与你来一次来一次盘肠大战,就让门外那小子听着心痒痒去吧。”

“柴总,你好坏哟!不过人家喜欢!”

没想到胡静发起浪来,是这么的贱。

不过如果柴志军真的和胡静在我的听力范围之内,上演一出好戏的话,那绝对是对我最大的羞辱!

那一瞬间,我几乎把拳头都攥出水来来了。捡起地上的半截青砖,狠狠地砸向了防盗门:“柴志军,有种的话,你就把门打开!”

我不知道自己叫了多久,反正已经把自己叫的声嘶力竭了。也许在我的内心深处,是为了用自己的叫声,来掩盖屋里啪啪之音吧。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屋里不知道点了多少根红蜡烛,反正是一片喜庆。

柴志军衣着整齐地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样的穿戴,是如何进行那种死去活来的运动的。

我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呢,柴志军一脚踢了过来,力量很大。我就像半截麻袋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对面的走廊墙壁上。浑身上下就像散了架似的,一时半会根本爬不起来。

没想到平日里文质彬彬的柴志军竟然是个高手,比柴勇强出很多的高手。

柴志军冷冷哼了一声:“李明,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竟然敢深更半夜打上我的门?我好心提拔你做了水电主管,难道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

“好心!”我笑了:“柴志军,都到了这步田地了,你就别假惺惺了。这样只会让人恶心的!”

“哦?”柴志军拉过一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往上面一坐:“我倒想听听,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还装?”我咬牙切齿地说:“夺妻之恨!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我打上门吗?”

柴志军惊讶的说:“夺妻之恨?你是说小静吗?”

“小静?小静也是你能叫的吗?”我挣扎着爬起来,一步一晃地走向了柴志军。

赤手空拳的话,就是三个我加起来,也不是柴志军的对手。

而就在前边一米远,那半截砖头还在,那是我扳回败局的唯一希望。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没有菜刀的话,有半截板砖也不错,总比空着手厉害。 第三章柴志军真的是太骄傲了,就那么冷眼瞧着我把半截搬砖捡起来,然后鄙夷地说道:“李明,你在我眼里就是蝼蚁而已,别说拿半截搬砖,就算是给你一把刀,老子就是站着不动,你还是伤不了我一根汗毛!”

吹牛逼还不带报税的,我就不相信了,既然我之前能够一板砖撂倒柴勇,那么照样能把大言不惭的柴志军解决掉。

“狗杂碎,去死吧!”我的战意异常强烈,根本用不着动员,半截搬砖就呼啸着拍向了柴志军的脑瓜子。

成败在此一举,所以这一下我几乎用上了吃奶的力气。

柴志军果然一动不动的,任由搬砖拍到自己头上。

只听得啪地一声,我以为这厮要被自己开瓢了。谁曾想,他的脑袋屁事没有,板砖却碎了。

要知道那可是我从花池边上扣下来的半截青砖,又厚又大不说,而且吸收了不少雨水,非常结实,就算是砸到大石头上,也不可能碎得如此彻底。

望着我目瞪口呆的样子,柴志军笑了:“李明,我长这么大,除了我父母之外,你是第一个敢对我动手的人,而且还是拍我的板砖,你说我该如何处理你呢?”

霎那间,我明白菲菲所说的话了,柴志军果然非常可怕,甚至能用妖异来形容。头顶能开转的硬气功高手不少,但是能像他这样,一下子把吸饱水的青砖震得粉碎的硬气功,我还是头一次见识到。与这样的人放对,就算是十个我也不够人家收拾的。

但是夺妻之恨犹在,打架能输,这口气绝对不能输。

我同样鄙夷地望了柴志军一眼:“有钱了不起呀?能打了不起呀?难道既有钱又能打的人,就可以肆意勾引下属的老婆吗?”

“我勾引下属的老婆?”柴志军一脸的纳闷:“不知道你嘴里的下属,说的是哪一位呢?”

“还装?”反正我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豁出去了,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那个可怜巴巴的下属,指的当然就是我自己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犯得着从河洛连夜赶回来,打到你门上来!”

柴志军真是会装,都这种时候了,还是一脸的无辜:“你?我勾引你老婆?你老婆是谁?”

我冷笑一声:“没想到刚刚豪气十足的柴总,也有敢做不敢当的时候。我老婆当然就是你刚刚嘴里的小静了,现在就龟缩在屋里,你有胆子让她出来见我吗?”

“小静?该不会叫小静的女人都是你老婆吧?”柴志军气极反笑,拍了拍手大声说道:“小静,你不是还没结婚吗?什么时候有老公了?你也别害羞了,出来见见你这位陌生的老公吧!”

“是谁敢冒充我林静的老公?”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和胡静的声音似乎如出一辙。她说话的声音一直就是这样,几乎能撩到听的人的骨头缝里边去。

如果说今晚上之前,我我听着如此妙音,心里面想的是你侬我侬的话,那么现在,我内心深处却泛起了一种深恶痛绝的厌烦。

不对,等等,我老婆不是叫胡静吗?什么时候变成林静了?

我楞了一下,急忙揉了揉眼睛,打眼望过去,只见烛光下,一个前凸后翘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隐隐约约望过去,还真的胡静有几分神似。

但我明白,她不是胡静,就算是身材、声音和胡静有些像,但终归不是胡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柴志军又来蒙我?不对呀,现在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局势,不论是走哪一种渠道,都能让我灰头土脸,三五年内翻不了身,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呀!

没想到本人轰轰烈烈的捉奸行动,就这么耻辱的结束了。

我真的不甘心,一下把林静扒拉开,然后发疯一般地闯进了屋里。屋子很大,但是再没有别人,床底下、柜子里统统没有。

我使劲吸了吸鼻子,这里根本没有胡静的气息。

我再次品味菲菲的话语,才终于明白,原来柴志军今晚上的幽会对象不是我老婆胡静,而是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尤物林静。

那胡静去了哪里?和她幽会的小潘安又是谁呢?

眼前的一切使我无所适从,真的是一切宛如在梦中。

忽然,我想起来胡静刚刚还给我打过电话,当时我以为她就在屋里,与我只是一门之隔,所以她说的一切我都想当然地认为是假的。

如今仔细想来,真的是莫大的讽刺。

我掏出了手机,再一次拨通了胡静的电话:“你在哪儿?”

胡静看来是刚从梦中惊醒,晕晕乎乎的说道:“老公,看你这话问的,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这么晚了,我当然是在家里呀!”

“在家里?”我冷哼了一声,因为我和菲菲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胡静根本就不在。

胡静可能是听出来了我声音里的不信任,就说了一句:“老公,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相信的话,那就开视频吧。”

开视频就开视频!

我挂了电话,打开了微信,视频里的胡静,穿着睡衣,从她背后的设施来看,果然是在家里。

我彻底被搞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胡静不是去和小潘安幽会了吗?难道是幽会结束之后,回家了?不行,这件事必须得当面问清楚不可。

我结束了视频,喃喃自语着,就想往门外走。

这个时候,一个五大三粗的身影拦住了我:“姓李的,柴总还没发话呢?你这就想溜了吗?”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柴勇。真的是屋漏偏风连阴雨,一个柴志军就已经完全吃定了我,现在再加上一个恨我入骨的柴勇,看来今晚上我是见不到胡静了。

严格说起来,我非法侵入民宅和故意伤人这两条罪是洗不掉了,就算是不动私刑,人家柴志军只需要打个电话,就能让我吃牢饭。

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太冲动了,没把事情查清楚就贸然动手。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先是看了看柴志军,接着看了看柴勇,大声说道:“柴总,勇哥,今晚上这事是我的错,你们怎么处理都行。”

“哟呵,还有点骨气。你这人很有意思,我真的很不愿惩罚你!”

柴志军眯着眼睛说道:“不过你都打上门来了,我如果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话,那么我柴志军的面子往哪儿搁?”

柴志军看了一眼柴勇,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阿勇,还是报警吧。作为省城的优秀企业家,社会名流,我一向是很反对自己动手的。如果人人都想自己动手解决恩怨,那么还要警察做什么呢?如今毕竟是法治社会嘛!”

“好的!”柴勇恶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就要去打电话。

我急忙说道:“慢着!柴总,在打电话报警之前,能听我说句话吗?”

柴志军一摆手,先让柴勇别打这个电话,然后对我煞有介事的说道:“李明,刚刚你还豪气干云来着,怎么现在就认怂了呢?我丑话说到前头,我悦来集团没有一个软骨头,你如果是想求饶的话,还是免开尊口吧。”

“柴总,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求饶的。”

我对着柴志军深施一礼,把自己和胡静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作为一个男人,这件事情如今今晚上不搞清楚了,我会死不瞑目的!”

柴志军点了点头:“男人就该如此!不过,你想怎么样?”

我斟酌了一下字眼,说道:“柴总,能不能给我一晚上的时间,让我去把事情解决了。不管结局如何,明早八点,我会去派出所自首的。”

柴志军捏了捏鼻子:“这个事情吗?我得好好想想!”

“柴总……”一旁的柴勇突然说话了。

本来我还有几分把握,让柴志军答应我的请求,可是柴勇一说话,我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要知道我刚刚盖了他板砖,让他在柴志军面前颜面尽失,不用说,他肯定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的。

柴志军对柴勇还算客气:“阿勇,今晚上你也是受害人,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柴勇瓮声瓮气地说:“李明虽然莽撞了点儿,但是个男人。我觉得应该给他这个机会,让他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这样以后无论是坐牢,还是继续为我们悦来集团效力,都没有后顾之忧啦。”

“哦?”柴志军旁若无人地香了林静一口,然后接着说道:“难道你不怕这小子逃了吗?”

柴勇正色道:“柴总,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李明是绝对不会逃走的!”

“阿勇,你能够这样想,我非常欣慰。”

柴志军哈哈一笑,把目光扫向了我:“看在阿勇的面子上,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多谢柴总!多谢勇哥!”

我没想到柴勇会以德报怨。

柴志军摆了摆手:“好了,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还得再和小静切磋一下呢?”

说着,他搂着林静进了屋,然后一脚把门踢关上了。

这个柴志军真是个怪人,被我闹成这样了,他竟然还有心思再来一发! 第四章柴勇真是个实在人,不但在柴志军面前替我说了好话,而且还开着路虎揽胜以最快速度把我送回了家。

而我在下车的时候,除了一句“谢谢”,就再也拿不出像样的东西了。

柴勇一脸的郑重:“李明,你不会仅仅一个谢谢就把我打发了吧。”

我一愣:“勇哥,要不你拍我两板砖吧,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柴勇摇了摇头:“拍你两板砖屁用没有,再者说我柴勇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你我就算是不打不成交吧。我看这样吧,你只要记着欠我一个人情就是了。”

柴勇这是明摆着要卖我一个人情啊!

要知道就算是柴志军不炒我的鱿鱼,那我明天一早就要去吃牢饭了,哪有什么未来?

虽然我对未来没报什么希望,但是我走向自己家的脚步依然稳健。

作为一个男人,做事自当有始有终。胡静今晚去哪儿了?那个小潘安到底是谁?她到底出没出轨?这一系列问题必须得搞清楚。

如果她真的给我带了绿帽子,那么我在去派出所之前,得和她去一趟民政局。

回到家里,胡静穿着睡衣在等我,看我一脸的狼狈,很是吃惊:“老公,你不是去河洛上班了吗?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我故意敲打他,说自己和柴志军干上了,然后拍了他保镖一板砖。明天一早就要去派出所接受处理呢?

到了这种时候,胡静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听说柴志军的贴身小蜜很漂亮,叫什么菲菲,还是你的老同学来着,你们两个是不是为了她争风吃醋呢?”

这分明是猪八戒倒打一耙!

我也就单刀直入了:“这件事情和菲菲没有关系,而是为了别的女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就差点出胡静的名字了。她纵然反应再迟钝,也知道怎么回事了:“李明,你这人什么就好,就是喜欢疑神疑鬼的。我别的话没有,想说的只有八个字,捉贼见赃,捉奸见双!”

“好的,我现在就成全你!”

我受了一夜的委屈,瞬间爆发出来了。

我拿过来笔记本电脑,直接开机,只要翻出了最美气象专家和小潘安的聊天记录,相信胡静一定会哑口无言吧。

胡静的脸上看不出来一丝一毫的慌张:“李明,深更半夜的,你开笔记本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找证据了。”看她一副不解的样子,真是演戏的一把好手。

我突然问了一句:“你这段时间一定在阴阳师吧,我有心理感应,你的昵称应该叫最美气象专家!”

我以为胡静这一下该坦白了,谁知道她却是一脸的惊讶:“你的感应不行!我从来不玩阴阳师,也没用过最美气象专家的昵称!你知道的,我这人向来对天气不感冒,管他有云还是有雨呢,反正我也不打伞!”

有云有雨!哈哈,这下子说漏嘴了吧。

我贴近胡静,望着她粉雕玉琢一般的面孔,轻声说道:“不打伞?骗谁呢?结婚这么久了,我哪一次没打小雨伞?”

“死相!”胡静拧了我一把:“哪跟哪呀,你这人怎么这么下作呢?刚刚我只是比喻了一下,你可别给我胡乱联想!”

“不认账是吧?那就让事实说话吧!”

这个时候,笔记本电脑已经开机完毕,我得意洋洋地打开了阴阳师,准备拿出实锤来。

可是让我傻眼的是,最美气象专家的号根本没在上面,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快给下了。不用说,一定是胡静,这是标准的销毁证据。

我扳起了脸:“胡静,别玩了行吗?把你的号登录,大家摊牌好了。”

“我玩什么了?我再说一遍,老娘这辈子就没玩过阴阳师!”胡静也是一蹦三尺高。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必须得另辟蹊径才行。

所以,我放弃了阴阳师上的聊天记录,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反问道:“胡静,就算那个最美气象专家不是你,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今晚上去了哪里了?怎么我刚一离开家,你家彻夜不归了呢?”

胡静寸土不让:“李明,麻烦你用此准确一些,不是彻夜不归,而是半夜不归,因为老娘已经回来一个多小时了,如果不是你的打扰,早就梦到周公了!”

我不能被她带到沟里去,急忙找准了方向:“就算是我说错话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大半夜的时间,你去了哪里?是不是去见那位小潘安了?”

“哪门子的小潘安?老公,这世上这么多男人,只有你在我心里,称得上潘安两字!”

胡静真是个妖精,一会冰冷如霜,一会儿热情如火的,如果不是我默念了几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话,早就被她融化了。

我狠了狠心:“别转移话题,说正事!”

“你这人怎么如此不解风情?搞不懂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胡静瞟了我一眼:“老娘寂寞难耐,所以约了几个小姐妹,出去打麻将了。”

说着,胡静还报上了三名麻友的姓名和电话以及棋牌社的地址,以供我随时查问。

我知道,今晚的行动以失败而告终了。因为以胡静的一向做派,既然她亮出了底牌,那么肯定是真的,是经得起调查的。

难道真的是我冤枉了她?

那么那位最美气象专家到底是谁呢?

忽然我眼前浮现出一个俏丽的影子:菲菲。

如果这一切是菲菲设的局的话,就能讲得通了。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是奉命行事,还是另有目的?

我躺在床上,愁肠百结。

胡静睡在床的另一头,看来她也是睡不着,不停地拿脚尖蹭我。弄得我心里直痒痒,但是明天一早我就要去派出所自首了,现在哪里还有心情有云有雨。

胡静什么时候这么没面子过,索性爬到了我这头:“老公,明天你就要去派出所了,还不定什么时候出来呢?怎么,不如来一发,妾身为你以壮行色。”

“没意思!没心情!”我破天荒地直接拒绝了。

胡静继续诱惑我:“姓李的,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一次可以不带小雨伞哟!”

听了这话,我再也矜持不下去了。

明早我这一去,还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如果不带小雨伞的话,给自己留个后也是好的,最起码能让胡静心里有个寄托。

来就来,两口子谁怕谁,反正她出轨的事情没有实锤,目前还是我李某人的老婆。

我累了大半夜,所以只能梅开二度,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胡静已经去上班了,早餐已经准备好,都是我爱吃的东西。

餐桌上还放着一张纸条:“老公,别那么灰心丧气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你这一次因祸得福也说不定哟!”

“因祸得福?”这种好事我想都不敢想。

没想到胡静的话很准,我早餐还没吃完,人力资源部经理就亲自打过来电话,说是柴总已经下了命令,鉴于我为人实诚、勇敢,所以荣升为河洛市悦来大酒店副总经理,即可上任。

我傻眼了!

我从来没想到柴志军竟然有如此心胸。人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看来是个做大事的人。

人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待之!

我收拾了一下,准备等中午胡静回来,一起吃顿饭,就再次去河洛走马上任了。

至于柴志军那边,我并没有打电话表示感谢。因为他是个做实事的人,并不需要这样的口头感谢。

还有就是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我肯定是不会离开省城的。

虽然人力资源部的人催了好几次,我都搪塞过去了。

我找了个机会,在胡静手机上弄了一个查找手机这个功能,会者不难,这个东西其实没那么神秘,就是查找iPhone 啊,然后在IOS内置功能,再输入她的帐号密码,就能定位到她。

我当时想的也是去去心病而以,没想到第二天,果然出事了。

那天胡静说单位让她去郊区参观交流,大约晚上十点多钟回来。然而我定了一下位,却发现她在本市万达广场的酒店里。该不会去和小潘安约会去了吧?

我心里很焦躁,自己安慰自己,万达酒店是建在万达广场上面,而定位只定到地图的平面,说不定她是在一至四楼的商场里而不是在高层的酒店里。

可是这又说不通呀,本来我通过手机用另一种办法搜寻确凿现场证据,但我又不是黑客,查找手机极限就只能定位到平面,还能有什么办法?毕竟胡静用的是苹果7,如果是安卓机就好了,我能远距离操控她的摄像头进行拍照。

我打算直接打电话问胡静到底在干嘛呢啊,看她怎么说。她如果真是在逛万达广场,那就会说逛万达呢,如果真的是在酒店打麻将呢,也会实话实说,但如果是干别的有意义的事情,那就连万达都不会提,会说在外面或者在工作呢,那样的话,我的原谅帽只怕就要戴上了。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小说预览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我的老婆是狐狸精小说、我的老婆是狐狸精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