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路婚宠沐年华小说、医路婚宠沐年华小说在线阅读

余香 总裁豪门 2020-10-15 17:14:09 0 0

医路婚宠沐年华

医路婚宠沐年华小说、医路婚宠沐年华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6-14 10:28

字数: 543,208

状态: 已完结 27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医路婚宠沐年华小说简介:前世,她是出类拔萃的外科手术医生,却被未婚夫残忍地杀害,灭她全家。

一朝重生到草包千金宋思阮的身上,颜音发誓要手刃仇人,让那些害过她的渣滓通通付出代价!

只是,这位被她当做过墙梯的新未婚夫怎么不如传说中那样杀伐果断,反而透着点……不要脸?

宋思阮没好气的:“顾先生,我要对付的人可是你侄女跟侄女婿,麻烦你跟我保持距离!”

顾危城点点头:“嗯,太太别误会,我马上跟他们保持距离。”

医路婚宠沐年华小说预览

第一章“妈、妈呀……有鬼!有鬼啊!”

浑身的汗毛都在这一刻彻底竖了起来。

宋雨薇跌跌撞撞地摔在地上,又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而后拼命往回跑去。

此刻,她的脑子里只存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宋思阮变成鬼了,变成鬼魂来找她报仇了!

不然的话,她怎么会三番两次地在水里沉了那么长时间,还能始终安然无恙?

宋雨薇越想越觉得害怕,赶紧加快速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待到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远了,宋思阮才从湖里探出头来,伸手抹去了脸上的水珠。

早在离开病房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宋雨薇会跟出来了。

这女人的窥探欲太过明显,对她的好奇跟诧异几乎全部写在了脸上。

大概是在奇怪,她明明不懂水性,为什么没有在游泳池里被淹死吧?

宋思阮不识水性是件很明显的事,否则的话,宋雨薇也不必大费周章地把“行凶地点”选在游泳池边。

可她不知道的是,如今宋思阮的身体里面,住的已经是她颜音的灵魂了。

颜音虽然是个外科医生,却也学过十几年的游泳,甚至还拿过几个游泳冠军,在水下短时间的闭气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而要误导宋雨薇把她当成鬼,似乎也不是一件多难的事。

换套衣服再擦点白粉,她随随便便地往这湖里一沉,不就吓得那丫头魂飞魄散了吗?

不过,这毕竟是个缓兵之计。

等到宋雨薇回过神来,就会发现她只是在装神弄鬼。

宋思阮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一座高楼上。

上一世,她是医生,自然知道以爸爸如今的病情,十有八九是进了重症监护室。

而她所在的市一医院,已经是云城范围内最好的医院了。

换句话说,她的爸爸,或许就在距离她咫尺之间的地方。

这种认知让宋思阮的情绪有些微微激动,她用手撑住地,正要纵身跃出湖面,一股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道突然按住她的脑袋,将她重新压回了水里。

宋思阮一时不备,猛地呛了一大口水,她本能地挣扎想要挣开,却被那股力道按压得越来越深,让她根本起不了身。

刚刚为了吓跑宋雨薇,她已经在水底下闭了不少时间的气,现在根本撑不了多久。

肺部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好像随时都会被挤爆掉。

感官渐失的时候,宋思阮在想,上一辈子她死于火场,怎么这辈子偏偏就跟水结下了不解之缘,两天之内都已经溺了三次水?

难道就要这样坐以待毙,任由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复仇机会白白从自己手中流逝掉吗?

不,她已经不再是那个软弱轻信的颜音了,谁都妄想来主宰她的命运!

宋思阮静下心来,虽然身体的承受能力已经濒临极限,但也强迫自己继续忍下去。

原本剧烈晃动的水面很快趋于平静,宋思阮沉在水里,安静得就如一颗没有气息的水草一般…… 第二章上面那人终于松了力道,微微皱眉,拉住湖里的女人往上一提,似是要确认她真的死了没有。

宋思阮就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反扣住那人的手将他顺势一拉,然后借助他的力量钻出水面,手肘紧跟着对准他的后背就是重重一击。

她眼中那人的身形似有一晃,却没有如她预想的那样狼狈跌入湖里。

宋思阮得了自由,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想要借助头顶的路灯看清楚要她性命的人,却在对视上那张脸时,整个人都不由地愣了一下。

依旧是那盏一闪一闪的老旧路灯,可被昏黄光线笼罩的男人,却犹如神祗,连带周遭这片破落的环境都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熠熠生辉起来。

他穿一件深色的夹克,五官深刻,眉眼深邃,脸上分明没什么表情,却又自带一种让人噤若寒蝉的气场。

他的发梢还湿哒哒地滴着水,许是被她偷袭背部时不小心沾上去的,沿着英挺的鼻梁慢慢滑落,性感不显丝毫狼狈。

顾危城。

也就是刚才电视画面里,江岑搂着那个女人的小叔。

她不找他,他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

“是你要杀我?”宋思阮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前世,她并不了解顾危城这个人。

虽知他冷漠残酷,杀伐果断,但对肚子里怀着自己孩子的女人也能做到这般地步,还真是刷新了她的认知下限。

“你不是也很乐意去死吗?我成全你,有什么不对的?”他的口吻格外理所当然,仿佛对她施了多大的恩似的。

宋思阮没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云城盼着你死的人也不少,怎么不见你去成全成全别人?

腹诽完,就见顾危城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医生的直觉让她很快察觉出什么,低声问道:“你受伤了?”

刚才她就闻出来了,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而她越是靠近顾危城,那股血腥味就显得越是浓烈。

宋思阮扯开他的衬衫想要检查伤口,这个动作让顾危城的眉头皱了一瞬。

愣神的片刻,“撕拉”一声,男人胸口已经一览无遗地暴露在空气当中。

居然会是一道枪伤!

位置在胸腔的左侧,距离心脏不过三五公分,且由于是近程射击,伤口的截面显得有些过大,鲜血正在一股一股地往外涌。

自己都伤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有闲心来杀她?

宋思阮直接撕下自己连衣裙的裙摆,拧干水迹按压在他的伤口处:“我只能暂时先帮你止住血,你这种情况,还是要尽快动手术把子弹给取出来,还好这里离急诊大楼不远,路上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她拉住顾危城的衣袖就要往急诊大楼走,被他反手捏住了手腕。

“怎么了?”

宋思阮不解地抬头看他,对视上了男人探究的目光。

是的,探究。

顾危城也并非没有接触过宋思阮这个人,一个多月前他被人下药算计,出现在他床上的正是眼前这个女人。

以他对这位宋小姐的印象来说,绣花枕头塞稻草,空有一张漂亮的脸。

可就是这样一个昨天还在为他们的婚事而寻死腻活的女人,在隔了仅仅24小时以后,她能够算计他,看到那样狰狞恐怖的枪伤,居然也冷静得出乎他的意料。 第三章“宋小姐还真是个瑕疵必报的人,很着急把我往死路上推吗?”顾危城的语气依旧云淡风轻,仿佛受了重伤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

什么意思?

宋思阮眯了眯眼,而后才反应过来,他受枪伤说明有人追杀,出了这片地方大概就难以保命,更别说进到鱼龙混杂的医院里去动手术。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宋思阮轻轻挣开被他握住的手腕,“不过你的伤口也需要马上处理,你打算怎么办?”

“扶我去那栋废弃的旧手术大楼。”

旧手术大楼,就是市一医院新手术大楼落成之前用来动手术的地方。

虽然大部分手术设备跟药品都已经搬迁,但因为新仓库的面积有限,所以仍遗留了部分在这里。

宋思阮还没开口说话,男人的手臂就极为自然地圈住她的肩膀,将半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在了她的身上。

“……”

好吧,看在他是伤员的份上,她忍。

两人缓步走进了旧的手术大楼。

说是废弃,但因为还有部分药品跟器械存放在这里,保洁人员都会定期过来打扫,所以卫生情况保持得还算不错。

顾危城熟门熟路地打开了一小盏手术灯,又去隔壁取了些药品跟器械回来。

等他单手拿起手术刀,撕开自己伤口处的衣服,宋思阮还是没忍住开了口:“你等一下!”

男人皱起眉头抬眼看她,眼神里有着被人打断的不悦感。

宋思阮硬着头皮道:“要不……还是我来吧!”

“你?”简简单单的一个字,透着几分极不信任的口吻。

宋思阮继续迎难而上:“再怎么样,我也比你自己上要强点吧?你伤的是右边,我敢说整个市一医院,都找不出一个可以用左手替自己动手术的医生。”

其实知道他有这个打算,但医生的本能还是让她无法坐视不理。

更何况,她太需要顾危城欠她一个人情了。

一个可以挽救这桩岌岌可危婚约的人情。

顾危城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随即把手里的器械递给了她。

这副毫无戒备的态度,倒是让宋思阮有点刮目相看,打趣道:“现在就不怕我把你往死路上推了?”

“除非你想亲手折磨死我,否则的话,没这个必要。”

那些追杀的人还在外面,他身上又是伤痕累累,若是宋思阮真想要他的性命,直接把他丢在这里就是最省事的做法了。

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宋思阮只是低头笑笑,打开手术灯,认真地摆弄起那些器械来。

“这里的设备倒是挺齐全的,就是缺少一支麻醉剂,可能要麻烦你稍微忍耐一下了。”

“没事,本来我也没打算用。”

宋思阮咋舌,这男人到底是什么钢筋铁骨做的,取子弹居然都不用麻药?

不过,没过过这种刀头舔血日子的人,大概也坐不稳他那么高的位置吧?

宋思阮递给他一块毛巾让他咬住,很快进入了手术状态。

这里的条件其实很差,没有无菌环境的手术室,怕被外面的人发现,她也没敢开全部的手术灯,只借助了中央的一点光线。

戴上口罩,消毒器具,宋思阮举刀划开了伤口创面……

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始终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他用余光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浑身湿透,裙摆粉碎,说是狼狈到了极点也不为过。

可被医用口罩遮住了大半的脸上,她的眼神却格外专注而又冷静,仿佛这里就是她的主战场,她正在与敌人拼命地搏斗厮杀。

这种念头,一时间竟让顾危城有种兴奋不已的感觉。 第四章事实上,手术台确实是她的主战场。

上一世的颜音就是个出色的外科手术医生,开人胸腔的手术大大小小做了不少,取弹这种已经算是入门级别了。

可面对的人是顾危城,还是让她不敢掉以轻心。

二十分钟以后,粘着血液的黄色子弹头露了出来,宋思阮终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她用镊子将子弹取出,小心翼翼地替他缝合了伤口。

“好了,这个天气的伤口不用包扎,包了反而容易发炎,回去之后还是要注意清洗跟消毒,你应该有自己的私人医生吧?”

宋思阮像叮嘱自己的病人那样叮嘱着他,手腕忽而被人一把攥住,他一倾身,鼻尖差点触碰到她的鼻尖。

距离顿时暧昧得有些不像话。

“说你的要求。”顾危城的眼眸直视着她。

看得宋思阮语气都有些磕磕巴巴:“什么……什么要求?”

“我想杀你,可你却救了我,总不是要身体力行地告诉我,‘以德报怨’这四个字该怎么写吧?”他勾唇淡淡地笑着,眉眼间竟是足以将人看呆的光华。

既然被看穿了意图,宋思阮倒也大方,微微扬起自己的脸:“那如果说,我想让你娶我,你愿意吗?”

顾危城眯了眯眼盯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巴掌小脸。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错愕的。

这丫头一点儿都不像传闻中的那样草包无脑,相反的,她很聪明。

知道跟他兜圈子等于找死,她就坦坦荡荡地承认自己的目的。

只是……闹完一出寻死腻活的戏码之后还想再跟他结婚?

他顾危城可没有被人当成猴耍的喜好!

敛了情绪,他声音极淡地开口:“不愿意。”

“……”

这一回,错愕的人变成了宋思阮。

她甚至都忘记了难堪,忘记自己才是被拒绝的那一个,扒着他的手臂追问道:“为什么?”

他们不是连孩子都有了吗?

难道这样,他也打算抛弃她,让她做一个未婚的单亲妈妈?

重活一世,她怎么还是摆脱不掉这些讨厌的渣男!

迎上宋思阮震惊无比的目光,顾危城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我不觉得娶一个蠢到连大学都毕不了业的女人是件多光彩的事。”

前世的宋思阮,确实是个不学无术的富家千金。

可颜音当了十几年的学霸,哪里受得了这种侮辱?

她一时气结,话就脱口而出:“那你当初让我怀孕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没勒紧自己的裤腰带是件特别不光彩的事?”

说完,没由来地一阵后悔。

哪怕重生之前,她也并不是个脾气暴躁,容易被人给激怒的人。

为什么遇到这个顾危城之后,她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都飙升了……

偏偏那人还不依不饶:“怎么你好像很希望能跟我结成婚的样子?”

宋思阮的脸蛋顿时红得如同猪肝。

在她还是颜音的时候,并非没有经历过感情,也并非没有交过男朋友。

但她跟江岑的关系,仍是更偏向于兄妹,即便订了婚,那男人也没有对她做出过多出格的事,说过多出格的话。

习惯了江岑隐忍蛰伏的虚伪模样,倒叫宋思阮在面对另一个男人时,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顾危城终于停止了对她的逗弄:“我不会再对这个婚约有任何的干涉举动,至于能不能嫁进顾家,看你自己的本事。”

医路婚宠沐年华小说预览

医路婚宠沐年华

医路婚宠沐年华

医路婚宠沐年华

医路婚宠沐年华

医路婚宠沐年华

医路婚宠沐年华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医路婚宠沐年华小说、医路婚宠沐年华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