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守空闺待良人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 完整版独守空闺待良人全文在线

念清风 总裁豪门 2019-06-09 05:40:59 0 0

独守空闺待良人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 完整版独守空闺待良人全文在线,经典文学小说网今天要给大家带来的是独守空闺待良人最新章节,独守空闺待良人在线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啦。独守空闺待良人精选:她是傅家掌权人内定的妻子,却误打误撞被他的儿子缠上。

他把她圈养在自己的身边,蚀骨宠爱,本以为只是为了复仇,却搭上一颗真心。

殷韵:“不管,我要上你傅家的户口本!”

傅千寒:“乖,再乱填位置,可饶不了。”

于是说放过她的人,还是把她拆骨入腹。

这世界最美好的爱情,大概就是无论多少年后,即使有一个人步伐快了,而另一个人会不知疲乏的追上来,握住心爱之人的手。

独守空闺待良人小说试读:

傅家与殷家交好,完全是因为她。

弃文从商的殷华和偶然一次,带初中时的殷韵去上流圈子吃饭,深得富商傅让喜欢,然后就让她认他为叔叔,从此把她当公主养着。

而殷家也因为她的缘故,生意越做越好。

可圈子的人都说,殷韵是被傅让当童养媳养着,就等她二十四岁嫁给他。

因为这个传言,殷素跟殷月对她就很微妙。

从她懂事开始,殷月跟殷素就不怎么喜欢她,殷月表现得很明显,殷素则是虚情假意的讨好她。

但是讨厌归讨厌,殷韵从没想过,殷素年纪小小,居然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情害自己。

回到家里,只有佣人在忙碌,爸妈在公司。

殷韵直接上楼去,回到房间里泡了澡,她趴在床上休息。

晚上被手机铃声叫醒,殷韵眯着眼睛把拿过床头的手机,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放在耳边,她声音含糊的道:“喂——”

“几点了,还在睡觉?”那边传来一个醇厚如同美酒一般清润的声音,成熟而充满魅力,还带着些许的宠溺。

殷韵一听是傅让的声音,立即清醒了几分。

说句实在话,她现在特别害怕被傅让抓到自己失身的事情,他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她不知道那些传言是真耗死假,但是她不想嫁给傅让。

他只是她的叔叔,不会有别的感情的。

“嗯……不是放假无聊么,叔叔你还在国外啊?”殷韵故作自然的回答着,但是拿着手机的掌心,溢出了汗水。

“晚上十二点就回国了,后天你跟你姐姐们来我们家,我们聚聚。”傅让嗓音温和,语气自然动听。

殷韵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轻声应道:“好。”

“韵韵,你也快毕业了,别整日里虚度光阴,放假睡那么久做什么?钢琴有在学么?画也不能落下,艺术行业,要勤学苦练。”日常交代完毕,说起正事的傅让语气就开始严肃起来。

殷韵咬着唇,瓮声瓮气的回答:“好的,我知道了。”

“嗯,我这边有点忙,你吃完晚上就去休息,挂了。”傅让声音清润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他对殷韵宠爱,但是也很严厉,而且他工作很忙,没有过多的时间跟殷韵闲扯别的。

所以当圈子的人传言,她总是将信将疑。

因为傅让没有表现出对她特别的情感来,好像只是单纯的想养个看得顺眼的女儿而已。

在家里混了一天,她身上的痕迹经过她的处理,已经都消失了。

换上一身得体的晚礼服,殷韵坐着车去富江酒店。

本来傅让是说去他家聚聚就行,但是傅家老太太不肯,听说是傅家一个重要的人从国外回来了。

傅家在A市是百年豪门,家族内关系复杂,而且家族里的人心更加复杂。

就说傅家老太太,手上占着傅家所有家业股份的8%,而傅让也就12%,其他旁支都是6%以内,所以大家都对傅让以及这位老太太很尊重。

傅老太太是傅让的母亲,即使他拥有再多股份,那也是要听母亲的话的。

司机是傅家的,没忍住内心的好奇,她低声问司机:“我没听说傅家还有除傅叔叔以外的人在国外工作啊,到底是谁呀?”

司机跟殷韵关系好,而且她的嘴巴也严实,当下便开口道:“我也是昨天听说的,说是傅先生的儿子。”

殷韵的脸上带着惊讶,儿子?!傅叔叔从未提起有这号人啊。

“我也很震惊,昨天听到这个消息,据说是未婚先育的孩子,一直呆在国外,这次是老太太叫他回来,估计是想让他继承家业。”司机看她一脸的惊讶,接着说道,八卦之心简直不能平静。

“但是傅叔叔还年轻啊……”殷韵虽然对这些大家族之间的事情不太懂,但是她明白,就傅让现在这么努力的工作,而且才四十来岁,绝对不可能把傅家所有家业股份让出来的。

司机闻言,声音不重不轻的道:“所以傅家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小的长大了,而大的还未老。”

这话里有话,殷韵是听得懂的。

恐怕,傅老太太对傅让不满,让傅让的儿子与老爸争家业。

傅让这些年的确独断专权,整个A市,他的名字比傅家这两个字名气还大。

傅老太太年轻就拼搏,她在乎的是傅家这个名头,而不是傅让这个人的名头。

想到这些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殷韵也没多问,更不会多想。

来到富江酒店,殷韵刚进去,就吸引了大批视线。

但是殷韵很明白,她吸引人视线,并不是因为长得多好看,而是她跟傅让的关系。

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殷韵端了一杯果汁慢慢的喝着。

没一会儿殷素跟殷月就来了,而她们的中间,是她们的妈妈,余夏兰。

但是她并不喜欢殷韵,格外偏爱殷素跟殷月他们。

殷月一看到殷韵,就对她丢了一个不屑的眼神。

殷素跟余夏兰看了她一眼,就直接跟别人搭话了。

殷韵一个人坐在这里,没所谓的吃着甜食喝饮料。

大家都八卦着傅家回来的人到底是谁,连殷韵都忍不住有些期待。

不过很快,大家的视线慢慢的落在了殷韵的身上,也不知道殷月跟殷素说了什么,大家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

殷韵极大的不自在,放下饮料,她决定去楼上客房休息一下。

肯定没说什么好话,不然别人不会用那种鄙视的眼光看她。

殷韵才上去,殷月跟殷素就上来了。

两人在她要进房之前拦住了她,殷月扬着下巴,趾高气扬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后才道:“你那天晚上进了男人的房间,我们是有视频证据的,看你待会儿怎么跟傅叔叔解释。”

“所以?”殷韵顺着殷月的话问下去,表情不冷不热。

“殷韵,仗着傅叔叔对你的宠爱,你为所欲为,不过以后,你可能没那么好运气了!”殷月接着说,眼眸充满了得意。

她虽然跟殷韵长得有些相像,但是说话的时候,总是趾高气扬而且还尖酸刻薄。

“恐怕事情你们说出来,对你们也没有好处,毕竟……是你们在背后陷害我的。”殷韵看着殷月的眼睛,语气笃定。“你有什么证据呢?”殷月声音带着不在意。

“我如果要证据,跟傅叔叔说一声就好了,不像你们,还得背后使下三滥的手段!”殷韵说着,眼神瞥向一边的殷素。

殷月最讨厌她这种自信的表现,听到她的话,殷月当即便抬手,狠狠的对着她脸,猛地甩了一巴掌。

殷韵被打得后退两步,脸颊发麻,她的唇瓣动了动,然后眼底带着血丝的瞪向了殷月。

殷月扬起下巴,双手环胸的道:“怎么?不服气啊?你下次再表现出这么一副嘴脸,我把你从这里推下去,让你整日作妖在傅叔叔面前装白莲花!”

殷韵咬着唇,上前就要打她,殷素赶紧凑过来拉住了她,然后一脸无辜的道:“殷韵啊,你别太嚣张哦,我们真的有证据你进男人房间的,你还是想想待会儿怎么应对吧,视频会马上被人都看到哦,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诶。”

殷韵的眉头跳了跳,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但是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殷月一把推开她,对着身后的殷素道:“走,待会儿看这不要脸的狗东西怎么嚣张!”

殷韵被推得撞到墙上,脊背发疼,她皱着眉,放在身侧的手用力的握紧。

很快,她松了手,沉默不语的往房间走去。

打开属于自己那一间客房,她关上门,正要去休息,就看到了坐在客房里的某人。

殷韵愣了一下,然后火急火燎的跑到对方的面前,一脸惊慌的道:“你跑来这里干什么啊?!”

靠在沙发上看书的傅千寒闻言,挑眉看向她,眼底泛着潋滟的光芒,他意味深长的道:“想念你的味道了。”

“你流氓!”殷韵立即怒骂。

傅千寒放下手中的书,伸手将她的腰肢搂住,然后用力的拉入自己的怀中。

殷韵没站稳,一下子扑到他的怀中,她用力的挣扎:“你别再这样了,我今天就要完蛋了,你再出来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我叔叔会生气的,你会受到连累的。”

傅千寒闻言,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声音低沉性感的询问:“你在担心我出事吗?你这样我觉得我们像是偷 情。”

“我靠,偷你妹的情,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担心你了?我是担心我自己好么!”殷韵别开头,翻着白眼道。

“我刚才听见门外谈话,我也挺担心你的。”傅千寒脸色难得一本正经,眼神深深的凝视着殷韵。

殷韵还是个小年轻,连恋爱都没谈过,哪里承受的住他这样炽热的眼神。

当即看向别处,她趴在他怀中,噘着嘴道:“有什么好担心,反正我没所谓,他们说呗,我又不是没被人说过。”

从认识傅让开始,她就一直被人指指点点,上流社会的人都说她读初中就被包 养了。

殷月跟殷素在学校大肆宣传,全校的同学都孤立她,还经常故意害她,她都习惯了。

傅千寒默默的看着她不说话,殷韵从他怀中起来,皱着眉道:“你待会儿别出去,被认出来就不好了,我不是担心你,我只是不想你惹上傅让。”

听到她的话,傅千寒笑了起来,没有回答,他拿起一边的书,继续看着。

他穿着高档的手工西装,三七分大背头,让他凌厉的眉显得张扬极了,五官俊美如同画里画出来的,他随意看书的样子,都帅得一塌糊涂,有一种天生的自信。

殷韵在他身边坐下来,没有刚才的大义凛然,眉目带着些许的烦躁。

傅千寒看了她一眼,收回视线,凝视着书的眸子,冷漠,透着锐利的光。

没看一会儿,他将手中的书放下来,伸手揽住她的后背,他的手指在她的脊背上轻轻揉了揉:“刚才撞痛了吧?”

殷韵愣了一下,扭头看向他,她摇着头道:“没有啊。”

她还被打了呢,只是傅千寒并没有看到她被抽巴掌。

傅千寒依旧帮她揉着,动作轻柔,带着些许的怜惜。

“我听说,你是傅让的内定妻子,不过……你之前是处吧?”试探般的询问,他的语调自然平缓,没有任何鄙视她的意思。

殷韵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别人说二十四岁他会跟我结婚,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她的眼神里带着迷茫。

殷韵今年二十二岁,还有两年。

“如果是真的呢?”傅千寒接着问,眼神高深莫测。

殷韵愣了愣,随即才咬着唇,低声道:“我会逃婚。”

傅千寒点点头,没有多言。

“话说你为什么去嫖啊,你是不是总做这种事情?都说长得好看的男人身体不干净,看来是真的。”殷韵问完之后,又直接自己给自己解答。

“我在飞机上遇到一个gay,对方显然是老手,把我水换成了他有料的水,我下飞机药效发作,没办法,让人安排了女人。不发泄会出问题的。”他不急不缓的解释,眼眸平静。

殷韵噘了噘嘴,也不知是信了还是不信。

但是傅千寒明显并不是特别在意她的看法。

很快,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与此同时,殷韵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殷韵没有接,一看是傅让打来的,她就知道宴会要开始了。

她有些紧张,待会儿下去会发生什么?

拿着手机匆匆的出门,殷韵关上了房门。

屋里拿着手机的傅千寒看着门迅速的被关上,脸上温和慢慢的褪去,换做一副冰冷的脸。

按下接听键,他没有说话。

那边的老人倒是不客气,立即开口,声音苍老无力的道:“还没来么?”

“来了,一会儿就下去了。”傅千寒语气冷冰冰的说完,就拿着手机去开门。

“我这边帮你从旁家的人手上买了6%的股份,你拿着我的一共是14%的股份,你要好好的把握。”老太太语重心长的说着。

站在门边的傅千寒表情冷得似乎能凝出冰霜来,但他嘴上还是温和的回答:“我知道了。”

他回来并不是在乎股份,股份这个东西……14%于他而言,太少。

他真正的目的,可不是这点股份。

电话挂断,他收起手机,然后走向楼梯。

楼下就是宴会会场,他这一出现,立即就有人看了过来。

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他一步一步沉稳的走下去。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独守空闺待良人】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