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意东南望

华年 总裁豪门 2018-12-09 01:10:20 0 0

浅意东南望

白天,他是嗜血、冷酷,指点江山的风云总裁

夜晚,他是狂野、霸道的老公

他之于她,就是一只兽

为了能与他在一起,她事事忍耐,受尽委屈

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她带球逃离

而他发誓,今生今世,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回来

三年后

异国的土地上,他意外见到了一枚小孩

小孩不仅叫他老家伙,还骂他浑蛋,甚至用鸡蛋扔他

当他正想把小孩抱起来揍时,可为何越看越觉得自己是翻版?

第1章 新婚夜

第2章 他与她在一起

第3章 恼怒的钟金灿

第4章 与你妈一路货色

第5章 又不是没碰过

第6章 没有找到人

第7章 你倒是会装

第8章 这是要拆穿我吗?

第9章 所谓人情

第10章 我只是看到霍小姐太激动了

第11章 白莲花

第12章 霍霓

第13章 去金氏上班

第14章 去三十二楼

第15章 他怎么会跟培清亚在一起

第16章 你们都闹够了吗

第17章 不是真的可以

第18章 得寸进尺

第19章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是你嫂嫂

第20章 被绑架

浅意东南望小说试读:

C市

格兰名门别墅区

夜晚的清风簌簌拍打在霍芊紫脸上,她倚在欧美装饰的落地天窗边缘,感受不到一些冷,有的就是浑身麻木的颤动,手机到现在总算放过她了,没有再响起来。

今晚,是她的新婚夜,原以为钟金灿不会再回来了。

想不到他竟然一身醉意的模样撞开房门,慵懒随意地拉扯衣衫,他身上黑衫衣纽扣随之而落,露出大片肌纹分明的性感胸膛,一步步地朝她逼近,高大伟岸的身躯矗立在她的面前,如君王般居高临下地冷睨她,口不择言。

“什么贵族、不过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畜牲!”

男人的声音冰冷,没有一点温度,话中带刺!妖孽绝美的俊脸上,迷醉又发红的深遂眸子闪着嗜血的光茫,望着她如同盯着一头猎物。

他手臂猛地一伸,修长好看的手指用力捏住霍紫的下颌,抬高她的小脸扭向自己,邪魅地淡淡一笑,语气却满是冰冷和嗜血。

“不错麻,长的还挺人模狗样的。就这么想嫁我?”

“虚伪的女人。”话音如冰冷的碎渣,一颗一颗狠狠地砸到了霍芊紫娇嫩的容颜上。

冰冷的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她光滑的脸颊上刮滑,突然他手一反,攥紧她的下巴。

仿佛能听到骨髓被捏碎的嘎嘣的声音,霍芊紫大气不敢喘,动也不敢动,任由疼痛曼延,她睁着一双纯净如一汪清泉的漆黑眸子凝望着眼前俊美的男人。

“嗯哼。”

“说话阿~哑巴了?”

他的眸子端详了她清纯秀丽的脸一下,视线就紧紧地放在她起伏不已的心口处,那炙热的目光很直白,直白的让人感到害怕。

纯白色高级定制的婚纱礼服,暮地被他粗爆地拉扯,霍芊紫拼命地挣扎,委屈深深地压下心底,最终挻直腰杆,目光坚硬地望进他眼底。

钟金灿有一瞬间的失神,但被威胁的痛苦把这一丝难以察觉的心情给压抑了下去,手直直地向下,没有一丝的怜惜。

“刺啦”一声,洁白的抹胸后背应声而开,露出了背部大片美好春光,直至下臀部。钟金灿目光灼热了起来,没有过多的想法就用力扯掉多余的阻挠,却发现女人紧抱着身子和自己对持,不悦地皱起眉头。

“放手!!”

霍芊紫感觉后背微凉,搂紧前襟抹胸,双手环住自己的身子不停地往后退,她漂亮的眸底渐渐出现了裂痕。

“不要——”漂亮的双眼中迅速地蒙上一层薄雾,不可置信地摇摇头,祈求他能放过自己。

钟金灿勾起厚薄适中的菲唇,有些不屑地看向她害怕的眼神,心神一紧,却有些好笑,谁不知道霍家千金的那点破事,不知情的还真以为她纯情少女呢!

看着眼前晶莹剔透又细腻的肌肤,身体中窜起了一股连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燥热,只当是自己太久没有碰女人了,连霍强维的女儿都觉得如此的新鲜可口。

想靠女儿了了他与老牲畜的恩怨,没门!

当他钟金灿是个白痴吗?想当初他刚进入钟家集团,为了成交一单,争取业绩好上位,却被她父亲推到黑夜拳击场上被打的九死一生,谁会理他。

本来这事,已经过去了,他都不想理了,却想不到这一次竟然利用了爷爷的软勒来挟持他娶她,不是说很喜欢他吗?怎么就害怕了?钟金灿狭长的单凤眼里闪过些讥讽。

一对玩阴谋诡计的父女,他可不喜欢,即然主动送上门来了,不要白不要嘛。

男人迈着矫健步伐,伸手猛地一拽,直拉抓住她纤细的胳膊往大床上一扔,随后俯身覆了上去,紧紧地压住她挣扎不已的娇驱,明显能感觉到女子身上传来幽幽的百合清香味!

钟金灿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感觉记忆中某些熟悉的香味与此时仿似重叠,但他甩了下精致的短发,觉得自己是被气傻了。

尚里怎么可能还活着,她的尸体还是他亲自带回来的,想到那个清澈可爱的女孩子,本是沉重的心情愉发的闷痛起来。

手中的力道不觉中也加重了,钟金灿的粗爆行为让霍芊紫痛不欲生,她漂亮的眸子紧闭,如临大敌,牙关咬地死紧,知道挣扎不起任何作用,便任由男人在她的身子上胡作非为。

没有吻,没有任何前戏,男人就向她横行直撞,霍芊紫感受到下身撕裂的痛袭来,直到痛到麻木,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揪住床单,死命地隐忍住不发出声响。

床四边的纹架剧烈地晃动着,紫色的印花纱纹轻微地摇摆,霍芊紫如海藻般的发丝随着男人的摆布,时而遮住他绝美的俊颜,朦胧的夜色冰冷地散在女子雪白的身子上,美的惊心动魄。

一个钟头以后,钟金灿满足地站起来,高冷的俊颜上没有一点表情地推开她软趴趴的身子,走向浴室,也不顾已然昏死过去的女人。

轻轻地拉上滑动玻璃门,钟金灿扭开喷枪淋浴花洒,任水滴冲撞在他的眼敛上、肌肤上,英气刚阳的眉峰微微地皱起,他握住白色湿巾的修长手指竟然微颤,不知为什么,他的心突然很空洞,好似在伤害一个自己爱的人一样。

但女人那张脸,确确实实是他不认识的,传闻霍家的千金早些年有过一个初恋男友,不知什么原因已经分手。

刚才他还特意地憋了一眼,床单上干干净净的,这个女人不干净,钟金灿打底心升起一股浓烈的厌恶,握紧的拳头猛地砸向落地镜。

哐的一声,落地玻璃镜面凹下,玻璃碎了一地,哗啦啦地洒下来,他拳头上的鲜血被水酒的如蜈蚣一样,触目惊心。

该死的!不知给别人搞了多少次的破鞋,也往他这里塞,当堂堂钟家大少钟金灿是垃圾回收站吗?

“霍强维,你有种!”

十多分钟后,钟金灿慵懒地推开门,简单地在下身系了个丝巾,一手拿着毛巾擦拭身上未干的水珠,妖孽的俊容有些意外地看向大床角落。

一看到霍芊紫蜷缩的身子,他深邃的眸光深了深,实在是这个身子对他有着致命的诱惑力一样,特别的贴合他的,在她的身上,他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满足,这种感觉许多年前某个人也给过他,只是时间太过短瞬,他已经快要记不起了。

“装什么装!一个表子还装的像个圣女一样!”

女人听见他出来反射性地缩了下身子,看在钟金灿眼里,他阴冷地勾起唇角,冷睨了她一眼,现在的女人都怎么了,个个都这么作!

他不再理会她,径直进了衣帽间换了衣服,就摔门出去了,直到外面的车子尾声响起。

空气中还有男人身上特有的味道,霍芊紫抱着被单不争气地低低呜咽地哭了起来,她想不到一回来这座城市,面对这个男人,又是这样。

从来,只有他伤她的份!

但是她,没得选择,父命难违,明晚的宴会她一定要去参加,因为这一次她回来,一定要查清当年的真相。

天亮了,明媚阳光拂在霍芊紫的脸上,长长的睫毛扇似羽毛一样轻轻地扇动了一下,如同蝴蝶一样特漂亮轻盈,只是未施妆容的素脸略显苍白。

朦胧中,她看见了陌生的影色,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她知道来了钟家不比从前,还有一场硬战要等着她去打,听说钟夫人是出了名的难缠。

何况这桩婚礼本就是他们不愿,而被父亲强加给他们的,她抿了下唇瓣,苦笑了一下,身子似被几千重的载重车碾过一样,痛的她呲牙咧嘴,更堪的是两腿间,酸的动一下都发痛。

这一切也怨不得人,霍芊紫想着男人那美绝的脸庞,竟一下子征住了,都被他这么对待了,心底竟然对他还是有念想。

“少奶奶,麻烦快点起来,夫人们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佣人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路,她勉强坐起来,应了声就行,三两下换了件奶黄色的小礼服走了出去。

从旋转楼梯走了下来,脚刚站定,霍芊紫感觉空气中好似凝滞了一层冰块一样,她目光微微地向大厅中央扫去。

一个美丽风韵犹存的贵夫人,从容地坐在沙发中央,微敛目光凌厉地盯着霍芊紫,视线透过她的身后,像是在找什么一样,找不到她想要找的人,柳眉轻轻一挑高,看向李佣人。

“少爷呢?”

“夫人,少爷昨晚半夜出去了,还没回。”

“好了,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李佣人是一个四十岁的老人,脸面慈祥,眼色有些担忧地看了下霍芊紫就退了下去,这微细的动作看在她的眼底,心中竟不觉得起了些暧意。

遣下佣人,钟夫人雍雅地站了起来,她径直走到了霍芊紫的面前,抬手挥过去。

“啪!”

霍芊紫不敢置信地瞪着大眼晴,身子微微地倾斜了一下,好不容易稳住了,但是头越来越发晕了,声带不觉地颤抖,“妈妈,你……这是?”

“我呸,妈妈,你配吗?叫钟夫人,你什么东西,就凭你也想进我钟氏的大门,我严重警告你,你可以进来,但是想让我待你好,别做梦了。我认定的儿媳妇不是你,是涪清雅,也只有像她那样的名嫒才配的上我们钟家这样的门第。”钟惠丽打完,渡回沙发坐了下来,优雅的脸上满是铁青一片,拍打过后,詾腔起伏厉害,怒气依然难以缓解,端起佣人泡好的茶一入口就喷了出来。

“来人,李妈,你是怎么做事的?这茶不给我过一次水吗?快拿下去换了。个个都不省心。”钟惠丽把茶杯猛地一放,就转身走了上去。

虽然这一切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但终是因她而起的,钟金成由此至终都不参与,直到夫人上去,他才放下了报纸,扶起了眼镜脸现无耐地轻咳了一声,淡淡地看了霍芊紫一眼开口,“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夫人性格有些强势,你回避下她即可!”

好在他父亲不再为难自己。

霍芊紫艰难地走回卧室,卧室里仍然弥漫着男女之间的薄荷味道,周围满是钟金灿身上那股清咧的气息,头有些发昏地进了浴室。

轻轻地拉上了雕刻精致的欧美风格玻璃门,她除下了身上多余的衣物,肌肤上到处都是横陈的吻横,一股难受直袭内心。

纤细的手高高地举了起来,她扭开了花洒,任清水在身上奔驰。

我们之间的婚契只有一年,过一段时间会和你谈清楚,一年过后,父亲的企业也周转正常了,大家就各过各的吧,一直都清楚你心中最爱的人是她,又何必来糟蹋我呢?

晚上还有一场宴会,霍芊紫抚着脸颊盯着镜中的女人,一脸的苍白!可惜左脸颊肿的厉害,冲洗完就随便在身上围了条浴巾。

涪氏家族的庆贺宴会,她肯定是要去!鬼使神差的涪小姐竟然会邀请了霍家千金,她竟然送来这个请贴,她也不会拒绝。

如今无论如何,钟金灿这个男人还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霍芊紫刚出门想找个地方吃东西,顺便在商场找件晚上可穿的礼服,就撞见了他,见到的那一刻,心如刀绞一样,痛到连呼吸都困难。

想不到的是,当年如帝王一样的灿少,如今竟然降低格调陪一个女人逛街。而这个女人,竟然还是她,C市大名鼎鼎的名嫒。

美貌、优雅、家世显赫,事业辉煌……至于男人麻,呵,真讽刺!所有女人渴望的一切,她都拥有。

涪清雅,你真是好样的。

说的更明白点,这个女子曾经是圣大上流社交圈有名的交际花。

冷冷地勾起唇,凉薄地看向杆在她身旁的男人。

高大硬朗、西装革履、粟色精致的短发,有型地梳向后,俊朗的五官精神充足,深邃冰封的眸子、深不见底,薄唇坏坏的勾起,峻美地让人尖叫。

在C市,每个人都认为灿少是个换女人如换衣服的花花公子!然而她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绯闻缠身、年少多金富二代、如今高大上的总裁,是个专情的男人。

由五年前那个事情中看的出来,只是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当年钟金灿会一夜之间就改变了他对尚里的感情?

最难得的是,此时竟然看见,他俊美绝轮的脸竟然有柔的就要滴出水的神情,旁人看着都忍不住心跳加速。

这样对一个女人专注的模样,是霍芊紫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太让她羡慕妒忌恨了。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涪小姐看上了您手上的这套晚礼服,真是非常抱歉。”GARde柜台销售小姐一脸的为难,打断她的静思,陪笑地从霍芊紫的手里接回晚礼服。

也罢,虽然很喜欢这件紫色带星钻的晚礼服,但是竟然别人这么没有礼貌地抢去,她霍芊紫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

何况这个又特别贵。

不再看他和她,转过身往里面走去。由始至终,那个男人都舍不得给她一个眼泡,也是,他这么厌恶自己,怎么可能还会目光缠绵。

高跟鞋的声音有节凑地响起,由近而远。

钟金灿邪魅的丹凤眼微斜,闪过一道危险光波,豹子一样的捕猎,往女人背后袭去。好强烈的感觉,原来是她,单单一个纤细背影,就让他的心脏忍不住急剧的收缩,难受!

有些意外是她,他眸子有趣地望着离去的新婚妻子,却没有自知,优雅地扬起节结分明的手按住太阳穴,轻轻地揉着转圈圈。

大概是自己最近工作太累了,饥不择食,今晚就去放松一下。

“灿,好不好看?”涪清雅一张精致装容的瓜子脸,笑不露齿地向着他,对着镜子转了几圈后,轻快地跑到他的面前,眨眨眼。

紫色的抹胸长款礼裙,包裹住她娇小的身材,不知为什么,钟金灿竟然想起他新婚妻子的身影,如果是她穿,那高冷的身姿,或许更适合一些。没有过多的想,在涪清雅买了合适的衣物后,他就随手也把它给买了下来。

“灿,你这个是要送给我吗?”

“不是,你不是有专门定制的了吗?这丢给秘书!”

涪清雅一听,漂亮的眼晴一眨,闪过一丝狠辣的光茫,很快就隐去,撒娇甜美地笑着说,“讨厌,都不送人家。”

“宝贝,你这不是都有了吗?别闹。”

另一边的霍芊紫,从二楼走下来,直直地又走进一家不太出名的礼服店,刚走进去,就被挂在一旁的黑色礼服给吸引住了。这个礼服,看着非常的够档次呢,可惜,是没什么牌子的,想了想,就看向一旁的服务员。

“小姐,你喜欢这件吗?这件是一位夫人过来定制的,后来她已经有了,所以没有要。如果您需要的话,这个很便宜。”

“好的,就这件了,帮忙打包一下。谢谢。”霍芊紫有礼貌地向她笑一笑,从自己的手提包里翻出钱包,数了几张,放在她的手上,直接拎着袋子就走了。

碰上这么爽快的客人,服务员也是满心的欢喜。她这才想起来,这位客人刚才连礼服那是试都没有试啊。

现在的霍芊紫不比从前,得低调,还得避开霍家人。一想到又得回去冰冷豪宅,霍芊紫一张小脸耸拉下来,暗淡无光。

看着时间也差不多已经晚上八点了,便匆匆地跑到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到钟家别墅。

好在这个时候没人,霍芊紫有些庆幸,如果碰上他们,还真的是不得了。钟夫人不好相处,除开一张高贵的脸,高高在上的态度让人看了不舒服。

十分钟后,换好了礼服,简单的化了一个淡妆,霍芊紫看着镜子中的女子,一身高冷的气息,依然不是很习惯。

二十分的车程,转眼就停在了C市《皇门》富豪区外院处,宽广辽阔的绿化露天宴聚,两排长长的鲜花点缀,傍晚的霓灯下,来宾一个个都盛装入场。

多年前,她也经常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可今非惜比。如今的她是霍家不受宠,名存实亡的小姐,连一张金卡都没有,是钟家不待见的儿媳,呵。

每一个月只有穷巴巴的几千块钱,完全不够装点好一点的行头,今天买的这件礼服算是很贵了。

“这位小姐,麻烦您给钱。”出租车的司机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神游太虚的脸,有些鄙夷地扫了下她全身上下,苍老的眼突的射出一道亮光,猥琐地笑笑,“给我摸下,可以不用给钱。”说完吹了声口哨。

碰上这种人,霍芊紫赶紧地从手里掬出一张红牛,往他的脸上砸去,高冷的一个漂亮转身,往宴场入口走去。

这一幕刚好落在钟金灿的眼底,他微勾起冷唇,目光有些深意,看来这个新婚妻子还有点脾气嘛,原本以为她会骂那个司机的,却这么高冷的离开了。

只是钟金灿有些郁闷,为什么见到她凹凸有致的身子,总是会想到那方面去,目光落在她饱满的前胸,裸露了好大一片,胸腔不觉得微怒。

女人那一身高冷的气质,每一个细节画面感仿佛都是上帝杰出的作品,如果她是个干净的,或许他还是可以考虑接受,但,她不是!

钟金灿冷冷地睨住她,正想走过去训她一顿。

站在钟金灿身旁的涪清雅感觉男人对眼前女子太过专注,急忙地拉着他的胳膊先走了进去,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再三的看了下陌生面孔的霍芊紫,眼底不觉带些敌意。

门前一些来宾看笑话的眼神,霍芊紫风淡云轻地勾起樱桃般的唇一笑,不当回事地随着来宾走入会场,陡留一道清香。

进入奢侈布置的会场,盛装打扮、装容精致的豪门贵族们,三五成群地低头交耳地谈论着一些商事、趣闻,霍芊紫穿俊过他们的身旁,走到了长长的礼桌上面端起一杯鸡尾酒,优雅地举起来,轻啜了一口。

这款樱桃调出来的鸡尾酒喝进口中的口感甚好,腻滑又香醇,不错!

霍芊紫心情一下子就美好了许多,轻轻地掀起眼眸横扫过人群。并没有发现她要找的人,径直地找了个位置便坐了下来。

又一个钟过去了,霍芊紫已经有点坐不住了,每次在这样的场合呆久一点,就感觉特别的压抑,难受。刚站起来,准备去后花园走走,就看见尚野匆匆地跑去后花园。

明明是跟在他后面进来的,却没有发现尚野的人,反而是撞上了一对情侣僵杆在那里。就在抬眼瞬间,霍芊紫愣住了。不知为什么,她瞳孔剧烈收缩,看见情敌被打,心中闪过窃喜,却发现有一道望着自己的目光似刀子一样扫刺着自己。

霍芊紫有些害怕地抬眸,眨巴着大眼晴看着矗立在眼前,俊美如王者一样邪魅的男人,他目光冰冷地在黑夜中凝视自己。

眼前这对情侣不是别人,是钟金灿和涪清雅,他们两个就站在那里对持着,还能清楚的看见涪清雅脸上的巴掌印,和男人俊美脸上冰封的寒意。

涪清雅哭着跑开了,钟金灿依然笔直地站在那里,如雕刻人像一样,动也不动,冰寒咬牙切齿地说道:“看够了吗?”

这,钟金灿不会打女人吧?

霍芊紫摇摇头,把这样的想法从脑海里甩去,她记得他最生气最无耐的时候,是选择报警的。

那,涪清雅又是谁打的?尚野明明刚才往这边冲来,人又去那里了?来不及细想,她的手已经被眼前的男人紧紧地拽住了。

但是,钟金灿一握住她的手,心里竟然窜起奇异的感觉,这样强烈的感觉,从来只有在尚里的身上才有过的,他好恼怒。

看来抽时间要去看看他的女孩!

“女人,你这么喜欢偷窥,是不是又想了?昨晚不够是吗?”想玩欲擒故纵么?这女人心机,真的很深!钟金灿深邃的眸光暗淡了下去。

这个男人的魅力值太大,仿佛带有一种魔力,能让人不知不觉地深陷入其中,为他疯狂,可惜!她不是她!

他充满磁性的嗓音,说出的话却难听至极,霍芊紫想要反抗顶嘴回他,但想起他晚上在床上那股儿狠劲,要出口的话被吞咽了下去。

近在咫尺的精致俊美容颜,令她的心跳加快,一双漆黑的眼眸满满都是迷懵,唇瓣感觉有些干涸,忍不住愦性地伸出舌头轻轻润了一下。

就这么一个舔的动作,若得钟金灿踪色眸底深了几许。

仿佛曾经某个人,也很喜欢这样做,它总是能撩拨、触碰到他内心深处的软弦,忍不住一手勾过她的脖子,另一手紧紧地搂住她,然后低头把自己的唇送上去啃咬。

男人的吻,如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很独裁狂野、很霸道,他的气息依然那么熟悉,冷咧中夹杂烟草的香味。

霍芊紫纤手握成拳在他的硬实的胸膛不停拍打,拍打、挣扎到最后被他吻的忍不住紧紧揪住男人身上优质的衫衣,脑门昏沉沉的,身体也轻轻地漂浮着,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刚轻轻地轻启了娇唇,想吸入空气,男人却不放过她。

好似单单一个吻,已让钟金灿不能满足,他俯下头埋在她凹渠间企图进一步,被冷空间袭来,霍芊紫一下子清醒过来,趁他陶醉的瞬间挣扎开。

挣开的霍芊紫喘着粗气,抬眸看向高大俊美如神衹一样的男人,只见他那双迷人的狭长深遂的凤眸中满是禁欲的火花,让人觉得拒绝也是一种罪过。

钟金灿尝试到好的味道,岂能如此轻易放过她,他危险地眯起凤眸,冷冷地把她像抓小鸡一样捞回怀里,低哑的嗓声警告她,不要乱来,再逃就在这要了她。

被吓到的霍芊紫漂亮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知道这男人一说出口的话,言出必行。

昨晚被他弄的酸痛的身子,她打心底就惧怕了他,便任由男人继续入侵她的唇,他的啃吻没有刚才的温情,反而带有报复的感觉。

夜晚的星空很璀璨,花草树丛在清风中微摇摆枊枝,他们在夜空下吻的很投入,苑如一对颜值爆表的情侣,看上非常赏心悦目。

然而,返身回来企图再解释的涪清亚,一张漂亮的鹅脸蛋扭曲的似个丑小鸭,烈焰红唇微抖,站在那里愣住了,修长如葱的一双小手,紧紧地绞在背后。

她本来倚着钟金灿对自己的宠爱,以为他会追过来,谁知跑了出去,他并没有追来!

又碰见钟夫人关心的眼神,她知道钟夫人很讨厌耍小性子的女人,迫不得已难受地又掉头跑回来,委屈的眼底还畜满泪花,却看到这一幕,让她措手不及。

谁知是这样,涪清雅纤细的手挥起来,玉指指向他们,“你、你、你们、”一句话都喊不出来。

她高跟鞋往前一倾,提起紫色轻纱裙罢,要冲上去强行分开他们,却被从后而至的尚野拼命地拽住她圆润的胳膊拖了出去。

“你放开……”我。……唔……话音消失在尚野的手掌中,只余有那双杏眼痛苦地瞪向前方的男人,她痛的快要窒息,怎么挣扎也挣不开搂住她的铁臂。

小小的插曲,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霍芊紫给吻的差点喘不过气,清纯灵动的脸蛋上红彤彤的,樱桃唇上微肿。

钟金灿轻轻地拉开点间隙,有些意外刚才差点就擦枪走火,他喘着粗气,目光停在霍芊紫的脸上,心底有些疑问。

“你是谁?”

随着男人的问话,霍芊紫一下子就从迷离中惊醒,她脸上立即就扬起伪装的假笑,客套地对着他眨眨眼晴,“不就是您家的媳妇吗?”

“别在我面前耍花样。”说罢,钟金灿从兜里抽出叠的整齐的纸巾,轻轻地擦了一下菲薄完美的唇,拭了一下碰过她的手,冷漠地转身离开。

心,有些受伤,竟然这么嫌弃,你,可以不要碰!!

就在刚才,霍芊紫身上所有的重量都倚在钟金灿的身上,被他嫌弃的推开,一下子失去重心跃坐在一旁的草地下。

他的背影,很高大,一身雍容贵气质,看着看着娇唇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黑瞳暗淡了下来。

钟金灿,我可怜你的处镜,我怜惜你身上的秘密,能不能不要这么高冷,这么狠!她身上的酸痛依然还在,显示着男人对她的不公。

她有些奇怪,明明刚才已经见到尚野?又去那里了?漆黑的眸子闪过些疑惑,一些东西快速地从脑海中闪过,事实上多年前尚野和涪清雅就在宴会上见过一次?难道他们会在一起?可能吗?

“嘟嘟…拎在手中的手提袋拼命地振动了起来,霍芊紫拿过手提袋,艰难地站了起来,忍不住在心底狠狠地咒了几万遍那个披着羊皮的狼男,简直已经达到了一夜九次的标准。

“亲爱哒,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你真不够意思,如果不是从新闻中得到你结婚的消息,我根本不知道你已经回来了。怎么样,是不是打算展开报复了?”

司可米喋喋不休的清脆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忍不住抚着脑袋勾起唇,这个朋友真是个像猪一样的队友,要是碰上专门来探秘的人在,估计得把底都掀了,好在钟金烂刚已经离开了。

但是霍芊紫心里还是极其不悦,她忍不住埋怨自己的好友,“行了你,见我在众人面前出丑,你乐翻天了是不是?专爱看别人倒霉的家伙。”

“我呸,我乐翻天,谁会把你这表面高冷,骨子里火热的女人给治了?你的丑闻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想当年…….”

话还未说完,立即被霍芊紫给摁断了,她担忧地看向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这个男人,她完全不认识的,但是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熟人,她紧张的手心都渗出一些湿意了!!

“芊芊,你没什么要解释吗?”朴贤温文如水的眼晴里带是悲痛,他难以接受霍芊紫会嫁给钟家大少,毕竟传闻中的大少名声一片狼藉。

今晚真是个多事之秋,霍芊紫回他一记微笑后,准备转身离开。

刚才在他笑的那一瞬间,她记了起来,这个面孔熟悉的男人,就是她霍芊紫本身年轻时的一个过客,也即是初恋,拍拖拉图的纯净爱情。

与朴贤擦肩而过,霍芊紫能感受到他身上带着浓烈的艺术味道,她把这一切甩到脑后,却不想朴贤一把猛扯住她的手婉,直直地把她按压在一旁的墙上,用不曾冷硬的语气对她开始似审视犯人般地质问,“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还要怎么解释,事实不就摆在眼前吗?”霍芊紫高冷地回答他的问题,抬起精致的下巴,淡淡地侧脸扫了他一眼。

当年都干什么去了!

“你不等我了?你不是一直喊着等我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朴贤的声音慢慢地软了下来,但是他身上的气息依然弥漫着浓厚的悲伤,可他的感情,霍芊紫无法理解,毕竟她并不是霍芊紫本身。

看着这个男人,霍芊紫想起自己好朋友的倾诉,在她每一句话里都饱含着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么多年朴贤都离她而去,如今又回来质问她!!

被他握在手腕处的力量丝毫未见松,霍芊紫低下头,用一边手一根根地瓣开他的手,这双是真正的富家子弟的手,漂亮,幼嫩,没有受过一丝苦,和钟金烂的手天差地别。

“啪啪啪,不错阿!钟家的媳妇名声也真是够好的了,勾三搭四,水性杨花,有其母就有其女,这种媳妇不要也罢。”

“不许侮辱我的母亲!!”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浅意东南望】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