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小说、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小说无广告

烟客 游戏竞技 2020-11-14 14:08:14 0 0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小说、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1-01 15:22

字数: 946,041

状态: 已完结 32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小说简介:  废宅段默被莫名其妙吸进一款大逃杀游戏之中,又意外获得“垃圾之王”的称号,面对生死抉择,如何活到最后?   比枪弹更加冰冷的,永远是人心。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小说预览

第一章“Kar98K……”

段默失去意识之前,终于明白,远处还有一个LYB,在用狙击,枪指着他们的脑袋。

段默眼前的画面渐渐失去色彩,变成灰白,随即仿佛灵魂出窍一般,脱离了自己的身体。

他的尸体与醉梦的尸体紧紧挨着,斜倚在墙边。

段默正想试着再与醉梦交流一下,可是眼前立刻变成了一片漆黑,接着显示出一行字,“您获得了第八名。”

“这样的话……醉梦应该是第九名。”段默这才松了口气,接着眼前的画面又一次沉寂了下去,再亮起时,段默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所谓的休息室,不过是一个小屋,这小屋里破旧不堪,地上摆放着落满灰尘的弹药箱与武器,窗户与门统统被木板封死,阳光只能从木板的缝隙之中略微露出一些。

这个休息室,就是段默进入游戏之后最先见到的地方。

那时候,他根本不相信自己是进入了一个游戏之中,反而以为自己是穿越了,但是直到他从窗户的缝隙之中向外看去,看到了一片白色——没有天,没有地,没有花草树木,只有一片纯粹的空白时,他才相信自己真的是生存在一个游戏之中。

他从地上拖过一个大油桶,一屁股坐了上去,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自己又躲过一劫,好歹能够继续活下去了。

紧接着,段默又想起了醉梦,也许两人下次再相见,就是不死不休的仇人了呢?

还有这个奇怪的游戏……

段默完全不明白,这个游戏为什么会将他们全部吸进来。如果真如游戏中的公告所说,足足有一百五十万人进入了游戏,那么这绝对是一个惊天的阴谋。

一百五十万人的消失,在现实世界也一定惊起了波澜,不知道现实世界的人是否也在积极的解救自己?

还有,那些在游戏里被淘汰的人们,真的会如游戏公告中说的那样,彻底死掉么?

以及,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呢?

这些疑惑在段默的头脑里盘旋着,没有半点头绪。

于是他索性不再去管,生死由命,若是老天非要让他以这种奇怪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那么他也乐得接受。

打定主意之后,他便开始研究自己的战利品了——在每场比赛结束之后,系统会根据自己的表现而奖励相应的积分,使用这些积分可以在游戏内购买一些道具。

段默意念一动,眼前便立刻弹出一个长长的列表,写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最可气的是,每个道具的说明之后,还附加了一句类似吐槽的话语。

“生命护符:在你未能进入前十名时躲避一次死亡惩罚。——又送快递啦?”

“心悦会员:在游戏开始时,拥有kar98K狙击步枪以及八倍光学瞄准镜。——只有充钱,才能变得更强。”

“平底锅:在游戏开始时,拥有平底锅。——我才不是护菊锅,我是四级甲!”

除去这些一次性的道具,商店之中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技能。

“歪头杀:在侧身攻击时,子弹伤害提升。——大屌萌妹歪头杀!”

“枪炮师:使用冲锋,枪及机枪时子弹射速增加。——雅鹿卡!”

段默扫了一眼自己的积分,在两次取得前十名的成绩之后,现在自己的积分居然是——20。

而商城之中,最为便宜的技能居然也需要一百多积分才能购买。

段默叹了口气,又充满羡慕的看了一眼商店,就准备关掉它,可是正当这时,他眼睛一瞥,猛地发现商城之中居然有一个抽奖活动。

“明明是个大逃杀的严肃游戏,怎么还搞抽奖啊……难不成这游戏的代理商是企鹅?”段默嘟囔着,进入了抽奖页面。

这个页面显得异常粗糙,透露着浓浓的页游风格,正中央摆放着一个丑陋不堪的转盘,而奖池之中的奖品……

“歪头杀技能书、枪炮师技能书、道具:生命护符……”

段默咽了口口水,盘算了一下,心中痒痒的,却又有些不敢。

如果按照国产页游的尿性,估计中奖率是低的可以啊……

但是,最为关键的是,抽奖所需的积分只有20,比起直接购买技能书与道具,可是便宜了很多啊!

如果有了这些技能,段默的生存几率绝对会大大增加!

他舔舔嘴唇,点下了抽奖的按钮。

但是按下去的一瞬间,段默立刻后悔了。

随着一阵悦耳欢快的音乐响起,段默觉得自己不是进入了残酷的大逃杀,反而是轻松悠闲的捕鱼达人游戏。

“恭喜您已获得技能书:垃圾之王。”

一个极其敷衍的女声响起,段默暗暗叹了口气,这鬼畜的名字就已经意味着他的20积分已经白费了。

不过他还是立刻进入了仓库,果然,那个技能已经摆在了仓库之中。

“垃圾之王:在游戏中,拥有无限容量的背包。——让你更好的送快递哟。”

这个技能的简介十分清楚易懂,但段默却看了三遍。

“无限空间的背包……我靠!”

段默愣了一会儿,猛地大笑起来,自己的人品看来真是不赖,也许这“垃圾之王”的技能对别人来说没有什么大用处,但是对于段默,简直就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啊!

因为,段默的枪法,堪称世界第一烂!

对于FPS游戏,段默似乎天生就没有开窍,小时候玩CS,总会拿着一把步枪被人家用小刀近身捅死,这样惨痛的经历让他早早就放弃了射击游戏,所以才会觉得这个“垃圾之王”的技能对他来说格外受用。

一发子弹打不死人,我就用一百发嘛!

段默仔细盘算着,拥有了这样的技能之后,在战斗中虽然没有直接的提升自己的战斗能力,可是却实打实的提高了自己生存的能力。

毕竟,这是一个生存游戏。

段默正开心着,状态栏突然弹出了一条消息。

“玩家醉梦,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好友?”段默嘟囔了一句,没想到这游戏居然还支持玩家之间相互沟通交流……

他几乎不假思索的立刻选择了同意。

段默深知,凭借自己指东打西的枪法,想在这场无限轮回的大逃杀之中胜出,实在是难上加难,以后如果能够有醉梦这样的队友,一定是事半功倍。

两人成功加为好友之后,段默注意到自己的好友选项之中有一个“会话”选项,他试着点下去,略微等待了片刻,醉梦立刻答应了他的会话请求。

“怎么了?”醉梦的俏脸投影在段默面前,依旧显得十分冰冷。

段默一阵无语,明明是她主动选择添加自己为好友,居然还问自己怎么了。

不过段默经过短暂的接触,已经大概了解了醉梦的秉性——表面稳如狗,其实内心慌的一匹。

“其实我也想加你好友来着,但是不知道这个加好友的界面在哪里,所以就……”

段默不想让醉梦太过尴尬,于是就赶紧给了她一个台阶。

“我才没有想加你,只不过是一不小心点错了。”醉梦面无表情的说道。

“……”段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死傲娇的姑娘。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醉梦好像不太擅长和别人对视,她冷漠之中,似乎显得有些窘迫。

“急啥啊,”段默赶紧说道:“反正咱们在这游戏里什么都干不了,连这小破屋子都出不去,只能每天互相厮杀……不如来聊聊天嘛,话说,你家住哪儿啊?等有朝一日咱们脱困了,还可以互相聚聚,发展一下感情啊。”

“脱困……每局游戏只有十分之一的生存希望,而且还不知道要进行多少次游戏,你真的认为我们还能活着离开这里么?”醉梦眼眸低垂。

“你……是不是在现实世界有特别牵挂的人啊?”段默顿了一下,翻了个白眼又道:“我可不想和有男朋友的女孩说话。”

“才没有好么!”醉梦瞪大了眼睛,“我只是……算了,何必和别人说这些。”

“哎,别啊,咱们好歹是一起共患难过,怎么能算‘别人’呢,快说说吧——”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男人不要那么嘴碎。”

“我是关心我的朋友好么!”

醉梦愣了一下,旋即翘起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你的意思是,我是你的朋友?那你的朋友还真是好当啊。”

“还好啦,我对女性朋友一般都是来者不拒。”

“骚话连篇。”醉梦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对了,”段默说够了废话,终于想起了正经事,“你有没有注意到游戏里的商城?”

“怎么?”

“你进入游戏的时间比我早些,有没有购买一些技能或者道具啊?”

醉梦警惕的打量了段默一眼,思索片刻才说道:“我也只不过比你多进行一次游戏而已,现在才有25积分,什么都买不了。”

“那你——有没有进行抽奖呢?” 第二章“什么抽奖?”醉梦脸上罕见的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抽奖啊 就是在商城界面的下面……”

可是段默还没说完,一个冰冷的女声就响了起来。

“半小时后进行下一局游戏,模式:四人组队,大逃杀。”

段默和醉梦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不解。

“组队模式?”

“你之前是这个游戏的老玩家了对吧?”段默问道。

“组队模式,四名玩家组成一队,只要队伍中一人能够进入前十名,则全队成员都可以存活。”醉梦自然知道段默想问什么,干脆利落的说出了段默心中所想。

“那么,这样的话我们生存的几率岂不是更高了?毕竟我们四人只需要保留一个火种进入前十名就好了啊。”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实际组队模式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由于大家都是成队行动,所以一旦交火,将立刻变成八人混战,战斗的比重会更加大——一旦能灭掉敌人的队伍,那么自身的物资装备都会极大丰富,可以大大增加胜率。”

“所以说,枪法更加重要了么……”段默有些丧气。

“是的,光靠东躲西藏,可没办法让队友或自己成功进入前十名。”

“唉,”段默叹了口气,“我还不想死啊。”

醉梦的眼神略微柔和了一些,但还是说不出“没关系的我与你同在”之类的废话,于是便试着问道:“我看你之前不是挺轻松的么,原来你也怕死啊。”

“废话,”段默白了她一眼,“谁不想好好活着,死了就不能玩游戏,不能看美女,可就什么都没了啊!”

醉梦刚刚有融化迹象的脸色立刻又板了起来,“你活着,只是为了这种东西么?”

段默嘴角一翘,眯起了眼睛,“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而努力活下去的呢?”

醉梦马上警惕起来,她才察觉到,段默是在套她的话。

“和你无关。”

醉梦的严防死守使谈话再无法进行下去,但两人谁也没有关闭会话的意思。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流逝而去。

终于,系统冰冷的通知又响了起来。

“距离游戏开始还有1分钟,请尽快组织队伍,或等待系统随机分配。”

这一局生死游戏,我还能活下来么?

段默苦笑一声,记忆里模糊的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劝他活下去。

“10秒钟后游戏开始,请玩家做好准备。”

“好了,组队吧。”段默有些突兀的说道。

“嗯。”醉梦更加突兀的回答。

段默微笑着点击了醉梦ID之后的“邀请组队”,而醉梦冷淡的选择了“同意。”

几乎于此同时,段默与醉梦的眼前猛地陷入一片漆黑。

“游戏开始。”

黑暗之中,无数的数据逐渐汇成了一条欢快的大河,它奔腾着,幻化着,直到一点亮光刺透层层黑幕,仿佛开天辟地一般,化出了整个世界。

“A组一号已获得技能:垃圾之王。”

单调的机械音在作着汇报,而汇报的对象,则是一个身穿黑丝短裙的女孩。

她的脸被机器运行的微光所照亮,露出一副充满魅惑的容颜。

“把这样鸡肋的技能书给他……真的合适么?如果他死了怎么办?”女孩一边欣赏着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指,一边满不在意的问着。从她的脸色上丝毫看不出她是在担心某些人的生命。

“这是由S级权限直接下发的命令,我无法违背。”女孩那台闪烁着白光、仿佛上世纪八十年代所生产的电脑,生硬的回答着。

“S级权限?有趣……”女孩终于将注意力从自己的指尖移开,“和他进行游戏的玩家中,还有没有其他的试验品?”

“有,同为A组的3号与1号在一局之中。”

“很好。我倒想看看,能让S级的大人们如此重视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她站起身来,摆弄了一下黑色短裙的蕾丝边,大步迈进了黑暗之中。

当段默的眼前再次亮起时,已经来到了中外驰名的素质广场。

“素质广场”是每一局游戏的起点,玩家们会在这里稍作休息,同时展示自己极高的素质,随后才开始游戏。

这是一座不大的岛,岛上零零散散的散落了一些被遗弃的军事设施——坠毁的飞机,残破的跑道,颓圮的围墙,爬满杂草与苔藓的老旧房屋……

一切都显得死气沉沉,一切都透露着压抑与绝望。

不过段默已经是第三次来到这里了,并不太在意那乱糟糟的环境,他先环视了一眼周围,与往常不同的是,岛上弥漫着湿润的薄雾。

淡淡的雾气严重阻隔了段默的视线,他转了两圈,才找到了醉梦的位置。

段默隔着人群与醉梦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走向了素质广场的偏僻处。

“雾天啊。”段默与醉梦避开人群,一屁股坐在了灌木草地上。“我的枪法本来就够菜了,现在看来更是打不死人……这是苍天我送快递啊!”段默哀嚎。

醉梦对这样的天气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也懒得去听段默的抱怨,只是问道:“其他两个队友呢?”

醉梦话音刚落,一个柔软的声音便在她身后响起。

“那个……你们好……”

醉梦和段默都吓了一跳,他们本来都想着避开人群商量一下计划,没想到身后还会有人,可是回头看时,却不见人影。

“我在这儿……”

一只胖乎乎的小手举了起来,钻进了段默的视野中。

段默顺着手看下去,这才看到——一个身高不到一米六的小萝莉,正怯生生的站在他们身后,而她的头上,赫然带着队友的标记。

“你是我们的队友?”段默没能忍住,噗嗤一生为笑了出来:“姑娘,你是矮人族的吧?”

小萝莉的脸立刻红了,她低下头不安的捏着自己的衣角,不敢再开口。

醉梦瞪了段默一眼,随即略微弯下腰:“妹妹,你是第几次参加游戏?”

萝莉抬头看了醉梦一眼,又迅速低下了头,“第二次……”

醉梦叹了口气,“这明明还是个孩子嘛,怎么能让她进入这种游戏……妹妹你别担心,我们一会儿会保护你的。”

小萝莉红着脸像是要辩解,“我已经十六岁了……”

“可是你长的像是六岁。”段默傻笑着。

“你给我闭嘴,”醉梦呛道:“那也比你这种十九岁却长的像九十岁的人强。”

“好好好,总之呢,我一会儿可不会管她啊,我只对性感成熟的女人有兴趣,像这种平胸萝莉……那就抱歉啦。”段默说着,索性仰躺在了草地上。

“这样可不太绅士啊。美丽的小姐,不要担心,我会保护你们的安全哟。”

一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满脸淫笑的看着醉梦。

段默打量了他头上的图标一眼,心知他就是自己这支队伍的最后一名队友了。

“我叫油条。”他率先向醉梦伸出了手。

“我叫段默。”段默一闪身挡在了醉梦身前,替醉梦握住了油条的手。“她叫醉梦。”

“我叫豆豆……”那小萝莉也顺便自我介绍。

“嗯,希望我们都能活下去。”油条看到段默伸手,皱了皱眉头,将自己的手缩了回去。

“那是肯定的嘛,不过——如果组队的话,还是前十名能够存活么?”段默冲着油条嘿嘿一笑。

“当然不了。”油条看也不看段默,眼神依旧锁在醉梦身上,“四人组队模式下,只有前三支队伍能够存活,其他人会被淘汰出游戏——也就是,永远死掉。”说完,油条意味深长的朝醉梦挤挤眼睛。

段默叹了口气,转过头去不想和这个队友再说什么了。

远处残破的飞机跑道上,人头攒动,吵吵闹闹。

一百多人密集的挤在小岛上,游戏还未正式开始,彼此的视线之中就已经充满了猜疑与憎恨。

“你们看那个人!”名叫豆豆的小萝莉似乎也察觉到油条色咪咪的眼神,早已躲到段默身后,她突然拉了拉段默的衣角,用手一指,在跑道尽头,一个小男孩正嚎啕大哭。

那男孩约莫十四五岁,孤独的坐在地上,他的几个队友正在不远处抱着胳膊,其他人更是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啧……明明还是个孩子啊……”段默撇了撇嘴。

“可不能这么说,”油条有些轻蔑的看了段默一眼,仿佛在嘲笑他的幼稚。“这可是生死游戏,才不会有老幼病残孕优先。”

醉梦眯起眼睛,嘴角露出一抹嘲讽,“呵呵。”

“好啦,”段默眼看游戏还没开始,自己的队伍就要内讧,连忙当起了和事佬,“要怪就只能怪这鬼游戏,非把我们拉进来厮杀……这个男孩,如果一会儿我们遇到的话,放他一马就是了。”

醉梦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再说话,油条也很识相的闭上了嘴。

段默这才松了口气,调出了自己的状态栏,上面赫然显示着游戏的倒计时。

“距离游戏开始还有一分钟。” 第三章嘈杂的素质广场上,慢慢安静了下来,紧张的气氛一点点蔓延。

毕竟,谁也没有信心保证自己能够存活下来。

“别害怕。”段默发觉豆豆还在拉着自己的衣角,忍不住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头。“既然你是我的队友,那么我拼死都会保护你的。”

小萝莉的脸腾的红了起来,她低下头嘟囔道:“人家……人家才没怕呢!”

段默看着那张娇羞的小脸,心里一动,略微弯下腰去,轻轻亲了一口。

女孩子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软软的脸蛋似乎带着些许甜味,豆豆愣了一下,正要躲开,眼前却猛地黑了下去。

“游戏开始。”

——

飞机引擎猛烈的轰鸣声在耳边不断响着,段默睁开眼睛,宽敞的机舱里,黑压压的坐满了人。

“终于开始了啊。”段默看看两边,小队的队员们都紧紧挨在一起,距离舱门不远,嘶吼的风声生硬的灌进他的耳朵里。

醉梦最先反应过来,她调出地图,确认了飞机的航线,迟疑了片刻,对着段默问道:“我们在哪儿降落?”

“我看看……”段默对着地图发起了呆。

“我的建议是,降落到比较偏远的地方,尽量避战,搜集物资。”油条被安全带绑在座椅上动弹不得,但他尽量拉长了身子凑了过来。

段默白了他一眼,心想本来按照刚才素质广场上的表现,以为这人属于刚猛型,可没想到居然怂的一匹,就知道躲。

豆豆刚被段默亲了一口,脸上红的仿佛滴出血来,但段默一脸的正经,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于是她虽然心里砰砰乱跳,但也慢慢恢复过来。

“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去资源丰富一些的地方,这样活到最后的可能性才更大……”豆豆小声说道。

“嗯,我觉得也是。”段默看完了地图,抬起头对着队友们说道:“如果一味躲藏,虽然能够保证咱们前期不死,但是后期必然要火拼,资源不足的话……几乎没有胜算。但是,如果去资源过于密集的地方,也很容易发生战斗,如果同时遭遇两队围攻,那咱们可就玩完了。所以,我建议——”

段默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地图上标记出一个位置,同时,这个标记也立刻同步到了队友的地图上。

“防空洞么……”醉梦看着自己地图上那个属于段默的蓝色标记,略微点了点头,并且加上了自己的绿色标记。

豆豆看了一眼,立刻说道:“我同意。”

油条瞪大了眼睛,仿佛有些不敢相信,“防空洞?那里绝对会有其他队伍的!”

“但是比起军事基地……”段默的手指从地图下方小岛划过,“以及P城……”他的手又指向了地图上一片密集的建筑群,“防空洞方向的敌人不会太多,在我们可以处理的范围之内。而且防空洞里的武器比较丰富,可以最快速度武装起我们。我们可以消极避战,但前提是保证我们又随时交战的能力,否则一旦落到什么荒山野岭里,遇到敌人就是死路一条。”

“但是……即使只有一队敌人,那也太危险了啊!万一敌人的队伍里有高手呢?”油条伸着脖子辩解。

段默无奈的笑笑,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怂,正要说话,自己对面那排座位上的一支小队,已经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大步向舱门走去,看样子是想降落到小岛上的军事基地。

那队人目不斜视,个个高头大马,看样子都是老手了。

油条当然也注意到了这支小队,立刻指着向段默示意,那意思再明显不过:看,这样的对手,你能打的过么?

段默叹了口气,发现醉梦和豆豆都在盯着自己,而飞机此时已经来到了航线的中央位置,再不做决定,就来不及了。

“好了,不必再说了。”段默收起了自己脸上的浅笑,目光甚至有些阴冷。“我们已经确定了位置,如果你不愿意和我们一起,那么可以自己找其他地方降落。”

段默说着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走向舱门,再不回头。

醉梦和豆豆也紧跟着站了起来,油条愣了片刻,见队友们心意已决,低声骂了一句,也跟着走了出来。

高空中冰凉的冷风不断抽打在段默的脸上,他深深呼吸一口,甚至清楚的感觉到了那凉风灌进了自己喉咙的哪个位置。

“出发。”

段默双膝一软,整个人立刻倒向了机舱之外。

在坠落高空的瞬间,他忍不住回首看了一眼机舱内部,那里还有几十名玩家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他们的眼神中透露着茫然,狡诈,绝望……

离开机舱的瞬间,段默的耳朵立刻被风声灌满,面前淡薄的云雾在他脸上留下了细密的水珠,脚下的岛屿在极速变大。

“我们的右侧有一支小队,目标似乎和我们一样。”

段默的耳机里传来了醉梦的声音,他扭头一看,醉梦正在自己身旁,紧贴着自己做着飞行,而她所说的方向,果然有四个人正对着地面快速俯冲。

段默抬手抹去了脸上的水珠,眯起眼睛努力想看清敌人,但距离有些远,怎么也看不真切,但段默明白,敌人一定也注意到了自己的队伍,一定也在打量着自己。

“怎么办,要不要换地方降落?!”耳机里又传来了油条急躁而慌张的声音。

“再等等,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敌人。”段默估计了一下,距离地面还有一千米,大概还需要20秒才能降落。

“没有发现其他敌人。”醉梦昂起白天鹅似的头,环顾了一遍天空。

“好,”段默咬了咬牙,“在原定位置降落。”

油条似乎在段默头顶一些的位置上,他此刻恨不得在空中打死段默,“你疯了!敌人可就在眼前啊!”

段默没有理他,此刻的状态栏显示着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210千米\/小时,剧烈的风让他有些张不开嘴。

随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防空洞的水泥洞口已经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

“开伞!”

段默一声大喊,用力拉开了自己的降落伞,在这样极快的速度下开伞,下落的惯性与降落伞的阻力险些把他拉扯成两截。

随着速度的猛然下降,耳边猛烈的风声也戛然而止,段默缓了口气,按住耳机问道,“醉梦,只要我们的队伍里有一人成功进入前三名,全队都能够存活的吧?”

“是的。”

“好,你们从防空洞东侧的洞口进入,迅速收集武器,我去西侧阻拦他们!”段默立刻命令道。

防空洞建在一片丘陵之上,东西南北各有一个洞口,此时段默小队距离东侧的洞口已经极近,而敌人的小队明显是想落到西侧。

“你疯了?你要赤手空拳和那四个人搏斗么?”醉梦从加入游戏以来一直冷淡的语气,此刻终于有了起伏。

“没事,玩拳皇我还没怕过谁呢!”段默跳机之后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他嘿嘿一笑,操控着降落伞,向敌人的小队飘去。

“你!”

醉梦看着段默越跑越远,恨得咬牙切齿,却丝毫没有办法,索性将伞一拉,跟着段默飘了过去。

可是,段默的声音居然好死不死的透过无线电,又从醉梦的耳机中传了出来。

“我知道,就算我被他们捶倒了,你也会带着队友活到最后的嘛。”

醉梦愣了。

小岛的远处,巨大的太阳正在缓缓升起,朝阳之中,段默的身影有些模糊。

“你们,跟着我降落!”醉梦咬了咬嘴唇,向着地面飞去,再不犹豫。

——

段默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四个敌人,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就连降落的方向都有些控制不住。

不过好在此时距离地面已经极近,敌人也发现了他的动作,因此段默根本没有时间害怕——在他的脚接触到大地的瞬间,背上的降落伞便消失不见,同时,敌方的四人立刻扑了过来。

两方相距不过十米,这样近距离的厮杀,可是段默这种LYB从来没有试过的,但段默自诩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青年,就算一打四也丝毫不虚,于是他干脆利落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对面四人一看段默这动作都是吃了一惊,若是平常街头寻衅,脱个上衣也就罢了,可是此时是生死游戏,段默居然把全身衣服都光速脱下,只剩下一条大白内裤?

段默咧嘴一笑,骂道:“四只菜狗,和你们动手,老子怕脏了老子的衣服!”

四人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到这生死关头敌人居然会说出如此中二的话,更何况这游戏里衣服可不会变脏啊!

但没人顾得上和段默互喷,四人极其默契的散开,立刻围住了段默。

段默深知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八手齐出,一开始就没打算和敌人硬拼,他倒退了几步,准备转身就跑。

“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他的队友已经进入防空洞了!咱们两个人进防空洞,两个人去追这小子!”

段默还未转身,就听到背后四人中有人指挥道。

“艹,这可不行啊!”段默赶紧停下自己的脚步,他的目的本来就是拖住这四人,为自己的三名队友争取寻找武器的时间,若是让他们进了防空洞,拿到了武器,到时候可就胜负难料了!

于是段默对准那四名敌人,加速冲了过去。

宁可自己被这四人打死,也不能让他们进入防空洞! 第四章这四人之中,有一个光头佬,似乎是刚才指挥战局的人,于是段默也不废话,直奔那光头佬而去,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光头佬只要扭头进防空洞,只见段默直奔自己而来,他也不慌张,原地站定,摆好架势,而他的三个队友也从各个方向堵住了段默!

敌人的剧本,就连段默都看出来了——他们想把段默围住,活活捶死!

但是,捶就捶吧!

短短十米的距离,段默仿佛跑过了一个世纪,他的身影被朝阳拉扯,映在了原野上。

“夕阳下奔跑的身影,是我逝去的青春!”

段默没来由的大喊出一句酸诗,双腿猛蹬,跳了起来,同时腰身一拧,挥拳打向了光头佬的脑袋!

“砰!”

一声闷响,光头佬的头上爆起一片血雾,段默这一拳,实打实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但是,光头佬的队友也已经出手了,在段默落地的瞬间,三只硕大无比的拳头,如法炮制的锤在了段默的脑袋上!

段默的眼前忽然红了一下,接着便倒在了地上。

他的生命值在一瞬间被打空了!

不过段默早已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他清楚的记得拳头爆头的伤害是70点生命值,三个人同时捶他,就算他有两条命,也交待在这里了。

不过让段默感到意外的是,自己在生命值清空之后,眼前的景象居然没有变成黑白色,而是一片血红——并且他没有灵魂出窍,而是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呸,这小子怕是石乐志,”光头佬看着倒在地上的段默,狠狠骂了一句,接着大手一挥,“赶紧进防空洞!”

段默艰难的昂起头,想再多阻拦敌人片刻,可是身体却根本无法行动。

“那这个人怎么办?”敌人之中的一个向光头佬问道。

“管他干什么!快点走!”光头佬大骂一句,直奔向防空洞。

段默眼睁睁看他们离开,却无计可施,心里已经凉了半截。

他本想着能够拖住敌人五六分钟,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失去了战斗能力,醉梦他们恐怕根本还没找到武器……

就这样死去么?

段默有些不甘心。

“哥,别怕嘛。”

一个清亮甜美的女声,突然在段默的耳边响起。

“你……豆豆?”段默的眼睛猛地睁大,同时,他清楚的看到,已经冲到防空洞入口处的光头佬,他那闪着光的脑门上,猛烈的炸起一团血雾!

接着,没有任何迟疑的,第二团,第三团……

血红色的雾气从原野之上弥漫,刹那间,哀嚎四起!

伴随着哀嚎声响起的,是豆豆欢快清亮的笑声,以及令人恐惧的枪声。

“kar……98k!”

那独特的、一发入魂的枪声,让段默立刻想到了这个游戏里最具有战场统治力的枪——kar98k!

本就生命值不多的光头佬在被一枪爆头之后,立刻倒在了地上,失去了行动能力,但是显然他比他的队友们要冷静许多,即使自己生命垂危,依然在指挥着——“掩体!找掩体!对方有狙击手!”

被枪声吓到魂飞魄散的三人勉强恢复了神智,迅速躲在了防空洞口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之后。

而光头佬冷静沉着的精神,也为他吸引到了十足的注意——伴随着98K的又一声嘲笑,豆豆用一发子弹彻底结束了他的生命。

“豆豆?你在哪儿呢?”段默精神为之一振,连忙问道。

“别慌,我在远处,他们看不到我,你稍等一下,醉梦姐马上就去救你。”豆豆的语气甚至有些悠然自得,完全没了之前怯生生的模样。

敌方剩下的三个敌人,赤手空拳躲在树后,不断张望着,企图找到敌人的位置,但可惜,躲在远处的豆豆像是一个隐形的死神,潜伏着想要收取他们的性命。

段默趴在地上,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队友居然如此给力,用一把狙击,枪将敌人压制的丝毫不敢动弹,不过此刻他的生命值也所剩不多,如果醉梦再不来救他,他也小命不保了。

他此时已经彻底摸清了规则:在组队模式下,一旦被敌人击倒,并不会立刻死亡,而是失去行动能力,此时若是队友长时间不赶来救援,或是被敌人再次攻击,才会彻底死去。

段默正想着,身边便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眼看时,醉梦洁白的小腿和锃亮的皮靴映入眼帘。

“别动。”醉梦蹲下身子,一只手举着一把ump9冲锋,枪,另一只手轻轻搭在了段默的肩膀上。

而段默的状态栏,立刻显示出“正在被醉梦救援。”

“你们找到了多少武器?”段默轻轻扭过头,一边看向防空洞,一边问道。

“一把98k,三把ump9,”醉梦回答道:“没有找到补充生命值的物品,子弹也不多。”

“好,足够了。”段默咧嘴一笑,此时醉梦也已经完成了救援,段默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他立刻站起身来,从醉梦手里接过一把冲锋,枪,大步向树后面的三个敌人走去。

“喂,刚才打我不是打的很爽么!出来啊!”段默揉了揉还有些酸痛的后脑勺,将弹匣狠狠压进手中的UMP9里,弹匣与枪支碰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啪”。

而这声音,在那三名敌人听来,简直无异于死神的呼唤。

段默的脚步越来越近,那三人终于沉不住气了,在段默即将绕过大树的瞬间,他们也扑了出来,挥舞着拳头冲向了段默。

“呵,垂死挣扎。”段默嘴角一歪,轻轻扣动了扳机。

ump9在一瞬间喷出了火舌——使用9毫米子弹,再加之每秒将近10发的射速,几乎在一瞬间,就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敌人击倒在地。

段默随即调转枪口,将冰冷的准心对准了另一名敌人,而在这强大的火力之下,根本没有人能够站着。

可是当段默再次转头,想将第三名敌人也一口气解决掉时,咆哮的枪膛却突然安静了。

“靠!没子弹了!”

段默本想酣畅淋漓的享受一下连杀三人的快感,可却忘记了管醉梦多要一个弹匣!

那最后一名敌人此时早已红了眼,他心知自己必死无疑,如疯狗一般扑了上来,只想着临死前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而段默刚刚被醉梦救起,生命值只有百分之十,只要稍微遭受攻击,就会再次倒下!

段默此时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

自己明明菜的要死,还装什么逼!

眼看敌人的拳头已经挥到了自己的脸上,段默无奈的闭上眼睛,准备再次倒在地上。

可是,一发7.62毫米的子弹,在最后的零点五秒,越过200米,准确无误的打在了敌人的太阳穴上。

段默张大了嘴,看着敌人的头上爆出一团血雾,随即带着屈辱和不甘,缓缓倒地。

“哥,你这波操作有点蠢啊。”

似乎静默了一个世纪,段默的耳边才响起了豆豆的笑声,以及毛瑟步枪独特的拉动枪栓的声音。

“你这纳粹屠刀……”段默嘟囔了一句,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底气反驳,毕竟这一把98K可是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救了他两次。

“好了,这里的枪声也许会吸引敌人过来,咱们快走吧。”醉梦也走了过来,确认四名敌人全部死亡之后,转过头来对段默说道:“你的生命值太低,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恢复药品。”

段默点了点头,对着耳机说道:“豆豆,你在哪儿呢?咱们赶紧转移吧。”

豆豆答应了一声,接着段默便看到,两百多米之外的小丘陵上,一个小小的人影从灌木从之后站了起来。

“我靠,你怎么跑那么远啊!”

醉梦嘴角微微露出一抹笑意,“看来咱们的这个小队友,是个靠得住的人呢。”

“谢谢醉梦姐!”醉梦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到了豆豆的耳边,豆豆显得很兴奋,背着那把和她差不多高的狙击步枪,蹦蹦跳跳的向段默他们跑来,一边跑还一边有些得意的说道:“我刚进入防空洞,就找到了这把枪,然后转头就跑出来,找了个有利地形就开始狙击啦。”

段默看着远处向他们跑来的小姑娘,有些不敢相信,“可是,这么远的距离,你是怎么打中敌人的啊?难不成98k旁边还摆着四倍瞄准镜?”

“没有啊,我是机瞄来的。”

这句话一出口,连醉梦都有些动容了。

KAR98K的枪身自带瞄具,是为了防止狙击手在近距离遭遇敌人时没有攻击能力而设计的,并不是为了用于远距离狙击,而使用这样的瞄具去击杀两百米外的敌人,无异于用弹弓去打两百米开外树叶上的小虫子。

“我以为……你是个只会卖萌的小萝莉呢……”段默嘟囔着。

豆豆娇哼一声,但声音显然带着些沾沾自喜。

“好啦好啦,有你这样厉害的狙击手,咱们这局就有了生路。一会儿给你找一个四倍瞄准镜去,让你好好施展一番,不过现在要赶紧走——对了,咱们的另一个队友呢?”

段默此时才注意到,无线电里很久没有油条的声音了。

醉梦皱了皱好看的眉,“他刚才跑进了防空洞,然后就去了深处。”

段默点了点头,按住耳机,“油条油条,能听到么?”

“能能能!”

段默话音刚落,只见防空洞里隐隐约约露出一个人影,探了探头,猫着腰跑了过来。

“敌人都死了?”油条溜过来,悄声问道。

段默指了指地上的四个盒子,“死透了。”

“嗨,”油条听闻这话,立刻直起了腰,“我正说要打死他们呢!我在防空洞里找到不少宝贝!”

段默看了一眼他背上鼓鼓囊囊的背包,笑道:“那正好,给我们分一分吧。”

“啊?”油条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背包,又辩解道:“其实,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咱们不是要转移嘛,快走吧走吧。”

“少废话。”醉梦眼神一冷,手中的ump已经抬了起来,直指油条的眉心。“把药品都交出来。”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小说预览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