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煞神小说、炎黄煞神小说无广告

狗带 都市异能 2020-11-21 14:06:14 0 0

炎黄煞神

炎黄煞神小说、炎黄煞神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5 12:44

字数: 1,986,381

状态: 已完结 90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炎黄煞神小说简介: 他,是来自炎黄古村的大荒始祖,大荒守护神。

他,是华夏兵王之王,战龙。

他,是世界身价最高、枪枪索命的神秘杀手零零七。

跟魔族公主的一场惊天神战使得天地灵气爆裂,让他意外穿越到了这个陌生奇怪的现代文明世界。

为了找到提升自己功法的契机,他参了军,不小心做了一个让教官头疼无比的战龙兵王。

为了活命回国,他只能不停的收割别人的生命,成就自己金牌杀手零零七血色的辉煌。

为了逝去的美女,他放弃了所有,毅然跟神秘的胡先生踏上了寻找阎王殿的见鬼旅途。

炎黄煞神小说预览

第一章顺着那个狙击手走过的痕迹,刘丙天又追了近半个小时,这期间他又隐约听见一声枪响,他知道自己离敌人越来越近了。

而就在这时刘丙天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那个狙击手路过的痕迹突然完全消失!

刘丙天慢慢伏下了身子,他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凶险气息,直觉告诉他,他要追的那个狙击手很可能就在远处,自己这样大摇大摆地过去,肯定少不了要挨狙击弹。

刘丙天虽然不怕子弹,但也不想被子弹击中脑袋搞成脑震荡晕死过去,如果运气不好被击中眼睛这样的要害部位,就算自己远古的守护神体质可以保证自己不被爆头,但绝难保证自己不会成为瞎子!

刘丙天匍匐在地,快速退出二十来米,然后拐了个弯,收敛全身的气息,无声的从旁边缓缓摸了过去。

这样无声的匍匐前进了近百米,刘丙天慢慢停下,忽目光微一凝,盯着五十米外一棵大树后的小树丛。

此时刘丙天钢盔上也插满了带叶的树枝,手里的铁剑也被他用树藤整个缠了起来,他可不想光亮的铁剑过早的暴露自己的位置。

放眼望去,远处那个树丛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更不像那里藏了个人。

但刘丙天还是盯着那里不放,虽然他也完全看不出那里有什么不对,但他还是发现了那里有问题。因为通过五行风\/流诀对灵气的感应,他发现那里有一丛树叶是完全没有生气的。

通常,只有被拆下来后的枝叶才会有那种情况。

刘丙天感觉到这里,已经完全确认那里有个狙击手完全地潜伏在了那里。

刘丙天没有立刻动手,一是因为现在的距离还相当远,自己不能快速出手将敌方斩杀。二是因为他现在还不确定潜伏在那里的是敌是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一路追来的这群家伙是不是突袭自己哨所的那伙人。

不过有一点刘丙天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一定还有另外一伙人参入到了其中,而且两方还是敌对关系,不然他们不可能会相互开枪。而其中有一方很可能是自己华夏国的军队,因为那伙人是自己华夏国准备偷渡出去。

刘丙天虽然不满自己的华夏国土只排世界第三,但这个炎黄后代创造起来的国家的强大刘丙天还是相当认可的,他相信出了这么大的事,华夏国不可能会没有反应。

华夏国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能力。

既然有一方是华夏国的军人,那么刘丙天就必须辨清对方身份再出手,不管怎么样,要不是有他们拖住那伙人,自己不可能只追了一天就将这些家伙追止。

对方动也不动的潜伏在远处的树丛里,连个衣角都看不到,又要怎么确认对方的身份?

刘丙天有些为难了。

刘丙天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用心去感受。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刘丙天突然肯定前面那个不是华夏军人。

他之所以会这么肯定,那是因为他没有从对方身上感觉到那种炎黄子孙血脉相承的感觉!

有了这个辨别灵感,刘丙天甚至可以肯定那是个外国妖人,虽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刘丙天已经完全肯定那家伙不是炎黄子孙!

既然不是炎黄子孙,那他就是自己的敌人,不管这家伙是不是突袭自己边哨所的其中一个,刘丙天已经决定向他动手。自己失去了战友失去了老班长,今天又咬牙追了整整一天,这口恶气,不杀个人实在无法咽下!

刘丙天完全收起天神诀,用只有初级阶段的五行风\/流诀让自己微薄的五行灵力运行到全身筋脉,灵力虽然微薄但足以让刘丙天整个人完全融入到四周的环境里。现在的刘丙天,就算有人站在他身边,也会将他当作是一块像人形的岩石或者树根,绝不会有人他像一个活人。

刘丙天身下的枯叶似乎跟他约定好了似的,刘丙天的动作并不轻,但那些枯枝枯叶居然一点声响都没发出,似乎这一刻整个树林都成了刘丙天齐心杀敌的战友。

刘丙天无声的靠近了四十米,十米外潜伏在那树丛的狙击一点发沉的意思都没有。

这么近的距离,刘丙天更加可以肯定那不是炎黄子孙,杀手也越来越浓。

可能感觉到了背后的杀气,潜伏在那里的狙击手忽然轻微地动了一下。

刘丙天一惊,想也不想突然从地上跳起扑了过去!

半空中瞬间运起天神诀,注入神力的铁剑立时将缠在上面的绿藤震碎成千百段!

那树丛几乎在刘丙天跳起的同时剧烈一动,露出双只震惊无比的蓝色妖眼,同时露出的还有一把黑色的狙击枪!

那狙击手几乎本能的瞬间开枪,但他没有听见自己的枪声,只看见一道金光已经到了自己面前,然后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整个意识里都被一道金光劈开!

刘丙天一剑得手,人还没落地一道危险气息已经涌了过来,想也没想,瞬间双手抵住铁剑横护在自己胸前。

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瞬间就作用在了铁剑之上!刘丙天整个身子不自主的被巨力带离地方,虽只有几寸的距离,但已经足以说明那子弹所蕴含的可怕力量。

刘丙天脚一沾地,想也不想就往旁边树丛扑倒,就在他碰到到树丛的同时,远处又是一声枪响。

掉入树丛的吵杂声伴随着一声子弹爆头的咔嚓声同时传入刘丙天的脑海,刚自己在树丛里扑实,只听见远处一声短促而轻微的声响,显然有狙击手已经快速完成了他的换位动作。

刘丙天再次运起五行风\/流决,无声而快速的退出了树丛,翻身多到了一根大树后面。

人往大树上一靠,刘丙天才有时间开始大口喘气,也才有时间摸了把脸颊上的伤。

刘丙天左脸颊上有道子弹的烫伤,那是刚才被自己斩杀狙击快速反击之下开枪造成的,要不是当时全力运起了天神诀,那颗子弹他还真不一定能躲得开去。

那子弹的速度,让刘丙天想起了自己父亲刘金和手里的炽焰铁剑,好可怕的速度!

翻过手里的铁剑,剑柄护手处还嵌着一颗食指粗半指长的铜弹头。

要不是开枪的那个狙击手离自己远,刘丙天一定来不及用剑挡住这颗子弹,如果不是自己的天神诀恢复到了第一层境界,就算他用剑挡住了狙击弹,子弹照样可以击断铁剑重创他的胸膛!

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刘丙天虽然于危机之下法潜意识里想到了用铁剑来挡子弹,但如果不是恰好打在了铁块最厚的剑柄之处,刘丙天现在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想到刚才的凶险与命悬一线,刘丙天捏了把汗,这难道就是老班长冥冥之中在帮自己,好让自己活下来给他们报仇? 第二章以前军训的时候是没有正面挨过子弹,只知道这子弹的速度很快,但没想到会快到达到了可以媲美自己父亲铁剑的速度。

刘丙天第一次收起了对子弹轻视之心,这倒不是怕了子弹,而是因为现在自己的修为只有天神诀第一层。

相当年在大荒跟父亲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十岁那年修炼到了天神决第二层,得意洋洋的跑到自己父亲刘金和面前,说要跟他比剑。

结果在充分的准备下,自己的手还没碰到后背的剑柄,父亲的炽焰铁剑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之上。

那次的失败让刘丙天对自己的得意感觉到深深的懊恼,于是更加努力的修行,等到天神诀第三层的时候,他又去找父亲比剑,结果这次还是没碰到剑柄就已经被炽焰铁剑架在了脖子之上。

“不够快,继续练。”这是自己父亲的原话,再一次将他的得意击得粉碎。

第四层,不够快。

第五层,不够快。

第六层,继续练,不够快。

第七层,说了还不够快!

刘丙天几乎抓狂,自己的修为一层一层往上突破,可是自己手里剑却跟五年前一样,似乎丝毫进步都没有。跟自己父亲比剑由原先的跟父亲过个百十来招,到后面就只剩只要自己碰到剑柄就好,只求碰到。

只要能让自己碰到剑柄,哪怕被自己父亲斩下头颅刘丙天都愿意!

但,那个严格的父亲根本不给自己那样的机会。

当天神诀修炼到了第八层的时候,刘丙天已经不敢再去找自己父亲比剑,因为他现在只有五成把握可以碰到剑柄。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轩辕小宝叔叔将他的轩辕神剑送给了自己。

得到轩辕小宝的轩辕神剑,让刘丙天战胜父亲的信心空前暴涨。跟轩辕剑磨合了半个月后,刘丙天再次站在了自己父亲的面前。

这次他没有得意,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是打不赢自己这个成为神的父亲,他现在想要证明的只不过是在父亲炽焰铁剑架在自己脖子之前碰到轩辕剑的剑柄!

刘丙天当时毕生的愿望就只有这个,简单而无法完成。

自己父亲照样给了自己足够的时间准备催动神力。

就在天神诀运行至巅峰的时候,刘丙天甚至看到自己父亲让自己先一瞬动手。

漫天神力散去,父亲的炽焰铁剑再一次毫无悬念的架在了自己脖子上,而此时刘丙天的指尖才刚触碰到轩辕剑的剑柄。

刘丙天无法接受,他甚至已经绝望。

就在刘丙天以为自己父亲又要打击说自己不够快要继续练的时候。刘金和却淡淡一笑,移开炽焰铁剑,伸出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错,继续练。”

刘丙天愣住,他等父亲这句话等了整整七年,虽然只不过是两个字,但那一刻他的自信却空前强大,因为自己父亲终于认可了自己,虽然自己还是无法在父亲一剑之下握住剑柄,哪怕自己的铁剑换成了轩辕神剑。

刘丙天十九岁的时候,天神诀以惊人的速度达到了第九层,这里面自然少不了轩辕剑的帮助。这一次刘丙天没有再去找刘金和比剑,因为他知道他现在去,依然在自己父亲之下过不了一招。

就算自己能在父亲挥剑之前握住剑柄,但拔剑,出招又要花去多少时间?

有这么长的时间,自己父亲已经足可以拔出十柄剑架在自己脖子上。

刘丙天无法把自己父亲的速度跟狙击子弹的速度作比较,因为这两者似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刘丙天相信如果是自己父亲,他一定不会惧怕任何子弹。

如果自己拥有当年天神诀九层的修为,刘丙天也相信自己会更加有办法对付狙击子弹跟狙击手,但可气的是一个穿越让自己修为尽失,现在好不容易才将天神诀恢复到了第一层,这么点修为想要正面对付狙击枪,显然还有不小困难。

刘丙天收回心神,现在眼前最重要的不是想如何提高自身的修为,而是要想尽一切办法给老班长他们报仇,他不能让自己战友们的血白流。

另外刘丙天也不觉得敌人会等着自己回去把天神诀练好后等自己来报仇,现在连突袭哨所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刘丙天不认为花大量时间将修为提上去之后还能成功找到这群人渣。

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想到老班长他们的倒在血泊里的惨状,刘丙天一刻都不能等。如果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报他们报仇,又怎么让老班长他们安心的离去?

刘丙天弄下卡在铁剑柄上的狙击弹,深吸引了两次,运起五行风\/流诀,再次潜了出去。

来到自己刚才斩杀的那个狙击手位置,那倒霉的家伙抹着伪装油彩的脑袋已经连着脖子被刘丙天一剑斩成了两半倒在地上,那模样像长了两个脑袋的怪物,脑浆跟血液流了一地,空出两个不算大的白色颅腔。

刘丙天小心的走过去,从那人僵硬的手上取下那把黑色的狙击枪,打量了一下,发现好像也就比手枪长了一点重了一点,其他没什么不一样。

将狙击枪挎到背上,将那人身上的干粮跟弹夹全搜了出来揣自己口袋里,然后根据自己之前的判断,小心分开树丛,踩着枯叶向之前向自己开枪的狙击位置摸了过去。

刘丙天的这种行为,如果放在专业狙击的眼里,肯定是找死的主,因为这样不仅毫无隐蔽姓可言,还顺着狙击弹道摸过去,如果那个狙击手开枪后只换到附近的位置,那么狙杀像刘丙天这样的菜鸟,真跟森林里猎杀一只野猪差不多。

刘丙天只参加过一个月的基础军训,哪里会那些狙击手才会接触到的高级作战知识。至少现在他自己没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不这样按线索找,难道还等着敌人帮你做下记号让你去找上门?

很快刘丙天就找到了倒在一棵树后被爆头的小子。

看着眼前这个差点狙杀自己的小子死后连个头颅都没剩下,刘丙天心里说不出的解气。

妈的,叫你向老子开枪!

刘丙天心里解气地咒骂着,手上动作支不停,把他身上的军用匕首跟干粮搜了出来。这一搜发现这家伙身上的干粮真他\/妈的充足,往自己身上塞了半天发现居然塞不下去了。

最让刘丙天高兴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有个军用水壶。不看见水还好,这一看见突然发现自己渴得嗓子都要冒烟了,二话没说,打开就咕隆咕隆喝了半瓶下去。

自己带不走的干粮干脆就坐那里吃了起来。边嚼压缩饼干边拿起地上的狙击枪研究起来,研究到最后忍不住托起枪左右瞄了瞄。

看准一根大树,想象成那是个敌人,刚想模拟下开枪的感觉,手指刚碰到狙击扳机,那扳机却突然沉了去——

砰!!!

一声大响在刘丙天耳边炸开。

在狙击枪巨大的后座力完全传来之前,大惊之下的刘丙天已经奋力往树后扑去,就在他身体离开那位置的后一瞬,一颗突然飞出的狙击弹已经深深没入了地下,击起一米多高的泥土! 第三章刘丙天刚靠在树后,远处又响起了一声枪响,显然是狙击自己的那家伙暴露了身位正被另外一个狙击手攻击。

但显然那个人没击中,因为刘丙天几乎在同时听见了反击的枪声。

妈的!

刘丙天忍不住又骂了句自己在边哨所学会的脏话,刚才要不是自己反应快,枪一走火自己就往外扑,现在肯定已经中弹。

狙击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怎么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确定自己的位置?而且那枪法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

刘丙天仔细想了一下,发现一个更加变\/态的地方,那就是向自己开枪的家伙之前肯定不是对着自己的方向,如果他一开始就对着自己的这个方向,那自己又喝水又吃饼干还玩枪,那家伙要是发现,早就开枪了,根本不能让自己活那么久。

既然那家伙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自己,那么就是说,他是在自己枪走火的瞬间发现了自己的位置,而且还开枪精准无比的打了过来。

那可怕的反应速度跟射击直觉,让刘丙天倍感后怕的同时,也深深体会到了自己所面对狙击手的可怕之处。

刘丙天骨子里的倔脾气也上来了,妈的,就不信老子一个从大荒穿越过来的守护神之子,会干不过你一个妖人的子孙!

刘丙天将那走火的狙击枪轻轻放下,不是他不想摔,而是实在是被这个时代顶尖的狙击手吓到了,他怕自己把这枪一摔又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招来狙击子弹。

解下身上的黑色狙击枪,这狙击枪的扳机要比刚才的那把硬得多,不至于一碰就走火。

刘丙天回想了一下刚才攻击自己子弹的弹道,想了下那家伙可能换的位置,小心的钻入了大树旁边的枯树枝堆里,从里面缓缓伸出黑色的狙击枪,在狙击镜里观察了几个位置——

其实刘丙天看的地方,每一个地方都一样,根本不像有敌人的样子。

刘丙天有些泄气,那么远的距离,他根本感知不到敌人。但自己架式都摆开了,不开一枪怎么对得起自己花心思钻到这里来?

刘丙天此时的这个想法如果被那些教官知道了,肯定要把他骂个狗血喷头,想找死也不带这么蠢的。

只可惜现在没有什么骂人的教官,所以刘丙天可以安心的拿自己的小命去放心玩。

选了个认为最有可能的地方,其实刘丙天只是看见那里有片皇色的落叶,放眼看过去,就那里颜色不一样,不打那里打哪里?

刘丙天很不负责又不知死活的笑了笑,然后用狙击镜里的十字线正对那皇色落叶,然后扣下扳机——

咻!

强大的后座力让刘丙天全身一震,然后就听见子弹快速炸开树叶撞入地里的声音。

再往狙击镜里一看,那落叶还好好的在那里,而自己开枪出去的子弹却不知道飞到哪里。

刘丙天刚想找找自己这一枪到底打哪里去了,突然远处一声枪响,趴在地上的刘丙天还没反应过来,一颗子弹已经咆哮着从自己头顶飞过,瞬间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山体里炸开。

刘丙天吓了一大跳,但他选择没有动,他觉得既然那颗子弹没有打中自己,那就说明那家伙也是瞎蒙的,只要自己不再动,那家伙肯定发现不了自己的位置。

却不知道刘丙天这个表现却让六百米外的一个佣兵狙击手差点抓狂暴走!

刚才突然发现有个家伙朝天开枪,他一眼撇过去就看见一个中国军人,那家伙脸上甚至连伪装油彩都没有抹!

他想也没想就一枪打了过去,同时瞬间翻滚出去离开了原先的位置。

结果当然是潜伏的在暗处的对手的子弹瞬间到了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他根据枪声瞬间回了一枪,他对自己的判断跟枪法很有信心,但也从来不以为自己慌乱之中的一枪能打中已经在换位的对手。

等他换了位置,在六七米外重新潜伏下来后,往之前的位置看去,却没有发现那个中国军人的尸体,那小子居然躲开了自己那一枪?

这个结果让他觉得又来了个高手,但他很肯定那家伙还在那树后,因为他没有听到那家伙换位置!

到底是那家伙自信过头,还是这家伙根本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菜鸟?才会让他狂妄到这种地步?

那狙击手不禁又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向自己开枪的中国狙击高手。

那佣兵狙击手又缓缓移动下了瞄准镜,看向远处那个还摆着自己队友尸体的大树。

他很肯定刚才那个中国小子没有换位置,就在那个树后,可他就是感觉不到那家伙藏在了哪里,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急躁。

就算是潜伏在远处的另一个中国狙击高手,只要发现他躲在了树后,他就算眼睛看不见,他也能感觉出对手人在树后。

可刚才那个连伪装油彩都没抹的中国小子却完全颠覆了他的这种感觉,明明知道那家伙就在树后,也没有换位置,但就是完全感觉不到他人在哪里。

难道这小子爬到树上去了?

这个猜测让他微吓了一跳,赶紧向那大树的上方看去。

而就在此时,一声枪响,佣兵狙击手还没完全反就过来,就感觉一阵剧痛从自己后脚跟传来,自己中弹了!

他很肯定这一枪不潜伏在暗处的高手所开,自己没有开枪暴露,对方不可能会知道自己的位置,而且如果是那个人开的枪,打中的绝不可能只是自己后脚跟这样不致命的地方。

佣兵狙击手在一瞬间确定了自己位置没有被暴露,所以他选择没有动。目光下移,根据刚才攻击自己子弹的弹道,他几乎不费力的就找到了刚才偷袭自己狙击手的位置。

但他却愣住了,因为他居然发现那个家伙居然还伏那个枯枝堆里一动不动!!

佣兵狙击手又是震惊又是气愤!

只要稍微有点丛林狙击赏识的人,开枪后不管有没有命中目标第一件事都是快速换位,而前面那个家伙居然在自己反应过来这么久的时间里,居然还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是挑衅吗?!

还是压根看不起自己,以为打中自己一个脚跟就可以要了自己这条命?!

冷静,要冷静。

佣兵狙击手强行压下自己心头的怒火,快速瞄准那个藏在枯枝堆里的中国狙击手,但他在开枪的前一瞬间做了个决定,那就是他已经承认对方是一个中国狙击高手,所以他瞄准的不是刘丙天钢盔下的头颅,而是钢盔偏上的位置。

因为他觉得那样一个狙击高手,肯定会在瞬间发现自己开枪,而发现自己开枪后的同时,他只能向两边翻滚闪避,但无论他向哪边闪避,只要他动了,翻滚的动作肯定会让他的脑袋位置升高,那样刚好可以撞上自己打出去的子弹!

佣兵狙击手的判断相当准确,可以说这种情况下换成其他任何一个狙击手就算不死也一定会重伤。

但他失算了,他没想到他的对手会是刘丙天,一个完全不懂狙击战术的菜鸟!

刘丙天的反应迟钝让他没有动,所以那颗要命的死神子弹只能从他头顶无奈的飞过。 第四章看见对方居然动也不动的面对自己的狙击,佣兵狙击手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他被刘丙天强大的菜鸟气场直接影响,也忘了狙击手开枪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换身位的生死存亡法则!

并不是所有无视存亡法则的人都会有刘丙天这么好的运气,一颗不知从休息咆哮过来的狙击弹瞬间在佣兵狙击手的腰间炸开,高速飞行的狙击弹上强大的能量炸飞他腰间皮肉的同时,还击碎了他的腰脊骨。

敌人只能击中他的腰,这已经说明了他潜伏技术的精湛,只可惜他运气差了点,被刘丙天分了神。

佣兵狙击手上半身在地上滚了半圈,挣扎了两下,不甘的眸子里快速失去了生机。

妈的,厉害!

趴在枯枝堆里的刘丙天打心里佩服了一句,从自己开枪打树叶开始,几乎是连在一起不停的三枪,自己刚开枪,敌人的子弹就从自己头顶飞过,而头顶的子弹飞过还没两眨眼的时间,向自己开枪的家伙就已经被别人击毙。

刘丙天寻声看过去,突然看见一个全身披着伪装迷彩碎布的人消失在对面的山头。

难道刚才开枪的就是他?

既然那个狙击手这样大胆的翻山离开,就说明这里已经没有狙击了。想通这一点,刘丙天放心大胆的从枯枝堆里站起身来,好奇心的驱使下让他快速向刚才那个佣兵狙击手跑过去。

刘丙天居高临下的用军靴摆正那佣兵的脸,尖鼻子大马脸,明显不是中国人。

从碎肉堆里扯下那佣兵的水壶,,里面还有半瓶水。把水壶往自己皮带上挂好,往佣兵狙击手马脸上吐了口口水,挎起狙击枪快速向山头爬去。

刘丙天刚翻过山头,就听见山腰下传来几声枪响,看来是刚才翻过去的友军跟敌人干上了。

刘丙天一阵兴奋,看样子自己是误打误撞给追上那帮家伙。

这一路追来,自己只杀了一个敌人,而自己边哨的战友却有八条人命,八命换一命,这显然还不够!

刘丙天心里的目标是亲手杀一十六个,自己战友的命岂是敌人用一命就能打等号的?必须让敌人付出双倍的代价!

运起五行风\/流诀,与四周的树林气息融为一体,快速向陡峭的山腰摸去。

刘丙天越往下靠近,听到枪声越密集,几乎每隔五分钟就会响起三枪。

可事实上刘丙天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发现,这山林里的枪声就像是凭空出现的幻觉。

刘丙天找了个草丛藏了起来,而就在这时又响起了三声枪响,他还是根本看不到人,也看不到枪声从哪里出来。但从枪声响起的先后还看,是两个人在对同一个开枪。

而孤身的那个肯定是自己刚才看到那个翻山过去的友军,因为只有他最有可能是一个人。

刘丙天刚想起身出去,但他却又突然重新伏了下来,因为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很轻微的脚步声,而且那个脚步声还在不断地向自己靠近。

刘丙天缓缓吸了口气,放松全身气息,趁着风吹过草丛的声音,快速解下挎背上的狙击枪,然后用力握住铁剑潜伏在草丛里。

脚步声越来越近,刘丙天开始紧张了起来,只可惜从杂草的缝隙看过去根本看不见来人的影子。

草丛外走来的显然也完全没有发现气息完全收敛的刘丙天,人还在不停从左边不停靠近刘丙天所藏身的草丛。

刘丙天凝神感知,一股让他淡淡厌恶的感情从心头闪过,这是非炎黄子孙才会给人的感觉。

妈的,原来是敌人!

只要是敌人就好办了。

如果是华夏军人,刘丙天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突然冒出相认吧,难免人家一枪就搞了过来。

不打招呼吧,万一被他近了发现了,还是免不了要赏自己一枪。而现在可以肯定外面那个不是中国军人,那么这一切都好办了,自己只要找准机会将其斩杀就是,倍儿省事。

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在刘丙天准备出手的时候,那人却突然在刘丙天十米外的地方停下。

而就在这时,山腰下突然又响起了一声枪响,接着就听见有枪声回击,但也接着另一个枪声追击。

身旁的那家伙也就在这里似乎找到了目标,已然开枪。

让刘丙天吓一跳的是,这家伙居然是不开一枪完事,居然是“嗒嗒嗒”地响个不停,那不停的枪声下似乎还带着某种固定的节奏!

藏在草丛里的刘丙天听到这个冲锋枪的声音彻底怒了!

因为这个声音跟昨天晚上突袭自己哨所的声音十分相似!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自己苦苦追了一天,终于让自己戴到了昨晚开枪射杀自己战友的凶手,刘丙天再也忍不住出手!

趁草丛外那家伙停下枪声脚步声响起换位置的空档,刘丙天一声大喝,猛地从草丛里弹射而去,带起大蓬的草叶!

刘丙天的吼声提前暴露了他的方位,那个体壮如牛的媒国突击手想也没想,转身一排子弹就扫了过来,同时后仰扑倒躲开擦喉而过一道金色光芒!

刘丙天没想到对方那么高大的身体居然能躲过自己这一剑,更没有想到对方手里的重型冲锋枪子弹居然会那般密集!

一招不中,刘丙天想也不想,脚一沾地,立时展开风\/流行步法飞掠闪避,呼啸的子弹几乎连成一条线的跟在他身后跑,炸起成片的草屑!

刘丙天几乎被对手的冲锋枪子弹逼得无法呼吸,一个严重违反牛顿惯姓定律的后掠,瞬间躲过三颗贴脸而过的子弹,然后一个前扑又闪过一颗子弹,脚一落地,立时一个拼命的三连翻躲到了这片乱石小草地唯一的大树后面!

“法克油!!”

壮得夸张变\/态的煤国突击手也被刘丙天猴子一样灵活的身法激怒了,凌空换了个弹夹,用刘丙天完全听不懂的语言怒骂了一声,子弹不要本的往刘丙天躲的那棵大树上倾泄!

刘丙天将身子全力缩在那树身后,两边木屑飞舞子弹呼啸,特别是近距离子弹撞击在树体上,让他靠的那大树整个树体在颤抖,漫天的枯叶也不要本钱一样落了下来。

“康芒!康芒!”

突击手张狂的挑衅,他就不信这样还打不死那只中国瘦猴子!

刘丙天在恐怖的子弹呼啸声中,嘴唇已经开始发青,他在使劲想办法,可是如果猛烈的火力之中,无论他从哪边冲出都不可能活着冲出多远,甚至现在连换根树的可能都没有。

刘丙天突然恨死了这片只有一根树的小草地。

就在刘丙天准备豁出去,就算死也要拉这煤国黑牛垫背的时候,突然一声与众不同的枪声响起,黑牛一声痛吼,接着充斥天地的子弹呼啸声消失。

刘丙天几乎是本能,提着铁剑就扑了出去……

炎黄煞神小说预览

顺着那个狙击手走过的痕迹,刘丙天又追了近半个小时,这期间他又隐约听见一声枪响,他知道自己离敌人越来越近了。

而就在这时刘丙天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那个狙击手路过的痕迹突然完全消失!

刘丙天慢慢伏下了身子,他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凶险气息,直觉告诉他,他要追的那个狙击手很可能就在远处,自己这样大摇大摆地过去,肯定少不了要挨狙击弹。

刘丙天虽然不怕子弹,但也不想被子弹击中脑袋搞成脑震荡晕死过去,如果运气不好被击中眼睛这样的要害部位,就算自己远古的守护神体质可以保证自己不被爆头,但绝难保证自己不会成为瞎子!

刘丙天匍匐在地,快速退出二十来米,然后拐了个弯,收敛全身的气息,无声的从旁边缓缓摸了过去。

这样无声的匍匐前进了近百米,刘丙天慢慢停下,忽目光微一凝,盯着五十米外一棵大树后的小树丛。

此时刘丙天钢盔上也插满了带叶的树枝,手里的铁剑也被他用树藤整个缠了起来,他可不想光亮的铁剑过早的暴露自己的位置。

放眼望去,远处那个树丛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更不像那里藏了个人。

但刘丙天还是盯着那里不放,虽然他也完全看不出那里有什么不对,但他还是发现了那里有问题。因为通过五行风\/流诀对灵气的感应,他发现那里有一丛树叶是完全没有生气的。

通常,只有被拆下来后的枝叶才会有那种情况。

刘丙天感觉到这里,已经完全确认那里有个狙击手完全地潜伏在了那里。

刘丙天没有立刻动手,一是因为现在的距离还相当远,自己不能快速出手将敌方斩杀。二是因为他现在还不确定潜伏在那里的是敌是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一路追来的这群家伙是不是突袭自己哨所的那伙人。

不过有一点刘丙天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一定还有另外一伙人参入到了其中,而且两方还是敌对关系,不然他们不可能会相互开枪。而其中有一方很可能是自己华夏国的军队,因为那伙人是自己华夏国准备偷渡出去。

刘丙天虽然不满自己的华夏国土只排世界第三,但这个炎黄后代创造起来的国家的强大刘丙天还是相当认可的,他相信出了这么大的事,华夏国不可能会没有反应。

华夏国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能力。

既然有一方是华夏国的军人,那么刘丙天就必须辨清对方身份再出手,不管怎么样,要不是有他们拖住那伙人,自己不可能只追了一天就将这些家伙追止。

对方动也不动的潜伏在远处的树丛里,连个衣角都看不到,又要怎么确认对方的身份?

刘丙天有些为难了。

刘丙天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用心去感受。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刘丙天突然肯定前面那个不是华夏军人。

他之所以会这么肯定,那是因为他没有从对方身上感觉到那种炎黄子孙血脉相承的感觉!

有了这个辨别灵感,刘丙天甚至可以肯定那是个外国妖人,虽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刘丙天已经完全肯定那家伙不是炎黄子孙!

既然不是炎黄子孙,那他就是自己的敌人,不管这家伙是不是突袭自己边哨所的其中一个,刘丙天已经决定向他动手。自己失去了战友失去了老班长,今天又咬牙追了整整一天,这口恶气,不杀个人实在无法咽下!

刘丙天完全收起天神诀,用只有初级阶段的五行风\/流诀让自己微薄的五行灵力运行到全身筋脉,灵力虽然微薄但足以让刘丙天整个人完全融入到四周的环境里。现在的刘丙天,就算有人站在他身边,也会将他当作是一块像人形的岩石或者树根,绝不会有人他像一个活人。

刘丙天身下的枯叶似乎跟他约定好了似的,刘丙天的动作并不轻,但那些枯枝枯叶居然一点声响都没发出,似乎这一刻整个树林都成了刘丙天齐心杀敌的战友。

刘丙天无声的靠近了四十米,十米外潜伏在那树丛的狙击一点发沉的意思都没有。

这么近的距离,刘丙天更加可以肯定那不是炎黄子孙,杀手也越来越浓。

可能感觉到了背后的杀气,潜伏在那里的狙击手忽然轻微地动了一下。

刘丙天一惊,想也不想突然从地上跳起扑了过去!

半空中瞬间运起天神诀,注入神力的铁剑立时将缠在上面的绿藤震碎成千百段!

那树丛几乎在刘丙天跳起的同时剧烈一动,露出双只震惊无比的蓝色妖眼,同时露出的还有一把黑色的狙击枪!

那狙击手几乎本能的瞬间开枪,但他没有听见自己的枪声,只看见一道金光已经到了自己面前,然后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整个意识里都被一道金光劈开!

刘丙天一剑得手,人还没落地一道危险气息已经涌了过来,想也没想,瞬间双手抵住铁剑横护在自己胸前。

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瞬间就作用在了铁剑之上!刘丙天整个身子不自主的被巨力带离地方,虽只有几寸的距离,但已经足以说明那子弹所蕴含的可怕力量。

刘丙天脚一沾地,想也不想就往旁边树丛扑倒,就在他碰到到树丛的同时,远处又是一声枪响。

掉入树丛的吵杂声伴随着一声子弹爆头的咔嚓声同时传入刘丙天的脑海,刚自己在树丛里扑实,只听见远处一声短促而轻微的声响,显然有狙击手已经快速完成了他的换位动作。

刘丙天再次运起五行风\/流决,无声而快速的退出了树丛,翻身多到了一根大树后面。

人往大树上一靠,刘丙天才有时间开始大口喘气,也才有时间摸了把脸颊上的伤。

刘丙天左脸颊上有道子弹的烫伤,那是刚才被自己斩杀狙击快速反击之下开枪造成的,要不是当时全力运起了天神诀,那颗子弹他还真不一定能躲得开去。

那子弹的速度,让刘丙天想起了自己父亲刘金和手里的炽焰铁剑,好可怕的速度!

翻过手里的铁剑,剑柄护手处还嵌着一颗食指粗半指长的铜弹头。

要不是开枪的那个狙击手离自己远,刘丙天一定来不及用剑挡住这颗子弹,如果不是自己的天神诀恢复到了第一层境界,就算他用剑挡住了狙击弹,子弹照样可以击断铁剑重创他的胸膛!

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刘丙天虽然于危机之下法潜意识里想到了用铁剑来挡子弹,但如果不是恰好打在了铁块最厚的剑柄之处,刘丙天现在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想到刚才的凶险与命悬一线,刘丙天捏了把汗,这难道就是老班长冥冥之中在帮自己,好让自己活下来给他们报仇? 以前军训的时候是没有正面挨过子弹,只知道这子弹的速度很快,但没想到会快到达到了可以媲美自己父亲铁剑的速度。

刘丙天第一次收起了对子弹轻视之心,这倒不是怕了子弹,而是因为现在自己的修为只有天神诀第一层。

相当年在大荒跟父亲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十岁那年修炼到了天神决第二层,得意洋洋的跑到自己父亲刘金和面前,说要跟他比剑。

结果在充分的准备下,自己的手还没碰到后背的剑柄,父亲的炽焰铁剑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之上。

那次的失败让刘丙天对自己的得意感觉到深深的懊恼,于是更加努力的修行,等到天神诀第三层的时候,他又去找父亲比剑,结果这次还是没碰到剑柄就已经被炽焰铁剑架在了脖子之上。

“不够快,继续练。”这是自己父亲的原话,再一次将他的得意击得粉碎。

第四层,不够快。

第五层,不够快。

第六层,继续练,不够快。

第七层,说了还不够快!

刘丙天几乎抓狂,自己的修为一层一层往上突破,可是自己手里剑却跟五年前一样,似乎丝毫进步都没有。跟自己父亲比剑由原先的跟父亲过个百十来招,到后面就只剩只要自己碰到剑柄就好,只求碰到。

只要能让自己碰到剑柄,哪怕被自己父亲斩下头颅刘丙天都愿意!

但,那个严格的父亲根本不给自己那样的机会。

当天神诀修炼到了第八层的时候,刘丙天已经不敢再去找自己父亲比剑,因为他现在只有五成把握可以碰到剑柄。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轩辕小宝叔叔将他的轩辕神剑送给了自己。

得到轩辕小宝的轩辕神剑,让刘丙天战胜父亲的信心空前暴涨。跟轩辕剑磨合了半个月后,刘丙天再次站在了自己父亲的面前。

这次他没有得意,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是打不赢自己这个成为神的父亲,他现在想要证明的只不过是在父亲炽焰铁剑架在自己脖子之前碰到轩辕剑的剑柄!

刘丙天当时毕生的愿望就只有这个,简单而无法完成。

自己父亲照样给了自己足够的时间准备催动神力。

就在天神诀运行至巅峰的时候,刘丙天甚至看到自己父亲让自己先一瞬动手。

漫天神力散去,父亲的炽焰铁剑再一次毫无悬念的架在了自己脖子上,而此时刘丙天的指尖才刚触碰到轩辕剑的剑柄。

刘丙天无法接受,他甚至已经绝望。

就在刘丙天以为自己父亲又要打击说自己不够快要继续练的时候。刘金和却淡淡一笑,移开炽焰铁剑,伸出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错,继续练。”

刘丙天愣住,他等父亲这句话等了整整七年,虽然只不过是两个字,但那一刻他的自信却空前强大,因为自己父亲终于认可了自己,虽然自己还是无法在父亲一剑之下握住剑柄,哪怕自己的铁剑换成了轩辕神剑。

刘丙天十九岁的时候,天神诀以惊人的速度达到了第九层,这里面自然少不了轩辕剑的帮助。这一次刘丙天没有再去找刘金和比剑,因为他知道他现在去,依然在自己父亲之下过不了一招。

就算自己能在父亲挥剑之前握住剑柄,但拔剑,出招又要花去多少时间?

有这么长的时间,自己父亲已经足可以拔出十柄剑架在自己脖子上。

刘丙天无法把自己父亲的速度跟狙击子弹的速度作比较,因为这两者似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刘丙天相信如果是自己父亲,他一定不会惧怕任何子弹。

如果自己拥有当年天神诀九层的修为,刘丙天也相信自己会更加有办法对付狙击子弹跟狙击手,但可气的是一个穿越让自己修为尽失,现在好不容易才将天神诀恢复到了第一层,这么点修为想要正面对付狙击枪,显然还有不小困难。

刘丙天收回心神,现在眼前最重要的不是想如何提高自身的修为,而是要想尽一切办法给老班长他们报仇,他不能让自己战友们的血白流。

另外刘丙天也不觉得敌人会等着自己回去把天神诀练好后等自己来报仇,现在连突袭哨所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刘丙天不认为花大量时间将修为提上去之后还能成功找到这群人渣。

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想到老班长他们的倒在血泊里的惨状,刘丙天一刻都不能等。如果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报他们报仇,又怎么让老班长他们安心的离去?

刘丙天弄下卡在铁剑柄上的狙击弹,深吸引了两次,运起五行风\/流诀,再次潜了出去。

来到自己刚才斩杀的那个狙击手位置,那倒霉的家伙抹着伪装油彩的脑袋已经连着脖子被刘丙天一剑斩成了两半倒在地上,那模样像长了两个脑袋的怪物,脑浆跟血液流了一地,空出两个不算大的白色颅腔。

刘丙天小心的走过去,从那人僵硬的手上取下那把黑色的狙击枪,打量了一下,发现好像也就比手枪长了一点重了一点,其他没什么不一样。

将狙击枪挎到背上,将那人身上的干粮跟弹夹全搜了出来揣自己口袋里,然后根据自己之前的判断,小心分开树丛,踩着枯叶向之前向自己开枪的狙击位置摸了过去。

刘丙天的这种行为,如果放在专业狙击的眼里,肯定是找死的主,因为这样不仅毫无隐蔽姓可言,还顺着狙击弹道摸过去,如果那个狙击手开枪后只换到附近的位置,那么狙杀像刘丙天这样的菜鸟,真跟森林里猎杀一只野猪差不多。

刘丙天只参加过一个月的基础军训,哪里会那些狙击手才会接触到的高级作战知识。至少现在他自己没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不这样按线索找,难道还等着敌人帮你做下记号让你去找上门?

很快刘丙天就找到了倒在一棵树后被爆头的小子。

看着眼前这个差点狙杀自己的小子死后连个头颅都没剩下,刘丙天心里说不出的解气。

妈的,叫你向老子开枪!

刘丙天心里解气地咒骂着,手上动作支不停,把他身上的军用匕首跟干粮搜了出来。这一搜发现这家伙身上的干粮真他\/妈的充足,往自己身上塞了半天发现居然塞不下去了。

最让刘丙天高兴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有个军用水壶。不看见水还好,这一看见突然发现自己渴得嗓子都要冒烟了,二话没说,打开就咕隆咕隆喝了半瓶下去。

自己带不走的干粮干脆就坐那里吃了起来。边嚼压缩饼干边拿起地上的狙击枪研究起来,研究到最后忍不住托起枪左右瞄了瞄。

看准一根大树,想象成那是个敌人,刚想模拟下开枪的感觉,手指刚碰到狙击扳机,那扳机却突然沉了去——

砰!!!

一声大响在刘丙天耳边炸开。

在狙击枪巨大的后座力完全传来之前,大惊之下的刘丙天已经奋力往树后扑去,就在他身体离开那位置的后一瞬,一颗突然飞出的狙击弹已经深深没入了地下,击起一米多高的泥土! 炎黄煞神

炎黄煞神

炎黄煞神

炎黄煞神

炎黄煞神

炎黄煞神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炎黄煞神】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