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商眸小说、尊者商眸小说无广告

红尘 都市异能 2020-11-21 14:03:49 0 0

尊者商眸

尊者商眸小说、尊者商眸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4 17:05

字数: 1,987,039

状态: 已完结 73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尊者商眸小说简介: 一个小小农民之子,本想安稳一生,却遭女友背叛,险些身死,意外得圣物青龙珠认主,获透视异能,偶然救下傲娇总裁雪韵琴,被迫卷入诡谲商战,最终踏上赌石经商之路!

  他低调做人,却有萝莉美女投怀送抱,冰冷总裁另眼相看,妖娆艳女日日纠缠,更有堂堂圣女夜夜相护…

  拜师邋遢老道,修聚气术,炼古武,成一代强者,却意外得知,自己乃天门遗腹,身背灭门之仇,凤凰山、朱雀殿,处处是敌,他孤身入宗,创惊世血案,以敌首祭奠亡灵!

  他名叶辰,从小山村走出,却在奢华都市卷起万重风浪,强势护美,狠踩渣货,创锦绣前程,成一代至尊!

尊者商眸小说预览

第一章此时,他旁边的公子哥微微挑眉,眼神深处闪过一抹轻视,都说这个唐坡手段厉害,如今看起来,似乎也就一般啊,也不知道自己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

可惜,叶辰根本没有将他的话语放在心上,依旧我行我素的往前走去,而唐坡的愤怒终究到了极致,右手一挥,喝道:“废了他。”

话语一落,他后面便是涌现出了四个大汉,径直的朝着叶辰急速掠去,很快便将他们围在了中央,叶辰微微蹙眉,低头在刘坤耳边说道:“你带他们先去一旁等着。”

“你…叶辰,你还要跟他们打吗?他们人这么多,你怎么会是对手?要是非要打,我定然要陪你跟他们拼了。”刘坤满脸的焦急和愤怒,此时心中更是充满了后悔,要是今晚他不来这里,那该多好?

叶辰深深吸了口气,认真说道:“不打的话,他们不会放我们走的,而你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没有必要受伤,你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感受到浑身充斥的力量,他心中战意高昂,既然和唐坡要玩,他便趁这个机会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看看这些人究竟能不能承受自己的愤怒。

看着叶辰执着的样子,刘坤狠狠咬牙,低声喝道:“你…小心一点,不要逞强。”

叶辰微微点头,推开刘坤之后直面那四个大汉,眼中满是冷意:“来吧,我跟你们玩玩。”

看到这一幕,四周又是响起一阵嗤笑的声音,带着讥讽和不屑,显然是在笑话叶辰的不知量力,而唐坡更是嘴角微微弯起,那双看着叶辰的双眼,已经是如同看着一个废人。

他可是没有忘记,自己当初找的几个流氓相比于这四个大汉,那是不堪一击的,可就是那样的四个废物都能够将叶辰打残住院,面对眼前的人,他又有什么资格一战?

可惜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因为就在其中一个大汉狰狞动手的瞬间,叶辰沉着应对,甚至选择和对方硬碰硬,即便如此,却是大汉痛呼出声。

此时他的脸都拧在了一起,这足以说明他承受着什么样的痛楚,随后更是见到叶辰一脚踢在了大汉的右腿上,瞬间而已,大汉便跪了下去。

最后又是一记手刀,大汉彻底倒在了地方,而叶辰没有丝毫的停顿,转身间便朝着另外几人动手,那几个大汉竟是无法跟上他的速度,相继被打得痛呼出声。

没有多久,原先器宇轩昂的四人,如今却如同死猪一般的瘫痪在叶辰的脚下,看起来,竟是不堪一击。

倒吸冷气的声音不断响起,而叶辰只是冷漠的看了眼唐坡,随后轻声嗤笑:“看来,他似乎没有将包厢里面的事情告诉你啊,不然你也不会如此自大了。想要废了叶某?这些人还不够资格。”

冷漠,更是嚣张,可此时没有人再敢对他不屑,看到那几个到底的大汉,便足以看出这个家伙出手的时候多么果然和狠辣。

唐坡微微一愣,而后猛地看向了旁边那人,那正是刚刚和叶辰他们发生冲突的少年,此时被唐坡给盯着,只感觉浑身发麻,脸色惨白。

现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当中,唐坡旁边的公子哥,眼中更是闪烁着一抹奇异之色,眼前的一幕倒是让他不曾想到过。

有人在看戏,也有人在惊恐,依附在唐坡身边的李雨欣,感受到唐坡身上的阴冷气息,心头一阵阵惊惧,今天的叶辰表现的竟是她从未见过的一面,她在这里站了这么久,可那个男人的目光,从未落在自己身上,而这,也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此时的叶辰让她也感觉一阵惊颤。

当然,最为愤怒的依旧是唐坡,这一次他可算是彻底丢了脸面,在他眼里就如同蝼蚁的叶辰竟然敢如此踩着他的脸面,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

可惜,叶辰将他的脸色看在眼中,却依旧没有丝毫惧意,甚至讥讽说道:“怎么,不甘心么?若是不甘心,你我两人亲自来一场,那又如何?”

又是一阵惊雷在空中炸开,众人看着叶辰就如同看着一头不知死活的怪物,他是真的不知道唐坡是什么人吗?竟然敢直接跟他挑战,怎么?若是交手,也敢像打那几个汉子一样,打得唐坡吐血?

唐坡只感觉自己喉咙一阵猩甜,差点就要一口鲜血喷射而出,低沉爆喝道:“你…这是在自己找死!”

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尤其是一个被他不屑一顾的蝼蚁,无尽的怒火充斥胸膛,他恨不得冲上去将叶辰抽筋扒皮,可他不敢,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混蛋的对手。

“哼,是不是在找死,叶某自然清楚,若是没这个胆子,叶某便也不陪你玩了。”

话语一落,他竟是直接转身离开,刘坤等人脸色发白的跟在他的身边,依旧担忧有人随时将他们给拦下,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敢这么做了。

等叶辰几人彻底离开了他们的视线之后,唐坡旁边的公子哥却是突然哈哈大笑:“有趣,呵呵,想不到这次来到云京,竟然会碰到这么一个有趣的人,唐坡,你跟他到底有什么恩怨,秦某倒也有些兴趣知道。”

“这…”唐坡脸色微变,原先因为叶辰而产生的愤怒瞬间被他收了起来,咬了咬牙,说道:“不过是一些寻常冲突罢了,秦少没有必要为了那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人,耽搁了秦少的大事。”

“是么?”秦烈咧嘴轻笑,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炙热,倒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不过到了现在,秦烈已然没有什么心情再跟唐坡等人潇洒,而唐坡见状脸色更是阴沉了一分。

终于远离紫云KTV的刘坤等人回到了自己车上的瞬间,方才彻底松了口气,刚刚的他们可谓是从鬼门关外走了一趟,若非是叶辰,今天他们就算不死,也要残废了。

“这…刘坤,叶兄,李某便先行回去了,有什么事情需要李某效劳,定然乐意之至。”

“没错,我也要走了,有事再聚吧。”

几人连连向叶辰和刘坤告辞,看着对方着急的模样,刘坤却是轻哼一声,有些不屑。

“这些家伙…竟然跑得这么快,看他们的样子,也是不想得罪唐坡了,亏你还救了他们,真是混蛋。”

刘坤最是重情义,若是有人为他豁出性命,他绝对也能够如此相报,此时这几人的行为自然让他不耻,可叶辰只是摇头轻笑,觉得这最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他和那些人,可没有什么交集。

“行了,今天他们也是被我们牵连,何必这样?回去吧。”

刘坤扯了扯嘴角,虽然依旧不爽,却只能依着叶辰的话语行事,不过这一路上他始终都在询问叶辰,为何会突然有这么好的腿脚功夫,简直不可思议。

叶辰无言以对,他总不能说是莫名其妙拥有的,更不能说自己还有透视异能,这视力更是远远强于一般人,这也是刚刚他能够利落赢了对方的原因之一。

最终,他也只好告诉他,自己在出院之后便觉得身体太差,一直在修养锻炼当中,如今有这样的实力,他也是意外之喜。

刚开始的时候刘坤自然不相信,可是在看到叶辰那极度认真的样子之后,他又找不到别的可以怀疑,只能半信半疑。

半信,是因为他知道叶辰的为人,对他,叶辰绝对不会有什么欺骗,半疑,是因为他觉得这么短时间之内要达到如今叶辰的程度,那完全是在痴人说梦。

回到刘坤居住的公寓之后,刘坤便囔囔着要将全身的晦气尽数洗掉,叶辰无奈摇头,听之任之。

此时,将秦烈送走的唐坡,终究是没有继续忍受叶辰给他带来的耻辱,他找到了云京市有名的混混组织,天狼帮。

天狼帮,里面的人如同一头头凶狼一样,凶恶至极,被他们盯上的人,更是从来没有什么好下场,而唐坡找上他们,便是要叶辰付出代价。

“天狼,我要你帮我解决一个人,将他活着带到我的面前,无论残废与否,都无所谓,至于价钱,你自己开口就好。”

对方却是没有立即应答他的要求,反而沉默了半晌之后,才有些讶异的开口:“哦?竟然能够让唐大少付出这样的代价,呵呵,想必这人的确是惹狠了你啊。”

“不过,这人可别是你唐大少的死对头,要是那样的话,我可不想把天狼给败了啊。”

唐坡脸色猛抽,轻哼一声,说道:“不过就是一个蝼蚁而已,只是目前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空闲时间对付他,否则,哪里还有他蹦跶的机会?你放心,他没有什么背景,一会之后,我会让人给你一份资料,我相信价格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翌日下午,刘坤带着叶辰来到了云京市极为有名的古玩市场,叶辰看着这里来往熙熙的人,心头也是感叹不已。 第二章以前他倒是听过云京市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从未来过,他也没想过这里竟然会那么热闹,毕竟古玩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玩得起的。

“呵呵,热闹吧?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位大师,在这个市场里的山云街开了一家鉴宝阁,上午我老子已经回来了,那个老头子肯定也回来了,呵呵。”

叶辰心中微动,拿着那幅画的手也忍不住紧了一下,说到底他还是颇为紧张和期待的,若是这幅画真的价值不菲,那么…这便是他重新开始的机会。

藏宝阁坐落在最为热闹的地方,进了藏宝阁之后,刘坤直接找到了大厅的接待员,问道:“虎哥,徐爷爷在吗?”

李虎看到来人是刘坤,脸上也是浮现了一抹微笑:“你这小子来的这么巧?徐老上午回来了,现在在二楼休息呢,你找他老人家有事情?可是又买了什么宝贝要他鉴定啊?”

说到宝贝,李虎那眼神就变得有些说不清了,只因刘坤这个家伙也是喜欢淘宝的,只是那眼力非常的差劲,十次有九次都是赝品。

刘坤见状也是尴尬一笑,老脸难得通红,连连摆手说道:“你这可是说错,我是带我兄弟来的,的确有件宝贝想要让徐老鉴定鉴定,那可是人家的传家宝。”

“哦?”李虎眼中闪过一抹讶异,侧头之间也看到了跟在刘坤身后的叶辰,连忙点头示意:“就是这位小哥吗?既然如此,那么你们等一下,我先跟徐老请示一下。”

一般人来到鉴宝阁,那是没有资格让徐老出面的,而徐老的鉴定费用,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支付得起的,不过刘坤不一样,他跟这里的人,跟徐老,那都是非常熟悉的了。

刘坤连忙点头谢道:“那…就多谢虎哥了,哈哈。”

眼看李虎上了二楼,刘坤拉过叶辰,低声说道:“叶辰,这徐老可是云京市三大鉴宝大师,所以普通人也请不到他的,嘿嘿,不过他就像我爷爷,这点小忙定然愿意帮我。”

果然,几分钟之后李虎下了楼,说道:“刘坤,徐老让你们上来。”

“走吧。”刘坤挥了挥手,乐滋滋的朝二楼走了上去,叶辰依旧有些紧张,而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那琳琅满目的古董,眼睛也是发直了。

“刘小子,小虎说你又有东西要我鉴定了?十赌九输,你还没有放弃这个心思吗?”

刚上楼,一阵笑骂声便传了过来,叶辰顺着声音看过去,却是有一道身影坐在那边悠闲的喝茶,而刘坤闻言嘿嘿笑道:“徐爷爷,这次保证是好宝贝。”

“哼,希望这样,否则你下次可别想让我再给你做鉴定,浪费时间。”徐子云冷哼一声,可那眼中分明带着一丝笑意。

来到徐子云面前,叶辰连忙躬身叫道:“徐老您好,我叫叶辰,这次是我拜托刘坤找鉴宝师帮我鉴定一幅画的,麻烦您了。”

徐子云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对叶辰恭敬有礼的态度很是欢喜,上下打量了一下叶辰,微微点头说道:“呵呵,既然是小虎的朋友,那倒也无需这般客气,将你的画拿出来吧。”

“是。”叶辰连忙将手里的画递给了徐子云,他的这幅画不大,却也不小,铺开之后,徐子云盯着那画作看了又看。

只是不久之后,徐子云微微蹙着眉头,有些失望,终究他微微摇头,说道:“这画倒是有些年份,只是…并非什么名师作品,清朝晚期那些普通画师所作,价值嘛,不高。”

岂止不高,说穿了,这在他眼中相当于清朝晚期传到现在的一张画纸罢了,上面的画根本没有任何的收藏价值,他这么说,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不想让叶辰太过失望。

而事实上,叶辰根本没有任何的失望,因为他知道在那幅画里面的存在才是真正宝贝,而一幅拿来掩藏其他宝贝的东西又能够有什么价值?

吸了口气,叶辰极为认真的说道:“徐老,这是叶辰曾祖父传下来的,我想那个时代的他也不会将一张普通画师作的画当做宝贝,要不您再帮我仔细看看?”

徐子云眉宇猛地蹙起,心中顿时有些不喜,他再度打量了一下叶辰,有些失望,可突然间他心中微微一动,如叶辰所言,这东西是他曾祖父传下来的,而叶辰的曾祖父那是什么年代的人?那个时候将一幅画当做宝贝传来下,定然是当年他那曾祖父认定了这是一个宝贝。

眼神闪了闪,徐子云冷哼一声,却是重新将目光落在了那幅画上,这一次他看的也更加的仔细认真。

旁边的刘坤却是背后一层冷汗,他是没想到叶辰竟然敢跟徐老说那样的话,要知道徐老最是不喜别人来质疑他,尤其是一无所知的年轻人,可他更没想到徐老闻言之后只是冷哼一声,再次鉴定。

他暗中拉了一下叶辰,对着他微微摇头,叶辰见状也是苦笑不已,这徐老第一次没有看出画中隐藏的宝贝,他没有办法才出言提醒,天知道此时他的心情也是极度的忐忑。

不过没过多久,叶辰眼中便是有着一丝激动,因为此时的徐子云脸色越来越是凝重,看他的那个样子甚至还有些激动,叶辰知道他定然是发现了一些猫腻。

紧握双拳,叶辰也满心的期待,刘坤不是没有眼力的人,看到徐子云这般模样,顿时知道这幅画可能还真的是件宝贝,当即也是讶异不已。

“快,刘坤,让小虎将我的那套工具拿过来。”徐子云低声惊呼,带着一丝迫切,他真没想到这幅画当中,竟然真的藏着其他的秘密。

刘坤嘴角抽了抽,却真的下了楼,没多久,小虎便送过来一套工具,有镊子、有放大镜,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徐子云又是看了足足十来分钟,轻咳几声,说道:“咳咳,叶小哥,这次倒是徐某有些有眼无珠了,差点就错过这样的一件宝贝,不过这表面的画作的确没有什么价值,说它是宝贝,那是因为在这幅画当中还藏着另外一幅画,刚刚一时之间竟是没有发现。”

他感慨不已,刚才若非叶辰希望他再仔细看看,他还真的没有发现隐藏起来的东西,而根据他们的经验,如此费劲心思隐藏的东西,岂会是一般的宝贝?

刘坤眼中精光大闪,而叶辰却是连连摆手,有些苦笑说道:“徐老客气了,刚刚是叶辰不知礼数,我那么说只是因为这画传了太久,觉得多少有点秘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呵呵,原来如此。”徐子云轻声一笑,此时看着叶辰的眼神却又是一变:“叶小哥,若是你不介意的话,徐某便当着你的面将这画给掀开,看看里面隐藏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那麻烦您了。”

徐子云闻言顿时一喜,在发现里面暗藏着一幅画的时候他便充满了好奇,可若是没有叶辰同意他岂能随意动它?叶辰干脆的样子,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他的动作非常小心,叶辰见他拿过来一些无色液体,这不是普通的水,因为他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气味,而后便见徐子云小心的在那幅画的四边涂上了一点东西。

不久之后,那幅画的纸质竟然开始有些变化,四边微微凸起,这时候便能够清楚看到中间果然有一个夹层,徐子云眼中期待之色更浓,没有任何耽搁的,他继续在中间涂上了部分液体。

终究,表面的这幅画被他轻轻的撕了开来,落入眼中的是一幅全新的画作,徐子云连忙拿过放大镜重新鉴定,叶辰和刘坤也是好奇心大起,这可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画面。

尤其是叶辰,对于刚刚徐子云用那些东西轻易的将这表面的画给撕掉,他是充满了好奇,而眼前的一幅新画,同样让他惊异非常。

这一次徐子云没有用多长的时间便惊喜叫道:“没想到竟然是顾俊的老年之作,而且还是他最后的一幅作品,还真是让老夫意外连连啊。”

他轻手磨砂着那画的表面,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在欣赏一件逆天至宝,眼里满是喜爱之色。

刘坤却是眉宇轻佻,有着一抹失望:“这…徐老,这顾俊很有名吗?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过他的名头?那这画能够价值多少钱?”

叶辰也被他的话吸引了心神,因为他听过唐伯虎,听过郑板桥,可这顾俊…还真的没有听过,这样一个人的画,又能价值多少?要知道这最后的问题才是叶辰最关心的事情。

只是,徐子云闻言却是冷哼,脸上涌现出明显的怒意,狠狠的瞪了眼刘坤,骂道:“你这小子怎么总是这么俗气,这是顾俊年迈之后的最后一张作品,那是具有极大收藏价值的,怎么可以轻易用钱来衡量?这东西要是被你老子知道,绝对要被他当做至宝收藏起来。”

刘坤闻言却是撇了撇嘴,满脸的不以为然:“总归是有个价的,再说,要不是因为需要钱,谁会将它拿出来让人鉴定?毕竟人家可是传了几代人的。” 第三章他的声音不大,可徐子云终究是听清楚了,这瞬间他也是猛地一愣,而后明悟了过来。

的确,如他们这样的人自然不会将那宝贝和金钱对等,可别人不一样,如他眼前的叶辰,他也能够看得出来叶辰并非是一个富家公子,他这么做应当是有着自己的理由啊。

轻咳一声,徐子云继续说道:“你们不知道顾俊那也正常,顾俊他是元朝期间一名明间画家,他最是擅长山水画,造诣十分高深,而这幅画是他此生最后的一副作品。”

说完,他指了指那幅画的右下角,说道:“这里有顾俊的署名,还有他作的一首诗,而这幅画所画的地方,应该就是他最后所居住的环境,笔工流畅,画面唯美,再加上保存的十分完整,整体来说价值不菲。”

两人眼中精光大闪,刘坤连忙问道:“哦?那…那到底值多少钱?”

这一次徐子云倒是没有喝骂刘坤,微微凝神之后,说道:“按照目前的市价,三十万到三十五万,应该是有人要的,怎么,叶小哥当真想把它卖掉?”

叶辰浑身一震,眼中有着极度的不可置信,他知道这个东西应该不会便宜,可是三十几万依旧超过了他的预计,同时也兴奋了起来,三十几万除掉刘坤垫付的二十万,他还能够留十几万的资金。

这样一来他跟刘坤合作的话,也不是只看刘坤付出了,深深吸了口气,叶辰点头说道:“没错,目前需要一些钱急用,所以想把它卖了。”

“是这样…既然你想卖了,不如就卖给老夫吧,我出三十五万,你看如何?呵呵,老夫本就喜欢收藏一些名师作品,这倒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了。”

叶辰有些愕然,三十五万,这是徐子云估价的最高值,不过刘坤闻言大喜,嘿嘿笑道:“叶辰,徐爷爷的确是一个好买家,既然你想卖了,卖给徐爷爷就好了,三十五万,这可是一个好价钱。”

“这…好吧,不过徐老,劳烦您帮我鉴定,我如何能收三十五万的最高价?这样吧,我就三十万卖给您,您看怎样?”

徐子云眼神一阵闪烁,看向叶辰的目光也变了变,既然叶辰急需用钱,那么这五万对他而言也不会是一个小数目,可如今他竟是主动降了五万的价钱?这魄力倒是不小。

不过他可不是那种在意区区五万的人,右手轻挥说道:“不用,你是刘坤的朋友,我才给你做的鉴定,不然一般人我也不会给他做,至于这价钱,既然我给出了这个价,那么定然不会更改,除非叶小哥不想卖给老夫,那老夫倒是无话可说。”

“行了行了,叶辰,徐爷爷都说到这了,你也别太客气,这五万对徐爷爷来说,只是手里的一颗沙子,不足为道的,呵呵,你安心收下就行。”

说话间,他还不断的给叶辰递眼神,显然是希望他不要再推迟,毕竟这个价钱在其他地方可是拿不到的,叶辰一番迟疑之后,咬牙点头说道:“那…叶辰便多谢徐老了,呵呵。”

“好,这幅画我便收下了,你把账号给我,我立马给你转账过去。”

叶辰连忙将自己的银行账号给了徐子云,徐子云微微点头暂时离开了二楼,显然是去转账去了。

此时,叶辰才将目光放在四周的那些古董身上,有瓷器,有画作,还有一些玉雕,他突然想起自己在第一次接触到那幅画的时候,里面有着灰色气流流入他的身体当中,当时他用透视,也看到在那画中有着气流流动,既然如此,那么眼前的这些东西是否也会那般?他可没有忘记那丝气流流进他身体之后那舒爽的感觉。

眼神闪了闪,他猛地凝神看了过去,这刹那,周边的一切都变得极为清晰,而他果真看到有几件古老的东西里面,有着灰色气流流动。

他心中大喜,慢步走了过去轻手碰触一只含有气流的瓷器,在接触的瞬间,一股气流真的流进了叶辰的身体,同样舒爽的感觉,差点让他尖叫了起来。

双眼传来一丝灼痛,他猛地闭上了眼睛,再度睁开,眼前的一切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此时的已然记下了刚刚那几个还有气流的古玩,于是叶辰走去挨个的摸了摸。

刘坤看到他这个模样有些愕然,而后打趣道:“叶辰,怎么你突然对这些东西有了兴趣?呵呵,这东西我也玩过,不过太多都是赝品,也只有像徐爷爷那样知识渊博,眼力卓越的人才玩得起,可即便如此,这里面的东西,定然也有不少都是假的,没有足够的资金,玩这个等于是玩命啊。”

他感叹不已,为了玩这个,他损失的资金可实在不少,尽管他现在依旧有着那丝躁动,却已经不敢轻易玩了。

叶辰眼神闪了闪,却是随意说道:“没有,我如何玩得起?只是看这尊瓷器不像凡品,所以多了看了几眼罢了。”

他可不敢将自己真正的目的说出来,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话语刚落,一道颇为意外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哦?叶小哥当真觉得这尊瓷器不是凡品?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徐子云慢步走了过来,眼中有着一抹异色,他可是记得当初自己差点就错过了这尊瓷器,也是用了很多时间他才断定这是一件真品,那么他眼前的这个叶辰,究竟是瞎蒙的,还是眼力不凡?

再加上原先叶辰提醒他的事情,徐子云心中变多了一分算计,他怎么都感觉这事情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叶辰心中一惊,连忙退了开来,有些尴尬的说道:“叶辰哪里能够看出来?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做不得数的,呵呵,让徐老见笑了。”

“是么?”徐子云嘴角微弯,短暂的沉默之后,说道:“可是你说没错,这东西的确不是凡品,它是宋代的耀州窑,产品精美,胎骨很薄,釉层匀净,当初便是老夫遇到的时候,也没有立马辨认出来。”

他像是在解释,可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叶辰闻言微微一颤,眼神也有些变化,不过还好,徐子云只是简单的说了句它的来历,却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话题。

“呵呵,叶小哥,三十五万我已经给你转过去了,你看看是不是查一下。”

叶辰连忙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既然您说转了那自然是转了的,我岂会怀疑您的信用?呵呵,真的不用了。”

徐子云微微一笑,却也不曾在意,如今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刘坤哈哈笑道:“叶辰,这转眼间你就有了几十万的资金,这一顿,可是要你请了。”

“额…没有问题。”叶辰以手扶额,脸色有些无奈,可心头依旧有些感动。

事情已了,两人便向一楼走去,打算去吃顿大餐,可走了几步之后叶辰猛地顿住脚步,他转身问道:“徐老,不知…这只玉雕可有什么来历?”

他指着那尊瓷器旁边的玉雕,脸上满是疑惑,而心中却砰砰砰的乱跳了起来,因为此时他已经有了一个猜测,若是那个猜测属实…他的将来将不可想象。

那只玉雕当中并无那种灰色气流,叶辰本能的觉得那东西是件赝品,这种感觉愈加的强烈,才让他忍不住停下来向徐子云询问。

可他这话语,让得徐子云瞳孔猛地一缩,那双眼睛愈加的深邃了起来,他看着那尊玉雕,短暂的沉默之后,说道:“这是近代的一件产品,我看它制作精美,所以就摆在了那里,真正的价值并不高。”

这瞬间,叶辰双拳猛地紧握,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果然是赝品!

此时他有种冲动,他想问那些有灰色气流的古玩是真品,亦或是赝品,可他也知道这种事情可一,可二,却不可三,说多了,定然会引起徐子云的怀疑。

想到外面就是古玩市场,他心中又是一动,不能在一个地方证实自己的猜测,他却可以去多个地方,想到这里,他更是迫不及待了。

“原来是这样,多谢徐老指教,叶辰告辞了。”

话语一落,他便和刘坤转身离开,看着他这般着急的样子,刘坤微微蹙眉,满脸的不解。

徐子云盯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当中,他在回想今天叶辰的所有表现,到最后,心中的某些怀疑也愈加的浓郁了。

已经离开鉴宝阁的叶辰,急忙问道:“刘坤,这里的古玩市场当中,什么地方的真品最多?”

刘坤嘴角一抽,极度无语:“这个…古玩市场水深的很,谁也说不定到底什么地方真品多,或许那些看起来像极了真品的东西,不过是高仿品,而一个满是污垢的垃圾,或许也会是真品。”

“同样的,那些店铺当中商品无数,或许你淘不到一件真品,而这地摊上,却有可能让你捡个大漏,怎么,莫非你也想玩?”

叶辰顿时明悟,像徐子云那样的人毕竟是少数,玩这行,考校的是博识和眼力,可一般人哪里有那样的实力? 第四章很多宝物因此蒙尘,也有一些仿制品,却被当做真品对待,叶辰摸了摸兜里的银行卡,如今他有三十五万资金,拿几万块钱验证他的猜测,那又何妨?

若是他猜得没错,以后他哪里还会缺少金钱?而且,如今他吸收了更多的那种灰色气流,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又强了一点点。

深深吸了口气,叶辰说道:“只是想试试,走吧,要是错了,我也不会沉迷于此,呵呵。”

刘坤眉宇轻挑,他玩这个弄丢了不少钱,自然知道里面的水有多深,他不希望叶辰会沉迷于此,只是想到刚刚叶辰在鉴宝阁的表现,而此时的叶辰又有激情,他顿时也有些意动。

终究,两人来到了古玩市场的摊位上,这里一排排的摊位,数不尽的所谓古玩,可其中的真品,却是少的可怜。

叶辰满脸凝重,他凝神看过去,结果却大失所望,因为他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灰色气流,感觉到双眼有一丝刺痛,他连忙闭上了眼睛。

短暂的休息之后他又走到了旁边,结果依旧如此,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五个摊位,一直到第六个摊位上,他终于发现了一件含有灰色气流的古玩。

这是一尊小鼎,大概也就家里的菜碗那么大,可叶辰根本没心情去管它究竟大还是不大,他只想将它买下,然后去鉴定真假。

装作随意的将那小鼎拿了过来,叶辰问道:“师傅,这尊小鼎多少钱?”

那摊主神情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似乎没想到叶辰竟然对这小鼎有意思,这不过是他在自家菜园子里面挖出来的,只是因为模样老旧,他才摆在这里贩卖。

可以他多年的经验,这东西就是一件废品,根本一毛不值,不过他表面上却丝毫不显,短暂沉默之后说道:“小哥,您看这小鼎看起来就很古旧,说不定就是一件真品,如果你想要的话,一千块钱卖给你,如何?”

话语一落,他心脏都是狠狠一缩,死死盯着叶辰,期待着他能够答应,若是这笔生意能够成功,他可是相当于白白捡了一千块钱。

叶辰眉宇轻蹙,以前他的工资也不过一个月五千,这一个小鼎就要了一千,以前的他是绝对不敢买的,可现在他身上有三十五万资金,再加上原先那幅画卖出了令他无法想象的价值。

想到这里,叶辰心中有些意动,一番犹豫之后,他咬牙说道:“这…一千太贵,五百的话我就要了,摊主,你卖不卖?”

摊主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可心中已经是高兴的叫了起来,五百虽然只有一半,却也相当于他白捡了五百块,不卖才是傻子了,要知道这东西摆在这里好多天了,都没人问津。

“好,既然小哥想要,那我便忍痛卖给你了,五百就五百。”

说着,他随手拿起一个袋子便递给叶辰,生怕他要反悔一样,刘坤见状想要阻止,可想了想这五百块钱相比于他买的那些根本不算什么,就是叶辰自己,也发挥不了多大的用处。

交易完成,叶辰心情非常不错,他本想继续四处看看,可看了眼手里的现金,竟然只剩下区区两百块钱,苦笑一声,说道:“刘坤,走,去鉴定一下这东西的真假,嘿嘿。”

他们转身往鉴宝阁走去,只是叶辰没有发现,不知何时,那暗中都有一双眼睛牢牢的盯着他,眼中有着疑惑和震惊,他不时的掐指冥想,可随后疑惑更加浓郁。

“奇怪,云京怎么会这种命格之人?莫非…他就是前段时间引起云京天变的原因?可又不像,能够那般搅动风雨的人,不会只是他这种命格,奇怪奇怪…”

“印堂发黑,不久更有血光之灾,不如老道与你结个善缘?”

这是一个邋遢老道,他面前同样摆着一个地摊,却不是买卖古玩,而是给人算命,可惜始终无人接近他一分一毫。

呢喃自语之后,他麻利的收起了摊位,同样朝着鉴宝阁的方向走去,若是有人注意他的步伐,却是能够发现他根本就不像普通人那般走路,带着一丝诡异。

鉴宝阁中,徐子云有些愕然看着去而复返的叶辰和刘坤:“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可是还有什么事情?”

刘坤轻咳两声,脸色有些尴尬,他张嘴欲言,可都憋了回去,叶辰见状主动说道:“徐老,是这样的话,刚刚我和刘坤到市场上逛了一圈,发现这个小鼎有些意思,所以就买了下来,不知道能不能请徐老再帮我鉴定一下?多谢了。”

“你们去捡漏了?”徐子云嘴角一抽,脸色有些不自然,他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刚从这里出去,便去了那种地方,那里的便是他,也不敢轻易出手啊。

“是的。”叶辰微微点头,而后将手里的小鼎递给了徐子云,徐子云看到他手里的东西,脸色更是有些难看。

这粗略的一眼,他便觉得这不是件好东西,可不知道为何,他鬼使神差的接过了小鼎,说道:“帮你鉴定也不是不行,不过叶小哥,这古玩二的水太深,不要沉迷于此。”

叶辰太过年轻,尽管原先叶辰的表现让他有些讶异,甚至有些怀疑,可他终究无法认定叶辰有那个实力在那群赝品当中发觉真品,终究,只是运气使然。

只是不可否认,他对这个年轻人的感觉不错,所以此时才忍不住告诫一声,毕竟为了玩古玩而毁了家庭的人,大有存在。

叶辰连连称是,也不断道谢,徐子云见状也不多说,拿着小鼎便在一旁研究了起来,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他的脸色也愈加的凝重。

这一次鉴定,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尽管脑门出了冷汗,可徐子云根本没有丝毫在意,他磨砂着那只小鼎,似乎有了疑惑,他又回去查找资料。

结束之后,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叶小哥,这…这是你自己看中的?你用了多少钱买的?”

这是第三次了,叶辰让他第三次感受到了惊异,而这次,他原先的那种感觉越加的强烈,他已然不认为叶辰一直凭借的完全是运气。

叶辰心中一突,似乎已经有所猜测,他眼中也是精光闪烁了起来,连忙回道:“这用了五百块钱,不知道结果如何?”

“五百?”徐子云嘴角一抽,这可是捡了大漏了啊,旁边的刘坤见状一阵愕然,他对徐子云还是有些了解的,如今徐子云前后态度完全不同,那说明的只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小鼎有猫腻。

那么还有什么猫腻呢?除了说它是真的,没有了其他的可能,这一下刘坤也瞠目结舌了,他呆呆的说道:“徐爷爷,您可别说这小鼎也是真的啊?看起来…看起来很普通啊。”

若是真的,那叶辰的运气也太强了吧,他玩了这么久都没有淘到多少宝贝,叶辰第一次玩,还就用了五百块钱就捡到了一件宝贝,那太无语了。

可徐子云的话语直接应证了他的猜测:“没错,这小鼎的确是真的。鼎有三类,镬鼎、升鼎、羞鼎。镬鼎形体巨大,多无盖,用来煮白牲肉;升鼎也称正鼎,是盛放从镬鼎中取出的熟肉的器具;羞鼎则是盛放佐料的肉羹,与升鼎相配使用,所以也叫“陪鼎”。这个小鼎是明朝时期仿商周青铜器制作出的瓷鼎,是高档的陈设瓷器,所以你这五百块钱算是捡了一个大漏了。”

“那…那这个东西值多少钱?”刘坤嘴角一抽一抽的,看向叶辰的眼神已经像是看着一个怪物,暗叹这个家伙的运气也太好了一些。

徐子云沉默了一会,说道:“这个小鼎并不大,而且时代不是太久,若是愿意卖的话,我想十五万的样子还是有人买的。”

“十五万?”刘坤差点就咬了自己舌头,这五百块钱买来的东西竟然价值十五万?这才多久的功夫,竟然就翻了三百倍,简直比捡钱还要快了。

叶辰也是欣喜不已,不过此时他更激动的是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这东西果然是真的,那么…他若是想要捡漏,不是极为简单?

狠狠吞了口唾沫,他尽可能的保持平静的心情,而此时徐子云也颇具深意的看着打量着叶辰,一番沉默之后,再次语出惊人。

“叶小哥,这个小鼎老夫依旧买了,就算作十五万,你看如何?”

“这…徐老既然有兴趣,那听徐老安排就是了,呵呵。”叶辰微愣,而后连忙说道。

“好,老夫这就给你去转账。”

再次从鉴宝阁出来之后,刘坤依旧感觉自己处于梦境当中,若是说那幅画价值三十五万有些让他意外,可他终究还是能够接受,毕竟这是叶辰祖上传下来的东西。

然而,这转了一圈就让他用五百块千捡了一个十五万的大漏又算是怎么回事?这真真切切的刺激着他的心脏。

叶辰更加激动难耐,只是没想到刚出鉴宝阁,便迎上了一个邋遢道士。

尊者商眸小说预览

此时,他旁边的公子哥微微挑眉,眼神深处闪过一抹轻视,都说这个唐坡手段厉害,如今看起来,似乎也就一般啊,也不知道自己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

可惜,叶辰根本没有将他的话语放在心上,依旧我行我素的往前走去,而唐坡的愤怒终究到了极致,右手一挥,喝道:“废了他。”

话语一落,他后面便是涌现出了四个大汉,径直的朝着叶辰急速掠去,很快便将他们围在了中央,叶辰微微蹙眉,低头在刘坤耳边说道:“你带他们先去一旁等着。”

“你…叶辰,你还要跟他们打吗?他们人这么多,你怎么会是对手?要是非要打,我定然要陪你跟他们拼了。”刘坤满脸的焦急和愤怒,此时心中更是充满了后悔,要是今晚他不来这里,那该多好?

叶辰深深吸了口气,认真说道:“不打的话,他们不会放我们走的,而你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没有必要受伤,你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感受到浑身充斥的力量,他心中战意高昂,既然和唐坡要玩,他便趁这个机会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看看这些人究竟能不能承受自己的愤怒。

看着叶辰执着的样子,刘坤狠狠咬牙,低声喝道:“你…小心一点,不要逞强。”

叶辰微微点头,推开刘坤之后直面那四个大汉,眼中满是冷意:“来吧,我跟你们玩玩。”

看到这一幕,四周又是响起一阵嗤笑的声音,带着讥讽和不屑,显然是在笑话叶辰的不知量力,而唐坡更是嘴角微微弯起,那双看着叶辰的双眼,已经是如同看着一个废人。

他可是没有忘记,自己当初找的几个流氓相比于这四个大汉,那是不堪一击的,可就是那样的四个废物都能够将叶辰打残住院,面对眼前的人,他又有什么资格一战?

可惜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因为就在其中一个大汉狰狞动手的瞬间,叶辰沉着应对,甚至选择和对方硬碰硬,即便如此,却是大汉痛呼出声。

此时他的脸都拧在了一起,这足以说明他承受着什么样的痛楚,随后更是见到叶辰一脚踢在了大汉的右腿上,瞬间而已,大汉便跪了下去。

最后又是一记手刀,大汉彻底倒在了地方,而叶辰没有丝毫的停顿,转身间便朝着另外几人动手,那几个大汉竟是无法跟上他的速度,相继被打得痛呼出声。

没有多久,原先器宇轩昂的四人,如今却如同死猪一般的瘫痪在叶辰的脚下,看起来,竟是不堪一击。

倒吸冷气的声音不断响起,而叶辰只是冷漠的看了眼唐坡,随后轻声嗤笑:“看来,他似乎没有将包厢里面的事情告诉你啊,不然你也不会如此自大了。想要废了叶某?这些人还不够资格。”

冷漠,更是嚣张,可此时没有人再敢对他不屑,看到那几个到底的大汉,便足以看出这个家伙出手的时候多么果然和狠辣。

唐坡微微一愣,而后猛地看向了旁边那人,那正是刚刚和叶辰他们发生冲突的少年,此时被唐坡给盯着,只感觉浑身发麻,脸色惨白。

现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当中,唐坡旁边的公子哥,眼中更是闪烁着一抹奇异之色,眼前的一幕倒是让他不曾想到过。

有人在看戏,也有人在惊恐,依附在唐坡身边的李雨欣,感受到唐坡身上的阴冷气息,心头一阵阵惊惧,今天的叶辰表现的竟是她从未见过的一面,她在这里站了这么久,可那个男人的目光,从未落在自己身上,而这,也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此时的叶辰让她也感觉一阵惊颤。

当然,最为愤怒的依旧是唐坡,这一次他可算是彻底丢了脸面,在他眼里就如同蝼蚁的叶辰竟然敢如此踩着他的脸面,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

可惜,叶辰将他的脸色看在眼中,却依旧没有丝毫惧意,甚至讥讽说道:“怎么,不甘心么?若是不甘心,你我两人亲自来一场,那又如何?”

又是一阵惊雷在空中炸开,众人看着叶辰就如同看着一头不知死活的怪物,他是真的不知道唐坡是什么人吗?竟然敢直接跟他挑战,怎么?若是交手,也敢像打那几个汉子一样,打得唐坡吐血?

唐坡只感觉自己喉咙一阵猩甜,差点就要一口鲜血喷射而出,低沉爆喝道:“你…这是在自己找死!”

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尤其是一个被他不屑一顾的蝼蚁,无尽的怒火充斥胸膛,他恨不得冲上去将叶辰抽筋扒皮,可他不敢,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混蛋的对手。

“哼,是不是在找死,叶某自然清楚,若是没这个胆子,叶某便也不陪你玩了。”

话语一落,他竟是直接转身离开,刘坤等人脸色发白的跟在他的身边,依旧担忧有人随时将他们给拦下,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敢这么做了。

等叶辰几人彻底离开了他们的视线之后,唐坡旁边的公子哥却是突然哈哈大笑:“有趣,呵呵,想不到这次来到云京,竟然会碰到这么一个有趣的人,唐坡,你跟他到底有什么恩怨,秦某倒也有些兴趣知道。”

“这…”唐坡脸色微变,原先因为叶辰而产生的愤怒瞬间被他收了起来,咬了咬牙,说道:“不过是一些寻常冲突罢了,秦少没有必要为了那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人,耽搁了秦少的大事。”

“是么?”秦烈咧嘴轻笑,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炙热,倒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不过到了现在,秦烈已然没有什么心情再跟唐坡等人潇洒,而唐坡见状脸色更是阴沉了一分。

终于远离紫云KTV的刘坤等人回到了自己车上的瞬间,方才彻底松了口气,刚刚的他们可谓是从鬼门关外走了一趟,若非是叶辰,今天他们就算不死,也要残废了。

“这…刘坤,叶兄,李某便先行回去了,有什么事情需要李某效劳,定然乐意之至。”

“没错,我也要走了,有事再聚吧。”

几人连连向叶辰和刘坤告辞,看着对方着急的模样,刘坤却是轻哼一声,有些不屑。

“这些家伙…竟然跑得这么快,看他们的样子,也是不想得罪唐坡了,亏你还救了他们,真是混蛋。”

刘坤最是重情义,若是有人为他豁出性命,他绝对也能够如此相报,此时这几人的行为自然让他不耻,可叶辰只是摇头轻笑,觉得这最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他和那些人,可没有什么交集。

“行了,今天他们也是被我们牵连,何必这样?回去吧。”

刘坤扯了扯嘴角,虽然依旧不爽,却只能依着叶辰的话语行事,不过这一路上他始终都在询问叶辰,为何会突然有这么好的腿脚功夫,简直不可思议。

叶辰无言以对,他总不能说是莫名其妙拥有的,更不能说自己还有透视异能,这视力更是远远强于一般人,这也是刚刚他能够利落赢了对方的原因之一。

最终,他也只好告诉他,自己在出院之后便觉得身体太差,一直在修养锻炼当中,如今有这样的实力,他也是意外之喜。

刚开始的时候刘坤自然不相信,可是在看到叶辰那极度认真的样子之后,他又找不到别的可以怀疑,只能半信半疑。

半信,是因为他知道叶辰的为人,对他,叶辰绝对不会有什么欺骗,半疑,是因为他觉得这么短时间之内要达到如今叶辰的程度,那完全是在痴人说梦。

回到刘坤居住的公寓之后,刘坤便囔囔着要将全身的晦气尽数洗掉,叶辰无奈摇头,听之任之。

此时,将秦烈送走的唐坡,终究是没有继续忍受叶辰给他带来的耻辱,他找到了云京市有名的混混组织,天狼帮。

天狼帮,里面的人如同一头头凶狼一样,凶恶至极,被他们盯上的人,更是从来没有什么好下场,而唐坡找上他们,便是要叶辰付出代价。

“天狼,我要你帮我解决一个人,将他活着带到我的面前,无论残废与否,都无所谓,至于价钱,你自己开口就好。”

对方却是没有立即应答他的要求,反而沉默了半晌之后,才有些讶异的开口:“哦?竟然能够让唐大少付出这样的代价,呵呵,想必这人的确是惹狠了你啊。”

“不过,这人可别是你唐大少的死对头,要是那样的话,我可不想把天狼给败了啊。”

唐坡脸色猛抽,轻哼一声,说道:“不过就是一个蝼蚁而已,只是目前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空闲时间对付他,否则,哪里还有他蹦跶的机会?你放心,他没有什么背景,一会之后,我会让人给你一份资料,我相信价格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翌日下午,刘坤带着叶辰来到了云京市极为有名的古玩市场,叶辰看着这里来往熙熙的人,心头也是感叹不已。 以前他倒是听过云京市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从未来过,他也没想过这里竟然会那么热闹,毕竟古玩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玩得起的。

“呵呵,热闹吧?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位大师,在这个市场里的山云街开了一家鉴宝阁,上午我老子已经回来了,那个老头子肯定也回来了,呵呵。”

叶辰心中微动,拿着那幅画的手也忍不住紧了一下,说到底他还是颇为紧张和期待的,若是这幅画真的价值不菲,那么…这便是他重新开始的机会。

藏宝阁坐落在最为热闹的地方,进了藏宝阁之后,刘坤直接找到了大厅的接待员,问道:“虎哥,徐爷爷在吗?”

李虎看到来人是刘坤,脸上也是浮现了一抹微笑:“你这小子来的这么巧?徐老上午回来了,现在在二楼休息呢,你找他老人家有事情?可是又买了什么宝贝要他鉴定啊?”

说到宝贝,李虎那眼神就变得有些说不清了,只因刘坤这个家伙也是喜欢淘宝的,只是那眼力非常的差劲,十次有九次都是赝品。

刘坤见状也是尴尬一笑,老脸难得通红,连连摆手说道:“你这可是说错,我是带我兄弟来的,的确有件宝贝想要让徐老鉴定鉴定,那可是人家的传家宝。”

“哦?”李虎眼中闪过一抹讶异,侧头之间也看到了跟在刘坤身后的叶辰,连忙点头示意:“就是这位小哥吗?既然如此,那么你们等一下,我先跟徐老请示一下。”

一般人来到鉴宝阁,那是没有资格让徐老出面的,而徐老的鉴定费用,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支付得起的,不过刘坤不一样,他跟这里的人,跟徐老,那都是非常熟悉的了。

刘坤连忙点头谢道:“那…就多谢虎哥了,哈哈。”

眼看李虎上了二楼,刘坤拉过叶辰,低声说道:“叶辰,这徐老可是云京市三大鉴宝大师,所以普通人也请不到他的,嘿嘿,不过他就像我爷爷,这点小忙定然愿意帮我。”

果然,几分钟之后李虎下了楼,说道:“刘坤,徐老让你们上来。”

“走吧。”刘坤挥了挥手,乐滋滋的朝二楼走了上去,叶辰依旧有些紧张,而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那琳琅满目的古董,眼睛也是发直了。

“刘小子,小虎说你又有东西要我鉴定了?十赌九输,你还没有放弃这个心思吗?”

刚上楼,一阵笑骂声便传了过来,叶辰顺着声音看过去,却是有一道身影坐在那边悠闲的喝茶,而刘坤闻言嘿嘿笑道:“徐爷爷,这次保证是好宝贝。”

“哼,希望这样,否则你下次可别想让我再给你做鉴定,浪费时间。”徐子云冷哼一声,可那眼中分明带着一丝笑意。

来到徐子云面前,叶辰连忙躬身叫道:“徐老您好,我叫叶辰,这次是我拜托刘坤找鉴宝师帮我鉴定一幅画的,麻烦您了。”

徐子云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对叶辰恭敬有礼的态度很是欢喜,上下打量了一下叶辰,微微点头说道:“呵呵,既然是小虎的朋友,那倒也无需这般客气,将你的画拿出来吧。”

“是。”叶辰连忙将手里的画递给了徐子云,他的这幅画不大,却也不小,铺开之后,徐子云盯着那画作看了又看。

只是不久之后,徐子云微微蹙着眉头,有些失望,终究他微微摇头,说道:“这画倒是有些年份,只是…并非什么名师作品,清朝晚期那些普通画师所作,价值嘛,不高。”

岂止不高,说穿了,这在他眼中相当于清朝晚期传到现在的一张画纸罢了,上面的画根本没有任何的收藏价值,他这么说,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不想让叶辰太过失望。

而事实上,叶辰根本没有任何的失望,因为他知道在那幅画里面的存在才是真正宝贝,而一幅拿来掩藏其他宝贝的东西又能够有什么价值?

吸了口气,叶辰极为认真的说道:“徐老,这是叶辰曾祖父传下来的,我想那个时代的他也不会将一张普通画师作的画当做宝贝,要不您再帮我仔细看看?”

徐子云眉宇猛地蹙起,心中顿时有些不喜,他再度打量了一下叶辰,有些失望,可突然间他心中微微一动,如叶辰所言,这东西是他曾祖父传下来的,而叶辰的曾祖父那是什么年代的人?那个时候将一幅画当做宝贝传来下,定然是当年他那曾祖父认定了这是一个宝贝。

眼神闪了闪,徐子云冷哼一声,却是重新将目光落在了那幅画上,这一次他看的也更加的仔细认真。

旁边的刘坤却是背后一层冷汗,他是没想到叶辰竟然敢跟徐老说那样的话,要知道徐老最是不喜别人来质疑他,尤其是一无所知的年轻人,可他更没想到徐老闻言之后只是冷哼一声,再次鉴定。

他暗中拉了一下叶辰,对着他微微摇头,叶辰见状也是苦笑不已,这徐老第一次没有看出画中隐藏的宝贝,他没有办法才出言提醒,天知道此时他的心情也是极度的忐忑。

不过没过多久,叶辰眼中便是有着一丝激动,因为此时的徐子云脸色越来越是凝重,看他的那个样子甚至还有些激动,叶辰知道他定然是发现了一些猫腻。

紧握双拳,叶辰也满心的期待,刘坤不是没有眼力的人,看到徐子云这般模样,顿时知道这幅画可能还真的是件宝贝,当即也是讶异不已。

“快,刘坤,让小虎将我的那套工具拿过来。”徐子云低声惊呼,带着一丝迫切,他真没想到这幅画当中,竟然真的藏着其他的秘密。

刘坤嘴角抽了抽,却真的下了楼,没多久,小虎便送过来一套工具,有镊子、有放大镜,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徐子云又是看了足足十来分钟,轻咳几声,说道:“咳咳,叶小哥,这次倒是徐某有些有眼无珠了,差点就错过这样的一件宝贝,不过这表面的画作的确没有什么价值,说它是宝贝,那是因为在这幅画当中还藏着另外一幅画,刚刚一时之间竟是没有发现。”

他感慨不已,刚才若非叶辰希望他再仔细看看,他还真的没有发现隐藏起来的东西,而根据他们的经验,如此费劲心思隐藏的东西,岂会是一般的宝贝?

刘坤眼中精光大闪,而叶辰却是连连摆手,有些苦笑说道:“徐老客气了,刚刚是叶辰不知礼数,我那么说只是因为这画传了太久,觉得多少有点秘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呵呵,原来如此。”徐子云轻声一笑,此时看着叶辰的眼神却又是一变:“叶小哥,若是你不介意的话,徐某便当着你的面将这画给掀开,看看里面隐藏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那麻烦您了。”

徐子云闻言顿时一喜,在发现里面暗藏着一幅画的时候他便充满了好奇,可若是没有叶辰同意他岂能随意动它?叶辰干脆的样子,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他的动作非常小心,叶辰见他拿过来一些无色液体,这不是普通的水,因为他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气味,而后便见徐子云小心的在那幅画的四边涂上了一点东西。

不久之后,那幅画的纸质竟然开始有些变化,四边微微凸起,这时候便能够清楚看到中间果然有一个夹层,徐子云眼中期待之色更浓,没有任何耽搁的,他继续在中间涂上了部分液体。

终究,表面的这幅画被他轻轻的撕了开来,落入眼中的是一幅全新的画作,徐子云连忙拿过放大镜重新鉴定,叶辰和刘坤也是好奇心大起,这可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画面。

尤其是叶辰,对于刚刚徐子云用那些东西轻易的将这表面的画给撕掉,他是充满了好奇,而眼前的一幅新画,同样让他惊异非常。

这一次徐子云没有用多长的时间便惊喜叫道:“没想到竟然是顾俊的老年之作,而且还是他最后的一幅作品,还真是让老夫意外连连啊。”

他轻手磨砂着那画的表面,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在欣赏一件逆天至宝,眼里满是喜爱之色。

刘坤却是眉宇轻佻,有着一抹失望:“这…徐老,这顾俊很有名吗?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过他的名头?那这画能够价值多少钱?”

叶辰也被他的话吸引了心神,因为他听过唐伯虎,听过郑板桥,可这顾俊…还真的没有听过,这样一个人的画,又能价值多少?要知道这最后的问题才是叶辰最关心的事情。

只是,徐子云闻言却是冷哼,脸上涌现出明显的怒意,狠狠的瞪了眼刘坤,骂道:“你这小子怎么总是这么俗气,这是顾俊年迈之后的最后一张作品,那是具有极大收藏价值的,怎么可以轻易用钱来衡量?这东西要是被你老子知道,绝对要被他当做至宝收藏起来。”

刘坤闻言却是撇了撇嘴,满脸的不以为然:“总归是有个价的,再说,要不是因为需要钱,谁会将它拿出来让人鉴定?毕竟人家可是传了几代人的。” 尊者商眸

尊者商眸

尊者商眸

尊者商眸

尊者商眸

尊者商眸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尊者商眸】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