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修仙至尊小说、极限修仙至尊小说无广告

余香 都市异能 2020-11-15 14:07:17 0 0

极限修仙至尊

极限修仙至尊小说、极限修仙至尊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5 13:09

字数: 1,817,861

状态: 已完结 877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极限修仙至尊小说简介:凌飞扬为国际最强极限战士,不幸遭遇背叛,小队所有人牺牲。而凌飞扬则遇到一具无名古尸后,重获新生,同时获得对方所有能力。

而这具古尸,乃是千年前从修真界降临地球的一位修真仙皇,他在灵气干涸的地球死去,留下传承。

这些传承,包括各种修真功法手段,还有这位仙皇拥有的各种才华,比如琴棋书画等能力……

极限修仙至尊小说预览

第一章“撸串?”凌飞扬诧异地看了楚静姝一眼,一脸古怪地问道。

“是呀,怎么啦?”楚静姝昂着脑袋问道,一副天真烂漫,没心没肺的样子。

“没,没什么。”凌飞扬苦笑着摇摇头,和楚静姝上了一辆计程车,直奔学校附近的一家烧烤摊。

“该死的家伙,你给我等着吧!”计程车疾驰而去之后,校门口的角落里突然蹿出来一个探头探脑的身影,一边怒火中烧地瞪着远去的汽车,一边咬牙切齿地骂骂咧咧起来。

“阿嚏!”凌飞扬毫无征兆地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可能是感冒了。”凌飞扬尴尬地挠了挠头,不以为意地对楚静姝说道。

这是哪个王八犊子在背后骂我呢?凌飞扬在心里暗暗嘀咕道。

“不要紧吧?”楚静姝善解人意地笑了起来。

“没,没事。”

二人说着话的功夫,已经到了,凌飞扬付了车费之后率先下了车,轻车熟路地向烧烤摊走去。

楚静姝很快追了上来,俏皮地说道:“我要吃鸡翅!”

“好。”凌飞扬干脆利落地答了一句,脸上露出了微笑,眼神里也多了一丝宠溺的意味。

“老板,上二十串鸡翅,其他各来五串。”凌飞扬大声呦呵了一嗓子,点好了东西之后,便和楚静姝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相对而坐。

“我还以为你约我吃饭怎么着也得是个咖啡馆,没想到竟然拉我出来吃烤串。”凌飞扬哑然失笑地说着,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

“切。”楚静姝撇撇嘴,不以为然地道:“吃大蒜的喝咖啡的有区别吗?”

“这……”凌飞扬挠了挠头,想了半天才回答道:“我不知道有啥区别,我只知道吃大蒜比喝咖啡经济实惠。”

“哈哈,没想到你还这么抠门呀。”楚静姝被凌飞扬的话给逗乐了,禁不住笑得花枝乱颤起来。

过了一会儿,东西终于烤好了,凌飞扬指着一堆诱人的烤串,轻声问道:“要啤酒吗?”

“当然要了!”楚静姝豪气干云地说道:“烤串配扎啤才完美,老板,先来一打……”

楚静姝一改往日的淑女形象,手里拿着一串鸡翅,吃的满嘴是油,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还喝了一口啤酒。

凌飞扬看着这样的楚静姝,嘴角慢慢浮现了一丝笑意。

这才是真实的她吧?

平时看起来娴静文雅,现在这个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要是把楚静姝现在的模样拍成照片发到学校,估计所有人都会惊得目瞪口呆。

不过这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和她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喂,你在想什么呢,其实我是有事要找你的。”

凌飞扬目不转睛地盯着楚静姝,微微有些出神,被这句话给拉回了现实,忙不迭地问道:“到底什么事呀?”

“当然是好事咯。”楚静姝卖了个关子,接着双眉一挑,得意洋洋地说道:“李教授想收你做弟子。”

“啊?”凌飞扬茫茫然地抬起头,一脸震惊的表情,接着才苦笑一声:“我天资驽钝,压根不会画画,李教授怎么会想到要收我做弟子呢?”

“晕,你这家伙是不是扮猪吃老虎呀!”楚静姝可爱的吐了吐小舌头,接着翻了个白眼,无语地说道:“你那种水平要是都叫不会画画,那我岂不是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了?”

凌飞扬真的是欲哭无泪,自己莫名其妙就画了那么一副画出来,实际上他连a4纸和a8纸都分不清,要是跑去学画画岂不是丢人现眼吗?

“我不管呀,李教授都发话了,这个面子你能不给?”楚静姝摇着凌飞扬的胳膊,有些撒娇的意味。

“真的不行呀……”凌飞扬坐立不安的搓了搓手,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

其实什么李教授的面子他压根不在乎,可是他曾经答应过楚墨好好保护楚静姝,可以说凌飞扬已经将自己对恋人刻骨铭心的感情全部寄托在了楚静姝的身上,就算楚静姝想要天上的星星,凌飞扬也会想方设法地给她摘下来。

可是……现在,虽然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请求,但是从对绘画的一窍不通到轻松写意,明显和那具古尸有关,这个秘密凌飞扬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

凌飞扬正在纠结的时候,楚静姝已经将桌子上所有的烤串一扫而空了。

在凌飞扬诧异的目光中,楚静姝小脸一红,有些难为情地揉了揉肚子,然后鼓起小嘴,假装生气地说道:“你不同意就算了,我会转告李教授的,不过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郊外写生,你可不能拒绝哦。”

“那好吧,随叫随到。”这个要求实在没法拒绝了,所以凌飞扬难得的展颜一笑,答应的很是爽快。

酒足肉饱之后,二人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凌飞扬小声问道:“要不咱们回学校?”

楚静姝显得有些意犹未尽,兴奋地东瞧瞧西瞅瞅,拉着凌飞扬四处转悠起来。

咦?怎么回事?

两人走着走着,凌飞扬突然感觉身体出了一丝奇异波动。

靠,这种感觉又来了!

在心里暗骂一声,凌飞扬发现有种神秘的力量在指引着他前进。

不由自主地按照身体里那股神秘力量的指引,凌飞扬慢慢向一个方向走去,大大咧咧的楚静姝这时才发现凌飞扬的异常,惊讶地问道:“你怎么了?”

凌飞扬像着了魔一样,压根没有听见楚静姝的话,身不由己地向前走,直到走到街上一家店铺的门口才停下了脚步。

这时楚静姝也紧赶慢赶地跟了上来,抬头一看只见上面挂着一块高高的匾额,匾额上有三个龙飞凤舞的古体大字“醉石坊。”

这个家伙来这种地方干什么?楚静姝正在疑惑的时候,凌飞扬已经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小伙子,玩石头?”

刚一进门,一个肥头大耳的老板就一脸堆笑,殷勤地迎了上来。

凌飞扬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便四处转悠起来。 第二章“就这块了!”

凌飞扬突然眼前一亮,兴奋地指着一块质地粗糙,形状怪异的石头对胖老板说道。

那老板倒是个厚道人,听了凌飞扬的话,眉毛一皱,好心好意劝道:“小伙子,你选的这块石头基本上不可能……”

“别废话了,我就要这块。”凌飞扬依旧指着他相中的那块石头,眼里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胖老板一阵不爽,没好气地说道:“好嘞,赌石就是碰个运气,您相中的这块不贵,只要两百块钱,您要是买个乐呵图个新鲜我可就给您开了,不过咱们这行有规矩……”

胖老板喋喋不休地说了半天,凌飞扬一脸不耐烦地掏出两百块钱扔给胖老板,连忙催促道:“快给我开吧!”

赌石虽然是一项碰运气的买卖,但是很多人熟能生巧,成了行家里手,基本看石头的外表就能大致判断出里面有没有玉。

所以每一块石头的价钱也是不一样的,大家都看好的石头卖个几万都有可能,像凌飞扬挑中的那块小石头属于鸟不拉屎,无人问津那种。

胖老板倒也实在,收了钱之后也不再啰嗦了,乐呵呵地抱着石头当场进行切割。

石头已经被切开了一个豁口,里面黑乎乎的,除了粉末什么也没发现,胖老板冷笑着扫了凌飞扬一眼,心里暗暗想到: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

但是,很快胖老板就大惊失色起来,切到最深处的时候,原本黝黑的石头突然散发出了翠绿色的幽幽光芒。

“怎么会这样?这么块破石头里面怎么会藏着翡翠,而且纯度还这么高!”胖老板不可置信地将那一小块翡翠捧在手里,不停地喃喃自语。

楚静姝也彻底傻了眼,她只看到凌飞扬失魂落魄地走进这家赌石店,随便选了一块其貌不扬的小石头,竟然莫名其妙就开出了一块质地上好的翡翠。

“小伙子,这块翡翠卖吗?我给你两万。”胖老板从楞怔中回过神来,激动地看着凌飞扬,接着伸出两根手指在凌飞扬面前晃悠来晃悠去。

一般职业赌石的人在开出玉之后都会直接出售给赌石店,所以胖老板的话倒不显得突兀,再说足足翻了百倍的利润,他就不信凌飞扬这个穷学生打扮的年轻人不心动。

就在胖老板满怀期待的时候,凌飞扬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接着从胖老板手里结果那块现在已经属于他的翡翠,然后对还没过神的楚静姝说道:“喜欢吗?送你了。”

“啊?”楚静姝情不自禁接过凌飞扬递过来的翡翠,冰凉的感觉瞬间刺激着她的肌肤,让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算了吧。”凌飞扬突然又从楚静姝手里将翡翠取回来,悠悠地说:“还是找人打磨成一块佛像再送给你吧,现在这造型完全就是一块玉疙瘩。”

楚静姝两眼一暗,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不过还是啼笑皆非地调侃道:“凌飞扬,不会是你舍不得送我才找得借口吧?”

“哪能呀,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

“呵呵,你的大蒜咖啡理论我还记忆犹新呢。”

……

两人说说笑笑离开了赌石店,只剩下怅然若失地胖老板在后头喊道:“小伙子,你要是想卖随时来找我!”

凌飞扬已经走远了,胖老板的话自然成了过眼云烟,他可没有卖的打算。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块石头里面有翡翠的?”两人闲庭信步地走着,楚静姝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疑惑,好奇的问道。

凌飞扬神秘莫测地一笑,接着平淡地回答道:“感觉。”

“切,骗人。”楚静姝嘟囔着小嘴,不高兴地瞪着凌飞扬。

凌飞扬苦笑一声,却也没有过多解释。

其实他还真没撒谎,能发现这块石头里藏着玉石完全凭的是感觉。

不过他的这个感觉和常人不一样,已经超出了六识,也就是俗称的灵识。

凌飞扬判断这些石头,完全用的是自己的灵识。

刚刚走在街上,被体内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指引到了那家赌石店门口。

进去之后,凌飞扬发现自己的灵识竟然可以进入石头里面查探。

人的灵识已经超越了物质世界,可以说是无孔不入,凌飞扬清清楚楚地看清了那块石头里面的东西,自然无往而不利。

“回去吧,有空再联系。”

凌飞扬微笑着对楚静姝摆了摆手,在校门口和她分道扬镳了。

楚静姝不满地嘟囔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嗨,静姝,你下午去哪了?”

“陈泽,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静姝被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声音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才发现嬉皮笑脸的陈泽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

“哈,我是正巧路过,看见你便过来打个招呼。”陈泽随意打了个哈哈,然后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下午是和凌飞扬那小子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楚静姝脸色一变,转身就走,恨恨地问道:“你是不是跟踪我?”

“哪能呀。”陈泽连忙屁颠屁颠跟了上去,信誓旦旦地说道:“我下午来找你的时候,有个同学告诉我的。”

“哦。”楚静姝淡淡应了一声,再也不复和凌飞扬在一起时的模样,一副冰山美人的做派。

陈泽恨的牙根直痒痒,却又无可奈何,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说道:“静姝,我爷爷最近新画了一副山水画,要不你明天来我家看看?”

一听到大师的作品,楚静姝顿时有了兴趣,不过听到去陈泽家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那我拿来给你看!”陈泽不到黄河心不死,一脸殷勤地跟在楚静姝身后。

就在楚静姝忙着应付如狗皮膏药般的陈泽时,凌飞扬已经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三哥,三哥你干哈呢?”

何默然叫了半天,凌飞扬都没有丝毫反应。

不过睡梦中的凌飞扬却并不安祥,脸颊通红,身体不停地扭动着。

何默然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暗暗琢磨道:“哎呀妈呀,三哥肯定是白天消耗太严重啊!可惜了俺这样一个风度翩翩滴帅小伙……” 第三章“不要!不要!”

凌飞扬不停地发出惊恐地叫声,前面是一座废弃的山庙,到底要不要进去?

“啊!”凌飞扬大吼一声,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只感觉自己的全身都被冷汗给浸湿了。

“老三,你总算醒了!”

睁开眼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秦参那张坏笑的脸,抬头一看,发现老大和老四也都守在自己床前。

“怎么回事?”凌飞扬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惶惑地问道。

“你丫还说呢,自从那天和妹子约会回来,你都已经整整睡了两天两夜了。”秦参撇了撇嘴,一脸古怪地说道:“你的脉相极其复杂,跳动的非常厉害,不是我说你呀老三,咱虽然年轻不过还是得节制……”

“什么,我睡了整整两天?”凌飞扬自动将秦参后面的话给过滤了,而是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起来。

难怪一直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不,那不是梦!

虽然看起来只是一场梦境,但正如庄周梦蝶一般,又是那种特别清晰的真实。

凌飞扬在梦中看到自己身怀绝技,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甚至还是一名修真高手,修炼了各种功法绝技。

不,那不是我!

凌飞扬有些恍惚,紧接着就感到头痛欲裂,如潮水般的记忆猛烈地对他的大脑进行灌溉。

凌飞扬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慢慢闭上了眼睛,朦朦胧胧中似乎有个声音得意地说:“年轻人,这个炼器术可是比你们东方的鲁班还要强……”

“原来妇孺皆知的鲁班还是这位的徒弟呀?”凌飞扬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自言自语道。

“哎呀妈呀,三哥你可算醒了,吓死宝宝了,你到底是咋整滴啊?”凌飞扬刚一发出声响,睡在上铺的何默然立马一惊一乍地将头伸下来,大声地嚷嚷起来。

凌飞扬朝何默然翻了个白眼,无语地说:“我不就是睡个觉吗,有这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吗?”

“哎呀,我滴老天爷爷啊。”何默然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加上前三天,你总共睡了七天,要不是二哥给你喂滴啥中药,只怕你早就那啥了。”

“你说什么?”凌飞扬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老二竟然天天给我灌中药?”

凌飞扬一觉醒来只感觉体力充沛,神清气爽,唯独嘴里苦涩不已,原来是秦参那个二货给他喂了中药,他本来还以为自己吃了巧克力呢……

老大和老二都不知道去哪浪了,宿舍里就凌飞扬和何默然两人,简单扯了几句犊子之后,凌飞扬便不再搭理何默然了,而是弥尔一笑,接着闭上眼睛,盘腿坐在了床上。

工欲利其事,必先利其器。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随着各种各样的话从脑海里往外蹦,凌飞扬已经渐入佳境。

从外表看,凌飞扬只是很简单的在打坐,实际上他此刻已经在修炼各种器物的制作方法了。

脑海中有许许多多的修炼功法,不过凌飞扬打算先学会这应该最为实用的炼器术。

……

凌飞扬再次来到了赌石店。

“咦,小伙子你想通了?”

胖老板一见到凌飞扬,立马两眼直放光,喜滋滋地迎了上来。

凌飞扬一脸笑意地摇摇头,接着云淡风轻地说:“那块翡翠我是不会卖的,不过我今天来还是要赌石。”

胖老板听到凌飞扬起初不肯卖那块翡翠还有些失望,不过听到有生意做,立马精神大振,热情地说:“好嘞,那您可瞧好了……”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了。”

胖老板话还没说完,凌飞扬已经信手拈来般的挑拣了十余块五彩斑斓各不相同的赌石。

“您要不再打打眼?”胖老板看着那堆石头都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还从来没见人这样挑过石头呢。

“不必了。”凌飞扬直接摆了摆手:“钱不是问题,你快点帮我开吧。”

说完,凌飞扬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沓钱,随意地丢给了胖老板。

见这年轻人出手如此阔绰,胖老板心中狂喜,手脚也殷勤了许多,麻溜的就对这些石头进行切割。

“什么!”刚切开第一块石头的时候,胖老板就已经懵逼了,忍不住惊叫一声。

这小子运气简直逆天啊!上回赌到一块翡翠,这一块竟然是和田玉,而且还是羊脂白。

胖老板渐渐收起脸上的震惊之色,除了暗暗感慨凌飞扬运气好之外, 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但是到后来,胖老板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如果说第一块纯粹是运气之外,那凌飞扬的运气简直就是逆天了。

整整十二块石头竟然无一落空,切开之后都是上好的玉料,什么蓝田玉,南阳玉……

“你……”胖老板最后几乎是泪流满面的颤抖着双手将那些玉石打包好之后给了凌飞扬,最后他才颤颤巍巍地说:“小伙子,你行行好吧,别指着我一家祸害了……”

凌飞扬哭笑不得地出了门,心里暗暗想道:言之有理,不能厚此薄彼呀。

很快,凌飞扬就在胖老板的目送下走进了隔壁一家店……

当凌飞扬心满意足地提着几大袋石头满载而归的时候,不知道此时赌石一条街上的所有商家已经开起了紧急会议,并且画影图形,决定以后所有人统一口径,再也不做凌飞扬的生意了。

对了,上回答应把那块翡翠加工好之后送给楚静姝,看来还是自己亲自来吧。

将翡翠捧在手心,凌飞扬嘴里念念有词起来,只见原本翠绿中带着一丝红色的翠玉已经慢慢发出金色的光芒,而它的形状也慢慢发生了改变。

最终呈现在凌飞扬手中的不是上回说的玉佛,而是一块小巧玲珑的玉牌,上面还镶嵌着一些古里古怪的红色符篆。

小心翼翼地将玉牌收进怀里,凌飞扬刚露出一丝心满意足地笑容,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凌飞扬,今天是我生日,晚上来为我庆祝哦,地点就在学校附近的欢唱ktv。” 第四章楚静姝过生日,凌飞扬是无论如何都得去帮她庆祝的。

将那堆珍稀玉石小心收藏好之后,凌飞扬开始精心打扮起来。

他平时就是个不修边幅的人,尤其是从国外回来之后,一度意志消沉,今天难得地修饰一番,将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再穿上一身潇洒整洁的黑色西装,猛然一看,还真有几分玉树临风的感觉。

晚上六点半,凌飞扬准时地推开了欢唱ktv一个包厢的门,除了楚静姝之外大概还有十几个女生,看样子应该都是她的同学和宿舍姐妹。

然而除了这些女生之外,凌飞扬还见到了一个令他极度生厌的人。

陈泽如鹤立鸡群一般,不断地在十几个女生之间穿插打闹,格外引人注目。

凌飞扬略微一皱眉,便走了进来。

“你怎么才来呀!快点过来!”楚静姝娇嗔地说了一句,一把将凌飞扬拉在自己身边坐下。

楚静姝的周围全是女生,凌飞扬如今被挤在一堆女人中间,只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他想不到的是,虽然他感到不情不愿,但是旁边有人已经嫉妒的眼眶都发红了。

“好帅哦,静静,这是你男朋友呀?”

“哇塞,小鲜肉呀!”

“不对,是白马王子!”

旁边的女生们全都叽叽喳喳地窃窃私语起来,凌飞扬的到来瞬间就抢尽了陈泽的风头。

陈泽妒火中烧的冷冷扫了凌飞扬一眼,接着殷勤地走到楚静姝面前,大声说道:“静姝,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紧接着,陈泽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精致的手表,得意地晃了几下,然后继续说道:“这支手表是我姑妈从新西兰带回来的,这个表盘刻度都是用纯钻石打造……”

众人仔细一看,那表在ktv晦明晦暗的灯光照耀下果然显得熠熠生辉。

楚静姝眉头微微一皱,有些生硬地说:“抱歉,这块表太贵重,我不能收。”

“啊?”陈泽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说:“静姝,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

楚静姝淡淡地瞥了陈泽一眼,刚想再次拒绝,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凌飞扬开口了:“楚静姝,陈泽送你礼物是他的心意,你还是收下吧。”

“好,好吧。”楚静姝仰起头,怪怪地看了凌飞扬一眼,总算勉为其难收下了陈泽的礼物。

礼物送出去,非但没有使陈泽感到高兴,反而让他更加愤怒了,自己好说歹说都送不出去,凌飞扬只说了句话就收下了,这不是赤裸裸地打脸吗?

陈泽起了头之后,其他女生也有样学样,纷纷给楚静姝送上生日礼物。

这些礼物虽然没有陈泽的贵重,但也都是别出心裁。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嘛。楚静姝乐乐呵呵地收下了这些礼物,只不过一直坐在他身边的凌飞扬却始终没有一点表示。

“喂!凌飞扬,你没有为静姝准备生日礼物吗?”

所有人都送上了礼物,陈泽耐着性子忍了许久,却始终不见凌飞扬有什么动作,于是便再也忍不住,像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一样大声嚷嚷起来。

陈泽这一嗓子使凌飞扬成了众矢之的,所有人都好奇地看向他。

楚静姝恼怒地瞪了陈泽一眼,连忙为凌飞扬解围道:“礼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只要有心有没有礼物都无关紧要。”

“连礼物都能忘记还能叫有心吗?”陈泽见缝插针,顺着楚静姝的话头又吆喝了一嗓子。

“你!”楚静姝又气又恼,却又无话可说,只能下意识的看向凌飞扬。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凌飞扬突然温和地朝楚静姝笑了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那块玉牌,庄重地说:“送给你。”

楚静姝眼里起初出现了一丝诧异,但是很快便被惊喜所替代。

接过玉牌,放在手心里来回摩挲,楚静姝很快就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爱不释手地将玉牌收起来,不肯给别人瞧一眼。

“静静,这到底是什么宝贝呀,瞧给你稀罕的,给我们看一眼呗。”一个和楚静姝非常要好的女生心痒难耐地央求起来。

楚静姝眼里闪烁着兴奋的神色,面对好姐妹的请求还是义无反顾地摇了摇头。

“我看是这小子买了件地摊货送给静姝,静姝是给他留面子才不肯拿出来。”陈泽酸溜溜的话再次响起,凌飞扬火冒三丈地站起来,再也忍不住,大声说道:“极品翡翠打造而成的平安符,可以免病驱灾,不知道比起你那块手工表孰轻孰重?”

“你!”陈泽被凌飞扬呛的满脸通红,立马脸红脖子粗地反唇相讥道:“你说是就是呀?你咋不说你爸是总统呢?”

陈泽的这幅无奈样子让凌飞扬感到十分恶心,要是以前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

强压住心头的怒气,凌飞扬平静地对楚静姝说:“静姝,你把我送你的玉牌被大家瞧瞧呗。”

楚静姝一脸为难地瞧了瞧凌飞扬,又看了陈泽一眼,终于肉痛般的将那小小玉牌拿了出来。

从接过玉牌的那一刻,楚静姝便察觉到了它的不同寻常,心里正偷着乐呢,哪里舍得给别人看呀。

“哇,这玉牌竟然会发金光耶!”一个女生惊叫起来。

“你们看上面的咒文,有没有一种正在不停转动地感觉!”

“唉,静姝,我们还没看够呢!”

就在几个女生评头论足之际,楚静姝已经迅捷地将玉牌收了起来。

几个女生除了意犹未尽的叹口气,只能无可奈何了

就在这时,一个女生大叫一声:“陈泽怎么不见了?”

陈泽看到那玉牌之后,便恼羞成怒地偷偷溜走了,他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气。

这一切都被凌飞扬看在眼里,不过他装作一无所知而已。

一众女人闹了几个小时,吃了蛋糕,唱完歌之后便各自散场了。

而凌飞扬和楚静姝则在众人暧昧的眼光中一前一后漫步在通往校园的大道上。

极限修仙至尊小说预览

极限修仙至尊

极限修仙至尊

极限修仙至尊

极限修仙至尊

极限修仙至尊

极限修仙至尊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极限修仙至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