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魂小说、武魂小说无广告

念伊人 玄幻奇幻 2022-01-20 11:04:12 0 0

武魂

武魂小说、武魂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1-01 15:40

字数: 2,687,305

状态: 已完结 882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武魂小说简介: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但凡武修者必先觉醒武魂,武魂的强弱注定起步的高低。他没有所谓先天强大的武魂,却将那些拥有先天强大武魂的人全都踩在脚下。他不是废材,也不是天才,所谓的天才在他面前只是个笑话。他没有强大的靠山,武修路上却让无数人颤栗。

武魂小说预览

第一章邪魂突然参与到圣心与萧凡的对话中来,这让萧凡很意外,然而圣心则很平静。他知道邪魂的心思,如今的邪魂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唯一的选择就是与萧凡合作,借萧凡将来的力量而重生。

“你想跟我谈条件?”

萧凡平静了下来,明白了邪魂为何如此,当下这般说道。

“嘿,你没有别的选择。将来想要见到你的小姨姐姐,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而我则可以将一套适合虚武之体的功法传授给你。”

“我没有选择,你又何尝有别的选择,所以你提到的条件不要过分。”

邪魂沉默,没有再传出声音。过了片刻,圣心说道:“你说出条件,我来为萧凡拿主意。”

“我的条件是,萧凡将来修炼到一定境界后,前往彩云之南与碧水之畔,将那两大势力连根拔起。还有,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必须要温养我的邪魂。”

“不行!你太疯狂了,这根本就不可能!即便是萧凡将来有那个实力了也不能做那样的事情,这关乎的不是两个势力与你邪魂之间的恩怨,那两个势力若是被连根拔起,影响太大,且你根本就是让萧凡去送死!”

萧凡还未发言,圣心便严词拒绝。

“哼,你懂个屁,别以为你曾经与我站在同一高度就了解虚武之体的真正潜力。未来你会看到乾坤宇内都颤栗,愚昧的人眼中的低等武魂拥有者,将来将会成为无敌的存在,区区两个势力算什么!”

“虚武之体拥有虚武之魂,的确很特殊,若能修炼那种功法,必定成为强大的人物,可是也没有你说的那么逆天。方知影响一个人实力的不单单是武魂,还有武技等等,自身的天资悟性也是关键。”

圣心说道,代替萧凡反对邪魂的条件。而萧凡则一语不发,静静听着圣心与邪魂的对话,两者之间彼此对立,句句争锋相对。

“嘿,难不成你认为他的天资与悟性还不算惊艳?不说后无来者,也算得上是前无古人了。你见过在炼体境就能以观察走兽奔跑纵跃的动作而悟出一套独特身法的人吗?”

萧凡只觉得心脏猛地一跳,显然圣心非常震撼。

“萧凡,邪魂说的可是真的?”

“是的。”萧凡点头,有些谦逊地说道:“我只是胡乱自创了一套身法而已,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

“你且施展出来我看看!”

圣心传出声音,萧凡便感受到心脏微微有些发热,而后一缕缕圣光自胸口透射了出来。

“好。”

萧凡点头,没有多余的言语,当下迈步而出。

他如奔似跃,每一次腾挪的那一瞬间,速度远超他这个境界所能达到的极致。这种如虎跑如豹跃的身法着实让圣心有些吃惊。

“这种身法算得上是低级上品武技了,看来是我低估了你的天资与悟性!”

圣心吃惊地说道。他很震撼,一个炼体境界的人,还未真正踏入武修者的门槛,从某方面来说,在武道一途上还未‘开窍’,可萧凡竟然能悟出这么一套身法武技。

“怎么样,老圣,这次是你瞎了眼了吧,哈哈哈!”

邪魂大笑,丝毫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打击圣心的机会。

“了不得,的确了不得,强过你我当初在这个境界的时候。不过你的第一个条件我依然反对,相信萧凡也不会答应的。”

圣心依旧反对,明白邪魂的心思,当然不会让邪魂利用萧凡去做他一直想做却又做不到的事情。

“萧凡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若答应这两个条件,我保你将来能与你的小姨姐姐重逢,否则怕是相见无期,你自己抉择吧。”

邪魂一副胸有成竹的口气,在他看来萧凡一定会答应。

萧凡不语,他沉吟了片刻,脑海中浮现出上官兰若那绝世的容颜与温柔的眼神,目光渐渐迷离起来。

他的这种反应,邪魂自然是心喜,就在他认为萧凡就要答应的时候,萧凡的的决定如同一盆冷水泼在他的头顶。

“你想利用我?可惜你失算了。我相信我自己,不需要你的功法我同样能变得强大,走出自己的武道之路,日后与小姨姐姐相聚。”

萧凡的声音很平静,听起来没有什么波动。其实他心中却并非这般淡然,他很想要邪魂的那种功法,可是也知道自己不能答应邪魂的要求。

那两个势力与他并没有深仇大恨,甚至连他们是什么样的势力都不清楚,怎能答应邪魂的条件。

“你!”邪魂气得声音发抖,原本成竹在握,却不想是这样的结果。

“没有我的混沌炼魂诀,你的虚武之魂无法融炼万魂,所修炼的真气将会被任何有特性的真气压制,我相信你终究会求我的。”

邪魂说完后便沉寂了,不再发出声音,于萧凡的体内沉眠。圣心也没有传出声音,由于与萧凡的身体相融,自然能感应到萧凡所想。他知道萧凡在与邪魂比耐心,谁先主动谁就被动。

“呼、呼!”

萧凡开始打拳,这套拳法也是他自创的,名叫虎形拳,是从观看猛虎搏斗而领悟出来的。每一拳打出都虎虎生风,蕴含一种威势,拳速快而有力,如疾风骤雨。

一日又一日,整整半月的时间萧凡都在后山深处的山谷中,一步都没有离开。饿了就打些野味,渴了就饮清潭中的泉水。他发现清潭泉水有奇特的效果,每次精疲力竭时喝上几大口,立刻就有一股凉气流遍全身。

半个月的时间,他的经脉韧性更加的强劲,就连丹田都被那股气流凝练得有了韧性,这让萧凡很吃惊。

对于人体的丹田,萧凡还算有些常识,很多年前就听洪大海师父提起过。丹田是武修者的真气储存的地方,只有进入武者境了才能通过吐纳而吸收天地精气转化为自身真气来化开丹田。

真气通过口鼻进入身体,自经脉流入丹田中。经脉与丹田的韧性越强,吸收的速度就越快。反之经脉与丹田的韧性度不够,过快吸收天地精气会让经脉与丹田受损,重则经脉与丹田爆碎死亡,轻则重伤,数年都难以恢复。

修者想要加强经脉与丹田的韧性,通常只有在进入武者境后才能一步步以真气去凝练。然而萧凡是个特例,在炼体境界时便将经脉修炼得韧性十足,现在丹田也变得有韧性了。当然,这些都不是他刻意为之,而是他这种虚武之体与其余人不同。

在这山谷中,萧凡除了修炼之外,似乎将其他的事情都抛之脑后。祖圣村中的人们都以为萧凡在后山被猛兽猎食了,洪大海曾多次带人进山寻找,可是最终无果。

一个月之后,萧凡突破了一个境界,进入炼体境七重天。他从山谷中走出,体型变得强壮了不少,肌肉很饱满,呈流线型。

就在他离开山谷之后,这里的大阵转动,消失的百里地域又重新出现在天地间,很快就让那些一直守在远方的宗门弟子发现了端倪。当他们赶来时,萧凡早已远离了山谷,所以并没有人怀疑他是从那消失的地域中走出来的。

“小子,你什么时候来的这里,可曾发现过什么!”

一男一女从天而降,出现在萧凡的面前,正是天玄宗慈航峰的陆清雅与紫霞主峰的弟子苍井。

萧凡看了陆清雅与苍井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不过很快就变得平静起来,看着问话的苍井道:“我不知道你们指的是什么,十几年来我每日都来这后山,所见的除了树木就是野兽。”

“你敢暗指我们是野兽?”

苍井开始时表情还算平静,可听到萧凡最后一句话时,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你不过是以自己的思维曲解别人的意思罢了。”

这一次不是萧凡说的,声音很清冷,出自陆清雅之口。她的秀眉微微蹙了蹙,了解这位苍井师兄的性格,再说下去肯定会发怒,那时候面前的少年可就要遭殃了。

他们乃是堂堂大宗门的得意弟子,怎能对山野中的一个少年出手,这种事情陆清雅不允许,所以适时出声。

“呵呵,或许是我误解了。小兄弟,这段时间你可有发现这里的异常?”

苍井的语言客气了不少。刚才展现的是他的本性,一不小心就显露了出来。想到陆清雅就在身边,言语变得礼貌了起来,否则难以在她的心中留下好印象。

“这倒是没有,在我印象中这十几年来都是这个样子。”萧凡说道,而后伸手指向四周:“你看那山,那树,还有那些草,每年都一个样,从未变过。”

苍井眼角一跳,怎么都感觉眼前这小子在耍自己,不过却忍住了,免得又让陆清雅不高兴。

“好了,没事了,你走吧。”

苍井挥了挥手,那样子像是在赶苍蝇一般。萧凡也不在意,从苍井与陆清雅出现那一刻,他便知道这一男一女不简单,因为他们是踩着树梢飞来的,显然是真正的武修者。 第二章萧凡在山林中奔走,如一只猎豹在林中穿梭。一路上发现接连有人踏着树梢赶到这片后山,以他的智商不难猜到那些人的目的。

“看来应该是被我体内的邪魂爆发与圣心出世的气息引来的,切不可让他们看出端倪,否则有大麻烦。”

萧凡自语,快速向着村子所在的方向奔去。当他达到村口时,看到洪大海在那里张望,心中一暖。

“小凡!”

洪大海惊呼,原本担忧的眼神变得激动而欣喜,几个大步就奔到萧凡的面前,抓住他的肩膀仔细打量。

“你没事吧,这一月你去哪里了?”

“我没事,洪师父,让你们担忧了。”

萧凡摇头,心中有感动。在这村子中,除了小姨姐姐上官兰若之外就只有洪大海最关心他。其他人则比较淡漠,因为萧凡从未在别人面前显露自己的天资与实力。在村里人的眼中,萧凡体弱,手无缚鸡之力。而这么一个村子,靠山吃山,以打猎为生,村民们自然喜欢强壮的人。

“你回来就好。”洪大海欣喜地说道,随即脸色骤变,眼神怪异,再次打量萧凡,惊讶地说道:“一月不见,你的肌肉变得饱满,连筋络都坚韧了不少,难道突破到炼体境七重了?”

“嗯,是的。”

萧凡点头,这让洪大海的眼中浮现出震惊之色。修炼十余年,萧凡才炼体境四重天,而今在一月间突飞猛进,连续突破三重天,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好,好!很早以前我就看出你有天赋,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在境界上迟迟不能突破,可是我相信你将来必成大器,现在看来果真不假,我洪大海没有走眼。”

洪大海连连点头,眼中尽是欣慰之色。不过,他的神色很快就变得沉重起来,道:“这一月都不见你小姨姐姐,她是不是离开祖圣村了?”

“是的,小姨姐姐走了。”

萧凡点头,眼中闪过一抹黯然。

“不要多想,你以后终要去到外面的世界,只要不断变强,一定会与你小姨姐姐相见的。”

洪大海说道,其实在以前他就觉得萧凡的小姨姐姐有些神秘。自从带着萧凡来到这个村子中,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的姓名。十几年来除了气质更加成熟之外,容貌没有丝毫变化。

一个普通的凡俗女子,不可能留住青春容颜。再者,上官兰若的容貌、气质、言谈以及其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外面的世界...”萧凡充满了向往,看向远方天际道:“听说龙腾帝国已经持续十年战乱了,外面的世界或许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是啊,不过这些事情不是你所忧虑的。”洪大海拍了拍萧凡的肩膀,道:“回去休息吧,以后勤加修炼,不懂的来问我。”

“多谢洪师父,我知道了。”

萧凡点头,看着洪大海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他转身走向自己的小木屋。

进入屋子里,依稀中萧凡又看到了小姨姐姐那美丽的身影。主厅、厨房、卧室,曾经都是上官兰若忙碌的地方,空气中似乎还夹杂着她的气息。

萧凡轻轻抚摸着破旧的家具,而后进入卧室,嗅着被褥上的味道,眼神有些迷醉。

“云仙之巅,我会来的。”

萧凡轻声自语,目光坚定无比。

接下来的日子中,萧凡每日清晨去山中修炼,日落而归,日复一复。他的实力也在快速增强,已经达到炼体境修炼筋络的极致,也就意味着他要进入八重天,开始修炼骨骼了。

以往的年月中,萧凡的修炼成效大部分都在经脉上,而今经脉的韧性暂时达到一个顶点。他终于可以如常人般正常修炼,以他的天资,修炼进境当远超普通人。

这些日子,各大宗门的弟子一直都在后山寻找,并未离去。不过他们也没有来村中投宿,全都露宿野外。大宗门中有规矩,外出时一般都不准去打搅普通人家,当然并非所有的大宗门弟子都墨守成规。

“嗒、嗒、嗒!”

这一日,村外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与金属摩擦声,惊动了村中所有的人,全都第一时间从屋中跑了出来。

“不好,我们祖圣村恐怕有大麻烦了!”

村长虎阳与武学师父洪大海眼中升起浓浓的忧色。整个村子中的人全都看向村外,那里有一队人马快速而来,个个身穿铠甲。

领头的是一个身穿火红衣衫的妙龄女子,面容姣美,眉宇之间尽显傲气。在她的身后两侧是两个将领,腰挂佩剑,手持长枪,显得十分威风。

“希律律!”

战马嘶鸣,一队军士进入了村中。红衣女子冷眼扫视四周,最后将目光落在虎阳与洪大海的身上,显然看出了他们两个是这个村中的主要人物。

红衣女子身后的两名将领会意,当下便有一人骑马走上前来,目光扫视村中所有人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村?”

“禀将军,此村名叫祖圣村,不知军爷们来此所为何事?”

洪大海上前一步,回答将领的问话。

“祖圣村?”那将领点头,而后道:“不错,村中壮年之人不少。此次本将特来征兵,帝国十年战乱,需要你等这些大好男儿勇赴沙场杀敌,为帝国尽忠出力!”

“将军开恩!”村长虎阳大惊,微略低着头道:“村中人口百余,世代以打猎为生,壮年之人虽三十有二,可是他们若参军,其余人将失去生存能力。”

那将领闻言微略沉吟,而后转头看向另一个将领。两个将领的眼中都有不忍,十年战乱看到太多的同胞死去。这次他们奉命到各处征兵,但也没有强迫过不情愿的人,这个村子的情况的确如此,靠山吃山。若是带走了那些壮年人,剩下的老弱妇孺将没有生存能力。

“望将军开恩!”

村长虎阳再次说道。

“嗯,既然如此,你们村中只需出十名壮丁即可,至于哪十人,你们自行决定。”

“肖副将,帝国命你等来征兵,不是让你等来怜悯他人的,难道这十年来死的人还不够多吗?”红衣女子沉声说道,冷眼看着两个副将。“如今,帝国兵力锐减,缺少士兵杀敌。每到一处征兵,你们都要确保征收到最大的人数!”

“小姐。”另一个副将说话了,他道:“这村中壮年一共只有三十二人,我们少征二十人也无大碍,就给他们一条生路吧,毕竟他们也是我龙腾帝国的子民。”

“庞副将!你们这样征兵难道就不怕被我父亲知道吗?”

红衣女子脸色冰冷,提到他的父亲,肖副将与庞副将的脸色顿时一变,不敢再说话了。红衣女子赵紫姗,其父赵铁乃帝国太师,身居高位,做副将的哪敢得罪。

村民们脸色苍白,若是壮年人都被抓去从军,剩下妇孺老弱该如何生存?这根本就是不给他们活路,将他们往死路上逼。

“凭什么?我们不愿意去从军,你们凭什么强迫我们!”

一道愤怒的声音十分突兀,在村民中响起,自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口中发出。

“不错,你们根本就是不管我们的死活!”

其余人也跟着附和了起来,虎飞等少年更是双目怒视着红衣少女赵紫姗。

“啪!”

一道空爆声响起,红衣女子伸手在腰间一抽,一条软鞭呼呼声响,抽爆了空气,啪的一声鞭挞在虎飞的脸上,顿时鲜血飞溅,虎飞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他很快翻爬而起,指着那红衣女子,道:“你!”

“啪、啪、啪!”

红衣女手腕连抖,软鞭如灵蛇,接连抽在虎飞等几名少年的身上,这一次力道更强,直接将他们抽飞两三米,皮开肉绽。

“住手!”

洪大海眼中怒火腾腾。

然而赵紫姗并不理会,冷笑一声,手中的软鞭再次抽出,响起一连串的空爆声。

“啪!”

软鞭抽在了一只手掌上,却被那只手掌给攥住了。赵紫姗眼中杀意一闪,手腕抖动,然而软鞭却纹丝不动。

“低贱的山野小子,你找死!”

赵紫姗浑身弥漫着杀气,眼神很冰冷。

这时候,洪大海向萧凡使了个眼神,萧凡当即松手,软鞭啪的一声反弹回去,赵紫姗伸手一抓,将软鞭缠绕在手腕上,冷漠地看着萧凡。

萧凡不语,与赵紫姗冷漠对视。赵紫姗看着面前这个身穿粗布衣衫,眉目清秀的少年,眼神变得毒辣起来。从小到大,没有人敢忤逆她,就算是帝都中的那些大员之子都不敢如此。现在一个山野小子竟敢攥住她的软鞭,这让她难以忍受。

看到赵紫姗的眼神,洪大海知道要糟,而今怕是更难善了了。

“山野小子不识礼数,倘若冒犯了大小姐,还望恕罪!”

洪大海躬身说道,他不愿让萧凡惹祸上身。

“恕罪?”赵紫姗冷笑,左右两边的副将早已一身冷汗,得罪太师千金,那个少年算是完蛋了。

“本小姐现在要下马,可是马太高。”赵紫姗说道,而后微仰着头,居高临下俯视萧凡,道:“你过来,弯腰趴在地上为本小姐垫脚,若本小姐心情好了,说不定还能饶你一条贱命。” 第三章对于敢反抗自己的人,从小娇纵跋扈的赵紫姗如何会善罢甘休。此话一出,村中所有人都一怔,虎阳嘴唇蠕动,想要说什么,可终究没有发一言。

其余的人也都沉默,本来对于萧凡就不太喜欢,所以不愿为他不平而惹祸上身。

“大小姐,你太过分了。虽然你身份显赫,有权有势,但我们这些山野之人也有尊严,岂能任由你这般践踏!”

洪大海怒视赵紫姗,一双拳头缓缓握拢,体内的真气快速流动了起来。

“尊严?一群山野村夫在本小姐面前谈尊严?让那小子给本小姐垫脚,这是他的尊荣,是他的福分!”

赵紫姗冷笑着玩弄手中的鞭子,在她的眼中,这些山野之人命贱如草芥,根本没有什么尊严可存。

“你!”

洪大海胸膛起伏,自萧凡被上官兰若带到这里开始,他亲眼看着萧凡一天天长大,可以说将萧凡当做了自己的孩子来看待,怎么能容忍他被人踩在脚下,而且还是个女人。对于男人来说,这无疑是奇耻大辱。

“大小姐,我看算了吧。那少年不过十四五岁,还是个孩子,大小姐犯不着跟他计较。山野中的少年,不识礼数冒犯了小姐你,也是情有可原。”

肖副将开口说道,作为一名真正的军人,而且还是副将,一腔热血,心存正义感,平时最恨的就是欺负弱小。

“你给我闭嘴,你与庞副将的事情,等本小姐回到帝都之后自会告诉父亲,到时候有你们的麻烦,竟然还敢多言!”

赵紫姗冷喝,作为太师的独生女,早已被宠坏了,心胸狭窄,容不得别人半点忤逆,但凡不顺从她的人,必定会遭受她的怒火。

“野小子,本小姐的话你听到没有。”赵紫姗姿态强势,看了并未行动的萧凡一眼,而后招了招手,道:“难道要本小姐派人抓你过来?”

哗哗几声,一排士兵走出,个个冷漠地看着萧凡,大有出手的征兆。

萧凡眼角微眯,看了赵紫姗一眼,迈步走了过去。

“小凡,不要过去,不能接受这个羞辱!”

洪大海跨步而出,拦在萧凡的面前。萧凡看着洪大海,从其眼中看到了拼死一搏的疯狂,心中猛然一跳。

“洪师父,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萧凡轻声说道,以眼神与洪大海传递信息,让洪大海明白了他心中所想,当下移开了身体,任由萧凡走上前去。

来到赵紫姗的坐骑前面,萧凡微微仰头看了她一眼,谁知赵紫姗突然动手。

“啪!”

空爆声响起,软鞭呼呼声响,直接抽在了萧凡的身上,粗布衣衫破碎,血肉翻飞,使得萧凡一个趔趄。

“磨蹭什么,快点,本小姐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萧凡咬了咬牙,忍住火辣辣的疼痛来到坐骑左侧,弯下腰趴了下去。

赵紫姗见状,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道:“以后你就做我赵家的家奴,专门服侍本小姐上下马,做我的脚垫。”

说着,赵紫姗便从马上翻身而下,直接踩向萧凡的背。

就在她的脚即将踩到萧凡的背上的一瞬间,萧凡骤然侧移,探手而上一把抓住其脚踝用力一拉。

“贱民你敢!”

赵紫姗大惊,想不到这个山野小子居然这么大胆,敢出手袭击她。当下手腕一抖,软鞭呼呼声响,直接向萧凡的手腕缠绕而去。

萧凡冷笑,抓住赵紫姗脚踝的手一震,赵紫姗立刻失去平衡,抽出的鞭子也失去了准头。

“啪!”

一个大巴掌抽来,狠狠扇在赵紫姗那白嫩的脸蛋上,脆响声无比清晰,让所有人都震惊。紧接着,萧凡的手掌往下一沉,五指成爪,一把锁住其咽喉,使得不敢动弹。

从萧凡出手到现在,不过眨眼的时间,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放开小姐!”

两名副将大喝,若是赵紫姗出了事,他们谁都逃脱不了干系,必定要承受赵太师狂暴的怒火,性命不保。

“山野贱民,你敢打我!”

赵紫姗怒叫,声音尖锐,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嘴角有血液溢出,白皙滑嫩的脸蛋上五道指痕清晰可见。

“给我杀,将村中的男子全都杀死,本小姐要他们付出代价!”

赵紫姗气得疯狂,何曾被人扇过耳光?她那一双眸子中尽是狠毒之色,宛如一条狰狞的毒蛇。

“你敢!”

萧凡五指用力,赵紫姗立马发出咳嗽声,呼吸困难,一张脸胀得通红。

“贱民,你敢杀我吗?我若死在这里,这个村子的人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无立足之地!”

赵紫姗冰冷而愤怒的与萧凡对视。萧凡眼中冷光闪动,的确如赵紫姗所说,他有顾虑,不敢真的将其杀死,否则整个人村子的人都完了,将会被永无止境追杀,直到全部死亡为止。

“愣住干什么,还不快动手!”

“是,小姐!”

那些士兵动了,手持长枪冲杀向村中的人。

“跟他们拼了!”

洪大海怒吼一声,上身的衣衫嘶啦一声爆碎,露出古铜色的强健肌体,肌肉隆起,充满了力感。他顺手抓起地上的石墩,冲向士兵。

“锵!”

长枪颤鸣,被石墩砸开,噗的一声一名士兵倒飞出去,连带着将身边几名士兵都撞倒在地。

“儿子,保护好其他人!”

虎阳叮嘱,他冲了上去与士兵厮杀。

洪大海与虎阳都是武者境的人,这些士兵的实力自然比不上他们。不过士兵人多,足有数十,很快就让洪大海与虎阳受到了创伤,肩部与背部鲜血飞溅。

萧凡心中暗急,这样下去洪大海与虎阳都有危险,而赵紫姗又不怕威胁,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疯了。届时,村子势必要血流成河。

“你们两个怎么不动手,将那两个武者杀了!”

赵紫姗在萧凡的手中胀红着脸说道。

“你们动手试试!”

萧凡沉喝,五指收拢,赵紫姗立刻就觉得快要窒息了,而且再也无法说出话来。

肖副将与庞副将本来就不愿与村民动手,而今萧凡来这一记狠手,更是让他们不敢动手了。

“你这种狠毒的女人,迟早不得善终!”

萧凡冰冷地瞪了赵紫姗一眼,而后锁着她的脖子,直接将其提了起来,如猎豹一般奔了出去,冲向那些士兵。

“锵!”

一声金属颤音,萧凡携带着赵紫姗加入了厮杀,一巴掌拍在长枪上,枪身嗡鸣不止,急速震动之下从那名士兵手掌脱离。

“砰!”

与此同时,萧凡一脚踢中其腹部,那士兵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时候,其余的士兵反应了过来,见萧凡加入了战斗,顿时就有几人将他当做目标,长枪刺来,泛动冰冷的光泽。

萧凡根本就不闪躲,几柄冰冷的长枪刺来,他随手将赵紫姗往身前一带,那些士兵大惊,赶紧收枪,以免误伤了太师的女儿。

如此,与萧凡的战斗中,那些士兵根本不敢全力出手,处处受到限制。

萧凡展开虎行豹跃身法,快速在士兵中腾挪,单手施展虎形拳,虎虎生风,时而伴随着隐隐虎啸声,每一拳都将一名兵士震飞。

萧凡的手段让人吃惊,村民以及那两名副将脸上都有震惊之色。一个炼体境的人,其战斗力完全超越了这个境界所能达到的极限,那身法,那武技都很奇特。

一刻钟之后,几十名士兵横竖倒了一地,各个都在呻吟挣扎。洪大海与虎阳两人受了些伤,身上全是血迹。

赵紫姗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眼神冰冷至极,然而却无法发出声音。两名副将不说话,今日之事已经超乎了他们的意料,还见到了一个武学奇才。

“小凡,放开她,让两位将军带着他们走吧,这个村子我们也呆不下去了。”

洪大海说道,他已经往伤口上涂上了草药浆,暂时阻止了流血。

萧凡点头,这个女人不能杀,否则村民就没有丝毫生存的希望了。他一掌将赵紫姗的丹田震伤,而后抬手将其扔向两名副将。

“噗!”

赵紫姗吐血,只觉得丹田剧痛,难以运气。

“贱民,你们一定会为今日的行为付出代价!”

赵紫姗秀发散乱,眼神狠毒地看着萧凡,心中的愤怒与屈辱纠缠在一起。她是一名觉醒了木武魂的武者,刚刚进入武者境,可是却栽在一个炼体境的山野小子手上。

“肖副将,发信号调集一个校尉营,给我踏平这里,鸡犬不留!”

“小姐,这不可。我们怎能肆意屠杀帝国子民!”

两个副将同时说道。

赵紫姗眼神阴冷,看了他们一眼,道:“回去之后,你们也不用做副将了。”

话落,她自己从怀中取出一颗指姆大的东西,像是晶体,其上刻划有晦涩的图案与字篆。此乃篆刻师篆刻出来的东西,根据篆刻的不同,可以发挥不同的效果。赵紫姗手中的晶体能绽放出烟花般的光芒,可以发送求援的信号。

“住手!”

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一男一女从天而降。

男的英俊,眉宇中傲气凌然,女的容颜绝美,肌肤如雪,可谓倾国倾城,气质清冷而淡雅,宛如不食烟火的人间仙子。

“你们是谁?”

赵紫姗脸色很难看,沉声问道。对方从天而降,说明其修为境界很强,这种轻功之高,甚是少见。 第四章变故突来,所有人都意外。一男一女从天而降,让村中的人震撼,从未见过这等神人。

“我们乃天玄宗门下弟子,此处自今日起划为五大宗门共同保护的地域,这里的一草一木,包括这里的人,你们都不可妄动。”

陆清雅的声音很清冷,却如天籁般动人。

这些日子,几大宗门的弟子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可是却知道这里不简单,所以便传讯宗门告知情况。五大宗门彼此商议,将此处列为五大宗共同探索的神秘之地。

其余四宗的弟子在昨日便返回了宗门,陆清雅与苍井晚走一日,目睹了这一幕。作为天玄宗慈航峰的弟子,陆清雅当然不会看着村中的百姓被残忍屠杀,便借此来保护他们。

“天玄宗?”

赵紫姗与两个副将一脸震惊。关于几大宗门他们当然知晓。这些年战乱,五大宗门之一的天王府就一直在支持帝国,否则帝国早就不支了。

赵紫姗的脸色由青变紫,天玄宗的弟子插手进来,而且还故意搬出了其它四大宗门,想要动这个村子真的是不可能了。

当然,堂堂龙腾帝国,虽不至于惧怕天玄宗,可也不敢得罪。尤其是在如今的情况下,十年战乱,帝国本就难以支撑了。这战乱的背后说不定就有某些宗门的身影,否则在东方神州大陆上最强的龙腾帝国怎会被逼到如此地步。

“两位请放心,既然这里划为五大宗门共同保护的地域,帝国自不会涉足。”赵紫姗说道,强忍心中的怒火与杀意,而后盯着萧凡,道:“此人与我之间乃个人恩怨,请你们不要插手。”

“你是要与我单打独斗吗?”

萧凡迈步而出,冷漠地看着赵紫姗。

赵紫姗银牙紧咬,狠毒地盯着萧凡,差点喷出一口血来。先前萧凡击在她的丹田上的一掌,力道十足,将丹田震伤,如今还无法提聚真气,所以此刻的赵紫姗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

萧凡如此说,让赵紫姗觉得对方是在故意羞辱自己,心中的恨更加的浓烈。

“你们两人的恩怨可以在这里解决,但是想要以势压人,我们作为天玄宗的弟子,绝不会袖手旁观。”

陆清雅淡淡地说道,意思很明显,要解决个人恩怨就单打独斗,想要发送信号调集军队前来,那么她绝不允许。

赵紫姗胸膛起伏得厉害,一对丰满上下抖动,波涛汹涌,显然气得不轻。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本小姐敬你们,并非惧怕你们,难到我们堂堂帝国还会被天玄宗骑在头上不成?”

这时候,苍井淡淡地看了萧凡一眼,而后对陆清雅,道:“陆师妹,我看她与这个小兄弟的事情我们就别管了,毕竟是他们之间的个人恩怨,我们虽为天玄宗弟子,但也不好干涉。”

萧凡闻言,沉默不语。刚才苍井望来的一瞬间,他从其眼底深处看都了一抹冷意,此人绝非善类。

“苍井师兄,他刚才出手的过程你也看到了,一个炼体境界的修者便有这般实力,可见其天资。我们天玄宗正好需要人才,且我陆清雅作为慈航峰首席大弟子,时刻谨记我们这一脉的戒训,锄强扶弱,岂能眼睁睁看着欺凌弱小的事情在眼前发生。”

“这...”

苍井喉咙一哽,眼角的余光瞟了萧凡一眼,让萧凡感受到了一股寒意袭上心头。

苍井并未再多说,因为他知道再说下去的话,自己在陆清雅心中的形象定会大打折扣,同时对于陆清雅维护的萧凡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妒忌。

这时候,其余人的表情各不相同,村中的人们全都惊讶。刚才陆清雅的意思很明显,看中萧凡的天资,认为他是天才,多半要将其带入天玄宗。

村民们心中的滋味难以言说,同龄的孩子又妒忌又羡慕地看着萧凡。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萧凡资质鲁钝,没有修炼天赋,而今方才知道自己等人是如何的无知。

然而,赵紫姗的脸色却铁青无比,那张姣好的脸甚至变得有些扭曲。萧凡对她的冒犯,被她视为奇耻大辱,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可是,这个山野小子竟然被天玄宗看上了。

将来,萧凡若成为了天玄宗的弟子,她赵紫姗还有机会报仇吗?想到这里,赵紫姗就恨得眼中滴血,那目光像是要将萧凡生吞活剥了似的。

丹田阵阵剧痛,脸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赵紫姗伸手抚上了脸颊,那里有五道指痕,脸部高高肿起。

“我们走!”

赵紫姗咬碎了银牙,无比狠毒地盯了萧凡一眼,怒而转身离去。

两名副将重重松了口气,庆幸一向娇纵跋扈而狠毒的太师千金忍了下来,否则一旦冲突,绝对会在天玄宗的弟子面前吃亏,后果严重。

到时候,不但影响帝国与天玄宗之间的关系,他们回去后也难以交代,必定要承受太师的无边怒火。

赵紫姗走了,两名副将带着一群被打伤的士兵跟着离去,祖圣村变得安静了下来,全都看着陆清雅与苍井。

“多谢二位出手相助,为我们化解一场厄难!”

洪大海与虎阳相继向前,口中说着二位,可眼睛却只看向了陆清雅。谁都明白,是眼前这位貌若天仙的女子出手相助,而她身边的那个男子根本就没有半点帮助他们的意思。

“举手之劳罢了。”陆清雅摇了摇头,而后将目光投向萧凡,道:“你什么名字?”

“小子萧凡,多谢出手相助,此番恩情铭记在心。”

萧凡拱手说道。

“嗯,萧凡你可愿意跟我去天玄宗,加入我们的宗门,成为天玄宗其中一脉的弟子?”

“我愿意!”

萧凡心中一喜。从陆清雅刚才与赵紫姗的话中,他知道天玄宗乃是五大宗门之一。虽然他不明白五大宗门代表着什么,可是却清楚五大宗门绝对地位超群,不是一般的势力。

“哗!”

村中的人们一阵哗然,虽然已经猜到是这样的结果,可亲耳听到时依旧震惊。所有人看萧凡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变得亲和而充满善意,甚至还有些讨好的意味。

陆清雅的身边,苍井眼角微微抽动,瞳孔中一抹冷意闪过。

“我们也想拜入天玄宗门下,请二位也将我们带走吧。”

虎飞等人走了出来,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陆清雅与苍井。

“你们天资不够,无法拜入天玄宗。”

陆清雅摇了摇头,作为五大宗门之一怎能随便乱收弟子。想要成为天玄宗的弟子,怎么说也得有超越普通人的血脉或者天资。这个小村子中,除却萧凡根骨奇佳天资出众外,其余人都很普通,没有成为天玄宗弟子的资格。

虎飞等人闻言,大为失望,眸子中一片黯然之色,转头看了看萧凡,妒忌与羡慕并存,心情复杂。

“小凡,恭喜你。”

“小凡,这些年我一直都觉得你并非池中之物,果不其然,你是我们村子的骄傲!”

“小凡,我们一向看好你,你没有让我们失望。”

“小凡,以后记得回来看我们,不要忘记了我们这些人啊。”

“多好的孩子啊,将来一定会成为了不得的人物。”

村中的人相继都来到萧凡的面前,言语中不难听出巴结与奉承,这让萧凡的心中升起深深的反感。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他觉得是那么的虚伪。

人们说了一大堆奉承的话语,萧凡只是报以淡笑,并未多言。

“大家都回去吧,萧凡你准备准备,明日一早就跟我们回天玄宗。”

陆清雅淡淡地说道,她的声音不管在何时都是那么清冷,脸上也从未绽放过一丝笑容。

“嗯,我知道了。”

萧凡点头,而后来到洪大海的面前。

“小凡,这是天大的机缘,以后在天玄宗要好好修炼。”

洪大海拍了拍萧凡的肩膀,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萧凡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出不舍,毕竟相处了十几年了。

“洪师父,我会的。以后有时间我会回来看您,无论如何您都要保重!”

萧凡说道,然后来到陆清雅的面前,道:“师姐、师兄,请随我进屋吧,若不嫌寒舍简陋,今晚就在此将就一宿。”

屋子中,萧凡、陆清雅、苍井三人围坐在一张小木桌边,陆清雅为萧凡说了一些天玄宗的情况。

从陆清雅的话中,萧凡得知天玄宗有六大分支,各占据一座山峰。分别为:慈航峰、神拳峰、无为峰、紫霞主峰、楚秀峰、百战峰。

这六脉传承,主修的功法不同,各有所长。慈航峰与楚秀峰最是特殊,这两脉只收女弟子,分别主修冰心剑诀与霓裳动,皆属阴柔内功心法与武技,擅长以柔克刚。

紫霞主峰为宗主一脉,紫霞真气与剑术刚柔并济。无为峰主修外家武技,辅修无为心法,也算是有些特别。其余两脉则主修阳刚内功,走刚猛路线。

萧凡静静听着陆清雅为自己讲解天玄宗六脉的不同之处。他知道陆清雅是想让自己拜入天玄宗时,知道怎么去选择。

武魂小说预览

邪魂突然参与到圣心与萧凡的对话中来,这让萧凡很意外,然而圣心则很平静。他知道邪魂的心思,如今的邪魂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唯一的选择就是与萧凡合作,借萧凡将来的力量而重生。

“你想跟我谈条件?”

萧凡平静了下来,明白了邪魂为何如此,当下这般说道。

“嘿,你没有别的选择。将来想要见到你的小姨姐姐,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而我则可以将一套适合虚武之体的功法传授给你。”

“我没有选择,你又何尝有别的选择,所以你提到的条件不要过分。”

邪魂沉默,没有再传出声音。过了片刻,圣心说道:“你说出条件,我来为萧凡拿主意。”

“我的条件是,萧凡将来修炼到一定境界后,前往彩云之南与碧水之畔,将那两大势力连根拔起。还有,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必须要温养我的邪魂。”

“不行!你太疯狂了,这根本就不可能!即便是萧凡将来有那个实力了也不能做那样的事情,这关乎的不是两个势力与你邪魂之间的恩怨,那两个势力若是被连根拔起,影响太大,且你根本就是让萧凡去送死!”

萧凡还未发言,圣心便严词拒绝。

“哼,你懂个屁,别以为你曾经与我站在同一高度就了解虚武之体的真正潜力。未来你会看到乾坤宇内都颤栗,愚昧的人眼中的低等武魂拥有者,将来将会成为无敌的存在,区区两个势力算什么!”

“虚武之体拥有虚武之魂,的确很特殊,若能修炼那种功法,必定成为强大的人物,可是也没有你说的那么逆天。方知影响一个人实力的不单单是武魂,还有武技等等,自身的天资悟性也是关键。”

圣心说道,代替萧凡反对邪魂的条件。而萧凡则一语不发,静静听着圣心与邪魂的对话,两者之间彼此对立,句句争锋相对。

“嘿,难不成你认为他的天资与悟性还不算惊艳?不说后无来者,也算得上是前无古人了。你见过在炼体境就能以观察走兽奔跑纵跃的动作而悟出一套独特身法的人吗?”

萧凡只觉得心脏猛地一跳,显然圣心非常震撼。

“萧凡,邪魂说的可是真的?”

“是的。”萧凡点头,有些谦逊地说道:“我只是胡乱自创了一套身法而已,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

“你且施展出来我看看!”

圣心传出声音,萧凡便感受到心脏微微有些发热,而后一缕缕圣光自胸口透射了出来。

“好。”

萧凡点头,没有多余的言语,当下迈步而出。

他如奔似跃,每一次腾挪的那一瞬间,速度远超他这个境界所能达到的极致。这种如虎跑如豹跃的身法着实让圣心有些吃惊。

“这种身法算得上是低级上品武技了,看来是我低估了你的天资与悟性!”

圣心吃惊地说道。他很震撼,一个炼体境界的人,还未真正踏入武修者的门槛,从某方面来说,在武道一途上还未‘开窍’,可萧凡竟然能悟出这么一套身法武技。

“怎么样,老圣,这次是你瞎了眼了吧,哈哈哈!”

邪魂大笑,丝毫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打击圣心的机会。

“了不得,的确了不得,强过你我当初在这个境界的时候。不过你的第一个条件我依然反对,相信萧凡也不会答应的。”

圣心依旧反对,明白邪魂的心思,当然不会让邪魂利用萧凡去做他一直想做却又做不到的事情。

“萧凡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若答应这两个条件,我保你将来能与你的小姨姐姐重逢,否则怕是相见无期,你自己抉择吧。”

邪魂一副胸有成竹的口气,在他看来萧凡一定会答应。

萧凡不语,他沉吟了片刻,脑海中浮现出上官兰若那绝世的容颜与温柔的眼神,目光渐渐迷离起来。

他的这种反应,邪魂自然是心喜,就在他认为萧凡就要答应的时候,萧凡的的决定如同一盆冷水泼在他的头顶。

“你想利用我?可惜你失算了。我相信我自己,不需要你的功法我同样能变得强大,走出自己的武道之路,日后与小姨姐姐相聚。”

萧凡的声音很平静,听起来没有什么波动。其实他心中却并非这般淡然,他很想要邪魂的那种功法,可是也知道自己不能答应邪魂的要求。

那两个势力与他并没有深仇大恨,甚至连他们是什么样的势力都不清楚,怎能答应邪魂的条件。

“你!”邪魂气得声音发抖,原本成竹在握,却不想是这样的结果。

“没有我的混沌炼魂诀,你的虚武之魂无法融炼万魂,所修炼的真气将会被任何有特性的真气压制,我相信你终究会求我的。”

邪魂说完后便沉寂了,不再发出声音,于萧凡的体内沉眠。圣心也没有传出声音,由于与萧凡的身体相融,自然能感应到萧凡所想。他知道萧凡在与邪魂比耐心,谁先主动谁就被动。

“呼、呼!”

萧凡开始打拳,这套拳法也是他自创的,名叫虎形拳,是从观看猛虎搏斗而领悟出来的。每一拳打出都虎虎生风,蕴含一种威势,拳速快而有力,如疾风骤雨。

一日又一日,整整半月的时间萧凡都在后山深处的山谷中,一步都没有离开。饿了就打些野味,渴了就饮清潭中的泉水。他发现清潭泉水有奇特的效果,每次精疲力竭时喝上几大口,立刻就有一股凉气流遍全身。

半个月的时间,他的经脉韧性更加的强劲,就连丹田都被那股气流凝练得有了韧性,这让萧凡很吃惊。

对于人体的丹田,萧凡还算有些常识,很多年前就听洪大海师父提起过。丹田是武修者的真气储存的地方,只有进入武者境了才能通过吐纳而吸收天地精气转化为自身真气来化开丹田。

真气通过口鼻进入身体,自经脉流入丹田中。经脉与丹田的韧性越强,吸收的速度就越快。反之经脉与丹田的韧性度不够,过快吸收天地精气会让经脉与丹田受损,重则经脉与丹田爆碎死亡,轻则重伤,数年都难以恢复。

修者想要加强经脉与丹田的韧性,通常只有在进入武者境后才能一步步以真气去凝练。然而萧凡是个特例,在炼体境界时便将经脉修炼得韧性十足,现在丹田也变得有韧性了。当然,这些都不是他刻意为之,而是他这种虚武之体与其余人不同。

在这山谷中,萧凡除了修炼之外,似乎将其他的事情都抛之脑后。祖圣村中的人们都以为萧凡在后山被猛兽猎食了,洪大海曾多次带人进山寻找,可是最终无果。

一个月之后,萧凡突破了一个境界,进入炼体境七重天。他从山谷中走出,体型变得强壮了不少,肌肉很饱满,呈流线型。

就在他离开山谷之后,这里的大阵转动,消失的百里地域又重新出现在天地间,很快就让那些一直守在远方的宗门弟子发现了端倪。当他们赶来时,萧凡早已远离了山谷,所以并没有人怀疑他是从那消失的地域中走出来的。

“小子,你什么时候来的这里,可曾发现过什么!”

一男一女从天而降,出现在萧凡的面前,正是天玄宗慈航峰的陆清雅与紫霞主峰的弟子苍井。

萧凡看了陆清雅与苍井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不过很快就变得平静起来,看着问话的苍井道:“我不知道你们指的是什么,十几年来我每日都来这后山,所见的除了树木就是野兽。”

“你敢暗指我们是野兽?”

苍井开始时表情还算平静,可听到萧凡最后一句话时,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你不过是以自己的思维曲解别人的意思罢了。”

这一次不是萧凡说的,声音很清冷,出自陆清雅之口。她的秀眉微微蹙了蹙,了解这位苍井师兄的性格,再说下去肯定会发怒,那时候面前的少年可就要遭殃了。

他们乃是堂堂大宗门的得意弟子,怎能对山野中的一个少年出手,这种事情陆清雅不允许,所以适时出声。

“呵呵,或许是我误解了。小兄弟,这段时间你可有发现这里的异常?”

苍井的语言客气了不少。刚才展现的是他的本性,一不小心就显露了出来。想到陆清雅就在身边,言语变得礼貌了起来,否则难以在她的心中留下好印象。

“这倒是没有,在我印象中这十几年来都是这个样子。”萧凡说道,而后伸手指向四周:“你看那山,那树,还有那些草,每年都一个样,从未变过。”

苍井眼角一跳,怎么都感觉眼前这小子在耍自己,不过却忍住了,免得又让陆清雅不高兴。

“好了,没事了,你走吧。”

苍井挥了挥手,那样子像是在赶苍蝇一般。萧凡也不在意,从苍井与陆清雅出现那一刻,他便知道这一男一女不简单,因为他们是踩着树梢飞来的,显然是真正的武修者。 萧凡在山林中奔走,如一只猎豹在林中穿梭。一路上发现接连有人踏着树梢赶到这片后山,以他的智商不难猜到那些人的目的。

“看来应该是被我体内的邪魂爆发与圣心出世的气息引来的,切不可让他们看出端倪,否则有大麻烦。”

萧凡自语,快速向着村子所在的方向奔去。当他达到村口时,看到洪大海在那里张望,心中一暖。

“小凡!”

洪大海惊呼,原本担忧的眼神变得激动而欣喜,几个大步就奔到萧凡的面前,抓住他的肩膀仔细打量。

“你没事吧,这一月你去哪里了?”

“我没事,洪师父,让你们担忧了。”

萧凡摇头,心中有感动。在这村子中,除了小姨姐姐上官兰若之外就只有洪大海最关心他。其他人则比较淡漠,因为萧凡从未在别人面前显露自己的天资与实力。在村里人的眼中,萧凡体弱,手无缚鸡之力。而这么一个村子,靠山吃山,以打猎为生,村民们自然喜欢强壮的人。

“你回来就好。”洪大海欣喜地说道,随即脸色骤变,眼神怪异,再次打量萧凡,惊讶地说道:“一月不见,你的肌肉变得饱满,连筋络都坚韧了不少,难道突破到炼体境七重了?”

“嗯,是的。”

萧凡点头,这让洪大海的眼中浮现出震惊之色。修炼十余年,萧凡才炼体境四重天,而今在一月间突飞猛进,连续突破三重天,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好,好!很早以前我就看出你有天赋,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在境界上迟迟不能突破,可是我相信你将来必成大器,现在看来果真不假,我洪大海没有走眼。”

洪大海连连点头,眼中尽是欣慰之色。不过,他的神色很快就变得沉重起来,道:“这一月都不见你小姨姐姐,她是不是离开祖圣村了?”

“是的,小姨姐姐走了。”

萧凡点头,眼中闪过一抹黯然。

“不要多想,你以后终要去到外面的世界,只要不断变强,一定会与你小姨姐姐相见的。”

洪大海说道,其实在以前他就觉得萧凡的小姨姐姐有些神秘。自从带着萧凡来到这个村子中,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的姓名。十几年来除了气质更加成熟之外,容貌没有丝毫变化。

一个普通的凡俗女子,不可能留住青春容颜。再者,上官兰若的容貌、气质、言谈以及其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外面的世界...”萧凡充满了向往,看向远方天际道:“听说龙腾帝国已经持续十年战乱了,外面的世界或许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是啊,不过这些事情不是你所忧虑的。”洪大海拍了拍萧凡的肩膀,道:“回去休息吧,以后勤加修炼,不懂的来问我。”

“多谢洪师父,我知道了。”

萧凡点头,看着洪大海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他转身走向自己的小木屋。

进入屋子里,依稀中萧凡又看到了小姨姐姐那美丽的身影。主厅、厨房、卧室,曾经都是上官兰若忙碌的地方,空气中似乎还夹杂着她的气息。

萧凡轻轻抚摸着破旧的家具,而后进入卧室,嗅着被褥上的味道,眼神有些迷醉。

“云仙之巅,我会来的。”

萧凡轻声自语,目光坚定无比。

接下来的日子中,萧凡每日清晨去山中修炼,日落而归,日复一复。他的实力也在快速增强,已经达到炼体境修炼筋络的极致,也就意味着他要进入八重天,开始修炼骨骼了。

以往的年月中,萧凡的修炼成效大部分都在经脉上,而今经脉的韧性暂时达到一个顶点。他终于可以如常人般正常修炼,以他的天资,修炼进境当远超普通人。

这些日子,各大宗门的弟子一直都在后山寻找,并未离去。不过他们也没有来村中投宿,全都露宿野外。大宗门中有规矩,外出时一般都不准去打搅普通人家,当然并非所有的大宗门弟子都墨守成规。

“嗒、嗒、嗒!”

这一日,村外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与金属摩擦声,惊动了村中所有的人,全都第一时间从屋中跑了出来。

“不好,我们祖圣村恐怕有大麻烦了!”

村长虎阳与武学师父洪大海眼中升起浓浓的忧色。整个村子中的人全都看向村外,那里有一队人马快速而来,个个身穿铠甲。

领头的是一个身穿火红衣衫的妙龄女子,面容姣美,眉宇之间尽显傲气。在她的身后两侧是两个将领,腰挂佩剑,手持长枪,显得十分威风。

“希律律!”

战马嘶鸣,一队军士进入了村中。红衣女子冷眼扫视四周,最后将目光落在虎阳与洪大海的身上,显然看出了他们两个是这个村中的主要人物。

红衣女子身后的两名将领会意,当下便有一人骑马走上前来,目光扫视村中所有人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村?”

“禀将军,此村名叫祖圣村,不知军爷们来此所为何事?”

洪大海上前一步,回答将领的问话。

“祖圣村?”那将领点头,而后道:“不错,村中壮年之人不少。此次本将特来征兵,帝国十年战乱,需要你等这些大好男儿勇赴沙场杀敌,为帝国尽忠出力!”

“将军开恩!”村长虎阳大惊,微略低着头道:“村中人口百余,世代以打猎为生,壮年之人虽三十有二,可是他们若参军,其余人将失去生存能力。”

那将领闻言微略沉吟,而后转头看向另一个将领。两个将领的眼中都有不忍,十年战乱看到太多的同胞死去。这次他们奉命到各处征兵,但也没有强迫过不情愿的人,这个村子的情况的确如此,靠山吃山。若是带走了那些壮年人,剩下的老弱妇孺将没有生存能力。

“望将军开恩!”

村长虎阳再次说道。

“嗯,既然如此,你们村中只需出十名壮丁即可,至于哪十人,你们自行决定。”

“肖副将,帝国命你等来征兵,不是让你等来怜悯他人的,难道这十年来死的人还不够多吗?”红衣女子沉声说道,冷眼看着两个副将。“如今,帝国兵力锐减,缺少士兵杀敌。每到一处征兵,你们都要确保征收到最大的人数!”

“小姐。”另一个副将说话了,他道:“这村中壮年一共只有三十二人,我们少征二十人也无大碍,就给他们一条生路吧,毕竟他们也是我龙腾帝国的子民。”

“庞副将!你们这样征兵难道就不怕被我父亲知道吗?”

红衣女子脸色冰冷,提到他的父亲,肖副将与庞副将的脸色顿时一变,不敢再说话了。红衣女子赵紫姗,其父赵铁乃帝国太师,身居高位,做副将的哪敢得罪。

村民们脸色苍白,若是壮年人都被抓去从军,剩下妇孺老弱该如何生存?这根本就是不给他们活路,将他们往死路上逼。

“凭什么?我们不愿意去从军,你们凭什么强迫我们!”

一道愤怒的声音十分突兀,在村民中响起,自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口中发出。

“不错,你们根本就是不管我们的死活!”

其余人也跟着附和了起来,虎飞等少年更是双目怒视着红衣少女赵紫姗。

“啪!”

一道空爆声响起,红衣女子伸手在腰间一抽,一条软鞭呼呼声响,抽爆了空气,啪的一声鞭挞在虎飞的脸上,顿时鲜血飞溅,虎飞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他很快翻爬而起,指着那红衣女子,道:“你!”

“啪、啪、啪!”

红衣女手腕连抖,软鞭如灵蛇,接连抽在虎飞等几名少年的身上,这一次力道更强,直接将他们抽飞两三米,皮开肉绽。

“住手!”

洪大海眼中怒火腾腾。

然而赵紫姗并不理会,冷笑一声,手中的软鞭再次抽出,响起一连串的空爆声。

“啪!”

软鞭抽在了一只手掌上,却被那只手掌给攥住了。赵紫姗眼中杀意一闪,手腕抖动,然而软鞭却纹丝不动。

“低贱的山野小子,你找死!”

赵紫姗浑身弥漫着杀气,眼神很冰冷。

这时候,洪大海向萧凡使了个眼神,萧凡当即松手,软鞭啪的一声反弹回去,赵紫姗伸手一抓,将软鞭缠绕在手腕上,冷漠地看着萧凡。

萧凡不语,与赵紫姗冷漠对视。赵紫姗看着面前这个身穿粗布衣衫,眉目清秀的少年,眼神变得毒辣起来。从小到大,没有人敢忤逆她,就算是帝都中的那些大员之子都不敢如此。现在一个山野小子竟敢攥住她的软鞭,这让她难以忍受。

看到赵紫姗的眼神,洪大海知道要糟,而今怕是更难善了了。

“山野小子不识礼数,倘若冒犯了大小姐,还望恕罪!”

洪大海躬身说道,他不愿让萧凡惹祸上身。

“恕罪?”赵紫姗冷笑,左右两边的副将早已一身冷汗,得罪太师千金,那个少年算是完蛋了。

“本小姐现在要下马,可是马太高。”赵紫姗说道,而后微仰着头,居高临下俯视萧凡,道:“你过来,弯腰趴在地上为本小姐垫脚,若本小姐心情好了,说不定还能饶你一条贱命。” 武魂

武魂

武魂

武魂

武魂

武魂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武魂小说、武魂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