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天人皇道小说、踏天人皇道小说无广告

橘虞初梦 玄幻奇幻 2020-11-24 14:03:02 0 0

踏天人皇道

踏天人皇道小说、踏天人皇道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5 12:39

字数: 1,426,252

状态: 已完结 41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踏天人皇道小说简介:  地球上的S级王牌杀手苏灿,被最亲之人背叛,本以为生死道消,谁知竟然来到了异世;这里帝国林立,宗门骋驰,这里没有真气,没有斗气,没有魔法,强身之术,只有武魂。

在武魂大陆上,没有武魂,那就是废物,少年苏灿本天赋妖孽,却遭天妒,武魂消散,修为被废,最后被人活活算计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王者归来,身躯还在,灵魂已换,少年携人皇印重聚天地人皇意志,淬血脉,强体魄,万千逆天武魂聚一身,踏青天,灭祖神,万骨朽,傲苍穹,且看少年如何逆天踏上强者之路。

  仗剑行天下,殇曲配青娥,浊酒洒热血,我自逍遥行。

  

  

踏天人皇道小说预览

第一章“是,小姐!”

苍老的声音,仿佛两块骨头在摩擦一般,让苏灿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随着声音,苏灿抬头向仇雪看去,只见一位瘦的只剩皮包骨的老婆子,摇晃着身子从仇雪身后走了出来。

随着这位老婆子走出来,一股恐怖的寒气突然笼罩在苏灿身上,让苏灿脸色瞬间凝重了下来。

这老婆子,虽然长得难看,但实力却至少也是武灵境界,甚至可能是武魂境界。

“小子,你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让我打断你的腿!”

张开嘴唇,露出一口黄牙来,阴测测的声音,再配合着那双发出绿色光芒的眼神,苏灿只感觉仿佛被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般,心中不由一涵。

“臭老太婆,有种就来追大爷,追到大爷,大爷要是心情好,就赏你家主子一块肉!”

苏灿身体瞬间展开,一道幻影闪过,苏灿迅速向灵安山脉中层跑去。

“死乞丐,你这是找死,袁婆婆,还不快杀了他!”

仇雪脸上气急,赏他一块肉,那岂不是将她当成了狗一样对待,向旁边的老婆子咆哮一声,老婆子也不敢再次怠慢,连忙激发武魂,追了上去。

“万物魂灵,灭魂!”

无数的幻影,从老婆子体内出现,鬼哭狼嚎,一瞬间,空中都是化为实体的阴魂。

危险,极度的危险!

这老婆子,果然是武灵巅峰的武者,而且武魂还是罕见的武魂恶灵。

感觉到身后无数阴寒的气息袭来,苏灿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从身后抽出弓箭,三根箭支搭上。

“三星连珠!”

苏灿爆喝一声,身体突然出现在一颗古树上,弓成圆满,强大的气劲下,三条箭支直射老婆子。

“好箭法,小子,竟然是箭武魂,老婆子倒是小看你了!”

三道箭支,划破天空,带着凶悍的气息,闪电般的射向老婆子,老婆子眼中,闪过一道惊异的光芒,随即消失不见。

“可惜了……你才武者三重的修为,要是武灵境界,凝箭魂成实体,老婆子我还忌惮几分。”

老婆子嘴中呐呐自语,空中飞舞的恶灵,突然化为一道道实体迎上了飞来的箭支。

“噗噗!”

箭支穿过化为实体的恶灵,恶灵破碎,化为灵气消散,但苏灿的两根箭支,也无力的从空中掉了下去。

就在老婆子的第三道恶灵想要冲上苏灿的第三支箭时,古树上的苏灿嘴角突然勾起一抹邪笑。

“老婆子,再见了,今天的仇,老子记住了!”

苏灿低喝一声,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苏灿的第三支箭,仿佛突然间具有灵智一般,突然改变了方向。

脸上布满狰狞笑容的袁婆婆,看到箭支改变方向,脸色突然大变:“保护小姐,快……”

“碰……”

声音,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箭支迅速的冲向仇雪,在还没达到仇雪之前时,突然爆炸开来,无数的碎支,四处飞射。

“啊……死乞丐,本姑娘下次遇到你,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仇雪恐怖的咆哮声,顿时打破了森林的寂静,一阵鸡飞狗跳,一座不知名的山坡旁,听到这道声音,苏灿身体微微一颤,脚步再次加快了几分。

九连箭法!总共九层,每一层,都能增加一星之力,练到九层之时,九星连珠,可谓所向无敌。

这还不是苏灿选择这本箭法的原因,苏灿之所以选择这本箭法,那是因为这部箭法练到最高境界,竟然可以人箭合一,将神魂附着在箭支上,随意的改变箭支的方向。

一般人的灵魂,肯定是达不到附着的要求,但苏灿两世为人,吸收了原本苏灿的残魂后,灵魂比一般人要强大的多,轻松就能做到。

“熬……”

恐怖的熬叫声,带着滚滚的凶悍气息,让正在神游的苏灿,突然回过神来。

“这是哪里?”

透过灌木丛,一头巨大的豹子出现在苏灿的视线中,豹子口中滴答着丝丝垂涎,眼中凶光四射。

似乎是发现了苏灿,豹子还特意看了苏灿的方向一眼。

闪电豹,二级巅峰妖兽!

心中一颤,眼前这头妖兽的信息出现在苏灿脑海中,苏灿不敢迟疑,迅速的就想要离开。

“孽畜,敢攻击我,不知死活!”

“叽……”

轻灵的熬叫声,仿佛来自于洪荒太古,周围突然寂静无比,苏灿的脑海中,只剩下这道优雅的熬叫声。

转过头,一只巨大的火红色的小鸟,从天而降,穿过闪电豹,无声的在地上留下一个五六丈的大坑!

“朱雀化灵,这是远古朱雀武魂!”

苏灿心中满是震撼,远古朱雀,乃是远古神兽,是天地至尊武魂,此人具有朱雀武魂,乃是天地真正的宠儿。

“出来!”

从天而降,身不着地,一对蓝色的翅膀,优雅的搭在女子身后。

女子面若凝脂,寒冰带雪,身着雪色长裙,从天而降,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仿佛是仙子发怒,蹙眉轻皱,精致的面孔,轻灵的瞳孔,带着两股灼热的气息,直射苏灿所藏的地方。

“嗨……美女你好,我只是刚刚路过,要是美女觉得我打扰了你,我现在就走!”

苏灿脸上,满是僵硬的笑容,一道武魂化成的小小武灵,就能杀了闪电豹,那这绝色女子,得是什么境界的强者。

武魂,武魄,甚至是武君!

“站住!”

“噗……”

如雪般的面孔,终于打破,那樱桃小嘴上,一口鲜血直喷而出,显得触目惊心!

“姑娘,你受伤了!”

苏灿脸上一惊,女子脸色潮红,身子更是一震的摇摆,重伤之下,似乎还在压制着什么?

“我中了万毒老鬼的毒,万毒老鬼,在周围布下了万毒大阵,你要是不想死,就跟我来!”

纤细的小手,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绝色女子,满脸寒气的看着苏灿,清冷的眼中,更是带着丝丝杀气。

“万毒老鬼!”

苏灿身体一个哆嗦,手中的弓箭都差点掉在地上,以至于连绝色女子的杀机,苏灿也没心思放在了心上。

万毒老鬼,万毒宗三长老,武皇三重境界,乃是整个天龙帝国仅有的三位武皇之一。

“姑娘,你们有恩怨,我可跟他没有仇啊!你们慢慢玩,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笑话,这女子被万毒老鬼重伤,简直就是个麻烦精,他要是不早点离开,一旦遇到万毒老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万毒老鬼的万毒大阵,凭借你还想出去,你要是想要尝尝万毒噬体,你便再走一步看看!”

绝色女子眼中,微微有些不屑。

一个武者三重境界,也想穿过万毒老鬼的万毒大阵,他以为万毒老鬼旁边的大白菜不成。

“这……”

脸上瞬间跨了下来,就算感觉绝色女子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但苏灿还是不敢冒这个险。

“糟糕,万毒老鬼过来了!小子,还不快跟我走!”

绝色女子,脸色突然大变,刚刚想要向前走,女子身体突然一软,差点撞在旁边的树上。

“你怎么啦?”

苏灿脸色大变,一把扶住绝色女子,女子脸上突然一寒,一股恐怖的寒气进入苏灿体内,仿佛要将苏灿冻结一般。

“从这边走!”

绝色女子的身上的寒气,缓慢消散不见,指了指旁边的树林深处,女子突然开口说道。

“嗯!”

苏灿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有些生气,但现在两人是同一条线上的蚂蚱,苏灿也没有计较多少,扶着女子柔弱无骨的身躯,急忙向深处跑去。 第二章“曼远雪,老子倒是看看这次你还怎么跑,雪宫的圣女,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伴随着一股浩瀚无边的威压,脸色刷的白了下来,身上仿佛压着一座小山,随着步伐,苏灿的身体,发出一阵吱吱的声音,仿佛随时都要散架一般!

“万毒老鬼,你敢动我,你就不怕雪宫的报复!”

色厉内荏,绝色女子的脸色,在万毒老鬼的这句话下,显得更加的惨白。

“雪宫,曼远雪,你也太天真了,要给你报仇,雪宫也得知道才行!”

人随身至,一道苍老的身影,笼罩在一片黑黑雾中,从天而降,脸上张狂无比,万毒老鬼满脸狞笑的看着绝色女子。

“曼远雪,只要你从了我,我便让你成为万毒宗的圣女如何?”

“噗……”

实在是忍不住,听到老者充满诱惑的声音,苏灿嘴角一列,突然笑了出来。

“嗯!还有个臭小子,你为何笑本皇!”

万毒老鬼脸上寒气一盛,狠厉的眼神,直射苏灿。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神,怨毒,狠厉,杀戮……仿佛积聚了整个世界的负面情绪,在这道眼神下,苏灿整个身体仿佛没有丝毫的秘密,完全透明的出现在老者面前。

“死老头,要杀就杀,就你这懒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反正知道逃不过这老者的手掌心,苏灿松开绝色女子的手臂,撒开口就破口大骂!

要说骂架,还真的没几个人能够骂过苏灿,越说,万毒老者脸色就变得越来越绿。

“噗……”

看到万毒老鬼纠结在一起的脸皮,绝色女子突然轻笑一声,宛若盛开的芙蓉,让旁边的苏灿一下子看呆了眼。

而对面的万毒老鬼,也微微呆滞了一下,眼中狂暴的占有欲,更加浓郁了几分。

“小子,住嘴!”

看到苏灿还在一个劲的破口大骂,就算万毒老鬼修养好,也再也忍不住,手一挥,一道劲气直射苏灿。

“万毒老鬼,你这也未免太小气了,一个武者三重境界,你竟然也能下手,就不怕损了面子!”

红色的武魂力,将万毒老鬼的绿色武魂力击散,有些无语的看了苏灿一眼,曼远雪漫不经心的从苏灿身后站了出来。

“万毒老鬼,我曼远雪倒是没有试过,你这万毒大阵,是不是能够挡住我雪宫的禁忌之法!”

“禁忌之法!”

万毒老鬼的脸色,突然一变,随即满脸笑意的看着曼远雪:“禁忌之法,要是你还没中毒,我当然相信,不过现在……”

万毒老鬼眼中满是肆意的笑容,他的毒,就算是同为武皇的曼远雪,中了依然得花费九成的武魂力压制,更重要的是,这毒还只能压制,没有解救之法。

“是吗?”

狂暴的气息,汹涌而起,气能镇压天地,身后的苏灿,只感觉自己仿佛是一片处于大海中的小舟一般,顷刻间就能覆灭。

“冰封万里!”

“叽……”

狂暴的天地灵气,凄惨的叫声,火红色的朱雀,优雅而起,天地至寒,一股冰寒到仿佛能够冻结灵魂的寒气,从火红色的朱雀身上散发出来。

“这不是朱雀,这是比朱雀更加强大的冰雀!”

苏灿的脑海中,只剩下眼前浩瀚的场景,天空化为一片银白色,对面的万毒老鬼,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就化为了一座冰雕。

“噗……”

口中鲜血直喷,曼远雪的身躯,突然从空中掉下来,身法展开,苏灿连忙将曼远雪接住。

身弱无骨,玲珑剔透。

“你……噗……我要杀了你!”

曼远雪脸上气急,精致的小脸,因为生气而涨得通红,殷红的殷桃小嘴,近距离之下,更是带着浓浓的诱惑。

一道寒气,直接射入苏灿体内!

身体一僵,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苏灿突然化做了一座冰雕。

“噗……”

身体一颤,丹田中的人皇印,突然颤抖了几下,一股暖意传来,苏灿身上的冰块,消散不见。

“你要杀我?”

脸上满是怒气,他好好的去就她,她倒是好,竟然还想要杀他。

“啪啪啪……”

苏灿毫不客气,两巴掌,直接甩在了曼远雪的臀.部,无骨的肉感,让苏灿身体一震,眼中瞬间激起了一股浴.火,仿佛想要继续再来两下。

“你……”

“噗……”

曼远雪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直直的盯着苏灿,仿佛要将苏灿生撕活剥了一般。

不知是不是错觉,苏灿似乎感觉到,怀中的娇躯变得越来越滚烫了起来。

“嗯嗯……”

娇躯越来越火热,柔软无骨的身躯,在苏灿体内一阵的扭动,那双纤细的手臂,也不知不觉的攀上了苏灿脖子。

“这是……”

苏灿感觉到怀中的异样,瞬间回过神来,怀中的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中满是渴望,但却带着几分抵触。

“武皇境界的毒,难道是万毒老鬼终身自创的淫毒阴阳散!”

身体一震,感觉到怀中的娇躯越来越滚烫,苏灿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阴阳散,万毒老鬼最得意的毒药,传说此毒一旦中下,就算是武宗,也只能压制,一旦不和人交合,就会爆体而亡。

“该死!”

口干舌燥,苏灿脑海中,顿时一片糊浆,这女人,可不是平常人,一旦她醒过来,发现被自己……

身体一颤,那股仿佛能够冻结灵魂的寒气,苏灿可不想再次感受。

“嗯嗯……好热……嗯……”

苏灿在衡量,但曼远雪的神智,却越来越少,眼中的抵触,也完全消散不见,苏灿胸口的衣服,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被曼远雪扯成了碎片。

曼远雪自己的衣服,也滑落了下去,露出一大片雪白之色,一双有力的小腿,更是勾在了苏灿的腰上。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不管了,死就死!”

苏灿一咬牙,心中的顾虑完全消散不见,抱着曼远雪滚烫的娇躯,身法展开,迅速的消失在原地。

灵安山脉深处,一个不知名的山洞中。

山洞中一片春.色,两道身躯交缠在一起,场面诱人不已。 第三章清晨,清新的空气中,混杂着浓浓的天地灵气。

山洞中,旖旎之极。

“你醒了!”

冰冷的声音,不带丝毫的感情,睁开双眼,看着站在不远处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苏灿喉咙微微滚动了几下。

“那个……”

“嘶嘶……”

声音还没说完,一把寒冰闪烁的剑光,突然破空而来,直射苏灿喉咙。

锐利的剑气,划破古麦色的皮肤,丝丝血液流出,一股冰冷的寒气,突然侵入苏灿体内,让苏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是真的想要杀他!

“哼……你就这样报答你的救命恩人!”

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女人会发疯,但苏灿心中,还是微微有些怒气。

不就是睡了一觉,要不是她那么主动,他还没那个兴趣。

神情微微一顿,原本寒气湛湛的冰剑,微微错开了几分。

“下次看到你,我必然杀你!”

冰冷的声音,让周围的空气再次凝固,一股恐怖的寒气,从苏灿心中悄然升起。

苏灿敢肯定,她绝对不是说笑的。

心中一禀,虽然还是有些寒气,但苏灿的心中,反而微微松了一口气,不管是谁,被一把剑抵着,心中总有一些不舒服。

脸上僵硬的表情柔和了几分,看着眼前一脸清冷的女子,苏灿再此开口。

“竟然做都做了,我负责就是?”

“负责?”

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波动,随即再次恢复了冰冷,高高在上的眼神,从苏灿身上扫过,声音缓缓响起。

“就凭你!”

冷漠的话,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不屑。

心中一怒。

他怎么啦!不就是修为低一些,有神秘武魂在,苏灿有自信,在十年内进入武皇境界。

“以后怎么找到你?”

深吸一口气,苏灿强忍下心中汹涌的怒气。

“你不怕死?”

冷眸缓缓转过身来,那双冰冷的眼神,宛若一把冰剑,血淋淋的插入苏灿心中。

呼吸有些困难,那双冷漠的眼神,让苏灿心中仿佛镇压了一座大山。

“死,我苏灿已经死了一次,就算再死一次又如何?”

一股豪气,随着不是很响亮的声音升起,苏灿原本并不高大的身体,随着这句话中,竟然变得高大了几分。

脸上微微有些诧异,转过身去:“三年内进入武魂学院天榜第一,否则,我会亲自来杀了你!”

冰冷的杀意,在山洞中蔓延,女子的身躯,缓缓变散,随即完全消失不见。

人去楼空,潮湿的山洞内,只留下一把冰剑插在苏灿身前。

“三年!”

拳头一握,指甲深入肉中,坚毅的眼神中,满是坚定。

苏灿没有看到,屹立空中的女子,深深注释了他很久,最后眼角悄然掉下一滴凄凉的泪水,绝尘而去。

稍微平静了一下心境,苏灿再次进入修炼中。

“这是……”

一查看体内,苏灿脸上顿时狂喜,体内的修为,不知何时,已经达到了武者六重,强大的武魂力,让苏灿恨不得长啸一声。

涔涔流动的武魂力,在体内顺着周天远转,功法运转,武魂疯狂的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迅速的转化成武魂力。

“这股力量,都堪比武者八重了!”

苏灿心中暗暗心惊,虽然修为还在武者六重,但体内的武魂力,不管是质还是量,离武者圆满都只有一步之遥。

“原来做这事还有这好处,要是以后多XOXO几次,那岂不是直接成了武神。”

心中淫荡的YY了一下,苏灿开始巩固自己的修为。

苏灿不知道,他的修为之所以暴涨,那是因为曼远雪的修炼功法的特殊性。

雪宫圣女,必须终生保持贞洁,一旦阴气外泄,修为将寸步不进,而获得圣女阴气之人,武魂洗去杂质,悟性和天资将变得越来越强。

现在的苏灿,因为不高,还不能感受到这股阴气的好处,随着苏灿的修为越来越好,悟性和天资才会逐渐激发出来。

“呼呼……”

苏灿吐出两口浊气,修为完全的巩固在武者六重,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苏灿拿起地上的冰剑,突然奔出了山洞。

大战的中心。

周围方圆五百米的距离,全部化为了冰的世界,一片狼藉,冰块之下,没有丝毫的生机存在。

“碰……”

冰剑带着苏灿的武魂力,凝聚出一道剑气直射被冻结在中央的万毒老鬼。

冰块碎裂,万毒老鬼的身躯,化为冰块掉在地上。

“该死,不会什么东西都变成冰渣了吧!”

苏灿暗骂一声,体内武魂力运转,连忙向万毒老鬼化成的一滩冰渣跑去。

在冰寒入骨的冰渣一阵翻动,万毒老鬼的整个身躯,已经变成了碎片,冰渣中,万毒老鬼的衣服也化成了碎片,没有任何的东西留下,半响,苏灿才在冰渣中找到唯一一件没有化为冰渣的东西,一枚漆黑色的戒指。

“这是魂空戒!”

苏灿脸上一喜,这枚黑不溜秋的戒指,正是里面被强者开辟了空间的魂空戒。

魂空戒,只有武皇强者才能炼制出来,在灵安郡,拥有魂空戒的人屈指可数,而苏家中,只有大长老才有一枚,而且只有一平方米的大小。

“呵呵……”

苏灿脸上满是乐呵,这还真是赚大发了,先滴上一滴血,一股联系从戒指上传来,这枚无主的魂空戒转眼间变成了苏灿的私人物品。

“这是……”

苏灿的嘴巴张得极大,魂空戒中,大小差不多四五个平方米,但中间放着的东西,却让苏灿一阵的目瞪口呆。

无数的丹药,最低都是三级丹药,最高的,更是达到了五级。

这空间戒指中的东西,论起价值绝对堪比苏家的宝库。

“这下不用担心没钱了!”

苏灿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浅笑来,这些丹药,差不多都可以让苏灿修炼到武魂境界了。

“嗷……”

恐怖的气息,从灵安山脉深处传来,脸色微微一变 ,将戒指戴在中指上,苏灿连忙展开身法离开。 第四章半个月后。

“呼呼……终于出来了!”

手中突然出现一枚青色的果子,苏灿很是潇洒的咬了一口,靠在一棵大树上,苏灿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浅笑。

半个月来,苏灿可谓是提心吊胆,这灵安山脉的深处,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要不是苏灿感应力强,恐怕早就成为了妖兽的午餐。

一路上,为了巩固修为,苏灿并没有去刻意提升修为,反倒是苏灿的身法迷踪鬼步,进入了最高的境界,展开身法,可以幻化出九道鬼影,可谓鬼神莫测。

“袁婆婆,这魂灵草到底在什么地方?”

“小姐,你不要着急,我们已经到中层了,很快就到了!”

“很快就到了,这句话你都说了好几次了……”

……

一阵细碎的谈话声,传入苏灿耳中,手上的灵果直接扔了,一抹寒气突然爬上了苏灿的脸颊。

仇雪,竟然再次遇到了她。

真是冤家路窄。

一句话就要他死,这个仇,苏灿可没有忘记!

身体化为一道幻影,苏灿迅速的朝声音发出的地方靠近。

一分钟后,一队人马出现在苏灿视线中。

站在队伍中央,被众人众星捧月围着的女子,正是城主府的小姐仇雪。

仇雪的旁边,站着个老太婆,整个队伍,也缩水了很多,很显然,这仇雪能够进入这灵安山脉的中层,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袁婆婆,我们都出来半个月了!我都半个月没有洗澡了,我们今天就住在这里吧!”

“熏儿,快去帮我准备衣物,我要好好清洗一下!”

看着眼前的河流,仇雪眼中满是欣喜的笑容。

“这位刁蛮的小姐!”

苏灿脸上微微有些无语,在灵安山脉,竟然也敢洗澡,恐怕也只有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灵安城城主小姐了。

半个时辰后。

细细碎碎的声音传来,河流边,城主府的护卫一个个都离开了原地,到远处巡查,就连袁婆婆,也摇了摇头离开了河流旁。

“想要杀我,我到要看看,这次你还怎么杀我!”

苏灿嘴角勾起一丝邪笑,这位城主府的小姐,虽然脾气不好,但身材和脸蛋,那绝对是上上品。

现成的表演,没道理不欣赏!

身若鬼影,打晕两位城主府的护卫,苏灿大摇大摆的向河流旁边走去。

“小姐,我衣服都湿了,不要玩了!嘻嘻……”

“不行,不行,快下来……”

……

眼前的场景,看的苏灿鼻血差点飙出来,河流中的两人,一人身上只披着一件简单的衣纱,诱人的身躯若隐若现,一人更是直接,整个身躯全部出现在苏灿的视线中。

“啊……有蛇!”

“小姐,快救我……”

萱儿脸色吓得惨白,仇雪的不远处,两只巨大的眼睛爆射出恐怖的光芒,水波翻滚,一条水桶大的巨蟒,突然出现,随即一口将熏儿吞了进去。

“双头水蟒!”

苏灿脸上一惊,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条蛇,竟然是二级巅峰的双头水蟒。

“孽畜,找死!”

难听的爆喝声传来,无数的恶灵,突然出现,袁婆婆的身子,迅速的出现在河边,看着河流中的双头水蟒,脸色凝重无比。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帮忙!”

娇斥一声,仇雪的小脸涨得通红,随着袁婆婆的这句话,所有的护卫全部出现在了河边,看着河岸边身躯热火的仇雪,护卫一个个脸上满是火热。

听到仇雪怒气汹涌的娇斥声,护卫连忙回过神来,不敢再看仇雪。

“你还敢看,来人,挖了他的眼睛!”

护卫转过头去,仇雪刚刚松了一口气,一道肆无忌惮的眼神,让仇雪身体突然一僵。

这道眼神,带着无数的火热,仿佛要将她吃了一般,被这道眼神看着,仇雪只感觉身躯一软,竟然差点摔在地上。

“挖我眼睛,就你这小身板,老子还没心情看!”

“你是哪个臭乞丐!”

苏灿刚刚开口,仇雪就反应了过来,随即脸上满是寒气:“你竟然没死,来人,给我把他抓住,敢偷看我,我要先挖了他的眼睛,再砍了他的四肢……”

仇雪的声音,恶毒无比,眼中寒气一闪,看着脸上满是怨毒的仇雪,苏灿身法展开,突然出现在仇雪的身边。

“挖我眼睛,砍我四肢,我到要看看,你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苏灿脸上满是冷笑,一把楼主仇雪的娇躯,在仇雪和众人的惊呼中,苏灿抱着仇雪竟然就准备这样大摇大摆的离开。

“臭小子,你可知道她是谁,你这是在找死!”

袁婆婆的脸上,又气又怒,被双头水蟒缠住,袁婆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灿慢慢消失不见。

“老太婆,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这次小爷就将你们的小姐带回去乐呵乐呵,用完了,我再还给你们,哈哈哈……”

苏灿脸上满是畅快,尤其是看到怀中吓得脸色惨白的仇雪后,苏灿很是畅快的出了一口气。

“还不快去追!”

袁婆婆气的全身发抖,看着还处在震惊中的城主府护卫,连忙咆哮着吼道。

周围的森林迅速的后退。

半个时辰后,灵安山脉外围区的一个山洞中,苏灿毫不怜惜的将怀中的娇躯扔在了地上。

“哎呦……”

山洞中到处都是乱石,仇雪粉嫩的娇躯,扔在石子上,顿时划出了一道道鲜红的血痕。

“我是城主府的大小姐,你敢抓我,我要我爹将你碎尸万断,然后剁成肉酱,再用来喂狗……”

仇雪的脸上满是恶毒,似乎认不清自己的处境,仇雪非但没有求饶,反而肆无忌惮的威胁起苏灿来。

“啪啪啪……”

苏灿一把直接抓住了仇雪的脖子,提起仇雪的娇躯,另一只手掌带着几分武魂力,毫不客气的甩在那挺翘的屁股上。

“呜呜呜……你敢打我!我要……”

“啪啪啪……”

武魂力之下,苏灿手掌上的力量可不低,几掌下去,仇雪屁股顿时变得通红起来,还微微肿大了几分。

“呜呜……你不要打我……”

“啪啪啪……”

“呜呜……我错了,求你不要打我!”

终于,仇雪开始求饶,嘴角带着一股邪笑,苏灿直接将仇雪扔在了地上!

定神一看,只见仇雪脸上梨花带雨,水汪汪的眼神,带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

“真是个妖精!”

苏灿不得不承认,这仇雪,虽然脾气不好,但这身材,这脸蛋,绝对不比前世波多野结衣差。

“这是衣服,穿上!”

苏灿心中暗暗骂了自己一句禽兽,从魂空戒中拿出一件万毒老鬼的衣服扔给仇雪。

这个女人,虽然有些刁蛮,但心思,却也不坏,只是被城主府宠坏了而已。

“你有魂空戒?”

仇雪俏脸呆滞,看到苏灿手中突然出现衣服,脸色顿时布满了不可思议。

魂空戒,就算灵安城的城主府,也只有一枚,而这一枚,正好在仇雪的父亲仇离手中。

“糟糕!大意了,竟然被这臭娘们看到了!”

苏灿心中杀机爆射,双眸冷冷的看着仇雪,宛若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你不要杀我,我发誓,我一定不会说出去!只要你不杀我,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苏灿脸上的杀机,顿时将仇雪吓呆了过去,一边求饶,还将原本盖在身上的衣服拉开,露出了里面热火的胴体。

“穿上衣服,滚……”

苏灿脸上满是寒气,厌恶的看了仇雪一眼,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液,随即起身向山洞外面走去。

踏天人皇道小说预览

“是,小姐!”

苍老的声音,仿佛两块骨头在摩擦一般,让苏灿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随着声音,苏灿抬头向仇雪看去,只见一位瘦的只剩皮包骨的老婆子,摇晃着身子从仇雪身后走了出来。

随着这位老婆子走出来,一股恐怖的寒气突然笼罩在苏灿身上,让苏灿脸色瞬间凝重了下来。

这老婆子,虽然长得难看,但实力却至少也是武灵境界,甚至可能是武魂境界。

“小子,你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让我打断你的腿!”

张开嘴唇,露出一口黄牙来,阴测测的声音,再配合着那双发出绿色光芒的眼神,苏灿只感觉仿佛被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般,心中不由一涵。

“臭老太婆,有种就来追大爷,追到大爷,大爷要是心情好,就赏你家主子一块肉!”

苏灿身体瞬间展开,一道幻影闪过,苏灿迅速向灵安山脉中层跑去。

“死乞丐,你这是找死,袁婆婆,还不快杀了他!”

仇雪脸上气急,赏他一块肉,那岂不是将她当成了狗一样对待,向旁边的老婆子咆哮一声,老婆子也不敢再次怠慢,连忙激发武魂,追了上去。

“万物魂灵,灭魂!”

无数的幻影,从老婆子体内出现,鬼哭狼嚎,一瞬间,空中都是化为实体的阴魂。

危险,极度的危险!

这老婆子,果然是武灵巅峰的武者,而且武魂还是罕见的武魂恶灵。

感觉到身后无数阴寒的气息袭来,苏灿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从身后抽出弓箭,三根箭支搭上。

“三星连珠!”

苏灿爆喝一声,身体突然出现在一颗古树上,弓成圆满,强大的气劲下,三条箭支直射老婆子。

“好箭法,小子,竟然是箭武魂,老婆子倒是小看你了!”

三道箭支,划破天空,带着凶悍的气息,闪电般的射向老婆子,老婆子眼中,闪过一道惊异的光芒,随即消失不见。

“可惜了……你才武者三重的修为,要是武灵境界,凝箭魂成实体,老婆子我还忌惮几分。”

老婆子嘴中呐呐自语,空中飞舞的恶灵,突然化为一道道实体迎上了飞来的箭支。

“噗噗!”

箭支穿过化为实体的恶灵,恶灵破碎,化为灵气消散,但苏灿的两根箭支,也无力的从空中掉了下去。

就在老婆子的第三道恶灵想要冲上苏灿的第三支箭时,古树上的苏灿嘴角突然勾起一抹邪笑。

“老婆子,再见了,今天的仇,老子记住了!”

苏灿低喝一声,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苏灿的第三支箭,仿佛突然间具有灵智一般,突然改变了方向。

脸上布满狰狞笑容的袁婆婆,看到箭支改变方向,脸色突然大变:“保护小姐,快……”

“碰……”

声音,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箭支迅速的冲向仇雪,在还没达到仇雪之前时,突然爆炸开来,无数的碎支,四处飞射。

“啊……死乞丐,本姑娘下次遇到你,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仇雪恐怖的咆哮声,顿时打破了森林的寂静,一阵鸡飞狗跳,一座不知名的山坡旁,听到这道声音,苏灿身体微微一颤,脚步再次加快了几分。

九连箭法!总共九层,每一层,都能增加一星之力,练到九层之时,九星连珠,可谓所向无敌。

这还不是苏灿选择这本箭法的原因,苏灿之所以选择这本箭法,那是因为这部箭法练到最高境界,竟然可以人箭合一,将神魂附着在箭支上,随意的改变箭支的方向。

一般人的灵魂,肯定是达不到附着的要求,但苏灿两世为人,吸收了原本苏灿的残魂后,灵魂比一般人要强大的多,轻松就能做到。

“熬……”

恐怖的熬叫声,带着滚滚的凶悍气息,让正在神游的苏灿,突然回过神来。

“这是哪里?”

透过灌木丛,一头巨大的豹子出现在苏灿的视线中,豹子口中滴答着丝丝垂涎,眼中凶光四射。

似乎是发现了苏灿,豹子还特意看了苏灿的方向一眼。

闪电豹,二级巅峰妖兽!

心中一颤,眼前这头妖兽的信息出现在苏灿脑海中,苏灿不敢迟疑,迅速的就想要离开。

“孽畜,敢攻击我,不知死活!”

“叽……”

轻灵的熬叫声,仿佛来自于洪荒太古,周围突然寂静无比,苏灿的脑海中,只剩下这道优雅的熬叫声。

转过头,一只巨大的火红色的小鸟,从天而降,穿过闪电豹,无声的在地上留下一个五六丈的大坑!

“朱雀化灵,这是远古朱雀武魂!”

苏灿心中满是震撼,远古朱雀,乃是远古神兽,是天地至尊武魂,此人具有朱雀武魂,乃是天地真正的宠儿。

“出来!”

从天而降,身不着地,一对蓝色的翅膀,优雅的搭在女子身后。

女子面若凝脂,寒冰带雪,身着雪色长裙,从天而降,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仿佛是仙子发怒,蹙眉轻皱,精致的面孔,轻灵的瞳孔,带着两股灼热的气息,直射苏灿所藏的地方。

“嗨……美女你好,我只是刚刚路过,要是美女觉得我打扰了你,我现在就走!”

苏灿脸上,满是僵硬的笑容,一道武魂化成的小小武灵,就能杀了闪电豹,那这绝色女子,得是什么境界的强者。

武魂,武魄,甚至是武君!

“站住!”

“噗……”

如雪般的面孔,终于打破,那樱桃小嘴上,一口鲜血直喷而出,显得触目惊心!

“姑娘,你受伤了!”

苏灿脸上一惊,女子脸色潮红,身子更是一震的摇摆,重伤之下,似乎还在压制着什么?

“我中了万毒老鬼的毒,万毒老鬼,在周围布下了万毒大阵,你要是不想死,就跟我来!”

纤细的小手,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绝色女子,满脸寒气的看着苏灿,清冷的眼中,更是带着丝丝杀气。

“万毒老鬼!”

苏灿身体一个哆嗦,手中的弓箭都差点掉在地上,以至于连绝色女子的杀机,苏灿也没心思放在了心上。

万毒老鬼,万毒宗三长老,武皇三重境界,乃是整个天龙帝国仅有的三位武皇之一。

“姑娘,你们有恩怨,我可跟他没有仇啊!你们慢慢玩,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笑话,这女子被万毒老鬼重伤,简直就是个麻烦精,他要是不早点离开,一旦遇到万毒老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万毒老鬼的万毒大阵,凭借你还想出去,你要是想要尝尝万毒噬体,你便再走一步看看!”

绝色女子眼中,微微有些不屑。

一个武者三重境界,也想穿过万毒老鬼的万毒大阵,他以为万毒老鬼旁边的大白菜不成。

“这……”

脸上瞬间跨了下来,就算感觉绝色女子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但苏灿还是不敢冒这个险。

“糟糕,万毒老鬼过来了!小子,还不快跟我走!”

绝色女子,脸色突然大变,刚刚想要向前走,女子身体突然一软,差点撞在旁边的树上。

“你怎么啦?”

苏灿脸色大变,一把扶住绝色女子,女子脸上突然一寒,一股恐怖的寒气进入苏灿体内,仿佛要将苏灿冻结一般。

“从这边走!”

绝色女子的身上的寒气,缓慢消散不见,指了指旁边的树林深处,女子突然开口说道。

“嗯!”

苏灿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有些生气,但现在两人是同一条线上的蚂蚱,苏灿也没有计较多少,扶着女子柔弱无骨的身躯,急忙向深处跑去。 “曼远雪,老子倒是看看这次你还怎么跑,雪宫的圣女,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伴随着一股浩瀚无边的威压,脸色刷的白了下来,身上仿佛压着一座小山,随着步伐,苏灿的身体,发出一阵吱吱的声音,仿佛随时都要散架一般!

“万毒老鬼,你敢动我,你就不怕雪宫的报复!”

色厉内荏,绝色女子的脸色,在万毒老鬼的这句话下,显得更加的惨白。

“雪宫,曼远雪,你也太天真了,要给你报仇,雪宫也得知道才行!”

人随身至,一道苍老的身影,笼罩在一片黑黑雾中,从天而降,脸上张狂无比,万毒老鬼满脸狞笑的看着绝色女子。

“曼远雪,只要你从了我,我便让你成为万毒宗的圣女如何?”

“噗……”

实在是忍不住,听到老者充满诱惑的声音,苏灿嘴角一列,突然笑了出来。

“嗯!还有个臭小子,你为何笑本皇!”

万毒老鬼脸上寒气一盛,狠厉的眼神,直射苏灿。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神,怨毒,狠厉,杀戮……仿佛积聚了整个世界的负面情绪,在这道眼神下,苏灿整个身体仿佛没有丝毫的秘密,完全透明的出现在老者面前。

“死老头,要杀就杀,就你这懒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反正知道逃不过这老者的手掌心,苏灿松开绝色女子的手臂,撒开口就破口大骂!

要说骂架,还真的没几个人能够骂过苏灿,越说,万毒老者脸色就变得越来越绿。

“噗……”

看到万毒老鬼纠结在一起的脸皮,绝色女子突然轻笑一声,宛若盛开的芙蓉,让旁边的苏灿一下子看呆了眼。

而对面的万毒老鬼,也微微呆滞了一下,眼中狂暴的占有欲,更加浓郁了几分。

“小子,住嘴!”

看到苏灿还在一个劲的破口大骂,就算万毒老鬼修养好,也再也忍不住,手一挥,一道劲气直射苏灿。

“万毒老鬼,你这也未免太小气了,一个武者三重境界,你竟然也能下手,就不怕损了面子!”

红色的武魂力,将万毒老鬼的绿色武魂力击散,有些无语的看了苏灿一眼,曼远雪漫不经心的从苏灿身后站了出来。

“万毒老鬼,我曼远雪倒是没有试过,你这万毒大阵,是不是能够挡住我雪宫的禁忌之法!”

“禁忌之法!”

万毒老鬼的脸色,突然一变,随即满脸笑意的看着曼远雪:“禁忌之法,要是你还没中毒,我当然相信,不过现在……”

万毒老鬼眼中满是肆意的笑容,他的毒,就算是同为武皇的曼远雪,中了依然得花费九成的武魂力压制,更重要的是,这毒还只能压制,没有解救之法。

“是吗?”

狂暴的气息,汹涌而起,气能镇压天地,身后的苏灿,只感觉自己仿佛是一片处于大海中的小舟一般,顷刻间就能覆灭。

“冰封万里!”

“叽……”

狂暴的天地灵气,凄惨的叫声,火红色的朱雀,优雅而起,天地至寒,一股冰寒到仿佛能够冻结灵魂的寒气,从火红色的朱雀身上散发出来。

“这不是朱雀,这是比朱雀更加强大的冰雀!”

苏灿的脑海中,只剩下眼前浩瀚的场景,天空化为一片银白色,对面的万毒老鬼,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就化为了一座冰雕。

“噗……”

口中鲜血直喷,曼远雪的身躯,突然从空中掉下来,身法展开,苏灿连忙将曼远雪接住。

身弱无骨,玲珑剔透。

“你……噗……我要杀了你!”

曼远雪脸上气急,精致的小脸,因为生气而涨得通红,殷红的殷桃小嘴,近距离之下,更是带着浓浓的诱惑。

一道寒气,直接射入苏灿体内!

身体一僵,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苏灿突然化做了一座冰雕。

“噗……”

身体一颤,丹田中的人皇印,突然颤抖了几下,一股暖意传来,苏灿身上的冰块,消散不见。

“你要杀我?”

脸上满是怒气,他好好的去就她,她倒是好,竟然还想要杀他。

“啪啪啪……”

苏灿毫不客气,两巴掌,直接甩在了曼远雪的臀.部,无骨的肉感,让苏灿身体一震,眼中瞬间激起了一股浴.火,仿佛想要继续再来两下。

“你……”

“噗……”

曼远雪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直直的盯着苏灿,仿佛要将苏灿生撕活剥了一般。

不知是不是错觉,苏灿似乎感觉到,怀中的娇躯变得越来越滚烫了起来。

“嗯嗯……”

娇躯越来越火热,柔软无骨的身躯,在苏灿体内一阵的扭动,那双纤细的手臂,也不知不觉的攀上了苏灿脖子。

“这是……”

苏灿感觉到怀中的异样,瞬间回过神来,怀中的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中满是渴望,但却带着几分抵触。

“武皇境界的毒,难道是万毒老鬼终身自创的淫毒阴阳散!”

身体一震,感觉到怀中的娇躯越来越滚烫,苏灿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阴阳散,万毒老鬼最得意的毒药,传说此毒一旦中下,就算是武宗,也只能压制,一旦不和人交合,就会爆体而亡。

“该死!”

口干舌燥,苏灿脑海中,顿时一片糊浆,这女人,可不是平常人,一旦她醒过来,发现被自己……

身体一颤,那股仿佛能够冻结灵魂的寒气,苏灿可不想再次感受。

“嗯嗯……好热……嗯……”

苏灿在衡量,但曼远雪的神智,却越来越少,眼中的抵触,也完全消散不见,苏灿胸口的衣服,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被曼远雪扯成了碎片。

曼远雪自己的衣服,也滑落了下去,露出一大片雪白之色,一双有力的小腿,更是勾在了苏灿的腰上。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不管了,死就死!”

苏灿一咬牙,心中的顾虑完全消散不见,抱着曼远雪滚烫的娇躯,身法展开,迅速的消失在原地。

灵安山脉深处,一个不知名的山洞中。

山洞中一片春.色,两道身躯交缠在一起,场面诱人不已。 踏天人皇道

踏天人皇道

踏天人皇道

踏天人皇道

踏天人皇道

踏天人皇道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踏天人皇道】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