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双绝小说、圣武双绝小说无广告

犬马 玄幻奇幻 2020-11-20 14:06:19 0 0

圣武双绝

圣武双绝小说、圣武双绝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5 12:52

字数: 1,148,406

状态: 已完结 36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圣武双绝小说简介: 云武大陆,宗门、学院林立,术炼崇高,武道昌盛,家族鼎盛,万千妖兽,纷争四起,秘境碎片,大陆碰撞,神域陨落,群魔乱舞……

一次炼器意外,被神秘能量卷入虚空漩涡,九阶术帝余量重生三十年前,在这妖孽和天才遍地走的世界,天生武道废材的他,再临神石碎片,领悟无上帝经,如最闪耀的彗星一般急速崛起,重新开启逆天之旅,成就术武双绝的神话,整个世界因他沸腾!

圣武双绝小说预览

第一章白燕派出两人将王猛抬走后,他和童古率领剩余十人,当即杀气腾腾的闯入了韩家小院。

“余量,给我滚出来!”童古刚一进门,立刻放声喝骂道。

其实童古和余量并无恩怨纠葛,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受到童修所托。童修本来打算自己动手,可突然感觉自己突破在即,为了专心冲击瓶颈,只得暂时作罢。但是一想到童媚那娇媚的样子,顿时心神一荡,又舍不得放弃和童媚共进良宵的机会。

便转手交给了童古,并许诺一些好处。童古对余量不屑,于是派出他的亲信王猛,并且将暴雨银针和执法令交给他,自认为是万无一失。

正打算和好友白燕一起来为余量‘善后’,谁想到善后对象变成了他的亲信王猛。

王猛中毒已深,全身溃烂,毁容还是轻的,全身的静脉也已经废了,这辈子只能是个废人,生不如死。王猛是他的得力助手,如同左膀右臂,现在痛失一臂,让他如何不怒。

“余量,你还有胆子出来?”童古忽然瞳孔一缩,盯着从屋中走出的余量怒道。

“白燕,你带人闯入我家,这是何意?”余量完全无视童古,反而冷声向着一旁的执法队长质问起来。

白燕微微眯了眯眼,有意思了,他还没说话,余量竟然主动向他挑衅?

童古羞怒不已,这个余量,居然无视他!

白燕看了一眼童古,转而望向余量放声道:“有人报案,说是遗失了一整瓶的归元丹,这件事,执法堂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童古在一旁急忙补充一句:“这个无耻窃贼不仅偷盗丹药,更加可恨的是,我的仆人前来捉贼,谁知刚刚取得证物,那贼子知道不是我仆人对手,竟然趁他不备,使用阴险之极的暗器将他重伤,以至于我的仆人完全变成了一个废人……”

他一脸痛心疾首,语气里充满了对于无耻之徒的无尽恨意。

余量心中冷笑,明明是王猛自己使用暗器暗算他,才遭受报应,现在反过来污蔑他趁人不备、暗箭伤人,当真是无耻之极。

他非但不怒,反而露出笑容道:“你还少说了一件事,执法令牌也在我的手中。”

“没错,你这恶徒,竟然连执法堂的令牌也敢抢夺,当真是罪无可恕!”童古面色微变,当即喝道。

白燕看到余量的反应竟然是一点也不慌乱,略感诧异,开口问道:“余量,难道你难道没什么话想说吗?如果这样的话,我可要下令拿人了……”

现在余量已经被执法堂的众人包围,自然是插翅难飞,他也不着急,想要看看余量的丑态,然后再将他擒住问罪,要知道童古可是许诺了他不少的好处。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此时韩庚、韩雪也走出屋子,面色难看的看着余量被围的这一幕。如果只是童古想要污蔑余量,或许还有回转的余地,如果是执法堂的队长和童古勾结一气,余量就真的只能认命了。

余量却是颇有兴致的细细观察了白燕一番,如同观赏奇物,看得白燕心中都有些发毛……

就在白燕准备暴怒的时候,余量忽然轻笑了一声道:“我也要报案。”

“报案?”白燕和童古都愣住了,韩庚和韩雪也是一样。

余量平白无故,竟然也要报案?

“你且说说。”白燕撇撇嘴,如果余量不说出什么所以然来,他立马就要下令给余量好看,要知道刚刚那种古怪的目光,竟然让他有种被看穿的感觉,令他恼火非常。

“我丢了十瓶爆元丹!”余量张口说道,现场顿时变得一片寂静。

“十瓶爆元丹!?”童古瞪大眼睛,但是很快明白过来,余量不会是想要学他反过来倒打一耙吧?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且不说白燕与他串通一气,才会全力助他,他之所以敢说丢了一瓶归元丹,是因为他能只能拿得出这丹药,余量说丢了十瓶爆元丹,根本不可能有有人相信,因为他根本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珍贵丹药。白燕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相信他。

果然,白燕轻蔑哼了一声:“余量,你不要信口开河。”

“就是,你这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吗?就你,如果你能拿出一颗爆元丹,我现在立刻咬舌自尽。”童古立刻信誓旦旦附和道。

“白队长,你也听到了,他怎么肯定我一颗爆元丹也拿不出,难道说他就是窃贼?所以如此肯定?”余量神色古怪道。

白燕瞪了一眼童古,怪他多嘴,才看向余量冷声道:“余量,你再继续胡搅蛮缠……”

“白队长,可否借一步说话。”余量直接打断他道。

白燕坦然道:“这的空气好,你就在这说吧。”

余量扫了一眼众人,才不紧不慢道:“那我说了啊,太白、胃上、百会、气海、荆门、意舍、肾俞……子时三刻、子时一刻、丑时三刻、丑时五刻……针刺、火烧、痉挛、浮肿、虚弱、无力、脱发……”

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余量所云。

但是只有一个人不同……

如果说余量刚开始一张口的时候,白燕还是镇定自如的表情,但是听到一个个穴道名称,他面色微变,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事情,随着余量报出一个个穴道,这种不好的预感,也随之迅速逐渐扩大;当余量说出准确的时刻的时候,白燕更是睁大一双眼睛,瞳孔骤然放大,骇然大惊死死盯着余量,仿佛是被对方抓住了什么把柄,又似乎碰到了极其令他震撼和恐惧的事情……

当听到余量所说的症状之时,白燕像是触电了一般,猛的一哆嗦,紧接着脚下一软,差点跌倒,还好余量在这个时候停住了嘴,不然的话,或许白燕此时的表现还要更加不堪。

众人都是一阵迷惑,余量到底是在说的什么鬼东西,为何白队长像是着了魔一般失态?而一旁的童古,竟然隐隐的产生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最后的也是最关键的症状,不……”余量见到效果不错,最后才露出笑容,悠然的说道。

“别说了!”余量说到一半,已经被白燕一声爆喝打断,再看白燕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眼中泪光涌动,差点就要放声大哭起来。

众人俱是心中古怪,愣愣的看着白燕,这还是往日那个霸道凶狠的‘白无常’吗?

“兄弟…我…我们借一步说话。”白燕额头涌出冷汗,哆哆嗦嗦的上前拉住余量说道。

“别啊,这的空气多好,白队长就在这说吧。”余量讥讽说道。

白燕虽然面色难看,但是哪里敢发作一丝,全不顾周围众人的惊骇神色,满脸赔笑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小人一般见识……”

大人不记小人过……

在场其余人都是如遭雷击,难以置信看着这一幕,有种不真实感觉,白队长这到底是怎么了?

“那我遗失爆元丹的事情?”余量转转眼睛道。

“一定秉公办理,绝对要拿到偷盗爆元丹的窃贼!”白燕立刻猛的一拍胸口道。

余量轻哼一声,才和他一同来到无人的院落一角,当时白燕双脚一软,竟扑通一下就给余量跪下了。

余量也不看他,只轻声道:“不举,男人的痛,也不知道白队长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可听说白队长娶了好几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难道就是为了掩饰此事……”

白燕一听,脸色已经涨得一片通红,也顾不得羞愤,当即一拜说道:“还望余大师给指条明路!”

余量从储物袋取出一个小瓶子,在白燕眼前一晃,白燕以为是要递给他,伸手去接,余量却已经将小瓶子收回。

余量淡淡开口道:“这是一滴没经过稀释的造化元液……”

“这……”白燕有点懵了,古怪看着余量,不知道他拿出造化元液是要做什么,这东西虽然稀罕,可是和治疗不举可没有半元石的关系。

“我只是告诉你,我既然有本事轻易造出造化元液,也就能轻易将你的顽疾根除,所以……把你的杀气收敛起来,我们或许可以认真的好好谈谈。”余量冷冷看了一眼跪地的白燕,随即转过身去,竟然是留给他一道漠然的背影。

白燕心中一惊,刚刚他确实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虽然只是一闪即逝,没想到这种轻微的变化,余量都察觉出来。他有些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冲动酿成大祸,同时对于余量只能治疗自己这件事,也多了几分信心。

毕竟比起遮羞这件事来说,恢复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这件事重要得多。早年他也是因为纵欲过度,在某一夜过后,忽然就再也‘站’不起来,无论尝试什么办法,找来何种美女,都没法让他恢复,不仅如此,他似乎还得了一种怪病,每当夜间的某几个时刻,就会全身忽冷忽热、一些穴位更是产生刺痛或者灼烧感觉,而且越发严重起来,直到最近,每次发作都令他yu仙yu死……余量先前的描述,竟然几乎全部猜中。

然而他竟然只是凭看就搬到了,这让白燕对余量的‘神通’变得更加深信不疑。

“余仙师,您真的有办法吗?”白燕忙又磕了几下头,满脸虔诚连问道。

余量撇撇嘴,这就变成仙师了,得制止一下这个势头了…… 第二章“治疗这病,只需要三道方子,第一道根除病痛,第二道恢复功能,第三道更胜从前,我先将第一道给你,七日后你再来找我给你第二道,别动……”余量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纸笔,将白燕的后背当成案子写了起来。

白燕看不到余量书写是何物,心中更是焦急万分、仿佛无数蚂蚁在啃咬奇痒无比,偏偏不能动弹无比难受。否则的话,他定然是要一字一字的看着余量书写,将这救命的药方一字不差的记在心中。

可惜……他偏偏看不到。

这种望眼欲穿的感觉,几乎令他生不如死……

好不容易背后没动静了,白燕却迟迟没听到余量叫他起来,心中更是大急,连道:“仙师,您写好了吗?”

“写好是写好了,可是今天这件事?”余量走到他身前,将药方拿在手中,作势就要撕碎。

白燕触电一般猛的蹦了起来,像是一个女人一般失态惊叫一声,直接抱住余量的大腿颤声道:“放下药方,有话好说好说……”

两人谈妥后,相谈甚欢原路返回,特别是白燕,得到药方以后,容光焕发面露笑容,仿佛是换了一个人。

童古早就感觉事情有点不太妙,立刻迎上前将一个储物袋偷偷递了过去,同时说道:“白大哥,现在赶快将这小贼拿下吧,免得夜长梦多……”

童古刚想收回手,但是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右手居然是被白燕死死的钳制,竟然无法抽出分毫。

白燕露出一个冰冷刺骨的笑容,道:“好哇,原来你这歹人不光偷盗余兄弟的爆元丹,竟然还是试图贿赂本人,当真是可恶至极。来人,给我将童古拿下!”

执法队众人先是一愣,这两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但在白燕的催促下,立刻将童古围在当中。

童古露出绝望神色,愤怒说道:“白燕,你这混账东西,先前我给你好处的时候,你怎么……”

他话没说完,已经被人狠狠击中肚皮,紧接着脸上挨了几十下巴掌,这可不是普通的巴掌,执法队员各个都是五星武徒以上的修为,一掌下去足有数百斤力道,直接将他牙齿全部打碎,一张脸高高肿起,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待他奄奄一息之时,白燕才啐了一声;“口出狂言,污蔑本人,活该挨打。”

看到这血腥残忍的暴力画面,韩庚和韩雪不仅心头微颤。

执法队出手果然凶残,可他们本来联合而来,为的就是针对余量,怎么突然就翻脸了?

他们不得其解,童古也是一样,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怨毒的看向余量和白燕,暗暗发誓,今日之事一定要加倍讨还。

“别打了。”白燕竟然十分好心走到童古身旁,似乎要制止某人一般。

童古一愣,明明现在没人打他啊,白燕在说什么,对着空气发癫吗……

只见白燕突然抬起一脚,狠狠踢中童古小腹,令他内脏一顿剧烈翻滚,身体猛地抽搐一下,剧痛之下几乎晕了过去。

众人只是看到他那抽搐的表情,就知道定然是疼痛无比,暗暗惊叹白燕出手狠毒。

“说你呢,真的别打了,怎么还没完没了了……”白燕说着又是一脚,对于童古的惨状,众人已经不忍直视。

“停手啊……”

直到十几脚下去后,童古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他才停手。再看童古,此时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白燕微微一笑,转头看到余量道:“余兄弟,这样惩治污蔑你的凶徒,可满意?”

余量只摇摇头:“你打他做什么?”

白燕一愣,合着他精心策划的一番示好,全部都白费了啊,看起来余量可是一点也不买账,反而隐隐的有些不满。

“你要是把他打傻了,我的爆元丹还有精神损失费怎么办?”余量不满抱怨着开口,说出一句令在场众人全部愕然无语的一句话。

众人纷纷侧目,心中一阵鄙视,原来这家伙还想敲诈童古啊,童古都已经这么惨了,竟然还不打算放过对方的钱袋子,这到底是心黑到了什么地步……

白燕回过神来问道:“那余兄弟你认为应当如何?”

“非常简单,还我二十瓶爆元丹。”余量嘴角扬起一道弧度,微微笑道。

嘶!

众人听声全部都是猛的都抽一口冷气,刚刚还是十瓶,直接飙升一倍,这余量到底是遭受了多么巨大的精神损失?说起来损失比较大的是童古才对吧。

童古本来清醒,听到余量狮子大开口以后,干脆假装自己昏死了过去。

“装死是吧,二十五瓶一次……二十五瓶两次……三十一次…”像是拍卖一般,余量竟然是悠然的报起价来。

“别…别再涨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昏死的童古猛的发出一声高亢的喊声。

“你喊慢了,现在已经涨到三十瓶,也就是最少三百颗爆元丹。”余量笑着,看向一旁白燕。

白燕会意,立刻高声道:“对,童古罪大恶极,赔偿三百颗爆元丹,已经是便宜他。”

哇……

童古本来就内伤在身,被两人一唱一和给气的又是狂吐一口鲜血,触目惊心,这次是真的昏迷过去。还是在白燕将一口元气度给童古,才逼迫他以武道信念,立下‘欠爆元丹三百颗,三日内还清……’的誓言和血书欠条。临走前,余量还不遗余力的扒干净了童古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美其名曰‘利息’。

童古来的时候潇洒惬意、威风凛凛,走的时候两袖清风、只剩内裤……白余这两个人,很好的解释了何为杀人不眨眼,以及吃人不吐骨头。

总之是狠狠的让韩家父女开了一次眼界,让他们明白了一件事,余量变了。

比起白燕那种明晃晃的如同尖刀一般的凶狠,余量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报复更加来的恐怖。童古的惨状还历历在目,以至于韩雪有些庆幸,她毕竟没有真正触怒余量,干起活来更是加倍的勤快,几乎不眠不休的赶工。

三天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余量也没闲着,睡梦是就使用大睡梦炼魂术修炼冥想,锻炼出了第四道星漩,同时晋级成为中级术炼学徒。

四道星漩当空,给人一种深邃悠远感觉,已经和术炼天才韩雪在伯仲之间。

但是余量远远没有感到满足,他的目标是从未有人达到的九漩……

而童古果然派人送来了足额的爆元丹,他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小看了童家的家底,居然是童古的亏欠,真的在三天内尽数还清。让他暗暗有些后悔,是不是要少了……

三百颗爆元丹尽数被他炼化,变成了120滴造化元液,被他储存在十二个玉瓶当中。

今天,他打算亲自去一趟拍卖会。

“89……90。”练功房内,紧身黑袍少女长长呼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晶莹汗珠。

时至今日,她终于完成了余量交给她的任务,不由紧张的心情骤然放松了不少。

可回过神来,她有些不明白,这些只神纹铁片虽然种类新颖、花样繁多,可也只能算是粗加工的批量产品,距离完美品质还有不小的距离,而今天就已经交付期限,余量到底如何才能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完成了?”此时余量已经推门而入,径直来到韩雪身旁。

韩雪连忙点头称是,不知为何,她紧张的望着余量,生怕对方会表现出对自己的进度过慢的不满。

不过余量的表情始终没有什么变化,倒是让韩雪稍微松了口气。

“出去。”余量淡淡说道。

“啊……是。”韩雪愣了一下,随即快步离开练功房,并且还把房门给带上了。

可是她并未走远,竟然是很快折了回来,将房门悄悄打开一封缝隙,偷偷的看着房中的动静。

只见余量头顶浮现一道星漩,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韩雪心神俱震,他竟然也有四道星漩!

这个发现令韩雪无比的震惊,大脑几乎陷入呆滞状态,先前虽然听说余量依靠神石,觉醒三道星漩,她本来还不怎么相信,谁知道才过来短短三天时间,余量竟然已经拥有四道星漩,和她这个公认的术炼天才持平,那他还是废物吗?

四道星漩当空,散发出的灿烂星辉映照在余量周身,为他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息,那冷峻的侧脸,淡漠的表情,韩雪不知不觉间竟然看得呆了。连韩庚不知何时来到她身旁,竟然也没有察觉。

韩庚有些惊讶,韩雪到底是在偷窥什么?竟然如此出神,好奇之下,来到一旁窗户缝隙,小心翼翼向其中忘了过去。

此时九十片神纹都安静的躺在黑铁石桌之上,但是伴随余量散发出的丝丝魄力,竟然是同时发起了轻微的颤鸣之音。只见余量抬手抬起,轻轻落在石桌之上,他的动作虽然轻柔无比,但是所有神纹铁片几乎同时被震飞而起,如同周天星辰一般,缓缓漂浮在余量周身,散发淡淡的光泽。

余量呼出一口气,已经闭上双眼,周身魄力涌动,神纹铁片肆无忌惮吸收着他散发出的精纯魄力,任由对其进行细致入微的改造。 第三章如果仔细观察,能够发觉铁片之上的神纹竟然如同活了一般,开始缓缓的游动。

拥有灵xing的神纹时聚时散,仿若呼吸一般膨胀收缩,最后逐渐趋于一种更加稳定的、完美的状态。

余量头顶的星漩,也是随着‘呼吸’的节奏,时而明亮耀眼,时而黯淡无光。这种画面美轮美奂,神秘异常,不仅是韩雪,就算完全不懂得术炼之道的韩庚也是看的呆立当场,久久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完全被那神秘瑰丽的术道震撼的无以复加。

这种负荷对于余量来说,似乎还是过于巨大了。没过多久,他的脸上、身上已经汗珠密布,而且一张冷峻的面孔,也变得更为苍白,唯一始终如一的,是他那万古不化的冰冷神情。

“呼!”余量猛的呼出一口浊气,然后只听乒乒乓乓的一阵铁片坠地声音,精炼工作也到此彻底完毕。

余量凝神打坐片刻,待魄力恢复一定程度以后,换了一套干净衣物,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将改造好的神纹碎片通通纳入储物袋中,随即推门而出。

他见韩家父女仍旧呆立原地,嘴角浮现一道古怪笑容,当即打了一个响指,两人才如遭雷击一般清醒过来,惊骇不已的望着余量已经逐渐远去的背影。

比起韩庚,韩雪心中的惊骇程度更浓,因为她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中了摄魂术。

“余哥,你要出门?”余量刚一出门,已经被一个熟悉的面孔拦住,正是白燕。

先前余量开出的方子,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几乎在第一天的时候,他夜间的所有不适症状几乎全部消失,惊喜非常。接下来两天,情况更是大为改观,令他极为振奋。

白燕不由得对于接下来的两道药方,充满了信心和向往。为此,白燕果断成了余量最忠实的保镖,几乎寸步不离韩家。

“恩,准备去一趟青阳县城。”余量随意点点头。

白燕脸色微变,立刻开口道:“余哥,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离开落云宗的地盘。在这里,我可以很好的保证你的安全,可是一旦离开,只怕一些蠢货会忍不住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那些个废物如果还想给我送丹药,尽管来就是,我欢迎的很。”余量淡淡笑道,眼中却没有一丝的笑意。

白燕当即说道:“既然如此,那我陪你同去,我现在就去备马。”

余量看着殷勤无比的白燕撇撇嘴,却是明白,他这并非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担心那两道药方子而已。

两人绝尘而去,不多时已经踏足青阳县城。

余量二话不说,直奔此次的拍卖场地,黄鹤楼而去,没想到却在进门之时被人来下。

“请出示通行令牌。”铁甲守卫看到余白二人都是陌生面孔,而且年纪很轻,似乎并没有什么背景势力,当即不客气喝道。

余量扫了他一眼,摸出甘乐给他的令牌在守卫面前晃了一下。

守卫惊讶看了两人一眼,立刻露出笑容,连忙恭敬说道:“原来是甘长老的贵客,请进、请进。”

甘乐身为中级术炼师,最近领悟颇多,在星河公会的青阳分部的地位可以说是如日中天,此前甘乐特意提前吩咐过此事,他一个小小守卫,自然谨记在心、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那我这兄弟呢?”余量知道一道令牌,只能进入一人的规矩,开口问道。

“余哥,我就不进去了,在门口等你就好。”白燕有些感激的看了余量一眼。他明白黄鹤楼这种高端场所,只要那些个尊贵无比的术炼师,又或者是贵族天骄才有资格进入。在青阳县城,他的身份可以说是一文不值,自然没资格进入。

守卫犹豫了一下,看到余量渐渐阴沉下去的表情,不敢得罪甘乐的贵客,连道:“一样欢迎。”

白燕面露喜色,当即拍拍余量肩膀笑道:“那就托兄弟的福,这次也让我这乡下人长长见识。”

“只怕这不太和规矩吧?”余量和白燕正准备步入会场,忽然一个悦耳的女子声音传来。

两人一愣,纷纷转过头去。

白燕愣住是因为这女子的声音如此的动听,好奇这女子的相貌到底如何,是否能配得上这美妙的声音。

而余量则是心中一动,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到了‘熟人’。

紫菱吗……

余量缓缓转头,果然见到一个和记忆当中极其相符的紫色身影。紫衣少女款款而来,容貌惊yan,酥峰饱满,格外抓人眼球,而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好奇打量着他。

“就是,什么人也能放进去,难道说黄鹤楼的格调,已经降到如此之低的地步了吗?”紫菱身旁的一个棕袍青年,也阴沉沉的附和出声。

紫菱脸上洋溢着笑意,天真无邪,显然只是玩笑言语,而那青年则完全不同,正用一种极其轻蔑的表情居高临下扫视余量二人。

白燕脸色一僵,摆摆手道:“算了,我还是不进去添麻烦了。”

余量看向白燕,淡淡笑道:“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会被人打破,白兄不必介意。而人说的话,可以选择xing的听取,至于畜生的狂吠,还是当成耳旁风就好。”

“好有趣的家伙。”紫菱嬉笑出声。

她的声音不大,可众人却是全部都清楚的听在耳中。

余量心中微笑,紫菱这丫头完全‘没变’。

“啊,你这混账东西是什么身份,竟然辱骂本少是畜生……”棕袍青年自然听出余量的讥讽,而一旁让他心仪的小美女竟然说有趣,顿时火冒三丈,惊怒咆哮起来。

然而余量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已经和白燕一同进入拍卖会场。

紫菱竟然也无视他,快步跟了进去。

只剩下守卫露出一道冷笑,看傻瓜一样看着这位自取其辱的贵公子。青年心中怒火更胜,一跺脚风一般的冲进了会场当中。

黄鹤楼内装潢极为奢华考究,淡淡的檀香弥漫,一进入其中,立刻令人产生一种心旷神怡的放松感觉,颇为舒适。

“黄鹤楼共有三层,一层是拍卖大厅,设有一百零八张座椅,是近距离接触拍卖品和拍卖师的风水宝地,第二层中 共有十六间雅间,非贵宾而不能入内。”接引侍女引领余量二人一道进入一层大厅,同时为两人介绍起来。

白燕奇道:“这黄鹤楼共有三层,那第三层呢?”

“自然是黄鹤楼楼主的御用之所。”不等那侍女答话,余量已经笑着说道。

侍女有些惊讶打量余量一眼,随即解释道:“这位公子只说对了一小半,不光是楼主的处所,莫老也拥有进入第三层的权利。”

白燕又道:“那也是说对一半,为何说是一小半?”

“因为被楼主邀请的客人,也可以破例进入第三层,我说的对不对,侍女姐姐。”余量轻笑出声道。

侍女听他叫的亲昵,人也清秀和善,不由脸色微微发红,道:“公子真是聪慧过人。”

“不知道从哪里拾人牙慧,然后来此地显摆,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余量还没开口,尾随三人而来的棕袍青年忽然大声讥讽道。

白燕一看到那青年的嘲讽嘴脸,就立刻生出一股怒火,恨不能将此人拖出去暴打一顿。也是这里是黄鹤楼的地盘,如果实在落云宗境内,像是这种货色,不出三天,就再也不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

“拾人牙慧,也好过不请自来的野犬狂吠。”余量随口讥讽道,竟然也颇为押韵。

“你……”青年气恼不已,一张脸憋得通红,仍旧没能憋出一句整话出来。

看到青年恼怒的神色,白燕嘿的一下乐出声来,显然嘴皮子上的功夫,余量和青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继续多嘴多舌,也只能是自取其辱。

“两位公子这边请,我带你们去领银月面具和座位号,慕容锦公子请稍后。”侍女生怕生出一些麻烦事,当即露出温和笑容道。

“让我稍后?我什么身份,这两个废物什么身份?凭什么让我稍后?”被侍女提醒,慕容锦立刻恢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傲然神色,不屑扫了一眼两人,轻蔑道。

侍女面色一僵,知道这慕容公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现在进入两难境地。

如果继续为余白两人引路,必然引起慕容锦的不满,甚至引发事端,可如果放弃余白两人,去为慕容锦引路,又坏了黄鹤楼一贯一视同仁的规矩。

她明显倾向于前者,比起慕容锦,余量可显得礼貌和善的多,可慕容锦乃是北钰四大家族之一的慕容家的贵公子,地位显赫,她一个侍女万万得罪不起,不由面露难色。

“还有什么值得犹豫的?立刻为本少引路。”慕容锦靠近侍女,双眼冒出凶狠的光芒,咄咄逼人道。

侍女轻咬下唇,坚持说道:“可是是这两位客人先来……”

“贱 货,真是给脸不要脸……”慕容锦已经恼怒之极,居然是连一个侍女都敢如此顶撞他,直接高高扬起右手,狠狠朝着侍女脸上抽去。 第四章余量目光一凝,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传出,慕容锦的右面脸颊已经是火辣辣的疼痛。

侍女愕然不已,她从未想到有人会替她出头,本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谁成想慕容锦居然是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不仅是她,慕容锦自己都呆呆愣了一下,他回过神来,愤怒咆哮出声:“是你们两个混蛋搞的鬼?!”

“嘿,原来慕容公子喜欢抽自己嘴巴,真是奇葩啊。”白燕讥讽笑道。

“侍女姐姐,你去忙吧,剩下的我们自己解决。”余量完全无视慕容锦,只对着侍女轻声道。

侍女心中一暖,明白刚才只怕是他出手相助,立刻一拜道:“多谢公子……体谅。”

“慕容公子,请这边走。”侍女回过头,厌恶的看了慕容锦一眼,才礼貌xing的说道。

慕容锦还在气头,正打算发作,忽然全身一冷,只觉被黄鹤楼中几道冰冷的气息所动,如果他稍有异动,只怕就要受到一些教训。脸色逐渐冰冷下来,最后怒哼一声,才随着侍女一道离开。

余量两人先来到拍卖品登记处,负责登记的是个精明的少年。

不管何种物品和宝贝,到了他的手上,都能立刻分类并且进行估价,可对着余量提供的两种拍卖品,少年首次面露难色,歉意说道:“抱歉,这位客人,您提供的这两样物品只怕登记有些难度……第一,您提供的神纹种类和品质都难以确定,第二,不解封这玉瓶,其中的元液成分我也无法鉴定。”

“我可是代表星河公会一方,参与拍卖会,难道星河公会的信誉也不值得信任?”余量皱眉道。

“抱歉,如果是星河公会的术炼师亲来,确实可以忽略一些检验步骤。可是客人您本身并非星河公会的人,属于附庸xing质,提供的拍卖品也并不为人熟知,如果您执意坚持的话,只能将起拍价格降低,又或者支付额外的鉴定费用。”他言外之意,还是信誉问题。

余量心头微有些恼怒,降低起拍价格,意味着如果不进行炒作,就很可能无法拍出更高的价格。至于支付鉴定费用,虽然可以和星河公会分摊,可是已经被星河公会分走了一半的利润,到现在还要被黄鹤楼再刮去一层油水,实在是令人感到不爽。

那少年笑着补充一句:“当然,如果有人能为您提供信誉担保,或者您自己提供足额的元石担保,也可以按照您给出的条件进行登记。”

“我来为他担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余量转过头,果然是甘乐这老儿,撇撇嘴笑道:“甘长老,我还以为这次拍卖会你不打算露面了。”

白袍甘乐大步走来,面带歉意解释道:“小友真是折煞老夫了,我本来想去接你,谁知道韩雪说你已经离开了,这才急匆匆的赶来。”

“按他所说的登记。”和甘乐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个一身灰袍白眉长须的老者,那老者看了一眼余量二人后,直接对精明少年吩咐道。

精明少年微微皱眉:“莫老……”

余量心中一动,这位莫老,便是能登上三层楼的莫老?

甘乐立刻接口道:“鉴定费用全额由我星河公分负担。”

“不必鉴定了,是楼主的意思。”莫老又道。

“是。”

他们抢着说话,倒是没有余量插话的余地,对此他也乐得清闲。而这位楼主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示好,显然是在讨好星河公会的红人甘乐,而非他这个默默无名的小人物。

“余小友,我要先去二楼会客,很快回来。”登记完毕后,甘乐歉意说了一句才移步离开。

莫老则是望着两人奇道:“为何两位不去二楼的雅间坐坐,雅间可是还有好几间空闲,条件也更为舒适。”

“一楼大厅能更好的接触展示的拍卖品和拍卖师,不是吗。”余量打了个哈哈道,他当然明白二楼的‘格调’明显更高,可惜那里的空气已经被某人给污染了。

“老朽还要招呼其他客人,先行告退一步。”莫老很是客气说道,可一楼之中似乎完全没有值得他招呼的客人,他径直登上二楼,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余哥,这么多大人物,你怎么一点也不紧张啊。”白燕自从见到甘乐也莫老以后,手心不停冒汗,神态十分拘谨,现在两人都离开,他才松了口气说道。

“待会坐下就不紧张了。”余量笑道。

他两人的座位在前两排,刚刚领取了银月面具,二楼的雅间当中忽然传来一阵的嘈杂声响。

二层当中,慕容锦被从雅间当中‘请’了出来,原因是他试图猥 亵侍女,而被守卫发觉,从而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骚乱。

先前慕容锦虽然来到二层雅间,居高临下俯视余量二人,让他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可是他向紫菱发出邀请被拒,颜面无光,又猛的想起先前这侍女很不给他面子的事情,顿时心中冒出一阵邪火,支走了其他侍从,就开始对侍女上下其手。

雅间隔音良好,他也是无所顾忌。

他试图威胁侍女不要反抗,但没想到对方竟然宁死不从,挣扎着捏碎了而一块玉牌,立刻有五六名守卫冲进了雅间当中,将他抓了个正着。

莫老冷冷凝视慕容锦,声音冰寒刺骨:“慕容公子还真是一位‘xing情中人’,在我黄鹤楼中,有胆子做出此事的,慕容公子还是第一人。”

“晚辈一时糊涂,还望莫老赎罪。”慕容锦脸色难看,战战兢兢回道。

“一时糊涂?那慕容公子还是先到一楼冷静冷静,什么时候足够清醒了,再来向老朽申请踏足二楼的权利。”莫老冷哼一声,随即对守卫使了个眼色,立刻在众人监视之下,慕容锦居然是被赶到了一楼。

来到被他鄙视的一楼,这令慕容锦极为羞恼。

他目光一动,看到两个让他不爽的身影,当即走了过去。

虽然余量、白燕两人已经戴上银月面具,掩饰了真实面容,不过慕容锦还是通过衣装轻易将他们认出。

慕容锦来到已经落座的两人身旁,余量右手边,已经有人落座,不过在慕容锦不善的目光注视下,那人很识趣的起身更换了座位,而慕容锦则是堂而皇之的取而代之。

余量眉头皱起,这贵公子他已经是避而远之,现在居然自己找上门来?

现在已经越来越临近拍卖会正式开始的时间,会场当中的宾客逐渐也是多了起来,目前来说,上座率已经达到了七八成。

“一层的废物们,这里的风景如何?”慕容锦侧过头,讥讽说道。

他的话声音不大,不过在场的全部是武修,耳聪目明,全部都听得清清楚楚,立刻不少愤怒的目光投了过来。

余量在心中觉得有趣,这慕容锦只用了一句话,就成功激起了几乎所有一层所有人的愤怒,也不知道应该说他聪明,还是愚蠢透顶。

“慕容家的废物,给我说话小心着点。”一声极为霸气的声音,却是从一层前排中间的位置传来。

众人心中一惊,居然说慕容锦是废物,这人到底是谁,好大的口气和脾气!可惜这人带着银月面具,根本无从辨认。

“吕飞鹏,你这家伙,越来越嚣张了。”慕容锦倒是立刻惊怒出声,虽说对方的声音透过银月面具略有改变,不过以他们之间的恩怨,只怕对方化成灰都能认得。

“竟然是北钰府吕家的大鹏公子……”听到吕飞鹏三个字,有人议论出声。

“有的人是不想进入二楼,有的人是不能进入二楼。”吕飞鹏只留给众人一道冷峻的背影,而他张狂的也声音继续在黄鹤楼中回响,“有的人有资格嚣张,有的人没有,慕容锦你如果再说出什么不中听的废话,今天休想完整离开青阳县城。”

他只说青阳县城,而非黄鹤楼。

而他之所以待在一层大厅,并非不想进入二层,而是听说只有待在一层,才有更多的表现机会,可能被三层上的那人选中召见,他之所以如此不待见慕容锦,也是做给那人看的……

“我们走,这的空气都被污染了。”慕容锦赖在一旁,余量皱眉起身,对一旁的白燕道。

慕容锦见两人离去,轻哼一声,只以为是怕了自己。

此时的上座率已经超过九成,吕飞鹏左右倒是空着不少座位,余量两人走了过去,忽然听到几声咔咔咔的轻响,居然是吕飞鹏身旁的四张椅子齐齐断裂。

“有的人有资格坐在我身旁,有的人没有。”吕飞鹏冷冷出声,完全无视两人。

余量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他本来觉得这吕飞鹏有点意思,想认识一番,根本没想到要落座,却没想到这吕飞鹏比起慕容锦还要高傲轻蔑数倍,竟然毁掉桌椅,以此来显示他的与众不同和优越感。

白燕瞪起眼睛,却是有点敢怒不敢言,他不清楚吕飞鹏的身份背景,但似乎比起慕容锦来头更大,担心祸从口出,只能使劲压抑怒火。

此时的慕容锦心情倒是颇为舒畅,越看吕飞鹏越觉得顺眼。

“余公子若是不嫌弃,不妨进入三楼雅间小憩片刻如何?”一道清冷之音忽然传来,在大厅中回荡,沁人心脾,令人心神一荡。

圣武双绝小说预览

白燕派出两人将王猛抬走后,他和童古率领剩余十人,当即杀气腾腾的闯入了韩家小院。

“余量,给我滚出来!”童古刚一进门,立刻放声喝骂道。

其实童古和余量并无恩怨纠葛,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受到童修所托。童修本来打算自己动手,可突然感觉自己突破在即,为了专心冲击瓶颈,只得暂时作罢。但是一想到童媚那娇媚的样子,顿时心神一荡,又舍不得放弃和童媚共进良宵的机会。

便转手交给了童古,并许诺一些好处。童古对余量不屑,于是派出他的亲信王猛,并且将暴雨银针和执法令交给他,自认为是万无一失。

正打算和好友白燕一起来为余量‘善后’,谁想到善后对象变成了他的亲信王猛。

王猛中毒已深,全身溃烂,毁容还是轻的,全身的静脉也已经废了,这辈子只能是个废人,生不如死。王猛是他的得力助手,如同左膀右臂,现在痛失一臂,让他如何不怒。

“余量,你还有胆子出来?”童古忽然瞳孔一缩,盯着从屋中走出的余量怒道。

“白燕,你带人闯入我家,这是何意?”余量完全无视童古,反而冷声向着一旁的执法队长质问起来。

白燕微微眯了眯眼,有意思了,他还没说话,余量竟然主动向他挑衅?

童古羞怒不已,这个余量,居然无视他!

白燕看了一眼童古,转而望向余量放声道:“有人报案,说是遗失了一整瓶的归元丹,这件事,执法堂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童古在一旁急忙补充一句:“这个无耻窃贼不仅偷盗丹药,更加可恨的是,我的仆人前来捉贼,谁知刚刚取得证物,那贼子知道不是我仆人对手,竟然趁他不备,使用阴险之极的暗器将他重伤,以至于我的仆人完全变成了一个废人……”

他一脸痛心疾首,语气里充满了对于无耻之徒的无尽恨意。

余量心中冷笑,明明是王猛自己使用暗器暗算他,才遭受报应,现在反过来污蔑他趁人不备、暗箭伤人,当真是无耻之极。

他非但不怒,反而露出笑容道:“你还少说了一件事,执法令牌也在我的手中。”

“没错,你这恶徒,竟然连执法堂的令牌也敢抢夺,当真是罪无可恕!”童古面色微变,当即喝道。

白燕看到余量的反应竟然是一点也不慌乱,略感诧异,开口问道:“余量,难道你难道没什么话想说吗?如果这样的话,我可要下令拿人了……”

现在余量已经被执法堂的众人包围,自然是插翅难飞,他也不着急,想要看看余量的丑态,然后再将他擒住问罪,要知道童古可是许诺了他不少的好处。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此时韩庚、韩雪也走出屋子,面色难看的看着余量被围的这一幕。如果只是童古想要污蔑余量,或许还有回转的余地,如果是执法堂的队长和童古勾结一气,余量就真的只能认命了。

余量却是颇有兴致的细细观察了白燕一番,如同观赏奇物,看得白燕心中都有些发毛……

就在白燕准备暴怒的时候,余量忽然轻笑了一声道:“我也要报案。”

“报案?”白燕和童古都愣住了,韩庚和韩雪也是一样。

余量平白无故,竟然也要报案?

“你且说说。”白燕撇撇嘴,如果余量不说出什么所以然来,他立马就要下令给余量好看,要知道刚刚那种古怪的目光,竟然让他有种被看穿的感觉,令他恼火非常。

“我丢了十瓶爆元丹!”余量张口说道,现场顿时变得一片寂静。

“十瓶爆元丹!?”童古瞪大眼睛,但是很快明白过来,余量不会是想要学他反过来倒打一耙吧?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且不说白燕与他串通一气,才会全力助他,他之所以敢说丢了一瓶归元丹,是因为他能只能拿得出这丹药,余量说丢了十瓶爆元丹,根本不可能有有人相信,因为他根本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珍贵丹药。白燕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相信他。

果然,白燕轻蔑哼了一声:“余量,你不要信口开河。”

“就是,你这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吗?就你,如果你能拿出一颗爆元丹,我现在立刻咬舌自尽。”童古立刻信誓旦旦附和道。

“白队长,你也听到了,他怎么肯定我一颗爆元丹也拿不出,难道说他就是窃贼?所以如此肯定?”余量神色古怪道。

白燕瞪了一眼童古,怪他多嘴,才看向余量冷声道:“余量,你再继续胡搅蛮缠……”

“白队长,可否借一步说话。”余量直接打断他道。

白燕坦然道:“这的空气好,你就在这说吧。”

余量扫了一眼众人,才不紧不慢道:“那我说了啊,太白、胃上、百会、气海、荆门、意舍、肾俞……子时三刻、子时一刻、丑时三刻、丑时五刻……针刺、火烧、痉挛、浮肿、虚弱、无力、脱发……”

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余量所云。

但是只有一个人不同……

如果说余量刚开始一张口的时候,白燕还是镇定自如的表情,但是听到一个个穴道名称,他面色微变,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事情,随着余量报出一个个穴道,这种不好的预感,也随之迅速逐渐扩大;当余量说出准确的时刻的时候,白燕更是睁大一双眼睛,瞳孔骤然放大,骇然大惊死死盯着余量,仿佛是被对方抓住了什么把柄,又似乎碰到了极其令他震撼和恐惧的事情……

当听到余量所说的症状之时,白燕像是触电了一般,猛的一哆嗦,紧接着脚下一软,差点跌倒,还好余量在这个时候停住了嘴,不然的话,或许白燕此时的表现还要更加不堪。

众人都是一阵迷惑,余量到底是在说的什么鬼东西,为何白队长像是着了魔一般失态?而一旁的童古,竟然隐隐的产生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最后的也是最关键的症状,不……”余量见到效果不错,最后才露出笑容,悠然的说道。

“别说了!”余量说到一半,已经被白燕一声爆喝打断,再看白燕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眼中泪光涌动,差点就要放声大哭起来。

众人俱是心中古怪,愣愣的看着白燕,这还是往日那个霸道凶狠的‘白无常’吗?

“兄弟…我…我们借一步说话。”白燕额头涌出冷汗,哆哆嗦嗦的上前拉住余量说道。

“别啊,这的空气多好,白队长就在这说吧。”余量讥讽说道。

白燕虽然面色难看,但是哪里敢发作一丝,全不顾周围众人的惊骇神色,满脸赔笑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小人一般见识……”

大人不记小人过……

在场其余人都是如遭雷击,难以置信看着这一幕,有种不真实感觉,白队长这到底是怎么了?

“那我遗失爆元丹的事情?”余量转转眼睛道。

“一定秉公办理,绝对要拿到偷盗爆元丹的窃贼!”白燕立刻猛的一拍胸口道。

余量轻哼一声,才和他一同来到无人的院落一角,当时白燕双脚一软,竟扑通一下就给余量跪下了。

余量也不看他,只轻声道:“不举,男人的痛,也不知道白队长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可听说白队长娶了好几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难道就是为了掩饰此事……”

白燕一听,脸色已经涨得一片通红,也顾不得羞愤,当即一拜说道:“还望余大师给指条明路!”

余量从储物袋取出一个小瓶子,在白燕眼前一晃,白燕以为是要递给他,伸手去接,余量却已经将小瓶子收回。

余量淡淡开口道:“这是一滴没经过稀释的造化元液……”

“这……”白燕有点懵了,古怪看着余量,不知道他拿出造化元液是要做什么,这东西虽然稀罕,可是和治疗不举可没有半元石的关系。

“我只是告诉你,我既然有本事轻易造出造化元液,也就能轻易将你的顽疾根除,所以……把你的杀气收敛起来,我们或许可以认真的好好谈谈。”余量冷冷看了一眼跪地的白燕,随即转过身去,竟然是留给他一道漠然的背影。

白燕心中一惊,刚刚他确实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虽然只是一闪即逝,没想到这种轻微的变化,余量都察觉出来。他有些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冲动酿成大祸,同时对于余量只能治疗自己这件事,也多了几分信心。

毕竟比起遮羞这件事来说,恢复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这件事重要得多。早年他也是因为纵欲过度,在某一夜过后,忽然就再也‘站’不起来,无论尝试什么办法,找来何种美女,都没法让他恢复,不仅如此,他似乎还得了一种怪病,每当夜间的某几个时刻,就会全身忽冷忽热、一些穴位更是产生刺痛或者灼烧感觉,而且越发严重起来,直到最近,每次发作都令他yu仙yu死……余量先前的描述,竟然几乎全部猜中。

然而他竟然只是凭看就搬到了,这让白燕对余量的‘神通’变得更加深信不疑。

“余仙师,您真的有办法吗?”白燕忙又磕了几下头,满脸虔诚连问道。

余量撇撇嘴,这就变成仙师了,得制止一下这个势头了…… “治疗这病,只需要三道方子,第一道根除病痛,第二道恢复功能,第三道更胜从前,我先将第一道给你,七日后你再来找我给你第二道,别动……”余量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纸笔,将白燕的后背当成案子写了起来。

白燕看不到余量书写是何物,心中更是焦急万分、仿佛无数蚂蚁在啃咬奇痒无比,偏偏不能动弹无比难受。否则的话,他定然是要一字一字的看着余量书写,将这救命的药方一字不差的记在心中。

可惜……他偏偏看不到。

这种望眼欲穿的感觉,几乎令他生不如死……

好不容易背后没动静了,白燕却迟迟没听到余量叫他起来,心中更是大急,连道:“仙师,您写好了吗?”

“写好是写好了,可是今天这件事?”余量走到他身前,将药方拿在手中,作势就要撕碎。

白燕触电一般猛的蹦了起来,像是一个女人一般失态惊叫一声,直接抱住余量的大腿颤声道:“放下药方,有话好说好说……”

两人谈妥后,相谈甚欢原路返回,特别是白燕,得到药方以后,容光焕发面露笑容,仿佛是换了一个人。

童古早就感觉事情有点不太妙,立刻迎上前将一个储物袋偷偷递了过去,同时说道:“白大哥,现在赶快将这小贼拿下吧,免得夜长梦多……”

童古刚想收回手,但是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右手居然是被白燕死死的钳制,竟然无法抽出分毫。

白燕露出一个冰冷刺骨的笑容,道:“好哇,原来你这歹人不光偷盗余兄弟的爆元丹,竟然还是试图贿赂本人,当真是可恶至极。来人,给我将童古拿下!”

执法队众人先是一愣,这两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但在白燕的催促下,立刻将童古围在当中。

童古露出绝望神色,愤怒说道:“白燕,你这混账东西,先前我给你好处的时候,你怎么……”

他话没说完,已经被人狠狠击中肚皮,紧接着脸上挨了几十下巴掌,这可不是普通的巴掌,执法队员各个都是五星武徒以上的修为,一掌下去足有数百斤力道,直接将他牙齿全部打碎,一张脸高高肿起,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待他奄奄一息之时,白燕才啐了一声;“口出狂言,污蔑本人,活该挨打。”

看到这血腥残忍的暴力画面,韩庚和韩雪不仅心头微颤。

执法队出手果然凶残,可他们本来联合而来,为的就是针对余量,怎么突然就翻脸了?

他们不得其解,童古也是一样,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怨毒的看向余量和白燕,暗暗发誓,今日之事一定要加倍讨还。

“别打了。”白燕竟然十分好心走到童古身旁,似乎要制止某人一般。

童古一愣,明明现在没人打他啊,白燕在说什么,对着空气发癫吗……

只见白燕突然抬起一脚,狠狠踢中童古小腹,令他内脏一顿剧烈翻滚,身体猛地抽搐一下,剧痛之下几乎晕了过去。

众人只是看到他那抽搐的表情,就知道定然是疼痛无比,暗暗惊叹白燕出手狠毒。

“说你呢,真的别打了,怎么还没完没了了……”白燕说着又是一脚,对于童古的惨状,众人已经不忍直视。

“停手啊……”

直到十几脚下去后,童古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他才停手。再看童古,此时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白燕微微一笑,转头看到余量道:“余兄弟,这样惩治污蔑你的凶徒,可满意?”

余量只摇摇头:“你打他做什么?”

白燕一愣,合着他精心策划的一番示好,全部都白费了啊,看起来余量可是一点也不买账,反而隐隐的有些不满。

“你要是把他打傻了,我的爆元丹还有精神损失费怎么办?”余量不满抱怨着开口,说出一句令在场众人全部愕然无语的一句话。

众人纷纷侧目,心中一阵鄙视,原来这家伙还想敲诈童古啊,童古都已经这么惨了,竟然还不打算放过对方的钱袋子,这到底是心黑到了什么地步……

白燕回过神来问道:“那余兄弟你认为应当如何?”

“非常简单,还我二十瓶爆元丹。”余量嘴角扬起一道弧度,微微笑道。

嘶!

众人听声全部都是猛的都抽一口冷气,刚刚还是十瓶,直接飙升一倍,这余量到底是遭受了多么巨大的精神损失?说起来损失比较大的是童古才对吧。

童古本来清醒,听到余量狮子大开口以后,干脆假装自己昏死了过去。

“装死是吧,二十五瓶一次……二十五瓶两次……三十一次…”像是拍卖一般,余量竟然是悠然的报起价来。

“别…别再涨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昏死的童古猛的发出一声高亢的喊声。

“你喊慢了,现在已经涨到三十瓶,也就是最少三百颗爆元丹。”余量笑着,看向一旁白燕。

白燕会意,立刻高声道:“对,童古罪大恶极,赔偿三百颗爆元丹,已经是便宜他。”

哇……

童古本来就内伤在身,被两人一唱一和给气的又是狂吐一口鲜血,触目惊心,这次是真的昏迷过去。还是在白燕将一口元气度给童古,才逼迫他以武道信念,立下‘欠爆元丹三百颗,三日内还清……’的誓言和血书欠条。临走前,余量还不遗余力的扒干净了童古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美其名曰‘利息’。

童古来的时候潇洒惬意、威风凛凛,走的时候两袖清风、只剩内裤……白余这两个人,很好的解释了何为杀人不眨眼,以及吃人不吐骨头。

总之是狠狠的让韩家父女开了一次眼界,让他们明白了一件事,余量变了。

比起白燕那种明晃晃的如同尖刀一般的凶狠,余量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报复更加来的恐怖。童古的惨状还历历在目,以至于韩雪有些庆幸,她毕竟没有真正触怒余量,干起活来更是加倍的勤快,几乎不眠不休的赶工。

三天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余量也没闲着,睡梦是就使用大睡梦炼魂术修炼冥想,锻炼出了第四道星漩,同时晋级成为中级术炼学徒。

四道星漩当空,给人一种深邃悠远感觉,已经和术炼天才韩雪在伯仲之间。

但是余量远远没有感到满足,他的目标是从未有人达到的九漩……

而童古果然派人送来了足额的爆元丹,他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小看了童家的家底,居然是童古的亏欠,真的在三天内尽数还清。让他暗暗有些后悔,是不是要少了……

三百颗爆元丹尽数被他炼化,变成了120滴造化元液,被他储存在十二个玉瓶当中。

今天,他打算亲自去一趟拍卖会。

“89……90。”练功房内,紧身黑袍少女长长呼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晶莹汗珠。

时至今日,她终于完成了余量交给她的任务,不由紧张的心情骤然放松了不少。

可回过神来,她有些不明白,这些只神纹铁片虽然种类新颖、花样繁多,可也只能算是粗加工的批量产品,距离完美品质还有不小的距离,而今天就已经交付期限,余量到底如何才能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完成了?”此时余量已经推门而入,径直来到韩雪身旁。

韩雪连忙点头称是,不知为何,她紧张的望着余量,生怕对方会表现出对自己的进度过慢的不满。

不过余量的表情始终没有什么变化,倒是让韩雪稍微松了口气。

“出去。”余量淡淡说道。

“啊……是。”韩雪愣了一下,随即快步离开练功房,并且还把房门给带上了。

可是她并未走远,竟然是很快折了回来,将房门悄悄打开一封缝隙,偷偷的看着房中的动静。

只见余量头顶浮现一道星漩,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韩雪心神俱震,他竟然也有四道星漩!

这个发现令韩雪无比的震惊,大脑几乎陷入呆滞状态,先前虽然听说余量依靠神石,觉醒三道星漩,她本来还不怎么相信,谁知道才过来短短三天时间,余量竟然已经拥有四道星漩,和她这个公认的术炼天才持平,那他还是废物吗?

四道星漩当空,散发出的灿烂星辉映照在余量周身,为他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息,那冷峻的侧脸,淡漠的表情,韩雪不知不觉间竟然看得呆了。连韩庚不知何时来到她身旁,竟然也没有察觉。

韩庚有些惊讶,韩雪到底是在偷窥什么?竟然如此出神,好奇之下,来到一旁窗户缝隙,小心翼翼向其中忘了过去。

此时九十片神纹都安静的躺在黑铁石桌之上,但是伴随余量散发出的丝丝魄力,竟然是同时发起了轻微的颤鸣之音。只见余量抬手抬起,轻轻落在石桌之上,他的动作虽然轻柔无比,但是所有神纹铁片几乎同时被震飞而起,如同周天星辰一般,缓缓漂浮在余量周身,散发淡淡的光泽。

余量呼出一口气,已经闭上双眼,周身魄力涌动,神纹铁片肆无忌惮吸收着他散发出的精纯魄力,任由对其进行细致入微的改造。 圣武双绝

圣武双绝

圣武双绝

圣武双绝

圣武双绝

圣武双绝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圣武双绝】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