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道境小说、无上道境小说无广告

霓裳梦颜 玄幻奇幻 2020-11-15 14:05:46 0 0

无上道境

无上道境小说、无上道境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5 13:08

字数: 653,867

状态: 已完结 29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无上道境小说简介:焚天大道,通晓阴阳,逆转生死,诸无上道境;

武者修行,本就是逆天而为,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焚天者,当世无双!

无上道境小说预览

第一章在外人看来,墨澜去势凶猛,拳罡冲破空气,一往无前,而叶樊就站在一边,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武侯阁的众人们都戏谑的看着叶樊,脑补叶樊被击中后的惨状,更有人长叹一声,想不到武王英明一世,犬子却如此不堪。

眼看墨澜的拳头距离叶樊只有几公分,有人已经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这一拳下去,哪怕叶樊已经成为了武者,怕是也逃脱不了重伤的命运。

“砰!”

拳头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惨叫声划破天空,让人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唉,何必呢?既然打不过,隐忍也不失为一种方法,如此冒失,不知进退,武王为他失踪,真的不值啊!”

一人转过头去,看也没看身后发生了什么,在他看来,在墨澜出手的那一刹那,结果已经定了。

不过,此时他身后却寂静的有些吓人,他渐渐的回过头……

“什……什么?”此人惊讶的张着大嘴,完全不顾武者的身份和形象。

一众人渐渐缓过神来,只见墨澜身受重创,躺在地上低声低吟,满脸痛苦的表情。

“我……我没看错吧?确定那是废柴叶樊?”

“不是说叶樊刚成为武者,秒杀武极二重天?这怎么也得三重天才能办到的吧?”

“难不成叶樊他以前一直在隐忍?如果是真的话,这叶樊的城府也太深了!”

所有人都沉浸在震惊之中,议论声嗡嗡作响,一时间竟然都忘了去扶起来墨澜,本就重创的墨澜怒火攻心,顿时晕了过去。

叶樊站在场中央,浑身散发着奔腾的战意,大道焚天决果真不凡,刚踏入焚天一重,仅仅是昨夜的修炼,今天已经能够趁其不备,一招败退武极二重天的墨澜。

墨玄音,你看到了吗?你们今日瞧不起我叶樊,他日我定让你们高攀不起!今天,就是我征程的起点!帝天门,你能入得,我叶樊也定能踏入!势必要和你一争高下。

叶樊也不管周围人的震惊,看也不看晕倒在一边的墨澜,径直走向另一位发放俸禄的侍从面前。

“现在,我可以领取俸禄了么?”

“可……可以,世子请稍等,我马上就去拿,马上去!”

侍从点头哈腰,一刻也不耽搁,立刻跑进去将叶樊的俸禄拿了出来。

“嘿嘿,世子,您点点,三年的俸禄都在这了!”

叶樊看也不看,接过包袱便离开了,晾对方此时也不敢在俸禄上做手脚,自己要是当面清点不免显得自己小气,落了下乘。

元石、煅体液、续命膏是武者随身必备,在没有突破武者之前,没有打通经脉,元石对于叶樊自然没有太大的用,不过现在依然成为武者,关键时刻便可以用来恢复灵力,还有其他诸多妙用。

至于煅体液,原本叶樊已经达到肉体极限,而突破武者之后,身体承受力也随之变强,这煅体液自然也有了大用。

至于续命膏,叶樊心里知道,从现在开始,怕是少不了争斗,一旦受伤,续命膏也能派上用场了。

综上,叶樊才第一时间赶到武侯阁,领取了三年俸禄。在墨玄音偷窃自己的笔记之后,叶樊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离开武侯阁,叶樊回到武王府收拾了些基本用品,推开门,抬头看了看才露头角的初阳,几缕晨辉透过柳树散落在地,看似正气高昂,岂不知此时的武王府已经腐朽不堪。

等自己得到帝天门长老的认可,自己就会离开这里了吧?自己这一去,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回来。

不过,自己离去只是暂时的,叶樊回头看了一眼威严如斯的武王府,心中坚定信念:这武王府,之后千秋万载,只能姓叶!

……

文王府内,墨澜虚弱的躺在床上,床边站立的可人儿正是墨玄音。

“咳咳,想不到叶樊这小孽障竟然如此厉害,趁我不备,一招将我重伤!”墨澜眼中满是仇恨,似要生啖其肉。

墨玄音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瓶,扔给了墨澜。

墨澜刚打开,一股浓郁的灵药香气便散发开来,闻着便让人通体舒坦,墨澜的伤似乎也好了些许。

“这……是中品续命膏?”墨澜惊讶道。

灵药也分下、中、上三品,叶樊之前拿的俸禄也不过是下品,下品丹药也是市场流通比较多的,中品及以上的,基本都把控在世家、流派、宗门的手里,极少外流。

以墨玄音天之骄女的身份,有中品灵药自然不在话下,让墨澜差异的是,她竟然没有自己留着用,而是随手拿了出来,似乎毫不在意。

看来,自己和这位堂妹的关系还得再进一步,才能获得更多的好处……

墨澜这边心下思量,却不知墨玄音完全不在乎他,来此只是打听叶樊是否真的像外面人说的那么厉害。

“自己之前明明确定过,几天前他还不是武者,就算突然迈入了武者的阶段,也不会如此厉害吧?”

“肯定是他一直在藏拙!哼,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也是个城府深沉的人,竟然诓骗我这么久。”

“不过,也仅仅到此为止了,我即将成为帝天门长老的弟子,他叶樊再怎么厉害,也翻不起浪花。”

“对了,今天中午就是父亲和百官宴请帝天门长老的时刻,那个时候天资较好的大臣子弟会比拼,有天赋的便会招募到帝天门,叶樊那小子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

帝天王朝为帝天门服务,文王治州,武王统兵,两大王侯便是帝天王朝的执牛耳者,不过就连这两大王侯也是由帝天门直接指定的,在世俗界高高在上,在修真界却是最底层的存在。

这也是文王虽然小动作不少,但绝不敢明面统治武王府的原因,只要叶家还有叶樊,帝天门不发话,叶樊明面上就永远是武王之子,武王府就还姓叶。

叶樊早早的来到了文王府的门前,此时满脸阴郁和气愤。

“我乃武王之子,来此参加宴会,你们竟敢阻拦我?”

文王府门前的护卫表情阴冷,只有一闪而过的余光才能看出来他们对叶樊的不屑。

这两位护卫也不答话,只是每人伸出一直手拦在了叶樊的身前,无论叶樊怎么说两人就是不动。 第二章要是平日里的护卫,叶樊早就强闯进去,只不过今天帝天门的长老驾临,此时门口护卫的修为都是武极二重天,后面还有向这边冷眼旁观的侍从,加起来有七八人,硬闯的话无异于将自己送到砧板上。

“我以世子的身份命令你们!让开!”

“难不成你们想违抗命令?按照帝天王朝的律法,抗令者严重的可是要诛九族!”叶樊眼中寒光乍闪,要是这两个护卫今天真的不让开,说不得要使些手段了。

两个护卫对视一眼,叶樊明显能感受到两人仇视的目光,不过这次迫于威胁,其中一人倒是说了话。

“世子殿下,凡是来参与宴会的都必须有文王的请帖,如果您有请帖的话,我们立刻就请您进去!”

“你们……”叶樊怒火中烧,身为武王之子,如今竟然被区区护卫百般刁难!叶樊紧握拳头,心中已经决定,就算是头破血流,这文王府自己也要闯上一闯!

请帖,是为了避免有人滥竽充数,在宴会上冒犯了帝天门的大能们,所以能够参与宴席的必定是经过严格筛选的,只有拿到请帖的人才能参加宴会。

至于叶樊,他当然没有请帖,不是叶樊的身份不够,而是以他的身份,以前根本就不用请帖,这也是叶樊为什么如此愤怒的原因,护卫挑衅的意图太过明显。

识海中,似乎是为了配合叶樊的愤怒,非凡的焚天战意蠢蠢欲动,像是一条蛰伏的蛇,随时准备出击!

两个护卫原本应该可以很轻松的应对叶樊,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有信心修为压制对方,此时心里却感到丝丝惶恐。

听闻世子一招将墨澜重创,难不成他有什么厉害的手段?想到这里,两位护卫对视了一眼,面对叶樊,心中的不安更甚。

“世子殿下,何必和两位不知轻重的护卫一般见识!”

此时,一书生打扮的文官从门内走了出来,此人正是之前替文王授谕叶樊去北漠军营的人,也是文王的心腹沈飞星,表面看起来文质彬彬,实际修为深不可测。

叶樊和墨玄音交好的时候,一直以为沈飞星谦和温润,如今再看到这俊朗的外表,却由心的厌恶。

两位护卫看到沈飞星来此,却同时长出了一口气,回过神来后,心中不禁有些恼怒,面对武极一重天,竟然感到了惧怕?

“原来是沈叔,不!还是叫沈大人恭敬一些!不知道沈大人是来邀请我进去赴宴的么?”

叶樊明知来着不善,当下却不急恼了,却不是因为沈飞星的出现,而是方才开门瞬间的惊鸿一瞥,院内墨玄音正远远的向这边观望。

“唉!非是我等不愿让世子进去,而是事出有因,实在为难啊!”沈飞星一副惋惜的模样,要不是叶樊心中有数,肯定也会被他的外表骗过去。

“不知道有何为难呢?可以说来听听,沈大人毕竟是下人,受文王的制约,没办法做决断本世子也能理解!”

对方想要演戏,自己也就配合他,看他能耍什么把戏,叶樊心思一转,想到方才自己的冒失,不禁微微一笑,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匹夫之勇又有谁会惧怕?

而沈飞星听了叶樊的话,顿时一愣,想不到平时闷声不响的叶樊竟然能说出来这样话,不过光凭这样就想驳了自己的面子,那还远远不够,看来郡主说的是对的,这小子城府很深啊!

沈飞星顿了顿,随即爽朗的一笑:“哈哈,多谢世子理解我们这些做下人的苦衷,不过我们都是为帝天门服务,作为帝天门的下人我还是很自豪的,而这有请帖才能赴宴的规矩,也是帝天门同意的,世子就莫要难为我们这些下人了!”

“嘿嘿,沈大人说的没错,不过帝天门有下人,也有狗,看门的狗可比不得下人,可千万不要混淆了,以后沈大人出门可要小心言语,或者,先让帝天门同意了你下人的身份!”

“你……”饶是沈飞星涵养再好,听别人把自己和狗并论,也是憋得脸色通红,身为文王府的,至于能让帝天门承认的下人,那也得先入了帝天门才行,他沈飞星是万万没有这个资格的,没想到叶樊如此伶牙俐齿。

“既然如此,世子就请拿到请帖再来吧!恕不奉陪!”沈飞星猛地一拂袖子,转身离去,只剩两个护卫还拦在身前。

“看来今天是进不去了!”叶樊叹了一口气。

“难得世子殿下看的明白,还是请回吧!”其中一护卫对叶樊十分不满,一个落魄的武王之子,有什么资格在文王府门前嚣张?

“嘿嘿,回自然会回,不过,也得给你们留点念想!”

话音刚落,叶樊立刻沟通了识海中的焚天战意,猛地双拳轰出,炽热的罡气扭曲了空气,正是钻研了三年之久的《百战神拳》。

这一出手,就是《百战神拳》中最刚烈的一招“百战辟易”,辟易,顾名思义,击退,“百战辟易”的精髓便是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将所有的灵力集中于双拳,奋不顾身的扑向对方。

而焚天者,无情无畏,战意和武技相符合,这一结合,威力更是大增。

两位武极二重天又如何?焚天战意在叶樊的激发下,虚化的火焰图案包裹着叶樊,带着惊天的气势,在两护卫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瞬间便攻到了两人面前。

即使叶樊的灵力还不够浓厚,但焚天乃是罗盘承认的战意,又岂是能以常理度之?

两护卫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在这种情况下还敢放肆?被叶樊的气势惊到,仓促间连忙激活战意防御,叶樊双拳猛地对上了两护卫的双拳。

“砰”的一声,两护卫连退三步,面色苍白。

而叶樊毫无意外的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路边的摊位上,一口鲜血吐出,十分狼狈。

叶樊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吐了口血沫。

“哈哈!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即使被阻挡,那又如何,纵然打不过,也不能失了气势,如果连无畏的胆子都没有,又如何习的了大道焚天诀。

虽然身体受创,但叶樊心里反而更加的通透,对大道焚天诀的领悟更上了一层。

“大道焚天,一往无前,无畏才能无惧,无惧才能心正,既然心正,这天,逆了又如何?”

看着哈哈大笑远去的叶樊,两护卫心里竟然有些憋屈,虽然将叶樊打伤,但叶樊只不过是武极一重天,竟然将两个二重天击退,当真不可思议! 第三章帝天门身为大陆的十大宗门之一,占地面积极为庞大,而一般的弟子忙于修行大道,培育灵药、放养灵兽的这些普通活计,就不得不靠一些人来管理。

帝天门每隔十年都会下山收一批守山门徒,这些人实际上就是为帝天门打工的,是帝天门最卑微的存在。

尽管地位极其低下,仍有很多人趋势若骛,因为光是每年发放的修行资源足以满足一家普通人十年的吃喝,运气再好点的,要是被哪个长老看中,便是鲤鱼跃龙门,瞬间变成了帝天门有名有地位的弟子了,比在世俗间摸爬滚打好了不知多少倍。

虽然是门徒,入门的门槛却极高,如若不是武者便连考核的最低门槛都达不到。

“看来今天是无法进入文王府见到帝天门长老了!不过,帝天门的长老一般都会多逗留些时日,采补些日常用品才会回去,倒是可以找机会接近,就怕文王府从中作梗。”

“今年恰好招募守山门徒的十年之期,我不如混入其中,找机会拜见帝天门长老,文王不可能插手到帝天门的招募,到时候自己以守山门徒的身份进入,如此一来倒是保险……”

帝天门的都城自然是不敢以帝天命名的,但又不愿失了气势,于是取了一个“帝”字,又恐怕擅自使用帝天门里的字,于是起名奉帝都,意为侍奉帝天门,愿永世为帝天门服务。

此时在奉帝都中,文王府下面的一处住宅,门口熙熙攘攘,聚集了不少人,有的人满怀兴奋紧张,有的人则失落不已。

叶樊为了避免被人认出,略作掩饰,在拥挤的人群中来回游走,打探消息。

“嘿,老哥,这便是帝天门守山门徒招募的地方吧?”

被叶樊称为老哥的人白了一眼他,并没有说任何话。

叶樊倒也不计较,从怀里拿出了一锭银子塞到他的手中,这位青衣中年男子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这才开口道:

“没错,这正是帝天门招募守山门徒的地方,要是报名就去门口右边石狮子旁边的案台前,符合要求的自然能进入院内测试。”

“小弟初来乍到,不知道这招募持续多长时间?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问题?”

青衣中年男子有些不耐烦,不过看在银子的份上,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拒绝回答。

“明天太阳落山前招募截止,至于要求,守山门徒名额有限,所以竞争也不会小,不过只要帝天门的人能看的上眼,嘿,哪怕你不是武者也能入门,有钱的话不如打点打点!”

青衣男子虽然话说的平淡,叶樊还是感受到了他对帝天门的一丝敌视,至于原因,叶樊并不想多事,懒得去打听。

叶樊又在周围问了几个人,多少又了解了一些细节,心中便有了计较,恰好今天身上有伤,叶樊准备明天再来争取守山门徒的名额。

叶樊没有回武王府,在自己去北漠的时候,武王府上上下下已经完全被换了一遍,如果现在回去,一举一动都暴露在文王府的眼皮底下。

因此叶樊径直去了武王府的训练营,武王以武服人,大多数终于武王的部下都在训练营里,这里才是武王府的底蕴所在。

训练营中,各部下按部就班的训练着,口号声响彻云霄,营中的训练器材也摆放的井井有条,一片肃杀的氛围,叶樊暗自点点头,看来自己父亲不在的时候,王叔他们也没有丝毫放松。

王叔本名王铭,从小陪父亲叶成松训练,两人关系胜似亲兄弟,目前任武王府的掌兵大将,叶成松失踪后一直是王铭打理军营,他也是叶樊仅能信任的几人之一。

叶樊来到这里,本想休息一晚上,恢复伤势后,明天去参与守山门徒的招募,不料刚来到训练营,便被王叔叫了过去,看那严肃的神情,叶樊心中一阵疑惑。

莫非是因为自己和文王府纠葛的事情?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军营的正中心,一间比其他稍微大一点的帐篷呈现在眼前。

在王叔的指引下,叶樊进了帐篷内。

帐篷两侧皆是案桌,中央平铺一张硕大的地图沙盘,是一般讨论军情的标准配置。

而此时,一位老者背着手,随意的看着地图,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叶樊极为诧异,因为这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武王府的老管家。

老管家依旧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世子,您上座!”

叶樊摸不着头脑,只好还了一礼,走到主位坐下。

老管家不知姓谁名谁,周围的人都叫他老管家,哪怕他的父亲也是如此称呼,平日里老管家办事稳妥,却不喜请功,并没有任何突出的地方,这也是前几日武王府上下家丁被文王府换了一遍,却唯独留下了管家的原因。

老管家当下看着叶樊,虽满脸褶皱,头发枯白,但目光炯炯,像是能看穿一切,哪似一般人,怕是文王府的人也看走了眼。

老管家看了叶樊半天,直把叶樊看的心中紧张,这才长叹一口气,娓娓开口道:

“少爷,武王府乃是叶老爷一生的心血,当年在战场上一人一马,带着万千部下,杀得敌方溃不成军,虽为俗世间的打斗,但毕竟是为了帝天门战斗,给帝天门长了脸。”

“帝天门一高兴,下了道指令,老爷便坐实了武侯的位置,当时可是风光无两,不像现在几大门派关系面上和谐,也没有了世俗地盘的争夺,武王府的光芒这才日渐被遗忘,以至于文王府都敢和我们斗上一斗!”

叶樊对老管家所说的事情知道的不是太多,原来这具身体的记忆,对这些事情的印象极为模糊,叶樊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老管家卖的什么关子,于是也不言语,皱着眉头,继续听老管家说下去。

“老爷一生戎马,这帮弟兄可是实心实意,可惜啊!老爷也是为了这帮兄弟,对家事很少照顾,家丁不旺,除了我们这些部下就没什么亲人,少爷你诞生的时候,老爷还在战场上,夫人本就体弱,当时又是冬天,最终,也是没能见得老爷最后一面……” 第四章“老爷痛定思痛,把对夫人的爱都加之在你的身上,对你关照的无微不至,后来发现你识海狭窄无法领悟战意,老爷求遍了周围的人也没办法解决,渐渐地,老爷也想开了,只想给你一生荣华富贵,不用受苦受累。”

“可惜啊,虽然少年的你一直被保护中,在六年前,还是被重创,对外说偶然,我们这些内情人,自然知道,那并不是偶然……”

听到此,叶樊心中一动,六年前,那不正是自己穿越来的时候?叶樊思路逐渐清晰,自己穿越来后,利用三年将肉体练至大成,又经历了三年无法领悟战意的阶段,直到前两天,自己满十八岁,这才突破了桎梏。

“正是这次意外,让老爷觉得无论如何也要为你找到拓展识海的灵药,听闻岭南绝境有灵药‘清明草’可增强神识,老爷迫不及待的去了,谁知,一去不复返……”

说道这里,室内三人都有些悲恸,老管家眼中更是噙着泪花,继续说道:

“我和王铭商量着,若是老爷不能回来,就按照老爷的意愿,拼了命也要守护你,给你一生荣华富贵。”

“哈哈!然而苍天有眼!”说到这里,老管家气势陡然一变,如巍峨高山般不可超越,眼中精光闪过。

“少爷你如今既然领悟了战意,以后武王府的千兵万马就还是世子的,如今就要学得一身本事,查清楚当年是什么人动的手,还有……我们猜测老爷去岭南绝境也是有人刻意透露的消息!”

“什么!”叶樊惊的立刻站起身,拳头紧握,眼睛瞪大,万万没想到,老管家竟然爆出了如此令人震惊消息。

“我父亲是……”

叶樊如鲠在喉,没有继续说下去,虽然只有三年的接触,但叶樊能感受到武王对自己的爱,自己早已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父亲。

老管家看着叶樊,默默地点了点头。

另一边的王铭长叹了一口气,应和着开口道:

“少爷也不必过于着急,我们也只是猜测,那岭南绝境有万千灵草确实属实,不过有人既然知道灵草的大致方位,怎么可能不自己去搜寻,而是告诉老爷?可惜老爷当时已经听不进去劝说,最终还是去了!”

老管家和叶樊没有再说下去,在最初的情绪波动后,叶樊也渐渐的静了下来,再回头想了想两人所说,心中对他们的意思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如若自己没有领悟战意,这次武王府被换洗之后,自己说不定就被他们安排到其他偏远的地方,享受一生的荣华富贵,娶妻生子,最后安享晚年,魂归虚无。

但现在自己已经领悟了战意,按照帝天门的规矩,自己将来必是手握万千大权的人上人,另一边文王府虎视眈眈,自己已经无意中卷入了漩涡中……

“想必少爷已经想通了来意,我二人在此,就是想告诉少爷一声,这天下不是他文王府的,虽然小动作不少,但想要动我武王府的根基,他文王府现在还不够资格!”

老管家说到这里,豪气万丈,连带着叶樊和王铭都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板。

这才是武王府的底蕴,虽然在帝天门面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在世俗中却还是一般人无法高攀的。

“不过墨家墨玄音即将加入帝天门,而且据说是内门弟子的身份,届时如果她吹耳边风,帝天门一道指令下来,也是我们武王府万万惹不起的!”

“所以,少爷,请务必要加入帝天门,争夺一席之地,武王府的一切,从现在开始,就都掌握在少爷手中了!前期武王府这儿请少爷放心,我们二人定会小心行事,暗中积攒力量,做好万全准备!”

叶樊一时间心神激荡,猛然间才发觉,原来自己安逸生活的背后,竟然有这么多明争暗斗,还有这么多人在默默地付出。

亏自己之前觉得文武两家交好,待墨玄音百般好,不料一朝翻脸,自己才知一切都是虚假。

六年前自己被陷害,三年前父亲生死不知,不知道是何人下如此黑手?莫不都是文王府?

叶樊心中有自己的猜测,却没有说出来,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即使知道了也没用,等自己实力够强了,老管家和王叔自然会告诉自己。

叶樊目光炯炯,见案桌上有笔和纸,三两步走到案桌前,提起笔,深吸了一口气,只见白纸黑字,字字棱角分明,笔走游龙,仿佛是在证明叶樊的决心:

“安逸十八载,一朝领悟战意,识海开窍,茅塞顿开,方知一切皆是虚妄,唯武王府近亲待如己出,不才叶樊在此立誓:天道不死,修行不止,有我叶樊在世,武王府必将永世繁华!”

写罢,叶樊咬破手指,在上面按下了清晰鲜红的指印。

“好!”看到这里,王铭和老管家情不自禁的拍手叫好,面色欣喜,看来少爷真的是长大了。

“少爷,多的话就不多说了,等有朝一日,少爷站在一定的高度上,我等必将一些事情全盘托出!这里是一枚储物戒指,是老爷为少爷留下的,祝少爷能够一路披荆斩棘,勇攀高峰!”

老管家和王铭见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打扰叶樊,识趣的双双离去。

叶樊平复了一下心情,心中知道,无论什么时候,还都是实力为王,以前自己因为识海的原因无法修炼,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原因,并且有“大道焚天诀”的辅助,自己定将努力修炼,不负武王府众人期望。

还有墨玄音,和她一争高下的话已经撂下,即使她只当是笑话来听,对于自己,却是一诺。

先是检查了一下储物戒,能够存储东西的物件在帝天门算不上稀罕东西,但在俗世却是了不得的宝贝。

叶樊仔细打量储物戒,并没有想象中精致的花纹,普普通通的乌黑戒指,入手颇沉,黯淡无光,放在大街上一般人怕是认不出。

神识进入其中,空间有一米见方,整体的摆放着一些元石和丹药,叶樊稍稍查看,里面竟然都是中品的元石和灵药。

要知道一般中品及以上的元石和丹药都被宗门流派世家把控,一般人很难能得到,兑换比例是一比一百。

兑换比例是按照他们内中蕴含灵力的多寡定的,但因为不流通的原因,暗地里一颗中品元石能兑换将近两百颗下品元石,这也是宗门世家流派控制世俗的手段,很多高级的阵法、功法等,都需要中品及以上的元石才有效果。

无上道境小说预览

无上道境

无上道境

无上道境

无上道境

无上道境

无上道境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无上道境】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