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英雄传

余香 玄幻奇幻 2019-04-21 08:45:56 0 0

异世英雄传

出水龙鸣众生拜,九天之上沧澜生。

一颗流星,一个失忆男子,他们是否存在联系?

擒女帝,战苍穹,从一个默默无名之辈,历经千辛成就不朽传奇。

待到致高点,男主是否还会坚持本心,只为那一句承诺?

第一章:我是谁?

第二章:抢劫?

第三章:奇异之物

第四章:此苦非苦

第五章:三十年超越他

第六章:贪得无厌

第七章:值得吗?

第八章:自由

第九章:九天之上

第十章:即将大乱?

第十一章:宝物丢了?

第十二章:初生朝阳

第十三章:讨贼

第十四章:残酷现实

第十五章:第一堂课

第十六章:认识?

第十七章:青鸟无情

第十八章:背景

第十九章:丧尽天良

第二十章:夜央宫

异世英雄传小说试读:

英雄:不问出处,历经千苦,成就霸业;功成名就,傲气天下,执人首耳,何等风华;然,英雄岂是泛泛,无情无义,招募秦楚,世说也是荒唐。

白国(“白鸾教亲统工国”简称,位于世界西南位置,)南部十万里大山深处,一个“流星”划过天空砸向此处,巨大的冲击力使整个大地也是一震。一个如这颗流星撼动大地般的人物降临这个世界,为后人留下不朽传说。

一天后,“流星”产生的巨大深坑上方两个身影正在激烈的斗法。仔细一看正是一男一女,男的穿着粗布麻衣飒爽英姿,女的浓妆盛服华冠雅容。

又是一声巨爆,两者均是被反力震开,男子摸了摸嘴角的血迹道:“我说,你下手能别这么重吗?下面有什么好东西咱们五五分了?”

盛装女子定了定身子冷哼一声:“哼”,说完作防守状。

男子摇了摇头:“既然这样,看招”。话毕,双手紧握长剑于右胸前,瞬息间男子周身空气变得炽热起来。

盛装女子眯了眯眼,眼前这招不能马虎应付,道:“起”。一圆鼎凭空出现在她头顶,霞光万丈。再道:“结”,手中不停的结各种手印,两个呼吸间已结出上百道印纹环绕四周。

片刻过后男子四周的空气已经非常炽热,连他的头发和衣服都仿佛燃烧一样无风自起。男子目光一横,大叫一声:“接招”。身子一屈,随后右脚凭空借力。身后一道残影,已经和盛装女子斗在一起,天空瞬时各种气流乱串无不激烈。

这时,就在这个由于“流星”撞击产生的巨坑边缘,一个身影正在蹒跚的向外走去。身影之人约莫十五、六岁,眼神涣散,嘴巴里断断续续的念着:“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嘭!”天空一声巨响,素装男子从爆炸中震飞出来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上,一身狼狈。“没想到她的功力又进步了,这也太不讲情面了,居然动用洪荒毋鼎,噗!”男子吐了吐口嘴中的淤血,站起身子。眼睛一眯,刚好看到大坑边缘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正一拐一拐的往远处走去。

“这…”一脸懵逼,瞬间失神之后男子理了理情绪,自言自语道:“等等,这么有趣的事情可不能让皓月知道。”说完站了起来对着天空盛装女子大叫,道:“小皓月,我念在你大哥的份上没对你下黑手,没想到你居然下这么重的手,看来我要动用真功夫了。瞧好了,这招可是经过我多年苦修才悟出来的,你可要小心了。”话毕。浑身真气外放。“呀!呀!”男子胡乱舞起招式,一个个气劲将四周的尘土炸的铺天盖地。

“这粗人在做什么?这招式外表看似震撼,内在却无半点杀伤力。”天空的盛装女子一脸迷惑。“不对,他在演示什么,难道他发现什么东西了?”。想到这里女子正起眼色向下边望去,但不管她怎么仔细却只能看到下边无尽的烟尘。男子见状大惊,看来自己装的有点过头了,来不及了。右脚猛踏地面,身影如箭,刹那来到女子跟前与之斗了起来。天空又是阵阵真气乱串。

一代女帝纵横天下这么多年,却不知就在刚才她错过了一个能在未来能颠覆她统治的存在。而这个存在现在正一瘸一拐的走向十万里大山外围,走向一个属于他的天地。

大坑上空,男子和盛装女子的斗法还在继续,这时,从远处飞来一个巨大的风筝。待到离近,可以看到风筝上面站着不少人,个个都是仙风道骨。风筝速度很快就来到大坑上方。男子和盛装女子看到来人都不约停下斗法。

“西峰拜见皓月陛下!”人群走出一个青年向盛装女子敬礼到。

“苍蝇”盛装女子停下打斗不耐烦的说了句。名叫西峰的青年有些语塞。“峰儿,不得无礼,陛下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青年身后走出一个老者,随后将目光看向盛装女子道:“陛下,峰儿无知,请见谅。我等前来是因为…”

“本帝知道了,此处没什么事,你们回去吧”没等老者把话说完,盛装女子打断道。说完,将手一挥示意他们离开此处。

“陛下,我等奉西亲王之命前来查看此处的,西亲王担忧陛下的安危…”老者拱手道。

“用西亲王来压本帝?本帝说了没事就是没事,还不退去!”盛装女子显然有些动怒。

素装男子见状笑了笑,对着盛装女子道:“看来今天我们是没的打了,正好轩某有些事,改日再讨教”话音刚落,转身就走。

盛装女子刚想阻止,却见人影已到10丈外。“姓轩的为人不是急性子,他这么急着离开这里,心中一定有鬼。追!”女子看了看远处的男子身影,心中如是想到。随后转头看了看巨大风筝上的众人,冷哼一声:“起”。头顶洪荒毋鼎刹那飞向大坑上面,顿时一道似有似无光圈笼罩大坑。做完,一个闪身,人影已到远处。

待到盛装女子远去,被称为西峰的青年握了握拳头道:“嚣张什么,白国迟早要异性我欧阳…”“峰儿!”青年旁边的老者打断了他的抱怨:“大家走吧,洪荒毋鼎的封印不是我等能破除的”说完对众人招了招手示意大家离去。

“居然将洪荒毋鼎封印此处,此事不简单,还是回去请西亲王定夺吧。”老者心里如是想到,随后带着众人乘风筝向远处离去。

“九哥,救我!九哥,救我!”一个女子不停的呼喊到。

“芯儿,你在哪?芯儿!”恶梦惊醒,眼前出现一副天真精致的脸。

这张精致脸的主人看到床上的少年终于醒了过来,拔腿向外跑去,不一会儿拉着一个老者急忙来到床边。

这少年正是那颗降临这个世界的“流星”,此时他正躺在一张简朴的床上。待到少年彻底清醒,发现一个少女双手挽着一个老者的左臂正站在床边看着自己,精致的脸掩饰不是住关心和急切。

老者来到床边坐了下来,右手把了把少年的脉,表情轻松不少。站起身子对着旁边的少女说了一句话。少女得意,来到旁边的桌边开始倒水。

老者将少年扶起来,对着少年问了一句。这时少年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听不懂老者的语言。老者有点诧异,又把了把少年的脉象,随后又问了问少年一些问题。少年哪里听得懂这些语言,一时傻在那里。

少女双手捧着一杯水来到床前,杯子里的水冒着热气。她缓慢将手中的杯子递给少年,少年有点犹豫并没有接。少女有些踌躇,举着杯子愣在那里。

气氛有些尴尬。老者见状将少年重新放到床上,对少女说了一句,两人慢慢离开屋子。

少年理了理头脑向四周看去:这是一间不大的茅草搭建的卧房,自己所在床边有一个衣柜,衣柜靠近窗户边有一个桌子,桌子是一些日常用品,东西不多,但是摆放整齐。这里空气很清晰,少年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我是谁?我在哪?”。

一天时间过后,少年已经能下床了,他缓缓走出房间,来到外面抬头看了看四周:自己所在的茅屋是在一个山坳里;山上多大树;树林里常有动物鸣叫;一个约莫十岁左右的少女正在屋外清洗衣物。少女看到少年,先是一愣,随后带着笑意来到少年身边。少年正要说些什么,这时天空一暗,少年抬头一看,天空正飞过一个巨大的风筝,风筝上面站着许多人。

少年顿时惊愕失色。少女见状,抬头一看,然后哇哇大叫,蹦蹦跳跳的向风筝招手。

“爷爷,我们这次就这么完了?这么大的动静,那里一定有宝物出世。”说话的正是被称为西峰的青年。“此事不小,我等还是回去请教西护法再说吧。”一个老者摇了摇头。

“咦?”青年正想说些什么,不经意间看到下面一个茅草屋边正站着两个人影,一个身影不住地向他们招手。青年冷哼一声:“蝼蚁,土狗”。旁边的老者斜眼瞧了瞧下面的两人,道:“峰儿你看到下面那少年的表情了吗?他现在很惊恐,对他来说你就是高高存在的天,他只能仰望你。总有一天,全天下所有的人都会像他那般只能仰望你。”西峰不屑的笑了笑,自言自语:“会的,会有这么一天的。”

待到巨大风筝远去,少年才渐渐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他慢慢握紧拳头,他仿佛摸到某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这个充满未知;惊喜;财富;权利的世界。一声轻呼从身后传来。少女身子一颤,转头看清来人,大叫一声,迅速跑到来人跟前。少年转头仔细一看:少女身边是一个中年男子;衣冠楚楚;剑眉笔直;双眼清澈;鼻子挺直。他正半蹲在少女跟前,右手抚摸着少女的头,眼中满是温柔。

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少女像是发现什么,拉着中年男子的手来到少年身边向中年人介绍起来。

中年男子伸出右手向少年比划了一个手势,带着磁性的声音向少年说了一句话。少年哪里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是摇摇头表示不懂。

中年男子也是一愣,收回右手向旁边少女询问,少女叽叽喳喳的解释起来。越听到后面男子越敢兴趣,不住的打量少年,眼神似乎要将之看穿一样。过了半响,少女仿佛没什么兴趣了,拉着中年男子向茅屋内走去。少年苦笑不已:难道我失忆了?为什么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

傍晚时分,老者打猎回来,看到中年男子只是打了大招呼就去处理食材了,倒是小女孩心情非常好,整个茅屋来回跑个不停,一会儿去帮帮老者,一会儿和中年男子说说话。

山中的夜晚是宁静的,少年呆坐在一棵大树下:“我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他们应该以前不认识我,也就是说我是在昏迷的时候来到这里的,为什么会这样?我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吗?白天看到那巨大的风筝为什么会这么惊讶,难道他们是我的仇人?”四周还是一样安静,并没有人能回答少年的疑问,也许答案只有他自己能回答自己。

时间如流水,一年后。茅屋迎来一个特殊的日子,咱们可爱的小露美女今天十一岁了。

“小可怜,快点啊,你动作好慢啊”屋外传来小露的呼喊声。

被称为“小可怜”的少年苦笑一声,回道:“马上就好。”随后一个背着一大块动物腿肉走了出来,正是那位“失忆”的少年。经过一年时间他基本能听懂一些别人的简单语言了。收留自己的少女名叫:小露,还有一个被小露称为“爷爷”的老者;那偶尔出现的中年男子叫:夜殃决。自己是昏迷的时候被他们在溪边发现的,自己当时一丝不挂,嘴里不停的练着“芯儿,我来救你了!”。小露他们三人是四年前来到这里避难的,小露还依稀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住的地方很大;有很多人;妈妈很漂亮;父亲也很爱自己。后来有一天仇家来寻仇,父母为了保护自己都死了,自己当时吓晕了,听爷爷他们说是夜叔叔和爷爷拼了命才把自己带到这里避难的。

被称为“小可怜”的少年将大腿肉放到一口大锅里,转头正好看见小露嘟哝着小嘴在那里自言自语。因为她的夜叔叔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说来也奇怪,夜殃决在几个月前基本每过十天左右就会回来看小露一次,但是这阵子已经很少来看小露了,有次回来还是带着伤回来的,那次可把小露吓坏了。在小露眼里,自己现在就剩下“爷爷”和夜叔叔了,她真的很害怕自己再失去他们。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老者不知从哪里买了一些衣物作为小露的生日礼物。但是到现在她的夜叔叔还是没回来,吃过一桌丰盛的晚餐,小露没精打采的蹲在茅屋外边看着夜空出神。少年来到她身边很想去劝劝她,他有很多话想说,像:“你别难过啊,说不定夜叔叔半夜就回来了呢?说不定还为你带了很多礼物啊”。又比如:“你现在的样子好丑啊,我们还是喜欢活蹦乱跳的小露美女啊”等等,但是他开不了口,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些语言该怎么说。

小露发现小可怜在她身边,眼睛还是盯着天上的星星,道:“小可怜,还是你好啊…”接下来的语言小可怜就有些听不懂了,他现在很无奈也有些气愤,气愤自己为什么就听不懂这些语言呢。他真的希望小露能一直像平时那样活蹦乱跳的。

小露自言自语了半天发现小可怜听不懂这些,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站起身子,双手叉腰,气鼓鼓的道:“你怎么这么笨啊,这些语言都学不会”。小可怜先是一愣,随后无奈笑了笑。何其熟悉的一幕,这几个月来小露可没少这样“骂”自己。每当自己某些东西学不会的时候,小露就会这样,双手叉腰,鼓着小嘴责备自己。在溪边,在茅屋外的那颗大树下,在星空下,全是满满的记忆:“你怎么这么笨啊,连这个字你都不会”;“你怎么这么笨啊,连它都不知道什么意思”;“你怎么这么笨啊,我爷爷教我的时候我一遍就领悟了,为什么你就是领悟不了呢?”…

“对不起。”小可怜有点自嘲。小露愣了一下连忙摇手:“不是的,我没有骂你的意思,你不用对不起的”说完向茅屋走去。小可怜看到小露走开了,抬头看了看星空,自言自语到:“对不起。”

“九哥救我!九哥救我!”“方芯你在哪?”又是从同一个噩梦惊醒。少年满身是汗,理了理头脑:“方芯?谁是方芯?为什么我会经常做同一个噩梦?”

这时!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打斗声。小可怜一惊,打开窗户一看,屋外有七个身影正在围攻一个,仔细一看,被围攻的正是小露的爷爷。

七个身影均是穿黑衣,蒙黑面,成互补之势围着老者。其中一个黑衣男子开口道:“承奴,小姐在哪,还不交出来?你别忘了你的身份。”老者冷哼一声:“来”。反手从身后抽出一把弯刀,月光照在刀刃上反射出一道刺目的白光射向发问的黑衣男子。

“不识抬举,上”话毕,七个黑衣人向老者冲了过去,狼烟四起。

茅屋内少年哪里见过这等状况,脚都发软了,身子不自觉的蹲在墙边,一阵哆嗦。“怎么办?那些可是真刀真枪啊,我该怎么办?”少年害怕的说到。又一阵巨响,外面的打斗进入白热化,各种砰砰声,爆炸声吓的少年不敢乱动半分。

不多久,从内屋传来一声女子呼喊:“爷爷,救我!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如此熟悉的声音让少年大惊:“小露被他们抓住了!”

听到小露呼喊,老者也是一阵吃惊,大叫道:“你们找死也怪不得别人了!青技:明月刀”话毕,右手举起弯刀,浑身真气流转,手中弯刀顿时有了反应,像是一个吸铁石一样吸收着周围的月光,不一会儿整个弯刀发出刺眼的白光。

黑衣人大惊,急忙呼喊到道:“是青技,大家小心!七星耀月!”话毕,另外六个黑衣人迅速来到他跟前,组成一个阵势。

“拦我明月刀,你们都去死。”老者话刚说完,一个急身,进入阵中又是一阵刀光剑影。

这时,一个黑衣人抱着已经昏迷的小露从内屋走了出来。黑衣人眉头一皱,对其他黑衣人说道:“别和他墨迹了,小姐已经找到了,等夜殃决来了就不好办了。”话毕,带头消失在黑夜中。其他黑衣人得令,顺手一扔,一团黑雾将老者包围起来,待到黑雾消失哪还有半个人影。

老者看了看黑衣人消失的方向,一个转身跑向内屋,不一会儿手中拿着一个锦盒走了出来,看到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少年摇了摇头,说道:“你就待在这里。”话毕,身影已经出现在屋外。

“你要小心啊”少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对着老者嘱咐了一句。老者身躯一颤,没有转头,也没有回话,右脚一使力,消失在夜色中。

四周又是一片安静,过了好半响,少年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这么不真实,但是满地的狼藉,墙上的刀痕无不告诉着少年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过了半晌,少年打扫起屋子,自言自语道:“真希望,小露能平安回来。”一阵冷风吹来,少年有些害怕。曾今自己和小露在黑夜里的追逐玩耍,曾今和小露在黑夜里数天上的星星,那时茅屋的黑夜是多么美妙,美妙的让人想要时间永远定格在那里,而现在,这黑夜静的可怕。少年一夜未睡,一个人团缩在屋檐下。破晓时分,山间一阵异动,跑出两个身影。待到离近,正是小露的“爷爷”和夜殃决。

小可怜迅速迎接过去。一看,吓了一跳:两者全身是伤,衣服上都是血迹,承奴更是右臂都被砍了,断臂上裹着被血染红的麻布。夜殃决身后背着昏迷着的小露,一个闪身经过少年,进入内屋。看到小露被救回来小可怜心中顿时安心不小。

内屋传来阵阵收拾的声响。不一会儿,承奴和夜殃决都换了干净的衣物走了出来,老者身后多了一个包裹。

“我们被仇家追杀,此地已经不能久留,你自己寻生去吧”夜殃决经过小可怜身边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们不要我了!”小可怜心里震惊到。

承奴经过小可怜身边叹了口气:“我们现在很危险,他们要找的是我们,你和我们分开,是最好的结果。”说完,脚步加快跟上前去。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跟着他们确实是很危险,可是,我该去哪?还有小露,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小可怜愣在那里,心乱如麻:“不行!我要为我争取一个机会!”很快心中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想跟着你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在夜殃决他们快要消失在视野里的时候,小可怜大声一叫。

夜殃决站定身子,背着少年问道:“我们很危险,你会死。”

“我知道!”少年注视着远处的背影道。

“给我一个理由。”夜殃决微微转头问道。

“我不想离开你们,特别是小露!”少年坚定的说道“我些时日和小露在一起很开心,她教会我很多语言,我每次看到她开心,我就很开心。”少年微微低下眼神。

夜殃决听后有些迟疑,

“公子,这小子这一年来都很老实,不像是心存祸心的人”旁边承怒小声对夜殃决说到。

夜殃决眼神一凛,死死盯着小可怜,问道:“你可知道你的这种依赖心理会要了你的命”。

“依赖心理?我,我不怕!”少年抬起双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夜殃决的双眼,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停在那里。

过了半响,夜殃决心中一惊“这少年居然不受我气场的影响?”

旁边独臂承奴也是一惊:“敢和公子对视这么久而没有半点影响,这小子不简单”。随后向夜殃决道:“公子,既然他自己都不怕死,我们何必在乎这么多。而且,小姐和他的关系挺好的,有他在小姐身边,小姐也会多一个玩伴”。

夜殃决收回目光看了看身边的老者,不再说话,转身向远处走去。

承奴知道公子是同意这少年留在身边了。转头对着焦急等待答案的少年道:“公子同意了,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少年一听,心中大喜,快步赶了上去。三人身影渐渐消失在山林中,山坳又恢复了宁静,只是这个宁静也许永远不会有人来打破了。

三天后,一个山谷中出现三个身影,正是小可怜和夜殃决三人。承奴加快脚步向前,看了看周围向身后的夜殃决点点头,随后三人慢步步入山谷之中。

小可怜抬头看了看:四周野草过膝;大树成荫,视野有限;远处不时传来野兽嚎叫;山谷上方是万丈悬崖;悬崖上垂下几条长藤,长藤有人手臂那么粗。向前走了几步发现旁边有一个路牌,上面写着几个字“苦花谷”。

这时从谷内传来一声冷冷的询问:“来者何人?”

夜殃决拱了拱双手回答道:“墨剑夜殃决,卑身前来寻求救人之法。打扰之处,请前辈海涵。”

“哦?原来是:墨剑文中有,才倾万世游,红尘一游,决离愁的夜殃决。”谷内的声音明显客气许多:“既然是公子亲身到来,请。”话毕,前面凭空出现一条小路,夜殃决带头走了进去。

“仙术?”小可怜有些吃惊。跟在身后也走了进去。走了小会儿,视野豁然开朗,前面出现大片白色小花的花园,花园尽头有几间茅屋。

“注意脚下,别踩着这些花。”承奴嘱咐小可怜道。

小可怜点点头,看了看身后背着的正在昏迷中的小露:“马上就找到仙人了,妳也就能苏醒了。”

来到茅屋前,顿时一阵药香扑鼻而来,让人神清气爽。茅屋不大,有三间,用木质栅栏围在一起。

夜殃决带头来到栅栏外面躬身说道:“夜殃决不请前来,实在是因为亲人伤情严重,恳请前辈援手相助。”

“进来吧。”最大的那间茅屋内传来回音。

进入茅屋内,眼前是一张茶几,上面摆放着几个杯子,茶壶冒着热气。内屋被一张竹质屏障分成内外两个部分,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身影。

“病人何在?”屏障里面的人问了一句。

小可怜迅速来到屏障前,正准备将小露放到旁边的椅子上。却听见里面传来话语:“所中之毒为:死人睡;中毒时间为四天前的丑时;毒量为一小克,看来害人不是想置她于死地。”

夜殃决点点头:“先生明鉴。”小可怜一阵惊呼,这等医术,不是仙人是什么?

“病情不重,但是这死人睡之毒也不是人人都能解。”屏障掀开里面走出一个高八尺的男子。男子柳叶弯眉;长长的睫毛下面一双清澈的丹凤眼;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白皙的皮肤更胜女子再加上那身纯白的衣襟让众人无不惊叹,世间竟有如此俊美的男子。

“见过子梦先生。”夜殃决对着绝美男子拱了拱手。旁边承奴也拱了拱手道:“老奴拜见华草子梦大人。”

华草子梦点点头,转头看向夜殃决道:“我的规矩你是知道的:拿一件我喜欢之物换一条人命,不论贵重,不论生死。”

夜殃决眉头一皱,苦笑道:“世间奇谈,一草救人生死,千金不得良方。先生诗号如此,我等怎能不知道先生的规矩。只是我怕带来之物,先生看之不上。”

华草子梦笑了笑,如沐春风,说道:“不论贵重,但求喜爱。”

夜殃决也不墨迹,随手一甩,身前凭空出现五件宝物。

华草子梦低头看了看,走到最左边的宝物旁道:“千年寒霜铁:生于极寒之地,历经千年沧桑才可凝聚一小块,世间万金难求。是好东西,可惜我拿之无用。”说完向第二块走去看了看,道:“嗜血芳草:生于极阴之地,必须吸食千种不同血液才可成熟,能再生精血。也是好东西,可惜我这里就有。”接着走向中间那件宝物,闻了闻,道:“繁花似锦:产自百花宫,用上万种不同香料经过百花宫大师数十年培养才可成熟,香气凝人,百年不变味。世间女子无不想拥有它,可惜我是男子,对它也不感兴趣。”话音刚落走向第四件宝物眼前一亮,道:“婆娑迷扇?不对!”再仔细一看,有点失望的说道:“这把婆娑迷扇是伪造的,虽然是出自大师之手,可惜伪造的就是伪造的,比不上真正的。”

“这…先生果然慧眼如珠,我献丑了。”夜殃决也是一愣。

“这不怪你,这把扇子出自一个大师之手,单就论功效和婆娑迷扇也差不到哪里去。”华草子梦摇了摇手说到。话毕,向最后一件宝物走去,看了看,闻了闻,疑惑道:“恕在下眼拙不能知晓这件宝物是何物。”

夜殃决看了看这最后一件宝物,道:“这件宝物是夜某无意间得到的。当时正值傍晚,一颗流星从天而过,随后大地一道剧颤,这个小东西正是从流星爆炸方向飞过来的,它的制作材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不知先生见过这等材质吗?”

华草子梦一听有些吃惊,问道:“你说的那颗流星是去年掉落西南大山中的那颗?”

夜殃决点了点头。

“你说它是从流星降落方向飞出来的?”华草子梦拿起这件宝物仔细端详起来,它整体呈圆盘形,上面有不规则勾线,中间部分有似玻璃非玻璃的一个球形,里面看不清有什么东西。

夜殃决看了看那件不知名宝物,说道:“我曾经试过将内力注入里面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但是我发现我的内力根本注入不进去。我也试过用重物把它弄开,发现重千斤之物砸在上面它依然完好如初。”

“夜公子的内力都不能破坏它半分?”华草子梦有些心动。

“咦?”这时从旁边传来一声疑问,发出声响的正式小可怜。

“小兄弟见过此物?”华草子梦转头看了看小可怜问到。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异世英雄传】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