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记

犬马 玄幻奇幻 2018-12-27 05:13:19 0 0

牧仙记

虚无中,陈心的意识回归。

紧接着,脑海中便是撕裂般的剧痛,一段段记忆浮现出来。

他本是那大千世界的一代天骄,体修唯一的传承者,却在参悟之际被仙帝设计坑杀,带着遗憾身死。

第1章 魂归下界

第2章 体修九术

第3章 炼体之路

第4章 强横之始

第5章 危机乍现

第6章 斩杀仇敌

第7章 双面萝莉

第8章 睚眦必报

第9章 提前炼丹

第10章 炼制人丹

第11章 浴火重生

第12章 宗门考核

第13章 绝地反击

第14章 通天之路

第15章 人前亮相

第16章 神秘召唤

第17章 初遇胭脂

第18章 全场沸腾

第19章 这很难吗

第20章 白须老者

牧仙记小说试读:

虚无中,陈心的意识回归。

紧接着,脑海中便是撕裂般的剧痛,一段段记忆浮现出来。

他本是那大千世界的一代天骄,体修唯一的传承者,却在参悟之际被仙帝设计坑杀,带着遗憾身死。

不知为何,却在这沧澜小世界中醒来,附身在一个十七八岁少年的身上。

“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儿吧。”

一阵哀求声传来,陈心的心中猛然颤动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原本这具身体的母亲。

身起。

门破!

门外是一处村庄,此刻那庄中村民,双目怒视一小人。

那小人尖嘴猴腮,名为涂勇,而陈心母亲,正伏在涂勇脚下。

涂勇本是隔壁青牛村人,去年,仙宗青山宗,下山遴选弟子,这涂勇身俱仙根,被引到青山宗修行。

今日下山,便是为找陈心报仇。

几年前,两人曾因口角大打出手,这涂勇怀恨在心。

今日一见,涂勇便对陈心拳脚相向。

许是少年心性,下手没轻重,就在这不知觉间,将陈心打死还不自知。

陈心也是因此,附身而来。

“呦,还活着呢!”

陈心现身,涂勇奸笑一声,便冲身而来,却被陈母阻拦,涂勇恶向胆边生,便是一掌拍下。

……

“孽畜,住手!”

许是记忆作祟,许是血脉相连,陈心刺目欲裂。

刀起。

血现。

体修传承,以血杀人。

陈心眼中,涂勇已是一具死人!

“呦,还敢站起来,当真……”

话音刚落,涂勇只觉自己腹部剧痛,低头看去,他的胸膛刺进一只手臂。

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流失,四周不断倒灌进胸腔的凉风。

“聒噪。”

抽出右手,陈心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

四周的村民还在震惊中,他们眼睁睁看着陈心将手臂上的鲜血抹掉之后,大模大样的在涂勇身上翻找。

好像是在,找财物。

良久,将涂勇里里外外的翻找一便之后,众村民只见陈心嘴中好像嘟囔了一句什么。

询问了下耳朵尖的村民,他们知晓了答案。

“穷鬼。”

慢慢的,村民们开始后退,生怕陈心发现一般,回到了自己家中,大门紧闭。

涂勇是仙山上的人物,如今死在村中,还是早早回避要好。

莫要引火烧身。

没有理会村民,陈心找了把铁锹,将涂勇埋在了村口。

做完这一切,陈心前去扶起还在原地呆坐的母亲,将之搀扶到了家中。

妇人眼中尽是担忧,微红的眼眶叫陈心心疼。

“没事的,我心中有数,您放心吧。”

沉吟了片刻,陈心安慰了一下妇人。

击杀涂勇之际,他已经算到之后的事。

这涂勇只是一个不成器的外门弟子,他甚至没到凝气境,只是比一般凡人要健壮一些罢了。

像这种人,因为学艺不精在外被杀害,宗门是不会理会的,修仙之路何其曲折,连最基本的事情的做不好,死了倒也省资源。

这就是陈心下杀手的底气。

弱者,没有存在的价值!转眼间三天时间过去。

众多村民见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也就逐渐的恢复到了往日的生活中去。

只是和陈心一家的来往,却是少了许多。

趋吉避凶本是人之常情,对此陈心和陈母都没有在意。

毕竟,日子还需要自己本人过不是。

经过三天的疗养,陈心的伤势也恢复了几分,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一个惊人的发现,令他振奋。

魂穿之后,本来根本无法窥探的体修传承,如今就印在他的脑海。

并且通过印证,他也已经知晓,体修九术之一,就隐藏在这个名为沧澜界的小世界中。

甚至确切的方位,都有记载。

传说上古时代,体修大兴,共有九式秘术流传于世,而只要得到这九术并且合而为一,就能突破到更高深的境界,触摸天道。

甚至一统诸天万界,都未可知。

想到九术的传说,陈心原本颓丧的心,终于重新燃起希望。

报仇之火,熊熊燃烧。

……

想起前世的仇恨,陈心双拳紧握。

“仙帝,待我重回巅峰,定要取你头颅,为前世之我祭奠!”

暂时将心中的恨意压下,陈心开始努力感知自身的状态。

炼体之道并不好走,饶是他有完整的体修传承,和修炼方法的介绍,仍然不能轻易的入门。

体修之法消耗极大,同等境界中,体修的战力是法修的几倍,但是相应的,修行资源的消耗也是极多。

现在陈心的面前,有一个难题。

这具身体太孱弱,在他的眼中,甚至入门都很难,为今之计,只有赶紧增加自身力量才行。

只有这样,才能在真正炼体的途中,不会因为身体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而崩溃。

一般来说,体修必须经过从小的打磨与锻炼,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增加自己的肉身之力。

如今的陈心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他只能利用更直白,更快速的办法。

天材地宝,或者灵丹妙药。

只是以现在陈心的凡人之体来说,想得到这些东西谈何容易。

思前想后,陈心想到了一个办法,也是现如今唯一一种快速提升肉身力量的办法。

但是若想使用这个办法,必须舍弃自身一些东西才行。

比方说,寿命。

原本大千世界的陈心,对制符一道颇有心得。

甚至早年间,还得到过一式制符的秘术,燃命符法。

顾名思义,那是以寿元绘制灵符,从而摒弃传统的灵力催动。

这套秘术消耗极大,甚至一道威力强横的灵符,需要消耗数百年的寿元。

所以这燃命符法,一般只是作为油尽灯枯时的杀手锏之用。

当日击杀涂勇之际,陈心就是以自身寿元,催动燃命符法,在自己手中画出一道粗浅的神力符。

这神力符极其简单,所以消耗的寿元不是很多,当时的陈心根本没有在意。

此刻,若想快速提升肉身力量,燃命符法成为了唯一的途径。

但是相应的,寿元的消耗恐怕也是极其庞大的。

面对此等消耗,就连陈心的心中,都是有一丝忐忑。

即使随着修为的增加,消耗的寿元能够再度补充,但是谁也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挺到那个时候。

若是不能,只会万事到头一场空。

沉吟中,前世含恨而死的画面再度浮现脑海,陈心的目光中执着涌现,甚至在执着深处,还能看出一丝狰狞。

“不成功,毋宁死!”

这一刻的陈心,脑袋中已经被仇恨填满。

起身离开家门,他开始着手准备绘制灵符的材料,为自己的体修之路,做好准备。

……

就这样,在这个名为沧澜的小世界中,诸天万界最后一名体修,孤独的走上了这条与世界为敌的道路。

自此之后,可能消失了无尽岁月的体修九术,也会再度出现,令众多法修,回忆起当年被支配的恐惧。

甚至因为九术,已经彻底没落的体修之道,也能再度裹挟无上威严,降临诸天万界。

上古时代,令无数法修胆寒的口号,也即将在今日重现!

“诸般道法,体修最强!”制符之道变化万千,其中有一灵符名为重力符。

施展此符,能增加自身或者对手身上的重力,犹如万钧重担压身,步履维艰。

陈心去准备了黄纸和朱砂,目的便是通过燃命符法,绘制重力符。

本来前世之时,陈心已经可以凭空画符,只是如今法力尽失,他必须借助这两样东西,作为灵符的载体才可。

将简化后的灵符贴在身上,陈心只觉得身上好似背着一座大山一般难受。

强横的重力不断压迫他的身体,逼迫身体不自觉的适应这重力的存在。

以此,快速增加肉身力量和肉身防护能力。

重力符效果显著,只是这个中滋味,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而且,即使是简化后的重力符,消耗的寿元也是极多,一张灵符便会消耗两年寿元。

而每经过一天,灵符的法力便会耗尽,也就是说,为了早日踏上炼体之路,陈心每天都会在寿元的大量消耗中度过。

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恐怕,若不是凭借强烈的复仇欲望支撑,即使是陈心,也会在这等环境下崩溃。

……

接下来的日子,进入了一段时间的平稳期。

除了每日绘制重力符之外,陈心还抽出时间进山打猎,以保证血食的供应。

以这样的方法由内而外,改善自己的体制。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身负重力符,自身不适应压力,好几天的时间都是一无所获。

直到最近这几天,陈心才能偶尔的打上一两只兔子。

……

“我儿今日又要进山吗?”

陈母看着这几天逐渐变化的陈心,眼中有幸福闪过。

现在的陈心,哪里还有了原来贪玩的模样,里里外外的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要不是从小将他养大,自己的孩子自己心里清楚,陈母恐怕以为这是别人家的孩子呢。

“嗯……您安心在家等我吧。”

沉吟了片刻,陈心回答到。通过这几日的相处,陈母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已经让陈心发自内心的接受她。

陈心甚至想到,恐怕在这个世间,也只有陈母能令他逐渐冷硬的心,有片刻柔软。

他永远忘不了,自己“第一次”来到这个家中的时候,家里是个什么情况。

恐怕,也只有家徒四壁能够形容了吧。

但饶是如此,那天陈母还是狠了狠心,杀了一只老母鸡,说是为陈心补身子。

原本陈母的儿子生性顽劣,从不关心家中之事。

整个家都是靠着陈母一人,做些手工活,还有将老母鸡下的蛋,拿去镇上的集市卖掉而维持。

和陈母相处的这段时间,陈心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母爱的滋味。

“以后,就让我来替您的儿子尽孝吧……”

走在山间的小路,回头颓然的看了看家门的方向,陈心恨自己,他恨自己即使在内心中,都不能称呼陈母一声,娘亲。

……

一直打猎的山,名叫大青山,传闻掌管此地的青山宗,就隐匿于大青山的深处。

对于这些,陈心毫不在意。

如今他已经决定走上体修的道路,对于法修之事,根本无暇在意。

更何况,这等小世界的宗门,前世的陈心挥手间便能毁去。

志在报仇的他,怎可能在此流连?

陈心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将身体打熬完毕,好赶紧正式的修开始修炼。

体修强横的战力,令他向往。

面对如大山一般压在他身上的仙帝,他只有在这条充满荆棘的道路上勇往直前,尽快追赶仙帝的步伐。

就这样,强忍着因为重力带来的不适,陈心开始在大青山中转悠,追寻合适的猎物。

转眼间已是黄昏。

今日的收获还不错,两日野兔,一只狐狸被陈心拎在手中。

本来还有一只野兔的,只是当时陈心突然没控制住重力的压制,一箭射偏,叫那野兔逃之夭夭。

回家之后,陈母已经将饭食做好,老远看到他回来,便出去迎接。

……

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溜走。

陈心每日白天吃完了早饭便上山打猎,黄昏之时不管有没有收获定会归来。

吃完晚饭,便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绘制灵符,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陈心的肉身力量,也在一天天的加强。

直至,二十七天后。

这天清晨,陈心于打坐中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

两眼间精光乍现!

翻身跳下火炕,知会了陈母一声之后,陈心没吃早饭,便去往了大青山的方向。

他知道,如今自己的身体已经打熬完毕,正式修炼炼体功法,就在今日。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牧仙记】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