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莫憂小说、千年莫憂小说无广告

泪痕残 仙侠武侠 2020-11-13 11:08:31 0 0

千年莫憂

千年莫憂小说、千年莫憂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19 17:12

字数: 756,466

状态: 已完结 25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千年莫憂小说简介: 莫憂為唐伶倒上酒,也不等她,先咚咚咚一口喝盡,一股灼熱之感從嗓口直奔而下,經胃,再經貫于小腹,很快又往上騰升,逼上胸口,再直沖腦門,緊接著,眼前的唐伶模糊了,酒模糊了,屋子模糊了,深灰的迷霧中晃動著丁謂的面孔,還有娘,就象回到了十年前的墓穴,娘一身是血、面如金紙,奄奄一息。

千年莫憂小说预览

第一章咸豐庚申,英法聯軍白海入侵,京洛騷然。

距圓明園十里,有村曰謝莊,環村居者皆獵戶。中有魯人馮三保者,精技擊。女婉貞,年十九,姿容妙曼,自幼好武術,習無不精。是年,謝莊辦團,以三保勇而多藝,推為長。筑石砦土堡于要隘,樹幟日“謝莊團練馮”。

一日晌午,諜報敵騎至。旋見一白酋督印度卒約百人,英將也,馳而前。三保戒團眾裝藥實彈,毋妄發,曰:“此勁敵也,度不中而輕發,徒糜彈藥,無益吾事,慎之!”

時敵軍已近寨,槍聲隆然,砦中人蜷伏不少動。既而敵行益邇,三保見敵勢可乘,急揮幟,曰:“開火!”開火者,軍中發槍之號也。于是眾槍齊發,敵人紛墮如落葉。及敵槍再擊,砦中人又鶩伏矣[30],蓋借砦墻為蔽也。攻一時,敵退,三保亦自喜。婉貞獨戚然曰:“小敵去,大敵來矣設以炮至,吾村不齏粉乎?”三保瞿然曰:“何以為計?”婉貞曰:“西人長火器而短技擊,火器利襲遠,技擊利巷戰。吾村十里皆平原,而與之競火器,其何能勝?莫如以吾所長,攻敵所短,操刀挾盾,猱進鷙擊,或能免乎?”三保曰:“悉吾村之眾,精技擊者不過百人,以區區百人,投身大敵,與之撲斗,何異以孤羊投群狼?小女子毋多談。”婉貞微嘆曰:“吾村亡無日矣。吾必盡吾力以拯吾村”于是集謝莊少年之精技擊者而詔之曰:“與其坐而待亡,孰若起而拯之?諸君無意則已;諸君而有意,瞻予馬首可也。”眾皆感奮。

婉貞于是率諸少年結束而出,皆玄衣白刃,剽疾如猿猴。去村四里有森林,陰翳蔽日,伏焉。未幾,敵兵果舁炮至,蓋五六百人也。挾刃奮起,率眾襲之。敵出不意,大驚擾,以槍上刺刀相搏擊,而便捷猛鷙終弗逮。婉貞揮刀奮斫,所當無不披靡,敵乃紛退。婉貞大呼曰,“諸君!敵人遠吾,欲以火器困吾也,急逐弗失!”于是眾人竭力撓之,彼此錯雜,紛紜孥斗,敵槍終不能發。日暮,所擊殺者無慮百十人,敵棄炮倉皇遁,謝莊遂安。 第二章幾輛破舊的馬車,載著一支流浪藝人的隊伍,緩緩行駛在由山西通往河南的官道上,一路上飛揚的塵土,落滿了車逢,這支十來個人的隊伍,似乎個個都疲憊不堪。

這是明崇禎四年的春天,陜西、山西一帶久旱不雨,饑荒嚴重,迫于生計,各地流寇蜂起,燒殺搶掠,鬧得雞犬不寧。這些流浪藝人原本是在山西境內周游賣藝,如今當地人肚子都填不飽,哪里有閑錢來打發他們,他們便只好收拾行頭,轉道尚且安寧的河南,這支隊伍的領頭人是一位二十出頭的姑娘,因常穿一身紅色表演裝,人們都稱她紅娘子。這幫藝人原是由她爹組織起來的,紅娘子從小失去了親娘,隨著四處流浪賣藝的爹長大,既然長在這種班了里,她自小就接受了嚴格的訓練,七歲登臺,九歲成名,十五六歲時便成了班子里的臺柱子,前年她爹累死在場子上,順理成章,她又被大伙兒推舉為班頭,領著十幾號人走南闖北,掙一口血汗飯吃。這天,紅娘子的班子來到河南祀縣,在縣城鬧市的一塊空地里罷起場子,一陣激昂緊湊的鑼鼓聲后,場子周圍便很快圍滿了趕來看熱鬧的市民,個個舉頭拭目,等看好戲上場。因為是在本地的第一場演出,必須來個開門紅才能鎮得住觀眾,紅娘子略略化了妝,便第一個出場了,她的拿手絕活是繩技,場上早已豎起了兩支高桿,離地一丈高的桿頭上牽了一根筷子粗細的鋼絲繩,在陽光照耀下閃發亮。只見紅娘子穿一身鮮紅的短靠,一根銀色寬腰帶緊束腰間,把她細腰豐胸,窈窕健美的體態勾勒得鮮明動人,紅衣衫的襯托下,一張俏臉愈發顯得白哲生動,明眸閃爍處,引得周圍的觀眾耳熱心跳,眼光不由自主地跟著她轉。紅娘子亮相后,猛地一個燕子翻身,便輕輕巧巧地躍上了一丈多高的鋼絲繩,單腳立在上面悠悠晃晃;接著,只見她柳腰輕擺,在鋼絲上走了兒個來回,雙手則在空手優美地舞動著;稍稍停了一會兒,突然向上一縱,翻了一個漂亮的空中筋斗,又穩穩地落在鋼絲上;接下來是一串仙鶴獨立,乳燕展翅,蛟龍出水,彩鳳朝陽的技巧動作,惹得下面的觀眾驚呼聲一陣高過一陣,這時,空地里刮起了一陣風,把高處的鋼絲繩吹得搖搖蕩蕩,似乎要

把紅娘子蕩了下來,但她一連串的空翻,有時眼看就要失足落下,卻又總是能恰到好處地穩住,觀眾們不由得大聲叫好。

又是一次驚險的動作,紅娘子聽到從觀眾的外圈發出一聲驚恐的呼叫,與四周的喝彩聲格格不入;稍稍站走后,她低頭向那呼聲處看去,原來是一位年輕的公于,正睜大了眼睛,驚恐地望著自己,看他站在離觀眾圈稍遠的地方,手里牽著一匹白馬,似乎是剛剛來到。就在紅娘子低頭看去,四目相對的那一剎那,她不由自主地心中一悸,宛如觸電一般,表演經驗豐富的她為什么會突然分神呢?只因那公子眼中流露出一種由衷關切和擔心的神態,是她極少見到的,何況這又是來自一位英俊儒雅的年輕公子,怎不讓她心神蕩漾呢!

那位公子似乎也察覺到了紅娘子那含情脈脈的眼神,他先前是被她高超的技藝、矯健的體態、秀媚的臉龐吸引住了,現在卻更為那種勾魂攝魄的眼神而心蕩神移。這位公子叫李巖,乃是當朝戶部尚書李精白的小兒子,年方二十,已有舉人身份,此時正在家鄉祀縣埋頭苦讀,以待來年入京應禮部會試。今天春游偶而路過此地,不料卻被一位江湖賣藝女弄得心旌搖曳,難以自持,他心想自己身為尚書公子,哪可如此輕薄,便強迫自己離開了場子。

鋼絲上的紅娘子做完一個動作,再定睛朝下看時,已不見了那位公子,心中一動,自知一時難以平靜下來,于是連忙一翻身,蝴蝶一般地落在了地上。

紅娘子的班子接連在杞縣表演了五場,紅娘子每次留意觀察,卻再也沒見到過那位公子,賣藝人四海謀\生,幾天后,紅娘子雖然牽腸掛肚,卻只能帶著班子轉場到其他城鎮去了。

三年后,李巖奉父母之命與大家閨秀湯柳容結為夫妻,湯氏秀美文靜,知書識理,婚后的生活還算美滿和洽,然而昔日紅娘子佻巧的模樣,仍然不時地在李巖腦海中浮現出來。

這時,各地的農民起義軍已卓成氣候,形成了高迎祥、李自成、張獻忠、羅汝才幾股勢力分庭抗爭的局面,由于連年戰亂,又逢上干旱之災,杞縣一帶也鬧起嚴重的饑荒,哀鴻遍野,民不聊生。饑民們知道李公子心地善良又很有來頭,便紛紛聚集到李家門前,哀呼:“李公子救我!李公子救我!”

李巖心感神傷,當即打開了自家的糧倉救濟饑民,可畢竟僧多粥少,仍然解決不了大問題,于是就出面請求縣令宋常咸,打開糧倉放糧濟民。宋縣令卻是個膽小怕事之人,只說開倉大事必須請求上級批準才行,可此時戰亂阻隔道路,要想與省府取得聯系再放糧,勢必來不及了。李巖果敢他說:“救人事大,應見機而行,倘若上級追究起來,我甘愿承擔全部責任!”

既然如此,宋縣令無話可說,于是打開了糧倉,將存糧發放一空,幫杞縣的百姓度過了難關。事后,省府聞訊后果然派官吏來調查此事,宋縣令唯恐自己牽涉進去掉了烏紗帽,一口推說是李巖帶領饑民強行開倉搶糧,自己毫無辦法。如此一來,案情性質大變,李巖成了哄搶糧倉的首犯,被關進大牢聽候發落。

一聽說李公子被捕入牢,全縣的百姓為之憤憤不平,大家奔走相告,自發地組織起來到縣衙為李公子請愿,都置疑道:“李公子是救活了一縣饑民的大好人,怎么可以治罪呢?”

然而縣衙里的宋縣令哪里管這么多,他一心只想應付了上級,保住自己的烏紗帽就行,哪里會管什么怨聲載道。

恰好此時紅娘子一行巡回演出又來到了杞縣縣城,耳邊不時聽人說起李公子的義舉和案情,雖然她并不知道李公子就是當年令她心悸的那個人,但她深深為這個李公子的行為而感動,心中涌出助他一臂之力的想法。

一個月黑風高夜,紅娘子換了一身黑色夜行裝,悄悄摸到縣衙大牢,施展出飛檐走壁的功夫,輕輕松松地翻入了獄墻內,抓了一個獄卒,問明了關押李公子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覺地潛了進去,把李公子救出,當夜帶他逃到延陵山密林深處的山洞里。

來到山中停下,天色已經放亮,紅娘子這才得空仔細打量被自己救出的李公子,這一看竟大吃一驚,這個李公子居然就是自己當年在杞縣賣藝時給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那位年輕公子。李巖似乎也認出了眼前這個黑裝俠女,就是當年那個翻騰在鋼絲繩上的紅衣姑娘,世間竟有這等巧事!兩人一番相敘,頓時覺得彼此十分親近,李巖對紅娘子的冒險相救感激不已,紅娘子則為自己救出的是他而萬分慶幸。

李巖對自己越獄逃匿行為惶恐擔心,紅娘子萬般柔情地安慰著他,勸他待風頭過去再作打算,先在山中隱居些時日,有意無意中,紅娘子流露出以身相許的意愿,李巖受寵若驚,但一想到家中的嬌妻,不免有些顧慮,欲愛又止,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天,紅娘子下山去尋食物和日用品,讓李巖在山中等她。李巖一個人坐在山洞里,左思右想,覺得自己主張開倉放糧的行為確屬情勢所迫,只要調查清楚,應該可以獲得諒解,如今擅自越獄,平白無故地加上個罪名,豈不是弄巧成拙?再說父親身為朝廷大臣,自己又是前途可待的舉人,何必逃隱山中,作亡命之徒呢?如此想來,他漸漸下定了決心,索性趁著紅娘子不在身邊的機會,徑自循路下了山,到城中縣衙去投案。為李巖的不翼而飛,宋縣令正急得象熱鍋上的螞蟻,這時見李巖又自回羅網,連忙把他釘上腳鐐手銬,打入地牢,誣陷他是串通賊\人的要犯,準備就地處死,以免得他再次逃跑,自己受到牽累。

縣城里的百姓聽到李公子將被處死的消息后,悲痛萬分,紛紛奔走街頭,商議著搭救公子的計策,商量來商量去,始終沒想出個妥當的辦法。正當大家一籌莫展之際,紅娘子手揮寶劍,騎著一匹白馬飛馳入城,在鬧市中振臂一呼,馬上應者上千,大家一窩蜂地跟著紅娘子沖進縣衙,趕跑衙役,殺了宋縣令,打開地牢,救出了悲憤已極的李公子。

事情不由自主地鬧到了這種地步,已經和舉旗造反沒有什么兩樣了,既然如此,李巖只好接受了紅娘子的提議,打起義旗,聚眾為軍,與朝廷抗爭!經過一番謀\劃,李巖當眾宣布:“劫獄殺官,罪已加身,事已至此,不如鋌而走險,如今世道昏暗,我們何不獨樹一幟,稱雄一方,也好給百姓們謀\些好日子過。大家可否愿意隨我同起?”當地的百姓早已痛恨致極,如今德高望重的李公子搖旗吶喊,怎不心情激蕩,當即就有數千人表示愿意舍命相隨。

大家推舉李巖為首領,占據了杞縣縣城,勢力四處擴張,基本控制了整個杞縣和附近一些城鎮。由于李巖施行的一系列減稅免捐方案頗得民心,遠近饑民紛紛聞訊投奔到他的旗下,很快就形成了一股聲勢浩大的義軍隊伍。

這時李巖的夫人湯氏已去了京城公婆家,她是在李巖入獄后奔往京城,找公婆設法搭救丈夫的。既然揭竿而起,夫人回來的希望十分渺茫,紅娘子又是一往情深,李巖禁不住敞開了心扉,接納了紅娘子,夫妻倆一唱一和,把義軍整治得象模象樣。

京城中李尚書夫婦及湯氏得到李巖落草為寇的消息大為震驚,連忙連連寫信勸他改邪歸正,可李巖既已騎虎,勢成難下,只好對父母妻子的勸告不聞不問,李尚書夫婦大感家門不幸,羞愧難當,為了表示自己對朝廷的忠心,一家人一同自縊而絕,湯氏也在其中。

后來,李巖的起義軍與闖王李自成的部隊結合在一起,李巖成為李自成麾下出謀\劃策的重要人物。崇幀十六年春天,義軍攻破京城,李自成自立為大順皇帝。不久,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李自成的部隊大敗干一片石,此時李巖建議道:“事已至此,當以一致抗拒清兵入關為要任,可與南京新立的福王密切聯合,暫緩稱帝,等把滿清人驅逐出關后,再議皇位之爭。”李自成坐上了皇帝寶座,舍不得輕易放棄,不但不采納李巖的忠告,反而聽信了小人的挑撥,唆使牛金星用毒酒殺了李巖,然后載著大批金銀財寶,率部向西安撒退。

此時紅娘子正率領一支人馬遠在中原一帶征戰,僥幸逃過了李自成的迫害。李巖慘死的消息傳來,紅娘子悲憤填膺,立刻打起廣“為夫報仇”的旗號,開始與李自成為敵,同時又反擊滿清。雖是兩面受敵,但因紅娘子調遣有方,她的部隊還是接連取勝。

到后來,李自成失勢,清兵攻下西安,直驅中原,大軍壓頭,紅娘子被迫撤向湖北一帶,將人馬并入南明巡撫何騰蚊麾下;然而,不久之后,清兵南下,屠揚州、陷南京,南明很快煙消云散,紅娘子也在激戰中失去了下落。

清玉案

——晨景

青葦影里棲白鷺,

碧蓮深處粉荷,

野渡無人鷗不驚,

扁舟輕系,古槐蒼石,綠水洗紅菱。

弦月西斜拱雙星,

丹霞羞染胭脂暈,

薄似綃裁妝玉人,

紅日姍姍,金線綿綿,織就一江錦\。

蘇幕遮

——女將

風云起,旌麾指,

戟影蔽日,鐵騎破西關,

止戈休言祁連,

收取胭脂山,再補菱花妝。

鼓角鳴,唱羽林,

痛飲酒泉水,同醉三軍,

圈地八千里,

奏,

金闕卸甲,繳符換羅衫。

(昨夜,偶得一夢,其中,邪女穿越為漢之霍去病,奇哉,史書七尺男兒竟成了嫵媚女郎。定國安幫燮天下,安管須眉與釵裙?綰青絲,褪裾裳,跨神駒,掌帥印,揮軍十萬,橫掃西漠,名垂史冊。)

薔薇

天下百花各自妍,

不肯魁元只牡丹,

誰言薔薇非國色?

也曾金闕映翠華。

春容

昨夜冰消碧水長,

翦翦春風過畫堂,

羞描螺黛比新柳,

菱花影里醉檀郎。

知己

執手兩相悅,

不獨為紅顏,

知己契死生,

何須三生緣。

天仙子

——對月

月滿西樓曉窗前,

對花對酒嗟離弦,

誰說對影成三人?

花是花,酒是酒,

分明一身還孤憐!

昨夜呢喃猶在耳,

今宵衾寒不肯眠,

三更聽漏夢未成,

斜了月,凋了花,

醉看霞生水晶簾。

離別

別君在帝隴,

把酒寄西風,

舊誓須縈懷,

恨不常相逢。

將軍

戰血染城立旌旗,

征衣做令傳捷音,

將軍何懼陣前亡,

忠魂守疆八百里。

閨怨

昔日金屋嬌,今朝長門怨,

妾心常切切,君恩不若磐,

三月起秋風,*凋春花,

恨無相悅人,懶妝瘦紅顏。

白狐

唱:陳瑞

詞:玉鐲兒

曲:楓林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獨,

夜深人靜時,可有人聽見我在哭,

燈火闌珊處,可有人看見我跳舞。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獨,

滾滾紅塵里,誰又種下了愛的蠱,

茫茫人海中,誰又喝下了愛的毒。

我愛你時,你正一貧如洗寒窗苦讀,

離開你時,你正金榜題名洞房花燭。

能不能為你再跳一支舞,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海誓山盟都化做虛無,

能不能為你再跳一支舞,

只為你臨別時的那一次回顧,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天長地久都化做虛無,

能不能再為你跳一支舞…… 第三章“開始”——“關閉計算機”——“關閉”—拔掉電源。

我伸了個長長的懶腰,慵倦的揉了揉脹痛的雙眼,挪開藤椅,往后一仰,順勢歪倒在床上,大腦空白了三秒鐘,然后洶涌擠入無邊的睡意,我揚手拍響床頭的電燈開關,房間瞬間陷入儂重的黑暗,而我的意謖,也迅速被它淹沒。

我的靈魂在這初春的深夜,穿戶走廊,游曳在沉肅的墨色之中,這是座古老、繁華、不眠不休的城市,昏黃的路燈一排排的延展到夜色的盡頭,時而一輛小車飛馳而過,大燈晃映,在昏黃陰晦的路燈下,象是夜行的幽靈,一閃即逝。

我惱煩這種顏色這種氣氛,晃晃悠悠的飄向那沉寂的山脈,那是一片連綿起伏的水墨,崇嶺深幽,古柏參天,林聲似濤,苔蘚\印階而綠,高低錯落的山石傍著一條曲折的小徑迤邐而上,時隱時現于綠蔭和巖石之間。我沿著石級層層而上,來到山頂,在一處突拔千仞的奇峰之巔停住了腳步。

我看到一襲白衣勝雪。

她站在懸崖峭壁,山風獵獵,吹起她無束的青絲和翩若凌波的裙袂,那是一種決絕戚艷的美麗,足以令天地秀色為之失容。

她遙遙的看著我,向我詭異一笑,朱唇輕啟,妙言如樂:“跟我來吧,這就是你創造的世界……”,蓮足微移、嬌軀凌空,象一片雪花、一只雪蝶,飄落……

我輕吁一口氣,魂歸于體,這是一個夢而已,一個已陪伴我好些夜晚的夢,我知道,那個無沾點塵的白衣女子,她叫莫憂,她是我筆下那只清麗無雙、幽怨癡情的白狐,我用鍵盤把她的命運\敲成懸崖一步、千年輪回。

我毫不害怕,唯有淡淡的哀傷與自責,我覺得自己象是個殘忍的造物主,為我的子民們鋪排一條肝腸寸斷的不歸路,并以此為樂。 第四章厚重的窗簾隔斷昏黃隱晦的路燈,耳邊傳來客廳輕輕的壁鐘指針聲。

三聲清音,夜入三更。

莫憂,莫憂,我為你再次失眠。

我無奈的翻個身,慢騰騰的下床,汲著鞋去書房找書看。

書房木門半掩,沒有燈光,如夜一般幽藍的綢簾把一室書屋襯得如浩瀚星宇,深沉肅穆。

半掩的門后,佇立著半個人,半個背對著我的身影。

血液在我目光觸及那朦朧的影子那一瞬間,凝固了,涼意從指塵傳入,迅速滲入心臟,擴散到每一個細胞,于是,全身的毛孔同時擴張,那一刻,我打賭,我真的聽到了自己的心跳,那是一種奇怪的聲音,讓我想起電視劇里,丹陽門前的擎天赤鼓。

“咚——”

“咚——”

“咚——”

門,無風自開。

那背影完全展現在我的面前,他緩緩的轉過身,沉暗如墨的房間仿佛浮起一層幽藍如魅的光霧,籠\在他周身,于是,我清楚的看見,他是個男人,弱冠年紀,長發盤起,藍巾繞纏,寶藍色的文士長衫,面容如玉,清秀儒雅,好看的雙目中卻飽含怨怒,與他書生氣質極不協調

我一眼就認出了他,他是顏如玉,在我的筆下,他就是這樣的容顏這樣的打扮。

這個性情怯弱、恩薄義寡、貪念仕途、惟惟懦懦的書生,就是他,讓莫憂癡心以待,最后傷透心腸。

顏如玉此刻的表情,絕非出自我的筆墨,他怒目相向,忽然廣袖一蕩,伸手指著我,咬牙切齒的喊道:“邪女,就是你!就是你!偏崇武道、好殺生,毫無禮訓,貶我讀書之人!你這女子,何德何能,不過識得幾個字,就敢胡言亂語,賣弄鋒毫,將讀書人描得毫無陽剛之氣,陰柔見識反不如釵裙,讓我遭受輕視鄙薄,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我頓時怒了,忘了驚惶他來自幽冥虛無的世界,沖進屋從書架上抽出一本厚厚的書,摔在他身上,冷笑道:“你自己看看聊齋,其中所謂熟識孔孟之道的書生,就是你這個樣子,滿口道理倫理,實則虛榮貪譽、迂腐無情。”

顏如玉將《聊齋志異》亦狠狠摜在地上,咬牙切齒道:“此聊齋,講的盡是山野粗鄙、妖魔鬼怪之人,愛歡女愛、敗壞綱常之事,怎可做為評定讀書人的依據,況且,書中也不乏多情多義、癡心專一的男子,你怎偏偏斥其精玉取其糟粕?”

這天下間,取其精玉的文章多如牛毛,何須我再擠入?

我冷笑著睨他一眼,轉身回臥房,打開電腦,顏如玉跟在身后,到臥房門口時,停住腳步猶豫不前,我冷笑道:“書生,這是我的閨房,你這孔孟弟子,理應屬守禮教,不得跨入半步。”他果然不再進來,反而又退了半步。

我打開音樂播放器,戚清憂傷的弦律響起,悲憂輕嘶的聲音如泣如訴,是陳瑞的《白狐》。

顏如玉站在門口,屏聲傾聽,臉色一點點變得蒼白難看,他低訥道:“邪女,我就是那個書生?”似在問我又似自語,不等我回答,忽扭頭而去,我追出門一看,客廳一片黑暗,哪里有藍衣的影子。

音樂還在繼續,憂傷哀艷,如潮水如將我裹緊。

千年莫憂小说预览

千年莫憂

千年莫憂

千年莫憂

千年莫憂

千年莫憂

千年莫憂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千年莫憂小说、千年莫憂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