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神枪手

余香 历史军事 2017-11-19 08:20:51 0 0

大清神枪手

特种狙击手李振回到晚清,第二次鸦片战争已经临近。

一枪在手,天下我有!

一套现代特种战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手出神入化的枪法取敌首级于千里之外,神马英美法德意日都不禁泪流满面。

平太平天国,扫鞑夷内乱,搞工业革命,开资产先河,让列强侵略者闻风丧胆,滚出祖国,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

雪国耻,振国威,屹立于世界之巅!

第1章 一枪爆头

第2章 闯祸了

第3章 机遇和危险同在

第4章 李振的狙击枪

第5章 营中之营

第6章 打得你服气为止

第7章 戏耍黄士海?

第8章 圆满成功

第9章 组建尖刀特种部队

第10章 挑选士兵

第11章 发匪来了

第12章 神枪手李振

第13章 出使南京

第14章 东王杨秀清

第15章 意大利军火商

大清神枪手小说试读:

鼓声雄浑激昂,在战场上不停的回荡着。

李振穿着一件破旧的军服,卷起袖子,露出肌肉分明的臂膀。他微躬着背,提着一口钢刀,冷静的盯着冲来的太平军,像是潜伏的猛虎等着猎物上钩。

“杀!”

突兀的吼声,从李振前方两丈外传来。一名太平军士兵龇牙咧嘴,眼露凶光,恶狠狠的朝李振冲了过来,挥刀劈下。

李振眼神平静,没有丝毫慌乱。

在钢刀劈向他的瞬间,李振右脚往前斜探,身体微微往右一晃,恰巧避开劈下来的钢刀。刀光从身旁划过,透着一股沁人的寒意。李振低吼一声,身体猛地窜出,猛虎下山般撞在太平军士兵的肩膀上。

“砰!”

沉闷的响声传出,太平军惨叫一声,露出痛苦的神色。由于身体失去重心,士兵蹬蹬蹬的连续后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

“去死。”

李振得势不饶人,脚踏连环快步追上去,挥刀削出。

“噗!!”

长刀划过士兵的脖子,割裂了喉咙,带出一串血珠。

温热猩红的鲜血喷溅出来,洒了李振一脸。李振伸手在脸上一抹,斑斑血迹在脸上扩散开来,更是显得狰狞吓人。李振看都没看死去的士兵一眼,因为他无法停下来。不杀太平军,就要被太平军杀死。

为了活下来,李振只能不断地杀戮。

李振杀了太平军士兵,停顿了瞬间,又深吸口气,继续朝太平军主将的位置杀去。想要立功,自然是找最大的将领下手。

钢刀染血,李振不断地在太平军中穿梭,很快就斩杀了十八个士兵。

此刻,李振浑身染血,已经是一个血人。

周围一丈的距离空荡荡的,没有人敢靠近李振。目光掠过太平军士兵,所有的士兵都是战战兢兢的,想出手却害怕被李振杀死。

李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前的太平军太弱了。

事实上,李振的灵魂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他是华夏国猎鹰特种部队的一名特种狙击手,接受组织的命令去狙杀恐怖基地的首脑,因为情报有误泄露行踪遭到追杀。李振一路潜行逃匿,却被逼入绝境,最后和敌人同归于尽。

李振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清朝江北大营中的一名百夫长。

从脑海中的记忆得知,眼下是咸丰三年六月。

二月初,太平军攻入南京,改南京为天京,定为国都。随后太平军大将林凤祥和李开芳带兵攻占了扬州,开始北伐。咸丰皇帝惶恐不安,任命河南巡抚琦善为钦差大臣,在扬州北面组建江北大营,围剿太平军。

琦善急于振奋军心,命参将吴启功率领六千清军攻打太平军。

李振随军出战,出现在战场上。

“清狗,老子来杀你。”太平军士兵把李振团团围住,却不敢轻举妄动,这一情况惹恼了一名太平军偏将。此人身材魁梧,塌鼻梁,眼眶内陷,目光贪婪凶狠,面目狰狞可憎,露出森森白牙,恨不得把李振生吞活剥。

李振冷笑两声,眼中却闪过一抹异彩。

一个偏将,也能挣点功劳了。

李振提着带血的钢刀往前冲,周围的太平军士兵纷纷投退,露出畏惧的神情。偏将见此,更是愤怒。他挥刀迎向李振,双方只有一丈远的时候挥刀劈下。

李振面无惧色,抡刀迎了上去。

“铛!!”

兵器碰撞,发出一声巨响。

李振身体岿然不动,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仿佛刚才的撞击是清风拂面。然而,偏将却被李振劈得后退五步,手臂发麻,虎口破裂,掌中沾满了粘稠的鲜血。偏将眼中露出惊骇之色,忽然转身就跑,不再和李振交手。

李振冷笑两声,低喝一声,奋力把钢刀投掷了出去。

“噗!!”

长刀化作一道流光,瞬间就射中偏将的后背,刺入心脏。

一声惨叫传出,偏将倒地不起。

李振大步追了上去,来到偏将身旁,噗嗤一声拔出插在后背上的钢刀,然后麻利的挥刀砍下将领的脑袋,又把偏将的脑袋拴在腰间。这是他战功的凭证,不能丢了。李振杀了太平军偏将,凶威赫赫,更让周围的士兵不敢轻举妄动。

“清妖败了,杀啊!”

忽然,远处传来太平军士兵的呐喊声。

李振正准备往前冲,他闻声看去,发现清军士兵都撒开脚丫子使劲儿的后撤。李振心中叹息,他本想杀入太平军中斩杀对方主将,却没想到六千清军不堪一击,竟被战斗力极低的太平军打败。现在清军后撤,没人从旁牵制,李振也是独木难支。

撤!

立即后撤!

眼见周围的太平军士兵蠢蠢欲动,李振果断的选择了后撤。李振已经杀了一名太平军将领,小有斩获,撤回去也有功劳。他脚下生风,眨眼工夫就甩掉了跟在身后的太平军,追上正在逃命的清军。

不多时,又追上了逃命的主将吴启功。

此人面目俊朗儒雅,卖相不错,却是一个不懂行兵布阵的蠢货。吴启功在士兵的簇拥下逃命,身旁还有十多名护卫随行。这些护卫都拿着鸟铳,可以进行远程射击,但所有的护卫忙着逃命,没有一个人想到用手中的武器毙敌。

李振看着护卫手中的鸟铳,脸上露出了笑容。

有了鸟铳,就有机会狙杀太平军主将。

狙杀敌人是老本行,也是李振的拿手好戏。其实李振来到这个时代,就一直曾想弄一把枪随身携带,但他的官职芝麻大小,得不到枪械。甚至李振心中还想组建一支正规的军队,但更加没有机会,所以李振要立功,要往上爬,要实现自己心中的目标。

李振脑筋一转,然后快速的往吴启功身边的护卫靠近,然后大声的喊道:“将军,卑职可以扭转局面。”

吴启功吼道:“你有什么办法?”

他也不管李振行不行,直接死马当活马医。

李振见吴启功询问,知道有戏,立刻伸手指着护卫身上的鸟铳,大声回答道:“将军,卑职需要一把鸟铳,用来射杀敌将。”

吴启功喊道:“好,本将准了。”

当下,吴启功让身旁的护卫给了李振一把鸟铳。

李振接过来,又迅速的查看了鸟铳的情况。这把鸟铳并不是早期的火绳枪,属于改进后的撞击式燧发枪,已经装好了弹药,只要扣动扳机,就可以撞击火石摩擦点火射出子弹。李振提着一米五的鸟铳往后跑,同时回头搜索太平军主将的位置。

吴启功也在后撤,却打量着李振的情况。

忽然,李振眼睛一亮。

太平军士兵中,一个中年大汉穿着金灿灿的甲胄,头顶金盔,骑着大白马,耀武扬威的追杀清军,正是太平军的主将。

李振又往前跑了一段距离,和后面追赶的太平军拉开了距离。

有了足够的缓冲,李振转身停下,托起手中的鸟铳。

这一刻,战场上的呐喊声消失,冲锋的太平军士兵也从李振的视线中消失,只剩下太平军主将圆滚滚的脑袋。李振左手拖住鸟铳的枪杆,右手握住枪把,枪托靠在腋窝处,微低着头盯着前方,食指放在了扳机上。

“砰!!”

瞄准后,李振手指用力,扣动了扳机。

一蓬白烟冒起,子弹破空而出。

“噗!”

没有任何偏差,子弹射中了太平军主将的脑袋。

仔细打量,就会发现额头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花生米大小的血洞。殷红的鲜血从额头上流出来,恐怖吓人。此时此刻,太平军主将的脸上还带着不可一世的神色,张开嘴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摇晃两下,从战马上跌落在地上。一颗子弹,带走了太平军主将的性命。

李振心中暗喜,立刻大吼道:“发匪的主将被杀了,杀啊。”

发匪,是对太平军的称呼。

李振高声大喊,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鸟铳,吸引周围士兵的注意。这时候,吴启功停止了后撤,赞赏了的看了眼李振。吴启功也知道痛打落水狗,大声喊道:“发匪的主将被杀死,随我杀回去,杀光发匪。”

清军士兵听到太平军主将被杀的消息,很快都停了下来。

他们没有立刻杀回去,而是仔细的瞅了两眼,确认太平军的主将真是被杀了,才换了一副表情,苦瓜脸变得神采飞扬,耀武扬威的杀了回去。上至清军将领,下至最普通的清军士兵,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和刚才逃窜的情形截然相反。

太平军的主将被杀,军队立刻阵脚大乱。

士兵们没有了拼命的心思,又看见清军如狼似虎的杀来,转身就跑。

李振见太平军后撤,没有去追赶。他杀死太平军的主将,取得了最大的战功,再去杀些虾兵蟹将只是锦上添花,没有什么用处。

吴启功喜滋滋的来到李振身旁,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身居何职?”

李振回答道:“卑职李振,是一名百夫长。”

吴启功笑说道:“你枪杀发匪主将,功不可没,本将会亲自替你请功的。”

李振欢喜的说道:“都是将军教导有方,才能射杀发匪主将。”

吴启功微微颔首,拍了拍李振的肩膀以示鼓励。李振知道自己进入了吴启功的视线,只要曲意结好吴启功,就有升迁的机会。现在是咸丰三年,距离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时间已经不到三年,李振想扭转局面,还得自己制造机会。

吴启功率军追杀太平军,但很快就收兵,开始清扫战场。

一场战斗下来,太平军死伤三千六百余人,被俘虏的士兵有一千六百余。不过清军士兵也死伤了一千八百余人,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吴启功率军返回,半路上就把消息传回江北大营,禀报给琦善。

大军抵达营地门口的时候,李振发现营地外站着一个年过半百的清癯老者。此人的官服明显迥异于普通将士,官服上绣着一只仙鹤,这是当朝一品大员才有的官服。整个江北大营唯有钦差大臣琦善才是一品官员,李振就断定老者是琦善。

“末将吴启功,拜见大人。”

吴启功来到琦善身旁,单膝跪地行礼。

琦善笑眯眯的把吴启功扶起来,不急不缓的说道:“启功啊,你率军出战,击溃发匪,振我军威,本官会上折子为你请功的。”

吴启功刚站起来,立刻又扑通一声跪下,感激的说道:“多谢大人栽培!”

琦善双手虚抬,吴启功才又站起身。

吴启功目光一转,指着身旁的李振,恭敬的说道:“大人,这次能击溃发匪,末将麾下的百夫长李振功不可没。李振枪法精湛,百步之内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正是因为李振一枪打中发匪主将的脑袋,才能顺利取胜。”

李振赶忙行礼,拜道:“卑职李振,见过大人。”

琦善看了李振一眼,说道:“长得精壮魁梧,面颊棱角分明,双眸神采奕奕,有一股剽悍之气,是个人才,可以培养一番。”

李振又躬身行礼,自谦一番。

吴启功心中喜滋滋的,吩咐道:“来人,把发匪主将的脑袋拿来。”

片刻工夫,士兵把太平军主将的脑袋拿了过来。吴启功接过血淋淋的脑袋,在琦善眼前晃了晃,笑说道:“大人,这是发匪主将的首级,脑袋上还有一个血洞。”

“啊!!”

琦善骤然惊呼出声,瞪大眼,脸上竟闪过一丝慌乱。

李振察言观色,发现琦善神色变化,心中咯噔一下,升起不妙的预感。因为琦善的表情不是恐惧,而是隐含着一丝担忧。

这其中,必定有蹊跷。

吴启功以为琦善被吓到了,赶忙把血淋淋的脑袋扔给士兵,说道:“大人,发匪无恶不作,只有严惩才能震慑发匪。末将提议,将发匪的脑袋挂在营地门口示众三日。”

琦善沉声道:“把士兵和俘虏安置好,然后带李振来大帐中议事。”

李振听着琦善的语气,更是觉得古怪。

李振只是吴启功麾下的一名百夫长,官职卑微。即使立下了大功,但还是不入流的小官,没有资格进帐议事。琦善让吴启功把他带上,很可能和发匪有关。李振心中甚至猜测发匪的身份不一般,才让琦善神情发生变化。

中军大帐,琦善坐在上方,神色凝重。

下方,左右两侧坐着军中将领。

李振没有资格坐着,静静的站在吴启功身后。吴启功发现气氛不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但吴启功却不明白,击败太平军是符合江北大营和琦善的利益,为什么气氛会这么凝重呢?吴启功眼珠子一转,试探着问道:“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琦善问道:“你带兵和发匪交战,可曾打探对方的身份?”

吴启功摇头道:“回禀大人,末将不知对方是谁。”

李振心中暗暗摇头,一个领军的将领竟然不知道对方的情况,是在是奇葩。这样的将领却占据要职,也真是奇葩了。

琦善盯着吴启功,脸上没有了喜悦,神色严肃的说道:“本官告诉你,被杀死的发匪名叫杨正清,是匪王杨秀清的胞弟。”

“杨秀清的胞弟?”

吴启功神色大喜,说道:“大人,杀了杨秀清的不是很好吗?”

李振闻言,真是恨不得打个洞钻进去。

所有人的目光射向吴启功,李振都觉得面颊微微发烫。死的人是东王杨秀清的胞弟,琦善的担心也表露无遗。杨正清被杀,杨秀清很可能派兵攻打江北大营。琦善的确是需要一场胜仗鼓舞军心,但是杨正清被杀,琦善也难以善后。

琦善瞪了眼吴启功,目光看向其余将领,说道:“杨正清被杀,杨秀清很可能派兵杀来,诸位有什么看法?”

话音落下,安静的大帐立刻闹哄哄的。

军中将领摇头叹息,都责怪的看着吴启功。

吴启功身体僵硬,似笑非笑,尴尬无比。好不容易立下大功,却捡了个烫手山芋。吴启功心中轻声叹息,却没有去责怪李振,站起身说道:“大人,杨正清已经被杀,若是杨秀清派遣发匪杀来,末将一力挡之。”

李振见吴启功一力承担,对吴启功也升起一丝好感。

这人没啥能耐,人品还算不错。“吴参将,你率领的士兵最多六千人,能挡住发疯的发匪吗?”

一名总兵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吴启功,右拳砰砰的捶打在胸膛上,苦着脸,像是死了亲娘般痛心疾首的说道:“大人让你领兵攻打发匪,你也不用把杨正清杀了啊!我们只需要击败发匪就行,何必赶紧杀绝呢?”

话音落下,另一名参将站了出来。

这名参将恶狠狠的盯着吴启功,大声说道:“发匪都是亡命之徒,尤其是匪王杨秀清更加不好惹。我们杀了杨正清,杨秀清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因为此事,导致刚刚组建的江北大营出了问题,你吴启功死一百回都难逃罪责。”

一旦有将领开始指责吴启功,其余的人纷纷落井下石,都数落吴启功做得不对,浑然忘记了他们得到取胜消息的喜悦。

李振看着像是泼妇骂街的将领,心中很不平静。

他大步走出来,朝琦善行了一礼。

琦善问道:“李振,你又有什么话说?”

李振抱拳说道:“大人,这一次仅仅是杀了杨正清,不是杀了杨秀清和洪秀全,没什么大不了的。一群不成事的发匪,不足为虑。若是杨秀清率十万发匪杀来,卑职愿为大人抵挡;若是杨秀清派数万之众杀来,卑职愿为大人吞掉。”

“哈哈哈……”

轰然间,帐中的将领都是放声大笑。

所有人都认为李振口出狂言,甚至是认为李振得了失心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带领的士兵不到一百人,竟敢说拿下十万发匪,让这些将领很不屑。

吴启功的眼中却闪过一道异彩,非常激动。

这小子不愧是他的兵,是一个铿锵男儿,没有枉费他的提携。

琦善沉默了片刻,叹气道:“李振,你诛杀杨正清,立下一功。本官念你是有功之人,口不择言的事情就不计较了,虽然勇气可嘉,但还是退下吧。”顿了顿,琦善又道:“杨正清的事情暂时搁下,容本官考虑几天。本官身体乏了,都退下吧。”

众将闻言,纷纷离开。

吴启功心情沮丧,也准备转身离开,却被李振拉住。

琦善沉声道:“你们怎么不退下?”

李振不卑不亢的问道:“敢问大人,若是杨秀清派遣大军杀过来,大人该怎么御敌呢?军中诸将虚有其表,不敢出战,难道大人要坐视江北大营被攻打吗?”

琦善眉头皱起,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太平军杀来,谁能御敌呢?

对于麾下的将领,琦善非常了解,几乎所有的将领都是会做官却不会做实事的。琦善眉头皱起,问道:“吴启功,发匪杀来,能赢吗?”

吴启功想了想,说道:“大人,干脆让‘他’出战。”

“他?”

琦善坚决的说道:“不到最后,他不出战”

李振听着两人打哑语,一头雾水。但是李振却想要为自己制造机会,所以主动请战,朗声说道:“大人,发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不成气候。卑职愿为大人剿灭发匪,稳定江北大营。若大人不信,卑职愿立下军令状。”

吴启功没有退路,也说道:“大人,末将也愿意立下军令状。”

琦善沉吟片刻,说道:“立军令状就不必了,本官姑且相信你们,希望你们能再一次取胜。好了,下去好好准吧。”

“喳!”

吴启功和李振转过身,朝营帐外走去。

这时候,又传来琦善的声音:“李振啊,你胆量十足,又立下了大功,很不错。本官让你做个千总,协助吴启功抵御发匪。”

“多谢大人!”

李振赶忙转身拜谢,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琦善想了想,又说道:“你们两人筹备抵挡发匪的事情,肯定需要武器等等,有什么要求,可以拟一个折子上来,本官一应应允。”

李振心中欢喜,有了琦善这句话,事情更好办了。

两人又朝琦善揖了一礼,才转身出了营帐。

回到营地后,两人分宾落座。

吴启功急不可耐的说道:“杨秀清发怒不是闹着玩儿的,你有把握吗?”

李振神色淡定,不急不缓的说道:“将军,杨正清的事情很容易就能解决,并且不会有危险。现在杨秀清的力量都放在在北伐上,目标是北京,不是江北大营。即使杨正清被杀,也不可能有大军杀来,最多两三万人,不足为虑。”

这番论断,是李振根据太平军北伐做出的推断。

历史上,太平军攻克南京后,杨秀清等太平天国的统帅达成意见,放弃了攻打南京外围的江北大营和江南大营,全力北伐,想要一举攻克北京。眼下正是太平军北伐连战连胜的时候,战果丰硕,杨秀清不可能为了杨正清而放弃太平军的大局。

吴启功又问道:“即使是少量的发匪杀来,能赢吗?”

李振笑道:“一桩小事!”

顿了顿,李振吩咐道“来人,拿地图来。”

片刻工夫,一名士兵拿着幅地图走进来。李振接过地图,挥手让士兵退了出去,然后把地图平铺在地上,仔细的打量着扬州的地图。

吴启功问道:“看出了什么名堂?”

李振指着地图说道:“发匪从扬州发兵,通往江北大营的路有三条。第一条是小道,不适合大军行军;第二条是水路,若是乘船杀来,会消耗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也不适合;第三条是平坦官道。卑职料定发匪从第三条路杀来,我们在路上设下埋伏,歼灭发匪。”

吴启功眉头一挑,说道:“想伏击发匪,也不容易啊!”

李振说道:“杨正清被杀死后,消息传到杨秀清的耳中,杨秀清再派将领来报仇,一来一回至少需要十余天。这段时间,我们就可以做足准备会。卑职今日狙杀杨正清,发匪再来的时候,同样能狙杀新的发匪主将,取得胜利。”

吴启功皱眉道:“你准备故技重施?”

李振点头道:“将军英明,卑职的确是打算狙杀发匪主将。不过这次的行动需要仔细的安排,争取一举歼灭发匪。”

吴启功咬牙说道:“我已经没有退路,只能靠你,此战由你安排。”

吴启功的胆子很小,没有统军作战的能力,但心计不弱。他知道自己和李振绑在了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李振有胆色、有手段,所以吴启功尽可能的协助李振。只要击溃了发匪,吴启功也能分一杯羹。

李振见吴启功放权,也松了口气。

距离杨秀清派人报仇还有十多天时间,足以让李振准备好,而且李振也要把手中的鸟铳修改一下,方便他狙杀发匪的主将。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大清神枪手】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