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小说、子不语小说在线阅读

烟客 历史军事 2020-11-21 11:12:39 0 0

子不语

子不语小说、子不语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29 14:50

字数: 572,756

状态: 已完结 178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子不语小说简介:子不语,怪力乱神。这里讲述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故事。

凶杀,隐情,真相,一个个看似离奇荒诞的故事背后,藏着的是隐忍深思的人性。

中宗年间,国泰民安,农耕经济富足。然而,偏居一隅的某个小镇里,一桩离奇命案把两个小人物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领略大唐年间发生的各种荒诞不经的离奇命案,听你没听过的莫测故事,一切尽在子不语。

子不语小说预览

第一章夜里,花凉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是白天花魁给唐次的那根手指头,所幸爬起来,披上外衣去找唐次。

人还没到花房,便见唐次扛着锄头从花房闪出来,她连忙跟上。

唐次从角门离开,一路扛着锄头去了城西的墓场。

一股阴风吹过,花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跟着唐次进了墓场,躲在一个两人合抱出的大树后面偷看。

唐次来到葛忠的坟前,低头看了眼墓碑上的墓志铭,扯唇一笑,挥舞着铲子将坟墓挖开。

葛忠的尸体面目全非,用上好的锦缎裹着,尸体干瘪,全身皮包着骨头,没有致命伤口,皮肤呈蜡黄色抱着骨头,若不是那一身衣衫和断掉的右手小指,任谁也看不出这个便是葛忠。

他借着火折子微弱的光线抬起葛忠的尸体,果然,尸体右手的小指是死后才切割下去的,而他手里的小指,是那日葛忠意图染指花魁,花魁与他撕扯指尖用匕首割断的。

那么说,这个人不是葛忠?

他又低头看了看‘葛忠’的尸体,用小刀割开尸体的喉管,果然,尸体的喉管里淤积了打量的灰尘。

又看了看那张被砸的面目全非的脸,唐次忍不住笑了,果然如此。

起身将尸体重新掩埋,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他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大树,唇角勾出一抹浅笑,“出来吧!”

原来他早就发现自己了。

花凉摸摸鼻子从树后走出来,“你发现了什么?”

唐次道,“恭喜你,死的这个不是葛忠,你做不成寡妇了。”

“什么?”这次花凉不淡定了,“你什么意思?”

“这个人是被关在密室里用烟熏加火烤死的,尸体眼中脱水才会造成这种干尸一样的尸体。尸体口鼻中有大量的灰尘,尸体背丢进井里砸烂了脑袋是为了掩饰死因,就好比,面对这么一张破烂的脑袋谁也不会二次验尸,另外,凶手可能是想造成他就是葛忠的假象,把尸体的手指剁掉了一个,可惜,死后和死前的伤口不一样。葛忠曾经要亵渎花魁,被花魁割断一根手指,就是尽早那根。这尸体上的伤口,刀口整齐与花魁交给我的那根手指的切口对不上。”

花凉一愣,深深觉得不可思议,“那这个人是谁?葛忠又为什么要假死?他现在人呢?”

“不知道。”

二人偷偷回到葛家的时候,整个葛府灯火通明,巧云见花凉回来连忙苦着脸冲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我的姑奶奶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花凉一愣,心头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事?”

巧云看了看四周,凑到她耳边说,“大少爷领回来的女子,叫花魁的死了。”

“花魁死了?”

“是呀,尸体就放在大厅里呢,大少爷已经派人通知了官府,现在正召集府里所有人到大厅呢,就差你了。”

花凉心底一沉,想到白天花魁还活生生的,怎么才几个时辰人就死了?

会跟她给唐次那根手指有关么?还是她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

一边想着,人已经随着巧云来到了大厅。

大厅里所有人都面色阴沉的看着坐在上座的葛林,大厅中央摆着一副担架,花魁的尸体就躺在担架上,原本绝色娇艳的脸此时苍白如纸,隐约中透着一丝青黑,仵作草草的验过尸体,好一会才道,“花魁是中毒而死。”

“中毒?”众人中传来一阵惊呼,几个女人吓得脸色苍白,纷纷抬头看葛林。

葛林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是什么人杀了她?”

花凉躲在人群里看着花魁,却见她身上的衣物与白天的不是同一套,但却不是中衣。花魁死亡时间是三更之后,按理此时已经是入睡的时候,花魁为何要换衣物?是去见人么?她又是要去见谁?

她脸上的妆容只描画了个轮廓,应该是化妆到一半才死的。

她下意识的在人群里找唐次,果然,在不远处找到了低垂着眸子的唐次,她悄悄走过去,轻轻拉了拉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冰凉冰凉的。

唐次低头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又或者是怜悯,她突然觉得心口一疼。或许他是觉得,若不是花魁把那东西交给他,她就不会死。

“花魁不是谋杀,是自杀。”仵作说道。

“咦?”花凉不敢置信的看过去,却听见那仵作说,“花魁姑娘的梳妆台上摆着两种胭脂,一种是惠兰香,一种是紫棠香,两种胭脂分开用是无害的,若是混合在一起就成了剧毒之物。

花魁姑娘生在画舫,这两种胭脂的用途并不隐晦,一般姑娘都会知道,花魁这样的身世的必然也是知道,可她却是偏偏两种一起用,定是故意的。另外,从她的枕头下面也找出了一封遗书。”

一旁的衙役从怀里取出一封花魁的遗书,经过确认,已经证实确实是花魁的亲笔信。

信中花魁说,葛忠是她杀死,那日葛忠是跟她在一起的,意图调戏亵渎她,她愤怒之下用钝器打伤了葛忠的头,又把他关在她在外的一处房屋的密室里,用火熏烤而死。

葛忠死后,她日日不能安眠,最终选择死亡。

仵作表示要开棺验尸,葛林本不同意,后来衙役拿出县太爷的手令才得以验尸,开棺后,葛忠的尸体俨然已经快要腐败,原本唐次在他喉咙割开的伤口处还没来得及处理,仵作见了时候,脸色难看的道,“有人先了一步查看过尸体,喉咙有大量灰尘,确实是烟熏而死。”

此事便就此草草结案。

因为花魁本就是画舫女子,没有后台,官府对这桩悬案也乐于顺水推舟,就此以花魁作案而结案。 第二章花魁一案实是敷衍了事,其中漏洞诸多。

譬如她一个女人如何移动葛忠一个大男人的尸体?譬如,唐次割开葛忠喉咙一事官府竟然并未追究。而最为奇怪的,花魁若真是自杀,为何要用两种香料的混合香生成毒素涂抹于脸上?大可有很多常理的方法。另外,既然寻死,为何还要把葛忠的那根手指交给唐次?最最重要的是,死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葛忠。既然死的不是葛忠,花魁自杀写遗书便是有人可以栽赃。

而到现在为止,一直昏迷不醒的葛木,他又是怎么个角色呢?他为何在离家三年后突然回来,所为何事?葛忠又到哪里去了?这个死去的人又是谁?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桌上的红烛忽明忽暗,爬起来用剪刀挑断多余的蜡心。

屋内的烛光大亮,却映照出窗外的人影更加修长高大瘆人。

凌乱的脚步声从窗外传来,花凉还未来得及收好剪刀,门被从外面粗辱的推开,葛林醉醺醺的闯进来,见她只穿了藕荷色的中衣将娇小玲珑的身材勾勒得曲线毕露,原本晦暗的眸子闪过一丝兴味,跌跌撞撞的冲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崛起满是酒气的嘴就往她脸上亲。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等花凉反应过来时,葛林已经将她死死的搂在怀里,她拼命的挣扎,他却仿佛越兴奋,动作越来越放肆,撕扯间已经拉下花凉的中衣,露出里面绯红色的肚兜,一双雪乳在挣扎时若隐若现,更是激起了葛林的欲望。

“咯咯!咯咯!”窗外突然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诡笑,凉风从洞开的窗棂吹进来,蜡烛“噗”的一声熄灭,“咯咯咯!”诡笑声依旧,葛林感觉一股凉意从领子窜进身体,猛地转身,“啊!”

窗棂外赫然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娇美如花,白衣如昨,不是花魁又是谁?

葛林吓得肝胆俱裂,一把推开花凉夺门而出。

花凉虚脱的跌坐在地,此时已然脸恐惧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双眼死死的,又有几分迷茫的看着窗外的女人。

女人的双眼栩栩如生,薄唇微微勾起,映衬着淡淡的月光,若非仔细看当真以为是花魁回来了,可终究,只是一纸丹青。

她突然笑了,夸下肩头,花魁的死必然是与葛林有关的,否则,为何只要仔细看一下便知道是丹青,他却单单瞄了一眼轮廓就吓得魂飞魄散?

呵呵,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这障眼法使得粗糙,却如一把剑狠狠的砍在亏心人心头。

唐次卷好画轴,这画,其实便是那夜他为花魁画的丹青。

他隔着窗子,翻身跳进来,走过去拉下屏风上的一间长衫套在她身上,默不作声,大手却一遍又一遍的轻轻抚摸她的后背,眼神中满是怜惜。

月光洒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带着一丝凉意。

“唐次。”花凉推开他,低头看了看被撕裂的衣服,忍不住苦笑,“嗨,你瞧,我就是个小寡妇,谁都能欺负的。你今天救了我,明天呢?”这种大宅子,儿子接受父亲留下的小妾也是常事。

唐次默不作声,心中百转千回,微微低垂的眸子看不出喜怒。

花凉静静的看着他,唇角勾着笑,她喜欢看他犹豫甚至挣扎的表情,至少在此时,她可以感觉到他眉心微微隆起,是在把她的话放在心里。

过了很久,久到她有些昏昏欲睡,刚刚的惊吓已经耗掉她的体力,此时,只是勉力的强撑着没有倒下。

今晚,她要一个答案。不论好坏。

他说,“跟着我很危险。”

“会比刚刚还危险么?”花凉反问。

“你知道,我其实根本算不上个纯粹的人。”他把人字咬的很重,花凉分明从那低沉的声音里听出一丝自卑。

她伸出手狠狠的抱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胸膛上,感觉他强烈的心跳,“你当然是人,只是比别人多了一项非常了得的技能罢了。”人和鬼,其实就是一线之间,谁能说刚刚的葛林不是个恶鬼呢?

“我未必能给你想要的。”

“我能给你想要的。”她从他怀里抬起头,“其实,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彼此不合适?”

唐次好似被她说动,可她知道,这个人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说动,他就不是唐次,基本上这就是个茅房里的臭石头,非一夕之间便能撼动的。

唐次猛地从怀里拉开她,认认真真的看着她,好一会才道,“我想想。”

想,你还要想?

好吧,至少不是直接拒绝,也算是有阶段性的胜利。

花凉瘪瘪嘴,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眼窗棂,一道黑影快速闪过,“谁?”

唐次追出去的时候,那人已经离开。

“是谁?”花凉站在他身旁,突然觉得空气中有一股奇怪的香气。

初秋刚过,昨天还下了场不大不小的雨,空气有几分潮湿,所以这香气并没有很快散去。

唐次摇摇头,似乎也注意到这气息,折回屋子里点燃蜡烛,凑到窗台下一看,地面上星星点点的散落一些粉末。

“这气味跟那日花魁身上的一样。”她低头看了眼地上的粉末,“我想起来了,那天花魁来找你,她身上就有这种气味。”

唐次扭头看她,好一会才道,“这是惠兰香和紫堂香的混合粉末。”

“害死花魁的东西?”果然,从窗外往里看去,窗棂下面就是梳妆台,“有人要杀我?像杀了花魁?”

“恐怕是这样。”

果然,花魁的死似乎并不是个结局。

那么,接下来是谁?她自己,还是葛木?还是唐次?

这一夜,两人坐在屋子里谁也没有睡。

果然,第二日,十二夫人溺水而死,整个人穿着素白的中衣飘在后院的人工湖里,锦鲤围着尸体一圈又一圈,久久不肯散去。

府里的下人说,有人目睹了十二夫人自个跑到河边,然后独自一人站在河边看了好一会,然后终身跳入河里。

又是自杀啊!

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唐次躲在人群里,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捡起掉落在草地边缘的一张巴掌大的草纸,快速的塞进袖口。

大概花凉是唯一一个没有去关注十二夫人而看唐次的人,她看见唐次将什么东西收进袖口里。

最终十二夫人以自杀结案,整个葛府一下子仿佛变成了一个诡异的牢笼,被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笼罩。

葛林大概是昨日吓坏了,见到花凉的时候脸色难看的要死。

花凉也尽量躲着他,偷偷跟着唐次来到花房,推开门,他正坐在桌前对着那张纸发呆。

“是什么东西?”

唐次把纸递给她,一阵熟悉的香气袭来,“是昨晚窗前的香味,难道是包裹粉末的?那粉末呢?草地上可没有。”

唐次一笑,“被鱼吃了。”

“咦?”

唐次没说话,把纸收起来,“昨晚你说的事,我想过了。”

他竟然当真就这么郑重其事的告诉她答案。

花凉有些忐忑的看着他。

“我带你走,不过要等我找到我要找的人。”

“你到底要找谁?”

“葛忠。”

葛忠?花凉不解,“你是说,当初是他给二夫人做的牡丹葬魂,他也是画仙?”

唐次点点头,“以前不敢确定,但现在知道他千方百计的假死,便肯定了。他是要躲我。” 第三章你跟葛忠之间到底有什么仇?她想问,想了想又放弃了,转而问道,“那花魁是他杀了灭口的?他还藏在府中么?”

“花魁之死还不肯定,但葛忠还在府中。”

花凉又不明白了,“那他会在哪里?府里说大,可也没大到连个人都找不到吧!”

唐次拧了拧眉,一把拉住她的手,“走,去看看葛木。”

“看他干什么?”

唐次笑了,确认一件事。

葛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胸口缠着厚厚的绷带。

唐次走到床边掀开被子。

“喂!你干嘛?”花凉连忙扭头,可惜还是看见葛木光裸的胸膛,小脸忍不住羞红了一片。

唐次倒是并未理她,伸手轻轻揭开葛木胸前的的绷带,胸前的伤口已经黑紫一片,四周的肉开始化脓。

他扭头看了一眼一直躲在旁边的小丫鬟,“是谁给他上的药?”

小丫鬟抿唇不语。

花凉连忙端起架子道,“是谁给他上的药?要是二少爷有个三长两短你可吃不了抖着走,快说。”

小丫鬟不经吓,偷偷看了唐次一眼,才呐呐道,“每天都是十二夫人给上药。”

十二夫人?

花凉一愣。

“还有呢!”唐次突然走到丫鬟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原本淡薄的眸子危险的眯起,利用身高的优势将丫鬟逼到墙边。

小丫鬟吓得连连发抖,“没,没有,没有了。”

唐次冷冷一下,右手一晃,一把花剪逼近丫鬟雪白的脖子,“还有谁?”

小丫鬟这次是真的吓得连眼泪都流了下来,支支吾吾了好一会才道,“是,是二夫人。”

“怎么回事?”唐次继续逼问,花凉看得直傻眼,还以为唐次就是一温吞木讷的木头,其实这是头披着羊皮的狼。

小丫鬟看了看窗外无人,才道,“那日十二夫人正好不在,二夫人突然冲了进来,抱着二少爷就是一阵痛哭,哭了好久,知道十二夫人回来她才转身就跑。”

“就这么简单?”

丫鬟连连点头,“就,就是这样啊!”

唐次凝眉,转身拉着花凉来到十二夫人落水的人工湖岸边,此时,湖面上已经飘了一层死鱼,一大片,情形极为壮观。花凉终于知道他所说被鱼吃了的意思。

十二夫人身上有毒药。

“啊!”花凉惊呼一声,“我知道了,是有人把两种香混合而成的毒药洒在了十二夫人的身上,十二夫人唯恐会中毒死去,情急之下才自己跳进河里想洗掉身上的粉末。”说完,又看了一眼湖面,“虽然才是初秋,湖水却甚是冰冷,十二夫人猛然跳进湖水里,四肢抽搐,所以,溺死了。”

唐次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葛木的伤口,用手压了压,黑色的脓血从伤口涌出,“想来,是十二夫人发现葛木被下了毒,所以才昏迷不醒。”他又若有所思的看着一边的丫鬟,问了句,“那日二夫人可是趴在二少爷身上哭了许久?”

丫鬟点了点头,“哭的好凄凉,扯着二少爷的衣服嚎啕大哭,伤口都扯裂了。”

二人相对一眼,久久不语。

回到花房时,天色已然见晚,唐次坐在桌前,昏黄的烛光在他脸上留下一道道暗影,手里捏着一封信久久不语。

“扣扣!”门被敲响,拉开门,花凉抱着枕头站在门外,脸上带着羞涩,“我害怕。”

唐次凝眉看着她,想起昨日葛林的所作所为,心头隐隐抽疼,也不知自己所做是否应该。

他本就不想干涉花凉的生活,自觉不能给她平静的生活,可又克制不了心底的妄想,每次看着她黯然伤神,看着她理直气壮地要他带她离开,心中所坚定的信念便一点点瓦解。

她说她是个小寡妇,他这么做是坏她名节他知道,可又如何忍心?

心底万般挣扎,却见到她眼中的渴望和瑟缩的身子时点了点头,折身取了一床被子扑在地上,指了指床铺示意她睡过去。

夜微凉,昏黄的烛光虎山摇曳着,唐次微眯着眸子,侧头看床上的少女,心中忍不住叹息,终是踏出这一步了,过了今夜,是否,她就是他抛不去的羁绊?

忍不住苦笑,要躲的终是没能躲过。

床上的花凉似乎听见他的叹息声,猛地睁开眼,“唐次,我睡不着。”

唐次没有说话,可她就是知道他没睡,就如同她一样。

她甜甜的笑了,从来没有那一刻像现在一样,即便他不说话,可她却感觉自己离他好近好近,仿佛一伸手就能碰到。

“你说,是二夫人给葛木下的毒,不叫他醒来的么?”她挑了心中的疑问问道,“他们是母子。”

“这人不是葛木。”他低沉的嗓音传来。

“什么?怎么会?他不是葛木是谁?”

唐次道,“他是个外地游方的郎中。刚刚我托人去花魁的画舫打听了,刚刚捎来信件,说,年前,有个外地的游方郎中喜欢上了花魁,曾扬言一定要给她赎身,我拿着我叫人带去了葛木的画像指认,就是他。”

咦咦!

花凉猛然一拍大腿,“我知道了,这个葛木是假扮的,所以二夫人要杀他,大概是谁也没想到花魁会要嫁给葛林,二人一见面便露了马脚,加之花魁又有可能知道葛忠假死一事,所以就被灭口了。”

“不对啊!葛木虽然三年没回家,那么,怎么可能谁也不认识他呢?如何瞒天过海?”

唐次一笑,“其实,所有人都撒了谎。” 第四章唐次说所有人都撒了谎。

难道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做给唐次看的?从唐次进了葛家就开始谋算?

花凉还是不懂,唐次道,“葛忠知道我要找他,便不愿让我找到,他便顺水推舟收了我进府里当花匠,然后二夫人装疯,这样,就有个人可以合理的不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然后,他假死,弄了个假葛忠杀死,误导我们。本来,事情如此便结束了,可是,他后来大概会猜到官府会插手,会查到少了一个人,便叫人找人假扮了葛木。却又没想到,花魁的出现再次打乱了他的计划,假扮葛木的人认出了花魁,而花魁也识破了葛木的身份,所以,他又急急的想除掉花魁,葛木大概是后来以此敲诈过他,所幸要装疯的二夫人也杀了他,可惜一次不成,假葛木活了下来。所以,二夫人便又去下毒,不巧被十二夫人识破,所以,十二夫人也是要死的。”

花凉听的一头雾水,“为什么会少一个人?”

唐次一笑,“因为死的那个才是真正的葛木,所以他要找个假葛木。”

“什么?死的是葛木?”这不可能啊!

“对,三年前,葛木不是离家出走,而是被葛忠给囚禁了起来。”

花凉还是不懂。

唐次继续道,“我看过那具尸体,从骨骼上看还是壮年,虽然跟葛忠身形相视,可他双脚都微微有些跛脚,脚踝骨异常,应是被挑断过脚筋,只是手法极为精细,不易察觉,但足以使他不良于行,便于囚困。加之,尸体找到时,葛林肯定的指认,便没有人会刻意怀疑。”

“这根囚困葛木有什么关系。”

唐次一笑,“没关系,我只是证明这人不是葛忠,至于为何会是葛木,我想,一定是葛木发现了什么?”

花凉急急道,“发现了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么确认那个就是葛木?既然是葛木,葛忠和二夫人怎么可能杀死自己的亲儿子?”

唐次突然不语了,目光幽幽的看着黑洞洞的屋脊,好一会才幽幽开口,“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牡丹葬魂么?”

花凉没说话,知道他会自己说下去。

唐次的声音幽幽传来,“其实,这只是一种蛊。养在牡丹,和丹青染料里的蛊毒,母蛊在牡丹和丹青里,子蛊养在人的身体里。”

花凉惊愕。

唐次似乎知道她会有什么表情,“这种蛊能让人的容貌变化,可是做过牡丹葬魂的人,母蛊不会伤害此人,却会伤害这人的后代。若女子做了葬魂,那么她产下的孩儿身体里会残留这种母蛊,母蛊会在孩子身体里潜伏十年到二十年不等,蛊毒发作时会破体而出,同时会反噬做了牡丹葬魂的母体。”

花凉愣愣的看着黑暗中的他,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残忍的事,她久久的望着唐次,不知道该说什么。

“美丽,是需要代价的。”他的声音很空洞,仿佛寒彻骨髓般的冰凉,“花凉,我也做过牡丹葬魂。”

他很平淡的说,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可花凉却听见的浓的化不开的忧伤,她突然来开被子跳下床扑进他怀里,紧紧的,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他挥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他们能怎么办呢?我想,葛木三年前便开始蛊毒发作,为了保护他,偷偷给他医治才囚困他的吧!而最后,杀死葛木,其实不过是不想他更过于痛苦,同时保护了二夫人的命。”他声音里又无奈,更多的是伤痛,他轻轻推开她,用手拨开她颊边的发丝,“花凉,我带你离开,然后,找个好男人嫁了。”

她不说话,只是紧紧的,紧紧的抱着她,心中还震惊于他刚刚的话!

他也做了牡丹葬魂,他们即便在一起也不能有子嗣。难怪他始终逃避她,不是不爱,而是不能爱啊!

她突然就笑了,心中释然,仰起头轻轻吻了吻他紧抿的唇角。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爹尸骨未寒,你们竟然私通。”大门被破开,葛林一脸寒霜的站在门外,身后跟着一群家丁。

局,这都是局吧!当真是设计的步步惊心。

花凉突然明白那日葛林为何会突然闯进她房中,他是故意吓她,然后引诱十二夫人到她住处,他必然是知道哪里离后院的人工湖最近。

他一来想恐吓她,然后逼着她一步步靠近唐次,同时引诱十二夫人到她房外,那晚房外的是十二夫人,唐次的出现果然惊吓走了十二夫人,而二夫人大概早已在什么地方候着,等她出来时便在她身上洒了两种香料混合的毒药粉,如此,十二夫人便顺理成章的跳进湖里淹死了。

唐次和花凉被五花大绑的装进猪笼里,葛林静静的站在人群里,看着一干下人抬着两人在闹市口游街。

烂菜叶子,鸡蛋,石头,砸在身上很疼,不知是何人丢了一颗石子打在额头,一阵刺痛,殷红的血液瞬间涌出,染红了视线。

她感觉身体上的疼痛越来越模糊,扭头看着身旁的唐次,忍不住就笑了,“唐次木头,就这么死了我有点不甘心。”

唐次不语,静静的看着她,他想说什么,可是又说不出口,即便他们的猜测都是对的,可是,没有证据,没有证据,一切便会如了葛忠的意,他突然知道为什么葛忠要娶花凉了。

他仿佛早就料想到会有今天一样。

他的视线在人群里收索,然后果然在经过一座茶楼的时候看到二楼栏杆上一个熟悉的人影,虽然黏上了胡子,穿着粗布的衣服,可他知道,那个就是葛忠。

他轻轻呼了一口气,扭头看花凉,侧过身子为她挡住那些砸过来的石子。

“把这对狗男女扔进河里,浸猪笼。”

耳边是不断传来的呦呵声,花凉只觉得脑袋嗡嗡响着,双手死死的,死死的抓着他的袖子。

“噗通!”

她听见一声巨响,在落水的瞬间,她感到薄唇上传来一阵温热,唐次的手臂死死的抱住她的腰,冰凉的薄唇死死的贴着她的,把口中的空气渡给她。

她不知道唐次是如何挣脱绳子的,她努力的睁开眼,在翻滚的水花中,看到他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那把花剪,花剪闪着寒光,快速的破开身上藤条编织的猪笼。

他托着她顺着水流而下.

水流很湍急,水中的石子刮得她浑身发疼。

岸边已经看不见葛家和围观的众人,即便是身体疼着,即便是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可她心里却是万般的淡定,她扭头看唐次,依旧是那双波澜不惊的眼,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她突然想看看他失控的样子,可才萌生这样的想法,岸边突然抛出一条绳索,唐次闪电般伸手抓住绳索,岸上的两名大汉拼力将二人上岸。

躺在河岸上的草地上,阳光从头顶打下来,她仿佛有种历劫重生的感觉,此时,她再不是那个新婚之夜死了丈夫的小寡妇,她身边躺着她喜欢的人。

她突然想笑,却在看见两名大汉身后走出的女子时惊恐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花魁。是花魁。是本来该死了的花魁。

她身姿摇曳的走到她身旁,蹲在躺在她身旁的唐次身边,抿嘴笑着,伸手拨开他脸上纠结的发丝,好半天才说了一句,“这次,算我还你一个人情。”说完,转身离去。

“唐次。”她虚弱的扭头,看着唐次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笑话,“我觉得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唐次吃力的抬起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发丝,“其实没什么,花魁没有死,那日你在花房遇见她时,她身上穿的衣物便被葛林撒上了两种混合香料的毒粉,我察觉后马上让她清洗。当晚,我又在她的胭脂里下了这两种胭脂,然后给她吃了可以占时休克,假死的药物,给她上了妆容,然后写了遗书。”说完,抿唇一笑,“其实,是我杀了她。”

杀你个头。

“或许是花魁的假死,才扰乱了视听,让二夫人开始动手想要除掉葛木和十二夫人,当然也包括我们。”他笑,目光幽深。

花凉看着他久久不能言语,突然也笑了。

她知道这个男人身上还有很多秘密,可她不急着全部了解,她相信有一天,他会愿意说,就像最后他还是带着她离开了葛家一样。

她没问葛忠怎么办?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才刚刚开始。

命运的转轮也才刚刚启动。

至少此时,在这阳光下,他是那么坦然的面对她,她能伸出手碰到他,如此,便已知足。

子不语小说预览

夜里,花凉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是白天花魁给唐次的那根手指头,所幸爬起来,披上外衣去找唐次。

人还没到花房,便见唐次扛着锄头从花房闪出来,她连忙跟上。

唐次从角门离开,一路扛着锄头去了城西的墓场。

一股阴风吹过,花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跟着唐次进了墓场,躲在一个两人合抱出的大树后面偷看。

唐次来到葛忠的坟前,低头看了眼墓碑上的墓志铭,扯唇一笑,挥舞着铲子将坟墓挖开。

葛忠的尸体面目全非,用上好的锦缎裹着,尸体干瘪,全身皮包着骨头,没有致命伤口,皮肤呈蜡黄色抱着骨头,若不是那一身衣衫和断掉的右手小指,任谁也看不出这个便是葛忠。

他借着火折子微弱的光线抬起葛忠的尸体,果然,尸体右手的小指是死后才切割下去的,而他手里的小指,是那日葛忠意图染指花魁,花魁与他撕扯指尖用匕首割断的。

那么说,这个人不是葛忠?

他又低头看了看‘葛忠’的尸体,用小刀割开尸体的喉管,果然,尸体的喉管里淤积了打量的灰尘。

又看了看那张被砸的面目全非的脸,唐次忍不住笑了,果然如此。

起身将尸体重新掩埋,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他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大树,唇角勾出一抹浅笑,“出来吧!”

原来他早就发现自己了。

花凉摸摸鼻子从树后走出来,“你发现了什么?”

唐次道,“恭喜你,死的这个不是葛忠,你做不成寡妇了。”

“什么?”这次花凉不淡定了,“你什么意思?”

“这个人是被关在密室里用烟熏加火烤死的,尸体眼中脱水才会造成这种干尸一样的尸体。尸体口鼻中有大量的灰尘,尸体背丢进井里砸烂了脑袋是为了掩饰死因,就好比,面对这么一张破烂的脑袋谁也不会二次验尸,另外,凶手可能是想造成他就是葛忠的假象,把尸体的手指剁掉了一个,可惜,死后和死前的伤口不一样。葛忠曾经要亵渎花魁,被花魁割断一根手指,就是尽早那根。这尸体上的伤口,刀口整齐与花魁交给我的那根手指的切口对不上。”

花凉一愣,深深觉得不可思议,“那这个人是谁?葛忠又为什么要假死?他现在人呢?”

“不知道。”

二人偷偷回到葛家的时候,整个葛府灯火通明,巧云见花凉回来连忙苦着脸冲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我的姑奶奶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花凉一愣,心头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事?”

巧云看了看四周,凑到她耳边说,“大少爷领回来的女子,叫花魁的死了。”

“花魁死了?”

“是呀,尸体就放在大厅里呢,大少爷已经派人通知了官府,现在正召集府里所有人到大厅呢,就差你了。”

花凉心底一沉,想到白天花魁还活生生的,怎么才几个时辰人就死了?

会跟她给唐次那根手指有关么?还是她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

一边想着,人已经随着巧云来到了大厅。

大厅里所有人都面色阴沉的看着坐在上座的葛林,大厅中央摆着一副担架,花魁的尸体就躺在担架上,原本绝色娇艳的脸此时苍白如纸,隐约中透着一丝青黑,仵作草草的验过尸体,好一会才道,“花魁是中毒而死。”

“中毒?”众人中传来一阵惊呼,几个女人吓得脸色苍白,纷纷抬头看葛林。

葛林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是什么人杀了她?”

花凉躲在人群里看着花魁,却见她身上的衣物与白天的不是同一套,但却不是中衣。花魁死亡时间是三更之后,按理此时已经是入睡的时候,花魁为何要换衣物?是去见人么?她又是要去见谁?

她脸上的妆容只描画了个轮廓,应该是化妆到一半才死的。

她下意识的在人群里找唐次,果然,在不远处找到了低垂着眸子的唐次,她悄悄走过去,轻轻拉了拉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冰凉冰凉的。

唐次低头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又或者是怜悯,她突然觉得心口一疼。或许他是觉得,若不是花魁把那东西交给他,她就不会死。

“花魁不是谋杀,是自杀。”仵作说道。

“咦?”花凉不敢置信的看过去,却听见那仵作说,“花魁姑娘的梳妆台上摆着两种胭脂,一种是惠兰香,一种是紫棠香,两种胭脂分开用是无害的,若是混合在一起就成了剧毒之物。

花魁姑娘生在画舫,这两种胭脂的用途并不隐晦,一般姑娘都会知道,花魁这样的身世的必然也是知道,可她却是偏偏两种一起用,定是故意的。另外,从她的枕头下面也找出了一封遗书。”

一旁的衙役从怀里取出一封花魁的遗书,经过确认,已经证实确实是花魁的亲笔信。

信中花魁说,葛忠是她杀死,那日葛忠是跟她在一起的,意图调戏亵渎她,她愤怒之下用钝器打伤了葛忠的头,又把他关在她在外的一处房屋的密室里,用火熏烤而死。

葛忠死后,她日日不能安眠,最终选择死亡。

仵作表示要开棺验尸,葛林本不同意,后来衙役拿出县太爷的手令才得以验尸,开棺后,葛忠的尸体俨然已经快要腐败,原本唐次在他喉咙割开的伤口处还没来得及处理,仵作见了时候,脸色难看的道,“有人先了一步查看过尸体,喉咙有大量灰尘,确实是烟熏而死。”

此事便就此草草结案。

因为花魁本就是画舫女子,没有后台,官府对这桩悬案也乐于顺水推舟,就此以花魁作案而结案。 花魁一案实是敷衍了事,其中漏洞诸多。

譬如她一个女人如何移动葛忠一个大男人的尸体?譬如,唐次割开葛忠喉咙一事官府竟然并未追究。而最为奇怪的,花魁若真是自杀,为何要用两种香料的混合香生成毒素涂抹于脸上?大可有很多常理的方法。另外,既然寻死,为何还要把葛忠的那根手指交给唐次?最最重要的是,死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葛忠。既然死的不是葛忠,花魁自杀写遗书便是有人可以栽赃。

而到现在为止,一直昏迷不醒的葛木,他又是怎么个角色呢?他为何在离家三年后突然回来,所为何事?葛忠又到哪里去了?这个死去的人又是谁?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桌上的红烛忽明忽暗,爬起来用剪刀挑断多余的蜡心。

屋内的烛光大亮,却映照出窗外的人影更加修长高大瘆人。

凌乱的脚步声从窗外传来,花凉还未来得及收好剪刀,门被从外面粗辱的推开,葛林醉醺醺的闯进来,见她只穿了藕荷色的中衣将娇小玲珑的身材勾勒得曲线毕露,原本晦暗的眸子闪过一丝兴味,跌跌撞撞的冲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崛起满是酒气的嘴就往她脸上亲。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等花凉反应过来时,葛林已经将她死死的搂在怀里,她拼命的挣扎,他却仿佛越兴奋,动作越来越放肆,撕扯间已经拉下花凉的中衣,露出里面绯红色的肚兜,一双雪乳在挣扎时若隐若现,更是激起了葛林的欲望。

“咯咯!咯咯!”窗外突然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诡笑,凉风从洞开的窗棂吹进来,蜡烛“噗”的一声熄灭,“咯咯咯!”诡笑声依旧,葛林感觉一股凉意从领子窜进身体,猛地转身,“啊!”

窗棂外赫然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娇美如花,白衣如昨,不是花魁又是谁?

葛林吓得肝胆俱裂,一把推开花凉夺门而出。

花凉虚脱的跌坐在地,此时已然脸恐惧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双眼死死的,又有几分迷茫的看着窗外的女人。

女人的双眼栩栩如生,薄唇微微勾起,映衬着淡淡的月光,若非仔细看当真以为是花魁回来了,可终究,只是一纸丹青。

她突然笑了,夸下肩头,花魁的死必然是与葛林有关的,否则,为何只要仔细看一下便知道是丹青,他却单单瞄了一眼轮廓就吓得魂飞魄散?

呵呵,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这障眼法使得粗糙,却如一把剑狠狠的砍在亏心人心头。

唐次卷好画轴,这画,其实便是那夜他为花魁画的丹青。

他隔着窗子,翻身跳进来,走过去拉下屏风上的一间长衫套在她身上,默不作声,大手却一遍又一遍的轻轻抚摸她的后背,眼神中满是怜惜。

月光洒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带着一丝凉意。

“唐次。”花凉推开他,低头看了看被撕裂的衣服,忍不住苦笑,“嗨,你瞧,我就是个小寡妇,谁都能欺负的。你今天救了我,明天呢?”这种大宅子,儿子接受父亲留下的小妾也是常事。

唐次默不作声,心中百转千回,微微低垂的眸子看不出喜怒。

花凉静静的看着他,唇角勾着笑,她喜欢看他犹豫甚至挣扎的表情,至少在此时,她可以感觉到他眉心微微隆起,是在把她的话放在心里。

过了很久,久到她有些昏昏欲睡,刚刚的惊吓已经耗掉她的体力,此时,只是勉力的强撑着没有倒下。

今晚,她要一个答案。不论好坏。

他说,“跟着我很危险。”

“会比刚刚还危险么?”花凉反问。

“你知道,我其实根本算不上个纯粹的人。”他把人字咬的很重,花凉分明从那低沉的声音里听出一丝自卑。

她伸出手狠狠的抱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胸膛上,感觉他强烈的心跳,“你当然是人,只是比别人多了一项非常了得的技能罢了。”人和鬼,其实就是一线之间,谁能说刚刚的葛林不是个恶鬼呢?

“我未必能给你想要的。”

“我能给你想要的。”她从他怀里抬起头,“其实,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彼此不合适?”

唐次好似被她说动,可她知道,这个人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说动,他就不是唐次,基本上这就是个茅房里的臭石头,非一夕之间便能撼动的。

唐次猛地从怀里拉开她,认认真真的看着她,好一会才道,“我想想。”

想,你还要想?

好吧,至少不是直接拒绝,也算是有阶段性的胜利。

花凉瘪瘪嘴,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眼窗棂,一道黑影快速闪过,“谁?”

唐次追出去的时候,那人已经离开。

“是谁?”花凉站在他身旁,突然觉得空气中有一股奇怪的香气。

初秋刚过,昨天还下了场不大不小的雨,空气有几分潮湿,所以这香气并没有很快散去。

唐次摇摇头,似乎也注意到这气息,折回屋子里点燃蜡烛,凑到窗台下一看,地面上星星点点的散落一些粉末。

“这气味跟那日花魁身上的一样。”她低头看了眼地上的粉末,“我想起来了,那天花魁来找你,她身上就有这种气味。”

唐次扭头看她,好一会才道,“这是惠兰香和紫堂香的混合粉末。”

“害死花魁的东西?”果然,从窗外往里看去,窗棂下面就是梳妆台,“有人要杀我?像杀了花魁?”

“恐怕是这样。”

果然,花魁的死似乎并不是个结局。

那么,接下来是谁?她自己,还是葛木?还是唐次?

这一夜,两人坐在屋子里谁也没有睡。

果然,第二日,十二夫人溺水而死,整个人穿着素白的中衣飘在后院的人工湖里,锦鲤围着尸体一圈又一圈,久久不肯散去。

府里的下人说,有人目睹了十二夫人自个跑到河边,然后独自一人站在河边看了好一会,然后终身跳入河里。

又是自杀啊!

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唐次躲在人群里,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捡起掉落在草地边缘的一张巴掌大的草纸,快速的塞进袖口。

大概花凉是唯一一个没有去关注十二夫人而看唐次的人,她看见唐次将什么东西收进袖口里。

最终十二夫人以自杀结案,整个葛府一下子仿佛变成了一个诡异的牢笼,被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笼罩。

葛林大概是昨日吓坏了,见到花凉的时候脸色难看的要死。

花凉也尽量躲着他,偷偷跟着唐次来到花房,推开门,他正坐在桌前对着那张纸发呆。

“是什么东西?”

唐次把纸递给她,一阵熟悉的香气袭来,“是昨晚窗前的香味,难道是包裹粉末的?那粉末呢?草地上可没有。”

唐次一笑,“被鱼吃了。”

“咦?”

唐次没说话,把纸收起来,“昨晚你说的事,我想过了。”

他竟然当真就这么郑重其事的告诉她答案。

花凉有些忐忑的看着他。

“我带你走,不过要等我找到我要找的人。”

“你到底要找谁?”

“葛忠。”

葛忠?花凉不解,“你是说,当初是他给二夫人做的牡丹葬魂,他也是画仙?”

唐次点点头,“以前不敢确定,但现在知道他千方百计的假死,便肯定了。他是要躲我。” 子不语

子不语

子不语

子不语

子不语

子不语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子不语小说、子不语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