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相小说、国相小说在线阅读

山猫 历史军事 2020-11-20 11:11:05 0 0

国相

国相小说、国相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11 17:08

字数: 1,063,402

状态: 已完结 442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国相小说简介:他从幕僚到国相,一路被人算计,一切都因为他年少时一个偶然的际遇。从庙堂到江湖天翻地覆,天下苍茫,直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国相小说预览

第一章“速度还挺快,这么早就动手了。”不虚道人不以为然的道。

“你害的我这么惨,实在忍无可忍!”少年倔强的挥出一掌。

在一出掌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一丝地不妙,不虚道人似乎并不是一无是处。

感觉自己是在向一个无形的气体攻击,他的力道根本冲不破那团无形的气体,而不虚道人轻轻地一推手,“小子,我就和你来个对接。”

一股他从未体验过的强悍力道与他相撞。

一团无形的气体将他冲撞了出去,身体不由自主倒退。

“呯!”

一道弧线划出,少年被一掌轻易轰出了五丈之远,重重跌在草地上。

吃力爬起来,咬咬牙刚想继续战斗。

不虚道人漂移般出现在他面前。

依旧笑眯眯看着他,“小子,似乎一直不服气我这个师父吧?”

“你有什么让我服气的资格?凭你让我一路从武师级别降到武徒级别的劣迹吗?”少年不服气的嚷道,“我辛苦练就的武技毁于你手,重新再来至少还需要五年吧!这五年白白浪费了,人生中有多少五年可以浪费啊!你简直是无耻,可恶,掠夺……”

叫嚷了半天,喊累了,无言的垂下了小脑袋,一脸的沮丧,“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走吧,我不想在见到你。”

“小子,就这么轻易让我走掉吗?”

“那你想怎么样?”少年扬起了倔强的脸庞,“我的忍让是有限度的。”

“啧啧,小小年纪就练就了这么好的忍耐心,不易啊!”

“废话少说,快走吧!”少年冷静下来,淡淡说道,目光望向远方,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似乎有无限的心思难以言表。

不虚道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和他一起望着即将落幕的火红晚霞。

“其实,我让你降到武徒级别是有原因的。”

少年眉毛挑了挑,捡起一块石子儿扔出老远,“是龙家大太太让你这么做的?你被美色贿赂了?”

“呵呵,小子,我虽然是火居道士可以成婚,但大太太那肥胖身材诱惑不了我的,我只是对年轻貌美女子充满了欣赏,欣赏,你们这里的人不懂,往往想到了床……”

“我还以为你是照单全收呢!”少年嘟囔了一句。

“嗯,说正经话,难道你不觉得练习武技一点出路都没有吗?从十三岁到现在武师级别一直没有突破,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他的话让少年有些沮丧,是啊,从十三岁就经是武师级别,两年过去原地踏步,现在还退步了……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不单单是老家伙故意使坏吧!

“我非常想知道。”他咬着嘴唇道。

“因为你根本不适合练习武技,武师之上级别是大武师,这个级别攻击力和爆发力要提升到一个层次,而你根本不具备武者世界要求的爆发力,练习到武师级别已经很有天分了。”不虚道人缓缓道来。

龙辉一愣,随即他回想起了很多细节,他的身体缺少爆发力,打出去的拳风一点也不刚烈,没有爆发力练习武技只能是空谈。

气氛缓和下来,少年一脸诚恳求教道:“那该怎么办?”

“你天生不是练武的料,但你身上灵力不错,属于修者中天赋高的人,所以,我才看上你收为徒的。”不虚道人量着他体内隐隐约约流淌的灵力。

灵力属阴,气息较冷,和武者世界的阳气格格不入,属于不同的修为,但殊途同归,为的都是打到敌人。

少年低头默想一会儿,抬起小脑袋问:“你是说我适合修道?道术能使人强大吗?”

“呵呵,小子,只要你好好学,贫道保证半年之内让你的实力达到大武师水平。”

“大武师?”少年不禁砸了砸嘴,那是他渴求多年的梦想。

随即又苦笑起来,“我现在只是武徒级别,你让我半年内升格到大武师,说出去恐怕没有人会信吧?”

“哼哼,我让你冥想的心法就是让你的功力退回最初的水平。小子,修道和武技表面上看起来相同,但实质完全不同,武者以体为魂修炼,而道者以气为魂,两者之间虽一字之差,但结果是相差万里!”

少年再次陷入沉默,世界上果真有这么好的事吗?半年之内从武徒跃到大武师级别?这老头,名声不好,又爱酗酒,不会说醉话吧诓我吧!

“好了,我已经解释过了,至于学不学由你了,我该走了!”不虚道人站了起来。

望着老头背影,龙辉咬了咬牙,道:“喂,老头,别走,我决定了——学。”

“小子,有你这样叫老师为老头的吗?”不虚道人回过头道。

“不是老头,是老师,我刚才喊乱了!”少年淡淡笑道。

“既然想学,那还不跪拜师徒大礼?”

“不是早拜过了吗?”少年不满道,这老家伙到底让我拜几次啊!

“不行,上次你根本就是敷衍我,别以为我喝醉了。”上次这小子那是拜师啊!那是路人之间的微笑点头。

龙辉无奈,只好走过去恭恭敬敬行了拜师大礼。

草地上,绿荫下。

师徒二人席地而坐,不虚道人开始讲解修道方法。他神采飞扬,颇有点仙风道骨模样。和平日里邋遢道人判若两人。

让龙辉惊奇不已,没想到一向色色的老家伙也有导师风范。

“小子,修道要从练气入手,练气之后神魂出窍,一人分二,到最后神魂游走,神魂杀人,神魂移物,无所不能。但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去修道,很多苛刻条件只有练过之后才能知道,很多人耗费毕生心血未成什么大事。所以,这条路也不是那么好走滴!”

龙辉眼睛一亮,“师父,你的意思是我的条件不错可以修道?”

不虚道人砸了砸嘴,“你资质不错,但也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偷懒,你现在连练气都不会呢!要神魂出窍,需要灵气涌上丹田,神魂可以游走,小子,你还差的远呢!”

“练气?”在他看来练气不就是吐纳之功吗?有什么难的!

“小子,不要以为练气简单,掌握练气方法才是你要做的。”不虚道人摸着山羊胡子教训道。

“不过,要是在你练气的基础上,再加上药力作用就会进步更快了!”不虚道人若有所思道。

龙辉眼睛一亮,“师父的意思是我可以用药力来提高吗?”

不虚道人点点头,“不错,作为修道者,如果有天地间灵药服用,当然会提高修为水平了,只是,这药材可不是普通药材,灵芝,人参什么都是一般货色,如果能得到灵草就好了!”

“灵草是什么东西?”对于他来说,药材方面还是门外汉,当然也不关心这些东西的存在。

“灵草,是一种有着天地灵气的草。它所蕴含的灵气对于初修道者来说可是大补的东西!可以在平日里打坐吸纳灵气,也可以用灵草浸泡身体,这东西非常难得!老朽平生也没有见过几次啊!”不虚道人叹道,想起了曾经的一些往事,曾经在南方景国发生过的灵异往事。 第二章“你这话等于没说。”少年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练气说来非常简单,但要看人的修为和潜力。练气,顾名思义,就是吸收天地灵气为我所用,所以选择练气场所至关重要,还要学会看风水,恩,这个很难,要牵扯到五行八卦,先不教你了……如果在龙脉上练气自然吸收天地灵气就好,如果在闹市中练气,那就会事倍功半,说不定要走火入魔……这个你要明白……”

不虚道人滔滔不绝,终于讲到练气基础——将大自然灵气吸收融入全身骨骼,温养骨骼,以呼吸为节奏,让天地灵气进入体内,透过血肉进入脏腑,然后缓缓吐气,将身体内产生一些废气排出体外。经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修炼,达到血肉被灵气精华,实现自我蜕变升华,打破人体桎梏,进入崭新境界。

不虚道人将练气口诀传授给他的,他已经听的快睡着了。

看着小家伙很快掌握口诀,而且练气进入如此快速。

不虚道人有点惊讶了。

吸了吸鼻子道:“想不到,小家伙潜力果真不错啊!看起来已经掌握了练气方法了,聪明的学生教起来就是省事啊!”

看着看着,自顾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整整一个晚上,龙辉都在修炼。

采集者天地间的灵气,身体进入忘我状态。

当他睁开眼睛已是第二天早晨。

感受着灵气带来的舒畅,虽然坐了一晚上但一点儿也感觉累,反而觉得体内充盈着一丝淡淡灵力,精神百倍。

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又打了一趟拳。虽然学习武技没什么出路,但他还是喜欢起来走一趟拳,这个过程十几年前就凝固了,不练非常难受。

不虚道人枕着胳膊子呼呼大睡。

初升的太阳照耀着他破旧的衣服,懒懒睁开双眼,打了个哈欠。

“小子,为师肚子空荡荡的,你去找点食物吧。”作为一向为食物发愁的不虚道人有了徒弟自然是徒弟代劳了。

“师父,我娘在家里熬了玉米粥,我们回去吧。”

“有玉米粥啊?太好了,我好久没喝过香甜的玉米粥了,不过要是有个猪肘子配菜也许更好。”

龙辉苦笑,“师父,你看我脚丫子如何?”

“你的脚丫和猪脚比起来差远了。猪脚又肥又有油,你的脚丫和鸡爪差不多。”

茅草屋外炊烟袅袅,两人食欲大增赶了回去。向娘介绍了师父后,迫不及待开始大口喝起粥来。

望着儿子秀气的面容,一脸阳光,朝气蓬勃。即使住在茅草屋龙辉娘也觉得舒心许多,也许离开龙家是不错选择呢,至少不用提心吊胆去请安听那胖女人训示。

连喝三大碗,不虚道人喘了口气,摸着胡子拉碴嘴唇道:“小子,我想起来了,云荒城北有个没落道观,你去那里看看体验一下我道家的风采吧!记住进了正殿要朝拜哦!”

“云荒城北的道观?”经他提醒,龙辉想起来是有那么个地方,不过很久没人提起过了,而且据说那里经常闹鬼,他一个人去?心里起了层鸡皮疙瘩。

龙辉前脚刚走,不虚道人神魂出窍跟了上去,他让龙辉去是试探,他最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邪意的道人,这个道人大有来头。

“既然离开龙家,就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为了我娘,我也要全力以赴,让她有个美好的未来安度晚年。”

一路上,龙辉不断给自己打气。那个神秘道观他老早就听说闹鬼,一个人去心里很是发毛。

从城南茅草屋距城北道观需要穿过云荒城。

云荒城内繁华热闹,不少熟人和他打着招呼。

远远地也有几个知情人在他背后放着八卦。

“听说他和家族决裂了!”

“龙家可是云荒城有钱有势的主儿,没了靠山以后可怎么生存啊!”

“听说,是大太太看不惯他。”

“唉,这小子要倒霉了,得罪大太太在云荒城找个活干都难!岂不是要饿死!”

无心理会市井之人八卦,他们这些人能懂什么,在他们眼里,除了混饭在也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他面无表情地走开了。

一个时辰后,出了北城门。

城门外一片荒凉,放眼望去一条小路通向遥远北方。小路旁边稀稀疏疏小草只冒了一个头连地面也没盖上,仿佛经历过无数次践踏,东一块茂盛西一块凋零,满目的疮痍。

城北之地从古到今都是战场。城内有人争斗会相约在这开阔之地。这里不种庄稼,不通官道,城外百里之内无人居住,任凭其凋落。经常可见横卧的尸体,白骨遍地,一到晚上鬼火磷磷,甚是吓人。

出了城门,又往北走了一会儿,在小山丘下看到了一座没落道观。

此时天色已晚,太阳就要西落。

那道观果然没落的很,北面一堵墙全部倒塌,屋顶上长满了草随风摇摆,大门敞开着,任风将门吹的吱呀一声打开,吱呀一声又关上。

大门上牌匾掉落半截,风中摇摇晃晃,上写“东雀观”三个鎏金大字,笔力雄厚,力道稳健,看起来书写之人书法造诣颇高。而这三个鎏金大字似乎值不少钱,道观沦落到这个地步,鎏金大字竟然无人来盗取真人让人惊叹了。云荒城内饥不裹腹者大有人在,难道他们从来就没打这块鎏金大匾主意?一定不是,他们肯定是惧怕什么东西才不敢冒险。

老远的,还没走到跟前,让人心里发毛不止。

好在龙辉是读书之人,从小受到过良好教育,再加上他平日里也颇喜欢看一些神怪的故事。他记得,有一句话非常重要,“只要自己一身正气,就不敢有鬼怪来侵扰。”

他挺了挺胸膛,大步流星从正门走进道观。

放眼望去,院子里荒草丛生,不时有几只野兔蹦过,道观正殿残破不全,屋檐横梁有几根倒在地上。

他不禁苦笑了一下。

这是武者世界,在武技发达的异地大陆,有谁会关注一个道观存在?

如果这座道观不没落,香火旺盛才不正常了!

走过荒草小路,来到正殿,大门紧闭。他小心翼翼推开正殿大门。人站在门外没敢进去。

“吱呀!”一声,尘封已久大门打开了。

“扑棱棱!”

几只说不出名字的鸟儿在他开门一刹那蜂拥飞出。

似乎是被关的太久了迫不及待的想出去,终于等到了为它们放生之人。

一股腐朽、没落、潮湿、刺鼻气味直冲而来。

不由捏住鼻子,抬头看去,一座锈迹斑斑的雕像静坐在那里,雕像上布满灰尘,屋顶上结满蜘蛛网,大如拳头的蜘蛛旁若无人爬过。

看着那些蜘蛛,龙辉吸一口凉气,蜘蛛背上是哭丧着的人脸,看起来恐怖而诡异。

“难道,真的有邪气?”心里嘀咕不已。

仅凭自己武徒级别,对付妖异恐怕够呛。 第三章一时间,犹豫起来。

就在他目光扫过大殿,心中又是一愣。

六具棺材停放在大厅左侧,其中五具棺材一样大,另一具棺材尺寸明显小了些,清一色闪着黝黑的光。

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就在这时,他发现脚也不对劲,踩到了什么东西。

低下头一看,竟然是人的骨头,上面还有撕不掉的肉,似乎有人饶有兴趣的啃过这些骨头。

就在他犹豫一瞬间,一具棺材打开了,冒出一阵白气,一只枯萎黑手伸了出来。

龙辉不由喉头发紧。

“啪!”用力将门关上,他当然没敢进去。

仿佛听到棺材又慢慢合上了……但愿是合上了,那个诡异家伙可千万别出来。

他长舒一口气。摸了摸额头!一头冷汗那!

可怜我武徒级别,见到这样诡异事情只能躲开,若是有武师本事,老子才不怕你呢!怎么着也得斗上几招再说。

心里开始埋怨起不虚道人了,“这老家伙分明就是试探我的胆量。”

若是有什么宝贝,只怕连鬼都不够分,还能轮到人来寻觅!

天色已晚,赶紧回去为好,留在这里一晚上?打死我吧……

正待转身离开。

突然间脖子一凉。

什么冰冷东西放在了他的肩上。

无声无息,一点都没有预感。

龙辉长大嘴巴,身体僵直地站在那里。

他努力克制自己,关键时刻一定要冷静。慢慢地回过头。他自认为一身正气,如果真有所谓的鬼魂也不怕它。

当他回过头去,看到的竟然是一俏丽女子,年纪在十四五上下,白皙的皮肤,诱人的红唇,纤细的腰肢,穿着件绿色衣裙,将身体的婀娜衬托到了极致,让人看了一眼就想看第二眼。

“你是鬼还是妖?”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问道。

“你说我是妖呢还是鬼呢?”清脆声音冷笑道。

“我觉得你是鬼。”少年直截了当说道。

“哦!为什么?”女子俏丽的脸蛋略有变化。

“很简单,因为你的手不似一般人冰凉,放在我身上像冰冷的匕首,其次,荒郊野外,道观里邪气横生,一般百姓家女子借她十个胆也不敢来,更何况是你这般貌美的女子,除了鬼和妖,怎么可能是人呢?”

龙辉表面上不紧张,内心里咬着牙坚持着。书上说漂亮的女鬼要比那些丑鬼厉害,她们能化为人形,来去自由,法力高深。仅凭自己的本事,要和物较量是以卵击石,此刻,只有冷静对待,伺机而逃吧!小拳头握的紧紧地。

“不错,我就是鬼,你死定了!”俏丽女子头一摇晃,顿时,长发散乱,披在脸前,张牙舞爪伸着手向他扑了过来。

“嘭!”少年冷静地用手挡住了鬼手攻击。同时,用力一推,然后一抓。这是拳法中的借势收手法。感觉双手推到一团柔软上,然后往回收手时是抓着收回,那团柔软捏在手中逗留一秒,手感极其丰满。

少年一愣,道:“你是人?”

仅凭手感他就可以断定,眼前这姑娘应该是人,如果是鬼的话不会有人的肉体,而是幻化出冰冷的一堆驱物,而且血脉是温和的。

“小混蛋,你敢非礼我?”女子惊叫着护着胸部小脸红透。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你,你就是故意的,为什么不往别处打,偏偏……”女子气急败坏跺着脚。

少年不由奇怪,这姑娘武功资质平庸,仅凭她的实力呆在道观,无论如何他都不敢相信。她一个人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一定还有同伙,有必要把她同伙逼出来,既然是人就没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里他‘狞笑’道:“不要乱叫好不好,在叫可不是摸了。”少年脸上露出一丝色色‘凶光’。

“你,你你说什么?”少女惊奇的瞪大了眼睛问道。

“我。说。强。了。你。”少年一字一句的说。

“你,你敢,小混蛋!”女子气不打一处来。望着眼前比自己低一头的家伙,竟然口口声声要强暴自己。简直太可气了……

“你敢侮辱我,有你好看。”女子跺跺脚扯开嗓子喊起来,“爷爷,有人要非礼我,你还不快出来。”

喊了一遍,只听见那紧闭房间传来闷声闷气声音,“是谁欺负我孙女?不想活了吗?”

接着就听见挪棺材盖声音。

听的龙辉头皮发麻,老头居然睡在棺材里吗!

黑气呼一声地将门顶开了。

一双枯黑的手抓着门框走出来。龙辉头皮发麻,这就是他刚才在棺材里看到的那双令人恐怖的手。

一个老道士走了出来,皮肤黑亮,满脸皱纹,一双枯黑手和死人的手差不到那里去。

“小子,是你要欺负我孙女吗?”老道士不用黑脸就很恐怖了。

“爷爷,你要帮我狠狠揍他,我要踢他。”少女跃跃欲试摩拳擦掌等着要踢他。

“听着,乖乖让我孙女踢,不然小心我教训你。”邪恶的老道士摸着下巴皱巴巴拧在了一起的山羊胡子。

“我凭什么让她踢?”少年不满地说。

老道士一瞪眼,“凭她是我的孙女。小子,莫不是不服气?”

少女此刻正得意的活动腿脚,等着踢他。

“我当然不服气。”将老道士打量了几下,确定他是人不是鬼才放心不少,既然和人斗,就有办法。

“小子,我不打你,我先让你看看我的本事。”老道士得意道。

说完,举起右手,那只枯干的手瞬间被黑雾笼罩,右手之上雾气腾腾妖异一般。

老道士随手一劈,劈向十几米远残破的石桌。

“唰!”一道黑雾随之而去。黑雾散去桌面上慢慢开始有了变化。

“咔嚓,咔嚓!”几道纹路清晰可见,最终轰的一声分裂成几块倒在地上。看的出来有明显暗劲在里面,老头功力不浅。

“年轻人,你的身体能禁得住老朽一掌吗?”

龙辉摇摇头,“禁不住!这样怪异掌法我平生没见过。”

“那好,乖乖让我孙女踢,踢完了我们在聊,老朽路过此地,正想抓个向导问问,你就送上门来。”老道士呵呵笑道。

龙辉听罢心道,不就是踢吗,这丫头想的美,说不定谁踢谁呢!

“好,我就让你踢三下,成全你的愿望。”

“好啊好啊,快过来让本姑娘踢你三下。”少女高兴地叫道,看得出来她活的很天真,不像龙辉活的那么有压力。

他转了身,道:“过来踢吧,你不就惦记着我这里吗?”

那女子柳叶眉倒竖,“你总是喜欢占女孩子便宜吗?谁说我惦记你了!只是想踢……”话没说完,一脚踢来。

“啪!”

一只秀丽小巧脚丫被捏在了手里顺手把玩几下。

“混蛋,捏我脚干吗?”女子涨红了脸,刚才被摸,现在又被捏,这小混蛋简直是坏透了。

龙辉微笑道:“我说让你踢,是你踢到我手里来的,现在又来怨我!”

“小混蛋,你肯定是故意的……”转而哭丧着脸向她爷爷求助,“爷爷,他又欺负我。”

老道士无奈道:“小家伙,老老实实让我孙女踢完,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龙辉苦笑道:“你总是喜欢别人帮忙吗?”

少女歪头道:“那当然,我有爷爷保护谁都不怕!”

“好,这是第二下了,你可要把握机会!”龙辉淡淡一笑松开她的脚。

“这一次,我踢定你了。” 第四章第二脚踢来时,龙辉灵巧一躲,轻而易举躲过了二次攻击。

少女头一歪道:“你又耍赖!”

“什么耍赖,是你自己踢不到而已,我纹丝未动。”

“可是你腰动了,在耍赖我爷爷就要出手了。”少女威胁道。

看着那老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样子,脑袋伸出老远,在看不远处两只鸟打架!一副无视样子,看样子不让他孙女踢一下,这件事情过不去。

小丫头第三脚踢了过来。

这一次真是过瘾,结结实实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

嘴角荡起得意的笑容。

不过很快笑容就消失了。

就在她一脚踢过来时,龙辉快速出手点了她脚踝处穴道。

同时,手一弹,一直在手里把玩着的小石子弹在少女另一条腿上。

“咦!我的腿……”少女不明白叫了起来。

随即身体站不稳摇摇晃晃眼看倒地。

龙辉偷笑,虽然是武徒级别,但至少曾经达到过武师级别,还会点穴擒拿手法的,这一脚可不是白踢的。

那少女一时站立不稳。

他急忙上前一步,“小姐你怎么了?”关心地问道。

同时,双手搂住她纤细腰肢,一只手乘其不备滑向少女臀部,在那臀部狠狠掐了几下,心里嘿嘿冷笑,别以为小爷是那么好踢的,要踢是付出代价的。

少女脸色羞地通红。

只是双脚发麻,娇躯倒在他的怀里,瞪着眼睛哇哇乱叫。

“小混蛋,我要杀了你!”

搂着她的腰肢,贴着她的脸耳鬓厮磨道:“小丫头,你在乱喊,信不信我的手放进你裤裆?”

“你,你,不要脸……”少女吓的赶紧闭了嘴。

再看龙辉手从屁股上移开往神秘地方滑去……

急忙叫道:“住手!我,我不喊了……”

“呵呵,这才是乖丫头呢!”他别有意味笑道,将她身体扶正了拍拍她的脸蛋。

那长相怪异老道终于看完鸟打架了,回身走来,笑眯眯问,“丫头,踢的爽不爽啊?”

少女看着龙辉的目光,龙辉伸手做了个摸的动作,吓的她赶紧闭上了嘴,不情愿地说道:“还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不过瘾吗?那可以在踢几脚!”老道士道。仿佛那是他的屁股随意安排。

小丫头摇摇头,“爷爷,我再也不踢了……他,他摸……”

“咳咳!”龙辉不得不提示她一下。

“什么魔?”老道士一头雾水地问道。

“嗯,没什么啦!就是让人讨厌。”小丫头红着脸,终究不好意思当爷爷面说出口,被龙辉白白占了个便宜。

老道士拉着龙辉在石头上坐下,“既然被我孙女踢过,就说明你们很有缘分,有缘分才能被她踢到嘛!”

听着老道士狗屁理论,龙辉点点头笑道:“是啊是啊,相信缘分深了还可以干点别的什么的。”

站在老道士身后少女咬牙切齿地望着他,一个劲儿冲他瞪眼睛。

“恩,当然可以啦!”老道士点头道,那双枯黑双手经过太阳照射后慢慢有了红润。龙辉诧异不已,心道,这老道士究竟炼的什么邪门功法!

“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据实回答我?”老道士目光露出了几分邪气。

“你说吧,先听听什么问题。”。

“嗯,你先告诉我墨玉国在什么地方?”

“这里是西衮国的云荒城,如果你要去墨玉国要从云荒往北,到达八百里迷墙,如果你有本事走出迷墙就能到达墨玉国。”他淡淡的说道。

老道士听了两眼放光芒,“咦,不简单那,居然真的知道墨玉国。”

“你去墨玉国干什么?对了,你们从那里来,还有屋子里那些棺材也是你的吗?”少年一连串问题让老道一脸惊诧。

“嘿嘿,想不到你对我们也很感兴趣。”

“哼,我们来的地方说出来吓死你,我们可是从恶魔之岛来的。”少女扬着雪白的脖子说道。

老道士点了点头,“不错,我们是从恶魔之岛来的,五年前,一个墨玉国人到达花重金和我定下五具金甲僵尸。现在金甲僵尸全部炼成,我要履行诺言把它们送到墨玉国去。他们还说要请我做国师呢!”

“也就是说你们只是路过此地?”少年小心翼翼地说道。心道,金甲僵尸!这老头居然带着僵尸横穿武者大陆,胆量不小啊!”

老道士低沉笑道:“小子,不要害怕,金甲僵尸听我指挥,我们一般白天休息晚上行走不会打扰什么人的。”

那小女孩终于看出来,龙辉很害怕僵尸,笑道:“你在欺负我,等下我叫僵尸起来对付你,那可是金甲僵尸,一个僵尸就能敌一千个强壮士兵。”

“切,不要以为我怕你。”心里想到,“一会儿赶紧离开了,我可不想和什么僵尸呆在一起。”

“小子,我们见面全靠你和我孙女芳儿缘分!今天晚饭就留在道观吃吧,也算我们认识一场,以后说不定还是朋友呢!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老道士道。

一想到和这么邪恶的人一起吃饭,龙辉胃口全无。

不过那唤作芳儿的丫头,流露出期待地眼神看着他。“和爷爷吃饭是给你面子哦!”

看那丫头俏丽脸蛋,怎么也想不到会和诡异僵尸呆在一起,这爷俩儿真让人难以捉摸。一个奇丑诡异,另一个自然天真。

“那就讨扰两位了。”他点头道。

“呵呵,这还差不多。”芳儿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牙齿。不知道怎么,虽然被这小子欺负过,让他占了不少便宜,但少女内心涟漪荡漾,从未有过的那种朦胧感觉让她对眼前这少年多了几分关注。

她曾经发过毒誓,万年前她冷酷无情,杀戮成性。如果重新复活,她要真心真意爱一场,她从踢他第一脚的时候内心就认定让他心动的人就是眼前的少年。

龙辉和老道士闲聊,芳儿做饭去了。

在闲聊中知道这老道士修炼的是黑水真法,自称黑水道人,属于旁门左道人士。

荒凉道观冒出一阵青烟,天色眼见黑了起来。

不一会儿,芳儿唤他们去吃饭。

看到两人饭食,龙辉心里一凉,漂泊江湖实在没什么好吃的,居然是煮白薯,他平生最不爱吃的东西就是白薯红薯马铃薯什么的。

“龙辉哥,吃饭吧!”在之前闲聊中芳儿记住了少年的名字。

国相小说预览

“速度还挺快,这么早就动手了。”不虚道人不以为然的道。

“你害的我这么惨,实在忍无可忍!”少年倔强的挥出一掌。

在一出掌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一丝地不妙,不虚道人似乎并不是一无是处。

感觉自己是在向一个无形的气体攻击,他的力道根本冲不破那团无形的气体,而不虚道人轻轻地一推手,“小子,我就和你来个对接。”

一股他从未体验过的强悍力道与他相撞。

一团无形的气体将他冲撞了出去,身体不由自主倒退。

“呯!”

一道弧线划出,少年被一掌轻易轰出了五丈之远,重重跌在草地上。

吃力爬起来,咬咬牙刚想继续战斗。

不虚道人漂移般出现在他面前。

依旧笑眯眯看着他,“小子,似乎一直不服气我这个师父吧?”

“你有什么让我服气的资格?凭你让我一路从武师级别降到武徒级别的劣迹吗?”少年不服气的嚷道,“我辛苦练就的武技毁于你手,重新再来至少还需要五年吧!这五年白白浪费了,人生中有多少五年可以浪费啊!你简直是无耻,可恶,掠夺……”

叫嚷了半天,喊累了,无言的垂下了小脑袋,一脸的沮丧,“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走吧,我不想在见到你。”

“小子,就这么轻易让我走掉吗?”

“那你想怎么样?”少年扬起了倔强的脸庞,“我的忍让是有限度的。”

“啧啧,小小年纪就练就了这么好的忍耐心,不易啊!”

“废话少说,快走吧!”少年冷静下来,淡淡说道,目光望向远方,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似乎有无限的心思难以言表。

不虚道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和他一起望着即将落幕的火红晚霞。

“其实,我让你降到武徒级别是有原因的。”

少年眉毛挑了挑,捡起一块石子儿扔出老远,“是龙家大太太让你这么做的?你被美色贿赂了?”

“呵呵,小子,我虽然是火居道士可以成婚,但大太太那肥胖身材诱惑不了我的,我只是对年轻貌美女子充满了欣赏,欣赏,你们这里的人不懂,往往想到了床……”

“我还以为你是照单全收呢!”少年嘟囔了一句。

“嗯,说正经话,难道你不觉得练习武技一点出路都没有吗?从十三岁到现在武师级别一直没有突破,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他的话让少年有些沮丧,是啊,从十三岁就经是武师级别,两年过去原地踏步,现在还退步了……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不单单是老家伙故意使坏吧!

“我非常想知道。”他咬着嘴唇道。

“因为你根本不适合练习武技,武师之上级别是大武师,这个级别攻击力和爆发力要提升到一个层次,而你根本不具备武者世界要求的爆发力,练习到武师级别已经很有天分了。”不虚道人缓缓道来。

龙辉一愣,随即他回想起了很多细节,他的身体缺少爆发力,打出去的拳风一点也不刚烈,没有爆发力练习武技只能是空谈。

气氛缓和下来,少年一脸诚恳求教道:“那该怎么办?”

“你天生不是练武的料,但你身上灵力不错,属于修者中天赋高的人,所以,我才看上你收为徒的。”不虚道人量着他体内隐隐约约流淌的灵力。

灵力属阴,气息较冷,和武者世界的阳气格格不入,属于不同的修为,但殊途同归,为的都是打到敌人。

少年低头默想一会儿,抬起小脑袋问:“你是说我适合修道?道术能使人强大吗?”

“呵呵,小子,只要你好好学,贫道保证半年之内让你的实力达到大武师水平。”

“大武师?”少年不禁砸了砸嘴,那是他渴求多年的梦想。

随即又苦笑起来,“我现在只是武徒级别,你让我半年内升格到大武师,说出去恐怕没有人会信吧?”

“哼哼,我让你冥想的心法就是让你的功力退回最初的水平。小子,修道和武技表面上看起来相同,但实质完全不同,武者以体为魂修炼,而道者以气为魂,两者之间虽一字之差,但结果是相差万里!”

少年再次陷入沉默,世界上果真有这么好的事吗?半年之内从武徒跃到大武师级别?这老头,名声不好,又爱酗酒,不会说醉话吧诓我吧!

“好了,我已经解释过了,至于学不学由你了,我该走了!”不虚道人站了起来。

望着老头背影,龙辉咬了咬牙,道:“喂,老头,别走,我决定了——学。”

“小子,有你这样叫老师为老头的吗?”不虚道人回过头道。

“不是老头,是老师,我刚才喊乱了!”少年淡淡笑道。

“既然想学,那还不跪拜师徒大礼?”

“不是早拜过了吗?”少年不满道,这老家伙到底让我拜几次啊!

“不行,上次你根本就是敷衍我,别以为我喝醉了。”上次这小子那是拜师啊!那是路人之间的微笑点头。

龙辉无奈,只好走过去恭恭敬敬行了拜师大礼。

草地上,绿荫下。

师徒二人席地而坐,不虚道人开始讲解修道方法。他神采飞扬,颇有点仙风道骨模样。和平日里邋遢道人判若两人。

让龙辉惊奇不已,没想到一向色色的老家伙也有导师风范。

“小子,修道要从练气入手,练气之后神魂出窍,一人分二,到最后神魂游走,神魂杀人,神魂移物,无所不能。但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去修道,很多苛刻条件只有练过之后才能知道,很多人耗费毕生心血未成什么大事。所以,这条路也不是那么好走滴!”

龙辉眼睛一亮,“师父,你的意思是我的条件不错可以修道?”

不虚道人砸了砸嘴,“你资质不错,但也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偷懒,你现在连练气都不会呢!要神魂出窍,需要灵气涌上丹田,神魂可以游走,小子,你还差的远呢!”

“练气?”在他看来练气不就是吐纳之功吗?有什么难的!

“小子,不要以为练气简单,掌握练气方法才是你要做的。”不虚道人摸着山羊胡子教训道。

“不过,要是在你练气的基础上,再加上药力作用就会进步更快了!”不虚道人若有所思道。

龙辉眼睛一亮,“师父的意思是我可以用药力来提高吗?”

不虚道人点点头,“不错,作为修道者,如果有天地间灵药服用,当然会提高修为水平了,只是,这药材可不是普通药材,灵芝,人参什么都是一般货色,如果能得到灵草就好了!”

“灵草是什么东西?”对于他来说,药材方面还是门外汉,当然也不关心这些东西的存在。

“灵草,是一种有着天地灵气的草。它所蕴含的灵气对于初修道者来说可是大补的东西!可以在平日里打坐吸纳灵气,也可以用灵草浸泡身体,这东西非常难得!老朽平生也没有见过几次啊!”不虚道人叹道,想起了曾经的一些往事,曾经在南方景国发生过的灵异往事。 “你这话等于没说。”少年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练气说来非常简单,但要看人的修为和潜力。练气,顾名思义,就是吸收天地灵气为我所用,所以选择练气场所至关重要,还要学会看风水,恩,这个很难,要牵扯到五行八卦,先不教你了……如果在龙脉上练气自然吸收天地灵气就好,如果在闹市中练气,那就会事倍功半,说不定要走火入魔……这个你要明白……”

不虚道人滔滔不绝,终于讲到练气基础——将大自然灵气吸收融入全身骨骼,温养骨骼,以呼吸为节奏,让天地灵气进入体内,透过血肉进入脏腑,然后缓缓吐气,将身体内产生一些废气排出体外。经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修炼,达到血肉被灵气精华,实现自我蜕变升华,打破人体桎梏,进入崭新境界。

不虚道人将练气口诀传授给他的,他已经听的快睡着了。

看着小家伙很快掌握口诀,而且练气进入如此快速。

不虚道人有点惊讶了。

吸了吸鼻子道:“想不到,小家伙潜力果真不错啊!看起来已经掌握了练气方法了,聪明的学生教起来就是省事啊!”

看着看着,自顾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整整一个晚上,龙辉都在修炼。

采集者天地间的灵气,身体进入忘我状态。

当他睁开眼睛已是第二天早晨。

感受着灵气带来的舒畅,虽然坐了一晚上但一点儿也感觉累,反而觉得体内充盈着一丝淡淡灵力,精神百倍。

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又打了一趟拳。虽然学习武技没什么出路,但他还是喜欢起来走一趟拳,这个过程十几年前就凝固了,不练非常难受。

不虚道人枕着胳膊子呼呼大睡。

初升的太阳照耀着他破旧的衣服,懒懒睁开双眼,打了个哈欠。

“小子,为师肚子空荡荡的,你去找点食物吧。”作为一向为食物发愁的不虚道人有了徒弟自然是徒弟代劳了。

“师父,我娘在家里熬了玉米粥,我们回去吧。”

“有玉米粥啊?太好了,我好久没喝过香甜的玉米粥了,不过要是有个猪肘子配菜也许更好。”

龙辉苦笑,“师父,你看我脚丫子如何?”

“你的脚丫和猪脚比起来差远了。猪脚又肥又有油,你的脚丫和鸡爪差不多。”

茅草屋外炊烟袅袅,两人食欲大增赶了回去。向娘介绍了师父后,迫不及待开始大口喝起粥来。

望着儿子秀气的面容,一脸阳光,朝气蓬勃。即使住在茅草屋龙辉娘也觉得舒心许多,也许离开龙家是不错选择呢,至少不用提心吊胆去请安听那胖女人训示。

连喝三大碗,不虚道人喘了口气,摸着胡子拉碴嘴唇道:“小子,我想起来了,云荒城北有个没落道观,你去那里看看体验一下我道家的风采吧!记住进了正殿要朝拜哦!”

“云荒城北的道观?”经他提醒,龙辉想起来是有那么个地方,不过很久没人提起过了,而且据说那里经常闹鬼,他一个人去?心里起了层鸡皮疙瘩。

龙辉前脚刚走,不虚道人神魂出窍跟了上去,他让龙辉去是试探,他最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邪意的道人,这个道人大有来头。

“既然离开龙家,就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为了我娘,我也要全力以赴,让她有个美好的未来安度晚年。”

一路上,龙辉不断给自己打气。那个神秘道观他老早就听说闹鬼,一个人去心里很是发毛。

从城南茅草屋距城北道观需要穿过云荒城。

云荒城内繁华热闹,不少熟人和他打着招呼。

远远地也有几个知情人在他背后放着八卦。

“听说他和家族决裂了!”

“龙家可是云荒城有钱有势的主儿,没了靠山以后可怎么生存啊!”

“听说,是大太太看不惯他。”

“唉,这小子要倒霉了,得罪大太太在云荒城找个活干都难!岂不是要饿死!”

无心理会市井之人八卦,他们这些人能懂什么,在他们眼里,除了混饭在也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他面无表情地走开了。

一个时辰后,出了北城门。

城门外一片荒凉,放眼望去一条小路通向遥远北方。小路旁边稀稀疏疏小草只冒了一个头连地面也没盖上,仿佛经历过无数次践踏,东一块茂盛西一块凋零,满目的疮痍。

城北之地从古到今都是战场。城内有人争斗会相约在这开阔之地。这里不种庄稼,不通官道,城外百里之内无人居住,任凭其凋落。经常可见横卧的尸体,白骨遍地,一到晚上鬼火磷磷,甚是吓人。

出了城门,又往北走了一会儿,在小山丘下看到了一座没落道观。

此时天色已晚,太阳就要西落。

那道观果然没落的很,北面一堵墙全部倒塌,屋顶上长满了草随风摇摆,大门敞开着,任风将门吹的吱呀一声打开,吱呀一声又关上。

大门上牌匾掉落半截,风中摇摇晃晃,上写“东雀观”三个鎏金大字,笔力雄厚,力道稳健,看起来书写之人书法造诣颇高。而这三个鎏金大字似乎值不少钱,道观沦落到这个地步,鎏金大字竟然无人来盗取真人让人惊叹了。云荒城内饥不裹腹者大有人在,难道他们从来就没打这块鎏金大匾主意?一定不是,他们肯定是惧怕什么东西才不敢冒险。

老远的,还没走到跟前,让人心里发毛不止。

好在龙辉是读书之人,从小受到过良好教育,再加上他平日里也颇喜欢看一些神怪的故事。他记得,有一句话非常重要,“只要自己一身正气,就不敢有鬼怪来侵扰。”

他挺了挺胸膛,大步流星从正门走进道观。

放眼望去,院子里荒草丛生,不时有几只野兔蹦过,道观正殿残破不全,屋檐横梁有几根倒在地上。

他不禁苦笑了一下。

这是武者世界,在武技发达的异地大陆,有谁会关注一个道观存在?

如果这座道观不没落,香火旺盛才不正常了!

走过荒草小路,来到正殿,大门紧闭。他小心翼翼推开正殿大门。人站在门外没敢进去。

“吱呀!”一声,尘封已久大门打开了。

“扑棱棱!”

几只说不出名字的鸟儿在他开门一刹那蜂拥飞出。

似乎是被关的太久了迫不及待的想出去,终于等到了为它们放生之人。

一股腐朽、没落、潮湿、刺鼻气味直冲而来。

不由捏住鼻子,抬头看去,一座锈迹斑斑的雕像静坐在那里,雕像上布满灰尘,屋顶上结满蜘蛛网,大如拳头的蜘蛛旁若无人爬过。

看着那些蜘蛛,龙辉吸一口凉气,蜘蛛背上是哭丧着的人脸,看起来恐怖而诡异。

“难道,真的有邪气?”心里嘀咕不已。

仅凭自己武徒级别,对付妖异恐怕够呛。 国相

国相

国相

国相

国相

国相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国相小说、国相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