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剑噬天小说、残剑噬天小说无广告

酒客 历史军事 2020-11-19 14:03:10 0 0

残剑噬天

残剑噬天小说、残剑噬天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7-08-03 22:06

字数: 810,689

状态: 已完结 13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残剑噬天小说简介:洪武12年,靖江城古坪口,浅道上,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古坪口道上尸横遍野。原明朝中枢侍郎,尹道元一家四十多人,妇儒老幼,辞官归隐靖江的途中被一群蒙面人劫杀在古坪口,靖江知府急报朝廷,震惊朝宇,明太祖龙颜大恕,下令刑部严查!

然而尹道元的遗孤被异人所救。带入山中清修武功……

在历经几翻生离死别之后,修成正果,下山复仇,却引发了一连串朝廷官府腐败大案!

残剑噬天小说预览

第一章傍晚,青黛色的远山,被薄幕抹上一层淡淡的白痕,夕阳渐渐西移,不久,被狼牙似的山峦吞噬了,只留下血红的颜色,抹在天际……

靖江知府马义坤,被革职之后,仍留在知府候旨,撑灯时分,从后院围墙上闪过一个黑影,风烟似的飘过上了后圆的一树柏树,又在空中一个空翻,飘移不定的在院里潜行,一队巡逻官兵从后院走过,那黑影一闪身潜到书房窗下。房里正亮着灯,马义坤刚送走了一个中年儒生,转过身来,只听得,嘡,嘡,的敲窗声。

马义坤走到窗前,轻声问道:“谁”

窗外没有回应。他打开窗向外看,不见有人,正思之时,忽然发现,窗台上有一封信涵,马义坤拿起来,关上窗。来到灯下,打开信涵一看,惊呆了……

他想了一会,又把那封帛书添在灯下看了一遍,脸上怒形于色。一会他又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他将书涵放进袖口里,并向外喊了一声:“来人”。

随着声音刚落,门开了,进来了一个五旬老者。轻声道:“老爷”

马义坤道:“”管家,你速去请苟师爷过来……”

老管家道:“是,老爷”。

没多会,苟师爷从门外走进来道:“大人,又发生了什么事” ?

马义坤叹声道:“来,苟师爷,先坐下在说。”

等苟师爷坐下之后,马义珅从袖口里拿出了秘涵递给了苟师爷。苟师爷有些惊讶的接过秘涵打开细看了起来。看完之后它装进信封,又还给了马义坤。

轻声问道:“大人能否告诉在下:这封秘涵是……”

马义坤苦苦笑了笑,轻声道:“就是刚把你送出书房门口时候”。说完指了指窗台。

苟师爷沉默了一会,轻声道:“从秘涵的内容,可以判断,这是出自太师之手,到了李玉春手里之后,被今晚送来之人盗走,最后送来给大人。那么,除了送来秘涵,他没留下什么话” ?

马义坤点了点头道:“只听窗响,打开窗的时候,不见人影,此人轻功之高,江湖中闻所未闻,老夫也是习武之人,连老夫都未能查觉,可见来人的功夫在老夫之上”。

苟师爷笑了笑道:“依在下判断,此人是友非敌,他是在帮咱们!”

马义坤点头道:“那是肯定的,然,此人,却神龙见首不见尾,就有些可惜了。”

苟师爷遥了遥头道:“在下认为那可未必。从他送这封从李玉看手里盗来的书涵来看。如果判断没错的话!此人对尹大人一家的血案,和刘县令之间有着某方面的联系,另外是,他对大人的信仼超过了一般人……”

马义坤点头道:“是啊,老夫也是这么想的,可他就竟是谁。”

就在马义坤苦苦思索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苍劲有力的笑声,只听得:“知府大人不必费尽心思了,在下素闻马知府继尹大人之后,又是一名难得的好官,况且在下已经知道马大人和已故的尹大人是同窗好友,尹大人全家惨遭奷臣毒手,马大人悲痛,在下感同身受,刘大人有难,虽然马大人被停了职,但在下相信,马大人有能力把刘大人救出牢宠。如果有需要在下的地方,马大人只要到柳记饭庄,找柳祥及知 ……”

来人说到这里声息消然而止。

苟师爷道:“马大人那么出神,在想什么?”

马义坤叹声道:“此人果然如老夫所料,功夫了得,他刚才是在用武林中一种叫传音入密的功夫跟老天讲话。”

苟师爷笑道:“我也听说过这种神奇的功夫,他说什么?”

马义坤把刚才听道的,与苟师爷说了一遍。

苟师爷沉吟了一会道:“哎,大人,在下到是有一计,可以救出刘大人,同时也有可能让大人全身而退……”

马义坤笑了笑道:“说说,苟师爷有什么好计”?

苟师爷轻声的问道:“请大人扶耳过来。”

苟师爷在马义坤的耳边,说了一会,俩人相视而笑……

灰蒙蒙的天,浮云一层。阴得不太重,一轮惨白的月亮在云缝中挣扎着穿行。大街上紫红色的灯笼把街面上镀上了一抹红霞。亥时刚过,大街上的夜市热闹异常,驿馆的客房中传来了悦耳的乐器声,只听得:

天涯除馆忆江梅,几枝开,使南来,还带余才亢春信,到燕台。

准拟寒英聊慰远,隔山水,应稍落,赴塑谁,空凭遐想笑摘蕊。

断回肳,思故里,漫弹绿徛,引三弄,不觉魂飞,更听胡笳哀怨。

泪沾衣,乱插繁华须异曰,待孤讽,怕东风,一夜吹……

驿馆的客房中,灯火通明丝竹笛声,还夹杂柔情绰态的说话!一个青衣女子站在大圆桌旁,正在嘤嘤唱着曲。圆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衣冠不整的左拥右抱在几个官员怀里,其中一个官员正把手伸进那女子的怀里乱摸,肥大的嘴巴往女子的身上拱,发出一阵淫笑……

李玉春身边左右各坐着俩个绝色女子,不断的在往他的身上凑。他似呼有些醉了,听见一曲,他生气的扒开身边的女子。

抬着酒杯,步履蹒跚的朝那唱曲的年青女子叫道:“不行,不行,这曲《忆江梅》不怎么样,太过于悲凉,在、给本官来一段柔情似水的曲,有情调的那种”。

音乐叮咚又响起,那女子又唱道:

聊将春色作生涯,阅尽圆林几树花。

不愧呤香浑似我,却疑梦里度年华!

正唱到劲头时,一个侍卫走了进来在李玉春的耳旁说了几句话之后,转身离去了。李玉春对着桌边的几个人道:“各位大人,失陪一下,有要事,等会在过来陪你们,刚要转身时,又想起了什么。”

他回过头来,对着陪他的俩个绝色女子道:“俩个小美人,不要走,留下来陪陪本大人……”

“大人,你可早点回来呀!莫让奴家在这里空等”

李玉春踉跄出门,被俩个侍卫架走向他的客房而去。

房中的客厅里桌子上,摆放着许许多多的礼品,金,银,细软,玉器皿物,客厅里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他见李玉春被侍卫扶进门来。

急忙起身跪拜下去:“卑职靖江知州,陈三江拜见钦差李大人”。

钦差李玉春看见桌上摆放了那么多礼品,心里的喜悦比今晚那俩个绝色女子还舒畅。自从奉旨到靖江的第一个晚上,他的第一笔收获,是当地一个土豪送给他的见面礼,一万两银票,那是那土豪为自已的儿子捐前程的银俩。到后来日子里,他也收了一些礼物,但都是些皮毛画册之类的东西。而今晚靖江知州送来的礼物,一看就是个大手笔……

李玉春似呼在酒席上的醉态是装出来的。

他看着陈知州跪在地上那诚惶诚恐的样。并没有让他起来的意思,而是直接走到桌边弯着腰看着桌子上的礼物。他东摸摸,西看看,嘴里不时的发出,“喔,喔”,的声音。

此时的知州陈三江心里,就象十多支打水的桶,七上八下。他摸不透这位钦差大人的心思,更吃不准这次命运的成败,脸上露出了少许的汗水。

李玉春看了一会,转身撩袍坐下,慢腾腾的揣起了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道:“来人,”

随着喊声,进来了一个侍从,他轻声道:“大人有什么吩咐?”

李玉春顾做姿态的说:“怎么搞的嘛,客人来了,也不上茶”。

那侍从小声的道: “是,是,小的知错了,马上来,马上来,”

侍从边说边退出门外,李玉春轻声道:“起来说话吧”。

陈三江急忙道:“卑职,谢过钦差大人”。

李玉春轻声又道:“坐下说话。 ”

李玉春看着陈三冮坐下。便冷啍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陈知州,你知道我为什么只把知府马义坤停职,而没动你知州大人吗?”

陈三江这次是真的出汗了,这就是他这几天来内心最为纠结的事,他眼看着靖江县令刘正文被下了大狱,知府马义坤停职,而他是知州,是县令的上司,知府的下属官员,上下都出了亊,只有他站在中间没事。

这几天来,他吃不好,睡不安,心里的惶恐象钝刀割肉。

陈三江惶恐的抺了把汗道:“请钦差大人明示”。

李玉春看着陈三江的样子,心里暗自道:“火候到了”。

于是他有些漠测的说:“因为本钦差出京时,就有位大人,给本钦差打过招呼,所以本钦差就对你知州大人网开一面喽!”

陈三江听到这里,心牛中一阵狂喜,急忙向李玉春推金山,抱玉柱般的跪下叩头道:“下官谢钦差大人,谢过钦差大人 !”

李玉春笑道:“行啦!起来吧,心知肚明就行啦,不过眼下,本钦差遇到的难事,你是知道的,就看你陈大人的心……是不是向着本钦差?”

陈三江殷勤的道:“只要有用得着卑职的地方,卑职愿孝犬马之劳”,

李玉春笑道:“你有这份心,本钦差就知足了,现在你告诉我,靖江尹大人一家血案,刘正义和马义坤,是不是知情人。?

陈三江低声道:“钦差大人,真是聪明过人。下官佩服”。

李玉看嗔呤道:“别来这一套,你只回答我是也不是。”

陈三江道:“是,不过据县令刘正文向下官说过,尹大人一家凶案,是上头派人来灭口,他在堪查现场时,还捡到了一个重要的物证。”

李玉春听到陈三江说刘正文在现中捡到物证时,不由内心一惊。

于是,李玉春追问道:“陈大人可知,他捡到的物证,是什么?”

陈三江低声道:“大概是一块银色令牌之类的东西吧!不过刘正文那老小子比猴子还精,下官只是听说!却没见过”。

李玉春心中一沉,心道:“天呐,刘公公手下这么疏忽,这个重要物证,若是到晋南王手中,那么,其后果不堪设想。”

他暗暗下了决心,必顺为太师把屁股擦干净。

他点了点头,故作生气道:“啍!好你个刘正文,马义春,本钦差是圣上亲派下来查办血案的,他们尽敢知情不报,欺瞒本钦差,该死!”

陈三江道:“钦差大人请息怒,这件亊下官知道,他们不敢说的原因,”

李玉春问道:“什么原因?”

陈三江神秘的说:“李大人,那个物证呀。它有可能迁连到朝廷, 东厂,盛致是……”

李玉春故作点头道:“哦……”

陈三江又道:“还有一事大人不知。”

李玉春道:“什么事?”

陈三江道:“因为他们知道,钦差大人是太子的人。所以……”

李玉春终于明白了……

他点了点头逍道:“陈大人,你为朝廷,为太子立了一大功,它日,若是太子登基做了皇帝,你陈大人就有飞黄腾达时子喽、、、……

陈三江殷勤的笑道:“到时候还仰仗李大人多多提拨喲……

李玉春笑道:“好说,好说,咱们都是兄弟嘛!”

陈三江笑过之后,脸色一阴道:“可是,钦差大人。眼下刘正文也被下了大狱,知府马义坤也停了职,他们可都是知情人,若是让他们死灰復燃,可就……”

李玉春故作恣态的问道:“噢。陈大人的意思是……”

陈三江没说话,只做了一个手式……

天大概是阴了,黑得格外幽深,凉风掠过檐下,发出微微的啸声。像是远处有人隐隐约约的吆呼着什么,给万籁无声而俱寂的寒夜平添了几分神秘和不安。

西城外一处枫树林边,一个灰衣老者,头带着斗笠,斗笠边挂着黑沙,他双手抄背站在树下,一动不动,看上去似乎站立了一柱香的功夫。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微风将灰衣人的袍着吹的飞起,这时,丛林深处传来了几声轻笑。转眼间便到了灰衣人身后。

灰衣人轻声道:“阁下好俊的轻功啊,象是武当派的梯云纵吧?”

来人一身夜行人打扮,唯一不同的是脸上罩了一个黒布罩子,只剩下两个孔洞。显得有些神秘莫测,他距灰衣人只有五步之遥。

那神秘人轻笑道:“大人召见,有不得也的苦衷,还望大人见凉。”

灰衣老者轻笑道:“侠士自然有蒙面的道理,老夫怎会见怪之理呢,侠士能出手帮助老夫,也是感激不尽了。那李玉春有可能要灭口,所以我们只能提前出手。今晚,老夫以按排好一起,还请侠士出面,将牢中之人救出,侠士可否出手一行”?

那黑衣人轻笑道:“多蒙大人相召,在下愿出手,但不知大人……”

灰衣人从袖中拿出一根竹筒反手一丟,那竹筒象长了眼睛似的直奔黑衣人的前胸而去,黑衣人伸手一抄,便接过了竹筒。

有些惊异的道:“哦,在下到是看走眼了,原来大人的功夫也非等闲,幸会了!”

灰衣人轻叹道:“侠士见笑了,所有救人的计划都写在上面,侠士依计行事就行,劳驾了。”

灰衣人说完,将身往上一纵,在树支上一点,转眼间消失在枫树林中……

申时过后,知府大牢四面围墙高耸,大门前四个带刀侍卫,钉子般的站在门口,不远处巷口,一队卫兵手握火把,整齐的从大牢门前走过,明晃晃的气死风灯,把大门口场地照得通亮,戒备森严。

大牢后墙的一扇窗子被推开了,就在窗子打开时,墙外忽然飞出一个蜈蚣瓜,向高墙上的窗子飞去。紧接着一条黑影飞身上墙,握紧勾绳,飞浪似的上到窗口,闪身而进,窗子又关上了。

大牢门口,出现了一个挑着混饨担子的中年汉子,边走边喊:“混饨,汤圆”。 说话间来到大门口。

正要过去时,门口的侍卫喊道:“哎,买街的,怎么今晚比平常慢了许多,快挑过来,兄弟们等急了。”

那挑担的大汉回应了一声:”哎,来了你睐”

几个侍卫走到担子面前,开始拿啘买湯圆。

另一个侍卫打开门上的一个门洞向里边喊道:“哥们哎,里面要几碗,夜宵来睐”。 里面的人回应道:“来五碗”。

门外的侍卫,先揣了几碗从门洞里送了进去之后,门前的几位仁兄,便吃了起来,正吃得欢,只听一个侍卫趴的一声,碗掉到地上。

双手捂着肚子道:“汤圆有 ……”

话未说完,人倒在地上,随着全部倒下口吐白嗼。人刚倒在地上,从巷里快速所跑过几个侍卫,一个敲了敲大门,大门开了,从里面冲出四人,把倒在地上侍卫拖进了大门,瞬间,四人又站在门口,买卖人挑着担子消失在街上……

瞬间。知府大牢门口又恢复的平静。而大牢之内,有一台戏正紧锣密鼓的上演。

从后墙进来的黑衣蒙面人,正在屋内换衣服,只一会功夫,黑衣蒙面人变成了一个年过四十岁的侍卫。他向外敲了三下门,从门外进来了一个牢役。

牢役进来后,随手关好门,轻声道:“阁下好俊的身手。”

那黑衣人冷声道:“别废话了,赶紧办正亊。”

牢役轻声道:“你放心,此时大牢内外早就换成我们自己的人了,阁下的书信带来了没有?”

黑衣人从怀中摸出了一封书信,那牢役接了过去说:“行了,阁下的事办完了,剩下的事情由我们来做,阁下只要留意周围的动静就行,如果发生意外,请阁下只能点倒,不必下杀手。”

牢役说完,转身开门一招手,黑衣人紧随其后从楼上,下楼穿过一个小院子,来到后院的侧门前,打开了门锁,俩人进了牢中,那人带着他穿过几个大牢的走道。不一会,来到了地下室门前,并敲了三下门,门开了,俩人闪身进了地下室。

边走那牢役边为他介绍说:“知府大狱共分两层,一层是关一些罪刑比较轻的犯人。地下一层,主要是死囚,和一些重刑犯人。”

地牢面积很大,如果要是不熟习的人,进来劫狱也很难找到目标,俩人穿过了三道门拦,来到了一间牢房门口,他打开牢门,走了进去。

里面一个年纪四十岁左右的犯人,站了起来,他低声的问道:“大限到啦?”

牢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囚犯又问道:“你们答应我的条件 ”。

牢役把书信递给了囚犯,那人接过去,打开书信看了一会,同时脸上露出了难有的笑容。

他低声道:“我相信官府。”

于是他长叹一声又道:“心愿也了,但愿死后能还了债。”说完,他跪下了,仰头悲痛的说:“娘亲,儿子对不起你了,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你的娃……

他此时显得有些凄凉伤怀,他站起身来,站到一个木椅上,那里是一根早已准备好的绳子,他把头套了进去,脚下一蹬,木椅倒在地上,他的双腿一阵脚抽动,不多会牢內恢复了寂静。

牢役轻声道:“行了,请阁下帮忙,将他连人带绳解下来”。

黑衣人依计行事,没说一句说。他扶起朩椅,站了上去,解下尸体。

牢役又道:“扞起他,跟我来。”

黑衣人扞起尸体,跟着牢头来到了另一间牢房,他开门走了进去,牢內正是靖江县令刘正文。

牢役把身上的包裹递给了刘正文道:“请大人赶紧换上跟我们走。”

刘正文还想说什么,欲语又止。

他换好衣服,那牢役把刘正文的衣服穿在了那具尸身上,又把那尸体挂在了朩栏扞上,弄好以后,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盖,用手在尸体脸上抹了抹。

转身道 :“可以走啦。”

俩人跟着他回到上层,直劲朝牢房大门走去,牢内的所有囚犯,似乎睡得很死,黑衣人到显得有些紧张。

牢役轻声道:“阁下不必担心,此时就是打雷也不可能惊醒他们,到是外面旳那些侍卫,很快就要醒过来了。”

穿过四道门栏,三人走出了牢门,牢役向外面的几个侍卫点了点头,一个侍卫打开大门,其他几个,快速的将倒在地上的侍卫,抬到大门口放好。

那牢役转身向刘正文道:“大人可以跟几位兄弟走了,你的家小在”清龙塘” 马府,过一会就能见到她们了。

接着牢役又转身向那黑衣人道:“小的代马大人,谢谢阁下。”

说完转身回大牢而去,大门重新关上……

午夜寅时,驻在驿馆的钦差大人,被一阵紧凑的敲门声惊醒,他刚要起身时,被一支娇嫩的手拉住了,只听得:”娇滴滴的声音道:“ 喔 。大人在睡一会嘛”。

李玉春拉开她的手,穿好衣服,走出了内室,来到客厅,沉声问道:“什么事” ?

只听得外面道:“稟大人,刘正文在狱中自溢而亡” 。

李玉春打开房门,知州陈三江走了进来。

李玉春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陈三江道:“两个时辰的事了,下官接到牢役的禀报,及时赶往了知府大牢,还有知府马大人也去了,午怍验尸后确认,是自溢而亡……”

李玉春思索了一会,轻声并自言自语的道:“他在牢中自溢死了……” 第二章忘忧谷,位于五台山西则的-个深山密林中,往西走大概有二十多里地。是一个人迹罕见,毒蛇,猛兽出没,嶂气密漫的绝地。幽谷深峪中,老树盘根虬技藤缠,长满了苔藓的石道,仄径荫绿浓密。前有流云急水,后有万丈高崖,偶过洞水飞瀑,更觉薄雾冥冥,似虎嘯猿啼,轰呜之声荡人魂魄。

十冬腊月,山上凹地里白雪皑皑,行路艰难,也许五台县大多猎户和江湖中人,都知道忘忧谷中,有个神秘的门派,“残剑门” 民间传说,从残剑门出来的人,个个都是半仙之体,能飞升,还能遁地,武功通玄。是中原武林禁地,在加上忘忧谷中,机关密布,若要是有人敢闯进忘忧谷,别定尸骨无存,既便能生还,那也是九死-生。

所以,无论你是江湖豪客,或是,猎户打猎,都避儿远之,不敢越雷池一步。

忘忧谷口。-个巨丈的岩石上,写着,“忘忧谷”。 下面又写着,武林禁地,来人止歩,八个血红的字。

残剑门主郑天明与师弟一家告别后,带着尹建平从五台县城赶往忘忧谷。

旁晚时才到了谷口,尹建平虽然在这段日子里,师傳传授了内功心法,后来郑天明为了帮他打通了筋脉,并教了-套轻功绝技,但别竟时间不长,仍然走起路来要比普通人快得多了,途中郑门主故意把距离拉得远远的。而尹建平则咬紧牙关,拚命的追赶师傳。

-个十二岁的孩子有着超常的毅力。当他追上师傳时,小脸冻的通红,嘴里喘着粗气。从他幼稚的眼晴里看出的是坚强。

站在忘忧谷口,郑天明不动了。尹建平慢慢平息下来之后,便问道:“师傳,怎么不走啦?

郑天明微笑的说:“平儿,累吗?”

尹建平点了点头,但摇了揺头道:“师傳,等平儿练好了武功,就能赶上师傅了!”

郑天明轻笑的问道:“平儿,你觉得练几年武功,才能赶上师傳呢?”

尹建平想了-下道:“师傳,平儿想大概要十年吧?”

郑天明又道:“你觉得用十年的时间就能赶上师傳?”

尹建平坚定的道:“师傳,平儿觉得用十年肯是就能赶上师傳!”

郑天明含笑的摸着尹建平的头道:“好孩子,有志气,好啊……走,平儿,咱们进谷吧,你记住,忘忧谷的路不好走,到处机关重重,不小心走错了,便会有性命之忧,你跟着师傳的脚印走,记住啦?”

尹建平点头道:“唔,平儿记住了师傳。”

郑天明带着尹建平往谷內走去,走过一段。郑天明道:“平儿,从现在起,记住口诀;前三,右四,左七,右五,一跳。”

过走了-段路程,郑天明停住了脚步。

尹建平面色一喜道:“师傳,平儿知道啦,刚才师傳交给平儿的口诀,不就是师傳前几日交平儿的轻功身法吗?”

郑天明高兴的拍了拍尹建平的头笑道:“好小子,原来悟性很高的嘛!你在回头看看。”

尹建平这才回头向来时的方向看去,他楞住了。

此时在他们来路的方向,整个谷内的境域变了,-眼看去,皁也看不见谷口,那里还有来时的路,到处都是树丛,竹林,巨石。他回过头呆呆的看着郑天明。

郑天明呵呵笑道:“平儿,从谷口到这里,是-座阴阳后天八卦七星阵,是当年你祖师爷,布下的阵法,多少年还没人将它破了。所以,忘忧谷便成了武林中的禁地,要想进阵,除了五台县的你师叔和谷中的哑叔,剩下的就是你和你妹妹啦,不过,你妹妹虽然她可以安然进来,但若不点破,她同样也进不了忘忧谷。

尹建平似呼悟出了点什么,于是,他高兴的问道:“师傅,平儿知道啦,若想进阵,必须要学会本门的那套轻功身法,对吗?”

郑天明,摸着尹建平的头道:“唔,真聪明,现在你知道,为师交你兄妹俩这套轻功身法之前说过的话啦?”

尹建平点头道:“记得,师傳说,这套轻功身法口诀,除了掌门人同意之外,门下弟子一律不得外传。”

郑天明道:“记住啦!”

尹建平道:“唔,平儿记住啦,师傳!”

郑天明笑着道:“好,走,平儿我们进谷……”

师徙俩走到谷底。所有的景色大变样了,谷外是冰天雪地,冻地寒天。而谷内是鸟语花香,气候愉人,空气中散发着醉人的花香,各种花草树木-改冬景。

碧绿红花-遍春,引来泥燕跳枝头。

就连小小年记的尹建平都被这秀丽的谷中风景迷住了。

这时渐渐走进了谷中深处,尹建平看见了。靠山菁边,一座老宅依山而建,-色的青砖灰瓦。占地数亩,院门前-个十几亩地大的池塘,塘边上垂柳阴阴,-群鸭子在池中戏闹,荷花把池占了一大半。

看到此憬,到应验了,四面荷花三面柳,半城山水半城色。

进到院子,只见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看到他们师徙俩人,脸上一阵喜悦,他快步迎来,嘴里高兴的发出,哦……喔……谷……主……回哦!他走到师徙俩面前,对着郑天明,又指了指尹建平,口中不断的说:“哦……主……他……”

郑天明哈哈大笑地尹建平道:“他叫冬国雄,是师傳昔日收留他的,他并非天生的哑吧,他是因为中毒太深才造成,他跟随为师二+多年,负责谷中的一切事务。你别小看他有哑疾,他的修为在中原武林中,可以算得上顶尖高手了。以后就由他陪伴在谷中修练武功。

郑天明又向‘哑吧’ 冬国雄笑着说:“国雄啊!他叫尹建平,是我新收的关门地子,也后他的生活起居,就由你照顾了。”

冬国雄,高兴地叫着道:“喔小……主……他……我……好……并从尹建身上接过包袱,拉起尹建平的手,向尹建平比划了一会。”

尹建平看不懂哑叔在向他说什么。于是转过头来,看着师傳郑天明。

郑天明呵呵笑道:“他的意思是说,让你先跟他去,他给你安排生活起居,平儿,去吧,先跟你哑叔去,按排好生活起居后,在来见师傅……”

晚上冬国雄把尹建平带到了师傳的房中,此时正好郑天明练功刚结束。

郑天明,站起身来对尹建平道:“平儿,随我来。”

跟随着师傳出了后院,便来到一个悬崖下面。郑天明伸手在凸出的岩石上按了一下,听候扎扎声,石崖下打开了一道门,尹建平跟着郑天明走了进去,山洞是自然形成的,在洞岩的两边插着许多火把,当门打开时,首先是距洞口的火把忽然-下燃烧起来,把整个洞穴的甬道照得通明。

师徙俩人来到了洞內,大厅里有石桌,石凳,石床,书架似是人工开砟出来的,-个神龛里,有座石象,神龛下面是一个巨大的供桌,上面摆放着灯油香炉。郑天明,点燃了三柱香,拜了拜,插进香炉。

郑天明道:“来,平儿,拜祭-下你祖师爷的神位。”

尹建平随师傳跪了下去。

郑天明合掌道:“师尊在上,弟子率残剑门新入门弟子尹建平顶香拜见师傳,三拜九叩之后。师徙俩人便坐在石桌旁。并讲解门训,门规,之后,并把创派祖师爷的生平事迹从头说了一遍。”

最后告诉尹建平,从今天起晚子时到洞穴修练內功心法。

又指着石床道:“平儿,每晚子开始,点上三柱香,然后坐在石床上,修练內功,本门的内功心法,修练时按为师指导的方法修练,从-重,到八重,这个过程,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来完成。那石床是寒玉做成,修练内功心法时,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桌子上的木合里是祖师爷当年练制的丹葯,为师为你准备的,每天子,午,各服三颗,记住;若要想成就大业,你必须忍受一般人不能忍受的痈苦,和煎熬。圣人曰‘若想成大事者,必先饿其肌肤,劳其筋骨,空乏其身……”

说道这里,郑天明站了起来,走到神龛下面,拿出一本书,书上写着,残剑秘录,递给尹建平。

接着说道:“平儿,这本秘录的前半部份,为师也传授给你们兄妹俩了,它是本门的内功心法,中间部份,是剑,掌,轻功,要诀。后半部份是残剑秘录,也是本门的镇门武功精要,没有掌门人的许可,不可私授别人。否则必将重罚。”

行了,为师该说的都说了,接又从袖口中拿出-个纸析,道:“这是为师给你的练功解注,为师恭候你出关之日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转身离去了。

桌子上有个记时的沙漏,在郑天明进洞时,就弄好记时了。尹建平看了看沙漏,时刻未到,他在洞里转了转,又坐了回来。随手翻开了武功秘录,看了起来。

转眼间,只见沙漏已到子时,尹建平按师嘱咐,先从神龛上取下三支粗大的竹香,点燃之后,又在祖师爷的神象前,拜了三拜,空气中散发出-股沉香的味道,他未在意。回到桌子边,伸手打开了木合,合子中有一整合木珠大小紫色的药丹。他捡起三颗,放进嘴里,合着口液吃了下去。不-会,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丹田升起,紧接慢慢全身开始燥热起来,

他感到越来越难受,于是他忽然间想起,师傳临走前说,练功必须要到石床上,尹建平急忙上了石床,盘腿坐了下来。谁知他刚坐下去时,忽然跳了起来,急忙下了石床,用手一摸,-股寒气从手心传到手臂,瞬间-支手麻木起来,然间从体內冲出一股热流,把手臂上的寒气排出体处,有说不出的舒畅。

尹建平又试了-次,情况,还是象原来的样子。他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于是他挺身坐在石床上,开始按照内功心法练了起来……

一天……

二天……

三天……

到第七天的时候,他完成了内功心法的第一重,“引气归府”。

到了笫八天子时他开始练习第二重,“三洋开秦”。

他渐浙进入佳境。他开始感觉到,若是在平日里不服用丹药,他绝对不敢坐上石床上。然而虽然他不知用了多少天,当他把第二重内功心法练成的时候,他不服丹药,甚至不用穿衣服也可平仰在石床上呼呼大睡了。

洞中方一日,世上也千年。

他不知道这七七四十九天有多长,也不记得有多少天没有吃过饮食,在他的心目中,他好象是昨晚跟着师傳进的洞。

练到第七重的时候,他的思唯中开始出现幻觉,这此幻觉让他惊恐万分,他突然看见一条粗大的蛇将它紧紧缠住,让他窒息。忽然他又看见一支斑驳大虎,张开血盆大口,将他吞噬。汗水将他身上衣裤浸得湿漉漉。没法穿了。到后来,随之而来的是难忍的疼痛,先是全身的骨头似乎全部析断似的,最后是骨头,肌肉,皮肤,他真的忍不住了,他在洞里高喊,甚至惨叫,都于事无补。

尹建平顿时产生了放弃的念头。每当他产生一种强烈放弃的原望时。

耳內一响起了师傳嘱咐,定力消惊存安,人有了定力,何事不能为,慎分以寻常,祸福机转扰心,只要‘安之若素’ 你可即受用无尽矣。

眼前又展现出,靖江全家被杀,那血淋淋的场面,父亲临死前那种期盼的眼神。潜意识中的坚定信念又回到了他的灵魂里。

不知多少次,他从绝望与痛苦中醒来。一次……在-次。渐渐的他也感觉不到疼痛了,他从石床上走了下来,忽然,他惊奇的发现,自已身上有皮脱落,手上,腿上,肚子上脱下一层溥溥的皮。

特别让他感到惊奇的是,每次将內功提到-是的程度时,他的身体开始往上升,慢慢的离开石床,他可以停在半空中,甚至可以左右来回的越动。他知道:“他的内功心法中的笫八重练成,而功德圆满。

洞门开了,尹建平从洞内走了出来,他-眼看见了师傳,旁边站着哑叔。他呆呆的站在洞口门前。忽突,他大喊一声,“师傅”纵起身,扑向师傳。然而,他也沒想道,这-冲差点把师傳撞倒,

郑天明抱看爱徙往后退了几步,若不是郑门主武功高深莫测,早有准备,就会被尹建平撞飞出去。

此时的尹建平泪流瞒面,就象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他有些哽塞的叫道:“‘师傳’

郑天明轻轻的拍打着爱徙的肩膀笑着道:“哦……痴儿喔。他一面笑着,一面为尹抹去脸上的泪水道:“好啦,平儿。”

自古道:“男儿有泪不轻弹。没想到,你比为师意料出关,早了二十天。”

尹建平抺了抹眼泪说:“师傳,你不是告诉平儿说,练成残剑秘录和内功心法,只要七七四十九天吗?”

他此时又有些不解……

郑天明呵呵笑着道:“平儿,你知道,你在洞里修练了多少天?”

尹建平茫然的摇了揺头……。

郑天明道:“你在洞里整整过了一百天,记得师傳笫一次,初练本门内功心法时,花了一百二十天才出关,而你师叔他用了-百三五天。可你平儿,你只用了-百日的功夫,就把本门的武功秘录练成,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代新人换旧人吶。

此刻的郑天明从內心里恣意出许多感慨。

他拉起尹建平的手道:“走,平儿,先回家去,洗刷一下,换身衣服。你看你现在这小模样,跟一个小叫花似的。”

回到家后,哑叔为尹建平烧了热水,伺候着尹建平洗澡换衣服。

在历经百日疼苦,煎熬之后。这-晚是他几个月来,睡得最香的-个晚上。冉冉升起的太阳从窗外照到他的床头,窗外小鸟叫醒了他。该是晨练的时候了,于是他穿上衣裳,走下楼来,到了练武场,从兵器架上抽出-把生铁剑,起了个剑式,练了起来,练习中他按师傳教他的要领,渐渐注入了內功,随着剑式的变化,在他的四周荡起了一阵风,地上的枯树叶子,随着剑气流动,满天飞舞,煞是好看。他飞,腾,挪移,随着剑的劈,刺间,他的身体被一团剑光缠绕。

郑天明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楼拦边,一直注视尹建平,他时而有些惊讶,时而又显得激动。他必尽知道,眼前的爱徙只有十二岁,还是个孩子,就在短短的百日闭关的时间里,竟然有如此的成就。

他心慰的是,自已的苦心没有白费,眼前的爱徙将会为残剑门大放异彩,不久的将来,必然将本门发扬光大…… 第三章尹建平一口气练完了师门绝技,残剑二十一式剑法,在最后一招“剑扫群魔” 中收住了剑式,满脸汗水,但仍然神彩飞扬。哑叔冬国雄,笑着跑了过来,用手里的毛巾为尹建平擦拭汗水。他一面擦一面吱吱,呀呀,说着。

郑天明哈哈笑道:“平儿,你哑叔在夸你哪?”

上来吧,洗洗脸,该吃饭啦!

“哎” 师傅!

尹建平高兴的回应着,与哑叔俩人洗脸去了……

早饭之后,尹建平来到了郑天明的房间,拜见了师傅以后。

郑天明道:“平儿,为师果然沒有看错你,短短的百日闭关,你练就了基本入门功夫,内功也有了一定的火候,但是,光靠你目前的功力,和身上挙脚剑法是,远远不够的,需知中原武学博大精深。一个人若想在江湖中立足,如果,没超人的毅力,定力,一技之长。那更是不行。目前,你的轻功火候欠佳,往后要勤加练习,练内功靠的是气的不段争加。比如一干枯的池子,若想水到池满,那是不可能的。而靠的是天长日久点点滴滴集攒,池水才会满塘,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是这个道理。”

说到这里,郑天明笑着道:“你闭关的时候,其实为师并没有离开过你,特别是你把内功心法练到了第七,八两重的时候,为师一直在你身边,因为,本门内功心法中最难的就是七,八,两重,一般人如果沒有祖师爷的丹药,龙涎香,是练不成的。”

然而,在初练本门内功到了七,八两重时,更为重要的是:这个人首先要具备二个条件;一是本人除了有天份,还得有坚强的毅志,和忍耐力。二是:必顺能忍受住疼苦的煎熬,而且在“平儿,以上种种,你都做到了,所以为师非常心慰。”

听郑天明,说到这里,尹建平插话道:“师傅,你说平儿在练功的时候,师傅就在平儿身边,那平儿怎么看不见你呢?”

郑天明,呵呵笑道:“真是傻孩子,难到神龛上的灯油,和你每天子午烧的龙涎香,自已会长出来呀,还有,你每天服用的丹药它也会自动的加满,一百天吶,你吃了多少颗丹药?

尹建平不好意思的笑了……师傅,我还也为你不管我呢!”

郑天明嗔笑道:“傻徙弟呀!你练到七,八重的时候,只要一分心,就会走火入魔的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走火入魔了,轻则全身筋脉寸断,重则死无完肤。所幸的是,你熬过来了,所以师傅没有出手帮你。”

“嗷”

师徙俩在房内,郑天明把话提转到了江湖各大门派,从武学说到了各派武功的特点,什么是黑道,白道,及江湖中的各种禁忌。

最后又说到残剑门为什么会成为中原武林掌剑令主,等等!尹建平的聪明,举一反三的过人智慧,偶尔间还会跟郑天明撒娇,使这位八十高龄的江湖异人,返老还童。

日月星辰,星移斗转。转眼间三年过去了!

尹建平三年来除了练功打坐,剩下的时间,就是哑叔带着四处打猎。哑叔待他如亲生儿女,除了在生活上照顾得体贴细腻之外,还带着他在山里厉练轻功,然而。只有一处山谷从不准他进去,师傅告诉他说,那是一处及危险,又恐怖的地方,从祖师爷柳程风那一代起,在忘忧谷中创立残剑门那天起,立下了门中弟子不准进谷的规矩,师傅告诉他,残剑门二代门人都没有人进去过。

每次从谷口经过,哑叔都会拉着他绕道而行……

时间又过了一年,这年的五月端阳节刚过,师傅出山云游去了,谷里只剩下了尹建平和哑叔俩人,渐渐长大的尹建平,几年前带进谷的衣服,穿不了,郑天明临行时告诉哑叔,让他抽时间回五台县二师叔刘正雄家一趟,把刘家为尹建平做好的衣服带回山里。

这天,尹建平在洞里修练,师傅走时传他的“碎骨神功”。 哑仆见尹建平闭关练功,无事正好下五台买点家用。于是哑仆便下山而去、……

也许是冥冥中命运的作弄。郑天明和哑仆冬国雄这一出山,差一点与尹建平阴阳相隔。

就在哑仆后的第二天中午,洞中闭关的尹建平,提前出关了。出关后他四处找寻哑叔不见,最后在他房中发现了哑叔留下的字条,看見完后得知,哑叔下山到五台去了。谷里没了哑叔,他一个人百无聊赖。

于是,他忽然想起前几天哑叔带他去百草谷打猎,那里虽是荒山野岭,山上没有一棵树林。但那齐腰的矛草,杂树中,是野鸡栖息产蛋的好地方。那天哑叔带他去了那里,回来时收获让他兴奋异常。除了十多支野鸡,还捡了好多蛋。

他想了想,不如趁哑叔不在,在去一趟百草谷,弄上几支野鸡和蛋回来,也算是帮哑叔贴补家用。于是他打定主意,便到哑叔的房内拿上了弓弩,准备好用具向百草谷而去。

走到半路的一棵老树野梨树下,他发现树上有梨,便停了下来,抬头看时,树上的梨正好掉了下来,一个,二个,三个,他有些奇怪,梨生在树上,怎么就会忽然掉了下来呢!

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又掉下一个,他抬头观看时,他发现,树上的梨不是自已掉下来的,而是梨树上坐着一支猢狲。这支猢狲要比他平常看到的还要大,而且它身上的毛是金黄色的,那猢狲所脸上长着一嘴雪白的胡须。看上去,就像一个七十老翁,它似乎有些通人性。

毛绒绒的手里正抱着一个野梨吃着,还不时的看着尹建平。用手里的梨在它嘴上比了比,尹建平知道,它是在问尹建平为什么不吃?

尹建平突发奇想,若是把它带回忘忧谷里,他不就多了一个伴了吗?尹建平正考虑如何把这支猢狲擒到。然而,树上的猢狲可不干了,它也许有些对尹建平不瞒似的,把它自已未吃完的半个梨朝尹建平打来,沒想到,一个不注意,猢狲丢下的梨正好打在尹建平的身上。

尹建平此时有些火了,“嗨” 你这个小猢狲,你还成精了,看我怎么抓到你,他纵身而起,伸手向那支猢狲抓去,眼看就要擒到手了,忽然那猢狲往另根树干上一闪,躲开了尹建平的龙爪手。

此时的尹建平更是火了,他心思就凭我尹建平的一身轻功绝技,还抓不到你……

于是,尹建平将内力注腳上注入,腾身而上向那支猢狲扑去。然而他真的低估了那支成了精的小动物。

那猢狲见尹建平向它扑来,它似乎早有准备,又是往另一叉树枝上一挪,在次避开了尹建平。人就这样,越想得到而得不到东西,很容易让一个正常人失去思考,甚至散失理智。

一人一猢,在山上你追我逃较上了劲,好几次尹建平差点抓到它,然还是差那么一点点,从山上追赶到山下,又追赶到树林。

树林里又是猢狲们的天下,尹建平追,它就跑,尹建平站住,它又停了下来,还不段的朝尹建平亮屁股。明眼人都会看出,这只猢狲不简单,它是在设套,想把尹建平引到一个地方。

追赶了大半天。猢狲没擒到,到把尹建平累得是浑身酸疼,有气无力,最后他便在棵古树根下躺身而睡……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阵吵闹声惊醒过来。当他睁开双眼看时,他惊呆了……

只见眼前站着许多形态各异的猢狲,树上,地上,到处都是,大概有一百多只,是一个积大的群体。其中还站着俩支大猩猩,似是这个群体中的首领。在它们群体中,有长臂猿,猴子等。有些他从未见过,似人类,但又一身金黄色毛,有的猢狲一身雪白的绒毛,其中有一支猢狲正是将他引到这里来。

这群猢狲看上去不象一般普通的猴头,到象是被人类训化伺养过的。它们将尹建平团团围住,似乎还十分友好。叽叽喳喳在说话。更让尹建平奇怪的是,在他睡觉的旁边,堆着各种各样水果,还有几支刚考熟的野鸡。

它们虽然围在尹建平周围十多米远的距离,但没有一个敢靠近尹建平,更不前向前越动半步。就站在十几米远的地方。

大概僵持了一柱香的功夫,猴群中叽里呱啦的又热闹起来,正在尹建平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猴群让开了一条路,只见一个,直立着的老猴走了进来,这时尹建平呆住了,老猴一真走到距尹建平几米远的地方站住了。只見那老猴毛绒絨的手上拄着一根腾仗,他看上去似人类,但是一身金黄色的毛发,腰间还围着一条破布。

“人为什么会长出这么长的毛呢。” 这就是尹建平感到奇怪的地方,以前从未听师得说起过。

就在尹建平惊异间,那毛人生硬的说话了“年……轻……人,你在想我是人,还是猴类吧。”

尹建平点了点头,沒说话。

那毛人又道:“在这里,老夫不知过了多少年,你是笫一个見过老夫的人类,你也不用怕,我们不会伤害你,把你引到这里来,是老天顾意按排的。因为,我和我的族群有事相求,不得以,才把你引到这里来。”

尹建平低声道:“你们想让我帮你们做什么?”

那毛人道:“你是前山忘忧谷里的人吧?”

尹建平又点了点头。

那毛人道:“如果老夫没有说错的话,年轻人应该是残剑门门主凢年前新收的弟子?”

尹建平,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毛人平淡的说:“残剑门在前山,而这里是后山?”

尹建平一听那毛人说,他也到后山,吓得跳了起来。

他有些惊慌的问那毛人道:“你,你是说,我到了后山禁地……”

那毛人又平谈的说:“是后山,但不是什么禁地,不过只是多少年来,进到后山的人,都没有出去过。”

尹建平急促的问:“你是说凡是进来后山的人,就没人出去了。”

那毛人道:“不是他们不想出去,而是他们出不去了!”

尹建平又问:”为什么?”

那毛人道:“因为他们都死了。”

尹建平又是被吓了一跳,沉静了一下,尹建平有些心里发慌的问道:“是,你杀了他们?”

那毛人摇了揺头道:“我们是人类的朋友,不会杀害人类的,应该说这里近百年来,就没人在敢进来了,因为后山被示为禁地。”

尹建平内心稍安了一些,又问道:“你是说,这后山一百多年以来,就没有人进来过?那以前进来的人。都是一百多年前进来的?”

那毛人点头道:“是这样的,一百多年以来,进到后山的人只有你一个。”

尹建平心想,师傅说,创门祖师爷柳程风在一百二十多年前被仇人追杀,无意间逃进了忘忧谷的那山洞里,因为又饿又累,身上还带刀伤,他晕倒在洞中,就在那个晚上,他梦见了一个仙人踏云而至。把他叫醒,并送了一粿丹药,治好了他伤,还教了他一套剑法,和內功心诀。就飘然而去了,祖师爷从睡梦中醒来时发现,自已身上的伤早痊愈。而且,他还记得那仙人教他的内功心法,但是那套剑法却忘记了几招。

后来他便在山洞中开始潜修,几年后,他练成了那套剑法,并出山寻找自已的妻儿,决果在找寻中得知,妻子儿子也被仇家迫害,他找到了仇家报了仇之后,便凭着那套莫测的剑法,江湖中行侠仗义。

在江湖游历中,他发现那套剑法还有不足,游历了十多年后,祖师爷柳程风又回到了忘忧谷,因为那套剑法残缺不全,所以柳程风就把那套剑法叫‘断残剑’并创建了残剑门。

想到这里,尹建平又问:“那这进后山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那毛人道:“沒有,想进到后山,只有忘忧谷这一条路可走。”

尹建平暗自点头道:“这就是了,祖师爷柳程风,一百多年前在前谷创立了残剑门,之后,忘忧谷更成了武林禁地。”

尹建平又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忙?”

那毛人道:“你先跟我来,到里面走走,我在告诉你,帮什么忙,那时你在做决定,如果你帮不了,你可以回忘忧谷去,但是,你必须保证,从此不在踏进后谷半步。”

尹建平站起身来,只見那些猢狲们又让开了一条路来。毛人拄着手中的腾仗带着尹建平往一坐悬崖谷走去,身后跟着群猴,叽叽嘎嘎的叫换着。

没多会便来到一条二丈多宽的渊菁边,只见这条崖渊深不见底,深渊的两边是悬崖绝壁,壁上长满虬枝腾条。看那毛人的意思,是要带尹建平过去。

二丈多宽的菁沟,如果轻功好的武林高手,要从崖边跳过对岸,都有些困难。尹建平此时是这么想的。

那毛人带着他顺着崖边往前走了一段路,在一个崖边的岩石旁停了下来。只见那毛人伸出毛绒绒的手在岩石小洞里拉了一下。只听得扎扎的金属声响,紧接着从深渊中升起了两根铁链。

毛人率先纵身而起,只见他单脚在铁链上一点,瘦小的身躯向前飞升,紧急着又一支脚又在另一根铁链一点,瞬间更到了对岸。

尹建平看到毛人飞身过崖的轻功,心里却是有些吃惊,向他这样的身手恐怕连哑叔都差一筹。

当然他要通过这绝渊上的铁链,到也难不倒他。

正在心里思考时,对岸的毛人说话了:“怎么?年轻人不敢过来?”

尹建平轻声笑道:“笑话!莫说是这崖渊上有铁链子,既便沒有也难不倒我尹建平,说吧,只见尹建平将身纵起一丈多高刚好身子到了崖渊中,落下时脚尖在铁链上轻点一下,尹建平的身在次向前飞升了一丈多,落下时稍无身息,而铁链连动都未动一下。

毛人尖笑道:“呵呵,真是名师出高徙啊!我老人家果然没看走眼!”

眼下就凭尹建平施展的轻功,那毛人似呼对尹建平多了些敬畏之意。

接着那毛人又道:“少侠跟我来。”

尹建平二话没说,便跟着毛人走进了树林、沒走多远尹建平看到了树林间横七竖八的森森白骨,顿时惊呆了。

“呀。” 第四章尹建平跟着毛人走进森,只见得森林中的树根下,丛林中,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森森白骨。身旁散落着许多兵刃,有的早以锈迹斑斑,看似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很大的械斗。然而,这些想法很快又被尹建平否掉了。因为他看到的尸骸里,也有一部份不似人类的骸骨,到很有些相似于生活在这里的猢狲。

更为明显的是,在那些人类的骸骨边,有此刀剑根本未拔出来,骸骨上也沒发现有受伤的痕迹。这是为什么?这些人和动物是怎么死的呢?尹建平陷入了百思不得其解中。

这时那瘦小的“毛人” 又说话了:“小侠请跟我来,过一会你就明白了。”

尹建平又跟着那毛人向前走。脚下不断的发出,咔嚓,咔嚓,的碎骨声,有些毛骨悚然。

大概往前行走了数百米,他们俩便来到了一个岩石形成的半坡上。那毛人不动了。尹建平顺着它的眼神看去,他惊奇的发现,在他们对面,有一座状似莲花的山峰,山峰的三面是绝谷。正好,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便是进入山中的唯一道路。

他看见了,道路中间有一座山门,全部是用大理石制成的,石门顶部写着: “莲花山福地”,五个棣书大字,过了中门,便是一个数亩大的池塘,池塘中的水,清晰见底,一座大理石砌成的凸桥,拦干上刻有花草树木的图案,更多的是毒蛇,猛兽之类的图。穿过池塘,在莲花山腰部,有一座巨大的两开石门,门头上又写着,红莲惮教,四个大字。

石门大开半关。毛人带着尹建平觅手觅脚的穿过中门洞。行走中,尹建平发现那毛人似是怕惊动了洞里的什么人,但是,不一会又被尹建平否定了,因为,他看到的石洞,不像有人住,那他到底害怕什么呢?

正要发问时,却被毛人止住了,那毛人向池中指了指,尹建平向池塘中看去。

尹建平又是大吃一惊,沒想到,就在那清晰的水中,堆积着许多看似人类的骸骨,有些看上去,是近段时间所发生的。尹建平此时想,这些猢狲又是怎么死在这池中的。他此时瞒腹凝问的看着毛人。

那毛人轻轻的拉了拉尹建平的衣襟,便往回走。尹建平只好跟着它向来路返回。然而,那毛人并沒有带着他回到菁崖边,而是向另一条道走下去,穿过了茂密树林。来到了一个巨岩下面,原来,岩石下面有一个洞口,岩石上,写着: “九真洞”,跟着毛人往洞里走去,这时从洞中飘来一股难闻的猩臭味。来到一个很宽大的洞穴里,只看见,四处都躺着半死的猴群,多数受伤不轻的样子,而那些猴群见了尹建平跟着毛人进到洞里,初时发生了一些惊慌,但不多会便沉静下来。

尹建平从这些受伤的猴群眼中读出,它们一个个流露无助的眼神。尹建平心底升腾起一股怒火,他更加期待着那毛人给他一个解释。

毛人默默的带着他到了一个支洞里,那里很象一个正常人生活洞穴。有石桌。椅,櫈,一个分三层木架上面。摆放着许多生活用品。就在尹建平随着毛人走进洞里时,忽然,木架上,其中摆放一个石硖跳动起来,尹建平感到十分的惊讶,有些奇怪的看着毛人。

那毛人伸手摸着跳动的石硖道:“星芒” 不要动,老夫知道你的心意。会如你所原的。几句话说完,那石硖果然不动了。毛人转身对尹建平道:“世间的许多宝物,是有灵性的,少侠今日一到,它就不安的躁动起来,看来它找到真正的主人了。

尹建平对毛人道:“那是什么宝物,怎么?

毛人笑了笑说:“是什么宝物,少侠过后方知,来,少侠坐!”

毛人从一个坛中向石杯里倒出了象酒似的黄色液体。说道:“少侠,请品尝,这是,我们自己酿制的一种饮品酒,叫‘猴儿酒’ 。 ”

说完向尹建平做了个请坐的手式。

尹建平坐了下来,端起石杯浅尝了一口,没想到,毛人所说的“猴儿酒” 还真好喝。入口靑香,似蜂密,甘露般的液体中稍带着几分酒的味道。

毛人笑了一下,因为瞒脸黄毛,笑起来很难看,然而,在尹建平心中,也算是难能可贵的了。他叹声道:“在老夫记事的时候,就与这些猩猩,猴头们生活在一齐了。说汉话,和练功夫都是红莲圣教,第七十二代掌教无崖子教他的。”

尹建平叹声道:“这么说,你是人类?”

毛人道:“原来他也不知道,自已是人,还是猴类。是掌教圣主告诉他的。那时……” 毛人似乎陷入沉思中。

那时候他出生不久,就被俩支猩猩抱养,他是喝着猩猩的奶长大的,他的亲生父母是谁,他也无从得知。掌教圣主无崖子发现在猩猩族群中后。就想把他抱回圣坛扶养,却遭到圣坛中的长老们阻止。

因此,他就与猩猩生活在一起,直到六,七岁时候。红莲圣教发生了判乱事件。门中大批的教徙,分离,逃走,数千人的教士死于非命。

圣教中,只剩下了四个护法和几个教徙,几年后,四个护法相续病死,几个教徙只剩下老夫一个。

圣教从兴旺走到哀落,离经了数千年。无崖子也无心把圣教发扬光大。因此,直到无崖子得道飞升之后。莲花山红莲圣教只剩下了老夫一人,在有就是我们这个族群。

红莲圣教是惮教的一个支系。当时,泱泱中华大地,只有道教与惮教,两大教派,道教以练丹修成正果。而惮教则以练气飞升。但惮教,主要与伺养毒蛇猛兽,训化世间动物,作为护坛护法,及生活工具。后来却被道教所误解。

所以道教把惮教称为异类。邪魔教徙。

莲花山几千年以来,是红莲圣教教坛。红莲教,主要是异化伺养异类,那个时候,猩猩猴群是提供圣教食物,及打扫环境为主的群体。而负责护坛仼务的是俩条蟒蛇,一条叫“靑儿”另一条叫“白蛟”。 青儿在红莲圣教判乱中,失踪了,有的教徙说被教中的一个长老带走了,最后剩下了“白蛟”。

无崖子在世时“白蛟” 。还没有什么异常,老老实实的当负护坛仼务,与我们猴群和睦相处。可是,就在老教主飞升以后,白蛟失去了管束,开始兽性大发。从此不准我的族类进入圣坛。而且,每隔十日,要吞下一头动物。时间长久之后,莲花山方圆数里的动物都被它吞食一空,有的动物逃离了莲花山。

没了食物,白蛟开始残害我的族类,有时是一支,二支,最后凶性大发,将我的族类咬伤,咬残。多年了,我们斗不过白蛟,就想办法引来江湖高手,帮我们除了这条凶残懪烈的蛇蛟,然而,刚才过路时你也看见了……

尹建平听了个大概,有些话,他听得云山雾罩,不知所然。那毛人的话里,有几成可信!因为它说的这个红莲圣教,有着数千年的历史,而残剑门创门祖师爷柳程风是在一百多年前创立的门派。残剑门与后山的红莲圣教,到底有着什么联系,如果说,方才毛人所说的事情发生在一百多年以前。那么眼前这位浑身长着长毛的老人,岁数也在两百岁以上。

“天吶” 这……未免也太悬了。

毛人看着尹建平以是有些半信半疑的样子。又笑了笑说:“少侠似呼对老夫所说事,不太相信,但是,老夫可以告诉少侠,老夫没说一句假话。在老夫的这些猩猩,猴群中,大多数,它们都活了几百年以上,就老夫的也活了两百多年了。”

呵呵!老夫还可以告诉你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莲花山腹地里,有一个神泉,它是红莲圣教的镇山之宝。功能起死回生。

如果练武之人,能够在池中静泡三天,他不当能脱胎换骨。而且从此百毒不浸。功入化境。它是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神泉。所以老夫急于除掉白蛟,就是想让洞里那些伤残的猢狲们早日得到治疗。

过了一会,毛人端起石桌上的石桷,喝了一口叹声道:“一百多年前,死在外面的那些武林人士,就是老夫放出的话,又因为他们好奇,所以才来到了这里的。但是,因为贪得无厌,他们自相残杀而死。有的武林人士是斗不过白蛟而亡,其实,还有一事少侠有所不知。”

毛人顿了顿道:“贵派祖师爷柳程风也是冲着神泉而来,只不过他,是在来这里的路上遭遇仇家追杀,晕倒在忘忧谷古洞中,后来被老夫所救。老夫当时正求贤若渴,看他是一个刀客,而且,他的功夫人品也算得上是个英雄人物。”

所以,老夫在把他救活之后,传了一套红莲圣教的入门心法和圣教的风云剑法给他。然不久老夫发现,你那祖师爷柳程风,资质一般,虽然他练成了圣教入门内功法,怎奈他把老夫传给他的风云剑法,练得乱七八糟。并且,还忘掉了其中关键几招。

老夫一气之下。就把柳程风召进谷中的崖边,用风云剑法将他打败,并且,告诉他,他可以在前谷居住。但他必须把忘忧谷划作武林禁地。他从此不得他和他的门人迈进后谷一步。否则,将死无葬身之地。因为,你师祖柳程风,从老夫救他到他练好武功,创立了残剑门,一直到他死,没有见过老夫的真容。所以,在他心目中,他以为是遇到了神仙,而把老天奉若神明,言听句从。

尹建平终于明白了,当年祖师爷柳程风所练成的剑法,和内功心法。连他自己都不知叫什么名字。

所以,在祖师爷柳程风创立门派的时候,为练成的剑法,和內功心法,起名叫断残剑法,并与内功,及轻功,剑法为一体,录成了残剑门的武功真诀“残剑秘录”。

但是,为什么悬挂在古洞中的神仙画像,面孔一点也不像眼前的这个老人呢?

那毛人似乎是看穿了尹建平的心思,于是笑嘻嘻的问道:“少侠是不是在想,那古洞中的那图像?”

此刻,尹建平不得不有些佩服眼前的这个浑身长毛的老人。

那毛人又道:“其实,当时老夫身上穿着老主人,无崖子的衣服,带着一块人皮面具。怎么样?少侠,老夫的话你相信了吗?”

尹建平相信了!原来眼前这位浑身长毛的老人是祖师爷柳程风的师傳,而且他所说的一切,尹建平的恩师曾经告诉过他。所以,他说的是实情。

那毛人又道:“还有一事少侠不知?”

“什么?” 尹建平问道,

那毛人道:“当年老夫还送了你祖师爷一葫芦灵泉圣水,并传他一套炼制丹药的秘方,少侠在练功前还服过此丹药吧?”

尹建平听他这么一说,急忙起身,向老人叩拜下去,然而,那老人早防他有这么一着。尹建平还没拜下去,就被老人扶住了。

并且,口中急忙笑呵呵的道:“少侠且慢!请听老夫把话说完,少侠在拜不迟。”

其实,虽然老夫与你们残剑门祖师爷柳程风有授武之德。但是,老夫以为和柳程风并没有真正的师徙之实。那是因为传授老夫功夫的是无崖子,而老夫虽然属红莲圣教中人,但不是教中弟子,只能算是个下人。

但老夫又偷偷的将红莲圣教的入门武学,传给了你祖师爷柳程风。那么残剑门与红莲圣教只能说,有些渊源吧了。老夫在红莲圣教中只是仆人,真正主人才是红莲圣教第七十二代掌教,无崖子。你明白吗?

眼下,如果少侠肯帮老夫除了那条凶残的白蛟。到时候,如果老夫所料不错的话,少侠将又变成莲花山红莲圣教的第七十三代圣教主了。俗话说,一世为奴,终身为仆。那时,就连老夫的族群都是你的仆人,而你才是莲花山圣教总坛真正的主人。、

恐怕到时候就不是少侠拜老夫,而是老夫率群族拜少侠呀!到是眼下,老夫的族群还处在水深火热的时候,还望少侠侠肝义胆,伸援手救救老夫的族群,让它们早日脱离苦海,安居乐业所过活吧!少侠必定奇功一建。

尹建平似乎是拿不定主意!但是他一想到洞内那些伤残待死的猴群。心里又燃起了一把怒火!

他想了想道:“你们就那么肯定,我能除了那白蛟?!”

那毛人高兴的道:“我们相信少侠有这个能力,因为老夫知道,自从少侠随第二代残剑门门主郑天明,来到忘忧谷之后,在短短的几年中,练就了一身漠测的内外功夫,而且老夫认为,少侠天资聪明,在残剑门两代弟子中,是老夫最看重的人,老夫认为,只要少侠愿意出手。,到时老夫会顶力相助,除掉白蛟,还是有胜算的。不知少可否愿意?”

尹建平看着毛人那期待的神情,再想到洞里的那些重伤的那些猢狲们,急需用神泉之水治愈患伤。

于是尹建平道:“如果在下能帮前辈的话,在下一定较力。毛人一听到尹建平答应了,高兴得站起身来,从木架上抱起石硖道:“星芒剑呀,星芒剑,恭喜你终于找到主人啦!”

毛人将石硖放在石桌上,小心意意的打开了石硖,只见得石硖中有一把短剑,剑柄的尾部像一个鹰嘴,鹰嘴的一双眼睛是用黑色的宝石镶嵌的,透着一股红中带黑的紫芒。

毛人双手捧起短剑说道:“此剑名‘星芒剑’,听说是上古时期的宝物。”

它是红莲圣教数千年的镇山之宝,它非常有灵性,此物,自老夫见到它,就没有跳动过,大概是几年前,就开如动了,有时夜间还会发出光芒。

老夫十惊奇,于是便暗中查仿,决果最后得知,它的主人到了。当时老夫也不敢肯定这把剑的主人,便是少侠你。

直到近段时间,少侠经常路过谷口,这石硖更会急烈跳动,所以老夫暗中派那支叫‘灵儿’ 的灵猴跟踪少侠,最后确定。

直到今日,老夫才决定让灵儿将少侠引到后山谷內。

尹建平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今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这毛人一手策划的。

毛人看了看短剑,又看了一眼尹建平叹声道:“圣教主无崖子曾对老夫说过,这世间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古人云,‘世间宝物有德者居之。’ 今日少侠随老夫进洞来时也看见了,它知主人来到,甚是欢喜,跳动起来。”

为此,老夫将这把圣教镇教之宝,星芒剑送给少侠,一是少侠是此剑的新主人,二是,因为白蛟的蛇皮十分坚硬,而且只有这星芒剑,才是那白蛟的克星。少侠持剑除害,定能成功。

毛人有些激动,他双手将短剑递给尹建平。

尹建平双手从毛人手中接过短剑,仔细的翻看着剑,这是一把镶嵌红,黄,蓝,绿,宝石的短剑,剑身虽不长。但要比一般的短剑要稍长一点,他看不出此宝的灵性在那里。

而跟随师傳的这几年里,从来没有听师傳说起过。更不用说见过,今日他进洞时,看见石硖跳动起来。可是他左看右看也看不出究里,它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短剑而已。莫非……

尹建平伸手拨剑,却被毛人止住了。

毛人很严肃的说:“少侠且慢!万万不能轻意拨出此剑!”

尹建平不解的看着毛人道:“前辈,怎么了?“

毛人认真的说;少侠有所不知,此剑必须到了万不得也时才能出销,因为,据圣教几代教徙们传说;‘此剑一出,鬼嚎狼哭’ 因为此剑一旦出销,必然勾魂夺魄,而且不见血它决不善罢甘休。所以,老夫告诫少侠,慎用此剑。如果少侠不信,今日除白蛟,少侠便可用它一试便知。

尹建平半信半疑的缩回了手道:“那前辈,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毛人沉静了一会道:“少侠有所不知,常说世间蛇蛟都有冬眠的习惯。然而,莲花山腹地有一条火山河流,长年流淌,生生不息。这就造成了忘忧谷一代的独特气候。此期虽说是冬季。少侠知道,外面是大雪封山,寒冷无比,而谷中确是温暖如春。”

说到这里,尹建平明白了。忘忧谷中的气候为什么与谷外不同的原因所在。

接着毛人又道:“由于热流的因素,白蛟养成了不会冬眠的习惯,在冬季它只会在未时,和申时小睡,所以老夫才敢带着少去那里偷窥。老夫想,如果少侠真的决定不计生死,帮助老夫族群,那么,少侠可随老天进坛吧!到了坛內,少侠趁这个孔隙,熟习一下总坛内的地形。到时咱们要与那白蛟生死一搏。”

毛人说完,从石桌上打开一个黑木箱子,从里面拿出两粿如龙眼大小的丹药,自已率先服了一粿。

另一粿递给尹建平道:“少侠先服了此丹。”

尹建平接过丹药道:“前辈,此丹是否叫‘龙涎丹’。”

那毛人道:“不是,少侠曾径服用过师门柳程风炼制的,就叫‘龙涎丹’, 而此丹是圣教中的圣品,它叫‘紫金还魂丹’ 服用此丹后,能在几个时晨內,提高一倍以上的功力,而且在有较的时晨内百毒不浸的功能。”

尹建平丝毫无疑问的吞下丹药,点了点头,毛人从石柱上取下一把宝剑。

回头对尹建平道:“少侠请跟老夫来……”

跟着毛人又住莲花山圣坛而来,穿过中门时,尹建平回头发现,就在来时逗留的那岩坡上,站满了猩猩和猴群!它们一个个流露出一种期待的眼神。

穿过石凸桥,上了十多道台阶,便到了圣教总坛门口,毛人带着尹建平走了进去。

尹建平走进大门,往里一看在次惊呆了……

残剑噬天小说预览

残剑噬天

残剑噬天

残剑噬天

残剑噬天

残剑噬天

残剑噬天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残剑噬天】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