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入经典世界小说、乱入经典世界小说无广告

浅笑 历史军事 2020-11-19 14:02:12 0 0

乱入经典世界

乱入经典世界小说、乱入经典世界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7-08-03 22:06

字数: 1,121,561

状态: 已完结 347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乱入经典世界小说简介:神奇的穿越,变成了刘铄!神奇的召唤系统,让三国再添风云。

乱入经典世界小说预览

第一章扈太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罢了,就这样吧!成儿,你吩咐下去,叫所有庄客速速收拾,如有不愿意同行的,就发些钱粮,让其自行离开;还有,准备好一路去荆州所需的粮草。”

“是,我这就去办。”扈成应道,正欲转身离去,又被扈太公喊住。

那扈太公顿了顿说道:“还有,吩咐下人快速收拾,只要是能带走的贵重之物,都得带走。”

扈成说道:“是,爹,还有什么事要交待吗?”

“快去吧,没什么事了。”扈太公挥手示意了一下。

扈太公看向刘铄说道:“二公子,这收拾行装,还需时间,你先去休息,我们明日天明再出发,你看可好?”

扈太公已如此决定,刘铄也不好反对,只能欣然同意,随着一名庄客来到一屋内。

张途说道:“二公子,那扈太公不会诓我们吧?等到明日出发,那孙策的军队都杀来了。”

刘铄眉间一皱,他的心里一样也有担忧,那孙策骁勇善战,这扈家庄内无人能敌,更何况还有周瑜相助,这手头的点数也不够召唤一个能与之匹敌的武将,刘铄想着就是一阵头痛,心烦气躁。

对着系统精灵问道:“能检测到扈三娘一家对我的忠诚度吗?”

“回宿主,无法检测,没有这项功能,宿主只能通过从武将身上获得的仁爱点数来判断。”

刘铄眉间一皱,接着问道:“那我召唤出来的武将,是否会背叛我?”

“召唤出来的武将,都有自己独立的性格,对宿主不一定百分百忠诚,也可能会出现背叛。”

听到了系统精灵的回答,刘铄觉得一阵蛋疼,眉间深锁,看来带着这召唤,也不一定就是无敌的。

张途在一旁看到刘铄深思,而又面色沉重,说道:“二公子,不用担忧,俺张途拼了命也会护公子周全。”

听到了张途的话,刘铄回过了神,看向张途,“张途,你身上有伤,你就在屋里休息,我出去走走。”

“二公子,俺没事,俺跟在你身边保护你。”

刘铄没想到这张途会如此执着,说道:“你放心,我没事的,我就在屋外走走,你给我待在屋里休息,这是命令,听到没有,不许跟来。”

那张途只得拱手说道:“诺,公子有事只管大声唤我张途。”

刘铄走到了屋外,看到来来往往的庄客正忙着收拾,他心里想,看来这扈太公应该是真的想一起去荆州。

一时也闲来无事,刘铄决定四处走走看看,同时对系统精灵询吩咐道:“查下我的能力值。”

“刘铄,统率23,武力21,智力41,政略28。”

刘铄一听,心里暗骂,“卧槽,这样的能力值也太难看了,上阵对敌完全就是一刀货。”

“宿主不必灰心,可以用点数提高能力值的,每10点可以对应增加一点能力值,每项能力值上限90,也可以通过不停的磨练来提升。”

刘铄清楚,想体验一把阵前斩敌,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目前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在这群雄四起的乱世中活下去。

刘铄靠自己对三国历史的一点了解,回想了一下,现在这个时期的刘备应该丢了徐州与小沛,投奔曹操;那徐州尽被吕布占有。

曹操也应该将汉献帝迎到许昌,挟天子以令诸侯,现在的曹操可谓兵多将广,实力雄厚。

北方的袁绍应该大败了公孙瓒,那公孙瓒躲入深沟高垒的易京,'这北方被袁绍一统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荆州刘表只想固守,到也保得一方平安;孙策占领江东也只是时间问题了,以现在的实力是不能和他开战的。

还有益州的刘璋,凉州马腾和韩遂,占领长安的李催、郭汜,并州晋阳的黑山军张燕,据守汉中的张鲁,还有那不就后就要称帝的袁术。

想着这些人,刘铄脑中一片混乱,觉得也就只能在刘备之前找到诸葛亮,让诸葛亮帮他谋划天下了。

“哎哟。”

刘铄只顾沉思,于屋檐转角处,不知与何人撞到了一起,只是那手臂瞬间感到了一阵柔软。

刘铄侧目一看,惊愕之下,没想到会是扈三娘,此时的扈三娘换下了甲胄,穿上了一身淡绿的襦裙,显得格外的娇美动人,脸颊间带有丝丝红晕,刘铄看得有几分呆了。

而扈三娘却眉间微皱,眼神中带有一丝薄怒,鼻间轻哼一声,也不搭理刘铄,从他身边走过,留下一阵淡淡幽香。

刘铄嘴角微撇一笑,转身对着扈三娘喊道:“我说扈三娘,你我之间有婚约,你怎么如此不待见我?”

扈三娘停住了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道:“那婚约是我父亲定下的,并非我自愿,我扈三娘想嫁的人,是英雄豪杰,并非贪生怕死之辈。”说完,扈三娘迈出脚步继续前行。

刘铄听完一笑,“好!我刘铄是不是英雄豪杰!你就拭目以待吧!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嫁我!”

迈出脚步的扈三娘,身子一震,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刘铄,“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刘铄看着扈三娘一笑,她转过身又继续前行。刘铄看着扈三娘的背影心想,“你都是我召唤出来的,如果我连你都征服不了,还如何征服这个世界。”

刘铄想着刚刚手臂上碰到的那柔软之物,嘴角一笑,心里自然明白是什么。在扈家庄上走了一圈后,回到了房中,见那张途已倒在榻上,呼声大起。

晚间,在扈太公的招待下,众人也早早的散去,回房休息,为了明日的行程做好准备。

曲阿府邸之内,灯火辉煌,人声高亢,孙策正设宴庆功,招待诸将。

年轻的孙策举起手中酒杯,对着下首诸将说道:“我们已攻占曲阿,在座的诸位将军都功不可没,孙策在此敬各位一杯。”

“谢主公!”诸将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主公勇猛,那阵前挟死一将,喝死一将,在乃霸王在世。”

“主公威名传遍江东,那王郎、严白虎之流,定然望风而降。”

孙策大笑,“这全赖各位阵前用命,并非我孙策一人之功。还有公瑾的妙计和子敬捐献的军粮,这都功不可没啊!”

这时,一名军士匆匆而入,打破了这愉悦的宴席。

“报!主公,吴景将军他,他死了。”

大厅之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孙策身体一震,那杯中的酒溅洒而出,湿了衣襟。

孙策怒眉一扬,大声问道:“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军士答道:“吴将军带着三百轻骑从丹杨而出,一路追杀刘繇败军,将那刘繇击杀于秦淮河畔,俘虏士卒千余人。吴将军得知刘繇的儿子刘铄逃亡到扈家庄,又率领五十骑继续追击,到了扈家庄,吴将军失手被那扈三娘擒获,后又被刘铄杀了。”

“刘铄,扈家庄,扈三娘。”孙策怒上眉梢,双目紧盯那名军士,“他居然被一女子所擒?”

军士不敢搭话,爬伏于地面,“那女子确是武艺高强!她说……”

孙策怒问:“说什么?”

“她说,主公你敢去扈家庄的话,定将你,将你砍于马下。”

“大胆刘铄,竟敢勾结扈三娘杀我母舅,我孙策定屠之。”孙策将手中酒杯重重的摔于地面。

厅中,唯独周瑜、鲁肃与太史慈外,其余诸将听到,都义愤填膺,齐身站起,说道:“主公,你就下令吧,我等皆愿为主公分忧,为吴景将军报仇,星夜发兵,踏平扈家庄。”

鲁肃起身却说道:“主公,我军初占曲阿,人心未稳,不应以一时之恨,而坏了大事。那刘繇素有贤名,如今将他杀死,有损民心!我们应先安民心,招募士卒,再发兵攻打严白虎与王郎,统一江东,拉拢士族,勤修内政,那四方有志之士,必慕名来投,待钱粮丰足,军士精锐之时,可顺江而上,夺取荆州,必可成就一方霸业。”

周瑜坐在一旁,起身说道:“伯符,子义言之有理,不可冲动。”

那孙策看着周瑜与鲁肃,说道:“子敬之言,我怎会不知,可吴景是我母舅,于公于私,这仇我不得不报,安抚民心之事就由子敬全全负责。”

孙策转而对着堂下诸将说道:“传领下去,聚集一百轻骑,我要亲自去那扈家庄会会那个扈三娘,何人愿与我同往?”

“我愿往。”

“我愿往。”

“我愿与主公同去。”

……

孙策扫视一圈诸将,见那太史慈脸色沉重,默坐一旁,于是说道:“子义,可愿与我同往?”

众将的目光移向了太史慈,那太史慈一愣,短暂的沉默后,起身说道:“末将愿同主公前往。”

“好,太史慈听领,与我兵发扈家庄。”

“诺。”太史慈拱手领命。

“朱治听令,命你即刻前往丹杨镇守。”

“诺。”朱治拱手领命,转身而去。

“其余诸将,协助公瑾,各司其职。”

众将应道:“诺。”

周瑜道:“伯符既然要去,不如再多带一百军士,以策万全。”

孙策一笑,“有子义在,足抵千军,公瑾不必过虑。”

孙策与太史慈带领一百骑兵,星夜奔扈家庄而去。

躺在榻上,久久不能入睡的刘铄,突然间听到了系统精灵的提示声,“宿主获得孙策仇恨值6点,孙贲仇恨值6点,孙静仇恨值6点。孙权仇恨值6点,程普仇恨值4点,黄盖仇恨值4点,韩当仇恨值4点,朱治仇恨值4点,吕范仇恨值4点,现有仇恨值79点,仁爱值25点。” 第二章刘铄听到这样的提示声,心情不知是喜是忧!看来动手杀了吴景,已经和孙氏集团彻底结仇,还有那孙策的军队定会再次杀来,不知道会是谁领军呢?想想也不可能是吴景那样的无能之辈了,刘铄知道这次不能大意,决定用刚刚孙氏集团送上的点数召唤一个武将。

刘铄算了一下,如果换成同一种点数的话,有94点,应该可以召唤一个90加的牛人了,心中一时到有了一点兴奋与期待,不知道会召唤到什么人!

刘铄开始考虑要武力值的猛将呢?还是要出谋划策的谋士呢?考虑了一会,刘铄终于下了决定,对系统精灵吩咐道:“将25点仁爱值换成仇恨值。”

“兑换完毕,宿主现有94点仇恨值,是否需要召唤?”

“召唤!”

“执行宿主命令,开始抽取。”

系统不停嘀嗒响着,刘铄的心情也随着嘀嗒声紧张起来,他不停的默默祈祷,一定要来个超过94点武力值的猛将,那样自己就赚了,千万不能来89点的,那样就坑爹了。

“恭喜宿主获得王焕,身份设定为曾经刘繇身边的部将,已告老还乡,听闻刘繇被孙策打败,前来救援。”

当刘铄听到告老还乡时,心都凉了,完全不知道这王焕是谁!

系统精灵并没有停止,继续报道,“同时晁盖乱入,为在野武将;马麟乱入,为在野武将;吴用乱入,加入刘备阵营。”

“卧槽,一次乱入三个,吴用还加入刘备了,搞毛啊!这水浒中也就吴用有点智谋,这叫我怎么办!”

刘铄的心情一下又跌倒了谷底,觉得这系统精灵真够狠,真够坑爹。

此时刘铄的心情,是既郁闷而又紧张,他不知道这王焕的能力值会是什么样的!只能对系统精灵吩咐道:“把他们的能力值报上来。”

“王焕,统率87,武力93,智力70,政略58。”

“晁盖,统率83,武力85,智力69,政略39。”

“马麟,统率58,武力65,智力47,政略36。”

“吴用,统率62,武力18,智力93,政略70。”

刘铄听完系统报出能力值后,对王焕的能力略有一点小失望,也在感叹93智力的吴用跟了刘备。

可现在刘铄也没时间感叹那么多了,因为孙策的军队将会再次来犯。对着系统精灵问道:“王焕何时来投?”

“这个系统也计算不出来,召唤出世的武将拥有自己的个性,来投奔的时间可能一个小时后,可能一天后,或一月后。”

“你这什么系统,那么坑!我好不容易有了94个点来召唤,你却给我一个未知数!”刘铄被气得快抓狂了,他终于明白这个召唤系统也是靠不住的。

此刻全无睡意的刘铄,躺在榻上看着房门,那房门外的扈家,灯火通明,庄客还在不停的收拾搬运。

刘铄脑中不停的在回想这王焕到底是谁!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于是向系统精灵询问道:“系统精灵,告诉我这王焕是谁?”

“王焕,十大节度使,曾和林冲大战八十回合不分胜负。”

刘铄一听,算是明白了,原来是官军将领,能和林冲大战八十回合不分胜负,看来能力也值得肯定,不过那林冲的实力只怕和这王焕不分上下。对于70的智力,应该能短时期内应付一下了。

刘铄想着想着,不觉间睡了过去……

“咚咚咚……”一连串急促的拍门声,“二公子,二公子。”

刘铄一下惊醒过来,从喊声中分辨出是张途,急忙起身打开房门。

张途一脸焦急的说道:“二公子,我们该出发了。”

刘铄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继而对张途问道:“众人都准备好了?”

张途答道:“都已准备好了,再过半个时辰天就亮了,那扈成也去请老太公啦。”

刘铄眉间微皱,说道:“那我们走吧。”他一直在想,这王焕什么时候才会出现,那孙策的军队只怕离扈家庄也不远了。

庄外,数百庄客在扈三娘的带领下,已经整装待发;满载货物的马车,缓缓西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轱辘也在地面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车轮印。

扈太公在庄客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一身甲胄的扈成陪在一旁。扈太公一脸悲伤的看着庄院,重重叹了一声,“走吧,走吧!”登上了一辆马车。

刘铄在张途的帮助下,也单独骑了一匹马,随着扈三娘的队伍走在了最后,他可不想被扈三娘看不起。那扈成则带着一队庄客,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扈太公不愿舍弃的东西太多,队伍最终只能缓慢的行进。刘铄不知道这样何时才能到达荆州。

张途在一旁抱怨道:“这样的行军速度,还没到荆州,就被孙策的军队追上了。”

扈三娘瞪了一眼张途,“你怕那孙策,姑奶奶我可不怕。

张途冷笑一声,“你这女娃,好大的口气,别以为你能打败那个吴景,就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

刘铄本在集中精力的骑马,听到他们的对话,插口说道:“扈小姐,那孙策武勇过人,被称为小霸王,真不可轻视。”

扈三娘轻哼一声,“胆小之辈,他孙策如若敢来,你们就看我如何胜他。”

这时,队伍最后方的庄客喊道:“不好了,二小姐,后面有支队伍追过来了。”

刘铄一惊,没有想到那孙策的军队那么快就杀到了。

张途大骂道:“他奶奶的,这孙策军就杀到了。”

扈三娘大声说道:“所有人听命,列阵随我迎敌。”

所有人调头,拉开弓矢,握紧长枪、朴刀,心情紧张的望着那渐渐接近的队伍。

马蹄声不停的回响着,眼看两军相距不过百十来步,刘铄只见为首的武将,手提长枪,身后还跟着一片骑兵。心中一凉,知道是孙策的军队杀来了。

那领军的正是孙策,他勒住了战马,止住队伍,大声问道:“谁是扈三娘,让她出来搭话。”

扈三娘驱马出阵,“你是何人?”

“你就是扈三娘。”孙策立于马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扈三娘,只觉眼前女子娇美动人,且又英气十足,心里到添了几分爱慕之意。语气略显平缓的问道:“我孙策不欺负女流之辈,只要你下马受降,我自会饶你一命。”

“孙策。”刘铄惊呼,没有想到那相貌英俊的年轻将军就是小霸王孙策,更没有想到会是他亲自前来。

一旁的张途愤恨的说道:“二公子,那个卖主求荣的太史慈也在阵中。”

刘铄注意一看,孙策身边确实还有一个武将,面无表情,身后背着双戟,马鞍上挎着一把硬弓。此刻刘铄的心情无比的沉重,一个孙策就难对付了,又多了一个太史慈,这该如何是好!

扈三娘怒眉一扬,手持双刀,拍马出阵,“孙策,可别小看姑奶奶我的本事,可敢与我一战。”

“好大的口气,就让你看看我孙策的本事。”孙策嘴角一撇,提枪直上。

此刻刘铄心里无比的紧张,他知道扈三娘绝不是孙策的对手,也在着急王焕为何还不出现。他同时向系统精灵吩咐道:“给我查下孙策,太史慈的能力。”

“孙策,统率90,武力93,智力76,政略70。”

“太史慈,统率86,武力93,智力59,政略56。”

刘铄听到如此强力的数值,眉间紧锁,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扈三娘看着孙策纵马袭来,一枪刺出;扈三娘只觉孙策的这一枪,威力十足,做到了快、狠、准,一股无形的压力正迎面扑来。

扈三娘这时才知道孙策的实力不容小视,并非吴景之流可比,急忙卧倒于马背之上,日月双刀贴着枪身,直削孙策十指。

孙策没有想到这扈三娘还真有点本事,立刻变招,横枪一挑,架开了扈三娘的双刀。紧接着枪身一扫,要将那扈三娘击于马下。

扈三娘急忙举日月双刀相迎,“哐”的一声清脆鸣响,扈三娘所持的日月双刀应声脱落,她身形一震,险些落马。双臂感到一阵麻痹疼痛,虎口崩裂,胸腔内气血翻涌。此时的扈三娘已不敢小视孙策,警惕的看着他。

刘铄没有想到15点的武力差,会是那么大的差距,扈三娘险些就被孙策击落下马。

孙策一击震飞了扈三娘的双刀,轻蔑的看着扈三娘说道:“如何?现在可知孙策之名!”

扈三娘面色惊怒,一双秀目狠狠的盯着孙策,右手微颤的摸向马鞍上的红锦套索。

那扈家的百来名庄客都是心头一震,在他们的眼里扈家二小姐的武艺已十分了得,没想到这孙策会如此英勇。

孙策见扈三娘不搭话,面色一沉,说道:“这次我必不手下留情,看枪。”孙策再次驱马而上。

刘铄一看,心情无比的紧张与害怕,生怕那扈三娘有何闪失,一时间大声叫道:“太史慈,你献计诈降,不就为了斩杀孙策,此时你还不快快动手。” 第三章刘铄突然这一叫,让所有人都惊住了。

张途一脸吃惊的问道:“那太史慈是诈降?”

刘铄没有应答,而是紧张的看着扈三娘。

孙策带领来的一百轻骑,握紧武器警惕看着太史慈,那太史慈更是一脸惊慌的看向孙策,担忧他会信了刘铄的离间之计。

扈三娘短暂的惊愕之后,并未多想,只见那孙策手上的攻势稍有迟缓,一双虎目却盯向了太史慈。

扈三娘立马抽出红锦套索一甩,套向了孙策,眼看就要套住孙策了。

可那孙策不愧为武艺高强的猛将,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面对突然出现的套索,急忙横枪一挑,将那套索缠绕在了手中的长枪之上。

扈三娘暗叫可惜,也只能奋力拉扯着红锦套索,想夺下孙策的长枪。那孙策握紧长枪,也奋力拉扯,想将扈三娘拉下马,并大喊:“子义,率领全军出击,速速擒下刘铄。”

太史慈稍一迟疑,握紧手中长枪,大喊一声:“全军出击。”

百名轻骑奔腾而出,如海潮一般,伴随着阵阵喊杀之声。

扈三娘听着那骑兵冲杀之声,知道自己力道远远不如孙策,只好弃了红锦套索往本阵撤去,同时大声喊道:“放箭!”

百余名庄客同时将箭矢射出,刘铄只见头顶之上的箭矢密密麻麻,“嗖嗖”飞过。

如此近的距离下,迎着箭矢而来的轻骑,他们手无盾牌,身无重甲,瞬间被射倒了一片;那冲在最前面落马未死的军士,也被紧随其后的战马踏成了肉泥,马嘶人嚎之声,不绝于耳。

孙策带来的一百轻骑,短短时间内就损失了近一半,骑兵的冲击速度也被减缓了;同时手持长枪、朴刀的庄客,大喊着冲杀而上。

骑兵冲入了人群,疯狂的砍杀着,在付出了五十多条性命后,那战马失去了冲击力,被众庄客团团围住,长枪乱捅而上,人血、马血翻涌而出,混杂在一起洒满了一地,瞬间空气中布满了浓重的血腥味。

孙策将缠绕在长枪之上的红锦套索甩开后,大喊一声:“擒杀刘铄、扈三娘者,赏百金,官升偏将。”

孙策驱马持枪冲入军阵,长枪所致,必有一人应声而倒。那太史慈也不甘示弱,手中的一杆长枪,如毒蛇吐信般,了结着一条条性命。所有骑兵受到了鼓舞,士气大振,砍杀的更加勇猛。

扈三娘回阵,不及细挑,随手拿了一把钢刀,回身杀向骑兵阵营,一刀刀砍过,带出一道道血雾,将扈三娘的甲胄都染得鲜红。

张途见孙策和太史慈都勇不可挡,扈三娘手下的庄客虽人多势众,但已抵挡不住孙策军的攻势了。忙对刘铄说道:“二公子,我们往后撤吧!”

刘铄看着扈三娘与奋勇拼杀的众人,一阵犹豫后,对着张途说道:“众人都还在拼杀,我决不能退。”刘铄同时也不想让扈三娘看不起,随即又说道:“张途你也上去杀敌。”

张途说道:“俺张途不是怕死,是要保护好公子你。”

刘铄眉间微皱,说道:“你快去,我能保护好自己。”

张途脸色一沉,没有多说,提着一把长柄大刀冲杀而上,一刀就砍翻了一名骑兵。

这时,队伍的后方传来一阵喊声,“二妹休慌,兄长前来祝你。兄弟们随我一起杀退敌军!”原来扈成得到了消息,急忙领着前队的百余名庄客前来救援。

扈成带领这百余名庄客加入了战斗,瞬间,战场的形式又发生了逆转,刘铄一边又占据了人数优势,孙策和太史慈两人虽勇猛,可他们所带来的骑兵并非人人都武艺超群,在众庄客的长枪围杀下,一个个倒地而亡,孙策的骑兵越来越少。

刘铄心情大定,也学着大声喊道:“擒杀孙策者,赏千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庄客们像打了鸡血一样,蜂拥而上的围杀孙策,那太史慈的压力瞬间小了。

那孙策看着围杀上来的庄客,一声咆哮,大声吼道:“就凭你们这些土鸡瓦狗之徒,也想围杀我孙策,你们是自寻死路。”孙策手中长枪使得更加凶猛,连续挑翻数人,那些庄客一时间不敢近身,只能用手中的长矛不停乱刺,外围的弓手时不时一支冷箭射出,让那勇猛的孙策到一时间难以冲出。

刘铄看着凶猛的孙策,此时已无更好办法,大声喊道:“扈三娘、扈成、张途,你们三人快围杀太史慈。”

扈三娘与扈成,还有张途一愣,随即攻向了太史慈。

四马交错,刀来枪往,三人围攻太史慈,十余合下来,那太史慈毫不落于下风,完全打成了平手,偶尔一次反击,还逼得他们三人相互救援。

张途一边挥舞大刀砍杀向太史慈,一边骂道:“太史慈你个卖主求荣,卑鄙无耻的小人,居然还敢来追杀二公子。”

听到了张途的辱骂,太史慈手上的攻势弱了几分,说道:“良禽择木而栖,那刘繇并非明主,我太史慈何来卑鄙无耻,卖主求荣!”太史慈说完,怒上心头,手中的长枪连刺数下,逼退扈三娘和扈成后,提劲狠刺张途。

张途奋力舞动大刀想架开太史慈的长枪,可却撕扯得腰部的创口再次崩裂,使得张途力道一衰,那长枪直刺向胸前。

扈三娘和扈成眼见那张途就要毙命于太史慈之手,扈三娘急忙挥刀砍向太史慈,希望能逼得太史慈自救;扈成则一刀挥向长枪,希望能帮张途挡开这一枪。

太史慈眼见就快一枪了解张途了,那扈三娘却反应迅捷的一刀砍杀了过来;太史慈知道虽能杀死张途,但自己难免受伤会陷入重围,最终快速的做出了决定,右手持枪继续刺向张途,左手取下一支手戟,挥向扈三娘的单刀。

“哐,哐。”两声金铁交鸣之声相继响起。太史慈的手戟挡开了扈三娘的单刀,而单手所持的长枪也被扈成挡开了。

刘铄看着太史慈的那一枪,惊出了一身冷汗,本以为张途会丧命于此,没想到扈三娘与扈成合力救下了他,悬起的心也放下了。

此时捡回性命的张途,惊魂未定的拍马急忙后撤,口中还不停大骂太史慈。

太史慈怒气填胸,弃了长枪,手持双戟,大喝一声,如狂怒的猛虎,凶猛的挥舞着双戟,将那扈三娘和扈成攻得险象环生,已无力招架。

刘铄看得冷汗直冒,本以为合三人之力能挡住太史慈,没想到这太史慈如此勇猛,真不愧为93武力的猛将。

此时的扈三娘毫无还手之力,脸上布满了汗珠,对太史慈显现出了惧意,已无力再战。

扈成慌乱的招架着太史慈的攻击,对着扈三娘说道:“二妹,快撤吧,这厮太过厉害,挡不住了。”

扈三娘和扈成急忙拍马后撤,那太史慈并未追袭,环顾左右,只见一百骑兵,所剩不过二十余人,那孙策也陷入重围。

太史慈大喝一声,挥舞着双戟冲入人群,左右乱砍猛刺,如虎狼一般,不停收割性命。众庄客见太史慈勇猛,纷纷退让,避其锋芒。

孙策见太史慈杀出一条血路,喊道:“子义随我冲杀,去取刘铄性命。”

孙策不停挥舞长枪,收割性命,驱马攻向刘铄;太史慈紧随其后。两人如两只猛虎,不停的挥舞着他们的利爪,在人群中冲杀。

众庄客见扈三娘和扈成都败退而下,孙策和太史慈又过于勇猛,都不敢再战,纷纷后退。

刘铄看向那勇不可挡的孙策和太史慈,与自己的距离不过二十来步,心中也难免惊慌起来。

败退下来的张途说道:“二公子,快撤吧!”

扈成在一旁也说道:“二公子你快撤吧!那太史慈与孙策的武艺太厉害了!”

张途提着大刀,看着冲杀而来的孙策与太史慈,说道:“你们护送二公子快走,我来拖住他们。”

扈成看着张途说道:“那就拜托你了,你自己小心!”

扈成拍打了一下刘铄的战马,说道:“二公子,我们快走。”

扈三娘跟在一旁,提着单刀,警惕着后方的变化。那刘铄回头看着张途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楚。

“刘铄小儿,休想逃走!”孙策一声狂吼,手上的长枪舞得更加犀利。

突然间,孙策身后的大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出现了一员白发老将,手提长枪,策马奔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喊起,“孙策小儿,休伤我主,王焕来也。”那王焕的身后还回响着一连串的奔袭之声。

孙策与太史慈回头一看,只见一老将杀来,他的身后还隐约跟随着一队兵马。

刘铄没想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焕居然出现了,还带着一队兵马,兴奋的回身大喊道:“王焕将军来了,所有人给我冲杀回去,围杀那孙策与太史慈,取其首级者,重赏。”

援军的出现,使正在败退的众庄客看到了希望,他们又回身一起冲杀向孙策与太史慈。扈三娘和扈成也提刀回马冲杀而上。

张途脸露笑容,“太好了,王老将军居然来了。”

太史慈说道:“主公,敌军又来增援,看来今日杀不了那刘铄了,我们还是快撤吧!”

孙策怒气未消,看着冲杀而来的王焕说道:“要撤,我也要先杀了这老匹夫。” 第四章怒容满面的孙策提枪迎面冲杀向王焕,口中还叫骂道:“老匹夫,是你自寻死路,看枪。”

王焕也持枪而上,大喊道:“竖子,休要小看老夫。”

两骑相交,在二人手中的长枪撞击在一起时,老将王焕只觉一股强劲的力道由手中的长枪传递而来,虎口隐隐发麻作痛,他没想到眼前如此年轻的孙策,会有那么刚猛的力量。

孙策也惊讶的看着王焕,没有想到自己使出七成力道的一击,居然没有挑翻这老儿,心中也不敢在有小视之心。孙策又持枪而上,力道更加威猛。

棋逢对手,王焕也抖擞精神,持枪迎上,两把长枪不停的攻守交错,二人又连斗十余回合,旗鼓相当,不相上下,只怕在数十回合内都难分胜负。

太史慈引领着最后的十来骑,奋力抵挡着身后的庄客,眼见前方大道上旗帜飘飘,密密麻麻的士卒手持兵刃,叫喊着冲杀而上。太史慈又一次对着孙策喊道:“主公,敌军势众,撤吧!”

孙策也注意到了刘铄军的士卒越来越多,理智告诉他不能再战了,那老匹夫武艺不弱,只怕再战下去就难于脱身,于是孙策心有不甘的大喊:“撤退。”

孙策调转马头,杀入军阵,那手中的长枪使得出神入化,瞬间连挑数人,如入无人之境。太史慈带着那最后的十来骑也紧跟其后,杀入军阵。

看到孙策败退,刘铄更是心头一热,大声喊道:“给我追,别放跑了孙策。”所有人甩开大步,紧追而上。

王焕、扈三娘、扈成,还有那张途也奋力驱马追赶。

众人在小霸王孙策的带领下冲出了一条血路,可身后的追兵还是在不断的追袭着。那太史慈收起双戟,取下挂于马鞍上的硬弓,回身连射数箭,每一箭都有一人应声而倒。

王焕纵马追袭,突然看到一箭正射向自己面门,大惊之下,急忙低头一闪,那一箭擦着他的帽缨而过,紧接着又是一箭射来,王焕急忙挥枪一挡,将这一箭挡开。王焕惊出一身冷汗,知道太史慈神射,不敢在追,同时也叫停了队伍,免得士卒枉送了性命。

众人停住了脚步,张途上前对着王焕说道:“王老将军来的真是及时,不然俺张途就死定了。”

王焕看向张途,哀叹了一声,说道:“老夫听闻孙策领军攻打主公,就急忙赶来救援,可还是来晚了。如若当年我没离开主公,也不会有今日之事,老夫之罪也,望主公在天之灵,原谅王焕。”

刘铄驱马过来,听到了王焕的话,于是说道:“王将军何罪之有,要不是你及时赶到,只怕我也死在那孙策的手上了,王将军是有功无过!请受我刘铄一拜。”说完,刘铄躬身对王焕行了一礼。

王焕急忙说道:“公子不可,折煞老朽了。”

“叮咚,宿主获得王焕仁爱点数3点。”

刘铄得到了王焕的加入,又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心情大好,说道:“王将军真是宝刀未老,将那小霸王孙策也战退了。”

王焕一捋那花白的胡须,说道:“那孙策小儿,也颇有武勇,老夫数十合间也不一定能胜他。”王焕顿了一顿,看了一眼张途,又看向了刘铄,“现在老主公已经殡天,独有二公子还在,我们当立二公子为主,共同辅之,已报老主公之仇。”

张途一拍脑门,“对,应该喊二公子为主公了。”张途对着刘铄行了一礼喊道:“主公。”随即又对着扈三娘和扈成等一众庄客说道:“你们记着啊,都得改口喊主公了。”

扈成嘴角一撇,似笑非笑,对着刘铄喊了一声:“主公。”

那扈三娘看了一眼刘铄,将头扭开,并未喊他。

刘铄一笑也没在意,只是没有想到王焕和张途突然间会提到这事,被众人称为主公还真有点怪怪的,转而看向了王焕,注意到他身后甲胄不齐的士卒,问道:“王将军,这些士卒是?”

王焕应道:“主公,这些士卒是我在赶来的路上收拢的败军,约有八百余人。”

刘铄一听,乐了,没想到这王焕还收拢了八百余人,这真是缺什么来什么啊!“王将军做得好啊!我们现在缺的就是兵力!该为王将军记上一功。”

“这些都是末将该做的,他们也都是主公的军队。”王焕一笑,随即又问道:“不知主公,这是要往何处而去?”

刘铄答道:“去荆州投刘表。”心想这王焕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意见。

王焕听完,沉默了一会,“看来以我们现在的情况,也就只能去荆州了。”

刘铄说道:“刚刚经过了一场大战,让将士们都休息一下吧!还有将战死的勇士都埋了,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孙策军的尸首也一起埋了吧。”

听完刘铄的话,张途现出一脸的不满,正要说点什么,那王焕却行了一礼,先说道:“主公真乃仁德之主。”

“叮咚,宿主获得扈三娘仁爱点数1点,扈成仁爱点数1点,现共有仁爱点数5点,仇恨点数3点。”

刘铄没有想到扈三娘和扈成各自送上1点仁爱,看向了扈三娘,没有想到她也正看向自己,只是目光一对接,那扈三娘就转开了头。

刘铄一笑,同时也觉得那点数不对啊!仇恨点数应该为零的,怎么又有了3点,于是向系统精灵问道:“哪来的3点仇恨?”

“孙策增加1点仇恨值,太史慈增加2点仇恨值。”

刘铄没有想到连太史慈也恨上了自己,想想也不觉得奇怪。就引领着众人就地休息。士卒们也在忙碌着挖坑掩埋尸体。

刘铄看着那一地死尸与殷红的鲜血,心里不免感叹那一句话,“一将功成万骨枯。”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失去了儿子、丈夫、父亲,这是真真切切的亲身体验到了死亡,而不是游戏上的一个个数字变化。

刘铄还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可他却突然间有种想法,不管是怎么来到这的,居然让他有了这份责任,他就一定要尽快结束战乱,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不再有战争,不再有死亡。

约莫半个时辰,扈成眉间不快的上前说道:“主公,尸体已经掩埋完了,扈家的庄客这一战,战死了一百八十七人,伤者四十二人,还有一百三十三人能继续作战,王老将军带来的士卒战死了三十五人,伤者二十七人,还有七百五十人可继续作战。”

刘铄听完扈成的汇报,没想到这一战,战死了二百多人,就只换了孙策军八十余人,真是亏大了,于是说道:“辛苦你了,扈成。”

刘铄起身看着那一个个没有墓碑的土堆,他叫不出这些人的名字,也知道这些人很快将会被遗忘,可他们所付出的生命,和换来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就是击退孙策军,换来了更多人的存活,刘铄对着那一个个的土堆躬身行礼。

“主公,你这是为何?”张途大惑不解,接着说道:“他们能为主公战死,那是他们的光荣。”

刘铄脸色平静的说道:“每一条生命都是平等的,没有他们的拼死抵抗,也不会有我们的存活,他们是值得尊重的勇士。你们也一样,也是勇士,也是英雄,值得我刘铄对你们一拜。”刘铄说完对着站在身边人又一次躬身行礼,“没有你们,就没有我刘铄。”

“叮咚,获得王焕仁爱值1点,扈三娘仁爱值1点,扈成仁爱值1点,共有仁爱值8点,仇恨值3点。”

刘铄出于真心的行动与肺腑之言,没有想到又收获到了3点仁爱值,此时扈三娘看向刘铄的目光,似乎已经没有轻视之意。

刘铄说道:“吩咐下去,全军出发!”

队伍在王焕的安排下,继续向荆州开进。王焕带领了三百人亲自断后,以防孙策再有追兵,扈成带领二百人继续到前军开路,那刘铄和扈三娘,还有张途则率领其余四百余人在队伍中部策应。

刘铄带领这支庞大的队伍一路向豫章郡而去,一路上到也平安无事,那孙策军也没有再追袭而来。

经过了二十余日的漫长颠簸,刘铄终于来到了潘阳湖边的潘阳县。这里曾经隶属刘瑶治下,县令看见了刘铄的大旗,直接开门相迎,刘铄在众人的拥护下进入了潘阳县,所有人也得到了一时的休整。

进入了潘阳县后,刘铄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拥有一座城池,看着这古老的城池,古老的街道,古老的建筑,让刘铄深深体验到了三国历史的痕迹。

经过一日休整后,刘铄将众人集聚到议事厅,那扈太公也被邀请入列。

刘铄看着众人问道:“我们现在控制了潘阳县,不知各位对往后的战略有何意见?我们是否继续前往荆州。”

王焕说道:“主公,这潘阳县虽算不上城高墙厚,但这里鱼米丰足,足够支持主公建立一支精锐之师,我们不如就在这潘阳县发展,不在前往荆州投刘表,只要与那刘表交好,共同联合抵御孙策就可。”

张途也跟着说道:“不错,俺张途同意王老将军的意见,何必要寄人篱下呢。”

扈太公在一旁,连咳了几声,“老朽也不想走了,这一路的颠簸,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散了,我就决定在这落户了。”

扈三娘和扈成也支持留在潘阳县,既然全数通过,刘铄最后也只能拍板同意了。

刘铄在潘阳县内贴出招贤榜,希望可以招募到人才,同时安排了王焕、扈三娘、扈成、张途进行新兵的招募与训练,另一方面扈家也重新在潘阳县置产。

乱入经典世界小说预览

乱入经典世界

乱入经典世界

乱入经典世界

乱入经典世界

乱入经典世界

乱入经典世界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乱入经典世界】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