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鬼主播小说、网红鬼主播小说无广告

热欲 悬疑灵异 2020-11-20 14:04:28 0 0

网红鬼主播

网红鬼主播小说、网红鬼主播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9-14 17:53

字数: 2,270,797

状态: 已完结 33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网红鬼主播小说简介:我是个网红女主播,专门直播见鬼……

网红鬼主播小说预览

第一章“奇怪,现在天气这么热,为什么一只苍蝇都没有?”我说,“尸体上也没有蛆虫。”

主播间里一阵哀嚎。

【主播,我在吃饭啊!】

【求弹幕护体!】

果然有人发了密密麻麻一大排弹幕,把屏幕遮了个严严实实,但立刻又被一大波观众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挡屏幕的生儿子没有XX!】

这个时候,唐明黎忽然说:“这下面有东西。”

他捂着口鼻,捡了根坏掉的椅子腿,将蛇虫鼠蚁的尸体全都扫到一边,从下面拣出一本记录本。

那记录本上赫然写着:304房一周食谱。

我们翻开一看,本来内容都是很正常的饭菜,但不知道谁用鲜红的笔墨将菜单狠狠地划掉,在后面写上了:白灼老鼠、生蟑螂之类的东西。

我觉得胃里一阵翻腾,连忙吞了口唾沫,将酸水压了下去。

唐明黎思考了一下,说:“我明白了。这个安市兵在养老公寓里受到了非人的虐待,照顾他的护士不给他吃饭,反而给他吃蛇虫鼠蚁,把他给折磨死了。所以他要在头七之前回来报仇,杀光了所有人。”

我皱眉道:“为什么护士要虐待他?”

“看看我给你的资料,照顾他的那个护士叫杨洋,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为了个小三跟她妈妈离婚,她妈受不了打击,当着她的面上吊自杀了。她一定非常恨这种负心汉。”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之前被我给砍了的那个女鬼并不是杨洋,那么,杨洋的鬼魂,也会在这里吗?

直播间里的弹幕跳个不停。

【那个养老公寓的事情我听说过,原来还有这样的内幕。】

【完美推理,霸道总裁真是颜值和智商担当。】

【主播你还等什么?这样的月黑风高杀人夜,还不快把霸道总裁推倒!】

还好我没看屏幕,不然肯定要吐血。

不知从哪里来的风,刮得窗户哗啦一阵响,吓了我俩一跳。

忽然,桌上的破玻璃杯居然飞了起来,狠狠地朝我砸了过来,唐明黎拉了我一把,然后一脚踢在杯子上,杯子应声而碎。

然后整个屋子的家具都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我俩惊得目瞪口呆,唐明黎不愧是习武的,大喊一声:“走!”

我俩迅速朝门外跑去,与此同时,满屋子的东西全都朝我们乱砸,特别是那些蛇虫鼠蚁,朝我的脑袋淋了下来,我慌忙躲闪,却没注意,一根尖锐的铁棍射向我的后脑勺。

“小心!”唐明黎拉住我一个转身,那尖锐的铁棍擦着他的肩膀射过去,在他皮肤上留下一道血槽。

我大惊,他却推了我一把:“快走!”

我咬了咬牙,一边躲闪着飞来的家具,一边飞跑,唐明黎断后,他一阵挪转腾移,如行云流水,每一次出招都踢碎一件家具。

轰!

房间门居然猛然关上了,我一咬牙,不顾一切地撞了上去,将本来就已经腐朽的木门撞破,冲了出去。

我一个没站稳,朝前扑倒,却赫然发现地上有一根倒插的铁棍,直直地对着我的额头。

这扑下去,必死无疑。

忽然一只手抓住了我,将我拉了回来,我因为惯性,居然冲进了他的怀中。

唐明黎的男性体味冲入我的鼻腔,让我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

我吓了一跳,像受惊的小猫一样迅速跳开,尴尬地说:“谢……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他脸上浮起一层可疑的红晕,轻咳了两声:“你没事就好,你要是死了,我和谁一起抓鬼?”

我低下头,呵呵干笑了两声。

我不敢和他对视,他太俊美太优秀,而我丑得让人恶心,还是个没学历没房没钱的三无人士,我与他有着云泥之别。

这让我觉得很自卑。

我咬了咬下唇,在心中对自己说,元君瑶,你不能再这样自怨自艾,就算只是一根杂草,被千万人践踏,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我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唐明黎的脸色却突然变了,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身后。

我觉得后脊背一阵发凉,转过身去,看见看见一个瘦小老头,杵着拐杖,脸上带着阴森森的笑容,在楼道口阴侧侧地盯着我们。

我吞了口唾沫,说:“你,你也能看见?”

唐明黎已经彻底呆住了,木然地点头。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直播间的弹幕。

【卧槽!鬼!鬼!我看到鬼了!真的是鬼!】

【我去,比恐怖片还刺激!我刚才差点吓尿了。】

【吓尿了+1】

我的手抖了一下,鬼显形了。

普通人平时是看不见鬼的,但鬼可以显形吓人,乘着人受惊之后魂魄受损,要么勾人魂魄,要么附身于人。

瘦小老人朝我们露出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然后转身朝楼上走去。

我问:“我们跟上去吗?”

“跟,为什么不跟?”唐明黎拿起桃木剑,“今天,正好用他来试试我手中的剑。”

我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看了看弹幕。

【主播快跟上去,太刺激了,我要看主播打鬼!】

【主播,你要是能把这个人渣,不对,鬼渣给砍死,我给你打赏五个皇冠!】

【楼上神土豪!】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我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五个皇冠,五千块!

为了这五千块,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我将手机挂好,义正辞严地说:“这个鬼杀了那么多人,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要豁出去和他拼一拼!搭档,走吧!”

我俩跟着瘦小老人往上走,奇怪的是,我们绕过一层又一层的楼梯,却怎么都到不了头。

唐明黎忽然拦住我,说:“你看。”

我一抬头,发现墙上赫然写着血红的“四楼”两个字。

“鬼打墙?”我有些累,扶着楼梯扶手喘气,忽然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惊叫一声,匆忙后退了两步,忽然一脚踏空,楼梯居然塌了,我重重地摔了下去。

痛,刺骨的痛。

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被拆散了,头晕晕乎乎的,唐明黎趴在楼上的破洞里叫我,却忽然惨叫了一声,仿佛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把拖走。

直播间里一片惊恐。

【主播受伤了,快打电话报警!】

【我刚才报警了,警察说我报假警,要追究我的责任。】

【前面的傻啊,你别说是见鬼了啊,你说楼塌了有人受伤不就行了?】

我挣扎了两下,不行,不能晕,唐明黎有危险,这位大少一看背景就不简单,他要是死在这里,他家里人一定会迁怒于我的。

忽然,我一抬头,看见一张惨白发青的脸。

那是一个年轻女孩,穿着一身护士装,浑身是血,无数根铁钉穿透她的四肢,将她牢牢地钉在了楼梯背面。

【啊!吓死我了!刚才吓得我把手机都扔出去了。】

【楼上的妹妹不要怕,你在哪儿?哥哥来安慰你。】

【这就是女护士杨洋吗?】

【天啊,太刺激了,比玩恐怖游戏还刺激,主播加油,打赏你五块玉佩。】

女护士直勾勾地盯着我,我吓得头皮发麻,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她扭动了一下,似乎想挣脱,我壮着胆子问:“你……你想不想报仇?”

女护士点了点头,我深吸一口气,又问:“把这些钉子拔掉,你就能自由行动了吗?”

女护士再次点头,我又说:“我可以帮你把钉子拔掉,但你不能伤害我。”

女护士再次点了点头。

【主播,鬼都是会骗人的玩意儿,千万不要相信它们,等她一自由,肯定第一个杀了你。】

【对啊,主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第二章但我并没有看到这些弹幕,从背包里摸出一只专门拔钉子的锤爪,正打算拔钉子,忽然手机剧烈地振动起来。

是唐明黎吗?

我摸出手机一看,居然是之前加我好友的“正阳真君”。

在某某直播TV,如果加了好友,就能跟主播通话,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毕竟是金主啊。

接通之后,那边传来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姑娘,不能相信鬼物,如果你要让她为你所用,就照我说的做。”

我愣了一下,这么大年纪的老爷子也看直播?

“你身上有黑狗血吧?用黑狗血在她额头上画一个‘敕’字。”正阳真君说。

据说很多老人都懂得一些驱除鬼物的办法,我掏出装黑狗血的玻璃瓶,照着他说的画了,女鬼用仇恨怨毒的目光盯着我,那眼神让我毛骨悚然。

好在我没有直接拔钉子,不然第一个死的肯定是我。

“可以拔钉子了。”正阳真君道。

我用锤爪一根一根拔掉钉子,女护士立刻凶神恶煞地朝我扑了过来,漆黑肮脏的指甲狠狠地刺向我的脑袋。

我吓得抱住脑袋,却听见一声惨叫,那女鬼额头上的“敕”字亮起红光,冒起一阵阵青烟。

我目瞪口呆,居然真的有用。

女鬼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从地上捡起我的锤爪和满地生锈的铁钉,转身飘了出去。

我松了口气,抓起杀生刃,小心翼翼地爬上楼去,楼道里传来一声怒吼。

是唐明黎!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一扇黄色的斑驳木门上赫然钉着一块脏兮兮的牌子,上面写着:治疗室。

我从门缝往里看,发现唐明黎被绑在一张老旧肮脏的手术台上,正在奋力挣扎,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正拿起一把生锈的手术刀,朝着他的脖子划拉下去。

“住手!”我大叫一声,冲了出去,那医生缓缓回过头来,目光阴阴地望着我,白大褂被鲜血染红,脸上被砍了两刀,看起来十分恐怖。

这所私人养老公寓里有个医生,当时也被乱刀砍死,想来就是他了。

我本能地就想要逃跑,蓝牙耳机里却传来正阳真君的声音:“不要紧张,在杀生刃上涂上黑狗血,砍他的脑袋,他必死无疑。”

我一咬牙,抓起玻璃瓶,将一整瓶黑狗血全淋了上去,然后大喊一声,朝着鬼医生冲了过去。

眼前忽的一花,鬼医生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掐住我的脖子,将我一下子就举了起来,惨白的脸上弥漫着阴森森的笑容,手术刀朝我脸上划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唐明黎怒吼一声,竟然将结实的束缚带给挣断了,我立刻将杀生刃扔给他,他抬手接住,然后一刀刺进了鬼医生的脑袋。

我顿时跌坐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而那个鬼医生,已经化为了一缕黑气,不知不觉之间钻进了我的口鼻之中。

【霸道总裁这一剑惊天地泣鬼神,请受我一拜。】

【霸道总裁是练家子啊,收我为徒吧,我保证把师父伺候好,不管床上还是床下。】

【前面死基佬滚!】

“你没事吧。”唐明黎从手术台上跳下来,将我拉起,骂道,“可恶,没想到我居然着了一个鬼的道儿,真是丢人。”

我将女护士的事儿跟他说了,他捡起自己的桃木剑:“走,咱们去看看热闹。”

我们来到顶楼的办公室,里面居然静悄悄的,唐明黎轻轻地推开门,里面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

我俩刚刚走进去,手中的狼眼手电忽然闪了一下,熄灭了。

“怎么回事?”我用力地拍了拍,狼眼手电再次亮起,白光一扫,我看到一大群白惨惨的老脸。

我吓得差点将手电筒扔出去,唐明黎立刻按住我的肩膀,捂住了我的嘴,我才没有尖叫出声。

无数的老鬼围着我们,他们脸色惨白,上面布满了皱纹和尸癍,眼睛黑少白多,直勾勾地盯着我们。

耳机里又响起了正阳真君的声音:“不要慌,这些只不过是最低等级的怨鬼,你身边那个年轻人手中的桃木剑是个好东西,你让他照我说的做。”

我立刻凑到唐明黎耳朵边,低声道:“咬破舌尖,将舌尖血喷在桃木剑上,然后跟着我念。”

唐明黎也是狠,脸色都没变,一口咬破舌尖,噗地喷出一口鲜血,那桃木剑刹那间仿佛流过一道金光。

“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我念一句,唐明黎也念一句,“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说罢,他一剑横劈而出,在黑暗之中拉出一道金色的光,对面的怨鬼们露出惊恐的神情,迅速逃跑。

但已经晚了,那道金光横扫而出,凄厉的惨叫响起,将一众怨鬼全都扫灭。

唐明黎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正阳真君道:“舌尖血是人的精血,男人的舌尖血阳气最重,这年轻人自小练武,身上阳气浓重,因此可以一击杀死这么多怨鬼。他现在不过是体力使用过度,休息一阵就没事了。”

我松了口气,正想搀扶着唐明黎在一旁休息,却发现有些不对。

我环视四周,屋子里空空荡荡,却有种奇怪的违和感,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

正阳真君没再说话,我只能看直播间里的弹幕。

【影子!主播,快看你的影子!】

我头皮一阵发麻,缓缓转过头,这才发现,我的影子……居然是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

“桀桀桀。”阴险恐怖的笑声响起,那影子居然朝我伸出了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居然三番四次被人掐脖子。

那双无形的手手劲儿极大,几乎掐断我的脖子,唐明黎脸色惨白,却还支撑着站起来,朝墙上的影子刺出一剑。

忽然,夺地一声闷响,一颗钉子钉在了影子上。

影子放开了我,唐明黎抓我的手腕,将我拉到身后,紧张地盯着鬼影。

他……是在保护我吗?

第一次,有男人愿意保护我,我的心中生出一股暖意。

忽然,木门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响,一道影子无声无息地飘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柄锤爪和一把铁钉。

是女护士杨洋!

她怨恨地盯着安市兵,那道黑影缓缓地现出身形来,眼底里满是阴鸷和怨毒。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护士鬼举着锤爪扑了上去,直播间里快被弹幕淹没。

【护士鬼大战老头鬼,真是一场好戏啊,主播我以后再也不看恐怖电影了,只看你的直播。】

【我赌五毛,老头鬼赢。】

【我赌一块,护士鬼赢。】

【喂,妖妖灵吗?前面有人聚赌。】

我满头黑线,这些人也太闲了,不过看着上面不断跳出来的打赏提醒,我顿时觉得浑身舒畅,连身上的擦伤都不疼了。

“乘他们鬼打鬼,我们快走。”唐明黎拉住我的胳膊,双腿发软,我搀扶着他,快步朝外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一声惨叫,回头一看,安市兵的鬼魂浑身插满钉子,却依然生猛,抓着杨洋的鬼魂,嘴巴猛然张得极大,一口朝杨洋咬了下去。

我毛骨悚然,加快了脚步,却听见正阳真君说:“姑娘,这个老鬼怨气极重,如果再让他吃了那个女鬼,他实力大增,到时候你和这个年轻人,全都逃不了。”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那……我该怎么办?”

“现在他在进食进化,是最虚弱的时候,要杀他,只能乘现在。”正阳真君道,“我教你一个最简单的阵法,名叫五行驱鬼阵。”

我放下唐明黎,从包里拿出红丝线,捡起地上散落的钉子,快速钉入地面,拉起丝线,围着老鬼,形成五行图。

“很好,你站在火位,跟我念诵咒语。”

五行图是一个五角星的图案,五个角象征金木水火土五行,我站在象征火的那个角上,双手在胸前结了一个法印,高声道:“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急急如律令。”

此时,老鬼已经快将杨洋全部吃完了,我大喝一声:“敕!”

轰地一声,老鬼身上居然燃起一团火焰,他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拼命挣扎,朝着扑了过来。

但他一碰触到我身前的红线,身上的火焰便烧得更加旺盛。

红线将他牢牢地围困在里面,根本无法逃离。

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老鬼化为了一道黑烟,在空中漂浮了一圈,最后钻进了我的口鼻之中。

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安静下来,我这才觉得后怕,跌坐在地上,摸出手机看弹幕。

【主播实在太帅了,简直就是林正英再世。】

【主播,我决定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偶像,你的每一次直播我都看,而且每一次都会给至少一块玉佩打赏。】

【刚才说杀了老鬼给五顶皇冠的那位在哪儿?出来走两步?】 第三章这个弹幕刚说完,旁边就显示“我性随风”打赏主播五顶皇冠。

【还真给啊,我敬你是条汉子,我也打赏,钱不多,一块玉佩好了。】

【主播,你下次在哪儿开直播?来我这儿吧,我这边有座鬼宅,保证精彩。】

【只可惜这么好的机会,主播没有扑倒霸道总裁。】

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道具打赏,这次出生入死真是值了。

关掉直播间,我和唐明黎互相搀扶着出了公寓楼,他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我,我被他看得很不自在。

“你会捉鬼术?”他问。

我摇头道:“我这是有高人指点。”我便将正阳真君的事情跟他说了,不过现在正阳真君已经下线,我一看,他又给了我一个皇冠打赏。

我心中很感激,给他留言感谢,唐明黎道:“你这是遇上高人了,不过高人一般架子都很大,居然会来看直播,还纡尊降贵给你指导,你这运气真是逆天了。”

我喜滋滋地算着这次直播的进账,居然有两万多!我以前一年都挣不到两万多。

我没有发现,唐明黎深深地望着我,目光有些复杂。

唐明黎精疲力尽,自然没法开车了,我俩打了个车去医院检查了一下,都是些软组织挫伤,没有大碍。

他打车把我送回家,深深地望了我的背影一眼,转身走出一个街区,坐上了一辆加长林肯。

“少爷。”开车的司机恭敬地说,“老爷子今天打电话来问了,您找到那个人了吗?”

唐明黎沉思片刻,拿出手机,接通了一个号码,里面传来苍老的男声:“明黎,你找到她了?”

“是的,爷爷。”

“她长得漂亮吗?”

唐明黎沉默了,电话里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明黎啊,她要是长得丑也不要紧,只要她运气够好。”

唐明黎有些无语,王君瑶运气要是好,就不会被人逼得走投无路了,可如果说不好,这几次的直播抓鬼,她运气又好得让人不敢置信。

连她的直播间里,都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高人。

或许,她真是一个福星也说不定。

“爷爷,我明白。”唐明黎说,“我会处理好的,你不必担心。”

挂断了电话,他望着窗外的景色,自言自语道:“虽然长得丑,但身上的香味倒是挺好闻的。”

我回到家,直奔穿衣镜,取下脸上口罩一看,心中顿时大喜。

原本我下巴上有三颗纤维瘤,上次少了一颗,这次一连吸了两口黑气,剩下的两颗也不见了。

我摸了摸光滑的下巴,肤白如雪,摸上去就像被吸住了一样,不舍得放开。

如果我这一脸的纤维瘤都没了,就算不是绝世美女,也会是个小家碧玉吧。

我的要求不高的,只要能像个正常人,我就满足了。

我洗了个澡,裹着毛巾进了卧室,刚刚睡下,忽然听见一声巨响,我家大门被人一脚踹开,我骤然坐起,看见几个男人冲了进来。

“你们是谁?”我惊道。

没有人回答我,一个男人大步走过来,卡住了我的脖子,用一张湿帕子捂住了我的口鼻。

一股带着甜味的刺鼻气味冲进我的鼻腔,我拼命挣扎,却吸进了更多的乙醚,头越来越重,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头好晕,好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恍恍惚惚地醒来,脑袋疼得快炸开了,我环视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装修得金碧辉煌的卧室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甜香。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儿?

忽然,我听见隔壁有说话声,我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将耳朵贴在墙壁上。

我的听力似乎比以前好了不少,居然听得清清楚楚。

“贡猜先生,您要的人我给您准备好了。”一个谄媚的声音说,“包您满意。”

一个带着浓重口音的声音响起:“很好,只要我满意,你要我做的事情,我保证会做得妥当。”

“有劳贡猜先生了,先生,她就在隔壁,请。”

两人朝着我这间屋走来,我悚然一惊,连忙躺在床上,假装还在昏迷。

门开了,进来的两人,一个是肚子堪比九月孕妇的大胖子,另一个是个瘦高个,看长相有点像东南亚的人,嘴上有两撇八字胡。

“贡猜先生,您看,满不满意?”胖子点头哈腰地说。

贡猜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微微眯起眼睛:“她脸上长的是冤孽疮?”

冤孽疮?我满头雾水,那是什么东西?

“很好。”他点了点头,“这个女人我很满意,等我玩过之后,再把她脸上的冤孽疮全都割下来,用来做食物养我的金线蛊,我的蛊虫一定能够再次进化,我的实力也会大大增加。”

胖子笑道:“我就不打扰先生享用了。”

说罢,颠颠儿地就出去了,贡猜脸上带着一抹阴邪的笑意,脱掉外套,朝我走了过来。

我只觉得毛骨悚然。

我突然想起,之前那个什么春哥、虎哥,说李老大那边有几个从东南亚来的变态客人,最喜欢玩畸形的女人,难道说的就是这个贡猜?

而刚才那个胖子,就是所谓的李老大。

我后脊背一阵阵发凉,怎么办?我不想死啊。

而此时,李老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脸上带着志得意满的笑容,一手搂着一个美艳的女人,享受着美女的服侍,别提多惬意了。

嘿嘿,只要贡猜先生出手,那几个胆敢跟他抢地盘的家伙,还有那个刚刚调来的刑警大队副队长,全都要死在蛊虫之下。

他想象着那些人被蛊虫折磨而死的惨状,心中更添了几分得意。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他骤然一惊:“快,快带我过去。”

他一路小跑,来到一间客房前,对着豪华沙发上坐着的年轻人一阵点头哈腰。

“唐少,您大驾光临我们‘天韵俱乐部’,真是让我们天韵蓬荜生辉啊。”

唐明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废话少说,你今天抓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是我的人,立刻把人交出来。”

李老大后脊背一凉,小心翼翼地问:“您所说的人是?”

唐明黎冷哼一声:“难道你今天抓了很多女人?”

李老大手有些发抖:“不知道那位是唐少的什么人?”

唐明黎眼中有了几分怒意:“这不是你该知道的。立刻把人交出来,她如果少了一根毫毛,你就到牢里去过下半辈子吧。”

李老大倒抽了一口冷气,他自从十年前在山城市打出了一片天下,就再也没有这么憋屈过了,但是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碾死他。

可是,那边贡猜也不好惹啊。

唐明黎危险地眯了眯眼睛:“李老大,你是在拖时间吗?看来你是不把我这个唐家大少放在眼里啊。”

“不敢,不敢。”李老大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两害相权取其轻,贡猜虽然厉害,也不过是个东南亚蛊师而已,唐家可是一个庞然大物,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得罪不起。

“唐少,您稍等,我这就去把那位女士带过来。”他正要走,唐明黎骤然站起:“别耽误时间了,她在哪儿,我亲自去。”

李老大不敢隐瞒,只得说了房间号,唐明黎如同一只猎豹般矫健地冲了出去。

李老大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好快的速度,唐家不愧是古武世家,个个都武功高强。

他忍不住想,那个丑八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连唐少这样的人物都那么着紧她? 第四章难道唐少和贡猜一样,都是重口味?

而我,此时躺在床上,贡猜伸手就来扒我的衣服,我忍无可忍,身体一滚,直接滚到了床底下。

贡猜嘿嘿阴笑了两声,说:“女人,我早知道你醒了,乖乖给我出来,好好伺候我,我就让你少吃点苦头。”

我缩在床下,浑身发抖,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我不甘心,虽然我卑贱如斯,却也想要好好地活着,我是丑,却丑得有尊严,不是谁的玩物!

“嘿嘿,看来不给你吃点苦头,你不知道我的厉害。”他从藤箱里抓出一条金色的细小小蛇,那条蛇蜿蜒而来,我惊恐地后退。

却退无可退。

我眼睁睁地看着它爬上我的鞋子,想要钻进我的裤腿,我惊恐之下,大叫一声,抓起我的玉佩,狠狠地砸在金色小蛇的脑袋上。

那条小蛇居然被我给砸了个脑浆迸裂。

我满脸不敢置信,再仔细看,发现小蛇的脑袋已经被烧焦了。

我疑惑地看了一眼玉佩,这东西难道还带电的吗?

“我的金线蛊!”贡猜失控地大叫,“你,你居然敢杀了我的宝贝金线蛊,我要杀了你,把你凌迟处死,将你的灵魂禁锢起来,让你永生永世受苦!”

他像发了疯一样,居然将整张欧式大床给掀开了,抓住我的腿,将我拖了出来。

“放开我!”我拼命地踢他,他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打得极重,我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昏倒。

他拔出一把匕首,说:“先把你这一脸的冤孽疮给割下来。”

就在匕首快要刺进我的脸,忽然一声巨响,门被踢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

“唐明……黎?”我晕晕乎乎地呢喃,唐明黎大怒,一个回旋踢,正好踢在贡猜的脑袋上。

贡猜惨叫一声,翻滚在地。

唐明黎将我扶起来:“走!”

“别想走!”贡猜头上满是血,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扯掉身上的衣服,无数的蛇从他衣服里钻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朝我们爬过来。

唐明黎闷哼一声,低头一看,一条青黑色的小蛇爬上了他的脚腕。

“小心!”我脑子一热,不顾一切地将那条蛇扯了下来,它转过头,一口咬在我的手上。

我痛得大叫,唐明黎眼中杀意顿现,手腕一转,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他一个箭步冲到了贡猜的面前,手一挥,顿时鲜血四溅。

贡猜捂着自己的脖子,瞪大了眼睛,缓缓地倒了下去。

被蛇咬的伤口发黑,我也倒了下去,就倒在贡猜的身旁,他死前口中吐出了一口黑气,被我吸入了口鼻之中。

“君瑶,君瑶!”耳边传来唐明黎的呼喊,他似乎很焦急。

他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不过,被人关心的滋味,真是不错。

我彻底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大床上,床柔软得能将我整个人都陷进去,四周的装潢看起来简单,却很高端大气。

这就是所谓低调的奢华吗?

“你终于醒了。”一个围着围腰的年轻女佣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她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少爷让我给你擦洗身体。”

我低头看了看手,蛇毒已经解了,只留下两个牙印,估计是唐明黎给我找来了解毒的血清。

女佣见我不说话,不满地瞥了我一眼,说:“女士,麻烦你配合一下,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早已看惯了别人的白眼,说:“那你去忙吧,我自己来擦洗就好了。”

昏迷的时候,身上流了很多汗,黏黏的,很难受。

女佣露出几分喜色,说:“那就劳烦你了。”说完便走出了房间,低声自言自语:“终于不用给她擦洗了,看到那张脸就恶心。”

话没说完就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她双眼含春,娇羞地说:“少爷。”

唐明黎冷冷地说:“刘叔。”

他身后跟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不苟言笑。

“少爷。”他微微欠身。

唐明黎道:“给她结账,限她十分钟之内离开我的家,否则就叫人把她扔出去。”

女佣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平时少爷是很和善的啊,今天怎么会这么严苛?

“少爷,您听我解释……”她还想争辩几句,被刘叔按住。

刘叔的力气很大,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少爷已经发话了。”刘叔厉声道,“还不快走。”

女佣双腿一软,差点晕倒,这工作清闲,薪水高,又能接近这个高富帅,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她。

现在全完了。

唐明黎进来的时候,我正脱下衣服,用毛巾擦洗身体。

虽然我脸上长满了纤维瘤,但我的身材还是很好的,腰细腿长,胸有36D,总之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细的地方细,再加上皮肤白如凝脂,从背后来看,真有几分美人的神韵。

唐明黎进来的时候,我正背对着他,露出了光洁白皙的背,阳光透过窗帘照在我的身上,为我的肌肤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荧光。

唐明黎居然看得出了神。

我悚然一惊,连忙将衣服穿好,捂着自己的脸,惊慌地说:“我,我的口罩呢?”

唐明黎这才回过神来,他拿出一只新口罩给我,我连忙戴上,躲避着他的目光。

“谢谢你。”我说,“这次若不是你,我会死得很惨。”

“你是我雇来的,我有义务保证你的安全。”他眼神有些飘忽,“那个李老大,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我该回家了。”我下了床,他连忙说:“你可以住在我这里,住多久都行。”

“住别人家,我不太自在。”我低下头,说。

他沉默了片刻,说:“我送你回家。”

他将我送到楼下,我刚要走,他忽然拉住我,认真地说:“君瑶,你可以把我当成朋友。”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朋友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太遥远了,从小到大,我只交过一个朋友,那时我十五岁,初三快毕业了,一个男同学往我抽屉里扔了一只死老鼠,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帮我骂了他,我对她很感激,将她当成了我最好的朋友。

可是有一天,我们学校的校草突然拿着一封情书扔在我的脸上,对我破口大骂,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他看到我这张脸就想吐,连戴着口罩都挡不住我的丑,让我别再给他写情书,免得让他吃不下饭。

我捡起情书,发现这是她让我帮她写的,她说她暗恋校草,但文笔不好,我的语文是班上第一名,一定能写出打动人的情书来。

我看向围观的人群,她站在一堆女生之中,用讥讽和嘲笑的目光望着我。

原来,自始至终,这都是一场恶作剧,是这些漂亮又有钱的女生们所玩的游戏,而我,不过是一个用来逗乐的小丑。

从那之后,我就不再交朋友了,像我这样丑的人,注定要孤独一生。

我回到家,躺在床上,打开直播间,发现正阳真君的头像居然亮着,我连忙点开,向他道谢。

“哈哈,不用谢,我也很久没有见人捉鬼了。”他爽朗地笑道,“这样吧,老夫今天心情好,送你一些东西,你好好学学,下次再直播的时候,也好应对。

我心中一喜,这位老爷子可是高人,他能教我一点保命的手段,我当然求之不得。

正阳真君给我发来一个文件夹,我打开一看,居然是一本捉鬼心得,里面详细记载了一些低级的鬼物,以及各种各样捉鬼的方法,看得我双眼放光。

网红鬼主播小说预览

“奇怪,现在天气这么热,为什么一只苍蝇都没有?”我说,“尸体上也没有蛆虫。”

主播间里一阵哀嚎。

【主播,我在吃饭啊!】

【求弹幕护体!】

果然有人发了密密麻麻一大排弹幕,把屏幕遮了个严严实实,但立刻又被一大波观众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挡屏幕的生儿子没有XX!】

这个时候,唐明黎忽然说:“这下面有东西。”

他捂着口鼻,捡了根坏掉的椅子腿,将蛇虫鼠蚁的尸体全都扫到一边,从下面拣出一本记录本。

那记录本上赫然写着:304房一周食谱。

我们翻开一看,本来内容都是很正常的饭菜,但不知道谁用鲜红的笔墨将菜单狠狠地划掉,在后面写上了:白灼老鼠、生蟑螂之类的东西。

我觉得胃里一阵翻腾,连忙吞了口唾沫,将酸水压了下去。

唐明黎思考了一下,说:“我明白了。这个安市兵在养老公寓里受到了非人的虐待,照顾他的护士不给他吃饭,反而给他吃蛇虫鼠蚁,把他给折磨死了。所以他要在头七之前回来报仇,杀光了所有人。”

我皱眉道:“为什么护士要虐待他?”

“看看我给你的资料,照顾他的那个护士叫杨洋,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为了个小三跟她妈妈离婚,她妈受不了打击,当着她的面上吊自杀了。她一定非常恨这种负心汉。”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之前被我给砍了的那个女鬼并不是杨洋,那么,杨洋的鬼魂,也会在这里吗?

直播间里的弹幕跳个不停。

【那个养老公寓的事情我听说过,原来还有这样的内幕。】

【完美推理,霸道总裁真是颜值和智商担当。】

【主播你还等什么?这样的月黑风高杀人夜,还不快把霸道总裁推倒!】

还好我没看屏幕,不然肯定要吐血。

不知从哪里来的风,刮得窗户哗啦一阵响,吓了我俩一跳。

忽然,桌上的破玻璃杯居然飞了起来,狠狠地朝我砸了过来,唐明黎拉了我一把,然后一脚踢在杯子上,杯子应声而碎。

然后整个屋子的家具都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我俩惊得目瞪口呆,唐明黎不愧是习武的,大喊一声:“走!”

我俩迅速朝门外跑去,与此同时,满屋子的东西全都朝我们乱砸,特别是那些蛇虫鼠蚁,朝我的脑袋淋了下来,我慌忙躲闪,却没注意,一根尖锐的铁棍射向我的后脑勺。

“小心!”唐明黎拉住我一个转身,那尖锐的铁棍擦着他的肩膀射过去,在他皮肤上留下一道血槽。

我大惊,他却推了我一把:“快走!”

我咬了咬牙,一边躲闪着飞来的家具,一边飞跑,唐明黎断后,他一阵挪转腾移,如行云流水,每一次出招都踢碎一件家具。

轰!

房间门居然猛然关上了,我一咬牙,不顾一切地撞了上去,将本来就已经腐朽的木门撞破,冲了出去。

我一个没站稳,朝前扑倒,却赫然发现地上有一根倒插的铁棍,直直地对着我的额头。

这扑下去,必死无疑。

忽然一只手抓住了我,将我拉了回来,我因为惯性,居然冲进了他的怀中。

唐明黎的男性体味冲入我的鼻腔,让我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

我吓了一跳,像受惊的小猫一样迅速跳开,尴尬地说:“谢……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他脸上浮起一层可疑的红晕,轻咳了两声:“你没事就好,你要是死了,我和谁一起抓鬼?”

我低下头,呵呵干笑了两声。

我不敢和他对视,他太俊美太优秀,而我丑得让人恶心,还是个没学历没房没钱的三无人士,我与他有着云泥之别。

这让我觉得很自卑。

我咬了咬下唇,在心中对自己说,元君瑶,你不能再这样自怨自艾,就算只是一根杂草,被千万人践踏,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我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唐明黎的脸色却突然变了,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身后。

我觉得后脊背一阵发凉,转过身去,看见看见一个瘦小老头,杵着拐杖,脸上带着阴森森的笑容,在楼道口阴侧侧地盯着我们。

我吞了口唾沫,说:“你,你也能看见?”

唐明黎已经彻底呆住了,木然地点头。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直播间的弹幕。

【卧槽!鬼!鬼!我看到鬼了!真的是鬼!】

【我去,比恐怖片还刺激!我刚才差点吓尿了。】

【吓尿了+1】

我的手抖了一下,鬼显形了。

普通人平时是看不见鬼的,但鬼可以显形吓人,乘着人受惊之后魂魄受损,要么勾人魂魄,要么附身于人。

瘦小老人朝我们露出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然后转身朝楼上走去。

我问:“我们跟上去吗?”

“跟,为什么不跟?”唐明黎拿起桃木剑,“今天,正好用他来试试我手中的剑。”

我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看了看弹幕。

【主播快跟上去,太刺激了,我要看主播打鬼!】

【主播,你要是能把这个人渣,不对,鬼渣给砍死,我给你打赏五个皇冠!】

【楼上神土豪!】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我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五个皇冠,五千块!

为了这五千块,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我将手机挂好,义正辞严地说:“这个鬼杀了那么多人,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要豁出去和他拼一拼!搭档,走吧!”

我俩跟着瘦小老人往上走,奇怪的是,我们绕过一层又一层的楼梯,却怎么都到不了头。

唐明黎忽然拦住我,说:“你看。”

我一抬头,发现墙上赫然写着血红的“四楼”两个字。

“鬼打墙?”我有些累,扶着楼梯扶手喘气,忽然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惊叫一声,匆忙后退了两步,忽然一脚踏空,楼梯居然塌了,我重重地摔了下去。

痛,刺骨的痛。

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被拆散了,头晕晕乎乎的,唐明黎趴在楼上的破洞里叫我,却忽然惨叫了一声,仿佛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把拖走。

直播间里一片惊恐。

【主播受伤了,快打电话报警!】

【我刚才报警了,警察说我报假警,要追究我的责任。】

【前面的傻啊,你别说是见鬼了啊,你说楼塌了有人受伤不就行了?】

我挣扎了两下,不行,不能晕,唐明黎有危险,这位大少一看背景就不简单,他要是死在这里,他家里人一定会迁怒于我的。

忽然,我一抬头,看见一张惨白发青的脸。

那是一个年轻女孩,穿着一身护士装,浑身是血,无数根铁钉穿透她的四肢,将她牢牢地钉在了楼梯背面。

【啊!吓死我了!刚才吓得我把手机都扔出去了。】

【楼上的妹妹不要怕,你在哪儿?哥哥来安慰你。】

【这就是女护士杨洋吗?】

【天啊,太刺激了,比玩恐怖游戏还刺激,主播加油,打赏你五块玉佩。】

女护士直勾勾地盯着我,我吓得头皮发麻,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她扭动了一下,似乎想挣脱,我壮着胆子问:“你……你想不想报仇?”

女护士点了点头,我深吸一口气,又问:“把这些钉子拔掉,你就能自由行动了吗?”

女护士再次点头,我又说:“我可以帮你把钉子拔掉,但你不能伤害我。”

女护士再次点了点头。

【主播,鬼都是会骗人的玩意儿,千万不要相信它们,等她一自由,肯定第一个杀了你。】

【对啊,主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但我并没有看到这些弹幕,从背包里摸出一只专门拔钉子的锤爪,正打算拔钉子,忽然手机剧烈地振动起来。

是唐明黎吗?

我摸出手机一看,居然是之前加我好友的“正阳真君”。

在某某直播TV,如果加了好友,就能跟主播通话,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毕竟是金主啊。

接通之后,那边传来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姑娘,不能相信鬼物,如果你要让她为你所用,就照我说的做。”

我愣了一下,这么大年纪的老爷子也看直播?

“你身上有黑狗血吧?用黑狗血在她额头上画一个‘敕’字。”正阳真君说。

据说很多老人都懂得一些驱除鬼物的办法,我掏出装黑狗血的玻璃瓶,照着他说的画了,女鬼用仇恨怨毒的目光盯着我,那眼神让我毛骨悚然。

好在我没有直接拔钉子,不然第一个死的肯定是我。

“可以拔钉子了。”正阳真君道。

我用锤爪一根一根拔掉钉子,女护士立刻凶神恶煞地朝我扑了过来,漆黑肮脏的指甲狠狠地刺向我的脑袋。

我吓得抱住脑袋,却听见一声惨叫,那女鬼额头上的“敕”字亮起红光,冒起一阵阵青烟。

我目瞪口呆,居然真的有用。

女鬼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从地上捡起我的锤爪和满地生锈的铁钉,转身飘了出去。

我松了口气,抓起杀生刃,小心翼翼地爬上楼去,楼道里传来一声怒吼。

是唐明黎!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一扇黄色的斑驳木门上赫然钉着一块脏兮兮的牌子,上面写着:治疗室。

我从门缝往里看,发现唐明黎被绑在一张老旧肮脏的手术台上,正在奋力挣扎,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正拿起一把生锈的手术刀,朝着他的脖子划拉下去。

“住手!”我大叫一声,冲了出去,那医生缓缓回过头来,目光阴阴地望着我,白大褂被鲜血染红,脸上被砍了两刀,看起来十分恐怖。

这所私人养老公寓里有个医生,当时也被乱刀砍死,想来就是他了。

我本能地就想要逃跑,蓝牙耳机里却传来正阳真君的声音:“不要紧张,在杀生刃上涂上黑狗血,砍他的脑袋,他必死无疑。”

我一咬牙,抓起玻璃瓶,将一整瓶黑狗血全淋了上去,然后大喊一声,朝着鬼医生冲了过去。

眼前忽的一花,鬼医生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掐住我的脖子,将我一下子就举了起来,惨白的脸上弥漫着阴森森的笑容,手术刀朝我脸上划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唐明黎怒吼一声,竟然将结实的束缚带给挣断了,我立刻将杀生刃扔给他,他抬手接住,然后一刀刺进了鬼医生的脑袋。

我顿时跌坐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而那个鬼医生,已经化为了一缕黑气,不知不觉之间钻进了我的口鼻之中。

【霸道总裁这一剑惊天地泣鬼神,请受我一拜。】

【霸道总裁是练家子啊,收我为徒吧,我保证把师父伺候好,不管床上还是床下。】

【前面死基佬滚!】

“你没事吧。”唐明黎从手术台上跳下来,将我拉起,骂道,“可恶,没想到我居然着了一个鬼的道儿,真是丢人。”

我将女护士的事儿跟他说了,他捡起自己的桃木剑:“走,咱们去看看热闹。”

我们来到顶楼的办公室,里面居然静悄悄的,唐明黎轻轻地推开门,里面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

我俩刚刚走进去,手中的狼眼手电忽然闪了一下,熄灭了。

“怎么回事?”我用力地拍了拍,狼眼手电再次亮起,白光一扫,我看到一大群白惨惨的老脸。

我吓得差点将手电筒扔出去,唐明黎立刻按住我的肩膀,捂住了我的嘴,我才没有尖叫出声。

无数的老鬼围着我们,他们脸色惨白,上面布满了皱纹和尸癍,眼睛黑少白多,直勾勾地盯着我们。

耳机里又响起了正阳真君的声音:“不要慌,这些只不过是最低等级的怨鬼,你身边那个年轻人手中的桃木剑是个好东西,你让他照我说的做。”

我立刻凑到唐明黎耳朵边,低声道:“咬破舌尖,将舌尖血喷在桃木剑上,然后跟着我念。”

唐明黎也是狠,脸色都没变,一口咬破舌尖,噗地喷出一口鲜血,那桃木剑刹那间仿佛流过一道金光。

“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我念一句,唐明黎也念一句,“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说罢,他一剑横劈而出,在黑暗之中拉出一道金色的光,对面的怨鬼们露出惊恐的神情,迅速逃跑。

但已经晚了,那道金光横扫而出,凄厉的惨叫响起,将一众怨鬼全都扫灭。

唐明黎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正阳真君道:“舌尖血是人的精血,男人的舌尖血阳气最重,这年轻人自小练武,身上阳气浓重,因此可以一击杀死这么多怨鬼。他现在不过是体力使用过度,休息一阵就没事了。”

我松了口气,正想搀扶着唐明黎在一旁休息,却发现有些不对。

我环视四周,屋子里空空荡荡,却有种奇怪的违和感,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

正阳真君没再说话,我只能看直播间里的弹幕。

【影子!主播,快看你的影子!】

我头皮一阵发麻,缓缓转过头,这才发现,我的影子……居然是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

“桀桀桀。”阴险恐怖的笑声响起,那影子居然朝我伸出了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居然三番四次被人掐脖子。

那双无形的手手劲儿极大,几乎掐断我的脖子,唐明黎脸色惨白,却还支撑着站起来,朝墙上的影子刺出一剑。

忽然,夺地一声闷响,一颗钉子钉在了影子上。

影子放开了我,唐明黎抓我的手腕,将我拉到身后,紧张地盯着鬼影。

他……是在保护我吗?

第一次,有男人愿意保护我,我的心中生出一股暖意。

忽然,木门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响,一道影子无声无息地飘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柄锤爪和一把铁钉。

是女护士杨洋!

她怨恨地盯着安市兵,那道黑影缓缓地现出身形来,眼底里满是阴鸷和怨毒。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护士鬼举着锤爪扑了上去,直播间里快被弹幕淹没。

【护士鬼大战老头鬼,真是一场好戏啊,主播我以后再也不看恐怖电影了,只看你的直播。】

【我赌五毛,老头鬼赢。】

【我赌一块,护士鬼赢。】

【喂,妖妖灵吗?前面有人聚赌。】

我满头黑线,这些人也太闲了,不过看着上面不断跳出来的打赏提醒,我顿时觉得浑身舒畅,连身上的擦伤都不疼了。

“乘他们鬼打鬼,我们快走。”唐明黎拉住我的胳膊,双腿发软,我搀扶着他,快步朝外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一声惨叫,回头一看,安市兵的鬼魂浑身插满钉子,却依然生猛,抓着杨洋的鬼魂,嘴巴猛然张得极大,一口朝杨洋咬了下去。

我毛骨悚然,加快了脚步,却听见正阳真君说:“姑娘,这个老鬼怨气极重,如果再让他吃了那个女鬼,他实力大增,到时候你和这个年轻人,全都逃不了。”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那……我该怎么办?”

“现在他在进食进化,是最虚弱的时候,要杀他,只能乘现在。”正阳真君道,“我教你一个最简单的阵法,名叫五行驱鬼阵。”

我放下唐明黎,从包里拿出红丝线,捡起地上散落的钉子,快速钉入地面,拉起丝线,围着老鬼,形成五行图。

“很好,你站在火位,跟我念诵咒语。”

五行图是一个五角星的图案,五个角象征金木水火土五行,我站在象征火的那个角上,双手在胸前结了一个法印,高声道:“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急急如律令。”

此时,老鬼已经快将杨洋全部吃完了,我大喝一声:“敕!”

轰地一声,老鬼身上居然燃起一团火焰,他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拼命挣扎,朝着扑了过来。

但他一碰触到我身前的红线,身上的火焰便烧得更加旺盛。

红线将他牢牢地围困在里面,根本无法逃离。

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老鬼化为了一道黑烟,在空中漂浮了一圈,最后钻进了我的口鼻之中。

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安静下来,我这才觉得后怕,跌坐在地上,摸出手机看弹幕。

【主播实在太帅了,简直就是林正英再世。】

【主播,我决定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偶像,你的每一次直播我都看,而且每一次都会给至少一块玉佩打赏。】

【刚才说杀了老鬼给五顶皇冠的那位在哪儿?出来走两步?】 网红鬼主播

网红鬼主播

网红鬼主播

网红鬼主播

网红鬼主播

网红鬼主播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网红鬼主播】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