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幽情小说、冥君幽情小说无广告

华年 悬疑灵异 2020-11-16 14:04:23 0 0

冥君幽情

冥君幽情小说、冥君幽情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6-21 17:43

字数: 1,591,988

状态: 已完结 77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冥君幽情小说简介:冥夫出世、灵胎暗结、螭龙血戒……我被一个从墓里爬出来的家族作为祭品献于冥君,从此游走于阴阳、不容于人间。

冥君幽情小说预览

第一章什么意思?

让我安安静静的终老?他不是要弄死我吗?

他嗤笑了一声,似乎对自己说出这样“宽容”的话有些不习惯。

“别露出这副傻样,冥婚只有结、没有解,除非你死了重入轮回才能逃脱,所以这一世,你不可能再有其他男人。”

他的语气凉薄又无情:“你如果真的这么恐惧我,那么事成之后我可以不再出现,你若愿意孤独终老,随你。”

“你……你说的事成之后是什么意思?”我听到了重点。

果然如同我哥所说,他有其他目的。

他冷笑了一声,捏着我的下巴说道:“阴阳之事你不懂就算了、男女之事你也不懂?我每天留了多少东西在你身体里,你忘了?”

我涨红了脸看着他,那鬼脸面具看久了,也觉得麻木了。

“你手上的戒指结为螭龙时,说明灵胎就结下了……你以为妻子要做的事情只是敞开身体?”

我惊恐的看着他,手不由自主的抚上小腹。

难怪这些天我觉得肚脐下方火烧火燎的隐隐作痛,我还以为是被他夜晚的狂暴弄伤了,原来是要我怀孕?!

“懂了?”他看见我的难以置信的眼神,冷笑着望向我。

“……可是我、我还是学生,能不能以后再——”

我才十八岁啊,刚上大学不久,就算现在社会开放、处理这种事情也很灵活,但对于一个刚刚成年的女孩来说,怀孕就是另一种人生。

“以后?”他冷笑道:“我可不想再对着一具僵硬的身体做上七天。”

他话语里嫌弃的意味满满。

我也不想再被一个带着恶鬼面具的男鬼睡七天。

“还有三晚,不管你觉得是折磨还是什么也好,你都得忍着,懂了吗?”他毫不客气的说道。

“……嗯。”我擦掉满脸的泪痕,乖乖认命,心想大不了办理休学躲在家里。

现在是初春,南方的空气中还有些寒冷,我穿的那条黑色裤袜被他扯破了,我只好将裤袜脱下了放进挎包。

抬腿的时候牵动了这些天饱受折磨的部位,痛得倒抽了一口气。

他就这么抱着双臂看着,像一尊冰冷的雕塑。

“我答应你了,你可以……稍微温柔一点吗?”

不要动不动就扯破我的衣服好吗?

他冷笑:“温柔?你别不知好歹,要是不温柔,你还能站着跟我说话?”

好吧,我问了一个蠢问题。

我就是个祭品,还妄想什么条件?

还有三晚。

我在镜子前面擦了擦脸,镜中的我脸色苍白、双眼红肿。

“小乔,快点!”我哥的声音在走廊上响起。

我吸了吸鼻子,低头走了出去。

昨天的坠楼的事情已经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

警察调了监控,看到我走进了办公室、没多久我就狼狈的跑出来。

我的身影出现在每一层楼的安全通道处,等我跑出了教学楼,站了一会儿,才发生班导坠楼。

时间上,我没有任何嫌疑。

我不禁怀疑,这是那个丑鬼计算好的。

如果我在办公室的时候,他就将班导弄死,那我简直百口莫辩。

而且,如果班导死在办公室,我的嫌疑也最大。

所以他弄碎了窗户,将班导拎到窗棂上,让很多目击者看到他蹲着,然后“自己”跳了下来。

哥哥的熟人卢警官看起来二十七八岁、身材高大、双目犀利,那一身正气站在我面前时,显得我越发神情萎顿、魂不守舍。

“老卢特种兵转业,心思敏锐杀气重,你说话的时候注意点。”我哥压低声音提醒我。

会议室里校领导都焦头烂额的样子,其中一个头发是地中海的中年男子见到我就拍桌子骂。

“看看、看看!现在的女学生是什么样!啊?穿衣露沟、这么冷的天还光着两条腿,这不是诱人犯罪吗?!”

那地中海继续说道:“书记、校长、卢警官,我跟你们说了,张班导一向跟学生打成一片,口碑很好!肯定是这小女生玩弄他的感情,刺激到他,他才会做出跳楼自杀的傻事!”

“我才没有玩弄感情!我对他避之不及好吧!”骂我我可以当做没听见,可是说我玩弄那个恶心的班导,简直不能忍。

“他叫我去办公室干活,全班同学都听见的!然后把我堵在办公室,说要我做他女朋友,我拼命跑出来的。”我尽量控制住情绪,毕竟还要在这里上学,这位地中海应该就是张班导的领导亲戚了。

“这些都是你片面之词,谁信?”地中海气哼哼的说道:“人死了你还要给他泼脏水!看你这一幅不良少女的样子,还装什么受害者!”

我哥火了,骂道:“你说谁不良少女呢?麻痹的别以为你是校领导我就不敢揍你!”

“行啦!”校长怒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消除不良影响、不是吵架!”

校长转过来,面色温和的对我说道:“同学,现在我们初步断定是自杀,可能会有很多媒体来采访你,希望你能顾及学校的声誉——”

我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儿,原来校长是要我说:在办公室帮忙时看到班导突然发病,跑出去叫人的时候,他自己坠楼而亡。

我还没开口拒绝,卢警官就冷笑了两声,开口道:“校长,我还坐在这里呢,你就教唆受害者改证词?把法律当儿戏吗?”

校长尴尬的赔笑,估计他心里暗骂这个卢警官不懂事。

卢警官不理他,转头问我:“你详细说一遍当时的情况。”

我省略了那个丑鬼抓住他脖子那一段,只是解释他突然行为失常。

卢警官听完后,又问了我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

全部是让我重复当时的情况!

直到最后,他收起录音笔和记录本,等校领导离开后,对我意味深长的一笑道:“小乔姑娘,你的心理素质很不错……”

废话,我如果心理素质不好,估计两年前那一夜就被吓死了。

我们回到家里时,老爸还在院里晒太阳,他穿着一件白背心,在藤椅上蹭来蹭去。

“小乔,你回来了……哎哟快来帮我挠挠,我背上好痒!”

我走过去,掀开我爸的白背心,正准备帮他挠背,却猛然间呆立在当场!

我爸的后背上,浮现出一个血红的鬼脸…… 第二章“……乔……小乔……”

我的耳畔响起一个低哑的男声。

我爸的后背上,血红的鬼脸越来越清晰。

图案不是静止的,而是随着我爸的动作,那双铜铃一般的四白眼牢牢钉在我身上。

那双血红的大嘴也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乔……小乔……”这是谁的声音?是在叫我吗?

“小乔!”我肩膀上传来用力的一拍。

我一个激灵,神智瞬间回归。

我哥瞪着我道:“你真是,站着也能发呆啊!看什么呢?快去做饭,我给老爸挠挠背。”

“别!别!爸的背上有——”

我定睛一看,那鬼脸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低哑的男声也消失了。

“有什么?你想说有虱子啊,哈哈哈。”我哥笑着走过去。

他和我爸都会些道法,没理由他们看不见吧?

我在守着汤锅的时候,完全神游天外。

我家最近是怎么了?

那个丑鬼冥夫突然上门,夜夜强制我做到晕过去,还要让我怀孕。

我爸我哥两个老司机了,突然受伤回来,而且我爸现在后背上还出现了鬼脸……

我哥冷不防的走到我身后,“丹参乌骨鸡?”他掀开盖子一看,笑着问我:“你肾虚啊?要滋阴补肾、气血双补了?”

我低着头没敢回答,还有三晚,我现在那里又肿又痛,腰酸腿麻,也不知道喝汤有没有效果。

临近午夜,我坐在床上不安的咬着手指,我爸背上的鬼脸时时在我眼前晃动,那个丑鬼冥夫突然出现在我身前的时候,我吓得浑身一抖!

对,就是这个面具,不过丑鬼脸上戴着的是黑色,我爸后背上那个是红色!

由于今天丑鬼已经说了很多事情,此时他沉默的进行“例行公事”。

我知道了他的目的、也打算咬牙认命,可他进来的时候,那种冰冷和艰涩的痛还是让我紧绷着颤抖。

他很烦躁,我的反应让他更加狂暴。

该说的话已经说了,整个房间里只剩下胶合时的撞击声。

身体不堪重负,我痛得眼泪汪汪,我甚至希望他再把我弄出点血、好让血液来做润滑。

还好,今晚他只做了一次。

应该是厌倦了吧?我心里暗暗庆幸自己的身体没有妥协,只要让他感受不到舒服,他应该很快就会厌倦。

在他下床的时候,我赶紧开口道:“喂……那个、丑鬼……”

“你叫谁?!”他压抑的火气噌的一下就冒出来了。

我吓了一跳,嘴上却不想认输:“我不知道你的名字,谁叫你带着个丑鬼面具的。”

“不知道名字,你可以叫夫君,我准许你这样叫。”他的语气里满满的优越感。

废话,在一个祭品面前,当然有优越感。

“可以换一个吗?我不想叫你夫君。”我知道自己只是他的一个道具后,心里的恐惧感也减轻了很多。

他沉吟了一下,冷冷的说道:“我叫江起云。”

“江……起云……”我小声念了一句,这个名字很好听,远不像他的所作所为那么粗暴。

“我想问,你脸上的面具,有没有……血红色的?”

他突然放下胸前抱着的双手,沉声问道:“你在哪里看见的?”

“我在我爸背上看到的,对我露出怪笑后就消失了,可是我爸和我哥都没看见……我爸前几天去处理一个棘手的东西,回来后一直病怏怏的,他以前从没受过这么重的伤。”

我自顾自的说着,没有留意到江起云的手背上暗暗爆起了青筋。

“行了。”他开口道:“明天我抽空看看,现在你闭嘴睡觉。”

他还站在我的床前,我怎么可能在他的注视下睡着?

他今晚没有立即消失,而是坐在我的床沿背对着我。

他不打算走了?

我熬了一会儿,直到我昏昏欲睡时,他还是八风不动的坐在那里,没有离开。

一模一样的红色的鬼脸,跟他有什么关联吗?

我难得的睡了一个安稳觉。

上完课回家时,看到我爸正在关店门,我犹豫着问他:“爸,你背上没事了吧?”

我爸疑惑的看着我:“我背上能有什么事?不就挠个痒痒吗?”

我没有仔细说,我怕我爸紧张,我从小就听家族里的人说:最可怕的鬼就是红色、会笑的鬼,这样的往往是邪灵厉鬼。

可我家有很多货真价实的法器,我爸又是懂道的人,怎么会有鬼脸附在他背上呢?

“小乔,来,爸给你看一样东西。”我爸笑得神神秘秘。

他大概跟我一样,好些天没睡好,眼睛里面红红的。

他搬了一个暗红色的木盒子放在茶几上,一边喃喃说道:“今天有个人来出货,我看这东西适合你,就留下给你了,你试试合身吗?”

合身吗?

我爸从盒子里拿出一套红色的旧喜服,这衣服是手工刺绣,很好看,就是太旧了,一股呛人的灰尘味。

我有些不高兴:“我要这个做什么?您嫌我死得不够快,催我赶紧和那个阴人完婚是吗?”

我爸笑道:“当然不是,这个可以留给你嫁人的时候穿。”

嫁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嫁人了。

我觉得我爸有些不对劲,他平时都让我尽量远离这些阴物,因为我妈早死,他很注意让我不接触他的生意,怎么今天一个劲的催我试一试这套一看就是阴物的喜服?

我坚决不穿,我爸渐渐冷了脸,突然我听到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一愣,条件发射的看向我爸。

我爸双眼红肿,此时表情阴沉的瞪着我。

那一瞬间我心里警铃大作,这不是我爸!

“爸!爸!你怎么了……哥!哥!”我吓得跳起来,大声喊人。

可我爸没回答我,我哥又出去了,家里只有我。

“小乔……乔……小乔……我的妻……”那个沙哑的男声又在我耳畔响起。

我惊恐的看向嘴巴开合的父亲,他眼睛里的血红色蔓延了整个眼白的部分。

他抓着那套喜服,越过茶几向我走来—— 第三章店门已经关了,我无法逃到大街上,他又堵住了通往后院的门。

“爸、爸!你冷静点!”我语无伦次的在店里寻找辟邪的东西。

托盘上的五帝钱,我抓了一把乱洒过去,钱币叮叮当当的落在地上,那一瞬间我看到我爸的眼神变了一下。

“小乔,快走!”我听到我爸发出痛苦的声音。

我想逃、可是眼前的人是我爸,如果可以,我想救他——可是我不懂道!从来没人教过我怎么驱邪。

柜台被我翻得乱七八糟,本来古玩店卖的东西就是假货多——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真货?

我分辨不出真假,什么东西都乱砸过去,我爸突然发出“桀桀桀”的怪笑。

“小乔……乖乖……来,让我好好疼你……”那沙哑的男声再次出现,大手越过柜台朝我抓来。

我吓得抬手格挡,右手上的血玉戒指突然光芒爆闪,我眼前一片血红。

只是短短一瞬间!我再看我爸的时候,他已经仰面躺在地板上了!

“爸!”我赶紧跑过去将我爸抱起来,他后背的衣服被巨大的冲力撕裂。

一双邪恶的四白眼,从衣服的裂口处盯着我。

“桀桀桀……灵胎已经结下了……桀桀桀,他动作挺快的嘛……小乔……你是我的妻……你怎么能为他生孩子——”

那个血红色的鬼脸面具在我爸的背上狰狞的笑,似乎想要破体而出,却被什么力量拉住了。

我的手在发抖,店门外传来行人的笑声。

一门之隔,外面是一片春景大好。

我身边却是恐惧晦暗。

“慕小乔……慕小乔……”那个鬼脸哑着嗓子不停的喊着我的名字。

“闭嘴!”我忍不住吼了一句,手指上的戒指蕴盈出一片淡淡的红光。

“桀桀桀……”他的笑声逐渐黯淡,在红光的逼迫下逐渐消失。

我爸背上的鬼脸,又再度消失了。

那个丑鬼冥夫不是说我是他的冥婚妻子吗?我也一直这样认为,可为什么这个红色的鬼脸又说我是他的妻子?

我看向手指上扁条型的玉戒指,这是非常复古的款式。

原本通体暗红如凝结的鲜血,此时却变得明亮温润,里面的血絮凝结成一个古朴的图腾。

龙头卷云纹,身如弯茄水滴,四爪张开上翘,身形活泼柔韧,隐隐有升腾之势。

我哥拿着看古玩的专用放大镜,仔细的查看我手指上的戒指。

“这是赤螭。”他说道。

“什么?”

“就是雌龙,龙之二子为螭龙,赤螭是雌龙。”我哥简单的解释了一句:“你那鬼老公给你这东西,肯定有原因……今天就是这东西驱散那个鬼面吗?”

我点了点头,问道:“你和我爸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我哥沉默的摇了摇头:“爸不让我说,他不想你知道这些事。”

随即他勉强的扬起一个笑脸:“小乔,你居然同意为你那个鬼老公怀灵胎?看来你们很和谐嘛……”

和谐?

这个词真是可笑。

不知道他目的的时候,天天被他折腾到晕过去,知道他的目的后,沉默得好像交易一般,他似乎连多碰我一下都不愿意。

当然,他不碰我更好。

我承受他狂暴的部位已经痛得合不拢腿,每走一步都在忍着那种难言的痛楚。

现在,我爸又成了这个样子……

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慕家,墓家。

“小乔……是不是你那鬼老公欺负你了?”我哥问道。

我点点头,犹豫着把晚上的事情告诉了我哥。

我哥皱起眉头道:“我们根本靠近不了你的房门,他来的时候,你整个房间都有法阵结界。”

“而且我也是个半瓶水,对付不了他,再说你们有血盟——你情我愿的事,就算在地府打官司也没人会帮你……”我哥想了想,拍了拍脑袋道:“不过我有个东西可以帮帮你,草!我之前怎么没想到!”

他匆忙跑上楼,然后拿来两个小方块塞到我手中。

“这是什么?”我翻着一看,上面居然有几个小字——XXX润滑剂。

我顿时涨红了脸。

“别不好意思,受罪的是你,你看你这几天走路都哆嗦,你的XX要是觉得火辣辣的痛,那就是里面不够湿……想也知道,对着一个鬼脸恶鬼,有情趣才怪!”

“你别觉得咬牙忍就行了,要是不舒服赶紧跟我说,如果小便刺痛那就是尿道炎了,要赶紧吃三金片——”

“润滑剂你知道怎么用吧?要么涂在你的XX,要那么涂在他的XX上——

“哥,你够了!”

我哥不愧是学医的,讲起人体构造就像谈论天气一样自然。

看我脸红得像个番茄,我哥哈哈哈的笑着道:“我上楼去照顾爸了,他应该也知道自己身体的问题了,我们商量商量怎么办。”

》》》

我哥有这种小袋装的润滑剂,说明他肯定经验丰富——他都二十二了,长得帅又不缺钱,虽然是个不婚主义,但床伴肯定有。

临近午夜,那个“完成任务”的时刻又要来了,我犹豫着撕开一个小方块,挤出了一点润滑剂。

我用指腹沾着,涂了一点在红肿的部位,那冰冰黏黏的感受还伴随着皮肤刺痛。

在我犹豫要不要涂的时候,那个丑鬼冥夫出现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他的身形越来越清晰、一开始觉得他的身体冷硬,现在……越来越像个活人。

他看向我手上的戒指,喃喃自语道:“快了。”

什么快了?

他俯身压上来,又是沉默的准备开始完成任务,我忙低声说道:“等、等一下行吗……”

我低头胡乱抹了些在那部位,心里紧张得不行——这东西涂上去冰凉刺痛,真的能减轻结合时的疼痛感吗?

我无意见看到他的某个部位已经蓄势待发——不愧是恶鬼,比禽兽还可怕。

一想到那部位带给我的折磨,我就头皮发麻,咬牙说道:“你……别动啊……”

我就着手上残余的黏液,闭着眼睛胡乱抹在他那里。

那东西在我指间猛地跳了一下,吓得我一抖,他身体也猛地一震—— 第四章“你够了没有!”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火。

我这么慢吞吞的动作,似乎让他的耐心消耗殆尽。

他扣着我的肩膀将我压在被褥里……还是那么狂暴。

不过这次,我没有了那种被锉刀磨着血肉的痛苦,我咬着牙不吭声。

他也没有多余的话,房间里只有那种黏腻的声响。

我满脑子都在想着那个血色的鬼脸,强迫自己的意识与身体分开。

这几天的经历让我疲惫不堪,我身上这个黑色的鬼脸、与我爸后背上那个血红色鬼脸到底有什么关联。

可是不管我再怎么分散注意力,身体都诚实的做出了反应,五脏六腑的翻腾、心里的屈辱和感官的愉悦糅杂在一起。

好像汇聚的暗涌,一点点的上升,最终冲破了阻碍,狂暴的宣泄。

“啊……”我浑身发抖,那一瞬间头脑空白,失去了意识……

我觉得肩膀后面很疼,好像被什么东西顶住,抬手一摸,摸到一个冰凉的面具。

回头一看,这是那丑鬼冥夫脸上的面具,此时,他正侧卧着躺在我身后。

一米二的单人床,我自己睡时觉得很宽,挤上一个男人、不,男鬼之后,变得十分逼仄。

他……他的面具松了??

我那一瞬间顾不上要散架的身体,条件反射就想撑起身来——

他的脸近在咫尺,看?不看?

我这样扭头的姿势,只能看到他光洁饱满的额头,发际线上还有一个美人尖,可是往下什么也看不见。

我想撑坐起来,刚一动,下面就传来奇怪的感受,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滑出来?还带着一股冰凉?

他几乎是同时惊醒,在我还来不及看清他脸时,他大手一伸,将面具重新覆盖在脸上。

我心里暗暗有些失落——他肯定是个丑鬼,要不为什么这么怕脸露出了?

外面天色未明,他坐了起来,我这才看清他居然没有穿衣服!

这、前几次他都穿着衣服好吗!

我低头,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你、怎么还不走?”我扯被子捂着脸,声音有些发颤。

太丢脸了。

“走?”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清冷,吐出的话语依然凉薄无比——

“你把我咬得这么紧,让我怎么走?”他冷笑一声,从我身后离开。

我羞耻得用被子将自己团团裹住,根本不敢看他。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他穿好了那身繁复的衣服,冷声说道:“戴好玉章,那个红色的鬼面就不敢碰你。”

“什么玉章?”事关性命,我赶紧掀开一丝缝隙。

他的背影越来越清晰,这不是我的错觉——他绝对比第一夜的时候变得更加完整!

“你胸前挂着的那个玉章。”他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消失了。

我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这里多了一个吊坠,依然是暗红的颜色,四四方方的一个精致名章挂在胸口。

名章上有盘龙祥云,四面刻着密密麻麻的东西,底部篆体刻了四个字。

他的名字不是江起云吗?怎么名章下面有四个字?

“不行!看不清楚!”我哥扔开放大镜,崩溃的说道:“这么小的玉章上刻了这么多字,根本不是人力能做到的、机器都做不到!这特么得用显微镜看!”

我爸披着衣服坐在床上,容颜憔悴的说道:“阴阳之物没有一件是多余的,这玉章上的四面小字肯定很重要,来让我看看。”

“爸,你都被那鬼脸折腾成这样了,别劳心费力了。”我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这老头一点也不害怕吗?

“嘿嘿,凡事都有机缘,福祸相依躲不过,我早就看开了。”我爸不在乎的撇撇嘴:“只是差点害你受伤,让我过意不去……等我再休息一天,我回趟老家,找你太爷爷看看。”

太爷爷是整个家族的主心骨,快九十了,因为我们家族从事“特殊”行业,最怕的就是绝后,所以家里男人基本都很早就结婚生孩子。

就像我爸才四十出头,却因为这几天的折腾,他看起来老了十岁。

“行了,小乔,你别管我了,你好好去学校,别像你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已经不指望你哥能顺利毕业了,你可得争气些。”我爸将我往外赶。

我知道他怕我像妈妈那样,三十出头就去世了,所以尽量让我远离他们的世界。

可我怎么远离?

夜夜有一个鬼脸冥夫与我厮缠,我能远到哪儿去?

我在学校的车站下车时,正好遇到宋薇,她拉着我说道:“系主任亲自来担任我们的班导,说是让我们为了学校名誉,不要传播谣言……切,小乔,我相信你是无辜的,那姓张的看你的眼神那么猥琐,肯定不是好人,说不定他脑子真的有病,才会做出这种事。”

我勉强的笑了笑。

宋薇不满的问道:“你怎么走得这么慢?跟螃蟹似的,走快点啊!”

我尴尬极了,我这明显是纵欲过度的症状,腿间又痛又肿就不说了,还腰酸腿麻、腿根酸软得发颤,让我怎么走快?

那个丑鬼冥夫,真的,不是人!正常人哪有这样的精力和体力?

走到校门口时,突然有个中年妇女冲上来嚷嚷道:“就是你这小狐狸精给我侄儿泼脏水是吗?!看你骚成这样,还敢说没有勾搭我侄儿!我侄儿死都死了,还要被人骂,网上骂我侄儿死得活该、我家祖宗八代都被骂,怎么没人骂你这个小狐狸精不要脸!”

我揉了揉太阳穴,又是张班导的亲戚,怎么都是些极品奇葩。

宋薇挡在我身前骂道:“你不骚?一把年纪了身上香水味能熏人一跟头!漂亮怎么了?身材好怎么了?就该被你那猥琐的侄儿欺负是吗?”

中年妇女当然不知道什么叫脸皮,她立刻撕扯宋薇的衣服吗,身边还有另外两个帮手,那副架势就是要把宋薇衣服扯掉——

我赶紧冲上去帮手,宋薇是为了保护我,要是她被羞辱了,我怎么过意的去。

“你放手!我报警了啊!”我使劲扯着那中年妇女的胳膊。

这时,马路对面突然有个东西飞速滚了过来,我看清的时候吓得大叫一声——

冥君幽情小说预览

冥君幽情

冥君幽情

冥君幽情

冥君幽情

冥君幽情

冥君幽情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冥君幽情】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