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博物馆小说、星球博物馆小说无广告

狗带 科幻末世 2020-11-11 14:06:18 0 0

星球博物馆

星球博物馆小说、星球博物馆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9-06 17:06

字数: 1,228,481

状态: 已完结 37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星球博物馆小说简介:这个落后的星球年均死亡人数以千万计,吴小清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这个大衰败的宇宙年均灭亡文明以千万计,我,代表的,也仅仅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欢迎加入星球博物馆,就算做不到拯救,至少也可以为这些日渐凋零的文明,树一座微不足道的墓碑。

星球博物馆小说预览

第一章说实话,吴小清完全听不懂沈长文和搜救队之间都在说什么,但最后那个问题他是明确的:“当然要干,总不能有点困难就退缩。不能把人带回去,我我们就把东西带过来好了。我们村委会仓库里就有很多救生衣,都放了好几年了,听说今年又要换了,要卖给收废品的,我们直接多花点钱,买过来就能用。镇上的几家粮油店我都熟,我可以先买几车大米回来。

对了,大哥,你懂他们说的话,能不能问问他们,还要点什么东西,我好给他们带。”

“食物,干净的水,船。”搜救队从机器人身体里拿出那份眼镜,交给吴小清说:“这个可以让你听懂他们说话。”

“可我想他们听懂我说话啊。”吴小清感觉自己就像收了一大帮小弟的大佬,此刻肚子里现在还有一堆的话要对这些小弟说呢。

“他们的语言还是原始语言,很多我们后来创造出的概念,本来就是这个文明不存在的。所以,文明间的翻译往往只能是单向的。”

吴小清听不懂,不过意思他懂了,那就是原始人听不懂他说的话,就像他听不懂搜救队说的话一个道理。

沈长文对吴小清的建议有些担忧:“你去买东西没什么问题,关键是你自己要先准备好理由,别人问你,这些买来是干什么用的,你想好怎么说了没?”

吴小清眨巴了一下眼睛,挠挠脑袋,感觉就像上学时被老师课堂上提问。想了半天硬挤出一句话说:“就说帮人买的。”

沈长文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人家肯定问你帮谁买的,这么大笔生意,说不定还要来村里打听打听,看能不能直接找上门。现在生意都不好做,为了多做点生意这种事很常见。

“这样,你到时候不管去买什么东西,都用宁州大学的名义,就说是大学食堂的采购。我在宁州大学的后勤处有熟人,到时候我们借用一下他们的仓库,让粮油店直接送到仓库就可以,我们直接在仓库里把东西运过来,只要账目上没问题,就没人会怀疑。”

说实话,吴小清根本就没听明白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竖起了大拇指:“果然是博士,厉害!”

“救生衣也是一样,不要在你们村里买了,你们村的人都跟你太熟了,肯定会怀疑。直接去网上,送货地址到时候我短信发给你,就用大学城防汛物资储备的名义,两个仓库距离不远,都没装监控,你传送的时候把门关上,把东西都带过来,然后马上回去,也就几秒钟的事。那里天天都有东西进出,频繁的很,每次一两吨的东西,根本就看不出来。”

“还有水……先买一批纯净水,大桶小瓶的包装都买一些,塑料瓶子这些人可能还用得着,你看他们用的还是瓦罐陶罐,很不干净,洪水之后往往就有瘟疫,卫生问题很重要,最好给他们买一批不锈钢的饭盒,争取做到一个人一个,聚餐制太不卫生了。一人一个饭盒也方便我们控制食物发放,要不然肯定是先到的多吃,后到的少吃。”

“对了,还要搞点衣服过来,这里最多也就十几度,你看那些老人小孩都在发抖……”

“衣服也去网上买吗?是不是太贵了?”本来吴小清觉得自己还算挺有钱的,好几万呢,听沈长文这么算下来,似乎就不是很够了。

“那就直接去买布,让他们裹在身上好了。”

就在俩人还在讨论救援方案的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了一阵惊慌,吴小清急忙朝着人群聚拢的方向过去,看到有个原始人正倒在地上,边上的人正往他嘴里尝试着塞食物,但很快他们就放弃了——这个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他两天没有吃食物了,昨天晚上又发了热……”吴小清在眼镜的字幕上,看到有人再说。

“星神已经降临,可惜他,没有等到。”

“胡说,他是幸运的,能够亲眼看到星神,这是多大的好运。”

“对,星神看他太累了,让他先睡一会,然后在星神的土地上重新醒过来。”

……

类似的字幕很多,多到吴小清基本看不过来。他这才意识到,刚才跟沈长文在边上一直商量浪费了多少时间。

“我先回去,马上先给他们送点现成的东西来吃,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说到这儿,还远远没法习惯沉重的吴小清,不由自主地换上刚刚从几代文明差之前学到的安慰自己的说法:“会在咱俩的土地上重新醒过来……”

“教授你说的那些东西,你想好了我们再办,他们大多一两天没吃饭了,好多人都饿着肚子,还有不少发烧的。”

沈长文点点头,不过他又问搜救队:“我们先回去,你是……跟我们一起,还是在这里等,我们怎么联系。”

“你回去吧。既然你们决定要做,那我就做一些技术准备吧。联系方式我会交给吴小清,”搜救队先对沈长文说,话刚结束,沈长文就在这一瞬间,在所有人面前消失了,引起了周围土著们的一阵惊叹。

然后,搜救队又对吴小清说,“有件事要提醒你。”

“大哥你说。”吴小清一副你让我砍谁我就砍谁的乖小弟模样。

“你现在这副眼睛,就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方式,我可以看到你看到的,但我无法通过眼镜帮你做什么。你现在应该了解了一些这个眼镜的基本机制,你有没有注意到,眼镜背景里,有一个深红色的小方块,闪着绿光。”

吴小清点点头。

“你那天看到过天上的搜救信息,其实其中也包括地球,但并不容易找到。这个红色的方块,就是现在这个星球的……某种状态,现在,它是红色的,因为这个文明危在旦夕,闪绿光说明它正在好转。如果你回去地球,应该可以看到它变成绿色。但你们的行为,很可能会影响这个状态,蝴蝶效应,你明白吗?”

吴小清懵懵懂懂的点点头。

“我要告诉你的是,不管你干什么,注意看一下这个小方块,如果它开始闪红光,不管你在干什么,立刻停止,然后寻找红光的原因,到目前位置,原因只会发生在你们两个人身上,明白吗?”

这倒不难理解:“也就是说,也可能是沈博士那里出了问题。”

“对。”

“那就走吧……”

“等等,大哥,我能不能让你给我翻译一句话,跟他们说的。”吴小清指了指那些一直都在看着他们的原始人。

“你要说什么?”

“大家放心,我吴小清一定能救你们出去的!怎么样,大哥?”

“不要给他们希望,吴小清,”搜救队说,“如果你给了这种希望,那当你们失败的时候,他们会真正绝望。永远记住,吴小清,我……你们只要当好救援者,永远不要想,也不要让自己成为救世主。”

……

传回来的位置并不在他们消失的地方,而是吴小清自己的家。吴小清刚才在那里淋了一身的雨,回到家第一时间就是想着先去换套衣服,但是一想还有好几百个人饿着等自己送吃的,就还是作罢,只是快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银行卡,然后就冲出了家门。

村上唯一一条有点商店的街道,就在河对岸,走过去大概要十几分钟,吴小清走出家门的时候,通过眼镜问了搜救队:“大哥,能把车给我送过来吗?方便一点。”

“车的目标太大了,没有必要。”

“哦,好吧。”

现在已经是下午,街上的早餐店、小吃店都不营业了,乡下的小店一般也就做个早饭。吴小清只能去超市。

“老板,你们管送货吗?”

“吴小清啊,有话说在前面,你以前还欠了200多块,先还钱,再进店。”

超市老板跟吴小清之间也是熟的很了,平时吴小清就经常来这里“顺”东西吃,所以一向是对他没什么好脸色的,甚至有时候就直接拒绝他进入。虽说吴小清现在似乎是发财了,但他还是不太敢相信吴小清这人的信用,一切按规矩来。

吴小清直接亮出了银行卡:“一起还,老板你们这里送货吗?”

“送啊,送到哪?”

“我家。”

“行啊,没问题,要买点什么?”

刚刚过完年,店门口摆的基本上都是过年的年货,要么就是礼品包装的小食品,保健品,要么就是烟花爆竹。吴小清不看这些,径直朝着超市里面走。

虽然是乡下的超市,不过这里的东西还算不少,货架上,方便面,薯片,饼干之类的东西都还有一些。吴小清急着先买点东西回去让那些人先吃,手在货架上随手指了指那些饼干,还有小包装的食品,说:“所有的饼干,方便面,还有这些散装的饼干,都一起装起来吧,我急着用。”

看老板有些没听明白的样子,吴小清又催促:“赶紧啊,拿个麻袋来装,不相信我是不是,我先刷2000块钱给你,多退少补好不好?” 第二章太阳神的悲痛持续了41天,巫的祭持续了二十八天,三位星神在天界召唤钢铁巨兽,劈开神山,现身凡间。

三位神祗出现,三位神祗说话,两位神祗消失。

第一位星神使用金铸的身体,没有嘴却能说话,没有耳却能听声,没有眼睛却可以看清一切,没有脚却能行动自如,没有脑袋,却是三神之首。巫称之为金星神。

第二位星神有着黑色的发,黑色的眼眸,有着凡人的身躯,长者的气度,威严不可亵渎,他是第一个离开的。巫称之为太星神。

第三位星神有着金色的发,黑色的眼眸,年轻的面庞。他如凡人一样喜怒于形,如凡人般关心疾苦,慈爱亲近生灵。巫称之为少星神。

所有人静静看着这一切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但所有人都不敢说一句话,直到第二位神祗在他们面前消失,大家才开始惊慌起来——神是不是要抛弃他们!

但王感觉神只是去了天界寻求帮助,而不是离开,因为他们把那头钢铁巨兽留了下来。他没有猜错,很快,剩下的那位,用轮子行路的金星神,就走到他的面前,并告诉他:“让大家跟我进山洞,躲雨。”

神的第一道旨意,王无条件的遵从了。

经过那头四轮巨兽的时候,所有的族人都屏住呼吸,生怕这头巨兽会择人而噬。神告诉众人不必害怕,这巨兽只喝油,不吃人。

神又命王取来神油,让湿柴浸透神油,又命王钻巨兽腹中,取出神的火种。

王不敢违逆,取出之后,按神所示,点着火把,传示诸众,神火遇水不灭,这令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点心安。

等族人们在山洞里安顿完毕之后,王命人去找来巫——神要问话,但王不懂。

神问巫第一个问题:“雨下了多久。”

巫仔细数完他的记事发辫,才回答:“四十一昼夜。”

神问巫第二个问题:“还有多少人活着。”

巫有点为难,想了想,大概比划一下面前的记事发辫:“很多这个。”

神不再提问。有人渴,出洞接雨,神命令王:“找出你们能找到的最大的容器,烧水吧。”

王于巫商量后,命人抬来了陶锅,神命王煮水,立下戒条:“以后所有进口的水,喝前必须煮沸。”

神数了洞穴内所有的人数,又去洞外,数了所有勇士的数,并把数告诉了巫,传授了他神的计数法则,告诉他以后众人的食物的分法,然后又告知了众人。

第三鼎水煮沸的时候,少星神就像鱼儿从水面跃出一般,跃出了虚空,与他一起出现的,还有两大袋来自天界的食物。

天界的每一份食物都用绝美的图包裹,图比最伟大的巫绘的都细,比水中的倒影都真。这图让众人不敢损毁,怕引起星神的怒,少星神带头撕开,并告知:神已赦免了所有人的罪。

吃下第一口之后,所有人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天食的甘美,让所有人都无法自制。两袋食物分完之后,少星神又拿来两袋,然后又是两袋,仿佛源源不绝。众人最终吃饱时,所有人都放声大哭,仿佛上次饱食已是前世。

少星神也被这哭声影响,开始落泪,此时洞外骤起狂风,众人吓的立刻止住哭声,互相挠痒,生怕少星神的哭声让太阳神的悲痛无法停止。

少星神第二次离开的时候,所有人不再是惊慌,而是期待。

……

吴小清是流着眼泪回来的,他已经很久没哭过了,本来他以为自己脸皮已经厚到可以抵御子弹,那些逼债的人逼着他跳河,他都没有哭,但在看到那些原始人狼吞虎咽吃东西时的样子,他却有点忍不了了。

饿肚子的滋味,吴小清清楚的很,他读初中,爸妈闹离婚,一个接着一个离家出走,似乎都料定对方会忍不住回头来照顾自己。结果他们都赢了。

因为饿,他学会了偷,骗,抢,赌……

就在吴小清在床上忍不住回忆自己不幸的童年时,他的手机响了。这个新的手机号码他只存了几个人的号码,他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沈博士打来的。

“吴小清,你现在在哪?”

“在家。”

“吃的送完了?”

“只送了午饭,已经差不多吃光了。还在想晚饭给他们送什么。”

“你又不是他们保姆,还每天送餐过去啊。两个地址我都发给你了,你不是说去粮油店吗?什么时候去买?”

“马上,现在就准备出发,但我刚才看了看,那些人根本就没东西煮饭啊!”

沈长生:“我不是记得他们有陶做的碗么?应该还有锅吧。”

“那锅太小了,根本不够吃。”

“那还得买个蒸饭柜,记住要买电的,正好发电机也得派上用场。”

“那还得买点柴油,”吴小清补充,“我们那点柴油现在都被搜救队用来取火了。”

“买吧……你那钱够不够?”

吴小清算了一下,沈长生说的这些东西都不是很值钱:“应该够用,你那边呢?”

“现在够,但马上肯定就不够了,我在准备卖房子了。”

“卖房?”吴小清吃了一惊,“需要花那么多钱吗?”

“你自己想想,光给他们买吃喝,一直住在洞穴里,等死吗?那边的雨还在下,肯定要买船,本来我想早点跟你商量的,但之前一直没想好。你觉得呢?”

“我……我问问他。”

“对,他把联系方式留给你了吧,还交代了什么吗?”

吴小清问了搜救队,但搜救队说:“只要红灯不闪,你们可以随意选择,但一旦闪烁,就必须终止。”

吴小清转达了这个意思。

沈长文笑笑:“也就是说,他让你管着我?”

“也不叫管吧,就……就……”吴小清抓抓头发,“就……是个通知。对,是个通知。”

“那就是管了……这个外星人还挺鬼的……”沈长文似乎笑了两声,又对吴小清说道。

“对不起……”吴小清没来由的有点歉意:“不好意思,沈教授……”

“没事没事,我能理解。”仿佛猜到了吴小清的想法,沈长文笑道:“在咱们地球人自己眼力,确实很容易就有年龄、经验、学历、财产的认识差别。但放到外星人,或者说,放到以文明为尺度的考量,再区分这点差异就太可笑了。知道我为什么愿意卖房子干这事吗?”

吴小清当然说不知道。

“我们两个,很可能就是全地球最先接触外星人的两个人。小清,这是一个宝贵的机会,一个非常非常宝贵的机会,万年不遇,不,应该是百万年,千万年不遇的宝贵机会。在这样的机会面前,房子算什么?”

吴小清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实话,沈博士和搜救队,在他眼里其实都是一个类型——很牛B很厉害的人。

“咱们先不说这个机遇对国家,对人类有多大的意义。”沈长文继续说道:“最简单的,至少,对我来说,这个机会,就意味着我以后的追求,已经永远不再是什么房子。”

“而这个机会,是你给我的。”

“呃……”吴小清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小清。”电话另一边,沈长文加重语气:“我会一直记住这一点。”

“呃……沈教授,”憋了许久,吴小清终于从不知多久之前看过的电视剧中翻出一句台词:“您言重了,沈教授。”

“好了,咱们还是先说说救人的事吧。”沈教授说回正题:“我准备托朋友在越南那边买船,价格还在谈,可能要好几百万,我得去盯着。这边的事,暂时全部交给你,粮食,杂物……我先给你打10万块钱,到时候要是不够用了,就打我电话。”

吴小清还没有反应过来,沈长文已经在那边操作了,等操作完成后又说:“钱收到了发个信息。”

吴小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都花你一个人的钱,这不好吧。”

“不花我的钱,那没钱怎么办?去找搜救队吗?当然,这也是一种办法。但是,小清,如果我们只能事事依靠搜救队的话,那他为什么不干脆给自己多安装几个机械臂呢?这样用起来说不定还协调一点呢。”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尽力为搜救队完成目的提供便利,这样既体现了我们的价值,地球的价值,也帮助了你的救命恩人,这样不是很好吗?”

“那你把房子都卖了你到时候住哪?”

“呵,”电话另一头,沈长文笑了起来:“我还不至于把自己住的房子卖掉,至少暂时不用。你就别担心我了,把事办好就行。记得注意保密。”

“好的,沈教授……那我去做了。”

吴小清答应着,等待两秒左右,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吴小清准备挂断电话,这时,沈长文忽然又叫了一声:“吴小清……”

“嗯?沈教授您说……”

“谢谢你。” 第三章吴小清的身影出现在山洞的时候,周围瞬间跪倒了一片:“少星神!”

吴小清倒是习惯了这种欢迎,不以为意。只是洞穴里依然飘散着的一股骚臭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他叫来首领,皱着眉头问道:“谁又在洞里小便了?不是说都去洞穴外的厕所么?”

厕所是吴小清第二次运吃的进来,就帮这些原始人搞的东西,在没有厕所之前,这些原始人基本上就只是走出洞穴,随地解决,反正外面下着雨,似乎雨水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吴小清第一次走出洞穴视察的时候,连续踩了一路的屎,当他回来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几乎把所有部落的人都吓坏了。

吴小清虽然没有说惩罚什么,但王决定还是让所有人自罚一顿饭。

“男左女右。”吴小清指挥原始人,在洞穴出口的左右两边,分别挖了两个大坑直接通往山坡下的大坑,充当临时的厕所,然后告诉他们厕所的使用规则。

可即使是这样,还是会有人不自觉的,或者习惯性的在洞穴里小便,吴小清第一次检查这个问题的时候,几乎每个人的“座位”后面,都有明显的小便痕迹,大便倒是没有多少——他们也是聪明,知道嫌脏,还是会找一个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来解决这个问题。

“没有,没有”,王现在就是吴小清亲自册封的纪律委员,赶紧过来对着少天神解释,“是几个小孩,绝对没有人敢违背戒条。”

“凡年过7冬以上者,不得室内便溺。”这是巫为部族所有人定下的全新戒律,因为是少星神亲自制定,其地位神圣不可侵犯,违反者罚一顿饭。

“你拆吧。”吴小清把带来的包裹仍在一边,对着王说。

王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神匕对大家展示——这是拆封星神之物的专用神匕,也是吴小清亲自授予他的神圣权利和象征——一把10块钱的美工刀。这两天以来,王已经开始逐渐熟练了这个拆封的仪式。

王小心的对准封条胶带打开包裹,把整个纸箱完美的拆完放在一边,又把每一根胶带都小心翼翼的交给巫存好,然后继续拆封其中的泡沫塑料,等到完全的打开之后,王再在众人面前,共同宣示手上的这件神物——这一次是一把消防斧。

吴小清简单的演示了一下这个东西的使用方法,不演示是不行的,因为他经历过这些原始人把筷子当柴烧,把锅盖当帽子,把肥皂当口香糖,诸如此类的教训。吴小清让人找来一块木头,然后小心翼翼的对准,众目睽睽之下,扭腰送胯,然后成功的一斧劈开。

部族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两天他们已经见惯了神迹,倒是不会大呼小叫了。

然后吴小清又一边打着手势,一边借助搜救队,费力的对王解释——这就是武器和工具,他们可以用来对付难砍的巨木,以及危险的大鱼——鳄鱼。

昨天晚上又有大鱼上岸偷袭哨兵,死了两个人。吴小清这才赶紧去找可以用的武器。除了网上最先送到的这几把斧头,吴小清还到村里的废铁回收站,搞来了不少的废铁片和废钢筋。

演示完斧头的正确用法之后,吴小清又教他们用废铁片和胶带做临时的盔甲。两片薄钢板上下夹住手臂,再用胶带捆紧,就是很简单实用的防鳄鱼撕咬的护壁了。至于钢筋,用胶带在手持处捆绑,以这些原始人的力量,就是很好用的长矛。

吴小清在这个洞穴现在还有了一个专用的区域,这个区域里有他从家里送来的一张沙发,还有其他常用的个人物品。吴小清在沙发上休息了两分钟,然后拿起雨衣往身上一套,出洞去了。

王立刻示意四个勇士跟随保护。

搜救队还在外面测降雨量,吴小清不懂这些,只是知道这雨可能短时间还停不了。按照搜救队估计,这雨要是再下一个月,整个这座山也就到了水底下了。

吴小清在地球上没见过连下两个月的雨,他记忆中过去连下一个礼拜,他们村的那条河里,河水就已经漫到堤上来了。两个月……这也只能是别的星球才会发生的事。

吴小清对雨倒不是很关心,按沈博士说的,再有一两天,他们订的那艘船,也就到了,到时候什么问题就都解决了。

他关心的是外面的鳄鱼。

是的,也就是原始说的大鱼。这些鳄鱼似乎已经在洪水环境中,习惯了袭击人类,从土著那里,吴小清了解到,刚开始这些鳄鱼还只是袭击水中游泳的人,后来它们开始袭击小船,等大家连船都不往外派的时候,它们甚至敢成群结队的上岸来袭击人。

这也是吴小清为什么要帮原始人买消防斧的原因——他们的武器太简陋了,面对有着厚重皮肤的鳄鱼,原始人的石头武器,以及一些冶炼程度很低的铜制武器,很难有效的威胁这些鳄鱼。

外面有两条鳄鱼的尸体,是之前被这些原始人活活用石头砸死的,吴小清过来,只是为了试一下消防斧对鳄鱼的杀伤力。

结果是让人满意的,即使鳄鱼皮又厚又韧,但是吴小清一斧头下去,整个鳄鱼的身体都被砍了个对穿,这还只是吴小清而已,他相信如果是原始人来使用,那就算是用斧背砸,鳄鱼也要被活活的砸死。

就在吴小清砍完鳄鱼,脑子里想着是不是让人帮他剥一张鳄鱼皮做大衣的时候,远处出现了七八只小船,他随行的几个原始人似乎认识那些小船,纷纷用喊声和蹦跳,跟船上的人互相交流。这些喊声和交流哪怕是在吴小清的眼镜中,都没有明确的意思——也许他们只是交流一些情绪。

一个站岗的哨兵回去了洞穴,不一会首领,也就是这个部族的王就过来了,他仔细辨认了那些船好一会,才说:“有舟族,他们来交易。”

“这么多鳄鱼,他们过的来吗?”吴小清很怀疑。靠岸的这一带,足足有十几条鳄鱼漂浮在附近,远处的水面那就更多了。

“他们有办法。”王说。

很快吴小清就看到了他们的办法。

这些小船中的一只和船队分开了,船上的人又跳又叫,手里还拿着一些看起来像肉块的东西。等船距离船队有一段距离之后,那只小船上的人就把这些肉块抛洒到水里。这些诱饵的作用很不错,吴小清他们眼前的这些鳄鱼很快就受到了吸引,朝着那船的方向过去了。

这个时候船队的其他人乘机迅速朝着岸边划过来,当他们抵达的时候,脸上全都是惊恐,都是连蹦带跳的上岸——他们刚刚上岸没多久,后面就有鳄鱼跟着上来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人很多,没有敢直接袭击。

这些原始人划的船似乎很简单,就是一颗大树中间掏空,形成的长条形独木舟。大概可以坐三四个人,上面载着上百斤的东西,大概就是用来交易的。吴小清尝试着去看看那些究竟是什么玩意,但却被对方用桨警惕的拦住了。

“交易。”对面的人说了一个词汇,字幕上如此显示。

王立刻过来拦在了吴小清面前,生怕眼前这些有舟族的人误伤了神:“交易!来山洞。”

有舟族的十几个人立刻抬着他们的独木舟,一起跟着他们朝着所谓的神山走,到达山顶的时候,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他们原先记得这里是一座山峰,但现在山峰却被打开了,露出一个巨大的洞穴,一只钢铁巨兽就趴在这洞穴的门口,这巨兽的喘息如同大象的震动,而且连绵不断,仿佛正在准备扑上来,把他们撕咬成碎片。

“不用害怕,这是星神的坐骑。”王带头走在了前面。

确认这些巨兽并不喜欢吃人之后,有舟族的人才害怕的跟随过来,这时候他们偷偷注意了一下有金部众的人的脸色,还有周围的环境——这是他们最近才学会的,做生意的诀窍。

有舟族最近在各个山顶之间,来回交易的最大宗商品,就是食物。通常来说,如果他们看到对方部众几乎都不能吃饱,看到他们携带的食物都有咽口水的动作,那他们就会判断要提高一些价格。如果对方甚至有人忍不住过来抢夺,那他们就会把价格抬到对方几乎无法承受的地步。

有金族的人存粮并不是很多了,这是他们上次过来的时候,曾经作出过的判断,只是有金族那时候还有一支船队,所以对他们苛刻的交易要求并没有接受。但是后来他们听说有金族的船队全部葬身大鱼,算了算时间,他们现在也应该断粮了,这才冒着巨大的风险,找上门来交易。

刚刚上岸的时候,他们看到有金族的一个部众忍不住过来看交易物品,他们心里是欢喜的——有金族的人果然已经断粮,甚至连跟随王一起出来的勇士都无法供应和控制。

一路上来的时候,负责交易的长老蟒,已经在心里悄悄的为自己的商品定了新的价格,他原来计划只是打算换取有金族剩下的金器和兽皮,但新的计划他也许可以考虑买走几个勇士——这是每一个部落最珍贵、最重要的资源。

但是当他们走进洞穴的时候,却发现事实似乎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他原以为有金的勇士都无法吃饱,那他们的部众肯定是饿的躺倒在路边的泥浆里,啃着树皮和树叶,喝着雨水等死了。蟒去过很多个避难的部族,很多在十几天以前,就已经陷入那样的绝境了。

只是有金在太阳神哭泣之前是周边最大的部族,他们才多支撑了这十几天时间。但是这一次蟒随着王走进洞穴的时候,竟然惊讶的发现,有金族,和刚刚和有金盟的有狼族部众,竟然在洞穴里,围着篝火笑着跳舞!

跳舞是一种相当消耗体力和粮食,纯粹用于享乐和庆祝的活动,即使是在太阳神哭泣之前,一个部族也只是在一次大的围猎成功之后,才能够进行这样奢侈的庆祝。

而现在大雨已经下了44天!即使是有舟族里,食物也是极为珍贵的物资,只让有任务的勇士勉强吃饱而已,至于其他的部众,只有勉强不饿死的口粮,而有金族……他们竟然在跳舞?

蟒开始感觉恐怖起来了,他见到过好几个部落在最后没有食物的时候,整个部落开始发狂……他们开始举办盛大的烧烤聚会,而烧烤的材料……是同类。

这个恐怖的猜想让他立刻去看那些篝火上的架子——似乎并没有类似骨头一样的东西。 第四章虽然是白天,但因为连绵的阴雨,不管是哪里,都会显得阴暗,到了室内就更是如此。但是在有金的部族里,蟒惊讶的看到有好几盏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岩壁上,发出夺目的光芒。

一个陌生面孔的部众,也是刚才那个企图拿交易物品的部众,此刻正在坐在一盏“太阳”正前方的巨大椅子上,王示意蟒对此人行礼,蟒惊讶的小声问道:“你们换王了?”

“不,不是王,是星神,”巫在边上瞪着眼睛,郑重提醒他,“这是来自天界的少星神。”

“天界?星神?”蟒熟悉这些字眼,类似的传说他从小就听到过很多,但他一直觉得那只是传说。太阳神刚刚开始哭泣的时候,来到神山祈祷的部族有很多,甚至有二十多个部族的巫还在这里联合开办过盛大的公祭。

但连绵的降雨和逐渐上升的水平线,终于让大部分部族开始放弃了这个信仰,最后只剩下有金族在神山附近停留。有金族呆在神山祈祷的这最后半个多月时间里,有舟族的几个长老和巫,都狠狠的嘲笑了有金族的愚蠢——有舟族的人现在都倾向于,星神早已离这个世界远去,在太阳神哭泣的时候,只有讨好鱼神,部族才有可能生存。

但蟒又的确看到了神兽,以及洞穴里的许多陌生神物——那些看起来就很精致的方碗(不锈钢饭盒),会发光的小太阳(冷光灯),有金族人身上裹的布条,以及他们勇士手上持的大斧和金棍。即使是对于有金族来说,这些东西也奢侈到可怕,令人惊讶了。

“你需要以对神的礼来拜见星神。”巫强调。

蟒有些犹豫,因为他还没想好是不是要信这位神,甚至他此次来还想对有金族宣扬一下鱼神的传说,对有金传授如何祭祀鱼神的方法——就像他们来时做的那样。

巫拿出一个圆形盒子,里面装着一些长条食物混合的汤,告诉蟒:“这天食将是星神的赏赐。”

蟒闻到了食物的香气,许久没有满足的胃立刻蠢蠢欲动了起来。这让他瞬间抛弃了原则,伏跪在地,行过礼之后,就从巫手里接过了这所谓的天食。

等汤稍稍冷却以后,蟒就急着喝下了一大口,然后他就立刻确信无疑了,再次跪拜:“星神在上!”

一碗康师傅,让交易的气氛陡然热烈了起来。

吴小清不是很明白他们这里的物价,不过看过这个所谓有舟族带来的食物,他就知道对方那里肯定没有他要换的东西。

乌龟,螃蟹,青蛙,鱼,小贝壳,还有一些瓜果……这一大堆的水产品,就是有舟族带来的全部拳头产品了。

有些东西看起来还是活着的,几只顽强的乌龟和螃蟹还在挣扎着企图向外跑去。不过逃生能力过强的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比如青蛙,他们看到的青蛙几乎都是被狠狠的砸扁过的——这个时代的原始人可没有那么精细的工具可以优雅的处死青蛙,大棒子是最常用的工具。

有几只青蛙,还有几条鱼,看起来都有点腐败了,这些味道跟他们本身的腥臭混合在一起,立刻让在边上看的吴小清感觉有些反胃。

不仅仅是吴小清,就连王和巫,以及洞穴里的族人们,也对这些品相极差的水产品报以皱眉。如果这些东西是三天前运来的,可能有金族不会有任何挑剔,还会对冒险前来交易的有舟族报以心怀感激,但是现在,让刚刚吃了三天大米饭,肚子滚圆的部众们接受眼前这些“河鲜”,难度实在是大了一些。

“恐怕我们不需要这些,”王带领蟒来到洞穴里存粮的地点,带他看吴小清这几天陆续运来的存量,那些整整齐齐包装的大米,蔬菜,还有盐。当着蟒的面,王拿出一个大碗来,从米堆里舀出一整碗的大米,告诉蟒,“这些就足够一个勇士饱餐一天的了。”

刚刚吃过一碗泡面的蟒几乎下意识的就咽了一口口水,他也意识到自己这次的交易任务恐怕是难以完成了,又试探性的问道:“那有金族……还需要善于交易和划船的勇士吗?”

王明白了蟒的意思,他诧异道:“有舟族……也吃不饱吗?”

蟒摇着头:“大水之后,我们没有看见过一个部族能够吃饱的。”

“可我刚才还看到你们有大块的肉能够用来吸引大鱼……”

蟒咬着牙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这个时候,交易团队里的另一个少年有舟族人激动的走出队列,对着王大声喊道:“那是我的父亲!巫说以后所有的有舟族人尸体都必须用来向大鱼献祭!可我父亲明明还没死!他只是沉睡!”

少年这么喊出来,随行的有舟部众几乎都面有悲色,只是没有当场说出来。

王和巫面面相觑,俩人彼此心里都知道——如果有金族没有等到星神,情况继续恶化下去的话,他们一定也会有同样的选择的。或许……还会更坏……

王安抚了众人,又让人取来中午吃剩下的一点锅巴,交给眼前的这些有舟族人,等他们一边吃的时候,一边对他们说:“有金族当然需要如你们这般的勇士,但现在,星神有更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们。”

蟒嘴里虽然还含着锅巴,却还连忙对着吴小清下跪,却被告知他跪错了对象,要交代任务的是另一位太星神,这位神用明显不是人能发出的声音告知他:“我们会送你们一部分食物,同时需要你回到你的部族,用你们所有的船出去联络你们能够联络到的所有部落,告诉他们积攒燃料,四天以后的清晨,让所有需要救助的部落都点起烽火,星神将用一条满载食物的大船,带你们逃离危险。”

蟒思考了很久,和巫确认了一遍,确定自己听明白了神的意思。他再次对着搜救队的方向连连下跪,一边跪嘴里一边喊道:“我们一定……一定传达。”

说完,又急着站起身来,问王:“能不能给我们一些柴,发信号让引诱大鱼的勇士行动。”

蟒一行人离开的时候,王还送了他们好几套“胶带盔甲”和一些钢筋,用于自卫,等送走他们,回到洞穴的时候,吴小清已经在沙发上消失了,王下意识看向巫的方向,发现太星神正在跟巫商量什么事情。

大概过了一顿饭的时间,巫才完全明白了太星神的交代,凑过来对王说:“太星神要我学习一些新的戒条。”

王没有任何意见:“太星神说的,我们全部遵从,那就学习。”

巫说:“这次有很多。”

王抬起头,注意到部众里有一些不安分的骚动,特别是很多女人,都在交头接耳。他立刻意识到了一些事情,问巫道:“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巫点点头,说:“刚才桃去给少星神献水。”

“献水?是没有煮沸的水吗?”王以为是族人们不小心违反了这条戒律。

“不是水,是桃。她……对着少星神笑,然后脱了布。然后……所有的女族人都……都去献水,又都……脱了布……”

从巫艰难的描述中,王总算了理解了巫要说的意思。

“就在刚才那段时间?几百个女子,全都?”

“全都。”包括他们俩人的妻女。

王脸上有些高兴,问道:“那……少星神呢?有说什么吗?”

“少星神捂住了眼睛,立刻就去了天界。”

王的神色有些遗憾:“真是可惜啊……那,戒律是什么,是不是要女人们多吃饭,少干活,不准晒太阳?”一定是部族中的女人们都饿的太瘦了,干活也太多,身上没肉,皮肤粗糙,让少星神完全看不上眼,王在少星神手中的神器上看到过天界的女神,部族中这些女人与之相比,就好像泥浆比云朵。

“晚饭后一起学习,你很快就知道了。”巫的脸色看起来很是失望。

星球博物馆小说预览

星球博物馆

星球博物馆

星球博物馆

星球博物馆

星球博物馆

星球博物馆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星球博物馆】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