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密码小说、时空密码小说无广告

犬马 科幻末世 2020-11-11 14:04:02 0 0

时空密码

时空密码小说、时空密码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09 15:19

字数: 1,027,834

状态: 已完结 467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时空密码小说简介:颜欢被卷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凶案。死者给他留下的一张蹊跷的照片,让他不得不踏上寻找失踪父亲的冒险征程。然而自从旅途伊始,进入了素有“中国百慕大”的神秘地域时起,他便被卷入了一系列时空错乱的超自然现象之中,并且借此开始渐渐揭开了有关二十年前的一桩旧事,同自己、亲人、朋友,以及整个世界的命运息息相关的秘密!

时空密码小说预览

第一章“下落不明?那额们面前的这东西又是哪里来的哩?”钱袋儿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又问。

“其实,这件青铜盉并不算是完全失踪了的。老头子的那本资料中还有一段记载,说是在湖北当地有传说称,日军当年入侵武汉,在民间搜刮的财物中,便有这件青铜盉。时值二战尾声,日军便将其转交给了东亚海运株式会社,准备用一艘邮轮运回日本国内。”

“那这东西岂不是应该在日本哩,又咋会出现在这里嘛?难不成是那个死人从日本偷回来的?老东家他也在那?”

“那咱们赶紧买票去日本!天哪,拜托你动动脑子好不好,这青铜盉如果真的在当时就被运回了日本,应该早就已经被当做国宝展出了,还轮得到被我捡回来?你先听我说完行不行。”颜欢用手指的关节狠狠弹在了钱袋儿的脑门儿上:

“这艘日本邮轮,名叫神户丸号,其上装载着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金银珠宝和古玩玉器。可它并没有顺利抵达日本国内,而是于1942年11月,在准备经由长江出海返回日本的途中,沉没在鄱阳湖老爷庙一带的水域。”

“这么说,这件青铜盉,是那个死人从水底下捞出来的哩?”

“鄱阳湖可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这绝不可能是独自一人能实施的打捞工程。”

“哦。”钱袋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话说回来,湖上不应该是风平浪静的嘛,那艘日本船又是咋沉的哩?”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老爷庙水域一直被称为中国的‘百慕大’。相传仅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该水域上能统计出的遇难船只就不下百艘,而失踪人数更是达到了四位数。附近的船老大都知道,那片水域在转眼间便会由一片晴空万里变成狂风巨浪的地狱。只是谁知道这是不是杜撰出来的。”

“这么多船哩,咋可能是假的嘛?”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老爷庙水域最深处40米,而最窄处只有3公里。国内外曾多次派出考察队下水探索,均未能发现任何沉船残骸。如果真如当地人口述言传的那样,千百年来,无数沉没于此的大小船只,总不可能连一艘船的残骸都没有留下吧?”

颜欢的表情变得愈发严肃了起来:“而且这几年鄱阳湖几近完全干涸,连湖底都长上了大片的水草,可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任何人在老爷庙这一带发现一丁点沉船的痕迹,更不要说神户丸上的这些宝物了。眼下之计,我们有必要尽快去实地考察一番,才能弄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实地考察?”

“对,就你和我,去鄱阳湖老爷庙!”

“可少东家,你刚才说的那啥子中国的‘白目’,听着就怪瘆人的。”钱袋儿面露惧色:“就额们两个人一起去,万一碰上了老东家说起过的那些古怪的事情……”

“封建迷信真可怕。中国的‘百慕大’也就是个称号而已,你害怕个什么劲?再说了,老头子以前说的那些故事,八成也是结合坊间野史编造出来吓唬我们的,你该多向我学学,做到对他的这些鬼话只听不信。”

“那,那少东家你打算啥时候出发嘛?”

颜欢用手捏住自己的下巴,思忖了起来:颜胥一辈子都在野外进行考察,见过无数风浪,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即便他这次真的落难,自己是否能够帮上忙都还是未知数。

况且,既然早上的命案是因为那张蹊跷的照片而起,那么杀人凶手很有可能会再次回到博雅轩来。再加上自己已经成了警方的怀疑对象,这时颜欢想要尽快离开H市避避风声的念头,似乎比寻找父亲的下落来得还要更加强烈一些。

不仅如此,如果这件青铜盉真的是来自鄱阳湖底的话,就算此行不能够顺利查出颜胥的下落,自己至少也能从沉船中捞点值钱的物件儿带回来,小赚上一笔,稍微缓解一下铺子里财务日益吃紧的现状。

这样一想,颜欢便果断地做出了决定:“警察迟早会查到铺子里来,我们还不如趁现在先出去避一避。赶紧收拾好行李,买好车票,搭最近的一班火车出发。”

经过一番折腾,火辣辣的太阳已经在不经意间西沉了下去,空气中的燥热难耐也消退了几分。颜欢拖着钱袋儿进了后堂,翻箱倒柜地胡乱取了一些父亲留下的工具:一枚可充式LED手电、一枚GPS定位器、一柄多功能军刀和几只冷焰火,塞入了双肩背包中。

“少东家,你不带这些铲儿、刷儿啥的吗?咋连换洗衣服都没带哩?”钱袋儿看着颜欢手中轻便的背包,无法理解地问道。

“哦对哦,那我还得备好一大包方便面,再带上拖鞋,洗发水沐浴露,最好再去外面买一副扑克牌,省得路上无聊。”

“这个提议不错,额最爱打牌哩。”

“不错个屁啊,那个地方可是个湖,你打算生根发芽长在水里不成?更别提带那么多没用的刷子铲子尺子什么的,根本派不上用场,就这几样足够了。倒是有个高科技的东西,必须得带上。”

颜欢说着,从锁着的柜台下取出了一枚二十多公分长短,左右各有一根对称长把,酷似自行车龙头的黑色东西。

“钱袋儿你去后院的井里给我打桶水来。这东西放了太久,还不知道好不好用了,我得先试试。”

“这是个啥东西?”钱袋儿不知道颜欢竟会在柜台中藏了这么个东西,不禁好奇地问道。

“这东西叫做‘鳃式水下呼吸器’,是前些年一个朋友送的,据说是个棒子货,但一直都没派上用场。”

“那这玩意儿到底有啥用嘛?”

“我也不太确定,只知道是个高级货,据说里面有硅薄膜制成的人工鳃,就像鱼鳃一样,可以直接从水里将氧气过滤出来。带上它,人就可以不用带氧气瓶,直接潜到百米以内的水底,并且像在地面上一样能够正常呼吸。老爷庙附近的最大水深也只有40米,正好能派上用场,就怕棒子货不靠谱。别多问了,快去帮我弄盆水来。”

“咋会有人能造得出这种东西哩?少东家你可别唬额。”钱袋儿听得目瞪口呆。他口中虽说不信,却仍去天井里端了满满一盆水回来,想要亲眼看看这呼吸器究竟有多神奇。 第二章颜欢将呼吸器咬在了口中,将整个脑袋都浸到了水下。呼吸器似乎开始正常工作起来,冒出了一串串气泡。可谁料刚过了不到半分钟,颜欢就不得不把头从水中抬出,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哎呀少东家,你瞧瞧你,脸都憋得红哩。”钱袋儿拍着他的后背道:“不过你说的可对着哩,棒子货真不靠谱。”

“啥呀,这东西八成是没电了。”颜欢将呼吸器后盖打开,抠出了一块乌黑的方形物。

“在水下咋能用电嘛。万一短路,岂不是要活活地把人给憋死哩?”

“这块电池是特殊的防水电池。当初送我这东西的那个家伙,似乎也没有给我专用的充电器啊……”颜欢似自言自语一般地将电池放在手里摩挲着。

“那还不简单嘛。少东家你现在奏打个电话,问问你那个朋友还能用啥方法充电不奏成哩嘛!”

颜欢却忽然犹豫了起来,将手中的电池朝柜台上一扔:“算了,就算能充上电这东西也不一定能用了,我们去租个水肺就得了。”

“少东家,你的态度咋说变奏变嘛。打个电话问问,总比额们去当地租水肺方便吧?水肺体积大又引人注意--”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

“这件事情关系到老东家的安危,额咋奏不能多问问哩?”钱袋儿像是想起了什么:“等一下,送水肺给你的人,该不会是杭州的那个吴老板吧?这下可好哩,你们两家是世交,老东家失踪,正好可以请他来帮忙嘛!”

颜欢的头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现在打给吴哥,难免会另生枝节。”

“会另生啥枝节嘛?”

“你适可而止啊,不该问的事情就别瞎打听。前段时间我跟吴哥之间闹出了些误会,现在他估计还在生我的气呢?”

“少东家你可真逗哩,吴老板和你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以前要好得恨不得同穿一条裤子,有啥误会不能说清楚的嘛?而且多一个人帮忙,找到老东家的希望奏会更大嘛!”钱袋儿不依不饶地劝道。

“咸吃萝卜淡操心!我和吴哥的误会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颜欢却仍是使劲摇着头。可他话还没说完,一部手机却已经贴到了自己的耳朵上。

不用想颜欢也能猜得到,那是钱袋儿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那个杭州吴老板的电话。

手机听筒中传来了“嘟--嘟--”的呼叫音。就在颜欢还在一边闪躲,一边让钱袋儿挂断通话的当口,对面一个略带醉意的声音已经将电话接了起来:

“欢子,爷他娘的可终于等到你露面了。你小子是在跟爷玩失踪吗?一年多了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是不是打算就一直这么躲下去了?”

老吴的嗓门很大,颜欢连忙将耳朵躲得远了些。他瞧见一旁的钱袋儿脸上摆出的那副单纯而执拗的表情,没好气地狠狠瞪了小伙计一眼。

电话那边隐约传来了阵阵女人娇羞的劝酒声,这让颜欢头皮一阵发麻--他了解老吴的活动规律,此时他肯定正在外面花天酒地。一天24个小时中,现在可能是最不适合跟他说正事的时候。然而电话已经接通了,颜欢也只得尴尬地笑着回应道:

“嘿嘿,吴哥,的确是我没错。你最近过得如何?”

“别跟爷在这儿绕弯子了,有屁快点放。你小子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大晚上的,主动抽风来电话骚扰我,最好是为了玉蝉的事,要不爷吃好饭就从杭州直接杀去你家铺子里,一脚把你给踹死了算逑。”

“吴哥你先消消气,那只玉蝉的事情--”

“尼玛,现在知道让爷消消气了?”电话那头的老吴打断了颜欢的辩解:“你小子摔碎的那只西汉白玉蝉是我爹留下的唯一遗物!平日里爷连擦拭一下都要小心再三,你怎么就会给摔得那么粉粉碎,连拼都拼不起来了?!摔碎了玉蝉也就罢了,你个欠操的玩意儿居然还一直躲着我,想要畏罪潜逃是不是?”

“吴哥,那只玉蝉真不是我摔碎的,是你家那只四蹄踏雪的老猫干的。”

“啊呸,别指望爷会信你的鬼话。当时爷就不该耳根子软,同意把它交给你把玩的。那玉蝉足有一颗鸽子蛋般大小,一只手足以牢牢握住,要是你当真十分小心,就算那只老猫直接扑到手上来,也是绝对不可能脱手的。爷忙着做生意,都没顾得上这茬,没想到你小子竟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连个道歉都没有。今天既然你主动打电话找上门来,咱哥俩就非得好好说道说道。否则这多年的兄弟还做个蛋,一刀两断反倒干脆……”

颜欢知道老吴说话就是这样口无遮拦脏话连篇,只得任由他狠狠发了一通脾气,之后才继续苦笑着道:“吴哥,我以我的人格担保,那枚玉蝉我一定会赔给你,这样还不成吗?”

“赔偿?你他娘的歇歇吧,那玉蝉是用上等和阗羊脂玉雕琢而成的皇室上品,玉色白腻,玉质细润,水头更属上乘,做工也比中山靖王墓中出土的玉蝉精致不止十数倍。往少了说,在市面上随便卖卖都至少能出到一百万以上的价格。难道你想把你家那间铺子拿来给爷做抵押?爷可告诉你,那铺子可是在颜叔名下的,压根就没你半根毛的关系。估计你小子这时手头连几千块都拿不出来吧?”

“现在店里的确没有多少现金,不过--”

“妈蛋,不过个屁啊?一分钱没有还信誓旦旦地跟爷说什么赔偿?”

“其实--是我偶然间得知了一个地方,有把握能寻到一批珍贵文物。要去那里的话,需要吴哥你助我一臂之力,到时候除了赔偿,找到的东西我们俩三七开,你七我三,这样总可以吧?”

说到这里,颜欢反而将心一横,索性在电话这头把话给说开了:且不管到底能不能在鄱阳湖下找到“神户丸”号和其中的文物,他打算先利用这个做借口把老吴哄去再说。多一个人,也就多了一分助力。而且,如果此行只有颜欢自己和钱袋儿两人,他心里也的确还是有些发毛的。

可谁料电话那头的老吴一听颜欢的说辞,却立刻把话头给掐断了。 第三章“打住打住,爷已经知道你小子想要干什么勾当了。好意奉劝你一句,寻宝可是件非死即伤,脑袋别在裤裆里的活计,若不是走投无路之人,是绝对不会去干的。你也别想着靠这条歪路发财了,小心搭上性命。”

“吴哥,我说的地方可是鄱阳湖老爷庙啊!”

“你是不是穷得连内裤都快拿去当了?爷再重申一遍,这种冒险的事情爷过去、现在、将来都一概不会参与。”

“那--那如果吴哥不打算去,是不是可以先借点钱给我,权当是赞助投资了?”颜欢见老吴说的坚决,气势一下子又弱了下去。

“赞助你个罗圈儿屁!你小子要是万一在水下嗝屁了,爷的钱岂不是要彻底打水漂了?奶奶个熊,你这算盘打得可真好啊,不仅不赔偿爷的损失,还想让爷陪着你一起担风险?咱俩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友尽!”老吴再次打断了颜欢,并打算终止这次谈话。

颜欢见情况不对,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双手捧着手机苦苦哀求道:“吴哥,吴哥你听我说!实话告诉你,其实我这次去老爷庙,主要是因为我家老头子他失踪了!你不肯去又不愿赞助的话,好歹也把上次那个水下呼吸器的充电器快递过来给我啊!”

“颜叔他--怎么可能啊?你小子可别想唬我。”电话那头的老吴虽然仍表示不信,但明显还是犹豫了起来,并没有直接挂断电话。

“吴哥我真的没唬你。我手里还有一件可能是从老爷庙水下打捞上来的青铜盉,钱袋儿他也能为我证明!”颜欢当即便抓住了机会,将卷入命案、发现青铜盉内颜胥的照片、以及判断其来自老爷庙的经过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

“我说欢子啊,你该不会是学会吸毒了吧?说得跟天书似得,你觉得爷会信你么?先让爷打个电话给颜叔,看看是真是假后再说。”电话那头的老吴虽仍是骂着,语气中却显得有些担心起来,也不等颜欢多说便挂上了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一刻钟后,就在颜欢已经对说服老吴入伙不抱什么希望的时候,被他丢在桌上的手机却再次响了起来。他像打了鸡血一样,从地上一跃而起,抄起手机放到了耳边。

听筒那头果然是老吴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回应道:“爷这次就勉为其难答应你,一起去鄱阳湖找找看吧。装备全都由我来置办,你小子只要保证到时别放我鸽子就行。”老吴说着,长叹了一口气。估摸着他也和颜欢一样,把所有能问的地方全都问了一圈,确定了颜胥失踪的消息。

“吴哥,大恩不言谢!”

“哎,别跟爷说这种客套话。这次爷可全是看在颜叔他的面子上才会答应你的,你小子可别以为玉蝉的事就这么轻易算了。如果能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七你三,爷可都记着呢!”

即便老吴这样说,颜欢的心情也还是好了许多。他嗯了一声,让老吴不要挂断电话,紧接着打开了一旁的电脑,迅速查了查最新的列车时刻表安排了起来。挂钟上的时间,从20:29跳到了20:30整,距离最近的一班火车出发,只剩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吴哥你就搭明早最早的一班火车,从杭州去九江,在星子县城同我汇合好了。”他同电话那头的老吴约定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到的,只是能否顺利赶上车,早到晚到的问题。”

刚挂上了电话,一直在旁边仔细听着二人对话的钱袋儿便开口问了起来:“少东家,你咋不告诉吴老板那张照片上还有另外一个人的事情哩?”

“啧,你怎么像个退了休的大妈一样,这么爱打听?”颜欢皱了皱眉头:“不告诉吴哥的原因,是因为刚才跟吴哥的那番通话意外地提醒了我……”

“啥嘛?”

“钱袋儿,老头子他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们家和吴哥两家人之间的关系?”

“颜、吴两家都是百年世家,有着近一个世纪的深厚世交哩。但额也奏记住了这些,更详细的都想不起来哩。”

“你就活活笨死算了。”颜欢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的祖父,是上世纪四十年代最早一批投身考古工作的学者之一,也是当时历史语言研究所下设考古学组的资深成员。而老吴他家则是当年富甲一方的豪绅,非常喜爱收集各类文玩古董。这一共同的爱好,让我们两家的祖辈逐渐有了频繁的来往。进而在七十年前那段兵荒马乱的岁月中,由吴家大力资助,一齐做起了国内的古玩生意。”

“哦,对着哩,额有点想起来哩。老东家说,老老东家他--”

“什么叫老老东家啊,你就算尊称一句老太爷也不为过。”

“是哩,当年老太爷在短短几个寒暑的时间里,便合伙开起了遍布全国的十余家古玩店,暗地里疏通渠道,甄别、挽救可能会被偷运出国的珍贵古玩,并悄悄藏匿起来。两家人的交情,也奏这样日渐深厚起来哩。可生意后来咋又会不行了嘛?”

“你真是榆木脑袋不开花,怎么什么正经事情听过就忘?就只有那些神神叨叨的封建迷信记得清楚!铺子成了这副模样,还不是因为老头子他经营不善,生意越来越惨淡,铺面也越换越小。幸亏祖宗家底厚,不然哪里还会有供我们落脚的这个铺子?”

“对着哩,对着哩,少东家你这样一说额奏全都想起来哩。不过额都让你给绕晕哩,这些和你刚才想到的事情有啥关系嘛?”

“怎么没有关系?我们家铺子生意不好,吴哥的父亲却着实是个做生意的好手,把江南那几间铺子做得风生水起。但是你知道为什么吴哥会在接手家里生意之后,把所有祖产全部变卖,转行做起玉石加工的生意了吗?”

“是不是因为二十年前--”

“没错,就是因为二十年前的那件事。”颜欢脸色阴沉了下来:“我从看到照片的第一眼起,就觉得老头子身边的另外那个人有些面熟。刚才在和吴哥交谈的过程中,我突然意识到,那副面孔同二十年前失踪的一个人很像!”

“那不奏是--”听颜欢这样说,钱袋儿浑身也像触电一般地僵住了。

“没错,就是吴哥的父亲,二十年前失踪,搜寻无果后只得宣布死亡的吴叔。” 第四章颜欢说着,又掏出了从青铜盉内找到的照片,捧在眼前仔细瞧了瞧。照片上那人果然是老吴的父亲,颜胥的拜把兄弟吴延陵没错。只是由于时隔太久,那人又披头散发形容憔悴,所以自己一开始才会没认出来。

“那你刚才干啥不直接告诉吴老板嘛?照片上的人可是他爹啊,这样他不是就有非去不可的理由了嘛?”

“不行不行,这事儿暂时还不能让吴哥他知道!”颜欢斩钉截铁地否定道:“这件事实在太过蹊跷,如果吴叔还活着,他这些年究竟去了哪里?又为什么不会来寻找自己的妻儿呢?要知道,吴哥他可一直都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觉得是吴叔故意抛下他们母子二人离开了。如果让他看到这张照片,那就等于坐实了证据,让他受到的打击未免太大。”

“少东家,二十年前究竟发生了啥事情嘛?吴老板他爹究竟是咋失踪的嘛?”

“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老头子他似乎也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吴哥小时候曾经一直追着老头子问过,但老头子他每次都含含糊糊地不肯正面回答,我怀疑--”

“少东家,你该不会是在怀疑,老东家同当年吴老板他爹的失踪也有啥关系吧?”

“这我暂时还不敢肯定。但照片这件事情现在仅有你和我两个人知道,在我搞清楚它的来历之前,绝对不能向吴哥泄露半个字,你明白不明白?”

“知道哩,少东家你可以放一万个心哩。额是榆木脑袋不开花,听过奏忘哩。额们刚才说了些啥?”钱袋儿咧嘴笑着应道,露出了满口整齐的白牙。

“耍贫嘴你倒是在行!”颜欢被钱袋儿逗乐了,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既然吴哥把装备都包了圆,我们也赶紧出发吧,得赶在警方的通缉令发布之前上路!”

“出租车!”颜欢好不容易才拦到了一辆空车。从他和钱袋儿拎着包出门时算起,已经过去了足足半个多钟头的时间了。

开车的司机是个满脸油光的中年大叔,已经到了发福的年纪,臃肿地挤在驾驶座内。明显是个乐天派的他扭过头,笑着同颜欢二人攀谈了起来:“年轻人,你们要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们……是要赶八点钟的火车。”颜欢犹豫了一下。此行既是为了寻找线索,也是为了避开警方的追查,他并不想让太多无关紧要的人知道自己的去向,便只告诉了司机大叔发车的时间。

“那你们怎么还不早些出门呢?今天是周末,又赶上放暑假,这个点火车站那一带正是堵得厉害的时候。”

“还不是临时有点事情给耽误了嘛,麻烦师傅你快点开。”颜欢简单地应了一句,便抱着双肩包坐在位子上不吭声了。

“好嘞!”出租车司机应了一声,一脚油门便踩了下去。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出租车朝着火车站的方向绝尘而去,但这样的高速行驶并没能维持多久,便被堵在路上的车队阻挡了下来。

司机刚才的一番话,让颜欢一路上都不禁在心里盘算着,如果今天因为没赶上车而出不了城的话,自己究竟该怎样在城内藏身。然而想了一路,他却半点方法都没能想出来。

不巧的是,自己又偏偏在凶案现场留下了一只鞋,这已经几乎可以被当做是铁证了。即便警方无法找到凶器和其他证据,这只鞋也足够让自己被关上一两个月的,而这恰恰是颜欢绝对无法接受的。意识到此行甚为关键的他摇下车窗探出头,看着前面一眼望不到头的红色尾灯,心中愈发焦急了起来。

“妹的,这条路周末时我也不是没走过,但今天怎么会这么堵?”

“大概是因为前面撞车了。现在的人开车简直毫无章法,见缝就钻。你挤我我挤你,一不小心就碰上了,结果谁都走不了,还不如排着队一个接一个地通过。”司机大叔抱怨道,脸上却依然笑嘻嘻的:“人这一辈子,什么事都得淡定一点,不要急吼吼的,年轻人你说是吧?”

“嗯。”

颜欢重新缩回了位子中,紧张地看了看手表--距离开车时间,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钟了。车子又以蜗牛般的速度超前滑动了一小节,司机大叔也仍在一个劲儿地同二人吹嘘着自己的过去:

“……就拿我来说吧,在九十年代那会儿,我可真的能称得上是富豪了。因为炒股,家里的存款已经有六位数了。当然我也没具体算过,反正是只会多不会少。”

“六位数,额听说那时万元户都很少见哩!”钱袋儿并没有意识到时间紧迫,搭茬道。

“可不是嘛。但后来我染上了赌博,慢慢地就把家底给败光了,所以现在这么大年纪了还得开出租车养活一家老小。不过我也想得开了,活了大半辈子,福也享了罪也受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其实就是人生啊……”

“少东家,这师傅说的还挺有哲理的哩!”

颜欢却压根没有打算参与到二人的对话中来,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毛票,递到了师傅面前:“钱袋儿,拿好包,我们就在这里下车!”

“可是还没到地方哩!”钱袋儿吃了一惊。

“来不及了!距离开车还有不到十分钟,我们必须得跑过去了!”此时颜欢已经能够看到火车站楼顶上红色的大字了,估计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距离,跑得快点应该还能赶上火车的发车时间,但坐车却是肯定来不及了。

二人匆匆在缓慢的车流间狂奔了起来,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便踏入了候车大厅。大厅里并没有开空调,候车的大量乘客如同逃荒的难民一般,密密麻麻地挤在进站口的前面,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汗臭与厕所的尿骚混合而成的味道。

“开往九江的列车很快就要检票了,请旅客朋友们做好准备。”电子播报的女声在大厅里响起,周围的人群也好似惊蛰时的虫蚁一般都活泛了起来。

“这喊的是哪班车哩?”钱袋儿掏出手机,对照着网络购票的信息。

“就是这趟车了!妹的,幸好赶上了!”一路上都神经紧绷的颜欢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额角流下的汗,掏出身份证拽着钱袋儿跟着人潮向检票口挤了过去。

隐约之中,他却觉得人群中有一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方向,心里不由得通通乱跳了起来。

时空密码小说预览

时空密码

时空密码

时空密码

时空密码

时空密码

时空密码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时空密码】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