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消逝的人类小说、永不消逝的人类小说无广告

华年 科幻末世 2020-11-10 14:04:26 0 0

永不消逝的人类

永不消逝的人类小说、永不消逝的人类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18 17:04

字数: 331,667

状态: 已完结 23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永不消逝的人类小说简介:我在清晨醒来,四周寂静无声,身处最原始的丛林。我无法理解我所处的状况。后来一步步所发生的事情,更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已经超越了我的认知,这简直令我发疯。直到最后,我才发现这一切的谜底,以及背后那双无形的手。

永不消逝的人类小说预览

第一章于是我们决定继续前行,即使已经没有了河流的指引。但是走了一段后,我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离开河流之后,假如我们一直找不到水源怎么办,那我们岂不要口渴而死?我将我的担心跟表妹说了,我认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严重到影响我们决定是否要继续往前走。奈何表妹却非常淡定:

“你想到的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毕竟我是一个比你早来个把月的人。实不相瞒,我遇到了那条河流的时间比你早不了几天。在遇到那条河流之前,我一直没有喝过水,一口水都没有喝。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吃的草里面有水,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当你嚼下去那些草的时候,也许并不像我们吃西瓜那样多汁,但是确实能够感觉到里面的水的存在,因此依靠这个,我们是能够活下去的。”

原来如此。有实践经验作为铁的事实,我就放心了。没想到这种植物这么神奇,具备食物与水的双重功能,而且摄食超级单一似乎也不会出现一些不适。看来在这个鬼地方,是想死也是死不了的了。想跳崖都没个地方。除非去之前那个河流消失的地方试试,也许可以随水流潜入地下被淹致死。

我们就一直走啊走,并没有新的发现。世界万籁俱静,唯有脚步声声声不息。

然而事情往往发生在过于寂静的时候。在我们有点嫌弃太过平静的时候。当我把眼光稍微远眺的时候,我又一次惊讶的发现,原来在这里,我与我的表妹并不是孤独者。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看到了一个跟我和我表妹处境一样的人。按理来说,与世隔绝之后,突然出现一个同类,我应当首先想到的是回归到了人类文明才是。但是,我之所以如此确定我所看到的人跟我们处境一样,那是因为这个人神色憔悴略有慌张的的样子,绝不像丛林的旅行者或者居住在这附近。因此我十分确定她跟我们一样,迷失在了这看不到边际的丛林之中。最为重要的是,这个人我认识。她是周晓彤,我一个大学同学兼朋友的女朋友。

在我们看见她的同时,她也看见了我们,哇地一声就哭出来了。老实说我第一次一个人遇到我表妹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激动过。我想她的处境一定非常的孤苦无依又艰难。在这个荒无人烟的破地方,尽管不用担心渴死饿死,也不用担心被外物袭击,甚至气候也是相当的宜人,绝对是一块宜居宝地。但是这里没有人,一旦有孤独的人待在这没有人的地方,那种恐惧也就可想而知了。

待周晓彤稳定情绪之后,我试图安慰她:“不要怕,现在你有同伴了。”

不料她却说:“我一直有伴,可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快带我们回去吧。”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们跟你一样吗?

她不在哭了,而是一种绝望的神色。我深刻地理解一个人在深处绝境中突然之间以为看到了希望又突然之间希望不复存在,那种从天上到地下的感觉。

她说她有伴,我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不是一个人吗?还有谁?”

“苏西坡。”

“他人呢?”

“我不知道,他说他出去走走,让我休息会。应该快回来了。”

苏西坡,是我大学同学,其人才华横溢、学富五车。是我最佩服的同龄人之一,跟眼前这位叫周晓彤的,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我没有想到我们居然都到这个地方来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现在我根本想不通这些问题。我越来越觉得,这些事情已经超越了我们的经验认知,唯有鬼神可以解释了。至少我是想不到的,我的天才表妹也想不到。那么,我的同学苏西坡能不能想到呢?我记得在学校里,我有什么疑问都喜欢跟他探讨的,而他也恰恰是答疑解惑的高手。

我们就一起,待在原地,等着苏西坡的回来。等着等着,便有些许着急,因为始终没有看见人影。

“周晓彤,苏西坡他走的时候,没说去干嘛吗?”

“他看见我想睡觉了,他就说他出去走走,我眯一会儿醒来的时候,他应该就回来了。”

“你们也真是的,在这样的环境中,怎么能够分开呢?”

“我以为他就是在这附近活动活动,我不知道他会走这么远,而且这么久了还不回来,早知道我不会让他走的,平日里我都离不开他,何况在这里。”

“没关系,再等等吧,反正在这片丛林貌似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他一向神出鬼没,也许会有什么新发现也是半会回不来也不一定。对了,你们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以什么方式?”

“非常的奇怪,我一大早醒来,就在这里了。”

“有多久了?”

“有两周的样子了”

对了这是我表妹,她叫苏曼。她在我之前一个多月就来了,而我没两天。我们来到这里的时间都不一样。

“你好,为什么要是我们,为什么要让我们来到这里。”

“目前这一切还不可解。”我表妹有点沮丧地说。

“这也太神奇了,我曾经要你将我的名字写进你写的小说里,现在也许我可以自己写小说了。”

“但愿我们还有回去的命。”我深沉地答道。

......

时间在我们在聊天中一分一秒在过去,而我的同学苏西坡,还是不见人影。 第二章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时辰,我的同学苏西坡还没有要回来的意思。难道是迷路了吗?或者遇到什么事了吗?在这个地方能够遇见什么事呢?我表妹来了有一个多月了,也不曾遇到什么危险的因素。难道危险的因素还是存在的,只是我们没有遇到?不,我宁愿是迷路了。可是迷路了也显得有点可怕,没有任何能够联络的工具,在这茫茫丛林中我们又该如何汇合?周晓彤显得尤为着急,几乎要哭出来,又无可奈何。

我提议道:“要不我们分头走走喊喊吧,360度平均分三个方向,边走边喊,但是切记不能走太远了,一个时辰后一定要回到这里来,如果感觉记不住回来的路要记得在路上做标记,无论采用什么方式。”

她们表示赞同。于是我们分头出发。

突然的热闹,瞬间又安静下来了。老实说,我十分担心再出什么意外。无论是我还是她们两个人。孤军奋战,出事了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正如消失的苏西坡,我不知道他到底遭遇了什么。我突然有点后悔分头行动了。但是已经出发了,我也没必要去一个一个叫回来,就按照原计划吧。打乱计划也许会越搞越乱。反正也就一个小时,但愿不要出事。

我疑神疑鬼地一路走去,还是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任何危险的存在或者有可疑因素的危险存在。当然我也没有发现任何苏西坡的线索。我大声地叫喊苏西坡的名字,没有任何回响,只有那些微弱的回声。这些微弱的回声在这独自一人而又无限空寂的环境中显得尤为恐怖。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想应该要回去了,回去也得花半个小时。我们约定好是一个小时之内会面的。我很怕在这个分头的时间里会出什么意外,既担心她们两个出意外,也担心自己出意外。所幸当我回到聚合点的时候,一直安全无事,而王曼与周晓彤两个人也已经在我之前就到了汇合点了。我们没有钟表,只能大概估算着一个小时。可能她们更害怕吧,因此这一个小时估算得有点短。

“你们有没有什么发现?我是没有一点发现,嗓子都喊哑了。”

“没有,我们同样是一无所获。不知道你那个朋友到底去哪儿了。”我的表妹王曼抢答道。

“他不会已经回去了吧!”周晓彤有点责怪又担心的语气说。

我倒是被这个猜测给震撼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再好不过了。”

“可是他怎么能够丢下我不管呢?”

“啊?那你可不要误会他呀,如果他回去了,估计也是”被“回去的。我们能够莫名其妙地来,也许就可以莫名其妙地回去。如果他可以莫名其妙地回去,对我们来讲那简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也许我们也可以莫名奇妙地回去。如果是这样,那太好不过了。”

“可是咱们怎么莫名奇妙地回去呢?”

“啊,这只能顺其自然了。”

“这仅仅是种猜测罢了,被你们说的真的有这回事是的。”我的表妹毫不留情地给我们浇了一盆冷水。

我们从一种猜测的兴奋中,又陷入一种无助之中。那种令人兴奋的猜测毫无根据,有根据的话就是苏西坡消失了。即使这种猜测成立,我们又该怎样莫名其妙地回去呢?也许只有听天由命了。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呢?”

“周晓彤,苏西坡大致是往哪个方向走的你有个大概印象吗?有的话咱们就沿着他的方向走吧。反正往哪个方向走都是个未知数,只要不原路返回就可以了。”

周晓彤点点头,手指一个方向,那将是我们继续的征程。

从我醒来在这个地方开始,我遇见了两个人,准确地讲,我知道了有三个人跟我一样来到了这个非常不可解的地方,只是苏西坡突然不见了罢了。我这两天的经历,虽然心中有无限的迷惑,但是好像也没发生过什么轰轰烈烈地大事,也没遇见过威胁到我的人身安全的危险。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平静。唯有一点,苏西坡消失了。如果他是迷路了,尚还可以解释他消失的原因。但是以他的稳重,我认为他不应当是会放下女朋友会迷路的人。如果不是迷路了,人却消失了,那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可是是什么事情使得苏西坡消失了呢,除了回去之外,难道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吗?可是这个地方又不像是个有危险因素存在的地方,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除了我们三个人,我们没有可以寻求帮助的人,没有能够为我们答疑解惑的人。即使有人,估计也不能为我们答疑解惑。我的天才表妹,积累了天下的自然科学武功,对这一切,仍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不是也说明了,我们所遭遇的一切,真的已经超越了科学的范畴了呢?或者已经超越了我们所已经有的科学知识的解释范畴?我不知道。 第三章我们三人,沿着苏西坡走的方向,一直走啊走。

一天过去了。我们一无所获,也没有新的奇特的经历。

两天过去了。我们一所所获,也没有新的奇特的经历。

三天过去了。我们一无所获,也没有新的奇特的经历。

.........

直到十天时间过去了,我们就一直走,看不到未来在哪里。我们就像西天取经一样一直走着。与西天取经的区别是,西天取经的四个师徒他们有非常明确的方向,直到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而我们没有。西天取经的四师徒会历经九九八十一难,险象丛生,而我们没有危险。只有对未知的恐惧,以及不知道方向在哪里的迷茫。王曼与周晓彤两个人,开始有点情绪失控。我看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但我实在找不出有效的安慰的话语,因为我也无法解释这一切,那么一切安慰的话语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难道我能说:没事,咱们一定可以回去的。不可以,这话我自己都不信,何况我又凭什么这么说呢,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根据的说法。

当我们都快要崩溃的时候,我又遇到了一种我曾经遇到过的东西。当然不是指人,而是指,河流。只是这次,我所遇到的是真正的河流,相对于小溪,它便宽敞多了,水量也大多了。而且,我们遇见它的地方,就是它消失的地方。这又是一天在地上消失的河流。它的终点不是大海,可是它的终点又是哪里呢?

当我们看见这条河流的时候,她们两个人居然提出要不跳河算了。虽然我也无限的惆怅,但是还不想这么早的就放弃。我坚信,只要活着,就有回去的可能。更为关键的是,我水性颇好,跳河而亡实在是一种成功率很低的做法。当然她们应当也只是开开玩笑。可是我表妹却向河边走去,越走越近,而且是向河流消失的地方,即水流入地下的地方。我以为她真的想自杀,大叫一声你要干嘛。

她挥了挥手,示意我误会了。那她又在干嘛呢?我跟周晓彤也跟着一起跑了过去。

“你发现什么了吗?”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觉得河水流入的地方非常的空旷,可能有一个,另外的小世界。”

“你又看不见,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周晓彤天真地问道。

“根据声音,因为这条河流的水流量比较大,所以说如果下面的环境不同,所显示出来的声音的差异,也是比较大的。”

“那你觉得下面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我也有点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反正咱们也不太怎么想活了,要不下去看看也无妨?死了就死了吧,但是如果能活着,也许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可以,我不反对。”周晓彤竟然坚决地说道。

我一时之间竟无语凝噎。没想到她们真的这么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了。虽然说在这里的日子度日如年,但是还没有达到过不下去,活不下去的境地。也许是这种令人窒息的遭遇,让她们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吧!一方面他们想去死,另外一方面,他们也想寻求一点刺激。毫无变化的平静,往往显得更加可怕。

但是我还是不想这么干。

“万一苏西坡还活着呢,或者顺他也正在找你呢?你走了,他怎么办?”我是这这样子劝说周晓彤。

周晓彤,仿佛被我成功说服了一般,表现了一时的沉默。这个美丽的女子,与我的大学朋友,苏西坡,在大学里相识恋爱,他们是多么恩爱的一对呀。如今她想走向一条不归路,叫她如何不考虑苏西坡的因素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苏西坡已经死了。

“可是万一苏西坡也下去了呢?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如你们之前所讨论的,苏西坡他不可能因为不小心迷路还抛弃了他的女朋友。而在这片丛林当中又没有其他的危险因素,他不太可能遭受其他的人身意外。唯有这条河。也许他是想喝口水,一不小心掉下去了。又或许他是好久没有洗澡,想洗个澡,一不小心掉下去了。也或者他对这个,河流消失的地方比较好奇,想探个究竟,一不小心掉下去了。”

我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我表妹说的十分有道理,可是我又觉得不对劲,马上说出了一个致命的逻辑错误:“可是这里距离我们遇见周晓彤的地方是多么的遥远呀,苏西坡,他不可能跑到这么远的地方了,还不返回去。”

“那或许他是遇见了其他的河流。试想一下,这也不是我们第一次遇见河流了。我们来的方向,我们也不能十分的确定,就是苏西坡走的方向,仅仅是个大概方向而已。也许我们走错了,跟苏西坡不是一个方向。”

我的表妹始终在坚持。我隐隐的感觉她开始显现得有点不太对劲。她仿佛一直在试图说服我们都要下去。按理来说,自己想寻死也不至于拉上不太想死的人做垫背。可是我还是十分的相信我的表妹。也许是血浓于水的亲情的作用使然。我不太相信他会故意想害死我。只是我隐隐的觉得她有隐瞒着什么。 第四章虽然我觉得随河水进入地下必定是九死一生,但是我也没什么害怕的感觉了。第一老实说我对我们能否走出这片丛林持有很大的怀疑态度,再继续走下取估计我也会崩溃。第二我也对这河水流入的地下充满了好奇,尽管可能什么都没有。但是好奇心就是我们的行为的一种强大的动力,在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我们仿佛可以放弃利弊得失的考量。根据以往的经验这地下不应当有什么,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河水也不应该不流入大海而进入了地下。我潜意识里也会觉得,反常的前提之下也许更有可能会有反常的结果。

在多种心理因素的综合作用之下,我对我们三个人随河水进入地下也不再有反对的态度,甚至有点跃跃欲试。在我的确认之下,她两个跟我一样都水性颇好。这样也就好了,也不至于马上被淹死。这又让我想起了苏西坡,他本来是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但是在我的陪伴之下尽得我水性的真传,因此我相信如果他也是随河水进入了地下,应该也不会马上被淹死。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水性再好估计也十有八九被淹死了吧。毕竟如果下去了,似乎也没有上来的路。是呀,一旦我们下去了,我们就没有退回的路了。至少依据现在的观察是这样的。我们总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可以逆流而上从地下到地上。可是谁叫我们作呢,我们经历过强烈的恐惧与无助,已经不畏生死。而且我更加觉得,我表妹似乎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她怂恿我们下去,估计会有她的理由。这是我最希望的一种可能性了。但是经验告诉我,最希望的可能往往不会发生。

“我们该怎么下去呢?像跳河一样直接跳下去吗?”周晓彤问到。

“每人最好找一块适合自己的木头之类的东西吧,能够帮助自己浮起来就行。跳下去之前,每人吃够足够的草。”

我想想也是有道理,万一我们没被淹死,也不要过快地被饿死。于是我们三坐在一起,在一堆草丛中,悠然地吃草。这多么像牛一样的生活,吃草就足够了。想想曾经可以大快朵颐的美食,忍不住有点悲怆的感觉,越来越想家。这个世界最远的距离,就是明明很想回家,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家。这是此时此刻我想家的最大感受。我的父母会不会正在全世界找我?是不是已经心力交瘁了?是否正在体验着丧子之痛?一想到这一点我就心像针扎一样疼。我就无缘无故地凭空消失了。家人找不到我,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家。还有我的朋友们,他们是不是都在猜测我为何凭空消失了?离家出走了,还是被人杀害隐尸了?他们对我的遭遇一无所知,话说回来,我对自己的遭遇也一无所知。在这种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我试探性地问了一下表妹,你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吗?尽管我觉得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她知道我们的遭遇,但是她既然要故意隐瞒,估计,也不会随便告诉我们吧,否则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呢?让我们在未知的恐惧里活活受罪。我想如果她有隐瞒的话,估计也有她隐瞒的道理。但是我还是问了问,我多么希望她能给我一个肯定的回答呀。奈何她说她只是凭借声音猜测地下的世界可能不太一样,至于具体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她也并不清楚,听天由命吧。死了就死了。

很明显,这是我最不想听到的回答。如果真的猜测,那么我们十有八九真的就会死。

在水足草饱之后,我们决定行动。在这片丛林中,找到一块能够浮起来又适合抱着的东西并不困难。我们每人怀抱一块像木头一样的东西。互相交代着一定要抱紧了。然后,我们相约一起纵身而下。就这样,我们跳下去了。

她们两个人在跳下去之后是什么情况我当然不得而知。当我跳下去之后,我屏住了呼吸,我可不希望呛水,呛水的感觉是多么地难受,这点我有过深深的体会。但是水流相当的湍急,水速很快,就像那瀑布。只不过,瀑布一般在外头,而这在里头。我死死地抓住我怀里的木头,我仿佛在自由落体。木头的浮力在这种下降中不起丝毫的作用。我以为我憋一会儿就可以了。但是半分钟都快过去了,我还在自由落体似的。我没想到会有这么深,深不可测更能带给人恐惧。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我都快憋不住了,还要经受水流的不稳定变化的冲击,这需要多大的定力呀。那两个女孩子呢?她们能憋得住吗?我的最高憋气记录是两分半,但那是在静静的水中,完全不能跟现在的水中状况相提并论。

在我就要快憋不住的时候,我仿佛落入了一个水潭中,我感受到了。我不再自由落体。经过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我居然浮起来了,浮起在水面上。只是,这已经是另外一条河的水面。

永不消逝的人类小说预览

永不消逝的人类

永不消逝的人类

永不消逝的人类

永不消逝的人类

永不消逝的人类

永不消逝的人类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永不消逝的人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