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一生小说、若爱一生小说无广告

栀璃鸢年 婚恋生活 2022-01-21 11:01:29 0 0

若爱一生

若爱一生小说、若爱一生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26 13:46

字数: 132,770

状态: 已完结 3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若爱一生小说简介:年轻的时候,我总希望有一天,能遇见一个让我奋不顾身去爱的男人,可以让我不去计较他长得帅不帅,有没有钱,脾气好不好。

然后,我遇见了,比预期中要高一些的是,他很帅,也很有钱,甚至连性格都很温柔,一度我以为和他在一起,便是我人生的巅峰,结果却他妈的发现这只是个高潮而已,是高潮就必然有落下来的时候,连分手他都温柔得让我先提出来,说是为了保全我的自尊和名声。再后来,每次清明去祭拜家族长辈的时候,我都会提到他的名字,因为我希望我的祖宗们能轮流去他梦里吓吓他,即使不吓死,吓成神经病也好。

若爱一生小说预览

第一章我们同时扭过头去看那个说话的人,顾觉倒还好,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之后,就把头朝我点了一下,十分无奈地说:“没办法啊,人长得太帅了,这不,随便在大街上一走,就有人投怀送抱。”顾觉说完后,周围那些围观的人群里发出了一些轻笑声。

顾觉本以为我会不好意思,但他发现我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不能怪我啊,面前站着一位像是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英俊帅哥,我瞬间就觉得面前这位叫顾觉的阳光小男孩没啥可看的了。

虽然年纪大了点,二十六左右的样子,但是那穿着,那气质,简直是要迷死一大票女人啊,正当我沉迷在他的美色中,他好像有点不乐意了,微眯着眼睛瞟了我一眼后,发现我也在看他时,他冲我微笑了一下,就看向别处了,就仿佛多看我一会儿,就会辣眼睛似的。

我承认,我此刻的形象的确不太好,衣着就先不说,全部地摊货,除了鞋子一百多,其他的都不超过50元,再看看头发,做过摩托车的人应该都知道,那个风吹得啊,短发恨不得都给你吹出个造型来,还别说披散着的长发。

当我十分害羞地用手扒拉着头发的时候,顾觉一脸受不了的样子,说:“啧啧,口水都流下来了,擦擦呗。”

我一听,条件反射地擦了一下嘴角,再发现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我狠狠地瞪了顾觉一眼。顾觉不服气,反瞪回来。

就在我们俩又要杠上的时候,旁边的这位帅哥解围地说道:“别站在这儿聊天了,我在前面的咖啡店点了咖啡,我们一起进去坐坐吧。”

我当然是十分赞同的,但是顾觉有些犹豫,他看了一下周围,又看看我,最后终于同意我跟他们一起走了。

其实,我还是比较认生的,一般轻易不会主动跟陌生人接触的。但是,我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颜控,这是病啊,但我早就无药可治了。

我妈到现在都还拿我小时候做得那些花痴的糗事来嘲笑我。曾经我家邻居来了亲戚,是城里的一个小男孩,特意来这边过暑假的,那娃长得特别可爱,皮肤也白,眼睛也是大大的,就像我看得动画片里的洋娃娃一样,只不过他头发被剃掉了,是个小光头。我自从第一次看见他后,就特喜欢他,老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转,然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凑上去亲他一口,每次他被亲了后,就带着被我蹭了一脸的鼻涕和口水,嚎啕大哭。每当他一哭,大人们就赶紧把我抱走了,但是防不胜防啊,只要大人一没看住我,我就又溜到小男孩的身边去偷袭他,后来导致他家大人提前结束了在乡下度假的时间。

进了咖啡店后,满室的咖啡香气和慢节奏的音乐,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放松下来。我把行李放在一旁,然后看了座位,犹豫着坐哪边?跟这个帅哥坐一起吧,就没办法看见他的美颜了,跟顾觉坐一起吧,我又怕他误会我对他有什么想法。正当我犹豫的时候,顾觉朝我招招手,说:“还愣着干嘛?坐啊。”

当我在顾觉旁边的位置上坐好后,发现对面的男子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冲他笑了笑,他嘴角微弯了一下,说:“要喝点什么?”

阳光透过玻璃橱窗照射进来,他沐浴在阳光下,头发微卷用发胶定型侧分两边,身上的西装偏时尚风格,手腕上的表奢华的让我这个不识货的人都知道价格不菲,眼前的这位如果去拍都市偶像剧,绝对吸引一大批迷妹,而我此刻对韩国那些偶像剧里欧巴们的迷恋已经彻底转移了他身上去了。

要知道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都是演员演出来的,而自己面前的这位,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的气场,简直让我产生了一丝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自己此刻变成了偶像剧里的灰姑娘,正面对着帅气又多金的男主。

服务员小妹拿着菜单过来,顾觉接过菜单点了一杯拿铁,我还没喝过咖啡,只在电视上看见过,所以就跟顾觉点了一样的。

点完后,对面的男子又问我要不要点甜点,虽然我挺爱吃甜点的,但我觉得别人请客,不好意思多点,迟疑了一下说了不用,而那位男子让服务员带我去前面保鲜柜里看着点。我本想再拒绝的,但一瞬间我突然像是开窍了般,想明白了他们两个一定是有话要谈,所以故意支开我,于是我就跟着服务员走过去了。

隔着玻璃看那些蛋糕,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蛋糕做的特别精致诱人,我感觉每一个都好吃,好像全部都点了,从左看到右,再从右看到左,来回了几次都难以选择,最后终于选择了黑森林蛋糕。

选好后,我端着蛋糕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下来,在拿起勺子吃蛋糕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那几个跟踪我的人,我抬头向橱窗外看了几眼,那几个人竟然还没走,正在外面鬼鬼祟祟地往里面看。

我顿时又被吓得一脸苍白,我很害怕他们突然闯进来把我掳走,我端起吃了一半的蛋糕走到他们那一桌,他们两个本来表情特别严肃的说着话,突然看见我来了,就停止了谈话,但是我隐约还是听见“你哥哥”“潘玥”之类的。

顾觉看了我一眼,说:“你怎么了,一副见鬼的样子。”

我悄悄地指了指外面摆放了很大一盆植物的地方,那里正鬼鬼祟祟站着几个跟踪自己的男人。

“靠,他们怎么还不死心?”说着,顾觉就冲动地站起来准备往外面走去,而对面的男子站起来拦住顾觉,然后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万哥,外面那几个人跟踪她,你能不能帮个忙啊?顾觉虽然有些张扬和嚣张,但是在对面这个男子的面前,还蛮老实的。

对面男子十分放松的坐在那儿,扭头看了一眼外面,又收回目光,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他先是喝了一口咖啡,然后皱了一下眉头,放下咖啡杯后,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才慢悠悠地说:“帮你可以啊,不过你要告诉我,她跟你是什么关系?”

顾觉想了想,又看了看我,然后一脸赴死的样子,说:“她是我的迷妹,虽然平时纠缠我挺烦人的,不过我最近突然看她挺顺眼的,你和我哥不都希望我能重新开始一段感情吗?而她算是目前跟我走的最近的女生了。”

他这表情看得我郁闷死了,我到底是有多差啊,连变成了他口里的追求者,都还被他嫌弃,不过还是感谢他帮忙解救我。

男子好笑地看着顾觉,说:“哦?看来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哥。”

顾觉做出头疼的样子,为难道:“哎别,我们这不是还没开始吗?等我们真好了稳定下来了,我自己亲自跟他说。”

男子看了一眼顾觉,又扫了我一眼,拿出手机打电话,只是简单地对着说了几句话,没一会儿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出现在外面,把那几个男人围住了,盘问了一番后就准备带走,那几个男子稍微反抗了一下,就被警察三两招给制服了,然后被带走。

我的天啊,简直帅死了,我星星眼地看着那个男子,觉得自己今天跟演电视剧一样,好玄幻,好不真实。

顾觉看不下去我一副花痴的样子盯着对面的男子,用脚轻踢了我一下,我才收回目光,但是没过多久,我又忍不住去看他。

可能我的目光太过火热,他察觉到了,回看了我一眼,我们的目光就这样对上了,虽然被他捕捉到我偷看他的视线,我应该不好意思地收回目光,可是一刹那我条件反射的动作不是收回目光,而是希望能在多看他一眼。

不过,察觉到他似乎不太高兴,我才急急地收回目光,心里暗叹自己为何如此的不争气,甚至花痴到连女人的矜持都没有了。但是,反过来想,现实生活中如果遇到极美的事物,人本能的就会忍不住的多看几眼,此刻我是深刻的体会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我有些尴尬地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虽然没有一大口,那也有半大口,我一瞬间表情扭曲了,每次在电视上面看他们喝咖啡,明明喝得很享受啊,尤其是喝完一口,还会评论咖啡什么香醇之类的,我喝在口里就只觉得苦,这就跟我小时候喝得中药差不多,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

但很久很久以后,当我习惯了这个城市的生活,如同每个扎根在这个城市里的白领一样,没事就去繁华地段的咖啡厅坐坐,喝着依旧不太喜欢,却十分依赖的咖啡,享受着咖啡厅里低奢的设计风格和让人放松的环境,看着街道外面偶尔经过的刚来到这个城市打拼的青涩面孔,他们投进来的好奇又羡慕的目光,这种熟悉目光总能让我回忆起,第一次遇见万锦山的时候,他请我喝得我人生中的第一杯咖啡,第一次尝到得那种苦涩的味道,还一直保留在唇齿之间慢慢地发酵着,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仿佛也就真的品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第二章当我们坐上的士的时候,顾觉的脸依旧拉得很长,他是觉得我给他丢脸了,明明说好是他的迷妹,结果却频频地一脸痴呆地看着别的男子,他一直怪我让他在那男子面前丢面了。

我丝毫不在意,解决了那几个人贩子,我一身轻松,被他说几句也无所谓。按理说,我们才见过两次面,而我之所以记住他,也是因为他长得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他面前挺放松的,一点警惕都没有,有什么说什么,而他说我的时候,我也不会生气。明明是陌生人,却特别的自来熟。

虽然,车里很安静,我却一点也没觉得不自在,看得出来他跟那个男子谈过之后,心情还是有些复杂和沉重的,而我一想到房子还没租,工作还没找,没几天就要上课了,现在去了H大,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吓了一跳,然后往他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似乎没什么反应,这想事情想得够投入的。

“喂?”

“是我,姜清。落落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已经摆脱他们了,你现在在哪儿?”

“真的?”电话里她难以置信的声音里透着颤抖,但还是能感觉到她松了一口气。

“恩,遇见了一个朋友,帮我解决的。”

“落落姐,真是太好了,幸亏你也安全了,要不然我,我,我会内疚死的,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

“好了,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我马上就到H大了,你现在在哪儿?”

“我也是刚到,就在后街的精英宾馆,楼顶上有他们家的大招牌,你应该可以看见,我现在是用他们的座机打给你的。”

“哦,你没身份证怎么开的房间?”

“我还没开房间,现在在大厅里坐着呢。”

“那好,你在大厅坐着等会儿我,我马上过来。”

“恩,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我看顾觉好奇地看了我几眼,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最后他什么也没说。

一路上,我们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一直到的士停在了H大门口,我们都没说过话。下了车后,他付完车费后,就自顾自的往学校后街走去,而我拖着行李箱跟在他身后。

我忍了又忍,最后还是问出口了:“刚才那个男的是谁啊?好厉害的样子。”

顾觉默默地在前面走,依旧不理我。

“他是你亲戚?”我没话找话说。

“你是没见过男人还是怎么的?一个女孩子连最起码的矜持都没有了,厚着脸皮只差贴上去了。”顾觉不耐烦地对我吼道。

我被吓了一大跳,然后闭嘴不再说话了,默默地低着头在后面跟着。

顾觉可能觉得他自己这话说得重了,但又不好意思再去说几句软话,于是我们之间又变得沉默了。

当看到那个宾馆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而顾觉仿佛有所察觉,也停下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指了指宾馆,说:“我到了。”

顾觉看了一下宾馆,然后有些诧异地说:“你住这儿?不住校?”

我脸一红,看来顾觉真以为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但是我又不好意思直接说穿这事,于是含糊地说道:“我有朋友在里面等我。”

顾觉一听“朋友”两个字,有些复杂地看着我,良久才说:“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呃,我是说你自己一个女孩子,还是要懂得保护和爱护自己。”

“哎,你等一下,你今天帮了我的忙,我还没感谢你呢,现在快下午了,我们都没吃中饭,我请客,答谢你。”

顾觉嗤笑一声,说:“不用了,再见。”

看着他要走,我心里挺急的,边拉着行李箱,边向他那边小跑过去,可能太急了,所以也没注意脚底下,只感觉有什么东西绊住了脚,我来不及反应就朝着顾觉那边扑过去了,按照偶像剧的情节,怎么着也得是扑在男人的怀里之类的吧。

可是,现实永远来得比小说精彩,顾觉看见我要摔倒了,他反应挺快的。。。。。。往旁边让了让,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的手还是抓住了他的衣服。

“刺啦”一声,就跟变魔术一样,我快速地往地上倒去,顾觉的衣服也随着我的倒下而迅速地裂开,先是肩膀,再是大片的胸部,最后彻底的光了。

我躺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而顾觉整个人一脸震惊得呆站在那儿,周围大多都是H大的学生,有些目睹了全过程,所以忍不住在一旁捂着嘴巴笑,边笑还边跟旁人一起指指点点。

正在这时,姜清从宾馆里走出来了,她看见我摔倒在地上,连忙跑过来把我从地上扶起来。

而顾觉依旧保持着震惊的样子,双手交叉抱在胸口前,估计是太过羞耻了,他被刺激地已经大脑停止运转了,整个人木呆呆的站着。

我被扶起来后,满脸歉意地拿着手里一团乱布,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而他好久才反应过来,冲我吼道:“还站着干嘛?赶紧开间房啊。”

他话一出口,周围的同学都各种起哄,估计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开放,这直接就开房了?这倒好,连脱衣服的功夫都省了。

其中,有一些认识他的人,都开始拿起手机拍照了,也有一些女学生难以置信,拿起手机噼里啪啦的打字,也不知道是在发信息,还是在发朋友圈。我赶紧进去开了一个房间,然后我们三个跟有人在背后追似的,赶紧冲进房间。

他一进房间,就气势汹汹地要找我算账的样子,我赶紧躲在姜清的后面,极其无辜地说:“这事真不怪我,只是巧合而已。”

“巧合?你说的轻巧,你知不知道我的一世英名都被你毁了。”

“你才多大点,还一世英名,再说了谁认识你啊,不过是一群看热闹的人罢了。”

“你,你。。。。。。”顾觉指着我的手指,都开始抖动了,这得多大的气性啊。

“好吧,我跟你道歉,实在是对不起了,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光一下身子又不会怎么样,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啊。”

“你知道你弄坏的这件衣服是特定款的,花钱都买不到了。”

虽然,我不知道他说的特定款是什么,但是看他那一脸心痛又生气的表情,我是真的觉得特备内疚,我走到他面前,一改之前漫不经心的样子,十分真诚看着他的眼睛,说:“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知道光嘴巴上道歉没什么用,你说说看我怎么样才能弥补你的损失?”

他见我突然真诚地给他道歉,他倒是有些不自在了,想了一下才说:“你现在先给我买一件衣服,至于怎么弥补我的损失。。。。。。”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才接着说:“估计你也没什么钱,就先把你学生证押我这里,之后我想到了,再跟你说。”

我心慌慌地,这到哪儿去弄个学生证啊,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我其实不是H大的学生,只是个借这学校教室上课的成人自考生时,他看我犹豫了,就在一旁故意讽刺我说:“啧啧,算了,你既然没那个诚意道歉,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好不容易助人为乐一次,结果还被恩将仇报。”

他这番话是把我说得一阵脸红,我心里有些着急地想要解释,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时,姜清突然说话了,“你不要讽刺我落落姐了,对于你的帮助,我很感谢,因为落落姐主要是为了我吗,才被卷入危险之中的,说起来该是我谢谢你,你看这样可以吗?我去你家给你全家免费做保姆,伺候你一家老小,直到你满意为止。”

姜清语出惊人,我和顾觉都同时愣住了,总感觉这话特别熟悉,像是在哪儿听过一样。

顾觉看了姜清一眼,嗤笑一声说:“这么说你是要以身相许?你以为是在演电视剧吗?”

姜清脸微红,但是脸上的表情很认真,仿佛只要顾觉同意,她立马就去他家里。不过想想吧,以姜清目前的情况,可能去他家是最好选择,当然啦,前提是顾觉得同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我总感觉姜清要么是真的太老实了,要么就是这女孩并没有她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

最后,我在后街的服装店里随便买了一件男士T恤给顾觉了,顾觉一脸嫌弃地穿上衣服后,带我们去一家门面不算大,环境也一般的小餐厅吃饭,不得不说味道还挺好的,我这种平时一碗饭就饱了的人,楞是又添了一大碗米饭。

不过,最让我诧异的是姜清,别看她瘦瘦小小的,饭量竟然比顾觉的还大,我和顾觉吃好后,都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姜清一个人在那儿吃。

本来菜刚上来的时候,我和顾觉都饿得有些不顾形象的猛吃着,而姜清吃得特别慢,也没怎么吃菜,我还以为姜清没什么胃口呢。但是,等我们都快吃完了,姜清才开始夹盘里剩的一点菜。后来,连盘里的汤都被她倒在碗里,就着米饭吃了,我本来要给她加菜的,但被她给阻止了。

顾觉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姜清,然后小声地在我耳边问我:“这女的什么情况?”

我正准备回答他的时候,但姜清听见了顾觉问我的话,她脸红了一下后,就大大方方地回答顾觉,“我被人贩子抓了,期间过得特别惨,不听话或者哭就会被打,之前被关在一个很破旧的乡下小房子里,每天就是一点粥和腌菜,这次我和其他几个女的被带到落落姐住的旅店那儿去见买家,幸好被落落姐救了,要不然我这辈子就真的完蛋了。”

虽然她现在说得很平静,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其中的艰险,顾觉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实话当时刚救下姜清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表情,甚至觉得这会不会是哪个剧组在拍戏。

顾觉想了又想,才说:“和谐社会还有这种事?那你怎么不报警?”

姜清正要说什么,被我打断了,我接着他的话说道:“哎,一言难尽啊,报完警会引起他们的疯狂报复的,人弱被人欺啊,只能忍着呢。算了,不说这个了,过了就过了,不过今天我们之所以能逃走,还是你帮的忙,谢谢你了。”

顾觉这时听我这么一说,他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说:“哎,你别这么说,讽刺我呢,我都没怎么帮忙。”

看见他这样,我心里一动,觉得顾觉其实是个挺好的人,只是有时候表现地有些外冷内热。我趁热打铁地说:“我觉得我们能遇见两次,这就是缘分,不如我们交个朋友,互相留个电话,加个微信吧。”

顾觉看了我一眼,这眼神里的内涵可丰富了,我怕他误会我,又赶紧加了一句:“你被误会啊,我对你没什么企图。”

他听了我的解释后,好像有些不高兴了,而姜清默默地在一旁看着我和顾觉说话,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第三章吃完饭后,顾觉跟大爷似的坐在那儿喝着凉白开水,而我乖乖地去买单了。

姜清晕着脸低着个脑袋,她时不时地拿眼睛偷偷地看一眼顾觉,我在一旁看着有些好笑。把老板找的零钱收到钱包里后,我走过去,坐到顾觉旁边,我问顾觉:“你等一下有事情吗?”

顾觉一脸防备地看着我,说:“你又要干嘛?”

我傻笑一下,然后问:“你知不知道这附近哪有租房子的?”

“你一个女孩子不在学校住,跑外面独自租房很危险,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我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然后又恢复过来,笑容淡了些,看也不看顾觉,非常平淡地说:“哦,那算了,不麻烦你了。”

顾觉一副被气到的样子,看了我一会儿,又过了好半天才说道:“你,你真是不知好人心,算了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你要租房最好别在这边租,这边虽然便宜,但是住的人比较乱,女孩子住这边是真的挺不安全的。”

“恩,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谢谢你了。”这句话我是发自内心的。

顾觉发现我一意孤行地要在这里找房子,他无奈地说道:“你这几天先住酒店,我托朋友帮你问问,你预算是多少?”

我不明所以,呆呆地问他:“什么预算?”

“房租。”

“哦,当然是越便宜约好了,我也不知道这边的租房价格是多少?”

他看了一下手机,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不停地点击着,等手指停止动作后,他收起手机站起身来,朝我们摆了摆手,说:“恩,这事我会帮你打听的,我现在还有事,就先走了。”

等他走远后,我才收回目光,转而看向姜清,而此刻姜清也将自己的目光收回来,她刚回过头来,就发现我在看她后,有种心事被我看破后的含羞,脸比之前更红了,头也低下去了。

我想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你有什么打算没?”

姜清有些惊讶,看见她这副表情,我有些明白她的想法了,她估计以为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怎么着也得抱团在一起吧。

见她有些发愣,我语气放缓了些:“我也就比你大一点,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更别说你了。你看看我,现在要工作没工作,要住处没住处。”

姜清眨巴着眼睛里快要流出来的眼泪,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这没事的啊,我们可以一起找,房子也好,工作也好,我们一定都会找到的,我虽然现在一无所有,但是只要我找到工作后,有了收入就可以和你分摊生活费,再加上你今天为我花费的钱,我也能还你了,我绝对不会成为你的负担的,姐求求你了。”

一看她这样哀求我,我又开始心软了。这时,在一旁收拾餐桌的老板娘听见我们的对话后,也同情地帮着她说道:“小姑娘,看你们两个年级相仿,都是小小年级就出来打工了,何不一起做个伴,在外面也安全点,生活上面也能少些压力。”

我本来就有些犹豫,再被老板娘这么一劝说,也就勉强地点头同意了,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也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放弃,又或者那些人今天被警察抓了之后,也许会让他们更加疯狂的报复我们,这么想着就又开始担心起来。

我跟姜清两人花了一下午的时间,跟着中介到处看房,最后终于找了个老职工房租下了,虽然顾觉说会帮我打听,但是我觉得他应该只是客套一下吧。说实话,我都有些后悔问他了,本来他就帮了我,结果我还得寸进尺的再麻烦他帮我打听房源。

这个楼房有六层,我们租的房子在三层。这楼房从外面看显得特别破旧,这栋楼的房东大多搬走了,现在住的大部分都是租户,只有几家是住着房东的老人。

看着楼房外面,有些管道附近的墙面,不停地往外面渗着水,那一大片都是长满了青苔,看得人心里毛躁燥的。

我们租的房子里面还算干净整洁,没那么老旧,价格也还便宜,房间格局是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客厅,但是厨卫和客厅总面积加起来,跟我的主卧差不多大。最关键的是距离学校近,周围生活氛围浓厚,物价相对的也便宜些。

跟房东签了合同后,又把从银行里取出来的钱交给他了,看着瞬间瘪下去的钱包,心好痛。等房东走了以后,我们又到楼下附近的商店里买了些生活用品。

一下子花了这么多钱,我压力大了不少,心里有些发急地想着明天一定要去找工作。而姜清,从我刚才交房租,到后来每次我花钱的时候,她都显得特别不安,总是偷偷地观察我的表情,要是我脸色难看了一些,她便很乖巧拎着大部分东西,一个人默默地跟在后面走,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了我在餐厅的那段日子里,也如同她这般十分敏感,特别在意别人的眼光和想法,总是忽略自己的感受,而去将就别人,一看别人脸色不对,我总是会惴惴不安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姜清,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上下之分,因为我深受其苦,也明白这样下去会把我们关系越来越远的,可惜我嘴笨,不会说些劝解人的话。我能做的也只是在她面前表现出一副很轻松愉快的样子。

还好上一个租户走后,房东专门过来打扫过,所以我们卫生做的也相对轻松些。即使轻松,也花了我们将近两个多小时。

随便在外面买了些吃的,因为劳累了一天,我们一进酒店就趴床上睡了,可能是危机解除了吧,房子也找到了,大事情解决了,心里也就轻松了很多,睡眠质量也好了不少。我们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还是被保洁阿姨给吵醒的。

看了一下时间,我吓了一跳,这一觉直接睡到快中午12点了,我让姜清先去洗澡,然后我在房间收拾东西,等她洗好后,我才又进去洗澡。等我们弄完后,发现距离退房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下去退好房了之后,我们朝租的房子那边走去,姜清十分勤快的拖着我的行李箱,手里也是拎着一个包,而我两手空空的特别不好意思,但是又抢不过她。

到了房间,我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正想着还差哪些东西,再去一趟超市的时候,突然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是教育机构发过来的,说是后天去教室点名签到了,然后发教学材料。

我心里有些紧张,终于要上课了,也不知道课程难不难,可千万别挂科什么的。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挺怪的,明明并没有那么爱学习,但是每当快要开学的时候,却总是会有一股莫名的激动和期待。

下午的时候,又去买了锅碗瓢盆,都是紧便宜的买,所以最后加上小电饭煲,也才花了一百多元,但是姜清却仍然觉得这里的东西好贵。

今天第一次开火,本来我准备炒菜的,结果姜清一把夺过我手里的菜,说:“姐,你先去休息一下,厨房的这些事情我来做吧。”

“没事,我会做,你刚才拎了那么多东西,你先去休息吧。”

姜清一边把我往外推,一边说:“没事的姐,我在家做的事情可比这个多多了,我给你做几道我家乡的特色菜,你赶紧去休息吧。”

我被她推出了厨房,也就没在坚持了,拿起手机来,用自己的流量上网,这房子没有网络,要要是有上网的需求的话,那还得自己打电话给网络公司,让他们安排人来安装网线之类的,我现在没找到工作,手上的钱也是花了一大半去了,不敢在一些不急用的事情上面再去浪费钱了。

先是在网上浏览了一些招聘网站,都是找的一些销售类和服务类的工作,只有这类工作对应聘者条件宽松一些,尤其是学历这块,他们比较看重的工作经验。

查找了附近工作,随便选了几家投简历,然后又打开微信,朋友圈里的前同事们又在发些吃吃喝喝的照片,手在屏幕上滑滑点点,一不小心点进了顾觉的朋友圈。

头像是一只布偶猫慵懒地躺在超豪华猫窝里,眼睛看着镜头,蓝蓝的瞳眸像是一个深不见底星河,这猫也太漂亮了吧,我的少女心扑通扑通的跳,越看越着迷。

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他从网上下载的图片呢,后来发现他朋友圈,时不时地晒张这只猫的照片,有单独猫咪照片,也有他跟猫咪的合影。

越看越入迷,手指不停地往下滑动,后来实在太喜欢了,我就截了张猫咪的图发给顾觉,然后问他:“这是你养的?”

等了一会儿,没等来他的回复,有些失望的收起手机,去厨房看姜清炒菜去了,结果我刚一进厨房,只见姜清把一簸箕的菜都往锅里倒,瞬间厨房想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姜清往后躲的时候看见了我,于是她大声地对我说:“姐,这个菜炒好了就可以吃了,你先盛好饭去吃吧。”

我点点头,然后端着两个盛好米饭的碗走到客厅里去,把筷子摆好后,我就坐在一边看着桌上的菜,都是一些家常小菜,但是闻着饭菜的香味,我突然有了一种家的感觉,那种很温暖,很安心的感觉。

等姜清把最后一盘小青菜端上来的时候,我们在这个狭小的客厅里吃着饭,我们都没说话,安静的客厅里只有碗筷的碰撞声和咀嚼声。

吃完饭后,我让她休息,我来整理厨房,她没说什么,只是又跑到厨房拿了个抹布去擦桌子,她这种勤快懂事,让我觉得很不习惯,这就好像她是个正在寄人篱下的孩子,我很想跟她说,让她生活的随意一点,我就比她也就只大几岁,可以像朋友一样相处,但是这些话我又有些说不出口,总感觉说这些话有些害羞。

来到厨房后,发现厨房里的卫生,她在吃饭前就已经收拾过了,我要做的也就只是洗洗碗而已。

第二天,我是被厨房做饭的声音给吵醒了,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眯着眼睛站在厨房门口,而姜清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

她见我醒了,笑着对我说:“姐,你先去刷牙吧,我这边很快就好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她笑了一下,说:“你怎么不多睡会儿?这么早就起来了。”

她擦擦额头上的汗,说:“我在家的时候,一直都很很早起床,然后给家人做早饭,我早就习惯了。姐,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我赶紧说:“没有,昨晚睡得早,今天也就醒的早了。”心里为自己的这个谎话汗颜啊,我最喜欢的就是睡懒觉了,没有外在因素,我能睡到直接起来吃晚饭。

吃完早餐后,我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昨天的投简历的那个网站,发现还没有公司回复我。我打算等一下直接是街上看看,有些商家招聘员工,都会把招聘信息摆在门店那儿。

跟姜清说了一下我的想法后,她想要跟我一起去,但是考虑到目前她还不能在外抛头露面的,我看了一下她的头发,然后跟她说:“你等一下找个理发店把头发修一下吧,然后先买个便宜的手机用用。”

她露出一副被抛弃的可怜样,有些不安地说道:“姐,要不我等你回来一起去,我对这边不太熟,要是被别人骗了怎么办?”

看她一副胆小的样子,我有些伤脑筋地说:“那好吧,我先把你带到理发店,你剪完头发后,先自己去手机店看看,等我回来后,我们再定下来。”

我怎么有种我多了一个孩子的感觉。 第四章学校后街的东西其实很便宜,就比如剪个头,只要十几元就能搞定了,姜清在里面洗头的时候,我跟她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事实证明,盲目地去找工作,结果肯定是浪费时间,奔波了好久,却一点收获都没有。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家里走,在经过校门口的时候,听见校园里面的广播在放歌,夕阳斜照在校园的草地上,那三三两两的学生坐在一起聊天,打闹。晚风一吹,就把白天的热气给吹散了,人倒是凉快了不少。

我有些羡慕地看着那群大学生,他们此刻无忧无虑的样子,看上去多么幸福啊,脚步不由自主地往那片草地上走去。

听着广播里放着五月天的“知足”,我躺在草地上,闭着眼睛休息。这时,旁边多了几个男生和女生,他们坐在一起,先是讨论今天上课的内容,然后就说到老师上面去了,大家都争着说自己讨厌的那个老师的坏话,当然也会表扬某个代课老师教学特别好,哪个老师特别严之类,聊着聊着就又说到学校的八卦上面去了。

其中一个女生说道:“哎,你们今天看见了吗?校花尤南娜又开始怼顾觉了,我真不明白了,按颜值来说,他们挺配的,但怎么就是凑不成一对。”

另一个女生说:“我倒是觉得尤南娜配不上顾觉,你要是见过顾觉的前女友,你就明白了。不过话说回来,尤南娜这样做好难看哦,明知道顾觉不喜欢她,她还故意找各种机会接近顾觉,简直是丢女生的脸呢。”

我睡得有些昏昏沉沉,乍一听到“顾觉”这两个字,我还有些恍惚,没反应过来是谁,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像是在哪儿听过,我继续躺在那儿假寐,顺便偷听他们谈话。

一个嗲嗲的女声响起:“我觉得尤南娜一般,也不知道她这个校花怎么评出来的,她顶多是会打扮自己,没看见她那一身的名牌,跟个暴发户一样的。哼,要是潘玥还在的话,根本就没她什么事情了。”

女孩的一番话得到了其他几个女孩的赞同。作为偷听者,我心里有些好笑,这女孩们要是在一起讨论女孩的话,那绝对的没啥好话,话里话外都是酸味,我听了都觉得牙酸。

一个男孩在旁边开玩笑地说道:“我觉得尤南娜挺漂亮的啊,不过眼光不怎么样,明明哥这样的绝世大帅哥就在她眼前,她却无法欣赏哥的帅气。”

此话一出,立马引起其他几个女孩的围攻,又疯闹了一会儿,又一个男孩很神秘地说:“对了,你们知道不知道顾觉的前女友潘玥是怎么死的?”

男孩故作神秘地看着其他几个人,而其他几个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有的说是被顾觉甩了,为情自杀了;有的说是抛弃顾觉,跟外面的一个有钱的男人好了,结果怀孕了,又被对方给抛弃了,一气之下跳河了。还有一个夸张地说是得了绝症,不忍心拖累顾觉,去医院治疗之后,实在是忍受不了病痛,然后从医院回到学校,看了顾觉最后一眼,就自杀了。不管什么样的原因,最后顾觉的前女友肯定是死了,而且是自杀。

那个男孩看大家讨论一番后,一一否决了他们所听说的,待大家都安静下来看着他的时候,他也只是表现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

其中有一个急性子的女孩催促道:“你快说啊。”

男孩先是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距离他们附近没什么人,除了我这个躺在不远的正在装睡的人,大伙也跟着他莫名其妙的左右看了一圈,不明白他到底要干嘛?

只见他不紧不慢地往他们中间凑过去,有些神秘地说:“其实你们说的这些都不是,学校里流传的几个版本是有人故意放的烟雾弹,潘玥的死另有隐情,我一个朋友是目击者,他后来因为这事还被警察叫过去调查了呢。”

“哎呀,你快说啊,别绕圈子了。”

“你急什么啊,我这正不要说了嘛。我那朋友晚上从市中心唱完歌回来,下了的士之后,有些尿急,于是他特意走到我们学校对面的那个小公园那儿,那儿有个很大的人工湖,他本来想走到湖边,对着湖水尿的,结果刚拉下拉链,就发现有人过来了。他吓得拉起拉链就躲一边去了,然后就看见一男一女在湖边说话,一开始声音不大,他以为是一对情侣来到湖边谈恋爱,结果那对情侣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他才反应过来是在吵架,女的吵着吵着就要离开,但是男人不让女的走,两人拉拉扯扯的。我那朋友看着无聊,也就找了个其他地方尿了,然后回到寝室一觉睡到天亮。”

“可谁知,下午的时候,就有便衣警察找上门来,当时辅导员神色怪异的把他叫到办公室里去。刚进办公室的时候,其他老师都不在,里面就坐着两个满脸严肃,身强力壮的陌生男人,辅导员在背后把门锁上的时候,那两个男人突然奔向我朋友,一人一边把我朋友的手反扣在身后,然后说他们是警察,有情况需要向他了解什么的,我朋友可是生平第一次进警察局啊。之后才知道,昨晚那个女的死了,是掉进河里淹死的,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个女的还是同校的,名字叫潘玥。我朋友一想,这不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吗?于是就把他了解的一些情况说了,最后还提了一下她跟顾觉谈过恋爱这事。”

“哇,怎么会这样?好吓人啊。”一个女孩声音有些干涩地说道。

“你,你骗人的吧,是不是在编故事啊。”另一个男孩故作平淡地说道,声音还是听得出有些紧张。

“你那朋友干嘛要提顾觉啊,他们早就分手了,在学校都是互不搭理的,私下更不可能有什么接触吧。”

“呵,我骗你们?我那朋友差点都被当成杀人犯了好吗?学校的领导们怕这个事件给学校声誉带来不好的影响,一直压着这件事情,并再三的找我朋友谈话,这才没什么人知道。再说了,我朋友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他生怕警察会冤枉自己啊,所以赶紧找个人来转移自己的嫌疑啊。”

“那最后查出来是谁做的吗?”

“没有啊,本来按我同学提供的信息,最大的嫌疑人是顾觉,但是顾觉有当时案发的时候,他在其他地方的目击证人。”

“会不会是潘玥在外面勾搭的一个富商啊,听说她当时跟顾觉分手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外面找了一个有钱的。”嗲嗲的那声又发出恶意的质疑。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虽然我们都知道他们早就分手了,但是我还是觉得顾觉嫌疑最大,因为他很可能被潘玥戴绿帽子了,所以一直怀恨在心,然后找了一个机会,对潘玥痛下杀手。。。。。。我那同学事后缓过劲后可是说了,当时那男的看着就有点像顾觉,身高啊,说话的声音什么的都挺像的。”

“不可能,顾觉怎么会因为这种女的犯罪呢,他有钱有颜,找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啊,我看你就是在瞎说呢。”这女的一直在维护顾觉,不允许其他人说他的坏话,看来又是一个对着顾觉闪着粉色小心心的暗恋者吧。

不过,我还真是没想到顾觉还有这么一段悲惨的爱情故事,我总以为像他这样的帅哥,只有他甩别人,或者是那种让女孩伤心的花花公子,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是受伤害的一方。而那个叫潘玥的女孩挺厉害的,应该是个大美人吧,要不怎么会被顾觉这样的帅哥深爱着呢。

“哎哎哎,你们先安静下来,我还没说完呢,现在要说的才是重点。你们都不知道潘玥的家庭情况吧?据说潘玥的家庭情况很复杂的,老爸早年在工作的时候,突然猝死了,得了一大笔赔偿金后,她老妈就带着她和她奶奶三个女人一起生活。不过后来她老妈跟人跑了,家里就只剩下她跟她奶奶了。她这个奶奶挺吓人,据说是开那种店的,就是家里贴满了黄纸条的符一样的东西,她专门给人看不干净的东西的。自从潘玥死后,经常有人看到她奶奶在那个湖边晃悠,有时候烧烧纸钱,有时候手里拿着罗盘样的东西,嘴里念念叨叨的,可瘆人了。还有人说,晚上经过那儿的时候,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哭,也有的说能看见一个穿裙子的女孩在湖面上飘什么的,可吓人了。”

男孩话音落下后,现场一片安静,只有草地上小草被风吹得“簌簌”作响,此时又一阵夜风吹来,我突然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的天啊,好可怕啊!你,你可别再说了。”一个女孩小声的说道。

“完了,我今天还有晚自习,我不敢去上了,怎么办?”另一个怕的声音都抖起来了。

“妈的,我自己说的都怕起来了。”那男的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哎呀,哎呀,又不是我们害得,怎么着也找不到我们这儿来啊,顶多会去找顾觉吧。”

“滚你的,顾觉就住在我们那一层,看你这话说的,我晚上都不敢起来上厕所了。”

“别再说了你们,这个点有点晚了,我们回寝室吧。”

那几个人说完就都起身走了,我看看快要落下去的太阳,和渐渐黑下来的四周,心里也有些毛毛的,等那几个走远后,就起身回家去了。

回到家后,姜清正在厨房忙碌着,她看我回来后,就问我工作找的怎么样了。不过,她见我摇摇头,情绪有些低落的样子,也就不再问什么了。

吃完饭后,我用我的身份证帮她办了一张卡,然后参加了一个冲三百元话费送手机的活动。送的那个手机就是最原始的那种,除了打接电话和发短息,就没有什么功能了。

不过,姜清看起来挺高兴,说得话都比之前多了些,语气里面都能听出她的好心情,看了一眼她被修剪过的头发,这下看着舒服多了,不过身上的男式一副得换了。

于是,我又带她去女装店看了看,虽然她表面上说着不用买衣服,但是当她看到女装后,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时,我越发坚定地要给她买了两套衣服。试了几件后,她选了两套最便宜的,我想了想,手里也确实没多少钱了,也就随她了。

当天夜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听到关于顾觉前女友发生的那些事情,我做了一个很奇怪梦。

梦里我好像是在水里,我很害怕,不停地往上游去,但是在水里面很深的那片黑暗的地方,像是有什么东西拉住了我,使我一直困在水里游不上去,我一边挣扎,一边呼救。

过了一会儿,我抬头看见从湖面上伸出一双手来,那双手很瘦,皮包裹着手骨,能清晰地看见手指骨骼的形状,手皮上都是突起的血管和纵横交错的褶皱,这一看就是个老人的手,因为这手看着有些恐怖,我就有些害怕地往旁边躲了一下。

但就在这时,这双手突然直直地朝我伸过来,然后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大惊失色,奋力挣扎,不过没什么用。

就在我有种要窒息的感觉时,那双手掐着我的脖子,把我从湖里拉出去,就在我刚在湖面露出个脑袋的时候,我竟然看到那双手的主人是顾觉。

这一吓,我就彻底醒了。

若爱一生小说预览

我们同时扭过头去看那个说话的人,顾觉倒还好,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之后,就把头朝我点了一下,十分无奈地说:“没办法啊,人长得太帅了,这不,随便在大街上一走,就有人投怀送抱。”顾觉说完后,周围那些围观的人群里发出了一些轻笑声。

顾觉本以为我会不好意思,但他发现我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不能怪我啊,面前站着一位像是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英俊帅哥,我瞬间就觉得面前这位叫顾觉的阳光小男孩没啥可看的了。

虽然年纪大了点,二十六左右的样子,但是那穿着,那气质,简直是要迷死一大票女人啊,正当我沉迷在他的美色中,他好像有点不乐意了,微眯着眼睛瞟了我一眼后,发现我也在看他时,他冲我微笑了一下,就看向别处了,就仿佛多看我一会儿,就会辣眼睛似的。

我承认,我此刻的形象的确不太好,衣着就先不说,全部地摊货,除了鞋子一百多,其他的都不超过50元,再看看头发,做过摩托车的人应该都知道,那个风吹得啊,短发恨不得都给你吹出个造型来,还别说披散着的长发。

当我十分害羞地用手扒拉着头发的时候,顾觉一脸受不了的样子,说:“啧啧,口水都流下来了,擦擦呗。”

我一听,条件反射地擦了一下嘴角,再发现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我狠狠地瞪了顾觉一眼。顾觉不服气,反瞪回来。

就在我们俩又要杠上的时候,旁边的这位帅哥解围地说道:“别站在这儿聊天了,我在前面的咖啡店点了咖啡,我们一起进去坐坐吧。”

我当然是十分赞同的,但是顾觉有些犹豫,他看了一下周围,又看看我,最后终于同意我跟他们一起走了。

其实,我还是比较认生的,一般轻易不会主动跟陌生人接触的。但是,我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颜控,这是病啊,但我早就无药可治了。

我妈到现在都还拿我小时候做得那些花痴的糗事来嘲笑我。曾经我家邻居来了亲戚,是城里的一个小男孩,特意来这边过暑假的,那娃长得特别可爱,皮肤也白,眼睛也是大大的,就像我看得动画片里的洋娃娃一样,只不过他头发被剃掉了,是个小光头。我自从第一次看见他后,就特喜欢他,老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转,然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凑上去亲他一口,每次他被亲了后,就带着被我蹭了一脸的鼻涕和口水,嚎啕大哭。每当他一哭,大人们就赶紧把我抱走了,但是防不胜防啊,只要大人一没看住我,我就又溜到小男孩的身边去偷袭他,后来导致他家大人提前结束了在乡下度假的时间。

进了咖啡店后,满室的咖啡香气和慢节奏的音乐,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放松下来。我把行李放在一旁,然后看了座位,犹豫着坐哪边?跟这个帅哥坐一起吧,就没办法看见他的美颜了,跟顾觉坐一起吧,我又怕他误会我对他有什么想法。正当我犹豫的时候,顾觉朝我招招手,说:“还愣着干嘛?坐啊。”

当我在顾觉旁边的位置上坐好后,发现对面的男子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冲他笑了笑,他嘴角微弯了一下,说:“要喝点什么?”

阳光透过玻璃橱窗照射进来,他沐浴在阳光下,头发微卷用发胶定型侧分两边,身上的西装偏时尚风格,手腕上的表奢华的让我这个不识货的人都知道价格不菲,眼前的这位如果去拍都市偶像剧,绝对吸引一大批迷妹,而我此刻对韩国那些偶像剧里欧巴们的迷恋已经彻底转移了他身上去了。

要知道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都是演员演出来的,而自己面前的这位,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的气场,简直让我产生了一丝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自己此刻变成了偶像剧里的灰姑娘,正面对着帅气又多金的男主。

服务员小妹拿着菜单过来,顾觉接过菜单点了一杯拿铁,我还没喝过咖啡,只在电视上看见过,所以就跟顾觉点了一样的。

点完后,对面的男子又问我要不要点甜点,虽然我挺爱吃甜点的,但我觉得别人请客,不好意思多点,迟疑了一下说了不用,而那位男子让服务员带我去前面保鲜柜里看着点。我本想再拒绝的,但一瞬间我突然像是开窍了般,想明白了他们两个一定是有话要谈,所以故意支开我,于是我就跟着服务员走过去了。

隔着玻璃看那些蛋糕,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蛋糕做的特别精致诱人,我感觉每一个都好吃,好像全部都点了,从左看到右,再从右看到左,来回了几次都难以选择,最后终于选择了黑森林蛋糕。

选好后,我端着蛋糕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下来,在拿起勺子吃蛋糕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那几个跟踪我的人,我抬头向橱窗外看了几眼,那几个人竟然还没走,正在外面鬼鬼祟祟地往里面看。

我顿时又被吓得一脸苍白,我很害怕他们突然闯进来把我掳走,我端起吃了一半的蛋糕走到他们那一桌,他们两个本来表情特别严肃的说着话,突然看见我来了,就停止了谈话,但是我隐约还是听见“你哥哥”“潘玥”之类的。

顾觉看了我一眼,说:“你怎么了,一副见鬼的样子。”

我悄悄地指了指外面摆放了很大一盆植物的地方,那里正鬼鬼祟祟站着几个跟踪自己的男人。

“靠,他们怎么还不死心?”说着,顾觉就冲动地站起来准备往外面走去,而对面的男子站起来拦住顾觉,然后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万哥,外面那几个人跟踪她,你能不能帮个忙啊?顾觉虽然有些张扬和嚣张,但是在对面这个男子的面前,还蛮老实的。

对面男子十分放松的坐在那儿,扭头看了一眼外面,又收回目光,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他先是喝了一口咖啡,然后皱了一下眉头,放下咖啡杯后,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才慢悠悠地说:“帮你可以啊,不过你要告诉我,她跟你是什么关系?”

顾觉想了想,又看了看我,然后一脸赴死的样子,说:“她是我的迷妹,虽然平时纠缠我挺烦人的,不过我最近突然看她挺顺眼的,你和我哥不都希望我能重新开始一段感情吗?而她算是目前跟我走的最近的女生了。”

他这表情看得我郁闷死了,我到底是有多差啊,连变成了他口里的追求者,都还被他嫌弃,不过还是感谢他帮忙解救我。

男子好笑地看着顾觉,说:“哦?看来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哥。”

顾觉做出头疼的样子,为难道:“哎别,我们这不是还没开始吗?等我们真好了稳定下来了,我自己亲自跟他说。”

男子看了一眼顾觉,又扫了我一眼,拿出手机打电话,只是简单地对着说了几句话,没一会儿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出现在外面,把那几个男人围住了,盘问了一番后就准备带走,那几个男子稍微反抗了一下,就被警察三两招给制服了,然后被带走。

我的天啊,简直帅死了,我星星眼地看着那个男子,觉得自己今天跟演电视剧一样,好玄幻,好不真实。

顾觉看不下去我一副花痴的样子盯着对面的男子,用脚轻踢了我一下,我才收回目光,但是没过多久,我又忍不住去看他。

可能我的目光太过火热,他察觉到了,回看了我一眼,我们的目光就这样对上了,虽然被他捕捉到我偷看他的视线,我应该不好意思地收回目光,可是一刹那我条件反射的动作不是收回目光,而是希望能在多看他一眼。

不过,察觉到他似乎不太高兴,我才急急地收回目光,心里暗叹自己为何如此的不争气,甚至花痴到连女人的矜持都没有了。但是,反过来想,现实生活中如果遇到极美的事物,人本能的就会忍不住的多看几眼,此刻我是深刻的体会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我有些尴尬地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虽然没有一大口,那也有半大口,我一瞬间表情扭曲了,每次在电视上面看他们喝咖啡,明明喝得很享受啊,尤其是喝完一口,还会评论咖啡什么香醇之类的,我喝在口里就只觉得苦,这就跟我小时候喝得中药差不多,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

但很久很久以后,当我习惯了这个城市的生活,如同每个扎根在这个城市里的白领一样,没事就去繁华地段的咖啡厅坐坐,喝着依旧不太喜欢,却十分依赖的咖啡,享受着咖啡厅里低奢的设计风格和让人放松的环境,看着街道外面偶尔经过的刚来到这个城市打拼的青涩面孔,他们投进来的好奇又羡慕的目光,这种熟悉目光总能让我回忆起,第一次遇见万锦山的时候,他请我喝得我人生中的第一杯咖啡,第一次尝到得那种苦涩的味道,还一直保留在唇齿之间慢慢地发酵着,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仿佛也就真的品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当我们坐上的士的时候,顾觉的脸依旧拉得很长,他是觉得我给他丢脸了,明明说好是他的迷妹,结果却频频地一脸痴呆地看着别的男子,他一直怪我让他在那男子面前丢面了。

我丝毫不在意,解决了那几个人贩子,我一身轻松,被他说几句也无所谓。按理说,我们才见过两次面,而我之所以记住他,也是因为他长得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他面前挺放松的,一点警惕都没有,有什么说什么,而他说我的时候,我也不会生气。明明是陌生人,却特别的自来熟。

虽然,车里很安静,我却一点也没觉得不自在,看得出来他跟那个男子谈过之后,心情还是有些复杂和沉重的,而我一想到房子还没租,工作还没找,没几天就要上课了,现在去了H大,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吓了一跳,然后往他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似乎没什么反应,这想事情想得够投入的。

“喂?”

“是我,姜清。落落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已经摆脱他们了,你现在在哪儿?”

“真的?”电话里她难以置信的声音里透着颤抖,但还是能感觉到她松了一口气。

“恩,遇见了一个朋友,帮我解决的。”

“落落姐,真是太好了,幸亏你也安全了,要不然我,我,我会内疚死的,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

“好了,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我马上就到H大了,你现在在哪儿?”

“我也是刚到,就在后街的精英宾馆,楼顶上有他们家的大招牌,你应该可以看见,我现在是用他们的座机打给你的。”

“哦,你没身份证怎么开的房间?”

“我还没开房间,现在在大厅里坐着呢。”

“那好,你在大厅坐着等会儿我,我马上过来。”

“恩,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我看顾觉好奇地看了我几眼,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最后他什么也没说。

一路上,我们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一直到的士停在了H大门口,我们都没说过话。下了车后,他付完车费后,就自顾自的往学校后街走去,而我拖着行李箱跟在他身后。

我忍了又忍,最后还是问出口了:“刚才那个男的是谁啊?好厉害的样子。”

顾觉默默地在前面走,依旧不理我。

“他是你亲戚?”我没话找话说。

“你是没见过男人还是怎么的?一个女孩子连最起码的矜持都没有了,厚着脸皮只差贴上去了。”顾觉不耐烦地对我吼道。

我被吓了一大跳,然后闭嘴不再说话了,默默地低着头在后面跟着。

顾觉可能觉得他自己这话说得重了,但又不好意思再去说几句软话,于是我们之间又变得沉默了。

当看到那个宾馆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而顾觉仿佛有所察觉,也停下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指了指宾馆,说:“我到了。”

顾觉看了一下宾馆,然后有些诧异地说:“你住这儿?不住校?”

我脸一红,看来顾觉真以为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但是我又不好意思直接说穿这事,于是含糊地说道:“我有朋友在里面等我。”

顾觉一听“朋友”两个字,有些复杂地看着我,良久才说:“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呃,我是说你自己一个女孩子,还是要懂得保护和爱护自己。”

“哎,你等一下,你今天帮了我的忙,我还没感谢你呢,现在快下午了,我们都没吃中饭,我请客,答谢你。”

顾觉嗤笑一声,说:“不用了,再见。”

看着他要走,我心里挺急的,边拉着行李箱,边向他那边小跑过去,可能太急了,所以也没注意脚底下,只感觉有什么东西绊住了脚,我来不及反应就朝着顾觉那边扑过去了,按照偶像剧的情节,怎么着也得是扑在男人的怀里之类的吧。

可是,现实永远来得比小说精彩,顾觉看见我要摔倒了,他反应挺快的。。。。。。往旁边让了让,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的手还是抓住了他的衣服。

“刺啦”一声,就跟变魔术一样,我快速地往地上倒去,顾觉的衣服也随着我的倒下而迅速地裂开,先是肩膀,再是大片的胸部,最后彻底的光了。

我躺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而顾觉整个人一脸震惊得呆站在那儿,周围大多都是H大的学生,有些目睹了全过程,所以忍不住在一旁捂着嘴巴笑,边笑还边跟旁人一起指指点点。

正在这时,姜清从宾馆里走出来了,她看见我摔倒在地上,连忙跑过来把我从地上扶起来。

而顾觉依旧保持着震惊的样子,双手交叉抱在胸口前,估计是太过羞耻了,他被刺激地已经大脑停止运转了,整个人木呆呆的站着。

我被扶起来后,满脸歉意地拿着手里一团乱布,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而他好久才反应过来,冲我吼道:“还站着干嘛?赶紧开间房啊。”

他话一出口,周围的同学都各种起哄,估计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开放,这直接就开房了?这倒好,连脱衣服的功夫都省了。

其中,有一些认识他的人,都开始拿起手机拍照了,也有一些女学生难以置信,拿起手机噼里啪啦的打字,也不知道是在发信息,还是在发朋友圈。我赶紧进去开了一个房间,然后我们三个跟有人在背后追似的,赶紧冲进房间。

他一进房间,就气势汹汹地要找我算账的样子,我赶紧躲在姜清的后面,极其无辜地说:“这事真不怪我,只是巧合而已。”

“巧合?你说的轻巧,你知不知道我的一世英名都被你毁了。”

“你才多大点,还一世英名,再说了谁认识你啊,不过是一群看热闹的人罢了。”

“你,你。。。。。。”顾觉指着我的手指,都开始抖动了,这得多大的气性啊。

“好吧,我跟你道歉,实在是对不起了,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光一下身子又不会怎么样,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啊。”

“你知道你弄坏的这件衣服是特定款的,花钱都买不到了。”

虽然,我不知道他说的特定款是什么,但是看他那一脸心痛又生气的表情,我是真的觉得特备内疚,我走到他面前,一改之前漫不经心的样子,十分真诚看着他的眼睛,说:“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知道光嘴巴上道歉没什么用,你说说看我怎么样才能弥补你的损失?”

他见我突然真诚地给他道歉,他倒是有些不自在了,想了一下才说:“你现在先给我买一件衣服,至于怎么弥补我的损失。。。。。。”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才接着说:“估计你也没什么钱,就先把你学生证押我这里,之后我想到了,再跟你说。”

我心慌慌地,这到哪儿去弄个学生证啊,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我其实不是H大的学生,只是个借这学校教室上课的成人自考生时,他看我犹豫了,就在一旁故意讽刺我说:“啧啧,算了,你既然没那个诚意道歉,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好不容易助人为乐一次,结果还被恩将仇报。”

他这番话是把我说得一阵脸红,我心里有些着急地想要解释,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时,姜清突然说话了,“你不要讽刺我落落姐了,对于你的帮助,我很感谢,因为落落姐主要是为了我吗,才被卷入危险之中的,说起来该是我谢谢你,你看这样可以吗?我去你家给你全家免费做保姆,伺候你一家老小,直到你满意为止。”

姜清语出惊人,我和顾觉都同时愣住了,总感觉这话特别熟悉,像是在哪儿听过一样。

顾觉看了姜清一眼,嗤笑一声说:“这么说你是要以身相许?你以为是在演电视剧吗?”

姜清脸微红,但是脸上的表情很认真,仿佛只要顾觉同意,她立马就去他家里。不过想想吧,以姜清目前的情况,可能去他家是最好选择,当然啦,前提是顾觉得同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我总感觉姜清要么是真的太老实了,要么就是这女孩并没有她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

最后,我在后街的服装店里随便买了一件男士T恤给顾觉了,顾觉一脸嫌弃地穿上衣服后,带我们去一家门面不算大,环境也一般的小餐厅吃饭,不得不说味道还挺好的,我这种平时一碗饭就饱了的人,楞是又添了一大碗米饭。

不过,最让我诧异的是姜清,别看她瘦瘦小小的,饭量竟然比顾觉的还大,我和顾觉吃好后,都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姜清一个人在那儿吃。

本来菜刚上来的时候,我和顾觉都饿得有些不顾形象的猛吃着,而姜清吃得特别慢,也没怎么吃菜,我还以为姜清没什么胃口呢。但是,等我们都快吃完了,姜清才开始夹盘里剩的一点菜。后来,连盘里的汤都被她倒在碗里,就着米饭吃了,我本来要给她加菜的,但被她给阻止了。

顾觉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姜清,然后小声地在我耳边问我:“这女的什么情况?”

我正准备回答他的时候,但姜清听见了顾觉问我的话,她脸红了一下后,就大大方方地回答顾觉,“我被人贩子抓了,期间过得特别惨,不听话或者哭就会被打,之前被关在一个很破旧的乡下小房子里,每天就是一点粥和腌菜,这次我和其他几个女的被带到落落姐住的旅店那儿去见买家,幸好被落落姐救了,要不然我这辈子就真的完蛋了。”

虽然她现在说得很平静,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其中的艰险,顾觉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实话当时刚救下姜清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表情,甚至觉得这会不会是哪个剧组在拍戏。

顾觉想了又想,才说:“和谐社会还有这种事?那你怎么不报警?”

姜清正要说什么,被我打断了,我接着他的话说道:“哎,一言难尽啊,报完警会引起他们的疯狂报复的,人弱被人欺啊,只能忍着呢。算了,不说这个了,过了就过了,不过今天我们之所以能逃走,还是你帮的忙,谢谢你了。”

顾觉这时听我这么一说,他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说:“哎,你别这么说,讽刺我呢,我都没怎么帮忙。”

看见他这样,我心里一动,觉得顾觉其实是个挺好的人,只是有时候表现地有些外冷内热。我趁热打铁地说:“我觉得我们能遇见两次,这就是缘分,不如我们交个朋友,互相留个电话,加个微信吧。”

顾觉看了我一眼,这眼神里的内涵可丰富了,我怕他误会我,又赶紧加了一句:“你被误会啊,我对你没什么企图。”

他听了我的解释后,好像有些不高兴了,而姜清默默地在一旁看着我和顾觉说话,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若爱一生

若爱一生

若爱一生

若爱一生

若爱一生

若爱一生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若爱一生小说、若爱一生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