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千秋小说、山河千秋小说在线阅读

橘虞初梦 婚恋生活 2022-01-20 17:02:43 0 0

山河千秋

山河千秋小说、山河千秋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7-02 13:53

字数: 414,824

状态: 连载中 20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山河千秋小说简介:民国伊始,她的父亲病逝,跟随丈夫返回澳门继承燕京西四的祖宅,却惨遭设计,在赌场赌输了家产,并卖了身,遇到警察局局长。

前尘往事迷乱不清,她和丈夫离婚,成为那个时代的新新女性,却发现自己的身世和两个组织都有密切关系……

山河千秋小说预览

第一章“警察局的人未免太不自信,在你们密不透风的防御下,我就算安插了人进去,又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弄出来?只不过一个小小的障眼法,没想到骗过了所有人。现在你们局长在我们手里,那就麻烦白少将跑一趟,告诉谢安萌,拿我们要的东西来换人!”

“你们混蛋!”白晨曦气的大骂,“叮叮叮”又一排毒针擦着身体钉在地面上,差一点扎中了他。

白晨曦吓得跳起来,暗夜堂制造那些稀奇古怪的药有一手,万一不小心碰上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敌在暗我在明,不是硬气的时候。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回去找到谢安萌。

陆千然的家里,谢安萌焦躁不安等着白晨曦。

见了白晨曦,她立刻冲上来,“怎么回事,我收到一个空白号码的消息,陆千然被暗夜堂的人绑起来了?”

“早上你不见了,千然以为你被暗夜堂的人抓走,于是决定用他去换你,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暗夜堂的圈套。”

白晨曦脸色不悦,眼底冷意渐深,“谢安萌,为什么你一出现,黎明就出了大大小小的各种事情。”

谢安萌闻言愣住,“可是我一直都在房间睡觉,没有离开过。”

“你说什么?”

白晨曦感觉此刻大脑要炸掉,究竟谁说的才是事实,难道早上报信的人是卧底,还是说,谢安萌就是暗夜堂的人……

猜测一旦从脑海中冒出来,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不能控制。

“你怎么了,白晨曦。”

直到谢安萌的声音把他从思考中唤回来,白晨曦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谢安萌好长时间了。

他甩了甩头,先让自己镇定,“谢安萌,你告诉我,暗夜堂要你拿什么去换陆千然。”

暗夜堂要的是谢安萌手里的某样东西。

不管,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有问题,他现在也只能顺水推舟,配合他们的表演。

身后久久没有传来声音。

“怎么了?”白晨曦回头愣住,谢安萌慢慢抬起头,脸上无声落下留下几道泪痕。

“他们要的是……是我父亲的骨灰罐。”

白晨曦觉得暗夜堂背后的人一定是脑子有泡,千方百计做了一番计划,最后竟然是要一个骨灰罐。

“疯了疯了……真的是疯了。”

直到他们抱着骨灰罐再次到那个郊区的水泥厂,白晨曦还是觉得荒诞不经。

“白少将来了?这次倒是学聪明了,竟然还带着人。”

二人刚踏进水泥厂的地界,那个大喇叭就发出了声响。

白晨曦闻言不易察觉皱起眉,竟然,连他提前埋伏在附近的人都发现了。

废弃的水泥厂远在郊区,周围寸草不生,只有四百米远外才开始有了灌木等掩体。

原本是想用谢安萌作为诱饵,让对方出来,然后黎明的人悄悄包抄上,把他们一网打尽,没想到这被他们看穿。

不过没关系,他还有计划二。

这时,那个喇叭又响起来了。

“请谢小姐进来吧。白少将,你在外面等。”

大门再一次诡异大开。

“我进去了,白晨曦。”谢安萌低着头,捧着骨灰罐正要进去,却被白晨曦拦住。

白晨曦冷冷盯着大楼,“你以为你们还有信誉吗?上次千然就是被你们骗进去的,这次你们又想耍什么花招?”

喇叭里哧哧笑了几声,“白少将,你们没有选择的余地。我数三下,谢安萌如果不进去,我就一枪崩了你们的陆长官。”

子弹上膛的声音,突然从喇叭里传出,清晰可闻。

谢安萌急了,“别!别伤害他,我进去。”

她不顾白晨曦的劝阻,小跑进了去,等她后脚刚落地,身后那大门“轰”一声关上。

谢安萌紧张地吞咽了一口唾沫,缓步进了厂房。

空荡荡的厂房,安静的可怕,只能听见谢安萌自己的脚步声。

“有人么?”她顺着亮灯的房间一点一点找过去,直到顶层中央控制室,才看到了一个人影。

“谢小姐的东西拿来了吗?”

那人坐在高大的黑色椅子上,背对谢安萌,透过玻璃幕墙看着底下的那些陈旧古老的机器。

谢安萌抱紧骨灰盒,质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我爸爸的骨灰罐!”

黑色椅子轻轻转动,那个人起身,谢安萌倒抽一口冷气。

白色。

从头到脚都是白色,甚至在脸上还挂着一个白色的面具,眼睛的位置抠出两个弯弯的笑眼状,乍一眼看过去,十分诡异。

那人起身,谢安萌闻到一股芳香,没等她深嗅,浑身上下突然酸软,无力跌坐在地,骨灰盒被白衣男人轻巧接住,稳稳拿在手里。

“你……你下药?”谢安萌面露惊恐。

“这也是让谢小姐你走的舒服一点。”那人冷笑一声,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一支乌漆的手枪,枪口准确对准了谢安萌的额头,“东西拿到手,你就可以去地下见你那早死的父亲了。”

“等等。”千钧一发之际,谢安萌叫道,“既然让我死,我想当个明白鬼,这和我父亲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千方百计只是为了他的骨灰盒?”

白衣人轻蔑笑出声,手指缓缓扣动扳机:“到地下去问你爸爸吧。”

谢安萌瞬间出了一脑门的冷汗,忽然笑了一声,“那你就永远也别想拿到真正的骨灰罐!”

“什么,这不是你父亲的骨灰盒?”白衣人激动喊叫着,忽而好像想起什么,手忙脚乱打开盒子,只见里面盛着的是白花花的面粉。

“混蛋!”白衣人暴躁而起,枪托狠狠砸向谢安萌,“你们竟然敢耍我!”

头一歪,剧痛传来,黏腻的液体缓缓滴下来,谢安萌不用摸也知道,被砸出了血。

那人突然冷静下来,诡异一笑:“反正你已经到了我的手里,先给你扎上一针,也不愁你以后不听话了。”

他拎起谢安萌,掏出一根眼熟的针管。

谢安萌脸色大变,这正是周岩扎向陆千然的那根,不过颜色却要深得多。

曼陀罗原液。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 第二章然而,该来的一针没有来,“当啷”一声脆响,针筒落在地上。

下一刻,谢安萌感觉抓住她的那个力道消失,她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别想动她!”

是陆千然!

谢安萌惊喜地睁开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他不是被关起来了吗?

“你……你是怎么逃脱的。”那白衣人也十分不可思议,“你已经被我扎了曼陀罗液,我不给你注射解药,你怎么会从昏睡中醒过来?”

陆千然把谢安萌挡在身后,冷哼道:“难道夜枭以为,同样的错误,陆某人会犯第二次?”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陆长官,竟然能看出我的身份。”白衣人收了针剂,从兜里掏出一堆小球飞快甩在地上。

“天时地利人和,今天你们就别想离开这儿了,既然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陆千然脸色巨变,“不好!安萌,快捂住口鼻。”

说时迟那时快,小球落地即弹开,“兹啦兹啦”冒出阵阵白色烟雾,隐约还能闻到刺激的味道。

“你们就永远地留在这里吧。”

随着一声玻璃脆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打破玻璃幕墙飞了出去。

“该死的!”陆千然护住谢安萌飞快退道房间的角落,屋子里满满都是白色的烟雾,根本看不到人。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谢安萌捂住口鼻,防止她意外吸入那些烟雾。

“我们怎么办!”谢安萌咬住嘴唇,她因为刚刚吸入了那白衣人身上的香气,现在还是软弱无力,若不是陆千然的搀扶,就会一头栽倒在地上。

“等!”陆千然眯起眼睛看着屋顶,冷静地说:“这一房间的烟雾会触发报警器,等白晨曦带的人进来,从外面喷水,烟雾就能散去,我们再借机出去。”

他顿了会儿,流露出一丝懊悔,“这次竟然让他跑了。”

谢安萌咬一口舌尖,让尖锐的疼痛唤起自己一些感觉,安慰道,“你没事就好,我们也算有收获,至少,知道了他们的目的。”

犹豫一下,她接着说,“只是我还是不明白,我的父亲和暗夜堂有什么关系。 ”

陆千然听了这话正要说什么,刺耳的报警铃终于响了起来。

白晨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二人刚松一口气,忽然陆千然倏地绷直了身体。

“怎么了?”谢安萌问完就知道为什么陆千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想到白衣人走时候留下的那句话,她的脸色煞白煞白。

那人既然要他俩死在这里,怎么会留下报警器这么明显的活路给他们?

一股刺鼻的酒精味传来。

白晨曦带来的那些警察,手里的备用水早已被换成了酒精。

这么刺鼻的酒精味道,浓度可想而知,遇星点的明火就会燃烧。

现在,只要碰见丁点火星,整个厂子就会燃烧。

“我给你们的礼物,喜欢吗?”那白衣人的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出来,“放心,一会儿才是你们的死期,现在让你们多挣扎一会儿,好好感受恐惧!”

“轰”一声巨响,有东西爆炸了,整个楼都跟着震了震。

“你们终将被掩盖在废墟中,别想着有人会来救你们。澳门全警局的高层都被炸死在这里,你说下周的报纸会不会大卖呢?”

谢安萌脸色惨白,她无意识拽紧了陆千然的衣角。

“安心。”

陆千然虽然是安慰她,可他面色也十分不好。

听清白衣人的话后,心猛地一沉。

若想逃离这里,这里只能靠他们自己。

陆千然的目光落在大门上,刚刚他试过了,大门被紧紧锁住,纹丝不动。他又看向白衣人逃离时打破的窗户,离地面至少有七米,若是搏一搏……

他的身影刚出现在窗口,一个微弱的红点出现在他身上,心中危机大作,陆千然下意识往旁边闪过去。

一颗子弹准确打在他刚刚待的地方。

“别想跑出来。”

有狙击手在外面盯着这里,看见人影毫不留情就是一枪。

窗,也不能走了。

他们要被活生生困死在这里了。

谢安萌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

“陆千然……我们逃不出去了。”她在坐在墙角苦笑,在这面临死亡的关头,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早死晚死都得死,与其等着那个人不知什么时候放一把火把我们都烧死,不如跳下去,就算挨了一枪也是死得痛快。”

谢安萌站起身,突然看向窗口,眼神发直。

这时,又是两声爆炸响。

建筑物晃动更加强烈。

谢安萌眼睛一闭,就往窗口方向跑过去,突然人影晃过,她被陆千然撞倒在地。

“不!就算最后也是死路一条,也要尝试过所有的机会,尽过所有人事,之后才能听天命。”陆千然把谢安萌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做一个缓冲。

“放心,你还有我。”

充满力量的怀抱和暖意的话语让谢安萌缓过神。

“陆千然……”她叫着他的名字,“我们真的能出去吗?”

“能。”陆千然抿紧嘴,忽然眼前一亮。

“这个门完全可以被炸弹炸开!”

谢安萌和陆千然异口同声地说。

有救了!

“白晨曦,你的手榴弹总没有被夜枭换掉吧?只要墙被炸开一个口子,我们就能出去。”陆千然扫一圈周围,朝外面喊道,“我们在里面会想办法抵消一部分爆炸的威力,你尽管扔。”

陆千然和谢安萌齐心协力,将控制台附近仅有的几个柜子搬过去。期间还要小心翼翼,万一在窗口露出身影,就是一枪。

他们躲在柜子后面,静静等待着爆炸声响起来。

越来越近,楼层的震动也越来越强烈。

“三、二、一!”

陆千然猛地把谢安萌拦在怀里。

轰!

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直接在身边炸开,两个人同时闷哼一声,齐齐被炸飞出去。

等烟雾散去,谢安萌先抬起头,面上带有喜色,“陆千然,墙,被炸开了!”

她叫了几声都没人搭理。

“陆千然?”谢安萌一回头,大骇,“陆千然你怎么了!”

只见陆千然眉头紧锁,面色如金纸,身上的白衬衫已经被血染红了大半。 第三章他已经昏迷了。

谢安萌使出吃奶的力气把人翻个身,她倒抽一口冷气,天!

为了保护她,陆千然的后背扎进了密密麻麻的碎片,没有一块是完好的皮肤。他的腿被钢筋扎穿,伤口往外冒血。

伸手探下,还有气,谢安萌松了一口气又提起来,这种情况如果不赶紧送到医院,恐怕会有危险。

“陆千然,陆千然。”谢安萌叫了几声,陆千然仍然紧皱眉头,昏迷不醒。

思索片刻,她索性一咬牙把陆千然抗在肩膀上,往前走了不过几步,谢安萌感觉已经走了半个小时。

陆千然身材高大,她娇小玲珑扛住他本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更别提她还吸入了白衣人的奇怪香味,浑身好像失去了力气一般。

“放……放我下去。”肩头的陆千然意识模糊,口中喃喃道。

“你醒了?”谢安萌气喘吁吁,扶着墙稳住自己的身体。

“你快走,不用管我离开这里。”

“我不会放弃你的。”

谢安萌含着眼泪抓紧了陆千然,防止他因为挣扎而跌落在地。

“放开我!”陆千然突然迸发出一股极大的力道,把自己甩到地上。

他睁开眼睛,对着谢安萌冷冷说:“我伤成这样,没有办法自己行走,带着我你根本逃不出去。”

“不!”谢安萌大喊一声,眼泪流下来,哽咽着说:“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不会来到这里,这个时候我也不能把你丢下离开。”

外面突然迸射进一星火光。

残留在地面的酒精遇火就燃,瞬间蔓延成一片火海。

白晨曦的声音越来越渺茫,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废墟中的哪里。

火光中,陆千然的神情越发俊冷,“谢安萌!你赶紧走,我用不着你救。你想被我拖累死在这里,可是我不想死的时候还要拉一个垫背的。”

“你不是说要尽过所有人事,才能听天命么!”谢安萌怒吼着。

陆千然被她顶得哑然,他忽然一笑,对谢安萌说:“那听你的,我们逃一下试试。”

爆炸起的灰尘有效地阻止了火焰蔓延过来的进度,不过,周围的温度已经很高,连氧气也越发稀薄。

四下环顾,谢安萌眼前一亮,找到一块被炸掉一个轱辘的推车。她先把车从炸开的墙送出去,再把陆千然也送出去,最后把人放在车上,使劲往外拉着车。

“陆千然!谢安萌!”

白晨曦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谢安萌不禁精神一振,“我们在这儿!”

临行前,谢安萌无意往拐角一撇,目光抓捕道一道白色的身影。

她下意识顿住。

白衣人脱掉了白色的斗篷外套,神形轮廓渐显,让她有很熟悉的感觉,仿佛在哪里见过。

这个人,她肯定认识。

从郊区的水泥厂逃出去后,陆千然就被送到了医院,精心调养数日,人总算恢复了些精神,有空看起下面人送上来的各种资料。

谢安萌这几日一直在照顾他,有时熬着粥让白晨曦带过去,有时自己亲自过去给病房换换花。

两人不时在病房里说几句笑话,一种若有若无的暧昧情愫不知不觉在两个人间缠绵悱恻,悄悄流转。

“安萌,你就不好奇为什么一个制药组织要对你下手吗?”

陆千然看着修剪花枝的谢安萌,突然开口,提起这几日两个人谁都没有提这个话题。

手下一抖,谢安萌手里的剪刀把一朵花剪掉,花朵滚落到地上,“你查出了什么?”

其实她心里隐隐有种感觉,自己爸爸可能与这些有关,但是她下意识的不想去承认罢了。

“我觉得你这么聪明已经也猜到了,你爸是黎明制药公司的创始人。”陆千然拿出这几日手下陆续送过来的情报,统统递给她。

谢安萌接过来并不看,反而盯着他,“你是不是还有别的话要跟我说?”

陆千然沉默一会,“原本我想瞒着你,既然你看出来了我就说了,还有一件关于你父亲的事,在纸面上没有记录,是我自己推测出来的。”

“当年谢先生和暗夜堂的夜枭是好伙伴。他们在研究中发现一样物质——据说是一段能改变人基因的病毒。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陆千然顿了顿,“三个人就此决裂,夜枭创建暗夜堂暗地里制作毒药和黎明对立,而后不久谢先生也解散了黎明。”

“但是,我父亲并没有告诉我过一丁点关于黎明事情。”

“那是自然,因为后来发生了意外。”陆千然深深看她一眼。

“夜枭派出卧底潜入黎明,但是发生意外——卧底爱上了谢先生,他们结婚并生下了你。”

谢安萌震惊,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是这样,怪不得父亲谈到母亲的时候总是三缄其口,避讳不及。

“夜枭知道后很愤怒,认为自己被背叛,请了顶尖杀手对付谢先生,你的母亲为了保护你,重回暗夜堂,借汇报那段基因的资料为由刺杀夜枭,身亡,不过夜枭也遇刺身受重伤,你的父亲性情大变,带着你离开了澳门,解散黎明,同时带走的还有那段基因的所有资料。”

“所以说,暗夜堂的人一直不罢休,就是认为那些研究资料在我这里,或者说……可能藏在我父亲的骨灰罐里?”谢安萌目瞪口呆,她想不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

“对。”陆千然又说,“但是夜枭已死,你父亲也病故,现在的夜枭是第二代,沿用夜枭这一名号。”

谢安萌还是呆呆地坐在窗口,整个人被这个消息惊得脑中一片空白。

“今晚有一个宴会,如果你想再知道一些你父亲当年的消息,可以跟我一起去。宴会上有很多经历过那件事的老人了。”陆千然犹豫一会,又说,“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

谢安萌突然问道,“那你之前保护我,也是因为这些?因为我是黎明遗女?” 第四章陆千然沉默了一会儿。

这短暂的一会儿,在谢安萌眼里像是一世纪那么漫长。

“之前我不知道,见到你只是觉得有些眼熟。我父亲和你父亲是故交,你爸还救过我爸一命的。后来暗夜堂针对你才让我起疑,直到在医院这几天,我看了这些报告把那些细节都捋清楚了,才敢确认。”

“好,我去。”谢安萌背对着陆千然,他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是隐隐感觉到对方情绪十分压抑。

“那我命人准备一下。”陆千然撑着床坐起身,“我也好的差不多了,今晚,我陪你去。”

等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车在行进繁华的市内,又到窗外的景色渐渐荒凉。

一幢仿天鹅城堡样的建筑跃然于眼前。

谢安萌穿了一身暗红色的礼服,不知是不是巧合,竟同陆千然西装领带是一样的颜色。

“挽住我的手。”

陆千然先下车给谢安萌开门,他贴近谢安萌的耳畔,带来一丝麻痒的感觉。

谢安萌微微脸红。

这时,司机接了一个电话,有些暧昧的气氛被这通电话搅乱,无影无踪。

“陆长官……”他对陆千然耳语几句。

陆千然脸色未变,但谢安萌却敏感地察觉到挽住的手臂明显地紧绷起来。

出了什么事?

谢安萌正想问,门口已经迎上来几个人,把他们团团围住,对着陆千然谄笑着献媚。

“陆长官今日大驾光临,真是令鄙馆蓬荜生辉啊!”那中年男人不动声色瞅一眼谢安萌,试探着问道:“没见陆长官带女伴来过,不知这位是?”

“我……”

“谢小姐是我的女朋友。”

谢安萌的话被陆千然打断,她一脸惊讶看着对方,却收到陆千然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对方一愣,立刻热情起来,对谢安萌殷勤了许多。

“外面风大,陆长官赶紧进去吧。”

寒暄几句,那几个人便把陆千然亲自迎进屋内。

“安萌,你小心点脚下。”陆千然转过头细心叮嘱。

走到门口,谢安萌突然感觉到有一道火辣的目光牢牢钉在她的身上,那般视线,让她很难忽视。

猛地回头,谢安萌盯住那个角落,可并没有可疑的人在。

“奇怪……”谢安萌嘀咕一声,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撞到了她的肩膀,谢安萌踉跄一步,还未开口斥责,那人的背影却让她猛地瞪大了双眼,指甲倏然掐进掌心。

刚刚路过的是……白衣人!

攥紧拳头,手心里蓦然多出的事物生硬又柔软,掌心皮肤上异物感让她明白这不是错觉。

擦身而过的瞬间他塞给她一张纸条。

上面会写着什么内容?

谢安萌一时间微微愣怔,她诧异地抬起头,想要看清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谁。只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只来得及望着对方高大笔挺的背影,渐渐往觥筹交错的大厅内部走去。

只是,即使单单看着那人的背影,谢安萌胸腔之中都能涌起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这个人她曾经一定见过,甚至是她很熟悉的一个人。

刹那间,周岩的脸孔在脑海中清晰浮现出来,令她心尖猛地一颤。

会是他吗?这个曾经无数次利用过自己,却也让自己深深爱过,期待能够共度一生的男人。

心绪复杂,谢安萌抿了抿唇,将手中的纸条渐渐握紧。

“安萌,怎么了?你看到什么熟人了吗?”

直到耳边传来陆千然略带疑惑的关怀,谢安萌才后知后觉将自己的目光移了回来。

“没什么,陆千然,只是我刚刚看到……”

谢安萌的话语停留在嘴边,那个熟悉的背影已经被各怀心事的红男绿女挡了个严严实实,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谢安萌心中刹那间警铃大作,她知道,要是贸然告诉陆千然这件事情,恐怕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到时候想要找到这人更是难上加难。

既然他有这么胆量,当着众人的面给她传递纸条,想必也早就有了全身而退的自信了。

“没什么,我们快进大厅吧。”谢安萌勉强露出一丝掩饰的微笑,状似亲昵地拍了拍陆千然的臂弯,微微低头。

“哦,对,提到这里我才想起来,陆长官,晚宴马上就开始,您和夫人先进去暖和暖和身子,里面什么都有,还请二位先进去吃点茶点休息一下吧。”

中年男人到底是迎来送往的老油条,三言两语直接把谢安萌称呼为陆千然的夫人,既表示对于谢安萌的尊重,又侧面讨了陆千然的欢心。

谢安萌微微一顿,默默地,两朵红云飘在了脸颊上,她不过只是一个刚刚离过婚的女人而已,何德何能成为陆千然的夫人呢?

只是虽然如此,听到中年男人恭维的话语,还是让她心头小鹿般的轻快跳动了几分。

大厅之中都是些名圈内媛和位高权重的男人,曾几何时,谢安萌也经常磨不过父亲的授意,被迫参加这样应酬恭维的场合,因此免不了认出了其中几个相熟的面孔。

陆千然和谢安萌的双双出现,一瞬间点亮了在场众人眼中的光芒。

硬挺俊朗的局长,和他身边清丽端庄的女伴,怎么看都是一副绝妙的油画。

“陆长官,没想到公事繁多的你也能赏脸过来阿,我城北那家金店过几天就要开张了,到时候还请你赏脸剪个彩,露个面阿。”

“毕竟我们这些做做小本生意的人,还是要请您这样有威望的人坐镇,才有底气一些啊。”

有几个端着酒杯满面红光的男人冲着陆千然而来,话语中也尽是讨好恭维之意。

谢安萌将视线在盛装打扮的男女之间犹疑,企图找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不过此举无异于大海捞针。

令她无奈的是,随着陆千然的出现,越来越多企图攀谈的人纷纷出现,令她有些头昏脑涨。四顾之下,她抬头看着陆千然,道:“我有点不舒服,想要去一下洗手间。”

“需要我陪你去吗?”

陆千然一个低头,两个人之间原本就显得亲密的关系愈加暧昧了几分,陆千然说话间,吐出的呼吸轻飘飘喷洒在谢安萌的脸颊边,让她有片刻慌了心神。

在这之前,她和陆千然分明就是两条不想交的平行线,而如今一场本就是陷阱的赌局,却将他们两个人无比拉近,只是……

山河千秋小说预览

“警察局的人未免太不自信,在你们密不透风的防御下,我就算安插了人进去,又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弄出来?只不过一个小小的障眼法,没想到骗过了所有人。现在你们局长在我们手里,那就麻烦白少将跑一趟,告诉谢安萌,拿我们要的东西来换人!”

“你们混蛋!”白晨曦气的大骂,“叮叮叮”又一排毒针擦着身体钉在地面上,差一点扎中了他。

白晨曦吓得跳起来,暗夜堂制造那些稀奇古怪的药有一手,万一不小心碰上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敌在暗我在明,不是硬气的时候。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回去找到谢安萌。

陆千然的家里,谢安萌焦躁不安等着白晨曦。

见了白晨曦,她立刻冲上来,“怎么回事,我收到一个空白号码的消息,陆千然被暗夜堂的人绑起来了?”

“早上你不见了,千然以为你被暗夜堂的人抓走,于是决定用他去换你,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暗夜堂的圈套。”

白晨曦脸色不悦,眼底冷意渐深,“谢安萌,为什么你一出现,黎明就出了大大小小的各种事情。”

谢安萌闻言愣住,“可是我一直都在房间睡觉,没有离开过。”

“你说什么?”

白晨曦感觉此刻大脑要炸掉,究竟谁说的才是事实,难道早上报信的人是卧底,还是说,谢安萌就是暗夜堂的人……

猜测一旦从脑海中冒出来,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不能控制。

“你怎么了,白晨曦。”

直到谢安萌的声音把他从思考中唤回来,白晨曦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谢安萌好长时间了。

他甩了甩头,先让自己镇定,“谢安萌,你告诉我,暗夜堂要你拿什么去换陆千然。”

暗夜堂要的是谢安萌手里的某样东西。

不管,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有问题,他现在也只能顺水推舟,配合他们的表演。

身后久久没有传来声音。

“怎么了?”白晨曦回头愣住,谢安萌慢慢抬起头,脸上无声落下留下几道泪痕。

“他们要的是……是我父亲的骨灰罐。”

白晨曦觉得暗夜堂背后的人一定是脑子有泡,千方百计做了一番计划,最后竟然是要一个骨灰罐。

“疯了疯了……真的是疯了。”

直到他们抱着骨灰罐再次到那个郊区的水泥厂,白晨曦还是觉得荒诞不经。

“白少将来了?这次倒是学聪明了,竟然还带着人。”

二人刚踏进水泥厂的地界,那个大喇叭就发出了声响。

白晨曦闻言不易察觉皱起眉,竟然,连他提前埋伏在附近的人都发现了。

废弃的水泥厂远在郊区,周围寸草不生,只有四百米远外才开始有了灌木等掩体。

原本是想用谢安萌作为诱饵,让对方出来,然后黎明的人悄悄包抄上,把他们一网打尽,没想到这被他们看穿。

不过没关系,他还有计划二。

这时,那个喇叭又响起来了。

“请谢小姐进来吧。白少将,你在外面等。”

大门再一次诡异大开。

“我进去了,白晨曦。”谢安萌低着头,捧着骨灰罐正要进去,却被白晨曦拦住。

白晨曦冷冷盯着大楼,“你以为你们还有信誉吗?上次千然就是被你们骗进去的,这次你们又想耍什么花招?”

喇叭里哧哧笑了几声,“白少将,你们没有选择的余地。我数三下,谢安萌如果不进去,我就一枪崩了你们的陆长官。”

子弹上膛的声音,突然从喇叭里传出,清晰可闻。

谢安萌急了,“别!别伤害他,我进去。”

她不顾白晨曦的劝阻,小跑进了去,等她后脚刚落地,身后那大门“轰”一声关上。

谢安萌紧张地吞咽了一口唾沫,缓步进了厂房。

空荡荡的厂房,安静的可怕,只能听见谢安萌自己的脚步声。

“有人么?”她顺着亮灯的房间一点一点找过去,直到顶层中央控制室,才看到了一个人影。

“谢小姐的东西拿来了吗?”

那人坐在高大的黑色椅子上,背对谢安萌,透过玻璃幕墙看着底下的那些陈旧古老的机器。

谢安萌抱紧骨灰盒,质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我爸爸的骨灰罐!”

黑色椅子轻轻转动,那个人起身,谢安萌倒抽一口冷气。

白色。

从头到脚都是白色,甚至在脸上还挂着一个白色的面具,眼睛的位置抠出两个弯弯的笑眼状,乍一眼看过去,十分诡异。

那人起身,谢安萌闻到一股芳香,没等她深嗅,浑身上下突然酸软,无力跌坐在地,骨灰盒被白衣男人轻巧接住,稳稳拿在手里。

“你……你下药?”谢安萌面露惊恐。

“这也是让谢小姐你走的舒服一点。”那人冷笑一声,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一支乌漆的手枪,枪口准确对准了谢安萌的额头,“东西拿到手,你就可以去地下见你那早死的父亲了。”

“等等。”千钧一发之际,谢安萌叫道,“既然让我死,我想当个明白鬼,这和我父亲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千方百计只是为了他的骨灰盒?”

白衣人轻蔑笑出声,手指缓缓扣动扳机:“到地下去问你爸爸吧。”

谢安萌瞬间出了一脑门的冷汗,忽然笑了一声,“那你就永远也别想拿到真正的骨灰罐!”

“什么,这不是你父亲的骨灰盒?”白衣人激动喊叫着,忽而好像想起什么,手忙脚乱打开盒子,只见里面盛着的是白花花的面粉。

“混蛋!”白衣人暴躁而起,枪托狠狠砸向谢安萌,“你们竟然敢耍我!”

头一歪,剧痛传来,黏腻的液体缓缓滴下来,谢安萌不用摸也知道,被砸出了血。

那人突然冷静下来,诡异一笑:“反正你已经到了我的手里,先给你扎上一针,也不愁你以后不听话了。”

他拎起谢安萌,掏出一根眼熟的针管。

谢安萌脸色大变,这正是周岩扎向陆千然的那根,不过颜色却要深得多。

曼陀罗原液。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 然而,该来的一针没有来,“当啷”一声脆响,针筒落在地上。

下一刻,谢安萌感觉抓住她的那个力道消失,她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别想动她!”

是陆千然!

谢安萌惊喜地睁开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他不是被关起来了吗?

“你……你是怎么逃脱的。”那白衣人也十分不可思议,“你已经被我扎了曼陀罗液,我不给你注射解药,你怎么会从昏睡中醒过来?”

陆千然把谢安萌挡在身后,冷哼道:“难道夜枭以为,同样的错误,陆某人会犯第二次?”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陆长官,竟然能看出我的身份。”白衣人收了针剂,从兜里掏出一堆小球飞快甩在地上。

“天时地利人和,今天你们就别想离开这儿了,既然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陆千然脸色巨变,“不好!安萌,快捂住口鼻。”

说时迟那时快,小球落地即弹开,“兹啦兹啦”冒出阵阵白色烟雾,隐约还能闻到刺激的味道。

“你们就永远地留在这里吧。”

随着一声玻璃脆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打破玻璃幕墙飞了出去。

“该死的!”陆千然护住谢安萌飞快退道房间的角落,屋子里满满都是白色的烟雾,根本看不到人。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谢安萌捂住口鼻,防止她意外吸入那些烟雾。

“我们怎么办!”谢安萌咬住嘴唇,她因为刚刚吸入了那白衣人身上的香气,现在还是软弱无力,若不是陆千然的搀扶,就会一头栽倒在地上。

“等!”陆千然眯起眼睛看着屋顶,冷静地说:“这一房间的烟雾会触发报警器,等白晨曦带的人进来,从外面喷水,烟雾就能散去,我们再借机出去。”

他顿了会儿,流露出一丝懊悔,“这次竟然让他跑了。”

谢安萌咬一口舌尖,让尖锐的疼痛唤起自己一些感觉,安慰道,“你没事就好,我们也算有收获,至少,知道了他们的目的。”

犹豫一下,她接着说,“只是我还是不明白,我的父亲和暗夜堂有什么关系。 ”

陆千然听了这话正要说什么,刺耳的报警铃终于响了起来。

白晨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二人刚松一口气,忽然陆千然倏地绷直了身体。

“怎么了?”谢安萌问完就知道为什么陆千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想到白衣人走时候留下的那句话,她的脸色煞白煞白。

那人既然要他俩死在这里,怎么会留下报警器这么明显的活路给他们?

一股刺鼻的酒精味传来。

白晨曦带来的那些警察,手里的备用水早已被换成了酒精。

这么刺鼻的酒精味道,浓度可想而知,遇星点的明火就会燃烧。

现在,只要碰见丁点火星,整个厂子就会燃烧。

“我给你们的礼物,喜欢吗?”那白衣人的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出来,“放心,一会儿才是你们的死期,现在让你们多挣扎一会儿,好好感受恐惧!”

“轰”一声巨响,有东西爆炸了,整个楼都跟着震了震。

“你们终将被掩盖在废墟中,别想着有人会来救你们。澳门全警局的高层都被炸死在这里,你说下周的报纸会不会大卖呢?”

谢安萌脸色惨白,她无意识拽紧了陆千然的衣角。

“安心。”

陆千然虽然是安慰她,可他面色也十分不好。

听清白衣人的话后,心猛地一沉。

若想逃离这里,这里只能靠他们自己。

陆千然的目光落在大门上,刚刚他试过了,大门被紧紧锁住,纹丝不动。他又看向白衣人逃离时打破的窗户,离地面至少有七米,若是搏一搏……

他的身影刚出现在窗口,一个微弱的红点出现在他身上,心中危机大作,陆千然下意识往旁边闪过去。

一颗子弹准确打在他刚刚待的地方。

“别想跑出来。”

有狙击手在外面盯着这里,看见人影毫不留情就是一枪。

窗,也不能走了。

他们要被活生生困死在这里了。

谢安萌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

“陆千然……我们逃不出去了。”她在坐在墙角苦笑,在这面临死亡的关头,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早死晚死都得死,与其等着那个人不知什么时候放一把火把我们都烧死,不如跳下去,就算挨了一枪也是死得痛快。”

谢安萌站起身,突然看向窗口,眼神发直。

这时,又是两声爆炸响。

建筑物晃动更加强烈。

谢安萌眼睛一闭,就往窗口方向跑过去,突然人影晃过,她被陆千然撞倒在地。

“不!就算最后也是死路一条,也要尝试过所有的机会,尽过所有人事,之后才能听天命。”陆千然把谢安萌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做一个缓冲。

“放心,你还有我。”

充满力量的怀抱和暖意的话语让谢安萌缓过神。

“陆千然……”她叫着他的名字,“我们真的能出去吗?”

“能。”陆千然抿紧嘴,忽然眼前一亮。

“这个门完全可以被炸弹炸开!”

谢安萌和陆千然异口同声地说。

有救了!

“白晨曦,你的手榴弹总没有被夜枭换掉吧?只要墙被炸开一个口子,我们就能出去。”陆千然扫一圈周围,朝外面喊道,“我们在里面会想办法抵消一部分爆炸的威力,你尽管扔。”

陆千然和谢安萌齐心协力,将控制台附近仅有的几个柜子搬过去。期间还要小心翼翼,万一在窗口露出身影,就是一枪。

他们躲在柜子后面,静静等待着爆炸声响起来。

越来越近,楼层的震动也越来越强烈。

“三、二、一!”

陆千然猛地把谢安萌拦在怀里。

轰!

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直接在身边炸开,两个人同时闷哼一声,齐齐被炸飞出去。

等烟雾散去,谢安萌先抬起头,面上带有喜色,“陆千然,墙,被炸开了!”

她叫了几声都没人搭理。

“陆千然?”谢安萌一回头,大骇,“陆千然你怎么了!”

只见陆千然眉头紧锁,面色如金纸,身上的白衬衫已经被血染红了大半。 山河千秋

山河千秋

山河千秋

山河千秋

山河千秋

山河千秋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山河千秋小说、山河千秋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