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毒药见你封喉小说、爱是毒药见你封喉小说无广告

念伊人 婚恋生活 2022-01-20 11:03:43 0 0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小说、爱是毒药见你封喉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1-21 15:34

字数: 47,463

状态: 已完结 42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小说简介:失去孩子的季半夏,被判入狱三年。

她冒着大雨在白家门口跪了一天,得到他一句,“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呵……白少擎,我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三年后,她明艳动人,成为南城最知名的交际花。

他抓着她的手,质问她,“还爱吗?”

她笑靥如花,“爱是罂粟,我再也不会碰了。”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小说预览

第一章季半夏垂在手铐里的手一点点握紧,任由佟安好不着痕迹的羞辱她。

“少擎!难道你对这个女人还有什么留恋吗?”

见白少擎只是皱眉深思,佟安好赶快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微型的U盘出来,“少擎,你知道这个是什么么?”

白少擎眉心狠狠一皱,等她解释。

“这U盘里清晰的记载下来了云朵车祸的整个过程,包括……”

佟安好顿了顿,扬眉一笑,见季半夏也转头望向她,她就更得意了,故意在季半夏的面前晃了晃。

“包括季小姐的车,是如何加速朝云朵撞过去的!那速度,足以构成故意谋杀罪了吧!”

在听完佟安好的话的刹那,季半夏的身子一僵。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佟安好手里握着的那个小玩意,而佟安好却观察的是白少擎的脸色。

男人虽未说话,整张脸却冰冷至极,墨眸中幽暗一片。

“就凭这个,季小姐恐怕下半辈子,要在监狱里度过了呢!”

佟安好啧了口气,将U盘重新揣回她精致的小包中,又换上了一副笑脸,“少擎,你现在还要拦着执法人员秉公执法吗?”

白少擎漠然抿唇,佟安好便已知道了她的目的达成了!

纤细的手指抬了抬,她开口示意旁人,“还愣着做什么?带她走!”

佟安一声令下,几乎大家都没了半点迟疑。

季半夏被几只手牵制着,押解上了法院车,一场闹剧才终于告一段落。

佟安好收回视线,这才发现身旁的男人一声不吭的伫立着,目送着那辆法院的车渐行渐远,冰冷的脸上有一丝丝她所看不明白的情绪。

“少擎,季半夏她是完蛋了!那么你和我……”她酝酿着言语准备开口。

“U盘从哪里弄的?”头顶传来不带感情的声音。

佟安好抬起头,白少擎正拧着眉头瞧她,她心里微微一恻,竟有些紧张。

“我去地下车库保安室那儿调取的录像。”她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是么?”白少擎勾了勾唇,眼底藏着的讥讽一泻而出,“准备的还够充分的。”

他转身步入客厅中,往沙发上随意一坐,两条腿交叠着。

佟安好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快步的走到他身边,“少擎!我承认我在落井下石,我这事儿做的并不厚道,可是你知道的,我爱你!我爱了你那么多年,大家都以为我们郎才女貌,是天作之合,结果呢,结果季半夏她出现了!她破坏了本该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婚姻!”

“打住。”白少擎做了一个手势,丝毫不加掩饰的盯着她,“有一件事我申明一下,不管季半夏有没有出现,我们两个,都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佟安好依然不甘心的问。

“我不爱你。”

四个字,从他厚薄适中的唇中溢出,传入她的耳膜,异常刺耳,尖锐。

轻而易举的让她整颗心都疼了起来。

不管她家境有多优渥,不管她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有多么完美,他都不爱她。

就是这么简单。

可是季半夏呢,难道他就爱季半夏了吗?

凭什么季半夏就能怀上他的孩子,而她,在等了他那么多年后,得到的依然是这个无情的答案!

佟安好根本无法冷静,甚至连思考的空间都没有,她攥着拎包的手指用力的掐着,紧握成拳。

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季半夏的。

她都不能嫁的男人,凭什么季半夏就可以! 第二章南城郊区监狱

“听说了么?隔壁被关进来的是白家那个少奶奶,之前借孩子逼婚的那个!”

“可不是么,听说犯了故意杀人罪,直接被上面的人给抓进来了,审都不带审的,直接定罪10年!”

“嘘,别议论了别议论了!上面那些大人物,可不是咱么可以招惹的起的!”

伴随着议论声之后,是‘哐当’‘哐当’铁门合上的声音,走廊内恢复了一片寂静。

季半夏一只胳膊搭在窗台上,手臂上有一个纹身,上面刻着‘擎’字,那是她当初在学校里暗恋他时,偷偷去纹的。

因为笔画较多,老板纹的时候她疼的要死,却咬着牙一直都没有吭声。

她爱白少擎,爱到骨髓,爱到即使她卑微的如同一只蝼蚁,她也心甘情愿的待在他的身边。

可是她现在才发现,自己的爱有多么凄凉,悲伤。

宝宝……

她抚摸上平坦的小腹,回想起那撕心裂肺孩子流逝的感觉,是妈妈对不起你,没有保护好你……

“嗒。嗒。嗒。”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由远及近。

季半夏面无表情的转过身,便看见佟安好唇瓣轻咧,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两个拎着公文包的男人。

“我们又见面了,季小姐。”佟安好和她打招呼。

知道来者不善,季半夏根本不想搭理她。

佟安好也不计较,笑着接过身后男人递过来的一份文件,“我今天来,是为了两件事。第一件,是你和少擎的离婚协议书,麻烦你给签了。”

她为此还特意的跑了一趟白家老宅,得到了白老爷子和白母的恩准。

既然白少擎一直没有出面正式和季半夏离婚,那么就由她来做这个恶人好了。

“第二件事?”季半夏杵着不动,抬眸看她。

佟安好笑了笑,“第二件事,麻烦你申明一下,净身出户。”

没错,白家的财产,季半夏一分都拿不到。

她耗费了生命中最好的光阴去爱一个男人,流产,入狱,离婚,净身出户……

一切在最后都变成了白纸,她还是孑然一身,空无一物。

屋内陷入晕黄的灯光中,季半夏感受得到自己上下牙都在打颤,连呼吸都是痛的。

呵,净身出户。

从此,她和白家,再无半点关系。

“我签!”不过半晌,她心意已决。

这倒是有点出乎佟安好的意料,挑了挑眉,她还以为要费好一番口舌。

季半夏握着笔的手有些抖,她看似淡然的眼眸,还是暴露出了不少情绪,可她不想让佟安好看笑话。

歪歪扭扭的在文件底端签上‘季半夏’这三个字,佟安好迫不及待的将文件拿了过来,一再的检阅,很是满意。

“王律师,你看看。”她交给身边的男人。

王律师过目了几眼,低声对她说,“可以了。”

“嗯。”佟安好收起文件,清了清嗓子,下定了决心一般,“都进来。”

话音落下,几个魁梧彪悍的男人,赤胳膊露腿从外面跨了进来,有的人脖子上还有蝙蝠型的纹身,其中一人淬了口痰,吊儿郎当的像是黑社会里的打手。

季半夏站在这些人的面前,瘦弱渺小的像是一片落叶。

她由心而生出一种恐惧,全身发凉,“佟安好,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快你就会明白了。”佟安好从房间内退了出去,在走到门口时,她停顿了一下,对那些人吩咐,“别弄死了。”

转过脸,她唇角噙着一丝冷笑,季半夏,和我抢男人?这就是你该有的报应。

女犯在监狱里遭受凌·辱,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在季半夏凄厉的尖叫声中,衣服被撕的粉碎,叫声和皮带声混合着打在身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混合成了人间炼狱的声音。

刚经历了流产的女人,被抽打的皮开肉绽,其中一个男人蹲下身子,用力的拽住她的两条腿,大力的分开,下流的用手指狠狠的抠弄了一下。 第三章落地窗前。

白少擎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指间夹着烟,讳莫如深的眺望着南城的整个城景。

“白少,监狱那儿有消息传来了,今早佟小姐去看望过夫人……哦不,季小姐。”话到嘴边,裴远又及时的改口了。

毕竟……

他递出手里的文件,“季小姐已经签署了离婚协议,并承诺净身出户。”

白少擎掐灭手里的烟,转过身,三两步走过去抽出文件翻开来看,当清晰的看清文件底部‘季半夏’三个字时,剑眉狠狠的皱了起来。

离婚!

竟然不是在他的威逼强迫下,她就同意离婚了!

“白少……您要不要去探望一下季小姐?”

毕竟一个流产的女人,被关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该有多孤独可怜,估计心已经彻底的冷了吧?

可若说白少擎之前还有想去探望的心思,在看见了这份离婚协议书之后,已经荡然无存。

“不去!”两个字,斩钉截铁。

裴远欲语又止,这个时候白少擎又发话了,“把这个女人的所有衣服都扔出去,我这辈子都不想看见!”

“……”还真够狠的。

高速公路上,一辆的士飞速行驶着。

“半夏,你别吓我。”的士后车座,周瑶紧紧抱着季半夏。她怀里的人虽然穿着干净的衣服,裸着的手臂和脸上全是抓痕,眼神涣散,就像一个死人。

看着季半夏这副了无生气的样子,周瑶几乎落泪。

早在季半夏前两天给她打电话,说她撞了人,可人不是她撞的,周瑶就觉得不对劲,得知季半夏被警察带走。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周瑶怀里的季半夏一个激灵,突然凄厉的尖叫起来,把的士司机都吓了一跳。

“没事了半夏,没事。”周瑶抓着她的手。

今天她要不是拼了命的赶去监狱,怕是从今往后就见不到季半夏这个人了。

“宝宝....宝宝....妈妈来找你了。”季半夏嘻嘻笑了起来,手舞足蹈:“我的宝宝在喊我,我要去接宝宝......”

“半夏,我带你出国,你一定要好好的。”周瑶哽咽,想到先前看到的那一幕幕,她就浑身打颤,恨不得杀了姓白了一家。

她相信老天爷一定会给他们惩罚的! 第四章三年后,南城。

前任市长因年龄到了而卸任,今天,是为新市长上任举办的晚宴。

只要是南城有名气的企业家都来了,还有不少从外地赶来祝贺的,酒店内的气氛一派盛荣,觥筹交错。

“白先生。”有企业家看到白少擎,上来打招呼。

今天白少擎穿的比较正式,一身黑色西服,衬的身材越发俊朗,挽着他臂弯的佟安好亦是黑色礼服,两人宛如金童玉女。

白少擎端着杯子,跟人碰了一下。

企业家瞄了眼他旁边的佟安好,笑道:“听闻白先生跟佟小姐去年就订婚了,你们两个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般配的很。”

佟安好抿唇一笑,“您夸奖了。”

“希望两位到时候结婚,能赏脸给我发张喜帖。”

这话让佟安好很喜欢,眉梢全是喜色,她偷偷看了眼白少擎,他抿着唇,眼底似乎还有几丝不快,让佟安好心里不舒服。

自从发现那女人不见后,佟安好就觉得白少擎变了,性子更加捉摸不透。

这几年,她花了不少心思讨好白老爷子跟白母,终于住进白家,去年也如愿跟白少擎订婚,可是她明显觉得,白少擎跟自己更疏远了。

“谢谢。”佟安好笑,将杯子举了出去。

这时,门口隐隐约约有骚动,似乎是什么重要的客人来了,宴会厅很多人都往门口看,佟安好不免有些好奇,也看了过去。

看到穿过人群走进来的人时,白少擎脸色一沉,佟安好的脸色也是不好看。

季,半,夏?

她不是因为监狱的事得了抑郁症,在国外没半个月就死了吗?!

穿着高定礼服的季半夏明艳动人,笑着跟周围人打招呼,一举一动皆优雅,似乎注意有道炽热的视线紧紧盯着自己,她看过去。

不巧,和男人冷沉的眼神对上。

呵!

看到白少擎,季半夏内心半点波动都没有,举起酒杯朝他示意了一下,很快就被众人围在中间,大家老熟人一般交谈着。

还没走的那个企业家说,“听说这个季小姐是市长儿子的好朋友,非常精明能干的一个女强人。”

“可她不是季半夏吗?”佟安好犹豫着,像是才想起什么:“她不是因为杀害白家二小姐未遂被关进监狱的那个......”

白少擎突然扭头看她。

佟安好被他阴沉的眼神吓的不敢说了,勉强笑了笑。

为什么这个季半夏一出现,她就觉得白少擎的情绪都被带动了?

佟安好借着去找那些名媛聊天的借口,离开白少擎,穿过人群往季半夏那走去。

“季半夏。”佟安好站在季半夏面前,等季半夏转头,才发觉还真是她,一点都没变,笑道:“真是你啊,我还以为认错人了。”

“嗯,你是哪位?”季半夏看着她,一副不认识的模样。

“我是少擎的‘未婚妻’”佟安好像是有意要羞辱她,加重未婚妻三个字,“谢谢你以前替我照顾少擎了。”

“不客气。”季半夏往她这走来,声音不小,两人都能听见:“一个二手男人,白小姐你好好擦擦,还是能用的。”

佟安好咬牙。

这女人是说她专门捡别人不要的二手男人吗!

“对了,来。”季半夏举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笑的温柔:“祝贺你成为白太太,结婚时,记得给我发请帖。”

佟安好直接将手里的红酒泼了过去。

没想到季半夏动作比她还快,抢先把红酒先泼到她门面上。

“季小姐,你太过分了吧?”佟安好抹了一把脸上的红酒,有些委屈:“我知道你心里还惦记着少擎,可是我都不介意的。”

周围不少人,目光已经往这边看过来了。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小说预览

季半夏垂在手铐里的手一点点握紧,任由佟安好不着痕迹的羞辱她。

“少擎!难道你对这个女人还有什么留恋吗?”

见白少擎只是皱眉深思,佟安好赶快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微型的U盘出来,“少擎,你知道这个是什么么?”

白少擎眉心狠狠一皱,等她解释。

“这U盘里清晰的记载下来了云朵车祸的整个过程,包括……”

佟安好顿了顿,扬眉一笑,见季半夏也转头望向她,她就更得意了,故意在季半夏的面前晃了晃。

“包括季小姐的车,是如何加速朝云朵撞过去的!那速度,足以构成故意谋杀罪了吧!”

在听完佟安好的话的刹那,季半夏的身子一僵。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佟安好手里握着的那个小玩意,而佟安好却观察的是白少擎的脸色。

男人虽未说话,整张脸却冰冷至极,墨眸中幽暗一片。

“就凭这个,季小姐恐怕下半辈子,要在监狱里度过了呢!”

佟安好啧了口气,将U盘重新揣回她精致的小包中,又换上了一副笑脸,“少擎,你现在还要拦着执法人员秉公执法吗?”

白少擎漠然抿唇,佟安好便已知道了她的目的达成了!

纤细的手指抬了抬,她开口示意旁人,“还愣着做什么?带她走!”

佟安一声令下,几乎大家都没了半点迟疑。

季半夏被几只手牵制着,押解上了法院车,一场闹剧才终于告一段落。

佟安好收回视线,这才发现身旁的男人一声不吭的伫立着,目送着那辆法院的车渐行渐远,冰冷的脸上有一丝丝她所看不明白的情绪。

“少擎,季半夏她是完蛋了!那么你和我……”她酝酿着言语准备开口。

“U盘从哪里弄的?”头顶传来不带感情的声音。

佟安好抬起头,白少擎正拧着眉头瞧她,她心里微微一恻,竟有些紧张。

“我去地下车库保安室那儿调取的录像。”她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是么?”白少擎勾了勾唇,眼底藏着的讥讽一泻而出,“准备的还够充分的。”

他转身步入客厅中,往沙发上随意一坐,两条腿交叠着。

佟安好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快步的走到他身边,“少擎!我承认我在落井下石,我这事儿做的并不厚道,可是你知道的,我爱你!我爱了你那么多年,大家都以为我们郎才女貌,是天作之合,结果呢,结果季半夏她出现了!她破坏了本该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婚姻!”

“打住。”白少擎做了一个手势,丝毫不加掩饰的盯着她,“有一件事我申明一下,不管季半夏有没有出现,我们两个,都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佟安好依然不甘心的问。

“我不爱你。”

四个字,从他厚薄适中的唇中溢出,传入她的耳膜,异常刺耳,尖锐。

轻而易举的让她整颗心都疼了起来。

不管她家境有多优渥,不管她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有多么完美,他都不爱她。

就是这么简单。

可是季半夏呢,难道他就爱季半夏了吗?

凭什么季半夏就能怀上他的孩子,而她,在等了他那么多年后,得到的依然是这个无情的答案!

佟安好根本无法冷静,甚至连思考的空间都没有,她攥着拎包的手指用力的掐着,紧握成拳。

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季半夏的。

她都不能嫁的男人,凭什么季半夏就可以! 南城郊区监狱

“听说了么?隔壁被关进来的是白家那个少奶奶,之前借孩子逼婚的那个!”

“可不是么,听说犯了故意杀人罪,直接被上面的人给抓进来了,审都不带审的,直接定罪10年!”

“嘘,别议论了别议论了!上面那些大人物,可不是咱么可以招惹的起的!”

伴随着议论声之后,是‘哐当’‘哐当’铁门合上的声音,走廊内恢复了一片寂静。

季半夏一只胳膊搭在窗台上,手臂上有一个纹身,上面刻着‘擎’字,那是她当初在学校里暗恋他时,偷偷去纹的。

因为笔画较多,老板纹的时候她疼的要死,却咬着牙一直都没有吭声。

她爱白少擎,爱到骨髓,爱到即使她卑微的如同一只蝼蚁,她也心甘情愿的待在他的身边。

可是她现在才发现,自己的爱有多么凄凉,悲伤。

宝宝……

她抚摸上平坦的小腹,回想起那撕心裂肺孩子流逝的感觉,是妈妈对不起你,没有保护好你……

“嗒。嗒。嗒。”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由远及近。

季半夏面无表情的转过身,便看见佟安好唇瓣轻咧,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两个拎着公文包的男人。

“我们又见面了,季小姐。”佟安好和她打招呼。

知道来者不善,季半夏根本不想搭理她。

佟安好也不计较,笑着接过身后男人递过来的一份文件,“我今天来,是为了两件事。第一件,是你和少擎的离婚协议书,麻烦你给签了。”

她为此还特意的跑了一趟白家老宅,得到了白老爷子和白母的恩准。

既然白少擎一直没有出面正式和季半夏离婚,那么就由她来做这个恶人好了。

“第二件事?”季半夏杵着不动,抬眸看她。

佟安好笑了笑,“第二件事,麻烦你申明一下,净身出户。”

没错,白家的财产,季半夏一分都拿不到。

她耗费了生命中最好的光阴去爱一个男人,流产,入狱,离婚,净身出户……

一切在最后都变成了白纸,她还是孑然一身,空无一物。

屋内陷入晕黄的灯光中,季半夏感受得到自己上下牙都在打颤,连呼吸都是痛的。

呵,净身出户。

从此,她和白家,再无半点关系。

“我签!”不过半晌,她心意已决。

这倒是有点出乎佟安好的意料,挑了挑眉,她还以为要费好一番口舌。

季半夏握着笔的手有些抖,她看似淡然的眼眸,还是暴露出了不少情绪,可她不想让佟安好看笑话。

歪歪扭扭的在文件底端签上‘季半夏’这三个字,佟安好迫不及待的将文件拿了过来,一再的检阅,很是满意。

“王律师,你看看。”她交给身边的男人。

王律师过目了几眼,低声对她说,“可以了。”

“嗯。”佟安好收起文件,清了清嗓子,下定了决心一般,“都进来。”

话音落下,几个魁梧彪悍的男人,赤胳膊露腿从外面跨了进来,有的人脖子上还有蝙蝠型的纹身,其中一人淬了口痰,吊儿郎当的像是黑社会里的打手。

季半夏站在这些人的面前,瘦弱渺小的像是一片落叶。

她由心而生出一种恐惧,全身发凉,“佟安好,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快你就会明白了。”佟安好从房间内退了出去,在走到门口时,她停顿了一下,对那些人吩咐,“别弄死了。”

转过脸,她唇角噙着一丝冷笑,季半夏,和我抢男人?这就是你该有的报应。

女犯在监狱里遭受凌·辱,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在季半夏凄厉的尖叫声中,衣服被撕的粉碎,叫声和皮带声混合着打在身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混合成了人间炼狱的声音。

刚经历了流产的女人,被抽打的皮开肉绽,其中一个男人蹲下身子,用力的拽住她的两条腿,大力的分开,下流的用手指狠狠的抠弄了一下。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

爱是毒药见你封喉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爱是毒药见你封喉小说、爱是毒药见你封喉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