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一千零一夜小说、想你一千零一夜小说无广告

酒客 婚恋生活 2020-11-21 11:01:55 0 0

想你一千零一夜

想你一千零一夜小说、想你一千零一夜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21 17:46

字数: 49,736

状态: 已完结 4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想你一千零一夜小说简介: 乔南溪爱着连城可是他却心里信着别的女人,但这并不影响乔南溪这个笨女人对他的爱,当二人得知乔南溪怀孕时决定结婚,本来是看上去幸福的一家人,谁知道背后却隐藏着惊天的阴谋,可怜乔南溪还被蒙在鼓里无法自拨!

想你一千零一夜小说预览

第一章“阿茴,你不要再说了——是我的错,我不该结婚!你放心,再也不会有别人,我只要跟你在一起!”连城紧紧的把白茴抱在怀里,失而复得的心肝宝贝,他再也不会撒手!

“不不不!连城你不要误会!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是我自己命不好。我不会做可耻的第三者,连城,你知道的,我有我的底线和骄傲。所以……”

白茴说的情真意切,停顿了一下,瞥了一眼乔南溪,面带诚恳:“我刚刚其实是想跟连太太告别,让她以后好好照顾你。”

乔南溪目瞪口呆,白茴竟然颠倒黑白!

那么,她那一番凄切衷肠就只是唱作俱佳的表演!心里的愤怒无论如何也忍不下去,不假思索的大声反驳:“你说谎!你只是在那里做戏!”

“乔南溪!你住口!”连城看着乔南溪,冷硬的脸上布满森冷狠厉,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做戏的分明是你!是你想陷害阿茴,你怎么会这么不要脸!”

“连城——”白茴轻轻的拽了一下连城的胳膊,轻而易举的压下男人的暴躁,说出的话诛心至极:“我想连太太只是因为害怕失去你,一时冲动做了不好的事,她本性一定是很善良的。你答应我,不要跟她计较好不好?”

真是装腔作势!

乔南溪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焦急的分辨:“连城,她在胡说八道!你不能相信她!!我怎么会拿自己的亲骨肉做戏骗你?”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这么些年,你不是用尽手段都要留在我身边?现在,你连自己的孩子都要拿来利用!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母亲!或许,你从头到尾就是把孩子当成一个工具,换取你连太太的位置!”

连城发出嘲讽的冷笑,一步一步走下楼,逼近她,强而有力的手掌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手背上青筋突起:“用一点皮肉之苦换我跟阿茴之间的误会,不是你这种不择手段爬床的女人,最擅长做的事吗?阿茴是那么善良,你往她身上泼脏水,她还要帮你说话!你居然还死不认错,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连城的话宛如猝着剧毒的匕首,一刀一刀翻搅着乔南溪的心。

不要再说下去了,不要再说下去了。

我深爱的男人,为什么不肯信任我?

没有,真的没有。我明明就没有做过,为什么要这样冤枉我?

难道我真心爱你,都成了我的原罪吗?

乔南溪想要反驳,但是连城的手掌还在不断的用力,她根本就窒息的说不出话来。颤抖的眼眸里蓄满了悲哀的泪水,任由连城给她增加莫须有的罪状。

白茴满意的看着乔南溪因为窒息而涨红的脸,挑准时机发出惊呼:“连城你疯了吗?”

白茴快速的冲下楼,焦急的去掰连城的手,她背对着连城,先是对着乔南溪露出一个嘲讽又得意的笑容。

然后快速的后退几步,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刀片对准手腕,不轻不重的划了一下,鲜血汩汩而流,这才一脸苦涩的喝道:“连城,你别这样!”

白茴一连串的动作流畅至极,血滴在地板上,触目惊心。

连城心里咯噔一下,急忙松开乔南溪抡在地上,像丢掉一块垃圾。

然后冲到白茴身边,一边按住她的伤口,一边心慌的撕破衣服绑住伤口止血,:“阿茴!你做什么傻事!”

白茴拼命的摇头,对着连城笑,凄婉又美丽:“我害怕自己成为一个罪人。如果没有我,你们会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连太太,我真的只是想跟你告别。”白茴被连城打横抱起之后,还不忘记再添一把火,。

“阿茴——”连城只觉得怀里的女子面色苍白,虚弱又残破,他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感情冲击,心疼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贝戋人,滚开!”盛怒的连城,看到愣在原地的乔南溪,满腔的悲愤终于找到一个出口,狠狠的一脚踢开她,心慌意乱的送白茴去医院。 第二章别墅外响起尖锐的刹车声,连城高大的身影裹着一身寒气冲进来。

餐桌旁,坐着一抹纤细的身影,慢条斯理的享用着四菜一汤。

连城恶狠狠的盯着,眼眸里窜起滔天的火焰,恨不能将乔南溪碎尸万段!

善良无辜的阿茴不愿破坏他的家庭一心求死,这个一肚子阴谋诡计的女人居然气定神闲的享用美餐!

真是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连城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拽住桌布一把将饭菜掀翻。

“你还有脸吃饭!”

乔南溪心里一个激灵,一抬头,正对上连城暴戾的脸。这很容易让她想起不久之前,连城掐着她的脖子,要置她于死地的狰狞面孔。

恐惧和后怕在她的心底蔓延。

连城的心里只有白茴,他只愿意相信白茴说的话。

他这样大发雷霆,不过是为了给白茴出气。

可是她什么都没做,是白茴一把将她推下楼,又自导自演了一出自杀大戏。

她受了这样的冤屈,又有谁会为她心疼?

白茴的手段玩的飞起,又装的一手好无辜。连城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分明就是攻心计。

睿智的连城竟然会看不透,还是他已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自己又何尝不是做了爱情的奴隶,一意孤行,百折不悔。

乔南溪不想再辩解,看向连城的目光,多了一些无可奈何的嘲讽:“连城,就算我可以不吃不喝,总应该顾着你的亲生骨肉。”

“住嘴!”连城眼里的风暴并没有停歇,一把拽住乔南溪按在餐桌上;“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竟然还在拿孩子当借口!乔南溪,阿茴都被你逼进医院了!你的戏到底要演到什么时候?”

乔南溪倔强的回应,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连城,你总会有判断失误的时候,有些人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圣洁无辜。”

“贝戋人,还不死心!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乔南溪的死不悔改刺激了连城紧绷的神经,他愤怒的失去了理智,将乔南溪的双手死死的按在餐桌上,三两下就解了她的睡衣,露出几乎光裸躯体。她几乎瞬间就感受到凉意。

“乔南溪,你过去四年处心积虑勾引我,不就是为了让我上你!你现在千方百计的冤枉阿茴,无非是想继续过着被我上的日子!我成全你!”连城低声嘲讽。

连城始终不肯信任她!

还要残忍的践踏她过去四年付出的真心!

为了一朵食人花,羞辱她!

乔南溪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这一刻,她是真的很嫉妒白茴,发了疯的嫉妒。

她也想做连城心尖上的人。

那个位置没有酸涩委屈,也没有辛苦追逐,更没有无穷无尽的眼泪。 第三章“你要做什么?不行!连城你放开我!”乔南溪感觉到有一个硬物抵着自己的大腿,她激烈的挣扎着,想要挣开连城的桎梏。她的肚子里还有孩子!

连城的眸色越发暗沉,乔南溪还没有显怀,身段依然玲珑,挣扎中两坨雪团晃动,更添曼妙风景。

他本来只是想羞辱她而已,却感受到身体里涌动着无法克制的谷欠念,怎么会……这愈发令他恼羞成怒:“装什么贞洁烈女!我想做什么你会不知道?从前不是求着我上!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欲拒还迎的德行,俵子都比你高贵!”

连城的视线紧紧锁定乔南溪,眸子里闪过寒光,薄唇勾起凉薄的幅度。

惊恐的乔南溪只听的一声金属声响,她的双手已经被连城用皮带绑在头顶。

“不要!连城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肚子里还有孩子!不可以,不可以!”

乔南溪反抗的更加激烈,光裸的身躯不断晃动着,刺激着连城的眼球,他感觉自己的越发膨胀。

她抗拒的越厉害,越让连城恼火!他本就不会对她心生怜惜,更何况她竟然敢做出陷害阿茴这样恶毒的事情。

他就是要狠狠的作践她,惩罚她!

孩子,没了更好!

这样她就再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连城几番动作,让乔南溪趴在餐桌上,迅速刺入,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就开始疯狂律动。

“啊——”乔南溪惊呼出声,她感受到一股撕裂般的痛。

她僵硬的厉害,尽可能的后退蜷缩,想要减轻对肚子的冲击力。

“轻……一点,求求……你……孩子……”

乔南溪苦苦哀求着,她害怕极了,他对孩子竟然也是毫不在意!

孩子还这么脆弱,他却这么残忍!

像一头冒着幽光的残暴的野兽!

到底是磨合了四年,身体比心先屈服。

连城很快就不觉得干涩,越来越温软紧致。他的唇角勾起嘲讽,从底下带了一抹晶莹,送到她眼前,轻蔑的说道:“你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你看看这是什么?你分明就乐在其中,真是天生荡妇。”

乔南溪的眼泪滴落在餐桌上,只能酸涩的闭上眼睛,就当自己是瞎子聋子,看不见也听不见。

暗暗祈求这酷刑早一点结束,宝宝能够平安无事。

连城对乔南溪的沉默不以为意,反而渐渐沉迷于这熟悉的氛围,熟悉的躯体,熟悉的快感。不断的肆意进出,,某种液体几乎溢了半张餐桌。

乔南溪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直到她再次听到金属声响。

她立刻睁开眼,看着餍足的连城慢条斯理的扣上皮带。

是她自愿画地为牢,她的心已经给出去,再也收不回来。

可是谁能留住一个根本不爱你的人?

答案是,根本留不住,还会让自己更痛苦。

无论白茴是白月光还是毒蜘蛛,都是连城心中的珍宝。

她永远只是他们之间的路人。

如果这是你期待的,那我还你自由。

乔南溪嘶哑着开口:“离婚,我们马上离婚,你不是让我提条件?除了孩子,我什么都不要。”

连城一僵,明明听到了离婚两个字,他却莫名的有些怅然所失。

怎么可能,这一定是错觉。

连城想起躺在医院的白茴,那一点怅然顿时无影无踪。

阿茴已经够苦了,他不能让别的女人孕育他的孩子,这样阿茴会伤心。

乔南溪这种满嘴谎言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做母亲!

“不行,离婚之前,先做掉孩子!”连城穿戴整齐后,又恢复精明自持的模样,一点都不像刚从谷欠望中抽身的人。凉薄的唇吐出的话语足以令乔南溪惊到魂飞魄散! 第四章连城刚刚说了什么?

乔南溪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他非要杀掉自己的孩子不可!

虎毒不食子,连城为什么要这么狠心?

连城盯着愣神的乔南溪,冷酷的说道:“收拾一下,跟我去医院。我警告你,不要再玩花样。”

乔南溪不自觉打了个寒颤,连城眼底不断翻滚的狠绝让她意识到,连城会说到做到。

痴心爱着一个人,换来了什么?

像抹布一样被丢弃,连孩子都留不住。

乔南溪的一腔真心,渐渐变得死寂。

她不住的抚摸自己的肚子,宝宝,没有人能伤害你。

妈妈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拼尽最后一口气,都要留下你。

连城把乔南溪带到医院,像押犯人一样寸步不离,一副赶尽杀绝的架势。

乔南溪不吵不闹,小心翼翼的留意周边情况,寻找逃脱的可能,安静的走在前面。

这样顺从的背影,连城过去的四年经常看到,他有瞬间的走神,然后烦躁的扯松了自己的领带,这样还不够,又解开了衬衣最上面两颗扣子。

这时,白茴的主治医生打来了电话,语气焦急:“连先生,白小姐突然情况危急,需要马上再次输血,但是医院血库告急。您有没有什么渠道马上找到A型血,或者O型血?”

连城心急如焚,视线在乔南溪的身影凝滞了一瞬,有松口气的感觉。他以前受过伤,眼前这个女人,给他输过血,正是O型血:“有,我马上带人过来。”

电话那头的主治医生结束通话后,对着病床上精神抖擞的白茴点头哈腰:“白小姐,我已经按您的要求说了。”

白茴漫不经心的举着小镜子,顾盼生姿,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做的好。钱马上到账。”

病房里没有外人,白茴卸下了伪装,娇美的脸上肆无忌惮的呈现出阴狠的笑容。

如果不是连老妖婆横插一杠子,发神经把她逼出国。她早就坐上连太太的位置,过上梦寐以求的贵妇生活。

那天可真是点背,连城忙着打辩论赛好一段时间没回他们那个小公寓,她按捺不住才跟旧情人重温旧梦。正干柴烈火的时候,老妖婆居然不请自来。

随后老妖婆雷厉风行的把她押上飞机,她只来得及给连城发一个航班号,还慌里慌张的给发错了。

后来她知道她发错的那个航班号飞机失事,想来连城是只当她死了。那种情况,老妖婆也会顺水推舟,绝对不会说出真相。

老妖婆打发的那点钱早就被挥霍一空,正走投无路时,知道连老妖婆一年前就心脏病发死掉了。她暗爽不已,死的好,死得妙,死的正是时候。

少了这么个拦路虎,连太太的位置还不是手到擒来。

她乐颠颠的跑回来,没想到被乔南溪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贝戋货捷足先登。

就这种货色凭什么当连太太,凭什么?

这个女人跟老妖婆一样可恨!

乔南溪,你敢抢我连太太的宝座,不折腾你折腾谁?

我会让你流血又流泪,后悔活在这世上!!

想你一千零一夜小说预览

“阿茴,你不要再说了——是我的错,我不该结婚!你放心,再也不会有别人,我只要跟你在一起!”连城紧紧的把白茴抱在怀里,失而复得的心肝宝贝,他再也不会撒手!

“不不不!连城你不要误会!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是我自己命不好。我不会做可耻的第三者,连城,你知道的,我有我的底线和骄傲。所以……”

白茴说的情真意切,停顿了一下,瞥了一眼乔南溪,面带诚恳:“我刚刚其实是想跟连太太告别,让她以后好好照顾你。”

乔南溪目瞪口呆,白茴竟然颠倒黑白!

那么,她那一番凄切衷肠就只是唱作俱佳的表演!心里的愤怒无论如何也忍不下去,不假思索的大声反驳:“你说谎!你只是在那里做戏!”

“乔南溪!你住口!”连城看着乔南溪,冷硬的脸上布满森冷狠厉,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做戏的分明是你!是你想陷害阿茴,你怎么会这么不要脸!”

“连城——”白茴轻轻的拽了一下连城的胳膊,轻而易举的压下男人的暴躁,说出的话诛心至极:“我想连太太只是因为害怕失去你,一时冲动做了不好的事,她本性一定是很善良的。你答应我,不要跟她计较好不好?”

真是装腔作势!

乔南溪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焦急的分辨:“连城,她在胡说八道!你不能相信她!!我怎么会拿自己的亲骨肉做戏骗你?”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这么些年,你不是用尽手段都要留在我身边?现在,你连自己的孩子都要拿来利用!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母亲!或许,你从头到尾就是把孩子当成一个工具,换取你连太太的位置!”

连城发出嘲讽的冷笑,一步一步走下楼,逼近她,强而有力的手掌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手背上青筋突起:“用一点皮肉之苦换我跟阿茴之间的误会,不是你这种不择手段爬床的女人,最擅长做的事吗?阿茴是那么善良,你往她身上泼脏水,她还要帮你说话!你居然还死不认错,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连城的话宛如猝着剧毒的匕首,一刀一刀翻搅着乔南溪的心。

不要再说下去了,不要再说下去了。

我深爱的男人,为什么不肯信任我?

没有,真的没有。我明明就没有做过,为什么要这样冤枉我?

难道我真心爱你,都成了我的原罪吗?

乔南溪想要反驳,但是连城的手掌还在不断的用力,她根本就窒息的说不出话来。颤抖的眼眸里蓄满了悲哀的泪水,任由连城给她增加莫须有的罪状。

白茴满意的看着乔南溪因为窒息而涨红的脸,挑准时机发出惊呼:“连城你疯了吗?”

白茴快速的冲下楼,焦急的去掰连城的手,她背对着连城,先是对着乔南溪露出一个嘲讽又得意的笑容。

然后快速的后退几步,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刀片对准手腕,不轻不重的划了一下,鲜血汩汩而流,这才一脸苦涩的喝道:“连城,你别这样!”

白茴一连串的动作流畅至极,血滴在地板上,触目惊心。

连城心里咯噔一下,急忙松开乔南溪抡在地上,像丢掉一块垃圾。

然后冲到白茴身边,一边按住她的伤口,一边心慌的撕破衣服绑住伤口止血,:“阿茴!你做什么傻事!”

白茴拼命的摇头,对着连城笑,凄婉又美丽:“我害怕自己成为一个罪人。如果没有我,你们会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连太太,我真的只是想跟你告别。”白茴被连城打横抱起之后,还不忘记再添一把火,。

“阿茴——”连城只觉得怀里的女子面色苍白,虚弱又残破,他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感情冲击,心疼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贝戋人,滚开!”盛怒的连城,看到愣在原地的乔南溪,满腔的悲愤终于找到一个出口,狠狠的一脚踢开她,心慌意乱的送白茴去医院。 别墅外响起尖锐的刹车声,连城高大的身影裹着一身寒气冲进来。

餐桌旁,坐着一抹纤细的身影,慢条斯理的享用着四菜一汤。

连城恶狠狠的盯着,眼眸里窜起滔天的火焰,恨不能将乔南溪碎尸万段!

善良无辜的阿茴不愿破坏他的家庭一心求死,这个一肚子阴谋诡计的女人居然气定神闲的享用美餐!

真是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连城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拽住桌布一把将饭菜掀翻。

“你还有脸吃饭!”

乔南溪心里一个激灵,一抬头,正对上连城暴戾的脸。这很容易让她想起不久之前,连城掐着她的脖子,要置她于死地的狰狞面孔。

恐惧和后怕在她的心底蔓延。

连城的心里只有白茴,他只愿意相信白茴说的话。

他这样大发雷霆,不过是为了给白茴出气。

可是她什么都没做,是白茴一把将她推下楼,又自导自演了一出自杀大戏。

她受了这样的冤屈,又有谁会为她心疼?

白茴的手段玩的飞起,又装的一手好无辜。连城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分明就是攻心计。

睿智的连城竟然会看不透,还是他已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自己又何尝不是做了爱情的奴隶,一意孤行,百折不悔。

乔南溪不想再辩解,看向连城的目光,多了一些无可奈何的嘲讽:“连城,就算我可以不吃不喝,总应该顾着你的亲生骨肉。”

“住嘴!”连城眼里的风暴并没有停歇,一把拽住乔南溪按在餐桌上;“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竟然还在拿孩子当借口!乔南溪,阿茴都被你逼进医院了!你的戏到底要演到什么时候?”

乔南溪倔强的回应,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连城,你总会有判断失误的时候,有些人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圣洁无辜。”

“贝戋人,还不死心!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乔南溪的死不悔改刺激了连城紧绷的神经,他愤怒的失去了理智,将乔南溪的双手死死的按在餐桌上,三两下就解了她的睡衣,露出几乎光裸躯体。她几乎瞬间就感受到凉意。

“乔南溪,你过去四年处心积虑勾引我,不就是为了让我上你!你现在千方百计的冤枉阿茴,无非是想继续过着被我上的日子!我成全你!”连城低声嘲讽。

连城始终不肯信任她!

还要残忍的践踏她过去四年付出的真心!

为了一朵食人花,羞辱她!

乔南溪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这一刻,她是真的很嫉妒白茴,发了疯的嫉妒。

她也想做连城心尖上的人。

那个位置没有酸涩委屈,也没有辛苦追逐,更没有无穷无尽的眼泪。 想你一千零一夜

想你一千零一夜

想你一千零一夜

想你一千零一夜

想你一千零一夜

想你一千零一夜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想你一千零一夜小说、想你一千零一夜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