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嫁之容氏浅浅小说、花嫁之容氏浅浅小说在线阅读

婚恋生活 2020-11-20 18:33:26 0 0

花嫁之容氏浅浅

花嫁之容氏浅浅小说、花嫁之容氏浅浅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8-31 17:50

字数: 2,691,816

状态: 已完结 1312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花嫁之容氏浅浅小说简介:因为命格奇特,我被迫出嫁……

花嫁之容氏浅浅小说预览

第一章手电的灯光下,我看见我手上沾着的,竟是猩红的血液!

“浅浅你怎么了!”旁边隔间传来晓敏和罗晗焦急的声音。

“血!天花板在滴血!”

滴答。

这时,又一滴液体,滴在我脸上。

我终于忍不住,拿起手电筒,照向头顶。

这一照,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悬挂在厕所的天花板上。

血肉模糊的脸,扭曲的身躯,掉落的眼珠。

是邹行!

我害怕得脊背发凉,同时也很震惊。

邹行不是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死了吗?为什么魂魄还没有去投胎?

“啊!”

我听见旁边隔间传来晓敏和罗晗的尖叫声。

显然,因为我手电的光线,她们也看到了邹行。

我手忙脚乱地打开厕所隔间的门,整个人直接摔了出去。

我立马撞上了同时摔出来的罗晗和晓敏。

我们三个人,疯了一般地朝着厕所外狂奔。

砰!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我犯贱地转过头,就看见邹行落到了地上,正朝着我们迅速地跑来。

她的骨头大部分都断了,身体扭曲得不成样子,但速度却快得惊人。

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就快追上我们了!

“咯咯……”

她支离破碎的身体里,传出来一阵诡异的声音。

仿佛笑声一般。

下一秒,她突然从地上跃起,直接朝我们扑来!

“啊!”

晓敏吓得腿一软,几乎要晕过去。

我和罗晗也来不及闪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身体,砸向我们!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本能地抬起双手抱住自己的头。

一秒,两秒,三秒。

三秒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震惊地从手臂里抬起头,就看见那个邹行,匍匐在我们面前,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我愣住了。

她为什么不攻击我们了?

“浅浅,你的手镯!”

罗晗的惊呼声响起,我赶紧低头,就看见我左手手腕上的手镯正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

难道她是在怕这个手镯?

我根本来不及细想,赶紧拉起晓敏和罗晗朝着宿舍里冲去。

邹行没有再追上来。

回到宿舍后,我迅速地锁上门,把椅子全部堵在门口,才跌坐在床上。

宿舍里,安静的吓人。

晓敏突然哭了起来。

“邹、邹行她是不是要把我们杀了去陪她啊……”

“够了!别哭了!哭能顶个屁用啊!”罗晗心烦意乱,忍不住骂道。

晓敏不敢再说话,只能嘤嘤地哭。

罗晗看向我。

“浅浅,你这个玉镯是怎么回事?那个邹行好像很怕它?”

“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说能够辟邪。”我不敢告诉她们冥婚的事,只能够扯了个谎。

罗晗她们没有怀疑。

我瘫软在床上,紧紧地抓着手上的玉镯。

虽然那么讨厌容祁这个男鬼,但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他的玉镯救了。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想法,那个玉镯,突然又闪起红光。

“怎么,娘子,现在想起为夫的好了吗?”

一个轻佻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是容祁!

“不!才没有!”我想都没想,就朝着前方的空气吼道。

“浅浅?你在跟谁说话?”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罗晗和晓敏,紧张兮兮地看着我。

“我……”

砰砰!

我正尴尬得不知该如何解释,就突然听见门外的敲击声。

我们三个人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一下子又紧绷起来。

我们哆哆嗦嗦地抱作一团,看着门外。

宿舍门在剧烈的撞击下,不断地摇晃着,但还算坚 挺,没有被撞开。

门外的东西大约撞了十几次后,终于放弃了。

夜,回归平静。

后半夜,邹行没有再出现,但我们三个人依旧不敢放松,直到天亮。

天一亮,晓敏就提出,要调查邹行的死因。

晓敏的个性,算是外柔内刚。虽然昨晚被吓了个半死,但她还是决心要解决问题,从邹行的死因入手。

她和罗晗分头行动,一个留下来检查邹行的遗物,一个则去警察局打探消息。

而我,则决定去找容则。

毕竟他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能见到鬼的,说不定他能有什么法子对付邹行。

我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找到容则时,他正在和一个女生吻得死去活来。

更有意思的是,这女的还不是昨天那个模特。

看见我突然出现,容则脸上满是尴尬,让那女生先走。

那女生狠狠剐了我一眼,就离开了。

“舒浅,你怎么来找我了?”

我懒得和容则废话,直接将邹行的事一股脑儿都说了,问:“学长,邹行不是已经知道自己死了吗,为什么她还不去转世投胎?”

容则的眉头皱作一团。

“邹行如今的行为,显然已经不是因为没意识到自己死亡才留在人间,而是因为有怨气。”

“怨气?”

“嗯,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是被人杀害,所以才会怨气不散。”

我呆住。

邹行果然不是自杀的吗?

“那她的魂魄也该去找杀害她的凶手啊?我们和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缠着我们?”我又问。

容则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恐怕要查明白她的死因才行。”

果然,关键还是邹行的死因。

看我一脸担忧的样子,容则突然挑了挑眉。

“说起来,你怎么会来找我?你身边可是有一个比我厉害得多的角色在啊。”

我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只男鬼容祁。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我倒想起来还有事要问他。

“容则学长,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我冥婚了?”我眯起眼睛,想从容则脸上看出点什么。

容则却装作没听见我问题的样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我。

“这个是朱砂,你们随身一些,再洒一些在门口,那女鬼应该就不敢来敲门了。”

虽知道容则是故意在转移话题,但这朱砂太诱人,我还是一手接下来。

“谢谢学长,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不肯放弃。

容则无奈地一笑。

“舒浅,这些问题我没法回答你,到时候你总会知道的,你先搞定你室友的事吧。”

话落,他不给我继续追问的机会,挥挥手就麻利儿地走了。

我拿着朱砂在原地发呆。

直觉告诉我,容则的确是知道一些什么。

说起来,容祁姓容,容则也姓容,难道他俩有什么关系? 第二章我回到宿舍时,罗晗恰好从警察局回来。

“没问到什么有用的。”罗晗沮丧道,“他们检查了邹行留下来的东西,没什么特别的,唯一比较奇怪的,就是她的手机丢了。”

“手机丢了?”我愣住。

“嗯,钱包、贵重物品都在,只有手机丢了。”

晓敏蹙眉道:“是不是因为她手机是新款?我记得还是陈毅送给她的。”

我不同意晓敏的话。

就算是新款,也不可能只拿手机不拿钱啊。

“还有一件事,不知道算不算是发现。”罗晗又道,“警察说,上个月隔壁学校,也有一个女生跳楼自杀。”

“什么?”

“不仅如此,那女生死前,也丢了手机。”

我愣住。

这未免也太巧了?

“我问了那女生的名字,找到了她的微博。”罗晗说着,就打开手机,给我们看微博。

那女生的微博都是自拍和美食,看起来就是个普通女孩

唯一比较特别的,就是一张她和一个男生的合影。

那男生应该是她的男朋友,不过奇特的是,照片里那男生整张脸都在阴影之下,根本看不清面容。

唯一能看出的,就是他很高很白,穿着一件短袖,露出来的胳膊上,有一块胎记,形状好像蝴蝶一样。

我们从微博里看不出什么,只能放弃。

夜幕降临,我按容则说的,将朱砂细细洒在门边,又分给晓敏和罗晗一些,然后一起蜷缩在床上。

夜,格外平静。

直到十二点,我们仨眼皮都开始打瞌睡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咯哒,咯哒。

我们仨顿时惊醒过来,害怕地抱作一团。

那个脚步声越来越响,到我们门口时,停住了。

“咯咯……”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闷闷的,仿佛被人掐住脖子一样。

我认得,这是邹行的笑声。

我们三个人缩在被窝里,大气儿都不敢出,只能祈祷容则的朱砂有用。

砰砰!

很快,门外的邹行又开始砸门了,一下又一下,比昨天更用力,门很快就被砸出一道裂缝。

随着又一声“砰”,眼看着门要被砸裂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

紧接着,门外一片死寂。

我们仨长吁一口气。

“太好了,看来容则学长的朱砂还是有用的。”晓敏顺着气道。

我们仨还是不敢睡,直到凌晨三点,邹行都没再出现,我们实在熬不住,才挤在一起睡了过去。

睡着后,迷迷糊糊之中,我突然又听见一阵撞击声。

砰砰。

我一个激灵,惊醒过来。

我看见门安安静静的在那,没有一点再被破坏的痕迹。

难道是我做梦了?

我正狐疑时,又是一阵敲击声。

砰砰。

我背上的汗毛全部竖了起来。

这声音很清晰,不过,不是从门外发出的,而是从我身后。

是窗户。

我哆嗦地转过头——

因为宿舍熄灯,我们怕黑,所以拉开了窗帘,想借点外面的月光和路灯光。

可我现在真特么悔得肠子都青了。

因为没有窗帘,我清晰地看见,透明的窗户外,一只苍白的手,不断地敲击着。

砰砰!

砰砰!

一次比一次用力!

“晓敏,罗晗……”我颤抖地想去摇醒身边的两人,可她们睡得好死,完全醒不过来。

那手不知道敲了多久,突然停止了。

接着,它顺着玻璃缓缓滑下,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看那手消失,我还来不及松口气,一张惨白又鲜血淋漓地脸,突然出现在窗户外!

是邹行!

“啊!”

我被吓疯了,惨叫地不断在床上后退。

窗外的邹行看见我吓得魂飞魄散的样子,咯咯笑起来。

紧接着,她苍白的手握拳,重重地砸在玻璃窗上!

哗啦!

窗户碎裂开来。

邹行扭曲的身体,爬了进来。

“罗晗!晓敏!”我死命地摇晃晓敏和罗晗,可她俩还是纹丝不动。

我终于意识到不对。

睡再死,那么大动静,她俩也不可能醒不过来啊!

这时,邹行已经歪歪扭扭地,爬到了我们床边。

她的独眼死死地盯着我,冰冷的手朝我抓来,嘶吼:“舒浅!是你害死我的!我要杀了你!”

我拼命往床里躲,心里骇然。

邹行的目标,竟然是我!

“我没有害死过你!你弄错了!”我扯着嗓子尖叫道。

可邹行仿佛听不见一般,只是狰狞着脸,尖锐的手指划破我的胳膊。

“就是你害死我的!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被杀!”

看着邹行的血脸越来越近,我咬着牙鼓起勇气,抓起口袋里容则给我的朱砂,朝她狠狠撒去!

“嗷!”

朱砂碰到邹行的脸,她发出一声惨叫,皮肤宛若烫伤一般,浮起无数的水泡。

我抓紧机会想跑,可邹行竟不顾身上的疼痛,一把抓住我的脚踝。

我重重地摔到地上。

我赶紧想再抓一把朱砂,可邹行早已吸取了教训,一把抓住我的头发,不让我动弹。

我疼得哀嚎,邹行则一脸凶狠,抓起我的头就向桌子狠狠砸去——

眼睁睁看着自己就要砸到桌子上,我都已经闭上眼睛准备迎接疼痛。

可我诧异的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

我震惊地睁眼,就看见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正护在我额头上。

顺着那手望去,我看见一袭熟悉的黑色暗纹长袍。

长袍在黑暗中微扬,勾勒出一副欣长的身形,我抬眼,就看见那一张俊美到让人窒息的面孔。

只不过,此时那俊庞上染着怒意,低眸看我,一双黑瞳几乎要喷出火来。

是容祁。

“舒浅,我不过离开几日,你就又被这女鬼追着跑?”容祁冷声讥讽,语气依旧是不可一世的高高在上。

我虽对这男鬼恐惧到极点,可却不得不承认,此时看见他,我心里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因为我知道,有他在,任何鬼怪都伤不了我分毫。

我身后的邹行,一看见容祁,哪还有方才的凶狠,害怕得鬼哭狼嚎,迅速松开我,想要夺窗而逃。

可容祁头都不回,只是手掌一翻,无数蓝色的鬼火便飘出,将她团团围住。

邹行尖叫起来,身体被鬼火烧得焦黑。

“你在干什么!”我慌了。

“她几次三番要伤你,你觉得我还会留她吗?”容祁神色漠然。

“可她只是误会了什么,拜托你放过她。”我心急如焚,邹行好歹是我的同学,她惨死已经够可怜,我怎么可以眼睁睁看她魂飞魄散?

容祁的黑眸依旧毫无温度,但在我再三的苦苦哀求下,他终是收回了鬼火。

我蹲到虚弱的邹行旁边,开口:“你为什么说,是因为我你才会被杀?” 第三章邹行浑身被烧得焦黑,瑟瑟发抖地看着我,眼里满是怨恨。

“因为是你不来!你不来我才会被杀!”

我听得更云里雾里,只能换个方式问:“到底是谁杀了你?”

邹行突然发抖得更厉害,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我急了,刚想继续追问,容祁突然抓住我的手,将我拉入怀里。

“别问了。”他淡淡道,“她是和别人缔结了契约才会被杀,所以她不能说出对方的名字。”

“契约?”

“杀害无辜之人是要受天谴的,很多鬼怪为了逃避天谴,都会和死者缔结契约。这样死者的死,便不是他们的罪过。”

容祁一脸漠然道,明明在说他人的生死,但他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睥睨的姿态。

话落,他一抬手。

邹行突然停止了挣扎,身体慢慢虚无起来。

“你在做什么?”我慌了,生怕容祁又对邹行动手。

“送她去投胎而已。”

我这才放下心来,看着邹行的身体彻底消失。

见身边男鬼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我忍不住开口:“你是不是知道杀害邹行的凶手是谁?”

容祁挑了挑眉。

“不错。”

“到底是谁?”

容祁没有回答,只是长臂一揽,霸道地将我搂入怀里。

冰冷的气息迅速包裹住我。

“你想知道?” 他低首,邪魅地一笑,在我耳边厮磨道,“如果你今晚将我服侍舒服了,我就告诉你。”

我瑟瑟发抖地抬头看他,突然发现,这男鬼虽然是笑着的,但他的眼底,冰冷一片,毫无笑意。

我心里怕得要命,想要后退,可他禁锢住了我。

下一秒,掠夺的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

“不……我不想知道了!你放开我!我不要服侍你!”我挣扎道,奋力地推容祁冰冷的胸膛,可都是无用功。

“你不服侍我可以,那换为夫来服侍你。”

容祁笑得更为邪肆,丝毫不将我的反抗放在眼里,大手直接掀开我的睡裙,不由分说地挤入我。

我绝望地发现,自己再一次被侵犯。

还是被一只鬼。

我尖叫地求救,可晓敏和罗晗毫无反应,房外也没有动静。

“不要挣扎了。”容祁用冰冷的唇堵住我的求救,“没有人会来救你。”

冰冷,可耻的愉悦感,将我彻底吞没。

我气得浑身发抖,心里的绝望几乎让我窒息——

难道我这一辈子,都要一直这样被这男鬼侵犯?

想到这里,我也顾不上恐惧,怒骂道:“放开我!你这个强尖犯!放开我!”

那男鬼身子一僵。

下一秒,他重重地将我推到旁边的衣柜上,我的后脑勺被砸得生疼。

我忍痛抬头,就对上一双染满怒意的黑眸。

黑暗之中,容祁的面容俊美异常,魅惑人心;可眼底所蕴含的杀意,又宛若地狱修罗,让人不由心惊。

“呵,强尖?”他冷冷开口,“舒浅,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这是行夫妻之事!”

“我不愿意,你就是强尖!”我虽然怕的要死,但此时早已是破罐子破摔,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眼前的俊庞,怒火更甚。

“好,强是吗?那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真的强!”他恨恨道。

话落,他再次狠狠地侵入我。

这一次,比以前都要粗鲁,我疼得眼泪直流。

我想要挣扎,可他直接将我摁在墙上,更加肆意地掠取我。

绝望之中,我的手无意间落在睡裙口袋里。

我心头一颤——

我摸到了朱砂。

方才对付邹行时,容则给我的朱砂还没有用完。

想起之前邹行碰到朱砂时痛苦的样子,我的手骤然捏紧。

舒浅,难道你要一直这样逆来顺受,永远遭受这个男鬼的羞辱?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我咬咬牙,鼓起所有勇气,抓住朱砂,朝容祁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狠狠甩去!

朱砂立马散落在他脸上。

可让我震惊的是,那些朱砂刹那间就化作烟散开,没有在他英俊异常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

我还来不及疑惑这是怎么回事,那男鬼的黑眸里爆发出狂怒!

下一秒,他狠狠地将我甩到一旁的床上。

我被甩得头晕目眩,挣扎地想要起来,可容祁直接欺身而上,将我压在床上,我动弹不得。

下一秒,我脖子一冷。

我惊恐地发现,那男鬼掐住了我的脖子。

“舒浅,你竟然想谋杀亲夫?”他怒火滔天,眼神里甚至闪过里杀意。

好可怕……

这男鬼真的好可怕……

可下半身的疼痛那么清晰,那么耻辱,我顿时也顾不上恐惧了。

“你不是我丈夫!不过是一个只会强迫我的男鬼!”

“你找死!”

那男鬼的黑眸更冷,掐着我的手突然一个用力。

窒息感,瞬间将我包围。

他要杀了我了……

我闭上眼睛,不敢动弹。

可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相反的,我脖子上冰冷的触感,突然抽离。

“舒浅,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你会求着我要你!”

那男鬼张狂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下一秒,我身上的冰冷突然全部消失。

我睁开眼,就看见宿舍里空空荡荡,哪里还有那个男鬼的身影。

我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一般,整个人瘫软在床上,泣不成声。

第二天早上,我被晓敏她们摇醒。

“浅浅,你怎么回事,为什么半夜跑回自己床上去了?”我一睁眼,她们就着急地问道。

我把昨天晚上邹行来到的事,全部告诉了她们,但自动省略了容祁的部分,只说邹行是自己去投胎转世的。

“她说是因为你才死的?”罗晗不解,“浅浅你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说吗?”

我摇摇头。

晓敏则一脸沉思:“浅浅,邹行死的那个晚上,你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吗?”

特别的事?

当然有,那晚我被一只男鬼强了。

不过这个我不能说。

我仔细回想那天晚上,突然想起来,的确还有一件事,之前被我忽略了。

“那天晚上,邹行似乎打电话给我!”我迅速道,“但那时候我已经睡了,所以没接到。”

晓敏和罗晗脸色微变。

“难道是她那时候打电话跟你求救?”晓敏猜测。

我还是觉得奇怪。

要求救,她也该跟保卫处或者警察求救啊,打给我干什么?

我们想了很久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不想了,去上课。

上课结束,我和晓敏她们刚走出教室,却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等我。 第四章是容则。

容则看上去很焦急,一看见我,二话不说就拉着我往外走,四周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呼连连。

容则一直拉着我到一个没人的走廊,才放开我。

“你干什么,容则学长?”我蹙眉道。

容则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你得罪了那位大人?”容则压低声音。

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容祁。

我防备地看着容则。

为什么这家伙,连我和容祁闹翻了都知道?

“不错,我不想继续被他纠缠。”我平静道。

容则的表情简直都要急哭了,“姑奶奶,你和他都已经结了冥婚,还说什么纠缠?”

“这都是他强迫我的!更何况,什么冥婚,又不是真的登记结婚。”我不以为然。

“不是登记结婚?”容则有些哭笑不得,“舒浅,冥婚在阴曹地府是有文书登记的,你这辈子已经不可能再嫁给别人了!”

我脸色一白。

我一直以为冥婚不过是过家家,没想到,竟那么正规?

容则继续劝道:“所以你别和他闹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我看着容则,眼色一沉,道:“恕我直言,容则学长,你为什么那么害怕我和容祁闹翻?”

容则脸色一滞。

我微微眯起眼睛:“你和容祁到底什么关系?”

容则干咳一声,这一次终于没有再逃避我的问题,“容祁是我们容家的祖先。”

我目瞪口呆。

果然,容祁姓容,不是个巧合。

“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继续追问,“你不要告诉我,你还关心自己祖先的婚事。”

容则更加尴尬。

“舒浅,容家的事我不好和你多说,但你听我一句,不要想着摆脱容祁大人,也不要去找道士之类的驱鬼,因为容祁大人的修为远超过你的想象,你惹恼了他,只会自讨苦吃。”

容则说得煞有其事,回想之前邹行看见容祁害怕的模样,我知道他不是骗我。

我的心情更低落。

所以,我真的不可能摆脱那只男鬼吗?

容则拍拍我肩膀离开了,留我一个人在走廊里怔怔。

目光无意落在手腕的玉镯上,我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厌恶。

什么定亲信物,我一点都不想要!

我死命地想要拿下玉镯,可那玉镯就跟长在我手上一样,无论如何都拿不下来。

最后,我不得不放弃。

挫败地回到宿舍,晓敏和罗晗正在等我。

“浅浅,容则学长找你干嘛?”她俩眨巴着眼睛,一脸八卦。

“嗯,学长捡到了我的书,来还给我。”我扯谎道。

那俩丫头一脸失望。

我在床上坐下,犹豫了片刻,还是道:“罗晗,你了解容家吗?”

罗晗眼睛一亮:“怎么,浅浅,你真看上容则学长了?不过我劝你,学长虽然多金又帅气,但太花心了,你还是悠着点。”

“我只是随口问问。”

“哦,容家啊,就是S市首富呗,人人都知道。不过你这么问,我才想起来,最近容家的确不太平。”

“不太平?”我来了精神。

“嗯,容家好几处的工地都死了人,新闻里都报了。”

我拿出手机,搜索“容家、工地”,果然看见许多关于工人自杀的新闻。

这些新闻都是今年的,短短一年时间,容家竟死了几十个工人。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

难道这些事,和容祁找我冥婚有关?

我正沉思着,晓敏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接起来。

“嗯,你上来吧,宿管大妈同意吗?对,我们都在。”

晓敏挂了电话,我问:“谁啊?”

“陈毅啊,就邹行那男朋友,今天突然说要来我们宿舍。”

想起上次看见的那个阳光男孩,我不由奇怪他来干什么。

片刻后,陈毅就上来了。

他一进门,我就发现他的脸色惨白如纸,忍不住问:“陈毅,你还好吧?”

陈毅苦笑一声,“这两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太诡异,我怕说出来你们都不信。”

我、罗晗和晓敏三个人干笑几声。

你的事情再诡异,能有我们碰到的诡异?

但很快,我们就笑不出来了。

“我这几天晚上……看见了小行……”陈毅颤抖地道。

我们三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她也来找你了?”

罗晗心直口快,直接脱口道。

这下换陈毅目瞪口呆了。

“她也来找你们了?”

我们点了点头,把邹行的事都告诉了陈毅,包括她已经去投胎的事。

听见邹行终于去轮回了,陈毅松了口气,感激道:“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小行现在还冤魂不散,作为报答,我请你们吃饭吧。”

我们忙说不用,但陈毅坚持得很,我们不好拒绝,只好挑了一家附近的火锅店。

吃饭时,我们仨女的狼吞虎咽。反观陈毅,吃的特别少。

吃饱之后,我拿出手机,又开始看容家的新闻,不想陈毅突然撞了我一下。

“啊!”

他撞得太用力,我手一个不稳,手机直接飞入辣锅。

“妈呀!”

罗晗她们赶紧用勺子把我的手机捞出来,可明显已经报废了。

陈毅特别不好意思,红着脸道:“真对不起舒浅,这样吧,我把我的赔给你。”

说着他就拿出自己的新款iPhone。

“不用。”我哪里好意思去接,“我的手机没那么好。”

“没事的,是我把你手机弄坏的。”陈毅很坚持。

我争不过他,只能默默算了差价,打算转钱给他。

接过陈毅的手机,换好手机卡,我突然觉得手机一热。

“嘶……”我不由吓了一跳。

这手机怎么回事?难道还漏电?

今天是周五,吃完火锅,罗晗和晓敏准备到旁边的地铁站坐车回家,而我则打算步行回学校。

“舒浅,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陈毅买好单,对我道。

“不用了……”我推脱。

“可杀害小行的凶手还没有找到,说不定就在学校里,你一个女孩太危险了。”陈毅坚持道。

“对啊,浅浅,让他送你吧。”晓敏和罗晗赞同。

我说不过他们,只好和陈毅一前一后地朝学校后门走去。

学校后门的小路,平时总有不少人,可今天不知为什么,竟一个人都没有,四周安静得让我心里发毛。

今天气温挺高,我穿着短袖都冒汗,见陈毅还穿着外套,我不由奇怪:“你不热吗?”

陈毅愣了一下。

“的确挺热的。”

说着,他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短袖。

借着路灯,我看见他胳膊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形状好像蝴蝶。

花嫁之容氏浅浅小说预览

手电的灯光下,我看见我手上沾着的,竟是猩红的血液!

“浅浅你怎么了!”旁边隔间传来晓敏和罗晗焦急的声音。

“血!天花板在滴血!”

滴答。

这时,又一滴液体,滴在我脸上。

我终于忍不住,拿起手电筒,照向头顶。

这一照,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悬挂在厕所的天花板上。

血肉模糊的脸,扭曲的身躯,掉落的眼珠。

是邹行!

我害怕得脊背发凉,同时也很震惊。

邹行不是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死了吗?为什么魂魄还没有去投胎?

“啊!”

我听见旁边隔间传来晓敏和罗晗的尖叫声。

显然,因为我手电的光线,她们也看到了邹行。

我手忙脚乱地打开厕所隔间的门,整个人直接摔了出去。

我立马撞上了同时摔出来的罗晗和晓敏。

我们三个人,疯了一般地朝着厕所外狂奔。

砰!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我犯贱地转过头,就看见邹行落到了地上,正朝着我们迅速地跑来。

她的骨头大部分都断了,身体扭曲得不成样子,但速度却快得惊人。

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就快追上我们了!

“咯咯……”

她支离破碎的身体里,传出来一阵诡异的声音。

仿佛笑声一般。

下一秒,她突然从地上跃起,直接朝我们扑来!

“啊!”

晓敏吓得腿一软,几乎要晕过去。

我和罗晗也来不及闪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身体,砸向我们!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本能地抬起双手抱住自己的头。

一秒,两秒,三秒。

三秒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震惊地从手臂里抬起头,就看见那个邹行,匍匐在我们面前,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我愣住了。

她为什么不攻击我们了?

“浅浅,你的手镯!”

罗晗的惊呼声响起,我赶紧低头,就看见我左手手腕上的手镯正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

难道她是在怕这个手镯?

我根本来不及细想,赶紧拉起晓敏和罗晗朝着宿舍里冲去。

邹行没有再追上来。

回到宿舍后,我迅速地锁上门,把椅子全部堵在门口,才跌坐在床上。

宿舍里,安静的吓人。

晓敏突然哭了起来。

“邹、邹行她是不是要把我们杀了去陪她啊……”

“够了!别哭了!哭能顶个屁用啊!”罗晗心烦意乱,忍不住骂道。

晓敏不敢再说话,只能嘤嘤地哭。

罗晗看向我。

“浅浅,你这个玉镯是怎么回事?那个邹行好像很怕它?”

“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说能够辟邪。”我不敢告诉她们冥婚的事,只能够扯了个谎。

罗晗她们没有怀疑。

我瘫软在床上,紧紧地抓着手上的玉镯。

虽然那么讨厌容祁这个男鬼,但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他的玉镯救了。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想法,那个玉镯,突然又闪起红光。

“怎么,娘子,现在想起为夫的好了吗?”

一个轻佻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是容祁!

“不!才没有!”我想都没想,就朝着前方的空气吼道。

“浅浅?你在跟谁说话?”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罗晗和晓敏,紧张兮兮地看着我。

“我……”

砰砰!

我正尴尬得不知该如何解释,就突然听见门外的敲击声。

我们三个人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一下子又紧绷起来。

我们哆哆嗦嗦地抱作一团,看着门外。

宿舍门在剧烈的撞击下,不断地摇晃着,但还算坚 挺,没有被撞开。

门外的东西大约撞了十几次后,终于放弃了。

夜,回归平静。

后半夜,邹行没有再出现,但我们三个人依旧不敢放松,直到天亮。

天一亮,晓敏就提出,要调查邹行的死因。

晓敏的个性,算是外柔内刚。虽然昨晚被吓了个半死,但她还是决心要解决问题,从邹行的死因入手。

她和罗晗分头行动,一个留下来检查邹行的遗物,一个则去警察局打探消息。

而我,则决定去找容则。

毕竟他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能见到鬼的,说不定他能有什么法子对付邹行。

我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找到容则时,他正在和一个女生吻得死去活来。

更有意思的是,这女的还不是昨天那个模特。

看见我突然出现,容则脸上满是尴尬,让那女生先走。

那女生狠狠剐了我一眼,就离开了。

“舒浅,你怎么来找我了?”

我懒得和容则废话,直接将邹行的事一股脑儿都说了,问:“学长,邹行不是已经知道自己死了吗,为什么她还不去转世投胎?”

容则的眉头皱作一团。

“邹行如今的行为,显然已经不是因为没意识到自己死亡才留在人间,而是因为有怨气。”

“怨气?”

“嗯,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是被人杀害,所以才会怨气不散。”

我呆住。

邹行果然不是自杀的吗?

“那她的魂魄也该去找杀害她的凶手啊?我们和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缠着我们?”我又问。

容则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恐怕要查明白她的死因才行。”

果然,关键还是邹行的死因。

看我一脸担忧的样子,容则突然挑了挑眉。

“说起来,你怎么会来找我?你身边可是有一个比我厉害得多的角色在啊。”

我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只男鬼容祁。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我倒想起来还有事要问他。

“容则学长,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我冥婚了?”我眯起眼睛,想从容则脸上看出点什么。

容则却装作没听见我问题的样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我。

“这个是朱砂,你们随身一些,再洒一些在门口,那女鬼应该就不敢来敲门了。”

虽知道容则是故意在转移话题,但这朱砂太诱人,我还是一手接下来。

“谢谢学长,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不肯放弃。

容则无奈地一笑。

“舒浅,这些问题我没法回答你,到时候你总会知道的,你先搞定你室友的事吧。”

话落,他不给我继续追问的机会,挥挥手就麻利儿地走了。

我拿着朱砂在原地发呆。

直觉告诉我,容则的确是知道一些什么。

说起来,容祁姓容,容则也姓容,难道他俩有什么关系? 我回到宿舍时,罗晗恰好从警察局回来。

“没问到什么有用的。”罗晗沮丧道,“他们检查了邹行留下来的东西,没什么特别的,唯一比较奇怪的,就是她的手机丢了。”

“手机丢了?”我愣住。

“嗯,钱包、贵重物品都在,只有手机丢了。”

晓敏蹙眉道:“是不是因为她手机是新款?我记得还是陈毅送给她的。”

我不同意晓敏的话。

就算是新款,也不可能只拿手机不拿钱啊。

“还有一件事,不知道算不算是发现。”罗晗又道,“警察说,上个月隔壁学校,也有一个女生跳楼自杀。”

“什么?”

“不仅如此,那女生死前,也丢了手机。”

我愣住。

这未免也太巧了?

“我问了那女生的名字,找到了她的微博。”罗晗说着,就打开手机,给我们看微博。

那女生的微博都是自拍和美食,看起来就是个普通女孩

唯一比较特别的,就是一张她和一个男生的合影。

那男生应该是她的男朋友,不过奇特的是,照片里那男生整张脸都在阴影之下,根本看不清面容。

唯一能看出的,就是他很高很白,穿着一件短袖,露出来的胳膊上,有一块胎记,形状好像蝴蝶一样。

我们从微博里看不出什么,只能放弃。

夜幕降临,我按容则说的,将朱砂细细洒在门边,又分给晓敏和罗晗一些,然后一起蜷缩在床上。

夜,格外平静。

直到十二点,我们仨眼皮都开始打瞌睡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咯哒,咯哒。

我们仨顿时惊醒过来,害怕地抱作一团。

那个脚步声越来越响,到我们门口时,停住了。

“咯咯……”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闷闷的,仿佛被人掐住脖子一样。

我认得,这是邹行的笑声。

我们三个人缩在被窝里,大气儿都不敢出,只能祈祷容则的朱砂有用。

砰砰!

很快,门外的邹行又开始砸门了,一下又一下,比昨天更用力,门很快就被砸出一道裂缝。

随着又一声“砰”,眼看着门要被砸裂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

紧接着,门外一片死寂。

我们仨长吁一口气。

“太好了,看来容则学长的朱砂还是有用的。”晓敏顺着气道。

我们仨还是不敢睡,直到凌晨三点,邹行都没再出现,我们实在熬不住,才挤在一起睡了过去。

睡着后,迷迷糊糊之中,我突然又听见一阵撞击声。

砰砰。

我一个激灵,惊醒过来。

我看见门安安静静的在那,没有一点再被破坏的痕迹。

难道是我做梦了?

我正狐疑时,又是一阵敲击声。

砰砰。

我背上的汗毛全部竖了起来。

这声音很清晰,不过,不是从门外发出的,而是从我身后。

是窗户。

我哆嗦地转过头——

因为宿舍熄灯,我们怕黑,所以拉开了窗帘,想借点外面的月光和路灯光。

可我现在真特么悔得肠子都青了。

因为没有窗帘,我清晰地看见,透明的窗户外,一只苍白的手,不断地敲击着。

砰砰!

砰砰!

一次比一次用力!

“晓敏,罗晗……”我颤抖地想去摇醒身边的两人,可她们睡得好死,完全醒不过来。

那手不知道敲了多久,突然停止了。

接着,它顺着玻璃缓缓滑下,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看那手消失,我还来不及松口气,一张惨白又鲜血淋漓地脸,突然出现在窗户外!

是邹行!

“啊!”

我被吓疯了,惨叫地不断在床上后退。

窗外的邹行看见我吓得魂飞魄散的样子,咯咯笑起来。

紧接着,她苍白的手握拳,重重地砸在玻璃窗上!

哗啦!

窗户碎裂开来。

邹行扭曲的身体,爬了进来。

“罗晗!晓敏!”我死命地摇晃晓敏和罗晗,可她俩还是纹丝不动。

我终于意识到不对。

睡再死,那么大动静,她俩也不可能醒不过来啊!

这时,邹行已经歪歪扭扭地,爬到了我们床边。

她的独眼死死地盯着我,冰冷的手朝我抓来,嘶吼:“舒浅!是你害死我的!我要杀了你!”

我拼命往床里躲,心里骇然。

邹行的目标,竟然是我!

“我没有害死过你!你弄错了!”我扯着嗓子尖叫道。

可邹行仿佛听不见一般,只是狰狞着脸,尖锐的手指划破我的胳膊。

“就是你害死我的!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被杀!”

看着邹行的血脸越来越近,我咬着牙鼓起勇气,抓起口袋里容则给我的朱砂,朝她狠狠撒去!

“嗷!”

朱砂碰到邹行的脸,她发出一声惨叫,皮肤宛若烫伤一般,浮起无数的水泡。

我抓紧机会想跑,可邹行竟不顾身上的疼痛,一把抓住我的脚踝。

我重重地摔到地上。

我赶紧想再抓一把朱砂,可邹行早已吸取了教训,一把抓住我的头发,不让我动弹。

我疼得哀嚎,邹行则一脸凶狠,抓起我的头就向桌子狠狠砸去——

眼睁睁看着自己就要砸到桌子上,我都已经闭上眼睛准备迎接疼痛。

可我诧异的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

我震惊地睁眼,就看见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正护在我额头上。

顺着那手望去,我看见一袭熟悉的黑色暗纹长袍。

长袍在黑暗中微扬,勾勒出一副欣长的身形,我抬眼,就看见那一张俊美到让人窒息的面孔。

只不过,此时那俊庞上染着怒意,低眸看我,一双黑瞳几乎要喷出火来。

是容祁。

“舒浅,我不过离开几日,你就又被这女鬼追着跑?”容祁冷声讥讽,语气依旧是不可一世的高高在上。

我虽对这男鬼恐惧到极点,可却不得不承认,此时看见他,我心里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因为我知道,有他在,任何鬼怪都伤不了我分毫。

我身后的邹行,一看见容祁,哪还有方才的凶狠,害怕得鬼哭狼嚎,迅速松开我,想要夺窗而逃。

可容祁头都不回,只是手掌一翻,无数蓝色的鬼火便飘出,将她团团围住。

邹行尖叫起来,身体被鬼火烧得焦黑。

“你在干什么!”我慌了。

“她几次三番要伤你,你觉得我还会留她吗?”容祁神色漠然。

“可她只是误会了什么,拜托你放过她。”我心急如焚,邹行好歹是我的同学,她惨死已经够可怜,我怎么可以眼睁睁看她魂飞魄散?

容祁的黑眸依旧毫无温度,但在我再三的苦苦哀求下,他终是收回了鬼火。

我蹲到虚弱的邹行旁边,开口:“你为什么说,是因为我你才会被杀?” 花嫁之容氏浅浅

花嫁之容氏浅浅

花嫁之容氏浅浅

花嫁之容氏浅浅

花嫁之容氏浅浅

花嫁之容氏浅浅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花嫁之容氏浅浅小说、花嫁之容氏浅浅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