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女修魔传小说、娇女修魔传小说无广告

霓裳梦颜 幻想时空 2020-11-07 14:09:27 0 0

娇女修魔传

娇女修魔传小说、娇女修魔传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8-23 18:34

字数: 1,378,440

状态: 已完结 40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娇女修魔传小说简介:谁说修魔者不懂爱?她爱了,却爱得卑微,爱得惨烈。

三十几年的风雨陪伴,换来的却是爱人彻彻底底的背叛——

峰门被毁,双亲被杀,师兄弟们在自己眼前一个个死去,这一切,都只源于一场算计。

临死前,她灵根被毁,修为尽废,所爱之人转眼另娶他人,娶的还是她的杀子仇人!

重生回来,她要甩渣男、碾白莲、灭炮灰,哪怕踏出一条尸山血海,她也要守护住她的峰门、父母和师兄弟们。

至于把温柔的师兄守成了腹黑,把狠戾的狼崽子守成了忠犬,这就不是她的错了。

娇女修魔传小说预览

第一章逃亡了几十年,又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呆了三百多个日日夜夜,君晓陌几乎都要忘记光明正大地走在人来人往的集市之中是什么感觉了。看着集市里琳琅满目的商品,各色的小商贩或坐或站,或扯着嗓门子大声吆喝,或手捧商品与顾客讨价还价,那人声鼎沸、生机勃勃的样子,让君晓陌的脸上也忍不住泛起了笑意。

重生回来那么久,她第一次感到心情舒畅。

买好所需要的丹药后,君晓陌把东西放进了储物戒里,然后在集市里漫无目的地闲逛了起来。

天色还早,她并不想那么快回去。旭阳宗里有太多不美好的记忆,让她想要暂时离开那个令她心情压抑的环境。

只是,天公不作美,有时候,人生总是要用一场又一场的偶遇来诠释“冤家路窄”这四个大字。

“晓陌姐,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君晓陌身体一僵,眸色顿时暗沉了下来——秦、珊、珊,没想到,那么快就再次相遇了。

君晓陌没有回头,秦珊珊倒也不觉得奇怪,她只以为君晓陌买东西太过于入神,没听到她的呼唤。

毕竟,君晓陌到底有多喜欢她的哥哥,秦珊珊可是知道的,哪怕为了秦凌宇,君晓陌都不会不理会自己。秦珊珊走到了君晓陌的身边,等看清了她手里的东西时,眼睛顿时一亮。

“晓陌姐,你也看上了这支紫萝凤羽钗吗?”秦珊珊伸出手去,想要从君晓陌的掌心里拿走那支紫萝凤羽钗。这种不问自取的行为就像做了千百万次一样,秦珊珊做得自然,而曾经的君晓陌也没察觉过不妥,只是现在……

君晓陌把纤长的玉指缓缓一收,紫萝凤羽钗就被她牢牢地拢在了掌心之中。

秦珊珊诧异地抬起头,不知道君晓陌这一举动是什么意思,却对上了君晓陌似笑非笑的神情。

明明还是那张脸,明明还是那个人,秦珊珊却觉得,君晓陌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面对这样的君晓陌,秦珊珊莫名地不太敢像以前那么放肆。她讪笑着缩回了手,但视线在经过那支紫萝凤羽钗时,还是闪过了一丝贪婪。

君晓陌捕捉到了秦珊珊那隐晦的神色,她勾勾唇角,把紫萝凤羽钗捏在了指间把玩。

说实话,她不大看得上这支紫萝凤羽钗,虽然这支凤羽钗的上面附有一些低级的防御法术,但君晓陌的修炼之路与普通修道者不太一样,这支钗的作用对现在的她来说挺鸡肋。

她之所以会拿起这支凤羽钗来端详,无非是觉得它的造型挺别致而已。男修身上的法器与女修身上的法器有一定的区别,男修往往只在乎法器所蕴含力量的强弱,对法器本身的样子没什么要求,而爱美是女人的天性,除了力量之外,法器的外形也很重要,太丑的可会没人要。

秦珊珊看不出君晓陌到底想不想买这支紫罗凤羽钗,但对于她个人来说,她是很想要的。

秦珊珊现年十五岁,比君晓陌小一岁,刚刚突破练气五级,恰好可以佩戴这种低阶的防御法器。更何况,这支凤羽钗那么漂亮,哪怕她还佩戴不了,先买回去放着也是可以的。只是,她不像君晓陌那样有一位身为一峰之首的父亲,平常的钱都得省着用,哪能随心所欲地花钱买东西?

所以,秦珊珊对君晓陌总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嫉妒心理,她觉得君晓陌的身上没什么可取的,就是投了个好胎。

眼看君晓陌似乎要把那支凤羽钗放回去,秦珊珊突然开口道:“晓陌姐,能让我试试吗?”

君晓陌笑了笑,把手里的钗递了过去。秦珊珊接过钗,顺便打量了一番君晓陌的表情,发现她的笑容和往常一样,并没有自己刚刚所感觉到的异样,便也放下心来,怀疑自己是过度敏感了。

没有了心理包袱的秦珊珊兴致勃勃地把凤羽钗插进了发髻里,拖过旁边的一个镜子,开始自我欣赏了起来。

不得不说,秦珊珊和秦凌宇两兄妹都长得很好看,哪怕在没有丑人的修真界里容貌都算是上乘的,否则,作为哥哥的秦凌宇就不会把曾经的君晓陌迷得神魂颠倒了。

现在,淡紫色的凤羽钗发出微弱的光芒,把十五岁少女的脸颊映衬得更加白皙,衩上垂落几颗珠子,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采。

秦珊珊真是越看越喜欢,小商贩也不留余力地称赞着秦珊珊,试图把衩子推销出去。

“晓陌姐,你觉得好看吗?”秦珊珊转过头来向君晓陌问道。

君晓陌的眼神闪了闪,维持着唇角的笑容没有变化,微微点点头,说道:“好看。”

“我也觉得挺好看的。”秦珊珊的心思悄悄地转了转,随即不小声地嘟囔道,“可惜好贵,要两块中品灵石呢。”

小商贩一听便急了:“这位修士,我的价格绝对算是公道。你看看这色泽,你看看这款式,单论原料我就花了一颗中品灵石了,我实在没什么赚头哪。”

秦珊珊也明白小商贩说的是实话,但她一个月也就只能从哥哥那里拿到十块中品灵石,要她掏出两块来买钗子,她会舍不得。

所以,她想要像以往那样,让君晓陌把东西买下来,然后送给自己——为了讨好秦珊珊这个未来的“小姑子”,曾经的君晓陌没少做这种冤大头的事情。

“晓陌姐,你觉得两块中品灵石买这个衩子划不划算?”秦珊珊见君晓陌还没有什么“表示”,便再接再厉地暗示道。

“我觉得挺好的,如果你喜欢就买下来吧。”君晓陌面色如常地回道。

秦珊珊脸上的表情一僵,她实在闹不明白为什么今天的君晓陌会那么“迟钝”。她咬咬下唇,走到了君晓陌的身边,挽着她的手臂,扁着嘴,可怜兮兮地说道:“晓陌姐,这个月哥哥给我的灵石我都用完了,而我实在很喜欢这支钗子,你看是不是……”

君晓陌的心泛起一股强烈的厌恶感和恶心感。她不动声色地挣开了秦珊珊的手臂,斜乜了秦珊珊一眼,语调平静地说道:“没灵石就下个月再来买吧。”

“下个月?下个月不知道这支钗子还在不在呢!”秦珊珊急了,瞪着君晓陌就把声音给提高了八度,对君晓陌怒目而视了起来。

仿佛君晓陌如果不给她买下这个钗子,就是君晓陌的错似的。

君晓陌的眼里升腾起了冰冷的怒意,呼吸也急促了起来——看!她之前讨好的“小姑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玩意儿!

哪怕用这些灵石去喂狗,也能把狗给喂熟了吧!而这个人简直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怨不得自己前世落到了那种结局,识人不清能怪谁?

如果不是现在实力太弱,君晓陌真想一掌拍死眼前的这个人!别跟她说什么因果轮回,如果修真之路真的有严格的因果在作用,那杀了她满门却成功渡劫的那部分人怎么算?!

因果,不过是那些伪君子们制定出来的规则而已,只要实力够强,那规则就掌控在自己的手上!

此时的君晓陌还取不了秦珊珊的性命,但她也不打算委屈自己。她一语不发地盯着秦珊珊,直把秦珊珊盯得倒退了一步。

君晓陌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冰冷至极的笑容,不紧不慢地反问道:“秦珊珊,那你给我说说看,没有中品灵石的你打算怎么‘买’下这支钗子,嗯?” 第二章打算怎么“买”,当然由你这个未来嫂子来买。

秦珊珊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敢做出这样的回应,只因为君晓陌现在的眼神实在是太慑人了,仿佛要把她连人带灵魂都给冻住一样。

看着嘴上讷讷、说不出话来的秦珊珊,君晓陌冷冷一笑,说道:“秦珊珊,你有胆子暗示我给你买下这支钗子,怎么没胆子说出来?”

被君晓陌戳破心思,秦珊珊也不再掩饰了,想到君晓陌对哥哥的感情,她顿时来了底气:“你的父亲是一峰之主,我向你借两块灵石来买钗子又怎么了,你根本不缺这点钱不是吗?亏我和你还是同门呢,连这点情谊你都没有!”

“呵,同门情谊?”君晓陌像是想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事情,紧盯着秦珊珊,缓缓地逼问道,“秦珊珊,当初你怂恿我闯禁地的时候怎么没想起同门情谊?我被长老们惩罚躺在床上生死不明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起同门情谊?你对我明着讨好暗地里捅刀的时候怎么没想起同门情谊,你不觉得你的‘情谊’太廉价太可笑了一点吗!”

君晓陌还没说完,突然欺身过去,秦珊珊被吓得再退一步,却被君晓陌一把抓住了衣服。

“而且,你确定你只是‘借’而已吗?你数数看,你身上有什么东西不是以你哥哥为借口向我讨要的?那些要过去的东西你有给钱了吗?这件衣服……这对耳环……这条手链……这只储物戒……”

君晓陌每说一个地方,就伸手抚过去,让秦珊珊浑身颤抖了起来——是被羞的,也是被气的。这边的争执引来了不少围观群众,那些人的目光就像具有穿透能力一样,从秦珊珊的皮囊外穿透了进去,把她的灵魂灼得生疼!

秦珊珊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君晓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她说成一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人,无疑是把她的面子狠狠地踩踏到了地上,这比直接将她打个半死更难受。

君晓陌明明没有打她,但秦珊珊却觉得脸上仿佛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火辣辣得让她恨不得把眼前这张嘴撕碎!

可惜,君晓陌所说的全是实话,再加上秦珊珊从来没见过如此咄咄逼人的君晓陌,让她一时之间连狡辩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君晓陌一口气地把憋在心底的话都吐了出来,顿时觉得浑身舒畅。她一把推开秦珊珊,拿起摊上那支紫萝凤羽钗,对呆愣在一边的小商贩说道:“这支钗我买下来了。”

“啊?”小商贩都没反应过来君晓陌在说什么,他原以为这次生意没戏了。

君晓陌从储物戒里翻手拿出了两颗中品灵石,抛给了小商贩,小商贩反应了过来,眼睛一亮,喜滋滋地接住了。

君晓陌拿着凤羽钗,在秦珊珊的面前晃了晃,珠子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

秦珊珊以为君晓陌还是把钗子买了下来想要缓和与自己的关系,心里转起了要刁难一番君晓陌的念头,谁叫她让自己难堪?!

没想到,君晓陌也就是在她眼前晃了晃,然后把钗子收进了储物戒里。

秦珊珊:……

君晓陌绕了绕颊边的发丝,对秦珊珊做出了几个字的口型:就、不、给、你。

随即,勾勾唇角,心情大好地施施然地离开了摊子,留给秦珊珊一个十分潇洒的背影。

秦珊珊觉得自己被羞辱了,眼里泛出了屈辱愤怒的泪光。她使劲地跺了跺脚,对君晓陌怒吼道:

“君晓陌,你这个贱人,你一定会后悔的!”

她一定、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哥哥,然后让君晓陌跪舔着求她原谅!秦珊珊发狠地想道。

此时的秦珊珊,仍以为君晓陌是那个对秦凌宇千依百顺的傻姑娘。

------------

由于小小地教训了一番秦珊珊,所以,君晓陌在回程时一直保持着心情愉悦的状态,她数了数储物戒里的丹药,确定今晚的自废功力不会出现太大问题后,便加快了回去的速度。

离开宗门太久的话,娘会担心的——如今的君晓陌对亲人的感受更加地重视。

在接近宗门外那片树林子的时候,君晓陌遥遥地看到远处有白影倏地一晃,消失在了林子之中。

叶师兄?!虽然只是短促的一瞬,君晓陌还是认出了那道熟悉的身影,不由得眼眶一热,想也不想就拔腿就追了上去!

“叶师兄!”君晓陌焦急地呼唤着记忆里那久违的称呼,四处地找寻着那道熟悉的影子。

叶修文浑身是血地躺在她面前的样子仿佛还历历在目,那是她一生的悲恸,也是她前世修炼时无数次遇到的心魔。

叶修文算是她害死的。

前世,在君晓陌的双亲死后,叶修文作为凛天峰的首座大弟子,自然而然地便接下了君晓陌父亲的衣钵,承担起了凛天峰这个责任。那时候,君晓陌已经被魔气侵蚀得几乎丧失了理智,而叶修文所带领的凛天峰也没有被灭门。本来,如果叶修文愿意把君晓陌交给宗门处置的话,也许凛天峰不会迎来灭门之灾的,然而,叶修文为了师傅和师母的遗志,还是执意把君晓陌给藏了起来。

这一藏,就是整整三年。

在这三年里,凛天峰上上下下所有弟子都清楚君晓陌的存在,但他们对外都宣称君晓陌已经离开宗门,不知所踪了。

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共同保护着这个小师妹(师姐),直到后来被所谓的名门正派杀上峰门,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

这些名门正派打着讨伐女魔头的旗号,冲上凛天峰之后却像强盗一样四处搜刮着凛天峰上的灵草灵器和灵药,反倒把他们的“正事”给忘到了一边。

旭阳宗的凛天峰被灭门的惨案没得到世人的怜悯,反而被那些不明就里的修道者们骂着“活该”:既然藏匿了一个魔修者,那就活该他们被屠门!

其实,什么才叫“活该”?在被屠门前,君晓陌自问自己没有伤害过一个人!除了她的体内有着魔气以外,她什么邪恶的事情都没有做过!

那些名门正派为了夺取凛天峰的资源,把君晓陌捏造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杀人狂魔的形象。哪怕君晓陌整整三年没有出过峰门,一直被叶修文安置在自己的洞府里,那些人也可以生搬硬扯一些命案套在君晓陌的头上。

一句话,以世人的逻辑来看,君晓陌体内有魔气,所以她是魔修者,所以她该死。

凛天峰被灭门后,叶修文拼死带着君晓陌逃了出来,从此从一峰之主沦落成为了一个因包庇女魔头而被众门派追杀的“逃犯”。

那时候的君晓陌在一连串的打击之中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如果不是叶修文护着她,恐怕她早就死在那些名门正派的追杀中了。

后来,在逃亡的过程中,叶修文遇上了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修。君晓陌害怕叶修文有了爱人就不再理会自己,在和叶修文吵了一架后,任性地跑了出去,被那些名门正派给抓住了。

那是叶修文最后一次救下君晓陌,因为他死了,死在让他心动的女人的剑下。

原来,那个女人是奉了师命故意过来接近他们的,她根本没有爱过叶修文。

七十几年过去了,君晓陌直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女人的样子和名字——张淑月,如果她这辈子还遇到这个女人,她一定要对方尝试一遍被人一剑穿心的滋味!

“叶师兄……”君晓陌背靠在树干上,用双手捂住了泛红的双眼。

她很明白,自己不应该一味地沉浸在前世的种种仇恨之中,这对于修道者来说十分地危险,很容易就会滋生心魔,继而丧失理智。

她已经重生了,那些她在乎的人都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活在她的身边,她不应该把复仇当做主要的目标,而是要守护他们,让她所在乎的人都能得到幸福。

想通了这一点以后,君晓陌的心境也渐渐地平复了下来。她放下手掌,让眼角的湿意渐渐散去。

除了眼眶还稍稍有些微红之外,已经看不出君晓陌刚刚的失态。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灌木丛响起了一阵“沙沙”的响声。

“谁?!”君晓陌眼神凌厉地扫向了那个地方。

一抹粉色的身影从灌木丛后走了出来,身形纤细、步态款款,那张白皙的巴掌大的小脸上有着一双盈盈的水眸,看过来时,似怨似嗔,惹人怜爱,让人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双手奉到她的面前。

“雨婉柔?”君晓陌微微蹙起了眉毛,眼里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光。 第三章雨婉柔是秦凌宇在外出任务的时候顺手救回来的,刚刚来到宗门时,雨婉柔长得黑黑瘦瘦,整个人都像是一棵发育不良的豆芽菜,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后来,丹鼎峰的一个长老发现雨婉柔的资质还算不错,便把雨婉柔收入了门下,自此,雨婉柔正式成为了秦凌宇和君晓陌的同门师妹。

或许是生活质量变好了,不需要再受到日晒雨淋、颠簸劳累,随着年岁的增长,雨婉柔变得越来越漂亮了起来——身高渐渐抽拔,五官渐渐展开,皮肤也像是被人彻底地换过一样,变得白皙娇嫩、吹弹可破,再加上那玲珑的身线以及我见犹怜的气质,走到哪都会吸引一大帮男修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说实话,君晓陌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围绕在雨婉柔身边的那些天之骄子们愿意保持着这种一女多男的关系。别对她说这是真爱,人都是有私欲的,如果他们真的对雨婉柔爱逾生命,那他们绝对不可能容忍其他男人的存在,不杀了对方都算不错了,更别提可以和谐相处。

但雨婉柔偏偏做到了,围绕在她身边的那些男人,都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和谐共处的关系,并似乎隐隐有以雨婉柔为首,唯雨婉柔是从。

雨婉柔的实力在同时代绝对算不上顶尖的,若是单打独斗的话,她比不过已经成为女魔头的君晓陌。

所以,她这种奇怪的多角关系才会引起君晓陌的注意,直觉告诉君晓陌,雨婉柔身上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果雨婉柔和她的姘头们没有对君晓陌腹内的孩子下毒手,君晓陌其实并不会对她这个人产生太大的恶感。哪怕雨婉柔最后成为了秦凌宇的妻子,君晓陌也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因为,她对秦凌宇的感情早就随着她上一世的死亡而消散了,没有了对秦凌宇的爱意,这一世的她又怎么还会在乎雨婉柔这个潜在的“情敌”?

只是,雨婉柔杀害了她的孩子,还用丹药把她的孩子融成了一滩血水,所以,这一辈子的君晓陌并不打算让雨婉柔过得太舒心畅意。

前世他们欠下的债,她君晓陌绝对要一点一点地讨回来!

---------------------

雨婉柔发现君晓陌在叫了自己的名字以后,便蹙眉看着自己,没有说话,心里免不了产生了一丝忐忑和不安。

此时的雨婉柔还只是宗门内一个小小的女弟子,论天赋,她比不上君晓陌,论背景,她也比不上君晓陌,所以,她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尽量不与君晓陌发生太大的冲突。

哪怕有了冲突,她也要让其他人觉得是君晓陌的错,而不是她雨婉柔的错。君晓陌因为自小就受到父母和师兄师弟的宠爱,养成了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刁蛮任性大小姐脾气,因此,要让其他人自觉地把过错算到君晓陌的头上,这一点并不难。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一个身世坎坷毫无背景的弱质女流,以及一个性格霸道实力强悍的刁蛮小姐,两个人双双往那一站,说不定还没开口说话,大家就把谴责的目光投向后者了。

前世,雨婉柔正是利用这一点,让君晓陌吃了不少暗亏,偏偏那时候的君晓陌心性豁达得几近没心没肺,以至于到了最后,除了那几个及其亲近之人以外,所有人看着她的眼神都隐晦地带上了一丝厌恶,觉得君晓陌仗势欺人。

“晓陌师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雨婉柔小声地问道,眼里很快就蓄起了泪光。

如果有旁人在场,说不定又会觉得君晓陌在欺负雨婉柔了。天知道,君晓陌可是什么话都没说。

上一辈子君晓陌见过的人很多,其中也不乏像雨婉柔这种装可怜、博同情的。看着这样的雨婉柔,君晓陌的眸光变得更加深沉。

抛开前世的事情不谈,她一点都不喜欢别人算计到她的头上!或许是因为雨婉柔年纪还小,很多东西都没能遮掩得很好,那闪烁的眼神和算计的目光被君晓陌给看得一清二楚。

君晓陌心念一转,冷笑道:“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我……”雨婉柔顿时变得有点结巴了起来,眼神躲闪得更加厉害——那是心虚的表现。

难道她和秦师兄的那件事,被君晓陌发现了?不可能啊!雨婉柔咬着下唇想道。她虽然喜欢秦凌宇,而秦凌宇也说过喜欢她,但秦凌宇与君晓陌有婚约在身,现在的他们是不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的,所以,他们所有的约会都是在暗地里进行。

雨婉柔知道,秦凌宇的野心很大,如果他们之间的爱情和秦凌宇的野心起了冲突,那被抛弃的一定是她。因此,雨婉柔平时在和秦凌宇相处的时候,甚至比秦凌宇还小心,不越雷池半步,就是怕被君晓陌发现端倪。

如今,面对君晓陌的质问,雨婉柔第一反应就是,东窗事发了!

其实,君晓陌并不知道雨婉柔已经开始和秦凌宇暗通款曲,她刚刚的那声质问不过是在试探而已。然而,看到雨婉柔现在的样子,她哪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呵,好一个雨婉柔,好一个秦凌宇!

君晓陌兀然上前一步逼近雨婉柔,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以一个十分不自然的姿势抬起了头。

雨婉柔被君晓陌掐得泪光盈盈——她是真的很疼,她完全没有想到君晓陌的手劲会那么大。

“雨婉柔,听过这句话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雨婉柔觉得下巴都要被君晓陌捏碎了。

“不知道?呵。你用这张小嘴和秦凌宇接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算是有妇之夫,嗯?”君晓陌猛地把拇指按进了雨婉柔的唇角,尖锐的指甲狠狠地刮过柔软的嘴唇,一缕血丝从雨婉柔的嘴角缓缓地渗了出来,蜿蜒地流到了下巴。

雨婉柔的样子很狼狈,但她被君晓陌掐得连反抗的话都说不出来。

血液的气味刺激着君晓陌体内的魔气,她的丹田开始不稳定了起来,本来漆黑的双眸也诡异地带上了红光。

雨婉柔惊恐地瞪大了双眸:“魔……魔……”

君晓陌眼神一冷,一掌就朝雨婉柔的心口拍了出去。雨婉柔倒飞着撞到了树上,喷出一口血后,彻底地晕死了过去。

“可恶!”君晓陌体内的魔气更加沸腾了,她知道,如果不赶快采取措施的话,她体内的魔气爆发,前世那一场灭顶的灾难说不定会提前发生。

看了一眼晕过去的雨婉柔,君晓陌咬咬牙,还是放弃了杀掉雨婉柔的念头。

现在的她还做不到悄无声息地杀掉一个人,如果宗门追究到她的身上,同门相残,她一样讨不了好。

君晓陌踉踉跄跄地离开后,从树林子里缓缓地走出了一个身穿白衣头戴帷帽的男人。

如果君晓陌还在这里,她不难认出这就是她在林子里找寻了好一会儿的叶修文。

叶修文看了一眼君晓陌离开的方向,再低头看向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雨婉柔。

良久,他叹了一口气,捏了个法诀,打在了雨婉柔的身上。 第四章君晓陌并不知道她离开以后,树林子里所发生的事情。此时,她一路飞奔着回到了凛天峰,恨不能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她还是大意了。为了尽早炼成后天魔体体质,她吸收了大量的魔气储存在经脉和丹田里,用这些魔气去冲刷改造自己的经脉。没有修炼过相应的功法就吸收大量的魔气是十分危险的,随时都有爆体的可能性,就像现在这样。

此时,君晓陌体内的魔气在剧烈地沸腾着,似乎随时有撑破经脉的危险。君晓陌不知道这一路跑回来到底有没有人察觉到她的异样,但她也没有心思去考虑再多的事情了,如果她不能阻止体内魔气的爆发,那她很快就会被宗门的长老们发现自己后天魔体的身份,并再度面临被名门正派追杀的命运。

她被追杀倒没关系,但她不想拖累父母和凛天峰的那些师兄师弟们。

近了……更近了……

“碰!”君晓陌用力地关上了房门,滑落到了地上。

她缓了几口气后,从储物戒里拿出了符纸和朱砂,撑在地上就画起了阵法。

一张,作废了。

两张,作废了。

三张……

君晓陌的手在剧烈地颤抖着,经脉的疼痛烧灼着她的神智,让她几乎连笔都拿不住。

“不行!”君晓陌把笔狠狠地拍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没关系的,不用着急,忽略身上的疼痛。”君晓陌默默地对自己说道。

她稳稳心神,再度拿起了笔……

这一次,君晓陌总算把阵法给完成了。

一共有五张画有阵法的符纸,君晓陌扶着墙,沿着屋子绕了一圈,在屋里四个角落都贴了一张,最后一张是贴在房门上的。

——有了这个阵法,魔气能够最大限度地被束缚在这间房间里,不会因瞬时的爆发而被其他人发现。上一辈子,君晓陌为了躲避那些名门正派的追杀,没少研究类似的阵法,几乎闭着眼睛她都能勾勒出那些线条来。

做完这一切后,君晓陌大汗淋漓地滑落到了地上,脸上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着,眼里却透着决然和坚定的眸光。

她从来都不畏惧这种痛苦。

前世,在她糊里糊涂地成为了后天魔体,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功法控制自己体内魔气的时候,她有好几次都因为体内魔气的爆发而差点活活痛死过去。还有她被雨婉柔和她的姘头们毁灵胎、废灵根时候的痛苦,甚至比魔气爆发还难受百倍、千倍!

所以,这种程度的疼痛真算不了什么。

魔气不似灵气那般温和,因此,在踏上魔修这条道路以后,就注定前程会充满了困难和艰险,但君晓陌甘之如饴。

为什么在同等境界下,魔修者的实力往往要比道修者要强?不正是因为魔气修炼起来不容易吗?修魔者的实力并不是完全依靠他们的境界来衡量的,他们的攻击力让很多修道者都又羡又恨。

极致的痛苦能够淬炼出强大的灵魂,这在君晓陌上一辈子就深深地领悟到了。

感受着体内横冲直撞的魔气,君晓陌举起了右手,把魔气从经脉逼到了掌心。

修炼《九转灵魔炼体术》的第一条,就是自废功力。

她或许应该等到魔气平稳以后再自废功力才比较稳妥,但君晓陌已经等不及了——雨婉柔看到了她眼底的红光,如果雨婉柔清醒过来时把这件事汇报给宗门长老,指不定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她必须先有所准备。

魔气蓄积到一定程度后,君晓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

紧接着,她朝自己的丹田狠狠地拍了下去,这一掌,没有留情。

“噗!”君晓陌喷出了一口鲜血,疼痛瞬间由经脉蔓延到了四肢百骸,直冲头脑,让她眼前一黑,差点就直直地倒了下去,所幸在最后还是强撑住了。

如果她真的就此晕过去,那她也离死不远了。心脉和丹田非常接近,这一掌,君晓陌不仅击碎了丹田,也震伤了心脉。

君晓陌从储物戒里拿出了一枚护住心脉的丹药,服了下去。随即,继续驱动体内的魔气,让魔气和灵气流失得更加快速,经脉和丹田也进一步受损。

这种滋味并不好受,经脉和丹田像被人用力撕碎,再用三味真火煅烧着一样,又痛又灼热,而在此过程中,她还得时时刻刻地保持着清醒。

君晓陌咬牙强忍着这种煎熬。

等这一场非人的折磨过去,她的练气等级就该归零了。

如果有外人在场,恐怕要觉得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女孩疯了吧——为了一本闻所未闻的修炼书,居然把自己十六年来的功力全部废去,还是练气八级的!

练气八级有那么好练吗?有的人五十几岁都还没达到练气八级好不好!而这个家伙倒好,一下子全给废掉了。

这种行为简直是不可理喻的疯狂。

然而,这也是修魔者的特质,张扬随性,不按常理来出牌,喜欢冒险和博弈,从骨子里就透出了一股桀骜的狂意。这种狂意深入骨髓和灵魂,哪怕修魔者重生十次都甩不掉他们由灵魂里所带出来的本性。

这场近乎自虐的行为持续了整整三个时辰,等到体内原本的功力全部告馨,丹田和经脉也破损得没一处完好之后,君晓陌终于脱力地倒在了床上,还不忘往嘴里塞了几颗丹药。

有了这些丹药,她的小命总算是保下了,君晓陌默默地想道,彻底地晕厥了过去。

----------------------

另一边,在君晓陌离开好几个时辰以后,雨婉柔终于幽幽地转醒了过来。

入目是参天的大树,她还在宗门外的树林子里,没有被人发现或者带回去。

雨婉柔以为自己不曾被人发现,却不知道叶修文曾经在这里出现过,但他没有把雨婉柔带回去,甚至也没有救醒雨婉柔。

“咳、咳……”雨婉柔剧烈地呛咳了两声,嘴里瞬间蔓延开了一股子血腥味,衣襟上也有着斑斑的血迹。

“君、晓、陌!”雨婉柔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三个字。别看她平常柔柔弱弱的,那是她想要通过柔弱的形象去博得其他人的好感和同情而已,真实的雨婉柔可一点都不是愿意吃亏的主。

这一次,她在君晓陌身上吃了那么大的一个亏,那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的。

不过,君晓陌哪来那么大的力量,一掌就让自己受了那么大的重伤?如果按照她现在练气八级的水平,根本还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吧?

雨婉柔细细地回想了一下昏迷前所发生的事情,却发现有一些记忆好像别人模糊掉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那些细节。

这是怎么回事?雨婉柔轻蹙起了眉毛,觉得自己漏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

但除了能够想起君晓陌拍在她心口的那一掌以外,她想不起再多的东西了。

“咳咳咳……”雨婉柔身上的伤势还是很严重,这一用精力,又咳出了一些血来。

雨婉柔愤愤地咬着下唇,从衣服里掏出了一个玉瓶子。这个玉瓶子的外观和旭阳宗其他弟子手上的丹药瓶并没有什么不同,乍一看上去,只会让人以为里面装着的是普通的保命的丹药。

雨婉柔打开了瓶盖,一瞬间,一阵浓郁的灵气就从瓶子里溢了出来,让人闻之心情舒畅。

哪怕是一个还没踏上修途的普通人,也能透过这股灵气看出瓶子里头的并不是凡物。

雨婉柔捂着因伤势颇重而一阵阵抽痛的胸口,唇角却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她身上怀着一个秘密,正是这个秘密,让她坚信自己终有一天会凌驾于所有人之上,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者!

娇女修魔传小说预览

娇女修魔传

娇女修魔传

娇女修魔传

娇女修魔传

娇女修魔传

娇女修魔传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娇女修魔传】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