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情魔遍天下小说、此生情魔遍天下小说无广告

狗带 幻想时空 2020-11-04 14:05:26 0 0

此生情魔遍天下

此生情魔遍天下小说、此生情魔遍天下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8-23 18:20

字数: 1,146,914

状态: 已完结 36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此生情魔遍天下小说简介:这不是个轻松的故事,有些虐心却也并非无趣。

  一个魔女想要成神,岂是换个身份那么简单。九九八十一鞭损魔鞭挞,个中滋味谁能体味?好好做个魔不行吗,何苦非要成神呢?

  五万年前如果没有遇见他,她会一直是个承欢在双亲膝下小女孩,虽然生来额上一抹腥红的胎记惹人瞩目,但隐在山林之间深居简出谁又瞧得见?

  五万年后如果没有再遇他,她或许已被绑回魔界嫁给那个邪魅嗜血却又情深似海魔君,当起了无忧无虑的魔君夫人,任凭外界波谲云诡又与她何干?

  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五万年前遇上他,她家毁人亡险些丧命;

  五万年后再次相遇,她情牵魂动步步生怜。

  而今转眼又是五万年,她再次站在他的面前,搅弄这一番天翻地覆的风云,掀起这一场腥风血雨的祸乱。

这一切,皆是因为他。

此生情魔遍天下小说预览

第一章竹林深处,温潭水畔,一青衫男子负手而立,身旁跪着一灰袍青年。

灰袍青年垂首道:“属下的疏忽,不慎令外人闯入君上的疗伤之地,扰了君上,还望君上责罚!”

青衫男子并不回头,只是淡淡地说道:“事已至此,罚你何用?你可知闯入禁地的是何人?”

灰袍青年仍旧低着头,继续答道:“三人往水镜湖湖心岛去了,想必应该是灵啸的人。”

青衫男子闻后若有所思,不禁喃喃道:“原来是灵啸的人,难怪朦胧间觉得那白衣少女竟是如此眼熟。”随后继续问道:“我初醒时迷糊间似乎误伤了一少年,那人怎样了?”

“伤的不轻,而且,属下听闻那人似乎中毒了。”灰袍青年答。

“中毒?”青衫男子转过身来,不解道:“怎会中毒?”

“这个属下也很是不解,或许是那少年在被君上刺伤之前就已经中毒了吧。”灰袍青年抬头望着青衫男子,并没有什么把握地猜测道。

“留意那三人的举动,有什么事情立即向我禀报。”青衫男子吩咐。

“属下遵命。”灰袍青年恭敬地领命后起身往竹林中行去。

青衫男子转身过去面对着水潭,挥手间,水潭边出现一座雅致精美的竹楼,一条弯曲的石子小道,自竹楼蜿蜒至竹林之中。

此时,水镜湖湖心岛别苑西厢房外,雪飘飘正拍着门不耐烦地催促:“喂!钦伏宸,好了没有呀?”

忽而房门打开,钦伏宸神色凝重地从厢房中走了出来。

雪飘飘面上满是不解:“怎么?难道玄林的情况不妙?”

“玄林?!”钦伏宸挑眉看着飘飘,阴阳怪气地挤兑道:“你怎唤他玄林了?不是死人妖么?”

“哎呀,你倒是快点说他情况究竟如何了?”雪飘飘跺着脚急道。

见雪飘飘一副心焦的模样,钦伏宸也不忍继续逗她了:“不太妙,蛟毒似乎扩散了,而且玄林受到影响似乎有些妖化。”钦伏宸眉头微皱着说道。

雪飘飘急忙入到厢房内,眼见玄梦昔躺在床上,肌肤惨白,嘴唇发青,额上一妖冶的印记若隐若现。

雪飘飘不禁满面担忧,不知所措地问向钦伏宸:“这蛟毒怎会如此厉害?可有法子解?”

钦伏宸哪里来的什么法子,颇为无奈地说道:“我是没什么法子。不过,一般毒物的身上都会有解药,若能寻得那蛟龙,或许能得解毒之法。”

雪飘飘看着玄梦昔额上殷红的印记,叹道:“这印记……玄林他莫不是要堕仙了?他是为救我而成这样的,我一定要为他找到解毒之法。”

“你要去温潭寻那蛟龙?”钦伏宸心中一惊,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地问。

雪飘飘坚定地点点头:“我欠他一命,必须要报还给他。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去温潭。”

“我……有说过要去吗?”钦伏宸一脸无辜地问道。

“你……”雪飘飘被伏宸这一问,不禁无语。

“你欠他我又不欠。”钦伏宸摸了摸下巴,继续补充道。

“你是不是男人?怕死你可以不用去。”雪飘飘不由觉得有些窝火,于是颇为气愤地说道。

“激将法没用。你不如和我谈谈条件,或许我可以考虑帮你。”钦伏宸丝毫不为所动,依旧事不关己地淡淡说着。

“条件是什么?”雪飘飘白了钦伏宸一眼,没好气地问。

“解药归你,宝物归我。”钦伏宸极为干脆地回答。

“你还惦记着那明珠?”雪飘飘摇了摇头,心中十分地鄙视钦伏宸,想了一想单凭自己一己之力断然是无法对抗那恶蛟的,于是只好妥协道:“好吧,我答应你。”

雪飘飘与钦伏宸二人达成协议,遂一同往水月洞天而去。

水月洞天温潭旁竹楼中,青衫男子席地坐在一方竹制的矮几边泡着茶,灰袍青年入来道:“君上,那日误入水月洞天的白衣少女和蓝衣少年,又来了。”

“噢?”青衫男子放下茶具,饶有兴致地问:“他们又来作甚?”

“似乎为求解药而来。”灰袍青年答。

“解药?不必阻拦,领他们进来吧。”青衫男子悠悠地说道。

“是,君上。”灰袍青年领命退下。

雪飘飘与钦伏宸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已行至水月洞天的山洞洞口。但见洞口立着一灰袍青年,剑眉皓目,目光凛凛。

灰袍青年见二人,迎上去微微颌首,道:“在下梓敬,奉命在此恭候多时了。二位且随我来。”

钦伏宸与雪飘飘不由一愣。雪飘飘不禁凑上去问道:“这位大哥,认错人了吧?”

梓敬不紧不慢地说道:“姑娘与公子可是为解药而来?”

雪飘飘瞪大眼十分不解:“你如何知道?”

梓敬不答,径直伸手道:“二位这边请。”

听梓敬如此一说,二人于是随着梓敬进了洞。穿过山洞,行入竹林,那雅致的小竹楼出现在眼前。

钦伏宸与雪飘飘飘见到此处景致与昨日大有不同,略微有些吃惊,驻足对视了一下,紧跟着梓敬入了竹楼。

内室中,一气质儒雅的青衫男子席地而坐,手上把玩着一洒金的紫砂泥壶,矮几边的红泥暖炉上温着一壶水,水气咕咕地冒着。

梓敬领二人入内,青衫男子头也不抬,缓缓道:“二位坐,请稍候。”说罢细细地将茶叶挑入紫砂泥壶之内,优雅地拎起暖炉上的水壶,倒出滚烫的开水将泥壶周遭淋了个透。

紫砂泥壶经开水的洗礼,呈现出暖暖的赤红颜色,上面的点点洒金更是金光灼灼,夺目非常。青衫男子将茶叶和茶壶慢悠悠地洗过一遍,继续又拎起水壶,重复上一步骤。

钦伏宸与雪飘飘来时已预备与蛟龙干一场恶仗,不料竟遇上这般情形,不禁愕然。

雪飘飘按耐不住性子,开口问道:“敢问阁下是何人?如何称呼?”

青衫男子抬头看了眼飘飘,微微怔了一下,缓缓道:“在下乃青虬君。”

“我们二人的朋友在此被一恶蛟伤着中了毒,如今性命堪忧,我们为寻解药而来。敢问青虬君可知那恶蛟的下落?”雪飘飘继续追问道。

青虬君将泡好的茶倒出,示意梓敬端给钦伏宸与雪飘飘。

接着,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绕有兴致地盯着飘飘:“恶蛟?不曾听闻。”

“不曾听闻?”飘飘不禁瞪大眼睛:“我们昨日还与那恶蛟在此地旁的温潭交过手呢!”雪飘飘说罢,看向钦伏宸。

钦伏宸不语,悠闲地端着梓敬递上的茶,慢慢地喝着,好似他本就为来这里喝茶的。雪飘飘看着不由来气,恶狠狠地瞪了钦伏宸一眼,不料他竟对此毫不理会。

青虬君看着雪飘飘,淡淡一笑,道:“我这水月洞天从不曾有过什么恶蛟,倒是有一与九天各神祇帝君同生的洪荒神兽,神魔大战后在此休憩,你们可是惹到那神兽了?”

雪飘飘愣住了:“神……兽……,难怪如此凶悍。”

“凶悍?这位姑娘似乎对那神兽有偏见?此神兽确然威猛,当年神魔大战曾被誉为战神。”青虬君含笑道。

“战神?!”雪飘飘大吃一惊,一旁的钦伏宸也抬起头来微微一怔。

“天龙战神裕偃?”钦伏宸插话道。

青虬君点点头:“不错。”说着,漫不经心地看了钦伏宸一眼,顿觉眼前这个蓝衣少年并不寻常。接着押了一口茶,复而目光又偷偷扫视了钦伏宸一番。

“青虬君,你可是与那裕偃很熟?可否让他将解药交予我们,救我那受伤的朋友?”雪飘飘有些坐不住,正了正身子急切地追问。

“据我所知,战神裕偃的真身是天龙神兽,不曾有毒,何来解药一说呢?”青虬君将目光从钦伏宸身上移开,缓缓地对雪飘飘说道。

“不曾有毒?可我那朋友确实中了毒,如今命悬一线。”雪飘飘似乎有些不相信青虬君所言。

“或许是你那朋友受伤之前体内就有毒,受伤之后体弱被激发出来了吧。咳咳……”青虬君说着,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待青虬君一阵咳嗽过后,雪飘飘看着青虬君虚弱的样子,不禁面上泛出满满地同情:“青虬君原来身体抱恙,真是打扰了。”

青虬君饮了一口热茶,清了清嗓子,摇摇手道:“无妨。你那朋友若是毒未入骨的话,我倒是有法子可解。”

“哦?什么法子?”青虬的话让雪飘飘一时激动起来。

青虬君翻手间,手上出现一颗蓝盈盈的明珠。雪飘飘与钦伏宸定睛一看,正是那日他们三人争夺的那颗。

青虬君道:“此珠名曰护元珠,乃洪荒宝物之一,由战神裕偃守护。此物虽应天咒洪荒之力被封印,但却清灵护元,有病治病,无病健魄。近日我身体抱恙,特向裕偃借来疗养用的。如二位需要,我倒是可以转借给二位一用。”

雪飘飘看看钦伏宸,发现钦伏宸直勾勾地盯着护元珠,眼睛竟然放着光。心中不由得一阵鄙视,复而转头对青虬君道:“那就多谢青虬君了!”说罢,伸手便要去取青虬君手中的护元珠。

青虬君手往回一缩,雪飘飘伸出的手落了空。

青虬君淡淡地笑道:“姑娘好生心急。我与二位素不相识,这珠子如此珍贵,岂能白白借予你们?你们要是借了不还,我如何向战神交代?”

雪飘飘无奈地望着青虬君问道:“青虬君想要如何?”

“这珠子由这位公子拿去救人,姑娘你就留在我这儿小住几日可好?”青虬君看了看钦伏宸,对面前的雪飘飘说道。

雪飘飘咽了一口水:“你这是要把我押在这里做人质?”复而看向一旁的钦伏宸。

钦伏宸微微一笑,向青虬君点头道:“这个法子倒是好!”

雪飘飘愤愤道:“我有意见,为何不留他?”说罢指向伏宸。

青虬君押了一口茶缓缓道:“战神裕偃不好男色,要这公子有何用?”

雪飘飘一脸愁容,想着钦伏宸瞧那珠子的眼馋样,护元珠到手必然会揣着跑路的,自己押在这里,多半是要被青虬君献给那恶蛟。想来自己也是堂堂灵啸公主,竟然落得如斯田地……可是玄林是为了救自己受的伤,救命之恩不能不报,只能容钦伏宸将珠子拿去先救人,自己留在这里再慢慢想办法逃。

经过一番挣扎,雪飘飘走到钦伏宸跟前,佯装柔情道;“那你快去快回。”接着暗自传音与他恶狠狠地说道:“你若敢不救玄林拿着珠子直接跑路,我定不放过你!”

钦伏宸从青虬君手中接过护元珠,朝着雪飘飘意味深长一笑,道:“放心。”说罢潇洒地朝门外扬长而去。

雪飘飘看着钦伏宸远去的背影,面上一片阴晴不定,心中深觉不妙。 第二章拿了护元珠,钦伏宸心中很是纠结。

钦伏宸着实是爱宝之人,见着宝贝舍不得撒手,这珠子到手了要再还回去,钦伏宸真心是有些做不到。但是眼见雪飘飘义薄云天的样子,又略微心有不忍。而且天龙灵啸二脉素来交好,若日后让灵啸帝君得知宝贝女儿被天龙帝子卖了,那必然是要找到父君算这笔账的,到时候伤到二脉神族的和气,自己也定然是不好过。

钦伏宸纠结了一路,想着还是先救了玄林再做打算。遂径直前往水镜湖湖心岛。

玄梦昔躺于床上,面无血色,额上的印记越发明显。钦伏宸赶紧将护元珠取出,置于她的前额之上。护元珠紧贴着玄梦昔额上的印记,忽然发出刺眼的强光,珠子轻轻浮起,在她前额悬空一寸,飞速旋转起来,整个屋子都被这护元珠飞速旋转的蓝光照的明晃晃的,让人倍觉头晕眼花。

钦伏宸不禁伸手挡住眼睛,这四射的光芒晃的他的眼睛生疼。

一瞬间,那放着强光的护元珠越飞越高,越转越快,强大的光晕将玄梦昔整个身体都笼了进去,发出的强光也由蓝变紫。那紫色的光芒忽明忽暗,闪烁一阵,继而变黑,整个渐渐珠子黯淡下来,旋转速度也越来越慢,最后停止了转动,缓缓落在了玄梦昔的前额之上。

钦伏宸揉了揉被护元珠强光晃得刺痛的双目,用力睁开了眼睛。

但见床上的玄梦昔,气色已是转好。嘴唇不再发青,变得红润起来。面上也不再惨白,而是白里透红有了血色。

钦伏宸走到床前,在床沿坐下,抬起玄梦昔的手腕,搭上她的脉,感觉她的身体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冰凉,慢慢变得温暖而柔软,微弱的脉搏亦是愈发变得强劲有力起来。钦伏宸伸手本欲解开玄梦昔的衣襟再查看一下她肩上的伤口,手伸到一半,忽然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忽而目光被她额上的护元珠吸引住,于是转而把手伸向了玄梦昔额上的护元珠。

这原本通体泛蓝晶莹剔透的神珠,经过此番解毒之后,竟变得黯淡无光,通体黝黑,十分的难看。钦伏宸不由有些惋惜,心道如此宝贝该不会就这样废了吧?

钦伏宸心中嘀咕着,将那护元珠从玄梦昔额上取了下来,把在手中仔仔细细看了好一阵,方才将其收入怀中。转头看着玄梦昔,钦伏宸不由得一愣,原来玄梦昔受伤后额上出现的那个红色印记居然还在,只是颜色不似之前那般妖冶胜血,而如一抹化了水的胭脂那般,淡淡的不经意描在眉心。

钦伏宸复而打量着双目紧闭的玄梦昔,她羽扇般的长睫毛浓密又卷翘,好似两把小刷子,甚是撩人。钦伏宸玩心大起,不禁俯身下去,伸出手指去触玩玄梦昔的长睫毛。

玄梦昔经过护元珠的洗礼,意识渐渐复苏,那些破碎而迷蒙的梦境,忽然破碎开去,朦胧间,她能感觉到额上闪耀着刺目的强光。不一阵,光芒黯淡下来,四处寂静无声,睫毛一阵酥痒。玄梦昔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钦伏宸那张写满尴尬的脸。

苏醒的玄梦昔睁大眼睛望着钦伏宸,二人四目相对。

钦伏宸很是尴尬,并不曾料到方才只是轻触了一下而已,玄梦昔睫毛就忽然微微一颤,眼睛猛地睁了开来。看着玄梦昔那因震惊而睁大的双目,钦伏宸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干脆就定定的不动,看玄梦昔作何反应。

玄梦昔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拢了拢胸口的衣衫,深吸一口气,一把将钦伏宸从床边推开,大吼道:“钦伏宸你想干嘛!我可是个男人!!”

“我就看看而已,怎么了?”钦伏宸一脸无辜地说道,“你都是个男人了,我还能把你怎么样?”

玄梦昔骨碌一下从床上敏捷地爬了起来,跳到地上。这才发觉自己的身上,竟然穿一袭白色纱裙,长裙的裙摆摇曳,逶迤地拖于地上。她现在可是个男人啊,如今给她穿上这样一身裙装,不男不女的,岂不是应了雪飘飘那句话,成了人妖了!

想到这里,玄梦昔胸中怒火中烧,不禁抖了抖衣袖,满面怒色地朝钦伏宸嚷道:“这……,你们!到底是谁帮我换的?!我的衣服呢?!”

钦伏宸抱着手,从头到脚打量了玄梦昔一番,赞叹地说道:“看来这护元珠着实是个宝贝,这才片刻的功夫,你竟然如此生龙活虎了。”

“钦伏宸你别打岔,我问你呢,到底谁帮我换的衣服?”玄梦昔伸手指着钦伏宸,口中郑重地重复道。说完,忽然心中一动,只因方才钦伏宸提到了护元珠。

钦伏宸耸耸肩,故作无辜地说道:“你去问雪飘飘咯,你这身衣服是她找来的。”

“雪飘飘?她人呢?”听钦伏宸提到雪飘飘,玄梦昔不禁扭头四处望望,这才发觉雪飘飘并不在场。

钦伏宸顿了顿,眼中一转,吞吞吐吐地说道:“呃……她……有点事先走一步,托我帮忙照顾你呢。”

玄梦昔本也不在意雪飘飘的下落,忽然话锋一转,摊开手掌伸到了钦伏宸的面前:“护元珠呢?”

那阵势分明就是认定了护元珠如今就在钦伏宸手中,等着他乖乖把东西交出来。

钦伏宸不由一怔,心道:这家伙果不如雪飘飘那般好对付。故而装傻道:“什么护元珠?”

玄梦昔眯着眼睛,一边打量着钦伏宸,一边绕着他缓缓踱步道:“你方才提到用护元珠救我,定然那水月洞天的护元珠如今是在你手上咯。”

钦伏宸面上一派云淡风轻,故作镇定地淡淡说道:“可惜护元珠并不在我这儿,已经被那雪飘飘给带走了。”

玄梦昔盯着钦伏宸的眼睛,冷笑两声:“呵呵,钦伏宸,你当我是雪飘飘那么好骗呢?”说罢,一道光闪,紫色的长鞭出现在手上。玄梦昔扬了扬鞭子,凌厉地说道:“把护元珠交出来!”

“你就如此对待救命恩人?”伏钦宸看了眼玄梦昔手中的紫色长鞭,不禁撇了撇嘴。

玄梦昔见钦伏宸如此一说,轻轻笑了笑,手指玩弄着鞭子说道:“呵,你如何证明是你救了我?”

如何证明?钦伏宸认真地想了想,护元珠能证明。但自己都不承认有护元珠了,这等于否认了自己是玄林的救命恩人一说。自认精明的钦伏宸感觉自己把自己绕了进去。

钦伏宸想了半天,忽然抬起头来,缓缓道:“你,左肩有颗朱砂痣。”

这话让玄梦昔听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忍不住扬起鞭子吼道:“是你帮我换的衣服?你方才不是说雪飘飘么?”

钦伏宸望着玄梦昔的眼睛,略有些无辜:“我方才说的是,衣服是雪飘飘找来的,我可没说是她帮你换的。”

玄梦昔忽然向前两步,贴近钦伏宸,抬起头迎上钦伏宸的目光:“钦伏宸,你果然是断袖?”

钦伏宸见玄梦昔这般问,不禁觉得很是有趣,于是盯着玄梦昔的眼睛,故意黠笑道:“你说呢?”

玄梦昔不语,忽而态度大转,收起鞭子,伸出洁白纤长的手指,指尖轻轻触上钦伏宸的笔直挺拔的鼻梁,接着一路向下,略过他薄薄的唇,沿着那尖尖的下巴缓缓滑落至他喉节之上轻抚。

钦伏宸不知玄梦昔意欲何为,于是定定地立在那里,轻轻垂目看着面前的玄梦昔。只见她眼中神采飞扬,忽而妩媚地笑笑,悠悠地柔声说道:“你既是帮我换了衣衫,却又怕我知晓,不肯大方承认,那想必是暗自倾慕于我了。”玄梦昔意味深长地说着,另一只手略带挑逗意味地慢慢覆上钦伏宸的胸膛,摸索玩弄着他胸前的衣襟……

玄梦昔这般颠倒终生的媚态,比之九天之上一众神女亦是要娇媚几分。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钦伏宸看着如此模样的玄梦昔,竟一时有些失神。

忽然,玄梦昔的手滑入钦伏宸的腰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了他怀中的护元珠,接着一把将其推了开去,飞身直向门外,白色的长裙轻舞飞扬,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钦伏宸,你给我记住,休要打我的主意。”玄梦昔的声音带着笑,随着夜风飘了进来。

钦伏宸望着门外那漆黑一片的夜空,颇为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心道:

“雪飘飘,这回可怪不得我了。” 第三章自湖心岛别苑出来,行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却并不见钦伏宸追上来,玄梦昔于是随意找了一棵大树,在树上小憩。

玄梦昔侧身斜躺于一似摇椅般弯曲的枝干之上,左手支着头,右手从怀中掏出方才从钦伏宸那儿得来的护元珠把玩起来。银白如水的月光洒下,将玄梦昔雪白的手臂衬得泛起一阵银光。

就着月色,玄梦昔细细端看那护元珠,然摊开手掌玄梦昔却傻了眼,掌心的护元珠通体黝黑,毫无光华,丑陋至极。这黑乎乎的珠子怎会是那洪荒宝物护元珠?

玄梦昔一个挺身站了起来,直直地悬立于树梢之上,手中紧紧捏着那黑乎乎的珠子,仿佛要一把将那珠子捏碎一般,咬着牙说道:“好你个钦伏宸,居然弄个假珠子糊弄我,难怪不见他跟着追上来!”说罢,愤愤然地将手中那黑乎乎的护元珠随手扔了下去。

护元珠从玄梦昔的手中重重地摔落在地,在银色的月光里迅速地翻滚了一阵,不一会便消失在了那无边的黑暗之中。

玄梦昔挥了挥衣袖,深吸一口气,重新躺回大树的枝干上。辗转反侧了了一个晚上,心中却始终怒气难消。从来只有她玄梦昔戏弄别人,如今她深感被钦伏宸给耍了,这口气实在是难以下咽。

正所谓,有仇不报非君子,玄梦昔想了一夜,终于还是忍不住飞身起来,复而折返水镜湖湖心岛。

行入别苑,却不见了钦伏宸的踪影,想来自己也是气糊涂了,钦伏宸既知自己拿了个假护元珠走,就必定料到自己还会折返回来找他算账,那又怎会傻到在这里等着呢?

想到这里,玄梦昔不禁伸手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垂头丧气地朝院外行去。刚行至西院门口,不料却与一人迎头撞上,玄梦昔捂着额头,抬头一瞧,不禁愣住了,撞上的这人竟是钦伏宸!

钦伏宸面色匆匆,不待玄梦昔开口,急声问道:“你究竟把那护元珠丢到何处了,害我摸黑找了一个晚上也没找着!”

玄梦昔听到钦伏宸所言,不由瞪大眼睛怒道:“钦伏宸!护元珠何时在我这里了?你弄个破黑珠子糊弄我,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如今你反倒诬陷起我来了!”

钦伏宸满面无奈地用双手抱头,仰望着无边的天际,幽怨长叹道:“祖宗!那黑珠子就是护元珠啊~!”

玄梦昔自是不信,轻蔑地看了钦伏宸一眼:“哎,钦伏宸,别再演了,差不多就行了啊!少在这里睁眼说瞎话了,那护元珠我又不是没见过。你要糊弄我,也好歹找个稍微像一点的珠子吧!”

“那黑珠子确然就是护元珠,因为吸收了你体内的毒,才变成了黑色啊。”钦伏宸看玄梦昔一脸的不相信,无奈地继续解释着。

玄梦昔听罢,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钦伏宸一番,继续狐疑地看着他说道:“钦伏宸,你这个大忽悠!你就接着忽悠吧。你把我当成那头脑简单的雪飘飘了是吧?”

钦伏宸见玄梦昔死活不信,于是耸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信不信由你咯,反正雪飘飘为了救你,拿自己做抵押向青虬君换来了这护元珠。如今护元珠丢了,那就让雪飘飘一直在水月洞天待着吧,或许青虬君将她献给那恶蛟也说不定啊。我们也就此别过,你看如何?”

玄梦昔听钦伏宸如此一说,复而看看他的样子,觉得他似乎所言不假。于是撇了撇嘴道:“那珠子黑不溜秋的,我怎会知道是真的护元珠。丢了也不赖我吧!”

“那你昨夜究竟将珠子丢到何处了?”钦伏宸不禁摇了摇头,接着叹了口气,深觉这个玄林真是很难对付。

“你怎知我昨夜将那黑珠子丢掉了?莫非……你一直在跟踪我?”玄梦昔抬头盯着钦伏宸问。

钦伏宸不理会玄梦昔的发问,继续重复着:“珠子究竟丢到何处了?”

“我就那么随手一扔,晚上到处黑漆漆的,我哪知道珠子滚到哪里去了。”玄梦昔双手一甩,瞄了钦伏宸一眼,接着撅了撅嘴。

“小祖宗,你可知你昨晚休憩的那棵大树后面,是万丈悬崖。”钦伏宸直直地盯着玄梦昔,抬高了声音说道,声音中似乎含有丝丝怒气。

玄梦昔愕然,昨夜得了那护元珠,又戏耍了钦伏宸一番,自己很是得意,加之又是晚上,四周黑寂一片,当时真是没留意,这随意落脚的一棵大树究竟长在何处。

“这……我真没留意!”玄梦昔满面无辜地说道。

钦伏宸无语。

玄梦昔自觉有些理亏,想着这护元珠确实是自己弄丢的。而且那雪飘飘虽是刁蛮,却也不失可爱,故而当日自己才会救她一命。如今听钦伏宸说来,这雪飘飘还挺仗义,为了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竟然拿自己的清白之身做押,换了这护元珠来为自己解毒,如今护元珠丢了,雪飘飘怎么办?

就算没有雪飘飘这档子事,那护元珠也必定是要寻回来的。护元珠乃是洪荒宝物,关系重大。当年神魔大战,二族为争夺洪荒宝物死伤无数,生灵涂炭。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被自己当作废物给丢掉了,这着实是有些说不过去。

想到此处,玄梦昔默默往前两步,往钦伏宸身边挪了挪,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袖,眼中忽闪忽闪,装做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唉,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啦,昨天拿走珠子也是想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不要生气哟!”

见钦伏宸不理她,玄梦昔一把抱住钦伏宸的胳膊,脸在他袖子上蹭来蹭去,似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这位公子……纵然我是有那么一点点过错,可是……我也都是无心啦……公子……我……”

钦伏宸身上被玄梦昔蹭得起了一身的鸡皮,袖子一甩,把玄梦昔架开,无奈地说道:“好了好了,差不多就行了啊,不要再演了!”

玄梦昔忽然正襟而立,仿佛方才她是鬼上身一般,如梦初醒地四处看看。接着严肃地拉起钦伏宸的衣袖,一脸正色道:“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去把护元珠寻回来!”说罢,强扯着钦伏宸往外走去。

二人来到玄梦昔昨夜休憩的大树旁,此树于一悬崖边孑然而立,形似一朵巨大的蘑菇。树底寸草不生,全是裸露的沙石。

玄梦昔踮着脚拍拍钦伏宸的肩膀赞道:“兄弟,看我昨夜挑的这树可是不错!”

钦伏宸不搭理玄梦昔,指指树后的万丈悬崖,玄梦昔慢慢走到悬崖边瞄了瞄,喊道:“嗯,确然是很深。不知这珠子落入崖底何处了,有劳你……啊……!!!”

玄梦昔话未说完,忽然觉得脚下一滑,身体猛然失去重心,来不及聚气凝神撑起护体气障,一头往悬崖下面栽了下去。

玄梦昔迎着因身体急速下坠而产生的簌簌疾风,正欲平复心情凝神聚气,却发觉自己体内的真气十之八九居然无法使出,余的一小部分能动用的真气,根本无法凝成护体气障。玄梦昔不由心中一惊,闭上眼睛大喊出来:“啊……!!!救命啊……!!!”

忽然间,玄梦昔觉得身体变得极轻,下坠速度瞬间变缓,睁眼一看,原来钦伏宸已追随自己从崖上跳了下来,从后方揽住了自己的腰,将自己拽入他的护体气障之内。玄梦昔见状,立即闭了嘴,不再喊叫。

二人缓缓落地,钦伏宸收起气障,玄梦昔忽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地尴尬起来,于是迅速从伏宸的身边跳开,隔得远远的。

这崖底荒草丛生,四周皆是万丈峭壁,唯有西面崖壁间有一狭长的山涧,清澈的水流自山涧中潺潺的涌出,叮当作响,在崖底汇成一条水深齐膝小溪。

玄梦昔似个顽童一般,随手折了一根枯枝,一面挥舞拨弄着杂草,一面深一脚浅一脚东倒西歪地向前走着。钦伏宸看着玄梦昔晃晃悠悠地身影,不禁闷声笑笑,远远地跟在玄梦昔身后。

在崖底寻了大半个时辰,玄梦昔却一无所获,不禁有些泄气。转身看看钦伏宸,道:“喂,你可说句话好吧,我们这样毫无目的的寻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钦伏宸长叹了口气,淡淡地说道:“你自己都搞不清楚丢在哪里了,让我怎么找?”

玄梦昔仰起头,望望悬崖上方,比划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似乎在认真回想着昨晚自己把护元珠丢往的方向,手舞足蹈了半天,忽而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树枝,指指西面的崖壁对钦伏宸道:“我想起来了,我应该是朝着那个方向扔的。”说罢雀跃地朝溪流那边奔去。

行过丛生的荒草,周围道路变得平坦开阔。溪流边皆是细小的碎石,被水流冲刷得光滑洁净。玄梦昔欢快地在溪流边蹲了下来,汲了一捧清澈的溪水,一口饮净,高声朝远处慢慢走过来的伏宸喊道:“钦伏宸,快过来,这水好生甘甜呢!”

玄梦昔说罢,又弯腰下去捧了把溪水欢快地洗着脸。忽然,玄梦昔弯着腰定在水边不动了,盯着自己水中的倒影发愣。感觉钦伏宸走近,玄梦昔忽然抬起头来,手捂着额上的印记。

“这印记是何时出现的?”玄梦昔目光呆滞地问向钦伏宸。

钦伏宸看着玄梦昔颇为反常的样子,不解地说道:“你受伤后就出现了,怎么?”

玄梦昔听罢,若有所思地低着头道:“没什么。我受伤之后可还有其他异常之处么?“

钦伏宸眼中闪过一丝疑虑,却转瞬即逝,随即答道:“除此之外,并无异常。”

玄梦昔深深叹了一口气,淡淡地对伏宸说道:“我们继续走吧,看来要尽快找到护元珠才行,我可能时间不多了。”

钦伏宸看着玄梦昔的背影,不禁面上渐渐笼起了一层疑云。 第四章玄梦昔与钦伏宸二人这样一前一后地沿着溪流行了大半日,却不曾寻得护元珠的半分踪影。玄梦昔似有心事,一路也不再和钦伏宸搭话。

行至溪流的山涧出水口,玄梦昔发觉水幕后面竟透出丝丝灵光。遂唤来了钦伏宸。

钦伏宸上前探查一番,发觉这水幕后竟是布着结界,想必是个入口。遂用真气将水幕后的结界打开一个口子,只见一束洁白的灵光从中射出,二人循着那白光入到结界之内。

结界之内竟是一空旷的山谷,谷中灵气十足,灵木遍布,灵蝶四处翩飞,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你们是何人?”一个娇嫩稚气的声音忽然在二人身后响起。

钦伏宸与玄梦昔二人抬头一看,只见一胖乎乎的小男童坐在一株大树粗壮的枝桠之上,好似一个小大人一般,一手插腰,一手指着他们二人问道。

钦伏宸望着男童问道:“小弟弟,你可知此处是何地?”

不料小男童竟然生气地从树枝上站了起来,大声喊道:“哼!我可不是什么小弟弟,我已经五百岁了!”

钦伏宸不禁哑然,心道:这个小家伙!遂即一脸正色,转而郑重地抱拳向男童说道:“呃,抱歉。敢问小哥高姓大名?”

男童见钦伏宸如此这般,于是态度好转,一脸得意地仰头道:“我叫灵修。”说罢欲飞身从树上跃下,不料却脚下一滑,从树上倒栽了下来。

玄梦昔见状,快步上前,一把接住了掉落的灵修,把他放落在地上,关切地问道:“没伤着吧?”

灵修一见那玄梦昔,忽如中邪一般,小手扯着玄梦昔的袖子,眨巴着眼睛看着玄梦昔,痴痴道:“仙女姐姐,你长得可真好看,比灵蝶仙子还好看。”

玄梦昔看着灵修胖嘟嘟又红扑扑的小脸,煞是惹人疼爱,不忍道:“我不是什么仙女姐姐。”

灵修眼睛睁得圆滚滚的,复而打量了下玄梦昔,想了下说道:“啊,原来是神女姐姐,请恕灵修眼拙,刚才没瞧出来。”

钦伏宸在一旁忍不住噗哧一笑,玄梦昔转头瞪了一眼钦伏宸,回头问那灵修:“小灵修,此处是何地你可知道?”

灵修听到玄梦昔问话,竟然十分乖巧地回答:“神女姐姐,这里是灵蝶谷。”

钦伏宸不由得惊讶地咂舌,这小顽童居然会这么乖巧的答话。玄梦昔得意地看看钦伏宸,继续问道:“这灵蝶谷不通外界吗?谷内何人主事?”

灵修仰着头看着玄梦昔,认真地说道:“自我记事以来,灵蝶谷从不与外界相通,谷中由灵蝶谷主主事。”

“自你记事?那灵蝶谷也不过最多封闭五百来年?”钦伏宸不由得好笑,在一旁插话道。

灵修狠狠地瞪了钦伏宸一眼:“哼,我们这灵蝶谷多的是你们这种年纪一把又没什么本事的游神散仙,刚来时个个都牛的不得了,结果入了我们灵蝶谷都出不去,照样得求教我们灵蝶谷主。”

玄梦昔不解道:“溪流那边水幕不是有通道通往外界吗?”

灵修听玄梦昔如此问,不禁得意道:“那个水幕通道只能进不能出,而且外界之人入到谷内之后,体内原本的灵力和真气都动用不了,唯有重新吸收谷内的灵力,在此安心修炼后,通过渡劫飞升方能脱离此地。你们两个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灵力,连我都不如,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钦伏宸听罢似乎不信,暗自运行体内的真气,果然,体内的真气好似被压制住了一般,完全动用不了,只余一些游丝般的灵气在体内川行。钦伏宸不由得一惊。玄梦昔看着钦伏宸面上的神色不对,顿时明白了灵修的话并非危言耸听,确然都是真的。玄梦昔不禁神色也黯然起来。

灵修见玄梦昔这般,一本正经地拍拍自己肉滚滚的小胸脯安慰玄梦昔道:“放心哈,神女姐姐,你也不用担心。在灵蝶谷,只要有我灵修罩着,没人敢欺负你的!”

玄梦昔见灵修这般可爱的模样,半蹲下来,忍不住摸了摸他那肉嘟嘟的小脸蛋:“小灵修,谢谢你呢!我们为寻找丢失的东西而误入此地,有没有办法能尽快出去呢?”

灵修歪着脑袋貌似认真地想了想:“除非,有人愿意把自己在此地修炼的灵力尽数渡给你,这样你就能尽快的提升,缩短飞升渡劫所需要的时间。不然,别无他法。”

“其实我灵蝶谷乃清心之地,无论善恶,入到此地后皆众生平等,仿若灵蝶破茧重生一般,一切都从零开始。心中执念越少,灵力吸收越快,修为提升越快。二位还是不要想太多了,既来之则安之,在此安心修炼才是正道。”忽然一个绿衣女子不知何时飘飘然而至,钦伏宸和玄梦昔竟然毫无察觉。

灵修见那女子,欢快地跑过去喊道:“姑姑!”

绿衣女子疼爱抚摸了一下灵修的小胖脸,道:“你这小顽子,一个人跑这么远,害我好找!”说罢,又望向钦伏宸与玄梦昔道:“在下碧珂,敢问二位如何称呼?”

“钦伏宸。”伏宸微微颔首。

“在下玄林。”玄梦昔起身答道。

“神女姐姐原来叫玄林。”灵修眨巴着眼睛道。

碧珂笑着用指尖点点灵修的鼻子:“小顽子,你就见不得美人!”复而转向玄梦昔道:“让这位姑娘见笑了!”

玄梦昔也懒得解释,只道:“无妨。小孩子都这般爱玩闹的。”

碧珂继续说道:“我们灵蝶谷乃是独立于六界之外的空间断层,谷中一季,外界一日方过一日。我看二位气度不凡,以二位的资质,安心修炼,应该很快就能出谷的。二位初到灵蝶谷,定然还未寻得落脚之地。我看今日天色已晚,如若不弃,可随碧珂到寒舍先住下。”

玄梦昔望了望钦伏宸,钦伏宸随即会意地点了点头,玄梦昔于是颌首向碧珂答谢道:“多谢碧珂姑娘,那就打扰了!”

灵修在一旁拍着小手欢快道:“如此甚好,神女姐姐!快跟灵修回家吧!”说着,跳到玄梦昔面前,拉起玄梦昔的手,带着玄梦昔往前走去。

碧珂摇着头笑了笑:“这顽子!”接着与钦伏宸道:“公子这边请!”

钦伏宸点点头,随着碧珂,远远跟在玄梦昔和灵修身后。

夕阳西下,把四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四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往灵蝶谷深处行去。

此生情魔遍天下小说预览

此生情魔遍天下

此生情魔遍天下

此生情魔遍天下

此生情魔遍天下

此生情魔遍天下

此生情魔遍天下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此生情魔遍天下】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