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小说、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小说在线阅读

浅笑 幻想时空 2020-10-23 17:05:54 0 0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小说、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11 17:14

字数: 377,341

状态: 已完结 182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小说简介:“简欣然,魂体契合度89,级别极品,极其适合在虚拟器中完成任务。”

“你原身已亡,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和我缔结契约。”

一道机械的声音自缥缈而来,简欣然睁眼四周一片虚无,约莫着或许是什么天堂之类的。

“你是谁?”

“你只有愿意和不愿意两个选择,是你不愿意,你将于顷刻之间彻底消失于这世间。”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小说预览

第一章“看够了。”欣然朝他笑笑,是一贯的影后职业甜甜微笑,不过她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带着口罩,这也就意味着,是不是这男人把自己当成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了吧?

司昼眉头一挑,这女人倒是还敢接他的话。

欣然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攻略面前这男人。

他到底是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是不是男人都会喜欢夏琪琪这种七彩玛丽苏?

“你认识我?”司昼看着她,语气有些微怒。

从未跟哪个女人讲话的时候,居然还能在想些别的事情。

欣然扯上一抹游刃有余的神色,“您的名声太响亮了,司家当家的。”欣然也不知道这司夏好不好糊弄,不过转念一想,夏琪琪那个蠢蛋都糊弄过了,她为啥不行。

“你很怕我?”司昼对这个女人完全没有什么印象,气质清冷的女人,他未曾见过。

那一瞬间在她眼里看见的滔天惧意做不了假,像是他司昼杀了她祖宗十八代一般。

欣然瞳孔微缩,这并不是她所表现出的情绪。

但却被司昼尽收眼底。

“我怕啊,死里逃生,生怕你车子再撞到我。”欣然自顾自的喃喃。

司昼抿唇,“是吗?”

欣然老老实实点了两下头,对上了司昼似笑非笑的眼。

不得不说,司昼这张脸简直是好看的让人羡慕嫉妒恨,倾国倾城的容貌,却让人看不出来一点点的娘气,这张脸要是搁在娱乐圈,随便怎么作都会火的一塌糊涂。

可惜了可惜了,司昼哪是这种缺钱到混娱乐圈的人。

“带回去。”司昼平白无故的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欣然脑子里有一秒钟的当机。

带什么?去哪啊?

然后就看见了朝她走来的两个男人,心里顿时将司昼从上到下骂了一百遍。

“这又是什么意思?”欣然抬眼看向司昼,却后退一步躲过了旁边有个黑衣男人抓她的手。

司昼没说话,只静静的看着她。

欣然刚刚还心里小算盘欻欻响要攻略这个男人,现在她倒是才想起来,这个司昼,手段是有多残忍,多果决。

四面无人,她一点点优势都没有。

欣然小步后退,眼睛却一刻不离开司昼的那张脸,同样带着敌意和冷淡,区别就在于,她是司昼砧板上的鱼肉。

欣然看准时机将一个朝她捏来的男人一个过肩摔弄倒,不拖泥带水,那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倒下一声闷哼。

可就这么一下,她已经再无多余体力顾及旁边那人,那人揪住她胳膊,她一脚踹向他小腹下三寸,男人瞬间跪在地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道理,相必你比我明白。”欣然撂倒两个男人,司昼还是静悄悄的站在原地,欣然转头就准备开溜。

手却被人突然拽住,欣然还没来得及回头,一条胳膊却被人直接卸下。

清脆的咔一声响,关节处传来的钝痛和麻木淹没了欣然的脑子。

身体却立马转向,一拳打身后之人的太阳穴。

司昼自然是没想到一个她一个女人,胳膊废了还能有功夫回击,躲闪不及,下巴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嘴里顿时泛起腥甜。

有点意思。

他轻巧一脚,欣然整个人支持不住马上要跪倒在地上,司昼却在此时拉了她一把。

想不到下一秒这女人居然转向缠向他的身体,司昼伸手将欣然单薄的卫衣扯了两半,可她却跟没感觉到自己身体漏出来一样,直直的拿拳头打向他的面门。

欣然还没有触碰到司昼的脸,全身上下便软绵绵的倒下去了,最后的一刻,眼前还是司昼的皮鞋。

早知道就不出来遛弯了……

司昼看着地上晕厥的女人,将身上的外套扔在她身上,刚好挡住了白皙的皮肤。

身后他的人赶到,手里拿着一把麻醉枪。

“家主,我们来迟了。”

司昼没说话,眼睛停留在昏倒的欣然身上。

欣然再次清醒的时候,仿佛回到了刚刚她来到这个位面时候的一样,只不过现在在她身上的人,换成了冷冰冰的司昼。

欣然一句放开我的放字还没发出一个单音节,司昼就如同等她醒等了很久一般,毫无预兆便进入了她。

撕裂了一样的疼,欣然的胳膊还没被接上,只能用另外一个胳膊无力的捶打司昼。

司昼像是个木头一样,撞击到更深的地方。

欣然顿时怒火就上来了,这可是宿主的第一次。

“我杀了你。”欣然每说一个字便因为撞击而革出节拍。

司昼则是笑了笑,然后更加的卖力。

欣然从未见过他笑,不得不说,真的很勾女人的心。

“你的身体很诚实。”司昼低沉的声音在欣然耳朵边响起,唤起了她仍存的理智。

在他身下都快要感觉不到胳膊疼痛了,欣然一口咬住离她咫尺之遥的肩膀,直到嘴里漫出血腥味。

欣然知道要是真的把他肉给咬掉了,说不定他就把她给涮火锅了。

身体最原始的快感,一点一点漫过理智,直到水漫金山,将欣然吞没了。

司昼只觉得身下娇软,和刚刚那个她完全不一样,但看向他的眼神里还是恨意。

上了瘾一般的感觉。

欣然居然晕了,这才是最丢人的,好歹以前也是谈过恋爱的人,现下居然晕了。

欣然悠悠转醒的时候,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盯着天花板发愣了几秒,才发现,这司昼一件衣服都没给她留。

一件都没有!

欣然整个人脑子里轰隆隆的,一直在想她到底哪把这司昼给得罪去了。

要不然……,要不然顺水推舟把这个司昼给攻略了吧,以他这个外貌家庭气场,绝对是欣然见过的男人里面最是出色的了,可惜就是脑子不太好。

心里面这个想法一出,欣然顿时感叹自己的头真的是铁,万一这个男人哪天的心情不好了,卸掉她一个胳膊一个腿的,哪怕拿她剁了喂猫都有可能。

欣然第一次在现代位面,就感受到了伴君如伴虎的悲凉。

胳膊已经在昏迷的时候被接上了,房间很大很豪华,什么都有,就是没衣服,这是欣然左左右右溜达一圈之后的总结。

打开窗户,外面便是刚刚瞧见的庄园,她现在算是可以理解自己刚刚看见这个房子为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欣然前两天试镜的电影大概是在三个星期之后开拍,她现在唯一一个应该担心的,就是司昼这个古怪的男人。 第二章按理来说,一个男人怎么可能看上刚刚见面就对他拳打脚踢带掏裆的男人。

欣然抱着被子发愣。

该不会这么个男人是个抖m吧……

呃不对不对不对,不然怎么可能喜欢上夏琪琪,夏琪琪这种女人巴不得在男人面前柔弱的连吃个饭都累的女人。

门外轻响,欣然下意识将被子盖上把自己裹住,门口进来了一个女人,一个端着盘子的女人,在开门的那一瞬间,她看见门外站的端正的几个保镖。

欣然将手里的小烛台攥紧,看着恭恭敬敬朝她走过来的女人,女人将盘子放在她旁边的桌上。

然后转头打算离开,一句话也不说,甚至连一点点的眼神交流都不给欣然。

“那个,我能问一下,他啥时候放我出去吗?”欣然从被子里面探出一个头,看向女人正准备出门的背影,那女人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连一点点反应都没有。

或许不是没有听见,是压根不敢有所反应。

看着桌上摆着的吃食,欣然眯了眯眼睛,司昼这个意思,是要囚禁她了?

她现在武力值低的可怜,9这个数值让她想象不到满值会是什么样子。

她被关的这个房间从窗户看是在十层以上,只能看到后院的花园,时不时冒出来一个园丁或者是仆人。

半下午的时候,司昼又来了,他刚一开门时,欣然便收紧了攥着烛台的手。

“放我出去,我经纪人现在肯定很急,她要是报警了,对你没好处。”欣然恶狠狠的瞪着司昼,可司昼的眼神却没有什么神采。

甚至于,神情也是怪怪的。

“哦?是吗?”他说这话时,语气上扬,一下子掀开了被子。

与之同时的,是欣然朝着他猛刺过来的烛台。

她可是一点都不敢给司昼刺伤了,所以避开了要害,万一要是这司昼出了个三长两短的,别说完成任务了,她甚至都走不出这个地方,就被司家给砍成烂泥巴了。

司昼却是跟早就预料到了似得,一把将欣然的手腕握住,烛台便掉下了床。

下一秒这男人就倾身压上了床,欣然手脚被制住,一口咬向他胳膊。

“你今天咬我的时候,我就想把你满嘴的牙都给崩了。”司昼含住欣然脖颈一路向下。

身下的女人顿时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

欣然直想骂爹。

却发现司昼这男人不太对劲,眼里满满都是不断涌现出的欲火,

和那日她看见的,那个冷冰冰的司昼不太一样。

“你怎么了?”欣然眯着眼,想到了宿主那一世的事情,当时宿主被夏琪琪搞成那个样子,也是因为夏琪琪给司昼下了药。

难道有些事情,已经因为她的到来加快了?

司昼一声不吭,但眼里却有点感兴趣的意味。

这女人看来不只是看起来有点意思而已。

他今天迫不得已被老夫人带着去相亲,本来对那个女人毫无兴趣,什么什么军方的大小姐,可却遇上了一个对他死缠烂打的女人,拿着咖啡撞了他,自己倒是先哭了起来,一副谁欺负她的样子,他当时想立马离开,身体却像不能控制一样热了起来。

本来司昼还以为是那个相亲对象在酒水里面下了药,现在想想一开始那个女人的反应,这件事情倒是耐人琢磨了起来。

司昼强迫欣然抬起头,冷然的神色对上他压抑的眸子,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有一种自己在欺负人,而且还欺负失败了的感觉。

于是,司大少爷,这一晚上折腾到了第二天一大早。

欣然睁眼的时候,司昼还依旧躺在她旁边,甚至一部分还停留在她体内,欣然心里直想骂脏话。

下半身跟撕裂了一样疼,他却睡的安安稳稳的。

欣然不安的动了两下,不仅没有挣扎开,体内的东西又迅速涨大了起来。

欣然无望,只得化悲痛为力量,开始欣赏起这位的长相。

消瘦的下巴,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完美的五官组成了一张完美的脸,一点点缺陷都没有。

身上结实的肌肉刚刚好,没有一点点夸张,却带着致命的男性魅力。

欣然在心里咂咂舌,尤物啊这男人,可惜精神有问题。

再往上看时,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就这么撞入她眼里。

像平静无波的古井一样,安静的让人心悸。

“呵呵,醒了阿?”欣然皮笑肉不笑的瞬间远离他一百米,顺便把被子连着她一起扯到了大床的另外一边,他就这么一瞬间光溜溜的在床的另外一边。

两人大眼瞪小眼,司昼的脸黑的像抹了锅底灰一般。

“你信不信,我还能再来一天。”司昼胳膊一扬,欣然跟个玩具一样被他又拽回了怀里。

不是欣然不想挣扎,也不是她陷入了霸道总裁的完美魅力之中。

真的是因为,她实在是疼的不能再来了,再来她就完犊子了。

“我马上要工作了,你快点放我出去 ”欣然把被子一裹缩了进去,司昼在被子外面,头埋在她的肩颈窝里,热热的气息喷在欣然的脖颈和耳廓,痒痒的。

“只要你跟我签订协议,我就放你出去。”司昼笑笑,看起来波澜不惊的面孔,却让欣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直觉。

一定没什么好事,说不定是什么卖身契约,欣然心里思量。

“什么契约,你先拿来我看看。”先表面上配合他试试看,到时候有一点点的意外发生,再随机应变,看来现在的情况,司昼这人是不会轻易的杀她。

不过这一点她也不能确定,因为这人喜怒无常,手段残忍,前一秒还在好声好气跟你说话,说不定下一秒就直接把你抹杀了。

她是绝对不能被他困在这里一辈子的,任务完不成,到时候命都没有了。

欣然裹着被子,看着那天那个女仆人将合同递到他眼前。

一看合同内容,欣然手里的钢笔都恨不得握断了。

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包养合同这种玩意儿?

再看合同内容,欣然顿时呵呵以呵呵,每个星期至少要来找他三次,他给欣然提供一切她需要的东西。 第三章她能需要什么东西,她可能就需要司昼的小命。

司昼似笑非笑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她拿着笔噶在原地,签也不是,不签也不是,不签她就有可能一辈子都被困在这里,除非他找机会吧司昼给干掉,才有那么一线生机,但是最关键的是,她拿什么再找一个这个世界的男主角。

签吧,现下欣然更难受了,一个星期至少三次……

再看司昼见她神色已经有些深沉,欣然一咬牙把合同给签了她的大名。

不?管怎么样,只有现在有了人身自由,她就能给宿主报仇来完成任务,到时候再说底下的事情也不迟。

“合同也签了,能放我走了么?”欣然把桌上放的茶一饮而尽。

司昼扬手,几个女仆人鱼贯而入,像是电视剧或者说霸道总裁小说里面的桥段一样,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和首饰一个一个放在她面前。

欣然裹着被子随便挑了一个黑色短裙,一双小皮鞋。

慌慌忙忙套上了,司昼却还坐在原地没动,“我来时带的东西都给我。”

来时欣然是一个人,从大庄园走时也是一个人,仆人一个个跟看不见她似的。

不过也好,省得她尴尬了,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好歹也是一个艺人。

一路快走到了自己家,刚把钥匙拿出来,小玉就盯着两个红彤彤的眼眶碰的一声把门给打开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一开口,就是一种熟悉的怨妇感,小玉看见现在的欣然,心里是有气又担心,看见她这一身古里古怪的衣服,赶紧伸手将欣然一把给拉进了门,还朝外面看了半天,直到确定了外面没有狗仔或者说私生饭才关上了门。

“你昨晚上去哪里了,怎么换了一身衣服?你有没有事阿?”小玉眼眶红的像个兔子。

看着她这么一副老母亲的样子,欣然心头一暖,宿主身边有一个这么关心她的人,宿主却一直觉得小玉太过于咄咄逼人,又爱管闲事,一早便把她给辞退了。

“我没事,昨天晚上回家去睡了,我想我妈了,所以就回去了,衣服是在家里换的。”欣然可不想把这么狗血又离奇的事情分享给小玉,负责的话,她可不知道小玉会不会单枪匹马杀向司家。

“真的假的。”小玉疑惑的眼神将她上下打量,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那是肯定,不相信的话,你就打电话问问我爸我妈是不是,你是不是就相信了?”欣然拉着小玉的手,一副诚恳模样,恨不得下一秒就伸出三个手指头发誓似的。

小玉这才撅嘴道了一句好吧,然后便拿起平板开始盯着热搜榜单。

小玉是不会打电话给宿主父母的,这一点欣然绝对的胸有成竹,她父母都是高干子弟,讲话很是刻板严厉,一板一眼的让人觉得紧张,尤其还是这个负责他女儿工作生活的助理,更是细节了许多。

小玉是能逃就逃。

“现在外面什么情况?”欣然将一开始没有看完的草药书打开来,开始一板一眼的看着,她现在的认知对于以后要完成的任务来说,太少了,她的路还不知道有多长,现在只能抓紧一点点时间多做努力。

“夏琪琪和李鑫的公司已经联手了,开始往你头上泼脏水,我们现在没有主心骨,所以一直没有表态,他们联系微博已经将热搜撤了,然后把好多帖子都给删了,但是这件事情热度已经上来了,也不是一下子能压得住的,两人都关闭了评论和转发,现在你的支持者和一些路人都在声讨他们两个。”小玉戴上眼镜,瞬间一副学术研究者的模样。

“不过。”她话锋一转,“你以前因为性格原因,黑点实在是太多,有时候粉丝的三观很独特,你做错了什么事情,哪怕你是受害者,那些人的吐沫都能把你给淹了,你要是还继续这样不表态,有可能事情会逆转。”

欣然心里又何尝不明白这一点,娱乐圈还是这样,娱乐至死,粉丝和观众只想看到他们想看到的,只相信他们看到的就是事实。

“是时候再添一把火了。”欣然垂这眼睛看着书,长长的黑发披在肩膀上,让人有种不可靠近的疏离感。

小玉歪着头看她,“欣然,我总觉得你和以前好像不太一样,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或许是因为被李鑫背叛的原因吧,致使欣然性情大变的罪魁祸首,小玉在心里默默咒骂着王八蛋李鑫渣男。

欣然听了这话顿时虎躯一震,她真的就这么明显?

不过随即放松下来,现在谁能说她不是简欣然呢?怕是只会被当成疯子。

“说什么胡话呢。”欣然笑笑,继续看书去了。

“哦。”

欣然则是拿起手机,看着夏琪琪给她打的无数个未接电话,然后播了回去,电话几乎是一秒钟就接通了。

一边的夏琪琪原本就怒火冲天,给李鑫打电话李鑫不接,连平常对她像哈巴狗一样跟着的简欣然也有胆子不接电话了,欣然一打过来,夏琪琪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你怎么现在才接我电话?现在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我夏琪琪怎么就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对我?”

夏琪琪整个人都快要把自己给委屈死了,而另一边的欣然,差一点都要笑出声了,这女人到底是自己脑子有问题啊,还是有被害妄想症啊?

“什么事?”欣然这么淡淡的一句话,直接让夏琪琪哑口无言,她自己做的事情,欣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问,她便亏心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就是……,就是那件酒店里面的事情啊,我早就跟你说过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是那些人刻意抹黑我,我跟李鑫住在一起,只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刚好在一个酒店,你也不能这么冤枉我啊,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么?我怎么可能会抢自己好朋友的男人呢?”夏琪琪说着,带了哭腔,一副委屈的恨不得马上以头抢地而死似得。 第四章欣然笑笑没讲话,可电话那边的夏琪琪瞬间惊惶了起来,以前那些日子这个女人都被自己和李鑫给骗的团团转,让往东就不敢玩往西,让往西就绝不会往东走,可是现在这个女人居然对她这个态度,而且还和李鑫分了手。

夏琪琪怕欣然看出什么马脚来,她日后再想要捉弄她就没那么容易了。

“欣然啊,你怎么就不理我了,你一定要相信我啊,以前你那么信任我,我何时辜负过你的信任,你不能听那些无良媒体们胡诌,你知道的,我一点都不喜欢李鑫,我讨厌死他那副唯我独尊的样子了,我又怎么可能会对他有想法呢?我也不是那样的人啊。”夏琪琪对着电话那头又是一顿突突突的洗脑,若是以前的宿主简欣然,还算是有可能会相信她的鬼话被她继续骗,可现在。

现如今的简欣然身体里,俨然已经换了一个芯子。

“是吗?那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怎么不去跟新娱解释?”欣然拿着手机,手上还翻找着书籍。

夏琪琪更加慌了,平日里跟着简欣然可以混到不少的好角色,可是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她如今算是一点的活路都没有了。

她……

她居然将胸有成竹的事情给办失败了。

给司家那位下药本来就是迫不得已,若是得到了那位的支持,这些一切的繁琐破事情全部都不值得一提,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被下了药还跟着一副没事人一样的,居然走了,害得她差点又被拍到在酒店等待。

夏琪琪现在对于欣然的心里满满都是怨念,若是她那天没有躲到卫生间,李鑫也就不会厚着脸皮到她的房间,第二天也就不会被拍到。

这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怪简欣然!

“简欣然,你不要以为你做到这一步我就会失败,我告诉你,我的路还长着呢,你除了这件事情压过了我一下,你还能有什么比我强,就你这种的,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就算是李鑫是你女朋友又怎么样,他还不是对我俯首称臣,对我穷追不舍的,可怜你绿帽子戴的老高,自己还美滋滋的想着整天怎么哄他开心。”

欣然没讲话,她便更加怒火。

“你就是一个贱人,装什么纯洁?睡你你还不乐意,你在装什么贞洁烈妇呢?你要是老老实实被李鑫给睡了, 你也就不会被他给甩了,你现在求求我还来得及,我把我不要的破鞋再还给你,你什么都得捡我的,因为你哪都不如我。”

夏琪琪对着电话说完这一长串之后,心里无比的舒爽,听着欣然那边半天也没什么动静,更是高兴,还以为自己的话重伤了欣然,她现在肯定是在小声的哭呢,或者是准备求她把李鑫还给她。

不过就算是她求了,李鑫想不想继续跟她在一起还是另外一回事呢,她就喜欢被男人环绕的感觉,这样完美的代表了她的魅力有多么大。

而欣然在她的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那你为什么没有得到角色呢?”欣然云淡风轻的飘出来这么一句话,顿时燃了夏琪琪的导火索,这件事情一直都是横在夏琪琪心里的一根刺,明明这个角色的竞争者只有她和欣然,按照她的演技绝对要压欣然一头,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角色就给了欣然。

“一定是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这个角色原本就必须是我的,但是莫名其妙就成你的了,你倒是装的厉害,在李鑫面前装处女,想不到已经睡遍了娱乐圈的导演了,这个角色也是这么来的吧?”夏琪琪额头的青筋都要冒出来了。

夏琪琪这幅样子,把旁边对她一脸包容和心疼的经纪人小哥搞得有些懵逼。

一直以来清纯可爱的琪琪妹妹这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一定是电话那头的简欣然太过分了,才惹得琪琪生气成这幅样子。

“就算是我抢了角色,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你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关注度这么高,你说这话谁会相信?我抢了你的角色,你可真是自觉啊,东西还没有到你腰包里,就已经写上你的名字了,不过也正常,你跟着我蹭了这么多角色才有今天,我就算是抢你一个也是天经地义,还有啊,那个什么李鑫,我实在是腻味了,什么都一般般,刚好跟什么都一般般的你配一对,多合适啊,你说是不是?”欣然可算是知道这夏琪琪牙尖嘴利在哪了,原来只是在男人面前牙尖嘴利一些,可是在女人眼里。

她就像是个没脑子的泼妇。

“你!”夏琪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你什么你?我就是抢了你的角色,你有本事就让全天下人来骂我,没本事,就给我老老实实受着。”欣然说完挂了电话,连个回嘴的机会都不给夏琪琪留。

夏琪琪满嘴的脏话硬生生憋回嘴里,气的将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全部都打倒在原地,她这才反应过来经纪人小哥还在旁边看着她,立马眼泪一憋,哭了出来。

“季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都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她就这么对我,对我这么狠毒,我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呢?你知道我的,我绝对不可能会喜欢别的男生,全部都是李鑫逼我的,我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一切都是个误会,她只是错怪我了。”夏琪琪哭的可怜,一副眼泪止不住的样子,看的经纪人小哥心里面直替夏琪琪抱不平,然后顺便恨起了欣然,在心里反反复复将她骂了个遍。

“她都那样对你了,你还是说你不乖她,她就是一个贱人,男朋友不爱她,也没有粉丝,对她来说只要靠着自己的身体抢角色就够了,可是你不是啊,她这样是因为她咎由自取,她本来就哪里都不如你,我看她这种女人都想打她,怎么可能是你的错,琪琪,你还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被别人欺负,没关系,这贱人要是再欺负你,我替你报仇。”经纪人小哥将夏琪琪抱在怀里,她也顺势依偎着他,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女人是如此的需要自己现在来帮助她解决问题。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小说预览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小说、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