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宠妃小说、复仇宠妃小说无广告

热欲 古代言情 2022-01-20 11:03:19 0 0

复仇宠妃

复仇宠妃小说、复仇宠妃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26 13:45

字数: 256,258

状态: 已完结 9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复仇宠妃小说简介:许蔷家本是一小小的官宦人家,日子不算贫穷不算富有,后来姐姐被当做秀女被选入宫,随着姐姐开始得到皇上宠爱,许爹爹由一个小小的六品官员平步青云,官至朝中二品大员,许家一时间成了所有人眼红的的对象。

复仇宠妃小说预览

第一章男人的眸色一沉,一只脚便踏入了水中,水浸上了他的裤脚,一路氤氲向上,仇梦的眸也是一阵紧缩,这个男人这是要干什么,男人此时已经完完全全的踏入水中,氤氲的水汽隔在视线中间,就好像隔着一层纱在看人一般,朦朦胧胧的不清晰,带着一丝丝的神秘。

但是仇梦此时的心却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揪住一半,一半是抽搐的难过,一半是疼痛的窒息。她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的不可捉摸,现在的她赌不起,也输不起。

男人的脸缓缓的靠近仇梦的脸,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仇梦,额头上的汗水,在被热水熨烫的有些潮红的脸上滚落,却带着冰凉的触感。仇梦的呼吸,随着男人气息的靠近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她摸不透他的心思,在仇梦的眼里,他就是个疯子,只要自己开心,不顾别人生死的疯子,仇梦的眼眸低敛了下来,长而卷翘的睫毛在眼睑处留下一大片的暗影。

她向来都是把自己的心思细细密密的包裹起来,她一直以为没有人能够看透她的心思,但是遇见他,她才知道,自己的心思,竟然是这么的简单易懂。

“抬起头来看我。”

男人的命令是不容置疑的阴冷,带着一种违背者死的不容抗拒,仇梦只能缓缓的抬起了头,眼眸中的不甘和不服都尽数敛去,她要的不是尊严,她要的的目的,不惜一切都要达到的目的。

早在家门上贴上惨白惨白的封条,上面写满大红色的朱砂字的时候,她的尊严,就已经被人狠狠地碾压的不堪一提,她已经没有权利去提尊严了,她现在唯一能够提起的,就是目的,就是仇恨。

“不要以为这样你就成功了,你离成功还遥远的很,皇兄,是看上了你的容颜,或者说,皇兄当真是从你的脸上看见了她,但是,这既是你的幸事,也是你的不幸。”

男的眼中浓浓的轻蔑,还是使仇梦的心像是被凌迟一般的疼痛。她高傲的活了那么多年,现在突然让她放下自己的尊严,是何其的难。

男人的目光突然之间变的炙热了起来,呼吸也渐渐的变的粗重,仇梦的喉结动了动,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手环住自己的肩膀,努力地遮住水波下的春光。

男人的眼眸微微的转动了一下,眼眸里闪过了一丝戏谑。仇梦此时此刻的小动作当然都尽数落在了男人的眼里,她知道,他是看不起她的,在他的眼里,她就是那种辗转成泥的女人。

男人的手像铁钳一般,猝不及防的就抓住了仇梦的手腕,男人的力道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此时好像就是要捏碎她的骨骼一般,仇梦此时甚至都听到了骨骼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仇梦的手,就那样被男人掰着,一寸一寸,一点一点的从她自己的身上,拿了下来,那种一丝一丝如剥茧抽丝一般的恐慌甚至让仇梦红了眼睛,她已经多久没有哭了,甚至连她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了,高高的扬起脖颈,即便是路出一大片的春光她也顾不得了,她只知道,自己不能哭,一滴眼泪都不能掉,一旦眼泪掉出眼眶,那么她日日夜夜压制的又是什么,她苦苦坚持的坚强就会瞬间被瓦解成泡沫,即便眼泪憋久了会变成心里的血,那她也要坚持下去,不能哭。不能认输。

男人的眸色却因为仇梦的这个举动变的更加火热了起来,喉结都开始了不自觉地上下滑动,原始的欲望在这一刻被彻彻底底的点燃,任凭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了如此活色生香的一幕都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

“反正过了今夜,你也是皇兄的女人,那么我提前尝尝味道又有何不可?”

他的一句话,就好像是晴天的雷,当头劈下,就那样在耳边炸响,她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也深深地知道,这样的想法对与她来说是什么,她在他的眼里,就是低贱的不值一提,但是越是这样,他此时对她表达出来的欲望,越是让她抗拒。

她知道,自己的尊严可悲的可笑,在命运面前,她不能反抗,在这个男人面前也不能反抗,她就是这样卑微,所有的一切,她都不能反抗!

屈辱和压迫将她层层包裹,她终于受不住这多方面的压力,爆发了出来,凭什么,凭什么别人掌管着她的生杀大权,她也是人,她没做错任何事,却无辜受累,不得不活的这么辛苦,她何尝不想要那种小阁楼对花品茶,闲时绣花的生活,可是命运不给,皇上不给,他,也不给!

她的挣扎,溅起了一池的水花,男人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她的手腕就从男人的手中挣脱了出来,转身便往水池上面爬,男人显然也是被仇梦的态度惹恼了,大手一抓,扯住仇梦的小腿,便又将仇梦扯回了水中,溅起了大朵大朵的水花,泼在脸上,使她连眼睛都睁不开来。

“还想跑?”

男人无情的声音像是凌迟的刀,割在她微不足道的尊严上,体无完肤。

“放开我!”

她的挣扎还在继续,水已经渐渐的凉了下来,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都有一种战栗的感觉,冷的不自觉地颤抖。男人此刻的眼眸冷的危险,下一秒,仇梦的头发就被男人死死的掌握在男人的手中,巨大的力气将仇梦一瞬间就按入了水中,瞬间的窒息就将仇梦包裹了起来,猝不及防便抽了一口水进去,张嘴想咳,却又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

“你现在给我听好了,你可以挣扎下去,到时候惹来了宫娥太监,会发生什么,你知道的。”

原本还在努力地将头抬起来的仇梦,被男人的一句话狠狠地打落地狱,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安静的漂浮在水中,刚刚燃起的怒火和生气一瞬间被剥离了出来,变的死气沉沉了起来。

眼看着仇梦停止了挣扎,男人才松了手上的力道,但是松开手的那一瞬间,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丝遗憾,只有刚刚她在挣扎的时候,才活的像个人,他才能在她的身上看到那么一丝丝的生气,不再像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木偶。

但是他的一句话,又将她从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又打回了行尸走肉的木偶,她任人摆布的模样,看在他的眼中,又在他的心中燃起了无名的怒火,但是这一次,他的怒火,无处可发。

仇梦抬起头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久违的空气流入肺中,带着一丝腥甜的味道。

可是她的气息还没有喘匀,男人的唇便就覆盖了上来,带着掠夺气息的亲吻。粗暴的磨破了她的嘴唇,血腥气流进了她的嘴里,带起一阵阵眩晕的感觉。

绝望的闭上了眼,这就是她的宿命,辗转成泥! 第二章撕裂的疼痛将她生生的撕扯成两个人,一抹鲜艳的红就那样流淌进了水中,化开,变淡,变做了粉红色,从始至终,仇梦都睁着眼睛,眼眸中淡漠无痕,不悲不喜,好像丢了魂一样。

男人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仇梦,但是仇梦好像没有看见他的目光一般,眼睛还是直直的看着前方,她的心,已然在这一刻,寂灭成灰。

她知道,他是看不起她的,他定然是将她当做了已然辗转成泥的女人,但是她不是,最起码,刚刚的她还不是,她只不过是要进行一场豪赌,赌上自己的青春,清白和幸福,她不知道这场赌局到最后她会不会后悔,但是她知道,她一定要这么做。

这个男人,从遇见他的一开始,就注定了要成为她的噩梦,她没的选。

男人的动作不带一丝一毫的怜惜,她在已然冰凉的水中起起伏伏,好像下一秒就会被颠覆。

仇梦的手,张开又握紧,却还是什么都握不住,只有冰冷的水在手指缝中穿过,流淌出去。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留下。

直到男人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走出浴池,仇梦的眼神还是呆滞的,再望向水池中,什么都不剩了,地上还有男人湿漉漉的脚印,仇梦狠狠地擦了擦脸,深吸了一口气,也豁然从水池中站了起来,怕什么,什么都不怕了,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一夜之间,却要服侍两个男人,怪不得她就是这辗转成泥的命运。

走出洗浴房,迎面便是一阵冷风,吹的她一阵的颤抖,当男人的大手握住她的手腕上的时候,仇梦本能便去甩,但是却是徒劳无功的,仇梦抬起头,迎上男人鹰一样的目光,心底里猛的一突,一种做错事深怕被发现的感觉充盈在仇梦的心中。

“皇上。”

仇梦的声音在这微冷的空气中都颤抖了起来。

男人的手掌是宽厚的,不能说有多温暖,但是最起码在这清冷的夜里还是带着一丝丝的温暖的。

“跟我走吧。”

男人的声音是四平八稳的,好像不管掀起多大的波澜他都能抗住一般,仇梦忍不住好奇的借着月光去看男人的脸,清秀的好看,好看的让人羡慕,就是不知道,当这样一个执掌天下的男人,遭到自己至亲置信的男人的背叛的时候,又会是怎样一个表情,是不是还是这样,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这是执掌天下的男人,但是执掌天下的男人就没有心么?男人此时抓着仇梦的手稳稳地走着,仇梦不知道前方等着她的是什么,但是她知道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余光所见,是一道凌厉的目光,这目光实在是太熟悉了,像刀子一样,熟悉的让人心寒,熟悉的让人胆战心惊,想起刚刚浴室里发生的一切,仇梦的心,猛的一突,浑身都战栗了起来。

“怎么了?你冷么?”

皇上的大手下一刻就搭在了仇梦的肩膀上,将仇梦带入了自己的怀里,仇梦抬起头,看见男人刚毅的侧脸,在月光下清冷成辉。仇梦这一刻,差点就沦陷在男人这份清冷的柔情里,可是她知道,这个男人纵使表面上有百般的好,他终究是一个帝王,帝王无情,当真不是说说而已。

当初他对那个女人想来也是这般的柔情蜜意,可是当时在哪里,那个女人又在哪里。

她不过是一个替代品,当真相一层层的拨开,她又会在哪里,哪里会允许她作这样的春秋大梦。

他的柔情就是一个陷阱,一日沦陷,一生受累。

皇宫的夜,是奢靡的,表面的繁华之下,背后却是无尽的风起云涌。这皇宫之中,容不得你一失足,因为一失足,你便来不及千古恨。

一夜飘零,男人的动作不带一丝一毫的柔情,仇梦的身体就像是一片残破的叶子一般,不住的摇曳,男人紧紧地闭着双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仇梦伸出自己的双手,逆着烛光,还有微光在指缝中间倾泻而出。

是不是,还有那么最后一丝光明?浅浅的笑了,笑自己的不认命,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还是不肯认输,还是去傻傻的相信,这个世道,还能相信谁。

五指合拢。哪里还有光,哪里还有明亮,只有寂静的夜。

自己现在算什么,连个名分都没有,就将自己的一切都赔了上去,这确实是一场豪赌,但是结局,未必自己不会输。

迷迷糊糊,不知道什么时候,仇梦睡着了,男人的动作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只是感觉,她就像是淹没在了大海之中,伸手想要抓住一些什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

转眼之中却又是倾盆大雨,她摔倒在雨水里,溅起半人高的水花,周围还有围着她狞笑的男人,布帛撕裂的声音在瓢泼大雨中还是那么刺耳的清晰。

恨,浓烈的恨几乎快要将她淹没,铺天盖地的全部都是恨,恨得她不能自已,猛的睁开双眼,便对上一双同样充血的充满恨意的眼眸,仇梦的心中一惊,眼眸中的恨色便生生的压制了下来,在睁开眼睛看见身旁男人的一瞬间,她甚至生出了一种掐死他的冲动。

但是她知道,自己做不到,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如何徒手掐死一个男人。

皇上的目光也渐渐的沉淀了下来,变的波澜不兴了起来,那烟敛云收的速递,甚至比仇梦还要快上几分。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两个人相视一笑。

仇梦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发现她眼中的恨意,但是既然他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么她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好了。

男人的目光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仇梦看向他的眼底,那里是一片冰寒,那才是他的内心,永远都不能暖化了的天子之心。

“怎么了?做噩梦了?”

仇梦的目光也是柔柔的,缓缓的笑开。

“皇上若是搂着仇梦睡,仇梦就决计不会做噩梦了。”

“好,那朕便就搂着你睡。”

两个心思迥异的人,却都要装作自己是深爱对方的,表面的柔情蜜意之下,掩藏着的,是两个人连绵不绝的恨意。

可是这两个却都是彼此需要,即便是恨,也是隐藏的好好的。

此时此刻,自己的枕边人,却成了自己最应该提防的人,仇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得这般境地,到了此时此刻,错的一塌糊涂,还没看见利益,首先赔进了本钱。 第三章仇梦以为,不管如何,过了那一夜,就算是自己没有名分,可总还是会有机会向上爬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虽然是皇上的贴身婢女,可是公公根本就用不到她,就算是她想跟在皇上后面,也会被公公手中的拂尘拦住,看向她的目光中,凌厉的威胁。

仇梦知道,自己依旧什么都不是,除非皇上某一天想起她了,她才能见到皇上,否则,就算她作为皇上的贴身婢女,和皇上有着那样的雨露之恩,她还是什么都不是。

仇梦再一次被拦在皇上的寝宫外的时候,太监总管的眼神凌厉的好像要杀人一样,看着仇梦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嘲弄和不屑,像她这样以为皇上临幸过了就以为自己可以一步登天了的女人有的是,皇上连个名分都没有给的女人,这说明什么,皇上也只是玩个新鲜而已,皇上即便是后宫位置空闲,那也是给官员家的小姐大将家的千金留着的。

可以这么说,皇上的后宫,就是稳固朝政的一枚棋子。

他在宫中也是一个老油条了,向来是听说哪个妃子犯错连累了家族的,妃子得宠家族荣光的倒是少之又少,只有皇后一家,进宫五载年华,荣耀五载年华。一直都是盛宠不衰。倒是当年的许贵妃,进宫之时,家中一小小芝麻官,进宫第二个月就开始节节攀升,是说不尽的风光,可是最后呢,还不是牵连了整个家族,听说,没有一个人得了善终的。

这样的小婢女,他见的也是多了,拦下来就好了,好在这姑娘也是有点心眼,只是不停地找机会向着皇上身边凑,却从来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仇梦此时也只是抬起头淡淡的看着这个拦着他的太监,仇梦将头仰起来的那么一瞬将,公公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像,实在是太像了,简直是一模一样,这个公公瞬间就明白了皇上为什么招幸这个婢女,全是因为这张脸,但也就是这张脸,这个婢女怕是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了。

仇梦此时将这个公公的整张脸,一丝一毫的细节全部都记在自己的心中,她现在就是为了仇恨活着,但凡阻止了她报仇的人,她全部都恨,她全部都讨厌,她要把这些人全部都记住,早晚有一天,她要原原本本的还回去。

她现在是沦落到了什么样的境地了,就连一个太监,都可以欺负到她的头上来,她何时这么低微的活着,可是现在她必须亲自将自己的尊严踩在自己的脚下,才能一步一步的向上爬。

“我只是想要去侍奉皇上,我是皇上的贴身婢女。”

“皇上已经睡着了,用不着你了,该歇息就歇息去吧。”

他也不确信皇上此时心中是怎么想的,现在是能不得罪她就不要得罪她了,但是她得不得宠他就不管了,他不会帮她,也不会害她。

仇梦抬头看着这灯火通明的宫殿,心,一点点的发寒发冷,她不敢去想以后,也不敢去想以前,只能这样,走一步算一步,自己逼着自己,自己压着自己,一步步的向前走。

转身离开,却看见迎面来了一对车撵,那撵中端坐的女子,越看越眼熟,那一身锦绣鸾凤,彰显着她高贵的身份,仇梦退至一旁,将头深深地低了下去,余光看着那么多的黑色官靴从自己的眼前掠过,这就是身份的悬殊,活着都是不一样的姿态。

她记得那个凤撵上的女人,当年,她还没有沦落到此,她,也没有如此风光,可是时过境迁,到底是什么都变了。

物非,人亦非。

“看见她了?你在想着什么?”

男人的一双脚稳稳地站定在他的眼前,就那样侧身对着她,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她知道这句话是男人对她说的,但是现在,他站在她的面前,她就从骨子里生出一种排斥的感觉,不想答,不愿答。

她现在只剩下一种冲动,就是转头就跑,跑出这深宫大院,跑出这束缚的生活,但是她知道,她只能低眉顺眼的活着,什么小院绣花,什么花间扑蝶,那种生活都不属于她!都与她无关,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在这深宫之中尽可能的低微,尽可能的活着,尽可能的达到自己的目的。

“看见了,人各有命,她富贵了,与我何干?”

“她的富贵就是踩着别人的尸体,拿着别人的鲜血,书写出来的,你以为,这深宫之中,皇上的疼爱,能够力挽狂澜,你错了,这宫中,任何一个活下来的人身上,谁没有个糊涂账?谁身上没背着一条两条的人命,你以为,你看见的都是真的?你看见的,都不是真的。”

仇梦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才是她在这皇宫之中最最不信任的人,他是她心中的魔鬼,在她的眼中,她避之不及。

仇梦此时的态度男人自然是看在了眼里,瞳孔一阵紧缩,她的态度让他很是不悦,这是什么态度,简直是将他当做了洪水猛兽,没有一个人,敢在她的面前,把自己不悦的态度表现的那么的明显。

都进宫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她还是学不乖,喜怒哀乐,总是会被人一眼看穿,在她的眼里,可能还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她真的不适合这宫廷中的生活,早晚会被这宫廷生活生生的埋葬。

她以为,皇上是一夜春宵就能摆平的事情,那实在是太过异想天开了。

“许贵妃的死,未必是因为自身的不洁,反倒极是可能是因为树大招风,招到了对自己不利的一面,你明白么,她死了,皇后未必没有关系,她在宫中摸爬滚打五年,怎么可能还是你熟识的儿时模样?”

冷冷一笑,男人从容的离开,从站在那里到离开也不过是几次呼吸的时间,而仇梦的心,却是被他搅起了惊天的波澜,心中竟是久久的不能平静。

她以为在这宫中终于找到了一丝可能会有的温暖,可是下一秒就被男人的一席话狠狠地打进了地狱,她还能相信谁,在这宫中,她就像是一棵孤立无援的苇草,可怜的可笑,四面楚歌,谁能伸出援手温暖她。

狠狠地攥紧了双手,仇梦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她是真真死心了,这宫中,就是冰砌的牢笼,没有自由,没有温度,甚至是没有尊严。她只能不住的苟且苟且,活着活着。恨着恨着。

这深宫之中,即便是她不住的蜷缩蜷缩,蜷缩成了一只虾,也未必能保全自己,想爱,想恨,首先要学会这宫中的生存之道。

凤撵从自己的身旁掠过,仇梦的眉眼已经低到了不能再低,看着这金玉其外的凤撵,仇梦的嘴角,紧紧的抿着,抿成了轻蔑的弧度,这宫中,便面上是多么的富丽堂皇,其实背地里,是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肮脏。

多少达官贵人挤破了头的想把自己的女儿送进这后宫,想要自己的女儿为自己在朝堂之上争夺一席之地,可是他们可曾想过,这皇宫中,埋了多少的冤魂。

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宫廷不过如此,前路太黑暗,即是掌灯,也需知得走的跌跌撞撞。

这宫中变数太多,谁知道下一刻等待着你的是什么。 第四章仇梦赤脚踩在冰凉的石板上,仇梦的眼,无神额看着前方,也不知是看着落在石板上的月光还是一些其他的东西,她的眼中,写满了疲惫,那是为人世所累的疲惫,然而这份疲惫等待的并不是救赎,而是毁灭。

她不需要谁将她救赎,她需要的是将害过她的人都推进地狱,毁灭,她要的就是毁灭。

仇梦眼中的光芒越发的冰冷了起来,眼中闪烁不定的全部都是痛苦和仇恨,当一个人的心中被仇恨充满,那么她就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

就好比现在的她,在层层叠叠的仇恨的包裹和渲染之下,早就找不到自己原本的颜色,是瑰丽还是素雅,如今都只剩下一片的灰败,如同沼泽,叫嚣着的是沉沦。仇梦缓缓的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前方,就是她没天被拦下来的宫闱,华丽辉煌,带着真龙天子不可一世的嚣张,仇梦的脚步轻轻的停在那里,就停在那些侍卫想要伸出手拦住她的脚步之前。

仇梦偏头将这两个男人看着,看着他们一如往日一般强硬的伸出自己的手臂,如同钢铁铸就的城墙一般,将她阻拦在外,然而这一次,仇梦却没有给这两个侍卫用那般轻蔑的眼神看自己的机会。这一次,她眉眼清扬,将前方的两个侍卫浅浅的看着。

眉眼如春,却不是三月艳阳,暖烘烘的好,她生来潋滟,可是却没有谁说过,潋滟之人,就一定会活出一方颜色。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都选择了沉默,只是眼神之中的戒备和疏离还是明显的如同锐利的刀刃,直直的钉在仇梦的身上,如同千刀万剐一般的感觉,生生分割了她的灵魂,仇梦却依旧笑靥如花的将两个人看着。

只是,如果能够一直这般向阳晴好就好了,在仇梦微微笑着的同时,她的膝盖,缓缓的弯曲了起来,就如同对着这命运的卑躬屈膝,一点点,一下下,打碎了自己的骨骼,揉碎了骄傲,在现实的残酷面前,低敛了眉眼。

她的膝盖,缓缓的,缓缓的弯曲了下来,姿态越来越谦卑,笑意越来越明媚,只是眼角的那抹猩红,藏掖不住。当膝盖弯曲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仇梦缓缓的低下了头,狠狠的吸了吸鼻子,她缓缓的闭上了眼,往事如同飞花掠影一般的从眼前闪过。

还未开口,便已哽咽,甚至满腔离别愁,就心痛,到最后,无人诉说。

双腿已经支撑不住的开始颤抖,就如同那一日,她将手中的托盘缓缓的举过头顶,因为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的原因,酸疼的颤抖,仇梦的笑容越发的大了起来,却终是狠狠的一闭眼,彭的一声跪倒在了原地。

忽然有一种孤注一掷的疯狂,在所有的信任和希望全部都被毁灭和颠覆了之后的绝望,不肯相信,甚至是背弃誓言的豪赌,赌自己的未来和所有的期望。

两个侍卫全部都愣住了,仇梦缓缓的笑看了,即便眼角的腥红在咬碎了牙关的情况下都没有全然褪去,却还是对着前方,轻而易举的勾勒出了一个笑容,或是有人看,或是没人看,她都笑了,最起码,过尽千帆,不论是苦痛与否,到今天,她都是那么施施然笑着的人,即便,活着的姿态,低微如尘。

“就算你在这里跪到天亮,皇上也不会见你的。”其中的一个侍卫缓缓的开口了,他站在石阶之上,有着地势的凭借,就连眼神也变的居高临下了起来。

“那就跪倒明天早上,你说,可好?”仇梦的声音是不疾不徐的,即便此时此刻思绪翻涌如潮,双手手心都汗湿了起来,笑容却依旧是那般的恰到好处,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

她记得,她往日里,不是这么笑的。

只是时间容不得你不改变,渐渐的,连追忆都变成了一种奢侈。

好像是一种嘲笑,侍卫站在那里的表情都没有变过,只是将眼球缓缓的向下转动着,一点一点的将仇梦打量,那种高高在上的轻蔑,带着不可一世的的嘲笑,仇梦的手,在双膝的旁边,缓缓的蜷缩成拳,指甲都已经死死的扣入掌心,倒抽一口凉气之后,她不再言语,只是安静的跪在那里,等待着一个属于她的结果,或生或死。

她还记得那个男人死死的扼住她的咽喉的那一瞬间,他眉目腥红,将她看着的那一刻,毁天灭地的力量,不是仇恨,却阴冷的让人不寒而栗,她想,也许只有那样的男人,能够站着去拿到自己的一切,而自己,只能卑躬屈膝。即便是委屈,也求全不得。

夜渐渐的深了起来,依稀能看见宫闱之内灯火通明的景象,就如既往的掌灯,长明引路,代表着一个又一个女人的薄弱的希翼,薄如蝉翼,触手即碎,渐渐的变成了一场场花白的梦境,载入黄泉,却无人引颈高歌。

而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倘若不是如此,此时此刻跪在这里,背影都蜷缩成了悲哀的人,又是谁,仇梦的身影,在月色下被无尽的拉长,笼罩在一片冷月清辉之中,越发的孤寂苍凉,更多的,还是无路可退的仓皇。

守在门口的侍卫也渐渐的打起了瞌睡,有些半梦半醒的一下接着一下的点着头,仇梦的双手撑在了地面上,小心翼翼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随即就有尖锐的疼痛从关节处传来,死死的拧紧了眉心,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身子挪正,有些松了一口气一般的坐在了地上。

抬头看了看有些残破的月亮,再看看遗落了一地的月光,月光斑驳,寂夜如潮。

却耳尖的听到了不远处的树丛里面传来了一丝轻微的响动,当视线于黑暗中的阴影相撞的那一刻,仇梦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被瞬间提起来了,这个男人就好像是一个影子一般,潜藏在黑暗之中,却无处不在。

男人站在黑暗之中,就连月光稀疏,都被重重叠叠的树荫挡在了外面,而那个男人就那般卓然独立的站在那里,目光阴鸷的将她看着,一如既往的危险之中带着阴寒,而这一次,即便是相隔了这么远的距离,仇梦还是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明显的愤怒。

毁天灭地,让人不寒而栗。

忽的想起了被撕裂的那一夜,灵魂都从中间劈开的疼痛和耻辱,她的身体更加的在黑夜的阴寒之中颤抖了起来,男人缓缓的从暗影之中走了出来,鞋底踩在落叶上面的声音在死寂的夜里清晰的可怕,更是将男人的步伐衬托的清晰明了。

在守在皇上书房门口的侍卫被惊醒之前,仇梦迅速的调整好了自己的姿势,好似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一般的跪在了那里,然而膝盖之间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却还是让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爷好。”低敛了眉眼,她努力的调整好自己的呼吸,不去直视眼前男人的双眼。

他的眼神太过锋锐,能够划破人内心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轻而易举,举手之间,击垮尊严和一切底线,所以,仇梦抗拒眼前的这个男人,从始至终。

“在这里跪着,可还舒坦?”男人的眉眼缓缓的勾起了魅人的弧度,即便是在这般遍体生寒的夜里也能给人一种勾魂夺魄的触动。他媚眼如丝,却不同于女子那般的柔情,相反,带着猩红的杀意,捏住她下颌的手也缓缓的施加了力气。

这是他对于她的违抗的惩罚,仇梦却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经常施加在她下颌上面的力道,即便是已经发出了咯咯吱吱的响动,却只是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紧紧的抿住了下唇,不肯说话。只是睫毛不停的嗡动着,如同破翼的蝴蝶。羽化成灰。

“本王在问你,在这里跪着,你可还舒坦?”也许是因为她的不回答触怒了他,他的眼,微微的眯了起来,夜色低沉,更加的映衬着他眼中的锐利杀意,尖锐的如同要将人五马分尸,手上的力度也渐渐的大了起来,仇梦丝毫不怀疑,如果她再不开口,这个男人,会生生的捏碎她的下颌。

“谢谢王爷的挂心,仇梦在这里跪着的,还算舒坦。”她能够清清楚楚的听到,男人在她的面前,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是一逞口舌一块,可是那心中蜂拥而上的快意,却让她一瞬间有一种报复般的快感,让她原本怯懦的眼神变的坚韧了起来,虽不如眼前的这双眼锐利,却也坚硬顽固。

“真是个好样的,怪不得都是长了这张脸的女人,只是长着这张脸的女人脾气和秉性都差不多的话,不知道结局,是不是也差不多的,或者。你要不要想想,你现在跪着的地方,那个和你长了一张极其相似的容颜的女人,是否,也跪过。”

说着说着,他便笑了,带着一种肆虐的张狂,眉眼中俄轻蔑更是毫不掩饰的显露了出来,他一点点的直起了背脊,好像刻意要给眼前的女子看,他的姿态,与她不同,天差地别。

仇梦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舒尔缓缓的笑了。“王爷说的是。这世间重蹈覆辙的事情,很多的。”这一句话,她不知道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只是笑着说出来的那一瞬间,她的脸色,却瞬间灰败了下来。男人原本无懈可击的笑容也在这一句话结束之后,变的难看,回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就径自推开了她眼前望而却步的那扇门,稳步走了进去,在门被侍卫缓缓掩上之前,他回头已有所指的看了仇梦一眼,只是那一眼,让仇梦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坚固,一瞬间,溃不成军。

复仇宠妃小说预览

男人的眸色一沉,一只脚便踏入了水中,水浸上了他的裤脚,一路氤氲向上,仇梦的眸也是一阵紧缩,这个男人这是要干什么,男人此时已经完完全全的踏入水中,氤氲的水汽隔在视线中间,就好像隔着一层纱在看人一般,朦朦胧胧的不清晰,带着一丝丝的神秘。

但是仇梦此时的心却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揪住一半,一半是抽搐的难过,一半是疼痛的窒息。她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的不可捉摸,现在的她赌不起,也输不起。

男人的脸缓缓的靠近仇梦的脸,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仇梦,额头上的汗水,在被热水熨烫的有些潮红的脸上滚落,却带着冰凉的触感。仇梦的呼吸,随着男人气息的靠近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她摸不透他的心思,在仇梦的眼里,他就是个疯子,只要自己开心,不顾别人生死的疯子,仇梦的眼眸低敛了下来,长而卷翘的睫毛在眼睑处留下一大片的暗影。

她向来都是把自己的心思细细密密的包裹起来,她一直以为没有人能够看透她的心思,但是遇见他,她才知道,自己的心思,竟然是这么的简单易懂。

“抬起头来看我。”

男人的命令是不容置疑的阴冷,带着一种违背者死的不容抗拒,仇梦只能缓缓的抬起了头,眼眸中的不甘和不服都尽数敛去,她要的不是尊严,她要的的目的,不惜一切都要达到的目的。

早在家门上贴上惨白惨白的封条,上面写满大红色的朱砂字的时候,她的尊严,就已经被人狠狠地碾压的不堪一提,她已经没有权利去提尊严了,她现在唯一能够提起的,就是目的,就是仇恨。

“不要以为这样你就成功了,你离成功还遥远的很,皇兄,是看上了你的容颜,或者说,皇兄当真是从你的脸上看见了她,但是,这既是你的幸事,也是你的不幸。”

男的眼中浓浓的轻蔑,还是使仇梦的心像是被凌迟一般的疼痛。她高傲的活了那么多年,现在突然让她放下自己的尊严,是何其的难。

男人的目光突然之间变的炙热了起来,呼吸也渐渐的变的粗重,仇梦的喉结动了动,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手环住自己的肩膀,努力地遮住水波下的春光。

男人的眼眸微微的转动了一下,眼眸里闪过了一丝戏谑。仇梦此时此刻的小动作当然都尽数落在了男人的眼里,她知道,他是看不起她的,在他的眼里,她就是那种辗转成泥的女人。

男人的手像铁钳一般,猝不及防的就抓住了仇梦的手腕,男人的力道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此时好像就是要捏碎她的骨骼一般,仇梦此时甚至都听到了骨骼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仇梦的手,就那样被男人掰着,一寸一寸,一点一点的从她自己的身上,拿了下来,那种一丝一丝如剥茧抽丝一般的恐慌甚至让仇梦红了眼睛,她已经多久没有哭了,甚至连她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了,高高的扬起脖颈,即便是路出一大片的春光她也顾不得了,她只知道,自己不能哭,一滴眼泪都不能掉,一旦眼泪掉出眼眶,那么她日日夜夜压制的又是什么,她苦苦坚持的坚强就会瞬间被瓦解成泡沫,即便眼泪憋久了会变成心里的血,那她也要坚持下去,不能哭。不能认输。

男人的眸色却因为仇梦的这个举动变的更加火热了起来,喉结都开始了不自觉地上下滑动,原始的欲望在这一刻被彻彻底底的点燃,任凭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了如此活色生香的一幕都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

“反正过了今夜,你也是皇兄的女人,那么我提前尝尝味道又有何不可?”

他的一句话,就好像是晴天的雷,当头劈下,就那样在耳边炸响,她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也深深地知道,这样的想法对与她来说是什么,她在他的眼里,就是低贱的不值一提,但是越是这样,他此时对她表达出来的欲望,越是让她抗拒。

她知道,自己的尊严可悲的可笑,在命运面前,她不能反抗,在这个男人面前也不能反抗,她就是这样卑微,所有的一切,她都不能反抗!

屈辱和压迫将她层层包裹,她终于受不住这多方面的压力,爆发了出来,凭什么,凭什么别人掌管着她的生杀大权,她也是人,她没做错任何事,却无辜受累,不得不活的这么辛苦,她何尝不想要那种小阁楼对花品茶,闲时绣花的生活,可是命运不给,皇上不给,他,也不给!

她的挣扎,溅起了一池的水花,男人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她的手腕就从男人的手中挣脱了出来,转身便往水池上面爬,男人显然也是被仇梦的态度惹恼了,大手一抓,扯住仇梦的小腿,便又将仇梦扯回了水中,溅起了大朵大朵的水花,泼在脸上,使她连眼睛都睁不开来。

“还想跑?”

男人无情的声音像是凌迟的刀,割在她微不足道的尊严上,体无完肤。

“放开我!”

她的挣扎还在继续,水已经渐渐的凉了下来,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都有一种战栗的感觉,冷的不自觉地颤抖。男人此刻的眼眸冷的危险,下一秒,仇梦的头发就被男人死死的掌握在男人的手中,巨大的力气将仇梦一瞬间就按入了水中,瞬间的窒息就将仇梦包裹了起来,猝不及防便抽了一口水进去,张嘴想咳,却又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

“你现在给我听好了,你可以挣扎下去,到时候惹来了宫娥太监,会发生什么,你知道的。”

原本还在努力地将头抬起来的仇梦,被男人的一句话狠狠地打落地狱,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安静的漂浮在水中,刚刚燃起的怒火和生气一瞬间被剥离了出来,变的死气沉沉了起来。

眼看着仇梦停止了挣扎,男人才松了手上的力道,但是松开手的那一瞬间,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丝遗憾,只有刚刚她在挣扎的时候,才活的像个人,他才能在她的身上看到那么一丝丝的生气,不再像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木偶。

但是他的一句话,又将她从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又打回了行尸走肉的木偶,她任人摆布的模样,看在他的眼中,又在他的心中燃起了无名的怒火,但是这一次,他的怒火,无处可发。

仇梦抬起头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久违的空气流入肺中,带着一丝腥甜的味道。

可是她的气息还没有喘匀,男人的唇便就覆盖了上来,带着掠夺气息的亲吻。粗暴的磨破了她的嘴唇,血腥气流进了她的嘴里,带起一阵阵眩晕的感觉。

绝望的闭上了眼,这就是她的宿命,辗转成泥! 撕裂的疼痛将她生生的撕扯成两个人,一抹鲜艳的红就那样流淌进了水中,化开,变淡,变做了粉红色,从始至终,仇梦都睁着眼睛,眼眸中淡漠无痕,不悲不喜,好像丢了魂一样。

男人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仇梦,但是仇梦好像没有看见他的目光一般,眼睛还是直直的看着前方,她的心,已然在这一刻,寂灭成灰。

她知道,他是看不起她的,他定然是将她当做了已然辗转成泥的女人,但是她不是,最起码,刚刚的她还不是,她只不过是要进行一场豪赌,赌上自己的青春,清白和幸福,她不知道这场赌局到最后她会不会后悔,但是她知道,她一定要这么做。

这个男人,从遇见他的一开始,就注定了要成为她的噩梦,她没的选。

男人的动作不带一丝一毫的怜惜,她在已然冰凉的水中起起伏伏,好像下一秒就会被颠覆。

仇梦的手,张开又握紧,却还是什么都握不住,只有冰冷的水在手指缝中穿过,流淌出去。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留下。

直到男人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走出浴池,仇梦的眼神还是呆滞的,再望向水池中,什么都不剩了,地上还有男人湿漉漉的脚印,仇梦狠狠地擦了擦脸,深吸了一口气,也豁然从水池中站了起来,怕什么,什么都不怕了,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一夜之间,却要服侍两个男人,怪不得她就是这辗转成泥的命运。

走出洗浴房,迎面便是一阵冷风,吹的她一阵的颤抖,当男人的大手握住她的手腕上的时候,仇梦本能便去甩,但是却是徒劳无功的,仇梦抬起头,迎上男人鹰一样的目光,心底里猛的一突,一种做错事深怕被发现的感觉充盈在仇梦的心中。

“皇上。”

仇梦的声音在这微冷的空气中都颤抖了起来。

男人的手掌是宽厚的,不能说有多温暖,但是最起码在这清冷的夜里还是带着一丝丝的温暖的。

“跟我走吧。”

男人的声音是四平八稳的,好像不管掀起多大的波澜他都能抗住一般,仇梦忍不住好奇的借着月光去看男人的脸,清秀的好看,好看的让人羡慕,就是不知道,当这样一个执掌天下的男人,遭到自己至亲置信的男人的背叛的时候,又会是怎样一个表情,是不是还是这样,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这是执掌天下的男人,但是执掌天下的男人就没有心么?男人此时抓着仇梦的手稳稳地走着,仇梦不知道前方等着她的是什么,但是她知道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余光所见,是一道凌厉的目光,这目光实在是太熟悉了,像刀子一样,熟悉的让人心寒,熟悉的让人胆战心惊,想起刚刚浴室里发生的一切,仇梦的心,猛的一突,浑身都战栗了起来。

“怎么了?你冷么?”

皇上的大手下一刻就搭在了仇梦的肩膀上,将仇梦带入了自己的怀里,仇梦抬起头,看见男人刚毅的侧脸,在月光下清冷成辉。仇梦这一刻,差点就沦陷在男人这份清冷的柔情里,可是她知道,这个男人纵使表面上有百般的好,他终究是一个帝王,帝王无情,当真不是说说而已。

当初他对那个女人想来也是这般的柔情蜜意,可是当时在哪里,那个女人又在哪里。

她不过是一个替代品,当真相一层层的拨开,她又会在哪里,哪里会允许她作这样的春秋大梦。

他的柔情就是一个陷阱,一日沦陷,一生受累。

皇宫的夜,是奢靡的,表面的繁华之下,背后却是无尽的风起云涌。这皇宫之中,容不得你一失足,因为一失足,你便来不及千古恨。

一夜飘零,男人的动作不带一丝一毫的柔情,仇梦的身体就像是一片残破的叶子一般,不住的摇曳,男人紧紧地闭着双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仇梦伸出自己的双手,逆着烛光,还有微光在指缝中间倾泻而出。

是不是,还有那么最后一丝光明?浅浅的笑了,笑自己的不认命,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还是不肯认输,还是去傻傻的相信,这个世道,还能相信谁。

五指合拢。哪里还有光,哪里还有明亮,只有寂静的夜。

自己现在算什么,连个名分都没有,就将自己的一切都赔了上去,这确实是一场豪赌,但是结局,未必自己不会输。

迷迷糊糊,不知道什么时候,仇梦睡着了,男人的动作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只是感觉,她就像是淹没在了大海之中,伸手想要抓住一些什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

转眼之中却又是倾盆大雨,她摔倒在雨水里,溅起半人高的水花,周围还有围着她狞笑的男人,布帛撕裂的声音在瓢泼大雨中还是那么刺耳的清晰。

恨,浓烈的恨几乎快要将她淹没,铺天盖地的全部都是恨,恨得她不能自已,猛的睁开双眼,便对上一双同样充血的充满恨意的眼眸,仇梦的心中一惊,眼眸中的恨色便生生的压制了下来,在睁开眼睛看见身旁男人的一瞬间,她甚至生出了一种掐死他的冲动。

但是她知道,自己做不到,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如何徒手掐死一个男人。

皇上的目光也渐渐的沉淀了下来,变的波澜不兴了起来,那烟敛云收的速递,甚至比仇梦还要快上几分。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两个人相视一笑。

仇梦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发现她眼中的恨意,但是既然他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么她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好了。

男人的目光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仇梦看向他的眼底,那里是一片冰寒,那才是他的内心,永远都不能暖化了的天子之心。

“怎么了?做噩梦了?”

仇梦的目光也是柔柔的,缓缓的笑开。

“皇上若是搂着仇梦睡,仇梦就决计不会做噩梦了。”

“好,那朕便就搂着你睡。”

两个心思迥异的人,却都要装作自己是深爱对方的,表面的柔情蜜意之下,掩藏着的,是两个人连绵不绝的恨意。

可是这两个却都是彼此需要,即便是恨,也是隐藏的好好的。

此时此刻,自己的枕边人,却成了自己最应该提防的人,仇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得这般境地,到了此时此刻,错的一塌糊涂,还没看见利益,首先赔进了本钱。 复仇宠妃

复仇宠妃

复仇宠妃

复仇宠妃

复仇宠妃

复仇宠妃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复仇宠妃小说、复仇宠妃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