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还巢,君莫安!小说、凤还巢,君莫安!小说在线阅读

霓裳梦颜 古代言情 2022-01-19 17:04:34 0 0

凤还巢,君莫安!

凤还巢,君莫安!小说、凤还巢,君莫安!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7-04 16:03

字数: 149,946

状态: 连载中 7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凤还巢,君莫安!小说简介:“阿熙!你终于来了,你知道我是无辜的了对不对?我没有请杀手刺杀你!你不是说,容家是你左右臂膀,看在我父亲的面上,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她布满血丝的眼里泪水朦胧,她深深爱着的人,怎么舍得刺杀呢?

这一路,她陪他从不受宠的皇子到太子再到御极天下,她为他倾尽所有,甚至是自己的家族门阀全赌上。

不日前她还是崇明宫的当朝皇后,与夜擎相敬如宾,弹指间,荣华富贵如浮萍,转眼成噩梦。

凤还巢,君莫安!小说预览

第一章漫长的宫道,不见头。

春风和暖,玉瑾似押着犯人般脚程缓慢,不是她不着急邀功,只是这茹娘,慢得似乌龟,走一处看一处。

这也能理解,乡巴佬,哪能不为皇宫巍峨吸引?

茹娘只是看,一句也不问,御花园中牡丹怒放,最为惹眼的还是那湖中央石亭外,种了一株芙蓉,粉。嫩的花。蕊,格外鲜活。

“皇后娘娘,人请来了。”玉瑾领着茹娘终于抵达锦绣宫殿外,‘请’这个字,说出来也不觉脸红。

“快请进。”赵希芸等了多时,忙不迭出门,亲自迎接,看到茹娘,豁然一怔,笑意僵硬在嘴角。

门口的槐树枝繁叶茂,阳光由枝叶间倾泻而下,斑驳得光斑洒在茹娘脸上。站在眼前的人,分明如玉雕琢,干净如雪莲,美得让人羡慕嫉妒。

“民女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茹娘并未察觉她异样目光,行礼的动作略显生涩。

“免礼,进来吧。”赵希芸回过神,目光仍无法从她脸上移开,心里甚至冒出了个贪婪的念头:若能把这脸占为己有,那该多好?

玉瑾不由奇怪,方才还在宫中东瞅西看的人,进了锦绣宫反倒是安分守己。这可是锦绣宫,皇后寝殿,这乡巴佬难不成是怕染指了这宫中所有,不敢看了?

“玉瑾,去沏壶好茶来。”

赵希芸吩咐着,坐在美人靠上,慵懒得舒展开胳膊,“听闻茹娘是神医弟子,不知本宫这伤,可能抚平?”

茹娘放下医药箱在侧,声音软糯,“民女冒犯了,可以看看吗?”

“当然。”赵希芸苦涩笑了笑,闭上了眼。

顷刻间,茹娘眸似寒冰,嘴角勾起一侧,笑容诡异。她抬起手,指尖触及赵希芸脸颊伤痕,按压了两下,“娘娘这伤应该不久,祛除不是难事。”

“真的?!”赵希芸又惊又喜,情不自禁握住了茹娘的手,“只要能去了这丑陋疤痕,你要要什么赏赐,本宫都给你!”

谁料茹娘宠辱不惊,轻描淡写,“茹娘悬壶济世,不求锦衣玉食,不求功名利禄,谢皇后娘娘抬爱。”

玉瑾奉上热茶,赵希芸便命她取来纸笔,几味药材洋洋洒洒落成,又催促着去太医院取药。

“娘娘,这药熬制成膏,每日早晚涂抹,三五日,民女入宫再为娘娘调制。”茹娘谢了赏银,慢慢悠悠挎上了她笨重的医药箱。

眼见人要走,分毫未取,赵希芸舒心畅快,招呼玉瑾道:“带茹娘四下走走,这宫中,看中什么挑什么。”

能说出此豪言壮语的,也就只有赵希芸了。

“谢皇后娘娘。”

茹娘倒也没推辞,跟着玉瑾出了锦绣宫,路道慢慢,眼下赵希芸看重茹娘,玉瑾也不敢怠慢,主动介绍起宫中繁多建筑来。

“这里是崇明宫,废后媜颐丧命之地,这半年来,也就这破烂样,陛下也不准人修缮……”

往日恢宏的宫殿,随处可见焦木碎瓦。

茹娘不做停留,继续往深宫里闲庭信步,途径御花园,她又不禁往湖中望去,隐隐约约,只见男子白衣着身,立于亭中,望着那繁花芙蓉。

她顿住脚,看得出了神。

“茹娘,这边,往这边走。你看那芙蓉作甚?可别惊了驾,陛下在那呢!”玉瑾拉扯着她衣袖,不满嘟囔,“也不知陛下如何做想,有空赏花,不如去锦绣宫陪着娘娘,啊!多嘴了,多嘴了!”

茹娘一步一回头,那白衣消失在眼底方回神来,“玉瑾姑娘,敢问哪能如。厕?”

“哦,前面玉泉殿,暂无主,你进去吧!”玉瑾指着烟柳后的殿门道。

茹娘谢过,细柳扫过发髻,落在眉睫,温温痒痒。她穿过玉泉殿,从偏门出了去,径直走向了掖庭。

掖庭外,扎着双环髻的宫娥焦急捏着手绢,左右顾盼。不期然的,瞧见茹娘,面上一喜,拖着瘸了的一条腿迎上前。

“未……”

茹娘刚脱口一个字,宫娥已跪在她面前,“未墨见过娘娘!”

“快起来!”茹娘赶紧挽着未墨,“这人多眼杂,若被人听了去,这半年来的辛苦就白费了!”

“是。”未墨站起身,搓揉着湿润的眼眶,话语哽咽,“真是上天庇佑,娘娘您还活着,未墨以为,再也见不到娘娘了。”

“傻丫头!”茹娘捏着她手,无声叹气,“苦了你了,被贬掖庭,还……”

她看向未墨的腿,揪着心疼。

“娘娘别担心,没事的!只要娘娘活着,未墨就算死也不足怜惜。”未墨眼里透着坚定的光,“能帮到娘娘一分一毫,未墨死而无憾。”

“未墨,你记住。容长安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安茹。”她郑重其事道,“再忍耐一阵子,我自会想办法救你出来!”

若非联系上未墨,她乃杨蕊弟子并在京畿行医的消息,哪能传到锦绣宫去。

“娘娘,不是,茹娘,您真打算医治皇后?若被陛下得知,之前崇明宫大火是您和瑞安王……”

“嘘!”不等未墨说完,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话锋一转,“未墨,我不便多做停留,有事书信与我。”

是啊!

她本可以在江南隐姓埋名,清闲雅致的度过余生。

亏得一年来地牢的折磨,满脸旧伤,杨蕊迫于无奈换了她的脸,她方可大摇大摆出入宫闱,无人识得。

但是,祯儿的仇!容家的仇!该谁来报!

她若苟且偷生,死后如何去见父亲,如何去见容家列祖列宗!

五指渐渐收拢,掌心里攥的,是从未减轻半分的恨意。

“嘭。”

不知不觉,烟柳迷了眼,猛地撞了人。

她后退了两步,便听阉人尖锐声调呵斥,“哪个宫里不长眼的奴才,胆敢冲撞陛下!”

茹娘身形一僵,掀起眼来,两步开外的男人笔挺而立,依稀瘦了一大圈,更显得气势阴冷,那双如墨黑沉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深如泥潭。 第二章夜擎身边的张德全显然是不准备放过她,再次尖利的喊了一嗓子:“大胆!”

茹娘如梦初醒,再看了夜擎一眼,款款福下身子,语调平静无波:“茹娘见过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张德全这些年对夜擎的心思早已经了如指掌,不等夜擎开口,他直接说出夜擎想问的话:“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宫里?”

茹娘的眼一直看着地面,行礼的动作纹丝不动,“回公公的话,民女名唤茹娘,师从杨蕊,有些三脚猫的医术,被皇后娘娘传唤宫中诊容。”

张德全自然而然想到了赵希芸的那张脸,下意识的皱了眉头,但这不是他该掺和的事,低着头乖顺的退到夜擎身后半步。

夜擎淡抬了眼,只掠过茹娘一眼,目光便放开了,容长安死后,皇宫里的满目繁华都失了色,任何事都不能让他上心。

皇帝声势浩荡的仪仗缓缓从茹娘身边行过,茹娘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起过脸,一直到最后一个宫女越过她,她才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等等!”张德全却又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掐着尖利的太监音,茹娘转身看去,张德全快步走到茹娘身前:“还好姑娘没走,姑娘可是唤作茹娘?”

“可是皇上有事吩咐?”茹娘心头一动,复杂晦涩的情绪自心头荡开。

但不过一面之缘,杨蕊医术堪比昔日华佗,换脸之术更是举世无双,夜擎不该有理由认的出她才是。

“皇上近来因太过忧思国事而夜不能寐。”张德全说的隐晦十分,犹犹豫豫,斟酌着言辞:“茹娘可愿开些助眠的方子?”

茹娘微微一怔,心头松了口气的瞬间,又不知为何有些许失望。

“公公说笑了,皇上一片爱民之心,茹娘自当尽心照顾圣上龙体。”

张德全欣慰的笑了,翘着兰花指,心情高兴下声音愈发女性:“茹娘愿意就好,那,茹娘今天晚上就留在宫里,老奴为您安排住宿,您只管折腾。”

张德全的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茹娘看了一眼便移开眼眸,淡声道:“那就麻烦公公了。”

张德全给她安排的宫邸离御书房不远,里头安置了十位宫娥,她刚进宫里,便有一排宫娥正成一竖,齐齐朝她下跪行礼:“奴婢见过姑娘。”

茹娘只是抬了抬眼,略微有些不太自在,她被背叛过,对于这种贴身女婢,她唯有敬而远之四字。

张德全看在眼里,笑着让所有人散了去,这才对茹娘拱手道:“茹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叫杂家。”

“多谢公公。”

张德全刚走,便有婢女笑着贴上来,微福了福身子:“姑娘从宫外来的?”

茹娘抬眼扫了她一眼,略有些好笑:“这皇宫里的下人,都这样主次不分?”

婢女脸色猛的一变,立刻行礼跪下:“姑娘原谅奴婢冒犯。”

茹娘理也未理,抬脚进了屋子里,并不是她不近人情,曾经的赵希芸和如今这些婢女何其相像。

屋子里果真应有尽有,像是将太医院里头,能用到的药材都搬来了,茹娘随手拉开一个屉子,里头放着满满当当的安神草,品相十分上佳。

茹娘很快就将屉子合上,唤了宫娥过来:“你去通知张德……张公公一声,我需要些香料,料子名字我写在方子上给你。”

宫娥应了,茹娘俯身写字,写完了起身吹干墨迹,递给宫娥,宫娥随即转身离开。

其实倒也不是不能给夜擎开药,只是安神助眠的方子,大多一开始有用,之后愈加没有效果,且人还已经依赖上了药物。

太医院里头那么多太医,若能用药,早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上了手,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茹娘的眼里忽的掠过丝嘲讽,她倒是忘了,那男人最不喜喝药。

因此她打算配制些香,平日里在殿内点着,日积月累下,不但会依赖,且需要的量同样会增加。

张德全的速度快的很,东西很快就送了来,茹娘进了屋里,在对待夜擎的事情上,她一直很认真,只不过这次换成了害。

安神香很快调制好,茹娘轻巧的将篮子一提,晃晃悠悠的走出去,婢女立刻起身迎上来:“姑娘要去哪?可识得路?”

茹娘刚欲开口识得,但很快反应过来,她如今是茹娘,而茹娘是第一次入宫。

“劳烦带路御书房。”这个时间点夜擎应当在御书房,茹娘抬眼看了下天色,天色已近傍晚,赵希芸容颜尽毁,依夜擎的性子,应当会对赵希芸失去兴趣,而后宫里她还未听过有哪位娘娘重获荣宠。

她是这样了解那个男人。

茹娘眼底掠过一丝掩藏极深的嘲讽,面前的宫娥已经转身带路,她敛去心思,跟着她去了御书房,御书房门口,张德全隔着老远就眼尖看见了她,笑呵呵的近了前,拱手行了一礼,茹娘对着他微微倾身颔首。

“杂家还道要等姑娘一两日,没成想这就送来了。”张德全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态度放的端正有礼,就这样的态度,即便一不小心犯了什么错处,也不好太过责难。

是了,一直以来都是她和家里看不清如今的局势,皇上的真心。

伴君如伴虎并不是瞎言,只是他们在夜擎未登基前就走的近,自以为和其他人不同。

茹娘淡淡笑了笑,说的是客套话:“茹娘如今行医于世,为的是悬壶济世,皇上为民忧心不得安睡,茹娘自当尽快将安神香调好送来,皇上龙体安康,百姓则有福日。”

“茹娘高风亮节,连男子也不能相比。”张德全态度更加恭敬,微微侧身,做出“请”的手势,“姑娘请跟杂家这边来。”

入了御书房,茹娘环顾四周一圈,很快失了兴致,张德全掐着嗓子喊了句:“皇上,茹娘来了。”

说完,张德全笑了笑:“姑娘进去送吧,老奴便不进去了。”

茹娘年轻貌美,周身气质淡雅如莲,脾气还好得很,比起中宫那位毁了容,目中无人的皇后,要好的太多。 第三章张德全一想到这事便忍不住叹气,皇后出身不过是前皇后身边的姑姑,说难听点,也就是个奴才,就算飞了枝头,身上那股子小家子气也改不了。

茹娘没在意他的小心思,亦或者说,她知道,但是她懒得搭理。

御书房里头,摆着的精致书桌是她特意找木匠迎合夜擎的喜好定做的,以前觉得好,现在看着,倒像是个笑话。

夜擎正安静坐在龙椅上处理奏折,神情专注,深邃的眼里仅有纸上那一排排字迹,认真端详下,他的眼底有一层青黑。

茹娘很快垂了眼,敛去自己的心思,缓步走上前,跪地行礼:“茹娘见过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夜擎将目光从奏折上移开,落到茹娘身上,男人扯了扯唇角,“何事?”

茹娘拿出安神香,夜擎身边无人伺候,她弯腰将安神香拿到夜擎触手可及的地方,再回身到自己原来的位置:“茹娘为皇上调配了些安神香,皇上夜间安睡时放在床头点燃即可。”

夜擎微微颔首,却没有碰那安神香:“朕知道了,下去吧。”

茹娘顿了一下,“喏。”

“刘培元刘大人求见陛下!”

再次听见这掐着声嗓尖利的一声,茹娘行礼的动作差点维持不住,好歹起了身。

刘培元来找夜擎作甚?

“宣。”未等她反应过来,夜擎已经开了口,茹娘自知自己不能再待下去,转身欲走,刘培元已经推开张德全等下人快步而进。

他像是根本没看见茹娘,亦或是直接忽略了她,直接朝着夜擎跪下,行了一个叩首大礼。

这下子茹娘进退两难,想了想,她退避一边,若是需要她回避,夜擎应会开口驱她出去。

“皇上!”自己这样的大礼,夜擎无动于衷,刘培元几欲泣血,悲沧喊道:“老臣一向认为,您是一位明君!却不想容家一事,您听信小人谗言!”

这话说的何其过分,茹娘几乎看的见,夜擎会如何大怒,只可惜这一位忠臣,敢为容家开口,全朝上下,怕也不过这一位乎!

茹娘紧握手心,尖锐指甲深陷皮肉,理智告诉她不能出手相帮,不能开口求情。

可是刘培元是为容家发声!

夜擎手里的奏折,被他轻飘飘的放了去,男人抬了眼,“刘爱卿好大的胆。”

夜擎的语调无甚起伏,平淡的语气就好像是在下一局围棋,他偶尔提醒对手哪儿出了错处。

“皇上,臣自知此事您不爱听。”刘培元几乎是一字一句开的口:“但容家一事,确有蹊跷,皇上若顾念我们这些老臣一分,便请重查一遍!”

若往严重了说去,刘培元便是在公然要挟夜擎,依那男人的性子,必然血溅御书房。

“刘大人喝醉了。”夜擎再次拿起奏折,语气平淡,“张德全。”

他的声音不大,张德全却离开出现在门口,行礼:“陛下。”

“刘大人喝醉了,将他送回去。”夜擎转而看向刘培元,声调已然冷淡:“今日之事朕便不再计较,但若有下次,刘爱卿小心脖子上的那颗玩意儿。”

张德全转身招了几个侍卫进来,冲着刘培元笑容可掬道:“刘大人,杂家陪您出去。”

刘培元声声泣血道:“皇上!您这是寒老臣的心呐!”

张德全眼神一冷,侍卫会意上前,捂住了刘培元的嘴巴,生生的将他丢了出去。

茹娘眼神恍惚,脚下不稳,忽的抬手打了旁边的书架,书简落地声清脆,将她惊醒了神。

夜擎立刻朝她看来,这是茹娘这么久之后第一次同夜擎对视,心跳错漏一拍,竟忘了告罪。

张德全立刻道:“皇上,瞧杂家这记性,您是不是还不知道呐?这位是茹娘,咱上次遇见过。”

夜擎低嗯了一声,似是无意:“杨蕊的弟子?”

这次自然不用张德全替她答话,茹娘沉默了一下,“是。”

夜擎抬眼,茹娘才看出他眼底全然是危险,微微一惊,还未做出反应,夜擎已然质问:“谁派你来的?!”

哪怕是张德全,也未曾料到夜擎会突然发难,男人腿脚一软,拉着茹娘嘭一声跪下。

茹娘低头请罪:“无人指使茹娘,请皇上息怒,龙体要紧。”

下一秒,她被夜擎一只大手直接抓住,茹娘瞳孔微缩,只感觉到男人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身上。

她隐约听见夜擎天又质问了一声什么东西,但她听不清,男人的气息离她远点如此之近,她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发懵,一片空白。

到底是哪里露了馅?从始至终,回想一路上她的言行举止,到底哪里出了错?

“茹娘……”她干涩开口:“不知皇上在说什么。”

下一秒,夜擎直接将她扔在地上,茹娘磕在冰冷的地面上,疼的脸色发白。

“滚!”

咬着牙起身,茹娘忍着疼,行出了御书房。

夜擎沉着脸看着茹娘离开的背影,这女人从出现开始,一直给他熟悉的感觉,这次再看她的背影,总像是隐隐约约和某人重合。

但他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张德全小心翼翼的开口:“陛下,可是茹娘哪里惹您不高兴了?”

“她总是给我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夜擎虚眯起眸瞳:“像是似曾相识。”

“您怕她是谁派来特意模仿那位……来接近您?”张德全刚说完就觉得不可能,夜擎不喜容长安是出了名的,死了追封个媜颐皇后也不过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

“你说她模仿谁?”夜擎忽的抓住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抓住,他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罢了,你派人,去跟着她。” 第四章茹娘一路出了宫,心绪繁乱的她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跟了几道小尾巴一路尾随。

她如今的住所是处偏僻的竹楼,不谈雅致和清净,只是挺衬她如今的身份。

因着赵希芸,茹娘身边未曾带一个丫鬟,一人单住,倒也自在。

茹娘刚进了竹楼,后脚夜牧卿就得了消息,当即起身收拾,吩咐下人:“准备一下,让人牵了马,我去找长安一趟。”

然他的贴身小厮立刻苦了一张脸蛋,犹犹豫豫的根本不肯去:“王爷,您也知道,如今是非常时期,皇后……容姑娘刚从宫里出来,夜擎那人生性多疑,说不准便派了人盯梢。”

“不会。”夜牧卿微微摇头,“杨蕊医术,只怕是华佗再世,都未必比得过她,夜擎对长安从未动过真心,自然不了解她的言行举止,长安如今更是今非昔比,他认不出来。”

夜牧卿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上,贴身小厮自知无法动摇夜牧卿的想法,认命去牵马。

一路行至竹楼,夜牧卿翻身下马,小厮近前敲门,茹娘开了门,略有些诧异:“你们怎么来了?”

“有些事想告诉你。”夜牧卿道,转头又看向小厮:“你在门口守着。”

茹娘侧身请夜牧卿就来,自己则去屋里拿了茶水,替夜牧卿斟一杯茶,这才开口问道:“朝中可是又有什么动荡?”

“我怀疑赵希芸已经失了圣心。”夜牧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突然发现茶杯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白净瓷所制,顿时有些心疼她:“这种瓷岂能用,我那有套许国进贡的茶具,明日我帮你带来。”

茹娘曾经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母,用的无不是万里挑一的好东西,这种清苦的日子,她怎么受得了?

“半年前,我深处水牢,从未想过有重见光日的一天,如今这样的生活,我已十分满意。”茹娘笑了笑,眸中的情绪隐晦,勾起唇角,带了几分讽刺:“从夜擎对我冷血无情的那日开始,我便明白,赵希芸的荣光,不过是昙花一现。”

夜牧卿不愿谈起夜擎,略过这个话题,道:“赵家所能依靠的,也不过就是中宫做主的赵希芸,现在前朝已经隐隐有针对赵家的形势,我不相信夜擎看不见,他到现在没有丝毫动静,想必是想弃了赵家。”

茹娘无动于衷。

夜牧卿便有些无奈,“我知道你只想报复夜擎,但赵希芸也是害你的罪魁祸首之一,现在我们动不了他们,但可以先动个赵家出出气。”

茹娘轻轻的笑了笑:“那就动吧,看他们舒舒服服,我也挺不高兴。”

。“那就要你的配合了。”

夜牧卿话音刚落,窗外突然落下一根断枝,枝口发绿。

“谁?!”

茹娘还未反应过来,夜牧卿已飞身出去,窗外竹叶被荡出一道绿色波浪。

茹娘推门跑了出去,门前竹屋空地上两道人影凌厉打斗过招,一道身着金墨色锦衣,是夜牧卿,另一道则身着漆黑的夜行衣。

小厮惊的坐在地上,刀光剑影吓的他脸色发白,腿根子发软。

茹娘看了他一眼,道:“你进屋子里去,刀剑无眼,小心被伤着。”

小厮带着哭腔道:“我腿软,起不来……”

茹娘好笑皱眉:“夜牧卿怎么带了个你出来?”

小厮也知道自己丢脸,涨红了脸蛋:“我……我讨喜!”

茹娘伸手拉起他,将他丢进竹屋里头,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一把软刀,握紧把手,飞身参战,夜牧卿惊了:“你快给我回去!”

“……”茹娘还未开口,那黑衣人见状,眼里掠过一丝阴毒,直接疯狂朝她砍来,茹娘眼里掠过一丝笑意,难得俏皮,冲着黑衣人眨了眨眼睛。

下一秒,她轻巧躲过他的攻击,纤手微扬,白色粉末爆出,直接迷了黑衣人的眼睛,她随即跳至夜牧卿身侧,夜牧卿立刻明白过来,长剑穿过黑衣人的心肺,一击毙命。

茹娘微微蹙了蹙眉:“你把他杀了作甚?”

“他的招数我识得。”夜牧卿拔了剑,黑衣人身上的伤口溅血,他避过身子,眼里掠过一丝厌恶:“夜擎身边的狗。”

“这是他培养的暗卫?”茹娘若有所思,微蹲下身子,打量着他的尸体,“那男人比半年前还要多疑,我不过是去宫里在他的面前凑了一下,这竟也能惹他。”

“你既然知道他生性多疑,为什么还不多加防范?”夜牧卿恨铁不成钢,“如果我未曾察觉这暗卫,由得他回去汇报,你怎么办?”

茹娘不语。

暗卫的尸体渐渐在地板上冷透,直到没有温度,夜牧卿放柔了语气,“夜擎派来的暗卫就这样死于非命,他等不到暗卫回去汇报,心中必然生疑,短时间你就不要入宫了。”

茹娘蹙眉:“不行,我好不容易联系上赵希芸,她的药我只给了几日的量,若是一段时间不去,只怕会断了这条线。”

“你若是执意要去,丢的就是你的命!”夜牧卿生了怒气,“你的命是我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你怎敢如此轻贱于它?!”

茹娘忍无可忍:“我自于分寸。”

“听话。”夜牧卿轻声哄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次的线断了,以后未必不能牵线搭桥。”

茹娘像被说服了,轻轻嗯了一声:“接下来我会更小心,你不必担心我。”

门外的小厮终于缓过了自己被惊吓的劲,有气无力的爬进来,冲夜牧卿道:“王爷,您再不回去,皇上在您身边安的眼线就要起疑了。”

“他在你身边安了眼线?”茹娘微微一怔,“你就任由他派人盯梢你?”

“知道谁是眼线,总比清除掉,再让他插一批眼线的好。”夜牧卿扯唇笑笑,“我该离开了,你记得听我的,这段时间不要入宫。”

目送夜牧卿离开,茹娘斜靠在门框边上,眼神涣散,庭院里的尸体已经被清理掉了,只留下一地的血迹告诉所有人发送了什么。

好不容易重回皇宫,让她说放弃就放弃,她怎么会甘心?

其实说到底,暗卫死了夜擎未必会怀疑到她头上,可若是她至此不去皇宫,便有些不打自招。

凤还巢,君莫安!小说预览

漫长的宫道,不见头。

春风和暖,玉瑾似押着犯人般脚程缓慢,不是她不着急邀功,只是这茹娘,慢得似乌龟,走一处看一处。

这也能理解,乡巴佬,哪能不为皇宫巍峨吸引?

茹娘只是看,一句也不问,御花园中牡丹怒放,最为惹眼的还是那湖中央石亭外,种了一株芙蓉,粉。嫩的花。蕊,格外鲜活。

“皇后娘娘,人请来了。”玉瑾领着茹娘终于抵达锦绣宫殿外,‘请’这个字,说出来也不觉脸红。

“快请进。”赵希芸等了多时,忙不迭出门,亲自迎接,看到茹娘,豁然一怔,笑意僵硬在嘴角。

门口的槐树枝繁叶茂,阳光由枝叶间倾泻而下,斑驳得光斑洒在茹娘脸上。站在眼前的人,分明如玉雕琢,干净如雪莲,美得让人羡慕嫉妒。

“民女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茹娘并未察觉她异样目光,行礼的动作略显生涩。

“免礼,进来吧。”赵希芸回过神,目光仍无法从她脸上移开,心里甚至冒出了个贪婪的念头:若能把这脸占为己有,那该多好?

玉瑾不由奇怪,方才还在宫中东瞅西看的人,进了锦绣宫反倒是安分守己。这可是锦绣宫,皇后寝殿,这乡巴佬难不成是怕染指了这宫中所有,不敢看了?

“玉瑾,去沏壶好茶来。”

赵希芸吩咐着,坐在美人靠上,慵懒得舒展开胳膊,“听闻茹娘是神医弟子,不知本宫这伤,可能抚平?”

茹娘放下医药箱在侧,声音软糯,“民女冒犯了,可以看看吗?”

“当然。”赵希芸苦涩笑了笑,闭上了眼。

顷刻间,茹娘眸似寒冰,嘴角勾起一侧,笑容诡异。她抬起手,指尖触及赵希芸脸颊伤痕,按压了两下,“娘娘这伤应该不久,祛除不是难事。”

“真的?!”赵希芸又惊又喜,情不自禁握住了茹娘的手,“只要能去了这丑陋疤痕,你要要什么赏赐,本宫都给你!”

谁料茹娘宠辱不惊,轻描淡写,“茹娘悬壶济世,不求锦衣玉食,不求功名利禄,谢皇后娘娘抬爱。”

玉瑾奉上热茶,赵希芸便命她取来纸笔,几味药材洋洋洒洒落成,又催促着去太医院取药。

“娘娘,这药熬制成膏,每日早晚涂抹,三五日,民女入宫再为娘娘调制。”茹娘谢了赏银,慢慢悠悠挎上了她笨重的医药箱。

眼见人要走,分毫未取,赵希芸舒心畅快,招呼玉瑾道:“带茹娘四下走走,这宫中,看中什么挑什么。”

能说出此豪言壮语的,也就只有赵希芸了。

“谢皇后娘娘。”

茹娘倒也没推辞,跟着玉瑾出了锦绣宫,路道慢慢,眼下赵希芸看重茹娘,玉瑾也不敢怠慢,主动介绍起宫中繁多建筑来。

“这里是崇明宫,废后媜颐丧命之地,这半年来,也就这破烂样,陛下也不准人修缮……”

往日恢宏的宫殿,随处可见焦木碎瓦。

茹娘不做停留,继续往深宫里闲庭信步,途径御花园,她又不禁往湖中望去,隐隐约约,只见男子白衣着身,立于亭中,望着那繁花芙蓉。

她顿住脚,看得出了神。

“茹娘,这边,往这边走。你看那芙蓉作甚?可别惊了驾,陛下在那呢!”玉瑾拉扯着她衣袖,不满嘟囔,“也不知陛下如何做想,有空赏花,不如去锦绣宫陪着娘娘,啊!多嘴了,多嘴了!”

茹娘一步一回头,那白衣消失在眼底方回神来,“玉瑾姑娘,敢问哪能如。厕?”

“哦,前面玉泉殿,暂无主,你进去吧!”玉瑾指着烟柳后的殿门道。

茹娘谢过,细柳扫过发髻,落在眉睫,温温痒痒。她穿过玉泉殿,从偏门出了去,径直走向了掖庭。

掖庭外,扎着双环髻的宫娥焦急捏着手绢,左右顾盼。不期然的,瞧见茹娘,面上一喜,拖着瘸了的一条腿迎上前。

“未……”

茹娘刚脱口一个字,宫娥已跪在她面前,“未墨见过娘娘!”

“快起来!”茹娘赶紧挽着未墨,“这人多眼杂,若被人听了去,这半年来的辛苦就白费了!”

“是。”未墨站起身,搓揉着湿润的眼眶,话语哽咽,“真是上天庇佑,娘娘您还活着,未墨以为,再也见不到娘娘了。”

“傻丫头!”茹娘捏着她手,无声叹气,“苦了你了,被贬掖庭,还……”

她看向未墨的腿,揪着心疼。

“娘娘别担心,没事的!只要娘娘活着,未墨就算死也不足怜惜。”未墨眼里透着坚定的光,“能帮到娘娘一分一毫,未墨死而无憾。”

“未墨,你记住。容长安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安茹。”她郑重其事道,“再忍耐一阵子,我自会想办法救你出来!”

若非联系上未墨,她乃杨蕊弟子并在京畿行医的消息,哪能传到锦绣宫去。

“娘娘,不是,茹娘,您真打算医治皇后?若被陛下得知,之前崇明宫大火是您和瑞安王……”

“嘘!”不等未墨说完,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话锋一转,“未墨,我不便多做停留,有事书信与我。”

是啊!

她本可以在江南隐姓埋名,清闲雅致的度过余生。

亏得一年来地牢的折磨,满脸旧伤,杨蕊迫于无奈换了她的脸,她方可大摇大摆出入宫闱,无人识得。

但是,祯儿的仇!容家的仇!该谁来报!

她若苟且偷生,死后如何去见父亲,如何去见容家列祖列宗!

五指渐渐收拢,掌心里攥的,是从未减轻半分的恨意。

“嘭。”

不知不觉,烟柳迷了眼,猛地撞了人。

她后退了两步,便听阉人尖锐声调呵斥,“哪个宫里不长眼的奴才,胆敢冲撞陛下!”

茹娘身形一僵,掀起眼来,两步开外的男人笔挺而立,依稀瘦了一大圈,更显得气势阴冷,那双如墨黑沉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深如泥潭。 夜擎身边的张德全显然是不准备放过她,再次尖利的喊了一嗓子:“大胆!”

茹娘如梦初醒,再看了夜擎一眼,款款福下身子,语调平静无波:“茹娘见过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张德全这些年对夜擎的心思早已经了如指掌,不等夜擎开口,他直接说出夜擎想问的话:“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宫里?”

茹娘的眼一直看着地面,行礼的动作纹丝不动,“回公公的话,民女名唤茹娘,师从杨蕊,有些三脚猫的医术,被皇后娘娘传唤宫中诊容。”

张德全自然而然想到了赵希芸的那张脸,下意识的皱了眉头,但这不是他该掺和的事,低着头乖顺的退到夜擎身后半步。

夜擎淡抬了眼,只掠过茹娘一眼,目光便放开了,容长安死后,皇宫里的满目繁华都失了色,任何事都不能让他上心。

皇帝声势浩荡的仪仗缓缓从茹娘身边行过,茹娘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起过脸,一直到最后一个宫女越过她,她才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等等!”张德全却又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掐着尖利的太监音,茹娘转身看去,张德全快步走到茹娘身前:“还好姑娘没走,姑娘可是唤作茹娘?”

“可是皇上有事吩咐?”茹娘心头一动,复杂晦涩的情绪自心头荡开。

但不过一面之缘,杨蕊医术堪比昔日华佗,换脸之术更是举世无双,夜擎不该有理由认的出她才是。

“皇上近来因太过忧思国事而夜不能寐。”张德全说的隐晦十分,犹犹豫豫,斟酌着言辞:“茹娘可愿开些助眠的方子?”

茹娘微微一怔,心头松了口气的瞬间,又不知为何有些许失望。

“公公说笑了,皇上一片爱民之心,茹娘自当尽心照顾圣上龙体。”

张德全欣慰的笑了,翘着兰花指,心情高兴下声音愈发女性:“茹娘愿意就好,那,茹娘今天晚上就留在宫里,老奴为您安排住宿,您只管折腾。”

张德全的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茹娘看了一眼便移开眼眸,淡声道:“那就麻烦公公了。”

张德全给她安排的宫邸离御书房不远,里头安置了十位宫娥,她刚进宫里,便有一排宫娥正成一竖,齐齐朝她下跪行礼:“奴婢见过姑娘。”

茹娘只是抬了抬眼,略微有些不太自在,她被背叛过,对于这种贴身女婢,她唯有敬而远之四字。

张德全看在眼里,笑着让所有人散了去,这才对茹娘拱手道:“茹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叫杂家。”

“多谢公公。”

张德全刚走,便有婢女笑着贴上来,微福了福身子:“姑娘从宫外来的?”

茹娘抬眼扫了她一眼,略有些好笑:“这皇宫里的下人,都这样主次不分?”

婢女脸色猛的一变,立刻行礼跪下:“姑娘原谅奴婢冒犯。”

茹娘理也未理,抬脚进了屋子里,并不是她不近人情,曾经的赵希芸和如今这些婢女何其相像。

屋子里果真应有尽有,像是将太医院里头,能用到的药材都搬来了,茹娘随手拉开一个屉子,里头放着满满当当的安神草,品相十分上佳。

茹娘很快就将屉子合上,唤了宫娥过来:“你去通知张德……张公公一声,我需要些香料,料子名字我写在方子上给你。”

宫娥应了,茹娘俯身写字,写完了起身吹干墨迹,递给宫娥,宫娥随即转身离开。

其实倒也不是不能给夜擎开药,只是安神助眠的方子,大多一开始有用,之后愈加没有效果,且人还已经依赖上了药物。

太医院里头那么多太医,若能用药,早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上了手,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茹娘的眼里忽的掠过丝嘲讽,她倒是忘了,那男人最不喜喝药。

因此她打算配制些香,平日里在殿内点着,日积月累下,不但会依赖,且需要的量同样会增加。

张德全的速度快的很,东西很快就送了来,茹娘进了屋里,在对待夜擎的事情上,她一直很认真,只不过这次换成了害。

安神香很快调制好,茹娘轻巧的将篮子一提,晃晃悠悠的走出去,婢女立刻起身迎上来:“姑娘要去哪?可识得路?”

茹娘刚欲开口识得,但很快反应过来,她如今是茹娘,而茹娘是第一次入宫。

“劳烦带路御书房。”这个时间点夜擎应当在御书房,茹娘抬眼看了下天色,天色已近傍晚,赵希芸容颜尽毁,依夜擎的性子,应当会对赵希芸失去兴趣,而后宫里她还未听过有哪位娘娘重获荣宠。

她是这样了解那个男人。

茹娘眼底掠过一丝掩藏极深的嘲讽,面前的宫娥已经转身带路,她敛去心思,跟着她去了御书房,御书房门口,张德全隔着老远就眼尖看见了她,笑呵呵的近了前,拱手行了一礼,茹娘对着他微微倾身颔首。

“杂家还道要等姑娘一两日,没成想这就送来了。”张德全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态度放的端正有礼,就这样的态度,即便一不小心犯了什么错处,也不好太过责难。

是了,一直以来都是她和家里看不清如今的局势,皇上的真心。

伴君如伴虎并不是瞎言,只是他们在夜擎未登基前就走的近,自以为和其他人不同。

茹娘淡淡笑了笑,说的是客套话:“茹娘如今行医于世,为的是悬壶济世,皇上为民忧心不得安睡,茹娘自当尽快将安神香调好送来,皇上龙体安康,百姓则有福日。”

“茹娘高风亮节,连男子也不能相比。”张德全态度更加恭敬,微微侧身,做出“请”的手势,“姑娘请跟杂家这边来。”

入了御书房,茹娘环顾四周一圈,很快失了兴致,张德全掐着嗓子喊了句:“皇上,茹娘来了。”

说完,张德全笑了笑:“姑娘进去送吧,老奴便不进去了。”

茹娘年轻貌美,周身气质淡雅如莲,脾气还好得很,比起中宫那位毁了容,目中无人的皇后,要好的太多。 凤还巢,君莫安!

凤还巢,君莫安!

凤还巢,君莫安!

凤还巢,君莫安!

凤还巢,君莫安!

凤还巢,君莫安!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凤还巢,君莫安!小说、凤还巢,君莫安!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