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无广告

余香 古代言情 2022-01-19 11:13:54 0 0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05 13:45

字数: 1,084,102

状态: 已完结 412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简介:本是叛国公主,本该在琅琊前死去,天命让她活了下来。失了记忆,成了代嫁王妃,嫁给他。新婚之夜,男人俯身捏着她的下颚,狠戾的目光透着冰冷带着几分戏谑,挑着眉,轻笑道:“你怕什么?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欲擒故纵的女人!”洞房花烛,他将她一身靓丽绛纱红嫁衣撕的粉碎,同她的尊严,一并踩在脚下。无意的存活,让她卷入一场血腥的风波,沦为他仇恨的债物。为了让身边的人都能平安活下去,她心甘情愿任他予取予求,一颗心却慢慢沉沦!直到他端着那碗苦到心底的堕胎药亲手灌进她嘴里时,流下的鲜红血液,让她绝望。待一切真相大白,她流着泪跪在他身前,弱娇的眼眸诉说着多年的凄苦。“让我走……”一纸休书,断了她的爱,却勾起了他的情……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预览

第一章“参见王爷!”

“参见王爷!”

洛殇看着他,昨夜的屈辱又在脑海中回放了一遍。

“冷邵玉,你到底想怎样?”

男人邪魅的一笑,强行将她扯进怀里,任凭她无力的挣扎,一只臂膀毫不费力的捆着她纤细的身子,在她的耳边轻吐道:“我想……让你生不如死。”

他笑着,那笑容很好看,可为什么这么俊美的容颜下却是这般狠辣的心。

“你记住,在这个王府里,没有你说话的权利,更轮不到你替我教训人,听清楚了吗?”冷邵玉好看的眸子微眯,却是带着冰一样的冷,透彻心扉。

他用力的捏起洛殇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霸道的口吻命令道:“回答我!”

洛殇闭上眼睛,咬着嘴唇回道:“王爷说什么便是什么,王爷让我怎么做我便怎么做。”只要能放过洛家,只要她还活着,还有什么不可。

既然他这么恨自己,如今又嫁到了晋府,哪怕是她无故的死去,也不会有人追究,冷邵玉这样狠心的男人大可一句王妃暴毙,相信任何人也是不敢有任何疑义。

只要她能活着,只要洛家能平安无事,也罢。

男人冷笑一声,松开了她,随后走出后庭。

自从麻姑等人退去,堆在她面前的只有洗不尽的衣服,做不完的活,仿佛这王府的一切琐事都落在了她的头上。

冷邵玉。

只要想到这个男人,洛殇便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这个男人还可恶。

正午的烈日直照在她的头上方,赤烤着大地滚烫滚烫,金碧辉煌的偌大王府,只有她们还在这院子中央暴晒着做苦力。

“小姐,您别洗了,这些活就交给我们,您歇歇吧,这样可怎么受得了~”阿玉虽早已大汗淋漓,却还是不停的劝洛殇停下来歇息。

洛殇摇了摇头,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没关系,我没事,倒是你们,让你们跟着我受苦。”

卓锦大眼睛逛了逛,擦了擦头上的汗。“小姐!卓锦不怕苦,只要有饭吃,就什么都不怕。”

“卓锦!你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吃呢~”旁边的阿玉笑着打趣她,这个丫头,从小无父无母,养在洛家这么多年,倒是养成了一个天真活泼的性子。

洛殇也被她们俩逗得拂起袖子,轻笑。

太阳逐渐的倾斜,直到隐没在城墙的瓦楞上方,天气阴沉起来,这个季节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

“总算洗完了。”卓锦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只听头顶轰隆隆一声震耳欲聋,划破天空,随即一场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雨水倾斜,带着风的强劲,吹摊了满满几架上的衣服。

看着满地沾了泥水的脏衣服,卓锦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痛哭起来。

洛殇仰起头,站在雨中,雨水的淋漓下,她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一件一件的拾起地上的衣服。

长廊中的丫鬟们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不时传来几声嘲笑。而另一侧幽深的拐角处,两个男人倒看在眼里…

“对待这样一个美女都能狠下心来,哥哥当真是无情呢……呵呵~”韩王冷暮飞轻轻地拍打掌中合着的扇子,打趣着身旁的男人。

“…”

冷邵玉没有说话,深邃的眼眸掠过雨中的纤细身影,转身离去。

半响后,阴沉的黑云渐渐地被风吹散,慢慢的退隐而去,天空开始放晴,带着雨后清新的气息萦绕了整个王府。

“小姐,你看,你快看啊~”卓锦一脸欢喜指着瓦楞上的半面天空。

洛殇朝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是彩虹,很美的彩虹。

“没想到晋王府里,也能看见彩虹。”她抱着怀中的衣服,静静的仰望着那道绚丽的风景,随后苦笑了一声,低下了头。

雨后的天气略有微凉,丝丝入骨的风吹着她单薄的湿衣,显得她格外的惹怜。

韩王冷暮飞刚同晋王对弈了一番,此时常败将军的封号算是落实了,这让他很不畅快。本想雨停了,也是时候回去了,经过长亭时,却止了步。

庭院内身穿一袭淡粉纱衣的女人,披着湿漉漉散落腰间的长发,她纤细的身影,穿梭在一排排衣架前。

清风拂过她的脸颊,女人侧脸的轮廓,以及她挽起耳边发丝的动作,让冷暮飞不知不觉的走了过去。

“小东西,我们又见面了。”男人挑了挑眉头,说道。

洛殇抬起头,水亮的眸子看着他,印象中并没有同他见过。“我好像并没有见过你。”

冷暮飞嘴角挂着懒散的笑意,故意的挑逗她说:“可是刚刚我看见你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见过?”

这算什么解释,洛殇拾起地上的衣服,并没有想要同他继续交谈下去。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当今九王爷韩王殿下,也是你男人的亲弟弟。”

见女人没有理睬他,冷暮飞皱了眉头,还真是个高傲的女人,洛家的女人都不怕死的吗?“你可知道得罪了我会有什么下场吗?”

还未等他说完,洛殇不耐烦的转过身,高傲的眸子依旧,扬着脸看着他。“论情理,韩王殿下还是要叫我一声嫂嫂,如今在这里以下犯上,目无尊长。难不成我这个做嫂嫂的还要配合你吗?”

男人再一次扬起嘴角,有意思。“你倒是伶牙俐齿呢,身为王妃却是连下人都不如,你也算是第一人了。”

他的冷嘲热讽,和那个男人一样,冷家的人,果真都是这般模样,从来都不懂得如何尊重人。

洛殇没有再理会他,却不想韩王不依不饶,修身八尺有余,宽厚的胸膛拦在她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冷暮飞耸了耸肩膀,无所事事的样子。

“请你让开!”

“不让!”

他是孩子吗?这般无赖。

看见洛殇要转身,冷暮飞一把将她拽进自己的怀里,嘴角挂着笑,小声耳语道:“我们才有两面之缘,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你放开我!”洛殇被他紧紧的捆在怀里,他的力气太大,又将她禁锢太紧,根本无法挣脱,这个无赖的男人,同他哥哥一样惹人厌弃。

“你放开我!”

“你还没有回答我。”冷暮飞嘴角带着几分玩味的邪笑。

“是,我很讨厌你,你满意了吧!快放开我!”

听见她的话,男人微微顿了下,瞳孔放大,眉头有些紧皱,随后双手捆的便是更紧了,他笑着将脸凑过去,在她的耳垂一侧低声回道:“可惜……本王不满意你的回答。”

正当韩王将脸凑的更近时,只听卓锦气喘吁吁的跑来,边嚷着“小姐~”

男人这才意犹未尽的松开她,临走时,他转过身潇洒的打开扇子,随性地煽动了几下,带着几分淡然的笑邪魅的说道:“下一次遇见,没那么容易逃脱咯……”

冷家的男人,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 第二章从三更天起,她就已经在不停的劳作,一刻也不曾停歇,稍有疏漏,一旁监视的丫鬟便开始大吵大嚷的嘟囔警示。一天下来,现在她手臂酸痛的厉害,像是断了一样,整个人都像没了骨头般涣散。

夜深了,夹杂着浅浅的柔风,门是敞开着的,只见两个丫头端着盘子走过来,进来后,直接将两叠素青的菜和三碗米饭随意地摆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

卓锦满怀心喜就等着可以饱餐一顿,当她兴高采烈的凑上去看到这本子的“佳肴”时,她的脸刷的一下耷拉下来。

“你们给我站住!”

卓锦端起盘子,将鼻子凑上去闻了闻,一脸嫌弃,大声的吼道:“这菜明明已经馊了,你们还拿来给我们吃,到底是什么意思?”

丫鬟轻咳了两声,一脸不屑的解释道:“整个晋王府上上下下除了王爷,大家的饮食都一样,卓锦姑娘若是有不满,大可去同王爷说,奴婢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丫鬟云袖嘛哒着眼睛,高傲的扬着脸蛋,嘴角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心想着,过得明是不如她们这群奴婢,还想挑三拣四,真是可笑。

云袖是晋王府丫头的头头,她已经在晋王府待了多年,按照常理,先帝定下的规矩本来可以有资格做王爷的妾室了,都是因为洛殇,她还要再等上个十年八年。今夜前来,就是想好好奚落她们一番。

“你……”卓锦气的直跺脚。

“麻烦你们了。”洛殇嫣然一笑,妩媚动人,她优雅地拾起筷子轻轻的夹了一口米饭,放入口中,细细的咀嚼,并没有因其而表现的无理取闹。

云袖冷笑一声,收了眼里的恶意的邪笑,走了出去。

“小姐,你看,这明明已经……”卓锦就是不服气,以前在将军府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嘛,如今又干嘛忍气吞声,还要吃这馊了的饭菜。累了一天了,他们晋王府就给唐唐一个王妃吃这个东西,还真是大度!

“好了,饭还是好的,小姐都能忍受的了,你怕什么,快点吃吧。”阿玉端着碗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正当此时,只听一阵敲门声,阿玉起身打开门,门外站着几个年长的姑姑,说是晋王吩咐她们给王妃着装打扮的。

洛殇不知道他又想干嘛,但也只能由着他,反抗只会让自己在这王府中更加难以生存。

她还不能有事,至少现在不能。

待一切梳洗完毕,她便被人送入了月娥阁。

月娥阁,是晋王日夜留宿的地方,这里富丽堂皇而有简洁朴实,单单一个凤栖寝殿便仔细的夺了人的眼球。守卫的侍卫奴才各个都威严踧立,摒息凝气,就连侍女也是生的端庄落落,仪态得体,是别处远不能及的。

不知这里有何名堂。

刚入偏殿,琳琅满目,经过一个长亭,院子里棵棵梧桐树交叉,直冲云霄。

虽说梧桐在王府见得多了,可是每一处都不比这里,这个男人很喜欢梧桐吗?可梧桐那么凄凉,他又为何会喜爱这种植物。

幽径小路满是芬芳,夹藏在百花缭绕之间,更是有上千珠紫色毛茸茸的花枝,盛开在树下,成了一片紫色的花海。洛殇不禁问道:“这是什么花?”

身旁的女婢本不想回答,但顾忌她毕竟有着王妃的名号,只能随口的应答。“回王妃的话,这花名字叫做勿忘我。”

“勿忘我?真是个好听的名字。”洛殇苦笑着。

心道:也是个凄美的名字。

先后经过几个凉亭,泉水涓涓细流,今夜无月,看不清池中的水有多清明,能感受到的只有泉水溅在脚下的冰凉。

直到走过最后一个拱形石门,才看见鹅卵石铺成的小路通往的厢房,上面朱砂琉璃的大字‘月阁居’,很凄清。

“王爷就在里面,你进去吧。”说着,丫鬟们便退下了。

看着鲜红的朱砂大字,洛殇不禁心里顿了顿,却还是攥着裙摆走过去,与其说她是晋王府风风光光嫁来的王妃,倒不如应了那人说的,她就是来还债的物品。

雕刻着精美斑纹的房门‘嗞’的一声拉开,浅浅的沉郁声就从里面传来,她恍惚间顿在门口,室内的烛火照射下,厢房里通明,所以她一眼就清楚的看见房间里桌子前饮酒的男人。

他侧着脸,微微抬起的下巴,深邃具有立体感的精致五官,优美的线条,任何一个角度都展示了他王者的气派。英气的眉,深邃的眼,高挺的鼻,还有他,性感的薄唇,隐隐带着魅惑。

除了完美,再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词语来形容他。

然而今夜的洛殇,只被一群老嬷嬷生拉硬套强行穿上这一件单薄透骨的低胸纱衣,这一路走来,她都觉得胸口大片裸露在外的肌肤发冷。金丝裙摆随着深夜的暖风微微扬起,凸显了她的玲珑剔透,纤细有致的窈窕身段,袅娜的身姿,黑色的发柔顺的依着耳廓落下。

秀美的蛾眉微微蹙起,美丽的水眸,紫铜色水晶般闪亮的双眼,加之惊艳的红唇,她就是一只妩媚的妖物,勾人的妖物。

冷邵玉看着站在门口女人眸子里那抹一如往昔的孤傲,也看得出她秀美容颜里那一抹淡然,菲薄的薄唇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狭长的俊眼射出一道危险的精光,如同打量着猎物。

他的声音冷如冰霜,带着故作的低沉,驾驭着一种凌人的气势,冷冷的说道:“过来!”

洛殇站在原地,顿了顿,还是顺从了他的意,走了过去。

对上男人暗黑的眸子,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神似有似无的游移在她曼妙的身体上,口吻强硬。

“倒酒!”

洛殇优雅的拾起桌子上的酒瓶,挽着袖口,刚要为他倾倒时,却在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猛然间一只手攥住她的手腕,似乎毫不费力就将她的身体强行扯进男人怀里。

男人看着她的错愕,冷笑一声。

随后自己随意的倒了一杯酒,递到她的唇边。

霸道的命令道:“把它喝了。”

洛殇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在故意的羞辱她,玩弄她。她干脆别过脸。

不料他的大掌却是死死的捏住她的下颚,硬是将满满一杯烈酒给她灌了下去。

“咳咳……”洛殇捂着胸口,酒太烈,只觉得嗓子在灼烧,因为挣扎,胸前的纱衣也湿了一大片。

看她略微涨红了的小脸儿,冷邵玉勾了唇角,他忽然起身,一把将她拉扯过来甩在金丝榻上,随后他伟岸的身躯也爬了上去。

他身子微微倾斜,另一只铁壁撑在床的顶部,高大的身子呈弓型,居高临下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洛家的女人,还真是美。”

他浮动着讥讽的唇角,话里奚落的语味十足,高大健壮的身体就压了下来,迫人的气息让人喘不过气,眼眸里强烈的凌然眸光,那么冷。

黑眸下敛,一手紧紧的捏住她的下颚,看她的眼神如同风靡天下的帝王,一阵冷笑,随后而来的粗暴,让洛殇心头一颤,男人撕扯着她胸前的衣襟,没有丝毫的温度。

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洛殇慌乱了起来,孱弱的声音唯诺的响起。“不要......不要这样。你说过,不会碰我的......”

然而,让洛殇意想不到的是,男人下一句的回答,让她觉得这个世上没有比这个男人的嘴更邪恶更让人厌恶的东西。

“呵......本王只想看看洛家的女人究竟有多贱。”

是不是贱到可以费尽心机想要嫁给他而夺走别人的性命。

洛殇耳朵嗡嗡做响,明是不在意他的嘲讽,为什么听到他这么说,身体还是一僵,脸色骤然惨白,如同身处寒风里,全身僵硬不能动弹。

任凭男人撕裂她的衣衫,撕咬着她的身体。两行泪顺着眼角缓缓流下,朦胧了双眼。

他的粗鲁毫无任何温度,这夜,她的痛无法言表。

事后,他面色寒冷,对着她苍白的脸,残忍的话语毫不留情,嗤笑道:“不过尔尔。”

这种羞辱,如同将她赤.裸的摆在他眼前他仍旧不屑一顾,毫无两样。

“冷家的男人也不过如此。”

冷邵玉看着身下的女人,听到她有气无力的话,阴郁的眸子越发沉冷,冰冷可怕,眉宇间满是戾气,比刚才的狰狞还要可怕。

“你说什么?”他近乎怒吼刺痛着女人的耳膜。

“冷家的男人也不过如此!”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

‘啪——’狠狠的一巴掌,响亮的一声便是落在了女人美艳带着汗水疲惫无力的脸上。这一巴掌打的洛殇别过脸,半侧脸上红红的五个指印立即仓肿起来。

男人凌俐的眼眸,狠狠地捏着她的下颚,大拇指玩味儿的略去她唇角的血丝,邪肆道:“别妄想挑战我的底线,这后果你承担不起。”

又是一阵痛苦的折磨,在身上男人的折腾下,洛殇渐渐的昏厥。

她错了,从一开始便错了,这个男人,真的是她无法对抗的…… 第三章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着窗子照射进来,她缓缓的睁开双眼,见得桌子上放着一碗已经散了热气的药。

只听身旁的丫头讥讽的说道:“王爷吩咐王妃,这药您一定要喝了,王爷不想您怀上他的孩子。”

床榻上的女人微微侧过头,苦笑道:“回去禀告你家王爷,本妃就是死了,也不会怀他的孩子。”

她绝对不会怀那个男人的孩子,她不想她的孩子一出生便会痛苦,便是承受着罪过。

近日的天气逐渐好转,到了晌午更是烈日炎炎。

“小姐,您休息一会儿吧,这些衣服交给我就可以。”阿玉走上前去,扶着袖子拿出手帕为她轻轻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院子里的风很柔,夹杂着满院的花香,淡淡的让洛殇感觉很舒服,脑海里却是一过昨日在月娥阁里看见的那一排排紫色的艳朵,倘若没有记错,那花的名字好像叫‘勿忘我’。

洛殇拉着阿玉的手坐在梧桐树下的石头上。

“你知道‘勿忘我’这种花吗?”

阿玉转了转眼球,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点了点头,说:“是那种没有香味,平凡如同夕颜的紫色花?”

“你知道?”

“嗯,这种花很平凡,一般京城的王府别院大户人家之中根本不会有它的存在,花开的时候呢大多是在夜里,而且它的生命力很顽强,即便是没有水,也可活上数月。小姐怎么突然问起它了?”

洛殇笑了笑,两眼微红,粉光融滑,淡淡道:“没事。”

她只觉的那种花很美,不该活在那个男人住的地方。

傍晚时分,便来人谴她去了宁辉堂,这是供奉冷家世代前辈的祠堂。刚入大门,便势如游龙,轩峻壮丽,院中随处树木山石皆有,往里走,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

偌大的祠堂里,供奉着数百个灵位。

“王爷吩咐了,王妃每日都要在这里敬香,手抄经文超度冷家亡灵。王爷还说,王妃是在为洛家赎罪,还望心术专一。奴婢告退。”

待丫鬟离开,洛殇才走了进去,明晃晃的墓碑,在这暮色里,显得可怖。而此时洛殇却无丝毫畏惧,因为比起那个男人,这里的清静更能让她宽心。

她上了三炷香后,便跪了下来,合上了手掌。

“冷家的列祖列宗,小女第九代晋王之妻,洛殇。不知冷洛两家究竟是何仇怨,也不敢抱有一丝幻想能够解开心结,只盼着冷家能够放洛家一条生路,小女在这里叩谢冷家祖先前辈。”

三拜后,便是静静的跪在那里。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个丫头慌慌张张的跑来,跑到洛殇的身前,匆忙的说:“王妃,不好了,麻姑将卓锦姑娘关入柴房了,现在正在大厅堂里鞭打阿玉姐,快要打死了。”

“什么?”洛殇顾不得其他,忙起身跑了出去。

大厅堂里……

两侧的丫头皆是扬起小脸看着好戏,麻姑撸胳膊往袖子,正狠狠的鞭打着跪在地上的纤弱女人。“快说,供奉的金珠无缘无故丢失,是不是你拿的。”

‘啪’狠狠一鞭子打下来,跪在地上的女人已经遍体鳞伤,她晃晃悠悠的身子扑通一声倒了下来。

一盆水将她泼醒,又是一鞭子毒打。

“你的嘴还真硬,到底招还是不招。”

浑身湿透的阿玉,头发上的水流淌着,她潺潺弱弱的说:“不是我,不是我……”

“好啊,真是个贱骨头,看我不打死你。”说着扬起手,一鞭子将要挥下,却不料洛殇跑上前,扑在阿玉的身上,为她挡了这一鞭打。

“小姐……”阿玉抓着洛殇的衣服,哭着唤道。

看着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浑身的衣服破烂不堪,满是血痕,洛殇不禁心疼,摸着她的小脸,说:“对不起,害你受苦了。”

“小姐……”

洛殇捂着刚刚被麻三娘毒打后流血的胳膊,转过头对着拿着鞭子耀武扬威的女人说道:“她犯了什么罪,要姑姑下这么重的手?”

站在面前的女人双手环肩,鄙夷的说道:“王府丢失了几颗供奉的金珠,有人瞧见是王妃您的丫头偷了它。”

“哦?那姑姑为何不把那人叫出来当面质问,为何单单审问我得丫头听信一面之词?”

站在两侧中的一个小丫头走上前,恭敬的跪在麻姑脚下。“奴婢亲眼看见是王妃的丫头偷了金珠,昨夜她慌慌张张的走进偏殿,奴婢当时觉得好奇便跟了过去,她只说是替王妃取样东西。想来是王妃吩咐的,奴婢便没仔细过问。”

“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你在撒谎……小姐,我没有,我没有……”阿玉哭着拼命的摇头。

洛殇拍了拍她的肩膀,扶着她的身子柔声说。“我知道。”

麻三娘咳了几声,走过来。“王妃听见了,怎么,还要在这里妨碍奴婢办公吗?”

黑的可以是白的,白的也可以是黑的,如今她们有各种理由栽赃陷害,公道便是在她们的手中。洛殇知道,苦苦挣扎是没有用的,这些人是不讲任何道理的。

她咬着牙,说道:“是我让阿玉去的,是我指使的,与她无关。”

“不是的,小姐,不是的……”跪在地上的阿玉拼命的摇头,她不想小姐再因为自己受苦,她为洛家付出的已经够多了。

在场的奴婢们笑着看这一场好戏,麻三娘更是得意,放好的圈套,果真如愿的钓到她这条大鱼。

“去禀告王爷,就说……就说金珠的事,是王妃指使的。”麻三娘挥了挥手中的鞭子,嘴角带着狠劲儿,往地上啪啪的打了几下,今夜,她便可以替王爷好好出口恶气了。

“是!”

待女婢急匆匆的赶回来,半曲着身子在麻姑身前行礼。

“王爷怎么说?”麻姑迫切的问。

奴婢嘴角上扬,得意的说:“王爷说,盗窃王府金珠乃是重罪,希望姑姑不要念及王妃尊贵的身份,尽管替他好生管教。”

丫鬟的回答正中麻姑的意,看来,王爷是当真恨极了这个女人,那夜床榻缠绵过后,本想着王爷会怜惜她,就此罢手,殊不知,呵……

“好,你回去禀告王爷,奴婢会替他好好管教王妃,绝不会心慈手软。”

刺骨的风,凉飕飕的刮着,深夜的王府,就如同一座地牢,紧紧地锁着她。

麻姑拍打着手中的鞭子,一步一步朝着洛殇走去,嘴角不怀好意的讽笑着,阴狠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女人,说道:“王妃,既然王爷开口了,那么奴婢只有得罪了。”

说着,“啪——”,便是狠狠一鞭子打下来。

顿时女人的半个侧身,单薄的衣服便印出了红红的鲜血,一道长长的污痕,透着狠劲儿,生生的烙在洛殇柔美纤细的身子上。

“小姐……”阿玉抱着洛殇,自从这个女孩儿进王府,便是受着世人难以忍受的痛苦。阿玉知道,她本不该承受这么多无辜的罪恶。

洛殇咬着嘴唇,她很痛,却是仰起头,艰难的笑了笑,又转眼对着麻姑说道:“既然与我的婢女无关,那么还请姑姑将她带走,好生治疗。”

麻姑的一个眼神,身旁的两个丫头,便是将挣扎的阿玉拖走了。

“啪——”又是狠狠的一鞭子,麻姑下手真够狠,不知打了多少下,两侧的丫鬟们甚至最后都不敢抬起头看地上的女人。

女人已经咬破的嘴唇,轻轻的蠕动,却依旧不肯屈服的挺起身子,浑身上下,皮开肉绽,肩膀处的衣服被打的破破烂烂,鲜红的血迸发流下。

终于,她倒在了冰冷坚硬的石地上。

“给我泼醒她!”麻姑喘了几口气,叉着腰喊道。 第四章身旁一个年龄较小的丫鬟唯唯诺诺的端着一盆水,双手略有些颤抖,迈着步子小心翼翼的走上前,看着地上遍体鳞伤的女人,浑身上下皮开肉绽,恐怕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你干什么吃的,没吃饭吗,还是皮痒痒了,快点泼醒她!”麻姑狠戾的目光如同夜叉一般死死盯着她,在告诉她要是不照做,下一鞭子就会打在她的身上。

“是……是……”丫鬟吞了吞口水,未等她举起盆,便已让云袖夺了过去。

一盆水哗啦的倾倒在女人柔弱的身体上,洛殇微微睁开眼睛,她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麻姑却还是没有停手,麻黄的鞭子已经被染成了赤红,只要面前跪着的女人晕倒一次,便泼醒她,继续毒打。

凉水已经不能够让女人缓过来,麻姑便要人去拿来盐水,洛殇只能咬着嘴唇,疼痛让她额头上的汗不停的流。

“姑姑,别打了,再打下去,王妃就没命了。”终于一个年长的丫鬟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在麻姑的耳边小声说。恐生出事端,毕竟她是洛柯的妹妹,太皇太后亲自指婚的王妃,麻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心想要打死洛殇,要是她真的死了,恐怕或多或少对王爷来说,也是不利的。

听见奴婢的话,麻姑这才停了手,将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扔在地上,擦了擦自己的手,生怕脏了她的手指,却依旧不想就此罢休,随后器宇轩昂,冲着地上的女人同下人命令道:“王妃就跪在这里好生反省,天不亮不准起来,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若有违反我指令的人,便同她一样。”

场下的人个个屏息凝气,不敢出声,也不敢抬头,随后都散开了。

轰隆隆的雷声,在洛殇的头上方响起,倾盆大雨倾灌着整个王府,黑沉沉的乌云停留在王府上空,诉说着这天大的冤情。

沉重的雨滴拍打着她,洛殇已经不知身上的痛,她已经麻木,水面上,印出她苍白的小脸儿,没有一丝的血色,浑身湿漉漉的,从上到下,没有一处是好的。她两手紧紧攥着,摒住了呼吸,脸色白的像一张纸。

雨水同冷汗把她的额头、鬓发都湿透了,紧闭的双眼含着泪,瑟瑟抖动的长睫毛在水里浸泡着,紧紧咬着下唇渗出一缕血痕,乌黑的长发滴着水珠散落在肩膀上,她柔弱的身子就这样浸泡在冰冷的雨水中。

天昏地暗,眼前一黑,洛殇倒了下来。

“喂~小东西,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不知那是谁的声音,洛殇就连睁开双眼的力气也没有了,身子蜷缩着,一直瑟瑟发抖。只是朦胧模糊之中,透过湿漉漉的睫毛看见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

“别怕,我带你走。”

他的声音很好听,说着,男人便将她打横抱起……

当她再次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酸痛,洛殇微微抬起胳膊,终究是有气无力的放下。

“小东西,你还真是能睡呢,呵呵~”

浑然不知,房间里怎会有其他人在,还是个男人。

洛殇侧过头,只见坐在桌子前的男人,俊美的轮廓,两叶弯弯的笑眼,正微眯着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对于韩王冷暮飞,洛殇对他没有任何的善意,总觉得这个男人同他的哥哥一样,简而言之,她不想和冷家的任何人有瓜葛。

殊不知,日后,这两个男人,却是乱了她的一生。

冷暮飞听她这么问,有些懊恼的抓了抓散落在肩膀的黑发,他可是在这房间里守了她整整一ye呢。

昨日可是为了她的命惊动了全京师的郎中,最后还是惊动了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将自己贴身御医给派遣过来。

男人双手环肩,翘着二郎腿,不满的说道:“我可是你的恩人。怎么,这么快就想忘恩负义吗?”

他的笑很好看,不像冷邵玉那般阴冷。

“那个人……是你?”洛殇瞪大了眼睛,昨日昏倒之时,却是有个男人救了她,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是韩王。

冷暮飞耸了耸肩膀,一步一步的朝着床上的女人走过去,还没有开口,便已经扑了上去,他一只手拄在女人的头上方,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女人柔柔的发丝,手指透过她柔软的发丝来回穿插。

看着身下的女人挣扎,生怕扯裂她的伤口,只能紧紧的将她禁锢。

洛殇无法动弹,下颚被他擒住,只见他勾起邪魅的嘴角,轻吐道:“不是我,你希望是谁?哥哥吗……”

听到他这么问,刚刚还是挣扎的双眸顿时沉了下来,一如既往的冷漠孤傲中却是透了几分哀伤与悲凉。

昨日,她误以为那个声音会是他,晋王。高大的身影,挺拔的身姿,她以为他是不会看着她死的,可是她错了,他是希望自己死的,他只想要折磨她,只想看着她毫无尊严的跪在他的身前一遍遍祈求。

“怎么不回答?看来是真的,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了哥哥?”冷暮飞依旧笑着,他的笑很随意,很懒散,但是眸子里却多了几分迫切。

洛殇看着他的眉间,有些轻蹙,几分玩味与认真,倒是像极了那个男人。

“你觉得,我会爱上一个日日折磨我侮辱我渴望我死的男人吗?”她微微颤动的睫毛有些湿润,干净的小脸儿带着几分倔强,紫铜色的眼睛如同一汪清水,又带了几丝薄薄的云雾。

她怎么会爱上那个男人,一辈子都不会。

闻言,身上的男人却是笑了,捏着她下颚的手重了几分力道。

“不想谢谢我救了你?这样……是不是很没礼貌?”

“多谢……”洛殇应付的说,想要避开男人的眼睛,他却像是察觉了她的心思。

冷暮飞勾起嘴角,笑的优雅迷人,他挑着眉头看着身下脸色绯红的女人,真是娇羞乖觉。“这样便想打发我?”

“那你想怎样?”

未等洛殇来得及反应,“唔……”

男人早已欺上她的唇,感觉到身下的小女人拼命的挣扎,索性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直到看见她眼角的泪滑落,他才意犹未尽的松开手。

伸出手,想要擦去她眼角的泪,却不想女人抬手便是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冷家的两个男人,一个风靡朝堂,王者之风的堂堂晋王。一个洒脱俊朗,不受任何拘束,尊贵的韩王。战场上从未战败过,有多少女人送上门来,却偏偏挨了同一个女人的巴掌。

传出去,这不是天大的笑话。

冷暮飞冷笑一声,却是阴了脸,刚刚眼里的宠溺暖意全然退去,额头上青丝隐隐约约的闪现,只留了一张再不过的冰冷面庞。

他依旧挂着唇边的笑。“我救了你一命,一个吻算的了什么?你能够满足哥哥满足我一下又有何不可?”

他的一字一句都那么讽刺,果真,冷家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除了会侮辱人,别无其他。

就在此时,‘嘭’的一声,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预览

“参见王爷!”

“参见王爷!”

洛殇看着他,昨夜的屈辱又在脑海中回放了一遍。

“冷邵玉,你到底想怎样?”

男人邪魅的一笑,强行将她扯进怀里,任凭她无力的挣扎,一只臂膀毫不费力的捆着她纤细的身子,在她的耳边轻吐道:“我想……让你生不如死。”

他笑着,那笑容很好看,可为什么这么俊美的容颜下却是这般狠辣的心。

“你记住,在这个王府里,没有你说话的权利,更轮不到你替我教训人,听清楚了吗?”冷邵玉好看的眸子微眯,却是带着冰一样的冷,透彻心扉。

他用力的捏起洛殇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霸道的口吻命令道:“回答我!”

洛殇闭上眼睛,咬着嘴唇回道:“王爷说什么便是什么,王爷让我怎么做我便怎么做。”只要能放过洛家,只要她还活着,还有什么不可。

既然他这么恨自己,如今又嫁到了晋府,哪怕是她无故的死去,也不会有人追究,冷邵玉这样狠心的男人大可一句王妃暴毙,相信任何人也是不敢有任何疑义。

只要她能活着,只要洛家能平安无事,也罢。

男人冷笑一声,松开了她,随后走出后庭。

自从麻姑等人退去,堆在她面前的只有洗不尽的衣服,做不完的活,仿佛这王府的一切琐事都落在了她的头上。

冷邵玉。

只要想到这个男人,洛殇便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这个男人还可恶。

正午的烈日直照在她的头上方,赤烤着大地滚烫滚烫,金碧辉煌的偌大王府,只有她们还在这院子中央暴晒着做苦力。

“小姐,您别洗了,这些活就交给我们,您歇歇吧,这样可怎么受得了~”阿玉虽早已大汗淋漓,却还是不停的劝洛殇停下来歇息。

洛殇摇了摇头,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没关系,我没事,倒是你们,让你们跟着我受苦。”

卓锦大眼睛逛了逛,擦了擦头上的汗。“小姐!卓锦不怕苦,只要有饭吃,就什么都不怕。”

“卓锦!你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吃呢~”旁边的阿玉笑着打趣她,这个丫头,从小无父无母,养在洛家这么多年,倒是养成了一个天真活泼的性子。

洛殇也被她们俩逗得拂起袖子,轻笑。

太阳逐渐的倾斜,直到隐没在城墙的瓦楞上方,天气阴沉起来,这个季节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

“总算洗完了。”卓锦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只听头顶轰隆隆一声震耳欲聋,划破天空,随即一场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雨水倾斜,带着风的强劲,吹摊了满满几架上的衣服。

看着满地沾了泥水的脏衣服,卓锦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痛哭起来。

洛殇仰起头,站在雨中,雨水的淋漓下,她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一件一件的拾起地上的衣服。

长廊中的丫鬟们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不时传来几声嘲笑。而另一侧幽深的拐角处,两个男人倒看在眼里…

“对待这样一个美女都能狠下心来,哥哥当真是无情呢……呵呵~”韩王冷暮飞轻轻地拍打掌中合着的扇子,打趣着身旁的男人。

“…”

冷邵玉没有说话,深邃的眼眸掠过雨中的纤细身影,转身离去。

半响后,阴沉的黑云渐渐地被风吹散,慢慢的退隐而去,天空开始放晴,带着雨后清新的气息萦绕了整个王府。

“小姐,你看,你快看啊~”卓锦一脸欢喜指着瓦楞上的半面天空。

洛殇朝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是彩虹,很美的彩虹。

“没想到晋王府里,也能看见彩虹。”她抱着怀中的衣服,静静的仰望着那道绚丽的风景,随后苦笑了一声,低下了头。

雨后的天气略有微凉,丝丝入骨的风吹着她单薄的湿衣,显得她格外的惹怜。

韩王冷暮飞刚同晋王对弈了一番,此时常败将军的封号算是落实了,这让他很不畅快。本想雨停了,也是时候回去了,经过长亭时,却止了步。

庭院内身穿一袭淡粉纱衣的女人,披着湿漉漉散落腰间的长发,她纤细的身影,穿梭在一排排衣架前。

清风拂过她的脸颊,女人侧脸的轮廓,以及她挽起耳边发丝的动作,让冷暮飞不知不觉的走了过去。

“小东西,我们又见面了。”男人挑了挑眉头,说道。

洛殇抬起头,水亮的眸子看着他,印象中并没有同他见过。“我好像并没有见过你。”

冷暮飞嘴角挂着懒散的笑意,故意的挑逗她说:“可是刚刚我看见你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见过?”

这算什么解释,洛殇拾起地上的衣服,并没有想要同他继续交谈下去。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当今九王爷韩王殿下,也是你男人的亲弟弟。”

见女人没有理睬他,冷暮飞皱了眉头,还真是个高傲的女人,洛家的女人都不怕死的吗?“你可知道得罪了我会有什么下场吗?”

还未等他说完,洛殇不耐烦的转过身,高傲的眸子依旧,扬着脸看着他。“论情理,韩王殿下还是要叫我一声嫂嫂,如今在这里以下犯上,目无尊长。难不成我这个做嫂嫂的还要配合你吗?”

男人再一次扬起嘴角,有意思。“你倒是伶牙俐齿呢,身为王妃却是连下人都不如,你也算是第一人了。”

他的冷嘲热讽,和那个男人一样,冷家的人,果真都是这般模样,从来都不懂得如何尊重人。

洛殇没有再理会他,却不想韩王不依不饶,修身八尺有余,宽厚的胸膛拦在她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冷暮飞耸了耸肩膀,无所事事的样子。

“请你让开!”

“不让!”

他是孩子吗?这般无赖。

看见洛殇要转身,冷暮飞一把将她拽进自己的怀里,嘴角挂着笑,小声耳语道:“我们才有两面之缘,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你放开我!”洛殇被他紧紧的捆在怀里,他的力气太大,又将她禁锢太紧,根本无法挣脱,这个无赖的男人,同他哥哥一样惹人厌弃。

“你放开我!”

“你还没有回答我。”冷暮飞嘴角带着几分玩味的邪笑。

“是,我很讨厌你,你满意了吧!快放开我!”

听见她的话,男人微微顿了下,瞳孔放大,眉头有些紧皱,随后双手捆的便是更紧了,他笑着将脸凑过去,在她的耳垂一侧低声回道:“可惜……本王不满意你的回答。”

正当韩王将脸凑的更近时,只听卓锦气喘吁吁的跑来,边嚷着“小姐~”

男人这才意犹未尽的松开她,临走时,他转过身潇洒的打开扇子,随性地煽动了几下,带着几分淡然的笑邪魅的说道:“下一次遇见,没那么容易逃脱咯……”

冷家的男人,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 从三更天起,她就已经在不停的劳作,一刻也不曾停歇,稍有疏漏,一旁监视的丫鬟便开始大吵大嚷的嘟囔警示。一天下来,现在她手臂酸痛的厉害,像是断了一样,整个人都像没了骨头般涣散。

夜深了,夹杂着浅浅的柔风,门是敞开着的,只见两个丫头端着盘子走过来,进来后,直接将两叠素青的菜和三碗米饭随意地摆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

卓锦满怀心喜就等着可以饱餐一顿,当她兴高采烈的凑上去看到这本子的“佳肴”时,她的脸刷的一下耷拉下来。

“你们给我站住!”

卓锦端起盘子,将鼻子凑上去闻了闻,一脸嫌弃,大声的吼道:“这菜明明已经馊了,你们还拿来给我们吃,到底是什么意思?”

丫鬟轻咳了两声,一脸不屑的解释道:“整个晋王府上上下下除了王爷,大家的饮食都一样,卓锦姑娘若是有不满,大可去同王爷说,奴婢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丫鬟云袖嘛哒着眼睛,高傲的扬着脸蛋,嘴角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心想着,过得明是不如她们这群奴婢,还想挑三拣四,真是可笑。

云袖是晋王府丫头的头头,她已经在晋王府待了多年,按照常理,先帝定下的规矩本来可以有资格做王爷的妾室了,都是因为洛殇,她还要再等上个十年八年。今夜前来,就是想好好奚落她们一番。

“你……”卓锦气的直跺脚。

“麻烦你们了。”洛殇嫣然一笑,妩媚动人,她优雅地拾起筷子轻轻的夹了一口米饭,放入口中,细细的咀嚼,并没有因其而表现的无理取闹。

云袖冷笑一声,收了眼里的恶意的邪笑,走了出去。

“小姐,你看,这明明已经……”卓锦就是不服气,以前在将军府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嘛,如今又干嘛忍气吞声,还要吃这馊了的饭菜。累了一天了,他们晋王府就给唐唐一个王妃吃这个东西,还真是大度!

“好了,饭还是好的,小姐都能忍受的了,你怕什么,快点吃吧。”阿玉端着碗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正当此时,只听一阵敲门声,阿玉起身打开门,门外站着几个年长的姑姑,说是晋王吩咐她们给王妃着装打扮的。

洛殇不知道他又想干嘛,但也只能由着他,反抗只会让自己在这王府中更加难以生存。

她还不能有事,至少现在不能。

待一切梳洗完毕,她便被人送入了月娥阁。

月娥阁,是晋王日夜留宿的地方,这里富丽堂皇而有简洁朴实,单单一个凤栖寝殿便仔细的夺了人的眼球。守卫的侍卫奴才各个都威严踧立,摒息凝气,就连侍女也是生的端庄落落,仪态得体,是别处远不能及的。

不知这里有何名堂。

刚入偏殿,琳琅满目,经过一个长亭,院子里棵棵梧桐树交叉,直冲云霄。

虽说梧桐在王府见得多了,可是每一处都不比这里,这个男人很喜欢梧桐吗?可梧桐那么凄凉,他又为何会喜爱这种植物。

幽径小路满是芬芳,夹藏在百花缭绕之间,更是有上千珠紫色毛茸茸的花枝,盛开在树下,成了一片紫色的花海。洛殇不禁问道:“这是什么花?”

身旁的女婢本不想回答,但顾忌她毕竟有着王妃的名号,只能随口的应答。“回王妃的话,这花名字叫做勿忘我。”

“勿忘我?真是个好听的名字。”洛殇苦笑着。

心道:也是个凄美的名字。

先后经过几个凉亭,泉水涓涓细流,今夜无月,看不清池中的水有多清明,能感受到的只有泉水溅在脚下的冰凉。

直到走过最后一个拱形石门,才看见鹅卵石铺成的小路通往的厢房,上面朱砂琉璃的大字‘月阁居’,很凄清。

“王爷就在里面,你进去吧。”说着,丫鬟们便退下了。

看着鲜红的朱砂大字,洛殇不禁心里顿了顿,却还是攥着裙摆走过去,与其说她是晋王府风风光光嫁来的王妃,倒不如应了那人说的,她就是来还债的物品。

雕刻着精美斑纹的房门‘嗞’的一声拉开,浅浅的沉郁声就从里面传来,她恍惚间顿在门口,室内的烛火照射下,厢房里通明,所以她一眼就清楚的看见房间里桌子前饮酒的男人。

他侧着脸,微微抬起的下巴,深邃具有立体感的精致五官,优美的线条,任何一个角度都展示了他王者的气派。英气的眉,深邃的眼,高挺的鼻,还有他,性感的薄唇,隐隐带着魅惑。

除了完美,再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词语来形容他。

然而今夜的洛殇,只被一群老嬷嬷生拉硬套强行穿上这一件单薄透骨的低胸纱衣,这一路走来,她都觉得胸口大片裸露在外的肌肤发冷。金丝裙摆随着深夜的暖风微微扬起,凸显了她的玲珑剔透,纤细有致的窈窕身段,袅娜的身姿,黑色的发柔顺的依着耳廓落下。

秀美的蛾眉微微蹙起,美丽的水眸,紫铜色水晶般闪亮的双眼,加之惊艳的红唇,她就是一只妩媚的妖物,勾人的妖物。

冷邵玉看着站在门口女人眸子里那抹一如往昔的孤傲,也看得出她秀美容颜里那一抹淡然,菲薄的薄唇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狭长的俊眼射出一道危险的精光,如同打量着猎物。

他的声音冷如冰霜,带着故作的低沉,驾驭着一种凌人的气势,冷冷的说道:“过来!”

洛殇站在原地,顿了顿,还是顺从了他的意,走了过去。

对上男人暗黑的眸子,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神似有似无的游移在她曼妙的身体上,口吻强硬。

“倒酒!”

洛殇优雅的拾起桌子上的酒瓶,挽着袖口,刚要为他倾倒时,却在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猛然间一只手攥住她的手腕,似乎毫不费力就将她的身体强行扯进男人怀里。

男人看着她的错愕,冷笑一声。

随后自己随意的倒了一杯酒,递到她的唇边。

霸道的命令道:“把它喝了。”

洛殇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在故意的羞辱她,玩弄她。她干脆别过脸。

不料他的大掌却是死死的捏住她的下颚,硬是将满满一杯烈酒给她灌了下去。

“咳咳……”洛殇捂着胸口,酒太烈,只觉得嗓子在灼烧,因为挣扎,胸前的纱衣也湿了一大片。

看她略微涨红了的小脸儿,冷邵玉勾了唇角,他忽然起身,一把将她拉扯过来甩在金丝榻上,随后他伟岸的身躯也爬了上去。

他身子微微倾斜,另一只铁壁撑在床的顶部,高大的身子呈弓型,居高临下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洛家的女人,还真是美。”

他浮动着讥讽的唇角,话里奚落的语味十足,高大健壮的身体就压了下来,迫人的气息让人喘不过气,眼眸里强烈的凌然眸光,那么冷。

黑眸下敛,一手紧紧的捏住她的下颚,看她的眼神如同风靡天下的帝王,一阵冷笑,随后而来的粗暴,让洛殇心头一颤,男人撕扯着她胸前的衣襟,没有丝毫的温度。

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洛殇慌乱了起来,孱弱的声音唯诺的响起。“不要......不要这样。你说过,不会碰我的......”

然而,让洛殇意想不到的是,男人下一句的回答,让她觉得这个世上没有比这个男人的嘴更邪恶更让人厌恶的东西。

“呵......本王只想看看洛家的女人究竟有多贱。”

是不是贱到可以费尽心机想要嫁给他而夺走别人的性命。

洛殇耳朵嗡嗡做响,明是不在意他的嘲讽,为什么听到他这么说,身体还是一僵,脸色骤然惨白,如同身处寒风里,全身僵硬不能动弹。

任凭男人撕裂她的衣衫,撕咬着她的身体。两行泪顺着眼角缓缓流下,朦胧了双眼。

他的粗鲁毫无任何温度,这夜,她的痛无法言表。

事后,他面色寒冷,对着她苍白的脸,残忍的话语毫不留情,嗤笑道:“不过尔尔。”

这种羞辱,如同将她赤.裸的摆在他眼前他仍旧不屑一顾,毫无两样。

“冷家的男人也不过如此。”

冷邵玉看着身下的女人,听到她有气无力的话,阴郁的眸子越发沉冷,冰冷可怕,眉宇间满是戾气,比刚才的狰狞还要可怕。

“你说什么?”他近乎怒吼刺痛着女人的耳膜。

“冷家的男人也不过如此!”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

‘啪——’狠狠的一巴掌,响亮的一声便是落在了女人美艳带着汗水疲惫无力的脸上。这一巴掌打的洛殇别过脸,半侧脸上红红的五个指印立即仓肿起来。

男人凌俐的眼眸,狠狠地捏着她的下颚,大拇指玩味儿的略去她唇角的血丝,邪肆道:“别妄想挑战我的底线,这后果你承担不起。”

又是一阵痛苦的折磨,在身上男人的折腾下,洛殇渐渐的昏厥。

她错了,从一开始便错了,这个男人,真的是她无法对抗的……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

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王妃倾城:皇上有喜了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