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谋:帝姑婉柔传小说、权谋:帝姑婉柔传小说无广告

橘虞初梦 古代言情 2020-11-21 11:09:27 0 0

权谋:帝姑婉柔传

权谋:帝姑婉柔传小说、权谋:帝姑婉柔传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29 16:53

字数: 1,027,250

状态: 已完结 49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权谋:帝姑婉柔传小说简介:没有现代记忆的穿越,也不过是让那古代的小女孩染上自己的好斗的性格,杀敌万千名震天下。然而自从进宫为皇后,谁会忽略这么一个绝对的存在?没有人不利用她,她也利用所有人,至高无上的地位背后,是慢慢变成奸邪的眼神和沾满的鲜血的双手···

权谋:帝姑婉柔传小说预览

第一章被遗弃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凌晨,虽然风小了许多,但是战船早已经全部被烧坏,连陆地上安放的营寨都被火焰波及,荆州投降的军士死伤大半,逃走的所剩无几,东吴的战船在周瑜的指挥下终于扫清了战场,而婉柔也早已随着所有人一同登岸。

曹操站在岸边,看见自己的大军已经荡然无存,长长地一声叹息,“若郭奉孝在,孤绝不会到如此窘境!”

身边的张辽说道,“丞相,目下叹息也无法弥补,逃离之士兵和伤员亦皆上岸,我等还是继续前进为上。”

曹操同意,立刻下令继续前行,婉柔还没睡多久,迷迷糊糊骑在马上,天下起了雨,似乎在配合着这样惨败的景象。

婉柔回过头,那位老兵依旧跟在马后不远的地方,婉柔对着他笑了笑,没有说一句话,想对他道谢,但是这样的身份差距这样的气氛下,似乎怎么也说不出口,而那老兵也只是慈祥得笑着回应,似乎看到婉柔安全了他就放心了。

走了很远,探路的士兵回报道,“丞相,前面已到达华容,通过之后便能到达南郡,只是风急雨大,道路泥泞,路途不甚好走。”

曹操瞭望远方,然后说道,“传令下去,让老兵伤兵砍树铺路,以便通行。”

所有的伤兵和老弱兵都按照命令,去周围的树林里砍树劈木,用树枝木块来铺路,婉柔的身后,那位老兵也走到了队伍中,要去收集树枝。

婉柔忍不住喊了一声。“你当真无事?我便向父亲请命让你休息。”

老兵回答道,“公主大人,无甚关系,小人此是为公主大人铺路,小人心中甘愿,而且等退回荆州小人也可以回乡团聚也。”

婉柔点头微笑,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兵的一举一动,看到他手里还抓着香囊,婉柔忍不住也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那个。

雨小了许多,但是地面依旧湿滑,滑倒的人许多,铺的很慢,老兵和伤病员很多,远远看去像一条长蛇顺着道路延伸着,婉柔静静得等待着他们铺好路,而曹操策马慢慢走到前面,凝视着远方,几秒过后,回过头,对着身后骑着马的众人说道,“骑兵队,向前来。”

骑兵队走到前面,排成一排,婉柔不懂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得盯着,就在这时,曹操大声下令,“便是此时!骑兵队开道!”

骑兵们立刻纵马飞奔起来,而那些正在铺路的老弱残兵躲闪不及,全部被马踩死在地上,有的陷进了泥中,哭嚎声回荡着。

婉柔呆住了,继续看着自己的父亲带着随从和大将们紧紧跟上,地已经被无数的尸体填出了道路,而婉柔却迟迟不能让马前行。

“父亲!”婉柔大声得喊了起来,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婉柔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了,只是下了马,冲到了刚才一直盯着的老兵那。

他早已经断气了,身体陷进了泥里,被别人的身体压着,婉柔办不到把他拉出来,看着他手里还紧紧得抓着那个早已经沾满湿泥的香囊,婉柔小心地取下了香囊,然后用手闭上了他的眼睛,默默得流着泪。

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此人•••乃是方才救下公主之人邪?”

婉柔没回头,知道这是张辽的声音。

张辽继续说道,“丞相这般行为,属下亦不知该如何评价,但是公主,我等也该继续前进,不然追兵便要过来。”

婉柔继续抽泣着说道,“我不愿前去,我何处皆不想去。”

心里充满着伤心与愧疚,如果刚才自己坚持让他回来,他就不用死得这么凄惨了,明明马上就能让他见到家人了,明明马上就能见到他的小孙女了,而现在竟然连那句谢谢都无法告知给他了。

张辽认真说道,“目下并非缅怀于伤感之时,此人曾经救过公主,公主应当活下去,才能不辜负此人一番心意。”

张辽稍稍用力,就拉起了婉柔,把她扶上马,立刻加快速度追赶前面的大部队,婉柔一直回头盯着那个老兵死去的地方,一直到看不见,婉柔还呆呆得盯着。

赶上了,一路的死人,婉柔已经无言了,心如死灰,这都是那个自己觉得慈爱的父亲做出来的事,婉柔不能原谅这样的场面,没有和父亲说一句话,看也没看他一眼。

快走出华容道了,探路的士兵报告已经接近南郡的治所江陵,曹操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周围疲惫沮丧不堪的谋士将领们十分不解,问他为什么还笑。

曹操说道,“刘备才智虽然高超,但是计谋还是差孤一大截,换做孤为刘备,早点派兵到此处放火把路阻断,我等纵使不能全军覆灭,也要损失大半。”

话音刚落,后军的探子冲了过来,立刻下马报告,“禀告丞相,刘备带领追兵已接近,顺风放起火。”

曹操轻蔑地笑了一声,“诸位,孤言若何?全军尽速前进。”

撤退完毕,刘备没有在华容道追上曹操一行人,而看到受到接应的曹军大部分已经撤回了南郡,也撤退了。

江陵县内,守城的众将官迎接了曹操和婉柔,婉柔终于看到了许多旧部将领,感觉十分的亲切。

曹仁对着曹操拱手参拜,“主公,一路上辛苦。”又对着婉柔拜道,“殿下亦是辛苦。”

婉柔点头回应,曹操一声叹息,“子孝,孤几乎和你不能相见。”又对着旁边站着的贾诩说道,“文和,当初你劝孤不要出兵,安抚荆州囤积实力,不战而屈东吴之兵,孤不听,以至于遭遇如此大败。”

贾诩立刻回礼,“丞相,目下并非叹息之时,如今我军被东吴打败,朝廷必然震动,反对丞相之人必定会跳上台面,依属下看,丞相现在应当立刻回到许都镇住局面,若各地有反叛,也好平定。”

曹操点头,“文和,你所言无错,孤真是悔恨不听你之言,你这便同孤一起回许都。”又转身,“子孝,你和徐公明守江陵,襄阳孤已让乐进守卫。”

曹仁、徐晃立刻遵命,而曹操又把目光转向婉柔,“节儿,与孤一同回许都。”

婉柔虽然听到父亲的话,但是并不回答,依旧连看也没看他一眼,她不想原谅,也不能原谅,自己的命是那个老兵救下的,但父亲却让他死得如此悲惨,婉柔又紧紧地握着那个脏了的香囊,忍住眼泪。

曹操很是奇怪,又问道,“节儿,为何不答话?”

婉柔听了立刻跑走了,曹操觉得莫名其妙,刚要喊住,旁边的张辽走上前,“丞相,依末将看,还是不要带公主一同离开。”

曹操依旧疑惑,问道,“为何?”

张辽面色纠结说道,“只因刚才在华容道,丞相对待老弱伤病之事•••”

曹操又苦笑了,“的确,对于她而言是有些许残酷。”

张辽接着说道,“也并非完全如丞相所想,只是•••”张辽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一言难尽,总之丞相仍是给公主些许时间适应。”

曹操点头,“也好,子孝、公明,节儿便拜托你二人照顾。”说完,曹操立刻引领着众将士离开了。 第二章逃了一夜都没怎么睡觉,现在的婉柔在府中睡得香甜,虽然只是一晚上没有睡到舒适的床铺,但婉柔却觉得过了很久。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时,婉柔起身,在一旁一直侍候的仆人立刻端上水盆让婉柔洗漱,几案上也立刻放好了食物,婉柔无精打采,也吃的不多,走出了府邸。

这里很像一个大花园,山水树木应有尽有,也许之前也是郡守家人住的地方,庭院里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婉柔只是在树木间走动着,寒冬让这里只是呈现一片灰色,如同映照着婉柔的心情。

找到了一棵枯树面前,婉柔拿起身边的石板,慢慢地挖出了一个小坑,把那个已被奴仆洗干净的香囊埋了进去,想起那晚老兵送给自己香囊的场面,想起老兵期待回家的憧憬,想起有个和自己一样的女孩正在等待着祖父的归来,最后却只能得到他已经去世的消息,让婉柔又默默地抽泣着,那个本让自己觉得敬重的父亲,这时就像一个魔鬼,让婉柔忍不住憎恨。

“殿下,原来在此处。”身后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婉柔回过头,一身蓝袍黑铠,但没有戴着盔帽,原来是曹仁,婉柔立刻站起身行礼。

曹仁看到婉柔只是穿着粉红的轻纱布衣,微微皱起眉头。“殿下路上劳累过度,还是该多休息,如今天气转凉,不应穿着如此单薄衣服在外。”

婉柔行礼道,“婉柔只是略感无聊,到处走动,没有顾及身体,多谢伯父关心。”

看到婉柔的手有灰尘,背后地上又有埋过东西的痕迹,曹仁有点疑惑,问道,“殿下方才在此处作甚?”

婉柔说道,“只是埋藏一个稍有回味之物,此物本为一小女准备,但目下已然不能如愿。”婉柔说着,眼眶又要湿了。

曹仁说道,“莫非她已离世?”

婉柔摇头道,“并非,乃是欲把此物送于她之祖父已离世,而且我亦不能找到此小女,皆是父亲之所为。”

曹仁有些疑惑“孟德所为•••为和殿下要这般说法?”

婉柔忽然快速说道,“父亲杀光所有伤兵老兵!便只为他能逃走!如此残忍手段杀了那般多人!我深恨于他!”

婉柔还是喊了出来,带着哭腔,“我亦恨我自己•••无有所为,只能眼看着他死在面前,想要报答他救命之恩都无办法实现。”

曹仁走了几步,看着那已经被掩埋过的一小块土地,又看了看婉柔紧紧攥着的香囊,虽然不知道当时的场面,但是婉柔的表情已经让他能猜出八九分了,面对这样的一个小女孩,曹仁并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

过了许久,曹仁才说道,“殿下,不必如此动怒,孟德肯定也有他之苦衷,你不应当恨他,也不应当责备自己。”

婉柔继续喊道,“何等苦衷!父亲到最后还大笑未被追上,一点也不愧疚,伯父竟然还帮着诡辩!”

婉柔伸出拳头要打曹仁,但是结果可想而知,曹仁轻松抓住了婉柔的胳膊,面如静水,“此便是殿下心中所谓愤怒与悲伤?当真渺小也。”

轻轻一推,用力刚好,婉柔立刻踉跄后退好几步但却没有跌倒,而曹仁马上拱手拜了一下,为刚才的失礼动作赔罪。

站直了身体又说道,“殿下,若是你未有足够强大之力量和足够坚定之心灵,那你便没有资格去憎恨,亦没有资格去悲伤。”

曹仁走到那堆埋着香囊的土边,蹲坐下来,用力把那松散的土掩埋平整。

“子孝伯父•••”婉柔呆呆地看着曹仁,没想到会被他这样说,愤怒与悲伤的力量吗?的确,自己什么也不会,遇到事情也只能哭哭啼啼,只有靠着别人的帮助,这样的自己,即使愤怒,即使悲伤,也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曹仁把手轻轻放在婉柔的肩膀上,说道,“如今孟德刚被打败,东吴乘胜出兵攻打南郡,殿下既然不愿意回许都,那么便应当坐镇江陵鼓舞士气,若是江陵被攻下,还会有更多此等之事发生。”

“子孝伯父•••”婉柔还是那句呆呆的话,还是那副呆呆的表情,只是心情一下变得复杂起来。

曹仁语重心长,“殿下,殿下要明白自己之身份,殿下是孟德之女,如今此南郡便是以殿下为中心,殿下是三军精神支柱,殿下若是懦弱,众将士也不会有信心打胜仗。”

婉柔沉默了,认真的看着面前的曹仁,虽然以前在家中经常能看到他来作客,虽然现在他的表情也和平常一样十分平静,但是婉柔却从中得到了一股勇气,一份信心。

立刻说道,“正是如此,子孝伯父,不,曹仁将军,我目下命令你,坚守城池挡住东吴。”

曹仁又拱手拜了一下。“是!”

婉柔露出了笑容,“子孝伯父,我亦登上城墙可否,我欲观看敌军。”

曹仁有点为难,但是看到婉柔坚持的表情,曹仁还是同意了。

城墙上,婉柔看到了浩浩荡荡的吴军,在城下安营扎寨,而远处的水面上,那一排排的楼船斗舰虎视眈眈,婉柔看到迎风飘着的“周”字大旗,心里各种感觉纠结在了一起。

转身对曹仁说道,“子孝将军,我亦想穿上盔甲。”

曹仁十分的吃惊。“殿下?”

婉柔没等曹仁继续说,马上说道,“自幼和子文兄长一起练习武术,却从来没有亲临过战场,我如今想试炼自己一番。”

婉柔的脸色十分的平静,虽然心中也有单纯想穿盔甲的愿望,但是想到那些死去的人,想到那个老兵,婉柔心中的仇恨莫名的燃烧起来了。

曹仁还是不放心,“殿下,战场并非儿戏,殿下还未成年,不该如此。”

婉柔鼓起底气说道,“征南将军,我要亲自坐镇督军迎战,难道你想违抗我之命令否?”

曹仁面露难色,“遵命,但请殿下注意安全。”

旁边立刻有人窃窃私语,怎么能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干这样的事,婉柔听到了,看了过去,那几个人立刻停下了说话。

婉柔知道,自己现在这能样,只是因为有父亲的关系,如果不证明自己,不会有人承认的,虽然从小父亲就教自己读兵书文学,自己也和兄长交流过不少,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还是让婉柔心有余悸。

“敌人势大,江陵军心不稳,必须有后援来安定军心,也可以让敌军的士气下降,子孝将军,你立刻派人假装向襄阳郡的乐进大人请求援军,故意弄出动静让东吴发现,让信使被东吴俘虏,告知援军即将来到,我想他们定然会被迷惑。”

婉柔说完,心里忽然没有底,又对着曹仁问道,“子孝将军,你认为此事可行否?”

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吃惊,而曹仁更是停了好几秒没有说出话,“殿下,殿下能有如此想法,主公若是知晓定然会非常高兴。”

婉柔笑了,有点不好意思,“只是忽然便有想法窜入脑中,我亦不知如何原因。”婉柔又想起那几晚睡觉时有过异样感觉,却怎么也体会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第三章曹仁立刻下令求援,传令官刚走,就有探子立刻跑来,“报!禀告公主大人、各位将军,周瑜派甘宁攻打夷陵,甘宁前军刚到就占领了夷陵,益州刘璋部下袭肃率领本部已投降东吴。”

刚说完,徐晃向前一步走到了婉柔和曹仁的面前,“夷陵被夺,南郡通往巴蜀之道路也被东吴切断,我军现在三面被围,徐晃愿意率领一只部队,趁甘宁军心未稳,夺回夷陵。”

婉柔立刻回答道,“公明大人,你所言极是,不过公明大人还是留下守城,我想自己前去。”

曹仁立刻阻拦道,“殿下!不可以如此冒险!”有点生气婉柔这样胡来。

“此乃命令!”婉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许一直被父亲管着,心中那种压抑终于释放了出来。

曹仁拱手参拜,“殿下,若是一定要去,我愿为前部,殿下统领后军接应。”虽然这像是请求,但是曹仁的语气认真到让婉柔无法不同意。

穿上了盔甲,有点沉重的感觉,但是婉柔还是强挺着身板,心中隐隐地激动,又有一种莫名的淡然,害怕并着无畏,婉柔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

到了,夷陵只是一个小城罢了,早已经有甘宁迎战的部队出城,不过也许是没想到曹仁立刻就会带兵前来攻打,迎击的部队行动有点仓促。

婉柔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大喊了起来,“将士们,我便在此处看着诸位出战,务必要胜利!”

虽然声音依旧很小,但是士兵们看到公主亲自坐镇军中,一个个都气势饱满,在鼓声中冲向了敌军。

厮杀声震天动地,尘土飞扬,婉柔策马到了曹仁的身边,看着军士们渐渐把东吴的士兵打退回了城中,婉柔不禁笑了起来。

曹仁立刻下令道,“传令下去,围住夷陵,四面攻打,定要生擒甘宁。”

婉柔轻轻说道,“子孝将军,甘宁十分勇猛,我等一定要小心。”想起了那场水仗,甘宁威武的样子让婉柔心有余悸。

曹仁回应道,“放心,我等军队多过他们,夷陵难守,甘宁不会敢出来。”说完,立刻下了命令,继续攻打。

一连攻打了两天,但还是没有打下,不过城里已经渐渐支持不住了,婉柔忽然喜欢上了这种气氛,鼓舞所有人的士气,思考破敌的方法,指挥战斗的进行。

又到了晚上,婉柔依旧陪着曹仁指挥着攻打夷陵,城墙已经被战火烧得破败不堪,就在所有人觉得即将破城的时候,传令官突然跑到了两人的身边,低头就拜。“报告!周瑜和程普率领大军前来救援,前锋已然打败我军后部,切断我军退路!”

曹仁大吃一惊道,“怎有可能?周瑜难道放弃大营?”

传令回答道,“周瑜留凌统守备,徐将军出城攻打,凌统坚守不出,徐将军兵马不足,不能得胜。”

曹仁皱起眉头,“如此,尽快撤退!”

婉柔听到周瑜来了,紧张地感觉又激起,但是忽然又很想再看一看那张美貌又威严的脸庞,不过曹仁已经下令撤退,并且要求婉柔跟着他一起走,婉柔也知道自己只是小孩子脾气罢了。

陈矫进言道,“将军,可以让骑兵突击东吴部队之阵型,还可以放走一些战马,扰乱贼众之视线。”

曹仁立刻同意,果然周瑜的将士有了稍稍的动摇,而婉柔也随着众人逃离了战场,东吴俘获战马几百,士气高昂,但也许是周瑜意识到不能将战线拉得太长,只在城外驻扎,和曹仁对峙着。

一连几个月下来,周瑜不停攻打,但是曹仁精妙的防守技巧,没有一点破绽,周瑜只得请求孙权再派援军继续攻打。

又一日清晨,城下又一次聚集了大量的士兵,孙权的援军又到了,这次的兵力非常多,周瑜亲自在前部督军,对着城楼大喊,“曹仁,依旧不敢出战否?曹贼已把尔等当作弃子,为何还不投降!”

婉柔听到周瑜这样称呼自己的父亲,十分生气,立刻对着身边的曹仁说道,“子孝将军,当下令出战!”

曹仁立刻阻止道,“不可,如今江陵守军已然不多,敌人士气正旺,若是目下贸然出战,万一有失如何是好!”

婉柔没话说了,任由城下的吴军挑衅着,周瑜看曹仁依旧闭城不出,立刻下令继续攻城,云梯车缓慢地推了过来,架起了长梯靠在城墙上,立刻有士兵开始爬梯想要登上城墙,曹仁率领着将士,不断地从楼上射出弓箭,抽刀砍下刚爬到梯子顶部的士兵的头颅,搬起巨大的石块砸向正在爬梯的士兵,被砸死者不计其数,鲜血染红了城墙和地面,但是吴军仍然没有停止进攻。

忽然传令兵冲了过来,“报告大人,东城徐将军有些难以抵挡,敌人已登城!”

没等曹仁反应,婉柔两眼坚毅,“子孝将军,我带领士兵百人,前去协助公明将军!”

曹仁实在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柔弱女孩的表现,立刻拱手拜道,“殿下如此年轻,竟然有这般胆识和谋略,此乃曹家之幸运,但请殿下注意安全,若是有了闪失,曹仁就算即死也不能向主公请罪。”

婉柔笑了,点头之后立刻带着一百名壮士就向城墙的另外一边跑去,虽然在人群里婉柔只是一个小不点,但是似乎所有人都被婉柔感触了,更加努力地对抗敌军。

东边的城墙已经乱作一团,有两个地方已经失守,吴军源源不断地从下面爬了上来,婉柔立刻大声喊道去帮助徐晃,那百名战士迅速抽刀向前,和城墙上的敌军拼杀起来。

婉柔站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城墙上的敌军并不多,似乎还能控制地住,从梯子爬上来的人却没有停止,婉柔十分着急,忽然看到倒在一边弓箭手的尸体,婉柔跑了过去,拿起了掉在地上的弓箭。

拈弓搭箭,就像以前兄长教给自己的那样吧?婉柔心里琢磨着,但是这是第一次对着人,不再是那些木块,婉柔的心跳得很快,而且这弓也比以前用的难上许多,要耗费更大的力气。

终于摆好了姿势,婉柔喘着粗气,看着互相厮杀在一团的人,婉柔不知道该去对着谁射箭。

又一人将要从梯子爬上城墙,穿着盔甲也不像普通士兵,或许是一名将领,婉柔立刻调转了方向,这次没有迟疑,把弓箭发射了出去,但是手臂还是因为紧张抖了一下,弓箭只是擦中了那名将领的胳膊。

他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反而看到了婉柔,立刻跳到了城楼上,拔出刀,就向婉柔冲了过来。 第四章从没有谁会这样举着凶器对着自己,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要杀自己,婉柔看呆住了,连跑的意识都没有,只是看着恐惧着,那人举起刀,对着婉柔就要砍,而婉柔本能地用手去挡,闭上了眼睛不敢面对下面的一切。

只听一声怒吼道,“贼将休得猖狂!”随着喊声,徐晃冲了过来,一刀劈下,那名将领的头就被砍下了,身体瞬时间停止了要砍婉柔的动作,跪倒下来,然后向前扑倒在了地上。

婉柔跪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脸上身上已经沾满了那人的血浆,面前的人没有脑袋,趴在自己的眼前。

抬起头,徐晃喘着气,看着婉柔,确定她没有事后,又转身继续杀起了敌人,连一句话也没说。

“公明将军•••”婉柔小声地说了出来,拳头一下又握紧了,立刻抓起手边的弓箭站了起来,对着继续爬梯子的人又是一箭,正中,那名士兵惨叫着掉了下去,摔死在了地上。

这是婉柔第一次杀人,但是婉柔却没有任何的纠结和惧怕,如果自己懦弱,如果自己不杀死别人,那么别人就会杀死自己,自己既然承认是军中的一员,不可以再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了。

军士们看到婉柔竟然能杀掉敌人,都十分惊讶,都好像获得了无限的动力,更加的勇猛,不一会就把登上城墙的敌军全部歼灭了,火把从城墙上扔下,云梯车烧着了,吴军爬梯受到了阻碍,而徐晃立刻组织起了新的防御,混乱被平息了。

战斗一直打到了晌午,江陵死伤众多,而吴军死伤太大,不得不暂时的退去,所有人都筋疲力尽,在城墙上休息。

曹仁接过从人递上的手巾,为婉柔擦去了脸上的汗水和血水。“殿下甚是辛苦,我等不能让殿下安心看着敌军被打退,反而让殿下出生入死,实在是罪该万死。”

婉柔站了起来,回礼曹仁,“万不可这般言语,子孝将军统领三军保护婉柔,公明将军亦救过婉柔性命,婉柔感激万分,力量微薄,不能给各位帮助,反而连累他人分心照顾,心里十分惭愧。”

婉柔看了看周围,大部分人都在睡觉,“便让将士们歇息片刻,而且也该进膳也。”

吃过了午饭,沐浴之后,婉柔拒绝了从人交付给自己的轻装,而是又穿起了盔甲,婉柔喜欢这样微微沉重的感觉,就好像兄长陪在自己的身边给予自己勇气。

再一次登上了城墙,军士们已经整装待发,一上午的战斗让大家士气大增,看到了婉柔,也并不是之前的怀疑和否认,而是获得动力的感觉。

随着尘土飞扬,周瑜亲自坐镇中军,统领着大部队朝着江陵又一次进发,婉柔随着所有将领,远远得看着,这无休止的进攻,让人觉得疲惫,这无休止的增援,让人觉得绝望。

众人都看得惊呆,一人忽然说道,“都亭侯大人,我观周瑜军队军容不整,也许是清晨之战斗让他们士气低落,这样不顾一切持续攻打想必他们亦是疲劳万分,如今又勉强迎来,我军以逸待劳,此时正是冲破他们前军之时。”婉柔看了过去,说话那人是曹仁的副将牛金。

曹仁回答道,“虽然如此,但是周瑜手中依旧有几万人马,前军虽然有点急匆,但也有好几千人,江陵士兵已不足一万,又无援军,不可太过冒险。”

牛金听了曹仁的话,有点着急,愤然抱拳说道,“虽然如此,不出城一战是懦夫行为,东吴擅长水战,如今登陆,如同儿戏,卑职愿意率勇士百人,为二位将军与公主大人迎战敌军,至死方休!”

婉柔心里很没底不敢出声,只等曹仁下达命令,不过看到牛金这副热血豪迈的样子,也微微激起了婉柔抵抗的决心,又走到了曹仁的面前,“子孝将军,依婉柔见识便答应牛金将军,然则应当多派人手,毕竟寡不敌众。”

曹仁沉默半晌,终于点了点头,走到牛金的面前,“予你三百人,务必小心,不要莽撞。”

牛金双手抱拳,慨然说道,“遵命!属下必当奋勇杀敌!”拜了婉柔和曹仁,带领着士兵就下了城墙。

城门打开了,牛金带着三百人就杀出城去,东吴的前锋看到了这么少的部队杀到面前,立刻和牛金的部队混战起来。

不一会,周瑜带领的中军也接近了,把那几百人团团围在中间,婉柔在城楼上,看着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心中十分焦急,不停地走来走去。

婉柔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不妙,敌人太多,军士们皆被包围,再不前去救援当要全灭。”

曹仁并不答话,只是深深地呼吸着,目不转睛地盯着混战的人群,的确,那几百人已经濒危了,曹仁戴上了盔帽,大喝左右取马。

一边的陈矫看到曹仁竟然要救牛金,十分惊讶,“都亭侯大人!这般行为当是为何?江陵已然难以抵挡,贼众强盛,牛金率领之百余人已不能打胜,弃之理之应当,而如今都亭侯大人竟要亲自冒险去救?!”

曹仁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看周围的所有人,除了徐晃是目光坚定,其余那些文官武将都是像陈矫那样胆战心惊,曹仁没有任何迟疑,继续带领着亲近的几十名士兵就要下城墙。

婉柔喊住了曹仁,“子孝将军!婉柔亦要前去!”一步向前,心却在颤抖。

曹仁立刻回应道,“此并非儿戏,我已有了必死之心情,但怎能让殿下冒此等生命危险,殿下不可轻忽贵体。”

陈矫等人听了立刻连连称是地附和着,而婉柔却笑着回答道,“我并不惧怕,跟随子孝将军我不会有危险,牛金将军众人亦不会有危险,子孝将军亦不会被那些敌人伤害到,我等都相信将军你能守护住所有人。”那带着孩子气的甜甜微笑,好像这狂躁的战场中的一缕清泉。

曹仁盯着婉柔,没几秒,也露出了微笑,像轻蔑像无奈像坦然,继续带领士兵走了起来。走了几步就开口说道,“殿下,请跟在我之身后,注意安全。”

婉柔的眼睛一下睁得好大,激动冲上心头,立刻追上曹仁,骑上了马。

接过马槊,婉柔发现根本使用不了,“太过沉重,果然婉柔力气太小,还是用短弓,子文兄长当初也言我最多充当马弓手。”婉柔说着,表情有点不甘心。

曹仁点头道,“如此,支援便靠殿下,我必定救出牛金等人让殿下安心。”

说完,曹仁策马飞奔起来,婉柔紧紧跟上,说起来,骑马射箭,早就学过,但是现在实战起来,感觉真的好不一样,婉柔竟然偷偷笑了,因为想到了兄长,如果他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状况,一定会惊讶地合不拢嘴吧。

接近了,那一群人,婉柔看到了自己军队的大旗,立刻搭起了弓箭,朝着围在外面的东吴士兵射去,正中!婉柔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二次拉弓竟然就变得毫不生疏,心情激动万千。

曹仁大喝一声,杀进了重围,举起长枪,一枪就把和牛金正在拼杀的将领刺死,牛金看到了曹仁,十分吃惊,脸上已经被血和灰尘沾满,对着身边的人大呼,“都亭侯大人来救我等也!”说完,又立刻奋勇杀起了敌人。

敌人如翻浪一样滚滚而来,婉柔一直躲在曹仁的背后,不停地对着周围的敌人射箭,迎风飘扬的周字大旗引起了婉柔的注意,顺着看过去,那身铠甲,那张俊美的脸庞,那副从容的表情,是周瑜。

婉柔又想起了他在赤壁打败父亲的场景,想起他称呼父亲为贼,这时候那种心跳与激动完全没有了,只有忿恨,婉柔搭起弓箭,一箭射了过去。

权谋:帝姑婉柔传小说预览

被遗弃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凌晨,虽然风小了许多,但是战船早已经全部被烧坏,连陆地上安放的营寨都被火焰波及,荆州投降的军士死伤大半,逃走的所剩无几,东吴的战船在周瑜的指挥下终于扫清了战场,而婉柔也早已随着所有人一同登岸。

曹操站在岸边,看见自己的大军已经荡然无存,长长地一声叹息,“若郭奉孝在,孤绝不会到如此窘境!”

身边的张辽说道,“丞相,目下叹息也无法弥补,逃离之士兵和伤员亦皆上岸,我等还是继续前进为上。”

曹操同意,立刻下令继续前行,婉柔还没睡多久,迷迷糊糊骑在马上,天下起了雨,似乎在配合着这样惨败的景象。

婉柔回过头,那位老兵依旧跟在马后不远的地方,婉柔对着他笑了笑,没有说一句话,想对他道谢,但是这样的身份差距这样的气氛下,似乎怎么也说不出口,而那老兵也只是慈祥得笑着回应,似乎看到婉柔安全了他就放心了。

走了很远,探路的士兵回报道,“丞相,前面已到达华容,通过之后便能到达南郡,只是风急雨大,道路泥泞,路途不甚好走。”

曹操瞭望远方,然后说道,“传令下去,让老兵伤兵砍树铺路,以便通行。”

所有的伤兵和老弱兵都按照命令,去周围的树林里砍树劈木,用树枝木块来铺路,婉柔的身后,那位老兵也走到了队伍中,要去收集树枝。

婉柔忍不住喊了一声。“你当真无事?我便向父亲请命让你休息。”

老兵回答道,“公主大人,无甚关系,小人此是为公主大人铺路,小人心中甘愿,而且等退回荆州小人也可以回乡团聚也。”

婉柔点头微笑,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兵的一举一动,看到他手里还抓着香囊,婉柔忍不住也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那个。

雨小了许多,但是地面依旧湿滑,滑倒的人许多,铺的很慢,老兵和伤病员很多,远远看去像一条长蛇顺着道路延伸着,婉柔静静得等待着他们铺好路,而曹操策马慢慢走到前面,凝视着远方,几秒过后,回过头,对着身后骑着马的众人说道,“骑兵队,向前来。”

骑兵队走到前面,排成一排,婉柔不懂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得盯着,就在这时,曹操大声下令,“便是此时!骑兵队开道!”

骑兵们立刻纵马飞奔起来,而那些正在铺路的老弱残兵躲闪不及,全部被马踩死在地上,有的陷进了泥中,哭嚎声回荡着。

婉柔呆住了,继续看着自己的父亲带着随从和大将们紧紧跟上,地已经被无数的尸体填出了道路,而婉柔却迟迟不能让马前行。

“父亲!”婉柔大声得喊了起来,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婉柔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了,只是下了马,冲到了刚才一直盯着的老兵那。

他早已经断气了,身体陷进了泥里,被别人的身体压着,婉柔办不到把他拉出来,看着他手里还紧紧得抓着那个早已经沾满湿泥的香囊,婉柔小心地取下了香囊,然后用手闭上了他的眼睛,默默得流着泪。

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此人•••乃是方才救下公主之人邪?”

婉柔没回头,知道这是张辽的声音。

张辽继续说道,“丞相这般行为,属下亦不知该如何评价,但是公主,我等也该继续前进,不然追兵便要过来。”

婉柔继续抽泣着说道,“我不愿前去,我何处皆不想去。”

心里充满着伤心与愧疚,如果刚才自己坚持让他回来,他就不用死得这么凄惨了,明明马上就能让他见到家人了,明明马上就能见到他的小孙女了,而现在竟然连那句谢谢都无法告知给他了。

张辽认真说道,“目下并非缅怀于伤感之时,此人曾经救过公主,公主应当活下去,才能不辜负此人一番心意。”

张辽稍稍用力,就拉起了婉柔,把她扶上马,立刻加快速度追赶前面的大部队,婉柔一直回头盯着那个老兵死去的地方,一直到看不见,婉柔还呆呆得盯着。

赶上了,一路的死人,婉柔已经无言了,心如死灰,这都是那个自己觉得慈爱的父亲做出来的事,婉柔不能原谅这样的场面,没有和父亲说一句话,看也没看他一眼。

快走出华容道了,探路的士兵报告已经接近南郡的治所江陵,曹操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周围疲惫沮丧不堪的谋士将领们十分不解,问他为什么还笑。

曹操说道,“刘备才智虽然高超,但是计谋还是差孤一大截,换做孤为刘备,早点派兵到此处放火把路阻断,我等纵使不能全军覆灭,也要损失大半。”

话音刚落,后军的探子冲了过来,立刻下马报告,“禀告丞相,刘备带领追兵已接近,顺风放起火。”

曹操轻蔑地笑了一声,“诸位,孤言若何?全军尽速前进。”

撤退完毕,刘备没有在华容道追上曹操一行人,而看到受到接应的曹军大部分已经撤回了南郡,也撤退了。

江陵县内,守城的众将官迎接了曹操和婉柔,婉柔终于看到了许多旧部将领,感觉十分的亲切。

曹仁对着曹操拱手参拜,“主公,一路上辛苦。”又对着婉柔拜道,“殿下亦是辛苦。”

婉柔点头回应,曹操一声叹息,“子孝,孤几乎和你不能相见。”又对着旁边站着的贾诩说道,“文和,当初你劝孤不要出兵,安抚荆州囤积实力,不战而屈东吴之兵,孤不听,以至于遭遇如此大败。”

贾诩立刻回礼,“丞相,目下并非叹息之时,如今我军被东吴打败,朝廷必然震动,反对丞相之人必定会跳上台面,依属下看,丞相现在应当立刻回到许都镇住局面,若各地有反叛,也好平定。”

曹操点头,“文和,你所言无错,孤真是悔恨不听你之言,你这便同孤一起回许都。”又转身,“子孝,你和徐公明守江陵,襄阳孤已让乐进守卫。”

曹仁、徐晃立刻遵命,而曹操又把目光转向婉柔,“节儿,与孤一同回许都。”

婉柔虽然听到父亲的话,但是并不回答,依旧连看也没看他一眼,她不想原谅,也不能原谅,自己的命是那个老兵救下的,但父亲却让他死得如此悲惨,婉柔又紧紧地握着那个脏了的香囊,忍住眼泪。

曹操很是奇怪,又问道,“节儿,为何不答话?”

婉柔听了立刻跑走了,曹操觉得莫名其妙,刚要喊住,旁边的张辽走上前,“丞相,依末将看,还是不要带公主一同离开。”

曹操依旧疑惑,问道,“为何?”

张辽面色纠结说道,“只因刚才在华容道,丞相对待老弱伤病之事•••”

曹操又苦笑了,“的确,对于她而言是有些许残酷。”

张辽接着说道,“也并非完全如丞相所想,只是•••”张辽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一言难尽,总之丞相仍是给公主些许时间适应。”

曹操点头,“也好,子孝、公明,节儿便拜托你二人照顾。”说完,曹操立刻引领着众将士离开了。 逃了一夜都没怎么睡觉,现在的婉柔在府中睡得香甜,虽然只是一晚上没有睡到舒适的床铺,但婉柔却觉得过了很久。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时,婉柔起身,在一旁一直侍候的仆人立刻端上水盆让婉柔洗漱,几案上也立刻放好了食物,婉柔无精打采,也吃的不多,走出了府邸。

这里很像一个大花园,山水树木应有尽有,也许之前也是郡守家人住的地方,庭院里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婉柔只是在树木间走动着,寒冬让这里只是呈现一片灰色,如同映照着婉柔的心情。

找到了一棵枯树面前,婉柔拿起身边的石板,慢慢地挖出了一个小坑,把那个已被奴仆洗干净的香囊埋了进去,想起那晚老兵送给自己香囊的场面,想起老兵期待回家的憧憬,想起有个和自己一样的女孩正在等待着祖父的归来,最后却只能得到他已经去世的消息,让婉柔又默默地抽泣着,那个本让自己觉得敬重的父亲,这时就像一个魔鬼,让婉柔忍不住憎恨。

“殿下,原来在此处。”身后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婉柔回过头,一身蓝袍黑铠,但没有戴着盔帽,原来是曹仁,婉柔立刻站起身行礼。

曹仁看到婉柔只是穿着粉红的轻纱布衣,微微皱起眉头。“殿下路上劳累过度,还是该多休息,如今天气转凉,不应穿着如此单薄衣服在外。”

婉柔行礼道,“婉柔只是略感无聊,到处走动,没有顾及身体,多谢伯父关心。”

看到婉柔的手有灰尘,背后地上又有埋过东西的痕迹,曹仁有点疑惑,问道,“殿下方才在此处作甚?”

婉柔说道,“只是埋藏一个稍有回味之物,此物本为一小女准备,但目下已然不能如愿。”婉柔说着,眼眶又要湿了。

曹仁说道,“莫非她已离世?”

婉柔摇头道,“并非,乃是欲把此物送于她之祖父已离世,而且我亦不能找到此小女,皆是父亲之所为。”

曹仁有些疑惑“孟德所为•••为和殿下要这般说法?”

婉柔忽然快速说道,“父亲杀光所有伤兵老兵!便只为他能逃走!如此残忍手段杀了那般多人!我深恨于他!”

婉柔还是喊了出来,带着哭腔,“我亦恨我自己•••无有所为,只能眼看着他死在面前,想要报答他救命之恩都无办法实现。”

曹仁走了几步,看着那已经被掩埋过的一小块土地,又看了看婉柔紧紧攥着的香囊,虽然不知道当时的场面,但是婉柔的表情已经让他能猜出八九分了,面对这样的一个小女孩,曹仁并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

过了许久,曹仁才说道,“殿下,不必如此动怒,孟德肯定也有他之苦衷,你不应当恨他,也不应当责备自己。”

婉柔继续喊道,“何等苦衷!父亲到最后还大笑未被追上,一点也不愧疚,伯父竟然还帮着诡辩!”

婉柔伸出拳头要打曹仁,但是结果可想而知,曹仁轻松抓住了婉柔的胳膊,面如静水,“此便是殿下心中所谓愤怒与悲伤?当真渺小也。”

轻轻一推,用力刚好,婉柔立刻踉跄后退好几步但却没有跌倒,而曹仁马上拱手拜了一下,为刚才的失礼动作赔罪。

站直了身体又说道,“殿下,若是你未有足够强大之力量和足够坚定之心灵,那你便没有资格去憎恨,亦没有资格去悲伤。”

曹仁走到那堆埋着香囊的土边,蹲坐下来,用力把那松散的土掩埋平整。

“子孝伯父•••”婉柔呆呆地看着曹仁,没想到会被他这样说,愤怒与悲伤的力量吗?的确,自己什么也不会,遇到事情也只能哭哭啼啼,只有靠着别人的帮助,这样的自己,即使愤怒,即使悲伤,也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曹仁把手轻轻放在婉柔的肩膀上,说道,“如今孟德刚被打败,东吴乘胜出兵攻打南郡,殿下既然不愿意回许都,那么便应当坐镇江陵鼓舞士气,若是江陵被攻下,还会有更多此等之事发生。”

“子孝伯父•••”婉柔还是那句呆呆的话,还是那副呆呆的表情,只是心情一下变得复杂起来。

曹仁语重心长,“殿下,殿下要明白自己之身份,殿下是孟德之女,如今此南郡便是以殿下为中心,殿下是三军精神支柱,殿下若是懦弱,众将士也不会有信心打胜仗。”

婉柔沉默了,认真的看着面前的曹仁,虽然以前在家中经常能看到他来作客,虽然现在他的表情也和平常一样十分平静,但是婉柔却从中得到了一股勇气,一份信心。

立刻说道,“正是如此,子孝伯父,不,曹仁将军,我目下命令你,坚守城池挡住东吴。”

曹仁又拱手拜了一下。“是!”

婉柔露出了笑容,“子孝伯父,我亦登上城墙可否,我欲观看敌军。”

曹仁有点为难,但是看到婉柔坚持的表情,曹仁还是同意了。

城墙上,婉柔看到了浩浩荡荡的吴军,在城下安营扎寨,而远处的水面上,那一排排的楼船斗舰虎视眈眈,婉柔看到迎风飘着的“周”字大旗,心里各种感觉纠结在了一起。

转身对曹仁说道,“子孝将军,我亦想穿上盔甲。”

曹仁十分的吃惊。“殿下?”

婉柔没等曹仁继续说,马上说道,“自幼和子文兄长一起练习武术,却从来没有亲临过战场,我如今想试炼自己一番。”

婉柔的脸色十分的平静,虽然心中也有单纯想穿盔甲的愿望,但是想到那些死去的人,想到那个老兵,婉柔心中的仇恨莫名的燃烧起来了。

曹仁还是不放心,“殿下,战场并非儿戏,殿下还未成年,不该如此。”

婉柔鼓起底气说道,“征南将军,我要亲自坐镇督军迎战,难道你想违抗我之命令否?”

曹仁面露难色,“遵命,但请殿下注意安全。”

旁边立刻有人窃窃私语,怎么能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干这样的事,婉柔听到了,看了过去,那几个人立刻停下了说话。

婉柔知道,自己现在这能样,只是因为有父亲的关系,如果不证明自己,不会有人承认的,虽然从小父亲就教自己读兵书文学,自己也和兄长交流过不少,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还是让婉柔心有余悸。

“敌人势大,江陵军心不稳,必须有后援来安定军心,也可以让敌军的士气下降,子孝将军,你立刻派人假装向襄阳郡的乐进大人请求援军,故意弄出动静让东吴发现,让信使被东吴俘虏,告知援军即将来到,我想他们定然会被迷惑。”

婉柔说完,心里忽然没有底,又对着曹仁问道,“子孝将军,你认为此事可行否?”

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吃惊,而曹仁更是停了好几秒没有说出话,“殿下,殿下能有如此想法,主公若是知晓定然会非常高兴。”

婉柔笑了,有点不好意思,“只是忽然便有想法窜入脑中,我亦不知如何原因。”婉柔又想起那几晚睡觉时有过异样感觉,却怎么也体会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权谋:帝姑婉柔传

权谋:帝姑婉柔传

权谋:帝姑婉柔传

权谋:帝姑婉柔传

权谋:帝姑婉柔传

权谋:帝姑婉柔传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权谋:帝姑婉柔传小说、权谋:帝姑婉柔传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