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情:君凤缘孽小说、寰宇情:君凤缘孽小说在线阅读

红尘 古代言情 2020-11-21 11:08:20 0 0

寰宇情:君凤缘孽

寰宇情:君凤缘孽小说、寰宇情:君凤缘孽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6-20 16:46

字数: 1,007,807

状态: 已完结 358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寰宇情:君凤缘孽小说简介:初见,她绝代风华,一眼万年。重遇,她艳压群芳,一夜成名。

身为帝王,他却只为她倾心,从此独宠于后宫。身为臣子,他虽为她而痴,却只能暗中相护。

她利用帝王之恩,迷惑臣子之心,只为那被历史掩埋的国仇家恨。

当事实的真相残忍的在她眼前铺开,他们又该何去何从?是守护真爱,还是为国弃爱?

而她,是回报他们的真情,还是坚持自己的信念?

这一段情感的纠葛,是命中注定,还是孽缘所致?亦或是精心的布局?

寰宇情:君凤缘孽小说预览

第一章柳苡晴跃入清池之后,一抹黑影紧随而下,拽住柳苡晴的胳膊就要往上拉。

“你这是做什么!”见到柳苡晴不顺从反挣扎开来,墨瑾之言语之中无可抑制的带了些许怒意,眉目也是一片凌厉之色。

“放开我!”柳苡晴拨开墨瑾之的手,将身子沉入清池之中,口中似命令道。

墨瑾之一愣,不知是因为柳苡晴的语气还是因为感受到了柳苡晴身上不寻常的温度。很快,墨瑾之回过神将柳苡晴靠在池边的身子揽了过来,靠在了自己身上。

墨瑾之身上的凉意让柳苡晴有瞬间的清醒,可燥热的身子眷恋着那分凉意,丝毫不想离开。

冰凉的池水之下,身子的燥热慢慢的褪去,院中只剩下了柳苡晴和墨瑾之,吹雪在墨瑾之进来之时早退出了院外守候着。

柳苡晴轻轻推了推墨瑾之,打破许久的宁静。

墨瑾之本放置在柳苡晴腰间以作固定的手在此刻看来很是尴尬,察觉到柳苡晴身子已经渐渐恢复,另一手放在嘴边清咳了声,就着拥着她的姿势将她提到了岸上。

听闻到院内动静的吹雪拿着早备好的衣物进入了屋内,正准备伺候柳苡晴梳洗,却被墨瑾之屏退了下去。

吹雪担忧的看了柳苡晴一眼,将衣物放置在床旁,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浑身湿透的柳苡晴略显不自在的站在墨瑾之的面前,本来顺滑的纱衣已经被水浸湿紧紧的贴在那具年轻妙曼的身体上,腰间的丝带也在水中慢慢泡开,脖颈处的衣物已滑落至纤细的锁骨处,若隐若现的雪肌更是显得万分诱人。

柳苡晴慌张的拉住滑下的衣物,似羞似怒般的看着墨瑾之。

墨瑾之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态,清咳一声,扭过头不再看身边人的姿态。拉住柳苡晴的手却没松开,另一只手,从后面覆上了柳苡晴的后背。

柳苡晴感应到墨瑾之的动作,正要挣扎,却感受到一股暖流在周身流动,身上冰冷的感觉也随着这股暖流的运作慢慢的缓解,不由得放弃挣扎,一双桃花眼缓缓闭上,享受着这安逸舒服的感觉。

柳苡晴感觉到身体里一股暖流在流窜,舒服的轻yin声溢出了口,却不想被墨瑾之皆数看在眼里。墨瑾之收回手中的内力,似笑非笑的看着柳苡晴。

柳苡晴似乎是感受到了墨瑾之的目光,似嗔似怒般的看着墨瑾之,“今日多谢墨公子了,只是外衣潮冷,不益于身,烦请墨公子退避片刻。”

“好。”并没有其他的言辞,简短的应了声便步了出去。

看着衣袍上还低着水珠的伟岸背影,柳苡晴瘪了瘪嘴,她一个初次出远门的小女子能与谁结上怨?此事恐怕八成是与这男人有扯不清的关系!

温青山此时正在距柳苡晴院子不远的地方不安的渡来渡去,墨旭之急急忙忙的跑去想墨瑾之求救,他就感觉到出事了,可墨旭之却缄口不言,他也只能在这焦急等待着!

远远的看到墨瑾之从柳苡晴的院子中出来,浑身还是湿透的,温青山脑中闪过一抹不详的预感,难道,事没成?

还未等温青山琢磨出一二来,却见到墨瑾之稳步朝着自己走来,温青山脸色一白,强撑着颤抖发软的双腿,向前迎接。

“噗通”一声,强撑着走近的温青山还未说话,便在距墨瑾之两米远的地方跪了下来,头伏着地,身躯颤抖着,嗫嚅着嘴唇说不出话来,更不敢去看墨瑾之的神色。

低沉的气压在两人之间旋着,墨瑾之冷冷的盯着伏地不起的温青山。

“温大人,可是忘了自己的本分。”良久,墨瑾之终于开口,平淡的一句话却让温青山更是冷汗涔涔直流而下。

“下官不敢下官不敢!下官再也不敢了!”温青山口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头似是无知觉般高频率的磕在小石子上,身上的内衫早已汗湿。

墨瑾之甩袍转身离去,并没有发落了温青山,只是这样的沉默却更叫人害怕。温青山在墨瑾之离去之后,瘫软在地,再没一丝气力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一处隐秘的竹林之中,隐约可见两个人影伫立在林中,映着透过来的月光,将身子拖得很长。

“此番可有试出什么?”其中一个抬头看向那轮弯月,神色晦深莫测。

“如此短暂的时间能试探出些什么来!谁能料到她会突然中了药,真真吓住了我!”另一人有些埋怨的吐槽道,没有前者的严肃,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林中的两人正是墨瑾之和墨旭之两人,此刻墨瑾之早已换上了一身干爽衣袍,唯独不变的还是那幽深的墨色。

墨瑾之轻睨了墨旭之一眼,看着月色陷入了沉思。

墨旭之看着墨瑾之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一手掐上下巴,学着墨瑾之的神色道:“不过,我倒觉得这女子不简单!无甚依据,只是直觉!”

墨瑾之似是鄙夷的看了墨旭之一眼,随后抬步往回走,再不理会后面大嚷的墨旭之。 第二章第二日一大早,柳苡晴一行人辞别温州知府踏上了新途。

车内,柳苡晴低眉敛目坐在一侧,心中却另有打算。抬眸看向另一侧的墨瑾之,却发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柳苡晴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颊,眨眨星眸无辜且疑惑的看着墨瑾之。

墨瑾之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意,一手握拳放在唇边稍加掩饰,“昨夜,柳姑娘睡得可好?”

柳苡晴一愣,随即恍然领悟般清醒过来,脸上却突然染上一抹红晕,口中却状若淡然的应了一声。

“昨日,多谢墨公子。”许久,柳苡晴带着些不自然的道,唯有脸上的那抹红晕暴露了她此刻的心境。

“无碍。”气氛再次陷入一片静默,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马车突然停顿下来,柳苡晴身子不自觉的往前倾去,被墨瑾之一把拉了回来,顺手将柳苡晴的红唇封住。

“来者何人!”莫一走上前去,腰间佩剑早已出鞘,直至前方。

墨瑾之轻挑车帘,顺着那一丝空隙,柳苡晴也得以看清楚前方的状况。马车的正前方,立着三匹高头大马,其中正中间的,正是墨旭之,左侧便是刚刚那出声的男子,右侧男子神色微冷,柳苡晴一路以来,也不见他开口说过话。

而挡住她们去路的,乃是一群黑衣人。这群人,皆以黑纱蒙面,从头到脚,除了一双眼睛外,其他尽数隐藏在黑布之下。这群人,人数足足比他们多出了一倍之多,手持刚冷武器,肃杀之气毕现。

随从的队伍瞬间慌乱了起来,他们只不过是充当热闹的队伍,何曾见过这样的大场面。

“来取尔等性命的人!”对方带头的黑衣人冰冷的说出这句话,随后带着一众黑衣人冲了过来。

“那就要看你够不够格!”莫一神色一冷,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毫不畏惧的迎向那些黑衣人。

“莫怕。”一个坚定且浑厚的声音从柳苡晴头上传来,柳苡晴条件反射般抬起头,却见到墨瑾之那张刚毅的脸上散发着无情和狠绝,直盯着那些黑衣人,大掌却一直握住她的手。

柳苡晴瘪瘪嘴,想把手挣脱出来,既然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又敢在这里耍流氓了?可墨瑾之的力道却超乎了她的想象,扭动许久无果,只得作罢,继续观战。

血腥的厮杀在眼前上演,对方的实力不弱,且人数以绝对性的优势压倒他们,虽然墨旭之带领莫一等人奋力抗敌,可还是有不少黑衣人钻到后方的队伍之中,甚至有几个人直逼马车而来,那些随从更是慌张,场面一时混乱无比。

“找死!”墨瑾之看着冲向马车的几个黑衣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寒气,将柳苡晴往车内一推,自己闪身出了马车。

墨瑾之冲出马车的一霎,接近马车的几个黑衣人纷纷倒下,一招毙命!

解决了旁边的几个黑衣人,墨瑾之冲向前方的战场,战况因为墨瑾之的加入而有所转变。而吹雪,在墨瑾之出了马车的一瞬,钻进了马车坐到了柳苡晴身边。

可是下一秒,从上而下的一股剑气将马车劈了个四分五裂,吹雪眼明手快的将柳苡晴带出了马车,才躲开了这当头一劈。

另外两个黑衣人见此一幕,飞身过来缠住吹雪,而另一个,则攻向了柳苡晴!

柳苡晴向后急退几步,可后面就是报废的车架,已是避无可避!

“小姐,快躲开!”吹雪在不远处叫喊道,想脱身过来救柳苡晴却被两个黑衣人缠的死死的。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就被一个黑衣人砍伤,身上见了血。

正当走投无路之时,柳苡晴伏身在马车上,避开要害,准备承受这一剑之时,攻击柳苡晴的黑衣人的手却突然软了下来,那软剑毫无预兆的掉落在柳苡晴背上!

虽然身上重重的挨了一下,却不至于被刺伤那么严重。而那攻击柳苡晴的黑衣人,腕间动脉上赫然盯着一颗铆钉,暗红色的血液喷射而出,征愣了三秒,随后“嘭咚”一声倒在地上。

而使这暗器之人,正是离柳苡晴百步开外的墨瑾之!将铆钉使出之后,周身防备松懈几分,被周身的黑衣人寻了空,一剑刺在墨衣男子的左臂之上。 第三章“三哥!”

“主子!”

两声大呼将柳苡晴的注意力引向混战的方向,只见墨瑾之一脚飞向刺伤自己的黑衣人的胸口,刺在臂上的剑也随之撤出,空气中漫扬着连串的血花。

围攻墨瑾之的几个黑衣人似乎被墨瑾之狠绝的气势吓住,征愣几秒,看着胸口中招的黑衣人倒地不起,随后反应过来,齐齐再次攻向墨瑾之。

在一旁观望的柳苡晴眉间不自觉的皱起,黑衣人个个来者不善,单凭墨瑾之现在的状态,恐怕过不了多久便会落于下风。

虽然此行目的便是他,在这解决了自然省力得多。可他毕竟是为救自己而受伤,她此生从未欠过别人,更不想欠他!看着已然负伤的吹雪,心中决心已下,既然如此,那便两不相帮吧。

不管输赢,皆是时也运也命也!

果不出柳苡晴所料,墨瑾之手上的伤口一直血流不止,脸上血色慢慢褪去,渐显不敌之色。

墨旭之和莫一等人焦急,可片刻也脱不开身,手中招式也渐渐凌乱,形势开始往黑衣人一边倒。

围攻墨瑾之的几个黑衣人交换了眼神,分散开来从墨瑾之的四周展开攻击,让墨瑾之的应对更是吃力。

感觉到墨瑾之的力不从心,眼前的黑衣人顺势虚晃一招,扭转剑身攻向墨瑾之的要害之处。

“咻咻咻”三声,墨瑾之身边的三个眼见着就要得手的黑衣人被三支金漆涂身的箭刺中心脏,当场毙命。

柳苡晴的手倏地抓紧马车的凭栏,眼神一凛,好箭法!能够一举将三个不同方位的人一招毙命,此人绝不可小觑!

另一头,一大群官兵在一个身穿金色盔甲身骑黑马的将军的带领下,气势昂扬的往这边冲过来。而那金甲将军,一手举弓过头向墨瑾之挥舞着,还一边以那分贝十足的嗓音大嚷着:“皇上!我们来了!!!”

而那些黑衣人,看着冲过来的人马,脸色齐齐变色,匆忙撤退而去。

一瞬间,唯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彰显着方才的生死一刻。

墨旭之在看到金甲将军的片刻,松了口气,可没过几秒,那口气便又提了上来,对墨瑾之投去怜悯之色。

金甲将军快马急鞭跑到墨瑾之身边,身子从黑马身上飞驰而下,跪在两步之外。

“属下参见皇上!属下救驾来迟,请皇上降罪!”金甲将军一脸的络腮胡,嗓门震慑半边天,脸上的胡子随着他说话一抖一抖,煞是可爱。

莫一走向墨瑾之身旁,从身上撕下一块衣角扎在墨瑾之伤口处为他止血。

而另一边,墨旭之几步跑到金甲男子身边,一脚踢向金甲男子那健硕的胸膛,“金麦郎!你眼里就只有你的皇上,可曾还有我这个王爷了!啊!”

面对墨旭之的质问,金麦郎嗫嚅了嘴唇,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不安的眼神四处巡视着,独独不敢迎视墨旭之的视线。凭空承受了墨旭之的一脚,身形却丝毫没有晃动,似乎已然没有了痛觉神经。

墨旭之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金麦郎,还想再动脚,可看到金麦郎那虎背熊腰的身姿,犹豫再三,终是放弃了再动手的想法,转身走向墨瑾之。

金麦郎看着墨旭之的背影,摸着后脑勺嘿嘿一笑,站起身来抖了抖身上的肌肉,跟随在墨旭之身后。

也不知墨瑾之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么一个极品来,箭法自是极好,可情商实在是致命的伤。对墨瑾之简直是言听计从,对于其他人,只要认定是自己人,便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简直就是个榆木疙瘩。

墨瑾之的手臂虽然被莫一包扎起来,可那涔涔流出的血液似乎并没有止住的迹象,滴答滴答的从衣角滴落。

对于强敌,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所畏惧,可面对这伤口,众人却是束手无策。这方圆五里,可都没有人烟,若是找大夫,恐怕墨瑾之也是凶多吉少了。

“我……略通药理,可否让我一试?”一个娇柔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吹雪搀着柳苡晴走向众人围绕的地方,柳苡晴直盯着墨瑾之的伤口,抬眸看向墨瑾之。 第四章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却没有一人应话。柳苡晴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还未到达让他们信任的地步。

“让她过来。”墨瑾之定定的看着柳苡晴,虽然伤势未定,可脸上一片淡然,坚定的道。

众人纷纷让路,莫一却没有放开墨瑾之的手臂,迟疑的看向柳苡晴,欲言又止。

墨瑾之淡淡的扫了莫一一眼,脸色虽然带着苍白,可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威严丝毫不弱。莫一低下头来,终是不再犹豫,为柳苡晴让开一条路。

柳苡晴用从莫一身上撕下来的另一条布条扎住伤口上方,果不其然,那源源不断流出来的鲜血慢慢的细弱了下来。虽然没有完全止住,但是相较之前已经好了太多。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尽早启程寻医吧。”柳苡晴用一条长布条扎上结将墨瑾之受伤的手吊在胸前,颇显淡定的道,而那紧握吹雪的手,似乎又在掩藏着紧张。

“柳姑娘似乎懂得不少?吹雪姑娘更是深藏不露啊!”看着柳苡晴有条不紊的动作,墨瑾之紧盯着柳苡晴,似询问似试探。

本已转身的柳苡晴听到墨瑾之的问话,转身福了福身道:“在家之时爹爹教过,叫各位看笑话了。”说罢看向吹雪,“吹雪乃是爹爹特地为我挑选的贴身侍女,本意便是护我周全罢了。”

墨瑾之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似幽潭一般的双眸依然盯着柳苡晴,深邃而神秘。

整理了随行队伍,一行人匆匆赶往下一个驿站。马车已毁,吹雪有武功底子,便由她带着柳苡晴乘坐一马。

自从遇袭之后,墨瑾之等一行人再不复之前的悠闲之态,带着柳苡晴快马加鞭的赶往京城,一路倒也平安无事。

抵达京城之后,墨瑾之并没有直接入宫,而是在近郊的一家客栈留宿了下来。

浩浩荡荡的一队人马实在太过张扬,所以那些随从以及官兵都被墨瑾之潜往郊外的小树林中过夜。留在客栈的,不过墨瑾之的几个近卫以及柳苡晴几人罢了。

这一路而来,柳苡晴可谓是真正见识到了金麦郎厉害之处,也终于懂了为何墨旭之会用怜悯的眼光看墨瑾之了。就算是什么都不懂也就罢了,偏偏这金麦郎碰见任何物事都是一番好奇宝宝的模样,还偏偏只缠着墨瑾之一人打破砂锅问到底,不知让墨旭之看了多少笑话。也不知墨瑾之如此焦急的回宫究竟是确有要事还是受不了金麦郎的纠缠。

在客栈停留了两日,这两日以来,墨瑾之倒是整日莳花弄草,可墨旭之和金麦郎倒不见了踪影,直至墨瑾之吩咐启程回宫,也不见两人回来。

召回了一大队人马,不知从哪整出来一辆豪华的马车,携着柳苡晴浩浩荡荡的回宫去。

到了宫门口,也不见有人阻拦,一路畅行无阻,直奔宫内而去。

马车经过之处,一队队守卫叩首朝拜,三呼万岁,一声大过一声,颇有气震山河之势。

墨瑾之端坐在马车里座,淡然的接受守门士兵的朝拜。看着柳苡晴悄然看向车外,幽眸中闪现过一抹探究,终是没有再开口。

马车停顿之处,已是内宫大门,莫一为墨瑾之打开车门,迎了墨瑾之下去,随后而来的吹雪也搀着柳苡晴跟随在侧。

“微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马车前跪着一大群身穿官服的大臣,按照官级品阶依次而立。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继续往内,大臣之后,站着后宫的众位妃嫔,以皇后为首,依次而列。

“都平身吧!”墨瑾之站在众妃之前,转身大掌一挥,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倾然而出。似乎任何人在他的面前,都显得无比渺小,世界都成了他的主宰!

“谢皇上。”再次叩拜之后,齐齐站起身来,浩荡之势无法忽视。

“朕出巡以来,众位卿家忠心效国,替朕分忧国事,朕甚感欣慰。王帛……”墨瑾之神色平静,叫唤道。

“老奴在……”一个扯着公鸭嗓的公公应声道,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迎诸位大人前往议政殿。”吩咐好之后,没有片刻的停留,转身走到一身正黄色宫装的皇后面前。

后面传来王帛一声‘喳’,依然不变的公鸭嗓对诸位大臣道:“请各位大人碎咱家来吧。”虽然只是一个奴才,可语气丝毫没有惧怕恭敬之意,一派公事公办的态度。

“近日来有劳皇后了。”慰问完前臣,对于这后宫之主,总是不能落下的。

“皇上言重了,臣妾所做都乃份内之事,且宫内姐妹皆相处融洽,实在是没臣妾什么事。”皇后再次福身,仪态端庄,贤良淑德风范尽显。

墨瑾之淡淡的应了一声,带头先往内宫而去。而柳苡晴,则跟随着后宫众人一齐往皇后所居住的青鸾殿而去。

寰宇情:君凤缘孽小说预览

柳苡晴跃入清池之后,一抹黑影紧随而下,拽住柳苡晴的胳膊就要往上拉。

“你这是做什么!”见到柳苡晴不顺从反挣扎开来,墨瑾之言语之中无可抑制的带了些许怒意,眉目也是一片凌厉之色。

“放开我!”柳苡晴拨开墨瑾之的手,将身子沉入清池之中,口中似命令道。

墨瑾之一愣,不知是因为柳苡晴的语气还是因为感受到了柳苡晴身上不寻常的温度。很快,墨瑾之回过神将柳苡晴靠在池边的身子揽了过来,靠在了自己身上。

墨瑾之身上的凉意让柳苡晴有瞬间的清醒,可燥热的身子眷恋着那分凉意,丝毫不想离开。

冰凉的池水之下,身子的燥热慢慢的褪去,院中只剩下了柳苡晴和墨瑾之,吹雪在墨瑾之进来之时早退出了院外守候着。

柳苡晴轻轻推了推墨瑾之,打破许久的宁静。

墨瑾之本放置在柳苡晴腰间以作固定的手在此刻看来很是尴尬,察觉到柳苡晴身子已经渐渐恢复,另一手放在嘴边清咳了声,就着拥着她的姿势将她提到了岸上。

听闻到院内动静的吹雪拿着早备好的衣物进入了屋内,正准备伺候柳苡晴梳洗,却被墨瑾之屏退了下去。

吹雪担忧的看了柳苡晴一眼,将衣物放置在床旁,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浑身湿透的柳苡晴略显不自在的站在墨瑾之的面前,本来顺滑的纱衣已经被水浸湿紧紧的贴在那具年轻妙曼的身体上,腰间的丝带也在水中慢慢泡开,脖颈处的衣物已滑落至纤细的锁骨处,若隐若现的雪肌更是显得万分诱人。

柳苡晴慌张的拉住滑下的衣物,似羞似怒般的看着墨瑾之。

墨瑾之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态,清咳一声,扭过头不再看身边人的姿态。拉住柳苡晴的手却没松开,另一只手,从后面覆上了柳苡晴的后背。

柳苡晴感应到墨瑾之的动作,正要挣扎,却感受到一股暖流在周身流动,身上冰冷的感觉也随着这股暖流的运作慢慢的缓解,不由得放弃挣扎,一双桃花眼缓缓闭上,享受着这安逸舒服的感觉。

柳苡晴感觉到身体里一股暖流在流窜,舒服的轻yin声溢出了口,却不想被墨瑾之皆数看在眼里。墨瑾之收回手中的内力,似笑非笑的看着柳苡晴。

柳苡晴似乎是感受到了墨瑾之的目光,似嗔似怒般的看着墨瑾之,“今日多谢墨公子了,只是外衣潮冷,不益于身,烦请墨公子退避片刻。”

“好。”并没有其他的言辞,简短的应了声便步了出去。

看着衣袍上还低着水珠的伟岸背影,柳苡晴瘪了瘪嘴,她一个初次出远门的小女子能与谁结上怨?此事恐怕八成是与这男人有扯不清的关系!

温青山此时正在距柳苡晴院子不远的地方不安的渡来渡去,墨旭之急急忙忙的跑去想墨瑾之求救,他就感觉到出事了,可墨旭之却缄口不言,他也只能在这焦急等待着!

远远的看到墨瑾之从柳苡晴的院子中出来,浑身还是湿透的,温青山脑中闪过一抹不详的预感,难道,事没成?

还未等温青山琢磨出一二来,却见到墨瑾之稳步朝着自己走来,温青山脸色一白,强撑着颤抖发软的双腿,向前迎接。

“噗通”一声,强撑着走近的温青山还未说话,便在距墨瑾之两米远的地方跪了下来,头伏着地,身躯颤抖着,嗫嚅着嘴唇说不出话来,更不敢去看墨瑾之的神色。

低沉的气压在两人之间旋着,墨瑾之冷冷的盯着伏地不起的温青山。

“温大人,可是忘了自己的本分。”良久,墨瑾之终于开口,平淡的一句话却让温青山更是冷汗涔涔直流而下。

“下官不敢下官不敢!下官再也不敢了!”温青山口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头似是无知觉般高频率的磕在小石子上,身上的内衫早已汗湿。

墨瑾之甩袍转身离去,并没有发落了温青山,只是这样的沉默却更叫人害怕。温青山在墨瑾之离去之后,瘫软在地,再没一丝气力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一处隐秘的竹林之中,隐约可见两个人影伫立在林中,映着透过来的月光,将身子拖得很长。

“此番可有试出什么?”其中一个抬头看向那轮弯月,神色晦深莫测。

“如此短暂的时间能试探出些什么来!谁能料到她会突然中了药,真真吓住了我!”另一人有些埋怨的吐槽道,没有前者的严肃,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林中的两人正是墨瑾之和墨旭之两人,此刻墨瑾之早已换上了一身干爽衣袍,唯独不变的还是那幽深的墨色。

墨瑾之轻睨了墨旭之一眼,看着月色陷入了沉思。

墨旭之看着墨瑾之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一手掐上下巴,学着墨瑾之的神色道:“不过,我倒觉得这女子不简单!无甚依据,只是直觉!”

墨瑾之似是鄙夷的看了墨旭之一眼,随后抬步往回走,再不理会后面大嚷的墨旭之。 第二日一大早,柳苡晴一行人辞别温州知府踏上了新途。

车内,柳苡晴低眉敛目坐在一侧,心中却另有打算。抬眸看向另一侧的墨瑾之,却发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柳苡晴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颊,眨眨星眸无辜且疑惑的看着墨瑾之。

墨瑾之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意,一手握拳放在唇边稍加掩饰,“昨夜,柳姑娘睡得可好?”

柳苡晴一愣,随即恍然领悟般清醒过来,脸上却突然染上一抹红晕,口中却状若淡然的应了一声。

“昨日,多谢墨公子。”许久,柳苡晴带着些不自然的道,唯有脸上的那抹红晕暴露了她此刻的心境。

“无碍。”气氛再次陷入一片静默,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马车突然停顿下来,柳苡晴身子不自觉的往前倾去,被墨瑾之一把拉了回来,顺手将柳苡晴的红唇封住。

“来者何人!”莫一走上前去,腰间佩剑早已出鞘,直至前方。

墨瑾之轻挑车帘,顺着那一丝空隙,柳苡晴也得以看清楚前方的状况。马车的正前方,立着三匹高头大马,其中正中间的,正是墨旭之,左侧便是刚刚那出声的男子,右侧男子神色微冷,柳苡晴一路以来,也不见他开口说过话。

而挡住她们去路的,乃是一群黑衣人。这群人,皆以黑纱蒙面,从头到脚,除了一双眼睛外,其他尽数隐藏在黑布之下。这群人,人数足足比他们多出了一倍之多,手持刚冷武器,肃杀之气毕现。

随从的队伍瞬间慌乱了起来,他们只不过是充当热闹的队伍,何曾见过这样的大场面。

“来取尔等性命的人!”对方带头的黑衣人冰冷的说出这句话,随后带着一众黑衣人冲了过来。

“那就要看你够不够格!”莫一神色一冷,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毫不畏惧的迎向那些黑衣人。

“莫怕。”一个坚定且浑厚的声音从柳苡晴头上传来,柳苡晴条件反射般抬起头,却见到墨瑾之那张刚毅的脸上散发着无情和狠绝,直盯着那些黑衣人,大掌却一直握住她的手。

柳苡晴瘪瘪嘴,想把手挣脱出来,既然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又敢在这里耍流氓了?可墨瑾之的力道却超乎了她的想象,扭动许久无果,只得作罢,继续观战。

血腥的厮杀在眼前上演,对方的实力不弱,且人数以绝对性的优势压倒他们,虽然墨旭之带领莫一等人奋力抗敌,可还是有不少黑衣人钻到后方的队伍之中,甚至有几个人直逼马车而来,那些随从更是慌张,场面一时混乱无比。

“找死!”墨瑾之看着冲向马车的几个黑衣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寒气,将柳苡晴往车内一推,自己闪身出了马车。

墨瑾之冲出马车的一霎,接近马车的几个黑衣人纷纷倒下,一招毙命!

解决了旁边的几个黑衣人,墨瑾之冲向前方的战场,战况因为墨瑾之的加入而有所转变。而吹雪,在墨瑾之出了马车的一瞬,钻进了马车坐到了柳苡晴身边。

可是下一秒,从上而下的一股剑气将马车劈了个四分五裂,吹雪眼明手快的将柳苡晴带出了马车,才躲开了这当头一劈。

另外两个黑衣人见此一幕,飞身过来缠住吹雪,而另一个,则攻向了柳苡晴!

柳苡晴向后急退几步,可后面就是报废的车架,已是避无可避!

“小姐,快躲开!”吹雪在不远处叫喊道,想脱身过来救柳苡晴却被两个黑衣人缠的死死的。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就被一个黑衣人砍伤,身上见了血。

正当走投无路之时,柳苡晴伏身在马车上,避开要害,准备承受这一剑之时,攻击柳苡晴的黑衣人的手却突然软了下来,那软剑毫无预兆的掉落在柳苡晴背上!

虽然身上重重的挨了一下,却不至于被刺伤那么严重。而那攻击柳苡晴的黑衣人,腕间动脉上赫然盯着一颗铆钉,暗红色的血液喷射而出,征愣了三秒,随后“嘭咚”一声倒在地上。

而使这暗器之人,正是离柳苡晴百步开外的墨瑾之!将铆钉使出之后,周身防备松懈几分,被周身的黑衣人寻了空,一剑刺在墨衣男子的左臂之上。 寰宇情:君凤缘孽

寰宇情:君凤缘孽

寰宇情:君凤缘孽

寰宇情:君凤缘孽

寰宇情:君凤缘孽

寰宇情:君凤缘孽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寰宇情:君凤缘孽小说、寰宇情:君凤缘孽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