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小说、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小说在线阅读

念清风 古代言情 2020-11-16 11:01:51 0 0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小说、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19 17:11

字数: 1,027,333

状态: 已完结 27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小说简介: 白晓静,一个早产儿,更多的是一个悲剧;生命的悲剧。却在生命最终画上休止符的那刻奇异的穿越了。一个陌生的大陆,一个弱肉强食的原始大陆。

这里充斥着魔法、充斥着暴力。充斥着最原始的一切东西。而她,也抛弃了自己所有的过去,所有的软弱。开始正式自己,做一个真正的自己。拿起自己的武器——绣针。绣出最恐怖的武器!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小说预览

第一章走到一百米开外的老酋长哗啦一声笑了出来,这是哪里来的大小姐?

但他能感受到女人话中的关切,这是个好女人,心地善良而且真心关心他儿子。做妻再适合不过。儿子有这样的女人照顾,他放心。“不过,她得有养活自己的能力。她必须得是个有用的女人。”

老酋长用老人固执地强调。

部落不养无用之人,就算是女人也不行。

……

直到所有人离去,秋这才恍恍惚惚地回到棚屋。他将一直紧握的右手打开,只看了一眼就立刻被震惊。在那掌心之中,两枚长度超过他手掌宽度的子弹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对于一个生活在人与兽激烈冲突地区的猎人,秋对子弹并不陌生,他只靠摸就能知道这是什么,但象这样子的子弹,他从未见。

“应该是自动步枪的子弹。可什么枪的子弹这么大呢?那得多大口径的步枪啊。”秋用手指测量它的宽度,并对此表示非常疑惑。

部落属于游牧民族社会,作为所有文明最低端的他们,最常用的枪支就是鸟枪,最一点的就是前装滑膛燧发枪以及前装滑膛击发枪。在这个就连半自动步枪也稀罕到几乎见不着的世界里,秋要花上许多时间去思索,去回忆。

终于,他想起来了。

“这是两发反器材步枪专用的高爆子弹,口径约为20毫米。”他在云游商人那里见它们的图片和简介,只是由于它们高昂的价格一直不敢承认。

用手指反复感受,即便如此依旧不敢确定。

因为草原不产金属,所以任何金属制品在这里的价格都高到惊人。就算日常用的锅子、菜刀在这里都算奢侈品,一枚象这样的金属子弹,当然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

秋摸着它们昂贵的金属外壳,猜想它们的价格。

“这可是最强大部落也用不起的高级货呀!”秋的呼吸因此而急促,虽然拥有它们是大多数部落的梦想。但秋甚至不敢将它们露出来,因为他知道什么叫做财不可露白。

“这……这……””秋怀疑地询问。他记得它的售价,一百钢币每发。

一个售价二十钢币的女人怎么会带着如此贵重的物品?

“用这个,然后活着回来。”白晓静背对他说。

秋从后方拥抱他的妻,然后喃喃道。“我会用它为你猎取更多,我保证。”

……

什么样的猎物值得用这样的子弹去打呢?

“肯定是猛犸。”秋兴奋地想。

猛犸是由旧时代大象变异而成的红色猛兽,拥有平均八米的身高,超过二十顿的体重,以及比骑士长矛更加锋利的巨大象牙。这种以暴躁脾气和其可怕的攻击性闻名的怪兽,能凭一己之力踏平一个规模不小的部落。

所以狩猎猛犸,已经超出对皮毛血肉以及象牙的追求,那是人类对自己的挑战以及勇气和名誉的追求。成功狩猎猛犸的勇士,无论单枪匹马还是集体作战,都能获得一个响亮的称呼——猛犸勇士。

无论在哪个世界或哪个国家这个称号同样受尊敬。

但由于猛犸成功继承旧时代大象几乎所有的智商,而且是一种群居生物。所以大部分单枪匹马的勇士,都成了草丛的分,至于群体狩猎它的人,每年至少有三成团灭。所以无论如何,秋没有傻到认为只凭一把枪,两颗子弹能够猎取到它。

而且白晓静给他的子弹属于反器材专用。象秋这样的部落当然不可能有反器材,他们甚至连只象样的步枪也没有,只有两把老旧到不成样子的自制猎枪。

所以秋将它们送到云游商人那里,换取了二十发平时从未用过的高威力子弹,以及一些必须品。他知道自己在这笔买卖上吃了亏,但假如买和卖一个价格,商人们吃什么呢?

月影兽是一种夜间活动的中型猫科动物,体重在五十到八十公斤之间,拥有一击拍下成年男子头颅的锋利爪子和力量。虽然只是一种独行野兽,但由于它高超的潜伏技术让大部分窥视其皮毛的人难以见其真容。

秋抗着他的子弹和枪,独自一人向着二十公里以外的月影兽栖息地前进。因为他以一己之欲浪费掉整个部落狩猎成果,所以他得单枪匹马完成这个任务。

虽然这很艰巨,但急于向妻子证实自身价值的他毫不畏惧。

从脖子上取出一小缕头发,放到嘴边亲吻,这是白晓静的头发。

有个女人在篝火边等待自己,这感觉真好,让秋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于是他转向朝更安全和更容易得手的猎物前进。既然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当然不能让等候在家中的妻子失望。他不能拿两个人的幸福生活冒险。

在那个以利益为最终追求的商队里,数十双眼睛眼睁睁地盯着秋离去,他们窃窃私语着什么。但由于某些密不成文的规定,他们不敢大声张扬。尤其是商队里负责军火交易的两人,直到秋走远了,这才开口。“老家伙,你这是在损伤团体利益,这东西在城里的价格顶多……”

“秋天了,”年老商人用回忆似的喃喃,阻止了年轻同伴的埋怨。“又到狩猎猛犸的季节了……”

年轻商人非常不满意他的言辞:“我当然知道什么叫猛犸,我可是有正式执照的商人。”他炫耀着自己挂在胸前的一块勋章,那是商都发给认证商人的营业执照,而老商人因为没有足够的钢币去喂饱那些贪婪的胃,即便有四十年的从商生涯做为依靠,依旧无法拥有这份荣耀。

年老商人没有看着块闪亮的勋章,只是自顾地说道。“那些被血腥和暴力弄昏脑子的人,我们必须有足够的武力进行威慑。”

年轻商人不耐烦起来,他吐了一口口水道:“越老越糊涂,越活越胆小。”

他的眼里闪烁着对钢币和荣誉的追求。被迫到这种荒芜而且无趣的地方虚度人生已经够倒霉的了,他干吗还要听一个没趣老头倚老卖老。眼光扫到另一名同僚,他兴奋起来。“嘿!巧笑娘,可有年轻姑娘?”

巧笑娘没有理他,她带着自己商队正要外出,这是一次超过十天的艰难旅程。

看到同伴这个摸样,年老商人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他知道最有说服的永远只有血腥和残暴。

年轻人若不接受洗礼,永远不成长大成人。

老商人望着茫茫大草原,让思绪将带着自己飞向更远的地方。

默默将这两发子弹贴身收好,老商人知道同伴会把这帐记在自己头上。

暂时性记载。

然后…… 第二章而部落这方,直到太阳高高升起,白晓静才从帐篷里走出。此时整个部落所有人都在忙碌。如此出格的行为自然引发所有人不满。尤其是那些疲于奔波的女人,她们从未见过任何放肆和懒惰的人。于是各种谣言和不满也就随之诞生。

“那就是秋昨天带回的女人?就是这种又懒又瘦,秧鸡子似的女人花掉我们整整二十钢币?那可是整整一季的收入啊,马都能换两匹了。”

“可不是,你看那手,你看那腰。一看就知道她是那完全没有劳动力的货色,秋买这种女人来干吗?她能有什么用,她能为部落做什么贡献?她甚至不能养活自己。”

“被秋养的婊子出来了。”

……

她们完全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女人居然有本事勾走酋长的儿子。

于是对话越来越尖锐,越来越出格,她们用各种推测和谣言攻击她,甚至直接喊她“秋的婊子”。

在这个所有人努力挣扎才能获取最低生存保证的年代。面对越来越狭窄的生存空间,人们逐渐现实和冷淡起来。只有用的人才能获得他人认可和尊敬。

除此之外再无它法。

白晓静看看她们粗壮的体格和外表,以及从未停下的忙碌身影,把所有愤怒和埋怨再次咽了下去。她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出现那个死了孩子的女人,现在那女人正在处理一盆浆液。

相比一个刚死了孩子也要持续劳动的人,她这点不满,完全不足言齿。更何况女人对付女人,向来以残忍出名。她还没有傻到自己去找虐的地步。

在部落,人的称呼代表着他的身份和地位,这是一门很有讲究的学问。对于初来匝到的没有任何生存能力,靠男人养活的女人,所以她们喊她婊子。

某某人的婊子。

但当这女人展示出足以独立生存的本领,或是其对部落有用的能力,获得大家认可后。她们会改口叫她的性别。

某某人的女人。

只有等她成功养育一个小孩之后,人们才会用她本来的姓名称呼她。

到此为止她才真正属于这个部落。

白晓静既不喜欢“秋的婊子”,也不喜欢“秋的女人”。

但三十岁的她不会傻到,认为仅凭三寸不烂之舌能够改变自己处境。

正所谓弱者无外交,所有的谈判和条件,必须建立在双方拥有同等地位,并且彼此尊重的情况下才能顺利进行。

“我能养活自己,我也是个有用的人。”白晓静暗自发誓,她会证明一切。

……

三分钟后,白晓静成功取信一个正在木薯地里劳动的女人,她帮对方缝补了衣服。

部落四周种植着一些耐旱而且容易生长的木薯,虽然其粗糙的口感和刺激性气味足以让大部分害虫望而却步。但因为毒性不高,所以成为部落成员重要的淀粉来源之一。照顾这些植物自然也由女人承担。

“补得比新的还要好看。”女人对她的手艺很满意,因为生活窘迫,这里的人大多衣衫褴褛。但有什么能阻止一个女人对美的追求?她只需要动动嘴已。

于是,女人给白晓静讲解整个部落劳动体系。

和所有的部落一样,男人们主要从事和武力有关的工作,其中包括狩猎、防御以及部落战争。而女人们则要复杂和烦琐得多,她们负责采集、加工以及照顾老人孩子和木薯。这些差事都不简单。

白晓静蹲在女人身边帮她工作,得到帮助的女人自然愿意与她分享更多经验。这女人发现她那瘦瘦的手脚似乎比想象中更加中用。“秋的婊子不赖。”

女人对她同伴如此说。

因为不打算在这部落久留,所以白晓静自然想要探清部落四周的地理环境,以便将来跑路。如此一来最适合的工种就是采集和狩猎。但她不愿意和以计较为名的女人争食,于是狩猎成了唯一选择。

白晓静向着部落外围猎场走去。

骂她骂得最凶的那名粗壮妇人立刻站出来阻止。“你不能出去,荒地危险,你若死在外面,我们拿什么和秋交代。”

知道对方是在关心自己,白晓静自然很有礼貌地回答。“我只是到河边碰碰运气。”

河流距部落两公里不到,河里有食人鱼和鳄鱼,这些鲜美的猎物属于男人范畴。但河岸泥地里还生活着部分可以食用的水生植物和软体动物,这些属于女人范畴。

因为取水关系,部落成员频繁往返于这段路程,所以这段路基本没有什么危险可言。除了一种名叫草原噬石鼠的大型啮齿类。

不过夜行性的它不会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

壮妇很满意她的态度,看到白晓静空荡荡的手。“那你也得带些工具去,等我片刻。”

去而复反的壮妇带来了一把锄头,一捆麻绳。锄头即可以用来挖掘,又可以用于防身,它能驱赶大多数小型生物,比如吸血蛭。至于麻绳,精通编织的白晓静用中国结的方法给自己做了个网兜。即简单有美观还实用。女人们见了都很喜欢。

“帮我也做个,算是抵消麻绳的债。”壮妇说道。白晓静点点头,举手之劳而已。

在编织过程里,壮妇给白晓静讲部落周围的动植物,讲它们的实用性和危险性。

既然壮妇与她分享生存经验,又给她自己唯一值钱的工具,白晓静自然用对待师长的态度尊敬她。

……

壮妇将自己的网兜收好,她说:“假如你能用这技术给部落编织鱼网,让我们能够时常吃到鱼,我们就喊你秋的女人。”

白晓静笑笑,没有回答。她记住了,部落平时很少吃到鱼,他们想吃鱼。

花费整整半天在河床上搜寻,获取物却少到可怜,仅靠这些完全喂不饱肚子。望着亮皇皇的河水,忽然想到一个适合所有人的捕鱼方式,也就是钓鱼。

绣布已经冷却好,河边也没有人,而白晓静在云游商人那见过那种售价格十个银币以上,专门用来钩食人鱼的鱼钩。她知道它的大小和质量,绣鱼钩比绣子弹简单多了。但因为无法控制召唤质量,这依旧是个艰难的决定。

按照心中想法,白晓静期望能召唤许多个总重一斤的鱼钩,但假如召唤失败,弄出把单重一斤的铁钩,她能用它钓鳄鱼吗?就算成功钩到,她要如何解释这突然出现的贵重物品?

正烦恼着,忽然灵光一现,她在绣布上用单线勾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并在上面描出鱼钩形状。“一盒鱼钩,一盒鱼钩!”

白晓静捏着绣布祈祷。

被召唤出来的果然是个盒子,她用汗湿的手将它抓住,然后慢慢打开…… 第三章“二十只,二十只……”白晓静祈祷地说。

“实在不行就给个十只吧。”

“实在,实在不行就给个五只吧。”

白晓静脑海里再也装不下别的东西,她的精神高度集中,手脚肌肉绷得紧紧的,目光死死地盯在盒子上。此时她的全部意念只有一个目标,一个信念——

这绝对不是区区二十只鱼钩的问题,这事关她在这世界从此的命运。

今后她的召唤必须一丝不苟地勾勒线条,还是可以单纯地用意识进行控制,她今生的成与败,就在这一瞬间。

虽然现在白晓静的绣布还小,所以绣制的物件,非常简单。无论子弹或是鱼钩,这些小物件无论怎么绣,它们的区别都不大。但是以后呢?当她的绣布变成一百格以上的小图之后,或是更大的中图或大图以后,差别就是天和地的区别。

要知道一幅满绣的小图,怎么也得十天八天才能完工,而大图或超大图,花个一年两年完全不稀罕。

所以,这次召唤她相当在意。

也许是老天被她念怕了,当那盒子真的被打开时,金属的光泽射了出来。一排列得整整齐齐,比圆珠笔笔心略细的鱼钩静静躺在里面。

吞了口口水,然后开始数数。

“一、二、三……”她象个幼儿般数出声音来。

“呼,一共十个。”白晓静擦擦汗水道。“这数字,不是最多也不是最少。不过就这样了吧,事实怎么可能全都如意。十个,总比只有一个好。”

用手捏起一只仔细打量,就在下一秒,她的手僵硬在了原处。

这只被取走的鱼钩下面,露出的并不是盒子底面,而是另外一只闪闪发光的鱼钩。

“这?”白晓静激动了。

将手移向其它鱼钩,她将它们一只只取出,然后放在身边,当上面十只全数被拿走后。

白晓静嘭的一声将整个盒子关上。

“我的娘啊,从今以后俺要奔小康了。”

重新将盒子打开,只见那盒子里还有另外十只闪闪发光的鱼钩。

一共二十只鱼钩,心想事成。

“这可真是个可怕的发现。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任何复杂的,诡异的,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都不能成为难题。”白晓静完全不知道该用何种语言表达自己的狂喜,她的心砰砰地跳着。

从今以后,她想要什么能有有什么。

这可真是幸福生活的开端。

……

好不容易按奈下满腔的激动,将目光重新落回鱼钩,她迫切地想要试试这些小东西的犀利程度。

就在下一秒,白晓静郁闷得坐在河边直画圈圈。

“有了鱼钩却没有鱼线……我……我……”

她的表情就象隔着橱窗偷看糖果的小孩,那看得见吃不着的惨样。

就在白晓静将头靠在膝盖上,突然之间,一股寒意从背后升起,她浑身寒毛耸起,这是人在生死关头的直觉。但是,人的意念总比身体快上许多,她的姿势更是进一步约束了她的身体。当她察觉到扑向自己的腥风时,已经来不及了。

白晓静在浑然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犯下大忌。

因为大多数食肉动物有在水源旁伏击猎物的习惯,所以在水源边低头的动作无疑是在向潜伏在一边的食肉动物发起开餐信号。

意识最后所见赫然是一根粗壮无毛的尾巴,那是草原噬石鼠的尾巴。也对,世事无绝对,这鼠只是不喜欢阳光,而不是见不得光。

这只是老鼠而已,又不是吸血鬼。

……

随着脖子上传来的颈椎碎裂声,白晓静的世界一片宁静。

朦胧中,意识由一个分裂成两个。

这两分近在咫尺,却又被迫分离的意识殷切而又疯狂地呼唤对方,就象尚未断奶的孩子对母亲的呼唤。

然后,只听噗的一声,两个意识合二为一。

白晓静慢慢睁开眼睛,她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漫长而且诡异的梦。但那只还压在她身上的鼠却毫无反驳地告诉她,那是现实。

这是怎么一回事?

白晓静慌乱起来,手脚并用地将那压在自己身上的死鼠推开,她和大多数女性一样讨厌鼠辈,但眼前情景明显超出了厌恶或者恐惧范畴。

强行按下心中的恐惧与恶心,伸出双手将自己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细摸了一遍。试图寻找自己记忆中的伤痕,但是,她完全无法从自己身上找到哪怕是最细微的一丁点伤痕。

“这是怎么一回事?”白晓静摸着自己完好无损的后颈。

她明明记得草原噬石鼠咬断了她的脖子,但为何自己却完好无损。

将目光移到那只明显刚死不久的兽身上,对方头颈交界处,在那里一个碗口大的伤疤硬生生折断了它的脊椎。看来这就是致死原因。

为何被咬的明明是自己,但伤痕却出现在对方身上?

白晓静强迫自己静下来,回忆整个过程里的每一个细节,然后更仔细地去看。

这是一只体型大到完全超乎想象的庞然大物,拥有类似旧世界鼠类恶心外表。它那身褐色皮毛,浓密但却斑驳,零星没有毛发的地方,露出明显腐坏的组织。在这些光秃秃的地方,血水混合着脓水一并从这些烂肉里流出,形成既可怕又恶心的情景。

看来这鼠生活的地方,并不适合它们生存。而这草原,并不象外面展示的那样祥和。

“到底还有多少疯狂正在持续折磨这块里。”白晓静喃喃道。

她忽然想到了这么一个地点,在前世她家附近的一个公园里,长期展示着一批据说是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找到的巨型老鼠。

“不知道这鼠和那些鼠有什么区别,难道这是一个被高度核辐射污染的世界?”

她记得部落人提到草原噬石鼠时那脸垂涎的模样,那表情证明这鼠不光能吃,而且长期被他们视做高级食物食用。

这样的一种可怕的鼠……

老天保佑,她到底进入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无论是何种原因造成这个,或是这些结局,眼下情形却是多想无益的。

迅速检查了自身情况,网兜还挂在她的手腕上,花费整整一上午寻来的河蚌一只不少。而她身上除了背部分衣物烂到完全不成样子,再也没有其他损失。

不过,相比她所获得的收获这只是小事。

通过这件事以后绣布经验从10\/500升到了67\/500。所以,综合判断这是个不错的事件。

看看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熟悉的河边,而是身处某处茂密草丛,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看看天空,太阳已经西斜,根据绣布冷却时间推断,此时已是下午五点时分,也就是再过两个小时说天就要黑了。到时候草原上会充满各种食肉动物,草原噬石鼠、腐狼还有最令人害怕的吸血蛭。

既然老鼠都能变异成这个样子,那这世界的其他食肉动物又会是怎么样的可怕形象。

白晓静回忆起最初遇见的那两只巨兽,那两只不知道是狗还是狼的可怕生物,以及那具被它们吞噬的人类尸体。她越想越害怕,心中腾起对部落和秋的渴望。

抓着鼠尾巴慢慢拖动,根据壮妇介绍,草原噬石鼠是种不错的猎物,她不想遗失自己的首个猎物。但猎物的重量,让她很快就疲力竭。

坐在地上正喘着粗气,忽然一只箭矢从旁边射来…… 第四章远远地一名骑马男子奔驰而来,这是一名和秋年纪相仿的年轻男子,身着猎人装束,手挽长弓。看到白晓静腰间的祖先印记,他的眼神玩味起来。当视线扫过她的猎物时,一个嘘声然后调侃道。“那小子,那里交的好运,找个如此能干的女人。”

紧接着他对白晓静说:“秋的女人,你走反方向了,那边才是你的部落。要我帮你吗?”

男子举起马鞭,为她制向。当她的视线扫到白晓静几乎全裸的背部时,只觉得一股邪火在体内蔓延。

这可真是个诱人的猎物。

如此进攻性眼神,白晓静自然觉察到了,于是一声不吭地拖着她的猎物走开。

看到她的行为,骑马男子哧地一声笑了,一记马鞭催马赶上。“倔强的女人,我的名字叫疾。我不会抢女人猎物,因为祖先训斥,抢女人猎物者会被母狼叼死。”

白晓静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不信。”

谁知男子不以为杵地哈哈一笑,然后驱着马跟在一旁。“两个如此近的部落,要是抢了对方,就会引发战争。你和你的猎物值不起一场战争。所以我只是想和你做笔交易而已,顺带提醒一下,以你的速度,估计得明天早上才赶得回去。你得在草原上过上一夜。”

白晓静没有吭声,她已经累到说不出话,唯一能够支持她的只有顽固和不服输的念头。

疾见状继续劝说。“你看看我,大男人一个,在这里晃荡一天,一无所获。你说说部落里的姑娘们会如何取笑于我?所以我只是想做笔生意,赚些足以挽回颜面损失的物品。”

“还有,我得警告你一句话,我的部落在这里狩猎。你要是执意自己走,最多一公里,你至少会被二十个男人骚扰。骚扰引不起战争,但会让你不愉快,而我们的人会庆幸这份属于猎人的好待遇。”

“属于男人的好待遇……”

疾意味深长地暗示,他的声音里虽然带着那份令白晓静讨厌的感觉,但让她不由地考虑起某些危险。

见到她的动摇,疾趁机和白晓静玩起了文字游戏,很快他们达成协议。白晓静以一个鱼钩为代价,雇佣疾和他的马送自己回家,既是交易她也就心安理得了。

半小时后,他将她送到部落外不足五百米处。

这是个敏感的距离,他是个细心的男子,白晓静为此对疾好感大升。

于是,她伸出手接受他的帮助,在疾的扶助下白晓静成功跃下马匹。但就在她的双脚接触地面的前一秒,疾发动了攻击,他将她紧紧抱入怀抱。“跟我走,我比他好。”

他把嘴唇贴在她的耳边喃喃。

白晓静腾起右手直接煽他。但和大多数企图打男人的女人一样,这是一次失败进攻。疾抓住她的小手将她抱得更近。

几乎是条件反射,白晓静腾起了左手,然后再次失败。

因为双手被人反剪在身后,她的身体几乎完全贴在对方身上。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白晓静眼里喷出愤怒的火焰,却不能阻止对方。

男人挑衅地笑了,然后直接吻了下去,但是他防不了她的所有进攻。

白晓静用额头狠狠问候他的鼻子,然后用膝盖进攻他的下体。

“你,你!”疾捂着鲜血四溢的鼻子退后。“你是第一个让我流鼻血的女人,不过我喜欢。”他的眼里燃起火焰,征服自然或异性是所有雄性的生物本能。但现在,不是时候。

“早晚有一天,你会以做我的女人为傲。”疾骑马飞驰而去。

在白晓静身后那名昨夜失去儿子的女人,正用拉满弦的弓对准他。

“秋的女人,你用行动维护了自己荣誉,保住了性命。知道吗?如果你和他走,我会当场把你射死。”女人收起猎弓,用毫无掩饰的语言表达自己曾起的杀意。

当她看见白晓静身边的草原噬石鼠时,打量的目光转为惊讶。

“这是我的猎物,他是我的驮夫。”白晓静骄傲地说,她蹬蹬地从那女人身边走过。

“我知道,你值不起这价。”女人语气平平淡淡,既不挖苦也不奉承。她只是在阐述事实,没有那个男人会傻到把整只草原噬石鼠送给别人的女人。

然后她非常自然地为白晓静扛起猎物,跟在身后,这是属于满载而归勇士的荣耀。

因为至今也没能成功养活一个孩子,她只是个没名字的女人。

这是一只体重超过五十公斤的未成年草原噬石鼠,它能提供足够哄饱整个部落肚子的肉食。除此之外,它的尾巴还有些别的用处。这样的猎物,即便是男人们也不见得次次狩猎成功。所以狩猎者自然能获得一些特权。

尤其是在男人们狩猎失败,大家原本需要挨饿的日子里。

白晓静团着双腿和男人们一并坐在篝火边上,稍微后她将得到整只猎物最鲜美部位。这些狩猎者的特权。在她身边,男人们一边修理狩猎工具一边欣赏劳动中的女人,偶尔讲一些带颜色的笑话。这种嘈杂,让她难以忍受。

因为母亲和自闭症的关系,白晓静非常排斥人群。

在前一世,她只要靠近陌生人,轻则呵斥辱骂,重着挨打罚跪。这就是母亲的家规——

之一。

头一次如此近距离靠近大量异性的她脸色苍白,四肢发冷。但将转头望向一边,她看见在那里处理猎物的女人们正用夹带着期望、羡慕与妒忌的眼神望她。

也许从来没有女人获得这种荣耀,一个念头从她脑子里闪过。于是将所有的不满和厌恶全都压在了心里。

男人们的很快话题转到疾身上。在女人们的添油加醋下,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曾发生在部落外的那一幕情景。所以大多数看待白晓静的眼神充满了认同感。从这点上分析,这两个部落关系并不友好,尤其是那个疾,男人们似乎都很讨厌他。

但那个狂妄的家伙似乎本领不赖。

已经三十岁的白晓静自然有本领读懂人们隐藏在话里的大多数含义。

目光在人群中搜索了好几圈依旧没有看到想找对象。

“哟!秋的婊子,你可真是高傲。猎人的待遇,你享受得可舒服?需要我重新给你排给位置吗?”一个端着大盘子的女人走了过来,她将那盘子重重摔到白晓静面前。

白晓静记得,这女人是在早上骂她骂得最恶毒的那人。

“不,不用了。”她说。

来者的脸刷地一声变了。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小说预览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

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小说、绣针绝技之翻身女王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