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丛谜雾小说、尸丛谜雾小说在线阅读

华年 都市情感 2021-09-12 17:03:14 0 0

尸丛谜雾

尸丛谜雾小说、尸丛谜雾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1-07 15:26

字数: 1,444,845

状态: 已完结 46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尸丛谜雾小说简介:尸体被不断的发现,案件却一筹莫展。FBI找到了林森,人类学博士,高智商学霸,有着极为敏感的手指。FBI希望从林森这里打开突破口。果然,在林森抽丝剥茧的检查下,发现种种细节。原来这一切看似不相关的地方,却有着那么一个点把这些都串联起来。冷峻木纳但超高智商的林森与残忍变态且有同样犯罪天赋的罪犯之间,谁会最终胜出?一切的谜团还能解开找到答案么?

尸丛谜雾小说预览

第一章坦普瑞博士还在南美洲转机的时候,弗林真的帮坦普瑞博士的实验室和包括他自己,拿到了办案权。

所有与那个地下室有关的东西,全都被送到了坦普瑞博士的实验室。也包括弗林和林森在内。

很久没有来这个实验室了,林森对这里还是有点怀念的。虽然这不是美国最好的法医实验室。

但这里却是大多数法医人类学研究生,最希望实习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坦普瑞博士。

她经常纠正别人对她的评价。不是全美最好的法医人类学家之一,而是地球上最好的法医人类学家。

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这绝对是骄傲自大的表现。但对于坦普瑞博士来说,这是一个相对客观的评价。

验骨台上,赖有才的骨骼已经按照顺序摆放好。与林森在田纳西大学实验室里一模一样分毫不差。所有坦普瑞博士的实习生都会这么做。

林森与这里的其他工作人员一一打了招呼。这里每一个人都拥有博士头衔,还有人甚至有好几个。

熟悉坦普瑞博士的人,都认为她不是正常人类。她有差一点点就到六尺的身高,一百三十磅的体重,终日高热量食物不离手,却看起来一点都不胖,甚至有点消瘦。

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她生病了。但事实却是,她那个聪明的大脑太过活跃,每天都需要消耗2000大卡以上的能量。

这几乎与一个正常人每天的基础代谢相当。而这个几乎时刻处于亢奋工作状态的大脑带给她的是四个博士学位,以及熟练使用十几种语言的能力。

在林森和其他实习生的眼中,坦普瑞博士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怪物。

而现在,怪物本人拖着行李箱从门口走了进来。认真且准确的用全称问候了所有人之后,坦普瑞博士走上了验骨台,就像女王重回自己的王座。

戴上手套的同时,坦普瑞博士进入了工作状态:“林博士,你有什么新发现?能够确定死因吗?”

“还不能。我重新检查过所有骨骼,没有发现可以推定死因的骨损伤。但我发现死者的舌骨的损伤与腕骨、踝骨的时间轨迹相同,且都有重塑痕迹。”

一边说,林森一遍调出了这些地方的X片。而坦普瑞博士则逐个拿起先关骨骼仔细的查看。

“我见过这种损伤,在一座二战时期的集中营里,这是虐待犯人的一种方式,我称之为船型绳结。绳结套住脖子,双手反绑,双脚也反绑连成一线。手臂或者腿放松,就会令自己窒息。”

林森点头表示赞同,这和他在那个地下室里“看”到的画面一致。当然,就算没有那个特别的天赋,他的法医人类学知识也会得出同样结论。

弗林在一旁说道:“这难道不是死因吗?手脚坚持不住之后把自己勒死,这不是变态最喜欢用的方式吗。”

林森摇头:“不,舌骨只是产生了裂痕,还保持了一定的弹性。骨骼重塑的痕迹也说明,这些都是死前伤。”

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坦普瑞博士,而她还在继续观察那块舌骨。摩挲了很久之后,她突然放下舌骨,捡起左胸的肋骨,然后是胸骨。

很显然坦普瑞博士发现了什么,大家都在安静的等待。终于,她抬起了头:“我想这就是死因,窒息。过程很长机械性呼吸衰竭导致的窒息。”

林森的脸上和其他人一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心里却是给坦普瑞博士竖起了大拇指。果然不愧为地球上最好的法医人类学家。

坦普瑞博士开始了讲解模式:“弗林推测的没错。凶手的确是让死者自己勒死了自己。死者左侧第三到第五肋骨以及胸骨上有轻微的染色的。说明死者的心脏曾经严重水肿。这符合窒息死亡的特征。而舌骨上的重塑并不只有一次。这说明舌骨上的骨裂并不是一次形成的。我推测死者曾经经理了非常漫长的窒息过程。”

弗林问:“多长?”

坦普瑞博士问:“林博士你的推测呢?”

林森说道:“从骨骼重塑的痕迹看,三到四个月。”

坦普瑞博士点头:“我认同这个结论。”

在三四个月里,死者经历里漫长的折磨。每当他窒息濒死,凶手总会让充分的感受缺氧的痛苦,然后才稍微放开一点让他呼吸。

这个循环不断的重复,直到死者的心肺肿大发炎,其他身体器官也跟着彻底崩溃。

即使是阅历丰富的FBI资深探员也必须承认。这是他听过最残忍的杀人案例之一。

相比两位FBI雇员的感叹唏嘘,法医实验室的一众人却表现的都很平静。不仅因为他们都很专业。还因为他们都曾参与考古发掘工作。

在人类的历史上,有很多与相当,甚至更加残忍的做法。区别只是曾经的人类是为了复仇,树立权威,制造恐惧,献祭等等。而卡戎似乎只是为了快感。

林森经常问自己:这算是人类的进步吗?

坦普瑞博士打断了林森的思辨:“林博士,你确定没有遗失任何一块骨头吗?”

“我非常确定,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失误。他和其受害者一样,没有镫骨。这块骨头被取走了。”

“是卡戎。”

几分钟后,坦普瑞博士在报告上签上了名字。这具尸体正式加入了卡戎的“作品集”。并且被送入坦普瑞博士专用的验骨室。

镫骨, 是听小骨的一个,附着于耳蜗的卵圆窗,功能是转化音波为可听的声音。在人体中它是最小和最轻的骨。

卡戎每次作案的手法,目标,地点等等条件都不尽相同,最终将这些去链接起来的就是这块人体最小最轻的骨头。

九成得连环杀手都会从被害人身上取走纪念品。卡戎也在这九成里面。但他取走的是最不起眼,最容易被忽视的那块。

即使在专业的法医学实验室里,也无法保证每具尸体都不会遗失镫骨。它太小,太容易被忽视。

卡戎是一个天才的杀手,智商极高逻辑清晰偏偏又极端自律,关于他的侧写足足有一百多页。

每一次作案都会用不同的手法,目标类型也几乎无规律可循。这是典型的自我挑战也是最直接的炫耀。

这种人高智商变态是最让FBI头疼的类型。因为他们聪明到可以自学绝大部分网络上能够找到的专业知识。而网络,尤其是暗网上连简易核弹制作都有教程。

而习惯了背景筛查的方式圈定嫌疑人的FBI,根本不可能从拥有医疗背景,精神病史记录,服役记录,犯罪记录中找到这个空白人。

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是不存在的。直到大家注意到了这枚小小的镫骨。

用弗林的话说,这是一个骄傲的婊子养的混蛋。

变态杀手喜欢搜集战利品,却很少有把骨头作为目标的。头发指甲眼睛皮肤性器官都是常见的选择,仅有不到一成会选择骨头。

而通常这些人都会被很快发现并抓获。骨头能够留下的痕迹太多也太久,容易腐烂的软组织才是最理智的选择。除非你认为自己比所有执法者都要聪明。

真正骄傲的人是不屑于向全世界炫耀的。只有他们认可的聪明人,才有资格作为他的分母。

当然,这也是坦普瑞为什么对卡戎如此执着的原因。无论是智慧还是智商,她都不认为自己会是分母中的一个。

坦普瑞博士在遇到难题的时候 ,都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待在自己的验骨室里。

虽然林森也是这个实验室的实习生,但他并没有留下来和其他人一起研究这幅骨头。而是跟着弗林一起来到了街角的咖啡店。

因为林森已经“看到”了那个地下室里发生的事情。但同时也一直都有一个疑问,关于那台电脑和网线。 第二章咖啡馆临街的桌子上摆着四杯咖啡,甜甜圈,薄饼,苹果派和一份看起来并不厚实的FBI档案夹。

林森问:“就这么多?”

弗林一边给薄饼淋上枫糖,一遍抽空回答道:“只有缴费记录,所以就这么多。”

林森把面前的盘子推开一点,把文件夹拖到面前。前后也就是几十秒,就看完了所有内容。

就像弗林说的一样,这里真的没有什么内容。卡戎用了一个假身份,购买了某家网络公司的一根网线。费用的终止日期是三年前。

只有这么多。

合上文件夹,林森倒也谈不上多失望,只是有些遗憾。关于这个故事,留下了一点令人遗憾的小悬念。

就在林森准备放下它,端起自己的那杯焦糖玛奇朵时,伦纳德突然说道了一句:“KV4网络公司,为什么买这家的网络服务?”

“KV4,有什么特别?”

弗林也放下了手里的叉子,和林森一起看向伦纳德。

“KV4是收费最高的网路供应商,价格是普通网络公司的几倍。在普通中产社区,用这么贵的网络服务,这不太像卡戎的风格。除非有一定这么做的必要。”

看到其他两人都看向自己,弗林立刻掏出手机:“了解,KV4的更详细的资料。”

大约就是吃了一个甜甜圈的功夫,弗林就收到了局里同事的回复。不仅是关于KV4网络服务公司的更详细的资料。还有与同时期他公司的横向对比。

果然是专业的。

KV4的确是同时期网络服务公司里收费最高的。实际上很少有家庭选择这家公司的网络。

在卡戎的那座房子所在社区,只有这一户选择安装了KV4的网络。很明显,卡戎有一定要选择这个网络的理由。

回头再看那份订购合同。卡戎选择的并不是常规套餐,而是一个编号18的定制套餐。

这个时候又需要专业的支持,弗林这次打给了局里网络部门的同事,并且贴心的打开了免提。

“18套餐与其他套餐最大的区别是特别的VPN服务。有了这个服务之后,登录海外网络就会更加流畅。而且他有特别指定了Asia服务器,亚洲。”

亚洲,就是这个。

弗林推开盘子:“这么说来,卡戎是有一个或者几个亚洲的网友。时不时给他或者他们直播自己的杀人过程。”

林森说道:“现在看来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伦纳德,一个还是很多个。”

“都可能。概率上一个的可能性更大。无论是与卡戎分享,还是与卡戎交流,都应该是能够被卡戎认可的人。这种人绝对是稀有,更是不合群的。”

“一个这样的变态杀手已经很让人头疼了,不要再多了。”

“就算还有一个,也应该是在亚洲那边,不归你们FBI管。”

理论上林森同意他们的看法。但他有一种感觉,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自己是一个中国人,那具尸体是中国人,而卡戎聊天的对象是亚洲的某个地方的某个人。

这些都是低概率的巧合吗?

可能是,也可能....

林森吃掉第二个甜甜圈的时候,白皓和布朗也坐到了桌旁。从表情上可以看出,他们都不太能理解,这三个男人为什么会在上午10点吃这么多的甜食。

弗林拿出老兵的派头说道:“要吃点什么吗,kids?”

布朗立刻坐直身体:“NO,sir。”

“尸体的身份已经确认为赖有才,是我国出逃人员。所以我们希望....”

弗林直接打断她的话:“他是谋杀的受害者,而谋杀发生在美国领土上,所以管辖权属于FBI。我可以定期分享信息。但你不可能参与调查。”

被弗林一轮抢白之后,白皓愣了一会之后立刻跑出去打电话。白皓刚刚出门,布朗就立刻说道:“我刚刚接到副局长电话,他要求我们配合她,调查的重点是赖有才这个人。”

弗林推开盘子,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你在暗示我什么?”

布朗没有回答他,而是说道:“我们都曾宣誓,维护这个国家的利益。”

弗林是一个老兵,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誓言对于他的意义,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所以他也非常反感这种谈话模式。

就在弗林准备好好跟这个新兵聊聊誓言的意义时,白皓回到了桌旁。她好像跑得有点急,呼吸有点急促。

而从林森这个角度看上去,正好对着那对紧紧包裹在白色衬衫下的,上下起伏的脂肪团。

林森下意识的在心里发出了,哇哦,的感叹。

这个姑娘不是林森喜欢的类型。不是说她不够漂亮,而是因为她除了漂亮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这就是和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共事之后的后遗症就。任何本能冲动,都是基础脑也几是所谓爬行动物脑,所支配的动物性的外显。

这是人类非智慧的一面,而他们则是智慧的代表。所以当林森发觉自己对这对女性特征有感觉的时候,他的反应是:哦,自己好像很久没有亲密的女性朋友了。

白皓在喘匀气之后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赖有才在出逃美国之前,转移了超过十亿人民币的赃款。”

伦纳德感叹:“哇哦,那可是一亿多美元。”

布朗纠正道:“没有那么多。转移这么大规模的资金,至少需要付出三成的洗钱成本。估计应该是六千到七千万美元。”

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惊叹的数字,但真正发出惊叹似乎之后伦纳德一个人。林森和弗林在惊叹之余,立刻想到是这个恐怖的数字所带来的后续影响。

林森举手问道:“需要我回避吗?好像你们在说一些很了不得的事情。”

没等弗林说话,白皓就表态:“不需要,我们可能还需要你的专业知识。”

林森抓住了重点:“还需要?”

面对林森的反问,白皓的脸色变得有点奇怪,但还是说了出来:“每年都有官员出逃美国。像赖有才这样的还有很多个。”

林森问道:“你指的是携带的赃款,还是同样被杀。”

白皓说道:“都有。”

弗林插入了谈话中:“我们两国没有引渡条约,所以FBI也不可能帮助你们抓捕这些出逃官员。你们最多只能监视。”

白皓点头:“是的,监视和规劝。我们只能做这么多。”

“所以,还有其他像赖有才这样的人,从你们的监控中消失了?”

“是这样的。”

“是只有人消失了?”

“还有钱。”

简单的问答之后,问题的核心就摊在桌面上了。无论对于哪一方来说,问题的严重性都上升了不止一个等级。

连环变态杀手拥有巨额的财富,而且很可能是大量无法追踪的现金。这将会产生一个质的改变。

巨额财富可能带来的更隐蔽的藏身处,更大的受害者选择范围,更加专业的设备,更好的健康保证,甚至可能是政治地位。

一个最简单的场景假设。住在海边,开着直升机或者游艇抛尸外海。尸体被发现的几率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财富超过某个界限之后,就会产生相应的特权。不仅在美国如此,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如此。

伦纳德问道:“每一个都带了这么多钱?”

“赖有才不是最多的,也不是最少的。但每一个敢出逃,并且成功的人,都至少会给自己准备一笔够花的钱。”

“你们怀疑有多少人,是因为这个原因消失的?”

“我们不是专业的,所以...”

“我需要名单,需要你们的监视记录,携带的财富数量。”

“不可能全部交给你,只能是有选择的。”

林森站起身来,对侍应生示意点单:“实验室的标准咖啡外带一套。”

侍应生快速写下单子,同时喊道:“实验室咖啡外带照旧。”

点单之后,林森说道:“我想,我应该回实验室了。这个消息坦普瑞博士来说应该也很重要。” 第三章林森端着外带咖啡,回到实验室的时候,正好和坦普瑞博士迎面碰个正着。

林森对坦普瑞博士扬扬手:“博士,我给你带了咖啡。”

博士并没有去接林森的咖啡,而是看着他,轻轻叹了口气:“林,咱们和fbi的合作中止了。”

林森一愣:“什么?中止了?为什么?”

林森有点儿没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还跟负责案件的布朗喝咖啡呢,怎么突然就中止合作了。

坦普瑞教授微微一甩脖子,示意林森向她身后看:“刚才来了一帮人,

林森这才注意到,在不远处的走廊里,一帮穿着fbi深蓝色制服的家伙们正在忙上忙下。

“半个小时前,这帮家伙突然闯了进来,说我们之间的合作中止了。案子交由更高级别的fbi探员们处理。”

“为什么?”林森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

自己明明已经圈定了犯罪嫌疑人,案件已经可以进入抓捕阶段了,这帮大鼻子老外们为什么要临阵换人。

虽然在众多的美剧和电影中,fbi拖沓、混乱的工作方式早已深入人心,但现实毕竟是现实,这种临时换人的行为,就好像是足球比赛临门一脚的时候,撤下前锋一般,简直太过儿戏。

普瑞坦博士侧身看了一眼身后的fbi们,仿佛生怕他们听到自己和林森的谈话:“我也是听说,又出命案了。这一次死的,是卡戎!”

“什么?”林森差点儿喊出了声。

在林森的眼里,卡戎至少有八成的几率,就是杀害赖有才的真凶。更要命的是,卡戎已经表现出具有收藏被害人残骸的主观行为。这种行为意味着卡戎已经具有反社会人格综合征,这类反社会人群一旦成为了杀人凶手,往往会在杀戮中得到快感,从而越陷越深。

绝大多数的连环杀人犯,都具有反社会人格。

“卡戎收藏被害人的镫骨,这意味他已经具备了反社会人格,极有可能是在逃的连环杀人犯……”

林森的话刚刚说了一半,普瑞坦博士就连连点头的打断了他:“你说的我都知道,关键是……卡戎已经死了。”

“死……死了?”

林森差点儿把手里的外带咖啡都扔了出去。普瑞坦博士的话,不异于在他的脑子里引爆了一记原子弹。

普瑞坦博士又看了一眼身后的fbi们,这才继续说到:“fbi的探员们在洲际公路上发现了卡戎的尸体。他驾驶的汽车以极快的速度撞在了护栏上。无论是车体,还是人,都被撞得不成了样子。探员们目前还无法判断,车祸到底是不是卡戎的直接死因,但是他们发现……”

说到这儿,普瑞坦博士不知道是存心要留悬念,还是哪口气没有喘匀,居然咳嗽了起来。

林森没有开口去催促,但是心中一惊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普瑞坦博士清咳了几声,这才继续刚才的话题:“fbi们发现,卡戎的镫骨不见了!”

林森心里咯噔一下,他终于明白,fbi们为什么要临阵换人了。

被认为是第一犯罪嫌疑人的卡戎突然身亡,又和赖有才一样,被人取走了镫骨。而取走受害人尸身上的镫骨,这种颇具仪式性的行为,又偏偏是卡戎的标志的行为。如此盘算下来,这起案件的复杂程度,大大超乎之前的预料!林森意识到,自己之前想的太简单了。

“这是教唆式模仿型犯罪!凶手既教唆卡戎杀人,也同样将卡戎当作了自己的杀害对象。卡戎杀害受害人之后,摘取镫骨的行为,应该就是凶手教授的。在卡戎行凶之后,凶手再将同样的仪式的行为,施加在卡戎的身上!”

林森一拍脑袋,蹦豆一般将想到的全都托盘而出。

这种教唆式模仿型犯罪,虽然罕见,但也并不是无迹可寻。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波士顿城的一位心理医生,就利用职务之便,对他的心理病人们进行教唆和诱导,让病人们去杀人。

一时间,波士顿出现了多起相似的凶杀案。当地警方通过长时间的努力,采用多地蹲点的方式,终于抓住了一位受教唆的病人,从而侦破了整个案件。

案件曝光之后,在整个美国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

著名坐着托马斯•哈里斯,就是从这起案件中获得了启发,这才创作了吃人恶魔医生“汉尼拔”这一经典人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教唆式模仿型犯罪,也是连环型犯罪,如果不能将真凶绳之以法,凶手会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他的把戏,不仅会有更多的人遇害,也同样会有更多的人因此而走上犯罪的道路……”

林森越说越急,他知道,如果不能找到真凶,就还会有下一个“赖有才”,下一个“卡戎”。

面对林森激动的言辞,普瑞坦教授一耸肩膀,示意自己无能为力。

可能是注意到了两人的谈话,一名带着墨镜的fbi溜溜达达的走向了林森和普瑞坦教授。来人约摸三十多岁,矮壮的身材,将fbi的制式夹克撑的有些走样。这家伙一开口,是一股德克萨斯州特有的西南口音:“林先生,你好。我是联动署的特别探员,你可以叫我卡南。关于这起案子,我们最新掌握了一些信息,而这些信息,让我们不得不将之前的工作都推倒重来。我们的合作,也不得不中止了。很感谢您对我们fbi的支持与帮助。您放心,虽然合作中止了,但是您的酬劳,我们还是会照付的。”

林森压根就不关心什么酬劳,他关心的,是案件本身:“你们也看出来了吧?这是典型的教唆型模仿犯罪,凶手和卡戎之见,一定有密切的联系……”

林森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卡南探员粗暴的打断:“林先生,你的工作到此为止了。毕竟,我们才是fbi!你还是专心研究你的骨头学吧!”

说完这话,卡南不再理会林森,而是径直转过身,对走廊另一端忙的不可开交的其他探员们喊道:“给你们最后五分钟,收拾好东西,回总部去。”

卡南像将军一般发号了命令,这才回过头来,对面前的两人微微点头:“祝二位在骨头学上取得建树,早日获奖。” 第四章客套完毕,卡南微笑着从两人身旁走过,向大门的方向远去,礼貌又不失优雅。林森却差点儿气的冒了烟。

卡南三番两次的将林森的专业称为“骨头学”,这显然不是无心之失。他真是在有意的嘲讽,暗示林森每日只和骨头打交道!

林森虽然有点儿恼怒,但还是很好的保持了励志,对方是fbi的探员,和对方引发冲突,只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能够看的出来,卡南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没用上几分钟的时间,剩下的探员们就将赖有才的尸身分门别类的放入黑色收容袋中,纷纷离开了。

等fbi们离开之后,普瑞坦博士才对林森打了个手势,从他手中接过了早已经放凉了的咖啡:“林,咱俩聊聊。”

冗长的走廊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两人也用不着防着别人,摆放着茶话桌的走廊拐角,就成为了他们的谈话场所。

普瑞坦博士一口气闷掉了半杯咖啡,长舒了一口气,这才拉开了话匣子:“林,你在这边的学习,已经快结束了。”

林森点点头,眼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他本来以为,普瑞坦博士是要跟自己聊案情,谁知道,对方竟然将话题转到了自己的学业上。

林森来美国已经两年多了,虽然自己的导师普瑞坦博士,一直以严谨甚至严厉著称,但是林森确信,自己的结业论文,普瑞坦博士绝对挑不出任何的毛病。自己的博士学位,完全不存在任何的悬念。

“林,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至少是最优秀的之一。我也知道,你一定会回到中国去。至于回国之后,你有什么样的打算?”

被问到回国后的打算,林森扯起一丝苦笑,更加说不出话了。

自己学习的人类学,其实是为考古研究服务的。这个学科的学员少,就业的岗位更少。国内只有少数几家考古挖掘机构,和林森的所学专业对口。但是据他所知,这几家考古机构,都不轻易招人。

和千千万万的毕业生一样,面对就业问题,林森也是一筹莫展。

看到林森一言不发,普瑞坦博士扬了扬眉毛,显然看透了林森的小心思:“我知道,在你的认知里,所学的知识,应该为考古学服务的。不过在这一方面的就业前景,可不太好呀。”

考古学专业难就业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国有,放眼全世界,其实都是如此。

“考古学就是这样,你可以通过一块人骨化石,轻易的判断出死者是蒙古人或是雅利安人,但是你却没法用自己的所学,挣回一片面包。”

普瑞坦博士向后一仰身,自言自语般的感慨道。

林森也暗暗叹了一口气,这话算是说道自己心坎里去了。

林森的家境并不好,是爷爷奶奶将他拉扯大。爷爷奶奶年事已高,经济状况并不好。虽然自己在美国申请了全额奖学金,平时又勤工俭学,能够找补一些开销。但是剩余的部分,还需要爷爷奶奶帮衬。

一直以来,林森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好容易熬到了毕业,终于可以投入社会,挣钱回报二老了,就业问题,又成了挡在林森面前的一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林森叹气的动作很轻,几乎是轻不可见,可还是被普瑞坦博士捕捉到了。普瑞坦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如果转换一下思维,其实有许多领域,都需要你的所知所学。”

林森是一个聪明人,他已经知道,普瑞坦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了。她铺垫了这么久,原来是要说这个!

“博士,您的意思是……推荐我向刑侦方向发展?”

林森帮普瑞坦说出了下文。

普瑞坦博士连连点头:“没错。林,你在刑侦方面有热情,有天赋,又有着专业的知识。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在这个领域,一定会大放异彩的!”

无论是骨骼考古学,还是刑侦向的人体解剖学,从大方向来说,都属于人体结构学。普瑞坦博士本身,就更偏向于解剖学。从专业对口的角度来说,林森的所学,和刑侦基本上是无缝对接。不然的话,这一次fbi也不会找他们帮忙。

这两年多来,受普瑞坦博士的影响,林森对于现代刑侦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也热情,也多次帮fbi的忙。林森不仅从fbi那里得到了丰富的酬劳,更收获了一种成就感,伸张正义的成就感。林森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但是让他回国从事相关职业,林森心里又有点儿犹豫不决。

究其原因,国内的刑警毕竟和耀武扬威的fbi们不同,虽然在尽职和办案效率上,人民警察完爆后者好几条街,但是在待遇和社会地位上,二者可以说是千差万别。

美国老百姓常用一句俚语来讥讽fbi的探员:他们虽然破案少,但是吃得多!

由此可见,fbi们虽然效率有限,但是工资和待遇,远远高于美国社会的平均水平。和他们相比,国内刑警的工资,着实有些相形见绌。

林森留学一大顿,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回国就当一个小刑警,这多少有些低于他的心理预期。

可是话又说回来,考古机构的工作虽然高大上,但是自己进不去呀!

看到林森低头沉思,普瑞坦博士脸上露出一抹狡黠:“我正好有一位中国朋友,是公安系统内部的官员。在之前的国际刑警交流大会上,我们有过多次的合作。他最近正在组建一支精英团队,我向他推荐了你。怎么样?考虑考虑?”

林森暗地里直嘬牙花子。看来普瑞坦博士不仅是人体结构学的权威,更是一个话术高手。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被她带到圈套里了!

之前林森心里还有点儿纳闷,普瑞坦怎么突然关心起自己的就业问题了,闹了半天,是这么一回事儿!这家伙玩了一出先斩后奏,已经将自己推荐给国内的公安机关了!

尸丛谜雾小说预览

坦普瑞博士还在南美洲转机的时候,弗林真的帮坦普瑞博士的实验室和包括他自己,拿到了办案权。

所有与那个地下室有关的东西,全都被送到了坦普瑞博士的实验室。也包括弗林和林森在内。

很久没有来这个实验室了,林森对这里还是有点怀念的。虽然这不是美国最好的法医实验室。

但这里却是大多数法医人类学研究生,最希望实习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坦普瑞博士。

她经常纠正别人对她的评价。不是全美最好的法医人类学家之一,而是地球上最好的法医人类学家。

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这绝对是骄傲自大的表现。但对于坦普瑞博士来说,这是一个相对客观的评价。

验骨台上,赖有才的骨骼已经按照顺序摆放好。与林森在田纳西大学实验室里一模一样分毫不差。所有坦普瑞博士的实习生都会这么做。

林森与这里的其他工作人员一一打了招呼。这里每一个人都拥有博士头衔,还有人甚至有好几个。

熟悉坦普瑞博士的人,都认为她不是正常人类。她有差一点点就到六尺的身高,一百三十磅的体重,终日高热量食物不离手,却看起来一点都不胖,甚至有点消瘦。

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她生病了。但事实却是,她那个聪明的大脑太过活跃,每天都需要消耗2000大卡以上的能量。

这几乎与一个正常人每天的基础代谢相当。而这个几乎时刻处于亢奋工作状态的大脑带给她的是四个博士学位,以及熟练使用十几种语言的能力。

在林森和其他实习生的眼中,坦普瑞博士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怪物。

而现在,怪物本人拖着行李箱从门口走了进来。认真且准确的用全称问候了所有人之后,坦普瑞博士走上了验骨台,就像女王重回自己的王座。

戴上手套的同时,坦普瑞博士进入了工作状态:“林博士,你有什么新发现?能够确定死因吗?”

“还不能。我重新检查过所有骨骼,没有发现可以推定死因的骨损伤。但我发现死者的舌骨的损伤与腕骨、踝骨的时间轨迹相同,且都有重塑痕迹。”

一边说,林森一遍调出了这些地方的X片。而坦普瑞博士则逐个拿起先关骨骼仔细的查看。

“我见过这种损伤,在一座二战时期的集中营里,这是虐待犯人的一种方式,我称之为船型绳结。绳结套住脖子,双手反绑,双脚也反绑连成一线。手臂或者腿放松,就会令自己窒息。”

林森点头表示赞同,这和他在那个地下室里“看”到的画面一致。当然,就算没有那个特别的天赋,他的法医人类学知识也会得出同样结论。

弗林在一旁说道:“这难道不是死因吗?手脚坚持不住之后把自己勒死,这不是变态最喜欢用的方式吗。”

林森摇头:“不,舌骨只是产生了裂痕,还保持了一定的弹性。骨骼重塑的痕迹也说明,这些都是死前伤。”

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坦普瑞博士,而她还在继续观察那块舌骨。摩挲了很久之后,她突然放下舌骨,捡起左胸的肋骨,然后是胸骨。

很显然坦普瑞博士发现了什么,大家都在安静的等待。终于,她抬起了头:“我想这就是死因,窒息。过程很长机械性呼吸衰竭导致的窒息。”

林森的脸上和其他人一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心里却是给坦普瑞博士竖起了大拇指。果然不愧为地球上最好的法医人类学家。

坦普瑞博士开始了讲解模式:“弗林推测的没错。凶手的确是让死者自己勒死了自己。死者左侧第三到第五肋骨以及胸骨上有轻微的染色的。说明死者的心脏曾经严重水肿。这符合窒息死亡的特征。而舌骨上的重塑并不只有一次。这说明舌骨上的骨裂并不是一次形成的。我推测死者曾经经理了非常漫长的窒息过程。”

弗林问:“多长?”

坦普瑞博士问:“林博士你的推测呢?”

林森说道:“从骨骼重塑的痕迹看,三到四个月。”

坦普瑞博士点头:“我认同这个结论。”

在三四个月里,死者经历里漫长的折磨。每当他窒息濒死,凶手总会让充分的感受缺氧的痛苦,然后才稍微放开一点让他呼吸。

这个循环不断的重复,直到死者的心肺肿大发炎,其他身体器官也跟着彻底崩溃。

即使是阅历丰富的FBI资深探员也必须承认。这是他听过最残忍的杀人案例之一。

相比两位FBI雇员的感叹唏嘘,法医实验室的一众人却表现的都很平静。不仅因为他们都很专业。还因为他们都曾参与考古发掘工作。

在人类的历史上,有很多与相当,甚至更加残忍的做法。区别只是曾经的人类是为了复仇,树立权威,制造恐惧,献祭等等。而卡戎似乎只是为了快感。

林森经常问自己:这算是人类的进步吗?

坦普瑞博士打断了林森的思辨:“林博士,你确定没有遗失任何一块骨头吗?”

“我非常确定,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失误。他和其受害者一样,没有镫骨。这块骨头被取走了。”

“是卡戎。”

几分钟后,坦普瑞博士在报告上签上了名字。这具尸体正式加入了卡戎的“作品集”。并且被送入坦普瑞博士专用的验骨室。

镫骨, 是听小骨的一个,附着于耳蜗的卵圆窗,功能是转化音波为可听的声音。在人体中它是最小和最轻的骨。

卡戎每次作案的手法,目标,地点等等条件都不尽相同,最终将这些去链接起来的就是这块人体最小最轻的骨头。

九成得连环杀手都会从被害人身上取走纪念品。卡戎也在这九成里面。但他取走的是最不起眼,最容易被忽视的那块。

即使在专业的法医学实验室里,也无法保证每具尸体都不会遗失镫骨。它太小,太容易被忽视。

卡戎是一个天才的杀手,智商极高逻辑清晰偏偏又极端自律,关于他的侧写足足有一百多页。

每一次作案都会用不同的手法,目标类型也几乎无规律可循。这是典型的自我挑战也是最直接的炫耀。

这种人高智商变态是最让FBI头疼的类型。因为他们聪明到可以自学绝大部分网络上能够找到的专业知识。而网络,尤其是暗网上连简易核弹制作都有教程。

而习惯了背景筛查的方式圈定嫌疑人的FBI,根本不可能从拥有医疗背景,精神病史记录,服役记录,犯罪记录中找到这个空白人。

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是不存在的。直到大家注意到了这枚小小的镫骨。

用弗林的话说,这是一个骄傲的婊子养的混蛋。

变态杀手喜欢搜集战利品,却很少有把骨头作为目标的。头发指甲眼睛皮肤性器官都是常见的选择,仅有不到一成会选择骨头。

而通常这些人都会被很快发现并抓获。骨头能够留下的痕迹太多也太久,容易腐烂的软组织才是最理智的选择。除非你认为自己比所有执法者都要聪明。

真正骄傲的人是不屑于向全世界炫耀的。只有他们认可的聪明人,才有资格作为他的分母。

当然,这也是坦普瑞为什么对卡戎如此执着的原因。无论是智慧还是智商,她都不认为自己会是分母中的一个。

坦普瑞博士在遇到难题的时候 ,都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待在自己的验骨室里。

虽然林森也是这个实验室的实习生,但他并没有留下来和其他人一起研究这幅骨头。而是跟着弗林一起来到了街角的咖啡店。

因为林森已经“看到”了那个地下室里发生的事情。但同时也一直都有一个疑问,关于那台电脑和网线。 咖啡馆临街的桌子上摆着四杯咖啡,甜甜圈,薄饼,苹果派和一份看起来并不厚实的FBI档案夹。

林森问:“就这么多?”

弗林一边给薄饼淋上枫糖,一遍抽空回答道:“只有缴费记录,所以就这么多。”

林森把面前的盘子推开一点,把文件夹拖到面前。前后也就是几十秒,就看完了所有内容。

就像弗林说的一样,这里真的没有什么内容。卡戎用了一个假身份,购买了某家网络公司的一根网线。费用的终止日期是三年前。

只有这么多。

合上文件夹,林森倒也谈不上多失望,只是有些遗憾。关于这个故事,留下了一点令人遗憾的小悬念。

就在林森准备放下它,端起自己的那杯焦糖玛奇朵时,伦纳德突然说道了一句:“KV4网络公司,为什么买这家的网络服务?”

“KV4,有什么特别?”

弗林也放下了手里的叉子,和林森一起看向伦纳德。

“KV4是收费最高的网路供应商,价格是普通网络公司的几倍。在普通中产社区,用这么贵的网络服务,这不太像卡戎的风格。除非有一定这么做的必要。”

看到其他两人都看向自己,弗林立刻掏出手机:“了解,KV4的更详细的资料。”

大约就是吃了一个甜甜圈的功夫,弗林就收到了局里同事的回复。不仅是关于KV4网络服务公司的更详细的资料。还有与同时期他公司的横向对比。

果然是专业的。

KV4的确是同时期网络服务公司里收费最高的。实际上很少有家庭选择这家公司的网络。

在卡戎的那座房子所在社区,只有这一户选择安装了KV4的网络。很明显,卡戎有一定要选择这个网络的理由。

回头再看那份订购合同。卡戎选择的并不是常规套餐,而是一个编号18的定制套餐。

这个时候又需要专业的支持,弗林这次打给了局里网络部门的同事,并且贴心的打开了免提。

“18套餐与其他套餐最大的区别是特别的VPN服务。有了这个服务之后,登录海外网络就会更加流畅。而且他有特别指定了Asia服务器,亚洲。”

亚洲,就是这个。

弗林推开盘子:“这么说来,卡戎是有一个或者几个亚洲的网友。时不时给他或者他们直播自己的杀人过程。”

林森说道:“现在看来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伦纳德,一个还是很多个。”

“都可能。概率上一个的可能性更大。无论是与卡戎分享,还是与卡戎交流,都应该是能够被卡戎认可的人。这种人绝对是稀有,更是不合群的。”

“一个这样的变态杀手已经很让人头疼了,不要再多了。”

“就算还有一个,也应该是在亚洲那边,不归你们FBI管。”

理论上林森同意他们的看法。但他有一种感觉,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自己是一个中国人,那具尸体是中国人,而卡戎聊天的对象是亚洲的某个地方的某个人。

这些都是低概率的巧合吗?

可能是,也可能....

林森吃掉第二个甜甜圈的时候,白皓和布朗也坐到了桌旁。从表情上可以看出,他们都不太能理解,这三个男人为什么会在上午10点吃这么多的甜食。

弗林拿出老兵的派头说道:“要吃点什么吗,kids?”

布朗立刻坐直身体:“NO,sir。”

“尸体的身份已经确认为赖有才,是我国出逃人员。所以我们希望....”

弗林直接打断她的话:“他是谋杀的受害者,而谋杀发生在美国领土上,所以管辖权属于FBI。我可以定期分享信息。但你不可能参与调查。”

被弗林一轮抢白之后,白皓愣了一会之后立刻跑出去打电话。白皓刚刚出门,布朗就立刻说道:“我刚刚接到副局长电话,他要求我们配合她,调查的重点是赖有才这个人。”

弗林推开盘子,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你在暗示我什么?”

布朗没有回答他,而是说道:“我们都曾宣誓,维护这个国家的利益。”

弗林是一个老兵,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誓言对于他的意义,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所以他也非常反感这种谈话模式。

就在弗林准备好好跟这个新兵聊聊誓言的意义时,白皓回到了桌旁。她好像跑得有点急,呼吸有点急促。

而从林森这个角度看上去,正好对着那对紧紧包裹在白色衬衫下的,上下起伏的脂肪团。

林森下意识的在心里发出了,哇哦,的感叹。

这个姑娘不是林森喜欢的类型。不是说她不够漂亮,而是因为她除了漂亮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这就是和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共事之后的后遗症就。任何本能冲动,都是基础脑也几是所谓爬行动物脑,所支配的动物性的外显。

这是人类非智慧的一面,而他们则是智慧的代表。所以当林森发觉自己对这对女性特征有感觉的时候,他的反应是:哦,自己好像很久没有亲密的女性朋友了。

白皓在喘匀气之后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赖有才在出逃美国之前,转移了超过十亿人民币的赃款。”

伦纳德感叹:“哇哦,那可是一亿多美元。”

布朗纠正道:“没有那么多。转移这么大规模的资金,至少需要付出三成的洗钱成本。估计应该是六千到七千万美元。”

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惊叹的数字,但真正发出惊叹似乎之后伦纳德一个人。林森和弗林在惊叹之余,立刻想到是这个恐怖的数字所带来的后续影响。

林森举手问道:“需要我回避吗?好像你们在说一些很了不得的事情。”

没等弗林说话,白皓就表态:“不需要,我们可能还需要你的专业知识。”

林森抓住了重点:“还需要?”

面对林森的反问,白皓的脸色变得有点奇怪,但还是说了出来:“每年都有官员出逃美国。像赖有才这样的还有很多个。”

林森问道:“你指的是携带的赃款,还是同样被杀。”

白皓说道:“都有。”

弗林插入了谈话中:“我们两国没有引渡条约,所以FBI也不可能帮助你们抓捕这些出逃官员。你们最多只能监视。”

白皓点头:“是的,监视和规劝。我们只能做这么多。”

“所以,还有其他像赖有才这样的人,从你们的监控中消失了?”

“是这样的。”

“是只有人消失了?”

“还有钱。”

简单的问答之后,问题的核心就摊在桌面上了。无论对于哪一方来说,问题的严重性都上升了不止一个等级。

连环变态杀手拥有巨额的财富,而且很可能是大量无法追踪的现金。这将会产生一个质的改变。

巨额财富可能带来的更隐蔽的藏身处,更大的受害者选择范围,更加专业的设备,更好的健康保证,甚至可能是政治地位。

一个最简单的场景假设。住在海边,开着直升机或者游艇抛尸外海。尸体被发现的几率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财富超过某个界限之后,就会产生相应的特权。不仅在美国如此,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如此。

伦纳德问道:“每一个都带了这么多钱?”

“赖有才不是最多的,也不是最少的。但每一个敢出逃,并且成功的人,都至少会给自己准备一笔够花的钱。”

“你们怀疑有多少人,是因为这个原因消失的?”

“我们不是专业的,所以...”

“我需要名单,需要你们的监视记录,携带的财富数量。”

“不可能全部交给你,只能是有选择的。”

林森站起身来,对侍应生示意点单:“实验室的标准咖啡外带一套。”

侍应生快速写下单子,同时喊道:“实验室咖啡外带照旧。”

点单之后,林森说道:“我想,我应该回实验室了。这个消息坦普瑞博士来说应该也很重要。” 尸丛谜雾

尸丛谜雾

尸丛谜雾

尸丛谜雾

尸丛谜雾

尸丛谜雾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尸丛谜雾小说、尸丛谜雾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