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手珠医小说、玄手珠医小说无广告

珠沙华 都市情感 2020-11-21 14:05:07 0 0

玄手珠医

玄手珠医小说、玄手珠医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8-17 15:09

字数: 5,152,555

状态: 已完结 1657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玄手珠医小说简介:一切的改变源自一颗神秘的珠子,从此,籍籍无名的穷酸挫,变成了人尽皆知的高富帅,从此,校花绕膝,美女随身,枭雄俯首。杨枫在脂粉堆中跌滚爬打,在风尘道上财源广进、一呼百诺,笑看风云……

玄手珠医小说预览

第一章杨枫这么一分神,王玉凤的咳嗽总算停了下来,她也没在意,以为是口水呛到了,准备将战争进行到底,却听到一声冷叱。

“够了!”

老板娘陈琳寒着脸走了出来,清冷的目光扫过五名学徒,然后沉声说道:“杨枫中午送出的一盒蛋糕,里面居然有一只蟑螂,顾客情绪非常激动,这件事对我们蛋糕店影响很大,必须有人承担责任。

几双目光同时看向了杨枫,意思很明显,这责任就该杨枫承担。

陈琳微一沉吟,葱管似的玉指朝杨枫一点:“你跟我来。”

“好的。”杨枫坦坦荡荡,跟着陈琳朝操作间走去。

两人刚刚走进操作间,外面就小声议论开了。

“你们猜,琳姐会怎么收拾他?”王玉凤余怒未消,迫不及待展开话题。

矮胖学徒接茬:“还能怎么着,骂个狗血淋头,然后卷铺盖走人呗。”

“这也太便宜他了,得让他赔偿损失。”麻杆一样的另一个学徒说。

“王姐,琳姐说顾客很激动,怎么没上门讨说法呢?当面骂多痛快啊!”满脸粉刺的学徒很失望的说道。

“我想应该是被琳姐摆平了,琳姐的魅力呀……。”王玉凤不得不承认,自己跟陈琳还有那么一点点儿差距。

……

操作间,老板娘陈琳脸色不大好。

“今天的事,你怎么看?”陈琳问道。

“蟑螂应该是做蛋糕的时候放进去的,很明显是在针对我,如果我猜的不错,十有八九是王玉凤。”

陈琳冷静地看了他一眼:“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哦?”杨枫语气一滞,既然不是这件事,那就只有高秦生那件事了,他早就准备好表态了,“琳姐,那事我只当没看见,你如果还不放心,那就开除我好了,反正我不会乱说的。”

陈琳看了他好一会儿,片刻后,展颜一笑。

平日里,陈琳就像高高在上的女王,面对学徒,很吝啬她的笑脸。

这一笑如同春江水暖,当真是风韵无限,差点把杨枫的魂都笑飞了。

杨枫心驰神摇之际,却又从陈琳笑容里,看到了丝丝落寞和无助。杨枫心想,别看着外表光鲜,也许琳姐心里,也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吧,她和高秦升之间,肯定还有其他隐情。

陈琳摇摇头,指了指墙上挂着的衣服,还有一顶烟囱帽,命令道:“把它换上。还有,我先出去,一会叫你,你再出来。”

杨枫瞠目结舌,那……那可是蛋糕师的制服,穿上了就是一种象征,也是一种认同。

琳姐这是要升我的职?

如此说来,琳姐根本就没怀疑我?也没有让自己承担责任的意思。

……

外间,王玉凤和三个男学徒一直翘首以盼,他们早就脑补出一幅景象,杨枫被琳姐骂的狗血淋头、屁滚尿流,然后灰溜溜地卷铺盖走人。

操作间门终于开了,不过走出来的却只有老板娘陈琳一个。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杨枫竖起了耳朵。

首先响起陈琳的声音:“我问问你们,如果有人为了一己之私,置蛋糕房的生死存亡于不顾,我应该怎么处置他?”

王玉凤迫不及待慷慨陈词:“开除呗,如果影响恶劣,还要追究他的责任。”

听了王玉凤的话,杨枫怒火中烧,差点冲出来跟这娘们理论,我没非礼你吧?这是要把老子往死里弄的节奏啊。

“你们几个也是这么认为的?”陈琳声音再度响起,应该是在询问三名男学徒。

“是。”三个人异口同声,仿佛排练好了一般。

“狼狈为奸,一丘之貉!”操作间里,杨枫咬牙切齿。 第二章“好!很好!”陈琳说,“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头顶的监控不是摆设吧!”

外面一片静默。

杨枫却哑然失笑:“是啊,怎么没想到还有监控,琳姐就是厉害。”

片刻后,杨枫听到琳姐寒气逼人的声音:“都没话说了?那好,我现在宣布,王玉凤,你被开除了!”

店内一阵静默,然后响起王玉凤抽泣着的哀求声:“琳姐,我……我一时糊涂,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没了这份工作,我真的会死啊。”

陈琳看着她的酸楚样子,不禁也有些心软,开口道:“能不能原谅你,还要看杨枫肯不肯,毕竟,是你陷害他在前。”

“琳姐……”三个男学徒也开口求情,他们觉得,杨枫小肚鸡肠,肯定不会饶了王玉凤的。

但还没开口,就被陈琳厉声打断:“你们一样有责任,不想被开除的,都给我好好反省!”

男学徒们顿时噤若寒蝉。

又是一阵沉默后,杨枫才听到陈琳的声音:“小枫,你可以出来了。”

杨枫沉冤得雪、扬眉吐气走了出来,当王玉凤他们几个看到杨枫一身装备时,心如死灰。

陈琳不顾几位学徒的反应,以不容置疑的语气淡淡道:“从今天开始,杨枫就是我的助手……”

杨枫穿上了蛋糕师行头,虽然身子略显单薄,却不失修伟挺拔。

“你看,王玉凤怎么处理?”陈琳低声问道。

杨枫沉吟了一下,他如今神珠在手,早已和王玉凤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如果和她计较,岂不是显得自己没了身份。

“算了,让她重新试用吧。”杨枫淡淡开口道。

王玉凤脸色一喜,夹着几分羞愧,连忙给杨枫鞠躬道:“谢谢你,小枫,你真是宽宏大量。”

其他几个男学徒,也是心里暗叹,这杨枫年纪轻轻,竟然就能有这样的气度,将来肯定大有前途,以后一定要和他处好关系。

接下来,陈琳将杨枫带进了操作间,正式开始教授他如何制作蛋糕。

刚做到了一半,杨枫就听到有人叫“哥”,回头看去,却是小妹秦雪进了店里。

秦雪并不是杨枫的亲妹妹,而是杨战天一位朋友死去之后,收养来的,但无论是杨战天,还是杨枫,都早已把秦雪当成了自家人。

她一米六五的个头,穿着白色短袖T恤,藏青色百褶裙,白袜子黑皮鞋,现在女孩早长,发育基本到位。

这套装备,配上五官精致如同动漫少女的鹅蛋脸,让秦雪愈发显得清纯可人,明艳不可方物。

秦雪一眼看到白褂高帽的杨枫,美眸马上亮起,走上前来,围着杨枫转了两圈。

杨枫也是怡然自得的立在那里,任由妹子瞻仰。

秦雪双眸弯成两弯新月,唇角绽出两朵浅浅梨涡,声若珠落玉盘:“哥,你升职了?”

杨枫笑着挺了挺胸膛:“怎么样?还对得起观众吧!”

“何止啊,哥哥好帅,你要是回到学校,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校草。”刚开始,秦雪美眸中还是异彩连连,说到后来,逐步被一抹落寞所取代。

当初辍学,便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只能供得起一个人念书,而杨枫义无反顾的把这个机会让给了秦雪。

他处理的干净利落,秦雪知道这事的时候,早就没法挽回了,所以她一直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哥哥。

杨枫摇摇头,宠溺地揉了揉小妹如丝如缎的秀发,“你先自习,我去忙了。”

“讨厌,你把人家头发弄乱了!”秦雪一番娇嗔,紧接着冲着杨枫挥了挥粉拳:“哥哥加油!”

“你也是。”杨枫也情不自禁握紧了拳头。 第三章一个小时后,杨枫已经记下了制作蛋糕的基本要领,不过亲自操作依然是笨手笨脚,陈琳要求他先在心中模拟,也可以在家中练习,总之,制作蛋糕不是什么高深的学问,但是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然后,陈琳看看天色,道:“不早了,今天不用你值班,跟小雪一起回去吧。”

“好。”杨枫说着话就往外走,陈琳叫住他:“怎么不换衣服。”

杨枫憨笑着挠头:“我想……我想让我爸看看。”

陈琳怔怔地看着杨枫,然后温婉一笑:“好吧,去吧。”

“谢谢琳姐。”杨枫很开心,随口说道:“琳姐,你的笑真美。”

“去你的,没大没小!”陈琳啐了一口,脑海中却浮现出另外一副音容笑貌,他也会痴痴傻傻地看着自己:“姐,你的笑真美。”

“弟弟,你在里面好吗?”陈琳默默低语,眼眶尽湿。

杨枫跨上自行车,左脚点地,拍拍后座,豪情满怀对秦雪喊道:“上来。”

“嗯。”秦雪点点头,扶着后座,踮起脚尖,就坐了上去。

“抱紧我,小心摔着。”杨枫说完,用力一蹬,自行车飚了出去,秦雪一声惊呼,紧紧抱着哥哥有力的腰部,还将侧脸贴在他的后背上。

每每这个时候,杨枫都能感受到小妹对自己的依恋。

杨枫这匹“破驴”, 除了铃铛哪里都响,所以,每经过一个岔口,他还要稍微减速,用双脚制动。

又经过一道巷口,斜刺里突然冲出一辆白色小车,小轿车一个急刹,正挡在了杨枫的前方。

杨枫脑袋一懵,情急之下死死握住车把,双脚落地,咬牙切齿抗拒着自行车的惯性。

后座上的秦雪早已花容失色,双手几乎掐进杨枫的腰间软肉里,却忘了跳下车座。

日子刚有盼头,我不能死!

啊——

杨枫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喊,终于刹住了自行车,他大口喘气,惊魂未定,感觉身上凉飕飕的,这才发现是出了一身冷汗。

秦雪已经跳下车来,担忧地看了眼哥哥杨枫,当目光落在小轿车白色的车身上时,俏脸瞬间凝霜。

杨枫敏锐地觉察到妹妹的表情变化,开口问道:“小雪,你认识?”

秦雪没有开口,小轿车侧门打开,走出一个身材颀长的年轻人,衣服质地优良,非常修身,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他戴着一副墨镜,一个劲儿看着秦雪。

“秦雪,他谁呀?”杨枫还没来得及发飙,墨镜男青年便斜睨杨枫,开口了,那口气中,满满的蔑视几乎流淌出来。

“我哥,杨枫。”秦雪冷冷回道。

“嗬?”墨镜男摇头晃脑,痞里痞气,“不对呀,你姓秦,他姓杨,不会是情哥哥吧!”

“秦寿,你胡说什么!”秦雪俏脸微红。

杨枫诧异的看了眼妹妹,没想到一向温婉内向的妹子也会骂人。

秦寿摘掉墨镜,苦着脸对秦雪道:“小雪,我改名了,现在叫秦长生,别再叫我原来的名字行吗?”

杨枫眼睛睁得老大,心中一阵爆笑,原来小雪不是在骂人,这货还真叫禽兽,他老子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极品,居然给儿子起了这么一个奇葩的名儿。

秦雪冷笑:“小雪也不是你叫的,咱们没那么熟,你不想让我叫也可以,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就好。”

“可是我对你是真心的呀!”秦寿拍着胸口,真情表白,“你上我的宝马车,我送你回家,不比你坐自行车舒服的多?”

“秦寿,你的真心话不要对我说,我听着恶心,留着对那些愿意坐宝马的女生说吧!”说完,秦雪给秦寿留了一个俏丽冰冷的背影。

“小雪……”

看到秦寿喋喋不休的纠缠小雪,杨枫不干了,靠,当哥哥是透明的吗? 第四章“喂,这位同学,叫秦寿是吧!”

“看在你是秦雪哥哥的份上,赶紧给我滚开,刮到我的宝马车,卖了你都赔不起。”刚刚还挺温柔的秦寿勃然变色。

杨枫脸色一寒,用食指点着秦寿的鼻尖,道:“你爸没教过你人话吗?哦,对了,他都能给你起个秦寿的名儿,也没把你当个人!”

“你……”秦寿指着杨枫,一时气急,满脸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杨枫摇头道:“不要你呀我呀的,我是小雪的哥哥,显然,小雪很讨厌你,所以,我现在警告你,最好离我妹妹远点。”

秦寿气急反笑:“要是我不呢?”

“你可以试试,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要你的命!”

听了哥哥的话,秦雪那又长又黑的睫毛,如同风中蝴蝶翅膀般,好一阵颤动。

与此同时,秦寿却是哈哈大笑。

秦雪被秦寿笑得发毛,拽了拽杨枫的胳臂,道:“哥,咱们回家吧!”

“不急,禽兽好像有话说。”杨枫淡淡一笑,看着秦雪,问道:“这禽兽是你同学?”

“嗯。”秦雪点点头,低声道:“他跟我同班,是个转校生,听说爸爸是政法委书记秦守仁,他仗着自己家里有势力,在学校里欺负了不少女孩。”

纨绔子弟,还祸害女生!祸害其它女生也就罢了,居然还想打小妹的主意!杨枫看向秦寿的目光越发阴冷,正好再拿你做做试验。

于是,杨枫朝秦寿走去。

“想走?晚了!”秦寿张开双臂,拦住杨枫他们的去路。

他以为杨枫兄妹要走呢。

“爷爷说要走了么?”杨枫好整以暇道,发现神珠具有攻击属性,现在他可是胆大包天,虽然告诫过自己要低调,这会早将“低调”二字抛到爪哇国了。

秦寿冷笑:“靠,在我跟前称爷爷,还真带种,我现在就动一动小雪的汗毛,看你怎么要我的命?”

说着,秦寿就伸出了咸猪手,要对秦雪动手动脚。

秦雪“啊”的一声躲到了哥哥杨枫背后,杨枫则是一把打开秦寿的手,冷冷摇头:“你有病!”

“你他妈才有病!”秦寿跳脚反驳。

杨枫怜悯地看着秦寿:“忘了告诉你,我家三代行医,本人幼承祖训,熟读医经药典……算了,跟你说大白话,我说你有病,你就一定有病!”

看着哥哥说的有板有眼,而秦寿的脸在一丝丝变绿,秦雪有股想要爆笑的冲动。

“放你娘的屁!”秦寿暴走了,“老子不知道有多健康!”

杨枫叹息一声:“你这就发病了。”

“我……咳咳咳……咳咳咳……”

秦寿还待反驳,却突然咳嗽起来,而且,这一开咳,就不可收拾,没一会便是脸红脖子粗,眼睛珠子都暴突出来。

“咳咳咳……咳咳咳……”

看到这一幕,秦雪不可思议瞪大了美眸,心说秦寿同学这病来得好急呀。

杨枫松开右手,秦寿咳嗽马上停止。

杨枫走上去,用左臂揽着秦寿的肩头:“同学,现在相信了吧,你病得不轻啊!”

“我……我怎么可能?”秦寿气喘吁吁道,刚才是坚决不信自己有病,可是现在却产生了一丝动摇。

杨枫一脸悲天悯人的表情:“医者父母心,我怎么可能骗你?虽然你刚才对我们兄妹很无礼,但是看在你是个病人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对了,死人是坐不了宝马车的,可怜啊。”

说罢,杨枫带着秦雪转身而去,留给秦寿一个潇洒的背影。

……

玄手珠医小说预览

杨枫这么一分神,王玉凤的咳嗽总算停了下来,她也没在意,以为是口水呛到了,准备将战争进行到底,却听到一声冷叱。

“够了!”

老板娘陈琳寒着脸走了出来,清冷的目光扫过五名学徒,然后沉声说道:“杨枫中午送出的一盒蛋糕,里面居然有一只蟑螂,顾客情绪非常激动,这件事对我们蛋糕店影响很大,必须有人承担责任。

几双目光同时看向了杨枫,意思很明显,这责任就该杨枫承担。

陈琳微一沉吟,葱管似的玉指朝杨枫一点:“你跟我来。”

“好的。”杨枫坦坦荡荡,跟着陈琳朝操作间走去。

两人刚刚走进操作间,外面就小声议论开了。

“你们猜,琳姐会怎么收拾他?”王玉凤余怒未消,迫不及待展开话题。

矮胖学徒接茬:“还能怎么着,骂个狗血淋头,然后卷铺盖走人呗。”

“这也太便宜他了,得让他赔偿损失。”麻杆一样的另一个学徒说。

“王姐,琳姐说顾客很激动,怎么没上门讨说法呢?当面骂多痛快啊!”满脸粉刺的学徒很失望的说道。

“我想应该是被琳姐摆平了,琳姐的魅力呀……。”王玉凤不得不承认,自己跟陈琳还有那么一点点儿差距。

……

操作间,老板娘陈琳脸色不大好。

“今天的事,你怎么看?”陈琳问道。

“蟑螂应该是做蛋糕的时候放进去的,很明显是在针对我,如果我猜的不错,十有八九是王玉凤。”

陈琳冷静地看了他一眼:“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哦?”杨枫语气一滞,既然不是这件事,那就只有高秦生那件事了,他早就准备好表态了,“琳姐,那事我只当没看见,你如果还不放心,那就开除我好了,反正我不会乱说的。”

陈琳看了他好一会儿,片刻后,展颜一笑。

平日里,陈琳就像高高在上的女王,面对学徒,很吝啬她的笑脸。

这一笑如同春江水暖,当真是风韵无限,差点把杨枫的魂都笑飞了。

杨枫心驰神摇之际,却又从陈琳笑容里,看到了丝丝落寞和无助。杨枫心想,别看着外表光鲜,也许琳姐心里,也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吧,她和高秦升之间,肯定还有其他隐情。

陈琳摇摇头,指了指墙上挂着的衣服,还有一顶烟囱帽,命令道:“把它换上。还有,我先出去,一会叫你,你再出来。”

杨枫瞠目结舌,那……那可是蛋糕师的制服,穿上了就是一种象征,也是一种认同。

琳姐这是要升我的职?

如此说来,琳姐根本就没怀疑我?也没有让自己承担责任的意思。

……

外间,王玉凤和三个男学徒一直翘首以盼,他们早就脑补出一幅景象,杨枫被琳姐骂的狗血淋头、屁滚尿流,然后灰溜溜地卷铺盖走人。

操作间门终于开了,不过走出来的却只有老板娘陈琳一个。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杨枫竖起了耳朵。

首先响起陈琳的声音:“我问问你们,如果有人为了一己之私,置蛋糕房的生死存亡于不顾,我应该怎么处置他?”

王玉凤迫不及待慷慨陈词:“开除呗,如果影响恶劣,还要追究他的责任。”

听了王玉凤的话,杨枫怒火中烧,差点冲出来跟这娘们理论,我没非礼你吧?这是要把老子往死里弄的节奏啊。

“你们几个也是这么认为的?”陈琳声音再度响起,应该是在询问三名男学徒。

“是。”三个人异口同声,仿佛排练好了一般。

“狼狈为奸,一丘之貉!”操作间里,杨枫咬牙切齿。 “好!很好!”陈琳说,“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头顶的监控不是摆设吧!”

外面一片静默。

杨枫却哑然失笑:“是啊,怎么没想到还有监控,琳姐就是厉害。”

片刻后,杨枫听到琳姐寒气逼人的声音:“都没话说了?那好,我现在宣布,王玉凤,你被开除了!”

店内一阵静默,然后响起王玉凤抽泣着的哀求声:“琳姐,我……我一时糊涂,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没了这份工作,我真的会死啊。”

陈琳看着她的酸楚样子,不禁也有些心软,开口道:“能不能原谅你,还要看杨枫肯不肯,毕竟,是你陷害他在前。”

“琳姐……”三个男学徒也开口求情,他们觉得,杨枫小肚鸡肠,肯定不会饶了王玉凤的。

但还没开口,就被陈琳厉声打断:“你们一样有责任,不想被开除的,都给我好好反省!”

男学徒们顿时噤若寒蝉。

又是一阵沉默后,杨枫才听到陈琳的声音:“小枫,你可以出来了。”

杨枫沉冤得雪、扬眉吐气走了出来,当王玉凤他们几个看到杨枫一身装备时,心如死灰。

陈琳不顾几位学徒的反应,以不容置疑的语气淡淡道:“从今天开始,杨枫就是我的助手……”

杨枫穿上了蛋糕师行头,虽然身子略显单薄,却不失修伟挺拔。

“你看,王玉凤怎么处理?”陈琳低声问道。

杨枫沉吟了一下,他如今神珠在手,早已和王玉凤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如果和她计较,岂不是显得自己没了身份。

“算了,让她重新试用吧。”杨枫淡淡开口道。

王玉凤脸色一喜,夹着几分羞愧,连忙给杨枫鞠躬道:“谢谢你,小枫,你真是宽宏大量。”

其他几个男学徒,也是心里暗叹,这杨枫年纪轻轻,竟然就能有这样的气度,将来肯定大有前途,以后一定要和他处好关系。

接下来,陈琳将杨枫带进了操作间,正式开始教授他如何制作蛋糕。

刚做到了一半,杨枫就听到有人叫“哥”,回头看去,却是小妹秦雪进了店里。

秦雪并不是杨枫的亲妹妹,而是杨战天一位朋友死去之后,收养来的,但无论是杨战天,还是杨枫,都早已把秦雪当成了自家人。

她一米六五的个头,穿着白色短袖T恤,藏青色百褶裙,白袜子黑皮鞋,现在女孩早长,发育基本到位。

这套装备,配上五官精致如同动漫少女的鹅蛋脸,让秦雪愈发显得清纯可人,明艳不可方物。

秦雪一眼看到白褂高帽的杨枫,美眸马上亮起,走上前来,围着杨枫转了两圈。

杨枫也是怡然自得的立在那里,任由妹子瞻仰。

秦雪双眸弯成两弯新月,唇角绽出两朵浅浅梨涡,声若珠落玉盘:“哥,你升职了?”

杨枫笑着挺了挺胸膛:“怎么样?还对得起观众吧!”

“何止啊,哥哥好帅,你要是回到学校,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校草。”刚开始,秦雪美眸中还是异彩连连,说到后来,逐步被一抹落寞所取代。

当初辍学,便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只能供得起一个人念书,而杨枫义无反顾的把这个机会让给了秦雪。

他处理的干净利落,秦雪知道这事的时候,早就没法挽回了,所以她一直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哥哥。

杨枫摇摇头,宠溺地揉了揉小妹如丝如缎的秀发,“你先自习,我去忙了。”

“讨厌,你把人家头发弄乱了!”秦雪一番娇嗔,紧接着冲着杨枫挥了挥粉拳:“哥哥加油!”

“你也是。”杨枫也情不自禁握紧了拳头。 玄手珠医

玄手珠医

玄手珠医

玄手珠医

玄手珠医

玄手珠医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玄手珠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