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兵医王小说、铁血兵医王小说无广告

珠沙华 都市情感 2020-11-21 14:04:32 0 0

铁血兵医王

铁血兵医王小说、铁血兵医王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5 12:43

字数: 2,350,851

状态: 已完结 75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铁血兵医王小说简介:他本是铁血兵王,却身负高超医术,更是被师父赐下神秘戒指……

他本是为救治美女大小姐庄雅而来,却没想到麻烦不断,他只好见招拆招……

他本以为都市生活和平宁静,却没想到依旧有作恶多端的混混,欺男霸女的恶少,于是他拳打混混,脚踢恶少……

他本以为可以事成拂衣去,没想到却各色美女缠住,那一个个刁蛮校花、娇媚女老板、温柔教师,风情小记者,让他乱花迷眼……

铁血兵医王小说预览

第一章黄管家愣了一下,然后道:“好的,陈医生,你的要求我会和老爷说……”

陈黄龙摇摇头,道:“不,看来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从现在开始,关于庄雅的一切都由我来安排!而你们,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

黄管家迟疑了片刻,他没想到早上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医生竟然会变得如此强势,气场强大的根本不容别人反驳。

没等黄管家说话,陈黄龙看了看四周,继续说道:“还有,我不喜欢被监视,希望你能够把那些人都撤掉!否则,我会将他们当作敌人看待!到时候,如果出现什么不好的后果,我概不负责!”

黄管家道:“可是这些保镖是老爷请来保护小姐的!”

陈黄龙冷冷一笑,身上竟然散发出一种凛然的气势。他说道:“你可以把我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庄镇东,如果他不信任我,可以现在就辞掉我,否则,这里一切由我做主!”

黄管家盯着陈黄龙,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恐怕陈黄龙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

可是一想到老爷曾经不止一遍的叮嘱自己要配合陈黄龙的行动,这让他有些迟疑,同时他也在担心着庄雅的安危。

陈黄龙淡淡一笑,双手如电,在黄管家的面前划了两下。

黄管家只感到一阵寒光闪过,紧接着,他只听到当啷一声脆响。

作为庄雅的管家兼保镖头领,他的身上自然是带枪的。

可是此时他的手枪却已经掉落在地上,而且断成了三截,看着光滑的断口处,显然是被利刃切割的。

黄管家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心中涌上一股寒意!

他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他的手枪可不是样子货,枪身可是合金打造呀!

而且,刚刚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陈黄龙的动作!

换言之,如果陈黄龙想要杀死他,只需要一瞬间!

此刻,黄管家对陈黄龙的印象发生了天反覆地的变化。

陈黄龙笑道:“放心,只要我在,庄雅的安全绝对没有问题!既然庄老板请我来,自然有他的道理。”

陈黄龙的表现,让黄管家心中震惊。在他的强势要求下,黄管家只好将与庄雅有关的物品转交给了陈黄龙,并叮嘱道:“这段时间老爷公司出了很多问题,不排除有人要对小姐下手,你要注意点。”

黄管家离开了,和他同行的还有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壮汉。

等黄管家离开,陈黄龙回到了大厅。

此时,黄管家送来的饭菜已经被打开,整个大厅中充满了饭菜的香气。

庄雅皱着眉,看着桌上的饭菜,用筷子在里面一下一下的戳着,却是一口都不吃。

看到庄雅这个样子,周子媛的心中一酸,她强装笑容的说道:“庄雅,多吃点吧!吃多点你的身体才会好,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吃大餐,你想吃什么都行。”

庄雅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她这辈子恐怕也与没事无缘了。

陈黄龙的目光在桌子上的饭菜扫过,顿时眉头一皱。

他来到了庄雅的身边,对她道:“你平时就吃这些东西?”

摆放在庄雅桌前的是一碗小米粥,两碟绿色的不知名的蔬菜,看起来清汤寡水的,连点油花都没有。

陈黄龙拿起旁边的筷子,叼了一口青菜放入嘴里,瞬间,他就将口中的蔬菜吐了出来。

这还是给人吃的吗?

没有味道不说,就是那口感更加无法下咽。

此时陈黄龙的脑中响起了一个成语,用来形容这道菜最为不过了,那就是‘味同嚼蜡’!

真不知道庄雅是怎么吃下这些饭菜的。

陈黄龙没有等待庄雅回答,直接将她桌前的饭菜收了起来,然后扔到厕所倒掉!

周子媛气愤的将手中筷子狠狠地摔在桌上,怒声道:“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医生不让庄雅吃油腻的东西,你这是在害她!”

陈黄龙淡淡的说道:“现在我是医生,我说了算!”

说完,将自己的饭菜放在庄雅的桌前,道:“今天中午你吃这些。”

陈黄龙的话噎的周子媛说不出话来。

确实,陈黄龙才是庄雅的医生,这个身份是无法改变的。

闻着桌前饭菜那诱人的味道,庄雅的嘴角闪过一丝晶莹。

多久了?

自从得病以来,她已经多久没有吃过肉了?

诱人的香气让庄雅再也无法保持淡定。

不过,庄雅还是犹豫不决。

一直以来,周子媛就是遵守以前医生的嘱托,监督着庄雅的食谱。眼前的美食虽然诱人,但是庄雅却有些迟疑,他不想让周子媛失望。

这时,陈黄龙淡淡的说道:“我才是医生!庄雅,别忘了,你的手臂是谁给你治好的?既然我让你吃什么,你应该听医生的话!”

是呀,陈黄龙是医生,自己确实应该听他的。

而且,就算是不吃油腻的东西,自己同样也是要死的。

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不再死之前吃个痛快呢?

庄雅夹起一块香喷喷的瘦肉,放入嘴中咀嚼了起来,瞬间,脸上浮现出沉醉和回味之色。

庄雅吃下一块肉,或许是因为内疚的原因,竟然不敢去看周子媛。不过她下筷子的速度越来越快,两块肉,三块肉……到了最后,她的嘴里都装不下了,她才停下筷子。

此时庄雅的嘴中鼓鼓的,来回的蠕动着,看起来像是一个小仓鼠。

看着庄雅的嘴巴吃的油汪汪的,周子媛有些抓狂。

周子媛恶狠狠地对陈黄龙说道:“如果庄雅出了什么问题,我不会放过你。”

看着庄雅这样一个端庄的大小姐,尽然因为一点肉而变成这个样子,陈黄龙心中一酸,真不知道她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这时,庄雅看向周子媛,道:“媛媛,你饿吗?”

周子媛被庄雅的问题弄得一愣,怔怔的说道:“啊,你说什么?”

“哦,原来是不饿!”

说完,就抢下了周子媛手中的饭菜,继续开吃起来。

周子媛只感到手中一轻,然后哭笑不得的看着庄雅。

这时,陈黄龙来到了庄雅的身边,道:“庄雅小姐,我能看看你的房间吗?”

对于这个问题,如果是女生来问,还没问题,可是如果是男生问,却很容易被人想歪。

可是庄雅却笑呵呵的道:“可以,随便看!对了,以后叫我庄雅就行。”

或许是因为吃上肉的缘故,庄雅真是感觉美死了。甚至于连陈黄龙按土到极致的造型,在她的眼中,也变得顺眼了许多。

而在庄雅看来,陈黄龙是她的主治医生,让他看看自己的闺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或许是因为他将自己的手臂治好,又或许是因为他让自己吃肉,总之,现在,庄大小姐对陈黄龙的印象很不错。至少在庄大小姐的眼中,那些曾经给她治过病的医生中,陈黄龙绝对是最好的,因为他不限制自己吃肉。

此时,周子媛却是有些着急了,庄雅到底是怎么了?她怎么能够让男生随便进入她的房间呢?

就在周子媛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看到陈黄龙已经向着二楼走去。

周子媛狠狠地瞪了庄雅一眼,就急匆匆的追上了陈黄龙。

而庄雅呢,仍然在桌上笑眯眯的吃着香喷喷的瘦肉。

推开庄雅的房门,一股淡淡的幽香夹杂着各种药剂的味道传来,倒是不难闻。

庄雅房间的布置很温馨,典型的公主房。

不过当他看到床边桌上那一排排的各种药剂,药瓶,注射要,中成药等等等的时候,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陈黄龙知道,庄雅之所以这样,根本就不是得病,而是中蛊!

而桌子上的那些药,对庄雅的病情根本就没有用处,反而会破坏庄雅的身体,当他的抵抗力越来越差!

陈黄龙二话不说,大步向前,来到了这张桌子前,从旁边拿了一个垃圾桶,然后在桌子上一扫,将桌子上各种各样的药全部扫到了垃圾桶之中。

看到陈黄龙的动作,周子媛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气,道:“喂,你到底要干什么,先是让庄雅吃肉,现在又把庄雅的药给扔了,你……”

还没等周子媛的话说完,陈黄龙淡淡的说道:“她吃了那么久的药,病情有好转吗?”

额!

周子媛再次被陈黄龙轻飘飘的一句话说的无言以对。

陈黄龙心中默念:黑瞳!

瞬间,陈黄龙的双目变成了深邃的黑色,整间房间在陈黄龙的眼中变成了黑白二色。庄雅房间的每个角落,都事无巨细的呈现在陈黄龙的眼前。

嗯?

还是没有?

片刻后,陈黄龙解除了黑瞳,他发现庄雅的房间仍然没有银线虫的存在。

陈黄龙的眉头紧锁,心中暗道:找不到银线虫的源头,这下子麻烦了。

而此时,周子媛正恶狠狠的盯着陈黄龙的背影,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这时,陈黄龙一转头,看向了周子媛。

周子媛被陈黄龙的动作吓了一跳,猛地后退了两步。

陈黄龙看着周子媛,道:“带我到你的房间去看看?”此时的陈黄龙已经完全没有了上午时候的逗比模样,反而变得无比严肃,说出的话语竟然给人一种无法反驳的气势。 第二章“你说什么,你要看我的房间?”周子媛惊讶的同时,还一脸戒备的看着陈黄龙。

陈黄龙要看庄雅的房间,虽然有些容易让人想歪,但他毕竟是庄雅的医生,倒也说得过去。可是他竟然提出要看自己的房间,这又是什么道理?

突然,周子媛的脑中浮现出了不少特殊癖好的变态,而陈黄龙的样貌,也开始慢慢的和这些变态重合在了一起。

周子媛一想到以后要和陈黄龙生活在一栋别墅之中,顿时感觉到不寒而栗。

一看到周子媛的眼神,陈黄龙就知道,她绝对是想歪了。

陈黄龙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房间中有没有对庄雅有害的东西?”

至于庄雅的病情,陈黄龙并未说出实情。

因为对于巫蛊之术,实在是太过神秘。而且,陈黄龙也不知道那个下蛊之人是否就在庄雅身边,如果打草惊蛇就不妙了。

周子媛指着陈黄龙,怒声道:“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庄雅的病是因为我的房间害的?”

还没等陈黄龙说话,周子媛一把拉住他的手臂,牵着他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边走,周子媛还愤怒的说道:“陈黄龙,我让你看,可是等你看完,如果我的房间中没有让庄雅发病的东西,我和你没完!”

来到自己的房间,周子媛砰的一脚将房门踹开,松开了紧抓陈黄龙的手,道:“看吧,赶紧看,看完滚蛋!”

周子媛气的脸色发白,眼眶中似有泪光闪烁,陈黄龙有些尴尬的揉了揉鼻子,貌似自己刚刚说的有点过了。

周子媛的房间的庄雅房间大小差不多,不过风格确实完全不同。

和周子媛的性格差不多,她的房间中偏向了中性的风格。房屋有些凌乱,陈黄龙看到了周子媛床上随意摆放的内衣内裤,在不远处的一个椅子上,他甚至看到了一些内衣,上面还有这玫瑰花的花纹……

似乎是察觉到了陈黄龙的目光,周子媛的脸色一红,毕竟她不过是一个女生,让男生看到了自己的私密物品,这让周子媛有些发窘。

不过很快周子媛便板起脸来,怒声道:“要看快看!”

看到周子媛的怒火似乎已经压抑到了极限,陈黄龙可不想再刺激她了,他立刻运转起黑瞳,双目漆黑,如果雷达一般扫视这屋内的摆设。

渐渐的,陈黄龙的眉头皱了起来。

果真还是没有!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周子媛的房间中有银线虫的话,恐怕她早就中了蛊了。

陈黄龙摇摇头,也没进入屋中,就直接退了出来。

周子媛盯着陈黄龙,道:“怎么样?没有吧!”

陈黄龙点了点头。

周子媛冷冷的注视着他,道:“你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了?”

陈黄龙将周子媛的房门关闭,然后淡淡的说道:“周子媛同学,你想多了。至始至终我都没有说是你害的庄雅得病,刚刚那些不过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给你道歉?”

说完,陈黄龙就离开了。

“你!”周子媛第三次被陈黄龙噎得说不出话来。

细想一下,陈黄龙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确实从来没有说过那些话,不过是周子媛太过敏感,才会误会!

走下楼梯,陈黄龙发现庄雅竟然已经吃完了饭,她桌前的盘子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甚至于都能够看到盘子镜面的倒影。

陈黄龙的目光扫向了庄雅平淡的小腹,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两人份的饭菜全部吃掉的?

似乎是感觉到了陈黄龙的目光,庄雅的脸色刷的一下羞得通红。

陈黄龙也不以为意,他对庄雅道;“以后的饭菜我来负责,想吃什么就和我说。”

庄雅弱弱的说道:“想吃肉可以吗?”

陈黄龙笑道:“在我这里,你不用忌口!想吃什么直接和我说就可以了!以后无论是中午还是晚上,你都要准时休息,绝对不能够熬夜!还有,如果没事的时候,要多晒晒太阳,别老待在阴冷的环境中,这样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现在庄雅虚弱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身体缺乏阳气,而陈黄龙给她定的这些规矩的目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减少她身体阳气的流失。

说完,陈黄龙扬长而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陈黄龙躺在床上,手中把玩着脖子上项链上系着的青铜指环。

这个青铜指环是老头子给自己的,据说这玩意的来历很神秘,是史前人类留下来的好东西,而且这枚青铜指环貌似关乎着一个神秘传承的大秘密。

陈黄龙见过无数次老头子把玩这个东西,可是最终也没有发现什么。

这枚青铜指环内部蕴含着一个位面,当然称之为小世界也没有问题。

青铜指环中的世界究竟有多大,恐怕没人知道。不过陈黄龙却清楚,这玩意内部空间的大小,貌似是与精神力挂钩的,精神力越大,世界则越大。至于这个世界有没有极限,陈黄龙也不清楚。

庄雅的房间。

庄雅躺在房间中,脸上浮现出醉人的笑容。

看到庄雅脸上的笑容,周子媛的怒气冲天的说道:“真是气死我了,庄雅,你给我评评理,那个混蛋竟然怀疑你的病是我房间的某种东西引起的。”

庄雅微笑道:“他毕竟是医生吗,对各种东西充满怀疑不是很正常吗?”

周子媛被庄雅的话给惊呆了。

这还是庄雅说出来的话吗?

突然,周子媛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她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庄雅,道:“你不会是被他的一顿饭给收买了吧?”

庄雅笑道:“怎么是一顿饭呢?他以后不限制我吃肉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在吃上几顿。”

看着庄雅落寞的表情,周子媛的心中一紧,她一把搂住庄雅的胳膊,道:“放心吧,那个医生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是医术还是不错的,有她在,你的病情会好的。”

下午有课,在庄雅的催促下,三人准时来到了教室。

不过当三人进入教室之后,却发现在教室的后面,坐着十几个人。

经过多年训练,陈黄龙有一种过目不忘的本事,今天早上刚进入教室,他就已经将整个教室的人的长相,记在了脑中。

不过很显然,这十几个人都是生面孔,并不是这个班的学生。

而整个教室之中,除了他们之外,竟然空无一人。

陈黄龙打量了一下教室,道:“是不是走错教室了,怎么连个人都没有?”

至于坐在教室后面的十几个人,显然是被陈黄龙给忽视了,或者说在陈黄龙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将他们看作是人。

突然,姜坤站了起来,对身边一个人恭敬的说道:“张少,他就是那个土鳖……”

张少白一身皮衣,脖子上挂着一根粗粗的黄金链子,半躺在凳子上,两只脚搭在前面的桌子上。双目如同鹰隼般盯着陈黄龙,在他的手中,夹着一根粗大的雪茄,时不时的裹上一口,表情无比惬意。

而坐在张少白旁边的一些人,则叼着烟,喝着酒,打着牌,更是嚣张。

知道的这是在教室之中,不知道还以为这里是娱乐场所呢!

庄雅和周子媛脸色难看,她们知道,张少白亲自出马,今日的事情,恐怕真的难以解决。

更让周子媛担忧的是,平日里暗中跟着庄雅的几个家伙,竟然消失了。

教室的外面,围观的人越来愈多,众人开始为陈黄龙开始担心起来。

“这次完了,张少白亲自出马了,那个刚转来的小子死定了!”

“是呀,张少白可是四大公子之一呀,咱们学校谁敢惹他?”

“那小子也是自己找死,他竟然敢当众拔掉张蓝兮的衣服。虽然张蓝兮和张少白的关系不好,但毕竟也是他的亲妹妹呀!血浓于水呀!”

“庄雅和周子媛受到了牵连,不知道张少白会不会迁怒到她们!”

这时,周子媛对庄雅道:“既然老师没来,咱们还是走吧!”

庄雅脸色难看,不过还是点点头,转过轮椅,就要离开!

“站住,我让你们离开了吗?”张少白将前方的桌子踢到一边,然后站了起来,一脸桀骜的看着庄雅和周子媛。

周子媛大声道:“张少白,你要干什么,这里可是学校?”

不知为何,在张少白的面前,一向大大咧咧的周子媛在气势上竟然一下子矮了几分。

张少白嘿嘿一笑,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学校!你们同样也可以离开,但是我敢保证,如果你们离开,那么他绝对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众人都知道张少白口中的‘他’指的是谁,不免将目光转移到了陈黄龙的身上。

庄雅知道张少白的势力,他要让人死,谁也不会怀疑。

无奈,庄雅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张少白指着陈黄龙,冷冷的说道:“从今日开始,滚出这里,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他!” 第三章“让我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哎呦,我好怕呀!”

陈黄龙满脸的戏谑,身体更是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任谁都能够看出他是在演戏,看到陈黄龙这个样子,众人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三根黑线。

张少白几人表情越发难看,陈黄龙无所谓的耸耸肩膀:“不好意思,穿帮了,唉,本想配合你一下的,可惜我没演戏的天赋。”

陈黄龙的话没有任何诚意,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他根本就没将张少白这些人放在眼中。

站在教室外的人忍不住哄堂大笑。

“这个新来的家伙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他死定了,你们没看到张少白那要杀人的眼神吗?”

“难道他真不知道害怕吗?第一天上学就脱了张蓝兮的衣服,现在倒好,又来主动招惹张少白,这家伙真是个愣头青!”

……

张少白眼中闪过一丝冷的足以杀人的寒光,点了点头,道:“有种,在永华高中,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不过很可惜,像你这样的人往往会死的很惨。”

熟悉张少白的人都清楚,一旦他露出这样的表情,那也就是说,他的心中升起了杀意。

庄雅面露紧张之色,高声道:“张少白,你要干什么?他是我的私人医生!”

“嘿,私人医生?很快就会变成死人医生了。”张少白冷笑着说道。

“张少白,我警告你,千万不要乱来。”庄雅沉声道。

她太清楚张少白的势力了,对他而言,想要无声无息的杀死一个人,和吃饭喝水一样,再简单不过。

在庄雅的心中,早就认定陈黄龙是个好人,毕竟是他让自己舒服的吃肉,帮助自己抹平手臂上的疤痕,她不希望陈黄龙因为自己的缘故不明不白的被人杀死。

“抱歉,你刚刚已经看到了,是他主动挑衅的我,如果不干掉他,我还怎么在永华高中混?”张少白淡淡的说道,在他的口中,一条人命似乎还没有他的脸面值钱!

“陈黄龙,你赶紧给张少白道个歉,你没看到庄雅都快要急哭了吗?”周子媛突然对站在一旁无所事事的陈黄龙怒声道。

“让我道歉?不好意思,我从小都没给别人道过歉,要不你让这个张少白先教教我?”陈黄龙依旧是刚刚那贱贱的表情,浑然没有将张少白放在眼中。

“这个愣头青!”周子媛心中怒骂了一声,脸上更是无比的焦急。

陈黄龙无奈地耸耸肩膀:“既然没人上课的话,那咱们回家吧。”

说完,推着庄雅的轮椅就要往教室外面走。

张少白的脸上仿佛笼罩上了一层寒霜。

“站住,我让你离开了吗?”

可惜张少白的话注定被某人当作了空气,陈黄龙连步法都没有乱,径直向教室外走去。

身为张少白身边第一号狗腿的姜坤看不下去了,他猛地冲了过去,伸出手就要抓陈黄龙的肩膀,怒骂道:“小崽子,我们张少让你站住,你特么耳朵是聋的吗?”

陈黄龙突然转过身来,右手快速的在姜坤身上的某个部位轻轻一抚,谁也没有发现,他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

姜坤只感觉自己的双腿突然间没了感觉,想往前走,可惜下身不受控制,双腿一顿,竟然直直的跪在了地上,膝盖和大理石地面接触后,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瞬间,姜坤的五官纠结在了一起,豆大的汗珠流淌下来。

看到他的样子,众人都替他感到膝盖疼!

猛然间,姜坤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声,声音中蕴含的痛苦,让众人看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

陈黄龙也被姜坤的喊声吓了一跳。

他满脸郁闷的掏了掏兜,寻找了好半天,终于拿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币,有些肉痛的扔在姜坤的面前:“都是同学,不好动不动就下跪。再说,我很穷,就算是跪我也没多少压岁钱。算了,看你这么可怜,这是我唯一的积蓄了,赏你了。”

看着地面上皱皱巴巴的纸币,众人无语。

这竟然是一张五角的纸币,而且上面油汪汪的,众人一阵恶心。

“废物!”张少白怒骂一声,直接对周围的手下道:“都看什么呢,给我上,把他一条腿打折。”

陈黄龙对周子媛道:“把庄雅推到门外。”

“你小心点。”周子媛和庄雅竟然异口同声的说道。

“哈哈,我这人命硬,没事。”说完,拿起自己的书包,当作武器,直接扔了过去。

冲过里的十几个人看到一个绿色的东西飞来,都下意识的躲开。

可就在这时,他们的身后却传来一声惨叫。

这个声音?

这些人脸色变得相当难看,这不是张公子的声音吗?

他们回头一看,发现那个绿色的书包正砸在张少白的脸上,这还不算,书包强大的惯性竟然直接将他叼着的雪茄撞到了嘴里。瞬间,一圈水泡出现在张少白的嘴角。

“还看什么,给我上,干死他。”张少白捂着嘴巴,支支吾吾的说道。

见张少白受伤,这些人心中大惊。

张少白不会因此惩罚他们吧?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对陈黄龙充满了恨意。

陈黄龙向四周看了看,抓起一把椅子,就直愣愣的向眼前的几人冲去。

张少白的手下面带不屑之色,看陈黄龙如此没有章法,一看就没什么打架的经验,这样的人,他们见过太多,完全就没有什么威胁。不知不觉中,他们越发的看轻陈黄龙。

冲到人群中,陈黄龙举起手中的椅子就向下砸去。

被椅子的阴影笼罩的几人根本就没将陈黄龙放在眼中,就算他手中拿着武器,那也是无有其表而已。

可是当他们像往常一样躲开的时候,却惊恐的发现,椅子竟然依旧在自己的头顶上。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自己没有躲开?

还没等他们想明白,椅子已经砸了下来。

椅子腿直接砸到两个倒霉蛋的脑袋上,顿时眼前一黑,晕倒在地上。

剩下的人先是一愣,表情变得更加阴狠。

陈黄龙突然将椅子轮了起来,呼啸的风声响起,其中还夹杂着长短不一的惨叫声。

张少白的手下们做梦也想不到,为什么他们明明已经躲开了椅子的攻击,可是那把椅子仿佛拥有魔性似的,依旧出现在他们的脑袋前面。

一通乱舞,十几个人竟然纷纷倒地,全部昏迷。

不仅仅是教室外围观当众人,就连张少白都傻眼了,甚至连嘴唇燎泡上的痛处都忘掉了。

“假的吧!这些人竟然都被干晕了?”

“这个新来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只用一把椅子就做到这些?”

“这些人真的是张少白的手下吗?怎么会这么弱?”

“弱?这些人最起码一个打三个没问题。”

……

一时间,整个教室内鸦雀无声。

陈黄龙又挥舞了一阵椅子,这才停了下来。

此时的他像是喝醉了似的,身体摇摇晃晃的,他向四周看了看,疑惑道:“人呢?”

看到这一幕,众人更是无语。感情他还不知道自己把人都打倒了。

这家伙绝对是走了狗屎运。

扫过周围的同学的目光,陈黄龙在心中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看来自己演戏的功力还不错,到了现在,竟然还没有穿帮。

这时,陈黄龙看到还侧卧在桌子上的张少白。

他手中拎着椅子,慢慢的向着张少白的方向走去。

张少白表情上带着惊恐,强装镇定道:“你干什么?”

虽然表面镇定,但是心中却在暗暗叫苦。这个愣头青不会也揍自己一顿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的脸可就丢大发了。

来到张少白的近前,陈黄龙嘿嘿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陈黄龙露出这幅表情,他心中一阵阵发寒。

他笑嘻嘻的将椅子扔到一边,表情有些埋怨:“我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看看这嘴角,全是燎泡,这得多疼?”

说着,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个小棍,还在张少白的嘴角处捅了捅。

张少白闷哼一声,脸上的肌肉更是痛苦的抖了三抖。

“你到底要干什么?”张少白的声音开始变得颤抖。

他发现陈黄龙根本就没什么畏惧之心,他根本就是个愣头青。

“我干什么,别忘了我可是医生,你嘴唇烫的这么利害,我当然是要给你治病了!”陈黄龙笑眯眯的说道。

“不用,我自己回去医院治。”

“嘿嘿,用不用可由不得你。”

陈黄龙没理会张少白那足以杀死人的眼神,竟然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领子,将其从桌子上拖了下来。

众人傻眼了。

他们看陈黄龙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他疯了吧?竟然敢这么对待张少白!”

“这次陈黄龙死定了。”

“以张少白睚眦必报的性子,新来的必死无疑。”

……

要知道,张少白可是永华高中四大公子之一,势力庞大,背景更是无比深厚。

招惹这样的人,不是找死是什么? 第四章“陈黄龙,你放开我,不然我保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张少白脸色狰狞,五官扭曲,眼神中射出两道恶毒的目光狠狠的盯在陈黄龙的身上,那表情恨不得生撕了他。

他从来没有如此恨一个人,就是这个人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面子。

想到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永华高中,张少白甚至连死了的心都有。

“放开你?这怎么行?张公子,您看看你嘴上的燎泡,如果不治疗的话,我看着都替你疼,别忘了,我可以医生。”陈黄龙仿佛是绝缘体一般,对张少白的目光和威胁完全无视,反而依旧是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

这让不少围观的同学心中不由感慨,这个新来的家伙绝对是个傻大胆,或者在他的心中,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我不需要你治,我要去医院!”张少白高声喊道。

可惜,他的话注定被陈黄龙当作了耳旁风。

他直接拽起张少白的衣领,竟然向着门外走去。

看到这一幕,众人无不倒抽一口凉气。

这家伙疯了吧!

他竟然把张少白给拖了出来。

张少白在他的手中和一条死狗没有什么区别,双腿耷拉着地,整个身体仿佛软掉了似的。

走过围观人群的时候,众人心中大骇,甚至不敢与张少白的目光对视,生怕被他报复。

在畏惧的心里下,他们竟不约而同的向两边散开,让开了一条足以两人通行的道路。

“这可怎么办,陈黄龙他是不是疯了,竟然敢这么得罪张少白?”看着陈黄龙远去的背景,庄雅的眼中充满了担忧。

“哼,他死不死和你庄雅有什么关系,他招惹张少白,那是他自己在找死!要我看,庄雅你就不应该管他,让他自生自灭好了。”周子媛虽然是这样说,但是眼中担忧的神色却不比庄雅少多少。

“实在不行,我还是给我老爸打个电话,让他派点人过来保护陈黄龙!”庄雅沉声道。

“还是等等再说,庄叔叔那里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我总觉得陈黄龙那个人没有那么简单。”周子媛看着陈黄龙消失的背影,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目光。

“媛媛,你是说?”庄雅本不是笨人,经周子媛这么一说,也立刻反应了过来。

“你想想,陈黄龙一来,庄叔叔就把所有保护你的人都撤走了,这不已经说明了问题了吗?庄叔叔那么精明的人可不会做傻事。他敢把所有人都撤走,说明他对你的安全保障有信心,可是这信心是从哪里来?”

“你是说陈黄龙?”庄雅惊呼。

“除了他还能有谁?”提起陈黄龙,周子媛就忍不住露出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或许真的和庄雅说的一样,她和陈黄龙二人就是八字不合,一见面就相互看着不顺眼,陈黄龙越厉害,周子媛的心中就越不爽。

经过周子媛的解释,庄雅心中的担忧莫名少了很多。

她对周子媛道;“咱们赶紧去看看陈黄龙他究竟要干什么?”

“也好,最好狠狠的揍张少白一顿,当初他可是没少欺负过咱们。”周子媛恶狠狠的说道。

说完,她推着庄雅就随着人群走出了教室。

来到教室外,她们看到陈黄龙竟然一路拖着张少白来到了荷花池。

围观众人的脑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个念头,这家伙不会是要把张少白扔荷花池中吧?

如果陈黄龙真的敢这样做,那他可就把张少白给彻底得罪死了!

众人在猜测的同时,心中不免生出一丝兴奋。

张少白身为永华的四公子之一,手下狗腿无数,他们可没少欺负过学校同学,同学心中自然都是敢怒不敢言,如今有人替他们出口恶气,他们自然会感觉无比爽快!

“姓陈的,老子一定会杀了你。”张少白用嘶哑的声音叫喊着,声音中充满了怨恨。

“杀我?我可是好人。”陈黄龙露出无辜的表情说道。

“陈黄龙,你唔……”

还没等张少白把话说话,陈黄龙就抓住他的头发,直接将其嗯到了荷花池中。

哗!

众人一阵哗然。

“完了,陈黄龙死定了。”

“从来都没人敢这么对待张少白。”

“咱们还是撤吧,万一让张少白看到咱们,再迁怒咱们。”

……

出于心中的畏惧,很快围观的人就走了一小半。

陈黄龙嘻笑道:“你看我都说过了,我是个好人。你的嘴唇被烫了,当然要降降温。”

说完,还未等张少白反应过来,再次将他的脑袋摁下了荷花池。

等陈黄龙再次将张少白的脑袋拽上来的时候,他早就变了一副模样。

原本整齐的头发也变成了一绺一绺的,池水沿着发梢滴滴答答的掉落下来,脸上沾满了泥土和水草,他本人更是不断的咳嗽,看那架势,似乎是要把自己的肺子都咳出来一般。

张少白的样子无比狼狈。

此时他哪里还有心思威胁咒骂陈黄龙,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肺部火辣辣的疼。

连续好几次过后,张少白早就已经没有了力气,像是软脚的虾子,任由陈黄龙摆布。

突然,陈黄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惊呼道:“糟了,该回家吃饭了。张少白同学,这次治疗的不彻底,下次咱们接着治!”

说完,随手一扔,张少白的身体竟然直接飞进了荷花池,溅起一大片水花。

现在众人已经麻木了。

哪怕陈黄龙脱掉张少白的衣服,把他挂在旗杆上,众人恐怕也不会感到奇怪。

这家伙脑袋的神经回路恐怕和正常人的不一样。

幸好,荷花池池水不深,哪怕是张少白整个人都躺在荷花池中,但也不至于被淹死。

等陈黄龙推着庄雅走了好一会,他的那些手下才悠悠转醒。

他们在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手忙脚乱的向着荷花池的方向就跑了过去。

周围围观的同学见张少白的手下到来,立刻四散奔逃,根本不敢在这里停留片刻。

“快救我上去!”张少白看到自己的手下到来,他用虚弱的声音喊道。

现在天气虽然炎热,但荷花池却冰凉无比。

支撑到现在,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力量,能够喊出刚刚那句话已经相当不容易。

张少白的手下急忙将他抬出了荷花池。

此时的张少白浑身瑟瑟发抖,脸色惨白,嘴唇更是被冻得铁青,他身上披着一个干燥的毛毯,好半天脸上才恢复了一点血色。

他眼神中露出疯狂的目光,咬牙切齿的说道:“陈黄龙,我要你死!”

回到别墅后,庄雅担忧的说道:“以后上学小心点,你今天这么羞辱张少白,他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羞辱?我的庄大小姐,我可是在为张公子治病,你没看他嘴上那两圈燎泡吗?我这是为了他好!”陈黄龙露出一副你在冤枉我的表情,很是无辜的说道。

“哼!是不是羞辱你自己心里清楚,反正你小心点就是了。”说话的同时,庄雅忍不住白了陈黄龙一眼。

陈黄龙心头微颤,心中连呼受不了,一个白眼竟然风情万种,他感觉身体中无数细小的电流来回的乱窜,麻酥酥的。

“中午你们想吃什么?”陈黄龙突然问道。

“肉!”庄雅听到这话,原本担忧的表情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比的期待,表情变化之快,让陈黄龙目瞪口呆。

“随便。”周子媛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

“明白,一份回锅肉,一份随便,等着。”陈黄龙拿起围裙围在腰间,像是古代跑堂的活计报菜名似的喊道。

很快,厨房中就响起了笃笃笃的切菜声。

声音很迅速,同样也很有节奏。

庄雅心中好奇,低声道:“媛媛,咱们去看看陈黄龙做菜吧?”

“做菜有什么好看的?”周子媛有些不屑的说道。

“好媛媛,我不是还没看到过别人做菜吗?”庄雅撒娇道。

庄雅的撒娇不仅仅对男人有效,对女人同样是威力十足。

周子媛无奈,只好推着庄雅的轮椅走进了厨房。

可是眼前的一幕却让她们两人目瞪口呆。

陈黄龙站在厨房之中,一柄菜刀仿佛如臂使指一般,使用的无比纯熟。

一片刀光闪过,土豆就变成了整齐轻薄的一片片薄片。

不消片刻,切好的土豆片就堆满了整个大海碗。

随后,陈黄龙打开煤气,倒油,炒菜,一套动作下来,竟然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看他的动作根本就不像是在炒菜,而是在跳舞,举手投足间,竟然有种奇异的美感,似乎有种让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的魔力。

等庄雅和周子媛二人回过神后,三盘色香味俱全的美味已经出现在餐桌之上。

整个厨房中更是飘荡着美味无比的炒菜香气。

庄雅的小脸上更是露出陶醉的表情。

等饭菜上桌后,庄雅立刻夹了一块炒得火候十足的回锅肉,放进嘴里咀嚼,嘴唇更是被油光映衬的无比诱人,甚至有让人亲上一口的冲动。

“好吃。”庄雅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想到以后都能够吃到陈黄龙做的饭菜,庄雅的心中就被幸福装的慢慢的。

她发现,请陈黄龙做她的私人医生,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铁血兵医王小说预览

黄管家愣了一下,然后道:“好的,陈医生,你的要求我会和老爷说……”

陈黄龙摇摇头,道:“不,看来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从现在开始,关于庄雅的一切都由我来安排!而你们,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

黄管家迟疑了片刻,他没想到早上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医生竟然会变得如此强势,气场强大的根本不容别人反驳。

没等黄管家说话,陈黄龙看了看四周,继续说道:“还有,我不喜欢被监视,希望你能够把那些人都撤掉!否则,我会将他们当作敌人看待!到时候,如果出现什么不好的后果,我概不负责!”

黄管家道:“可是这些保镖是老爷请来保护小姐的!”

陈黄龙冷冷一笑,身上竟然散发出一种凛然的气势。他说道:“你可以把我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庄镇东,如果他不信任我,可以现在就辞掉我,否则,这里一切由我做主!”

黄管家盯着陈黄龙,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恐怕陈黄龙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

可是一想到老爷曾经不止一遍的叮嘱自己要配合陈黄龙的行动,这让他有些迟疑,同时他也在担心着庄雅的安危。

陈黄龙淡淡一笑,双手如电,在黄管家的面前划了两下。

黄管家只感到一阵寒光闪过,紧接着,他只听到当啷一声脆响。

作为庄雅的管家兼保镖头领,他的身上自然是带枪的。

可是此时他的手枪却已经掉落在地上,而且断成了三截,看着光滑的断口处,显然是被利刃切割的。

黄管家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心中涌上一股寒意!

他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他的手枪可不是样子货,枪身可是合金打造呀!

而且,刚刚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陈黄龙的动作!

换言之,如果陈黄龙想要杀死他,只需要一瞬间!

此刻,黄管家对陈黄龙的印象发生了天反覆地的变化。

陈黄龙笑道:“放心,只要我在,庄雅的安全绝对没有问题!既然庄老板请我来,自然有他的道理。”

陈黄龙的表现,让黄管家心中震惊。在他的强势要求下,黄管家只好将与庄雅有关的物品转交给了陈黄龙,并叮嘱道:“这段时间老爷公司出了很多问题,不排除有人要对小姐下手,你要注意点。”

黄管家离开了,和他同行的还有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壮汉。

等黄管家离开,陈黄龙回到了大厅。

此时,黄管家送来的饭菜已经被打开,整个大厅中充满了饭菜的香气。

庄雅皱着眉,看着桌上的饭菜,用筷子在里面一下一下的戳着,却是一口都不吃。

看到庄雅这个样子,周子媛的心中一酸,她强装笑容的说道:“庄雅,多吃点吧!吃多点你的身体才会好,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吃大餐,你想吃什么都行。”

庄雅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她这辈子恐怕也与没事无缘了。

陈黄龙的目光在桌子上的饭菜扫过,顿时眉头一皱。

他来到了庄雅的身边,对她道:“你平时就吃这些东西?”

摆放在庄雅桌前的是一碗小米粥,两碟绿色的不知名的蔬菜,看起来清汤寡水的,连点油花都没有。

陈黄龙拿起旁边的筷子,叼了一口青菜放入嘴里,瞬间,他就将口中的蔬菜吐了出来。

这还是给人吃的吗?

没有味道不说,就是那口感更加无法下咽。

此时陈黄龙的脑中响起了一个成语,用来形容这道菜最为不过了,那就是‘味同嚼蜡’!

真不知道庄雅是怎么吃下这些饭菜的。

陈黄龙没有等待庄雅回答,直接将她桌前的饭菜收了起来,然后扔到厕所倒掉!

周子媛气愤的将手中筷子狠狠地摔在桌上,怒声道:“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医生不让庄雅吃油腻的东西,你这是在害她!”

陈黄龙淡淡的说道:“现在我是医生,我说了算!”

说完,将自己的饭菜放在庄雅的桌前,道:“今天中午你吃这些。”

陈黄龙的话噎的周子媛说不出话来。

确实,陈黄龙才是庄雅的医生,这个身份是无法改变的。

闻着桌前饭菜那诱人的味道,庄雅的嘴角闪过一丝晶莹。

多久了?

自从得病以来,她已经多久没有吃过肉了?

诱人的香气让庄雅再也无法保持淡定。

不过,庄雅还是犹豫不决。

一直以来,周子媛就是遵守以前医生的嘱托,监督着庄雅的食谱。眼前的美食虽然诱人,但是庄雅却有些迟疑,他不想让周子媛失望。

这时,陈黄龙淡淡的说道:“我才是医生!庄雅,别忘了,你的手臂是谁给你治好的?既然我让你吃什么,你应该听医生的话!”

是呀,陈黄龙是医生,自己确实应该听他的。

而且,就算是不吃油腻的东西,自己同样也是要死的。

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不再死之前吃个痛快呢?

庄雅夹起一块香喷喷的瘦肉,放入嘴中咀嚼了起来,瞬间,脸上浮现出沉醉和回味之色。

庄雅吃下一块肉,或许是因为内疚的原因,竟然不敢去看周子媛。不过她下筷子的速度越来越快,两块肉,三块肉……到了最后,她的嘴里都装不下了,她才停下筷子。

此时庄雅的嘴中鼓鼓的,来回的蠕动着,看起来像是一个小仓鼠。

看着庄雅的嘴巴吃的油汪汪的,周子媛有些抓狂。

周子媛恶狠狠地对陈黄龙说道:“如果庄雅出了什么问题,我不会放过你。”

看着庄雅这样一个端庄的大小姐,尽然因为一点肉而变成这个样子,陈黄龙心中一酸,真不知道她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这时,庄雅看向周子媛,道:“媛媛,你饿吗?”

周子媛被庄雅的问题弄得一愣,怔怔的说道:“啊,你说什么?”

“哦,原来是不饿!”

说完,就抢下了周子媛手中的饭菜,继续开吃起来。

周子媛只感到手中一轻,然后哭笑不得的看着庄雅。

这时,陈黄龙来到了庄雅的身边,道:“庄雅小姐,我能看看你的房间吗?”

对于这个问题,如果是女生来问,还没问题,可是如果是男生问,却很容易被人想歪。

可是庄雅却笑呵呵的道:“可以,随便看!对了,以后叫我庄雅就行。”

或许是因为吃上肉的缘故,庄雅真是感觉美死了。甚至于连陈黄龙按土到极致的造型,在她的眼中,也变得顺眼了许多。

而在庄雅看来,陈黄龙是她的主治医生,让他看看自己的闺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或许是因为他将自己的手臂治好,又或许是因为他让自己吃肉,总之,现在,庄大小姐对陈黄龙的印象很不错。至少在庄大小姐的眼中,那些曾经给她治过病的医生中,陈黄龙绝对是最好的,因为他不限制自己吃肉。

此时,周子媛却是有些着急了,庄雅到底是怎么了?她怎么能够让男生随便进入她的房间呢?

就在周子媛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看到陈黄龙已经向着二楼走去。

周子媛狠狠地瞪了庄雅一眼,就急匆匆的追上了陈黄龙。

而庄雅呢,仍然在桌上笑眯眯的吃着香喷喷的瘦肉。

推开庄雅的房门,一股淡淡的幽香夹杂着各种药剂的味道传来,倒是不难闻。

庄雅房间的布置很温馨,典型的公主房。

不过当他看到床边桌上那一排排的各种药剂,药瓶,注射要,中成药等等等的时候,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陈黄龙知道,庄雅之所以这样,根本就不是得病,而是中蛊!

而桌子上的那些药,对庄雅的病情根本就没有用处,反而会破坏庄雅的身体,当他的抵抗力越来越差!

陈黄龙二话不说,大步向前,来到了这张桌子前,从旁边拿了一个垃圾桶,然后在桌子上一扫,将桌子上各种各样的药全部扫到了垃圾桶之中。

看到陈黄龙的动作,周子媛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气,道:“喂,你到底要干什么,先是让庄雅吃肉,现在又把庄雅的药给扔了,你……”

还没等周子媛的话说完,陈黄龙淡淡的说道:“她吃了那么久的药,病情有好转吗?”

额!

周子媛再次被陈黄龙轻飘飘的一句话说的无言以对。

陈黄龙心中默念:黑瞳!

瞬间,陈黄龙的双目变成了深邃的黑色,整间房间在陈黄龙的眼中变成了黑白二色。庄雅房间的每个角落,都事无巨细的呈现在陈黄龙的眼前。

嗯?

还是没有?

片刻后,陈黄龙解除了黑瞳,他发现庄雅的房间仍然没有银线虫的存在。

陈黄龙的眉头紧锁,心中暗道:找不到银线虫的源头,这下子麻烦了。

而此时,周子媛正恶狠狠的盯着陈黄龙的背影,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这时,陈黄龙一转头,看向了周子媛。

周子媛被陈黄龙的动作吓了一跳,猛地后退了两步。

陈黄龙看着周子媛,道:“带我到你的房间去看看?”此时的陈黄龙已经完全没有了上午时候的逗比模样,反而变得无比严肃,说出的话语竟然给人一种无法反驳的气势。 “你说什么,你要看我的房间?”周子媛惊讶的同时,还一脸戒备的看着陈黄龙。

陈黄龙要看庄雅的房间,虽然有些容易让人想歪,但他毕竟是庄雅的医生,倒也说得过去。可是他竟然提出要看自己的房间,这又是什么道理?

突然,周子媛的脑中浮现出了不少特殊癖好的变态,而陈黄龙的样貌,也开始慢慢的和这些变态重合在了一起。

周子媛一想到以后要和陈黄龙生活在一栋别墅之中,顿时感觉到不寒而栗。

一看到周子媛的眼神,陈黄龙就知道,她绝对是想歪了。

陈黄龙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房间中有没有对庄雅有害的东西?”

至于庄雅的病情,陈黄龙并未说出实情。

因为对于巫蛊之术,实在是太过神秘。而且,陈黄龙也不知道那个下蛊之人是否就在庄雅身边,如果打草惊蛇就不妙了。

周子媛指着陈黄龙,怒声道:“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庄雅的病是因为我的房间害的?”

还没等陈黄龙说话,周子媛一把拉住他的手臂,牵着他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边走,周子媛还愤怒的说道:“陈黄龙,我让你看,可是等你看完,如果我的房间中没有让庄雅发病的东西,我和你没完!”

来到自己的房间,周子媛砰的一脚将房门踹开,松开了紧抓陈黄龙的手,道:“看吧,赶紧看,看完滚蛋!”

周子媛气的脸色发白,眼眶中似有泪光闪烁,陈黄龙有些尴尬的揉了揉鼻子,貌似自己刚刚说的有点过了。

周子媛的房间的庄雅房间大小差不多,不过风格确实完全不同。

和周子媛的性格差不多,她的房间中偏向了中性的风格。房屋有些凌乱,陈黄龙看到了周子媛床上随意摆放的内衣内裤,在不远处的一个椅子上,他甚至看到了一些内衣,上面还有这玫瑰花的花纹……

似乎是察觉到了陈黄龙的目光,周子媛的脸色一红,毕竟她不过是一个女生,让男生看到了自己的私密物品,这让周子媛有些发窘。

不过很快周子媛便板起脸来,怒声道:“要看快看!”

看到周子媛的怒火似乎已经压抑到了极限,陈黄龙可不想再刺激她了,他立刻运转起黑瞳,双目漆黑,如果雷达一般扫视这屋内的摆设。

渐渐的,陈黄龙的眉头皱了起来。

果真还是没有!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周子媛的房间中有银线虫的话,恐怕她早就中了蛊了。

陈黄龙摇摇头,也没进入屋中,就直接退了出来。

周子媛盯着陈黄龙,道:“怎么样?没有吧!”

陈黄龙点了点头。

周子媛冷冷的注视着他,道:“你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了?”

陈黄龙将周子媛的房门关闭,然后淡淡的说道:“周子媛同学,你想多了。至始至终我都没有说是你害的庄雅得病,刚刚那些不过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给你道歉?”

说完,陈黄龙就离开了。

“你!”周子媛第三次被陈黄龙噎得说不出话来。

细想一下,陈黄龙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确实从来没有说过那些话,不过是周子媛太过敏感,才会误会!

走下楼梯,陈黄龙发现庄雅竟然已经吃完了饭,她桌前的盘子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甚至于都能够看到盘子镜面的倒影。

陈黄龙的目光扫向了庄雅平淡的小腹,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两人份的饭菜全部吃掉的?

似乎是感觉到了陈黄龙的目光,庄雅的脸色刷的一下羞得通红。

陈黄龙也不以为意,他对庄雅道;“以后的饭菜我来负责,想吃什么就和我说。”

庄雅弱弱的说道:“想吃肉可以吗?”

陈黄龙笑道:“在我这里,你不用忌口!想吃什么直接和我说就可以了!以后无论是中午还是晚上,你都要准时休息,绝对不能够熬夜!还有,如果没事的时候,要多晒晒太阳,别老待在阴冷的环境中,这样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现在庄雅虚弱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身体缺乏阳气,而陈黄龙给她定的这些规矩的目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减少她身体阳气的流失。

说完,陈黄龙扬长而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陈黄龙躺在床上,手中把玩着脖子上项链上系着的青铜指环。

这个青铜指环是老头子给自己的,据说这玩意的来历很神秘,是史前人类留下来的好东西,而且这枚青铜指环貌似关乎着一个神秘传承的大秘密。

陈黄龙见过无数次老头子把玩这个东西,可是最终也没有发现什么。

这枚青铜指环内部蕴含着一个位面,当然称之为小世界也没有问题。

青铜指环中的世界究竟有多大,恐怕没人知道。不过陈黄龙却清楚,这玩意内部空间的大小,貌似是与精神力挂钩的,精神力越大,世界则越大。至于这个世界有没有极限,陈黄龙也不清楚。

庄雅的房间。

庄雅躺在房间中,脸上浮现出醉人的笑容。

看到庄雅脸上的笑容,周子媛的怒气冲天的说道:“真是气死我了,庄雅,你给我评评理,那个混蛋竟然怀疑你的病是我房间的某种东西引起的。”

庄雅微笑道:“他毕竟是医生吗,对各种东西充满怀疑不是很正常吗?”

周子媛被庄雅的话给惊呆了。

这还是庄雅说出来的话吗?

突然,周子媛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她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庄雅,道:“你不会是被他的一顿饭给收买了吧?”

庄雅笑道:“怎么是一顿饭呢?他以后不限制我吃肉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在吃上几顿。”

看着庄雅落寞的表情,周子媛的心中一紧,她一把搂住庄雅的胳膊,道:“放心吧,那个医生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是医术还是不错的,有她在,你的病情会好的。”

下午有课,在庄雅的催促下,三人准时来到了教室。

不过当三人进入教室之后,却发现在教室的后面,坐着十几个人。

经过多年训练,陈黄龙有一种过目不忘的本事,今天早上刚进入教室,他就已经将整个教室的人的长相,记在了脑中。

不过很显然,这十几个人都是生面孔,并不是这个班的学生。

而整个教室之中,除了他们之外,竟然空无一人。

陈黄龙打量了一下教室,道:“是不是走错教室了,怎么连个人都没有?”

至于坐在教室后面的十几个人,显然是被陈黄龙给忽视了,或者说在陈黄龙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将他们看作是人。

突然,姜坤站了起来,对身边一个人恭敬的说道:“张少,他就是那个土鳖……”

张少白一身皮衣,脖子上挂着一根粗粗的黄金链子,半躺在凳子上,两只脚搭在前面的桌子上。双目如同鹰隼般盯着陈黄龙,在他的手中,夹着一根粗大的雪茄,时不时的裹上一口,表情无比惬意。

而坐在张少白旁边的一些人,则叼着烟,喝着酒,打着牌,更是嚣张。

知道的这是在教室之中,不知道还以为这里是娱乐场所呢!

庄雅和周子媛脸色难看,她们知道,张少白亲自出马,今日的事情,恐怕真的难以解决。

更让周子媛担忧的是,平日里暗中跟着庄雅的几个家伙,竟然消失了。

教室的外面,围观的人越来愈多,众人开始为陈黄龙开始担心起来。

“这次完了,张少白亲自出马了,那个刚转来的小子死定了!”

“是呀,张少白可是四大公子之一呀,咱们学校谁敢惹他?”

“那小子也是自己找死,他竟然敢当众拔掉张蓝兮的衣服。虽然张蓝兮和张少白的关系不好,但毕竟也是他的亲妹妹呀!血浓于水呀!”

“庄雅和周子媛受到了牵连,不知道张少白会不会迁怒到她们!”

这时,周子媛对庄雅道:“既然老师没来,咱们还是走吧!”

庄雅脸色难看,不过还是点点头,转过轮椅,就要离开!

“站住,我让你们离开了吗?”张少白将前方的桌子踢到一边,然后站了起来,一脸桀骜的看着庄雅和周子媛。

周子媛大声道:“张少白,你要干什么,这里可是学校?”

不知为何,在张少白的面前,一向大大咧咧的周子媛在气势上竟然一下子矮了几分。

张少白嘿嘿一笑,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学校!你们同样也可以离开,但是我敢保证,如果你们离开,那么他绝对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众人都知道张少白口中的‘他’指的是谁,不免将目光转移到了陈黄龙的身上。

庄雅知道张少白的势力,他要让人死,谁也不会怀疑。

无奈,庄雅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张少白指着陈黄龙,冷冷的说道:“从今日开始,滚出这里,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他!” 铁血兵医王

铁血兵医王

铁血兵医王

铁血兵医王

铁血兵医王

铁血兵医王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铁血兵医王】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