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卦小说、神卦小说无广告

华年 都市情感 2020-11-21 14:04:18 0 0

神卦

神卦小说、神卦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5 12:43

字数: 1,159,614

状态: 已完结 558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神卦小说简介:相师一途,源远流长,贯通今古,有逆天改命之能。

苏白,一名普通的白领,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相师系统。

从此,一代相术天才横空出世。

相学、术法、风水、卜算,无一不精。

在系统的帮助下,苏白学尽世间玄学传承,混迹于都市之中,游走于达官贵人之间,叱咤风云。

一代大师的传奇故事,展现在你的眼前……

神卦小说预览

第一章“这位姜小姐的父亲,是贫道多年前认识的一位朋友,这次前来,也是受到其嘱咐,有事前来。”明光指着姜雨说道。

苏白看着姜雨没有说话,听着明光讲下去,之前他就卜算过,姜雨前来与父母有关。

“姜小姐的母亲在一个月前,无缘无故昏迷不醒,在医院中做了许多检查,但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姜小姐这次前来,就是希望贫道可以前去。”

“姜小姐的父亲与贫道素有来往,对于神鬼之说亦有一定的了解,他想要请贫道帮忙确认这是不是只是单纯的生病。”

“不过想必你也看得出,我现在根本不可能抽的开身,我想要是可以的话,也许你会愿意接下这单生意。”

“如果苏先生愿意,我想必定要有把握的多。”

原来是这样,只不过苏白有些犹豫,对于自己现在的半吊子水平能不能看出什么问题来,并不是很确定。

听到明光的话,姜雨瞪大了眼睛。

看着姜雨的表情,苏白脸色不变,心里却有些哭笑不得,这丫头,该不会是把我忽悠她的贵人当作是我了吧。

“没有见过,我并不确定我有没有办法。”苏白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只要你愿意前去,不管最后如何,我都给你五万订金,”姜雨略一犹豫,不管行不行,总要试过才知道,这种时候,就不应该放过任何一点办法,“如果能够治好我妈,我可以再给你二十万。”

这些钱对于一般人而言实在不少,但对于她而言,却不算什么。

“不过人命关天的大事,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觉得都应该试试。”一瞬间,苏白的脸上似乎带着正气,“五万可以现在转账吗。”

管他行不行,去看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姜雨望着苏白,突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动车疾驰而过,窗外的景色不断后退着,微微颤动着。

伸了个懒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苏白露出了一丝惬意。

归明剑在在手里灵活的动作这,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上面。

想要灵活的使用法器,最好是要使用神进行蕴养,提高自己和法器之间的契合度,足够高的契合度可以让自己在使用法器时事半功倍。

这些天里,一有时间,苏白就尝试着将自己的神沉浸在归明剑之中,比起一开始而言,操纵起来明显要灵活上不少。

这时,苏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

对面的姜雨右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风景,绷紧着脸。

“放轻松点,你在这样急着也没用。”

姜雨勉强一笑,却没有放松多少。

虽然之前苏白看上似乎是颇为神奇,但却并不能保证治好自己的母亲,她难免有些紧张。

要是再不行的话,她还能有其他什么办法?

苏白往后一靠,半眯着眼,既然劝说没有效果,也不勉强了。

一时间,两人之间安静了下来。

“你怎么想去学相术的?”过了一会,还是姜雨挑起了话题。“这东西真的有这么灵吗?”

苏白睁开了眼,听着她的话,略一思考,说道:“说灵其实也灵,但这种东西,总有不确定性的。”

“相术这东西,看上去挺玄乎的,但说白了,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苏白直起了身子,手托着下巴,看着姜雨,“只是你们不了解,看上去就好像很神奇。”

“就好像你们平常看一个人,在看到的同时,就可能因为这个人的样貌,对一个人产生了不同的看法。”

苏白一手撑着下巴,伸出食指,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敲着。

“相学啊,差不多也是这么个道理。”

“只不过,你们看得是相貌,我们看得是面相罢了。”

“我们相师,只不过能够比起一般人看得更细一点罢了,你们看上去就好像很神奇一样。”

“那算命是怎么回事?”

此时,姜雨也提起了一些兴趣,接着问道。

“算命,其实和做计算题差不多。”

姜雨微微一笑:“有这么简单?”

“意思差不多,”苏白摆了摆手,“我们通过相术,可以收集到一个人的信息,再通过卜算,就信息进行推算,自然就能够得到结果了。”

“听你这么说,好像是挺简单,”姜雨饶有兴趣的盯着苏白,“那怎么别人算的都没有你的准?”

“当然,读书的知识一样,都有人读得好,有人读的坏,”苏白得意的一扬眉,“相术比起来更加复杂,当然有人好,有人坏了。”

“臭美。”姜雨不由得轻啐一下,转过头。

苏白嘿嘿地笑着。

最后还是姜雨抵不过好奇,又凑上来问道:“真这么灵验?”

“比如说……”

苏白四处转头看了看,过了好半响,才回过头。

“你看那个人,”苏白指着隔了数个座位,靠近走廊的一位中年妇女,说道,“她的印堂低陷,略微偏窄,气色偏黑,就是有血光之灾的面相。”

“血光之灾!”姜雨一惊,转过头望向那中年妇女,有些狐疑地道,“你说的这些我怎么看不出来?”

“这就要说到相术了。”苏白接着说道,“就好像那些观察细微的人,总能看到一些常人不容易注意到的东西。”

苏白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们相师总有些特别的,总能看到一些你们比较难注意到的东西。”

“其实你要是有认真去看,还是能看出一点问题的。”

姜雨认真的听着,一副诺有所思的样子。

“就好像你现在内衣露了出来,”突然的,苏白露出了一丝坏笑,吹了个口哨,“就只有我注意到了。”

姜雨连忙紧了紧领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耳根带着一丝可疑的红晕。

苏白嘿嘿地笑着。

“色狼!”

姜雨翻了个白眼,忍不住说道。

“她的脸上的黑气向上蔓延,已经接近了印堂的位置,”苏白摸了摸鼻子,转移开了话题,“按这趋势,说不定就在这一两个小时内就会出事。”

姜雨狐疑地看着苏白。

“真的有这么准?” 第二章时间越是接近,涉及人物越是少,范围越是小,卜算起来越是轻松,对于自己看到的,苏白还是颇为自信。

“你要相信专业的,”直视着姜雨,苏白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再看看她眉毛尾端这段位置。”

“眉毛尾端?”姜雨转过头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这个位置,在相术中叫做福德宫,她的福德宫平整,隐隐有压住黑气的趋势。”

姜雨不解地望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说明了,她将会转危为安,也许会受点小苦头,但终究不会有什么大事。”

姜雨仔细地听着,没有说话。

“你再看看她的嘴唇,尖而薄,我想这人向来多嘴,说起话来一定也是尖酸刻薄。”

“所以,根据我的推论而言,这人本应生活幸福,家有小财,但却败在一张嘴上,与人时有争端,日子向来不大太平,”一边观察着,苏白做下了结论:“这次的事情,想必也是因为多嘴而自讨苦吃。”

姜雨瞪大了眼睛望着苏白,真的能准确到这样的地步。

“你看她旁边那人,眉乱如草,头生横骨,目光凌厉,”说着,苏白又撇了撇嘴,示意姜雨看向那中年妇女旁边的中年男子,“只是身上未见凶气,这说明他生性凶狠,或许常与人争斗,虽然没有到杀人放火的程度,但打人什么的想必是家常便饭了吧。”

“也许,是个小混混之类的人物。”苏白似有所思的说道。

姜雨转过头看去,不大明白苏白怎么突然间又提到了别人。

那是一名削瘦的男子,穿着棕色的衬衫,身上看上去颇有些肌肉,看上去只是有些强壮,看不出什么特别。

“怎么突然又说到了别人?”

“当然是有关系我才会说起了,”苏白微微一笑,“你看他的眉毛,粗大上扬,这人的脾气一定不好,属于一点就着的类型。”

“我想,他经常与人争斗的原因,多半就是因为他的脾气。”

“你是说……”

姜雨不是傻子,苏白都讲到这个程度了,她也有些明白苏白的意思了。

“她受的这苦头,多半与这男子有关,”苏白算是下了最后的结论,“也许,是因为多嘴,导致两人争吵。”

苏白转过头去,看见姜雨双眼炯炯的看着他。

“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看神棍。”姜雨开口说道,“你这么讲,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

苏白讲得很详细,一点一点的分解下来,让人有种不得不信得感觉,只是这么神奇,又是在让姜雨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不相信吗?”

“也不完全是,”姜雨转过头看着窗外,“虽然你说得相当详细,但没有发生的事情,我总有些难以置信。”

夜幕降临,月光如流水般,挥洒而下。

车厢里逐渐安静下来,只是不时的还能听到人们交谈声。

突然之间,一阵喧哗声传来。

“怎么,你还想打人啊,你打啊,有种冲着我打啊。”

姜雨转头看去,赫然是那名中年妇女,正指着一名中年男子,破口大骂道。

旁边的人忍不住想那边看过去,有的在窃窃私语些什么,却不敢大声说出来,生怕惹上些什么麻烦。

让他说中了!

姜雨愕然地看着苏白,心里有些犹疑。

苏白冲着姜雨得意地眨了眨眼。

“是不是男人啊,说你两句怎么了。”中年妇女的手冲着中年男子的脸指指点点,“嘴长在我身上,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管得着吗你。”

声音显得极为尖利,听上去很不舒服,在加上那么副泼妇的样子实在令人反感。

在一旁听的姜雨,在结合周围人的议论,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似乎因为这个中年男子一身汗臭,衣服看上去又很邋遢,中年妇女在一旁受不了,就一直冷嘲热讽的,结果中年男子骂了一句,两人就吵了起来。

长舌妇!

周围看不惯的人不少,可是还真没有什么人愿意上去劝说。

这种人撒起泼来不管不顾,在旁边说了一句,万一也被她缠上了,到时麻烦的是自己。

听着中年妇女不断往外洒,越来越难听的话,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青筋暴起,似乎在强忍着怒气,却实在忍不住妇女的火上浇油。

最后,终于忍不住的中年男子,一巴掌甩在了妇女的脸上。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发出了一声惨叫,妇女承受不住力量,身子翻了一个圈,摔在了地上。

中年妇女的脸肿了起来,红紫色的一片,看上去打得不清。

“老子怎么样,还要你这个贱人管不成?”

中年男子的脸色满布狰狞,他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但从没有想过要改,人生在世,怎么能让自己受了委屈。没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一个疯婆子这么辱骂他,不打她一顿怎么能消气。

不过还真没有人对她抱有什么同情,甚至还听到了有人闷闷地笑了一声,然后又憋住了。

中年妇女涨红了脸,感到一阵阵火辣辣的,不仅仅只是因为疼痛,也是因为在大庭广众下丢脸了。

“我和你拼了!”

中年妇女发出了一声嚎叫声,整个人扑了上去,披头散发,看起来像个疯子一般。

中年男子狞笑着上前,一脚踹在了中年妇女的腹部,看着这么个疯婆子,他难道还怕她不成。

受到重击,妇女又发出了一声惨叫,重重地撞到了座位上,砰地一声,发出沉闷的声音。

“疯婆子,真是找死。”

中年男子又抬起脚,重重向着妇女的头部踩下去,大力地连续踩下。

中年妇女蜷缩着身体,脸色发白,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在中年男子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下,甚至发不出声来。

她终于感到害怕了,这中年男子并不是平时那些可以任她发疯撒泼的对象,可惜这觉悟来得有些迟了。

在一旁的众人露出了不忍的表情,虽然这中年妇女令人讨厌,但再这么打下去,肯定是会出问题的。只是,就像刚才没有人站出来一般,现在这种情况,其他人就更不愿站出来了。 第三章“那人真的没事吗?”看着那边的情况,姜雨忍不住开口问道,再这么打下去,怎么也不像没事的样子。

“有我在,怎么会有事?”苏白打了个响指,从座位中走了出来。

姜雨脸色顿变,下意识的伸出手拉住他:“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解决麻烦啊,”苏白一脸无辜地看着姜雨,“我不是说过那中年妇女会没事吗,我不上场,她怎么会没事。”

“你疯了,那家伙……”姜雨连忙阻止,“我相信你还不成,你去凑什么热闹啊。”

看着苏白那瘦弱的样子,姜雨对他就不抱有什么信心,这上去万一被打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谁来救她母亲。

似乎打得还不够过瘾一般,中年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刺向了中年妇女,睁大了双眼,瞳孔中依稀可以看见血丝。

旁边有女子忍不住发出了惊呼声。

一言不合,即动手伤人性命,这中年男子脾气竟暴戾至此。

就在这时,一只纤细的手突然从旁边伸出来,伸出了三只细长的手指,紧紧扣住了匕首的锋刃。

中年男子下刺的动作戛然止住,由动至静,这一瞬间的变化实在让人难受。

中年男子使劲用力,但令他感到骇然的是,即使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但那三根手指却依然好像钢铁般纹丝不动。

“这一刀下去是会死人的,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中年男子转过头,握住他手的,是一名青年,长得颇为帅气,身形似乎有些削瘦,看上去相当普通,实在看不出有这么大的力量。

这名青年,正是苏白。

如果他不出手的话,这妇女说不定会被中年男子一刀捅死。

直到事情发生了,苏白才冥冥间有所感应,这中年妇女之所以没有受什么大的伤害,也许就应在自己的身上。

算人容易,算己难,身在局中,卜算起来就犹如云雾弥漫,比平时就要困难多了。

当然,更多的,苏白只是想试试自己那仅有5点的命理是什么水准。

命理,指的是身体的修行,包括身体强度,反应能力,攻击技巧等等,受到体属性的加持,虽然可以感觉到即使技能等级不高,但依旧比起普通人厉害得多,要知道他的体属性也比起一般人高了不少。

难得有个免费打人的机会,他当然要试试了。

“臭小子,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

感受到苏白手里那不可思议的力量,中年男子有些心虚,大吼大叫着,好像为自己壮胆一般,脸上越发狰狞,手臂涨的通红,青筋暴起,而却依旧没有任何作用。

而苏白看着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看上去还犹有余力。

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放弃了再做无用功,龇着牙,伸起右脚踹向苏白。

这一下极为迅猛,旁观的人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有的人甚至有些不忍目视,看刚才那个中年妇女的下场,就知道这中年男子的力气是有多么惊人,这一脚要是踹实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但是他快,苏白的速度更快。

中年男子的脚刚踹出一半,苏白的脚已经踢在了他的小腿骨上。

剧烈的疼痛蔓延开来,中年男子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右脚向后一荡,身体一滑,整个人失去了平衡,踉跄着倒退了几步。

在此同时,苏白伸出了手,扭住中年男子的手指。

中年男子不住发出了惨叫,吃痛之下手指不自觉地松开,匕首掉了下来。

苏白手指一挑,匕首落在了他的手中。

手指灵活地滑动着,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刺向了中年男子。

刚立足站稳,就看见匕首向着自己刺过来,一时间中年男子甚至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匕首向着自己靠近。

然后,匕首在一瞬间停了下来,紧紧地贴在了皮肤上,却没有刺破。

这份掌控力,精准的吓人,干脆利落,看上去就好像电影一般的动作让本来有些担心的旁人都差点忍不住叫好了。

现实中,谁有见过这样的水平?

望着顶在额头的刀尖,中年男子不住冷汗直流,手脚有些发软,这刀尖,只要在前进一点点,就直接插进头中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刀尖处自己的汗毛掉落。

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滑动,中年男子不敢做出丝毫动作,觉得身体有些发冷。

“有话好好说,千万要小心啊,大哥,”中年男子的双眼紧紧盯着刀尖,整个人僵住了,不敢有丝毫动弹,“刀子不长眼啊。”

巨大的恐惧下,他的四肢都不住微微地颤抖着,却不敢有太大的幅度,生怕刀子就这么插进去了,他是脾气不好,但不是不要命啊。

“冷静下来了吗?”苏白微微一笑。

中年男子僵硬着四肢,小心翼翼地后退了一步,艰难地点了点头,冷汗直流。

苏白收起匕首,刀柄向外,递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畏畏缩缩地伸出手接过了匕首,武器在手,却没有给他带来丝毫安全感,看了苏白一眼,他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旁。

开玩笑,他又不是贱骨头,都摆明了横不下去了,难道还要自讨苦吃不成?

“你看,这样多好,”苏白露出了一脸满意的表情,笑眯眯地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何必打打杀杀的,多伤和气啊。”

和气?

不止是中年男子,一边的人都忍不住吐槽了,你那是和气的样子吗。

苏白轻轻地拉过中年男子,把他按到座位上坐好。

“影响到了别人可多不好。”

中年男子四肢僵硬着,任由苏白把他按到座位上。

“你也坐下吧”苏白指了指中年妇女,“都是些小事嘛,有什么好吵的。”

这个时候的妇女再也不敢撒泼了,在刚才她已经吓破了胆,现在即使苏白说了些什么,她就只是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

妇女讪讪一笑,轻轻地瞥了中年男子一眼,慢慢地后退:“我、我……”

甚至还没等她找好什么理由,整个人就不停地后退,远远离开了这个车厢。

火车上空位还有不少,她随便找个坐着就好了,要是还待在中年男子旁边,要是万一他火气上来又动手了怎么办? 第四章看着中年妇女慌张离去的背影,苏白没有多说,事情顺利的解决,他也回到了座位上。

“发生了什么事?”

姜雨一脸看着怪物的表情看着他。

苏白笑着道:“怎么,被我的英俊迷倒了?”

“呸。”

本来震惊瞬间消失掉。

“你怎么什么都会?”

“只是学了一点男子防身术。”

苏白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呸。”

……

在医院门口,苏白见到了姜雨的父亲。

这个中年男子,脸绷得紧紧的,眼眶深陷,看上去有些憔悴,神色带着几分喘喘不安。

鼻有横纹,中年丧妻。

在看到中年男子的第一眼,苏白不由皱起了眉头,脑海中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山根有横纹,先天便有不足,自小便会背井离乡,不得蒙受祖荫,中年丧妻,一生可以称得上是多灾多难。

这样的面相却能有着这么一份庞大的家业,这人的能力不容置疑。

只不过有些事情并不能明讲,否则人家并不一定会接受。

他受邀前来是为了帮人看病的,难不成还让自己和他说,你中年克妻,赶紧把老婆给甩了,你老婆说不定直接就可以好了。

真要是这么说的话,不管别人怎么看,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欠扁。

看到苏白的时候,姜泉舟有些愣住,一开始听到姜雨电话时,便有所预备,但没有想到苏白比起他想的更加年轻。

这样的年轻人真的可以吗?

姜泉舟不由得有些惊疑不定,只不过,人都已经来了,怎么都要试一试。

“你好,苏先生,我是姜泉舟,”姜泉舟的声音听起来颇为温和,他向着苏白伸出了手,“这次就麻烦你了。”

“姜先生你好。”

苏白伸出和姜泉舟轻轻握了下,他看得出来,姜泉舟其实对他并不是很信任,仅有的那点信任也许也是和明光道人有关。

毕竟,在这一行,不管是什么行业,年龄大的人总是更受人信任,尤其是许多中国的传统行业,在人们的眼中和年轻人是挨不着边的。

在父亲的带领下,几人走进了病房。

在病床边,一名医生在正在一边摆弄着器械,似乎是在对一名昏迷不醒的女子进行着一些基本检测。

“这是内人,刘欣武。”

苏白不禁皱起了眉头。

在刘欣武的脸上,明显看到蒙着一层青灰,隐隐间透露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我看看。”

苏白不禁走上前去,盯着刘欣武看着。

伸出手轻轻地覆盖在刘欣武的额头,手心能够感受到那微弱的冰凉。

阴气入体。

“姜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摆弄器械的医生停下了动作,皱着眉头问道,看这几人的神态,这个青年并不像是来探病的亲友。

“陈医生,可以请你先出去一下吗,检测可以再推迟一些进行。”

对于这位陈医生,姜泉舟还是颇为客气的,在妻子住院的期间,这位医生一直相当尽职。

“你该不会是去外面请了什么游医吧?”

姜泉舟的表情一滞,却没有说什么话,但却足以让陈医生确认自己的猜测了。

“姜先生,您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们已经在尽力寻找解决办法了,但你要是去外面随便请来游医来治病,万一加重了病情怎么办。”

看得出来,陈医生关心的神色不是作假。

“但我妻子的病总不能一直这么拖下去,是不是有问题我想我可以自己做出判断的。”

“可是……”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

苏白面无表情,脑海之中却在不断回想着。

“姜先生,”回过神来,苏白看着站在一旁的姜泉舟,“可以帮我准备一些东西吗。”

“你需要什么?”

“狼毫笔,朱砂,黄纸……”

苏白将画符所需的材料一一念出,姜泉舟吩咐一边的司机前去购买。

“你是道士!”陈医生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道,“姜先生,你怎么可以请道士来治病,万一出了什么事情……”

“准确的说,我是相师。”苏白在一边一本正经的接茬道。

“姜先生,你要好好考虑啊,”陈医生狠狠地瞪了苏白一眼,“即使我们真的无法治疗贵夫人,你也应该考虑的是其他医院而不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骗子……”

“好了,陈医生,多谢你的关心,”姜泉舟制止住了陈医生的话,“自从我妻子生病以来我找了不少医院,如果是医院可以治好的话我也不会请苏先生过来了。”

陈医生心有不甘的站在一边,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看着用盯着骗子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陈医生,苏白在一边无奈的撇撇嘴,遇到这么一个责任心爆棚的医生,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妈。”姜雨坐在病床边,握住母亲的手,低垂着眼,“苏白,你可以治好她的,是吗?”

看着姜雨的样子,苏白一愣,然后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当然。”

过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司机带着材料回来了。

铺开黄纸,苏白拿起狼毫笔,沾上了朱砂。

这是自己第一次尝试画符,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气,逐渐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凝神静意。

心中想着符箓的样子,手中毛笔落下,一笔一划,神随意动。

紧紧盯着黄纸,苏白的动作平稳而流畅,每一笔落下都灌注着神意,似乎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味。

在一边的人盯着苏白的动作,似乎连灵魂都要深陷其中了一般。

当最后一笔落下,苏白收起了笔,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以神御物!

每一笔落下,都消耗着他的心神,看似简单的寥寥几笔,却让他头痛欲裂。

即使他的神比起一般人要好上不少,但对于画符而言,似乎还是有着颇大的消耗。

不过成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苏白拿起了手里的符咒。

驱鬼符。

当然,姜雨的母亲并不是被鬼上身,驱鬼符的作用也不仅仅是驱除鬼物,对于驱逐阴气也有着相当的作用。

苏白向着刘欣武走去。

神卦小说预览

“这位姜小姐的父亲,是贫道多年前认识的一位朋友,这次前来,也是受到其嘱咐,有事前来。”明光指着姜雨说道。

苏白看着姜雨没有说话,听着明光讲下去,之前他就卜算过,姜雨前来与父母有关。

“姜小姐的母亲在一个月前,无缘无故昏迷不醒,在医院中做了许多检查,但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姜小姐这次前来,就是希望贫道可以前去。”

“姜小姐的父亲与贫道素有来往,对于神鬼之说亦有一定的了解,他想要请贫道帮忙确认这是不是只是单纯的生病。”

“不过想必你也看得出,我现在根本不可能抽的开身,我想要是可以的话,也许你会愿意接下这单生意。”

“如果苏先生愿意,我想必定要有把握的多。”

原来是这样,只不过苏白有些犹豫,对于自己现在的半吊子水平能不能看出什么问题来,并不是很确定。

听到明光的话,姜雨瞪大了眼睛。

看着姜雨的表情,苏白脸色不变,心里却有些哭笑不得,这丫头,该不会是把我忽悠她的贵人当作是我了吧。

“没有见过,我并不确定我有没有办法。”苏白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只要你愿意前去,不管最后如何,我都给你五万订金,”姜雨略一犹豫,不管行不行,总要试过才知道,这种时候,就不应该放过任何一点办法,“如果能够治好我妈,我可以再给你二十万。”

这些钱对于一般人而言实在不少,但对于她而言,却不算什么。

“不过人命关天的大事,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觉得都应该试试。”一瞬间,苏白的脸上似乎带着正气,“五万可以现在转账吗。”

管他行不行,去看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姜雨望着苏白,突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动车疾驰而过,窗外的景色不断后退着,微微颤动着。

伸了个懒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苏白露出了一丝惬意。

归明剑在在手里灵活的动作这,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上面。

想要灵活的使用法器,最好是要使用神进行蕴养,提高自己和法器之间的契合度,足够高的契合度可以让自己在使用法器时事半功倍。

这些天里,一有时间,苏白就尝试着将自己的神沉浸在归明剑之中,比起一开始而言,操纵起来明显要灵活上不少。

这时,苏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

对面的姜雨右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风景,绷紧着脸。

“放轻松点,你在这样急着也没用。”

姜雨勉强一笑,却没有放松多少。

虽然之前苏白看上似乎是颇为神奇,但却并不能保证治好自己的母亲,她难免有些紧张。

要是再不行的话,她还能有其他什么办法?

苏白往后一靠,半眯着眼,既然劝说没有效果,也不勉强了。

一时间,两人之间安静了下来。

“你怎么想去学相术的?”过了一会,还是姜雨挑起了话题。“这东西真的有这么灵吗?”

苏白睁开了眼,听着她的话,略一思考,说道:“说灵其实也灵,但这种东西,总有不确定性的。”

“相术这东西,看上去挺玄乎的,但说白了,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苏白直起了身子,手托着下巴,看着姜雨,“只是你们不了解,看上去就好像很神奇。”

“就好像你们平常看一个人,在看到的同时,就可能因为这个人的样貌,对一个人产生了不同的看法。”

苏白一手撑着下巴,伸出食指,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敲着。

“相学啊,差不多也是这么个道理。”

“只不过,你们看得是相貌,我们看得是面相罢了。”

“我们相师,只不过能够比起一般人看得更细一点罢了,你们看上去就好像很神奇一样。”

“那算命是怎么回事?”

此时,姜雨也提起了一些兴趣,接着问道。

“算命,其实和做计算题差不多。”

姜雨微微一笑:“有这么简单?”

“意思差不多,”苏白摆了摆手,“我们通过相术,可以收集到一个人的信息,再通过卜算,就信息进行推算,自然就能够得到结果了。”

“听你这么说,好像是挺简单,”姜雨饶有兴趣的盯着苏白,“那怎么别人算的都没有你的准?”

“当然,读书的知识一样,都有人读得好,有人读的坏,”苏白得意的一扬眉,“相术比起来更加复杂,当然有人好,有人坏了。”

“臭美。”姜雨不由得轻啐一下,转过头。

苏白嘿嘿地笑着。

最后还是姜雨抵不过好奇,又凑上来问道:“真这么灵验?”

“比如说……”

苏白四处转头看了看,过了好半响,才回过头。

“你看那个人,”苏白指着隔了数个座位,靠近走廊的一位中年妇女,说道,“她的印堂低陷,略微偏窄,气色偏黑,就是有血光之灾的面相。”

“血光之灾!”姜雨一惊,转过头望向那中年妇女,有些狐疑地道,“你说的这些我怎么看不出来?”

“这就要说到相术了。”苏白接着说道,“就好像那些观察细微的人,总能看到一些常人不容易注意到的东西。”

苏白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们相师总有些特别的,总能看到一些你们比较难注意到的东西。”

“其实你要是有认真去看,还是能看出一点问题的。”

姜雨认真的听着,一副诺有所思的样子。

“就好像你现在内衣露了出来,”突然的,苏白露出了一丝坏笑,吹了个口哨,“就只有我注意到了。”

姜雨连忙紧了紧领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耳根带着一丝可疑的红晕。

苏白嘿嘿地笑着。

“色狼!”

姜雨翻了个白眼,忍不住说道。

“她的脸上的黑气向上蔓延,已经接近了印堂的位置,”苏白摸了摸鼻子,转移开了话题,“按这趋势,说不定就在这一两个小时内就会出事。”

姜雨狐疑地看着苏白。

“真的有这么准?” 时间越是接近,涉及人物越是少,范围越是小,卜算起来越是轻松,对于自己看到的,苏白还是颇为自信。

“你要相信专业的,”直视着姜雨,苏白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再看看她眉毛尾端这段位置。”

“眉毛尾端?”姜雨转过头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这个位置,在相术中叫做福德宫,她的福德宫平整,隐隐有压住黑气的趋势。”

姜雨不解地望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说明了,她将会转危为安,也许会受点小苦头,但终究不会有什么大事。”

姜雨仔细地听着,没有说话。

“你再看看她的嘴唇,尖而薄,我想这人向来多嘴,说起话来一定也是尖酸刻薄。”

“所以,根据我的推论而言,这人本应生活幸福,家有小财,但却败在一张嘴上,与人时有争端,日子向来不大太平,”一边观察着,苏白做下了结论:“这次的事情,想必也是因为多嘴而自讨苦吃。”

姜雨瞪大了眼睛望着苏白,真的能准确到这样的地步。

“你看她旁边那人,眉乱如草,头生横骨,目光凌厉,”说着,苏白又撇了撇嘴,示意姜雨看向那中年妇女旁边的中年男子,“只是身上未见凶气,这说明他生性凶狠,或许常与人争斗,虽然没有到杀人放火的程度,但打人什么的想必是家常便饭了吧。”

“也许,是个小混混之类的人物。”苏白似有所思的说道。

姜雨转过头看去,不大明白苏白怎么突然间又提到了别人。

那是一名削瘦的男子,穿着棕色的衬衫,身上看上去颇有些肌肉,看上去只是有些强壮,看不出什么特别。

“怎么突然又说到了别人?”

“当然是有关系我才会说起了,”苏白微微一笑,“你看他的眉毛,粗大上扬,这人的脾气一定不好,属于一点就着的类型。”

“我想,他经常与人争斗的原因,多半就是因为他的脾气。”

“你是说……”

姜雨不是傻子,苏白都讲到这个程度了,她也有些明白苏白的意思了。

“她受的这苦头,多半与这男子有关,”苏白算是下了最后的结论,“也许,是因为多嘴,导致两人争吵。”

苏白转过头去,看见姜雨双眼炯炯的看着他。

“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看神棍。”姜雨开口说道,“你这么讲,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

苏白讲得很详细,一点一点的分解下来,让人有种不得不信得感觉,只是这么神奇,又是在让姜雨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不相信吗?”

“也不完全是,”姜雨转过头看着窗外,“虽然你说得相当详细,但没有发生的事情,我总有些难以置信。”

夜幕降临,月光如流水般,挥洒而下。

车厢里逐渐安静下来,只是不时的还能听到人们交谈声。

突然之间,一阵喧哗声传来。

“怎么,你还想打人啊,你打啊,有种冲着我打啊。”

姜雨转头看去,赫然是那名中年妇女,正指着一名中年男子,破口大骂道。

旁边的人忍不住想那边看过去,有的在窃窃私语些什么,却不敢大声说出来,生怕惹上些什么麻烦。

让他说中了!

姜雨愕然地看着苏白,心里有些犹疑。

苏白冲着姜雨得意地眨了眨眼。

“是不是男人啊,说你两句怎么了。”中年妇女的手冲着中年男子的脸指指点点,“嘴长在我身上,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管得着吗你。”

声音显得极为尖利,听上去很不舒服,在加上那么副泼妇的样子实在令人反感。

在一旁听的姜雨,在结合周围人的议论,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似乎因为这个中年男子一身汗臭,衣服看上去又很邋遢,中年妇女在一旁受不了,就一直冷嘲热讽的,结果中年男子骂了一句,两人就吵了起来。

长舌妇!

周围看不惯的人不少,可是还真没有什么人愿意上去劝说。

这种人撒起泼来不管不顾,在旁边说了一句,万一也被她缠上了,到时麻烦的是自己。

听着中年妇女不断往外洒,越来越难听的话,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青筋暴起,似乎在强忍着怒气,却实在忍不住妇女的火上浇油。

最后,终于忍不住的中年男子,一巴掌甩在了妇女的脸上。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发出了一声惨叫,妇女承受不住力量,身子翻了一个圈,摔在了地上。

中年妇女的脸肿了起来,红紫色的一片,看上去打得不清。

“老子怎么样,还要你这个贱人管不成?”

中年男子的脸色满布狰狞,他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但从没有想过要改,人生在世,怎么能让自己受了委屈。没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一个疯婆子这么辱骂他,不打她一顿怎么能消气。

不过还真没有人对她抱有什么同情,甚至还听到了有人闷闷地笑了一声,然后又憋住了。

中年妇女涨红了脸,感到一阵阵火辣辣的,不仅仅只是因为疼痛,也是因为在大庭广众下丢脸了。

“我和你拼了!”

中年妇女发出了一声嚎叫声,整个人扑了上去,披头散发,看起来像个疯子一般。

中年男子狞笑着上前,一脚踹在了中年妇女的腹部,看着这么个疯婆子,他难道还怕她不成。

受到重击,妇女又发出了一声惨叫,重重地撞到了座位上,砰地一声,发出沉闷的声音。

“疯婆子,真是找死。”

中年男子又抬起脚,重重向着妇女的头部踩下去,大力地连续踩下。

中年妇女蜷缩着身体,脸色发白,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在中年男子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下,甚至发不出声来。

她终于感到害怕了,这中年男子并不是平时那些可以任她发疯撒泼的对象,可惜这觉悟来得有些迟了。

在一旁的众人露出了不忍的表情,虽然这中年妇女令人讨厌,但再这么打下去,肯定是会出问题的。只是,就像刚才没有人站出来一般,现在这种情况,其他人就更不愿站出来了。 神卦

神卦

神卦

神卦

神卦

神卦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神卦】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