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数续命师小说、异数续命师小说无广告

恋梦红尘 都市情感 2020-11-20 14:05:40 0 0

异数续命师

异数续命师小说、异数续命师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5 12:52

字数: 535,192

状态: 已完结 25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异数续命师小说简介:凌宇,江湖八索门唯一传人。他下山寻命,却不想遇上双胞胎姐妹花,高冷总裁呆萌老师,姐攻妹受撩人心肠。

他助人为乐,却不想顺手救下的大胸校花寻死觅活要做他小三。他打抱不平,谁料到暴力萝莉却对他投怀送抱。他伸张正义,没曾想温柔空姐竟对他芳心暗许。

他只是一个风水师,只想找到有缘人给为自己续命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却不想各路美女纷纷找上他,难道是因为他笑的太好看了?

富家公子,黑徒少爷,玄门高手通通找上他,笑的好看不是你的错,可太招妹子喜欢这就是犯罪!

面对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凌宇只能重拳出去,左手是夺命符,右手龙鳞匕,来一霸是杀

异数续命师小说预览

第一章凌宇上了二楼准备进卧室,却又停住脚步从门框上扯下一根丝线,丝线的尽头是一个放置在头顶红色的小桶,桶里面盛满了清水。

恶作剧?高萌?

凌宇微微一笑将小桶提起来挂到高萌的房间门上这才回去睡觉。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凌宇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吵醒,紧接着便是实木大门被人暴力打碎的声音,破碎的门洞里高萌头顶红筒全身湿漉漉的出现在凌宇眼前:

“死神棍,我要杀了你!”

凌宇淡淡一笑,丝毫不将高萌的威胁放在眼里:“其实你这样子挺好看的。”

高萌一愣,她下意识的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下一秒小脸登时就红了起来。

她身上的睡衣沾了水湿漉漉的贴在肌肤上,将她那一对白兔的形状完全暴露了出来。

她的肉肉又被这个神棍给看光了!

高萌两手护胸,本能的转身准备逃跑,一转身就看到了自己姐姐。

高凝的脸上闪过冰冷的神色:“萌萌,你这是在做什么?”

“姐姐……我……”

“萌萌,凌先生卧室的大门是被你踹坏的?”高凝的语气虽然平和,但她脸上的神色却更加冰凉。

于是高萌更慌了,她咬了咬嘴唇点头:“嗯。”

“萌萌,从今天起到下个星期一号,你下班之后只准在自己房间里呆着不准出来听到了吗?”

一听姐姐给她发了禁足令,高萌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抱住了高萌那条修长的美腿:

“姐姐不要啊,我听话还不行吗?我不给那个神棍找麻烦了,我的肉肉又被看光了……”

我……这姑娘甄嬛传看多了吧?凌宇挑眉。

而高凝则语气平静的命令道:“两个星期不准出屋子。”

“姐姐……”

“三个星期。”

“好吧,那就一个星期。”高萌委屈的妥协。

“回去换衣服,然后上班去。”高凝吩咐了一声,高萌终于从地上爬起来换衣服去了。

“凌先生见笑了,我妹妹她……”

“萌萌是不是有病?”

不等高凝说话凌宇又道:“小的时候受过惊吓?她的魂魄好像不全啊……”

见鬼,他为什么看不清楚她的命数?

凌宇看出了一些端倪,却不敢在深入查探。他能看到人的天运,但看的太深就会遭到天道反噬。

听凌宇这么说,高凝的眼神登时就亮了起来,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眼前的凌宇可是莫君卿大师的弟子啊,说不定他能治好萌萌!

高凝道:“凌先生……”

“叫我凌宇吧,先生什么的听着有些怪。你妹妹身上有些东西我看不清楚,看清楚了才知道该怎么办,她这样子多长时间了?”

高凝想了想道:“大概是从七岁开始吧,萌萌忽然变得很听我的话,除了我的话之外谁说她她都不听。

期间也看过心理医生治疗过一段时间,也没什么效果。”

凌宇稍微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说实话:“萌萌丢了一魄,能不能找回还得看运气。我会尽量想办法的。”

凌宇都这么说了,高凝也只好点了点头:“那就麻烦凌……”

“叫我凌宇。”凌宇打断道。

高凝笑了下:“好吧,凌宇。我在门口等你,我们今天一起去公司。”

听着高凝走远,凌宇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高凝的生辰八字属于阳时阳克,而萌萌的生辰则比高凝要晚五分钟,阳极而阴,盛极必衰。这对儿双胞胎姐妹花是阴阳相生之命。

只是高凝的命太硬了,一出生就夺了高萌七魄中的一魄,魂魄之物,逢七必长,所以高萌才会在七岁那年表现出异常来。

凌宇倒是可以将高凝身上多出来的那一魄拘出来归还在高萌身上,只不过这样一来对姐妹花反而不好两姐妹的魂魄相互依存。这一魄如果拘出来,高凝很可能会魂魄受损而大病一场。

至于高萌,也会因为她那一魄上沾染上的至阳气运而承受不住也会大病一场。

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所以凌宇并不准备做,再者,没事儿看看这对姐攻妹受其实也蛮好玩的。

高凝工作的地方在江城市中心,市中心有一栋镶嵌着君特品牌logo的办公大厦,这里是君特红国的总部。

君特牌汽车作为全球知名汽车销售商,旗下的轿车囊括了越野、轿车、中高端及F1方程式跑车。

君特品牌是上一个季度红国最受欢迎的家用型轿车品牌,市场占有率为百分之四十。

高凝代理了君特牌汽车大中华区的总经销权,短短的三年时间便成为了明星企业家,是江城排名前五的纳税大户。

高氏集团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上却处处受制于人,因为集团的收入来源主要是通过君特牌汽车的买进卖出,可以说是直接依附着君特公司而生。

假设有一天君特公司终止和高凝的合作,高凝亲手建立起来的商业帝国只怕会顷刻间倒塌。

高凝下车,抬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君特大厦叹了口气。她很想将上面的那个君特红国的logo改成她高氏的logo,但很显然现在还不是时候。

凌宇却不着痕迹的挑了下眉毛,高凝怎么了?为何刚才身上会出现那么明显的萧杀之意?这姑娘心里有事儿啊!

凌宇跟着高凝进了大厦,一进大厦高凝身上那股上位者的气质更锋利了,她一边走一边对迎上来的秘书安排工作:

“把君特5系全国销量增长数据报表送到我办公室,在公司内设立一个特别顾问职位将凌宇先生录入公司职员名单。

将副总办公室换上特别顾问室标签,按照凌宇先生的要求配置办公用品。给我准备东辰餐厅的咖啡和全麦面包,哦,要两份。”;

看着秘书急匆匆走掉的模样,凌宇不禁挑了挑眉毛。没看出来这高凝竟然是一个穿着普拉达的女魔王啊!

凌宇不由得朝身后跑远的小秘书看了一眼,这个可怜的秘书每天跟着高凝这种型号的女上司,她没崩溃也真是一个奇迹! 第二章直到进了总裁办公室之后,高凝整个人身上的气势才变的平淡了一些,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凌宇:“让你见笑了,我工作的时候比较严肃。”

凌宇抿唇:“你很漂亮,但其实你笑一笑会更美。”

高凝一怔,长这么大,似乎从来都没有人像这样和自己说过话。她抬头看凌宇,而凌宇也是笑笑的看着她。

男子的笑容干净不掺杂一点的戏谑,想起他昨天风轻云淡的拦下高速赚来的掠夺者,一耳光把方雄给打翻在地的场景,她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如此暴力的男人会有这么好看的笑脸。

高凝的心柔柔的触动了一下,但很快她便将这种情绪抛到了脑后:“谢谢,凌宇你的办公室在我隔壁,需要什么十分钟之后你直接吩咐筱雅去做就好。”

人这是下逐客令了,凌宇点了点头便也走了出去。

隔壁的副总办公室,凌宇推门进去。

看起来环境还不错的样子,巨大的落地窗,窗前摆放着几株植物,看到这几株植物的时候凌宇的眼神猛地一阵收缩。

鬼槐?阴煞鬼槐?

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江城?凌宇那张始终挂着暖人微笑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萧杀。

鬼槐是天生的鬼木,但凡鬼木,必可养魂。而阴煞鬼槐之所以被叫做阴煞是因为附着在其中的阴魂很有可能就是极其凶恶的鬼罗刹。

凌宇的眉头皱了起来,这高氏集团的副总有问题啊!

养鬼之人,为了防止鬼物反噬在炼化鬼物心神之前必然会以耀阳之阵压制鬼物的怨灵怨气,而耀阳之阵是最简单不过的,只要见到阳光就行。

这盆阴煞鬼槐沐浴在阳光之下,这鬼槐里的罗刹自然是这位素未谋面的公司副总豢养的。

凌宇不着痕迹的笑了,原来高凝面相里透露的麻烦就在这儿!

凌宇凌空在空中写了个困字,手背轻轻一拍,那个肉眼看不见的困字便缓缓飘向了窗台前的阴煞鬼槐上,那鬼槐的枝叶忽然抖动了一下,下一秒便落回了平静。

凌宇重新坐回椅子上继续打量这办公室,如果不出意外,他会在这里度过很长一段时间,而这个办公室的布局的确要重新设计一下。

敲门声响起,凌宇道了声进来。

进来的是先前被高凝安排着去干活儿的妹子。

妹子叫筱雅,穿着职业装,剪着十分干练的短发,笑的时候有甜甜的酒窝。

“凌先生你好,高总让我过来问问,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筱雅看着凌宇的笑容,心跳没来由的漏了一拍,这小伙子长得好帅啊!只是为什么穿着袍子呢?真是个怪人!

凌宇稍微稍微思考了一下:“筱雅,你帮我搞几个花瓶进来,花瓶要五个,一个宋代官窑青花瓷,一个唐代白瓷,还要明代黑釉瓷,还要朗窑绿釉瓷和漠窑红瓷。”

筱雅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她愣了半天之后才尴尬的笑了一下:“凌先生真会开玩笑。”

这帅哥人看着挺正经的,怎么一张嘴就调戏人呢?

凌宇表情认真的看着筱雅:“我没有开玩笑。我需要五个货真价实的花瓶,你不是说有什么需要都可以问你吗?”

筱雅懵逼了,她是说过这样的话,可这要求摆明了就是欺负人好么?不要欺负她没上过学,她可是麻神理工大毕业的高材生!

不说别的,就说那漠窑红瓷,全红国总保有量才不到一千件儿,这东西就算是能买到,那也绝对是个天价!

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凌宇叹了口气:“你去和你们高总说一下我的要求吧,你的执行力太差了。”

筱雅只觉得一股热血充到了脑门儿上,她险些抄起桌子上的咖啡杯朝凌宇脑门上砸去。

她筱雅办事能力差?她可是高总的秘书!三百多个人里面唯一一个过了三天试用期的秘书!

就高凝那种人肉命令发布机一样儿的总裁,哪个秘书能像她一样把执行能力提升到一个丧心病狂的地步才能配合高凝完成所有的工作?

她这样儿的秘书居然被人说执行力太差?

要不是筱雅的修养实在是太好,她此刻都已经把凌宇给撕了。

筱雅瞪着眼睛看了凌宇好一会儿之后才转过头走了。

凌宇叹了口气,这小姑娘还需要历练,脾气太大会容易吃亏的。

一个小时之后,高凝敲门进来:“凌宇,你需要五个古董花瓶?”

“不是古董花瓶,而是五色花瓶,每一个都需要有器灵。”凌宇纠正道。

高凝没有异议:“走吧,我带你去博物馆。”

“博物馆?去博物馆干嘛?”凌宇有些纳闷道。

“找私人收藏家,花高价买花瓶。”高凝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凌宇又笑了:“其实不用大费周章的,你只要让筱雅带我去江城的古董街去那里看看也许就能找到可以用的。”

瓷器这东西不像是别的,你想要真正的国宝,那肯定得去博物馆了,可若是随便找几个瓶子,古董店老板手里肯定有!

高凝也不拒绝,反正她请凌宇来,凌宇说什么她都没有意见的。

“正好午休,我们顺路吃个便饭一起走吧。”

……

江城的古董街离君特红国大厦不远,开车五分钟就赶了过去。

正直中午,古玩街也不像上午那般热闹,街道上摆一张一张天鹅绒的红布,那些小玩意儿就在地上摆着,这种摊位上假货居多,说白了就是骗不懂行的人的。

凌宇真正关注的是这些摊位背后的店铺,通常而言,这些店铺老板手里才有真正的古董。

凌宇抬头,看见一家叫做瓷器轩的招牌,便朝里面走了进去。

不大的铺面,却装修的古色古香,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竟也穿着一袭长袍。

只不过他身上穿的袍子是青布面料,看起来有些陈旧,泛着一股让人宁静的古味儿!

凌宇一进这店铺便点了点头,他观望这地儿有灵气,看来他要的花瓶八成在这里就能买齐了! 第三章老板抬头看了凌宇和高凝一眼又低头去摆弄手里的刷子轻轻的刷着手中的一个青花瓷瓶:

“高小姐可是贵客啊,不知来我这小店是要选个什么样儿的瓶子?”

高凝微微皱眉:“你认识我?”

“高小姐是江城的名人,在江城地界要说有人不认识市长是谁我信,可要说谁不知道高小姐是谁我还真不信。倒是这位先生面生的很。”

凌宇轻轻的笑了一下:“老板看人倒是好眼力,只不过这打鼓儿的行当却是不精。”

那老板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抬头看了一眼凌宇:“哦?这位先生既然也知道打鼓儿的行当?这年头知道这个叫法的年轻人可是不多了。不过你说我手艺不精,这我就得问道问道了。”

凌宇指了指老板手里的瓶子:“你手里的那个唐瓷是赝品。”

老板微微皱了皱眉毛:“年轻人,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我这个瓶子可是唐青花,你知道什么叫唐青花吗?”

“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馨,此为青花。”凌宇不假思索道。

那老板点了点头讥讽道:“不错,看得出有些底子,只不过你说的青花四绝是上品中的上品,这种瓶子我这里是买不到的,毕竟我手里的都是些赝品。你还是逛逛别家的吧。”

凌宇笑着摇了下头,他走过去一把将老板面前的瓷瓶拿了起来扔到了地上,啪的一声,那青花瓷盘就摔成了一堆碎片。

“你,你要干什么?这是唐青瓷,你知道这个瓶子要多少钱吗?”老板惊愕的看着凌宇,这个斯斯文文的青年怎么一言不合就开始砸东西了!有钱也不带这么任性吧?

高凝面无表情的开口:“这瓶子多少钱,我买了。”

土豪办事,就是这么干脆!

凌宇摇了摇头:“不用的,这个瓶子不值钱。”

说着凌宇从地上捡起了一块青花瓷碎片放在了老板面前:“你是行家,看看这瓶子值多少钱?”

老板只看了一眼,只一眼脸色就变得煞白了起来:“这,这瓶子真的是赝品?”

凌宇耸肩:“早说了你又不信。”

那老板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不,不不可能,我秦升怎么可能看走眼,怎么可能看走眼……”

“你花了多少钱收购的瓶子?”凌宇随手将那瓷瓶碎片扔掉,他一边挑选柜台上的那些瓷瓶一边随意的问道。

“一百万。”那老板垂头丧气道:“我花了一百万买回来的瓶子,这是我全部的身价,败了,败了……”

凌宇又笑了:“如果我给你一百万,买你铺子里的一个瓶子你愿意吗?”

那老板猛地抬头看着凌宇:“如果你给我一百万,这铺子里所有的瓶子你都可以拿走!”

凌宇点了点头:“立字据。”

那老板立马起来扯出一张便笺签下了一张字据递给凌宇:“你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现在就可以交易。”

那青花瓷的瓶子他原本是打算拿去在拍卖市上去拍卖的,本想着搏一把让自己赚个两三百万回来,却没想到是个赝品,一下子就让他赔的血本无归。

可这少年竟然愿意花一百万买下自己店里的所有瓶子,时至如今,这老板心里已经肯定这个少年看瓶子的眼光要比自己高,他店里一定有大漏可捡。只不过他自己看不出来罢了。

瓶子这东西不光要讲究眼光,还要讲究眼缘,有些瓶子和自己没有眼缘,就算是在他手里,他八成也当烂货处理了。

所以这老板想都不想就答应了凌宇的要求。

凌宇收了字据摸出一张卡递给老板:“刷卡。”

店里有现成的‘跑死’机,老板刷了卡递给凌宇:“瓶子是您自己打包带回去还是留个地址我给您送过去?”

凌宇摇了摇头:“我说了,我只要一个,不过巧了,这东西还真不是个瓶子。”

说着,凌宇随手从柜台上随手取了了一个小碗出来:“我只要这个小碗。”

普普通通的小碗,粗瓷打造,只要稍微有眼光的人都不会买这个小碗,这东西别说古董,就连观赏性都没有,这小哥要这个干嘛?

老板想了想还是劝了一句:“小兄弟,这碗就是个烂坯,我还是给你把这些瓶子包起来给你送过去吧。”

他这些瓶子虽说不值钱,但好歹也能卖个二三十万,人家花了一百万帮自己度过难关,那他秦升也不能让他亏得太厉害。

人这东西,要有底线讲道义!

凌宇微微一笑没说话却从柜台上将老板喝茶的杯子拿了过来,他将碗放在桌上倒了一碗水进去:“老板,把灯打开。”

老板刚刚将灯打开,灯光照射到碗里的时奇迹出现了,碗里清澈的水面上竟然浮现了一幅画,一副古画!

北宋年间,汴京清明……

“这是,这是清明上河图!”老板仔细的观看了一番之后震惊的声音都变了。

“古人的智慧,将清明上河图的内容以高超的技艺刻在了碗底,平时看不出来,可一旦倒入水中,河图便自碗中通过水与光的折射而浮现。

这碗叫浮生琉璃碗,南宋时名匠雕造,后藏于皇宫之内,宋灭后此碗失踪,一直以为是毁于战乱之中了,却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之所以叫浮生琉璃碗是因为……”

凌宇在碗壁轻轻的敲了一下,碗里的水因为震动而荡漾了起来,那画里的人此刻仿佛活了过来,街上的贩夫走卒开始行走,桥下的小船开始游动,北宋年间汴京城的景象仿佛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缩影!

“熙熙攘攘,忙忙碌碌,可谓浮生,此水此景,可谓琉璃。浮生琉璃碗。”

秦升的脸上阴晴不定,他是一个古董商,当然知道这浮生琉璃碗的价值有多大,如果拿去黑市出手,这碗得卖多少钱?不,这是无价的,这是国宝!

秦升颤抖着手将琉璃碗推到了凌宇面前:“小哥是高人。这碗你一定要收藏好。另外一定不要声张出去,如果有人知道浮生琉璃碗现世,恐怕会给你带来不利!” 第四章凌宇转头对着高凝微微一笑:“高总你知道吗?这就是人性中我最喜欢的一部分。”

高凝有些没搞清楚状况:“什么?”

凌宇没有作答,摸出一个玉观音放在了秦老板柜台上:“你是个好人,这个观音送你,记得收好。”

秦升朝柜台上的观音挂坠看了一眼,很普通的挂坠,机器雕琢的痕迹很明显。这种玉坠大街上随处可见,并不值钱。

这个小哥送自己一个这么便宜的观音是几个意思?

秦老板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嘴里还是客套道:“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凌宇又笑了笑:“好人该有好报,另外秦老板,我需要五色秘釉花瓶,找齐之后给我送到君特大厦,至于价格……好说。”

秦升稍微沉吟了一下:“青花瓷,白瓷,还要明代黑釉瓷……行,没问题。到时候肯定给小哥送最好的货过来。”

出了瓷器轩,凌宇随手将秦升小心包好的浮生琉璃碗递给了高凝:“高小姐,这碗送你。”

“这,这太珍贵了。凌宇,恕我不能接受。”

这是国宝啊,凌宇说送就送人了?她不能接受,平白无故的接受别人的馈赠,这与高凝的价值观不符。

凌宇也不坚持:“那我一百万卖给你吧,这东西在我手上没多大用处指不定我就拿它当喂猫的食盒儿了。”

高凝的嘴角一抽,这凌宇可真是……和人不一样啊!拿举世闻名的国宝当猫食盒?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高凝想了想:“这样吧,我出一亿收购你觉得怎么样?”

“一百万。”凌宇坚持道。

“好吧,一百万。”高凝开始妥协。

凌宇这才满意的笑了,他指着街对面儿的一家古玩店道:“我们去那边看看,直觉告诉我,这里有宝贝!”

古玩店里,一个农民模样儿的人正拿着一个青铜剑一脸可怜的看着老板:“老板,就不能再加点儿吗?我从乡下上来,车费都要一百多,这剑是我祖上传来下的,两百块钱真的太少了……”

那老板看起来獐头鼠目的模样,他十分笃定的摇了摇头:“我说大哥啊,我也是看你可怜才给你一个跑腿儿的钱,你这个东西是个赝品,民国时期仿的战国剑,你觉得能值得多少钱?”

这老板倒是没说假话,这农民手里拿着的的确是一把赝品青铜剑。

可虽然是仿货,但这剑却是民国时期的大匠金三胖亲铸,剑柄的地方还有金三胖的专属印迹,以金三胖的铸造水准,这剑就算是仿造的,也绝对有收藏价值。

只不过古玩也算是打鼓儿的行当之一,大家秉承的自然是捡漏的心态。

“这……”那农民的脸上浮现了犹豫之色。

店老板忽然道:“要不大哥你去别家儿看看吧,我要这个么一个破铜烂铁也没啥用,大中午的我也还没开张,你这么耽搁我时间,我生意也没法做了。”

一听店老板这么说,那农民终于一咬牙:“好,两百就两百!”

说着便哐当的一声将青铜剑放在了柜台上。

那老板摸出两百给农民:“走吧走吧。”

老老农民紧紧的攥着那两百块钱,终于离开了古玩店,而凌宇这时才道:“老板,这剑能给我看看不?”

那老板眼光甚是毒辣,早在和农民交易的时候就看出凌宇对着青铜剑有兴趣,只不过玩古玩的规矩大家都懂,捡漏可以,断人财路却是不行的。

所以他根本不担心凌宇会搅合他生意,而此时见到凌宇问这剑,他立即热情的说道:

“小兄弟看来也是个懂行的人啊,这可是民国时期大匠人金三胖亲手仿制的越王勾践剑,市面上的勾践剑仿货虽然多,但这一把绝对值得收藏,你看,刚咱收料的时候你也看见了,这东西虽然是个赝品但绝对不是假货……”

生意成不成,全在两张皮,这老板深谙生意之道,张口就是一通猛夸,这小年轻儿看起来也是一个想捡漏的玩家,指不定他刚收购的赝品就能出手了!

凌宇微笑,干脆利落道:“开个价吧,这剑我要了!”

店老板啪的一声拍了下手:“兄弟果然是爽快人,这样儿吧,十万,十万你拿走!”

高凝忍不住讥讽了一句:“老板可真会做生意,两百收的东西转手就准备卖十万,果然是生财有道啊!”

“哎我说这位…...呦,您是高小姐啊,高小姐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咱们这一行风险大啊,赚点儿钱也不容易,您这……”

“刷卡,立字据。”凌宇拍出银行卡放在店老板面前,他才懒得跟这店老板扯淡。

“痛快!”店老板对着凌宇竖了下大拇指,马上写了一张字据给凌宇,打鼓儿的行当讲究钱货两讫,立字据是为了防止买卖双方毁约。

凌宇将银行卡收起来又拿着那剑看了看,对着店老板笑道道:“老板,我说你看走眼了你信不?”

店老板已经赚了十万了,他此刻乐的合不拢嘴,听到凌宇这么说也不生气,而是笑眯眯的道:“小兄弟,你可别告诉我这剑还真是越王勾践剑不成?真正的越王剑可是在博物馆里藏着呢!”

凌宇嘴角的笑容变得更讥讽了:“这不是越王剑,的确是个仿货,只不过……”

“只不过怎么了?”

“咱们要不赌一把吧,如果这剑里另有玄机你给我十万,如果这剑只是一把剑,我给你一百万如何?”

一百万!

店老板听到这数儿眼睛就冒起了精光,毫无疑问,眼前的这小子是个凯子,而且还是个脑袋有点儿傻的凯子。

他张振纵横古玩街几十年,人称毒眼张振,就他手里走过儿的古玩件儿没有八千也有一万了,他鲜少有看走眼的时候。这少年开出一百万来和他赌,这不是送钱吗?

张振深吸一口气道:“好,咱们立个字据!”

很快,一张字据立好,凌宇递给高凝道:“高总,把这个收起来,等会儿这店老板会赖账的!”

张振的脸色立马垮了下来,只不过一百万的红钱在那儿放着呢,他也就不和凌宇这黄口小儿计较了。

“字据收好了,小哥可否让我看看这剑里是否真的有玄机?”张振讥笑道。

异数续命师小说预览

凌宇上了二楼准备进卧室,却又停住脚步从门框上扯下一根丝线,丝线的尽头是一个放置在头顶红色的小桶,桶里面盛满了清水。

恶作剧?高萌?

凌宇微微一笑将小桶提起来挂到高萌的房间门上这才回去睡觉。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凌宇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吵醒,紧接着便是实木大门被人暴力打碎的声音,破碎的门洞里高萌头顶红筒全身湿漉漉的出现在凌宇眼前:

“死神棍,我要杀了你!”

凌宇淡淡一笑,丝毫不将高萌的威胁放在眼里:“其实你这样子挺好看的。”

高萌一愣,她下意识的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下一秒小脸登时就红了起来。

她身上的睡衣沾了水湿漉漉的贴在肌肤上,将她那一对白兔的形状完全暴露了出来。

她的肉肉又被这个神棍给看光了!

高萌两手护胸,本能的转身准备逃跑,一转身就看到了自己姐姐。

高凝的脸上闪过冰冷的神色:“萌萌,你这是在做什么?”

“姐姐……我……”

“萌萌,凌先生卧室的大门是被你踹坏的?”高凝的语气虽然平和,但她脸上的神色却更加冰凉。

于是高萌更慌了,她咬了咬嘴唇点头:“嗯。”

“萌萌,从今天起到下个星期一号,你下班之后只准在自己房间里呆着不准出来听到了吗?”

一听姐姐给她发了禁足令,高萌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抱住了高萌那条修长的美腿:

“姐姐不要啊,我听话还不行吗?我不给那个神棍找麻烦了,我的肉肉又被看光了……”

我……这姑娘甄嬛传看多了吧?凌宇挑眉。

而高凝则语气平静的命令道:“两个星期不准出屋子。”

“姐姐……”

“三个星期。”

“好吧,那就一个星期。”高萌委屈的妥协。

“回去换衣服,然后上班去。”高凝吩咐了一声,高萌终于从地上爬起来换衣服去了。

“凌先生见笑了,我妹妹她……”

“萌萌是不是有病?”

不等高凝说话凌宇又道:“小的时候受过惊吓?她的魂魄好像不全啊……”

见鬼,他为什么看不清楚她的命数?

凌宇看出了一些端倪,却不敢在深入查探。他能看到人的天运,但看的太深就会遭到天道反噬。

听凌宇这么说,高凝的眼神登时就亮了起来,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眼前的凌宇可是莫君卿大师的弟子啊,说不定他能治好萌萌!

高凝道:“凌先生……”

“叫我凌宇吧,先生什么的听着有些怪。你妹妹身上有些东西我看不清楚,看清楚了才知道该怎么办,她这样子多长时间了?”

高凝想了想道:“大概是从七岁开始吧,萌萌忽然变得很听我的话,除了我的话之外谁说她她都不听。

期间也看过心理医生治疗过一段时间,也没什么效果。”

凌宇稍微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说实话:“萌萌丢了一魄,能不能找回还得看运气。我会尽量想办法的。”

凌宇都这么说了,高凝也只好点了点头:“那就麻烦凌……”

“叫我凌宇。”凌宇打断道。

高凝笑了下:“好吧,凌宇。我在门口等你,我们今天一起去公司。”

听着高凝走远,凌宇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高凝的生辰八字属于阳时阳克,而萌萌的生辰则比高凝要晚五分钟,阳极而阴,盛极必衰。这对儿双胞胎姐妹花是阴阳相生之命。

只是高凝的命太硬了,一出生就夺了高萌七魄中的一魄,魂魄之物,逢七必长,所以高萌才会在七岁那年表现出异常来。

凌宇倒是可以将高凝身上多出来的那一魄拘出来归还在高萌身上,只不过这样一来对姐妹花反而不好两姐妹的魂魄相互依存。这一魄如果拘出来,高凝很可能会魂魄受损而大病一场。

至于高萌,也会因为她那一魄上沾染上的至阳气运而承受不住也会大病一场。

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所以凌宇并不准备做,再者,没事儿看看这对姐攻妹受其实也蛮好玩的。

高凝工作的地方在江城市中心,市中心有一栋镶嵌着君特品牌logo的办公大厦,这里是君特红国的总部。

君特牌汽车作为全球知名汽车销售商,旗下的轿车囊括了越野、轿车、中高端及F1方程式跑车。

君特品牌是上一个季度红国最受欢迎的家用型轿车品牌,市场占有率为百分之四十。

高凝代理了君特牌汽车大中华区的总经销权,短短的三年时间便成为了明星企业家,是江城排名前五的纳税大户。

高氏集团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上却处处受制于人,因为集团的收入来源主要是通过君特牌汽车的买进卖出,可以说是直接依附着君特公司而生。

假设有一天君特公司终止和高凝的合作,高凝亲手建立起来的商业帝国只怕会顷刻间倒塌。

高凝下车,抬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君特大厦叹了口气。她很想将上面的那个君特红国的logo改成她高氏的logo,但很显然现在还不是时候。

凌宇却不着痕迹的挑了下眉毛,高凝怎么了?为何刚才身上会出现那么明显的萧杀之意?这姑娘心里有事儿啊!

凌宇跟着高凝进了大厦,一进大厦高凝身上那股上位者的气质更锋利了,她一边走一边对迎上来的秘书安排工作:

“把君特5系全国销量增长数据报表送到我办公室,在公司内设立一个特别顾问职位将凌宇先生录入公司职员名单。

将副总办公室换上特别顾问室标签,按照凌宇先生的要求配置办公用品。给我准备东辰餐厅的咖啡和全麦面包,哦,要两份。”;

看着秘书急匆匆走掉的模样,凌宇不禁挑了挑眉毛。没看出来这高凝竟然是一个穿着普拉达的女魔王啊!

凌宇不由得朝身后跑远的小秘书看了一眼,这个可怜的秘书每天跟着高凝这种型号的女上司,她没崩溃也真是一个奇迹! 直到进了总裁办公室之后,高凝整个人身上的气势才变的平淡了一些,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凌宇:“让你见笑了,我工作的时候比较严肃。”

凌宇抿唇:“你很漂亮,但其实你笑一笑会更美。”

高凝一怔,长这么大,似乎从来都没有人像这样和自己说过话。她抬头看凌宇,而凌宇也是笑笑的看着她。

男子的笑容干净不掺杂一点的戏谑,想起他昨天风轻云淡的拦下高速赚来的掠夺者,一耳光把方雄给打翻在地的场景,她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如此暴力的男人会有这么好看的笑脸。

高凝的心柔柔的触动了一下,但很快她便将这种情绪抛到了脑后:“谢谢,凌宇你的办公室在我隔壁,需要什么十分钟之后你直接吩咐筱雅去做就好。”

人这是下逐客令了,凌宇点了点头便也走了出去。

隔壁的副总办公室,凌宇推门进去。

看起来环境还不错的样子,巨大的落地窗,窗前摆放着几株植物,看到这几株植物的时候凌宇的眼神猛地一阵收缩。

鬼槐?阴煞鬼槐?

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江城?凌宇那张始终挂着暖人微笑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萧杀。

鬼槐是天生的鬼木,但凡鬼木,必可养魂。而阴煞鬼槐之所以被叫做阴煞是因为附着在其中的阴魂很有可能就是极其凶恶的鬼罗刹。

凌宇的眉头皱了起来,这高氏集团的副总有问题啊!

养鬼之人,为了防止鬼物反噬在炼化鬼物心神之前必然会以耀阳之阵压制鬼物的怨灵怨气,而耀阳之阵是最简单不过的,只要见到阳光就行。

这盆阴煞鬼槐沐浴在阳光之下,这鬼槐里的罗刹自然是这位素未谋面的公司副总豢养的。

凌宇不着痕迹的笑了,原来高凝面相里透露的麻烦就在这儿!

凌宇凌空在空中写了个困字,手背轻轻一拍,那个肉眼看不见的困字便缓缓飘向了窗台前的阴煞鬼槐上,那鬼槐的枝叶忽然抖动了一下,下一秒便落回了平静。

凌宇重新坐回椅子上继续打量这办公室,如果不出意外,他会在这里度过很长一段时间,而这个办公室的布局的确要重新设计一下。

敲门声响起,凌宇道了声进来。

进来的是先前被高凝安排着去干活儿的妹子。

妹子叫筱雅,穿着职业装,剪着十分干练的短发,笑的时候有甜甜的酒窝。

“凌先生你好,高总让我过来问问,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筱雅看着凌宇的笑容,心跳没来由的漏了一拍,这小伙子长得好帅啊!只是为什么穿着袍子呢?真是个怪人!

凌宇稍微稍微思考了一下:“筱雅,你帮我搞几个花瓶进来,花瓶要五个,一个宋代官窑青花瓷,一个唐代白瓷,还要明代黑釉瓷,还要朗窑绿釉瓷和漠窑红瓷。”

筱雅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她愣了半天之后才尴尬的笑了一下:“凌先生真会开玩笑。”

这帅哥人看着挺正经的,怎么一张嘴就调戏人呢?

凌宇表情认真的看着筱雅:“我没有开玩笑。我需要五个货真价实的花瓶,你不是说有什么需要都可以问你吗?”

筱雅懵逼了,她是说过这样的话,可这要求摆明了就是欺负人好么?不要欺负她没上过学,她可是麻神理工大毕业的高材生!

不说别的,就说那漠窑红瓷,全红国总保有量才不到一千件儿,这东西就算是能买到,那也绝对是个天价!

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凌宇叹了口气:“你去和你们高总说一下我的要求吧,你的执行力太差了。”

筱雅只觉得一股热血充到了脑门儿上,她险些抄起桌子上的咖啡杯朝凌宇脑门上砸去。

她筱雅办事能力差?她可是高总的秘书!三百多个人里面唯一一个过了三天试用期的秘书!

就高凝那种人肉命令发布机一样儿的总裁,哪个秘书能像她一样把执行能力提升到一个丧心病狂的地步才能配合高凝完成所有的工作?

她这样儿的秘书居然被人说执行力太差?

要不是筱雅的修养实在是太好,她此刻都已经把凌宇给撕了。

筱雅瞪着眼睛看了凌宇好一会儿之后才转过头走了。

凌宇叹了口气,这小姑娘还需要历练,脾气太大会容易吃亏的。

一个小时之后,高凝敲门进来:“凌宇,你需要五个古董花瓶?”

“不是古董花瓶,而是五色花瓶,每一个都需要有器灵。”凌宇纠正道。

高凝没有异议:“走吧,我带你去博物馆。”

“博物馆?去博物馆干嘛?”凌宇有些纳闷道。

“找私人收藏家,花高价买花瓶。”高凝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凌宇又笑了:“其实不用大费周章的,你只要让筱雅带我去江城的古董街去那里看看也许就能找到可以用的。”

瓷器这东西不像是别的,你想要真正的国宝,那肯定得去博物馆了,可若是随便找几个瓶子,古董店老板手里肯定有!

高凝也不拒绝,反正她请凌宇来,凌宇说什么她都没有意见的。

“正好午休,我们顺路吃个便饭一起走吧。”

……

江城的古董街离君特红国大厦不远,开车五分钟就赶了过去。

正直中午,古玩街也不像上午那般热闹,街道上摆一张一张天鹅绒的红布,那些小玩意儿就在地上摆着,这种摊位上假货居多,说白了就是骗不懂行的人的。

凌宇真正关注的是这些摊位背后的店铺,通常而言,这些店铺老板手里才有真正的古董。

凌宇抬头,看见一家叫做瓷器轩的招牌,便朝里面走了进去。

不大的铺面,却装修的古色古香,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竟也穿着一袭长袍。

只不过他身上穿的袍子是青布面料,看起来有些陈旧,泛着一股让人宁静的古味儿!

凌宇一进这店铺便点了点头,他观望这地儿有灵气,看来他要的花瓶八成在这里就能买齐了! 异数续命师

异数续命师

异数续命师

异数续命师

异数续命师

异数续命师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异数续命师】即可进行在线阅读!